You are on page 1of 13

明清 天主教

Agama Katolik di Dinasti Ming dan Qing


‫الدينية كاثوليكية ف الملكة مينغ و تسينغ‬
從唐代到清代,基督教都曾以不同的身分,傳入中國,如唐代的景教、元代的也里可溫教、明代天主
教耶穌會、乃至清代的基督新教。在中國傳教史上,無疑天主教和基督教在華傳教是眾宗教中較困難的
外來宗教。他們傳入中國,必也面對和佛教傳入中國時的相同困難。

天主教 (舊教 Catholic) 和新教 (基督教 Protestantism/ Christianity)來華的背景


1. 航海交通的發達:自鄭和下西洋後,中國與非洲東岸的交通暢通,但不久明朝又復行閉關政策。後來
文藝復興後,歐洲人的觀念改變,不再視《馬可波羅遊記》為荒誕之談,地圓說也漸為一般人所接受,
掀起了海路探險的熱潮,帶動了海上交通的發達。他們不但發現了由海路東來中國的路線,更發現新大
陸,完成環繞地球的航程,如迪亞士發現好望角,哥倫布發現美洲,達伽馬直航印度,麥哲倫完成環
繞全球。由於航線的陸續發現,間接有助於天主教和新教來華傳教。
2. 歐洲政局的改變:十五世紀時,奧斯曼帝國攻陷東羅馬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又佔領了西亞、埃及和
北非,控制了東西貿易的通道,歐洲通往東方的陸路被阻隔,海路亦為回教徒所壟斷。於是他們極力尋
求通往東方的新航道,以便從歐洲直航印度、中國。由於葡萄牙和西班牙最先發現新航道,引起他們向
外擴張的野心,因此他們首先向東方展開了殖民活動。由於殖民者來到東方,西方傳教士也接踵而至。
他們一方面為擴大天主教會而服務,另一方面也為西方國家殖民活動而服務。
3. 歐洲的宗教改革:16 世紀初,德國人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眼見舊教的腐敗、保守和貪婪,教皇
的贖罪券和聖物崇拜的迷信,決心要對宗教進行改革,於 1517 年,公開向羅馬教廷挑戰,創立有別於
天主教和東正交的新教,即基督教。宗教改革的影響對歐洲頗為深遠,國家之間被宗教劃清界限,舊教
和新教因而爭奪教區。舊教天主教在宗教改革一役失去很多教區,他們需要對抗新教之餘,也要向東方
擴大天主教。明末來華的西方教士多是天主教耶穌會士,這與歐洲政治、宗教不無關係。
4. 熱心傳教:雖然傳教帶有政治成份,但當中亦不乏熱心傳教士,他們東來的動機純為傳教。《明史 .
意大里亞傳》就記載:「東來中國的人當中,大部分都是聰明的,他們專心一意傳教,不求功名利祿。他
們所寫的書內容知識都是華人大部分所不知道的,因而求知西法成為時尚。士大夫如徐光啟、李之藻等
人,就很推崇他們的知識,而且為他們修飾文筆,因而其宗教也就較盛。 」

耶穌會士/ 利瑪竇來華傳教面對的困難 / 傳教的環境特徵


作為外來宗教,他們想把天主教移植到中國進行發展,自然避免不了遇上困難,他們傳教的處境可謂
十分危險。
1. 極權專制的皇權:耶穌會士及利瑪竇來華傳教之時,正好是岌岌可危的明朝政府,當時朝政腐敗,
宦官橫行,黨爭成風,皇帝又沉迷於聲色犬馬之中,甚至不理朝政逾20餘年;東北方面亦有滿清的入
侵危機。但當時宦官橫行,明朝權力又高度集中在皇帝手中,故未對明廷產生較積極的作用。及至清世,
雖對外來文化採取歡迎的態度,但始終是利用而非真心與他們進行文化上的交流,當這些傳教士觸及
文化底線的時候,這時發展至極峰的皇權便被利用向他們施壓,甚至以至高無上的皇權逐他們出境。

2. 夷夏與宗教的阻力:與佛教、回教一樣,外來宗教傳入中國的時候,必遇上夷夏觀念,中國人向來自
居為文化優越者,對外來文化採取排斥的態度,謂自古以來只有夷人習中華之俗,未有華人習夷人之
俗。況佛教也是外來宗教,深恐其宗教地位動搖,明末儒道佛三教即聯而對抗天主教,甚至不惜人身攻
擊天主教。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1


耶穌會士的簡介 (The Society of Jesus)
成立年份:1534年
創立人:羅耀拉 (St. Ignatius Loyola) [出身:西班牙貴族]
成立地方:西班牙
創立目的:重振天主教聲威,負責開拓新的教區,收復失去的教區 耶穌會士標誌
重要人物:羅明堅、利瑪竇、龍華民、熊三拔、鄧玉函、湯若望、南懷仁
耶穌會士來華傳教成功的因素 / 耶穌會士傳教方式
耶穌會士進入中國後,採取適應性的傳教政策。最初來華的傳教士,因為是葡萄牙人的關係,所以他傳
教方針是,凡入教者必須學習葡萄牙文,改變穿著和文化,這自然不成功了。後來意大利人范禮安來華
傳教率先提出適應性的傳教政策,「先獲得有關當地的語言、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知識、以改變傳教方式。」
1582年,利瑪竇也應召前往澳門,與羅明堅學習中文。學習中文這一舉動,本身就是執行范禮安所說的
適應性傳教政策。
1. 個人文化上的適應:耶穌會士最初喬裝成佛教和尚,因為他們以為大家也屬於宗教類的,期望能以
這樣的方法去滲入中國,使中國人歸化。但他們後來就發覺行不通,因為中國和尚社會地位並不像歐洲
神父那樣的。他們不久就發現,士大夫的社會地位有著聲望和權威,於是他們因應這社會環境改裝成士
大夫的模樣。來華之前,他們又習漢語,讀儒經,對四書五經進行研究,以當時的語言來與中國人進行
問答和交流,處處表現對中國儒家聖人的欣賞和認同,甚至為自己取漢名。從個人文化上徹底地漢化,
以便進行宗教上的傳播。由道貌岸然的神父,到深居簡出的僧侶,再到文質彬彬的士大夫,這便是對中
國文化適應的一種,是他們長期探索傳教方式的結果。
2. 容許中國保留原有文化:耶穌會來華傳教時,發現中國人有祭祖、祭孔、等原有的習慣和崇拜,最初
他們認為這與崇拜偶像的戒條相違背,但當他們漸漸深入了解時卻發現,祭祖祭孔等本質上是沒有宗
教成份在內,是對先人的感情表達和敬意。不僅如此,他們還在中國的經典內找到和西方「天主」意思相
近的「上帝」、
「天」。於是他們就根據這情況作出適應,指出這「上帝」

「天」正是指西方的「天主」,以共 通
處打動對方。他們是為天主教名正言順地引入中國尋找歷史依據,與此同時他們也在為天主教中國化打
好基礎。
3. 以學輔教爭取支持:為了更有效地爭取中國人歸化為天主教徒,他們在傳教的同時,也表現出自己
學識淵博的一面,以博取傳教對象的佩服和敬重。耶穌會士及利瑪竇來華之時,正是理學盛行的年代,
那時的理學已弊病叢生,失去最初王陽明所倡的理學原意,流於空談,忽略實用的重要性。此時,傳教
士的到來,正好填補這層學術上的空間。這班傳教士亦樂於把他們在歐洲時所學習的科技、醫學、數學、
地理、物理等傳授予他們,企圖以學輔教,其實也是各取所需,是學術上的適應性政策。

龍華民之所以能獲得熹宗准許入京傳教,乃因其能製造銃炮,助明禦外寇,佐理曆政。其後精通天文
最負盛名的教士,有意大利羅雅各(1590-1638)、熊三拔(1575-1620),瑞士人鄧玉函(1576-1630),比利
時人南懷仁(1623-1688),德國人湯若望(1591-1666)分別參與修改中國曆法,湯若望、南懷仁還被委任
欽天監之職務,他們推介西洋科學曆法之時,不遺餘力傳教。
4. 自上而下的傳教方法:耶穌會士為了達到最佳的傳教效果,從上層社會入手,他們深知,要在華傳
教成功,必須取得君主的信任和上流社會的認同,與皇帝建立密切的關係,積極與中國官僚士大夫階
層交往,以期影響平民百姓,擴大天主教的勢力,否則難以在華立足。如利瑪竇主動結識明皇族樂安王、
建安王,他更應建安王的要求撰寫論文〈交友論〉;金尼閣和湯若望與明崇禎皇帝關係融洽,湯若望更
在順治時被任命欽天監,官至一品。雖期間亦對下層社會有傳教,但真正有影響力的大多數是和皇室、
士大夫保持關係的會士,這可說是耶穌會士一貫注重的傳教策略。在帝制時代這種方法較容易奏效。
5. 塑造良好的傳教環境形象:為了爭取羅馬教廷在華傳教的支持、傳教的必要性,他們極力塑造中國的
傳教環境形象是完美的,他們特別注意刻意中國的歷史形象、中國皇帝與聖人的形象。他們因順應中國
的傳教環境,把中國歷史塑造成理想、壯麗、廣闊、寧靜、完美的國度,把中國皇帝塑造成仁慈、高貴、溫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2


和、偉大的形象。凡此種種,除為討好中國人而作出的文化上適應,同時也為他們在華傳教服務。
耶穌會士來華之經過
西班牙人方濟各.1541年,葡王約翰三世向教皇要求派出傳教士,與新任果阿總督同往印度果阿
沙勿略 (Goa)。教皇將此事委託耶穌會辦理,耶穌會會長羅耀拉遂遣方濟各.沙勿略作為教
(Francisco de 廷遠東使節前往印度。當時葡萄牙人掌握了印度、東南亞間的海上航線,故沙勿略得
Yasuy Xavier) 以於嘉靖21年(1542)抵果阿,後又去馬六甲、日本,旋折回馬六甲。他曾屢試前來中
國播教,由於當時海禁甚嚴,僅1551和1552年二年兩次到廣東省上川島,無法踏上
大陸,後因舊病卒死於上川島。
范禮安 萬曆年間,西方教士東來成風,但由於中國實行海禁,一時不易進入中國內地,只
(Alexander 能結集於澳門1。當時耶穌會之遠東教務視察員范禮安在萬曆六年逗留澳門期間,曾
Valignani) 遠眺大海對面的內陸嘆道:「巖石啊,巖石!你何時才會開裂?」(意思是說中國仍處
頑固的態度,不肯與外國進行文化交流) 他充分認識到中國文化的豐富,明白必須選
擇通曉華語及中國禮規、習俗的教士前來,方能有利傳教。這種傳教本土化策略為後
來利瑪竇傳教取得成就打好基礎。不久,教會據其要求陸續派羅明堅、巴範濟,利馬
竇等東來。
羅明堅(Michael 羅明堅在萬曆八年(1508)抵華,後在肇慶、廣州、紹興、桂林等地播教,最初長上們要
Guggieri) 漢字 求他從事教務工作,惟范禮安堅持要他專心攻讀漢語,為傳教打好基礎,他後來成
復初 為明末首入中國內地並用漢文寫作的耶穌會士,著有《天主聖教實錄》等,其書首用
「天主」一詞。
利瑪竇之生平及傳教經過
利瑪竇 ‫ماتيو ريتسي‬

姓名:Matteo Ricci (字西泰,又號清泰、西江)


出生地:意大利馬塞拉塔一個貴族家庭
生卒年:1552-1610 年
早年簡要:由一位神父撫養,中小學在耶穌會讀書,中學畢業後進入羅馬神學院,1576 年他自願申請
往東方傳教,第二年耶穌會就批准了他的申請。1582 年受范禮安之召赴澳門工作,是為其入華之始。
利瑪竇傳教生涯
1582年,利瑪竇在葡萄牙殖民者的支持下抵達澳門,並學習中文。1583年夏天,他們通過關係來到廣州,
廣州分巡海關道友好地接待他們,但拒絕他們在省城居留的要求,並令他們迅速返回澳門。1583年9月,
他們再次嘗試,他們沿著水道而上,進入當時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肇慶,他們最初為適應中國的社
會環境,自稱自己是和尚,來自天竺,向慕中國政治昌明,希望能在中國尋得淨土傳教,但後來他們
發現和尚不為上流社會所器重。
利氏為了傳教,於1595年隨石星北上,希望與朝廷建立密切關係,途中遇上危險,與石星失散,輾轉
來到南京。利瑪竇來到南京後,看見南京的繁華,交通便利,人才濟濟,認為南京乃理想傳教地方,產
生定居南京的想法。利瑪竇拜見了南京官員徐大任,徐熱情招待他,但不同意他定居南京,他被逼返回
南昌。
1597年,利瑪竇被任命為耶穌會中國教區會長,受命往北京。1598年9月他第一次抵達北京,但由於那
時中國正值中日朝鮮戰爭,氣氛緊張,利瑪竇在北京逗留一個月後,因形勢緊張被逼南返。1600年,利
瑪竇再次往北京,終於第一次見到萬曆皇帝,他呈上西洋各類供品,令皇帝讚不絕口,於是特准利瑪
竇在京傳教,利瑪竇初步達到他的目的。
從以上看,利瑪竇的傳教方法有:1. 學習中文適應環境、2. 鍥而不捨努力傳教、3. 拜見皇帝官員冀能

1
因為當時中外貿易的新形勢,明朝政府劃出澳門半島西南部一片地段,供以葡萄牙人為主的外國商人居住及進行貿易。因
而明末清初來華傳教的葡萄牙人多以澳門為中心。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3
傳教。
利瑪竇入京後傳教方式
1. 順從華人的生活習俗:利瑪竇深明,若要中國人信教,必先取得他們的信任,深入他們的生活方式。
於是當他知道和尚不為中國人所重的時候,他就積極學習儒家經書,了解儒家文化,在澳門時研究華
文,在肇慶時穿華服、操華語,與士大夫來往。除了個人漢化外,對於中國信徒在傳統習俗亦表示容忍
的態度,如中國人一向祭祖、祭孔,利氏認為這涉及宗教層面較少,文化禮儀的意義上較多,故樂於遷
就,允許中國信徒保持祖宗牌位或參加孔廟祭典。他又從古書中尋找到「天主」 、
「上帝」

「天」等字眼, 指
明與中國人所說的神明無異,以減低人們的差異感。他甚至處處表現欣賞中國文化,研究中國經史,藉
西洋科學知識吸引人,引起知識份子的關注和接受,因而獲得「泰西儒士」的雅號。
2. 以學輔教:就是以學識輔助傳教,利瑪竇深明當時明朝適逢亂世,極需要西方科技輔助,這方法得
到中國君主及官紳的佩服和敬重。利瑪竇進見神宗時,並未提及有關宗教的事,明神宗對他所呈上的西
洋供品大感興趣,如自鳴鐘、 《萬國圖誌》、西琴一具、聖母像和天主經典等物,神宗對問西洋音樂之義 ,
並認為他博學多才,才准其留京傳教。他以其特有的知識,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傳授天文、地理、曆算學,
他的弟子江蘇瞿太素,從利氏習幾何天算之學,為之譯《幾何原本》。利氏以學輔教吸引更多人接受天 主
教。
3. 爭取各階層的支持:利氏明白,外來宗教要取得本土的傳教空間,必先取得皇室、士大夫、達官貴人
的支持。由於明朝不同於開明的唐元兩朝,而是排外的鎖國政權,故先要取得統治者的支持,至少減低
他們的反感。由於他機智圓滑、溫文儒雅,他結識了不少名人仕紳,如學者翟太素和李年吾、大戲劇家湯
顯祖、著名的科學家徐光啟、還有李之藻、楊廷筠、沈一貫、肖大亨等,很受士大夫的歡迎。在士大夫、高官
中,很多都給予利氏高度評價的。在帝制時代,除了皇帝外,仕紳也佔有特殊的勢力,易於奏效。對下
層社會居民則以崇高的品德示人,他最高的理想是把整個中國歸依為天主教,在華期間他又安份守己,
未犯中國法度,深得教外人士的信心,受人尊重,亦因此其教為人所識。利氏死時,很多朝中官員都要
求皇帝准許他在華下葬,就可想而知他爭取支持的成功了。
4. 注重印刷書籍傳教:利氏是東來傳教士中著書最多者,達二十多種,多以華文書寫,如《天主實義》 、
《西國記法》、
《乾坤體義》

《渾蓋通憲圖說》

《坤輿萬國全圖》、
《幾何原本》

《同文算指》

《音韻字典》等。 雖
然對傳教未有直接的影響,但深得國人的信仰和傾慕。這種傳教方式,既能做到傳教方式,又能使中西
文化大融和,是一種非常成功的傳教方法,為後世傳教士起啟發作用,對科學、宗教傳播、思想文化交
流上,扮演重要角色。
5. 前人的努力成果:利瑪竇本人雖然付出很大的努力在傳教上,但他也繼承和參考前人的傳教經驗,
才能領略到傳教的途徑。那些訓練嚴謹、充滿宗教熱誠的傳教士,功不可沒。例如方濟各.沙勿略排除萬
難到達澳門,為耶穌會士紮下傳教基礎;經范禮安、羅明堅的努力,龐迪我等人在廣東、江西、北京各地
的不辭勞苦,盡心盡力,並把平生傳教所得傳予繼承者,耶穌會的傳教事業,才能得以成功。

利瑪竇的影響
1. 宗教方面:進京前,全國領洗人數只有約100人。進京後,北京受洗人數大增。1605年,奉教者逾200
人,1609年已有400多信徒,其中大多數是士大夫。全國領洗人數也顯著增加,1603年約有500人,1605
年有1000人,1608年有2000多人,到他1610年去世時有約有2500人。1609年,他創了信徒團體,名為天
主教聖母會,會中之人相約以德行為世楷模,按月聚會,互相策勵。在利氏死時,肇慶府、韶州府、南昌
府、南京、上海、杭州、北京各地都開創教會。因利瑪竇之引介,使為數極多的傳教士接踵而來,如同會之
龍華民、艾儒略、龐迪我、陽瑪諾、湯若望等。在1642年時,明朝入教的宮女有50餘人,太監入教的有40餘
人,宗室入教的人有150餘人,可見天主教在明朝官延的影響力,正日益強大。在傳教路線上,利氏確
立了傳教的方式,此後後繼傳教者均以利氏方法為藍本。
2. 思想方面:利氏傳教時,把中國的四書譯成西文,把孔子視同柏拉圖,把四書五經視為人文主義。歐
洲人又把《詩》、
《書》、
《禮》、
《易》

《春秋》譯成拉丁文,於是中國傳統經典書籍傳入歐洲,使中國文化 廣
為歐洲人所知。其後的耶穌會士如柏應理神父返歐後即詳細講述有關孔子及當中哲學問題,引起歐洲知
識份子對中國的興趣;法國耶穌會士杜海德曾編撰對中國歷史、地理、政治及自然形勢,名為《中國通
史》,並被廣泛翻譯成數種文字。另外,由於利氏翻譯過程中把宋明理學的內容也夾雜在其中,於是理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4


學也連帶被傳入到歐洲 (但是歐洲人並不能分辨出哪些是原始孔家學說,哪些是宋明理學)。這對法國、
德國等造成極大的影響,18世紀時歐洲被稱為哲學時代,因這時代是以理性哲學推翻中世紀宗教文化。
3. 地理學方面:利瑪竇對地理學影響最大的是帶來西方採用的經緯度方法繪製世界地圖。他根據《世界
地圖》重加考訂,精心製造《坤輿萬國全圖》,使中國人第一次見到美洲,第一次改變中國「天圓地方」觀
念,第一次知道有五大洲、南北極、赤道等。同時,利氏亦輸入地名之譯定、地圓學說、地帶之分法、當時
歐洲地理學界之最新發現。利氏介紹世界地圖時,在圖上盡量介紹各國之文物風俗,使中國國民眼界大
開。稍後艾儒略著《職方外紀》,清康熙時製成的《皇輿全覽圖》,為數十教士經三十餘年時間用西法測繪
而成。
4. 天文學方面:利瑪竇輸入中國的西方天文學,理論上有「九重天學說」、
「地圓學說」、
「日體大於地、 地
體大於月學說」。實踐上,他翻譯了一些天文學方面的書籍,諸如《渾蓋通憲圖說》 、
《乾坤體義》,以及 在
各地製作一些天文儀器,對改善我國觀測技術貢獻甚大。
5. 數學方面:利氏用漢語介紹西方自然科學成果和思維方式,他與中國士大夫合譯歐幾里德的《幾何原
本》和《同文算指》等幾部數學著作,引進西方邏輯思維和用「公理」、
「定律」確切證明命題數式。其後湯 若
望定新法算書百卷,利氏與李之藻又合譯《同文算指》 、
《圓容較義 》。於是西方幾何、三角等數學理論全傳
進中國。萬曆以後,西方東來以開數學為各科之首,迄至清季而未衰。
6. 曆算方面:利氏傳入西洋曆法,改正了中國《大統曆》和《回回曆》的錯誤。明末時,欽天監以兩百多年
未改之《大統曆》屢推日食不準,利氏建議可借助西方天文曆算之長技為明朝推測天象,但未獲准。利氏
又推薦不少在華耶穌會士有關曆算的成績,並請禮部開局修曆;崇禎二年,明廷以《大統曆》和《回回曆》
推算日食不準確為理由,開設曆局,由徐光啟、鄧玉函、龍華民、湯若望等人入局負責製造儀器、譯算曆
法。後來清人入關後,清人也沿襲明廷重用西曆的做法,以傳教士湯若望、南懷仁等負責曆算。
7. 科學方面:利氏的科學知識也很豐富,他從歐洲帶來一些天文儀器、自鳴鐘、三稜鏡等。在生物學方面,
最早傳入西洋生物學知識,為利瑪竇所刻「無極天主正教真傳實錄」,因該書所論,多採當時歐洲的生
物學說。利氏又著有《西國紀法》,為西洋神經學傳入中國之始,亦為西洋傳入第一部心理學書。
8. 其他:
a. 哲學方面,李之藻與葡人傅訊際合譯之《名理探》十卷,為希臘哲學家阿里士多德之論理學。後有利瑪
竇之《天主實義》,龐迪我之《天主實義續編》;此等書籍之撰介,使中國對西洋哲學有所認識。
b. 藝術方面,利瑪竇等來華,攜有西洋畫不少,利瑪竇曾獻天主圖像一幅,聖母像一幅。因其講求明暗
烘染技巧,對於中國畫的影響不少。他又常以西方樂器及油畫等物示予士大夫,及入京貢方物,有西琴
一張,並著《西琴曲意》,為傳入西方音樂之始。

其他傳教士的發展概況和貢獻
1. 明朝末年,明廷面對中日朝鮮戰爭,又要面對東北崛起的滿清抗爭,極需要新式的軍事技術,重點
發展火炮、攻城術、冶礦術等。當時只有西方傳教士能夠向中國介紹和提供有關西洋火炮的新技術,西方
耶穌會出於宏揚宗教的願望,也有意將西洋火炮技術引入中國,以爭取中國朝廷對傳教工作的認可和
支持。
2. 西學傳入中國,無疑使學術界內容更為豐盛。明末純任主觀,最缺乏科學精神,驟然有絕對客觀,全
恃歸納研究的天文學,復挾演繹的,為一切正確觀念之模範的數學侵入,故中國傳統的治學方法,亦
因而改變。考據學之興起,與此不無關係。
3. 耶穌會士(利瑪竇)來華傳教,導致歐西科學傳入,使我國近代自然科學之門因而開啟;研究範疇益廣
而治學方法更臻於科學化。對中國政治、經濟、物質建設、學術研究等各方面均有深遠影響。
4. 利氏死後,耶蘇會士不斷有人來華傳教,但並非一帆風順,如萬曆44年禮部侍郎沈確在南京向神宗
連上三疏,中傷天主教,於是神宗下詔禁止西人傳教,封閉天主教堂,並將一些教士逐往澳門,是所
謂「南京教案」。雖經徐光啟等極力護教,但天主教的傳播己受阻 。
5. 至明末天啟二年,明廷為對付滿州邊患,於是重用傳教士替明改良軍器,熹宗遂遣使赴澳門,召教
士龍華民、羅如望、陽瑪諾、艾儒略北上,由其指導造銃炮。教禁遂無形解除,西學得再傳播。思宗初年,
命徐光啟監修曆法,並徵傳教士湯若望等人譯書演算。明亡後,西方教士仍留在中國,在南明政權和清
廷中服務。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5


利瑪竇及後繼者傳教事業比較簡表
利瑪竇 耶穌會教士
天 奠定基礎: 繼承與發展:
主 1. 成功傳教方法 崇禎末年,明室宮禁信教者達 540 人
教 2. 《天主實義》 順治年間,全國領洗信徒達十五萬
3. 引薦傳教士:龍華民、艾儒略、鄧玉函、龐 康熙年間,全國信徒增至二十七萬
迪我、湯若望等
4. 在全國各地開展教區
5. 天主教聖母會
6. 《天主教傳入中國史》
1605(萬曆三十三年)北京天主教徒約二百人
引發禮儀之爭:
中村久次郎:「以基督教之本義嚴密觀之,利
氏之調和法,乃功過相半。 」
西 宗教哲學 《天主實義》、「闢佛論 」 傅汎際《名理探》、畢方濟《靈言蠡勺》、艾儒略《性 學
學 觕述》、《西學凡 》
之 音樂美術 天主圖像、聖母像、西琴、 《天主聖 像 羅如望《天主聖像略說》、郎世寧與蔣友仁設計圓 明
傳 略說》、《西琴曲意 》 園大水法西洋樓
入 天文曆法 天文儀器 龍華民與湯若望、鄧玉函等協助徐光啟編成「崇禎
批評大統、回回曆法 曆書」
《乾坤體義》、《渾蓋通憲圖說 》 南懷仁《時憲曆》,任職欽天監
湯若望造象限儀、交食儀、望遠鏡等
熊三拔《表度說》
地理 《坤輿萬國全圖》 艾儒略《職方外紀》、《西方答問》
南懷仁《坤輿田截》 、《坤輿全圖》、《坤輿外紀 》
白晉《皇輿全覽圖》
宋君榮《乾隆內府皇輿全圖》
數學 《乾坤體義》 、
《幾何原本》、
《同文 算 湯若望《新法算書》、羅雅各《測量全義 》
指》、《圓容較義 》 穆尼閣《天步真原》、《曆學會通 》
語言文字 《西字奇跡》、《平常問答詞意 》
物理器械 自鳴鐘 陽瑪諾《天問略》、熊三拔《泰西水法》、湯若望《遠 鏡
說》、鄧玉函《奇器圖說》、湯若望《火攻揭要》、龍 華
民、湯若望、南懷仁造炮
醫學 《無極天主正教真傳實錄》 、
《西國 記 艾儒略《性學悔述》、鄧玉函《人身說概 》
法》
學 領域擴闊 奇技淫巧 實學
術 古代科學典籍之整理
研 研究西方科學
究 研究方法 理學「束書不觀」 客觀
經學僵化 懷疑 考據學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6


東 翻譯 《四書》 金尼閣《五經》
學 清初,由耶穌會會士所譯中國書籍達四百部之多
西 哲學 伏爾泰、歌德、杜哥 啟蒙運動之先聲
傳 藝術 絲綢、瓷器、漆器 、園林
文學 歌德《愛爾彼諾》
日常器具 拱橋、圓頂、轎、糊牆花紙、走馬燈

明末清初天主教三次非教風波
政治上雖然明清易代,然天主教仍繼續在中國傳播。天主教在華傳播期間,曾經歷三次宗教災難。
A. 南京教案原因
1. 中西文化價值差異:晚明耶穌會士來華,是當時對外關係的一件大事。朝中官僚士大夫持有兩種態度,
以沈榷為代表的禁教派認為天主教來華傳教「暗傷王化」,耶穌會教義是「誑誘愚民,志將移國」,要求
驅教。他們還以儒家傳統君臣父子、倫常有序,與天主教要人們信奉天主,不祀祖宗,有違綱常,指責
西洋以大西洋與大明相對抗,企圖凌駕於天子之上;更謂傳教士在華傳教有窺視之嫌,私改曆法,創
邪說混淆視聽,聚男女於一堂是傷風敗俗之舉,嚴重更會危及明朝江山。另一方是以徐光啟、李之藻等
人為代表的護教派,他們為天主教作出辯護,聲稱被拘的天主教是無辜的,他們大多是有學識之士,
絕不會邪教惑眾,他還建議明廷翻譯教典,查證有無邪說,召集僧道相互辯論,明辨是非;更謂西方
文化無損中國傳統文化,更有利於發揚光大中華文化,甚至可拯救明朝危機。
2. 改革派與保守派的鬥爭:晚明正直清流派官僚核心是東林黨人,他們主張改革明王朝腐敗的政治經
濟政策,代表社會變革力量,當時東林黨人和清流派官員同情和支持天主教活動,甚至交往密切,如
曹于汴、鄒元標、馮琦等人。而以沈一貫、方從哲、沈榷等為代表的保守派官僚,他們反對改革派的主張,
千方百計地陷害東林黨人和正直官員,甚至曲意逢迎閹黨魏忠賢,極力打擊東林黨人,魏忠賢亦支持
禁教活動。因為有魏忠賢的支持,沈榷敢於先逮捕後上奏皇帝,從而發動南京教案,企圖通過打擊東林
黨人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
3. 佛教與天主教間的衝突:利氏改變傳教策略過程中,採用「合儒辟佛」,抬高儒家,視反佛為己任。每
遇偶像教欲毀之而後快,又出版《天主實義》猛烈批評佛教。而徐光啟、楊廷筠則用真實性、有用性去批評
佛教,為天主教辯護。對於天主教的批評,佛教表態不滿,杭州雲樓寺名僧蓮池大師 (祩宏)十分不滿,
他反擊天主教,聲言佛教佛法最高。沈榷是祩宏弟子,在祩宏死後,沈亦對天主教、佛教論戰記憶猶新,
欲除之而後快。利瑪竇死後,和尚見機不可失,乃賄賂沈榷上奏朝廷查禁天主教,以達到驅逐西方傳教
士、維護佛教領地的目的。
4. 沈榷政治野心:沈榷被派至南京,出任南京禮部侍郎。任京官多年,卻被委派到南京任—個賦閑之職,
沈榷心中自然十分不悅。到南京不久,他便以其特殊的政治嗅覺,很快注意到西方傳教士王豐肅等人的
種種「不軌」行為,將矛頭直指西方傳教士和西學。他企圖通過自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忱,得到皇帝的
賞識和提拔。南京教案後,沈榷青雲直上,由方從哲薦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與魏忠賢狼狽為奸。
5. 明廷危機影響:中國人於教會內容既從無所知,且常以西士與澳門葡萄牙人混為一談。沿海倭禍記憶
猶新,恐有杯弓蛇影之嫌。加之明神宗深居不朝,大臣競結內廷,政事日非。國本、楚王、妖書、挺擊諸案
相繼興起,而黨爭日烈。

經過
1. 南京作為明朝留都,是官僚士大夫雲集之地,加之遠離政治控制嚴密的北京,故成為晚明耶穌會士
傳教重地。利瑪竇、龐迪我、羅儒望、郭居靜等人亦曾數次往南京傳教。
2. 萬曆 33 年,意大利籍耶穌會士王豐肅抵達南京,傳教於廣東韶州、南京一帶。1610 年,利氏去世,後
繼的傳教士龍華民一改利氏傳教「文化適應」及低調的傳教作風,傳教日益活躍張揚,其徒自誇風土人
物遠勝中華,甚至公開批評中國儒、道、佛等傳統文化。他不僅在上層傳教,還在社會中、下層傳教。南京
王豐肅亦一改謹慎的傳教態度,常以公開的方式舉行天主教彌撒,場面壯觀,衣著華麗,影響漸廣,
教徒日增,又在南京廣建西式教堂。由於他們過份張揚的傳教活動,引起當地保守派官僚強烈不滿。
3. 萬曆 44 年 7 月(1615 年),以南京禮部侍郎沈榷、依附於宦官魏忠賢的方從哲為代表的保守派官僚聯同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7


某些佛、道人士發動這場文化排外教案,他們上書誣衊天主教,尤以沈榷連上三疏2予萬曆皇帝《參遠夷
疏》,指控天主教為荒謬的宗教,認為天主教有三大罪狀:一、籠絡民心,企圖謀反;二、私改曆法,變
亂道統;三、不祭祖宗,壞綱亂倫。沈氏更要求萬曆皇帝判處傳教士和教徒死刑。對於保守派官員猛烈批
評天主教,徐光啟、楊廷筠等上奏駁斥那些對耶穌會士的指控,辯明天主教是正教,傳教士所學是正學。
4. 南京教徒聞訊,紛紛表示願意為天主教犧牲。至 8 月 31 日,沈榷帶兵包圍天主教教堂,逮捕王豐肅、
謝務祿、鍾鳴引、中國教徒姚若望等,沈氏還上報中央有關逮捕教徒的事。1617 年 2 月 21 日,方從哲依
仗權閹魏忠賢,以萬曆皇帝的名義,向傳教士頒布驅逐令,勒令耶穌會士回澳門,連在北京禮部欽天
監修曆的龐迪我、熊三拔也未能幸免。龐迪我、熊三拔等人欲上疏自辯而不能,更不顧個人安危聲援天主
教傳教士。萬曆 45 年三月,沈氏親審王豐肅、謝務祿等,判處仗刑,囚禁在廣州,次年與龐、熊等人被
送往澳門。驅逐了傳教士後,沈氏還在南京清拆教堂、毀聖經、變賣教會房屋,暫時以沈氏取勝,但不久
沈氏即被去官。

楊光先事件/ 曆獄事件/ 欽天監教案


1. 楊光先 (1597—1669 年),字長公,新安人,祖籍安徽,回族人。他於明末居於京師,以彈劾陳啟新著
名,史書載他是一名市儈之徒。
2. 順治在世時,甚為寵信德國籍傳教士湯若望,更委之為欽天監。在湯若望掌握監務下,監中職官多用
天主教徒,使用《大統曆》或《回回曆》的多被貶抑,令楊光先心感不滿。順治帝在世時,楊光先常上奏指
責湯若望用西洋曆法替代中國本土曆法,是別有用心、蔑視大清、暗竊正朔之舉;但由於順治帝對湯若
望的倚重,楊光先的指責未得到重視。
3. 順治帝去世後,以傳教士為代表的中國天主教會失去最大的保護傘,給楊光先一個機會。繼位者康熙
帝年僅 8 歲,由鰲拜等四位輔政大臣當權。鰲拜是一個保守傳統的人,上任後他即掀起「率祖制,復舊
章」的浪潮。這正中楊光先的下懷,以他為代表的部分正統士大夫,群起攻擊湯若望及西曆,極力渲染
西人治曆和西學流傳所造成的政治和文化危害,又向禮部呈交控告湯若望的《請誅邪教狀》,深得鰲拜、
蘇哈薩克等的支持。楊光先又指,「寧可使中華無好曆法,不可使中華有西洋人。 」
楊光先對湯若望的指控:
「天皇上,歷祚無疆,湯若望祗進二百年歷」,居心叵測,想縮短大清壽命﹔
「選榮親王葬期,不用正五行,反用洪范五行,山向年月,俱犯忌殺,事犯重大」,控告湯若望對榮親
王所選的殯葬時間大為不吉,以致殃及順治之死﹔
「歷代舊法每日十二時分一百刻,新法改九十六刻,康熙三年立春候氣先期起管,湯若望奏春氣已應。
擅改法度,妄斷節令。 」
4. 楊光先心裡很清楚,要想徹底將湯若望等逐出欽天監,不僅要聯絡吳明炫等一幫忌恨湯若望的原欽
天監官員,而且要爭取到大多數朝野士人的同情。因此無論就進曆問題、依西洋新法問題、時刻問題、置
閏問題及天主教定性問題等指控中,都牢牢抓住「夷夏之辯」的中心不放,而這恰恰又正是其初期能制
勝的法寶所在。
5. 康熙三年,湯若望馬上以「潛謀造反」 、
「邪說惑眾」的罪名被逮捕。這時湯若望 已 73 歲高齡,適患痿痹
之症,口舌結塞,過堂審訊,由作為“同案犯”的比利時籍耶穌會士南懷仁(Ferdinandus Verbiest)初
到中國,漢語又未精通,難以代湯若望申辯。於是他們就順勢定湯、南謀反。但楊光先意猶未足,又指控
說,榮親王喪葬之期不吉,殃及順治駕崩。這樣“罪同弑逆”,因議加重處肢解之刑。
6. 康熙四年(1665 年)四月一日,集合朝臣 200 餘人公同定案,突然發生地震,朝臣紛紛驚惶散出,相
顧失色。及至震止方入堂坐定,地複大震,屋宇搖盪,牆壁傾頹,更出現慧星。鰲拜等大臣亦懼天象,
向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請示。順治皇后,即皇太后斥為天象示警,遂議減輕“案犯”刑罰,將湯若望改判
斬監候,南懷仁等三名教士釋放。湯若望雖安然度過,然羞憤驚懼交加,翌年便去世了。
7. 然而,自楊光先任職欽天監后,以《大統術》治歷,節氣不應,錯誤屢出,因其對曆算茫然無知,採
用在江南發現的元代郭守敬儀器,測算歷法無效后,又查 1200 年前北齊候氣之法,荒唐無稽,倒行逆
施。14 歲的康熙臨朝親政,他傳楊光先和南懷仁一同到觀象臺推測日影,南懷仁無誤,楊光先有誤。又

2
第一次在 1616 年 6 月,第二次在 1616 年 8 月,第三次在 1617 年 1 月。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8
令兩人推測星象,南懷仁「逐款皆符」,楊光先「逐款不合」。於是康熙任命南懷仁為欽天監正,追祭湯 若
望,逮捕了鼇拜,楊光先被逐返鄉。康熙親臨宣武教堂,題「萬有真原」、「敬天」兩副匾額 。

☆後記—楊光先的下場:由於他是陷害很多人的性命地得到欽天監的職位,手段不光明。雖然康熙放過
了他,但報應似乎未幸放過他,據說逐回鄉間途中死狀恐怖。

禮儀之爭
1. 湯若望曆獄事件後,中國天主教逐漸得到恢復,然而就在天主教發展順利的時候,卻發生禮儀之爭。
其爭論的主要內容有兩方面:對造物主的稱呼、對祭孔祭祖問題。原先利瑪竇在華傳教時,因為他明白
到儒家思想和祭祖都是中國人根深柢固的表現,故他在傳教的時候引用儒家經典中關於「天」 、
「上帝」 的
概念,論證基督教至上神的存在,順從祀孔、祭祖等傳統禮儀與社會習俗進行傳教。這種對中國傳統文
化容忍的態度獲得成效。
2. 在對造物主的稱呼上,耶穌會士主張「天主」 、
「上主」

「天」三者可並稱,但多明我會和方濟各會則 大
多傾向於只能用「天主」稱呼。在祭孔祭祖上,耶穌會士大多贊同利瑪竇將其分別解釋為「敬其為人師範」、
「盡孝思之誠」的非宗教禮儀;而多明我會及方濟各會則堅決反對信徒祭孔祭祖,認為這種禮儀不可能
不兼具宗教成份,向祖先教祈冥福、向孔子獻牲祭奠,都是典型的宗教儀式。
3. 禮儀之爭波及到整個中國教會。方濟各會、多明我會是歐洲著名的古老修會,素以保守、固執著名,特
別是多明我會,在歐洲歷來以神學權威自居,長期主持教廷的「宗教裁判所」,對裁判異端特別有發言
權。他們對耶穌會容忍中國禮儀特別反感,多次上書羅馬教皇,要求禁止這種禮儀。當中原因,除了是
修會間的利益糾紛外,更多的是要在正統地位上與耶穌會一較高下。
4. 福建主教滿家樂 (Maignot 顏璫)原屬巴黎外方傳教士,在 1692 年頒布了牧函,其內容如下:
禁止應用耶穌會制度
不准稱「天主」為「天」或「上帝」
不准在禮拜堂掛上「青天」的匾額
不准每年祭孔祭祖
傳教士不應不基督教的道理牽皂中國古書裡的教訓
5. 牧函引起很大的衝擊,他們把「祭祖與祀孔是否含有宗教性質」這問題請教康熙,康熙於 1700 年 11 月
30 日宣示,中國的祭祖祭孔,不過是崇敬的禮儀,紀念過去的善行,並無宗教性質。然而這更引起反對
耶穌會人的不滿,他們認為應該去請教羅馬教皇。羅馬教皇對此事表示不滿,乃於 1704 年 11 月 20 日發
表《自登基之目》禁令,條文如下:
禁止以「天或上帝」稱天主。
禁止禮拜堂裏懸掛有「青天」字樣的匾額。
禁止教徒祀孔與祭祖。
禁止牌位上有靈魂等字樣。
簡要之,教皇認為祭祖祭孔,是崇拜偶像的表現,應予以取締。多羅代表教廷於 1707 年 12 月 4 日在南
京宣佈教皇禁令,觸怒了康熙,康熙把他驅逐到澳門,由葡萄牙澳門總督看管。
6. 為了緩和與羅馬教廷的關係,康熙主動派人赴歐,請求教皇收回禁令,但羅馬教廷卻固執己見,堅
持原有立場。1720 年,教皇派嘉樂使團到北京,傳達教皇堅守的立場。康熙聞訊大怒,於是教廷與清廷
決裂。雖嘉樂在中途擅改八條准許變通以求緩和,仍無補於事。最後康熙宣佈禁教。康熙之所以反應激烈,
是因為他覺得教皇干預中國內政,冒犯了皇帝的尊嚴,對至高無上的皇權提出挑戰。祭祖祭孔牽涉到封
建社會公認的立國之本—孝道、聖教。作為三綱五常的具體表現,它已經是封建社會的根本政治原因,
把祭孔祭祖行為視為異端,無疑動搖了封建統治基礎。
7. 後繼的雍正帝,對天主教也素無好感,繼續禁教的詔令。乾隆更只對西洋玩意有興趣,天主教發展更
形不利。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9


 

清廷禁教之原因 / 耶穌會士後繼者失敗的原因
簡言之,康熙之禁教緣起自教會內之禮儀之爭,促成其禁教之舉則有三因:
其一謂權力之鬥爭。康熙以為己為天子,四海之內,事無大小,皆歸其裁決,說中國之事,根本不
會容許外國教宗干涉外國教士在華傳教之事務。再看康熙在五十九年之諭旨,更清楚了解到康熙容許外
國教士傳教屬一懷柔手段,以示中華帝皇恩德,倘西洋人多事,康熙認為可即下令他們離去。教宗則持
相反之意見,以為外國教士仍需受其直接管轄,故屢次派特使來華交涉,以執行通諭。康熙根本不承認
此等特使之地位及權力,故二次特使來華後,康熙乃下命禁止天主教傳教。另一個例子則是康熙對不明
中國事務傳教士的輕視,由於本著天朝大國的思想,自然認為自己國家的文化是優秀的,身為天下之
主,當然認為自己有權管理中國的文化事務。康熙深惡滿家樂、多羅、嘉樂等,以為他們華文也未通透,
就來管理中國傳教事務,實如「屋外之人」管「屋內之事」,不如禁止外人傳教,免得多事。最明顯的事例,
莫如面斥滿家樂主教,然後下禁教令。

另一個權力鬥爭問題則是太子問題。康熙晚年廢太子允礽,使皇位繼承人空懸,引致宮廷出現政爭。
諸子中第九子允禟與耶穌會士最友善,故有不少傳教士參與擁立允禟。康熙駕崩,四皇子即位,是為世
宗(雍正帝),乃對傳教士懷恨,與此同時又有「蘇努事件」,蘇努是清宗室,得康熙之寵而歷任要職,其
家人均嚮慕天主教,而其中一子參予擁立九皇子,以致全家都被流放,故雍正認定傳教士及教徒均會
危害國家。

雙方之文化衝突,也擔當著重要的角色。熙以為中國敬天祭祖祀孔等倫常之道,皆為神聖不可侵犯
之社會制度,屬中國文化傳統之基礎,絕不可改變。原來耶穌會士容納中國禮儀習俗以致在華傳教成功,
這使在華之另兩教會即方濟各會(Franciscan)及多明我會 (Dominican)嫉視耶穌會的成功。因而就創造主譯
詞及祭孔祀祖問題發生爭論。而教宗以為此等制度有違天主真義,必需禁止,遣特使來華,無非要教徒
不祭祖、祀孔教之天而已。若中國教徒依循教宗之命令,必至背棄中國倫常體制,故特使將教宗通諭發
表後,耶穌會士即知無法實行,康熙即申中國傳統祭祖敬天之理,然後驅教士離開中國。加之,雙方誤
會由來已久,教會規律儀節甚少宣傳,故多為教外人誤解,如教外人士欲入天主堂者,常有不得其門
而入之情形,更有訛傳教士挖心肝以製藥,引致民間仇教。天主教儀式在中國人眼中也成了傷風敗俗之
舉,例如告解、領洗、領聖體、擦聖油等。

外人侵佔澳門、台灣、爪哇、菲律賓等地,因而引起疑忌。在明清之際,因為歐洲人發現了新航線,
造就了他們對外擴張殖民地的事業。其殖民事業於明清之際達至高峰期。例如澳門和馬來亞半島為葡人
所佔;台灣南部又為荷蘭人盤據,北部則為西班牙人久佔,爪哇、菲律賓則被西班牙人佔領,故清廷對
外國人乃有疑忌;且教會自澳門傳入,而澳門則由葡人侵佔,遂使清人以為西洋國以天主教為入侵之
工具(如楊光先請誅天主教之因即為「(湯)若望借修曆以藏身舍門,窺伺朝廷機密,若非內勾外連,謀為
不軌,何故要黨立天主堂,於京省要害之地,傳妖書以惑天下之人?」可見一斑)。

教會經濟來源啟人疑忌,各西洋國教民皆相當富裕,樂於捐輸以發展中國之傳教事業。來華傳教之
初,利馬竇、湯若望、南懷仁等,均能生活樸素嚴正。但其後教士的衣服是最好的料子做,他們都是乘轎、
騎馬,並且帶着許多隨從。加之,明未時期,耶穌會士得以在中國傳教,主要是當時滿洲人常侵犯明朝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10


國境,故明室希望得到西方武器和曆等知識對抗外敵和穩定國家、但滿清統一中國後,天下日穩,對西
方的武器和曆法的重視大減,甚至不需要西方傳教士的幫助。而其時耶穌會士相當富裕,至乾隆末年,
仍有中國捐款由十三行轉寄,此除養成中國天主教會仰賴外人之習價外,亦啟中國人之疑慮,恐其圖
謀不軌,據〈樟海紀遊〉謂教士「不耕不織,所用自饒」正可反映中國人對教士之疑忌。

  天主教利用價值下降,明清之際,中國正值多事之秋,先有明朝面臨滅亡危機,繼而有滿清入主
中原。中國處於改朝換代之事,正需要借助歐洲人先進的科技來提升自己一方的戰鬥力,因此當時傳教
士來華傳教成功,多少也和政局環境有著密切的關係。但其後明朝滅亡,清代經過康、雍、乾三朝君主的
努力下,終使中國恢復和平的景象,對外國人先進科技的需要就下降了。皇帝此時只把西方先進的科技
視作玩具。既謂其利用價值下降,傳教士沒有較冠冕堂皇的理由留在中國,傳教就越來越困難了。
禁教的影響
康熙禁教之直接影響是使教務衰微。蓋雍正繼康熙即位後,即於元年十二月下諭:「遠夷住居今省,己
歷年有所,今令其遷移,可給限半年,委官照看。」適於此 時,有教士參與八卦教陰謀嫌疑, 於是閩浙總督
奏請放逐外人,並禁止諸色人等信教。雍正年間,各地教士被逐,全國教堂盡遭廢毀,惟在京教士十餘人以
服務欽天監之故,得安然居留。至乾隆繼續執行禁教之令,故各省起而反教之聲極多,天主教在中國己再
無發展之餘地。公元一七七五年,教宗索性把耶穌會解散,以此解決教會內部禮儀之爭。於是在中國歷時
一百九十年的傳教工作與二十萬信徒的耶穌會在華之事業也就此停頓下來。

此外,禁教也影響到中西文化交流之停頓,耶穌會士之傳教特色是藉科學以收攬人心,然後才進行傳
道,故他們一方面傳教,一方面把西洋科學輸入中國,最重要者為自然科學。當時中國知識份子如徐光啟、
李之藻也大力提倡西學,使明末清初西洋學術得以大量輸入中國。惜禁教之後,教士除供職宮廷欽天監外,
已不能前來中國,西洋學術乃停止繼續傳入,這對中國近代科學之發展實有深遠之影響。正如李定一在
〈中國近代史〉中指出:「當公元第十七、十八世紀時,歐洲的科學也正方興未艾,如果從那時便不斷的與西
方科學文明相接觸,中國的科學雖不一定與歐洲並駕齊驅,但也不至如後來的事事不如人家。其論亦至當。

再者,自康熙末年禁教至道光二十四年(公元 1844 年)中法黃埔條約訂立,中國士民與西方文化在百


多年中缺乏溝通,近代西方教士在條約的保護下紛紛進入內地傳教,一則國人已養成排斥洋教的心理。二
則時移勢易,外國教士的行動不受約束,於是近世教案頻生,如廣西教案、天津教案、以致庚子事件等,都
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清初禁教的影響。

總而論之,耶穌會士在華傳教歷時一百九十年,其傳教方式首創以天主教融合儒家之中,又藉學
術傳教為手段,並蓄意培養中國知識份子為天主教徒為骨幹,皆為基督教傳教手段開創之新先河。至於
其傳教方式引起教宗的反對,從而引起禁教之舉及中西文化交流之停頓。此非耶穌會士之過,實由於教
會內部紛爭及教宗不瞭解中國傳統社會之情態所造成的。因此,就整件禁教事件而言,文化差異因素相
對來說,是較重要的原因。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11


補充:對分析後繼傳教士失敗因素檢討

因素 論據 評價
政治因素 (a) 西洋人侵佔澳門、台灣、爪哇、菲律賓/ 有言利氏由上而下的傳教方法無可避免令
(由上而下、 以天主教為入侵之工具 「南京教案」: 教士參與政治,但這點值得商榷 例如利
安分守己) 沈漼「參奏遠夷」/ 楊光先:「闢邪論」 氏利用西洋玩意,令神宗准其在北京傳教、
(b) 威脅皇位:「穆敬遠事件」 、
「蘇努事 件」龍華民:在熹宗、思宗朝與湯若望、鄧玉函
(c) 威脅治權:「禮儀之爭」 教權 vs 治權 等協助修曆、造炮 解除南京教禁;並非參
與政治紛爭,與後來「穆敬遠事件」、
「蘇 努
事件」等參與皇位繼承紛爭於性質上實有不

文化因素(天 (a)「禮儀之爭」:造物主之譯詞:「天」 、 有言利氏違反了天主教一神論之嚴謹教義,
主教中國化) 「上帝」/ 祭孔祀祖:尊敬 vs 偶像崇拜 實乃埋下禮儀之爭的伏線,(中村久次郎:
(b) 教義:平等 vs「綱常倫理」 「以基督教之本義嚴密觀之,利氏之調和
(c) 一神論 vs 佛教、道教 法,乃功過相半。」)但這點值得商榷 概念
上之分別、並無矛盾,加上如非將天主教
中國化,亦無康熙一朝的天主教之興盛,
更無「禮儀之爭」之問題 方濟各會、多明
尼會嫉妒耶穌會之成就和教皇不明中國傳
統文化特色所引起
以學輔教對 利氏成功、南京教案(熹宗:命龍華民、陽
皇帝之吸引 瑪諾等造炮崇禎:命湯若望設局造炮、命
力減弱 徐光啟領導傳教士修曆 天主教恢復傳
教)、楊光先事件和禮部禁教(1669(康熙八
年):重用南懷仁為欽天監監正、造炮 天
主教恢復傳教),因為明末時有滿清和民
變之威脅,清初則天下未統一,有南明、
三藩、台灣等勢力,所以有借助西洋科技
之需要;但雍正、乾隆時,天下己定,海
外昇平,對西洋科技之需要減低,所以
雍正對西洋科技並無好感,而乾隆亦只
視之為玩樂之技藝,故未能延續以學輔
教之作用

總結明清天主教後繼失敗因素重要性探討:
 社會因素較次要:因由始至終並無改變其儀式,為何從前並未引起排斥?
 經濟因素重要性亦不大:多次禁教之原因、官員之參奏皆未提及此項
 文化因素較重要:南京教案、楊光先事件、禮部禁教、禮儀之爭(1635-1742)均提及天主教破壞中國禮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12



「蘇努事件」、禮儀之 爭(1635-1742)
 政治因素亦重要:皇帝最關心皇位和權力之問題:「穆敬遠事件」

後繼傳教士「未能繼承獲取統治者信任」和「避免與中國傳統文化產生衝突」,這兩項利瑪竇能成功傳
教的最重要因素,令天主教於中國之傳播趨於沒落。

‫دتوليس الية زكي لي‬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