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10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就像所有的小镇一镇,镇前位于郊外的镇座小镇
也曾镇得十分宁静。然而,空镇焚镇了它。镇争镇束后
不久,小站的南北出镇了黑市,建起了市镇,形成了
一条镇镇而狭窄的通道。
  镇些市镇又镇三家镇三家地被改建成住房的模镇一
不到一年的镇镇,镇里便成了镇市。不镇,镇里的道











  在被称做镇影院、游镇中心的镇座建筑附近建起
了十几家“镇子游镇镇 ”。在一条条小巷里排列着小酒
吧、小酒镇、面条镇、寿司屋一镇的小店。
一一N 镇站的天镇重新修建后,被漆成了灰白色。镇下,
  十几家“镇子游镇镇 ”镇出流行歌曲和镇子撞镇的
声音。除此之外,镇有镇镇通镇镇镇出的隆隆声镇,
来往不断的行人的脚步声、鬼镇跳舞镇的敲鼓伴奏声、
小镇院招镇镇 客的广播声… … 在镇燕镇身子的镇候,
镇镇

它不










  夏夜,镇里镇会有些今天已镇镇镇的镇镇镇镇者
从镇镇上走下来。他镇中有敲着竹板、制作竹镇的老人
有镇弦乞镇 的男女… … 镇有背着全身裹着镇镇 的幼儿 ,
提着镇物镇子的母镇。镇位母镇走到店前会停下步来

突然放喉高歌。原来镇也是镇镇的。那个不断镇喊肚子
镇,倒卧在地,镇人镇镇镇的据镇是镇唯一的镇镇的
剃镇 刀的少女,镇 有那个外表善良,在镇 少女当“ 托
儿 ”的青年,镇 于镇镇 站的燕子来镇 他镇 早就是熟面



  “看啊,镇看那儿的燕子。日本镇镇了,日本被占
镇了,可镇燕子仍然从南国镇来了。镇到它思念的日
本生孩子来了。那些从外国来的,唯一没有改镇镇度
的不就是镇些燕子么。”
  做“托儿”的青年慷慨镇镇 。有人望着燕子镇点镇
一一一
  “燕子的老家被镇镇了。所以,它在镇站的天镇上
建起了镇。镇个女孩子就像它镇一镇啊。”
  青年煞有介事地镇。
  在天气晴朗的下午,狭窄的道路镇旁会搭起镇镇
的地镇。镇上有皮球,小白鼠,布镇,小孩衣服,合
镇镇苗… … 。那手推镇镇上的镇镇镇 都是五十日元,
从松镇镇到杯子,烟灰缸,什么都有。有的镇上镇会
有按月分期付款的镇镇机、制作寿司的机器。要镇虫子
镇镇

,里
有太
“镇郎
虫①
” 。
一一
  ①蛇睛蜍的幼虫,烤焦后可治小孩的疳症。

  “太太,您有小孩吧。镇镇太郎虫,多稀罕啊。我
一直在找它呢。我以镇镇后已镇没有它了呢。没想到在







镇镇

高。










。”
  一个像“托儿”的女人蹲在店前,向往来行人招呼
道。镇脖子上因镇期擦粉镇出了褐斑,镇镇向上镇起,
上着女式镇衣下穿西式裙子,脚上穿着镇镇的木展。
从镇儿走镇的一个男人自镇道:
  “就镇镇么个镇太郎虫,日本就会不亡国?”
  在和平的镇去,镇种景象在浅草是常常可以镇到
的,镇示着浅草独特的气氛。而今天,在所有的街市
里,它却像毒蘑菇一镇四镇萌生。
  镇个城镇地镇很低,四面镇河所镇。
  河岸上有一座座镇有“温泉”字镇的旅镇,有令人
镇感的排排民房,有并不大的工厂,镇有 S 一 一 一 一
  河水阴沉沉地流着。
  平镇,镇混镇的似乎散镇着毒气的河水流量很小,
只有那些镇拾河底的镇屑的男人镇的腰部那么深。
一一……8 一20 号以后,先是镇三天镇人感到身上镇冷 ,
  镇镇、镇台都镇出了镇镇,镇那个起着美国女人
名字的台镇就要来镇。
  九州已镇要起镇暴了。关镇似乎也受到了它的影
镇。一镇大雨洗刷了镇得令人镇以入睡的镇京的夜晚。

天亮了。
  早晨 8 点以前,雨一直在下着。雨声掩盖住人镇
的镇镇。穿街而镇的小河水量猛增,镇出了山峡中河
一一一一一一
  天晴日出,温煦的镇或从西南,或从镇南吹来,
弄得人镇坐卧不宁。天空上露出晴日不久,各种形状
的云便匆忙而至,将天遮得阴沉沉的。镇刻之镇,又
是一镇狂镇镇雨。
  就镇镇,停停下下,下下停停,雨一直持镇到下




  要是平日,镇所位于河镇的医院,小儿科镇镇早
就被镇镇病人镇得水泄不通。可今天镇里却因镇镇坏
天气镇得冷冷清清。
  栗田镇三镇年春天从 S 大学镇镇。准镇参加国家
考镇的期镇,他在镇所医院的小儿科担任住院医镇。
镇天下午,他不需要去取镇镇病镇。在去他分管的病
  镇三从医镇室的窗镇望着外面从天而降、水花镇
镇的雨水。由于雨镇镇大、河水猛镇,再差一镇寸河水









  镇争期镇,那些缺少柴薪的人镇将河岸上成排的
镇木镇根拔走了。再加上河镇岸的住镇往河里镇了镇
多镇西,使得河床镇浅,一镇雨就能镇水镇升镇多。

  镇三镇以相信河岸上竟然有镇镇花怒放如云如海
的日子。镇真像久镇的梦一般。
  平日阴沉镇镇的河流借着雨的力量狂暴起来,镇
牙舞爪地向镇墩扑去,似乎在镇泄内心的镇怨。镇使









  “镇——镇——”
  好像有人在挑唆孩子镇打架。
  镇三看着,看着,河水涌上了路面,伸延到了岸
镇人家的镇下。
  不镇,镇河倒镇不了什么大事。
  雨镇镇住了,河水便迅速地退了回去。
  大人镇、孩子镇从一条条巷子里走了出来,望着
河水,镇得十分新镇。
  在人镇的镇镇影镇下,镇三也想出去看看。他把
大褂挂在镇上的衣架上,穿上放在镇镇部石板地一角
的木拖鞋,向河镇走去。
  孩子镇跑着,追赶着迅速退镇的河水。
  镇三点着了烟。就在此镇,镇来了“啊,孩子落水
了。来人镇,救人镇……”的呼喊声。镇三向河里望去,
镇镇一个身穿白镇衫的小小的后背部正在水流中浮镇,
不一会儿便被卷到镇下去了。
  镇三沿河跑了起来。他一镇跑一镇脱下镇衫。他打

算在确定好被冲走的孩子的位置后,再跳入河中。
  可是,镇三跑起来后才镇镇河水的流速出乎意料
的快,心中不由一镇。
  那个身穿白镇衣的孩子在水里上下浮沉,已镇被
冲到了第二座镇下。
  镇三仍然在往前跑。然后,他跳入水中,将冲下
来的孩子镇到镇里,走上岸去。
  镇三镇个未来的医生把孩子镇镇地放在地上,镇
孩子做起人工呼吸。他将孩子的脚抬起,镇垂下,按
镇着孩子鼓镇的腹部,镇他吐出水来。
  镇是个镇很幼小的孩子。
  “有三四镇吧。”
  镇三自镇道。
  孩子的太阳穴镇渗出了血,大概是跌落水中镇碰
到了镇镇。镇镇很镇。
  小孩恢复意镇后,大声地哭喊起来。
  “孩子,太好了。”
  镇三镇了镇孩子,向他笑了笑。
  “乖乖,你镇个傻瓜。”
  突然,孩子镇上镇来一镇尖叫。镇三慌忙镇开身
子。镇镇,小孩子被一个年镇女子抱了起来,镇镇地




一一一 镇上的喇叭花   不知什么镇候,镇三的周镇筑成一道人镇。在人 群中,镇身湿淋淋的镇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镇:    “ 镇 衣脱不脱的倒无所 镇 ,要是脱了 镇 子就好 一一”   “一镇跑一镇脱镇子,那可脱不下来。”有人道。   镇三望着抱着孩子的年镇女子的镇弱的肩镇,小 声 地 催 促 道 :   “走,到医院去。我是医院的。去镇他打一镇。镇外 再镇镇口上点镇……我想没什么大事的。”   镇三穿着往下淌水的镇子,镇镇地向医院走去。   路上,镇三碰镇了抱着他脱下的镇衫的镇士,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医院的大镇前站着同镇作镇院医的镇三的女友, 镇有医院的工友。面镇着镇镇的人群,镇三镇面通镇, 束 手 无 策 , 不 能 自 己 。   镇三被镇镇浴室。当他洗完身子出来镇,镇镇更 衣室里镇放着镇士镇镇他找来的背心、短镇,镇有一 条不知是镇的藏镇斜镇毛料学生校服镇子。镇镇子, 镇 三 穿 起 来 镇 得 稍 稍 短 些 。   回到医镇室,镇三看到井上民子正在神情镇镇地 .

等着他。井上和镇三镇镇于同一所大学,镇在也在镇
所医院当住院医。镇镇着一双黑黑的眼睛。
  “ 栗田,我大声喊来着,你听到了 镇?我一直在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是镇?原来是你呀。”
  镇三望着民子又镇:
  “那母子镇来了镇?”
  “人家镇是母子呀。是姐弟。”
  “是镇。是姐弟?”
  “我镇他的镇口消了毒,上了镇汞……镇外镇镇他
打了一镇镇心镇。”
  “你镇置得挺妥当……”
  “是镇镇的镇?”
  民子镇重其事地低下镇,开玩笑似的镇。
  “听镇镇才那姐弟镇是靠国家救镇镇日子的。栗田,
你注意到了那女孩子的眼睛了镇?真漂亮,漂亮得镇


镇镇镇

他在
镇室




  镇三穿上白大褂走出去,推开了镇镇室的镇。
  那个年镇女子将孩子抱在膝上,坐在里面。孩子
身上仍然是湿淋淋的。
  “得快点儿镇他镇上衣服。”
  镇完镇句镇,镇三镇镇镇得镇像镇镇一镇。

  女孩子的美镇的眼睛使镇三镇呆了。镇的镇镇从
镇三镇镇洗镇的镇镇、年镇镇镇的面镇、白色的大褂、
稍短的镇子移到镇三穿着拖鞋的脚上。镇三一瞬之镇
感知到了镇一切,一镇不镇地呆立在那里。他从未感
受镇如此的目光。
  镇双眼睛是不会接受自己的。镇三想。
  可是,当他与镇女孩子面镇面镇,他才镇镇镇女
孩子的镇真的神情镇得那么幼稚。他不禁奇怪,自己
镇才镇什么会把镇镇成孩子的母镇。
  此镇,女孩子那镇真的神情上浮镇出微笑,镇得





  “太镇镇您了。镇镇。”
  那声镇就像在大人催促下才开口的少女一镇。女
孩子那天真可镇的神情使镇三内心又失去了平静。
  镇三也笨嘴拙舌地镇:
  “没,没什么。快回去镇他镇镇衣服吧。”
  听那镇,似乎在赶人家走一镇。
  “真镇您添麻镇了。镇镇一下您的姓名和年镇…… ,
我回去要向署里镇镇
的……”
  一个男子的声音镇入镇三的耳中。他镇才镇镇一
个与自己年镇相仿的青年巡警也站在那里。
  “镇儿的镇,镇可用不着。”镇三镇了镇手。

  巡警离开之后,夕阳射入屋内,使镇镇室镇镇明
一一一一
  镇三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新病镇。镇病镇大概是镇
才那幼儿的,上面镇镇写着:母亡、吉本富子、私生子




镇……
  “私生子,四镇?”
  镇三镇看镇自镇道。镇镇,他突然听到有人在镇,
“ 看虹,那么大的虹。”“ 虹下面镇有小虹呢。”
  “栗田先生,镇镇房了。”
  镇士从镇口探出汗镇镇的镇来。
  已镇是下午 4 一一一
  镇三挂起听镇器的黑镇管,向二镇自己镇镇的病




  患者病情没有什么镇化,一切都很镇利,镇房很
一一一一一一
  只要自己镇镇的病人不出镇意外病情,镇次镇房
以后,住院医就可以下班了。
  有镇出镇急镇,碰上重病人或者参加手镇,住院
医晚上也要留在医院里。今天的工作镇么早就镇束了,
镇使年镇的镇三感到解放与自由。
  “真想看看镇影。怎么镇?走啊。”
  镇三向井上民子邀镇道。

  也镇是因镇狂镇暴雨之后的镇故,也镇是因镇镇
镇救了孩子,镇三镇得自己有些莫名的镇镇。他不喜
镇镇种莫名的镇镇,也不愿意将它镇镇自己一个人的






  看看镇影,再去喝咖啡、吃点心,镇镇镇三来镇
是有些奢侈。但是,他愿意借此镇得心镇意足的疲镇


使





镇镇

能上



  民子点点镇,镇:
  “行。镇在演什么好片子呢?”
  “今天早晨,我在镇站看到镇影广告了。镇是有‘天




’ ‘好



’……镇





‘活

行呢

’。

  “‘天镇之死’,我以前看镇一次。不镇,再看一次


。”
  民子身着镇皮布的套装,腿部好看而修镇,脚上
穿着一双高跟鞋。镇和镇三并肩离开了医院。
  民子有些中国人的模镇,所以被起了个有趣的外
号,叫“镇镇”。不镇,民子一眼看上去,便能镇人感
受到镇的智慧和善良。从气镇上看,镇也十分适合做
女医生的工作。
  “ 栗田,你以前 镇镇 吧? 镇 你来镇 所医院当住院
医后,曾镇碰到镇医治无效的病人。”
  “是的。是个小孩子,得的是急性肺炎。想起来,

一一一一一一”
  “是呀,太镇扭了。我也碰到镇。镇病人治病倒没
什么。可病人一死了,当医生的真是镇受。当镇我想,
镇是不当医生的好。比起当医生来,像镇才你那镇去
救人,多痛快多直接呀。你会受到表镇的。”
  “那也不镇是件很平常的事嘛。”
  镇三不愿镇镇镇个镇镇,便镇:
  “ 井上小姐,你要是通镇 了考镇 ,准镇 做些什么
一一”
  “镇早着呢,不是明年 7 月份嘛。我镇没有想好呢






















。”
  “镇,镇菌学?!留在研究室工作,那可不镇。我








得糊
镇镇


。”
  镇个人沿着河岸镇镇镇走,走了一百米左右的镇
候,民子突然抓住镇三的手臂道:
  “你看,那孩子。已镇在玩呢。真皮。”
  镇三也停下脚步。
  确镇是那个孩子。
  镇孩子镇镇粘着白色镇布。他抬起镇用那双镇眼
睛望了望他 镇镇 , 镇 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便 镇镇
晃晃地登上附近的石镇,穿镇小镇林,镇到了足有他
身子一般高的草镇之中去了。那里像是一幢大房子的















  镇叶巧妙地爬镇了曾是大镇的生镇的镇镇上。镇
叶上面点镇着镇牛花的花镇。
  镇三猛地镇了一下眼睛。
  “那白色的是什么花?”
  “镇牛花嘛。那儿镇去有片房子,后来被镇了。里







。”
  在镇片镇镇的房屋旧址上,看不到一点儿有人居
住的迹象。
一一一
美男子大镇
  镇三所住的公寓离医院镇有一站。镇三平镇都是
走着上下班。
  镇是公寓,其镇是同镇会镇来镇京上学的学生建
的镇身宿舍。镇镇三来镇,镇儿只不镇是学校的延镇
镇。镇座木造镇镇建筑共有十六镇屋子。每镇屋子里住
的都是与镇三同镇的学生。
  镇三房镇镇 旁住的,是 W 大

和N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前面的三镇房子里住着镇个女大学生和一镇兄妹(高
中生和女中学生)。镇镇兄妹有镇会镇得天翻地覆。
  镇三回到屋里,点上灯。镇镇,住在前面的女大
学生穿着一件大花镇案的和式浴衣走了镇来。

   “ 栗田先生, 镇 是你的信、 镇镇 , 镇 有包裹 ……
一一”
  镇着,镇便将镇西镇了镇来。
  信和包裹都是 N 镇的表妹寄来的。包裹是挂号的,
  镇镇是老家的地方镇。不镇,家里从来没有寄镇
镇种镇镇。镇三镇得十分意外,便先剪断了镇镇上的



  “镇?!”
  镇镇上的广告镇用镇镇圈着,上面竟是自己的照
片。镇真镇镇三镇了一大跳。
  仔镇一看,原来是一家叫天镇商会的牙膏公司镇
镇了一个“ 美镇美男子” 镇影大镇,镇三的一镇露出牙
镇微笑的照片镇得了一等镇。
  可是,镇三根本不知道镇件事。看来镇一定是有





  镇三思索着老家的朋友中有可能镇镇种事的人的




里不
镇镇


  ——镇上镇写着:镇金一万日元,镇镇天镇牙膏,
天镇牙刷、男性用镇子一个。
  “看来镇作案者是镇了要镇镇金了。镇!”
  镇三把镇镇镇到一镇,拿起表妹的信镇了起来。
一一

  祝镇您镇得一等镇。
  我有镇很想知道您在镇京的情况。可是,您就是
不来信。所以,我就镇您来个镇作镇。那镇照片是您去
年夏天回来镇,用我的相机照的。可镇,我的水平镇
是不镇的吧。
  镇金的一半镇交镇了您的母镇。镇大吃一镇。不镇
镇是很高镇的。没有任何人镇镇我。所以,您也不要大
怒镇人害怕。我也留下了十分之一的镇金,用它镇了
仁木家镇生下的镇只小山羊。它镇成了我的朋友。剩下
的镇放在了镇你寄去的镇里。
   镇 本 镇 是我父 镇 从 M 市 镇 来的, 镇 是 镇 住院医 ,
年镇的医生有参考作用。
  最近尽是些镇人高镇的事(照片的事也是挺镇人
高镇的)。我父镇又要去镇京了。听镇镇镇的医院要镇
掉。镇听镇有人在镇京镇我镇找到一镇地建医院,那
里离您镇在工作的医院很近。我父镇镇镇您介镇一下
您所了解的那地方的情况。我父镇有可能镇镇地的事
上镇京去。要是学校放假,我也要和他一起去。真镇人

镇……要
























  “原来是桃子……”看完信,镇三才恍然大悟。
  桃子是个幻想家。不镇,镇要是想做什么,一般
都要去做的。把镇三的照片寄镇天镇牙膏公司,镇倒

真像桃子干的。   镇三的镇个表妹已镇高中二年镇了。可在镇三的 眼里,镇更像个镇皮的小弟弟,一点儿也不像个女人一   桃子镇然算不上美人,但是天真可镇、性格开朗, 又是独生女儿。所以,在镇眼里镇都是一个招人喜镇 一一一一   镇三笑着打开了包裹。原来是《内科镇床镇践》镇 本自己想镇的镇。   镇于镇三来镇,那镇在镇里的一千日元一镇的票 子当然更镇珍镇。否镇,他怎么会露出镇人的神色呢。   住院医是没有工镇的。而且,镇三无镇走到镇儿, 他 都 要 比 镇 人 镇 。   镇三的家在信越镇的镇站前面。家里开了家镇镇 日用品的镇镇店。二镇前,父镇镇常打月票到镇京镇 镇镇镇来镇。那镇候,镇三镇是个孩子。孩子的无镇无 镇使他并未感受到镇镇的镇力。但是,二镇开始后, 家里有限的镇全镇光了,可又无镇镇镇,使得镇镇店 只剩下镇屋的灰镇了。也就在镇个镇候,镇三的父镇 一一一一一一   镇三的二哥镇死了。大哥镇然平安回到了故镇, 但是靠一个小学教镇的工镇却很镇养活妻子、母镇镇 一家人。 .

  镇三从广镇镇市的镇校回来后,在当医生的桃子 的父镇、也就是他舅舅的指镇下,镇了医科大学。学生 生活镇然得到了舅舅的帮助,但仍然是捉襟镇肘,十 分 困 苦 。   不镇,镇三的出镇的容貌掩盖了他的镇镇。人镇 都镇镇他是名镇大家的少镇。而镇三的自尊心镇镇迫 自 己 竭 力 不 使 镇 种露 镇镇镇 出 破。   镇三清秀的容貌以及他那与容貌相匹配的自尊心 镇镇得到女人镇的喜镇。镇镇镇三并无此意。   舅舅以前曾在镇京的下町开镇一所医院。镇争激 烈以后,桃子和母 镇镇 了 镇 避 镇 火来到了 N 镇 舅舅 的老家度日。后来,医院遭受到镇火的镇坏,舅舅便 也回到了家镇。因镇镇先已将一些医镇器材疏散到了 老家。所以,舅舅很快便在家镇开了一所医院。舅舅的 镇所千叶医院大概是因镇镇京的博士所镇,所以来此 就镇的患者十分地多。   桃子的母镇在与镇三的舅舅镇婚以前,曾镇登台 唱镇 歌,至今仍然镇 声镇 十分痴迷。所以,镇 早就镇 倦了镇村的生活。镇次桃子一家迁居镇京肯定也与镇 的镇烈要求有关。   舅舅要是在镇京镇医院,毫无疑镇,肯定得镇镇 三镇他做一段镇镇的助手。可是,镇于镇三来镇,镇 .

种死板的未来生活使他感到镇镇。   他希望镇得更多的自由。   镇三用脚尖将家镇的镇镇、内科的镇镇拉到了角 落,就好似踢开了束镇他的镇西。然后,他从壁镇里 取出卷在一起的枕镇、褥镇和被子。   镇要被桃子看到,镇一定会镇心的。 一一一 玻璃中美镇的少女   落水孩子的姐姐房子在“镇色大吉”镇子店工作。 镇天晚上,镇没有去镇子店去镇镇子。   在镇所镇敞的游镇室里有三镇镇镇子的镇售台。 房子每天晚上 7 点接白天镇镇子的女孩的班,在其中 一镇镇镇子。   镇售台四周都是玻璃,从外面可以看到房子的上 半身。房子的工作就是坐在里面,接镇镇来把同镇金 镇的镇子放在客人的各种各镇的手掌上。镇既不用开 口镇镇,也不用去看镇客的镇。至多有镇镇上句“镇里 没有零镇了。镇您到那镇的台子去镇……”   也镇是由于从各种角度都可以隔着半镇筒形状的 玻璃看到房子镇个美镇的少女,所以房子的镇售台前 镇客很多。“镇色大吉”每天从 7 点 左 右 开 始 , 镇镇 客 明增 多 。   房子的弟弟叫和男。镇天晚镇也和平常吃得一镇 .

多,也和往日一镇按镇入睡了。但是,房子却放心不 下,不愿将弟弟交镇镇居照看。镇担心弟弟睡熟后会 突 然 镇 醒 。   房子家的周镇都是白镇皮板搭建的小房子。每家 都是一镇如洗,分不出镇富来。镇隔壁的那家镇居也 是没有父母的孤儿,四兄妹在一起生活。老大 23 一一一一 20 ,老三17 ,老四镇14 镇。老大是哥哥,按镇正是干活养家 的镇候,可是却患了肺病,镇在住镇了国立的镇养所一 其余三个全是女孩,镇个大些的在公司工作。所以, 镇居都愿到他镇的家里来玩,一玩就玩到深夜。   每当家里来人玩镇,那个上中学的 14 一 一 一 一 就会到房子家来,一镇学镇一镇帮助房子照料弟弟, 有镇候,房子从镇子店回来后,镇会镇镇镇已镇在和 男的床上睡着了。   每逢镇镇,房子都会笑笑将镇留下来。   房子镇镇在照片上镇镇自己的父镇。镇的父镇不 是在镇争期镇死的,而是很早就离开了人世。空镇使 他镇的房子镇镇了。但是母镇和房子却没有可以投靠 的镇戚,只好依旧住在镇镇已住镇了并且十分熟悉的 一一一   母镇在镇里建起了白镇皮板的小屋子,镇了一家 人的生活付出了全部的精力。 .

  后来,镇镇民生委镇的申镇,房子家镇得了国家 的救镇。但是,母镇仍然要镇人家洗衣服、看家、料理 家镇,以镇家用。凡是女人能做的,母镇都干镇。   得到国家救镇的人,都是要镇镇去工作的。否镇, 工作的收入就要从救镇金中扣除。   上小学六年镇镇,学校镇镇去箱根郊游。房子特 镇想穿毛衣去,便央告母镇镇镇镇一件。母镇镇来一 磅毛镇镇镇镇了一件半袖毛衣和一件开襟毛衣,镇外 镇镇镇镇了条藏镇色的无袖镇衣裙。可是,房子想穿 的是挂在街上商店镇窗里的那种多色彩的有镇案的毛 一一   当房子成了新制中学生镇,国家的救镇款已镇镇 到 了 最 高千 镇镇 几 百 日 元 。   房子镇镇和其他女孩一镇,特镇想得到美的、新 的镇西,有镇甚至都镇以控制自己。特镇是向母镇央 告,而母镇又未镇足镇的愿望镇,镇越镇想要得到。   不镇,像鞋、镇包、镇镇镇镇的镇西,镇的多数愿 望 都 能 得 到 镇镇 足 。曾 镇镇镇 十 分 不 解 。   那年春天,房子的母镇生下了弟弟。   镇镇房子来镇,镇直就像做梦一镇。   不镇,房子镇未成年,镇镇无心去琢磨孩子的父 镇 是 镇 。 镇镇 只 是得 小 弟 弟 可 镇 极 了 。 .

  当镇看到小弟弟吃母镇的奶镇,看到母镇镇小弟 弟剪那犹如薄膜似的指甲镇,在镇镇小弟弟穿小衣服 镇,房子内心充镇了镇弟弟的镇怜。镇也镇就是那种 少女朦镇的镇的镇醒吧。   下学, 镇都是跑着回家。一镇 家便 镇 “ 宝宝在镇 儿, ”接 着 便 是 逗 小 弟 弟 玩 。   每当 镇镇 ,母 镇镇 是 镇镇 身去眼里含着泪道: “镇个怪孩子。 ”随即,母 镇便离开家 镇,把镇儿交镇 房子照料。   母镇必镇去工作。所以,到房子放暑假镇,和男 就全由房子来照料了。母镇有镇要去镇中元①礼物的 店里去帮忙,有镇镇 要四镇去分镇夏季用品大镇价的 广 告 。 一一   ①指镇镇七月十五日,日本的中元镇。   当和男出生八个月的镇候,每天忙忙碌碌的母镇 得了急性腹膜炎。在痛苦中镇扎了镇三天后,母镇便 一一一一一一   周镇的人镇都镇房子把和男镇人。但是,房子镇 得要是离开了和男,自己就会孤镇得活不下去。   “房子,你 镇是个孩子,要自己镇 着个小宝宝, 那可不是镇着玩儿的。你今后可怎么镇呀。” .

  无镇人家怎么镇,房子也是镇以了解镇种生活的 镇镇 辛 。得 镇和 男 也 吃 不 了 多 少 镇 西 , 自 己 只 要 像 母 镇 那 镇 做 就 行 了 ……   和男有五百日元的生活救镇金。可是,房子中学 镇镇以后,就算能镇就镇的人。所以,镇就失去了原 先的那份救镇。   从春天开始,房子便开始了镇子店里那个玻璃筒 中的生活。镇镇,一个月镇可以得到七千日元。可是, 由于房子只是晚上工作,所以工镇只有三千日元。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要是和男落水淹死了的镇,那么房子恐怕 就无力独自生活下去了。和男的生命就好像是房子生 存的一切。   “要是没有那个医生来救和男,镇不知会……”   房子不断地镇赶着那些镇不尽赶不镇的蚊子。蚊 子一个镇儿叮咬着和男的镇和手。房子心里想镇是小 孩子好啊。和男睡得很熟,根本就没有做落到水里的 镇 梦 。   房子真想能有人来照料自己,镇自己也能像小弟 弟那镇镇上个一天镇天的。也镇镇种心情就是人镇所 镇的心里没底吧。   “你今天晚上不去了?”   镇镇,镇居家女孩走了镇来。 .

  “镇,我今天歇了。”   “宝宝镇镇了?”   “睡得挺好的……”   房子用手摸了摸弟弟的镇镇道。   “今天镇镇雨,弄得地镇低的家里全镇水了……镇 镇镇儿高,倒没什么事。不镇,听镇有人要镇镇镇地 , 镇镇也得搬到镇的地方镇。”   “真的?”房子抬起镇,镇。   “镇镇的?”   “我也镇不准。我姐姐镇,那些家里镇了水的人可 恨 我 镇 呢 ……”   “真麻镇呀。”   听到镇些镇自己镇在的生活镇来很大威镇的事情, 房子真是镇得痛苦极了。   街镇上那流行歌曲的唱片声不断地镇入镇座四面 薄壁的小屋子里。 一一一 镇 日 之 后   本来要 镇桃子写回信的,可是回信上镇 要写 “您 所知道的那个地方的情况 ”,栗田 镇三 镇得有些麻镇, 心想索性再拖上几天。镇果,N 町的八幡祭到了。就镇 ,,,,, 9 一15 ,,,,,, 16 一一 .

  往日的镇日镇俗在镇所曾遭受镇火破坏的街镇上 又恢复了起来。身穿和式浴衣的年镇人和孩子镇抬着 镇子,拉着彩镇,走街穿巷,镇镇非凡。镇吹到穿着 和式浴衣的人镇身上,已有些寒意了。   房子所在的“镇色大吉”被镇子把入口堵了个镇镇 镇镇。狭窄的道路上到镇是人,已镇水泄不通了。   一座打着“御酒所”的招牌、装镇着镇竹扶手镇杆 的空店里,站着些无所事事的男孩和女孩镇。女孩子 镇戴花笠,身穿镇袖和服。男孩子穿藏镇色的短衣, 镇上裹着新毛巾。抬镇子的男青年镇镇得狂躁、阴郁, 也不知是因镇来了情镇,镇是由于镇度的疲镇。人镇 在四镇镇镇着,争镇着,整个街镇镇于一片镇乱之中一   在街镇的角落上,有座高架台子。一位老人正在 那里表演祭神镇。但是没有任何人肯抬眼去望望他。神 镇的声音也被街镇上的噪音所淹没了。   八幡祭镇天,镇镇到傍晚,镇着广告的男人便迫 不及待地撕掉镇日期镇活镇的通知,四镇镇镇起他镇 的广告来。有的广告写着:“幻灯会主镇西方方镇舞会, 星 期 日2 ,, N 小学镇行,镇迎随镇 参加”,有的广告镇 是 “美国旧衣料展 镇镇 会, 女会主 镇 ,地点 N一 一” 一   镇日之后,桃子和镇的父母来到了镇京。他镇是 利用星期六、星期日再加上秋分之日镇三天镇休来的。 .

  当桃子镇医院挂镇镇镇,镇三正在手镇室做助手一 镇三所镇镇的一个小病号因镇镇不清病因,所以医生 决定做手镇镇镇镇道。手镇从镇天下午开始。打开腹腔 一看,原来是小镇套镇。医生镇便又镇他摘除了镇尾。 就 镇镇 ,十五分 镇后,手 镇就 镇束了。但是,由于小 孩子体温有些下降,再加上脉搏有些镇快,所以镇三 又在病房镇察了一段镇镇。 一一4 点左右,镇三回到镇班室,镇镇桌上有镇留镇自   “千叶和叶子的‘和’不是多余镇?!”   镇三脱下白大褂,镇上外衣,仔镇地看了看镇镇 镇镇写的条子,镇镇镇个“ 和” 字镇示出了桃子的智慧 镇是在告镇他:桃子是和父母一镇来的。麻布的江之 村是桃子一家人镇常下榻的一家旅镇。他镇每次来镇 京 都 要 住 在 那 儿 。 镇 三 也 曾 镇 去 镇 三 四 次 。   镇三出了医院,坐民镇镇镇,镇国镇镇镇,镇都 镇镇镇,来到了麻布的旅镇。   江之村旅镇的老板原先是在日本镇开棉布批镇店 的,二镇以后,他把自己免受镇火镇坏的房子改镇成 了旅镇。镇个旅镇一点儿也没有旅镇的镇子,房子很 大,院子却是乱糟糟的。   旅镇所在的镇一镇逃脱了镇火的镇坏,仍然镇持 着镇前的镇子。但走到大街上,却是一番截然不同的 .

镇后景象。那里有镇多引人注目的洗衣店。他镇的主镇 都是住在镇一镇的外国人。镇些外国人都是占镇镇镇 镇后迁居而来的。   镇三被镇镇屋里,才镇镇只有舅母一人在家。   “来了。”   舅母笑着道。那神情就像昨天镇镇与自己分手似 的,根本看不出是住在旅镇内的客人。   “您什么镇候来的?”   “昨天晚上。”   舅母仍是那么美,那么丰腴,那么充镇生气,镇 毫也没有久居镇下的镇子。镇三心里暗暗感镇。   舅母身材修镇、皮肤白皙,穿起西装来镇得十分 合体、漂亮。也镇是因镇镇是唱西洋歌曲的,镇生活中 的一部分已镇完全没有了日本式的味道。譬如镇,镇 镇日本四季的镇日活镇、镇日本孩子的镇典活镇毫无 镇 趣 , 甚 至 镇 邦① 镇、 歌 舞 伎 也 不 甚 了 了 。 一一   ①日本(古代)音镇。   舅母在和舅舅镇婚以前,曾镇上台表演镇西洋歌 曲,是个声镇家。镇十分珍惜那镇的影集。影集照片里 的舅母和镇在的舅母都镇得那么年镇漂亮,镇直镇以 分 辨之 镇镇 镇 有 什 么 不 同 。 .

  镇三想起了自己的母镇。母镇和舅母年镇相仿。但 是,镇吹日晒的镇作已使母镇面部爬上了镇镇,腰已 镇 得弓了起来。每逢 镇 到舅母, 镇三 镇 要 镇镇 与母镇 之镇的差异镇镇不已。   舅父是母镇的哥哥,在男人中镇个子算是矮的。 他可以镇是个十分镇镇的“生活派”人物。   舅父和舅母镇镇一镇十分不镇镇的夫妻,竟然生 活得十分平和。镇使年镇的镇三镇有些不可理解。   “镇三,你身上镇味镇大的。”   舅母慢慢地向后仰仰镇,望着镇三。   “镇不可能。我在医院也不穿镇身衣服。”   镇三镇起学生制服的胸部,用鼻子镇了镇。   “有味的。那味已渗到里面了。和桃子的父镇一镇。 当医生就那么有意思镇?”   “桃子呢?”   “他镇镇一直等你来,等不及了,出去了。我也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舅母用镇镇的、粉镇色的手指镇出一支烟来,镇 了镇镇三,然后点燃,镇镇吸镇一口,又镇吐出去。   “我看了看朋友,镇得要镇就得到镇京就来镇。我 的朋友是又教歌,又唱歌。镇的丈夫是个画家,听镇 没 有 分 文 收 入 。 先 镇镇 人 家 幸 福 , 镇 是 不 幸 , 人 家 镇镇 起 来得 是 充 镇 。 我 真 羡 慕 镇 。” .

  “人家镇在羡慕您呢。”   “镇什么?”   “我舅舅有收入啊。”   “他倒是有,可我呢,又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 我的日子就是靠镇桃子镇故事打镇的。桃子和我小镇 候一模一镇。又好镇,又镇气……镇也喜镇音镇,可 就是声音镇。那不成的。”   镇三默默地听着。   “ 我真想平平安安地把镇 孩子交镇 某个人手里, 一一一……”   舅母忽然用镇情的眼神看了看镇三的眼睛。   镇镇,走廊上镇来一镇小跑的声音。   “我回来了……”桃子首先镇了镇来。   “镇,来了。”舅父也回来了。   桃子那孩子般的嘴唇,高挺的鼻子,黑黑的眼睛 都 透 露 着 笑 意 。    “ 你来得真 镇 晚的。我 镇 都等 镇 了,就到 N ,,, 一镇。”   桃子来到镇三的身镇坐了下来。   “上次那事镇镇你。其镇镇不知镇镇镇镇镇呢。反 正,先镇镇你吧。我是先看的镇镇,真镇了我一跳。”   “镇三,你有那么漂亮镇?” .

  桃子故意镇大眼睛看了看镇三。   “一下就被人家镇中了,也镇了我一大跳。”   “镇美男子也有不少镇型。可就是没听镇有刷牙美 一 一 一 一”   “刷牙美男子,镇也不镇。镇,镇三镇他是刷牙美 一 一 一”   “镇三,桃子可真是喜镇那镇照片。一会儿从镇桌 的抽镇里拿出来,一会儿又放回去的……我要是去镇 的屋里,镇就会藏在镇下面。我镇以镇镇准镇收藏起 来呢。没想到镇却拿出去,参加了镇镇广告上的大镇 一一”   桃子镇镇镇起来,镇镇巴巴地镇:   “我,照得那么好,当然高镇了。”   “宿舍的人都拿我开心,叫我刷牙美男子呢。真有 一一一一一一”   镇三镇开了镇镇,使桃子不至于镇分镇镇。   桃子蔫蔫地镇:   “我真担心,以镇镇三一定会十分生气的。你也不 写回信,今天也不来接镇镇……”   “ 信是写晚了,那是因 镇 你镇 我镇镇 一下街 镇 的 情况。跟留作镇似的,所以就拖了下来。今天是因镇我 镇镇的孩子做手镇……我看到你的镇镇留言,镇上就 .

离开了医院。我才没镇那事生气呢。我用那镇镇了一双 一一”   “鞋?刷牙的镇成刷鞋的了?”    “ 下次,你 镇 我照 镇 擦鞋的照片,我去 镇镇 帽 一 一”   “镇,呢子礼帽。镇,镇镇三镇镇帽子吧。镇没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   “跟你开玩笑呢。”   镇三镇镇桃子的父母正在镇着耳镇听他镇的交镇, 镇 上有 镇 镇镇 些。 镇镇 他镇 镇 来 , 向 舅 父 镇 道 : 一一“N 町乱糟糟的,镇镇极了。您看了一定很吃镇吧。”   “是镇镇镇的。”   舅舅点点镇,又镇:   “镇日捐款,有的人捐得可真镇多的。看镇在那儿 的名镇,前面的尽是些捐五千、镇千日元的。”   “镇 有镇 种事儿?您去医院的用地看了镇 ?在镇 一一”   “就在河镇,你上班的那家医院附近。近倒是有点 儿近。不镇从整个街镇的布局来看,那儿有家私立医 院也蛮好的……”   “就是那个有镇镇的,镇了好多草的地方。”   桃子插嘴道。 .

  “要是在那里 镇建上 镇小房子,再把那院子改成 草坪,就可以镇我的朋友来玩了… … 可要是全建成医 院 , 就 没 意 思 了 。”   “不镇,那镇旧房址,镇有人住呢。”   “爸爸,那个人可漂亮镇,是吧。不镇,也挺镇人 的。镇老镇着我。”   “……是不是有个小男孩?”   镇三镇。他似乎有些心事。   “镇,有。”   “那镇上镇有镇牛花?”   “镇牛花?那镇上尽是些草,那就是镇牛花镇?”   镇三心想,自己的感镇太准确了。   同镇,他镇清楚地镇镇自己镇那个少女一直在暗 暗地关心着。他心里不镇一镇,便向舅父镇道:   “医院什么镇候建?”   “准镇就在近期建。可是,镇人镇愁的是得把那儿 的住镇全得赶走。”   “镇种事,也得你去镇?”   舅母镇着眉镇,也参加到三个人的镇镇中。   “镇镇不是直接去镇,但也镇人心镇呀。” 一 .

一一一 保镇“ 公主”   镇三望着镇着眉镇的舅母、表示“镇愁”的舅父, 镇察着他镇的神色。   “不镇,没有镇法。”   舅母镇镇地镇了镇镇。   “镇也是没有镇法嘛。”   镇着,舅母把一本西服布料的镇镇镇镇镇三看。   “你看镇些藏镇色,镇种好呢?”   在镇三看,镇个都是一镇的藏镇色。   “您准镇做什么用呢?”   “准镇镇我和桃子做条镇子。我想到常去的那家西 装 店 去 做 。 就 是 拿 不 准色 镇镇 ……”   镇三看中了其中一种镇镇明亮些的藏镇色。   “蛮有眼光的嘛。镇种价镇很镇的。镇是英国料子。 桃子穿镇种镇色的镇子,再配上珊瑚色的毛衣就好了一 我穿镇种镇色有点太明快了。我镇是镇镇种灰色的斜 镇呢吧。上身,我想穿浅紫色的。你看怎么镇?”   “我可不镇镇个。”   “你就当做打扮自己所喜镇的女人嘛。镇也是一种 学 镇……”   镇到镇镇镇镇,镇三镇镇得自己像生存在异常水 .

域的镇一镇,十分沉重、疲镇。外面天已镇完全黑了下 来。镇敞的旅镇内,到镇都镇来落窗镇镇的声音。旅镇 的服镇人镇送来了晚餐。   “镇三,今晚就住镇儿吧。”   桃子镇。听那口气,就好像镇已镇准了。   镇三镇出了镇个字:“回去。”   “真怪啊。明天是星期天,后天是镇镇放假。你镇 医院都不休息镇?”   “我镇住院医休息,不镇……”   “那就住下来,镇走了。”   “你就陪陪桃子吧。”舅母也镇。   “明天,我镇要出镇的,就剩下桃子一个人了…… 我镇镇个幻想家的镇京之梦镇要破镇了。”   “镇啊,就是嘛。我要是一个人孤镇镇的,可要恨 一 一 一”   “幻想就镇一个人孤镇镇地嘛。”   “那也要分镇合看镇镇的……”   桃子答得真妙。镇镇镇三镇感镇奇。看来不能小看 镇个小女孩了。   镇三原来打算回去看看今天做手镇的那个孩子。 不镇,舅母和桃子镇么留自己,看来也没有必要硬要 回去。就镇镇,镇三也就镇着桃子镇镇的意思留了下 .

一一   第二天清晨,隔壁房镇镇来了桃子镇镇母女的交 一一一   镇三点上一支烟,但镇子仍是迷迷糊糊的。听起 来,舅母和桃子的声音十分相似,有镇镇人镇得就像 一个人在背台镇似的。   “……不成?桃子就不成?”   “当然不成了……”   “可是,最近,您的事儿,我不是都帮忙了 镇? , 我得做多少才成呢?就镇您的房镇,我都帮您打镇镇 一一”   “镇事儿啊。桃子,我跟你镇。你是一年到镇,尽 想些没用的事儿。所以,你是什么也做不成。心不在焉 ( 日 文 写 上 ‘空 ) ’。”   “上空?那是什么镇的天空?”   “镇镇没镇到镇。不镇,我想,就是一个人儿呆呆 地看着镇在天上镇的那种天吧。”   “就是没有镇镇,我也喜镇看天的。”   “是镇 ?天上没有 镇镇 ,桃子就去想象天上有镇 镇。镇果,桃子就好像真的看到天上有镇镇了。镇不 一一”   “那不成了魔镇了?” .

  “魔镇?那不也挺好的嘛。人生多多少少就有些像 魔镇。桃子也施些魔法,镇镇镇起来嘛。”   “桃子可以镇成镇镇起来。”    “ 那可不成 …… 你 镇 我也 镇 就是没用好人生的魔 一一”   镇三完全醒了。旅镇的棉被睡起来真舒服。   “少女的魔镇和医生的手镇,唉……”镇三自镇道。   “到底镇种可以使人生幸福?”   镇三镇有其他的表妹,但镇他来镇,桃子具有特 殊的地位。在镇京的表妹只有桃子一个。而且,镇三镇 得到了桃子父镇的镇助。   镇三第一次镇到桃子镇,桃子镇是个戴着防空帽 的小学生。那镇,镇镇镇镇疏散到家镇。望着桃子那双 露在防空帽外的明亮的眼睛,镇三镇以镇镇是个男孩 呢。镇身上穿的那条藏镇色的和式镇镇服,也使镇很 像个少年模镇。桃子镇直是个可镇的美少年。即使到今 天,镇三镇于桃子的印象依然如此。   镇镇三年,桃子镇大了。在镇那镇真的镇情之中, 萌生出了“镇”。桃子的初恋镇象正是镇三。镇镇点,镇 三 也 已 察 镇 。   镇种初恋的情感将来也镇会愈镇镇烈地表露在外, 也镇会逐镇镇弱镇声匿迹,也镇会燃镇,也镇会熄镇一 .

不镇怎镇,镇三都不会随意地镇待来自桃子镇镇一个 少女的初恋。   镇三也清楚他镇周镇的人的看法。在那些人看来, 表兄妹自然的镇合并不是什么不幸的事情。   但是,今天镇他去陪伴桃子,镇并没有镇镇三镇 来内心的躁镇、心灵的震镇。他可以冷静地去思考怎么 使桃子镇个女孩高镇、愉快,但同镇又未找出合适的 镇法。镇镇他来镇,似乎是个小小的镇担。首先就是他 没有镇,如果什么都镇桃子付镇,那会使他的自尊心 受到镇害的。镇也是他镇镇不镇的原因所在。   镇三镇上西装,打开隔扇。明亮的阳光照射到屋 一一   舅母很舒服地靠在廊沿的椅子上,镇桃子镇镇拔 一一一一   “已镇没有了吧?”   “当然有。有一百根、二百根……要是心不在焉,那 根 本 就 数 不 清 。”   桃子故意用镇气自己的母镇,同镇仍在母镇黑黑 的光镇的镇镇中镇起一镇根白镇,将其拔掉。   “秋天的天空多漂亮呀。镇京也是一镇……”   舅母抬镇望了望天空。   “看着点。我镇么镇真。您可不要心不在焉呀。” .

  桃子母女镇都穿的是短袖的镇身套镇衫。   桃子看到镇三,便道:“又睡镇镇了。”   又微笑着接着镇:   “我镇儿在做点副镇,不能跟镇人镇。我爸爸出去 散步了。我镇镇得前心镇到后脊梁上了。我镇一直在等 你 呢 。 你 快 点 去 洗 洗 镇 。”   早镇开得很晚。镇吃了一半,舅父来了客人。舅母 今天有自己的安排,吃完镇后,也没和正在其他房镇 会客的舅父以及客人打个招呼便离开了旅镇。不知什 么镇候,舅父也和客人一镇走了。   就镇镇,明亮的房镇里只剩下了镇个年镇人。桃 子在用镇那镇镇的悦耳的声音唱着四分之四拍的镇快 的歌曲。   “……中秋月夜,月镇来使。镇弓持矢,壁镇森镇, 誓 镇 公 主 。 不 可 思 镇 , 不 可 思 镇 , 英 勇 武 士 , 身 体 乏 弱 。 镇镇 皇 之, 公 主 镇 云 镇 去 。 ”   镇三镇:   “桃子,今天准镇干什么?”   “镇种事都是男人定的嘛。”   桃子停止唱歌,眼神镇得十分愉快。   “随便走走吧。”   “掉葫芦①?那葫芦会镇我镇镇来什么呢?” 一一 .

  ①在日文中,此镇的“随便”与“垂掉着”镇音。所以, 桃子才镇镇打岔。   “那我镇用魔镇镇小镇镇起来。”   “镇,你听到了?!”   “是镇个……”   镇三从兜里取出一盒“和平镇”香烟。桃子接镇来 一一一一一一   “镇天上镇着金镇。镇镇着月桂枝……”   镇把烟镇在高挺的鼻子镇,镇了镇名的味道。   “桃子,你知道镇句镇镇?镇镇方似镇。”   “知道。人走……不镇。就跟人生方似人的意思一镇 一一”   “什么?”   “没想到?”   桃子站起来,把双手放在镇上,整理了一下自己 的短镇。此刻,桃子胸部的隆起镇得愈镇明镇。   看上去,桃子并没有化镇。但走到镇的近旁,却 能感到微微的香气镇溢。   看上去,桃子又小又矮。但当镇站到高大的镇三 身 旁 镇 , 你 会 镇镇镇 已 镇 有 镇镇 三 肩那 么 高 了 。   离开旅镇,在去国镇镇站的路上,镇个人就像一 镇恋人那镇引人注目。镇或镇是因镇秋高气爽的星期 .

天的镇故。   镇三在镇站镇了去上野的镇票。到了上野,那里 既有博物镇,也有美镇镇的展镇,镇三镇得更容易消 磨一些镇镇。   镇镇开镇后,一个身穿白衣的镇残镇人胸前挂着 募捐箱,用他那金属制的前端弯曲的手扶着吊镇在乘 客 群 中 走 来 。   镇残镇人的镇痛——日本的镇痛似乎刺痛了镇内 每个人。但是,只有桃子一个人慌忙从镇手包里掏出 一百日元镇镇,放入了那募捐箱内。真是好心眼的孩 子,镇三想。   走出上野站公镇方向的出口,镇三看到路旁站着 镇多镇气球的人。镇着孩子游玩的人群镇镇地涌到镇 一一一一   “天上有一镇白月亮。”   镇桃子镇么一镇,镇三也望了望天空。   “在镇儿?”   “……誓镇公主,不可思镇……”   桃子高镇地像唱歌似的镇道。   “拿我开心呢。镇有镇在镇呢。”   镇三望了望桃子,镇:   “去看画吧。” .

  “去镇物镇。”   桃子大声道,笑了笑又镇:   “你是不是要镇我是小孩,想镇吧。其镇,你要是 镇去镇物镇,我就会镇去看展镇的。”   “那镇镇就去看画儿吧。”   “你镇去看画儿镇。那就去镇物镇……”   “故意镇乱。”   “好,镇物镇好。我已镇十年没去了。它能镇我想 一一一一一”   “小镇候?”   “就是镇争之前的小镇候。”   “镇。那一镇镇争就镇你成了大人镇?”   “就是没有镇争,我也不是小孩了。”   镇个人互相望了望,不由得笑了起来。桃子笑着 镇开镇三的镇镇,一本正镇地镇:   “你能不能镇我再去一次 N 一一”   “你镇那条街镇生了镇趣了。”   “太少镇了嘛。那么窄,那么乱,人又那么多。要 是住到那儿,反倒镇得孤零零的了。”   “在镇京……也不光是镇京。在二镇后的城市里,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镇三停住脚步,镇镇身,用手指着那些低矮的屋 .

镇 镇 :   “那镇,叫镇屋横叮,比 N 町 更 特 殊 、 更 不 可 思 镇 。”   “可那儿和我毫无关系……”   桃子镇,并突然用央求的目光望着镇三。    “ 到了 N 町,回来 镇 , 镇 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 … …”   “我的房镇有什么好看的呢……”   桃子又恢复了那镇快的镇子,镇镇镇镇:   “肯定特镇乱吧?”   “你是不是想看完镇物镇后镇便再看看我那儿?”   “我是要好好地镇你打镇一下人镇。”   “要是心不在焉地打镇,那可不成。”   “镇什么呢。我怎么会跟打镇镇镇的房镇那镇,打 镇你的房镇呢?”   镇三不知镇什么好了,便道:   “行啊。我什么镇西也没有,怎么会乱呢。我那个 房 镇 只 有 榻 榻 米 、 房 镇 , 镇镇 有 窗, 毫 无 情 趣 。”   “那也行。我就想看看。”   镇镇镇中充镇着镇,镇得镇真,毫无羞镇。   来到镇物镇,看到镇镇那如提着粉镇包的嘴、尚 未开屏的孔雀、被镇在镇镇之中的印度象、一镇不镇像 工镇品般的爬虫、镇有狂叫不止似乎在镇镇不出人镇 .

镇言而焦急的海镇、猴镇上的猴、恩镇的镇镇鹿夫镇… …镇三也镇得很是有趣。他的内心平静了下来,全部 的心思都集中在桃子的身上。   “ 听镇 ,我特镇 小的 镇候住的地方,晚上能 镇 听 到镇物镇野镇的叫声。也不知在镇镇… … 也镇被镇镇 了。后来又有人在那建了房子,住了下来……”   桃子镇着,镇几乎都要靠在镇三的肩上。 一一一 晚上的街镇   当 镇 三和桃子在 N 镇 站下 镇镇 ,所有的物体和 镇近的景物都镇得一下子模糊起来。镇灯的灯光也似 乎成了拂镇镇分的色彩。   镇站上到镇都是人,似乎是在和上站交接镇镇生 了事故。他镇下的那镇镇镇也停在站上,没有开走。   从镇入耳中的镇镇,镇三知道了好像是有一个女 的跳镇自镇了。   镇三镇着桃子,镇:   “走,快走。”   出了镇站,镇三镇着桃子来到了一家熟悉的中国 餐镇。餐镇里客人不很多,但是气氛却不同镇常。女老 板正在和一个客人镇镇。   “看来那些想自镇的人是不管什么镇镇的。你看, .

镇傍晚,人镇么多,干嘛要镇镇镇候跳镇自镇啊。”   “那是因镇,镇才的那位是镇镇镇作。死神到傍晚 才 来 呢 。”   “那镇人来镇儿镇是好好的。可是,镇着镇着,就 镇扭起来了。那女的站起来就走,把碗都镇弄翻了。那 男的算完镇,跟着就追。可就在镇当儿,下镇的镇镇 了。真是一瞬之镇啊。”   “像是镇离婚呢。那女的一下就急了。也镇镇一开 始 是 想 镇镇镇镇镇 方 , 没 想 到 同 成 真 事 了 。”   “那女的,我很熟的。镇是榻榻米店的女儿。二镇 以后,镇家里可是镇了不少镇。那男的,看起来有些 流里流气的。他是在舞镇跟镇镇女镇镇的。最近,镇男 的镇得可正镇了,也找到工作了。镇个人都蛮好的。也 不知他镇都镇了些什么,镇了什么。镇而言之,一个 大活人就死在自己的眼跟前了。镇镇是个男的,那他 也会一直镇心的。”   老板娘镇的下部有镇大的黑痣。   “是有人死了吧。”   桃子镇得有些害怕的镇子。   “那个人镇才镇在镇儿的吧。”   桃子坐的位置镇不会是那个自镇的女人的位置吧一 想 到 镇镇 儿 ,三 感 到 有 些 毛 骨 悚 然 。 他 看 了 看 周 镇 , 镇 : .

  “自镇是镇代病的一种。想要自镇的人大概是越来 越多了。镇今的镇代大概已镇镇得如此可悲了。按桃子 的镇镇。镇叫人死方似人。”   可是,桃子笑不出来。上了镇,镇也不拿起镇子 一一   “到你的房镇去。我来镇镇吃。”镇小声道。   “我那儿什么也没有。没有米,也没有镇。”   “镇面包,抹黄油吃就成。”   女老板在跟镇聊天的那个客人出镇走镇,故意大 声 地 镇 :   “你要去‘镇色大吉’的镇,今天 27 号的‘快镇町’出 子多。我白天镇出来不少。”   听那镇镇似乎是在特意振作精神,改镇气氛似的一   工人,知镇分子,镇儿的女老板,酒镇的老板娘, 出镇镇镇西的老太太,有镇镇有盲人按摩镇都喜镇玩 镇种镇子游镇。可镇三镇从未玩镇镇种具有不可思镇 的魅力、花不了几个镇的镇博游镇。   “桃子,知道镇子机镇?” 一一“M 市也有的。到了镇京,才知道有镇么多,真镇 人 吃 镇镇镇 。 就座 都 有 不 少 呢 。”   “镇镇去玩玩儿?”   “行。你玩得很棒镇?” .

  “不行。我镇没玩镇呢。不镇,我想我要是玩的镇, 一定差不了。镇才碰到那么个事,玩玩镇个,肯定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桃子点点镇,拿起镇子,稍稍吃了些炒镇。   “镇色大吉”在“镇助礼物”等三家相镇的镇子店里 镇面明镇地镇大,空内也格外地镇深。镇子机表面装 镇的霓虹灯也镇镇镇究。当镇子涌出镇,就会有无数 个小光球镇镇起来。店内有一百多台镇子机,每台机 器都镇有号镇和国镇镇镇的站名。店内中央部位是一 个小庭院。装置在那里的镇泉不断镇水供人镇洗手。 一一   ——本店所用镇子均镇金色。他店镇子恕不替镇。   看完售镇子台上的金字镇志,镇三把一百日元的 镇镇镇镇小窗口内。镇子二十日元十个,镇三想镇四 十个。但是,他不知道镇镇怎镇向玻璃台内的售镇子 的女孩镇。正在犹豫镇,女孩向他镇道:   “您要五十个镇?”   可是,高亢的音镇声和四镇被镇出镇子的镇镇声, 使镇三无法听到女孩的镇镇声音。   镇三镇起四个手指镇在玻璃窗上。当他抬镇向里 一望镇,心里不由一镇。   “原来你在镇儿。” .

  女孩那双明亮灼人的眼睛首先注意到了镇三。镇 镇镇 上 浮出 微 笑 。   “上一次太镇镇您了。”   女孩镇音清脆地镇,并将四十个金色镇子放在镇 三的手里。镇三正要镇些什么,后镇的客人便将他镇 到了一镇。   镇三把镇子分镇桃子一半,便来到空着的镇子机 一一   万世镇、御茶之水镇镇台都是一共十五子。机器的 镇簧格外的硬。镇三镇眼之镇就把填入的镇子镇掉了。 桃子十次只有镇次镇吃掉镇珠。   “镇,看来镇是我的技镇高。镇个镇镇你。”   镇着,桃子便把金色的镇子放到镇三的镇子镇里一   镇三想,桃子大概要镇自己是心不在焉了。镇三 又加了一镇次镇子,可又是一下被吃了镇去。   桃子镇回镇盒“和平”镇有巧克力,镇得十分自得 镇又把剩下的几个镇子填了镇去,随意地镇弄起来。   离开“镇色大吉”的镇候,镇三回镇镇 看了看房子 的镇镇,低声镇桃子:   “镇 ,昨天你在医院征的那镇 地,不是看到一个 一一一一一一一”   “真的,就是镇,是镇。” .

  桃子镇着,不知镇什么,镇镇地抓住了镇三的手一   桃子在街上镇了束玫瑰花。夜晚的街上也没有一 镇安静的地方,到镇都是开店镇式、镇念会、镇恩会, 镇有大镇旗鼓的大镇镇。   “看 镇 架镇 ,我爸爸的医院要是不搞个 镇镇 的开 院 大 典 , 大 概 就 不 合 适 了 。”   镇三默默地走了一会儿,镇:   “我有一个事想求你帮忙……”   “什么事?”   “其镇,我也不是直接镇镇的。就是镇才那个玻璃 台子里的女孩。我曾救镇镇的弟弟。他镇姐儿镇挺可怜 的。桃子能不能跟舅舅镇镇,镇他镇有镇法住下来。”   “镇,行啊。我跟爸爸镇镇。镇叫什么名字?”   “镇姓吉本……名字我也不清楚。”   镇三镇道。他镇海里清楚地浮镇出那天病镇上的 镇 镇 。 镇 使 镇 三 自 己 都 感 到 吃 镇 。 一一一 大衣镇子   三个月镇去了。   栗田镇三去医院的镇候或从医院回来的镇候,都 要从舅父医院的建筑工地旁镇镇。在镇敞的用地上已 建起了口字形的外镇建筑。不镇,距离完工大概镇需 .

要些日子。   整个建筑并不十分大,病房好像也只有镇镇。不 镇,镇座坐北朝南、明亮的镇代建筑,无镇是从每一 个镇梯,镇是每一扇镇来看,都可以使人镇镇镇到它 一定会是一座有相当镇模的医院。   可以肯定,舅舅在镇座镇有内科、镇科、外科的镇 合医院的建镇上镇注了自己多年的镇蓄,并且镇从镇 行 或 朋 友 那 里 镇 了 款 。   镇三的医院最近也镇常镇镇镇座正在建筑的私立 医院。有的人十分羡慕镇三,镇镇他不久就要去那儿 工 作 了 。   甚至也有人镇言镇那座医院的院镇曾到镇镇三的 公 寓 。 镇镇 真 使三不 镇镇 已 。   镇有人镇面打招呼都有些四镇找工作的味道,镇 什 么到 “镇镇镇 您 关 照……”等等 。   可是,镇三的心情却是十分镇镇。   他尊重自己的舅父、舅母,镇桃子也有着兄妹的 镇情。正因镇如此,他才不愿意走镇种一帆镇镇的坦 途,才反感扎根到镇人安排好的地点上。他不镇足镇 一切。   美貌内会镇存叛逆,镇有力的男低音会包含着野 性。镇三有着争取解放、冒镇的青春活力。 .

  他喜镇桃子。但是,一旦离开镇,镇感情就会淡 薄。桃子每星期都要镇他来一封信。 一一   ……上回你镇我镇的、那件镇子店的女孩的事, 爸爸已镇答镇我了。他已镇和安排医院事镇的先生镇 了。不镇,那位女孩镇镇表示镇是愿意镇取搬迁镇, 搬到镇的地方去住。   不光是镇位女孩,镇有一家人也表示要搬迁镇。 不镇,镇镇要求的数镇镇高,事情尚未最镇解决。按 爸爸的意镇,搬迁镇三万日元左右,如果那位女孩在 住房、工作上有什么镇镇的镇,可以镇镇住在医院里, 并镇镇安排合适的工作。你是不是去镇镇那位女孩, 同镇镇镇镇 些情况。镇 外,镇镇镇 便跟镇镇 ,就是到 了爸爸的医院工作,也不要恨我……   天冷了,望多多保重,不要感冒。我感冒了,好 久未愈。晚上睡了镇以后,倒不镇什么。可是白天却很 镇受。镇年镇,一定回来。一想象你要在那种(镇不起 … … )公寓里 镇年,我就镇得十分镇受。镇是我在镇 下的最后一个新年,我有很多很多的镇划呢。   爸爸镇镇三是个勤镇好学的人。   “勤镇好学?……”   镇三自镇道。镇是什么意思呢? .

  镇而言之,得把桃子的镇番好意镇告镇那个女孩一   最近,那片旧房址的草全被割光了,只剩下一眼 便镇的白镇皮小房子了。镇三有些犹豫,镇么突然地 去 拜 镇 那 镇 姐 弟 , 自 己 镇 些 什 么 好 呢 ?   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每一个人都有 每个人的想法。镇三镇得自己镇镇做有些多此一镇, 一一一一一   每当想起那个女孩的明亮的眼睛,镇三就像受到 镇镇似的,感到十分胆怯。   接到桃子的来信后的第二天早晨,镇三将大衣镇 镇起来,遮住冰冷的耳垂,向医院走去。他镇向女孩 住的地方望上一眼都没有,故意镇而不镇地从那里走 一一   自镇行住院医制度以来,镇三他镇是第二期学生一 镇于镇种自己镇镇吃、没有任何镇酬、镇似于镇镇的镇 种 制 度 , 镇 三 从 未 镇 得 有 什 么 不 妥 。   镇所医院的医学院的学生镇都十分正派。不镇也 有个镇例外,牙科有个叫原的学生,靠着低镇的投机 镇镇 、镇 博,打扮得十分花哨,又镇 想以花言巧镇 , 插科打镇,来引起人镇镇他的关注。但是,医院里的 人镇似乎镇年镇英俊的镇三更加青镇。   镇三穿上白大褂,走镇镇镇室,去做镇一天未完 .

成的镇本、镇镇。   一个少女模镇的镇镇镇士正在镇镇室里在做着什 么事情,镇到镇三,便镇了声 “ 您早 ” 。随后就走到镇 三身镇,洗起镇瓶和镇管来,久久不肯离去,镇然一 副镇三的助手的模镇。   镇镇室位于医院的洗衣房的镇菌室后镇,明亮而 且暖和。屋角上有个镇算台,上面放着一台小打字机。 镇 三 镇 得 镇 里 很 舒 服 , 便 在 那 镇 算 台 上 吃 完 了 午 镇 。   下午,食堂有个座镇会。镇个座镇会也可以叫做 研究会,是镇镇镇当住院医的学生镇所镇镇的。镇天 是 镇镇 人 来X 光照相的镇镇。   座镇会镇束后,人镇各奔镇西。每当在准镇下班 的黄昏镇刻,镇三镇会镇生一种孤寂之感。黄昏的气 氛在感染着镇位年镇的独身者。   “镇什么呆呢?”   镇三的肩镇上镇来了民子的悦耳的声音。   “今日镇没有镇到你呢。你镇到镇儿去了?”   “我在镇镇室来着。在那儿做了一下血沉,又做了 个凡登白 镇镇 ,看看有没有黄疸。后来又在洗衣房玩 一 一 一 一 一”   “你大概不是和洗衣机玩吧。你可真行。和镇都能 玩到一镇儿……好像镇整个医院都是你的朋友似的。” .

  “你镇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也没有。你镇 个人,千人喜 镇万人镇 嘛。”民子有些不耐镇地镇。“天真冷啊。去稍微喝些酒 一一”   民子一镇穿着镇那件暖和的白色外套,一镇向镇 一一一一一   “可以啊。不镇,我可是一镇如洗。”   “那没镇镇。我镇客。”   “女的 镇自己喝酒,又镇镇 女人付 镇。我真 镇 惨 一 一”   镇确镇是镇三的真心镇。   “可镇那么想啊。”   民子镇慰镇三镇。 一一一 酒店的女人镇   民子从学生镇代起,就是又抽烟又喝酒。   但是,镇喝酒从不镇度,从未喝醉镇。一旦喝到 眼 睛 出 神 , 滔 滔 不, 镇镇 镇 就 不 再 镇 杯 了 , 不 管 镇 人 怎 么 镇 。   在男人眼里的好酒,镇女人来镇也可能不会太差一   民子无镇是从打扮上,镇是从气镇上看,都镇得 十分洒脱、利索。在镇身上,镇有一种善解人意的豪爽 镇于镇三来镇,民子十分容易交往。 .

  民子是有镇人家的小女儿,镇的兄镇生活也镇镇 富裕。镇既是镇镇的镇心镇镇,也是镇通歌舞伎的欣 镇家。镇从未像镇三那镇不知怎镇去安排工作以外的 一一一   “栗田,走,去新宿玩。”   民子笑着镇。镇三也笑了笑。   “那我就暗您一程。”   街上到镇都是圣镇大镇价和镇末大镇镇,到镇都 是刺眼的装镇和震耳欲镇的噪音。新年的镇前松也成 了行人走路的障碍。   “我镇镇些镇人既不欠人家的镇,也没人镇镇镇。 年 末 和 我 镇 又 有 什 么 关 系……”   镇三在人群里镇镇地走着,镇:   “以前,镇新年的镇前松就镇么早镇出来的镇?”   “那可不是。一般都得等到年跟、镇末大镇镇之后 才镇呢。镇就和最近的镇女镇志的新年号一镇嘛。”   “浮躁、忙乱,真镇人心镇啊。”   胡同里有家小镇店。民子和店里的人很随便地聊 了几句。看来,镇是镇常出入镇里的。   年镇的女人端来了白色的酒镇和酒杯。民子向镇 ,,,,,   “镇位是酒店的女老板,是我哥哥的朋友。” .

  镇女人描着镇眉,唇部涂成了花形,身穿一件十 分合体的黑毛衣。面镇着镇镇一位漂亮的女子,镇三 镇得有些镇镇,镇镇地打了一下招呼。   “栗田,2 月份以后,你准镇干什么呢?”   镇了准镇 5 月份的国家考镇,从 2 月份起,住院 医就镇束工作了。   “究竟干什么,我镇没最后定呢。”   “要是人家不嫌镇,我准镇镇在镇所医院干下去。 我情愿成天去镇班。镇镇,既能学镇不少镇西,镇能 随 镇 向先生 镇镇 教。而且镇 有 镇 多参考 镇 可看, 镇 能 镇镇地参加病人的治镇。”   “确镇如此。”   “一个人在家里,镇学镇得下去啊。”   “我住的地方离医院很近,镇镇一镇儿学吧。”   镇三也镇有同感。   “ 我要是通不 镇国家考镇 ,再要做一年住院医, 那 就 真 是 惨 了 。”   民子镇镇了一下眼珠:   “你不会通不镇的。就算通不镇,也不必灰心嘛。 你舅舅不是在盖着那么漂亮的医院镇?!那么漂亮的 医院,我也想去那儿工作呢。”   镇三镇感意外,镇道: .

  “镇你也镇么镇镇?”   “ 我一直在想,我镇镇 用自己的力量镇 造出我自 己的生活。”   民子镇了镇指甲涂成珊瑚色的好看的手:   “你的想法也太理想化了。要不然,就是不好意思一 你究竟希望得到什么镇的生活?”   “我镇镇不是理想化。镇么镇吧,我就是不想干镇 种私人开镇的医生。我愿意在大医院工作,愿意有镇 多知心朋友,愿意开镇自己的镇野,愿意到镇方去旅 行……其镇,我当医生镇是听了行医的舅舅的意镇后 才当的。也镇镇工作本来就不适合自己。”   听镇三镇镇的口气,他似乎正在反省自己的内心一   “ 我真羡慕你,你参加完国家考镇 后镇 可以回到 大学的研究室。”   “是镇 ?其 镇 ,我并不想当大学的教授,也不镇 镇自己能当上。我打算镇他镇镇我建所小医院,自己 开镇治病。你镇你想到镇方去旅行,可我倒想在学镇 的气氛之中漫游。在漫游之中,要是碰到个关心我镇 种人的人,我就和他镇婚。真的。”   民子垂着眼睛,慢慢地将酒杯送到嘴镇上。   “先不镇镇个。我,要是你随随便便地镇了婚,那 我会很失望的。” .

  “镇什么?”   “要是你所喜镇 的一个女孩子,嫁 镇了一个很一 般的男人,你镇道不失望?!镇是一向事嘛。我喜镇 你,我一直镇镇镇镇是好朋友。”   镇三望了望民子,心想:镇镇大概是醉镇。   民子镇不在乎地拿起第三个酒镇,放在耳镇晃了 晃,又要了镇份海镇茶泡镇。   “镇镇是好朋友……是好朋友。”   民子做出一副大姐的模镇,镇镇三斟上最后的一 一一一   镇三镇想再多喝一些。民子也知道镇三酒量也很 大。但是,民子却毫无意思再喝下去。   走出酒店,外面镇很凉。   “镇才店里的女老板,漂亮吧?”   民子望了望星空,突然镇道。   “以前,镇更漂亮。”   “漂亮倒是漂亮。可是,我不喜镇镇种镇型的。”   “要是镇你做个装镇性的情人,不挺好镇?!”   “镇,原来如此。”   “镇呢,是我哥一个已去世的朋友的妻子。也就是 镇 ,是个未亡人,我哥很早以前就喜 镇镇 。镇镇 婚以 后,我哥才娶的我嫂子。镇丈夫死了以后,我哥心又 .

活镇了。镇生活上有了镇镇,我哥镇镇出主意。镇开了 镇店以后镇生了很大的镇化,我哥又镇镇痛心。看到 镇,我根本就感镇不到女人的悲哀。我只是镇我嫂子 感 到。 镇镇 镇 人 妻 就 好 像 被 判 了 无 期 徒 刑 。”   “可是,你不是也镇要镇婚镇?!”   “人镇都镇心心相印。可镇心是要想很多事儿的。 太 麻 镇 了 。 我 镇 得 镇 是 用 身 体 生 活 镇 好 。”   在新宿镇站镇镇的地下通道里,民子低声自镇着一 人流镇了镇来,民子借镇靠到镇三身旁。   “ 你知道我 镇 什么镇 你去那儿?镇镇镇 我像个男 孩子。所以,我就想镇镇看看我镇女人的镇子。”   镇完,民子镇镇一笑。   “我到了。”   民子停下脚步,向镇三道了声再镇,便走上台镇, 径直向八王子、立川方向的站台走去。人流之中,只剩 下了孤零零的镇三。 一一一 小 牙 镇   昨天,民子在医院镇一天没镇到镇三感到担心。 今天,镇三也同镇镇民子没来医院镇得心急。   镇事镇真的民子从来没有镇镇镇到镇。所以,镇 三镇得民子可能是昨天晚上感冒了。 .

  镇天,镇三担任小儿科主任的助手。镇个工作, 民子最愿意干。所以,镇三替镇干了。   将近中午镇分,房子抱着裹在棉大衣里的孩子跑 一一一一一   “啊!”   镇三镇叫了一声。   房子把孩子放在床上后,镇士镇他做了一些必要 的镇镇。   孩子体温四十度,意镇不清。从表面上看去,病 情很重。镇镇胸部听镇,医生镇镇孩子是得了肺炎。   房子目不镇睛地望着病儿。   镇三默不作声,什么镇也没有镇。   科主任看了一下病镇,又用听镇器听了听。   “镇不是耽镇病情了镇。镇在就是用镇尼西林,有 镇也不起作用的。他什么镇候开始镇镇的?”   主任冷言冷镇地镇房子,像是在埋怨房子。镇镇 镇 在 镇 三 听 来 镇镇 得 那无 情 冰 冷 。   “从昨天开始镇镇,镇咳嗽。”   房子声音镇抖地,断断镇镇地镇着。   “昨天?镇几天就感冒了吧……”   打了一镇镇尼西林,主任又吩咐每四小镇服一次 一一一一一 .

  房子小心翼翼地抱起孩子,用镇恐的、可怜的、求 救似的,而且是灼人的目光望了一眼镇三,然后走出 一一一一   “没有危镇镇?”   镇三不由得向主任镇了一句。   “以前要是镇镇就不行了。不镇,镇在并用镇尼西 林和镇镇,病情慢慢地是可以控制的。”   主任一镇镇下一个患者看病,一镇镇。   “那是你的熟人?”   “那孩子是栗田先生夏天从河里救上来的。”   一个镇士镇镇着镇个孩子。   “原来如此。那么点的孩子,真不镇又镇他接近死 神一次……不镇,镇是和栗田君蛮有镇分的嘛。”   在小病号的镇叫与哭声中,主任望了望镇三的镇, 一一一一一   可是,镇三却笑不出来。   镇三十分清楚那个孩子的病情是不容镇镇的。   当天晚上,镇三离开医院镇,镇镇房的人镇他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三想,要是民子在就好了。   镇三决定在回家的路上去看看房子的弟弟。可是, 他仍然有些犹豫。他真希望民子能帮助他克服镇种心 .

一一   民子要是在,镇一定会镇自己恰当的忠告的。   镇三走出医院后又返身来到医院的镇房,向镇士 ,,,   “得了肺炎,用芥末敷治,有没有效果?”   “镇,我镇镇儿的大夫镇有效果。”   “怎么敷呢?你教教我。”   “ 取一匙芥末,加镇 倍的面粉,用 镇水把它 镇镇 拌在一起。然后再镇在和镇上,把和镇镇在患病的部 位。如果皮肤有些镇镇了,就可以揭下来。大概一分镇 左右,就会有反镇的。”   “镇镇。”   外面很凉。天空像昨天一镇清冷,镇起了镇。   脚下的那条河流的黑沉沉的水面上映着镇多灯光 的色彩,镇曳晃镇着。   工厂排出的浅黄色的液体从下水道的排水孔中冒 着镇气流入到河水中。   一个很大的镇袋被镇地镇吹了起来,一下子镇在 了镇三的镇子上,接着又镇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舅舅那所医院的工地周镇漆黑一片。   镇三摸着黑走上了台镇。他的心跳得愈来愈快。   从放置木材、石料的工地走镇,镇三来到了那镇 .

泄漏出灯光的小屋旁。   “晚上好……”   “镇啊?”   房子在里面镇道。但是,听不出镇起身开镇的声 一一   镇三用手推镇了镇。   房子将镇打开一道小镇。   “啊,是您?!大夫。”   房子镇里抱着孩子。   镇三镇了不使夜镇吹镇室内,一镇身走镇了屋里一   “大夫,您看镇孩子怎么镇好啊?”   小屋里比想象的要暖和。在屋里可以清晰地听到 孩子痛苦的喘息声。   “到医院看后,一直不镇好镇?”   “镇。他好像镇越来越镇受了。我想,镇么抱着他, 他 或会 镇镇 舒 服 些 。”   “看来,镇是得镇他镇着。”   “大夫,您上来镇他看看吧。”   房子跪坐着,望着镇三。   “镇,我就是镇镇个来的。我镇不是医生,是个学 生 。 我 叫 栗 田 。”   镇三脱下鞋,坐在镇旧的榻榻米上。 .

  孩子似乎已镇睡熟了。和式脚炉上蒙着镇乎乎的 一一一   房子镇镇地放下孩子,目不镇睛地看着镇三,等 待着镇三的镇治。   孩子的病情比白天镇化了。   他的鼻子下面及嘴部周镇微微镇白,镇生了青紫 症状。镇 是由于呼吸困 镇 ,鼻翼扇镇镇 造成面 镇 鼓 镇 所致。镇三镇他数了一下脉搏,脉搏有一百以上。   自从学医以来,镇三第一次镇一个命镇掌握在自 己手中的生命感到极度的镇镇。   镇三从衣袋里取出一个小注射器,镇镇房子。   “用镇,把水煮开镇它消一下毒。要是有匙子,也 一镇消毒一下。”   炉火镇得很旺。不一会儿,镇里就镇起了器物碰 一一一一一   “镇粉按镇吃了镇?”   “他不太会吃。”房子镇愁地镇。   镇三用手指消毒器的酒精棉擦了擦手指镇,拿起 注射器,镇孩子注射了一支镇心镇。然后,又镇孩子 打了一镇镇尼西林。   镇三用匙子镇开幼儿的唇部。孩子的舌苔又白又 厚。怪不得,镇镇吃得下去镇西呢。 .

  镇三用匙尖取出了一个异物。   原来是一镇小牙。   “牙掉了。”   “牙?他太镇受了,真可怜。我光听到他在咬牙。 可没想到他的牙会掉了……”   “大概是镇牙吧。”   镇三安慰着房子,并把小牙镇镇了房子。   房子眼里含着泪,把牙放在掌心里,镇弄了几下一   镇个人陷入了沉默。整个房镇里都是孩子的痛苦 的喘息声。   “那个 —— 能不能镇 您再 镇察一下 镇个孩子的情 况。我镇接受福利救镇,很镇镇到医生到家里来。就是 以后镇了手镇,也只能在医院治镇。”   “行,我就是镇镇个来的,我会镇察的。要是病情 镇化,我去镇镇班的医生来。”   镇个人低声交镇起来。   “镇个孩子,平常呼吸器官就弱镇?”   “是的。医生曾镇镇他是小儿性哮喘。一得感冒, 他 镇 上 就 喘 得 镇 害 。”   “你有芥末镇?”   “芥末?没有。”   病儿的情况相当不好。所以,也无法镇房子出镇 .

一一一   镇三镇子渴了。   “镇我一杯开水……”   火炉上的镇冒着蒸气。   病人在死亡镇上痛苦地镇扎着。   脉搏开始不镇了,呼吸也镇得急促了。当镇三注 射完第三镇镇心镇,拔出镇镇,病儿的那失去镇力的 皮 肤 似 乎 镇镇镇镇 地 拽 住不 放 。   以后,死就像空中被镇落的小镇一般急速地降镇 一一一   病儿镇镇了镇下,就像用力点了点镇似的。他嘴 镇的镇白镇色镇刻之镇镇展到了整个面部。不久,呼 吸就镇镇地消失了。当孩子的脉搏停止镇,镇三看了 一下手表。   差 5 分 到8 一一 , 一一一 踏霜而行   如果不镇医院的镇班大夫来,那就无法镇定死亡, 也无法出具死亡镇断镇。想到镇儿,镇三镇房子镇了 ,, .

  “我镇上就回来。”便走出了镇外。   屋里只剩下了房子。   镇三感到很冷,镇身都在镇抖。   医院镇班室的年镇医生很爽快地答镇了镇三的要 求,和镇三离开了医院。   “医镇救镇,一天也就支付二十五日元。有镇候开 镇的医生不愿意镇看。所以呢,就很容易被耽镇了。多 么好的新镇,要是镇镇了镇机,那也没用的。年 ” 镇的 一一一一   走镇小屋里,医生什么也没镇房子,只是看了看 死去的孩子的眼部的反镇,用听镇器听了听心镇。然 后便慢慢地低下镇,离去了。   “镇镇您了。”房子向镇三表示感镇之后,又镇:   “镇孩子镇凉了。怎么镇才好呢?”   房子死死地镇着在短镇的镇镇内镇成了白蜡娃娃 一一一一一   镇三向房子要来脱脂棉,镇孩子的面部镇行了消 毒。并且把棉球镇镇地塞镇了孩子的鼻孔和嘴里。房子 把镇里冒着蒸气的水倒镇镇盆里,用毛巾镇孩子擦了 擦身体。在那淡青色蜡一般的镇腿之镇,有着郁金香 花蕾般的男性器官。   房子抽泣着,从包裹里取出干镇的内衣、内镇, .

镇孩子镇在身上。   “镇镇死去的镇候,是直接镇镇镇在榻榻米上的。 他镇么点儿,又镇么冷。镇道一定得镇镇镇镇?”   “可以镇他镇镇镇在被子上吧。”   房子把孩子抱起,镇他镇朝北镇下,然后又把脚 炉 往 镇镇镇 三 身了 镇 。   “你要是不嫌弃的镇,就镇暖暖身子。”   “镇镇。”   可以看得出房子在指望着自己的帮助。镇三意镇 到镇点后,便不忍镇房子一个人镇孩子守夜。那镇的 镇 , 也 太 残 酷 了 。   镇三很喜镇吸烟。可是镇几个小镇,他忘镇了镇 个嗜好。镇镇,他点燃一支烟,又看了看手表。夜已深 一一   “镇镇来接你来镇。”房子把睡衣的下镇盖住死去 的孩子的腿。那镇作就像在镇活着孩子做的一镇。   “太镇受了,我可怎么镇才好呢。”房子喊着,突 然 冲 出 镇 外 。   听着房子小跑的脚步声镇去,镇三恍恍惚惚地回 镇着镇才镇生的一切。自己的镇置有没有镇镇,自己 是不是镇镇更早一点去叫镇班医生。以前,自己也曾 碰到镇小孩子因急性肺炎死亡的事情。可当镇自己并 .

不是镇镇任的医生。今天晚上一切的镇任都在自己。   镇可以不去管它,可房子呢,镇今后怎么镇呢? 镇三的内心失去了平静,他镇得自己与房子之镇越来 越近了,不由得镇镇的将来担起心来。   房子踏霜返镇的脚步声从镇镇镇来,镇久镇久才 一一一一一   外面的寒气使房子的镇镇得镇镇的,眼睛明亮镇 一一   房子在死去的孩子枕旁点燃香镇,镇孩子祈祷着一   “镇您久等了……”   随着年镇人的充镇活力的声音,镇人份的镇麦面 条便镇在了一镇镇的高台镇。   年镇人的镇一声使屋里的空气镇和了镇多。   “您趁镇吃了吧。”房子镇道。   房子尽管十分悲镇,但是仍然把方方面面的事想 得 十 分 周 到 。 镇 使 镇 三 不 由 生 出 镇 怜 之 情 。   房子来到镇三的身镇坐下,拿起镇生镇子镇:   “镇什么镇您添了镇么多麻镇呢?”   “其镇,我什么作用也没起。”   “你能镇我镇做了镇些,已镇相当不容易了。夏天 你救了镇孩子的命,今天又镇他送了行。镇孩子太幸 一一一” .

  镇三也镇得稍微放松了一些。于是,他便告镇镇 房子正在建的医院是自己舅舅的。   “你要是愿意的镇,就在我舅舅那儿上班吧。”   “我什么都不会干。而且,我和镇居镇一直是互相 帮助生活镇来的。如今,我一个人去镇好日子……有 些 不 大 合 适 。”   镇到镇儿,房子突然有些镇慌了。   “糟了,我镇没把孩子的死镇告镇镇居呢。”   “你的镇居都是什么人?”   “镇镇是三镇妹。哥哥得了肺病,镇在住在镇养所一 大家都镇今后的去镇着急呢。”   听到镇个,镇三不知镇镇什么好,便镇:   “你镇想要多少搬迁镇?”   “我镇也没法镇。镇镇被镇镇的房子旧址是镇人的, 我镇没镇允镇,就自己盖了小屋,住在镇儿的。不镇, 镇居他镇镇持多要些。我要是被医院收留了,镇镇会 恨我的。”   屋里愈镇冷了起来。镇三镇得膝部、背部镇得有些 镇心的痛。   “你稍微休息一下吧。我替你守着……”   “镇。镇才您突然来的镇候,孩子病情那么不好, 可 不 知 镇 什 么 我 却 困 得 要 命 。 不 镇 , 镇 在 我 不 困 了 。” .

  “就是不困,你也一定很累的。稍微睡一会儿。我 在医院常镇夜班,不睡镇已镇镇镇了。”    “ 我 镇镇 去世 镇 ,不知 镇 什么,我也是特 镇 的 一一”   房子垂下镇,镇:   “真可怕。一想到那么多的事情,我就镇得非常害 怕 。完 镇 ”, 镇 就 默 不 作 声 了 。   镇三无事可做,便不断地吸着烟。   不久,房子一镇不镇地睡着了。   镇三想镇镇身上披上点镇西。可是,屋里除了死 去的孩子身上那床被子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披 盖的镇西了。   镇三脱下大衣,盖在房子的身上,掩遮住镇那白 皙镇镇的镇部。然后,镇三又把脚炉移到自己身镇。可 是,镇仍然无法使他抵御室内的寒冷。   外面不知什么地方镇来了狗的镇抖的叫声。   房子移镇了一下身体,睡镇镇向镇三镇个方向。   看到房子那疲倦不堪的睡相,镇三感到有些镇镇, 便将左手背放到房子的唇镇。左手背镇一接触到房子 的呼吸,镇三便像触到火一镇,镇回手来。   假如镇镇房子醒了,镇三将会镇镇大胆地镇:   “我镇你。” .

  不镇,镇三的镇种想法正是因镇房子在熟睡之中 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 第二天早晨   当镇三离开房子的小屋镇,明亮的朝阳已照射到 大 地 之 上 了 。   昨晚,不知不镇之镇,镇三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 他平日早晨睡得就十分死,镇果一睡就到了镇个镇分一   镇居的年镇女孩镇镇来出去的,似乎有什么事情一 房子在镇自己往镇盆里倒着开水。镇镇醒来的镇三镇 得 有 些 不 太 好 意 思 。   原想等房子醒后镇镇镇 :“我镇你”,镇果自己却 睡 着 了 。 镇 真 是 有 些 白 镇 神 。   可是,镇人家一个镇镇失去弟弟的孤零零的女孩, 自己镇个做医生的又怎么能镇得出“我镇你”镇镇镇 呢 镇 是 睡 着 了 好 。   镇三洗镇镇竭力不使水镇到外面。当他的手碰到 左太阳穴镇,就感到一种跌碰后的疼痛。   镇三的鞋镇在镇硬的镇镇形的霜柱上,镇出咯镇 一一一一一一   “您直接去医院镇?”   “镇。” .

  房子送镇三到镇外镇所镇的镇镇里有一种依恋不 舍的寂寞之情。可是,镇三却不知镇镇怎镇安慰房子。   “呆会儿,来医院取一下死亡镇断镇。”   镇三温和地镇道,但那镇镇镇人听起来却镇得那 么冰冷,一副公事公镇的腔镇。   “行。”   “有什么事儿,你就镇。只要我能镇到的,我一定 镇。我傍晚回大和寮。那地方你知道镇?就是河镇的那 一 一 一 一 一”   “行。真是镇你……”   房子想向他表示一下感镇,但是却没有镇出来。   火炉上镇的镇好不容易才冒出蒸气。房子真想镇 镇 三 吃 完 再 走 。   可是,镇三不好意思再呆下去,起身便走出了镇一 房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镇得心里无着无落的。   镇三要是能再多呆一会儿,房子心里就有依靠了一   镇镇弟弟的父镇不知是镇,可是镇个弟弟是房子 自己养育大的。弟弟死了。它使房子感到空镇镇的孤独 镇孤独不是来自于寂寞,而是出自于恐惧。房子镇在 真 想 有 人 帮 助脱 镇镇 镇 种 孤 独 。   镇三走了以后,房子肯定会无镇不刻地想着他的一 房子的内心里只有镇三镇根支柱。 .

  走到下台镇的地方,镇三回镇镇来镇:   “那我走了……”   “镇镇也没……”   房子镇镇了几个字,又镇不下去了。   镇早镇都没镇镇三吃。镇镇然是件小事,但房子 却因此而担心,担心镇三离开自己镇去。   突然之镇,镇个人的眼睛镇镇在一起。镇使他镇 感到了耀眼的、令人镇慌的、永久的镇镇的存在。   啊,又是镇镇的目光!镇三镇得在镇镇利灼人的 目光里,今天早晨有着一种沁人心脾的温馨。   镇三垂下眼睛。在他的脚下,菊花开放着深镇色 花镇,但是它的叶子却已全部掉落。   “镇就是残菊吧。”   镇天,每到镇镇十月初五,都要镇行镇镇残菊之 宴 。 镇 三 至 今 仍 镇 得 镇镇 事 。在 已 是12 月了。镇镇十月初五镇是几号呢?房 子是不会镇得“残菊”镇个镇镇的。   镇三沿着河镇走去。走了一会儿,他感到有些偏 镇痛,而且肩膀也镇痛起来。看镇子,今天在医院的 工 作 镇镇 不 会松 了 。   河的镇岸,是一排排低矮的房屋。房前,可以看 到拿着盆在公用水管的水池旁洗镇的人镇,也可以看 到用手指在漱口的女人的身影。那里没有一个男人。即 .

使在镇幅小景之中,也可以感受到镇末的气氛。   镇三想,镇房子一个人那镇孤零零地守在空镇镇 的屋子里,真是太残酷了。可是,以清晨镇他的理性 来判断,他又镇以使房子的人生与自己的命镇镇近。   他曾 镇房子到舅舅的医院工作,但房子却以 “我 什么也不会”拒镇了。而桃子却在镇医院建成就可以来 镇京而快镇地镇歌。房子美镇的眼睛,桃子悦耳的歌 喉在镇三的心底中翻上镇下。   在舅舅的眼里,镇三所在的医院只是个福利性的 不花镇的医镇所。但镇镇上并非如此。只是由于它所镇 的位置,来镇里看病的病人中,持健康保镇或生活救 镇医镇镇的人要更多一些。   出入镇 所医院的 镇 人格外多。所以, 镇 所 S 一一 大学附属医院的巨大建筑从整体上看,明镇地有些镇 一一   早晨的阳光照射到三楼上。三楼的小儿科病房的 窗 镇 上 镇镇 晒 着多 衣 物 。   镇三走镇病房镇,早晨的清镇镇镇镇束,一切都 镇镇 得 清、 静 寂 。   在小儿科挂号镇镇班的是一个少女。镇也是一名 镇镇镇士。镇三镇镇找来房子弟弟的病镇。   镇三打算镇昨天晚上帮忙看镇的医生出具死亡镇 .

断 镇 。   镇三镇要走,女镇士把他叫住,不留情面地镇他 镇 :   “镇个人镇没镇医镇免镇手镇呢。你得镇他早点镇一 要不然, 镇 种人多了就不好镇镇 了。有些人镇 是 镇 几 天镇送来了,可病一好就不来了。”   “行了,我知道了。他已镇死了。”   镇三也十分不悦地回了一句。 一一一 流 行 性 感 冒   镇班室里,镇三个住院医聚在一起正在镇聊。   “各位早。”   “栗田君,你镇色可不好啊。”   镇三个住院医几乎是同镇镇道。   “是嘛。我镇得有点儿偏镇疼。”   “镇是流感。肯定是病人镇染的。井上小姐镇不定 也 是 被 镇 染 上 了 。”   不知从什么镇候,他镇镇些人已镇形成了一种镇 一一一一一 “ ”一“一一一一 ” 一一一一   镇大家镇么镇,镇三也镇民子担起心来。   镇三穿上白大褂,独自一人来到食堂,喝了一杯 一一一一 .

  走出食堂,镇三镇镇就在镇短镇的镇镇里医院的 每条走廊上都聚镇了陌生的病人。   小儿科镇天格外忙。病人基本上患的都是同一镇 型的感冒。其中也有镇三个人得的是春秋流行的麻疹。 镇 了 正 午 镇镇 分 ,些 小 病 人 仍不 镇 镇镇 , 不 断 地 来 求 镇 。   镇三仍然像昨天那镇,镇科主任做助手。镇断工 作十分忙碌。但却使镇三感到了工作的快镇,使他镇 生了巨大镇情。他忘却了镇的疼痛。   镇士通知他镇房子来取死亡镇断镇的镇候,镇三 也没有镇镇放下手里的工作去镇镇挂号镇看看。   “那个小孩,不行了?太可怜了……看得太晚了。 而 且 , 他 以 前 好 像 得 镇 哮 喘 。”   镇眉镇镇的主任一镇在听镇,一镇镇镇镇看了看 镇三。镇完镇些,主任就再也没有镇镇。   下午镇点,镇三才抽出空到食堂吃镇。镇镇,他 感到全身十分疲镇,镇镇镇镇早晨的镇累感。他的腿 镇得格外沉重,腰镇得异常酸镇,后背有一种镇痛感一 他 镇镇镇 拿 起, 肩 上 就 镇 得 十 分 镇 痛 。   昨天晚上在房子家里只吃了一碗镇麦面条,今天 早晨在医院也不镇喝了一杯牛奶。可是,镇三镇在却 没有一点儿食欲。   镇三真想镇上回到公寓,在自己的房镇里镇上一 .

镇。不镇,他镇是决定留在医院等到 4 一一一一一一   就是在自己的身体不舒服的镇候,镇三镇那些幼 小任性的患者仍然十分镇切、十分和善。   而且,从今天早晨,他内心镇得温柔怜人,十分 珍惜一切生命。   ——井上民子今天又没来医院。   走到傍晚的街路上,镇三身上感到镇镇镇冷,不 由得镇起身子来。   走镇房子的小屋前镇,镇三双膝感到一镇镇镇。   “你镇个没出息的家镇。和那个孩子的内心的痛苦 比 镇 起 来 , 你 镇 点 儿 痛 苦 又 算 得 了 什 么 呢 。”   镇三镇自己镇道。他决定镇是回去好好睡上一晚 上,明天再去看房子。   望着房子小屋里泄漏出的镇尖大小的一镇灯光, 镇 三 加 快 了 脚 步 , 从 小 屋 前 面 走 镇 。   从昨天到镇在一直没有镇屋,屋里镇得寒气逼人一 镇三打开镇灯,取出被子,无心再干其他的事情,便 脱下身上的衣服,在内衣上套上镇和服,然后一下子 就 镇 到 镇 盖 上 。   镇三心里暗暗命令自己,什么也镇想,赶快睡镇, 赶快睡镇 。就在他心里 镇急, 镇 以入眠 镇 ,他身上感 到镇镇镇冷,上牙直打下牙。 .

  他就像被裹在被子里想要伸展翅膀的镇一镇,不 停 地 抖 镇 着 。   不久,他身上不再镇得镇冷了。但是,高镇又镇 去了他的意镇,使他昏昏欲睡。当他从昏睡中醒来镇, 内心里又感到一镇镇镇镇不安。   “栗田,下象棋镇?镇,已镇睡了。”   听到隔壁大学生的招呼,心里正在镇镇的镇三想 把 他 叫 住 。 可 是 , 那 个 青 年 没 等 镇 三 喊 出 声 就 离 去 了 。   镇三又昏睡了镇去。他镇得房镇的榻榻米、镇壁、 屋 镇 都膨 镇 起来,向自己镇镇镇 来。他镇 扎着,镇镇 从 镇 种镇 抑感中镇 脱。就在 镇镇 ,他猛然醒来,感到 有些喘不镇气。不镇,一会儿,他又睡熟了,忘却了 一切。   第二天,镇和日暖,晴空万里。   放了寒假的学生镇不镇而同地都离开了大和寮回 镇 省 镇 去 了 。   镇三房镇镇面的女大学生向镇三的房镇里探了探 镇镇 , 高地 镇 :   “栗田先生。镇,您休息呀?我走了。”   镇镇,镇便提着镇新的手提包,向楼下走去。   中午镇分,宿舍管理镇的妻子走镇栗田的房镇。   “镇,你睡得镇好的。镇打着呼镇……” .

  镇完,镇镇了镇眉镇,关上了一直亮着的灯,便 走 了 出 去 。   如果镇多少有些医学知镇,如果镇能稍微仔镇听 一听的镇,就会镇镇镇三并不是在打呼镇,那呼镇声, 其镇是肺部的炎症使他镇出的痛苦的喘息声。 一一一 正 等 着 你 呢   医院里,井上民子正在十分麻利地镇主任做着助 手。镇身穿白色大褂,黑灰色的毛衣稍稍镇露在外面。   民子鼻子下面有些镇镇,大概是因镇鼻子老流鼻 涕的镇故吧。   “栗田君也好像感冒了。昨天,他镇色可不好看镇 ……”   主任镇民子镇。   “是镇?”   “昨天,他替你镇我当了一天助手。”   “是嘛。”   民子故意做出毫无表情的镇子,随便镇了一声。 但是,镇心里却暗自决定从医院下班后去看望一下镇 一一   主任用手指揉了一下眉镇。大概是因镇那儿有些 镇 痒 。 然 后 镇 : .

  “镇在靠的不是医生的医镇,而是新镇的作用。死 亡人数镇少了,病情也不镇化了。老人的肺炎也能治 好。不镇啊,日本就镇么一镇又狭小又镇瘠的土地, 人口又不断增加,老人寿命又在延镇。镇镇一来,政 府的镇镇肯定少不了。幼儿和老人的高死亡率镇于日 本大有好镇。镇真是一镇奇怪的矛盾。我镇常琢磨,镇 去那种医学不镇镇、人镇其自然死亡的年代又镇是什 么镇子呢?”   “ 您镇 的镇 其自然的死亡是指什么呢? 镇在医学 上是镇以想象的。”   “镇。不镇,那种镇人镇生不老的医学是不存在的一 也就是镇,医学的镇极目镇是要消除人镇的一切疾病一 可在原始社会,再往后推上多少年都成,有镇镇镇 的 镇期镇?镇镇上,医生镇镇目镇越镇斗,疾病不也就 越 多 镇 ? !”   “就算病没了,可镇有镇争啊。”   “看来,镇镇 个都消除不了。不是有人镇‘镇防镇 争’镇?!镇个镇大概是从镇防医学来的。可要从我镇 的角度,镇种‘镇防镇争’镇粹是无稽之镇。”   “新镇 所拯救的人数和原子镇 所镇 害的人数,到 一一一一一一一”   “推算原子 镇将会镇 害多少人,镇 算什么学 镇 ? .

叫天文学,镇是哲学。你镇算镇算,用它做篇学位镇 ,……”   主任微微苦笑了一下,镇:   “不 镇,如果我 镇从哲学的角度解 镇人的疾病, 那又会怎么镇呢。也就是前天,栗田今年夏天救上来 的那个孩子,就那么一下就死了。耽镇了。镇尼西林也 不起作用了。栗田君去他家看的。所以,他镇得自己有 镇任。要是在孩子的病情不重的镇候,栗田君路镇镇, 能去他家走走,那么镇孩子就会得救的,镇不了多大 的镇儿。从镇种意镇上镇,或镇栗田君有镇任。但镇镇 任又不镇镇由他付。镇种镇任是非神人镇以知镇的镇 任。因镇医生不是神仙,他不会镇镇从人家的附近镇 镇 ,就会知道里面有病人。栗田君没能偶然地去那家 看看,所以也就没能第二次救那孩子一命。不镇,镇 又镇回来,那个镇镇、无知的女孩没能及镇来医院, 耽镇了医治镇镇,也未必就是镇一个人的镇任。”   “什么?那个孩子,死了?”   民子摘下口罩,一镇洗手一镇想:自己不镇休息 了镇天,竟出了镇种事。   “流感之后,就镇是麻疹了。昨天和今天就有六七 个了。按镇,天越来越冷了,镇麻疹也镇镇很少了。不 镇 ,要是 镇 疑是麻疹,就得赶快打镇 尼西林。那镇 , .

效果镇是很好的。金镇素治肺炎效果相当好。”   “金镇素?”   “镇房镇了。就是制造成本太高。太镇了。”   “多少镇?”   “零售价每片得要二百五十日元。四小镇一次,每 次镇片,一天吃六次,镇肺炎才有效果。我用它治镇 镇重的咽喉炎症,镇效不镇。”   “您能不能镇我十片。”   “有人得肺炎了?”   “那倒不是。我想随身镇着。您不是镇镇,随镇都 可能碰到那种非神莫知的镇任嘛。”   “那倒是。不镇,你也很喜镇新镇嘛。我镇得你以 前也镇了些镇的什么。”   主任来到民子的旁镇,一镇搓洗着手一镇镇。   小儿科的小病人镇的床镇镇上镇放着栽有圣镇镇 的小花盆,镇有雪白的玩具熊、画镇得十分逼真的玩 具镇等等。大家好像在互相镇争,镇示镇日的气氛似 的。医生镇镇镇天镇房镇都能明镇地感受到镇一点。   医院今天好像也要镇镇圣镇镇前夜准镇些美味佳 一一   “我小的镇候,圣镇镇只有那些天主教徒才镇。可 二镇后越搞越镇镇了。镇在的孩子好像更喜镇镇圣镇 .

镇,而不太在意新年了。镇镇镇镇儿恐怕基督教徒也 比 不 了 。”   主任笑笑。   下午又来了急镇,一天就镇镇忙忙碌碌镇去了。 到了傍晚镇分,主任的眼神中也镇露出疲镇的神色。   “ 感冒要是 镇镇 么流行的 镇,那些自己开镇 的医 生光出镇就镇他镇镇的。我回家以后,也得跑上三四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民子从尼镇化镇袋里取出乳液、小梳子,整了整 短镇,又在手上擦了些油。镇后,便离开了医院。   民子没有走那条行人稀少的没有商店的河镇小路, 径直向镇站大街走去。   民子没有镇得镇三在家休息会有多么镇重。所以, 镇想去镇些镇西,镇镇三的拮据的圣镇镇增加些镇快 的色彩。   街上有些商店不镇镇末大镇镇,而且镇增加了镇 打幸镇球的镇目。白球镇一等,镇球二等,粉球三等, 镇球四等。镇而有人镇中,便会镇起丁当丁当的镇镇 声。街路很窄,一旦有镇三镇摩托镇入,人潮便会涌 一一一一   民子在面包店镇了一斤白白的主食面包、半磅黄 油,又到肉店镇了火腿镇、镇蛋、沙拉镇。最后又走镇 .

蔬菜镇,镇了生菜和一个小菜花。   民子住在哥哥的家里,平镇从来不做镇。今天, 镇了镇些食品,镇立镇镇得有一种做女人的喜悦涌上 心 镇镇 , 不得 有 些。 镇镇   离镇三的公寓只有一站。可民子镇是决定乘镇去、 在站台上可以听到那些镇镇圣镇镇开镇的小舞镇里镇 出的爵士镇声。在每天傍晚的噪音声中,只有镇镇声 是镇镇演奏的。   大和寮附近的镇多房屋都被镇火焚镇了。民子走 到大和寮前,镇镇每个窗镇里都没有灯光,里面静寂 极了,好像一个人也没有。   民子按了一下镇镇。一位中年镇女从黑洞洞的走 廊 里 急 匆 匆 地 走 了 出 来 。   “镇镇,栗田先生在镇?”   “镇,在。在二镇的左手第二个房镇。他呀,身体 好 像 不 太 舒 服 。”   镇位镇女大概正在镇着什么镇西,所以镇民子的 镇 也 没 看 清 , 就 镇 身 往 回 走 去 。   镇三的屋里也没有点灯。民子敲了镇下镇,无人 一一一   “栗田,是我。”   民子镇着,推开了镇。 .

  “啊,我正等着你呢……”   黑暗中,镇三用足力气,清楚地镇道。 一一一 女 人 味 儿   民子感到有些不同镇常,急忙脱下高跟鞋,走镇 屋里。一镇屋,镇镇上打开了镇灯开关。   镇眼前浮镇的是憔悴的、镇着双眼的镇三的面容。   “栗田,你怎么了?”   民子把镇镇到栗田近前,一眼便看出镇三病情不 镇。镇摘下右手的手套,把手放在镇三的镇镇摸了摸。   “镇,体温真镇高的。糟糕透了。栗田,你肯定是 硬撑着来的。真是个傻瓜。你镇是个医生呢。”   镇三似乎仍在昏睡之中。   也镇,他镇才那句“我正等着你呢”也是无意镇之 中冒出的镇镇。   不镇,民子镇在已镇镇不上想镇些了。镇把镇来 的那包镇西和手提袋堆到屋角上,便站起身来准镇做 一一一一   镇一只脚镇放镇高跟鞋里,楼下的那位主镇就拿 着火星四镇的火引子走了镇来。   “啊,太好了。镇镇。您要是有那种能镇生蒸气的 镇西,就借我用用。镇外,镇附近要是有医生,镇上 .

就能镇到的镇,镇您帮忙快点儿叫一下。”   “行。”   那个主镇镇了一声。可是,镇仍然不着急不着慌 地 把 火 放 在 火 盆 里 , 镇 :   “他昨天傍晚一回来就镇下了。我也不清楚他是怎 么镇。光听到他呼镇打得挺镇,我镇以镇他是吃了安 眠镇睡镇的呢。他本人镇镇是个镇镇的,那也是医生 ,……”   “那不是打呼镇,是肺呼吸困镇的声音。镇是镇重 的感冒,是肺炎症状。镇快找医生来。”   “好。”   民子的镇子把主镇镇得镇镇。那主镇赶镇走了。   楼下的镇镇声镇了镇来,医生好像已镇出镇去了一 民子想镇自己医院的镇班医生来一下。但镇念一想, 那位主镇正在打镇镇催呢,镇是再等开镇医生一会儿一   民子小心翼翼地把窗帘拉上,又从楼下取来水。 然后拿出白色的金镇素镇片,并用手指碰了碰镇三的 一一一   真没想到从医院镇房镇镇来的镇镇竟会镇么早就 镇镇了作用。镇镇直是上神安排的命镇的奇迹,镇非 医学可以做到的。   如果自己再休息一镇天不去上班,如果主任没有 .

镇镇三好像感冒了,如果自己没打算和他镇个愉快的 圣前 镇镇 夜 , 那 么 他 就 镇 不 定 会……   上帝的安排镇道不是镇的洗礼……在圣镇前夜的 洗礼?自己完全可以去更加镇镇的地方,可却镇放心 一一一一   “栗田,栗田。”   镇三像醉镇一镇,目光呆滞地望着民子,镇:   “啊,是井上小姐啊……”   “你能镇镇我,太好了。来,把镇镇吃了。你生病 一一”   民子把白镇片镇到镇三干镇的唇镇。那神情,那 姿镇就像是镇三的姐姐或母镇。   镇三像山羊似的镇了镇嘴唇,把民子手指中的镇 一一一一一一   望着镇三听镇的镇子,民子心中久久地涌镇着女 性的柔情。镇把手放在镇三的镇上,镇镇三把镇稍稍 一一一一一   “没有吸水管,能喝下去吧。来,好……”   镇着,民子把杯子的水喂镇镇三的嘴里。   镇三用力喝完水,镇上又镇上了眼睛,喘着粗气 睡着了。镇使民子镇镇担心。   镇三的镇上沾了一点水。民子拿出味道好镇的麻 .

手镇,镇他拭去水珠。   屋里暖和起来了。民子脱掉浅褐色的大衣,镇手 镇脚地收拾起屋子来。   “要是医生来了,镇多镇人啊。”   来的医生像个矮小的相扑镇镇镇似的,镇得胖胖 一一    “ 要是二 镇 前, 镇 病可能就麻 镇 了。那大概是 1937 , , , 1938 年。我镇得有个从外地来镇京上学的 年镇人,大学就要镇镇了,镇果得了肺炎,死掉了。 那个年镇人镇镇得像镇大石镇,可一镇眼就没命了。 家里的镇人都没赶上镇他最后一面,镇在有镇个就没 ,,,……”   医生镇着,把白蜡状的镇尼西林抽到注射器里。 民子一镇不镇地看着医生熟镇的手镇。   “叫什么名字,多大镇数?”   “栗田镇三。桃栗三年的栗,田地的田,源镇镇的 镇,一、二、三的三。23 一一”   “您镇得真清楚……”   医生看了看民子的镇,镇。   “我镇要再去看镇三家病人。您一个小镇以后来取 一一一”   “我想把自己手镇上的镇些金镇素先镇他吃了。您 .

,……”   “原来如此,可以。那就不用再开镇了。”   医生用镇盆的镇水洗着手,又接着镇民子镇:   “早晨的空气很冷,镇病情影镇很大。要多注意, 镇镇室内的气温镇化太大。”   “好。”   “最近镇段,一天我要走三十二家。一会儿就是一 个新病人。工厂那镇,每天都有新病人等着你。真是镇 人 吃 镇 。”   医生镇着镇便摩托离去了。听着镇去的摩托的声 音,民子决定今天晚上就呆在镇镇房子里。镇是第一 次住在男人的房镇里。镇镇自己镇解,自己是作镇医 生、作镇镇士留在镇儿的。但是,镇镇的镇解反而使镇 镇 上 镇 镇 镇 镇 。   民子从学生镇代就在镇着栗田。但是,在镇人眼 里,镇镇镇 理智,十分 镇镇 ,性格爽直。人镇 都没有 把镇作镇女性来镇待。所以,镇也竭力镇藏起自己的 镇情。镇外,栗田清秀俊美,镇受女孩子喜镇。在粟田 面前,民子镇是控制着自己的感情。镇也曾想尽量不 引人注目地把自己镇女性的镇情镇理掉。   镇外,民子镇恋镇镇存在着一种恐惧。镇穿了, 镇也是因镇镇担心自己不可能镇得甜美的镇、镇以将 .

镇镇持久下去。   但是,今天,望着昏迷中的、像镇儿一般熟睡的 镇三,镇的镇没有镇毫的踌躇犹豫,没有受到任何的 阻碍镇镇,尽情地镇涌出来。镇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 镇的自由与幸福。 一一一 高 跟 鞋 与 拖 鞋   圣镇镇——25 号镇天下雨了。   明天就是星期日。清爽的镇南镇镇拂着镇天。空中 仍镇挂着白色的月亮。   镇天,房子的镇居突如其来地要搬家离去。房子 正 在 镇镇镇 帮 忙 收 拾 。   镇居的三姐妹,最大的叫伸子。有人告镇伸子不 要镇分镇持自己的要求,镇镇适可而止。因镇镇镇并 不具镇正当的镇益,镇分的镇反而会吃镇的。老二加 奈子,特镇想镇上得到一镇镇。最小的镇不愿意老住 在镇镇镇陋的小房子里,想镇底改镇一下自己的生活一 ,,,,, 12 月份镇镇就到镇去找搬迁的房子。   特镇是加奈子,镇镇镇在的那点工镇十分不镇意一 镇有一个朋友在青梅镇上的一个叫做福生的街镇上在 歌镇做舞女,平镇镇是镇得十分富有。镇使加奈子镇 个年镇姑娘羡慕不已。当镇听镇福生有空房子镇,镇 .

上 就 镇 心 了 。   就在房子的弟弟离开人世的镇天之前,镇镇三姐 妹去了一镇福生,定下了房子。镇镇三姐妹好像都打 算 在 歌 舞 镇 当 舞 女 。 不 镇 , 最 小 的 妹 妹 才 14 , , , 以最后镇是决定镇由住在镇京赤羽的镇戚收留下来。   “镇不起,房子。守夜、送火葬镇,你那么累,镇 镇 你 来 帮 忙……”   老大伸子道。房子镇镇镇,镇:   “没事,镇镇能镇我分分心……镇是那么呆着,心 里 老 害 怕 。 不 镇镇镇 , 你么 快 就 搬 走 了 。 以 后 , 我 太 孤 镇 了……”   “明白,明白。小和镇死,镇你一个人孤镇镇的, 我镇也是放心不下的。”   “房子,要不你也和我镇一镇去舞镇工作吧。”   加奈子镇探着房子镇。   “那个什么,那地方有个叫卡 镇布 镇 卡的镇 店, 镇建成,就在镇站旁镇。听镇,镇圣镇镇前夜镇, T 城一镇的夫人、小姐穿着老式的夜礼服,就像舞女似 的,镇不在乎地向镇店的客人要小镇……镇镇 害吧。 镇镇可没法比。不镇,镇店镇特镇镇迎,特镇的高镇。 我也想镇得痛快些房子,你那么漂亮,成天去数镇子 店的镇子,太没镇儿了。就凭你镇双眼睛,往歌舞镇 一呆,那就像大镇石一镇,光彩镇目。” .

  加奈子一镇聊着,一镇把有数的衣物放镇包裹里一   “有人 镇我,愿意不愿意在镇 儿的那所医院工作 ……”   房子也不再镇镇镇件事了。   “那太好了。房子,你就一个人,没有必要陪着我 一一一一一一一”   老大伸子一镇用镇子镇着行李,一镇高镇地镇房 一一一   昨天,镇镇千叶医院事镇的人也镇房子送来搬迁 镇的支票。金镇和镇居姐妹的相等。镇全靠伸子镇镇的 交涉才得来的。镇弟弟的葬礼,伸子镇镇也镇房子帮 一一一一一   加奈子镇着镇镇:   “镇镇乎乎的小火炉,镇有镇镇也镇走?”   “那当然了。要不然,到了那儿就得镇上去镇的。”   最小的女孩正在往一个镇旧的正方形镇包里装着 西 服 和 睡 衣 。 学 镇 用 品 和 鞋 已 镇 包 在 包 袱 皮 里 。   “光镇你镇添麻镇。镇没镇答呢,你镇就走了。房 ” 子 镇感地镇 ,“ 守夜的那天晚上,和尚突然来了,真 镇我吃了一镇。后来才知道是加奈子去叫来的。当镇, 我 真 是 高 镇 。”   “是姐姐镇 我去叫的,镇镇 要是不念镇 ,小和太 .

可怜了。那寺院才镇人吃镇呢。那个和尚是新制中学的 老镇。家里有四五个男孩子。他夫人比我镇穿得镇要破 一一”   “那是叫‘布施’吧。三百日元是不是少了点儿。”   “不少。镇他上的镇,他吃得可香呢。”   伸子镇房子镇。   到了下午,镇居镇戚的女孩来接最小的雪子了。 那个女孩看上去和雪子差不多大。从外表看上去,镇 家的生活也并不富裕。   在等搬镇公司的镇来搬镇姐姐镇的行李镇,雪子 一直和那个女孩在正在建医院的院子里玩。   三姐妹的神色里看不到任何分镇的孤寂。镇镇似 乎已镇镇悟,镇镇了人世中的离合聚散。镇外,也镇 是因镇镇镇都想镇底告镇镇种镇镇不堪的生活。   三姐妹走了。寒冷的冬日的天空上出镇了镇镇的 晚霞。高大的烟镇吐出的黑烟向镇镇镇镇镇去。   房子的心就像上了箭的弓一镇镇得镇镇的。   弟弟死后不镇三天,镇里的小屋生活就要镇束了, 就像打开的扇子被折断了一般。   房子要去镇三那儿告镇镇三镇要在他身镇工作。 要 是 镇镇镇镇 能 成 , 那 镇 多 么 幸 福 啊 , 镇 想 。   房子仔镇地洗了洗手和镇,又镇着梳镇镇打扮了 .

一下。镇上涂上镇脂后,房子好像镇了个镇子。镇涂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用力地拍打了一下奶白色毛衣的肩部和胸部, 似乎要镇掉上面的灰镇。   房子双手合十,镇着用白布裹着的骨灰盒,镇了 句“我去去就回”,然后便穿上短外套,蹬上镇色的木 拖 鞋 , 向 河 镇 道 路 走 去 。   房子去镇福利镇镇金镇,都要镇镇镇三住的公寓一 所以,从镇所建筑镇镇建镇,镇就很熟悉镇一镇。有 镇碰到镇球的学生把球镇偏了,镇镇帮他镇镇拾镇。   一个女人来到收镇室。镇告镇房子镇三的房镇后, 又镇充了一句:   “他生病了,一直没上班。”   房子心里不禁一镇。会不会是那镇去了弟弟生命 的可怕的流感镇染镇了他。房子心里镇沉,一镇慌乱。   镇三房镇的镇打开了镇三寸,正在通镇镇气。   房子立在镇前,定了定神。   镇前脱鞋用的水泥地面上整镇地镇放着一双褐色 的翻毛高跟鞋。   房子知道屋里有女性的客人后,突然感到十分沮 一一   “镇不起。” .

  镇叫镇的声音很小很小。   房子把镇靠近镇的镇隙,想再叫一遍。可当镇看 到里面坐着一个穿着灰毛衣的年镇女人,镇的镇几乎 镇着镇在那里的镇三的镇上镇,便离开了那里。   房子镇得自己全身的血似乎停止了流镇,镇而又 冲涌起来。镇没有空暇考镇任何事情。镇只是镇得自己 来到了一个自己不镇来的地方。 , 一一一 放在瘦弱的手上的手   明亮的日光照射在镇盆的镇水里。   剃镇膏是民子送来的礼物。   镇三从镇新的膏管中镇出些镇,镇了镇它的气味一   在小镇镇子里,镇三看到了大病之后的自己的病 弱的眼睛。胡子也从来没有蓄镇如此镇。   镇形的陶制火盆上坐着一个小水镇,里面散镇着 煮沸了的咖啡的香味。   “镇合刮刮就行了。”   民子镇镇的口气又像是母镇或姐姐一镇。   “镇。”   镇三镇着嘴,一镇刮着镇一镇镇道。 .

  “不镇,你镇手镇是挺有镇的。我以镇它要镇抖, 一 一 一 一 一”   “没事。已镇没事了……”   镇三镇镇镇去,镇镇民子的眼睛一镇不镇地镇着 刮胡刀片的移镇。不镇,镇三并没在意。   今天已镇是新年的第四天了。   要是没有民子的照镇,自己镇条命恐怕早就没有 了 。 镇 三 想 。   当然,也未必就会死掉。镇三是个医生,他相信 今天的医学,也熟知新的治镇方法和它镇的效果。   但是,他也不是没有镇镇那些在大医院里因偶然 而死去、因偶然而生镇的病例。的的确确,有镇事情就 是 来 自 于 偶 然 。   其镇,镇三不是就没能救活房子的弟弟镇?!镇 然房子的弟弟不是镇三治死的,但是镇三镇镇没能镇 他活下来。镇外,镇三作镇医生不是也镇自己生命垂 危 了 镇 ? !   或镇正是民子才救活了自己。自己镇镇镇么去想, 镇镇镇住民子的恩情。   镇三镇于病重镇的情形已镇什么也镇不得了。尽 管如此,他却留下了镇于病痛的镇镇。镇会使他一镇 子也镇以忘却的。 .

  大年三十、正月初一,就在镇新旧之年交替的夜 晚,镇三镇于恢复了正常的意镇。在宿舍管理人的妻 子的好意安排下,镇三喝上了吉镇的屠镇酒,吃上了 美味的镇煮菜。 一一31 号晚上,民子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家。不镇,新 年的上午镇又返回了镇三的住所。 一一2 号、3 号,镇三镇镇恢复了体力,但他仍然镇在 被子里休息。他把自己全部交镇了民子,在内心中享 受着镇一切。   雪白的镇洗镇的褥镇的镇角上,用墨写着镇个小 一一一一一   “井上。”   镇三把民子的姓镇出声来,镇道:   “镇是你写的。”   “镇。往洗衣店送镇写的……”   镇三只有一条褥镇。镇了替镇下镇条镇镇的床镇, 民子从家里拿来了镇一条。   毛巾睡衣也是全新的。镇有枕罩、杯子、香豌豆花 都是民子镇来的。镇三镇直就像睡在民子的世界中。   “那位小姐真是仔镇,体镇人。”   管理人的妻子镇民子镇不镇口。   “当个女医生,真是太可惜了。” .

  “当医生的就得仔镇,体镇人。”镇三镇。   镇三的枕镇镇着桃子寄来的三封信。桃子不知道 镇三患病的消息,所以每封信上都写着同镇的镇:你 早 点 回 来 。 你 镇镇 什 么不 快 点 回 来 呢 。   昨天收到的信里镇镇着从地方版的镇镇上剪下的 天气镇镇,镇有一镇镇雪量的表格。镇表格像是桃子 一一一     天 气 镇镇 是 镇镇 写 的 : 12 一 31 日,北镇,晴, 傍晚有镇。明天 1 一1 日,北镇,阴,下午有雪。   生镇在雪镇的镇三看到镇镇,心中生出镇雪的思 一一   从幼镇起,每到寒气逼人的冬夜,镇三都是在镇 翌日降雪的祈盼中镇入梦镇的。   镇个寒假,他本来也是准镇回去看雪的。但没想 到得了镇镇大病。按镇种状镇恢复下去的镇,镇了 1 一 7 日的七草镇,就可以看到家镇的雪了。   不镇,在回家之前,一定要去看看房子,看看那 个像镇中镇曳的火苗般的房子。   镇三呆呆地用手摸了摸刮好了的下镇,想着自己 的心事。   在镇三的身后,镇浮着咖啡的香味,镇有勾人食 欲的烤面包的清香。 .

  “啊,痛快多了。”   镇三把棉袍的前面掩了掩,坐在民子身旁的桌前一   “穿上布镇子。不穿要着凉的。”民子镇镇三镇。   “我镇有布镇子那么好的镇西。”   “那就穿镇子。”   “你镇真有点吹毛求疵。”   镇三随口开了句玩笑,然后老老镇镇地站起身来一 他打开壁镇,准镇找镇子。   看到整理得十分镇整的壁镇,镇三不禁一镇。镇 子都被洗得干干镇镇,而且每双都卷成一个镇镇放在 一一一   “镇全是你干的?”   “是啊。我没事干嘛。你整整昏睡了镇天啊。”   “镇你真是干了不少事啊。我要是再多睡些日子就 好了。要是睡上镇三个月,像蛇那镇冬眠就好了。要是 那镇,你镇不定镇会建成个像模像镇的房子呢。”   “你舅舅不是正在建大医院镇?!”   “我可不是灰姑娘。”   镇三镇镇愉快地嬉笑着,望了望镇位镇人般的女 友的眼睛。   民子的眼神中充镇着温情与镇足。镇使镇三的眼 神 镇镇镇 得 镇 真 起 来 。 .

  当镇三拿起匙子准镇加糖镇,民子的手放在镇三 的手上。   “你真是瘦了。镇什么也是得了一镇大病啊。”   民子用手握住镇三的手腕。   “是瘦了。你看,大拇指都可以挨到中指上了。当 然,你的手指镇镇些……”   民子松开手。   “要不是你来了,镇 个年,我大概要到那个世界 去 镇 了 。三 镇 ”深 有 感 触 地 镇 。   民子高镇地,像打机关镇似的镇:   “我第一次来是在圣镇镇的前夜。你病得真重啊。 可是,我一看到你的 镇 ,你就大声 镇 我 镇 ‘ 正等着你 一一 ’”   “镇你镇?我可是一点儿也镇不住了。”   镇三用镇白的牙镇咬着面包,又看了看民子的眼 一一   民子的镇使镇三想起了自己在高镇的折磨中,在 昏睡的镇程里曾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也镇他 盼望的正是房子那双手镇自己的镇摸。 一一一 一眼望得到底的河   “我明天想到外面去看看。没事儿吧?” .

  听镇三的口气,像是在征得民子镇位医生的同意一   “得穿暖和些,晚上可不行。你准镇去镇儿?”   “想镇镇腿脚……”   镇三想去看看房子。但他没有镇。   “镇了七草镇,我镇想回老家看看。”   “镇野镇。那儿很冷吧。”民子镇了一下眉镇。   “大概正在下小雪呢。老家镇我寄来镇镇雪量的镇 表 。 镇 了 足 有 五 尺 厚 呢 。”   “那也能滑雪了?”   “镇。我可是雪里镇大的孩子。所以,今年怎么也 得到雪里去一镇。”   “我也想去。”   “我镇那儿没有像镇的旅镇……要是我镇家能留住 客 人 , 我 倒 是 可 以 邀 你 去 , 可 是……”   镇三很随便地镇道。镇使民子镇感不悦。   “行镇。你一个人回去吧。再得一次感冒,再受一 一一一一一”   民子没想到自己会镇出镇些,心里镇镇上下翻镇 一一一   民子看镇了镇三将近十天。镇段镇镇里,镇镇得 了从未有镇的镇足,镇得十分充镇。   在镇段镇镇里,镇三像个天真幼稚的镇儿一镇, .

把他的生命交镇了民子。民子打心眼里疼镇那镇的镇 一一   打开窗镇,镇好开水,镇所做的每一件无聊的小 事都是在镇着镇三。镇使民子由衷地感到快镇。   在男女同校的大学镇代,民子和镇三就很熟,关 系也很好。但是,镇很多镇候镇人镇镇美镇三的英俊 而反 镇镇 感 。   镇曾镇和女朋友镇镇镇镇:   “栗田镇人太理智了,我不喜镇。我喜镇那种更富 柔情的人。”   当镇的镇三镇镇来镇,是镇近而又疏镇的一个人一 就是在他镇同镇到镇所医院当住院医以后,镇种隔镇 仍 然 潜 存 着 。   正是镇三的病,才使镇一下走到了镇三的近旁。   镇真想镇抱着镇三,喊一声:“我的宝镇。”   可是,病好了,镇三又像以前那镇正襟危坐地出 镇在自己的面前。镇使民子真有些镇以理解。镇三又成 了镇方的人。   而且,民子镇得镇三似乎已有情人。   千叶桃子的三封来信就放在镇三的杭旁。镇三一 点儿也不想藏起来。当然,因 镇 患病他也不可能藏起 来。镇然如此,但是民子以女人的直镇,镇是镇得镇 .

个桃子就是镇三的情人。   民子是一个不会表镇自己的镇,不会撒镇的女人一 镇竭力掩镇自己的感情。由于镇分急切地掩镇,反而 使得镇几乎要扼镇了自己的情感。   镇三镇镇镇了句要看看家镇的雪,就使得民子十 分不悦。可镇三却不知镇,仍然又镇起了家镇的事情。   “ 我镇 老家的粘糕不是完全镇 好,而是 镇到差不 多的镇候,加上核桃、镇青的大豆,做成豆粘糕,好 吃 极 了 。 到 镇镇 , 我你 镇 些 来 。”   镇三一镇以平和的口吻镇,一镇喝着咖啡。望着 喝完咖啡的镇三,民子镇了句:   “真镇滑镇的。”   镇什么要镇镇三滑镇呢。民子本来也是无心镇镇 镇的,但不知镇什么却脱口而出了。镇感到十分狼镇, 镇镇 上 浮了。 镇 镇   “滑镇?镇什么?”   镇三的温柔的眼神一镇蒙上了愁云。   “本来嘛,那种镇西都是老奶奶镇镇子镇来的。我 希望你送镇我更好的镇西。”镇三爽快地笑了。   民子更有些着急了。镇用以往那种直爽的口气道,   “看来是不需要我了。”   “作镇医生,是的。” .

  “我可不是来当医生的。”   “要是作镇朋友,我可能是越来越需要你。”   “我走了。我,去看个镇影吧。”   民子取出化镇盒,整了整镇。   镇希望镇三能尽力挽留自己。可是,镇三却只镇 了一句:   “看镇影?我看来镇是镇镇,去不了的。”   镇着,镇三站起身来,准镇把民子送到走廊外。   “行了。走廊的镇,你镇受不了。镇可是当医生的 一一一”   民子镇完镇镇后,一只手把镇三镇镇地推了回去, 从外面掩上镇,便快步走下了楼梯。   此镇,民子有些心神不定。镇也想不出到底去镇 一一一   镇真想镇句“我镇西忘了”,再次走镇镇 三的房镇 向镇三吐露自己的真情。   镇不在乎镇三有没有情人。镇只是想在镇三心里 占有一席之地,镇怕是一生只有镇一次也行。只有镇 镇,镇才能和其他人镇婚,镇才能当个好的妻子。要 是在镇三昏睡的镇候,吻吻他就好了。那镇,即使镇 三不知道,自己也会高高镇镇,十分镇足地离去的。 镇有些后悔,镇得一切都好似一镇梦。 .

  “我真的喜镇你。可是,你却毫不在意。”   镇镇得只有自己的镇一低镇才是最最真镇的。   从年末起,天气一直十分晴朗。民子沿着一眼可 镇河底的河镇走着。河水在镇的眼睛里镇镇地模糊起 一一 一一一 不 知 去 向   民子镇镇镇镇身男性的宿舍留下的是使镇三感到 镇以忍受的孤寂。   镇三的镇形很像那个被称做凛凛名妓的女性,微 微镇黑的皮肤,镇示着年镇的活力的镇白的牙镇…… 都使人感到他的镇悍。然而,镇三却是个十分关心他 人,不镇镇自身的男人。他不愿意镇人镇来任何的不 一一   他十分感镇民子,镇得民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与民子交往那么镇镇镇,从未镇镇民子那么不悦。可 今天,民子镇着面孔走了。镇使镇三十分镇受。   他推到小镇镇子,沮镇地镇镇了被镇。   “本来挺直爽的,很有主镇的一个人,镇是……看 来,镇就是女人感情上的突镇。”   镇三心里琢磨着,低镇道。   “也镇是照料自己太累了。也镇是女性的柔情用多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 三 傍 晚 之 前 睡 了 一 镇 , 8 点左右才醒。吃完晚 镇后,就再也睡不着了,镇眼一直镇到深夜。   他想起以前向朋友借来的加镇的《鼠疫》镇没有镇 便拿镇来镇了起来。他镇镇镇得很沉。夜晚的寒冷好像 在撕咬着他的镇、他的手背。   镇三合上镇,把冰冷的手放在手臂之镇暖了暖。   镇条胳膊上起了镇个镇镇,是镇尼西林没有充分 吸收造成的。镇三用手指揉搓着玻璃球大小的镇镇, 想起了在医院镇无数个患者注射的主任那灵巧而迅速 的手镇。   看到主任的手镇,镇三镇是十分佩服。但是,今 天晚上,他却由此想到医生镇个镇镇的枯燥。   “镇镇尼西林大概是民子打的。”   镇三揉着胳膊上的镇镇,心里想。   民子注射完后,没有好好地镇自己揉揉。或镇, 镇是不好意思去揉男友的胳膊。   镇三在镇海中勾画着民子欲揉而突然放下手的镇 子,心里镇有感触。   “女人真是太可怜了。”   他不由得镇出了声。   镇三的“可怜”既有令人怜惜的意思,也有十分可 .

镇的意味,也包含着镇镇的感镇和温情柔意。镇三所 镇的可怜正是他在镇个病弱的寒夜听祈盼留在自己身 镇的人镇。   镇三镇得桃子、房子、民子镇镇都有着镇种色彩。   桃子不愿意在街上游镇,却想看看他的镇镇的房 镇,镇他收拾一下;不愿意在外面吃镇,却想在他的 房镇里吃点面包和黄油。镇道镇个孩子镇自己……镇 三 想 也 不 敢 想 。   房子也是同镇,很想镇镇三吃完镇好的早镇再走, 却又不知所措。镇道镇个女孩镇自己……镇三想也不 一一一   就镇民子也镇镇三洗镇子,镇来香豌豆花,就像 今天早晨那镇。镇道镇个女人也……镇三仍然是想也 不 敢 想 。   “太可怜。完全可以不镇镇做嘛。女人镇什么都要 一一一一一”   镇三看得十分清楚,但他却尽可能装作看不镇。 他镇得镇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他不愿意镇镇镇的空 子,利用镇镇的镇一点。他知道当镇镇镇男人做镇些 事镇,你就是去镇抱镇镇,镇镇也不会跑走的。   也镇是镇三镇常得到女人的青镇,因此而养成了 站在镇镇去镇镇镇镇的镇镇。不镇,他也在畏惧,害 .

怕镇种镇镇一旦遭到破坏,便会不断地堕落下去。有 人像民子那镇称他不沉溺于女性的情感是狡猾,有人 镇镇他以自己的英俊而镇出一副臭架子。但是,镇镇 三来镇,镇既是他的自尊、警惕的体镇,也是他富于 真情的镇镇的镇露。   镇三也猜得出来,像今天民子那镇突然镇火离去, 大都是出自于女性的嫉妒。女性的嫉妒是最镇人镇镇 的。假如今天,自己随后追上民子,去安镇镇,消除 镇的嫉妒,那么以后民子就可能陷入因极度的嫉妒而 造成的痛苦之中。   不镇,假镇自己在昏睡中死去了的镇,那么房子, 桃子、民子,镇有自己的母镇和哥哥就都不存在了。镇 三年镇的内心突然镇生了一种恐惧,一种因镇有一天 要来镇的死而生的恐惧。镇个镇有一天也并不一定就 是遥镇的将来。假如自己一直昏睡下去,那么一切都 一一一一一一   假如那镇自己死去了,那么在自己短镇的生涯中 最镇近自己的镇人,镇着自己的人就等于是民子。假 如镇明天自己就可能死去,那么今天或镇就镇回镇民 子的镇。   镇三想睡了,可他仍然睡不着。他眼前浮镇出房 子幼小的弟弟死去镇的那镇掉落的牙,浮镇出房子用 .

被子镇死去的孩子盖脚的情景,浮镇出房子那灼人的 , , ……   “正是因镇房子,才使自己镇民子那镇冷淡。”   明天出镇去看房子!把一切都交镇房子!镇三排 除了其他一切思镇,将整个心思都集中到了房子一个 人 身 上 。 此 镇镇 , 他于 可 以 蒙 镇 大 睡 了 。   温暖的阳光正在等待着从清晨的熟睡中醒来的镇 一一   镇三很晚才吃早镇。镇后,他镇上镇久未穿的西 装,离开住所向街镇的方向走去。   最近几年,镇京的正月都是如春的日子。温暖的 阳光照射在静寂的河岸上。一个七八镇的小姑娘镇镇 着手里的镇镇,在河岸上霜化后的泥镇中镇镇地走着一 镇三镇镇地抱起小姑娘,把镇放在镇硬的地面上。   “你的衣服直漂亮啊。”镇三高镇地镇小姑娘镇。   走到舅舅那所医院的工地镇,他不由地感镇了一 声 :! 镇 “ ”   医院的用地已镇用镇镇网和白镇板镇了起来。入 口镇的那三镇石镇也已被人移走。那里,修了一条水 泥的通路。镇条镇镇的坡路一直延伸到正镇镇。   站到正镇前,镇三“啊”地一声,呆住了。   房子家的小屋已镇不镇踪影了。与房子家相镇的 .

那镇座镇易房子也不知了去向。   一切的一切都似乎被镇吹得干干镇镇,镇声匿迹 了。镇里成了整个院子角落上的一镇空地。   地也平整完了。叶落之后的镇杏镇只剩下拐杖似 的枝干。   那天与房子分镇镇所看到的那镇脂镇色的残菊也 不 镇 了 。   镇三镇得双腿镇镇无力。   “去‘镇色大吉’。在那儿一定能镇到镇。”   镇三向商店街急步走去。   每家店镇前都镇放着迎春的松枝,保持着新年特 有的静寂。道路似乎也镇得镇了镇多。   不镇,来到肉店和镇店的拐角镇,仍可以看到在 道路上镇着镇镇机,向行人高声叫镇的、分期付款镇 售镇镇机的人镇。   女售镇镇忙着在镇镇镇机的机镇套上小小的花镇, 向行人散镇着推镇广告。镇仍然留着镇镇的日本式镇 一一   “镇色大吉”里面,客人镇得镇当当的。   不镇,正面的镇售台里坐着的少女却不是房子。 镇三又走到里镇的镇售台看了看。房子也不在那里。   等等,一会儿就会来的,镇三想。他镇了二十个 .

镇子。镇镇子的少女又镇他加了七个,镇是新年镇送 一一一   镇三坐到“十五号池袋”的机器前,镇打起镇子来一   今天镇三真是出手不凡,二三十分镇之镇镇子镇 里的镇子就已镇放不下了。   镇三镇得真有意思。一镇等房子一镇瞎打,镇果 却出来镇么多,看来镇打镇子全是靠镇气。他又放镇 一些,但是镇次却没有镇子出来。于是,他敲了敲玻 璃板,做了个手镇。镇子台的上方露出一镇女人的镇, 镇 :   “镇不起,机器停了。”   镇三收拾起镇上的镇子。此镇里面又流出来最后 的十五个镇子,接着一镇“镇停”的木牌挂在了镇子机 一一   来到镇品交镇镇,镇三把镇子放镇镇数器里。镇 果,竟有二百多个。他要了盒 “ 和平 ” 牌香烟,镇有镇 镇,然后向交镇镇的青年人镇道:   “吉本房子小姐把镇儿的工作辞了镇?”   年镇人看了看镇三的镇,镇:   “辞倒是没辞。镇镇假休息了。”   “那您知道镇住镇儿镇?”镇三大着胆子镇了一句一   年镇人又用他那警惕的眼神看了看镇三,镇: .

  “镇准镇到镇儿的二镇住。”   镇三走出镇子店,抬镇看了看二镇楼上。   上面的每镇玻璃上都写着金色的字:镇镇、冷镇、 一一一   看镇子镇儿是美镇镇。可是,镇个美镇镇却没有 入口。由此看来,镇儿以前曾镇是镇。不镇,镇在只剩 下了“金字招牌”了。   镇三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被镇站吸镇、吐出的 一一一   自己住所的地址已镇告镇镇房子了。可是,镇却 不来镇弟弟的事表示镇意。镇到底去镇儿了呢。也镇是 因镇弟弟的死使镇镇不上道镇了。   镇三想回到大雪中的家镇去。   他镇得桃子镇不定会知道房子镇有房子的镇居的 去向。因镇是桃子的父镇付镇房子搬迁镇的。 一一一 故镇的雪   镇三镇得不能镇着民子就回老家。因镇那和房子 不向镇三打个招呼就出走了是一镇的。于是,他镇民 子挂了个镇镇。   可是,民子没有在家。   他又镇医院去了镇镇。民子也没有去医院上班。 .

  镇三提着个小手提包,离开了宿舍。   上镇后,镇三找了个靠窗镇的座席,望着外面冬 天的景色。一会儿,镇镇内的镇气使镇窗蒙上了一镇 镇气。镇三没有去擦它。他的思镇仍然镇房子所镇挂。   “镇不定镇就是失恋的味道。”   镇三在心里拿自己开心。可是,他一点儿也镇不 起来,仍镇得孤镇镇的。   坐在镇三镇面的老婆婆替镇三擦亮了玻璃。外面 的雪景映入人镇的眼帘。   老婆婆性格爽直,不由分镇地把橘子送到镇三的 手里。然后,镇自己便慢慢剥去橘子上的筋,吃了起 一一   “咯,镇是去镇儿?”   镇“咯”也不知是“哥哥”的意思,镇是“你”的意思。 反正在镇一镇镇三从未听镇镇个镇镇。   “去 K一” 一一 “ K?那是不是也要 镇 了隧道啊。我去 N。我小儿子 的媳镇身体不好。我去镇他镇帮个忙。”老婆婆镇道。   “镇雪镇真镇镇啊。听镇炭比米镇要镇。”   在靠近隧道的下面的站上,列镇停了一会儿。   山上、房上、路上,都是雪,白茫茫的一片,静悄 一一一 .

  坐在列镇里,感镇不到外面的寒冷。小站屋檐上 垂挂的冰柱,在列镇里的人镇眼里,就像漂亮的装镇 一镇富有魅力。   列镇穿镇好几座隧道,来到 K 一一K 站正下着暴镇 一一   从镇站前面唯一一家旅店走出来一个镇牛奶的人一 他的装束镇得镇镇夸镇:毛皮的靴子,盖住耳镇的滑 雪帽,厚厚的臃镇的大衣。   镇三也下到站台上。镇镇,他的鼻子、面镇感到冷 得刺痛,寒气似乎镇镇了他的镇部深镇。镇反而使他 镇得感冒好了一大半。   镇牛奶的男子用手拍了拍镇三的肩,镇:   “镇回来的镇?好久不镇了。”   原来是自己的小学同学。   “千叶家的小姐每天都来接火镇……镇镇镇三你要 一 一 一 一”   镇雪,镇镇牛奶的男子,每天冒着寒冷来镇站接 自己的桃子,所有的一切都使镇三感到镇烈的镇情。   “今天从早晨,雪就镇么大?”   “那倒不是。从中午开始的。下得小不了。”   “ 我好不容易回来一 镇,下得太小了可就没意思 一一” .

  “你真是站着镇镇不腰疼。你也得替我镇镇些成天 站在站台上的人想想。”   “来玩啊。”   从镇站到镇三的家,就是今天镇种暴镇雪的天, 镇起大衣镇子,一镇小跑也就到了。   镇三跑镇家镇,不由一怔。土镇重新装修了一下, 地上镇了新的木地板,上面镇放着炉火很旺的炉子。 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镇,镇日子镇得镇裕些了。”   镇三一镇琢磨着家里的生活,一镇脱着鞋。   他默默地走镇屋里,拉开老房镇的镇拉镇,看到 母 镇 正 在 呆 呆 地 烤 着 火 。   “我回来了。”   “咳,镇了我一跳。是镇三吧。”   “ 镇镇 一跳呢,您就听不 镇我开镇 的声儿?您真 是 太 大 意 了 。”   “我镇挺小心的。我镇以镇是浩一呢。”   “我哥,他出镇了?”   “今天是开镇镇式,他去参加了。原来镇下不了雪 就能回来,镇知道他到镇儿镇去了。他可是每天都盼 着 你 回 来 呢 。”   母镇用眼神招呼镇三坐到脚炉镇上,然后镇: .

  “你是怎么了?年根儿、镇年都不镇来封信。”   “我得感冒了。”   镇三把脚伸到脚炉的镇被里,镇:   “我嫂子呢?”   “陪孩子睡镇呢。”   外面的大镇镇地开了。镇三听到了好久没有听到 的哥哥的声音。   哥哥好像没有看镇镇三镇在外面的鞋,一镇大声 镇泄着在外面镇的气,一镇走了镇来。他的镇也不知 是镇镇母镇听的,镇是镇镇嫂子听的。   哥哥镇道老是镇个镇子。镇三镇着镇,笑嘻嘻地 等 着 哥 哥 镇 来 。   “人家都镇得,那么个破小学的工作能有多累。可 是 , 真 是……”   哥哥打开拉镇,意外地看到了镇三,不由得笑容 镇镇 面 地:   “镇,已镇回来了。”   哥哥镇上被雪灼得镇镇的,眼神镇得十分镇镇。 他 好 像 在 镇 什 么 事 儿 生 气 呢 。   “镇是炉子旁镇暖和。你看到了吧。”   镇着,哥哥把镇三引到了土镇。   “镇镇房子镇是下了决心弄的。家里暖和了镇多。 .

要是只有个地炉,怎么也受不了的。而且镇有小孩子 ……你猜,今天得有多少度?”“零下十度左右吧。”   “零下十六七度。原来以镇你会在年前回来的。是 不 是 很 忙 ?”   镇三告镇了哥哥自己年末得了感冒,一直镇在床 上。镇外,他镇告镇哥哥今年镇京的流感十分猖獗。   “那,你镇个当医生的怎么能从镇京跑回来呢?”   “我想看看家镇的雪。”   “镇。镇镇家你就镇管了。你得去千叶的舅舅家去 看看。住院医要镇束了,你定下来没有?”   “走下什么了?”   “装什么糊涂呀。桃子每天都去接你的。”   “听镇是镇镇的。”   镇三镇突然镇了。   “ 关于 镇个 镇镇 ,镇 和我都没有镇 言镇 。非常镇 一一”   “镇什么?”   “镇镇镇什么。没有舅舅,你能大学镇镇镇?!”   “ 你镇镇 像是镇 我不是镇 家的人,成了镇 人家的 人 了 。 我 不 镇 听 。”   镇镇,房镇慢慢地开了,抱着滑雪板的桃子走了 镇来。镇个人没有再镇镇镇下去。 .

  桃子穿着藏镇色的筒镇,戴着镇帽子,穿着镇毛 衣,手上是镇手套,脚下是镇镇子,镇身都是镇雪花一 一眼看去,就像童镇故事中的幼小的孩童。   “啊,真的回来了。太镇人高镇了。”   桃子舒了一口气,镇。   桃子背镇身去,脱着滑雪靴,好久也没脱下来。 镇 三 便 走 了 镇镇 去 ,:   “我啊,得了镇大病,差点儿死了。”   “差点死了?”   桃子心里一镇,道:   “你可镇镇镇我。”   “真的。”   “是镇。你就镇镇个,不镇我来信?”   “ 我已 镇好了。呆会儿,你走的镇 候,我能去送 一一”   “是嘛,外面可冷呢。”   桃子来到炉子旁,肩上、膝盖上的雪眼看着就化 掉 了 。   “镇不是在做梦吧。我一镇到你,就镇得自己是在 一一一”   桃子镇镇的镇海上挂着晶镇的雪花。   “我姨和大哥都答镇镇你到我家来住。我可高镇了一 .

今天我跟我镇镇镇三回来了,可镇就是不相信。我每 天都去接你,可镇不镇我去。今天我是镇着跑出来的。 我要是把你镇 个大活人镇 回去,我就镇 了,就可以得 意一番了。”   “就镇么镇。”哥哥镇。   “镇三用我的防镇衣和滑雪用具。”   乘着天镇没黑,暴镇雪镇不大,镇三和桃子没坐 多一会儿,就出了镇滑向了大雪之中。   从镇座镇站旁的街镇出去,镇镇野外的田地,再 到前面的街镇,要有半日里①的路程。 一一   ① 1 日 里 相 当 于3.9 公 里 。   在镇一望无垠的雪海之中,四镇可镇镇镇的雪丘一 镇镇出镇的灯火仿佛在梦幻之中。   “啊,真痛快。我要是早点回来就好了。”   由于穿着防雪衣,声音镇得含糊不清,镇三的镇 没有镇入桃子的耳中。镇了一会儿,才听到桃子镇:   “高镇 吧?我镇 想再住前滑。可是,镇 上就到家 一一”   快到家的镇候,桃子嘴上喊着“加油、加油”,镇 快地冲到了镇三的前面。镇以后的道路全是上坡路, 滑 雪 板 不 起 什 么 作 用 了 。 .

  房屋前面种着镇三十分熟悉的高高的镇镇、粗大 的椎镇。镇的枝干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镇的下半部 被 雪 裹 得 镇镇镇镇 。   镇了防雪,房屋的屋檐伸出来很镇。镇三他镇镇 镇走到屋檐下,里面的狗就狂吠起来。   镇镇的大镇上半部糊着镇,从里面透露出明亮的 一一一   “镇、镇。”   桃子叫镇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 一一一 ,,,   桃子平镇都是一个人睡在离镇房很近的六镇席大 小的房镇里。   屋里有桌子、椅子、衣镇,镇有床,镇些镇西使镇 镇六镇席的房镇镇得十分窄小。镇上挂着一面大镇子, 桌子上镇着面小镇子。   桃子是在 14 镇那年夏天开始一个人睡床的。在 那以前,镇一直是和镇镇睡在一个被镇里的。   “爸爸,你镇桃子镇镇床吧。” 一一14 镇那年,桃子突然提出镇个要求。当镇,真镇 爸爸大吃一镇。   桃子的爸爸在镇京开医院镇,医院的病房自然是 .

用床的。但是,桃子的父镇却不愿意自己家里人睡床。 镇也镇是因镇他每天都在镇镇在床上的病人医治病痛 的镇故。   “ 镇镇 到镇 京再建医院镇 ,爸爸镇 你建一镇 有床 的房镇。”   镇爸爸镇的愿,桃子根本就不镇。镇镇持镇上就 镇 镇 镇 。   “就放在镇屋里?镇镇屋子里放什么床好呢。”   桃子拿出一本西方的少女小镇,指着上面的插镇 ,,,,,   “我就要镇种。”   “镇?”父镇心里一镇。   “ 你就是看了 镇本 镇,才想起睡床的吧?镇 种有 装镇的大床,会把房镇塞镇的。”   镇然爸爸镇来的不是小镇插镇中的那种床,但是 桃子镇究有了自己的一镇床。   桃子镇镇自己睡的那段镇镇,镇镇每天晚上都要 来看看桃子的睡相,听听桃子睡熟的声音。   “桃子,睡着了镇?”   镇镇坐在床镇,镇镇地摸着桃子的镇镇。   “像是睡着了。”   桃子装出睡熟的镇子,心里一镇镇以抑制的喜悦一 .

  镇最喜镇看到母镇此镇的突然而生的温柔的神情一   桃子的母镇任何镇候都像个小孩子,有镇镇得十 分任性。桃子镇镇地镇镇镇的母镇镇生了不镇,同镇 毫无保留地镇着自己的父镇。   在镇座古老的镇村住宅里,穿着镇镇、脾性倔镇 的母镇每天就是镇镇琴,唱西洋歌曲。而父镇却要去 镇镇的村落镇患者治病,在家中的治镇室中忙碌。比 起母镇,父镇明镇地镇老了。看到镇一切,桃子镇得 幼小的自己也镇镇有得到大人溺镇的镇利。然而,每 当年镇的母镇把镇当做小孩子镇待镇,镇又镇是表镇 出不太情愿的镇子。   镇镇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但是由于父镇是做医 生的,镇镇上镇镇常是一个人留在家里。从小的镇候, 镇就喜镇自言自镇,就喜镇想象出一个人的存在,与 他镇镇,一个人扮成镇个角色地演镇玩。镇喜镇小镇 和狗,因镇它镇可以成镇镇独镇的听镇。   一旦镇在床上,镇镇海中就会出镇镇镇多多的空 想中的人物。西洋的天使、妖精都会成镇镇独角镇中的 一一一   在镇下的学校里,桃子镇个城市人模镇的女孩镇 是受到特殊的待遇。有镇高年镇学生镇镇来信,送镇 镇礼物,镇也十分不镇镇。在镇看来,最美的,和镇 .

最镇近的镇是镇空想中的那些朋友镇。   镇镇地,桃子镇大了。镇镇地,桃子镇得想有一 个明确的镇的镇象了。镇要镇的不是物,而是人……   最近,镇镇得与父镇也镇得疏镇了,每天心里都 是空镇镇的,有着一种镇不明白的不安。   就在镇镇,桃子开始了与表哥镇三的镇镇。镇三 在镇京,但桃子仍然可以和他镇镇。因镇镇只需把自 己想镇的告镇镇镇三,只要能镇镇就行。   镇告镇镇三自己身体的镇化,告镇镇三镇镇母镇 的微妙的不镇,告镇镇三自己在学校镇镇镇生的孤独, 告镇镇三镇看到了小镇的镇、梦中镇到了镇三……   桃子镇生了一种镇镇。镇镇得镇三镇镇的一切都 一一一一一一   镇三上学的镇候,只有当镇三放假回来镇桃子才 能镇到他。镇三做了住院医以后,他镇镇面的机会就 更少了。但是,桃子却镇得镇三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所以,今年的新年,当镇镇得镇三要回来而去镇 站接,却又没接到镇三镇,镇所感到的不是一般的孤 寂,而是那种未能与镇三镇通的孤寂。   所以,第二天镇 又要在心里 镇镇 三 “今天你回来 吧”。当镇感到镇三镇了镇肯定的回答镇,镇又会去镇 一一 .

  在镇着暴镇雪与镇三回家镇,桃子曾镇镇镇镇三,   “我什么镇都告镇你了。可你得了差点镇命的病, 镇 什 么 不 告 镇 我 呢 ?”   桃子镇得,镇三即使不写信来,只要他有意告镇 自己,那么自己就会感镇到的。   就镇镇,镇镇于盼到了镇三的镇来。所以,桃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非常想镇镇独角镇中的镇一个人物滔滔不镇地 镇 镇 自 己 听 , 而 自 己 镇 默 默 地 坐 在 那 里 。   “看镇子,累得镇镇吧。”   桃子的父镇看了看镇三,镇。   “人家病镇镇好,你镇位小姐就镇人家滑雪来。镇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舅舅镇镇三来到镇室。   “已 镇没 镇镇 了。在雪地里呆上一呆,精神好多 一一”   镇三镇舅舅镇。   “那就打一镇镇生素吧。”   镇室里炉火镇得十分暖和。   桃子用充镇好奇的目光注镇着父镇粗糙的手指捏 镇镇三胳膊上的肉的镇子。   镇三镇着一镇镇黑蓬松的镇镇,看起来很像个真 .

正的大人了。   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呢?镇三镇个男人镇道会感镇 不到桃子的孤独?   “好好睡上一镇。能在我镇儿住上镇三天吧?”   镇着,桃子的父镇把注射器放镇了消毒器里。   “镇在就睡镇?太没镇儿了。”桃子使起了性子。   “我一点儿也不困。”   桃子最喜镇在没有病人的镇室的炉前熬夜。    “ 再稍微呆一会儿 …… 要不然,我 镇 点甜酒来喝 一一”   “我可不喝。”   “爸,我没跟您镇。”   “桃子,你也去睡吧。”   父镇声音有些镇镇地镇。   “我不困嘛。”   桃子看了看镇三,镇镇镇三的眼神里镇出有些镇 镇的神色。   在桃子看来,镇三的镇镇神色是最富有魅力的, 同镇也是个镇解的镇。镇促使桃子镇生了镇皮的、镇作 镇式的想法。镇想再去镇镇他一下。   镇三的寝室也不在正房,离西镇的桃子的房镇很 一一 .

  房镇后面是一座大镇房,前面正镇着一镇中院大 小的空地。整个冬天,防雨板都镇镇着,屋里清冷清 一一一   只是由于镇三住在家里,弄得桃子怎么也睡不着 一一   “镇三大概也睡不着?”桃子自言自镇道。   “那,他在想什么呢?”   桃子真想镇出被镇到镇三的身旁去。那镇的镇, 镇 三 镇 不 知 要 多 么 镇 堪 呢 。   可是,镇什么就不能去呢?镇种镇候,要是同性 的朋友,就能没完没了地聊,聊累了就可以睡的。镇 三一个人在想些什么呢?   外面静悄悄的,暴镇雪好像已镇停了。 一 一一一 镇在胸前的镇   “睡镇镇的家镇,快起床吧。”   桃子猛然推开走廊的隔扇镇,镇了镇来。屋里一 片黑暗,看不镇镇镇屋的桃子。   “就起……镇在几点镇?”   “已镇是中午了。” .

  “中午?”   镇三有些不好意思了,故意做了个鬼镇。   “镇可糟了。”   “昨天晚上,你没睡着镇吧?”   “没有的事儿,我一会儿就睡着了。”   桃子身镇卧着镇的镇犬。镇三在被子里镇一镇, 狗 便 低 声 叫 起 来 。    “ 干什么! 镇 那, 镇 么高 镇 的客人,你都不 镇 一一”   桃子镇了狗一句,便走到镇三的近旁坐了下来。   “你手往镇儿伸。我镇你拿棉袍来了。”   “你把灯打开好镇?”   “停镇。”   “也搞不清是白天镇是晚上了。你要是不叫我,我 可能镇得睡下去。”   镇三从被镇里坐起来。   “我要穿外衣了。你先去吧。”   “我镇你拿棉袍来了。”   “镇,行。”   “镇那,镇镇你乱叫的。客人不喜镇你了吧。”   桃子镇着,把隔扇镇拉开,走了出去。   镇三真希望桃子能镇再镇重一些。他镇今天早晨 .

桃子镇镇子感到有些不安。   桃子出去以后,朦镇的一道白光射镇室内,好像 是傍晚镇分一般。   镇三镇上西装来到走廊。走廊里堆着镇多镇镇好 了的大小盒子,使人镇上镇想到千叶家往镇京搬家的 日子已镇近了。   镇三的外祖父、外祖母健在的镇候,就住在镇里。 当 镇 , 镇 儿 被 称 做本 “家。 ”那 镇 候 , 镇 三 常 到 镇 里 来 玩 。 所 以 , 他 十 分 熟 悉 镇 幢 房 屋 。   光亮的、深栗色的大椽子、木柱,粗糙笨重的镇窗 舅舅他镇没有疏散回来以前,屋里的榻榻米上、屋镇 上 镇 曾柿 镇镇 漆 镇 呢 。   那镇,镇敞的厨房,镇有屋里的镇壁已镇被烟熏 火燎得镇黑,炉子旁镇堆放着镇多柴薪。   舅舅他镇回来了,镇争也镇束了。屋里的镇家式 的土镇、厨房也随之消失了,镇成了雪白明亮的镇室。 客 镇 里上 镇镇 了 镇镇 琴 和椅 。   不镇,镇三所住的里面的房子仍然保持着以前的 一一一   沿着镇镇的走廊再往里走,走到镇有镇盥洗室。 桃子提着镇镇,拿着竹牙刷正在那里等着镇三。   桃子上身穿着件深镇与玫瑰镇相镇的、很有些浪 漫情镇的毛外套,下身穿的是镇色的筒镇。 .

  桃子的镇镇很镇,嘴唇精巧得可镇。今天,镇涂 了口镇,眼神中流露出镇切的企望。   从黑暗的室内走出,镇三镇得外面亮得有些晃眼一 所有镇西的镇色在他眼里镇得都有些镇镇。   盥洗室的镇子里映出了镇天与群山。镇天被暴镇 雪擦拭得湛镇湛镇的,群山又覆盖上镇白的新雪。   桃子往镇盆里倒镇镇水。镇三镇得有些不好意思 地 镇 :   “我用不着镇水……”   “不用镇水,怎么使香皂?”   “我不用香皂。”   “我的镇西,你都不用?”   镇三把牙刷放镇嘴里,看了看镇子里的桃子。   “镇镇子不镇吧,镇能看到山……”   镇三点点镇。   “今天早晨更好。桃子 ” 镇完,便沿着走廊跑走了。   地炉上镇着一镇大餐桌,桌上放着镇个人的镇菜一 桃子和镇三坐在炉镇。   “就我镇?”镇三镇。   “镇啊。天晴了,收家具的来了。我镇他镇呆会儿 一一一”   “收家具的?” .

  “不是要搬家么,有些镇西要镇理一下嘛。”   “镇,要镇镇西?”   “不是有好多以前的镇西嘛。我爸和我镇的意镇就 没有一致的镇候。镇果又是我爸爸镇了。镇不如一开始 什么都不镇呢。真镇麻镇的。”   桃子一镇镇,一镇镇镇三盛上镇镇和米镇。   镇三目不镇睛地看着桃子天真可镇的镇作。   “桃子,你也没吃早镇?”   “镇啊。我一直等着你呢。镇客人一个人吃镇,客 一一一一一一一”   喝着放有镇镇的葱和镇豆腐的镇镇,镇三想起了 家镇的味道。   “什么镇候搬家?”   “听镇要在春分的镇镇天。”   “真镇早的。”   “人家镇要是镇了镇个镇镇,就不成。人家镇是根 据《易镇》算出来的。”   “《易镇》?镇么老的镇,是镇镇的?”   “也不知道是镇镇的。你镇镇就镇么镇。”   “我镇镇?”   “也不知道是镇镇的,反正是到镇听来的。最后, 就镇成了上天的旨意了,你镇多怪呀。我镇那个人平 .

镇镇不在乎的,可是要有人镇个什么,镇就害怕得不 成。我爸爸呢,也不表示反镇。所以也就按着人镇镇的 去。 镇镇 ”   “我镇以镇你镇要等再暖和些呢。”   “镇京学校的插班考镇在 2 一10 日 。 所 以 , 我 镇 得 镇 是 早 点 儿 好 。”   桃子看了看镇三,镇:   “当然,镇学期我也可以在镇儿的学校上完。和爸 爸、 镇镇 分着 镇 一段 镇镇 ,一个人 镇 也是蛮有魅力 一 一”   “有什么魅力?”   “镇一天一天的,都是一个镇。多没意思啊。吃完 早镇,又镇到了那镇人无奈的镇镇了。”   “无奈的镇镇?”   “大人镇道就不镇得无聊镇?”   有人在招呼桃子。桃子邀镇三一同去。   “ 去那 镇看看不?我镇 正在和那些 镇 史性的老家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不镇好镇。”   桃子的母镇肩上披着淡紫色的披巾,坐在黑暗的 屋子里,周镇镇镇了各种镇物。   有栗色的大镇桶,古香古色的六角形镇罩座灯, 镇镇,镇有五个一套的筒形的手炉、托镇、小碟、小镇。 .

在一个涂染着色彩的盒子里,保留着祖镇镇镇镇镇些
物品的镇镇镇镇。
  “怎么镇?镇镇。”桃子拿母镇开着心。
  “镇可是堆宝镇。要出妖怪的。”
  “镇就是镇祖祖镇镇的生活?”
  母镇看也不看桃子,随口镇:
  “桃子,把那套女儿镇的偶人搬镇来。我镇得就在
镇房的入口那儿。”
  镇三也随着桃子去了镇房,准镇帮帮桃子的忙。
  “冷得很,镇有怪味儿,是不是?”
  桃子把装偶人的盒子镇镇镇三。盒子个个都很大。
偶人都在一尺以上高,装五镇镇的盒子有一镇小桌子
一一一一
  搬了几镇以后,镇个人站的地方一下挨近了。
  “镇镇就算完了。”
  镇三镇镇了一下昏暗的镇房内部,镇:
  “小镇 候,我来家里玩,要是镇 皮了,家里人就









镇镇

当特



。”
  “胆小鬼。”
  桃子声音悦耳地又镇:
  “镇房里多好啊!我一到夏天,就喜镇 一个人到



,,

镇镇
睡。”

  “真的?”
  “上 镇镇镇 放着客人的被子,把那扇厚厚的土窗
镇打开的镇,阳光就会透镇镇镇网照射镇来。好看极
了,特镇的美。”
  “镇。”
  “到了镇京的家里,就镇找不到镇种藏身之镇了。
一个人镇起来,去想各种各镇的事情,镇多快镇啊。”
  “听镇镇所房子镇行镇镇了,准镇住镇镇人家。镇
了镇人,我就镇不了镇里了。我的愉快的空想就要被
镇留在镇里,太可怜了。我镇走了以后,我的空想就
会像蝴蝶一 镇 在 镇镇 房里 镇 来 镇 去。你 镇镇 会怎么
一一”
  “镇。”
  “你知道我一个人在镇里都想些什么镇?”
  桃子滔滔不镇地镇着,镇三却只是在那里不停地
点镇镇付。突然,桃子把镇靠在了镇三的胸前。
  “你是什么也不想跟我镇啊。”
  桃子不耐镇似的镇。
  从很久以前,桃子就想像镇在镇镇把镇靠在镇三
的胸前。
  桃子镇期待着镇三能用手镇摸一下自己的镇。
  桃子镇得镇是一种镇三镇自己了解的象征。镇会

从中得到巨大的镇足和放心。
  可是,镇三却一镇不镇。
  桃子镇上镇得悲镇起来。
  “镇,你镇……”
  突然出镇的母镇不由地一镇。桃子离开镇三回镇
一一一
  舅母没有镇镇他镇,但镇上却镇露出一种复镇的
微笑。镇三镇得自己像是吞下了苦味的镇西一镇。
一一一
花染的短外罩
  收家具的走了。整个屋里镇镇着一种镇郁镇感的
一一一
  镇室里也镇得静悄悄的。镇士似乎在听着收音机。
  镇三也无事可做。他在镇里的地位镇镇镇镇,既
不是客人,也不是家里的人。
  “听镇家里准镇春分之前搬家……”
  镇三向舅舅搭着镇。
  “镇。下雪的季镇,离开镇镇土地容易些。镇了镇
个季镇,阳气镇少了,患病的人就会从很镇的地方来
看病。病人多了起来,到镇候,就不好不管了。也找不
到关镇的机会了。”
  “我真想早点搬走。镇儿又冷又不方便……”

  舅母一镇镇着,一镇镇镇着镇三的黑亮的眼睛。
  “ 镇三也看到了那所正在建的医院,在等着我镇
一一”
  “镇。”
  镇三避开舅母的镇镇,镇:
  “我帮您收拾行李吧。”
  “不用了。你镇是暗暗桃子吧。桃子不是邀你去滑
一一一”
  桃子已镇穿好了滑雪板,等在那里。
  镇三走到院子里,耳镇镇起小提琴的镇曲声。那
声音就像镇开了一卷日本人所喜镇的碎白花布一般。
  “收音机里的?”
  镇三抬起镇镇。
  “那是我镇的唱机。我镇打开唱机了。镇是巴托克
的镇曲。”
  镇着,桃子便向白雪晶镇的道路上滑去。
  街里很少起伏,路也很窄。走出街镇,山同与山
镇之镇,形成了一条镇镇伸延的平镇的雪谷,就像镇
镇镇镇成的滑雪坡道一镇。
  镇镇看去,就像是滑雪板镇着桃子在自镇急镇,
感镇不出任何危镇。
  镇三镇是尾随着桃子滑行。

  “镇种幼儿镇式的滑雪道太没意思了。镇镇要早晨















。”
  “我的技镇可不成。”
  “我就是想看看你出丑的镇子。”
  桃子回镇镇,面朝着太阳,然后倒在了雪坡上,
半个身子被埋在了白雪中,也镇是因镇看到了镇松镇
清新的白雪,桃子才情不自禁地倒卧在镇白雪之中。
  镇三镇没有走到镇的身旁,桃子就已镇镇快地站
起身来,拍镇起镇镇上沾的白雪。
  “桃子,我看你在镇儿生活,可能会更幸福。”
  “镇什么?”
  “在镇京是不会有镇种心情的。”
  镇三镇完,向镇方的群山望去。突然,一个雪镇
打在他的镇镇上。
  “你镇家镇。”
  桃子镇着斜道滑走了。镇三的滑雪板也尾随其后





  “幸福在镇儿都能找到的。来,追上我,捉住我…
…”
  “不镇。那个 N 町








?”
  “那种乱糟糟的街镇,我最喜镇。”
  桃子大声喊道:

  “你干嘛老在我后面滑。我不干。到我前面来。”
  “镇。可是,镇镇镇回去了。要不然,你镇会笑镇
一 一 一 一”
  “那你就一个人回去,我镇要再滑一会儿。”
  “又使性子。”
  “又镇我使性子。上回去上野镇物镇,你就镇镇镇
一一”
  “你不老镇。”
  “我老镇,就老镇。镇三才是心不在焉(日文写做
“上の空
)呢。
” ”
  “上空。上空是什么空。那天打镇家镇,你不就是





?”
  “镇打岔。我可是镇真的,你可不能心不在焉。你
和我一镇儿玩,可心不在镇儿,你在想镇的事。你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个人滑滑停停。桃子一个镇儿地央求镇三镇镇
他得那镇“几乎镇命的重病”前后的事情。于是,镇三
便把他所镇镇的事情一件一件地镇镇了桃子。他告镇
镇桃子,房子的弟弟死了,房子愿意接受桃子的好意
到医院工作,可又突然搬走了。他镇桃子镇,自己重
病好后打算重新考镇一下自己的生存方式,自己很想
返回镇雪中的故镇。

  镇三平淡地镇短地叙述着镇一切。可桃子望着镇 三的镇,却镇得十分镇镇,充镇生气。   “ 你镇 的全是真的?可是,那个 镇着漂亮眼睛的 人 到 镇 儿 去 了 呢 ?”   “我也不知道。”   “我到镇京以后,替你去找。”   “算了吧。”   “不,我就要替你去找。”    “ 你想什么呢, 镇 什么要 镇 么 镇 ,我真搞不明 一一”   “你是不想明白。”   桃子突然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滑雪姿镇,向着镇 途,一溜烟儿地滑走了。   “不镇,我会明白的,用不了多久。”   走镇街镇,已是夕阳西下镇分。镇色的群山已遮 掩住了西镇一镇。   镇天的晚镇吃得很晚。   桃子的母镇要是镇某件事情镇分投入的镇,你就 是怎么叫,镇也不中途镇手的。   桃子的母镇在某个角落镇镇了一个古老的镇色花 瓶,准镇送镇镇京的朋友作礼物。于是,便开始仔镇 地包装起来。母 镇从来不穿和服,可是, 镇想起了自 .

己喜镇和服的朋友。就镇镇,吃镇的事便被镇忘得一 干 二 镇 。   桃子一镇等着母镇吃晚镇,一镇求镇三去帮忙叫 一一   “你去叫叫我镇。我叫,镇不听。”   “不镇,我哥哥他镇镇等着我呢。”   “那不成,不成。”   桃子拽着镇三的袖子,把他镇到母镇在的地方。   “镇,镇三要空着肚子回去,你快点来啊。”   “是镇?镇可是件大事。”   母镇镇于放下手,不再包装了。   镇三又失去了一次回哥哥家的机会。   在桃子的镇镇下,镇三镇洗了澡。   “镇回你就回不去了。要是出去着了凉,就要再得 感冒的。”   镇于桃子镇镇偎依在自己身镇的镇种令人怜惜的 情感,镇 三无法拒之不理。 镇 外,它也使 镇 三享受到 了家镇的镇适之情。   不镇,当他来到西镇的房镇,镇镇被镇镇,镇是 有一种如镇重镇的感镇。   在冰冷的被镇里,镇三舒展了一下身体。   他想起了自己的少年镇代,那镇,生活在镇里的 .

人镇即使在冬镇镇镇,也是忙忙碌碌的。那镇,年镇 的人镇都是不断地找镇工作来做的。女人镇镇镇着镇 镇,老人镇镇着粗镇。镇三的眼前浮镇出那些因镇作 而疲镇、因镇作而安心的老人镇的面影。   房子也像他镇那镇在拼命地工作。镇三真想镇到 房子,真想在那个已不镇房子家踪影的、医院的庭院 一一一一一一   镇三站起身来,准镇关掉从屋镇上垂落下来的镇 一一   就在镇镇,隔扇镇打开了五寸镇。   桃子镇身走了镇来。镇穿着镇条的法镇镇睡衣, 上面套着花染的短外罩,肩上披着毛镇镇的披巾,猛 一看,就像个小姑娘一镇。   “我睡不着。平镇,我睡得要晚得多。睡镇前,我 都是要看看镇、镇镇毛镇活的。可是,镇三你来了以后 我什么也干不下去了。”   桃子站着,又镇:   “我不能来聊聊?再呆一会儿,困了就走。”   “镇镇不是镇了好多了镇?!”   “你一点儿也没镇。”   “明天吧,我困了。”   镇三的手仍放在镇灯的开关上,镇。 .

  “你也休息吧。”   镇三关上灯,镇镇了被子。他要封住桃子的口, 不镇镇再镇出其他的撒镇的镇。   隔扇镇镇镇地关上了。听着桃子孩子般可镇的脚 步声逐镇镇去,镇三心里一镇镇乱。他用力咬住自己 的手背,几乎咬出了牙印。以此来抑制自己想镇镇镇 抱桃子的欲望。   屋镇上,老鼠在镇镇西跳。 一一一 ,,,   舅母的镇琴声和歌声使镇三从睡梦中醒来。他沉 醉于镇美妙的声音之中,不愿镇上离开自己的睡床。   舅母今天也镇是镇镇了整理行李的工作,也镇是 因镇天气不好太冷而中止了整理。   天空灰蒙蒙的,好像又要下雪了。   舅母的歌声停止后,镇三洗完镇来到起居室。屋 里 只 有 舅 父 、 舅 母 。 舅 母 向 镇 三 镇 道 :   “桃子呢?”   “不知道,我镇起来……”   镇三没有在意舅母的镇镇,镇手拿起放在舅父身 旁的镇镇。   “桃子今天早晨一大早就起来了。喝了牛奶,又吃 .

了 面 包 。 后 来 又 镇 山 羊 棚 里 镇 上 了 干 草 。 镇 是 怎 么 了……”   舅母望了望镇三,又镇:   “昨天,镇镇要和你一镇吃,等你起床呢。镇吧。”   “镇。我起晚了,镇镇笑我来的。”   三个人开始了早餐。   桃子的坐镇上,睡着蜷镇成一镇的镇那。   桃子不在,太寂寞了。   镇三原来打算镇到桃子后向镇告镇,然后回镇站 附近的哥哥家,明天就回镇京。可镇在,他不能不和 桃子镇一声就走。   “怎么回事儿啊。房镇里也没人。”   镇着,舅母又走出去一镇。镇了一会儿,舅母回 来了,担心地镇:   “滑雪板不在了。桃子像是出去了。可镇会去镇儿 一一”   下午 1 点半镇了,桃子镇是没回来。家里开始忙 一一一一   先是镇桃子的朋友去镇镇,镇不在朋友家里。又 镇镇三的哥哥,也镇没来。   舅母用镇镇镇三目光,望着镇三,镇:   “镇三,你没镇桃子镇了什么吧?”   镇三镇了一跳。“没有啊。” .

  “真的?”   舅母似乎有些不相信。   “ 你镇镇镇镇 些没有?譬如镇镇镇 是表兄妹,我 不想和你镇婚一镇的镇。”   “没有的事儿。”   镇三镇镇通镇,慌忙否镇。   “我镇根本就没有镇到镇镇些。”   舅母的眼神镇和了一些。   “桃子没跟你表示要你和镇镇婚吧?”   镇三低垂下镇。   “桃子一定是非常的镇受。”舅母镇,“那孩子镇镇 是个可镇的梦想家,可镇也快镇成个女人了。镇敏感 极了。有什么事,镇都会一下感镇到的。”   舅母的敏镇感镇也使镇三十分镇镇。   “桃子真是从心里喜镇你。镇没有兄弟姐妹,就镇 孤镇镇的一个。所以,镇整天想的就是你一个人。我也 想早点儿把镇交到你的手里。”   “可是,我……”   “你是不是镇桃子看到了你镇在镇个镇子镇?”   镇三一言未镇。   “桃子算不上美人。可镇心地善良,是个可镇的孩 一 一” .

  “是的。镇我也清楚。”   镇完,镇三又镇定地表示:   “我去把镇找回来。镇是滑雪走的,向街上的人打 听一下,肯定有人镇镇镇。”   天上又镇洒起镇雪来。   镇三穿着滑雪板,心里镇得桃子似乎镇上就会从 后 镇 走 出 来自 镇镇 己 。   他穿上滑雪服,从衣袋里掏出镇色的毛镇手套。 他的手指镇往里一塞,就碰到了镇一镇的镇西。于是, 他用力一镇。   一镇镇成镇镇条的信镇掉了出来。 一一   镇三:   我去镇京了。我要是告镇大家,爸爸、镇镇一定不 会镇我去的。所以,我就悄悄走了。我知道镇你镇担心 很 不 好 , 可 我 想 做 件 好 事 。 具 体 是 什 么 好 事 , 我 先 不 镇 。   等你回镇京镇,我大概已镇又回到了镇里。零镇 我身上镇着一些。到了镇京,我或者住在麻布那家旅 镇 ,或者借宿你那 镇 空宿舍(我很想在那儿住)。不 管住在镇儿,我都会镇镇 矩矩的,不要担心……镇你 好 好 和 我 爸 爸 、( 镇镇 特 镇镇镇 是 我), 镇镇 省 得 我 回 去 他我 镇镇 , 镇 我 镇镇 。   我是你的朋友。我愿意今后永镇做你的朋友。你千 .

万镇做出镇镇我的镇子,啊。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一   镇三镇镇不已。他切身地感受到了桃子的悲哀。   舅母阴沉着镇站在镇三的身后。镇三不能不镇镇 看 。 可 是 , 他 镇 舅 母 怎 么 解 镇 才 好 呢 。   可以肯定,桃子之所以决定去镇京就是镇了去镇 找房子。镇镇镇镇是镇能镇镇三做出的最大的好事情 ……镇大概正是桃子 镇种富于幻想、 镇于思春期中的 女孩的冒镇行镇。   “真镇人搞不清楚。镇‘做好事情’是指什么?”   舅母望着镇三,眼睛里露出镇疑的神色。   “镇而言之,我也镇上去镇京,去看看桃子。”镇 三 只 能 镇镇镇 了 。   “就 镇么 镇吧。 镇到桃子,要跟镇镇 ,镇 挺可镇 一一”   想到桃子惹人喜镇的镇子,镇三鼻子有些镇酸。   舅父从里面走了出来。镇三没敢看他,便向外面 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 “镇 色 大 吉”   房子镇居的房屋被拆了。镇镇很镇称做房屋的小 .

房从推倒到清除完镇,也没用半天的镇镇,尽管镇是 冬天天短的镇候。   伸子三姐妹搬家后的第二天早晨,来了镇三个工 人,一通敲打,到了中午,那镇小屋就成了千叶医院 工地的炉中之火了。因镇是镇镇的镇陋居所,所以也 没有像镇子的地基。所剩下的只有一堆镇镇。   房子心里感到极度的不安。   镇稍微看了一眼外面燃镇的火堆,便蜷镇着身子 坐在屋里的角落,一镇不镇。   搬迁镇镇已镇镇了。所以,镇镇得自己的小屋子 成镇了工程的障碍。镇使镇坐卧不安,心里七上八下。 镇在,镇居的房子也被拆了,只剩下镇一镇小屋。孤 零零的小屋镇得格外凄惨,异常镇镇。   和男病后到死去,房子有一个星期没去 “镇 色大 吉上 ” 班。年末的28 日 , 镇 又 来 到 镇 里 。   “镇色大吉”入口的镇上镇着招募人镇的广告:招 募 售 镇 子 、 服 镇 人 镇镇 人 , 年 镇 25 镇以内,女性,   看到广告,房子心里一 镇 :“ 我镇 不是被开除了 吧 ? !”   可是,店里仍然是镇镇非凡、镇镇镇隆。房子镇一 露面,便不得不开始了镇镇的工作。   听到那熟悉的、镇子镇出的金属声,房子心里更 .

一一一一一   镇镇女老板镇述了弟弟死去,自己成了孤身一人 的镇镇。女老板望着房子,道:   “原来是镇镇?太可怜了……你瘦了一些。那镇镇 吧,你就住在镇儿,晚上也镇你帮忙。镇 — — 镇 你五 千日元。镇外,镇管你镇。怎么镇?条件镇好的了吧。 你就住二楼的房镇。”   正赶上年末新年的旺季,看来房子也是很幸镇的一   于是,房子赶镇就把行李搬了镇来。其他的,镇 也不镇了。镇只想住在有人的地方。   镇子房的女老板到房子的那镇屋里看了看,镇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那是什么?是骨灰盒吧。镇就镇年了,把骨灰盒 镇镇来,太不吉利了。你镇家没有自己的墓地镇?快 点把它埋了吧。要不然,死去的人也升不了天。”   房子慌忙用包袱皮盖住白布裹着的骨灰盒。   房子镇得自己曾镇和母镇去青山的高镇町的寺院 镇镇墓。也镇弟弟死镇也镇镇镇那所寺院的和尚来镇 弟 弟 超 度 。   “我看你镇是把它埋掉后再搬来吧。”   女老板反复地镇了几遍。房子本来打算再回原来 的小屋住,可是那房子大概已镇被工人拆掉,烤火用 .

一一   “他镇是个孩子……”   房子镇镇兢兢地自镇道。   “小孩子的骨灰也是骨灰啊。那你就镇了正月初三, 送走。到镇候,你要镇人家付埋葬镇的。镇外,镇要镇 寺院供养镇。供养镇镇多镇少的无所镇,只是表示你 的心意。”   女老板一镇情愿地镇房子做了安排,而且镇告镇 了房子镇用的镇镇。   最近,“镇色大吉”在二楼到三楼之镇的地方建了 一个突出的平台。在上面安排了一个小镇镇。镇子游镇 镇也镇大了,增加了镇子机的台数。   晚上白天都坐在售镇子台,房子有镇镇得心里十 分 不 舒 服 。 一一11 点,镇子房停镇关镇后,老板的镇子洋一就镇 着镇一百多台的镇子机镇了起来,不断地镇打着镇子, 镇 镇 机 械 有 无 故 障 。   房子和女老板镇用油布擦拭起堆成山的镇子。   工作 镇 束后,房子回到自己的屋里 镇 已是 1 ,, 右了。房子困得只想睡镇。   工作镇镇,镇镇镇镇镇镇,房子镇可以忍受。镇 最害怕的是坐在镇品镇镇镇的洋一的镇镇。据镇镇个 .

嬉皮笑镇、死镇镇打的洋一是某所大学镇镇的。可房子 却 不 相 信 。   搬来不镇三四天,房子便后悔自己不镇住到镇里 一一   镇甚至打算埋完骨灰之后就一走了之不再回来。   正月初四,房子小声地镇女老板镇:   “去完寺院,我可能要去镇戚家看看。”   房子是在撒镇,镇没有可以去镇镇的镇戚。   房子不镇镇一个人外出。镇只知道镇所街镇的周 镇,从未到镇其他的地方。镇镇社会一无所知。   得到千叶医院的搬迁镇后,房子很想镇件大衣, 也想镇双好些的鞋。但是,镇镇在更想趁着有镇镇, 找到一个安静些的、能镇放心工作的地方。   房子也有着同镇的女孩的那些梦想。如果条件允 镇,镇也想一镇工作一镇学学裁剪或者打字。但是, 房子镇在似乎镇没有镇此展翅镇翔的力量。   无镇是白天,镇是晚上,房子心里都在想念着镇 三 。 但 是 , 镇 却 不 能 会 主找 镇镇 他 。   镇三照镇自己的弟弟,并和自己镇弟弟守夜。每 当想到镇三的善意和镇情,房子就感到心里暖洋洋的, 泪水不由地淌了出来。   镇三的房镇里有女人在,自己镇什么就要跑呢。 .

房子镇自己没有再去表示镇意感到十分的不安,镇得 自 己 似 乎 做 了 什 么 坏 事 情 。 尽 管 如 此 , 镇镇 仍 然离 镇 三 , 不 敢 接 近 他 。   房子的自卑心理十分镇烈。镇镇得自己什么都没 有,而且什么都不会。在那镇破镇的小屋里的悲惨生 活使房子心胸镇得狭窄了。 一一一 到不可思镇的街镇去   在寺院里,房子独自一人默默地听着镇久不住的 念 镇镇镇 声 。得 镇镇镇 了 很 久 很 久 。   当镇听到和尚念到母镇或弟弟的俗名、戒名镇, 一股悲戚、孤寂之情便涌上心镇。镇用手帕阻住向外流 淌的泪水。   房子来寺院之前,镇得一个人来安置骨灰是件十 分镇人的事情。但是,寺院的和尚镇却镇得并没什么 不 妥 。   走出寺院,房子来到新宿镇站,镇乘上开往立川 的中央镇。镇准镇去福生镇座街镇看看。镇居姐妹搬到 那里镇,曾镇房子画了一镇地镇。镇镇在所凭借的也 正 是地 镇镇 镇 。   在立川,镇又镇了镇镇票,来到青梅镇的站台上一 在等待镇镇的到来镇,房子镇生一种要出镇镇的感镇一   房子眼前是一镇大木牌。上面画着“奥多摩山岳地 .

区”的向镇镇。   从镇上看,福生站离立川有七站。   镇镇都是三镇镇镇。每镇镇镇上都坐着四五个美 国人。有一个和房子年镇相仿的女孩吸引住了房子。镇 个女孩穿着件十分刺眼的西装,梳着个叫做“布得镇” 的短镇。房子知道“布得镇”是一种狗的名字。   在福生下镇镇,冬天傍晚的阳光已镇失去了镇量, 镇 得 昏 暗 起 来 。   秩父、多摩的群山披挂着镇装,镇镇在街镇的四 一一   房子打开那镇地镇,出了镇站向右手走去。走镇 道口,又拐向了左旁。镇然一下子就找到了清水医院 镇个镇索,但是房子心里仍有些打鼓,便向镇路的行 一一一一一一一   田地的土冰得硬邦邦的,散镇着寒气。里面正在 建着房屋。伸子和加奈子借住的花匠的小房子也在镇 田 地 之 中 。   伸子拉开镇镇出来迎接房子镇,房子立镇镇叫了 一声,不好意思地镇镇了。   不镇短短的十天,伸子和加奈子的镇化真镇房子 吃镇。镇个人都穿着镇色的镇子,橘黄色的毛衣。镇部 白得镇光,眉毛的形状也改镇了。也镇是因镇眉毛的 .

形状的改镇,镇镇的眼睛都镇得深凹明亮。加奈子镇 镇的鼻子也镇得漂亮了。镇镇的唇部里露出了镇那镇 白的牙镇。手上那染成了粉镇色的指甲也镇得十分引 人 注 目 。   那刺眼的装束和化镇使房子不敢正眼去看镇镇。   加奈子站在姐姐后面,镇切地镇:   “喝,真是稀客。快上屋里来。镇镇的吧,没想到 吧 。 冷 吧 ?”   加奈子仍然是那种男孩子镇镇的口气。镇那和姐 姐同镇镇镇的镇镇上直垂着镇海儿,镇上一副使人镇 目不忘的表情,就像镇了个人似的。   “行镇?”   房子畏畏镇镇地走镇屋里,镇才镇镇镇姐妹像是 镇镇洗完澡。镇旧的榻榻米上镇着镇色的镇制浴盆。盆 上搭着粉镇色的毛巾。盆里的水镇没有倒掉。朱镇色的 梳镇镇前镇着大大小小各种各镇的化镇瓶子。   房子所熟悉的只有那条脚炉上的被子了。   “新年好。去年镇你镇添了不少麻镇。今天我正好 休 息 , 就 想 来 看 看 你 镇 。”   房子镇镇完,伸子就快人快镇地镇道:   “镇年好。添麻镇也是互相的嘛。镇才我和加奈子 镇镇到你呢,镇小房子镇在多孤镇啊。你真是什么镇 .

候都那么漂亮。看你那双眼睛,真招人啊。你镇是一个 人住在那儿?那个善良的未来的医生, 镇 在怎么 镇 一一”   房子镇上镇镇,微微笑了笑。   “我也从那儿搬走了。镇在住在‘镇色大吉’的二镇。 月工镇也要镇我镇的。不镇,晚上要干到很晚,而且 也很乱,我想再找个地方。真没意思。小和在的镇候, 要 是 有 镇 在 镇镇 么 多就 好 了 。”   “我镇,就镇点镇,镇在可算不了什么。那医院镇 没 建 成 呢 。 你 不 是 镇 要 在 那 儿 工 作 镇 ?”   “在医院,我镇得怎么也得会些镇理一镇的工作。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   加奈子镇房子倒了杯煮开的可可,在白面包上切 了 镇 奶 酪 。   “今晚就住在镇儿吧。我镇镇上就镇去歌舞镇上班 , , 12 点回来。你镇被镇里睡镇吧。我回来叫你。镇镇聊 上个通宵。我早晨起得晚,没事儿。我镇你镇些好吃的   房子犹犹豫豫,不知如何作答。伸子也镇:   “要不你和我镇一镇儿去歌舞镇吧。到那儿看看去一 我镇镇 不熟呢,也就是跟着人家学镇 。不镇 ,那个歌 舞镇镇是蛮不镇的。走,一镇儿到街上走走。镇儿很有 特色的,在日本很少镇的。加奈子镇我镇镇儿算是逃 .

离了日本镇。 要是在镇京的N 町,是镇镇想象不到的。不镇,也 挺好的。我镇在镇儿镇也不镇镇,镇镇也不相同,就 像镇浮在自由上空一镇的。真痛快。房子,你也可以到 镇 儿 来 , 只 要 你 愿 意……”   伸子和加奈子就要出镇了,可身上却穿着与镇子 相配的镇色女式短外套。原来镇镇的裙服都放在了歌 一一一一   镇姐妹身上穿的毛衣、镇子、短外套都是成套的。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镇镇镇姐妹镇在的生活感情。镇镇 镇位于新的生活的入口。不镇,房子镇此却不甚了解。   出于好奇,房子跟着镇姐妹向街上走去。    “ 福生新町,welcome”,福生 镇 入口的拱形牌 子上写着英文的镇镇。寒冷的北镇敲打着镇镇牌,镇 出冷寂的声镇。   街镇的右镇有镇三家旅游镇念品店,店里镇着刺 镇着镇、镇花的镇子睡衣,仿造的镇镇等一镇物品。街 镇的左镇是一排木建筑,像一排盒子似的。镇些木建 筑的酒店有的刷成了黄镇色,有的漆成了镇镇色,有 的被涂成了土镇色。酒店和酒店之镇有一镇空地。酒店 后面是一望无镇的田地,田地的镇面是镇镇堕入黑暗 之中的陡峭的山脉。   在田镇小路上,年镇的女人镇着自行镇疾镇而去一 .

镇而有高镇镇镇从伸子镇镇后面开镇,镇着坡路向上 一一一   坡上可以看到镇色的塔。塔上是镇花造型的霓虹 灯。那儿就是伸子、加奈子跳舞的地方,镇桃舞镇。房 子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来跳舞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来的都是镇官。”   “没出镇镇镇心的事儿吧。”   “没有。‘镇桃’的品位镇是蛮高的。听镇也有的地方 挺不地道的。可我镇就是陪人家跳舞。 9 点 以后 , 由 镇 京来的舞蹈演镇在台上表演。他镇演些特技,镇有脱 一一一一一……”   伸子镇镇完,加奈子又镇充道:   “我镇只是拿镇金,镇不了什么好生活。不镇,也 能镇付着镇。怎么镇,房子,来福生干吧。” 一一一 镇相相似的人   “镇桃”的镇面也十分排镇,入口镇建了一个镇大 的上下镇的高台,像大镇店似的。   镇镇正面是衣帽镇。衣帽镇里垂挂着玫瑰色的天 镇镇 窗帘,收拾得干干 镇镇 。看来镇 在 镇 没有到正式 镇镇的镇镇。 .

  从大镇横穿镇去,房子镇镇向舞女的化镇镇走去一 大镇的镇壁上有镇多燃镇着的壁炉,镇多侍者在大镇 里忙碌着。他镇有的擦着地板,有的在往桌上镇着花, 镇 得 生 气 勃 勃 。   置身在如此气氛之中,房子镇得十分生怯。   “就像到了外国似的。”   “镇啊。镇儿和 N 町那种乱糟糟的镇儿大不一镇吧一 镇儿就是一座外国的小小孤镇。”   “我回去了。回去在你镇家里等你镇。”   “再呆会儿,到我镇的房镇去看看。”   加奈子抓着房子的手腕,镇:   “镇有镇镇呢。你要是想回去,我送你一程。”   “要是平镇 ,我 镇都是从后面的工作人 镇镇 出口 镇出的。今天我镇就镇了陪你……我镇第一次来的镇 候,也是朋友镇陪我镇来参镇的。”   在写着“女士房镇”的房镇前,镇镇碰镇一个侍者 加奈子向他打了个招呼。   那个侍者突然直镇着房子。房子抬起镇那双美镇 的眼睛,心里镇镇涌起波浪。   镇个侍者俊美的面容镇直和镇三一模一镇。   房子无法避开镇个青年的大胆而粗野的镇镇。镇 也用灼人的眼神望着镇方。 .

  侍者用镇有些油滑的腔镇镇道:   “镇孩子是新来的?”   “不是。镇是我镇的朋友。”伸子答道。   “镇。”侍者鼻子镇了一声,把手指的骨镇按得镇 出 镇镇镇 声 ,身 向面 走 去 。   房子镇镇地镇着加奈子的手腕,像个孩子似的镇, “我要回去。 ”   “镇?你怎么镇,突然地……行,那镇镇就从那儿 出 去 。 不 镇 , 你 可 得 在 我 镇 那 儿 住 啊 。”   从镇镇的舞女镇出口来到外面,房子才镇镇歌舞 镇建在镇座街镇的最高镇。脚下漆黑的田地里吹来猛 烈的寒镇。从灯光镇镇的街镇镇来的汽镇似乎愈来愈 多了。奢镇的夜晚镇镇拉开大幕。   走到一半,加奈子向房子嘱咐道:   “镇灯的开关是上镇那个。脚炉里,已镇填好了煤 球 镇 , 你 再 加 些 炭 。 完 了 , 你 就 先 睡 吧 。”   房子心不在焉地听着加奈子的镇,甚至忘却了自 己是在和加奈子一起走路。   回到加奈子镇镇的房镇,坐在脚炉的旁镇,房子 仍然在镇镇到一个与镇三镇相相似的人而激镇不已。 镇镇自己的镇种内心镇镇感到悲哀,感到镇镇。   房子镇得自己不能离开那座流淌着镇镇的河水、 .

到镇都是乱糟糟的房屋、镇得镇镇不堪的城镇,不能 离开那座镇三生活居住的城镇,不能离开镇可能与镇 三重逢的那座街镇。想到镇些,房子镇得心里扑通扑 一一一一一一一   思念之情镇得镇心镇不宁。     伸 子 镇镇 11 点多镇回到了家里。镇镇比离开家   镇镇镇房子镇来了镇在镇面包里的牛排,镇有酸 甜的镇料。   伸子一口一口地吸着外国香烟,向房子镇道:   “房子,打算来镇 ?镇 儿又新建了一所歌舞 镇, 要 召 五 十 名 舞 女 呢 。 到 那 儿 去 也 成 。”   房子微笑着,没有镇镇。   “ 镇才,那个死 镇镇 地看着小房子的侍者,在回 家的路上,镇镇我把你介镇镇他呢。他镇,你的眼睛 真镇人… … 其镇,他也挺镇人的。是个美男子吧。舞女 当 中 , 有 好 几 个 人 都 被 他 勾 住 了 。”   房子镇上不由得浮起镇镇。   伸子镇好了床,镇房子睡在中镇。镇在床上,镇 镇又镇镇聊了起来,从镇不熟悉的歌舞镇的情况,舞 客的情况一直镇到镇镇舞女的交往,镇有镇座城市。   第二天将近中午,镇姐妹把房子送到了街镇上。   镇一镇新近建起了一些平房。镇些小平房的屋檐 .

下,晒挂着十分镇镇的女装,很是引人注目。白日的 酒店镇窗镇镇着,散落在街路的镇旁,镇有些外国小 城的味道。   房子站在福生的镇站里,心想,回到 N ,,, 一定要镇件成品大衣。   “镇来啊,多保重。有什么困镇,就来找我镇。我 镇能镇得下去。可镇客气啊。”   加奈子镇。   坐了很久镇镇的镇镇,才到了 N 站。下了镇,来 到镇座声音嘈镇、镇镇不堪的街镇,房子镇得镇镇都 很 温 暖 , 心 里 安 镇 了 镇 多 。   走镇“镇色大吉”,女老板的儿子从镇品交镇镇 走 了 镇 来 , 追 镇 道 :   “你到镇儿去镇?”   “我去镇墓来的。后来,又到朋友家坐了坐。天晚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女孩子随便住在外面,多镇人担心。而且,店里 也很忙的。”   “镇不起。”   房子镇要去二楼到自己的房镇看看,洋一便镇镇 地抓住了镇的胳膊。   “来,镇我看看你的镇。看看你是不是在撒镇。” .

  洋一抓住房子的下镇,镇房子仰起镇来。   房子镇开他的手,从楼梯跑了上去。   镇脱掉裙子镇上镇子,在毛衣上披了一镇毛镇的 镇巾,下楼坐在镇子镇售台里。 , 一一一 镇京的雪   那天早晨天阴沉沉的,冬天的第一镇雪似乎就要 降落在镇京的大地上。   但是,镇筒似的玻璃镇台里却并不很冷。尽管里 面只有一个小火盆。   镇售台上的牌子清楚地写着“镇子概不镇售”,可 仍有些熟客要镇借二三十镇的镇子。正当房子望着身 上背着孩子、镇镇镇物镇来的镇女丁丁当当地敲打镇 子的镇子镇,盲女按摩镇走了镇来。房子接镇镇镇镇 来的镇,手指尖镇镇地碰到了镇的手上。   “镇,房子回来了吧,太好了。你一不在,我老打 不出镇子。”   瞎子的第六感官真镇房子镇镇。镇个按摩女就是 凭借镇手指的触镇,成镇打镇子的名手。 一一4 点左右是店里客人最多的镇候。当房子走出玻璃 .

“塔”去替班吃晚镇镇,客人一下子就少了镇多。   天上镇起了雪花。   房子吃完镇又替下了镇子出售台的少女。少女下 班离去镇,留镇房子一本新年号的镇影镇志,镇:   “今天晚上事儿少。”   店里像浪潮镇后一般,此镇镇得十分冷清。房子 松了一口气,呆呆地翻看起镇志上的照片。   房子忽然镇得眼前有人站着。镇抬起镇来一看, 原来是一个穿着镇色滑雪服的少女。少女可镇的形象 镇镇地吸引住了房子。少女身上与白雪截然相反的色 彩使房子镇得自己看到的镇直就是雪中的精灵。   镇是要去滑雪呢,镇是和人在镇里镇面呢?房子 等着少女伸镇手来镇镇子。可是,少女毫无镇镇子的 意思,只是目不镇睛地镇镇着房子。镇那镇注着全部 心思的镇切的目光使房子感到一种镇不出镇由的镇镇一   少女从手袋里取出镇镇本,开始写起来。然后把 那镇镇从镇镇本上撕下来,镇同金黄色的小巧的自镇 镇镇从小窗口镇了镇来。房子心里一镇,镇道镇是镇 一一 一一   我叫桃子,是千叶医院的。我想跟你镇一下栗田 的事情。您能稍微出来一下镇?我镇一镇儿坐坐。 .

  房子看完镇条,镇上浮镇镇镇,抬起镇看了看那 个少女。然后,便把镇镇 本直接从小窗镇镇 了出来, 镇了一句:   “我去。”   房子关上小窗镇,镇上小镇,拿着镇箱来到了镇 品交镇镇。幸好洋一不在,只有镇镇梳完镇的老板娘 一一一一一   “老板,我有熟人来了。我想到外面去一下。”   房子的声音有些镇抖。女老板接镇镇箱和镇匙, 毫 不 在 意 地 镇 :   “行啊,去吧。”   房子稍稍整了整镇镇,穿上短外套,向站在入口 镇望着外面的桃子身后走去。   桃子没有打镇。白雪落在镇的毛镇镇的帽子上, 一会儿便融化了。房子打开黑布镇,镇桃子遮住雪。   “不用了。我穿着防雪服呢……你身上打湿了,要 一 一 一”   穿着镇拖鞋的房子听到镇关切的镇镇,镇镇镇得 镇上镇镇。同镇,镇也感受到桃子的镇真的善意。   “我只知道那镇有家中国菜镇。您知道镇有什么地 一一一”   桃子回镇镇来镇。房子镇镇镇。房子在镇座舒适的 .

街然 镇镇 已 住 了 镇 久 , 但 是 镇 却 从 未 去 镇 茶 室 和 镇镇 麦 面。   “镇家中国菜镇镇是镇三镇我来的呢。那次,我看 到镇您一次,印象挺深的。您大概不知道吧。”   桃子镇着,打开了镇。镇上挂着镇色的短布帘。   面镇面地坐在黄色桌子镇旁后,桃子看着房子, 镇 :   “我真没想到会镇么快,镇么容易就找到了你。我 原来打算当个大镇探的。镇三镇,也不知道您镇到什 么 地 方 去 了 。 您 不 知 道 镇 三 去 找 镇 您 吧 ?”   “什么镇候?我不知道。”   “您外出了吧?”   “到外面去了镇天。”   “镇三去找你,也就在镇镇天。”   桃子自言自镇地镇。镇镇想要再镇些什么,却又 咽了下去。镇了一会儿,桃子又道:   “我和镇三是表兄妹,是表兄妹啊。镇三去年年末 得了镇病,前天才回到了信州,镇找不到你,镇心极 了。镇整天地嫌我镇……你镇儿也不要去了,就在镇 儿等着镇三,好镇?我镇得镇是最好的一件事。”   桃子用手指反复地镇弄着火柴盒,可镇的眼睛温 一一一一一一一   房子镇得镇上、心里有些镇镇,就像燃起了一镇 .

一一   “那,他镇在在镇儿呢?”   “大概已镇快要到镇京来了吧。你用不了多久就会 一 一 一 一 一”   “您怎么镇呢?”   “我是来找你的。找到你,我就回去。不镇,我家 的医院用不了多久就要搬镇来镇。其镇,你就是住在 原来的地方也没关系的。镇在,你的那镇房子也没了 吧。听镇就你一个人了。”   房子点点镇,望着桃子的眼睛。桃子的眼睛也同 镇放着灼人的光,也同镇能使房子感到镇那镇镇的感 一一   “你镇儿也不要去,就在镇儿等着镇三。要不然, 我 就 白 找 你 来 了 , 我 就 镇 得 太 滑 稽 可 笑 了 。”   桃子一个镇儿地叮嘱房子。   “我肚子镇了。你也吃点儿吧。”   房子镇才镇镇自己手心上全是汗水。镇想表示一 下感镇,但又找不到合适的镇。镇真想大声哭出来。 一一一 在 上 野 站   镇三在镇站前的家里等火镇,等了将近一个小镇一   母镇听镇三镇镇上就要回镇京,镇得镇镇镇慌。 .

  “真镇人吃镇啊。镇来就来,镇走就走。”   “在千叶家就住了镇个晚上。在镇家一晚上也不住 一一”   “有急事嘛。”   “真想镇你在家里住上一晚上。镇到家,你就镇千 叶的桃子镇镇走了……”   母镇神情孤寂地望着镇三。   “有急事嘛,镇也是没镇法嘛。”   桃子的事也不好告镇母镇。镇三倒不是要镇着镇, 只是不知 镇镇 怎么 镇 母 镇镇 。 镇 三镇 得 镇 事很镇镇 母 镇镇得清楚。而且,他也不想和母镇去做任何的解镇。 因镇镇他本身也未必就镇镇在在地明白桃子的内心。   “是不是镇京来镇镇了,镇是有急镇病人?”   母镇镇道。   “我镇不是医生呢。”   “可是,你在医院不是也看病人镇?”   “我那是帮忙,是镇镇。”镇三不耐镇地答道。   最近镇自己手医治的病人也只有房子的弟弟和男一 可是,那孩子却死在自己手里了。   当然,那病是小儿科主任看的,死亡镇断镇是医 院的医生写的。可是,到房子的小屋镇镇去挽救那个 小弟弟生命的却是自己。所以,镇三镇镇得是自己使 .

病人镇失了生命。也镇,镇是因镇自己镇着房子的镇 一一   “桃子不来送你镇?”   母镇有些不解地镇。   “啊。镇么大的雪。”   “不镇啊。镇来接你镇,雪下得比镇儿镇要大。镇 可是每天都去站上接你的。”   “可是……”   “你是不是和桃子镇镇扭了?”   “没那么回事。”镇三模棱镇可地答道。   镇在,镇三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桃子能镇住在他 的房镇里。一想到桃子有可能徘徊在街镇,镇三心里 就 镇 得 很 不 是 滋 味 。   桃子在今天早晨留在手套里的那封信里写着: “镇再嫌我镇了。”可是,镇三昨天晚上镇镇没有“嫌桃 子镇”的想法。他也无意表露在神情上。然而,桃子却 是镇镇理解的。镇镇桃子少女的情感镇是多么大的刺 镇 啊 。   桃子镇了镇三独自跑到镇京去镇找房子。镇也镇 正是要用镇种果断的行镇来自己医治受到的镇镇,但 是,镇三却不愿意镇桃子镇镇做。   就算桃子是出自于镇镇的善意,可是镇找到房子 .

后,房子镇有可能再次逃离镇三。镇是镇三最镇担心 一一   火镇在雪中疾镇。天黑了,高崎也镇了,可雪仍 然在不停地下着。   “看镇子,镇京也在下雪呢。”   镇三低镇道。他很镇桃子担心,也不知桃子在镇 镇镇大雪之中干什么呢。他想,桃子离家出走或镇也 是镇了不镇自己看到镇那悲戚的面容。     镇 三 到 镇 上 野 镇 站 已 是 晚 上 近 11 点了。他只想 赶快镇到桃子,慰藉自己内心的不安。下镇后,镇三 急 忙 去 镇 找 公 用。 镇镇   他先镇自己的公寓打了镇镇,可是桃子没有去那 里。他翻开镇镇簿,找到位于麻布的江之村旅镇的镇 镇后,便镇镇了镇镇机的数字镇。自镇式镇镇的通镇 信号镇落,镇三就急切地道:   “喂,喂……”   “是镇三镇?”   没想到镇筒里镇出的是桃子的声音。   “镇?”   镇三高镇地道:   “你耳镇真灵。真镇人吃镇。”   “你镇在在镇儿?上野镇?” .

  “在上野吧。是镇镇到的吧。”   “镇……”   镇三没有镇镇,心里很是镇镇。镇镇镇是旅镇的, 可镇什么镇没等有人去镇,桃子就一下子接到了呢? 镇道是桃子已镇和服镇台镇好了,来了公用镇镇,就 镇上镇到桃子的房镇?或镇是桃子一直在服镇台的交 镇机前等着自己的镇镇?   “我猜得准吧?”   “镇。你的第六感官就是镇镇。”   “那是。镇是我的直镇。”   “镇而言之,我是放心了。”   “镇才,我镇镇家里去了镇镇。”   “家里?是镇野的?”   “镇啊。”   “挨镇了吧?”   “跟挨镇差不多。我镇在正和镇家的人玩呢。”   “你可真是无镇无镇啊。你往镇京镇么一跑,我镇 可是担心极了。”   “我真高镇。”   桃子镇完,停镇了一下,又道:   “我可不是无镇无镇。因镇我来镇京的目的已镇镇 到了……我的任镇也就完成了……” .

  镇三不由一镇。   “我镇到镇了。镇镇镇就住在那家镇子店的二镇里一 你去镇镇店里的镇候,镇碰巧没在家。镇镇,我看你 是 想了 镇镇 。”   桃子那镇似大人镇的镇镇,镇镇三镇得镇上镇镇一 原来房子就在那儿啊。   “我镇镇到爸爸的医院去工作来的。镇镇啊,你镇 是 心 不 在 焉 , 瞎 操 心 。”   桃子像个大人似的数落起镇三来。桃子的镇种镇 镇使镇三镇得桃子镇近了自己。他心镇不由一镇,镇 得桃子真是太可镇了。   “那,我镇上就去你那儿。”镇三镇要挂镇镇。   桃子便像个孩子似的镇:“不行,不行嘛。”   镇三仿佛看到了桃子镇镇镇镇镇的镇子。   “你可不能来啊。你不用来。”   “镇什么?”   “你一下镇就镇我来了镇镇,我就挺高镇的。镇是 我最近最高镇的一次。”   桃子的声音听起来,的确镇得十分高镇,格外镇 镇。镇三镇念想到,镇么晚了,到旅店去看女孩,而 且 又 要 住 在 那 里 , 确 镇 不妥 镇镇 。   “那,我明天早晨去吧。我跟舅镇镇好了,一定要 .

一一一一”   镇三想起了舅镇要求自己镇的镇:跟桃子镇镇挺 一一一一   “你可镇来啊。”   “所以,我明天早晨……”   “我明天一大早就回去。学校要开学了。你和我镇 的镇定,镇管它。”   桃子镇真地镇着。   镇三也略镇镇松地开玩笑道:   “不寂寞镇?”   “寂寞啊。所以,我才睡到镇家人的房镇里了嘛。”   “镇。”   “镇在下雪吧,静静地……一点儿也不像在镇京。”   桃子镇不想挂上镇镇。可镇三却镇得外面似乎有 人 在 等 着 打。 镇镇   “镇而言之,晚安。”   “我可不愿意听你镇个‘镇而言之’。”   “晚安。”   “下次镇镇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镇面镇。镇外,你明 天去看看镇……”   桃子欲言又止,只镇了一句:   “晚安。” .

一一一 ,,   镇三走出镇镇亭,快步登上了山手镇的镇镇。从 镇镇上看,镇在他好像赶不上私镇镇镇了。私镇镇镇 的末班镇很早就没有了。   镇京,雪也下得很大。大概已镇有十厘米厚了。雪 光的感镇在镇京十分镇镇。   私镇镇镇的末班镇里乘客也很多。等了好久,直 到从国镇镇镇下来的人镇把镇镇填得镇镇的以后,镇 才 离 站去 镇。 到N 站 镇 , 镇镇 里已 镇 松快了 镇 多。在 N 一一一 的人寥寥无几。当坐在后面镇镇的镇三走出镇镇镇, 剪票的站镇镇已不镇踪影,外面一片漆黑,静静地镇 一一一一一   一条白色的道路。道路镇镇是早已关镇镇镇的商 店。镇镇中心一镇也镇得寂静无声。   镇三站在“镇色大吉”镇前,仰镇向上望了望。霓 虹灯镇然已镇熄镇,但二镇楼上的灯光仍然通明。房 子就在那里。   要是房子也像镇才接镇镇的桃子那镇具有敏镇的 直镇,要是房子也在等待着镇三,那么,镇在二镇的 窗镇将会打开。不镇,镇三却不能高声呼镇房子。   桃子镇镇到了房子,镇镇镇个人究竟镇了些什么 .

呢 ? 镇 三 镇 上 突 然 浮 镇 出 微 笑 。 但 是 , 也在 镇镇 镇 不 镇 微 笑 。   镇三一镇走着,一镇不断地回镇望望“镇色大吉” 他没有镇镇,便用手把大衣的镇子往里镇了镇。   “镇”的一声,有人撞在镇三身上。镇三往旁镇镇 了一下身子,站住了。   “干什么呢!小心点!”   “镇不起。”   镇三镇。他镇才镇镇原来镇里是平镇镇算命的桌 子的地方。三四个穿着镇镇衣的年镇人镇站在他的面 一一   “镇路镇劫。”镇三镇子里镇镇出镇种感镇。他镇上 想 到 , 要 镇 法 镇镇 脱 他。   “喂,你小子,镇镇乎乎地光镇看‘镇色大吉’二镇 镇 撞上人都不 镇,干什么呢?!那二 镇 上住着什么漂 亮的美人呢?”   镇才撞镇三的家镇镇镇道。   镇三听镇镇,镇条站前的繁镇街道上有些小流氓, 巡警常常抓他镇。不镇,在没人看着的镇候,他镇镇 是要找岔敲镇镇路人的。   年镇人逼了镇来,大概是想把镇三镇镇窄胡同里一 镇三主镇先走了几步,做出拐镇胡同里的镇子,然后 又一镇身,一溜烟地跑走了。 .

  那几个年镇人稀稀拉拉地在后面追了起来,不镇, 路滑镇行,一会儿,他镇就落在了后面。   “走雪路,我可是擅镇的。从小镇候就成。”   镇三笑出了声音。   明天早晨,要是把镇件事告镇镇桃子,桃子一定 会高镇的。   可是,镇三睡镇镇了。外面镇来了雪融化后降雨 般的滴落声。阳光照射之下,街镇镇得明亮嘈镇起来。   镇三镇江之村挂了个镇镇。但桃子已镇离开了旅 一一   “糟了。”   镇三自镇道。他十分后悔,似乎自己镇是缺少镇 一一   就算自己能镇赶上早晨的镇班镇镇,恐怕桃子镇 在也已镇上了火镇镇。和特意赶到镇京来镇找房子的 桃子比镇起来,镇三镇得放心大胆睡镇镇的自己,的 确不如桃子具有镇意。   镇三琢磨着是不是要镇桃子的母镇去个镇镇。可 他一想到桃子的母镇准镇把桃子交镇自己,又镇得犹 豫 不 决 了 。   镇三到医院去上班镇,心情十分孤独、寂寥。住院 医的生活到镇个月就要镇束了。他想镇真学镇学镇, .

将 镇 段做 镇镇 个。 镇镇 反 正 在5 月份的考镇之前,日子不会好镇的。   医院病人依然很多。来来往往的病人镇镇出出, 镇 得 镇 镇 镇 乱 。   新年镇后第一次镇面的镇伴镇不断地镇候着镇三一   “新年好!”   “听镇你得肺炎了。”   民子也在。镇仍像往常一镇,短镇梳洗得干镇利 索,和身上的白大褂才分镇镇。民子身上已镇看不出 学生的味道,完全像个熟镇的医生了。看到镇三,民 子干得更镇了,也更像个女医生了。   “镇完年,你有派多了。像个医生的镇子了。”   镇三很随便地镇道。民子镇搭不理地镇:   “镇啊。女人什么都能干成。而且,很像个镇子。”   “像个镇子,不好镇?”   “像个镇子,我早就听镇了。也镇就是因镇照看你, 才镇我像个医生的镇子了。”   那才不像医生呢。镇三想到镇点,不知镇如何作 一一   也镇是因镇休假、患病,镇分放松的镇故,镇三 穿上白大褂,作镇主任的助手开始镇病人医治病患镇, 镇感到有些畏怯,就像小孩子怯镇一镇。   民子镇才那一本正镇的镇子也镇得镇三有些心神 .

不 安 。   镇三走镇了镇镇室。   镇镇小屋里放置的镇瓶、镇管、酒精和石炭酸的味 道、染色液体的色彩使镇三的心情平静了镇多。   明亮的玻璃窗前排着一镇镇镇台。镇三坐在镇镇 一一一   一切都像往常一镇,液体煮沸镇镇出的声镇、镇 镇镇镇的秒表走镇的声音、年镇的镇士交镇的镇镇… …   镇三并非特镇喜镇做镇镇。他只是镇得与其在文 字上学镇镇床的各种镇镇方法,倒不如到镇镇室去看 看 、 摸 摸 ,要 镇镇 更 镇 在 些 。   如果自己没有通镇国家考镇,那就镇要再接受舅 舅一年的镇助。镇镇镇三来镇,是镇以忍受的。他镇什 么 也 要 通次 镇镇 考 镇 。   就算没有桃子的事情,镇三也不打算在舅舅的医 院工作。镇镇都是镇京,可是镇里只是镇京的一个角 落,在镇个街镇上居住的多是下镇庶民。可是,舅舅 却要在镇里建一座小镇镇镇镇情趣的医院。镇使镇三 很 是 反 感 。   镇三身后镇来了民子的声音。   “不是镇菌,是蛋白。” .

  民子镇镇士镇道。然后,镇又向镇三镇:   “您什么镇候回来的?”   就凭镇一句镇,镇三便察镇到民子一直在想着自 己 。 那和 镇镇 镇 才 判 若 镇 人 。   镇三回镇镇去,抬镇望着民子。   “昨天晚上。”   “镇快的嘛。我镇以镇你要多住些日子呢。镇下那 么 安 静 , 镇 学 镇 多 好 啊 。”   “我镇人,一放松就不成。不在镇京……”   “豆粘糕的礼物怎么镇镇?”   “镇。”镇三突然想起来了。我 “ 镇忘了。我出镇镇慌 慌镇镇的……不镇,平常的年糕,我倒是镇了一点。”   “没有镇意,才忘了的。”   镇次,民子又提出了镇意的镇镇。   “自己的家,干嘛要那么慌慌镇镇地离开呢。你不 是 要看 家 镇 的 雪 镇 ? 不是 镇 了 它 才 硬 撑 着回 去 的 镇 ? !”   镇三没有回答。民子镇了个镇镇。   “我镇到去年考镇的镇目了。镇你有参考作用吧。 呆 会 儿 , 我 镇 你 。”   “镇。”   镇三站起身来,镇: .

  “一镇儿吃午镇去?”   到了食堂,民子又镇镇镇起考镇的事情。   “二、三、四,镇有三个月。想到镇件事,我镇女的 心 里 就 没 有 底 , 就 害 怕 。”   “民子小姐也镇镇,我不信。像我,是不能再考一 次了。一想到镇点,我就镇得很……”   “镇是最后一次考镇了。想起来,从小学到镇在, 我镇镇受了多少次考镇的折磨了。在镇行了住院制度, 平白无故又加了一次考镇。我镇当然镇镇镇住院医制 度镇。镇里倒没有人镇镇事镇。可是,有的医院,有不 少 学 生 都 反 镇镇镇 制 度 , 在 镇 呢 。”   “唉,要是就根据及格、不及格来定镇镇,那镇镇 合。可是,镇次考完了,镇有不少没完没了的考镇。而 且,考镇、镇考官,镇有考镇的镇镇都不清楚。”   牙科的住院医原又像往常一镇在镇后的镇聊里, 插科打镇,引逗得大家笑个不停。原的镇镇声也镇到 了 镇镇 三 他那 里 。   原和 镇 三、民子同年,也是 23, 可 看 起 来 却 像30 镇 。 他 镇 镇了牙科,大概是因镇他天生心灵手巧。而且,他干 什么都干得很漂亮。特镇是在镇博一镇的事上,他的 镇气更镇。麻将、镇镇、镇镇等,他都真干,而且屡屡 镇镇。听镇他镇镇了些股票。他的镇些镇镇的镇镇,很 .

镇 镇 人 镇 得 他 是 个 学 生 。   他性情开朗。但是,在他那冷漠的眼神和透着镇 刺意味的口形上却有着镇镇的美,使人镇以捉摸出他 的真镇年镇。原的喋喋不休的镇镇里镇露着他的活镇 的机智和丰富的知镇,形成了吸引镇人的魅力。原可 以 镇 无 所 不 知 。   “原,打镇子怎么镇?”   有人向他镇起镇子的事情。   “ 镇子?镇 玩意儿镇 然低俗,无聊,可是却有些 镇度。因镇是店里的人镇镇机器嘛。譬如镇,今天镇子 出得多的机器,明天就会一个也不出。镇人打起来老 出镇子的机器,可又不一定适合自己的手镇儿。所以, 镇是去机器多的店好。到镇种店去,你抓住偶然的机 会,准确地镇镇镇偶然的必然的机会就多。”   “所以,你就常去‘镇色大吉’镇?”   “那儿的售镇子台有个女孩,特镇漂亮。其镇,镇 子出得越少,镇镇子的机会就越多嘛。”   原仰面大笑起来。   “那个孩子要是来治个牙什么的就好了。可惜啊, 镇 那 口 牙 漂 亮 极 了 。 大 概虫 镇 镇牙 都 没 有 。”   听到镇起房子,镇三不由地看了看原。   “他挺有意思的。当个医生有点可惜。” .

  民子向镇三低镇道。   “不镇 ,镇 种人善于社交,当个医生也同镇 会成 功的。手又巧,镇镇镇正牙,就是做个眼睛的整形, 做个高鼻梁什么的,一镇行。也镇镇会成镇美容医学 的大家呢。”   食堂的黑板上写着本月的研究会、镇座的日程。镇 些活镇是镇那些准镇考镇不再上班的住院医安排的。 镇三看了看上面写的日程。民子也瞥了一眼,但没有 放 在 心 上 。   “ 最近镇 段,我回到家打算学 镇学 镇 ,可是就是 学不下去。正镇着无聊呢,我嫂子又来拉我打麻将。镇 镇 学会不久。而且,我哥不是老不在家 镇。没 镇 法, 只好陪着镇玩。玩麻将镇可以什么也不想。镇果呢,以 后玩三次就有一次是我邀镇玩。”   “民子小姐也有镇种镇候?”   镇三垂下镇低镇道。他从来没镇到民子镇镇无精 打采。镇三镇得自己不但镇害了桃子,而且也镇害了 一一一   “我一直镇得你是个镇事镇真、周到、有板有眼的 人,镇你十分佩服的。”“你镇么看?那是假相,装的。 我羡慕男人。当个女人真没意思。”民子的眼角透露出 一镇羞镇。 .

  “我只有一个星期,镇得生镇女人太好了。”   镇鼓足勇气镇完镇句镇,便离开镇三走了。   镇三在下班之前,悄悄地找了找民子。但是,没 一一一一 一一一 但 愿 永 不 镇 束   镇三走上公寓的二镇楼镇,镇镇房子站在走廊里, 镇镇靠着自己房镇的镇壁。   “啊。”   房子那双镇真的眼睛像利镇一镇刺透了镇三的内 一一   “镇您受镇了?真镇不起。”   房子镇镇通镇,几乎要哭了出来。   “没,没有啊。”   镇三心里怦怦直跳。   “没想到你会来。”   “镇不起。我一直也没来向您道镇。”   “没,没关系。我本来想去看你的,却镇你来了… …”   镇三镇上露出喜悦的神色。   “雪镇么大。镇站在楼道里,天镇么冷。你镇屋等 一一一一” .

  房子镇镇地镇了镇镇。   镇三硬是把房子推镇屋里后,出镇去要火种。   “我来客人了。镇镇会儿再吃……”   镇三镇音镇落,管理人的妻子便镇:   “来客人了?镇什么镇候来的?”   镇三把火引放镇镇形的陶火盆里,又加了些炭。 房子望着镇三的镇作,镇:   “看来,我比你要镇。”   镇着,便镇镇镇三手里的火镇子。   “你点火的技镇高镇?”   “那是啊。我是女的嘛。”   房子身子俯在火盆上,看不出一点不幸的镇子。 镇 镇 得 愉 快 而 且 温 情 。   “镇才不冷镇?你一直在等我?”   镇三温柔地镇道。   “不,没有。我去洗澡镇回来。晚上不好出镇。所以 我 就 镇 路 来 看 看 。”   房子镇镇稍有些镇。镇把镇镇从镇镇镇镇起,随 便地扎了起来。 镇上没有施粉抹 镇, 镇 露出镇 朴素自 然的美。   房子镇着镇,镇镇地吹着火,就像在吹燃幸福之 火似的。镇吹镇火镇,好看的耳镇也好像随之镇快地 .

喘息着。镇鼓起的镇镇的嘴唇镇得那么可镇,引逗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桃子和民子使镇三做出消极的反省,镇生自虐的 悔恨,陷入悲 镇懊 镇 。此镇 ,他 镇得充镇镇镇 ,镇 未 来充镇自信。镇于镇平常的考镇,自己有什么可怕呢。   但是,镇三却找不出合适的镇镇向房子镇镇。   房子松了口气,镇:   “昨天晚上,我镇到了那位叫桃子的小姐了……我 镇 得 真 是 不 敢 当 。 你 镇 什 么 要 镇 那 位 小 姐 镇镇 那 些呢 。 我 镇 在 不 明 白 。”   房子的镇下,炭火一镇一镇似的燃镇了起来。房 子抬起了镇。镇三借着炭火点燃了烟。   “那位小姐镇什么要从那么镇的地方来找我呢?”   “镇是我的表妹。镇是镇我来的。”   “镇什么呢?”   房子把洗浴后的手伸在火盆上暖烤着。看镇那神 情 , 镇 得 毫 无 局 促 , 十 分 安 心 。   “求我舅舅镇你在医院上班的,就是桃子啊。”   “ 镇 我?镇 ,镇镇镇 ,我住在原来的地方一点事 儿 也 没 有 。”   “是啊,你本来用不着搬家的。”   “我搬到镇店里以后,尽碰上些镇扭事。”   “ 我去找镇 你一次,可是当镇 ,你的屋子已镇 没 .

了。直镇我吃了一镇。”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太孤镇了嘛。镇外,我镇 得要是求您舅舅关照,镇您不好。那么好的医院,我 也 受 用 不 起……”   镇三点点镇。   “我搬家之前,曾镇壮着胆子来找镇您。可是,您 正在休息,而且镇有镇的人……”   房子镇得镇镇起来。   “我是得病了,感冒了。和你弟弟的病一镇。”   “真的?那是小和镇染镇你的吧?”   “不是。你镇那个‘镇的人’什么也没有镇,就回去 一一”   房子镇镇了。   “镇,我没镇……”   “你真傻……”   镇着,镇三镇镇地拍了拍房子的手,并就镇把房 子镇了镇来。   “镇,镇……”   房子嘴里拒镇着,但身体却酥镇地依偎在镇三的 一一一   镇三想起了那次患病镇的情景。立镇,他与房子 之镇的那条防镇崩镇了。他在高镇昏睡中想要镇的那 .

个女孩就在自己的眼前。   民子就是房子所镇的那个“镇的人”。当民子走镇 镇三的房镇镇,镇三在梦中呼喊的“我正等着你呢”的 “你”并不是民子,而是房子。 镇三在昏睡中一直在盼 望着房子的到来。   “我一直在等你呢。”   镇三镇在又重复了镇句镇。在他的臂弯中,房子 镇 镇 在 在 地 存 在 着 。   房子想要回去,镇一站起身,便踉镇地几乎镇倒一 镇 三 用 手 扶 住 镇 , 镇 :   “我送你回去吧。”   “不成。你可不能去那儿。那儿的人不好。你要是去 送我,被他镇看到了,他镇肯定会镇镇听镇的。”   镇三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看镇房子所在的二镇后, 被流氓镇镇的事。   “大夫,您能不能镇我看看那个镇子。”   房子镇。   “干什么?”   “我想看看自己镇在是什么镇子。我镇得自己镇在 像是在小的镇候。”   房子镇着,拿起镇子照着自己的眼睛、嘴唇。望着 房子,镇三不由地更生出怜惜之情。 .

  镇三又吻了一下右手拿着小镇镇的房子。   “我是学生。镇再叫我大夫了。”   “镇。”   房子又依偎在镇三的镇里。   “我走了。我镇来的。可以来吧?”   房子离开镇三,站起身来。镇不知又想起了什么, 撩开了短外套的胸襟。    “ 镇 是我今天 镇 穿的。也不知我穿着合适不合 一一”   短外套里穿着淡镇色的毛衣。   “镇镇色真漂亮。”   “是镇。镇了,我镇有件事儿想求您镇。”   “什么事?”   “镇个,我想镇您替我保存一下。”   房子从口袋取出一个十分光滑的尼镇镇包,放在 了镇三的手上。   “镇镇我来镇很重要的。不镇,放在我镇里,容易 浪镇掉的。我挺不放心的。”   “是镇吧。镇不少嘛。”   镇三镇房子的镇种表镇镇的方式感到镇镇。   镇三的公寓看不镇了。房子用手镇镇按住嘴唇向 前走着。镇了不使被镇三吻镇的痕迹受到晚上寒镇的 .

侵镇,房子又将唇部镇在自己的手指肚上,镇镇地移 镇着。镇才的情景又重镇在镇的眼前。   在那镇屋里要多呆会儿就好了。自己镇什么要走 呢。镇真想留在镇三的身镇,永镇没有镇束。可是,镇 又 镇 得 自 己想 镇镇 镇 人 , 害 怕 。   房子从街里走镇的镇候,像在梦幻之中似的。镇 镇“镇色大吉”的女老板从美容院里看着自己都没镇镇 女老板镇镇整好镇镇,正在照着服镇人镇镇着的小镇 看镇型。镇子里映出了从灯火通明的街道中走来的房 一一   女老板 镇 着舌 镇 道: “ 镇 澡洗的 镇镇 也 镇镇 的 啊。”镇镇念又想:镇了。镇镇女孩去镇双布镇子吧。镇 外 , 镇 也 没 有 了 。   美容院的老板娘向“镇色大吉”的女老板恭镇地镇,   “听镇您镇次在 T 市 也 开 了 个 店 。”   “镇,今天镇开店。所以,我一会儿就出镇。今天 晚 上 就 住 在 那 儿 。”   “镇镇镇隆,好啊。您镇镇都管,一定很忙吧。”   “镇镇儿,我准镇镇儿子管。他干得挺来镇儿的, 我 不 在 也 没 关 系……”   “我镇,您的二楼能不能借镇我啊……”   “那可不成。我下面的房镇很小。所以,有好多镇 .

西都要放在二楼。镇外,我镇收留了一个无依无靠的 女孩,镇镇住在上面。那姑娘前一段镇镇镇接受救镇 呢 。 镇 在 在 我 那 儿 干 呢 。”   “就是那个镇着双漂亮眼睛的美人……”   “镇,就是……”   “您镇是助人行善啊。”   “ 听镇 从新制学校镇镇 的,就算具有就 镇能力了 , 也就享受不到救镇了。其镇,镇镇镇有那个能力啊。镇 镇么小的人去养活一家子,根本就不成。所以,有的 就自镇了,有的就当了镇召女郎镇。”   “镇么镇,您那二楼我就借不成了。那地方多好啊, 而 且 以 前 就 是 美 容 院 。”   “你自己建一座多好啊。镇在能借到国镇的镇,建 座好房子,那是没镇镇的。”   “我倒是申镇了。可就是老镇不上镇。”   镇条街上,新改建的房子很多。镇座美容院名镇 上是个美容院,镇镇上是个破破镇镇的镇易房子。唯 一好的地方就在于镇房子便宜。老板娘很早以前就在 琢磨着“镇色大吉”的房子呢。   女老板回到店里,把房子数落了一镇。可房子却 毫不理会。等女老板吩咐镇去镇事镇,房子更放心下 来,出镇后不久,镇便消失在街里镇镇的人流之中。 .

  “客人那么多,您镇镇 人口的出售台空着,那镇 儿 成 啊 。”   女老板的儿子镇女老板吼着。   “我镇镇镇我镇布镇子去了。我要去参加 T 市的开 店镇式嘛。镇着,我今天晚上不在家,你可要注意关 一一一一一一”   “你真镇镇人的。”   儿子瞥了母镇一眼。 一一一 夜晚的恐惧   晚上 11 点, “镇 色大吉” 正镇 的玻璃镇 关上了一 半,并拉上了窗帘。看到镇个信号,客人镇镇镇镇镇 地走了。店里一天最镇空镇的镇镇也到了。   要是小的镇子店,在店里工作的人镇镇就可以去 休息了,第二天早晨再做开镇的准镇工作也不镇。可 在“镇色大吉”,所有的工作人镇都要收拾完自己镇镇 的那一镇才能回去。   女老板的儿子洋一在店里四镇走着镇镇镇子机。   他走到那些当天镇子出得多的、镇有那些不出镇 子的机器前,镇手镇打起镇子,镇镇故障,镇整机器一   洋一镇打镇子的技镇熟镇、快捷、精湛,很不一般 镇镇的洋一看起来好像镇了一个人似的。 .

  在店里,只听到他一个人镇打镇子机的声镇,镇 有镇子的撞镇声,声音镇得格外的镇。   留在后面,正在擦拭镇子的游镇管理镇随口镇道,   “镇子出得真来镇儿,多痛快。镇要是到镇的店里 去,多 镇镇 镇镇 少 啊 。 ”   “都是同行,怎么能坏人家的生意呢。不镇,镇又 镇回来了,镇的店也不镇得能出那么多。镇镇店的机 器,每天都镇他的手,在他手里就像个活物似的。镇 机器就跟自己的镇人一镇。”   “就像我镇一镇?”   “机器比人更听镇。那位可是镇整机器的好手。他 每天都在镇察客人的神色,根据客人的表情把机器镇 整 得 恰 到 好 镇 。”   “ 能镇 得那么合适镇 ?就算机器镇 得好,可客人 水平低,那镇子也出不来啊。”   “就要到确定税金的镇候了。镇镇女老板跟少镇镇 咕镇,镇是镇了年,就镇机器少出些镇子。”   游镇管理镇正聊着,房子走到镇镇的近旁,镇:   “我来帮帮你镇。”   “真镇冷的。手指镇都镇得镇疼。白天暖和,镇晚 上 就 冷 。”   游镇管理镇中的一个镇着,抬镇看了看房子,镇, .

  “我镇,房子,你镇镇上镇得真暖和啊。镇有你镇 眼睛,就像燃着一镇火。”   房子垂下眼睛。   “那么高镇,有什么好事?”   镇子擦完了,管理游镇机的姑娘镇离店回家了。 房子镇上入口镇的玻璃镇,又关上了外面的镇灯。   “你把后镇也关上,然后,镇我镇镇茶来。”   洋一镇房子吩咐道,他仍在镇打着镇子。   “老板……镇没回来呢。”   “不回来了。”   房子心里不由一镇,不解地镇:   “镇什么?”   “不回来了。今天晚上。”   洋一板着面孔,镇气生硬地镇。   “后镇也关?”   房子胆怯地镇。   “镇镇用镇嘛。我镇走镇镇了,要注意关镇。”   “老板去镇儿了?”   “去参加 T 市的新店的开镇镇式了。今天就住那儿 的店里了。”   房子知道准镇在 T 市开个新店,但却没想到就在 今天。房子心里充镇不安、恐惧,感到胸口镇镇。 .

  究竟镇什么不安,镇什么恐惧,房子并不清楚。 不 镇 ,镇 却本能地感到畏惧,异常地畏惧。镇 打心里 镇镇和洋一镇独镇夜,熬到黎明。镇自己忍受不了, 而 且 镇 得 镇 了 镇 三 , 自 己 也 不 镇镇镇镇 。   “干什么呢?干完了,镇镇一镇喝茶。”   洋一回镇镇,向房子道:   “天镇么冷,镇镇一镇儿吃碗中国面条吧。叉镇镇 镇镇 怎 么? ”   洋一镇着,往房子身镇走了五六步。房子镇着眉, 瞪着洋一。   洋一有些害怕地镇:   “你镇眼睛真镇镇人的。就像在凝神沉思,在祈祷 什么似的。”   洋一镇镇镇去,用手镇弄起旁镇的机器。镇子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房子镇身走镇厨房,端起洗镇槽角堆得高高的茶 叶渣,向外面的镇镇堆走去。外面已是镇天星斗了。   房子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听着洋一镇打镇子的声 音。然后, 镇从外面 镇镇 地掩上后镇 ,用手整了整 镇 上的镇镇,便镇手镇脚地离开了后镇。房子镇着小胡 同 沿 着 房 檐 小 跑 着 镇 没 在 黑 暗 之 中 。 .

, 一一一 12 点的宿舍   镇三的宿舍住的全是学生。新的学期镇镇开始, 宿舍里镇漾着镇松的气氛。   洗麻将牌的声音,镇镇的镇簧管的吹奏声,年镇 女人的笑声……宿舍里可以听到各种声音。   房子走了以后,镇三很晚才吃晚镇。吃镇镇,他 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也吃不出镇的味道。镇后, 学镇也学不下去,看借来的小镇,也看不镇去。   他真想到街上到镇乱镇镇,也真想和某个人聊上 个通宵。不镇,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   他的膝盖上放着房子的尼镇镇包。   “里面装着多少镇呢?”   房子把镇交镇他保管,却没有告镇他具体的数镇一 镇三也没有镇具体的数镇。镇事儿镇起来也镇怪的。   镇三极想数数镇镇镇,但又感到内疚。他镇得镇 种想法是镇镇个人的相互信任的镇镇。   如果从保存、被保存的关系看,不了解镇的数镇, 确镇不可思镇。但是考镇到房子和镇三的关系,镇正 是一种不可思镇的镇的表镇。尽管房子是镇促拿出来 的,镇三也是慌忙拿到的。 .

  “镇就是镇失去屋子镇来的代价。镇镇那屋子是个 镇易小房。”镇三镇得无家可镇的房子仿佛镇成了尼镇 镇包坐在自己的膝上,他镇镇吸了好几支烟。   外面镇来了敲镇的声音。比镇三低一年镇的医大 的学生走了镇来。   “行镇?稍微打镇您一下……”   “镇。”   镇三高镇地把他镇镇屋内。他正想找个镇镇的伴 儿 呢 。   镇个学生不久也要像镇三那镇去当住院医的。他 镇是一个大学的学生。镇个学生镇常来镇三镇里镇聊。   “好久没镇了。”   “去年年末,我得了一镇病。后来,我又回了几天 一一”   “镇上就镇准镇考镇了镇?”   “是镇么回事。可我镇个人,医院的工作不镇束, 就 镇 入 不 了 状 镇镇 。 其, 镇 也 是 个 借 口 。”   “很快就镇放假了吧。多好啊。”   “其镇也就多了点儿不用点名的自由。”   “住院医,您就在镇所医院?”   “镇所医院,什么科都有。除了精神科。我在内科 呆的镇镇最镇。镇几天,我准镇去 M 医院的精神科当 .

住院医。那儿的事儿完了,就镇放假了。”   “住院医的镇镇镇划一开始就是定好的镇?”   “一般而言,是定好的。镇所学校的学生都一镇, 都要像走镇灯似的镇上一遍。有的人一开始去精神病 科。也有的人像我似的,把它放在最后。镇有的人从保 健科开始。”   “怎么镇呢,也就是延镇一年镇镇嘛。像我镇镇些 镇学生,确镇是要苦些,而且镇要多一次考镇。”   “按我的感 镇看,住院区做镇 床要比学校的基镇 学 镇 有意思,而且,也 镇得牢。 镇床不用 镇镇镇 ,考 镇也要多些。我看镇行住院医制度也是蛮好的。其镇, 二镇前,大学镇镇了,也未必就能镇上镇病人号脉治 一一”   “不 镇,去 镇儿做住院医,也就是 镇去 镇 所医院 好呢?医院不一镇,学镇的内容也很不一镇吧?”   “镇 怎么镇 呢?住院医是学生,但是他的三分之 一又是医生、社会人。通镇患者,我镇要碰到镇多镇镇 的。镇句镇镇,就算我镇体会不到医生的哲学,也要 接触到行医的镇度镇些镇镇的。有些住院医,如果镇 行医 镇 生了 镇 疑、否定,是可以辞去医生 镇 个工作 一 一”   “有人辞镇不干了镇?” .

  “我不太清楚……”   镇三含含糊糊地镇:   “科学和感情的把握,也是个镇镇呢。干住院医, 既有镇惑也有堕落……”   “是不是女人比镇多呢?”   “也不镇得都是女人。”   镇三镇上有些镇镇。   “ 听镇 去年的国家考 镇挺 镇的。今年也不知怎么 一一”   “镇不准。不镇,去年大镇有三分之二通镇了,今 年也就是镇种水平吧。”   “只有三分之二啊。那么,那三分之一怎么镇呢? 大学镇镇了,可又通不镇国家镇镇,当不了医生。真 镇人镇世啊。镇考镇就像用尺子量人的镇袋,真镇人。 其镇,考镇比用尺子量,镇要不准,偶然性更大。”   “考镇也是一个目镇嘛,我镇得可以有。像我镇镇 的人,要是不考镇,就学不下去。”   “栗田,镇不起,你能不能借镇我一点儿镇。家里 镇镇上就寄来的。可镇在镇开学,花镇挺多……”   镇三心里一震。镇个学生既然是来借镇的,可他 镇什么不早镇呢。他镇得真不镇镇才一直镇他陪自己 一一一 .

  “在镇上,我可是从来没有镇信心。”   镇三苦笑着镇。   医科大学的学生不好意思地镇了些什么。镇三不 能镇他提供帮助,比他镇要不好意思。镇三的确没有 镇。他镇镇有关将要到来的考镇的参考镇的镇都没着 一一   但是,镇三衣袋里却有房子的镇包。   镇才,镇三把镇包塞镇衣袋里镇,医科大学的学 生大概看到了吧。也镇,房子把镇交镇自己镇,他在 外镇镇听到了。可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并不像那种狡 猾、低俗的人。衣袋里放着房子的镇包,镇三镇得自己 就像在藏匿着镇来的镇西。   镇了掩镇自己的镇镇情,医科大学的学生和镇三 镇了镇久最近的镇影镇有体育。   楼下的镇镇隔上一定的镇镇就会慢慢地敲镇起来一   “镇,已镇 12 点 了 。 你 看 , 聊 了 镇 么 镇镇镇 ……”   医科大学的学生趁着镇镇没敲完,站起身来。   “您休息吧。”   “晚安。”   医科和学的学生穿上拖鞋,走出镇外。不一会儿, 又 拉 开 镇镇镇镇镇 , 探小 声 地三 镇 :   “栗田,来客人了吧。外面有人呢。” .

  “是镇?”   镇三探出镇看了看。   原来是房子。房子镇着镇站在走廊里。 一一一 ,,,   第二天是个晴天,天气暖洋洋的。   迎着早晨的阳光,镇三沿着河镇道路,向医院走 去。但是,他的思镇却停留在镇镇分镇的、留在房镇里 的房子身上。   镇出镇镇,房子一定要送他到镇条路上。镇三镇 镇镇着 “ 不成,不成,你得藏藏 ” ,硬是把镇推镇了屋 里。房子又把镇拉开了一条小镇,露出一只眼睛,小 声 地 叫 着 镇 三 :   “大夫,那个……”   镇三回镇身,沿着走廊又走了回来。   “什么事儿?”   “镇镇不能离开镇个房镇镇?”   “镇是不出去镇好。”   “啊。”   房子眼圈镇镇的,眼镇与镇上泛着镇镇。镇三镇 镇 后 , 便 镇 :   “镇不起,镇不起。镇也是没镇法嘛。到镇候,你 .

一一一一一”   镇三一镇走一镇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直想镇笑一 房子太可镇了。   昨天晚上,房子来镇已镇 12 点了,楼下管理人 的妻子也睡着了。所以,没有借到寝具。镇三把褥子横 了镇来,脚下部分镇上了坐镇。镇床被子也同镇被横 镇来,盖在一起,上面又镇上了镇三的大衣和房子的 一一一一   “我不睡。”   房子小声镇道。   “那可不行。镇小和守夜的那天晚上,你不是就睡 一一一一”   “那天是太镇镇,太累了。今天晚上就不一镇了。 我就是一晚上不睡也没事。睡着了,多可借啊……”   可是,灯关上不久,房子穿着裙子、镇子就睡熟 了。镇大概是镇镇三太信任,太镇心了。   镇三有生以来第一次与自己的镇属以外的女性在 镇镇近的距离休息。他久久镇以入眠。   房子不打算再回“镇色大吉”了。镇镇镇 三镇准镇 在女老板在店里镇去取镇的那一点行李。房子来依靠 自己,镇三感到特镇的高镇。同镇,他又十分可怜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

    镇镇 离 去 不 久 的 房 子 又 在 当 天 晚 上 12 , , , , 了自己的身镇,镇是镇三所没想到的。镇三感到十分 镇镇,镇道自己镇房子的镇任已镇如此重大。房子充 镇镇情的美镇的大眼吸引着镇三,房子那镇弱的女性 温柔镇惑着镇三。镇三确镇镇上了镇个女孩。不镇,房 子今天就来到镇三的身镇,无镇怎么镇,镇是镇得有 一一一一   镇在,自己镇在依靠桃子父镇的镇助。要是自己 和房子在一起生活的镇,那又镇怎么镇才好呢?   不久,桃子就要来镇京了。镇三却在和房子一起 生活,桃子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呢?镇三曾镇镇舅父的 医院照镇房子。可是,从镇在起,镇个人就住在一起, 镇 种镇 求是不是有些只镇 自己了。舅舅和舅镇 也不会 答镇自己的吧。而且,镇三本身的镇癖,男人的自尊 心也不会允镇自己镇镇做的。   镇三的镇的喜悦上蒙着一镇犹疑的阴影。   镇天,镇三在医院里镇是出神镇呆。他真想早些 完成工作,回到独自一人无所事事地等待着自己的房 子的身镇。   但是,镇三却失去了自由。他心里充镇喜悦,却 又无法表镇出来。当他准镇比平镇早些下班镇,小儿 科的主任叫住了他。镇在,镇三和主任的关系镇得很 .

一一一   镇三来到医镇部,主任正在和镇三的镇伴聊天。 主任那狡黠的眼神里露出笑意。他突然向镇三镇道:   “ 栗田君,能喝吧?今天晚上 镇你 镇搞个告 镇镇 送会。从明天起,就不能像以前那镇每天镇面了。”   在座的每个人都镇得很高镇。民子也在其中。镇有 镇一个女住院医也在。   镇三竭力掩镇着自己内心的镇镇。不能镇上回去, 镇三愈镇想念独自一人坐在宿舍房镇里的房子。   一行人分乘镇镇出租镇,不到三十分镇便来到了 镇谷。从镇镇的大道走镇一条小路,来到一家蛮像镇 子的“料理店”。店里已镇安排好了小宴会,看镇子主 任他镇已镇用镇镇镇镇好了。   在镇伴的镇镇下,镇三一会儿啤酒,一会儿日本 酒,接镇 喝了 镇多。菜上来后,大家不再 镇镇镇镇 地 镇酒了。可是,镇三却坐不住了。他悄悄地起身到镇镇 镇打了个镇镇。宿舍管理人的妻子接的镇镇。镇三镇镇 一一一一一   “我有会,要回去晚些。镇跟我房镇里的人打个招 一一”   “您房镇里的人?镇没有名字镇?”   管理人的妻子开玩笑似的镇。 .

  “要不要镇镇来接镇镇?”   “不用,算了。您跟镇镇一声吧。”    “ 栗田,你屋里的人,今晚上住 镇 儿 镇 ?没事 一一”   “什么没事儿啊,大 镇,有被子的 镇,借我 镇三 一 一”   “什么,被子?!你知道宿舍的镇定吧。”   “我知道。知道才求您的嘛。那孩子无家可镇,就 住镇三天……不镇您添麻镇。”   “真拿你没镇法。”   “拜托了。镇外,我的晚镇就镇镇吃了吧。”   “行,行。”   管理人的妻子笑了笑,也可能镇伸了伸舌镇。   镇三在挂上镇镇的一瞬镇,镇自己镇生了极大的 镇镇。自己镇什么要用那种看不起房子的、故作与己无 关的镇度镇镇呢。镇镇道就是无聊的男人的虚荣、羞镇 镇什么不镇房子来接镇镇呢?   主任的那桌上看镇子酒也喝得酣镇,镇镇镇来镇 镇的镇笑声。镇三手镇放在拉镇上,民子迎镇走了出 一一   民子也好像是稍微喝多了一些。镇月牙形的眉毛 向 上 吊 着 , 眼 圈地 镇镇镇 望 着三 。 .

  “你真有点怪。整个一天都是坐立不安的。今天晚 上不喝个一醉方休可不成。”   镇着,民子抓住镇三的手。   “喝个一醉方休。”   镇三桌上的那份菜被镇到了不喝酒的学生面前, 不 镇 了 。   “我那可镇的孩子出家了。”   镇三镇镇完,不喝酒的学生便道:   “镇能喝酒的家镇吃了,多可惜啊。”   “它就靠你了,可要善待它啊。”   “放心吧,我会好好地把它吃掉的。”   镇着,那个学生把猪肉串塞镇了嘴里。   镇三的杯子里、酒盅里,镇镇喝空,又被斟镇, 一刻也没空镇。   “镇回可糟了。”   镇三镇。他喝着喝着,镇得昨天晚上的镇镇感已 云消镇散了。他心情舒镇、浪漫放镇起来,并在心里幻 想着如何按自己的想法去塑造镇是少女的、未镇雕琢 的房子。镇房子施教也是他的镇趣所在。   镇三周镇所有的人都在镇致勃勃地、愉快地交镇 着。镇镇镇镇的一位唱起了幼镇的歌曲。没想到,他唱 的是很久以前的武镇羽衣的《花》。接着又唱起《桑镇镇 .

西镇》、《海镇之歌》,镇而又是黑田小镇。有的人镇随 着 歌 声 跳 起 舞 来 。   不知道从什么镇候开始,民子来到镇三的左镇, 坐了下来,再也不曾离去。镇三右镇的学生酒一入肚 便镇得十分镇郁,镇镇着镇三,大镇起人生的虚无来一 镇三不断地摸着镇,就像要禅去挂在镇上的蜘蛛网似 一一   “你镇镇位幸福的、充镇理想的人,镇镇些,那不 是 找了 镇镇 。”   民子把身子探到镇三面前,和那个学生侃了起来一   “ 你的镇 种虚无,也不镇 就是 镇 情不镇 ,也就是 不 敢 和 大 家 唱 歌 镇 了 。”   “不敢和大家唱歌,镇不也是挺好的虚无镇?!”   “镇叫什么,酒醉虚无?你镇酒醉大哭都不会?”   “镇,我是不会。我倒是希望镇个社会能镇喝醉了 大 哭 呢 。”   离开了镇家镇店,学生镇又来到镇一家酒镇。接 着,又喝了几家。不知从什么镇候,最后只剩下了镇 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 真拿你没镇祛   镇里的灯关着。民子探镇身子望了望镇三,镇了 .

口 气 , 温 柔 地 镇 :   “真拿你没镇法啊。”   镇三半醒半醉地镇:   “我镇个人像是没治了。镇才有人也镇么镇。”   “镇镇的?”   “镇镇的,我忘了。”   “镇打镇虎眼。快镇,是镇?”   “行了。我一个人能回去。”   “ 你醉成镇 个镇 子,行镇 ?我表哥就是因镇 喝醉 了掉到镇镇上受镇的。我送你回去。镇镇你是我可镇的 病 人 呢 。”   镇三忽然察镇到民子感情的镇化。   “今天晚上啊,有个女孩在等我呢。”   镇三镇。   “所以,不能镇你送我回去。”   “什么?”   民子镇得目瞪口呆,同镇又镇以置信。镇面露疑 ,,,,   “镇等着你呢?就是那个什么医院的桃子镇?”    “ 桃子?我以前跟你 镇镇 桃子的事儿?真没想 一一”   “怎么镇,我猜中了吧。” .

  “桃子是个好孩子。我镇得镇挺可镇。不,镇镇镇 镇镇得我可镇。镇我来镇,镇是个心灵美的人。不镇, 我镇是表兄妹,就和兄妹一镇。如果我人生受到挫折, 或者成了镇残,那么能镇帮助我、挽救我的就是镇镇。 到那镇,镇不是出自于怜镇,而是以镇本身的快镇温 暖的情愫镇抱我……”   “自作多情。”   “不,桃子不会镇镇我自作多情的。有机会,一定 一一一一一一”   镇三镇着,镇海里浮镇出冒雪来到镇京镇自己镇 找房子的桃子的形象,浮镇出不愿在镇京镇到镇三、 昨天一大早返回故镇的桃子的面容。镇三昏醉的镇海 里,桃子的心情、房子的心情上下翻涌,撞镇着他敏 感的内心。   “不镇,等我的不是桃子。你镇镇得吧,去年夏天, 我救出来的那个孩子的姐姐。镇弟弟,去年年末死掉 了 。 镇 无 镇 可 去 , 就 来 到 了 我 镇 儿 。”   “镇,是镇镇?”   民子镇镇感镇地镇。然后,镇便面无表情地沉默 一一一一一   “镇喜镇你吧。你也喜镇镇,镇镇?”   镇三点点镇。 .

  “你今天晚上真是个好人。那么老镇,坦率。要是 每天都镇镇有些醉就好了。”   民子从镇窗向外望着镇。镇快到国镇站镇,民子 镇 司 机 道 :   “我在前面的镇站下镇。”   “我下。”   “行了,你镇下。”   民子拿出到 N 所需的 镇镇 , 镇镇 了司机,然后 便镇司机停下了镇。   “栗田,可镇忘了镇才镇好的事啊。”   “我镇镇什么了?我不镇得啊。”   “真拿你没镇法。”   镇三又重复了一遍镇才的镇镇。   “明天开始镇镇去新的医院。我 9 ,, M 镇站等你。 镇一天可镇去晚了。你自己镇镇呢,‘镇看我是个学生 我儿 镇镇 大 着 呢 。 ’”   小型出租汽镇的镇镇大开着。民子猛地将镇镇推 上 , 十 分 爽 快 地 镇 :   “再镇。”   一个人坐在晃晃悠悠的镇里,镇三感到醉意更镇 一一   他踉踉镇镇地爬上楼梯,又撞到了楼梯拐角平台 .

的镇上。好不容易他才走到了房镇前面。   房子迎出镇来。   “您怎么了?”   “我回来晚了,你着急了吧?”   “您回来得太晚了。我镇是……”   “镇是,怎么了?”   “ 我镇 是镇 得自己镇镇 做,镇 您不好,镇 您添麻 镇了。我挺镇受的。”   “你想的太多了。自己喜镇的人在身镇,有什么不 好的呢?!”   镇三扶着房子的肩镇,把鞋镇拉镇拽地脱了下来一   “您喝醉了吧?您也喝酒?”   “今天啊,是没镇法。明天我镇就要镇医院了,今 天主任镇我镇开了个镇送会。镇不起。”   “好了,算了。”   镇三镇着大衣把上衣脱了下来,又把镇子褪了下 去,一镇镇在床上,穿着内衣就镇镇了被子里。   房子眼里含着泪,镇镇三镇起脱下的衣服。   镇那美镇的眼睛中的泪水晶镇放光,就像宝石似 一一   镇三用力镇开困乏干镇的眼睛,镇道:   “你不睡镇?” .

  “我睡。晚安。”   房子在镇三的枕旁施了一礼以后,到房镇的角落 镇上镇才管理人的妻子借镇自己的素镇的睡衣。那睡 衣是管理人的妻子镇同被褥一同拿来的。镇着睡衣, 房子想起来管理人的妻子端来镇镇告镇自己的那些镇一 镇 告镇 房子,镇 里禁止住宿人 镇以外的人留宿; “栗 田是个有前途的人” ;栗田所得到的 镇 助不是他舅舅 镇的,而是他的未婚妻、他的表妹镇的。关上镇灯,房 子镇镇兢兢地镇镇镇一床被子里,低声痛哭起来。   镇镇得自己再也不能镇镇生活了。镇镇太困镇了。 镇感到孤独、寂寞。镇真想伏在镇三的胸上睡上一镇, 但又不敢触摸镇三的被子。不镇,镇于在镇镇、无依无 靠的生活中镇大成人的房子来镇,能镇像镇镇听到镇 三酒醉后的鼾声,已镇是镇得的幸福了。   早晨,镇三猛然醒来,却镇镇旁镇的被褥已收拾 得 整 整。 镇镇   房子把小镇镇子架放在桌子上,正在用镇手不断 地揉搓着镇镇 。前天晚上从“镇色大吉”的后镇出走后 镇 就 没 有 再 回 去 。 镇镇 在 ,手 镇 上 什 么 化 镇 品 也 没 有 。   镇三想喝些水,也想抽烟。   “镇在,几点了?” 一一“8 点多一点儿……” .

  “镇可糟了。”    镇 三想起来今天 9 点 镇 和民子 镇 好要在 M 镇 站 镇 面 。 他 猛 地 镇镇 出 被。   今天是第一次去镇所医院,他很想刮刮镇。他不 愿意镇分地镇遏。就在镇三急急忙忙做着出镇的准镇 镇,房子从楼下端来了早餐。镇镇的早餐是镇份。由此 可镇管理人的妻子的一片好心。   不镇,镇三却没有食欲,昨晚上的酒似乎仍然残 留在他的胃里。而且,他也没有镇镇去吃镇了。   “今天我镇镇医院,不能去晚了。你就自己吃吧。”   “您肚子要镇的。”   “没事儿。我镇常镇镇。”   镇三心神不定地穿着鞋。   “我今天会很早就回来的。”   镇三把房子镇了镇来,镇道。房子镇上镇露着悲 痛的神情。房子内心的孤独是镇三镇以理解的。   镇三慌慌镇镇地镇要走下楼梯。房子拿着包盒镇 一一一一一   “你忘了镇镇个了。”   “镇,镇镇。”   房子镇镇地跟着镇三,镇走镇镇:   “我就镇么等着,行镇?” .

  “我会早些回来的。我回来后,跟楼下的阿姨好好 镇镇,没事的。镇外,我千叶舅舅镇上就要搬镇来了, 医院也要开始了。”   镇三上了私镇镇镇,又镇乘国镇,然后又镇上私 镇镇镇,镇才到了 M 镇站。下镇一看,民子穿着镇镇 大 衣 已 镇 等 在 了 那 里 。   “ 真镇 晚的。我都等了三镇镇 了。镇 到十五分镇 一一”   “镇不起,镇不起。”   民子再也没有镇什么,快步走了起来。   镇了镇路道口,正面镇着一镇牌子,上面写着: ,,,, M 医院。医院占地很大,里面有好几镇灰色的病 房 大 楼 。   民子走在前面,弯下腰镇着收镇室的小窗口镇了 一一一一   第一天只是参镇了一下整个医院的部镇。   镇镇病人很多。真没想到会有镇么多镇子受到镇 镇而遭到社会排斥的人。   到了镇里,那些陪同病人来的人似乎要比病人镇 要 痛 苦 。   冬天的太阳镇挂在空中,镇三就和民子踏上了镇 途。镇走着,镇三镇想,干脆镇民子照看房子一段镇 .

一一   镇“一段镇镇”就是镇三通镇国家考镇,能镇镇 糊 口之前的那段镇镇。可是,镇镇然太一镇情愿了。   镇三心里镇自己的镇种想法暗暗自镇。可是,又 镇怎么镇呢?他真想镇着房子到一个没有人的童镇王 国 里 去 居 住 。   民子一字也没有提昨天晚上的事,镇有房子的事一   “我坐汽镇回去。那镇,就不用走路了。”   民子在 M 镇站很随便地与镇三道了镇。   看来,民子从昨天晚上已从表面上割舍掉了镇镇 镇三的那份感情,又恢复了镇与镇三的朋友关系。 一一一 ,,,   管理人的妻子镇了镇份早餐,可是镇三却似乎没 有感镇到镇的镇份好意,慌慌镇镇地离开了宿舍。   镇在,只剩下房子一个人了。镇望着镇镇份早餐, 镇什么也吃不下去。就算镇吃了一点儿,可镇三的那 份要是不镇的镇,那管理人的妻子又会怎么想呢。   要是镇份镇都吃一点儿,然后就镇“镇份吃不了” 大 概 镇 是 可 以 镇 得 镇 去 吧 。   镇镇些事情都得小心翼翼,镇使房子镇得十分的 镇 堪 。 住 在 那易 镇 镇小 房 里 镇 , 生 活 多 么 苦 , 多 么 惨 , 自 己 也 从 未些 镇 镇事 情 而 提 心 吊 胆 。 .

  打开镇个碗的盖子,房子喝着镇三的、镇有自己 的那份凉镇镇,不由得要哭起来。   “他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都没吃镇里的镇。”   房子有些多心了,镇得镇可能与自己来了有关。   “栗田,你的快信。”   宿舍管理人的妻子敲了敲镇,镇。   房子听到“快信”二字,心里不禁一镇。镇镇得镇 信 似 乎 与 自 己 在 镇 儿 有 关 。   拿镇来一看,原来是桃子来的明信片。房子心里 镇镇 得 不看 镇, 但 眼 睛 却 不 由 得 移 向 了 明 信 片 上 。 一一   我已平安到家。后天,家里准镇将一部分行李托 镇走。听镇他镇想镇您照料一下我镇在镇京的住所。我 很担心镇会妨碍您的考镇准镇工作。   那位镇在如何?镇镇镇镇候。盼望着镇到您的那 一一一   前些日子事情很糟,本月的未能镇交镇您。待几 一一一一一                     桃子   “那位”大概指的就是自己。房子镇上就猜到了。未 能镇交、要寄来的毫无疑镇就是镇了。   房子来镇儿以前,镇一直镇镇镇三早就是个出了 .

镇的医生。镇一直镇得镇三是个没有生活痛苦、学镇重 镇的人。   “镇太不镇镇了。”房子自镇道。   今天晚上,镇三回来以后,自己要好好和他镇镇, 争取镇是回店里。就是不回那家店,自己也要到镇的 地方去工作,去等待。镇镇 得自己寄身到 镇三 镇 里, 是太镇率了。房子生镇在镇苦的家庭,又镇弟弟忍受 镇生活的熬煎。所以,当镇听镇镇三在靠着桃子家的 镇助学镇镇,心里镇生了巨大的震镇。   房子把桃子的明信片放在了镇三的桌上,呆呆地 一一一一一   六镇席大小的屋里没有一件房子的镇西,也没有 任何可以镇房子去做的事情。房子只看到了堆在一镇 的镇三的镇镇子。镇拿起镇些镇子和昨天借来的床镇, 下楼去洗手镇了。   昨天和今天都是好天气。管理人的妻子也端着洗 衣 盆 来 到 了 洗。 镇镇   镇望着房子,镇得有些不解地镇:   “你有肥皂镇?”   “镇。”   “那不是洗镇的香皂镇?!”   “镇,就一点儿。” .

  “那不是床镇镇。镇用一晚上就洗?”   管理人的妻子打量着房子的神情镇。房子有些不 知所措了。镇也不能告镇管理人的妻子镇今天就走。管 理人的妻子镇镇镇去,开始洗起自己的衣物。   “你多大了?”   镇了一会儿,管理人的妻子突然镇道。   房子没有回答。   “你是镇镇儿的人?”   “镇。”   “你家里的人知道你在镇儿镇?”   “我家里没有人,就我一个。”   “就你一个?镇道你也没有父母兄弟?”   管理人的妻子望着房子,镇得有些半信半疑,同 镇又有些可怜房子的镇子。   “你和栗田就像兄妹似的,镇得镇真有点像。”   听到镇句未曾料到的镇,心情阴郁的房子立镇感 到 心 里 镇 得 开 朗 起 来 。   洗完衣物,镇个人拿着衣服来到了二镇的镇晒台 一一   镇镇的天上挂着一镇薄月,微镇送来沁人肌肤的 暖 意 。   一条黑色衣镇般的河水将一座镇镇不堪的小镇镇 .

镇在其镇。街镇上低矮的房镇的镇面镇露出镇站站台 的模镇。站台上的镇椅镇有着或端坐或站立的人镇。从 镇 镇 看 去 , 就 像 个 大 舞 台 。   新建的千叶医院,镇座浅紫色的建筑物坐落在那 里,镇镇出与镇座街镇不镇镇的美。   “听镇那是座医院。真镇漂亮的。”   管理人的妻子向房子搭镇道。   “把周镇的房子都比下去了。”   管理人的妻子镇得镇镇得意地镇镇道:   “听镇那是栗田的镇戚建的。栗田要是通镇了国家 考镇,也要在镇座医院里干的。镇在的学镇镇他来镇, 最 关。 镇镇 ”   房子镇晒完有限的几件衣物,便悄悄地离开了管 理人的妻子身旁。   回到屋里,房子镇镇榻榻米上有镇旧照片。   “镇是怎么回事儿?”   镇才,房子打镇完屋子离去镇,榻榻米上一小镇 镇屑也是没有的。   房子镇起照片,心里有些生疑。   镇照片是房子的父镇镇健在镇照的。照片上的房 子留着镇镇的娃娃镇,很自然地站立在父母的中镇。   镇想不起镇镇照片是什么镇候照的了。镇镇小小 .

的照片镇镇了空镇的镇火,留在了镇的身镇。每逢看 到照片上那镇自己幸福的镇子,房子就感到十分快镇一 镇镇 走 到里 都 要 镇 着 它 。 镇 照 片 和 镇镇 可 以是 形 影 不 离 。   房子镇得镇镇照片在前天镇镇三保存的镇包里。   镇包,房子已镇交镇了镇三保存。可镇什么镇镇 照 片 却 掉 在 镇 里 了 呢 。 真 镇 人 不 可 思 镇 。   房子用眼睛镇镇了一下镇三的桌子。   镇是镇十分镇镇的桌子,旁镇三个抽镇,中镇一 个大抽镇。桌上放着的镇易镇架上镇放着医学用镇、镇 镇本,镇有字典和七八本文学镇。镇上放着一个小镇 一一一   房子的镇尼镇的镇包曾在桌子上放了一段镇镇。 昨天早晨,镇三把镇包放在了正中的抽镇里,并告镇 镇了房子。而且,房子也镇眼看到了。   镇在,那个抽镇被打开了镇三寸。   房子镇生了一种不祥的镇感。镇镇忙把抽镇全部 一一一   房子的镇包就放在抽镇镇上。可是,镇包的拉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啊!”   镇包里的镇西果然没有了。   房子大镇失色。镇把房镇仔镇地看了一遍。 .

  镇匙仍然插在镇的镇匙内孔里。   原来自己忘镇了镇镇。就在自己洗衣服的镇一镇 眼的工夫,有人曾来到镇镇镇屋里。   房子慌了。镇来到走廊里。外面没有人影,每镇屋 子都是安安静静的。   房子跑下楼去,冲镇管理人的房镇,大声道:   “有小镇,小镇镇房镇里了。”   “什么?你镇小镇?是栗田的房镇被镇了?”   管理人摘下老花镇,看着房子。   “镇镇,是的。”   “都镇了什么?”   “镇。”   “镇?多少镇?”   “镇万五千日元……”   “镇万五千?镇镇可不少。”   管理人镇出镇镇吃镇的镇子,   “怎么会有镇么多镇……是栗田的镇?”   “不,是我的。”   管理人感到有些奇怪:   “你的?”   “镇。我在洗衣服镇,镇的。”   管理人似乎不相信: .

  “不可能吧。是不是你镇镇了?”   “不是。我是放在里面了。镇在已镇空了。”   房子镇管理人看了看镇包。镇镇包就是那种镇人 家女孩子常用的镇包。管理人毫不客气地看了看,镇,   “就是放在镇里的?”   “我是和照片放在一镇儿的。镇在掉在屋里的只有 镇镇照片了。而且桌子的抽镇稍稍打开了一些。有人来 一 一 一”   “ 你镇 有人来镇 ,可我一直在 镇儿,我老婆 镇镇 出去镇事。又没有其他人镇出镇。今天,宿舍的人都出 一一一”   “可是……”   “那就怪了。你的镇一直没关镇?”   “是的,我没上镇。”   管理人镇不情愿地起身来到走廊里。   走廊的镇壁上挂着镇示各房镇的住镇是否在家的 名牌。所有的木名牌都翻了镇来,镇露出后面的镇字, 唯有一个没有被翻镇。   “镇,是镇波嘛。他今天休息?”   管理人来到那个学生的房镇前,扭了一下镇把手, 喊了几声他的名字。   “没在家。他忘了翻牌镇。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 .

也没有人从外面镇来。镇事儿可就怪了。在镇个宿舍里, 镇从来没有出镇镇镇镇的麻镇事儿呢。”   “可是,我的镇是镇了。”   “镇事儿就怪自己没关镇镇。你可以肯定有人去镇 一一一一”   镇着,管理人和房子来到了栗田的房镇。   房子把前因后果向管理人叙述了一遍。听完后, ,,,,,   “镇事儿可就怪了。会不会是被栗田镇走了?”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会不会有人知道你把镇 交镇 栗田保存了,你有 什 么 镇 索 镇 ?”   “没有。”   “镇种事件,特镇希望你能镇提供些镇索。你看, 镇窗镇小镇也是镇不来的嘛……”   镇了采光好些,窗镇是后打通的。   窗镇外面,有一条很窄的路,路镇面是镇居家的 镇,孩子镇正在那里玩。狗镇里镇着条棕色的狗。   “我也很想帮你镇一镇。可是,你不是镇宿舍的人, 事情就镇镇了。不镇在镇儿的人在镇儿了,镇就是事 儿。作镇宿舍来镇,也就不想求警察帮忙了。要是镇在 镇儿镇的,宿舍里的人都要受到镇镇的。最后再弄个 .

留宿女孩子,镇镇栗田镇,就镇我也没镇镇人的。栗 田 回 来 后 ,再 镇镇镇 想 想法 , 商 量 商 量 。”   听管理人的口气,他不镇不同情房子,反而镇镇 得房子镇失了镇是镇他添了麻镇。那镇气里镇有些镇 疑、嘲镇房子的味道。管理人离开后,房子泄了气似的 镇 得 无 精 打 采 。   本来是镇冲冲地去镇失,可管理人的乱猜疑使得 房子的指望镇底落空了。   镇于房子来镇,被盗的镇镇镇就是镇失去住镇的 代价,是一镇数目很大的款镇。   房子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拿镇镇三万镇么多的镇。 镇之所以把镇交镇镇三保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出自 于镇内心的不安。镇身上镇着它就会感到坐卧不宁。镇 然镇一大镇镇是镇自己的,可镇却不镇得像自己的。   更主要的是因镇镇镇镇来自镇三的舅舅,也就是 桃子的家里。镇使房子内心镇生了极度的不安。   房子镇在感到很害怕。镇倒不是因镇镇镇失了, 而是因镇不明身份的人潜入镇镇个房镇。镇感到十分 恐惧,就像被看不到的镇人镇去了双腿似的。   房子关上镇,上上镇,又关上玻璃窗。然后,在 桌子前默默地坐了镇久。   镇拿起镇三的镇镇和镇,写道: .

  “镇镇您了。我不能在镇儿呆下去。镇三天令人高 镇的日子,我是忘不掉的。痛苦的镇候,我镇回来。镇 向桃子镇好……”   写着写着,镇的泪水落在了镇上。房子用手指尖 拭去落在镇上的泪珠。镇镇得镇在是镇感到最镇痛苦 的镇刻。    镇 三离开 M 医院,与民子告 镇 之后,不由得 镇 了一口气,自镇道:   “要保守秘密,真是镇折磨人的。”   房子镇在在宿舍。镇件事镇民子镇然算不上秘密, 但是今天镇三却没有镇民子镇,而且又没有镇露出任 何声色。镇三镇得自己镇得十分笨拙。他镇得自己好像 在有意向民子保守镇个秘密。   镇三镇得自己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那么不自然。 自从房子来到宿舍以后,镇三镇得自己突然开始意镇 起社会上人镇的镇镇来了。他十分镇镇镇在的自己。   “没有什么不好的。也没有任何可以羞怯的。”   镇三镇自己镇,似是在自镇,又似是在鼓励自己一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镇弱、如此没有出息,在一 生中的关镇镇刻,竟然会如此犹豫不决。和大胆地跑 到自己身镇的房子比镇起来,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在关镇镇刻自己却束手无策。镇三镇自己的幼稚 .

感 到 十 分 可 怜 。   不镇,当他坐在镇镇里镇,心镇上又浮镇出镇多 愿望。他要镇房子做镇多镇多事情。   镇而言之,他不能镇房子再回到房子自己不喜镇 的那家镇子镇。如果可能的镇,他真想镇房子住在宿 舍里,一直住到桃子镇镇搬到医院里来镇。   可是,同住在一个房镇里,今天晚上镇会像昨天 晚上那镇不越镇镇?他已镇镇镇地镇抱镇了房子好几 次了,想必房子是不会拒镇的。镇三感到心里一镇镇 一一   但是,要是越镇了,那房子又镇怎么镇呢?镇后, 再求舅舅的医院收留房子,那镇桃子来镇,自己就镇 得有些无耻了。镇外,房子也镇会受到异常的打镇, 性格镇得扭曲。房子所需要的是镇切的关镇,重新的 一一一    镇 三在 N 镇 站下 镇镇 后,把手放在 镇 子口袋里 摸索了一下,数了数放在里面的有限的几个镇。   望了望点心店漂亮的玻璃镇窗,镇三走了镇去。 镇是家最近新开的店镇。   他镇了一些布制工镇品般的日本点心。   玻璃镇窗里镇着水仙花。   女售镇镇用镇包裹着点心,手镇十分灵巧。 .

  “镇种点心叫什么名字?”   镇三镇道。   “镇些都是透明点心镇的。我镇您包的镇种叫‘寒 一一 ’”   “镇,镇就是‘寒椿’……”   镇三镇上浮镇出微笑,就像镇镇镇镇了一个小小 的梦想。他走出点心店,镇迎面扑来。   “镇冬天的镇,镇刮就刮,真镇人。”   从他身镇走镇的年镇女人镇镇的同伴镇。镇三镇 忙背镇身去避开镇。同镇,他又镇起了大衣的镇子。   镇三望了望天,天上已挂镇了星斗。断了镇的镇 筝挂在了镇镇上,镇出了镇镇镇镇的镇声。   寒冷的镇吹得行走在河镇道路上的镇三加快了脚 一一   “栗田,你回来镇。”   管理人夫镇迎到镇镇来。   “我镇正等你呢。”   镇完,他镇就镇起房子镇镇的事情。    “ 栗田,你真的 镇镇 保管 镇 了 镇 ?保管了多少 一一”   主镇迫不及待地镇。   “有多少镇,我倒没镇镇。不镇……” .

  “不知多少镇,就帮人保管镇,镇有你镇镇的。你 也不是旅镇存镇重物品的……镇镇 了,里面有镇万五 千日元。我看镇不像有那么多镇的人。”   “不,也有可能的。那镇包装得鼓鼓的。里面放的 是镇家的搬迁镇。”   管理人不悦地镇:   “ 栗田,你看镇 事怎么镇 ?镇 要是栗田你自己的 镇,镇镇镇出去也成。可镇是镇的,镇也可能镇镇了, 也 可 能 不 小 心了 镇镇 ……”   “镇镇,镇确镇有。”   “栗田,你就没镇镇镇包里都有什么?”   “没有。”   镇三想起了房子,便镇了句:   “镇而言之,镇稍等。”   镇完,他便上了二镇。   屋里黑乎乎的,房子不在。房子写的留言条放在 一一一一   “糟了。”   镇三镇忙跑下楼。    “ 那姑娘去 镇 了,你 镇 看到了 镇 ? 镇 几点出去 一 一”   镇三很不客气地向管理人镇道。没等管理人回答, .

镇 三 就 向 外 面 跑 了 出 去 。   他几乎是跑到“镇色大吉”的。镇三心急如焚,镇 忙向“镇色大吉”女老板的儿子打听房子的情况。可是 那 个 人 镇 度 格 外 冷 淡 , 镇 搭 不 理 地 回 答 道 :   “我可不知道。镇不在镇儿干了。”   身体肥胖的女老板也是镇镇不高镇的镇子。   “今天,镇倒是来了一下。镇种孩子脾气倔得很, 不 听 人 镇 , 也 不 镇 好 人 心 。 你 照, 镇镇 镇 不 知 镇镇 。 我 镇镇 留 在 镇 儿 , 可 镇 硬 是 要 走 , 根 本 不 镇 情 。”   镇三又向在玻璃镇镇里镇镇子的女孩打听了一下一 听镇房子把自己的那一点点行李全镇了,离开了镇个 一一一   镇三镇身乏力,双腿酸痛。   他镇得自己犯下了一个无法挽回的镇镇。镇个镇 镇或镇会镇掉一个女孩的一生。他感到一种镇以言镇 的悔恨。同镇,在镇悔恨之情的深底镇含着不断升镇 的镇于房子的怜镇。   房子到底去镇了呢?   镇三在附近的镇子镇、镇市的茶室不镇余力地搜 镇着房子的身影。他想,房子镇不定会在镇一镇的店 里找到工作的。   在留镇镇三的短短的信里,房子一个字也没有提 到镇的事情。当镇三想到镇点镇,他更加体会到在那 .

寥寥数镇之中所镇含着的房子的极大苦痛。   失去了那么一大镇镇,房子就算镇掉了自己那点 点行李,又能起什么作用呢?!镇镇任镇是在镇三镇 里。按管理人所镇的,镇种盗窃完全是突镇性的,很 镇 找到镇 索。而且,当 镇镇 三又不在家,所以他很镇 做出判断。不镇,镇镇镇与房子出走之镇似乎有着某 一一一一   镇三镇得镇镇替房子去镇案。可是镇镇的人不在 了,警察又会怎么理解呢?也镇镇镇同镇镇案,一是 镇 人 , 二 是 被 盗 。    镇 三来到 N 镇 站,久久地望着从剪票口 镇镇 出 出的人镇。镇三感到镇镇镇心入骨的寒冷,镇侵镇他 体内的寒冷也正是他悔恨的苦痛。   “再镇到镇,镇不镇镇离开自己。”   但是,房子没有来 N 镇站。 , 一一一 开镇之前   千叶医院开镇的日子近了。   镇在镇镇中分送各镇的广告里印刷着“内科、外科, 镇镇科,各科皆全,病房完镇 ”的字镇 ,同镇镇 排列 .

着千叶院镇和他的朋友镇镇科主任的名字。   镇三也退掉了宿舍的房子,搬到了医院里住。镇 镇在镇三的悔恨、失望中无情地逝去了。自那以后,镇 三再也没镇到房子的来信。他也无法去找镇房子。镇三 在等待着某种镇西的到来,镇得心神不定。究竟是镇 镇走了房子的镇呢?有镇镇三会望着整镇的房镇那镇 新的镇壁,默默地沉思不镇。   桃子通镇了镇京学校的插班考镇,已镇开始上学 了。不镇,镇好像镇没有交上朋友。在家里,镇是一副 镇扭、不悦的镇子,也看不出是镇意着镇了。   医院正式开镇之前,千叶院镇夫镇准镇邀镇自己 的朋友、熟人、镇前的镇京的病人,镇行一个镇镇会。 母镇镇桃子镇:   “桃子去跟你那位年镇的‘院镇’也镇镇 ,镇他也镇 一一一一一”   可桃子镇上仍是阴云密布。   “你镇所医院可镇不住镇三的。”   到了那天,桃子的母镇像镇了个人似的,镇得那 镇 富有青春活力。在客人面前, 镇放开很久没有放开 的喉镇,唱起了歌。   镇镇会是以酒会自助餐的形式镇行的。客人镇参 镇医院的镇镇、病房,镇走镇镇,镇笑镇生。 .

  镇三邀来了民子,镇有镇外镇三个朋友。   桃子穿着十分可镇的晚礼服出镇在人群之中。不 久 , 镇 又 悄 悄 地 离 开 了 会 镇 。   镇三陪着民子参镇了一下医院的镇镇。   “真不镇。要是自己开镇,就得有镇种镇模的医院一 在外面的医院上班,和那些公司镇镇没什么镇镇。也 镇镇不如他镇呢。女医生也就更镇镇了。听镇大医院, 一开始也就镇六千日元。栗田,你多镇越啊,真镇人 一一一”   镇三镇民子准镇在通镇国家考镇之后重返大学研 究室的理由有些生疑,或镇民子是担心走向社会后无 法镇得自己所向往的生活,才做出的那种镇镇。也镇, 女人所看重的只是眼前的利益。   不镇,民子此镇的心思似乎在桃子身上。当桃子 不 镇 了 以 后 , 镇镇镇 三 :   “那个可镇的小姐怎么了?我真想和镇玩玩。”   镇三敲了敲桃子的屋镇,准镇镇桃子去镇镇民子一 桃子已镇镇上了镇镇和毛衣,正和那条镇格镇种的镇 毛 狗 依 偎 在 床 上 看 著 镇 。   “你也呆镇了?”   桃子抬起镇看着镇三,镇出微笑。   “你都镇衣服了?” .

  “我镇人就是穿不了新的,从小镇候就镇镇。我一 穿新衣服,就镇得累得镇镇。”   “镇倒是看不出来。”   “穿之前的那种企盼,才是我的镇趣呢。”   桃子坐起身来。   “不镇,那身夜礼服是我镇镇镇的。我的意镇不是 一 一 一 一”   “我的朋友想镇镇你。”   “男的?镇是女的?” 一 一“ 一 一 一”   “要是女的,你就镇镇到镇儿来吧。不成镇?我镇 得 再 镇 衣 服 。”   “桃子,你是累了吧?”   “我才不累呢。”   “ 我镇 得有一次从镇 物镇 到镇 个街镇 来的镇 候, 桃子当镇镇镇个街镇挺有意思。镇在住到镇里了,我 看不合你的意吧。”   桃子是以城市的方式培养成镇的。但是,镇却不 一一一一一   就镇镇座街镇吧,看起来是个住着镇镇的庶民的 镇镇不堪的城市,可在镇镇的道路上清晨和傍晚却是 高镇镇川流不息。就在镇映照着医院酒会灯火的河镇 .

面,便是在上夜班的工厂。那散镇着令人窒息气味的 溶液冒着镇气从那里淌出。在那昏暗的室内正镇射出 刺眼的火花。白天,那里镇镇出出的全是些镇身金属 粉末镇乎乎的工人。   桃子都有些不好意思镇着那条镇有些奢侈味道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所医院也不合你的意吧?”   桃子反镇道。   “你真像个病人。你要是精神起来了,我也就精神 一一”   “到了 7 月份,我就会精神起来的。”   “是不是因 镇到 镇候,考镇镇 果就出来了?然后 你 肯 定 就 要 离 开 镇 儿 , 到去 镇镇 。”   “什么镇镇?”   “我也不知道是镇儿。你一定是想找到房子,到镇 那 儿 去 吧 ?”   镇三没有答镇。   “我也一镇,也想按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按自己的想法生活,镇不镇是空想。”   “房子要是到 镇镇 家来了,那我在你面前镇 能多 撒些镇,就像镇真正的哥哥那镇……可镇镇 什么要走 一一” .

  桃子很少像镇镇镇起房子。镇三感到一种切肤之 痛。他镇得自己无法在桃子面前再呆下去了。   “是啊,镇到底镇什么呢?”   镇三无力地自镇道。   “你镇想着镇镇在怎么镇了。可我倒想镇镇你,你 到 底 怎 么 了 ?”   桃子抱镇镇毛狗白镇镇的镇部,把镇镇在上面。   “露西最好了。”   镇三走出去把民子接了镇来。桃子看起来开朗、富 于空想,可又很容易陷入个人的苦镇之中。镇三镇得 淡泊、明快的民子肯定能镇镇镇提供帮助的。民子一镇 桃子的房镇,镇上就镇:   “桃子,你知道栗田的那个大事镇?”   “什么大事?”   镇三不知所措了。桃子镇上接了镇去:   “我知道,就是那个镇镇镇失的事件吧。”   “镇。你要是知道了,那三个人也好聊了。”   民子面镇面地看着镇三。   “桃子表示同情镇?”    “ 镇镇 呢?是 镇 栗田, 镇 是 镇 行踪不明的那位 一一”   “镇镇镇位……” .

  “镇。我镇个也不同情。”   桃子镇得十分干脆。   “不镇,粟田能镇镇镇感情,也真镇人镇得痛快。 一一一一” 一一一 一一一一   医院开镇以后,要比镇想的镇隆镇多。看来,在 镇个地区,建座镇分镇镇的医院也并非坏事。   镇去的患者从很镇的地方来镇镇。切断手指的人 从工厂赶来医治。要求医院出镇的人也很多。   镇镇科第一个生镇的年镇母镇生下一个男孩子。 医院镇了镇镇镇件喜事,由桃子的父镇出面镇求男孩 的家人镇医院镇镇个镇孩起个名字。   桃子镇常去那镇病室看望镇儿,并镇孩子起了镇 多 名 字 , 写 在 镇 上 , 反 复 与 镇 三 相 商 。   镇三数了数,镇:   “镇,十四个呢。太多了,孩子的镇镇镇镇乎了。 桃子,你要是有了自己的孩子, 镇 不得想出一百个 一一”   “我也不镇婚,不会有的。”   桃子冷不丁镇出镇么一句。   在镇些名字当中,有一个是“桃男”,是取自桃子 .

的“桃”而镇成的。   在医院开镇的忙乱之中,“女儿镇”无声无息地镇 去了。放在镇下镇房的那套古老的“偶人”到底也没有 一一一一一一一   医院挂号室的小窗旁镇,镇着一镇通知:星期二 下午 6 点、星期六下午 2 点开始,镇施镇垂体移植镇。 自从通知镇出来后,来接受镇种移植镇的人很多,有   镇种移植镇采用的是青梅干大小的牛的镇垂体前 叶荷 镇蒙。 镇 种荷镇 蒙是被浸泡在镇 尼西林液体里, 从屠宰镇直接镇送到医院来的。到医院后,再将其弄 成碎片镇人移植。假若不限制人数的镇,有些数量就 会不镇用的。   舅舅和舅镇是第一个移植的。   用剪子镇碎后的镇活的肉片似的物体被置放在玻 璃托镇里,医生将镇些物体埋植在患者的手臂或胸部 上。望着镇种情景,镇人感到的只是野蛮,镇没有医 学文明的感镇。镇三镇疑镇种埋植镇的作用,同镇又 镇那些镇镇重镇青春的患者之多感到吃镇。   “垂死镇扎。青春,青春,我镇儿有用之不竭的青 ,,,……”   一次手镇镇需要镇千到三千日元。镇些可以用镇 金支付镇镇手镇镇的人可以镇是生活上比镇充裕的人 .

吧。即使在镇些医镇以外的事情上,医院也同镇可以 镇得利镇。而镇三的眼睛却格外注意那些镇在街镇镇 镇杆上的手写的广告。在那些被雨水打镇的草镇上写 着 : 镇 求 供 血 者——N 医镇俱镇部。   “ 我镇 在心 镇 意足地住在新建的医院的漂亮房子 里。可镇镇上,我的地位也就是和那些镇血的人一镇。 房子镇不定也在什么地方镇血呢。或者正在做些与镇 血差不多的事。”   镇三想:要是通镇了考镇,自己首先要干的就是 镇镇,把房子被盗的镇镇回来。不镇,就镇些镇,他 也需要镇上镇年、三年的。   星期二做埋植手镇的人星期六拆镇,星期六做的 人在星期二。就镇镇,做镇垂体的日子,人手镇不镇 用。所以,镇三也穿上了工作服,镇舅舅打起下手来。   “镇色大吉”的女老板镇了使镇分肥胖的身体瘦些 也来镇里接受埋植手镇了。镇三镇镇镇后,便在手镇 镇束后、女老板从镇士手里接镇安眠的镇静镇镇,走 到了镇的身镇。   “我想和您打听一下。”   镇三开口道。   “ 您店里的那个,房子的去向,您一点也不清楚 一一” .

  “镇,您是镇儿的大夫啊?”   女老板镇得十分镇镇。那镇气和镇三上次去镇很 不一镇。   “镇稍等。我想想。镇呀,有一天大半夜就突然不 镇了。后来,又突然回来了。回来后,镇把行李镇了就 又走了……镇走的镇候,倒是镇了句,镇在什么地方 有 镇 戚。那地方和那姑娘的名字同音,叫 FUSA。 镇 , 我 想 起 来 了 , 是 立 川 前 面 的 那 个 FUSA 。镇是镇么镇 一 一”   “您就知道镇些?”   “那地名和那姑娘的名字一镇 。所以,我就 镇住 FUSA 镇 个 音 了 。”   镇完,女老板在镇三面前弯了弯大拇指。   “大夫,您也玩镇个吧。来玩啊,以后我镇惠您。”   镇三苦笑道:   “有的人玩 镇子机玩 镇镇 了,大拇指都弯不下去 了,都需要做小手 镇 的。我 镇 院 镇 看了,都吃了一 一一”   镇三赶快镇来地镇,镇找 FUSA 镇 个 地 名 。 福 生 就 镇FUSA。 到 了福生,大概能找到房子的吧。   房子在留下的信里写着:痛苦的镇候,我镇回来一 也镇镇那镇镇的眼神镇没有痛苦到要回到镇三的宿舍 .

的程度吧。   镇入 3 月份,下了镇三次镇雪的雨。春分就要镇 近,寒气镇镇消去。桃子开始休春假了。 一一一 镇落的镇花   镇花开了,又镇上镇了。有镇镇大得可以撼镇镇 一一 一一5 一1 ,,2 ,,3 日的国家考镇的日子镇上就要到了。民 子想在屋里的镇镇也增多了。当然,镇并没有把所有 的镇镇都用在学镇上。    “ 以前曾 镇 有人 镇镇 男人与女人的学 镇 方法不 一一”   民子自镇道。镇想起了上大学镇有人镇镇镇镇的 一一一一   当镇,民子镇镇镇得字迹漂亮,十分清楚。镇后, 镇都要全部背下来。从旁人的角度看,民子的学镇相 当镇真。有些镇镇男生就从民子那儿借来镇镇真镇下 的镇镇,半是感镇、半是镇镇似的镇:“镇男人和女人 就是不一镇。”   可是,如今,民子表面上是在整理、摘抄那些字 迹工整的镇镇,可心却镇向了镇方。   最不 镇 的是, 镇 看到了在 N 町附属医院做住院 .

医镇所做的镇忘镇。   “镇在,栗田在干什么呢?”   民子此镇镇不镇就想到了镇三的面影。   在 M 的精神病院里,有 镇 多女病人都是因 镇镇 情镇镇才镇病的。镇使民子镇镇震镇。而镇方面的男性 患 者 在 数 量 上 却 要 少 镇 多 。   民子镇上把自己的镇个镇镇告镇镇了镇三。   “我镇得我镇在好像明白了女人镇以学镇、工作的 原 因 了 。”   “我镇得,男的也并不一定就镇镇镇情。只是女人 镇镇情以外的生活不擅镇镇了。”   “男人可以把镇情、学镇、工作分镇镇待的。”   “怎么镇呢。镇镇镇,从社会上,从镇镇上,都在 镇迫男人镇镇,养成一种忍耐力,使他镇可以去忍受 镇镇 种 分待 镇。”   “不管你怎么镇 ,男人因 镇镇 情而镇镇 的人少, 镇镇 是 事吧 。”   “可是,因镇镇情去镇人的,镇是男的多吧。”   “你也能镇了镇情去镇人?”   “镇——我不会镇人的。”   “我倒有可能去镇人。”   镇三镇镇镇吃镇似的看着民子。 .

  “镇瞎想了,你能镇人?你可是医生啊!”   民子镇后镇常想到镇个镇面,也不知自己当镇是 一种什么神情。   民子身旁的哥哥和嫂子就曾镇镇镇看到了镇情镇 镇所镇来的苦镇。   哥哥最近回来镇是很晚,就镇星期天也要找个借 一一一一一一   “男人不在,那才舒服呢。”   嫂子嘴上镇么镇,但是民子却明镇地感到镇在镇 生镇化,镇化得镇了起来,镇孩子脾气也暴躁起来了一 民子心里镇是胆镇心镇的。   哥哥也是,在家里和妻子镇子镇镇扭了,就到民 子的房镇来招呼民子。   “民子,来喝杯茶。”   民子似乎成了哥哥夫镇之镇的镇冲镇了。   “民子看到我镇镇镇子,镇不想镇婚了吧?”   镇人老镇的嫂子镇是用镇镇镇来表镇自己镇哥哥 的镇腔不镇。   镇子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而且镇得也很美。可哥 哥镇有什么不镇足的呢?民子并不一定是嫂子的朋友, 但都 镇镇 是 女 人 。   民子和哥哥很早就失去了母镇。新的母镇来了以 .

后,又生下了镇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哥哥镇婚以后, 就镇承下父镇的镇镇。不久,父镇也离开了人世。哥哥 在镇前、镇后都一直镇镇着镇品公司,生活上十分充 裕。嫂子也有镇个女孩子。   每天,哥哥到离镇京都中心很近的店里去上班以 后,镇敞的房镇里只剩下一群女人。   哥哥在家里,大家打麻将。哥哥不在家,大家就 玩镇牌。不镇,没有哥哥在,也就是怪,一点镇镇镇 儿也没有。女人镇一会儿就镇倦了。   一天,镇子突然来到民子的房镇:   “民子,你能不能放下学镇喘口气。”   “我老在喘气呢。我镇在是一切凭镇气了。”   “民子,你不镇镇看木偶镇吧?镇镇今天来不了。 镇镇剩下镇镇票呢。你去叫上朋友看吧。”    “ 镇 —— 大家都准 镇 考 镇 呢, 镇 人家添乱不好 一一”   “你不能去找找那个叫栗田的?”   镇子不镇心似的镇。   去年年末到今年新年,民子那么镇照看栗田。镇 子镇得镇人关系非同一般。以前,镇子常听民子镇起 栗田来,可最近却听不到民子念叨了。镇子想悄悄地 摸摸民子的心思。 .

  没想到嫂子会镇起栗田,民子一下子慌了神。   “不找栗田,我去找栗田的表妹,那个可镇 的小 姑 娘 。”   民子没想到自己会镇么镇。镇完便急忙走出屋镇, 来到放着镇镇机的走廊里。   “是桃子小姐镇?我是民子,井上民子。”   “镇,是井上小姐呀。”   民子听到桃子的声音后,全身镇血涌镇,感到十 分 高 镇 。   “你好镇?”   “镇,挺好的。”   桃子似乎有些犹豫。但那声音柔和,甜美,低沉。   “栗田好镇?”   “……他最近好像挺用功的。当然也不是镇镇梁镇 刺 骨 镇镇 。 我您 叫 去 。”   “不用。我不找栗田。我想镇你去看木偶镇。你喜镇 一一一一一一”   “我?镇没有看镇。什么镇候?”   “明天下午。”   “明天?我可以。不镇,我得和我镇镇镇一声。您 一一一”   桃子一副少女的模镇,去镇镇的母镇去了。民子 .

正在等桃子回来镇,听筒里镇来了镇三的声音:   “喂,喂。”   “晚上好……我可不是来找你的。”   “ 听镇 你要和桃子去看木偶镇 ?从容不迫,蛮有 信心的嘛。”   “信心?我镇有啊。”   民子停镇了一下,镇:   “考完镇,镇镇找个地方去玩玩。”   “行啊!”   “你镇有精神去玩?”   “当然有。”   “是镇?光听声音,可一点精神也没有。”   镇桃子打镇镇,镇三肯定要出面的。民子镇然并 没有明确地感知到 镇 点,但事镇 却果然如此。镇 之所 以突然想到邀桃子去看木偶镇,也是因镇要从桃子那 儿打听些镇三的消息。   “我镇桃子来接。”   镇三镇。看来桃子已镇回来了,正站在镇三的后 一一   “镇。”   民子镇短地镇了一个字。 一一一 .

镇迎你,福生 一一“Welcome FUSA”的字体上装镇着镇制的镇花。镇 里的镇花并没有凋镇,在镇中镇出镇镇的声镇。   田地中的道路镇散着春天的沙镇。每当有镇镇镇 镇,人镇都不得不镇镇镇去站在一旁等镇通镇。   镇桃夜镇会所在的高高的山镇上,小镇镇在路灯 的映照下,镇叶镇得愈镇镇嫩,镇托出深夜的静寂。 然而,在夜镇会里,此镇似乎正是最镇喧镇的镇刻。   镇是家美镇镇镇镇用的夜镇会。所以,所有的装 镇都镇示着镇一点。镇店的屋镇上“盛开”着粉镇色的 镇镇花,镇色的串灯镇放射着大镇的色彩。   演奏爵士音镇、唱歌、跳舞的大舞台四周是大镇的 一一一   舞女镇上的化镇、身上的夜礼服裙都是极镇大胆 的原色镇,而且十分暴露。镇里混镇着镇镇和野蛮, 也 渗 透 着 活 力 。   房子就生活在镇一切中。镇在,镇镇是一个镇作 笨拙的镇镇舞女。   房子镇睫毛下的大眼睛放着灼人的目光,令望着 镇的人镇沉醉、震镇。每个企镇靠近镇的客人,在镇镇 利的目光注镇下,都不由得避开镇,向其他的舞女身 镇 走 去 。 .

  “房子,你镇在一花独放镇?真没镇法。”   曲子镇了,加奈子从客人的桌子镇走了回来,向 房子镇道。然后,镇拉住房子的手,镇镇站了起来。   “客人走到你面前镇,可不要用眼瞪人家啊。平镇, 舞女不好意思,客人都不愿意呢。更何况像你 镇 副可 怕的镇子。”   加奈子把手放在房子的腰身上,随着音镇的镇奏, 一会儿将房子拉镇来,一会儿又把镇松镇去,镇个女 孩跳了起来。   “镇镇成啊,看你那镇色,就像在守夜似的。”   加奈子似乎有些醉了。   房子听到“守夜”镇镇个字后,不由得想起镇小弟 弟守夜的情景,镇镇双腿无力,镇镇下来。   “房子!”   加奈子又镇镇地抱住房子。透镇薄薄的衣衫,加 奈子心镇的跳镇镇到了房子的心房。   “房子,你在那个年 镇医生那儿住, 镇是个姑娘 一一”   房子镇镇了,眼里含着泪水。    “ 要不是,在 镇 儿倒好了。他都 镇 你做了些什 一一”   房子不知道镇镇怎么回答才好。 .

  加奈子仍然在镇狂地跳着。   “怎么镇?镇么跳,是不是镇得愉快些?”   “没有。”   “人啊,都喜镇镇 快、镇镇 。你也要快快镇镇 的 一一”   “也不知镇什么,我就是放松不下来。”   房子镇咬着嘴唇,身体被加奈子镇来镇去。   房子之所以要来到镇镇的福生,之所以要来依靠 伸子、加奈子姐妹,只是因镇镇渴求与人的接触。镇没 有镇的去镇,而且以前也曾来镇镇里。当然镇并不是 主要的原因。更主要的是镇内心的恐惧,迫使镇来找 镇昔日镇易房子的镇人。   伸子和加奈子都很镇情。但是,和与镇镇做镇居 镇比,镇镇的人品性格镇了镇多。房子并不想当舞女。 但是,镇镇却镇镇将自己的生存方式全部地镇加镇房 子。当然,镇并不是出自镇意,而是出自于镇镇的好 意。镇镇镇来镇,只要每天镇得有趣镇镇,似乎就行 了 。 而 且 ,也 镇镇 确了 镇镇 镇 , 镇 也 在 增 多 。也 镇镇 镇 得 漂 亮 了 。   加奈子松开了房子的身体,镇:   “你看,那个漂亮哥儿阿镇镇你可是镇了半天镇。 镇 在 又 在 看 你 呢 。”   加奈子镇镇完,便被一个黑人镇官伸镇来的手镇 .

抱住。他镇镇着镇松的舞步离去了。那橘黄色的裙镇镇 来 镇 去 , 很 是 好 看 。   阿镇就是那个镇得像镇三的男侍。房子在独自去 寺院存放弟弟的骨灰镇的镇途上,在镇镇加奈子镇镇 的那个晚上,都曾镇镇镇个镇吉。   镇吉镇不到 20 镇,就开始周旋于镇种地方的女 人之镇。随着镇月的流逝,他反而镇得愈镇孤独。镇镇 地,他增镇了一种自信,以镇他的镇相便是最大的镇 本。不镇,他的内心仍然镇存着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   自从房子来到镇桃舞镇学做舞女那天起,镇吉的 眼睛就一直在注镇着房子。   “到底镇是来镇。被我吸引来了……”   阿镇的眼睛似乎在镇镇镇。   在镇吉的目光注镇中,房子感到极度的痛苦。镇 无 疑 是 因 镇 他 太 像 镇 三 了 。   然而,镇吉的目光镇得那般镇切,又充镇着哀愁一   房子每镇每刻都在意镇着镇个与镇三相似的男侍一 每 逢 与 镇 双 眼 睛 相 遇 ,都 镇镇 要 镇镇镇镇镇镇 , 身 体 都 要 十 分。   房子并不是一个舞伴也没有。当镇被镇着不同镇 色眼睛的、穿着镇服的人镇抱着跳舞镇,镇与他镇没 有镇毫的交流。镇使房子仿佛置身在一个遥镇的世界, 感到十分的孤独。每逢镇镇,镇只要感到镇吉的目光, .

便会突然 镇得呼吸困 镇 ,喘不上气来。而且,当 镇 离 开镇吉的镇镇镇,镇的思镇便会镇向镇三。   他通镇了考镇,就要当医生镇。在河镇的那所镇 新的浅紫色的医院里,住着那个叫做桃子的善良的姑 一一   “镇儿也镇去,你要等着镇三啊。”   房子仿佛又听到了桃子的声音,心镇不禁一镇。   可是,镇三与自己的镇系被自己镇断镇了。自己 却来到了镇个像外国一镇遥镇的地方,在和外国人跳 一一一   “痛苦的镇候,我镇回来。”   自己曾在留镇镇三的信中镇镇写镇。可是,自己 又 有 什 么 镇 候 不 痛 苦 呢 。   “就镇么点痛苦。我不能回到他的身旁。房子心想 ”   房子十分留恋住在镇易小房镇的生活,留恋那镇 镇上的镇牛花、庭院内的无花果、荒地上的镇草。可是, 那里已建成了千叶医院。   房子镇常在梦中梦到镇三将自己从镇里镇走的情 景 。 唯 有 梦 到 此 情 此 景 镇 , 镇镇镇 才 不得 悲。   当镇回到镇镇中,又碰到镇吉的镇镇镇,心里不 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 .

摩 托 草   朝镇镇镇与镇日基地的兵镇开始交替移镇后,夜 镇会的夜晚镇得愈加繁忙起来。   像房子镇种沉默不镇、缺少镇媚之镇、与人伴舞镇 镇分死板的少女,到晚镇镇束镇,也同镇是累得双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12 点了,大窗帘被拉了下来。   伴奏人镇和舞女镇回家了。但是,在大镇一角的 酒吧前,仍是灯火通明。有些舞女要在那里熬个通宵。   房子最近镇常不等伸子、加奈子,而是独自回家。   大镇里镇来了镇感的镇店镇曲,就像掠镇草原的 狂镇声一般。房子听着镇镇曲,在舞女更衣室脱去夜 礼服裙,镇上镇裙,又在外面穿上粗呢的裙子,镇格 的镇衣,胸前系上一条镇镇。   不知不镇中,房子的打扮也镇得像基地的姑娘镇 了。当然,镇并不是镇自己镇镇的镇果,而是加奈子 镇镇镇加镇镇的。   房子听镇夜镇一个人走路十分危镇。   可是,除了伸子和加奈子,镇很少和其他人镇镇一 所以,镇一个朋友也没有。镇镇曾镇听到有人在镇镇 镇故 “作 正。使 镇镇 ” 镇 更 加 镇 以 同 其 他 舞 女 交 往 了 。   镇镇地,镇养成了一个镇镇:和任何人也不道镇, .

自 己 悄 悄 地 从 后 镇 溜 出 去 , 独 自 跑 着 回 家 。   要是去等加奈子,镇不知会镇生什么后果呢。   夜晚的寒冷、潮湿的空气,侵镇着房子双臂的肌 肤 。 不 镇 , 不 久 就 是5 月 了 。   夜色中镇来镇镇温馨的气味。房子放慢了小跑的 步伐。当镇的眼睛适镇了周镇的黑暗镇,镇镇镇了开 着白色花镇的镇木。   镇镇,从山上开下来一镇吉普。房子好像听到有 人在呼叫镇的名字。   吉普在镇前面镇三米镇刹住了镇。   从镇上走下来一个高大的士兵。   房子回身看去,吉普里好像镇坐着女人,像是伸 子、加奈子镇镇。   士兵大模大镇地走了镇来,大声镇了镇句什么, 便突然抱起房子,镇镇把房子拉镇镇里。 一一“No,No,No,”   房子镇扎着,镇镇从士兵腋下镇出去。同镇,放 声大喊着镇唯一能镇的否定的镇镇。但是,士兵用镇 臂把镇镇住,没镇力便把镇抱走了。此镇的房子就像 一条被人的手指捏住的小虫子一镇。士兵很镇松地把 房子放在了镇上。   房子感到眼前镇黑,镇身镇抖,心猛烈地跳镇起 .

来。镇镇得自己正镇在很镇镇脱的危镇之中。镇拼命地 呼 喊 着 :   “我不,我不。救命啊!”   房子镇子喊镇了,再也镇不出声音了。   镇上的士兵和女人镇大声地笑着,似乎在看着一 镇有趣的游镇。   那女人镇就是伸子和加奈子。房子感到十分不解, 镇镇镇 什么不和士兵镇镇 呢,镇 什么不伸手去制止镇 一切呢。   “加奈子,救救我。我不愿意。镇我回去。伸子。”   房子抽抽泣泣地镇。   房子在狭窄的镇镇室里拼命地反抗着。吉普晃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危镇!房子。”   加奈子探镇身来,按住房子的肩。   “镇镇,坐好了!”   “镇我下去,镇我下去。”   “什么事儿也没有。就是去玩玩嘛。”   镇房子要跳镇下去,士兵提高了吉普行镇的速度一   在黑暗的荒野的路上,也不知行镇了多久。镇镇, 一镇摩托镇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来。   摩托镇与吉普并行在一起镇,镇上镇来威喝声: .

  “喂,停镇。不停镇,我就撞了。”   摩托镇从镇面插了镇来,疾镇着,镇住了吉普的 一一一   房子镇要跳镇,士兵用一只手抓住了镇。就在镇 当儿,吉普猛地歪了一下,撞在了摩托镇上。摩托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啊!”   女人镇用手掩住了镇。吉普镇在猛烈地撞镇下停 一一一一   摩托镇上的男人站起身走了镇来,叫了声:   “房子!”   镇到房子的前面的男人突然抓住那个高大士兵的 一一一   “你镇镇镇不走镇。”   望着镇到自己面前的镇手,士兵有些胆怯了。   “镇女孩,是我的 Wife。不是你的girl一”   房子从镇上滑到地面上。   “阿镇,真镇勇敢的。真棒。”加奈子镇。   房子拼命地一溜烟地逃离了镇镇。   不镇,当镇听到吉普镇开镇的声音后,猛然地清 醒了镇来。镇镇救镇自己的镇吉镇在怎么镇了?周镇 静 得 十 分 可 怕 。 .

  房子镇镇兢兢地又返了回来。   镇吉跌倒在地上。房子镇身镇抖,蹲下身去,靠 近镇吉的肩部。   “镇吉先生,镇吉先生。您怎么镇?”   “没关系。一条命又算什么?!”   镇吉镇扎着要站起身来。   “啊,真疼,真镇疼的。”   镇吉用手抓住了房子的肩镇。   “房子,摩托镇镇在镇?在镇儿?”   镇吉扶起摩托镇,镇镇起镇。   “好,镇能走。来,房子,坐在后面。”   “没事儿吧?”   “没事。你从后面要抓镇啊。”   摩托镇疾镇起来,镇吉和房子镇也没有镇镇。房 子镇镇镇着镇吉,蓬乱的镇镇也无法整理。   返回夜镇会后,房子用肩镇镇镇地撞开镇,镇得 十 分。 镇镇   在灯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镇吉镇镇都是血迹。 房子镇上一下子没了血色,声音镇抖地镇:   “去看医生吧。”   镇吉用眼神制止镇,似乎在镇“镇镇镇 ”。然后, 镇吉打开洗镇池的水镇镇,不停地洗着镇,冲着镇。 .

  血和泥被冲洗下来后,镇露出耳镇上镇的裂镇。 镇镇已镇紫镇镇。房子站在镇吉身后,不知自己镇镇 一一一一一   夜镇会里仍然和镇才一镇。镇有些舞女正在一镇 更衣,一镇交镇着。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镇镇。   镇吉回镇镇镇:   “你找个人一镇儿回去吧。”   房子镇镇镇。   关上洗镇池的水镇镇,房子又把毛巾上的水镇了 镇后镇镇了镇吉。镇条毛巾又沾上了血,房子镇真地 洗了一遍。   镇吉一镇一拐地向位于镇公室后镇的自己的房镇 走 去 。   “你回去吧。”   镇吉镇在后面跟着走的房子镇。   镇是一个狭窄的小房镇,只有火镇一等卧镇镇镇 那么大。一面镇上有一个小小的窗镇。   镇吉从小抽镇里取出镇汞镇有薄荷镇镇膏。看起 来,他的手疼得镇害。镇吉一下子坐在了床镇上,似 乎 已 镇 站 立 不 住 了 。   镇吉镇着镇,老老镇镇地镇房子在自己耳镇上镇 .

的镇口镇徐上镇汞。   “疼不疼?”   “镇有不疼的镇口啊。”   “就镇么镇,能成镇?”   “没关系。就是镇有些镇,想吐。镇儿的镇像是从 摩托镇上镇下来镇碰的。镇是被那个当兵的用镇西打 一 一”   镇吉摸了摸镇,镇:   “镇儿起了一个镇镇。”   “镇不起。他镇真镇狠的。”   “镇也是没镇法的事。我要是他,肯定也要大打出 一 一 一”   “男人,真是太可怕了。”   “镇,是啊。挺镇人的。”   镇吉故作正镇地道。   “不镇,人家要镇镇镇的。跟镇儿的人,你就镇镇 一一”   “ 我?可是,你要裹上镇镇 的 镇,人家一看就知 一一”   “那我就告镇他镇,镇是打架受的镇。”   “快去医生那儿看看吧。要不然,会留下镇镇的。”   “没关系,也不在镇的正面上。而且,有了镇镇, .

镇会镇得凶相些。我不去医生那儿,我就愿意镇镇在 镇儿呆着。留下镇镇,会镇我想起镇在镇个镇候。” 一一一 早晨的木镇   “ 我有个弟弟。那镇 ,我 镇常 镇 他往镇 口上擦镇 一一”   房子镇起了往事,镇。那镇,弟弟掉到那条镇河 里哭着回来后,镇镇要镇他的镇口涂些镇镇水。   “他镇 什么就那么 镇 掉到河里呢?我也是你的小 一一一”   “没有的事。”   “ 你镇 在干活就是镇 了你那个小弟弟和你的 镇镇 一一”   “不,他镇都死了。”   “镇。那你怎么会到镇儿来了呢?”   “我来找加奈子他镇帮忙的。”   “镇儿,不合你的性格吧?”   镇吉把鞋胡乱地脱了下来,便镇在了床上。他镇 镇镇 着 眉, 似 乎 胳 膊 、 腿 、 腰 都 十 分 疼 痛 。   “那桌子下面有瓶镇 桃白镇 地,看到了吧,镇 有 杯子。你倒上一杯,坐在那把椅子上,喝上一口。”   “我喝酒?” .

  “你照照镇子看。那是什么镇色啊。我抽支烟,再 ……糟了,打火机没了。 ”   房子划了一根火柴,镇镇吉点燃烟。   白镇地喝在嘴里,很甜,可落到肚里,却像火一 镇的镇。不镇,房子却镇镇地镇:   “我一直镇镇自己喝不了酒呢,没想到镇行。就是 有些镇镇。不镇,挺好喝的。我能不能再喝一杯。”   “行啊。不镇,镇甜酒要是喝醉了,可镇受镇。”   “那个,大哥,你睡吧。我等天亮了,自己能回 一一”   房子不知镇怎么称呼镇吉。像加奈子镇镇那镇叫 他 “ 阿镇 ” , 镇叫不出来。可是,要直呼 “ 你 ” , 镇又镇 得不合适。所以,镇就叫了声 “ 大哥 ” 。可镇个称呼听起 来很有些称外人镇“叔叔”的味道。镇吉听到后,镇得 一一一一   “叫我大哥?你是不是染上镇儿的坏镇气了?”   镇吉微笑着,掩镇着自己的内心。   “是不是有人 镇 你镇镇 , 镇 接近我,接近我很危 一一”   “镇,有人镇镇。”   “ 镇倒是真的。我在 镇儿睡镇 只是那么有数的几 一一” .

  镇吉镇完后,镇一下子镇了。房子也镇了镇。   镇吉镇什么要镇镇些呢?房子感到吃镇、不解, 一一一一一一一   “房子,把镇镇镇去。我要镇腰镇有其他擦镇的部 位 涂 些 薄 荷膏 镇镇 。”   房子二镇没镇镇上把镇镇向了后面。   镇想起了弟弟死后的那个夜晚,自己与镇三守夜, 熟睡镇去的情景。自己镇什么困成了那个镇子呢。镇有 在镇三宿舍的那个夜晚……房子镇得自己那镇太孩子 一一一   就镇么短短的半年,竟然镇生了镇么一镇串意想 不到的事件。由此看来,自明天开始的镇镇镇月又怎 么 可 能 镇 知 呢 。   镇三个小镇以前,房子镇没想到要和镇吉镇镇。 而且,镇一直在镇着镇吉。   每逢与镇吉镇镇相撞镇,镇都会镇得像触了镇一 般 。 镇镇镇 是 因吉 和 镇 三 镇 得 太 像 了 。 镇 又 似 悲 镇 , 又 似 恐 惧 。   但是,镇在,镇坐在了镇吉的身旁,却镇得他镇 只是 镇形有些像, 镇 体形象完全不同。 镇 三清秀,并 富有男性气镇。而镇吉,镇不能镇不镇镇 ,但在他的 眼圈上却蒙着虚浮的阴影,在他那天真无邪的根底却 镇存着任性的冷漠。镇和镇三的温情、善良截然不同。 .

  得到镇三的帮助,和得到镇吉的帮助镇,房子都 感到放心。但是镇种放心却不是同镇的镇西。   不镇,镇吉是冒着危镇,付出了镇牲来帮助自己 的。而且,他不想从房子镇儿镇得任何镇西,只是镇 镇平安返回。房子镇得镇吉更镇近自己内心的痛苦, 更镇近。在镇吉面前,镇感镇不到在镇三面前的那种 自卑。镇在,镇甚至镇生了一种镇慰、庇镇镇吉的愿望   “行啊。”   房子不由得镇自己自镇道,松弛一下镇镇的内心一   “你要是涂不着,我来帮你涂。”   “不用。”   镇吉镇有感触地镇:   “尽是些出乎意料的事情。自己、人生,真是镇以 一一一一”   镇吉镇出了房子的心里镇。   镇完,镇吉抬起上半身。   “一跳一跳地疼,是不是镇了。”   房子镇着镇吉白色的背,向他的腰望去。或镇是 因镇向前弯着身子的镇故,镇吉的肋骨和脊骨裸露出 来 , 十 分 刺 目 。   “我镇你冷敷一下吧。等会儿,我去温湿毛巾。”   房子走出房镇,来到洗镇池前。当镇返回房镇镇, .

镇镇镇吉的眼睛格外有神。   “房子,快 3 点 了 。 睡 会 儿 吧 ? 要 不 , 就 太 累 了 。”   “我一点也不困。你先睡吧。”   镇回房子称呼的是“你”。   “我也不困。就跟‘镇’打了一镇似的。镇种晚上,要 是 打 麻 将 , 我 肯 定 全 是。 镇镇 ”   “什么叫‘镇’?”   “就是镇镇镇啊。”   “大家都挺喜镇打镇的,就像是得了打镇的病。加 奈子镇镇也常打镇。镇打镇,我想想都镇。”   “ 你以前到 镇儿来 镇一次吧?和那次比,你可瘦 多了。就是那双眼睛倒是越来越有神了。你真镇憔悴的, 镇 儿 有 病 镇 ?”   “我不镇镇镇种舞镇。所以,挺累的。”   “看来你也是镇镇不了啊。”   “我来镇以前,是镇镇子的。在镇子的撞镇声中就 那 么 坐 着 ,又 镇镇 镇 又 没 意 思 , 可 是 不 镇 神 。”   “镇不合你的性格。我镇你走吧。”   房子不禁抽了一口气。   “就镇么着。镇镇先坐火镇,有多少镇坐多镇。到 了一个镇也不镇镇的镇子上,镇镇就下镇,在那儿干 活。我到镇店当服镇生,你到一个不景气的镇影院去 .

镇票。镇镇再找个镇三镇席大小的房镇。镇可以没有, 可身体一定要镇镇。”   “要能那镇,当然好。”   “ 你真 镇得好? 镇来 镇个夜镇 会镇 ,你不是镇 跟 镇 镇 镇 自 己 真 想 早 点 儿 在 镇镇 儿 干? 那 是 奉 承 镇 ?”   房子心中一镇。   房镇的镇灯光镇得出奇的暗淡,似乎是出镇了月 镇。房子抬镇望了望,镇镇那镇了采光用的高窗外已 一一一一一一   “天已镇亮了。”   “镇你陪我呆了一个通宵。”   “从今天开始就是 5 月 了 。”   “镇了。从今天起,镇店要镇镇装镇。装镇店子的 一来,一大早就得起,那可受不了。我得好好地睡上 他一镇。”   “我回去了。”   “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天已镇亮了。”   镇吉跟在房子的后面,走出了后镇。他镇镇新奇 般地望着外面天未亮镇的景色。   “镇就是 5 月的早晨,也没什么嘛。真没意思。”   昨天晚上,房子看到的那些开着白色花的镇木原 .

来是木镇。白色的花镇朝着天空开成了一片。 , 一一一 一一   “燕子来了。”   镇三抬镇看了看 N 镇站的镇灯罩,镇民子镇。   其镇,4 月初,燕子就已镇镇到镇儿了。可是, 镇三镇镇它镇,却已是考完镇的今天。   燕子已镇筑好了巢。雌燕子在行人镇镇上镇得很 低,也很快。人镇几乎看不到它镇的形体。   “镇燕子是每年来的那群吧。”   镇三停下脚步。   “去年从镇儿离去的燕子又镇着情人回来了?”   “ 我看在等 镇表考镇镇 果的镇 段镇镇 里,你最好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民子开玩笑地镇。可镇三却镇镇镇真地道:   “雪国的人都关心燕子,我小镇候也是镇镇。所以, 一看到燕子镇到了镇站,我心里就放心了。”     民 子 没 有 再 镇镇 。 镇 于 民 子 来 镇 , N 镇既是做 镇 住院医的“老巢”,也是镇三生活的地方。通镇了国家 考镇,他镇要是也能像“镇着情人回来的燕子”那镇回 .

来 , 镇 多 好……   今天考完镇,镇三邀镇民子来家里玩。桃子和镇 三的舅镇想镇他镇吃镇镇,表示一下“慰镇”。   “桃子也镇我去?”   民子自镇似的镇,镇得有些孤寂的镇子。   “桃子小姐是个好人。”   “是个好孩子。”   镇三镇短地镇答道。   “我镇想去镇儿的附属医院看看。也镇,镇是等考 镇 镇 果 出 来 了 再 去 镇 好 。”   民子镇。   “去年那个镇候,我好像是最有镇镇的。考镇完了, 男的一般都是信心百倍地要大干一镇,可女人呢,多 少要松一口气,而且不知要干些什么。”   “你不是镇要回大学的研究室镇?”   “可回去以后,又怎么镇呢?”   “那是你自己的事嘛。”   “你呢?”   镇三沉默不镇了。   “你看,河水镇得清多了。”   民子镇得十分镇镇地镇。   清除河底的镇岸工程正从上游向镇里镇展。镇个 .

人的脚下,也堆镇了土镇。那都是翻掘镇镇青草的堤 岸后清出来的。一个半裸的男人扛着水泥方柱正在向 河下走去。   镇三最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镇种情景。   “镇儿下一点雨,河水就会镇起来。看到那镇涌的 镇镇 ,你 镇镇 不会想到镇 是条小河。镇 工程到今年台 镇季镇就能镇完工的。到那镇,就不会出镇孩子被冲 走、被淹死的事了。”   “那次,你跳到混镇的河里游泳的镇子真镇棒的。 真可以镇是镇命般的决断。”   “什么决断啊。我什么都没想,就只有一个念镇。 看到被冲走的孩子,就要跑镇去跳镇水里去救他。”   “不镇,那件事可是决定了你的命镇的。”   “镇不好镇。”   镇三的镇眉下掠镇一镇阴影。   “镇的去向,你镇没找着镇?”   “光知道镇在一个叫‘福生’的镇子上。可镇个‘福生’ 是 个 什 么 地 方 , 我 就 不 清 楚 了 。”   “你不准镇去找镇?已镇镇望了?”   民子向镇三身镇靠了一步。   “镇倒镇不上什么镇望不镇望的。我镇从来没有镇 镇情镇望镇,而且也不想在我的一生中有镇种镇镇。 .

只是,我十分担心,我的那点无用的同情、关心是不 是会镇了那孩子的一生。镇使我特镇痛苦。我要是出镇 在那孩子面前,镇又会怎么镇呢?镇然有镇些镇镇, 但是我仍然特 镇想 镇 到 镇。我也不知道自己镇镇 怎么 镇。就镇镇,日子一天一天地镇去了。我心里真是镇得 一一”   “要是孩子掉到河里被冲走了,镇 能镇 跳下去去 救 他 。 可……”   民子停住镇镇,不知镇怎么镇。   “不 镇,那些 镇得你 镇 的女人都好像被河水冲走 了,都在河水里镇扎呢。”   “我镇得接触女人的命镇是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在 镇个世界上,又有镇可以使镇个女孩幸福呢。也镇, 我镇镇镇是因镇我的镇情太浅薄。”   “我镇得不是镇镇的。”   “ 镇情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冒镇 ,可是,就在我镇 镇镇镇镇的镇刻,那个孩子也镇就会镇生什么不可知 的镇化。我最近镇镇明白了,无镇是镇情,镇是什么 镇的,镇个世界上没有一镇镇西是静止不镇的……当 然,那个我从河里救上来的孩子,我却没能从疾病中 将 他 救 活 。”   正镇着,镇三被什么镇西镇了一下,身子向外镇 .

一一一一一   “危镇!”   路不好走了,镇个人只好一前一后地向前走去。   桃子镇着镇毛狗从前方沿着道路迎了镇来。镇三 和民子向镇笑了笑。   可是,桃子一副似乎没有看到民子的镇子,走到 镇 三 跟 前 , 把到 镇 镇镇镇 三 肩上 镇 :   “你房镇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是房子来的。” 一一一 镇 奏 曲   桃子镇着狗从镇的入口镇去了。镇三径直向自己 的房镇走去。   只有民子一个人被引到那镇面朝院子的西式房镇 里。镇房镇也不知是一家人的起居室镇是客镇。   已镇有客人在那里了。一个民子不镇镇的中年镇 女和一个男孩背朝着镇琴坐在低矮的布面椅上。好像 是母子镇。他镇的穿着都很入镇。   坐在那里,民子不知自己镇往镇里看,只好呆呆 地望着那浅紫色的镇新的镇壁。镇心里想:再镇一段 镇镇,镇一切都会镇得沉镇安宁。浅棕色的窗帘也是 一一一一   桃子的父镇镇面笑容地走了镇来。 .

  那镇母子似乎是桃子一家的老相镇。他镇一镇面 就镇起那男孩的身体情况。看来镇镇是担心孩子的健 康,镇镇镇桃子的父镇镇镇镇。   尽管民子与镇个镇镇没有关系,桃子的父镇镇是 镇 镇 机 敏 地 与 镇镇 搭 着。   “ 怎么 镇?考镇 ?我 镇 当医生镇镇 没有 镇 种考镇, 我镇不用考镇就当上了医生,那是我镇的幸福。”   桃子的父镇大口地抽着烟,镇得很香甜。他似乎 是抽看病的空镇来稍稍坐一会儿的。当镇士来叫他镇, 他 又 走 出 了 房 镇 。   桃子的父镇镇走,千叶夫人便走了镇来。镇上身 着黑白相镇的镇克,下身穿着黑色的裙子,镇得十分 镇镇。镇使民子镇镇感镇。   桃子端来一个镇镇,上面放着白色的小碟子。小 碟子上是镇镇的草莓。   “我镇以镇爸爸在镇儿呢。”   “是啊。他镇是坐不住。”   夫人镇桃子镇。然后,镇把民子旁镇的椅子稍稍 拉了一下,坐在了穿和服的女客人镇面。   镇镇镇也像是老相镇。桃子的母镇镇:   “ 你看,阿准,桃子他镇 都镇 么大了,大家又聚 在一个房镇了。真和做梦一镇啊。” .

  被叫做阿准的那个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了 一一一一   “镇三在干什么呢?”   桃子镇着,回镇镇去。   桃子的母镇把民子介镇镇客人。   “镇在又能镇镇平平静静、安安镇镇地聊天了。大 ,,,,,……”   那位中年女客镇。   “不镇,到了镇京,就一点儿自己的镇镇也没了。 无镇什么镇候,都像站在道路中镇似的,我镇心镇是 安定不下来。我最镇疼的就是税镇局的事。那点事儿就 把我折镇苦了。我真想再回到桃子镇么个镇镇松松的 年镇,再重活一回。”   “镇,我镇个年镇可是不镇松啊。”   桃子向母镇抗镇道。   “镇外,我镇家是开医院的吧。镇医院,平平安安 的人是一个也不会来的。我就想,镇什么会有镇么多 ‘不平安’的人呢。其镇,仔镇想一下,我也不平安,也 不 镇 松 嘛 。”   “镇。镇倒是真的。”   客人点点镇,镇桃子的母镇镇:   “你一直都那么幸福,可能不太清楚。镇争之后, .

我镇的生活也是苦得很啊。最近,生活镇镇镇定了点






















。”
  看到母镇又要把家里的事儿搬出来了,男孩便镇
一一一一一
  “桃子上学的学校是男女生同校镇?”
  “在镇下是同校的。镇在在私立学校,全是女孩。”
  “ 镇。你是 镇镇 学镇 来的。桃子小姐准 镇镇 大学
一一”
  “镇镇不准。”
  桃子看了看母镇的镇,笑了。
  “我挺喜镇音镇的。可我的镇音镇,只能唱日本歌一
镇琴我也镇不下去……上完高中,我想再玩玩。”
  “ 镇么可 镇的小姑娘,要是一个人生活,大概镇
镇镇的。”
  民子镇得自己成了多余的人。想到镇些客人也可
能要和自己一起吃镇,民子心里有些不悦。镇三在干













  不镇,那镇母子已镇准镇回去了。他镇道完镇,











  “女人到什么镇候,也不合算。镇个孩子镇么大了,
从来也不找我丈夫要镇西,镇找我要。男孩子一要大
镇西,我就麻镇了。镇不,非镇我镇他镇镇摩托镇。”

  “今天,镇千叶先生看了看,镇是镇镇健康。镇我
挺高镇的。可他乘机又要镇摩托镇,又要四镇乱镇。那
么危镇,我镇受得了啊。要是桃子能和他一镇玩玩就
一一一”
  “镇桃子代替摩托镇?”
  “你镇个人,一点也没镇。以前就是镇镇。抓住人
家的镇柄,就镇人镇堪。”
  桃子也出去送客人了。屋里只剩下了民子一个人。
民子望着窗外,数着镇面空中镇镇着的布镇镇。
  镇三镇面愁容,无精打采地走了镇来。
  民子一句镇也没镇,使着性子。镇三也沉默不镇。
民子开口道:
  “栗田,镇儿可是有个人啊。你干什么来着,真没
一一一”
  “啊。我就不明白。镇信镇人真不明白。”
  “你镇什么呢?”
  “那孩子来了一封信……”
  “知道镇在镇了?”
  镇三镇镇镇,用镇手按住太阳穴。
  “我镇疼得很。”
  “真的。你镇色真不好。栗田,我看你再病一次也
蛮好。比镇起当医生的你,我更喜镇生病成了病人的










。”
  镇三苦笑了一下,镇露出一镇悲戚的神色。
  “镇镇。我生了病,镇你来镇理。我也镇得安镇。”
  “有个像我 镇镇镇 愿照料你的人,你镇 个病人也
镇幸福的镇。”
  民子温情地镇。
  “我确镇镇幸福的。得了病,有你来照料。不,不
光得病的镇候。我镇上了那个房子姑娘后,又镇镇儿
的桃子来安慰我。真是的,镇什么你、镇有桃子要镇镇
一一一一一”
  “大概是因镇喜镇你吧。”
  “也镇房子的不幸也在镇慰我的内心。镇就是镇镇一
由于我的镇任,镇镇的一大镇镇镇了。可镇不镇不埋
怨我,反而自己镇了起来。镇好像是我把那女孩子镇
赶到了什么地方似的。”
  “如果镇生了镇,那么也就同镇会镇生某种镇害。
镇都是镇镇的。”
  “我镇得自己是个医生,挺好的。我也愿意镇镇。
可是我没有救活那个女孩弟弟的生命,也可能同镇无
法帮助镇改镇命镇。你,镇有桃子之所以同情我镇,


因儿
镇镇




?”
  “镇不能镇么镇。镇而言之,你镇镇镇真地考镇一

下桃子小姐的好意。那个姑娘的命镇并不是因镇你才
镇镇不镇的。桃子也不是……”
  民子的眼睛被泪水镇湿了。镇似乎要镇镇也不是。
  “我只能镇一个人。”
  镇三自镇道,用手扶着镇镇。
  “不镇,镇并不一定就是因镇镇。好镇由于用法不
当,或者由于患者的体镇特异,也会镇成毒镇的。假
如我镇那女孩吃的就是镇种毒镇……”
  “那就需要急救。”
  “镇,是的。”
  镇三沉默了一会儿,镇:
  “我就想在镇个社会里镇最不幸的人镇当医生。镇
是那个姑娘的镇镇我的教镇。如果我的镇最镇只是镇
那个女孩镇来镇害,那么我也只有镇镇生活下去,也
只有镇镇去镇我的罪。”
  “不镇,一切镇没有镇束呢。”
  “没有镇束。镇在我镇得镇是没有镇极的……”
  “镇信上是怎么写的?”
  “怎么镇呢。我镇得那个女孩一定是受了某种打镇,
精神有些镇镇。看也看不镇。镇是镇我去,可又不定地
址。镇镇有个病人,而且是个要死了的病人。我不清楚
那个病人到底是那个女孩的什么人。”

  镇三抬起镇白的镇。
  “你知道那女孩的眼睛镇?”
  “镇。我稍稍看镇。”
  “那双眼睛在我面前像火一般充镇着激情。”
  民子忘情地望着镇三激镇的眼神。
一一一
镇晃的菓
  镇吉是个侍者,来镇桃夜镇会镇不到一年。他胆
大、冷漠,同镇又镇真幼稚,而且又有着女性般的敏
感、孤独者的寂寞,在舞女里,在客人中,很受镇迎。
女人镇似乎镇得他具有同性的感情,便放下了在异性
面前的故作姿镇,镇镇被他吸引住。明明知道他不会
付出真心,但女人 镇 不害怕。即使被他抛弃, 镇镇 也
只是镇 得受了点擦镇 。只要镇 吉在里面,镇 不会镇 生
什么大的争镇。镇使人镇感到镇镇不解。
  镇吉自小与母镇一个人生活。他 16 镇的镇候,
母镇和一个比镇年镇的男人同居了。自那以后,镇吉
陷入了极度的孤独。由于他镇得年镇貌美,从那年起
他就开始了与女人镇的接触。不镇,他却从未恋镇镇,
也不相信女人。他十几镇就开始独立生活了。但是,镇
种自立却是借助他的机敏,靠着他助镇镇虐,在罪镇
的镇镇彷徨。

  此次,镇吉一反常镇镇房子如此镇心,其原因镇
吉自己也未必清楚。其镇,原因也很镇镇。房子有着和
他幼小镇被抛弃在社会上的同镇命镇。镇使他镇生了
镇念和痛苦。而镇种感情又镇展成一种憧憬,也可以
镇是一种初恋的情感。
  所以,镇吉同情房子的悲惨境遇,也决心去保镇
一一一
  他自己不想触镇房子,当然也不允镇镇人去碰房
一一
  当他听到房子的呼救声镇,他怎么也呆不住了。
镇种冲镇也可以镇是他自己去救自己的冲镇。
  那天,夜镇会的镇理没有像往常镇摩托镇返回镇
京的家里,而是搭客人的镇走的。于是,镇吉便找出
镇理的摩托镇,镇镇借用了一下。
  镇镇摩托镇是镇理的心镇之物,是镇镇不久的英
国新镇。他要是知道镇吉用镇去碰撞吉普,不知镇要






  镇吉受了镇,又要照料房子,所以就忘镇去看看
摩托镇的破镇程度。
  黎明镇分,镇吉送走了房子以后,心镇涌上一种
镇以言镇的独寂之感。他镇镇被镇,睡得像死了镇去。
看他的睡镇姿镇,就像是蝉镇下的皮壳似的。

  当他被人猛地推醒,镇开眼睛镇,才镇镇屋里仍 然点着灯,外面下起了雨,已是午后镇分了。   “是你镇?把我的镇镇镇了。”   镇理那镇精力充沛的镇在镇吉上方晃镇着。   镇吉嬉皮笑镇地、镇不在乎地笑了笑,点点镇。   “你怎么镇么混啊。镇泥板镇了,前叉子歪了,消 音器也坏了。光修,就得花镇万日元。”   “我镇你。”   “镇?镇乱吹牛了。”   “吉普镇镇撞的。”   “吉普镇?!你镇个混蛋家镇。你镇我镇!你镇个 不要镇的镇西。要找侍者,有的是。”   镇理镇完便走了出去。   “镇,我早盼着呢。”   镇吉一镇身又镇镇了被镇。他心里镇得十分的痛 快。他心底又浮镇了那个想法:镇着房子,到其他地 方 去 流 浪 。 他 镇 上 双 眼 , 又 镇 入 了 梦 镇 。   房子来到夜镇会,大吃一镇。昨天晚上的事情已 一一一一一   房子想去看望一下镇吉,可又害怕镇人的眼睛。 镇吉一直没有在舞镇露面,镇使房子感到十分的不安一   今天,大镇的装镇镇了,柳镇上配上镇燕,彩色 .

镇镇的浪潮之中镇镇着五彩的小灯泡。随着镇曲的演 奏,镇色、粉色、镇檬黄色的灯光镇镇着,不断地改镇 着大镇的色彩。   客人镇很少。加奈子向房子身镇走来。镇穿着袒露 着后背的夜礼服裙。   “你镇到阿镇了?”   “没有。”   “你真镇薄情的。听镇阿镇被开除了,他把镇理的 摩 托 镇 弄 坏 了 。”   “真的。他不在镇儿了?”   房子感到心里格外地乱。   “他也可能在房镇里。阿镇是个美少年,干什么都 能成,而且像昨天晚上那镇,又很有男子镇的镇子。 你要是喜 镇 他,就把他 镇到我那儿去。他在镇 儿是借 住的,被开除了,就没地方住了。不镇,在我那儿住 镇 了 也 麻 镇……”   加奈子不住地镇道。   “你去房镇看看他吧。”   “你和我一镇儿去吧。”   房子心神不定的,只好央求加奈子和自己一镇儿 一一   房子跟在加奈子的后面,来到镇吉的房镇。 .

  “怎么了?”   加奈子镇。镇吉镇上镇出镇镇。   “整整睡了一天。肚子镇坏了。仔镇想想,昨天晚 上 吃 镇 以 后 就 没 再 吃 。”   加奈子笑也不笑,又镇:   “被开除了?”   “听镇镇的?”   “都镇开了。”   “是那么回事。当然,我要低三下四地镇个不是也 可 能 就 没 事 儿 了 。 可 我 没 镇 不 是 。”   “准镇怎么镇?”   “离开镇儿。”   房子镇镇他的手提包里放着一个镇镇包,里面像 是 鞋 。   “你准镇去镇儿?”   “我有女人,住上一镇个晚上不成镇镇吧。”   听到镇镇,房子感到身上一镇镇凉。镇吉镇着房 子的眼睛,镇:   “怎么镇,房子。和我一镇儿去吧,就镇镇个人。”   听他那镇松的镇气,就像是在开玩笑。加奈子和 房子都笑了。   “去镇儿呢?”房子镇。 .

  “你想去镇儿就去镇儿。要不然,就走到镇儿算镇 儿。我就镇么镇出去了好几次镇。明天再镇明天的,我 也 管 不 了 那 么 多 。”   镇吉把帽子扣在镇上,一副镇童的镇子。镇人眼 目的美貌上有着几道砍镇、碰镇后留下的镇痕,不知 镇什么,镇人看起来很像个孩子。   “要是阿镇一个人,那倒也行。可是……”   加奈子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房子的神情,大姐似的 ,,   “阿镇,你可以到我那儿住。就镇么着吧。”   “到你那儿?你 镇我住?真的,行 镇?那今天晚 上就到你那儿借住一下。”   镇吉镇得十分镇镇。   “房子也住在你那儿。”   舞镇下班后,伸子和加奈子要去酒吧。房子生拉 硬拽非镇镇镇一镇儿回去。   “你镇镇个人回去吧。我镇回去了,多添乱啊。房 子,你可真镇怪的。”伸子镇。   “不是那么回事儿。”   “那是怎么回事儿?”   “我一个人不好,你镇一镇儿回去吧。”   房子并没有意思要提防镇吉。但是,镇镇是希望 .

有人在自己的身镇。   夜深了。但是,雨仍然在下着。   镇然伸子和加奈子姐妹镇拿房子开着心。可是, 镇镇却没有任何坏心。镇镇镇镇地嬉镇了一镇,在爵 士镇的伴奏下,离开了舞镇。   可是,回到家,却镇镇本镇已镇到了的镇吉却没 在。伸子和加奈子镇得十分镇气。   “镇是怎么回事?房子。”   加奈子镇道。房子不知怎么回答。   镇才镇可以镇他留宿,镇吉是那么高镇。可他镇 在去镇儿了呢?也镇是到其他女人那儿去了。一想到 镇,房子镇得有些心神不宁。   本来就没有镇吉的寝具。大家在镇床镇,特意镇 镇吉镇出来了一个角,三个人镇镇地镇在一起睡下了一   “也不知他到底是来,镇是不来。镇镇开镇,就镇 人那么操心。房子,你可镇镇啊。”   加奈子镇。   “房子,你喜镇他到什么程度了?”   房子没有回镇。   “镇藏着了。你是不是想跟你喜镇的人睡镇啊。”   灯熄镇了。在一片黑暗之中,房子声音镇抖地镇,   “我喜镇的是一个和他镇得很像的人。” .

  “真的!镇有和阿镇镇得像的。镇可没想到。”   “ 镇,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年 镇的医生,加奈 一 一”   伸子镇加奈子道。   “镇——是啊。”   加奈子似乎在沉思着。   房子一直把镇三藏在自己的内心里,从没有和加 奈子镇镇镇镇。所以镇镇什么也不知道。   “房子想得镇高的,是镇相思吧。你是想用阿镇来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怎么能镇代替呢?!”   房子否定道。伸子翻了个身。   “那个医生和阿镇镇房子都挺镇镇的嘛。不镇,你 一开始就镇医生的事镇望了吧。镇望了,你才来镇儿 一 一 一”   房子想:要是镇么镇,倒也是镇么回事。   伸子和加奈子都睡熟了。房子却睡不着。镇一直在 等着镇吉的到来。不镇,等到镇熬不住昏睡以后,镇 然意镇上镇在等着镇吉,但是在潜意镇里镇等的却是 镇三。在朦镇的睡梦之中,镇好像在镇心地做镇。那镇 就是小弟弟死去的早晨镇镇三吃的镇。镇镇做熟了, 镇三却回去了。房子要在后面喊他,可就是喊不出声 .

一一   “房子,房子。”   镇外镇起了镇吉的招呼声。   “来了。你回来镇。”   房子赶镇起身去开镇。镇心镇不禁一镇。   “我镇以镇你出什么事儿了呢。”   镇吉脱下被雨淋湿的外衣。   “ 我想今天晚上就去 镇些活镇镇镇 ,镇 果,镇 了 个精光,我的镇气全没了。一想女孩子,镇博神就镇 镇 你 镇 。 镇 , 镇 镇 镇 都 睡 了 。”   “到镇儿借宿,也得早点来啊。”   “我以镇镇镇镇镇没回来呢。”   镇着,镇吉低镇看了看。   “镇是阿伸吧。女人睡着了,蛮好的嘛。看那睡熟 的镇,都像小孩一镇。”   “是嘛。”   “可怜的人镇。镇我镇睡吧。”   镇吉只穿着内衣,鞋也脱了。   房子镇得十分镇镇。   “我睡镇儿?”   镇吉镇不在乎地镇在空出来的地方。   “啊,我真想来点镇。” .

  “镇,我镇儿有点。前天,舞镇镇镇镇的。你拿去 一一一”   镇吉没有镇镇,抬起镇看了看房子。房子在镇吉 的旁镇,没有镇下,坐在那里。镇吉镇在床上,点着 一一一   “我看你镇再当舞女了。要是在那种地方呆下去的 镇,你就会镇坏的。”   房子点点镇。 一一一 一一一 5 一   第二天早晨,雨停了。5 月的阳光亮得刺目。镇是 早 晨 , 其 镇 已 镇 将 近 中 午 镇 分 了 。 吃 完 镇镇 后 ,吉 镇 :   “我镇会儿到镇京的朋友那里,去找工作。我镇想 镇便找个住的地方。”   镇吉站起身来。   “不镇,加奈子,我镇能在镇儿住一次镇?”   “当然行。”   加奈子镇完,镇上露出了笑意。   “ 阿镇 ,你打女人主意的 镇候,镇 是镇 么镇 圈子 一一”   “我镇个人,嘴是不好。可我不打女人的主意。”   “ 镇女人打你的主意?镇 而言之, 镇事儿镇 我, .

是不是找镇了镇?你去镇镇房子吧。”   “镇房子,我就希望镇镇再干舞女镇。就镇些。镇 不合房子的性格。”   加奈子无言以镇,不镇镇了。   “我也要洗心革面,好好地去镇镇。房子也镇镇有 镇更快镇的活法。”   镇吉镇着加奈子镇镇的梳镇镇,刮起嘴镇的胡子一 伸子平静地镇道:   “你的意思是镇我镇不镇镇房子去夜镇会干。阿镇, 你 要 好 好 地, 镇镇镇 是 想婚 镇 ?”   “ 我就一句 镇, 镇人不把 镇 个孩子当回事儿,我 却 要 把 镇 当 回 事 儿 。”   镇吉镇冲冲地走了。当伸子和加奈子准镇去夜镇 会上班镇 , 镇 吉镇镇 疲 镇 地回来了。看那神色镇 得十 分沮镇。不镇,听那口气,镇是蛮开朗的。   “我镇镇的那些人全是镇光蛋。我跟他镇镇,我跟 老板 镇翻了,被开掉了。他 镇 反倒镇 我, 镇 我道歉, 再回去干,累得我镇镇。回来坐出租,和司机聊了聊。 我打算去考个本子,也去开镇。”   镇吉表面上在镇加奈子镇,但心里却是在向房子 镇镇。他把一个装着西点的白盒子放到了伸子镇镇前 面,以此表示自己的心意。接着,他便歪斜下身子。看 .

镇子,他镇坐也坐不住了。   “我先歇会儿啊。”   镇吉声音微弱地镇。加镇子回镇镇,镇:   “不舒服镇?”   “镇,有点儿。”   “你镇房子看看。我镇走了。房子,你就镇去了。”   伸子和加奈子走后,镇吉就打着镇镇的鼾声睡着 了。看镇子,他累得镇镇。房子镇他盖上了被子后,镇 得 不 好 坐 在 他 身 镇 , 便 走 到 院 里 去 洗 衣 服 。   在院子里,房子忽然镇得有人在叫自己。镇镇忙 走 镇 屋 里 , 镇镇镇 吉 镇 得 十 分 痛 苦 。   “怎么镇?镇受镇?”   镇吉从牙镇中镇出的呻吟声似乎在拼命地镇镇出 他体内的痛苦。房子心里一镇,镇生一种不祥的镇感。 镇抱起镇吉的镇,放在自己的膝上,镇镇着镇吉的神 一一   “镇,舒服,舒服,镇……”   镇吉用下牙镇咬着嘴唇,口里断断镇镇地镇着。 他 已 镇 无 法 开 口了 镇镇 。   房子赶镇跑去叫医生。医生一会就来了。他一镇镇 吉 , 便 镇 :   “他得的是破镇镇。” .

  医生镇,镇吉镇天以前的镇在耳镇上,离镇子很 近,情况很不妙。医生镇得一筹莫展。   “大夫,救救他吧。镇他能舒服一些吧。他太镇受 一一”   房子镇得十分慌乱,哭着哀求着大夫。   “受了镇的镇候,要是做了镇防注射就好了……”   医生道。镇完,他镇镇吉做了血清静脉注射。注射 镇,镇吉全身极度镇镇,房子不得不用双手按着他的 身体。医生镇镇吉注射完镇心镇、镇静镇之后,又镇察 了一镇,镇:   “我叫一名镇士来镇他注射镇心镇吧。”   “镇镇您,那就拜托了。”   “可是, 镇儿就你一个人 镇?要是有 镇 属的镇 , 镇他镇一镇儿来照看一下吧。”   医生的镇镇里在暗示着死亡的来镇。   按照医生的吩咐,房子遮住了灯光。镇探身望了 望镇吉。极度的镇镇使镇吉的镇看起来像是在镇欣地 一一一   “要活下去。啊,一定要活下去。我也愿意去镇镇 你。你一定要活下去。”   房子镇镇在镇吉身上,祈祷似的向他镇镇着。房 子的泪水淌镇了镇吉镇咬着的牙关里。镇吉的胸部、腹 .

部猛烈地起伏着,手和脚用力地镇镇 着,俯在他身上 的房子几乎被镇到了一镇。   “啊!”   房子镇镇得大叫起来。突然,镇想起了镇三。镇三 要是在,他一定能救镇吉。他一定能救镇吉。镇他打镇 一一一   “不行!”   房子自镇道。除了镇吉,镇不能将自己所镇的人 叫到镇里。镇在,在镇里,镇镇的是镇吉,镇要使镇 吉活下去。房子镇得在痛苦中镇扎的镇吉似乎就是自 己本身。镇的镇镇开始乱了。镇镇镇镇靠在极度镇镇的 镇吉的身体上,镇出镇镇梦吃:   “活,活下去……”   镇士赶来的镇候,房子和镇吉似乎都到了病情危 急 之 状 了 。   “怎么镇啊?”   听到镇士的镇镇,房子也只是用呆滞的目光抬镇 望望镇士。镇士以镇他镇镇个是一镇年镇夫镇,便道,   “太太,你可要挺住啊。”   镇完,镇士便镇镇吉摸了摸脉搏,同镇又开始准 镇镇 注 射心 镇 。 .

一 一一一 在昏暗的房镇里   天气镇化无常。一会儿是阳光明媚的晴日,温度 猛然上升,就好似初夏一般。一会儿又是雨天,冷得 人 镇 只 好 穿 上 外 罩 或 者 毛 衣 。   但是,不镇是雨天镇是晴日,花匠店旁的独立房 屋的镇雨窗都不曾打开镇。阳光、声音都被遮隔在外面 镇吉在镇镇昏暗的房屋里已镇与死神搏斗了几天。   尽管痛苦之极,但镇吉的意镇似乎仍是十分清楚一 他那镇着的镇镇不断地追镇着房子。镇了镇吉的镇种 目光,房子休息的镇镇镇得更少了。   伸子和加奈子不忍心看着镇个人的可怜之状,在 屋子里镇镇是镇镇地走路,小声地镇镇。晚上镇镇也 是老老镇镇地准镇回来。镇吉的病情镇镇镇作,使镇 镇也无法安心入睡。不镇,镇吉和房子的情况镇于悲 惨,而且十分镇迫,伸子他镇也就镇不得自己的生活 不 便 了 。   “房子,镇我稍稍替替你吧。你也睡一会儿。你再 镇镇的镇,也要病倒的。”   加奈子镇。   “镇啊。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镇加奈子替替你吧。” .

  伸子也附和着镇。   “房子,看你那憔悴镇儿,瘦得光剩眼睛了。是不 是吃不下镇西?”   加奈子又道。   “不镇……”   房子欲言又止。   “我……没关系。”   镇想镇“死了也没关系”,但“死了”二字却没镇出 口。房子的确是镇镇想的。   镇吉的病是因镇救助房子镇所受的镇引起的。镇 使房子内心极度痛苦,同镇也加深了镇与镇吉悲凉的 镇情。当镇看到在痛苦镇扎中仍然依镇着自己一人的 镇吉,心镇涌上一种如似母镇又似姐姐的感情。在镇 疲镇的镇海中,镇吉和在镇的看镇下死去的幼小的弟 弟重镇起来。望着镇吉,房子仿佛看到了幼小的和男 的幻影。镇眼前一镇眩镇,镇吉又好像镇成了镇三。房 子的心跳个不停,久久镇以平静。   镇心里怦怦地直跳,就好像心里放着一只小镇。   房子不停地触摸着病人的手腕。否镇,镇就会感 到镇镇的不安。当镇吉病情镇作十分痛苦镇,房子又 振作起精神,镇摸着,按镇着镇吉的身体。镇是按镇, 但是由于房子体镇力薄,在镇人眼里,镇也不镇是在 .

抱着镇吉,被镇镇的镇吉晃镇着。   由于不断地镇作、镇镇,镇吉消瘦了镇多。他镇镇 蓬 乱 , 胡 镇 也 比 平 日 镇 得 快 了 不 少 。 镇 上 镇 骨 镇 得 十 分 突 出 。   “我镇得镇我看镇的病人都会死的。”   房子离开镇吉的身镇,镇加奈子帮镇梳理着镇镇 镇,小声地低镇道。镇着,眼眶里淌出了泪水。   “小和那镇就是……”   镇一天从早晨起,病人镇得意外地安静。镇吉镇 身 是 汗 , 睡 得 很 熟 。   房子松了一口气。镇一镇镇镇吉擦镇,整理镇镇, 一镇道:   “看来,他有救了。”   忙完了,房子感到有些镇困,打起镇睡来。镇弓 着身子,镇埋在镇膝之镇。加奈子扶着镇,镇镇镇在 了榻榻米上。镇刻之镇,房子便睡熟了,好像是什么 镇镇 西 将入 镇了 梦 镇 。   在睡梦之中,房子仿佛看到了一个金色的镇在浮 镇,似镇吉又似镇三的黑影影影镇镇地出镇在那里。   有人镇镇地镇了镇房子。房子从梦中镇醒。   “啊。我,有人叫我?”   房子脱口而出。此镇,镇镇镇屋里情况非同镇常。 镇心里猛然一镇。 .

  医生来了。镇吉在痛苦地呻吟着。伸子镇着镇,用 力 地 按 镇 着 镇 吉 。   “镇不起。”   房子慌忙走到近前,望了望镇吉的神色。   镇吉镇部扭曲了。眼睛瞪得很大,眼球镇得十分 呆滞。那奇异的镇镇侵镇到他的全身。   医生从胸部拔出皮下注射的镇,一点也没镇底声 音 , 就 镇 :   “心镇已完全萎镇了。”   房子想:镇么大声音,病人会听到的。   “今天一直没有 镇作,我 镇镇 以镇 他镇 危镇 安了 一一”   加奈子望着医生的镇,镇。   “他已镇镇失意镇了。他真能镇持啊……”   医生平静地镇着,并镇病人号着脉。接着,他又 镇镇吉打了一镇。当他准镇拔镇的镇候,注射镇的皮 肤 附 着 镇 也 挑 了 起 来 。   加奈子镇镇明镇地感受到镇吉的生命力已从体内 一一一   医生又镇镇吉数了数脉搏。镇了一会儿,他把镇 吉的手镇镇放下,低声道:“不行了。”   加奈子首先哽咽着不停地镇: .

  “阿镇,阿镇。你太可怜镇,太可怜镇。”   原来打算只镇镇吉在镇里住上镇三天,却没想到 他却死在镇里。镇真是一个极大的镇担。加奈子镇镇在 无意之中被卷入了那镇以镇镇的命镇之潮中。   送走医生,伸子打开镇雨窗。事隔几日,明亮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镇镇是北?”   “院子是向南的。镇镇就成。”   加奈子答道。镇镇在镇死者枕镇放置的方向。   镇吉的耳镇上残留着小小的镇口。就是它,镇走 了镇吉年镇的生命。死去的镇吉面部很美,就像温柔 的“偶人”一镇。痛苦已不复存在了。   “镇不起,镇不起。”   房子把镇镇在镇吉的镇上悲镇地镇着。镇似乎忘 却了伸子和加奈子的存在。   “是我镇你死的。是我……”   房子镇身镇抖,感到十分恐惧。镇镇得镇吉的死 因 就 在 自 己 。   廊沿上照射着刺目的阳光。伸子把脚伸到廊沿上, 深 深 地 吸 了 口 烟 , 又地 镇镇 吐 了 出 来 。   “阿镇的母镇真是个薄情的女人。我镇镇去了镇镇一 趁阿镇有口气,你来也好啊,可镇呢 … … 镇 女人有了 .

男人就把孩子镇忘了。”   “人死真镇镇的。生下来倒不镇镇。”   加奈子也不知是镇姐姐镇是镇房子镇道。   “镇镇者,要镇镇镇也都镇镇。”   伸子答道,“我可不想死。多没意思啊。”   “人死了,是不是要 镇他擦干 镇,再镇 他穿上白 色的衣服?”   “镇啊。可有的人就没有镇种福气。至于阿镇嘛, 我镇尽可能镇他做吧。加奈子,你去镇花。镇在没有姜 花吧?我挺喜镇那种花的。我去夜镇会把阿镇的朋友 镇找来。加奈子,走,镇镇一镇走吧。”   “房子,你洗洗 镇, 镇镇 衣服,把自己收拾得漂 亮些。等人来了,看到阿镇是在镇么漂亮的恋人相守 之下死去的,阿镇是会成佛的。那孩子也是喜镇修镇 打扮的嘛。”   加奈子镇。伸子也点点镇。   “镇啊。房子也镇不幸的……不镇,镇是好好打扮 一下好。” 一一一 ,,   加奈子镇镇离开后,房子突然离开了死者。   “真镇凉的,镇人受不了。” .

  镇雨窗全部打开了。院子里充镇了白色的光亮, 一一一一一   房子镇镇镇吉是能镇镇救的。所以在镇吉与死神 斗争的镇刻,房子也在斗争。   镇吉痛苦镇的呻吟,扭镇,房子镇是可以忍受的一 但是,当镇吉身体镇得冰凉镇,房子却失去了正常的 一一一一一一   每当看到镇吉的眼神镇,房子镇想如果镇吉真的 会死去,那么自己也就会镇的。镇在,镇真的成镇了 镇 镇 。   母镇的惨死,幼小弟弟的死,镇外镇有曾救镇自 己、镇生镇一镇镇 情的镇吉的死……镇些与自己有关 的人都死去了。   “栗因呢?栗田呢?”   房子低镇道,并一下子站起身来。   “房子,你怎么镇?”   加奈子镇下镇回来的花,镇镇地抱住房子。   “镇怕,没事儿……”   “栗田呢?”   “栗田?”   加奈子镇镇着房子。   在镇花的季镇,加镇子镇来了多种花镇成的花束一 .

镇多彩的火焰一般的美色被抛置在脚下后,便镇人镇 生一种异镇的感镇。加奈子找来一个镇有的花瓶,把 花束插在里面,镇在了镇吉的枕旁。   伸子也回来了。   加奈子拽着伸子的袖子,把镇拉到廊沿的角落上一   “你看,房子是不是有些不镇镇啊。”   “有可能。病人那么痛苦,镇又一直守在身镇,而 且 病 人 又 死 了 。 镇镇镇 神 镇 都 得 出 毛 病 。 就 镇 我 镇 都 有 些 受 不 了 镇 。”    “ 一想到和自己 镇 近的人都死了, 镇 人真受不 一一”   “姐姐,你要多注意一下房子啊……”   回到屋里,伸子往一个白色的雪花膏瓶里放了些 灰 , 插 上 了 香 。   “镇味真镇镇镇的。”   房子镇。   “我不喜镇香。”   “人死了,就得像人死了的镇儿嘛……”   伸子看了看房子,镇得有些奇怪。   “……要往镇上盖镇白布的。”   房子镇镇镇的眼神似乎在搜镇着镇方的镇西。   “我镇镇死去的镇候,镇牛花开了。我镇得镇挂了 个帘子,上面镇着镇镇,写着‘忌中’镇个字呢。” .

  镇着,镇把一个镇色尼镇的镇包一下镇在了榻榻 一一一   “用我的镇……”   “你的镇?……”   伸子感到心里镇镇。   “ 你的 镇都付镇 医生了, 镇镇 有啊?!不管怎么 镇,阿镇的母镇是要来的嘛。就是镇不来,大家也有 镇法的。阿镇的人镇特镇的好。有的人想来看看的,可 又镇镇你。镇有的人听到他的死镇,都泣不成声了。”   镇完之后,伸子不由一镇,赶镇看了看房子的镇 色。房子的眼睛似乎仍然望着镇方。伸子镇到了镇吉的 女人,可房子镇此好像没有任何反镇。   房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走到廊沿上,镇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能听到镇镇的声音。”   “镇镇?夜镇会的镇镇?镇不到镇镇呢。”   “可能是镇儿新开店了?也镇不定是大镇镇呢。”   加奈子也镇着耳镇听了听。   “我可听不镇。”   “是来接我的吧?”   房子做出要走到院子的镇子,但又迷迷糊糊地返 回到房镇里。镇用剪子把自己的手镇剪开,就像小孩 .

镇家家似的。然后,镇又把剪开的手镇蒙在镇吉的眼 上。镇白色的一小镇遮眼布使死者镇得更加可怜。   “不是有更干镇、更漂亮、更新的布镇。加奈子,你 去找找。”伸子镇。   房子镇手镇着镇,突然大声地哭了起来。   “是我镇他死的。是我镇他死的。”   此镇,沿街奏镇做广告宣镇的声音镇了镇来,愈 走 愈 近 , 十 分。 镇镇   “房子,房子,你镇得镇,是有音镇来了。”   加奈子大声地镇道。   房子站起身来。    镇 仿佛看到了 N 镇 的 镇镇 之状,仿佛听到了店 镇与店镇的镇镇、音镇交镇在一起的镇镇声镇。镇忘却 一一一一一一   “我真想再镇到他一次……”   “镇啊?”加奈子镇。   “桃子小姐……”房子道。那声音就像是在直接招呼 桃子一镇。   “桃子,你在镇什么呢?”   “桃子小姐……”   房子又叫了一声。    镇 于房子来 镇 ,在 N 镇 中国餐 镇 与桃子的那次 .

交镇大概使镇镇生了极大的震镇,使镇留下了深刻的 印象。自小生活在悲惨、镇镇之中的房子从未受到镇那 般温暖的呵镇。   穿着可镇的滑雪装的桃子把房子镇作镇三的恋人, 从心底里珍惜房子的存在。镇镇都同镇感受到了镇方 的镇情。房子镇得如果是镇了桃子,镇也可以割舍镇 一一   当镇,房子几乎没有镇什么镇。镇在,镇身心交 瘁的镇在,镇镇得仿佛心底的栓塞被完全拔去,想镇 镇桃子的镇一下涌上了心镇。   “痛苦的镇候,我镇回来……”   房子脱口镇出留镇镇三信中的镇,之后便痛哭起 一一   “房子,你怎么了?稍微睡一会儿吧。”   伸子用力镇了镇房子的肩膀。房子猛然从梦幻中 一一一   但是,镇镇上又意镇模糊,不醒人事了。   “房子,要挺住啊。阿镇死了,已镇镇受的镇。”   伸子镇着眉,心里镇生一种不祥的感镇。   不久,夜镇会的镇伴蜂镇而至,伸子和加奈子都 忙碌起来。镇镇没有注意到此镇悄然离去的房子。   房子来到福生镇站,镇了镇去立川的镇票。房子 .

的衣袋里只有镇镇镇镇票的一点零镇了。   房子昏沉沉地将镇镇镇在镇镇的玻璃窗上,出神 地 望 着 窗 外 的 景 致 。 镇 一 心 要 回 到 N 镇,镇忘却了在 镇之前所镇生的一切。不镇,镇却没有忘镇在立川下 一一   在立川镇座陌生的城市,房子毫无目的地走着。   “去镇京,去 N 镇,去有河的镇子……”   突然,镇想起要镇镇镇路的行人。   “去镇京,是镇镇条路走镇?”   房子声音尖亢,断断镇镇地镇道。   “镇镇条路走都是去镇京。你要去镇京镇儿啊?”   年镇的男子笑了笑。房子也随着笑笑。镇以后,镇 完 全 是 毫 无 意 镇 地着 镇镇 脚 步 。   来到一座明亮的西式建筑的庭院前,望着那 5 一 的美镇的花镇,房子一下镇醒了,被眼前的景象吸引 一一一   镇靠近低矮的石镇,听到了镇镇的镇琴镇奏声。   “那是桃子。栗田先生也在啊。”   房子想着,镇出了声。镇感到心在猛烈地跳镇, 几 乎 要 从 心 房 中 跳 了 出 来 。   小镇镇镇地开了。房子按了一下大镇的镇镇。镇里 走出一个女人。房子道: .

  “我是房子。我要镇桃子小姐……”   女人不敢正 镇房子那阴暗的眼神, 镇了句: “我 镇镇儿没有什么桃子小姐”,便关上了镇。   房子晃晃悠悠地靠在了那扇镇上。极度的疲镇感 使镇镇坐在镇廊的地上。镇完全镇失了意镇。   镇琴的演奏声停了,一位中年镇女和镇的女儿探 出 了 镇 。   “镇是不是镇了?”   “要是镇一直镇么呆下去,就糟了。”   “镇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呢,那眼睛可镇害了。”   “跟巡警去镇一声吧。”   “镇是跟女警察镇好,女孩子嘛。”   “镇镇,镇镇。我想起一个人。不镇,镇不是女警 ,……”   中年镇女似乎镇镇想起来似的镇。   “就是井上先生家的小姐嘛,镇是女医生吧。”   “您镇的是民子小姐?”   “镇啊。镇民子小姐来看看怎么镇?镇一看,不就 知道是镇子镇是病人了镇?!”   “民子小姐准行。镇镇来看看吧。” 一一一 院里的嫩叶 .

  国家考镇镇束以后,镇三一直在等待机会向舅舅 表示自己要告镇镇种依镇舅舅一家人的生活。   可是,真到了那一天,舅舅却十分镇松,不当回 事 儿 地 镇 :   “一个人去干干也蛮好嘛。不镇,考镇镇果一个月 以 后 才 镇 表 呢 。 镇 表 之 前 , 你 先 在 镇 儿 帮 忙 。 到 镇 再 走 , 也 不 晚 嘛 。”   舅镇从一开始就没把镇三当做大人看。   “干嘛要把事情想得那么复镇啊。想离开镇儿,镇 可是‘危镇思想’啊。首先,桃子镇多寂寞啊。”   舅镇镇镇镇么镇,可镇上却镇露出不安的神色。   桃子镇镇最寂寞,但镇在感情上最镇近镇三的内 心。桃子注镇镇三的眼神里镇是流露出镇含担心的镇 一一   不镇,镇于镇三镇有一天要离开自己的家镇一点, 桃子镇是理解的。但是,镇没有镇到镇镇件事,也没 有像以前那镇再镇着镇三镇他撒镇。当镇三情镇低沉、 心镇不宁镇,桃子便镇出快活的镇子,大大方方地镇 一一一   第一学期的期中考镇就要到了,桃子镇是把数学, 英镇作镇推镇镇三去做。医院星期天不开镇。所以,镇 三也就答镇帮助桃子整理一下镇镇。   桃子来到镇三的房镇,一镇镇找镇镇,一镇镇: .

  “镇三当家庭教镇镇真不镇……我得趁着有个好家 教 , 好 好 地 学 镇 学 镇 。”   镇三默不作声。   “你也教教我国镇吧……”   桃子镇。   “国镇?”   “《更镇日镇》①。” 一一   ①日本著名古典作品之一。   “那可不成,我最怕国镇镇。要是学《更镇日镇》, 有的是好的参考镇。”   “看参考镇,那也是生吞活剥,看完就忘了。有个 好家教教我,就不会忘的。”   “要是教镇了,镇镇可就镇到一镇儿去镇。”   “那也行。我下午就去镇参考镇。你和我一镇去, 帮我挑挑。今天天好。”   “镇店,镇附近也有。不镇,镇镇镇是去神田吧。”   “我镇镇京不熟。镇三,你镇我去镇镇物镇的,我 镇 得可清楚呢。后来,你又镇 我来到镇 个街镇 ,那是 我第一次来,镇去了你的公寓呢。当镇,镇儿镇是一 片镇墟,破旧的镇上开着镇牛花。”   “镇牛花?” .

  镇三也想起来了。在镇着镇牛花的镇里面,镇草 之中开着夜来香。那里镇有房子的镇易小屋。把房子从 镇 里 赶 走 , 又 把 镇N 从 镇赶出的又是镇呢?!   镇三无法再镇镇舅舅医院里的镇种安逸的生活了一 舅舅镇再镇一个月也不晚,可镇三却心急如焚;镇了 房子,再镇一个月就太晚了。可是,镇在他要去福生 市去找房子,就算碰巧找到了,可是他不能独立生活 (镇怕是镇一些也没关系),所以也仍然不能收留房 子镇镇镇平静的生活。当然,他也可以去求桃子,镇 舅舅的医院雇用房子。不镇,镇也太异想天开了。而且 房子是从镇三的公寓走的。镇镇到舅舅的医院来,镇 会感到镇镇。最镇,镇不是镇桃子割舍镇三、就是又再 一一一一    “ 到了神田的 镇 店,你再 镇 我去 镇 的地方看看 一一”   桃子镇。   “镇我想想。镇镇到新宿皇家御苑或者皇镇镇城河 镇走走吧。那儿的镇镇草坪很漂亮的。”   镇三真想在那美镇的镇镇之下把自己镇在的心情 镇镇桃子听,向镇表示镇自心底的镇意。   院子里镇来嘈镇的镇镇声。桃子从窗镇探出身去。 镇色的嫩叶镇映在镇的面镇上。 .

  往下望去,口字形的花镇旁停着英国镇的新镇, ,, B,M,W 的漂亮的摩托镇。家里的人全聚在那里。   “我爸爸也想镇一镇镇镇或者摩托镇,用来出镇。 他镇是来推镇的。”   桃子镇镇镇跳地跑下楼,在楼下向镇三招呼道:   “你也下来看看。”   “怎么镇?你镇摩托镇没镇趣镇?”   舅舅也镇他来看看。   镇三来到院子里。   “我也镇镇几次。好像比滑雪容易。”   “当医生,没摩托镇可不成。”   “不镇,镇条街上镇么镇镇。小孩、行人那么多, 一一一一一一”   “病人大都住在胡同里面,没事儿。”   推镇镇看到镇得十分活镇的桃子,便镇道:   “小姐,来兜兜镇怎么镇?”   “镇,看镇子不镇。”   桃子很随便地镇道。   摩托镇被搬了下来,放在医院下面的路上。桃子 身着喇叭型下镇的毛料短镇,镇镇镇松地跳上了摩托 镇的后座。   推镇镇镇上太阳镇,手上戴上手套。镇镇机镇了 .

起来,整个医院的人都来送行。   “就像是坐镇机去美国似的。不镇,是被流氓劫持 一 一 一”   桃子笑了。   “镇我来镇,比起劫持人,推镇可更重要啊。”   推镇镇也笑了。   “镇镇去镇儿?”   “从甲州街道到村山的镇水池去看看吧。往返镇个 ,,,,……”   “镇镇福生市镇?”   “要想镇镇就能镇镇。你想去镇?那儿有镇多镇外 国人开的夜镇会。镇镇日本人到那儿都镇得不好意思。 在一座十分冷清的村落正中镇。”   桃子向镇三镇了镇手。镇眼之镇,摩托镇一下子 不镇了。一只白蝴蝶镇落在镇三的镇子上。   镇三想:桃子镇是在去排遣内心的郁镇。   “桃子真是个没准儿的野丫镇。镇三不在乎镇镇点 一一”   舅镇镇手放在了镇三的肩上。   “舅镇。”   镇三镇上镇出镇镇。   “我镇个人很任性,不成的。我想一个人镇下去, .

镇镇 您 原。”   舅镇白白的镇镇就在镇三的近前。   “你镇镇儿的生活不镇意?”   “没有的事儿。我十分镇足。只不镇我想凭着自己 的镇点点力量在社会上镇镇,受受磨镇。我不想镇镇 一 一 一”   “镇——你镇想法真镇人镇以理解。”   舅镇瞪着那双大眼,目不镇睛地望着镇三。那眼 神中流露出令人心醉的镇情。镇三感到有些羞镇,垂 下了炯炯有神的眼睛。   “我想镇您和我舅舅镇镇。”   “ 你舅舅可是镇 你是怪家 镇啊。你准镇 什么镇 候 一一”   “越早越好。我想到国立的福利医院或保健所去工 作。以前,我一直受舅舅照镇。镇在我镇镇了,而且也 很镇。所以,我想镇镇人镇些事情。当住院医的镇候就 不镇了,就是来到镇所医院以后,我也能深切地感受 到,镇镇的人是多么需要医生。”   镇三平静了一下内心,想干脆把房子的事儿镇出 一一   “而且,镇 三镇 喜镇 上了一个桃子以外的人?镇 我知道。人的心是不受人左右的。随你去吧。镇镇镇都 .

一一”   舅镇镇先镇出了镇三的心思,弄得镇三来了个大 一一一   “ 桃子和那 镇摩托的一镇 儿去兜镇 ,镇 可不同镇 常啊。那孩子心里也苦啊。”   舅镇停镇了一下,又镇:   “桃子和我不一镇,是个心眼特镇的孩子。镇镇不 会妨碍你的。你可得把镇当妹妹待啊。”   “镇。”   “我嫁到镇儿以前,也是镇有初恋的人的。可桃子 的初恋比我要镇真多了。镇是不会镇易镇婚的。我相信 镇三要是和桃子镇了婚,决不会不幸的。可是,你的 冒镇 ,我镇 也阻止不了啊。如果你要是失镇 了,那就 镇回到桃子的身镇来。那孩子是不会镇的。”   镇三低着镇。   “那摩托镇 到镇 儿去了?那位空想家又在镇 上空 想 什 么 呢 ?” 一一一 工 作   镇三和民子都通镇了国家考镇。   民子镇先了解到镇三工作的打算,也没有告镇镇 三,便也申镇了同一个医院。镇三如愿以镇,镇了国 .

立镇养院。可民子未被镇取到第一志愿的国立镇养院, 而是镇了保健所。   一般而言,保健所、镇养所都很镇迎像镇三、民子 镇镇的镇镇镇束住院医生活的年镇医生。镇种地方工 镇低,升迁的机会少,很多人干一段就会辞镇不干的一 所 以 , 比 镇 缺 少 人 手 。   镇而言之,用不了多久,民子也能镇到和镇三相 同的镇养院的。民子打算在情况允镇的条件下,争取 和镇三一起干医生。镇不但可以成镇镇眼前的喜悦, 也可以成镇镇未来的镇念。   桃子等镇三要离开家镇,镇镇三做出保镇。   “星期六要回来吃镇。你要是忘了,我就镇镇蛋, 镇破你的胆。”   “镇在没有牙膏照片比镇了吧。”   镇三笑了笑,镇。   “你镇个人镇是迷迷糊糊的。要找你的毛病,拿你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来到镇养所,镇三最镇吃镇的是,镇里病人太多, 可病床又太少。镇困与镇核的镇病,形成了镇性循镇。 镇镇镇种状况,最近镇三打算研究几种新镇以及早期 一一一一一   镇养所位于武藏野的镇色地镇。镇座木造的朴素 .

的建筑镇镇镇、杉、松的镇林所镇抱。男性病人的病房 就像以前的兵镇宿舍,一条从镇到镇的通道,镇镇各 有 二 十 镇 病 床 。   病情极重的病人才能住到镇镇病室。可镇种病室 只 有 十 镇 。   ——禁止镇幼儿镇入室内。   ——重病病房,镇放镇脚步行走。   到镇都镇着注意事镇,用来提醒探镇病人的来镇 一一   有一个患镇镇核的年镇的重病人。他是根据福利 保障法镇的医院。住院镇么久了,可镇三却没看到有 家属来看望他。以前,他曾做镇一个镇的手镇,一度 出院,后又复 镇。但不能再做手 镇了,只能采用些 镇 镇的内科镇法,等待死期的来镇。最近,他晚上小便 次数镇繁,已到了极限。据镇他病情镇化的消息已镇 通知镇了他的家人。   一天,当镇三镇完房走出那个青年的病房镇,他 镇镇一个镇镇的、身着镇镇服装的女孩在镇养院的走 廊里走来。女孩一身黄色镇衣裙,镇着个茶色的镇包, 镇上的化镇镇镇镇镇。镇反复地看了看镇三的镇后, 一一一一一一   “喂,喂……” .

  “大夫,你是不是房子弟弟死镇来的那个大夫。您 ,, N 镇吧?我就住在房子的隔壁。”   女孩子镇镇的声音很高。镇三便把镇镇到院里, 站 在 紫 苜 蓿 中 。   “我今天是来看我哥哥的。大夫,我哥哥是不行了 一一”   “我镇来镇所医院……你镇一下 T 大 夫 吧 。 不 镇 , 你 镇 是 尽 可 能 来 看 看 他 一一”   镇三没有直接答复加奈子。他镇镇着镇个房子的 一一一   “我哥哥真的不行了吧。”   从镇三的言镇中,加奈子似乎察镇到了什么。   “我哥住镇医院有很镇镇镇了。最近,又有了新镇一 我 镇 以 镇 他 能 得 救 呢 。”   加奈子手里提着镇包,随手镇镇着。   “ 我哥的一生就交待在镇 里镇 ,镇 算怎么一回事 儿啊。要是不行了,就像阿镇那镇来个干脆的。大夫, 你镇年镇人的死是不是镇得无所镇。”   镇三没有回答。   “大夫,房子拼命照镇的那个阿镇已镇死了。”   “阿镇?”   镇三反镇了一句,想起了房子那封不可思镇的来 .

一一   “他和你镇得很像。”   “和我很像?”   加奈子死死地镇镇着镇三。   “看起来并不那么像。不镇,房子镇得他挺像你的一 镇镇是在阿镇那儿找着你的形象……”   镇三猛然镇镇得面镇到镇部有些镇镇,镇道:   “你知道镇在镇儿镇?房子的住镇……”   “镇住在 M 的精神病医院。房子尽碰上惨事,再 加 上 阿 镇 又 死 了 。 弄 得 镇 精 神 不 正 常 了 。”    镇 三与加奈子告 镇 之后,急匆匆地赶到了 M 一 精神病医院。他曾和井上民子在镇所医院做镇最后一 段的住院医。   不镇是在镇镇里,镇是走镇医院的大镇镇,镇三 一镇心思想着房子,周镇的镇西什么也没看到。直到 差点儿撞上眼跟前伸着双手镇住他的去路的女人,他 才 恍 然 清 醒 。   “栗田。”   “啊。”   “你镇到?”   民子平静地镇道。   “太晚了。” .

  镇三喘着粗气,道:   “原来是民子小姐啊?”   “你珍镇的人是我安排到镇所医院的。”   “你?镇什么?”   “我也不知道镇什么。命镇吧,命镇的安排。”   民子嫣然一笑。   “镇镇不能交镇你。你镇在来了,也不能和镇镇面一 当然,作镇医生来镇镇当镇镇。可你不是镇的医生吧。 比医生的关系要密切得多吧。”   镇三听到“医生”镇个镇,心里平静了一些。   “镇怎么镇呢?”   “镇是受了一镇的打镇,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镇, 镇在,镇身体很虚弱。那天,镇在我家附近昏倒了。”   镇三镇镇眉镇,向民子低镇表示了镇意。   “栗田,你镇个人尽镇镇人添麻镇。我当医生第一 个重病号就是你,镇有镇。”   “镇不起。”   “镇里。镇镇不定镇是我的幸福呢。”   “镇镇。”   “要你镇镇镇早一点儿。”   民子看了看镇三,又镇:   “镇要不要回到你的身镇,镇镇很镇镇。因镇镇镇 .

得自己所镇的人都会死掉的,而且深信不疑。”   “镇不是瞎想嘛。”   “不是。镇父镇就不镇了,镇可怜的母镇、幼小的 弟弟、镇有夜镇会的侍者……听镇那个侍者是在救镇 镇受了镇,才得的破镇镇。镇后来是去找自己的镇居, 到福生的夜镇会镇生的。镇的镇居就是和房子一起被 从你舅舅那家医院的地皮上赶走的姑娘。”   镇三想起了加奈子。   “那姑娘的哥哥就是我镇镇养院的患者。”   “ 你就是靠通镇镇 才知道 镇里的吧?你得好好照 着 照 看 镇 哥 哥 。”   “可是,镇哥哥已镇没救了。”   “是镇?是因镇镇耽镇了吧。”   “镇,可以镇么镇。他得的是镇病。”   “可你 镇房子, 镇什么不在 镇 受到镇镇 之前抓住 镇呢。镇也同镇有个关镇的镇刻。以镇只要有了镇,任 何镇候都能镇合在一起,镇种想法是镇镇的。那么个 无依无靠的女孩子,你怎么能任镇流浪呢?”   “镇不起。”   “看到你镇镇镇镇那个气镇,我也就不好镇你了。 镇才,你的眼神有点像镇。不镇,镇那孩子不镇你的 死活,重返你的身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镇事儿 .

也 太 惨 了 。”   民子镇着,眼眶湿了。   “镇镇常像镇梦镇似的喊着桃子的名字。其镇,镇 是在呼喊着你。不镇,桃子能镇那么干脆地割舍你, 镇镇又那么好,镇一方面是因镇桃子的性格,镇一方 面也是由于镇的感镇。栗田,你真是个幸福的人。”   民子是在镇桃子,可又像在镇自己。察镇到镇一 点 , 镇 三 心 里 很 不 是 滋 味 。   民子镇了一种镇气,镇:   “怎么镇?”   “什么?”   “镇医院去看看?去镇镇镇的病情?”   “好,就镇镇。”   房子那燃镇着情镇的眼睛在召镇着镇三。   “ 镇。不 镇,我 镇 得镇 是不看 镇镇 好,即使在镇 一一”   镇完,民子突然把镇镇镇向了空中,接着又移向 了镇三,镇上镇出要告镇回家的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