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7

全球化與台灣人的國族認知:

「『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國家、民族認
同』調查」分析
本文初稿曾發表於「兩岸青年學者論壇-兩岸青年世界價值觀研討會」
(2000.4.21-22;中華發展
基金管理委員會主辦,國立東華大學協辦)
,今文有所增修。

孫治本

一、前言
全球化對傳統的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產生了莫大的衝擊,但
這並不是說民族國家的架構將就此消失。全球化對民族國家的影響是
複雜的,其重要的趨勢大致有:
(一)在各種跨國勢力與地方的再興起的夾擊下,國家的功能確
已式微,但將繼續存在;
(二)而且這並不表示民族認同、民族主義也有相同程度的沒落,
雖然全球地方化的現象、人口在全球範圍的流動、不同民族文化的跨
國界接觸,會使認同複雜化,並使民族認同與國家疆域的固定聯繫瓦
解,但這亦使民族主義得以跨國地發展,形成「跨國民族社會」1;
(三)全球資本主義、環境污染的全球化等所引起的問題(參閱
Beck(1996)「世界風險社會」(Weltrisikogesellschaft)的觀念),已
非民族國家和傳統國際組織的政治力所能處理,「跨國政治組織」或
德國社會學家 Ulrich Beck 所稱的「跨國國家」(Transnationalstaaten;
複數)
(Beck 1999: 144-146)因此有建立的必要。跨國政治組織不同
於傳統國際組織之處在於:前者的成員國必須將一部份主權讓渡予跨
國政治組織;
1

借用 Pieterse 的詞彙,我們可以稱跨國民族社會的民族主義為「不在場的愛國主義」或「來自
遠方的民族主義」
(Pieterse 1998: 94)

1

(四)然而,並非所有國家均能任意組成跨國政治組織,跨國政
治組織必須以共同的認同為基礎,例如歐洲聯盟的基礎之一是其成員
國共享的歐洲認同2。(以上參閱孫治本 1999 & 2000a)
國家認同的問題困擾台灣已達半個世紀之久。與此相關者,除了
統獨爭議與省籍衝突,對一部份台灣人而言,國家定位的問題也與民
族認同習習相關。而全球化對台灣人的國族認知是否產生了影響?當
台灣人思考國家定位和兩岸關係時,是否應考慮全球化的趨勢?台灣
似乎很少有人認真考慮這些問題,唯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曾提出:「如
果大家都接受五十年後整個世界就是個地球村,那麼未來的『主權國
家』的觀念,也將與現在完全不一樣。所謂『一個中國』的說法也將
會完全有不同的意義和內涵。同樣的,眼前的統獨爭議,再過五十年,
也將不一樣。」
(李遠哲 2000)。雖然李院長的說法十分含糊,然而
我們很有興趣知道,一般的台灣人是否亦認為全球化將改變人們的國
族認知?
本文嘗試透過筆者在國立交通大學所做的「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
與國家、民族認同」調查,初步探討此一問題。在第三節中,筆者將
分析對受調查學生而言,「國家」與「民族」是否是兩個可以區分的
概念;台灣與中國在受調查學生的國家、民族認同中的定位如何;受
調查學生全球視野的強弱,以及是否認為全球化會削弱國家、民族認
同。

二、台灣社會的國家、民族認同問題
長久以來,國家認同、統獨爭議、省籍矛盾是台灣社會衝突與政
治衝突的主要根源。然而,在各種表面的衝突符號(獨立 vs.統一、
台灣意識 vs.中國意識、民主運動 vs.威權政體、本省族群 vs.外省族群)
2

歐洲聯盟可說是目前唯一俱實際功能的跨國政治組織,而歐盟的歐洲認同基礎包括:羅馬帝國
的大一統傳統(Giering 1997:34-35)
、對基督教的認同(Kühnhardt 2000:3)

2

之下,衝突的實體究竟為何?哪些問題是真問題?哪些問題是假問
題?3並不是很容易獲得清楚的答案的。
探索上述諸種衝突的著作可謂汗牛充棟。不管這些研究是否尚未
獲致令人滿意的成果,本文都無暇兼顧各個層面做深入的探討。本文
的企圖,首先是想粗略地瞭解,在「台灣意識 vs.中國意識」的問題
中,牽涉的究竟是國家認同還是民族認同的問題。
日據時代,日本人稱非日本裔的台灣住民為「本島人」,甚至有
污染性的「清國奴」稱呼。「台灣人」的概念要到台灣光復以後,特
別 是 「 二 二 八 」 事 件 以 後 才 逐 漸 成 形 ( 戴 國 輝 / 葉 芸 芸 1992:
319-320)。「台灣人」可以指有別於「外省人」的本省籍台灣住民;
在此,語言與台灣內部的不同族群意識有著密切的相關性(參閱黃宣
範 1993)
。如果將「台灣話」定義為閩南語(福佬話、河洛話),則
「台灣人」只能包括閩南裔的台灣人。當然,這種說法會令台灣的客
家族群不滿(李喬 1988: 137 & 147-151)。
現在所謂的「新台灣人」包含了台灣各族群。然而,此一範圍擴
大的台灣人概念,特別是在「台灣意識 vs.中國意識」的脈絡下,是
否意指一個有別於中國(至少是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
的國民?甚至意指有別於中華民族的台灣民族?
台灣意識是台灣反對運動的基石(陳樹鴻 1988)
。大部份人都會
同意,此處牽涉到國家認同的衝突。然而,台獨運動是否還牽涉到民
族認同的問題,就有非常不一致的說法了。贊成這種說法的學者,例
如張茂桂,把台獨運動視為一種民族運動,並認為其目的是「為了要
建立一個有名字的『部族偶像』,為了要創造一個和台灣的集體生活
經驗有實質而且有密切關係的集體表徵,作為族群的及社會的自我崇
拜基礎。」(張茂桂 1993: 264)又如吳叡人主張:
「當代台灣國家認
同的分裂,意味著兩種(或者更多)不同的『民族的想像』的衝突。」
(吳叡人 1999: 49)。

3

例如,統獨爭議可能只是假問題,省籍矛盾才是真問題。
3

5 38.1%不同意, 20.5 13.1%無意見(轉引自行政院陸委會 1999) 。然而, 「特殊的國與國關 係」究竟是否即指兩岸關係是兩個不同國家間的關係,原本就有其模 糊性。因此,針對此項主張所做的民意調查,亦難看出究竟有多少台 灣民眾認為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 因此,筆者主張仿傚德國統一前在西德做的一些問卷調查,直接 問受測者「您是否同意『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及「您 是否同意『台灣人與中國人分屬兩個不同的民族』?」 這種問題設計,還可以發現受測者是否視「國家」與「民族」為 兩個可以區分的概念。例如,Infratest 在 1987 年在西德所做的問卷測 4 「台灣民族論者」提出一些「台灣人是一個民族」的論證,例如台灣早期學者、台獨理論家廖 文奎(1905-1952) ,根據環境決定論,認為台灣人長期生活在不同於中國本土的歷史和地理環 境中,已演化成不同於中國人的「台灣民族」 (參閱吳叡人 1999: 85-94) 。 5 例如瞿海源(編)1999: 244。較近一次的此種問卷調查的結果如表一所示: 表一:台灣民眾的自我認同(2000 年四月) 台灣人 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中國人 回答百分比(%) 42.8%的受調查者同意李登輝的主張,24.本文不擬探究「台灣人是不是一個(有別於中華民族的)民族」 的問題4,而只想知道一般台灣人如何看這個問題。多年來,台灣流 行的台灣認同、中國認同問卷調查,提出四個選項供受測者選擇: 「台 灣人」 、 「中國人」 、 「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 「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 5 這種問題設計的缺點是:首先,第三與第四個選項究竟代表了何種 不同的意義?即使不追究這兩個選項間的意義區別,而將兩個選項合 併為一個,仍有下列問題:這裡所謂的台灣人或中國人,是指一個國 家的國民,抑或指一個民族的成員,換言之,這種設計無法將族群、 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區分開(參閱吳乃德 1993: 34)。 又,李登輝於 1999 年夏天提出了「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的看法,之後有一連串民意測驗調查台灣民眾是否同意此一主張。例 如,聯合報系民意調查中心於 1999 年七月二十三至二十四日所做的 民意調查顯示,55.6 資料來源: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轉引自行政院陸委會 2000。 4 .

19) 。問卷題目及受測學生的年級、學院分佈見 6 德國人於十九世紀初產生了現代的民族意識,但德國的統一要到 1871 年始完成,因此對德國 人而言,民族與國家是可以區分的(孫治本 2000c) 。 7 由於調查時值總統大選的敏感時期,為了避免受測者的反感,因此未問受測者的族群屬性。 5 .8%,男性佔 74.93(變異數為 1.2%;年齡最大者 24 歲,最小者 19 歲,平均年齡 為 20.驗顯示,79%的西德受測者認為,東、西德為兩個國家(Staaten); 然而當受測者被問及是否把東德視為「外國」 (Ausland)時,只有 67% 的 受 測 學 生同 意此 一 說 法 ;認 為東 、 西 德 人分 屬兩 個 不 同 民族 (Völker)的受測者更只有 27%(Infratest,轉引自 Herdegen 1992: 281) 。對於第一個問題和第三個問題回答百分比上的明顯差異,顯示 對一部份西德受測者而言,國家與民族確為可以區分的概念。6 此外,在數十年的國家認同、族群認同爭議之後,筆者也想瞭解, 全球化(或全球在地化)的浪潮對台灣人的國家、民族認同產生了甚 麼樣的影響?由於這兩項筆者欲探究的問題,似乎都還沒有經驗研究 出現,因此筆者只好自己進行調查,但限於經費及時間,只能針對部 份交大學生調查。 《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國家、民族認同調查》 的全球視野與國家、民族認同調查》 三、《交大學生 此一調查(孫治本 2000b)又分量化研究及質化研究兩部份,量 化研究是<『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認同』問卷調查>,質化研究是 <『我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五十名交大學生的自我表述>。 (一)<『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認同』問卷調查> 此項問卷調查,係於 2000 年二、三月間,針對 128 名國立交通 大學(台灣新竹)二、三、四年級學生所做的調查。問卷一共有七個 主要問題,及四個有關受測學生基本資料的問題 7 。受測者女性佔 25.

1 普通 61 47.附錄一-三。由於本文想探討的是整體趨勢,因此以下的分析僅呈現 各主要問題的回答百分比,而不將每一個問題分別與四個人口變項 (性別、年齡、年級、學院)做交叉分析。 七個主要問題又可歸到四個探討主題之下,以下逐一分析。 探討主題一: 探討主題一 受測學生全球視野的強弱:包含兩個問題 受測學生全球視野的強弱 首先請受測學生自己評估自己的全球視野強弱(表二)。 表二:請自行評估您的全球視野(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國際觀」)的 程度: 回答人數 百分比(%) 非常強 2 1.7%; 「非常弱」和「弱」佔 36.6 強 18 14.9 不知道 0 0 總計 128 100 結果發現:將自己的全球視野評估為「非常強」和「強」的受測 交大學生,合計只佔 15.7%;「普通」 佔 47.6。大部份的受測學生並不認為自己的全球視野強。 除了主觀評估,「全球視野」的強弱很難依客觀指標測量。新竹 交通大學的網路資源居台灣之冠,且是全世界第一個架設學生宿舍網 路的高等學府,在校內師生均可免費上網。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學 6 .6 弱 42 32.8 非常弱 5 3.

7 31%-40% 9 7.3 超過 50% 7 5.5 我從不上網 0 0 總計 128 100 結果顯示將近一半(49.3 21%-30% 15 11.3 11%-20% 26 20.2%)的學生瀏覽國外網站的時間不超過 10%;超過 30%的合計只佔 18.8%。 當然,此一結果到底顯示了何種意義,尚待更深入的調查。然而 可以確定的是,大部份的受測交大學生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只花少 部份的時間進行穿越國界的探索。 探討主題二: 探討主題二 受測學生是否將台灣(人)與中國(人)視為兩個不同的國家(民 族):包含兩個問題 該項問卷調查討此一問題的方式是直接問受測者: 您是否同意「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表四) 7 .生可以任意遨遊到台灣以外的世界,而瀏覽國外網站的時間比例高, 或許能表示對國外訊息的興趣高。因此該問卷測驗想瞭解受測學生使 用網路的時間中,瀏覽國外網站的時間約佔百分之幾(表三)。 表三:在您使用網路的時間中,瀏覽國外網站的時間約佔百分之幾? 回答人數 百分比(%) 0 5 3.0 41%-50% 8 6.9 1%-10% 58 45.

7%的受測學生同意「台灣人與中國人分屬兩個不同的民族」 , 非常不同意和不同意者合計則高達 84.4%。 對於這兩個問題會出現如此懸殊的答案,應該是表示,大部份的 受測學生認為國家概念與民族概念是可以區分開來的,換言之,一個 民族不一定只能組成一個國家。 8 .8 不知道 6 4.7 不知道 5 3.7 總計 128 100 表五:您是否同意「台灣人與中國人分屬兩個不同的民族」? 回答人數 百分比(%) 非常同意 0 0 同意 15 11.您是否同意「台灣人與中國人分屬兩個不同的民族」?(表五) 表四:您是否同意「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 回答人數 百分比(%) 非常同意 24 18.6%。然而, 只有 11.7%的受測學生非常同意或同意「台灣與中國 是兩個不同的國家」,非常不同意和不同意的合計佔 19.7 同意 73 57.9 總計 128 100 結果發現,高達 75.8 非常不同意 1 0.0 不同意 24 18.7 不同意 79 61.7 非常不同意 29 22.

6 不知道 3 2.8 非常不同意 3 2.4 同意 77 60.5 不同意 24 18.2 不同意 25 19.5 非常不同意 2 1.8 總計 128 100 9 .3 不知道 1 0.6 同意 89 69.探討主題三: 探討主題三 受測學生眼中的全球化與國族認同:包含兩個問題 受測學生眼中的全球化與國族認同 首先想瞭解受測學生是否認為國族認同在全球化時代依然十分 重要: 表六:您是否同意「即使在全球化時代,國家與民族認同依然十分重 要」? 回答人數 百分比(%) 非常同意 21 16.3 總計 128 100 接著讓受測學生展望未來,判斷全球化是否會弱化國與國、民族 與民族間的差異: 表七:您是否同意「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國家與國家間、民族與民族 間的差異會越來越小」? 回答人數 百分比(%) 非常同意 11 8.

6 未作答 2 1.6 總計 128 100 結果發現,雖然回答「台灣」者最多,但只有 35.8%。其餘 60.1%的受測學生非常同意或同意「在全球化的趨勢 下,國家與國家間、民族與民族間的差異會越來越小」。 探討主題四: 探討主題四 受測學生國家和民族層次認同的強度:包含一個問題 受測學生國家和民族層次認同的強度 為了瞭解對受測者而言,是否有其他社會性認同比國族認同更重 要,該項問卷調查問受測學生:「您對下列何者的認同感最強?」問 卷呈現的選項有:交大、台灣、您所來自的縣市、中國、網路裡的虛 擬世界、人類全體(表八)。 表八:您對下列何者的認同感最強? 回答人數 百分比(%) 交大 18 14.根據表六和表七可知,雖然有高達 76.1%。回答「中 國」者佔 4.8 人類全體 29 22.7 網路裡的虛擬世界 1 0.7%。如果將對台灣或中國的認同視為國家、民族層次的 認同,則兩者合計亦只佔 39.2%的受測學生,有的對比 10 .6%的受測學生非常同意和 同意「即使在全球化時代,國家與民族認同依然十分重要」,然而展 望未來,卻有 78.1 中國 6 4.1 台灣 45 35.1 您所來自的縣市 27 21.

國家、民族範圍小的「您所來自的縣市」(21.1%)或自己就讀的學校 -「交大」(14.1%)的認同感最強;另有 22.6%的受測學生對「人類 全體」的認同感最強。交大學生經常花許多時間流連的網路世界則不 獲青睞,只有一位受測學生認為他對「網路裡的虛擬世界」的認同感 最強。 (二)「『我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五十名交大學生的自我表述」 調查的第二部份,是於 2000 年三月中,請 50 名交大學生以「我 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為題,做一千字以內的書面自我表述。這 50 名學生,絕大部份均做過第一部份的問卷測驗。這 50 份自我表述 中值得注意的觀點和陳述內容整理和詮釋如下: 觀點:全球化會淡化國家、民族認同 觀點:全球化會淡化國家、民族認同 一些做自我表述的學生認為,全球化會淡化國家、民族認同,並 樂於見到此種趨勢。編號 24 的同學認為,國家的概念將為全球化的 概念所取代,尤其網路縮短了人與人的距離: 24 回看以往人類歷史,人類從有家的觀念,進化到有國家概念,那 國家之後又是什麼呢?我想應該就是全球化了!大家打破地域跟文 化的隔膜,形成一個一體而多元的世界!隨著科技文化高度進步,各 種快速交通工具出現,把人與人距離縮短,叫各民族可以互相接觸。 但是近些年網路的興起卻把人的距離縮得更短,可以叫人在不同地方 直接接觸,也可以直接去瞭解當地的資訊。可以說網路世界是一個虛 擬的全球化社會。大家不需要知道彼此國籍是什麼,也不需用護照, 就可以去到一個不同地方。 11 .

編號 09 的同學認為, 「國家主權至上」的觀念已逐漸為「人權至 上」的觀念所取代,並認為這對人類而言是一大福音: 09 ...隨著全球化的觀念來臨,過去國家主權至上的觀念已經漸 漸的被打破了,這幾年已經轉變成人權至上,這點可以從美國多次幫 助受戰爭毒害的國家可知。從前認為主權代表一個國家,神聖不容侵 犯,但是最近我們開始認同全球化後大家是生活在地球村裡,每個人 應該都享有一樣的人權,如果有人受侵害我們有義務幫助他們,這個 觀念的形成對人類是一大福音。 編號 23 的同學認為,人類應該突破民族的界限,共同增進人類 的福祉,但各民族使用的不同語言,是彼此溝通的障礙,尚有待克服: 23 隨著這個地球村世界的來臨,我想民族認同已沒有以前那麼重要 了,我想未來我們要討論的,應該不是民族的問題,而是在這個地球 上的人類問題,我們應該要好好思考,如何共同增進人類的福址,如 何改善地球的環境,而不是繼續在自己的象牙塔內思考對世界沒有助 益的事情。 隨著科技的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如果我們仍秉持 著我是什麼民族的人去和別人溝通,那人和人之間永遠都有隔閣,試 想,當你的死黨裡有人不是和你同一民族的,你有感覺到特別奇怪 嗎?和他(她)無法溝通嗎?我想應該是不會,因為你從未想過在你 們之間的交往,要由各自的民族出發。 所以我的全球視野,應該以整個世界為點出發,不管未來要做什 麼事情,不要只把眼光只放在台灣,要賺錢,人民幣、美金、新台幣 一樣是錢,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一樣是人,我想要克服的就只剩 12 .

下語言問題了。 編號 37 的同學也主張打破國界,共謀人類全體的利益,但這需 要一套全球適用的制度,而這樣的制度的建立是有其困難性的: 37 ...若是能將國與國的區隔打破,以全人類的利益為共同努力 的目標的話確實是一項能造福大家的抉擇。 不過若是要達到這一個境界似乎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先處理,例如 各地的民情風俗皆有不同,如何制定一套能讓全球都適用的制度就是 一件困難的工作。就如目前美國就希望能盡快的達成地球村的目標, 因為他們希望利用目前他們強勢的國力,來使各國都使用與他們相同 的制度。這也是目前歐洲方面國家相當緊張的一件事。 觀點:全球化只能淡化,而不會使國家或民族認同消失 觀點:全球化只能淡化,而不會使國家或民族認同消失 然而有更多的同學認為,雖然全球化會淡化國家、民族認同,但 國家民族的存在仍是需要的,編號 01 的同學寫到: 01 民族是人類形成的小團體,地球村是人類形成的大團體,兩者應 該並存而不互相衝突,也就是我認為國家民族的存在仍是需要的,只 是可能因全球化而淡化。 編號 02 的同學認為,全球化與民族認同並非對立的,全球化雖 然使不同民族間的接觸頻繁,但越是這樣,對自己民族的認同就越強: 02 談到民族認同,我覺得和全球化是並非對立的,雖然在全球化 13 .

後,對國界概念的模糊是必然的現象,種族也能彼此融合,但越是在 許多民族間遊走,越能對自己的民族產生情感,進而認同。就拿美國 來說,雖然號稱為民族的大熔爐,各色人種齊聚一堂,但每個人對所 屬的民族都有一定的認同。 編號 29 的同學認為,全球化與民族認同間並無衝突。一方面, 全球化會使得世界上所有的人產生一種共同認同感,甚至整個世界變 成一個國家;但另一方面,這個世界國家還是由不同民族組成的,而 且各民族的固有文化不會消失: 29 其實我們不難發現就算全球化使得民族國家真的消失了,但是這 股對某個主體(國家)認同的感覺也會轉換成另一種形式,他並不會 隨著全球化而消失,因為所有地球上的人類都是需要有一種能夠讓他 們認同,且隨時能提供給他們精神尚慰藉與安全的實質主體,故我個 人認為當全世界每個地區都真真正正的邁入全球化的階段後,全世界 就會形成一個國家(但是這並不是我們以前所熟悉的由某一種大多數 種族所組成的民族國家,而是由全世界上各種種族所組成的一個大家 族),大家都會對這個大家族有著一份認同感,且世界上也會自然而 然的產生一種每個人都認可的定則,每個人就照著這個定則生存下 去,且全球上每個人的地位都是平等的,大家都和平相處,至於我們 所擔心是否全球化會將原有的地方文化破壞殆盡???我想,這個問 題不需要害怕的,雖然每種民族都不分你我的生活在一起,但是原有 那個地區的地方文化是會被有心保留那文化的後代子孫傳承下去 的!是故,我個人是認為全球化並不會與民族認同產生嚴重衝突! 觀點:全球化 觀點:全球化不應使民族文化、本土文化消失 許多同學並且表達出「不希望民族文化、本土文化在全球化浪潮 14 .

下消失」的心聲,編號 48 及 06 的同學分別寫道: 48 我覺得民族認同使整個世界多了點色彩,即使全球化了,我也覺 得應該讓他們仍保有自己的民族文化及色彩。 06 我覺得每個民族都擁有自己的文化特色,是不應該讓它漸漸地萎 縮消失掉的,就像是中華民族 5000 年的文化是值得驕傲和保存的, 民族間本來就有差異,有不同的生活環境跟方式,而這些都是各民族 內的向心力和認同感。 台灣這幾年來我們一直呼喊著走向國際,要學習西方文化,為了 生活空間我們不得不這樣做,而教育上我們近年來高喊著注重本土文 化,為的是在學習西方文化之餘也能夠保有自己本身的文化特色,因 此如何在全球化與本土化之間找到平衡是我們未來的一個重要課題。 編號 10 的同學覺得全球化是讓人雀躍期待的,而且全球化有促 進世界和平的作用,但如果各民族的優點被全球化抹煞調,全球化就 不是一件美事了: 10 在我個人的觀點,全球化的推行是非常值得讓人雀躍期待的。例 如我們從小開始學英語,出國遊玩時能以英文和不同國籍的人溝通, 交換彼此的文化及生活心得,感覺多麼新鮮有趣!此外,在推動全球 化的同時,我認為對於世界和平的維護也可謂有一定的影響存在。要 是今後每個人的朋友遍佈全球各個國家,那麼想要引發世界大戰的機 會就少之又少了。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人種,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人 才,若能夠聚集精英研發出驚人的科技,或許我們也就不用擔心有世 界末日的來臨了。 15 .

雖說世界全球化有這麼多的優點,存在的民族間的差異似乎會讓 人發出疑問:地球村的形成真可以這麼順利嗎?各民族有其不可捨棄 的傳統習俗及文化,若要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將這麼特殊的優點抹滅, 那麼全球化就不算是一件美事了。但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傳統而故步自 封,反而將進步的機會往門外推,是一點都不符合世界潮流的舉動。 要如何在融合文化知識的地球村中保有各民族的特色與特殊文化,也 許就要靠人類萬能的大腦,在全球化動作中做出最適當的斟酌和付諸 行動,才能讓我們的「大家庭」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編號 11 的同學甚至認為,正因為不同民族間存在著文化差異, 全球視野才有其重要性,所謂的全球視野即是要理解和尊重不同民族 間的文化差異: 11 民族在文化上的差異是造成全球視野日趨重要的原因,因為差異 性所代表的是多元化的形式,而不單只是小範圍的民族特色,因為往 往這種差異性可能會給數個民族間的文化或是存在性有新的詮釋,因 此每個民族的特性都該被尊重去看待,而每個民族更應該對其自身的 民族特色加以發揚,在有助於廣大地球村視野的前提下,共同為此努 力。 編號 36 的同學認為,全球化和民族國家的存在是有衝突的,但 全球化無法消滅民族認同。這位同學甚至認為,全球視野的出發點應 該是民族認同。 36 我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則認為,基本上全球化和民族國家的存 在是有其衝突在的:全球化是將我們所接觸的事物往外推,也可以說 是視野的拓展,然而,在全球化後,每個視野中心郤往內縮小到個人, 16 .

而民族這個圈圈似乎可以不存在了;在一系列全球化分解種種秩序和 現象下,民族給人的第一感覺則是往內凝聚的向心力,而全球化也就 挑戰了民族的存在價值和意義。雖然目前的情況看似如此,我個人仍 認為,民族認同,是所有觀念的基礎也是其它想法的發源地,這不是 選擇性的,而是自然之下養成的,所以,民族可是說是以文化為根基 的,而我想,這也是全球化無法挑戰民族的首要原因;就以語言來說 好了,我們每天使用的都是自己習慣了的語言,而之所以習慣則是受 所處環境的影響,這溝通的工具則不會被全球化而分解,只會順者不 同場合和時勢而轉換。而我想,我的全球視野的出發點,仍是以民族 認同為出發,因為它給了我最堅固的想法,讓我有了去評估其它事務 和認同其它觀念的基本原則;民族的觀念像是一個房子的地基,而其 它在接受了刺激後的改變,則像是房子想蓋多高、想怎麼裝飾了。 可是,不可否認的,民族這名詞是會漸漸的被淡忘的,只因越來 越少人會注意到;然而,要是仔細想想,我們還是從民族開始往外發 展。不過,也要正視的是,在全球化下,文化的融合是不斷在發生的, 這倒不是什麼壞事,因為文化會改變只因它必需要改變,它只是被動 在後頭跟等著另一群人來給它定義而以。 編號 15 的同學也認為全球化和民族認同間存在著衝突,如何在 兩者間取得平衡是一個重要課題,但全球化的重要性要高於民族認 同: 15 基本上,我認為全球化和民族有一定程度相衝突存在,但不能為 了全球化,而將民族拋之腦後,也不能為了民族,而一味的封避自我, 在二者間取得適當的平衡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 全球化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堅持我們民族固有特色, 敞開心接受其他文化的優點,創造一個屬你、我、他的共同文化,又 豈不可嗎? 17 .

對於這個問題,我個人傾向全球化應擺在民族認同前,必竟,人 總是要向前走的,既然我們無力改變它,那我們就讓它更美好,不要 逃,要面對它! 編號 18 及 22 的同學擔心,全球化將使弱勢文化不敵強勢文化: 18 拜現代科技之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日益縮減,致使國與國間 的疆界趨於虛無化,更促使各人種的民族融合。民族文化的融合,正 帶領整個世界走向世界村的康莊大道。究竟是好是壞呢?以人類長遠 的觀點而言,少了國與國相互的敵對,民族人種間的歧視,全球將會 趨於和平共存的狀態,大家對民族的概念,將不會再像以前那麼刻意 的區分彼此,紛爭也相對的會減少許多。變成世界村後,就只剩一個 民族,那就是「地球人」!但少了民族的認同,將難以保留原有的文 化與傳統,在國際化的衝擊下變成了「世界村的祭品」 。人群的向心 力也隨之降低,整個世界將被幾個強盛的國家吞噬,不管是在政治、 經濟、文化、生活習慣等等,都會是一種變向的侵略。 在世界村與民族認同這兩點上,其實有一部分是互相背道而馳 的。希望全球合為一族,又要認同自己原有的民族,也許觀念上、心 靈上能認同,但基本的文化、生活風俗習慣,能夠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嗎? 22 隨著全球化的實施,必定使大家的生活趨向一致化。但如此的結 果便會使大家都隨著大環境走,隨之可能產生弱勢文化逐漸消失的現 象,使少數民族所原有的語言、生活方式、風俗習慣等逐漸消失。例 如在我們的社會中已經產生一些效應,根據報導,現今原住民少年能 把自己的母語說的很流利的已經不多了,所以全球化必定會帶來一些 負面的影響,但我想保持原有的傳統是相當重要的,假如沒有如此, 18 .

那以後到世界旅行,亦看不到任何風俗習慣的差異及較有趣、新鮮、 未曾接觸過的事了! 編號 04 的同學認為,民族間的差異是很難磨滅的,而且民族認 同有助同民族的成員凝聚向心力: 04 至於民族認同,我的想法就比較矛盾了!一方面覺得最後全球應 該要達到世界大同的境界,但一方面又覺得這其實是很一廂情願的想 法。畢竟人的確分為好幾個種族,其膚色、體型、民族性等都有所差 異,若要達到人人平等,視彼此如親兄弟的話,實在很難辦到!其餘 的不談,就拿民族性來說,每個種族都有著明顯的差異,而且有的甚 至格格不入。民族性就好像一個人的個性一樣,兩個人說不合就是不 合,是勉強不來的,最多只能做到彼此尊重的地步,而民族性較為相 近的種族,最後還是會物以類聚,形成一個圈。所以結論是,我覺得 對民族認同應該還是必須有一定的認知才行,對於自己的民族有所認 同,比較容易產生向心力,有了向心力,對外才有競爭力,有了競爭 力,民族才有影響力!當然,所謂的影響力並不是強迫去影響別人, 並非去欺壓、兼併其他弱小的民族,而是要達到那種潛移默化、讓他 們覺得尊敬而崇尚的影響。所以我覺得要對自己的民族有所認同,但 同時也要懂得尊重、接受其他的民族! 編號 46 的同學認為,民族性強的國家,即使在全面全球化的情 況下,也不會失去自己的民族認同: 46 不可抹滅的,全球化是讓全世界都能共同進步,它也使得我們國 與國之間的差異性縮小。但我們疑慮的是,一旦差異性減少了,是造 就了每個國家在全球化下都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還是就成了一堆 19 .

沒什麼好區分的國家(因為都差不多)?不過我想,這其中的差異便 是這個國家中的民族認知。大多數的民族國家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文 化、屬於自己的特性之類等等。這是即使在全面的全球化下也改變不 來的。當然,是針對較強民族性的國家而言! 編號 25 的同學強調保存固有文化的重要性,並認為各民族保留 自己的特色,且能和平共存,是全球化最理想的境界: 25 在文化〔全球化〕上:這是我對全球化最不贊同的一部份,明顯 的,在全球化的橫掃下,各國與各民族間的文化差異愈來愈小,許多 民族的文化因而式微,就拿我們自己臺灣做例子,大家崇拜欣賞的不 再是中國傳統的書法山水畫,取而代之的是西方的雕刻油畫;大家聽 的不再是國樂,而是西方的交響樂;大家引用的是蘇格拉底、尼采的 語錄,而不是孔子、老子的智慧。我不是瞧不起西方文化,只是認為 放棄自己故有文化而一味追求所謂的全球主流文化並不適當,因此全 球化最要注意的就是固有文化的保存。 ... 對於民族認同,我的民族觀念還是非常強烈,認為各民族應有各 民族的文化存在,只是各民族應以平等與和平的原則相處,大家生活 在一起,你有你的民族習俗,我有我的民族習俗,我們也有我們共同 的文化,我想這是全球化最理想的境界。 編號 35 的同學以自己與在美國的台灣人相處的經驗,強調國際 化並不意味著「忘本」: 35 我不喜歡台灣很多人,覺得講閩南話是可恥的,甚至覺得講國語 也是不入流的。在美國遇見他們,我堅持用中文交談,因為我們都是 20 .

台灣人,為什麼不講中文呢!?他們回答我: Come on! Don’t be silly,we are in America! If u speak Chinese,people will think u are suck! 爾後,跟我大談闊論的說著他們是國際人,關心美國的總統 選舉,還有日本的經濟正在衰退,還有許多英文報紙上都看的到的新 聞。原來,所謂的國際人是要這樣的啊!把看來的國際新聞再渲染一 番,就覺得跟的上時代潮流且了解這些事件發生的背景了。 在我粗淺的認為,這樣是很表面的。...吸收國際資訊是必須 的,可是也要不忘本才行哪!我的朋友們一去美國留學後,就把自己 當美國人了,國語講的亂七八糟,閩南話更是不屑說,令我覺得好難 過好失望。我一直覺得講閩南話是很有趣的事呢!遇到外國人問我: Where are u from? 也總是很驕傲的回說:Taiwan!並且告訴他台灣位 於哪裡,更是多事的寫給他我的中文名字。 編號 38 及 42 的同學不擔心全球化會消滅民族特性: 38 全球化不表示民族原有的特性不見了,而是意味著全球民族更能 融洽的生活在一起,自己各有特色,又能包容他人想法與行為,這一 切都是我們所樂於見到的結果。也相信這一天終會到來。 42 民族間常常會因為有所往來,而跟隨著潮流,慢慢地大家會覺得 因為交流而使得民族特性漸漸消失而感到擔心,其實這是不必要的疑 慮,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各個國家、個人只要認同自己的國家,認同 自己的民族,了解自己民族的特色、傳統文化,並予以保留傳承,民 族不會因此而沒落,而很多的國家其實是建構在民族之下,民族可謂 是國家的根本,即使是在面對全球性的文化交流,讓全世界變成一個 地球村,卻也無法讓全世界變成一個民族,民族又是由個人的成份所 組成,個人需深刻的体會民族的珍貴,才可使它長久的維持下去。如 21 .

今是一個網路化的時代,很多文獻可在網路上取得,這可以讓一個民 族的過去歷史開放給全世界的人了解,但一個民族特別的民俗,往往 無法以網路為媒介來傳承,所以參加自己民族的一些傳統固有的風 俗,似乎也是一種增加民族認同的方式。 觀點:比較情境中的民族認同 觀點:比較情境中的民族認同 只有一部份的同學具體談到了中國認同、台灣認同的問題。編號 05 及 20 的同學認為,認同感是由比較和衝突而來的。編號 05 的同 學在使用美語時,覺得自己屬於「全球族」 ,然而畢竟對中文最為熟 悉,在一般的生活經歷中,還是覺得自己是華人: 05 以我而言,民族認同則建立在我可以從一位陌生人的言行舉止來 作為依據。當我跟他可以溝通時,則我們都包含在這個子集裡。我不 分外省人、本省人,因為我們都可以溝通。我不分台灣人、中國人, 因為我看懂中文、聽懂中文。但相對於美語,我不熟美語,我不會說 我屬於美利堅民族。但是相較於其他民族的語言,我使用美語的流暢 度顯得較好,於是乎,我成了一位「全球族」。例如說,我鍵盤上的 文字有包括世界語言(即美語)。我昨天還看跟全球一起同步播放的 發現頻道(Discovery Channel)。但是微觀來看,我則是屬於華人民 族,因為我接觸中文時間較長。 編號 20 的同學的認同對象更是隨情境而定: 20 民族認同方面,我並沒有仔細去區分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或是台灣 人。我在印尼排華暴動的時候說我是華人,在日本天皇發表二次大戰 道歉演說時說我是中國人,又在中共承諾不放棄武力犯台時說我是台 22 .

灣人,然後在有人用客家話問路時說我不是客家人。這樣看來,民族 認同似乎是為了介定歸屬問題才存在的,當沒什麼利益衡突時,我想 沒必要去區分自己是什麼人吧!說不定有一天外星人來地球上定居 時,每個人又要改口說自己是地球人了。 編號 33 的同學認為,民族認同主要是在衝突中表現出來,而台 灣人與大陸人俱有相同的文化背景,所以屬於同一族群,但如果幾百 年後差距越來越大,兩者就不屬於同一族群了: 33 至於民族認同,許多人把國家與民族當成一體,而民族認同也是 成為現代國家建立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基礎。故當沒有了民族認同 感,國與國的區分就不再重要,而在企業間的跨國合作與結盟越來越 盛行的今日,人民希望國家放鬆管制,以提高競爭優勢;而在國際上, 來自全球市場自由化的壓力,也往往迫使政府必須放棄干預與管制, 以加入全球市場並遵循國際組織的規範。在這種情形下,是否代表民 族認同感式微,其實非然。我認為每個民族都有不同的文化、歷史背 景,形成不同特色、生活形態,在平時或者可以互相交容,但在衝突 發生時,各族的認同感就會出現。舉例來說,清交兩校平時和平相處, 但梅竹賽一開始,學生對學校的認同感就產生了,所以我認為民族認 同感是天性,只要是具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人(如台灣與大陸) ,就是 同一族群,但若過了幾百年,台灣與大陸之間差距越來越大,大到以 前的相同點已索然無存之際,兩岸就非同一族人了。 觀點:中國認同 觀點:中國認同 一些同學寫出了他們對中國的認同,例如編號 01 的同學: 01 23 .

目前我認為我是中國人,也認同包括彼岸中國大陸的人民,當然 政治方面的融合要靜待時機與機會。 編號 31 的同學的中國認同頗強,並且認為全球化只是一種經濟 現象: 31 中國,意為中央之國,世界的中心!!! 生為中國的一員,我有強烈的民族性,深深的以中國為榮,而且 自己也還有很多傳統的觀念存在,實為民主社會裡的老古板。 對於所謂的「全球化」甚至全球視野,我只有兩個字: 「貿易」。 這世界有太多的不同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風俗,我們不能斷定 哪一種文化是最好的,也無法對於某文化,給予絕對正面評價,因為 今天認為對的事情,明天不一定對,這個作法或許適合某時、某地的 某國家,但卻有可能不適用在其他國家,甚至一段時間後,自己國家 也可能不合用了。 編號 22 的同學認為大家都是中國人,「你是台灣人或中國人?」 這樣的問題只有徒增困擾: 22 至於民族認同方面,就相當模糊了。常有人問:「你是台灣人或 是中國人?」這就使人相當難以回答。我想大家都是中國人,都屬於 中華民族的,何必問這令人困擾的問題呢? 編號 28 的同學認為自己對台灣的一切都極關心,但也不會忘記 中華文化的遺產: 28 24 .

而談到民族認同,台灣這些年來一直處於台灣與中國之間的複雜 情結中,有的人認為台灣與中國何干,只要認同本土意識就足夠了, 也有人覺得台灣與中國過去五千年的歷史是不可抹滅的。在近年的選 舉中,民族認同也或多或少的被搬出臺面大肆宣傳,或是在臺面下的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也形成台灣選舉的特殊結構。在我以為,傳統的 中華文化早就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歷史對於後代的子孫也有,何 苦為了特別宣揚「本土文化」 ,就得將過往的歷史記憶全部抹煞呢? 在這塊土地上當然要愛惜了解這個地方,但是若不能對源頭抱持著尊 敬的態度,又要怎麼教導下一代來用心體會他們生長的地方?我無法 用「台灣人」 、 「中國人」或「在台灣的中國人」來描述我自己,唯一 能確定的是,對於台灣的一切都抱持著極度的關心,卻也不會忘記五 千年文化所遺留下來的珍貴財產,就是我現在所依據的原則。 編號 32 的同學表現出對中國統一的渴望。這位同學並且認為, 全球化會使人類成為一個民族,中華文化也會面目全非,因此全球化 非其所願: 32 基本上,我認為全球化思想與民族認同,這兩個想法是互相牴觸 的。 目前總統大選將至,常有人問我較支持台獨還是統一,說真的我 較傾向統一,不管大家說我親共還是背叛台灣,我以我是一個中國人 為榮,因為台灣和大陸,本就是同文同種,也同樣是中華民族的後裔, 何必為了政治立場的不同,就硬要分成兩個國家。 至於全球化,我相信全球化是未來的趨勢,在不久的將來,大家 一定會捐棄對彼此的成見,國與國之間打破藩籬,世界漸漸朝向「地 球村」的目標邁進,如此一來,國家的稱號再無任何意義,台獨和統 一在此時看來只是蝸角之爭,各民族融為一體,民族認同也變成一個 笑話。所以,就像我前面講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是兩種互不相 25 .

容的想法。 因此,若說我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雖說全球化勢在必行,我 實在不希望其發生,中國五千年歷史,一旦全球化後將面目全非,我 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地保純固有文化,像是多去學毛筆、國畫等 古代技藝,保護古蹟,看布袋戲使其不至於失傳,還有最重要的,我 以為一定要達成兩岸統一,先不論誰統治誰,中國統一後國勢一定更 強大,中國文化也相對的更能完整的流傳下去,也更不懼全球化後文 化流失了。 編號 47 的同學認為他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而且兩者間並無很 大的差異: 47 至於我的民族認同我想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我想這兩者不會 有也不需要有很大差異的。 編號 04 的同學認為,大家都是從大陸來的,也都生長在台灣, 不應再區分省籍: 04 另外一個比較敏感的認同,也就是自家的爭執-省籍問題。相信 這個問題已經吵了很久,在選舉期間也被用爛了,但不知道在我們年 輕這輩是否還存在?希望是沒有的!因為我覺得這種認同實在愚 蠢!自己吵了半天,不僅什麼都得不到,淪為政治人物利用的工具, 更弄得整個國家缺乏向心力,讓別人看笑話!大家都是從大陸來的, 大家也都是在台灣長大的,完全相同的背景,何需爭吵呢?一味的對 外省、本省這個字眼再作爭執,實為愚不可及! 編號 17 的同學認為對台灣本土的認同與中國認同是同等重要 26 .

的: 17 台灣島上的文化是很有趣的一個集合;號稱現存最悠久的文化古 國的道統、目前世界上最大強權的新鮮事物、以及一個百年前竄起的 經濟強國鄰居,與所謂的「本土文化」交互融合、作用。在這種環境 下培養出來的新一代,對於外來文化往往具有強大的吸收力,也從小 就接觸許多他國的資訊和生活方式。 ... 另一方面,在美、日兩強勢文化席捲世界的同時,台灣本土文化 在此也發芽成長。在中國大陸強勢打壓之中,本土文化反而更為茁 壯;...我不會抵斥身為中國人的身份和血統,更無意拋卻悠久的 歷史文化,但是還有同樣重要的認同,是存在於我所生長的地方、以 及和我一同成長的這一切。 編號 30 的同學認為自己屬於中華民族,但不願生活在中共統治 之下,不過,如果大陸自由化了,統一是會很快實現的: 30 ...國際化已是無可避免的,但若是全球化,或許是我還不夠 成熟,我個人認為有點不可行,全球化後,因為全球化真的會比較好 嗎?且全球化後是否是全世界等於一個國家嗎?若全世界等於一個 國家,那管理方面要如何?或許是我的全球視野太狹窄,所以全球 化,我認為是不可行的。 在民族認同上,我非常承認我是中華民族的一員,但若是要統一 於中共下,我是絕對反對的,與其承認我是中國的人,倒不如承認我 是台灣人,但這並非說明我對民族沒有認同,中華民族有五千年的歷 史,這五千年的文化並不可能拋棄,相信每個中華民族的人都是如 此。舉個例子,在清末民初的時候,中國面臨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27 .

當年的胡適先生提倡了全面西化的想法,但卻是沒有市場。可見,大 家的民族意識相當的深,儘管那時中國很有可能被瓜分,每個中華民 族的人依舊希望自己能圖強,而非改變原有文化,而接受西方的那 套。我想,我也是如此。雖然我國現在的處境不好,在國際上沒有地 位,在外交上受到中共的打壓,我仍認為我是中華民族的一員。但這 並非是認為統一是唯一圖徑,我覺得維持現狀反而是較好的,時間是 種良藥,相信不久的將來,中共會放棄現在的共產,而施行自由化, 若是如此的話,那統一便是一蹴可及的。 觀點:台灣認同 觀點:台灣認同 另一些同學則強調台灣認同,例如編號 19 的同學認為,血統並 非認同的唯一依據,生活環境、共同經驗、共同記憶等更能影響認同 的形成。這位同學應該是主張台灣人與大陸人有著不同的認同: 19 ...當然處在台灣的台灣人民有著更複雜的認同情緒,究竟是 要認同中華民國,還是要認同台灣,還是五千年延續而來的中華民 族?那麼對岸的人民是否認同台灣的人民?但是在目前,血統,似乎 也不是認同唯一的依據,生活環境、共同經驗、共同記憶、互動影響, 甚至是興趣嗜好(網路世界),更是強而有力的認同依據。 編號 18 的同學認為自己只能算是個台灣人,原因是對於台灣以 外的世界並未親身經歷過,這似乎也是一種「生活環境與經驗決定認 同」的看法: 18 ...以自身的認知程度,我最多也只能算是一個台灣人吧!對 於外面的世界,我並沒有親身見識過。所有國際的資訊,都是來自媒 28 .

體、書籍、網路或交談中獲得的。所知所學還沒有資格當上一個「世 界人」。 編號 50 的同學想把自己定位於「地球人」 ,然而由於聯合國將台 灣排除在外,他覺得自己的民族認同感最多只能到「台灣人」的層次: 50 最後是我的民族認同,可以的話,我最想將自己的民族認同設為 「地球人」,但連聯合國顯然都不大歡迎我們,於是我很難有身為全 球一份子的體認,以此類推,我把民族認同感放到最大,充其量只有 到「台灣人」的地步吧。至少我感覺到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也有這樣的 認同。 觀點:華人中中國人與台灣人是可以區分的 一些同學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華人或漢人,但也強調台灣認同的 特殊性。編號 23 的同學認為自己是「中華民族裡的台灣人」: 23 從小學開始,我受的教育就是我是中國人,現在中國大陸正淪陷 在共匪統治下。一直到近年來,國內民主化的程度越來越高了之後, 一直有很多人在討論類似的問題,種族問題、國籍問題甚至是省籍問 題,雖然這些問題都離不開政治色彩,但是也讓我開始思考我到底是 那個民族,是中華民族、台灣人、還是中國人? 我想民族認同小至家族,大至國家民族,都可以當做一個民族, 如果真要區分,從台灣的民族來分,台灣有泰雅族、阿美族、客家人、 閩南人、外省人等,我父親是閩南人,我母親是客家人,那我是什麼 人?可見太小的範圍無法區分。如果以居住地來分,我是台灣人抑或 大陸人,那我一定是台灣人;如果以種族來分,那我是中華民族還是 29 .

台灣民族,在我的觀念來說,我既是台灣民族也是中華民族,如果真 要我認同一個民族,我想我會回答:「我是中華民族裡的台灣人」。 也許有人會認為從頭到尾,我的答案還是模稜兩可,說了一堆的 癈話,但是對我來說,反正我是中華民族的後裔,隨便別人怎麼說。 編號 08 的同學認為自己是漢人,但強調台灣的漢人與中國大陸 的漢人是不同的: 08 就民族認同來說,我認為自己是漢人,但我和中國(大陸)的漢 人不一樣[註]。所以若能夠把民族認同再以地區作為區分,我想會更 為恰當,那麼我就可以大聲的說:我是台灣的漢民族,與原住民並稱 台灣人。如同前一段的敘述,兩岸已經分治一百多年,從文字語言到 價值觀都已經有了很大的差異,因此若兩岸強行統一,只會造成更多 的對立。 [註]我的觀念中漢人和中國人是兩個不同的名詞,前者指所有血緣相近分布 在全世界的漢民族,後者指住在中國領土上各個種族的人。 編號 27 的同學認為, 「中國人」一詞指的可能是某一個國家(中華 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因此認為稱自己是漢族較恰當: 27 在民族認同上嚴格說來我比較認同我是漢族,為何不說是中國人 呢?因為中國人的定義太含糊了,不知道指的是種族或是代表某一國 的國民,若你到國外說你是 Chinese 人家會把你當作是大陸人而非在 台灣的中國人,他們會說你是 Taiwanese。那華人如何?華人就是指 中華民族啦!但國父說過中華民族包含漢、滿、蒙、回、藏、苗、瑤。 可是我又覺得我所說的語言、文字、生活習慣和滿、蒙、回、藏、苗、 瑤等族差多了,所以只有漢族才是我所能嚴格地認定的。 30 .

觀點:中國不會放棄統一 觀點:中國不會放棄統一 編號 34 的同學認同中華文化和他生長的台灣。談到兩岸關係, 他認為中共不會輕易放棄合併台灣: 34 統獨的爭論,總統大選的是非相爭,其實都只是程度上的差異, 免不了,是有一些偏激的人存在,但多數的人仍是中間而保守的。如 果沒有中共武力威脅,不少人覺得台灣走向獨立也沒什麼不好的。如 果沒有中共武力脅迫,要統一,慢慢來,等大家在經濟上、政治上的 差異有相互共識時也不急。歐盟不都已經成立了嗎?從前歐盟不也是 水火相爭得頗為激烈,都可以合作了,台灣和大陸就不行嗎?大陸自 視老大,心態自然極不可取。但換作我是江澤民,只怕我也會如此, 因為人的本性就是好虛榮,貪心。有機會、有能力去吃下台灣這塊甜 餅的時候,豈有白白看著美食從眼前溜過去的道理。... 我認同自己的語言是來自中國,但也喜愛在這片土地上伴我一起 成長的人們。國際化的觀念,我還不夠足夠。愛鄉愛土的情操,我是 有一些。對於中華歷史文化我的接受度很高,一點也不會排斥。我自 認我還蠻能接受多元化的思想,希望未來的前途,是正向,我只有這 點希望。 編號 07 的也認為中共不會輕言放棄合併台灣。他並且認為,中 共不會同意以全球化的觀點與台灣談判,因為在中共的眼中,「全球 化」就是「西方化」: 07 李遠哲若要以全球化的觀點同中國談判,我看中國是很難認同 的。中國人由於過去被帝國主義侵略,所以變得被害妄想症,中國一 31 .

定認為全球化就是「西方化」而拒絕接受。 中國之所以想要統治台灣,要台灣承認自已為中國的一部分。表 面上中國是以國際法中的國家政權繼承為由,認為中華民國統治疆域 包括台灣,而 PRC 又滅了 ROC,所以 PRC 就有權統治台灣。事實我 認為中國之所以怕台獨,還是為了戰略意義,中國怕台灣獨立後,會 變成美國侵略中國的基地。而如果中國統治了台灣,他就能突破東亞 島鏈的封鎖,擴張海權,將解放軍勢力伸到夏威夷,如此才能對抗美 帝。如果中國能保持泱泱大國風範,承認台灣人的獨立自主,而換取 解放軍的航行權,可能才是解決兩岸問題的方法。 四、結語 從上述《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國家、民族認同調查》,我們可 以獲致以下幾點結論: (一) 大部份問卷調查的受測學生同意「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 的國家」 ,但反對「台灣人與中國人分屬兩個不同的民族」 的說法,這顯示 (二) 對於大部份受測學生而言,國家與民族是兩個可以區分的 概念; (三) 大部份受測學生仍將海峽對岸的中國人視為同一民族的 成員。 (四) 雖然大部份受測學生主張「即使在全球化時代,國家與民 族認同依然十分重要」,但展望未來,他們也相信「在全 球化的趨勢下,國家與國家間、民族與民族間的差異會越 來越小」;尤其甚者,大部份的受測學生不以國家、民族 為自己最強的認同對象。可能我們可以推測,大部份受測 學生的國家、民族認同是溫和的。 (五) 50 名交大學生所做的「我的全球視野與民族認同」自我 32 .

Albrow 1998: 308)),一些學生擔心民族特色會被全球化浪潮所淹沒。 (六) 對於部份學生所表述的族群認同,可以區分為以下三大 類:認同自己為中國人(雖然這並不必然意味台灣人與大 陸人間不存在著值得注意的區別);認同自己為有別於中 國人的台灣人;認同自己為華人之下的台灣人,中國人則 屬華人之下的另一族群。 上述研究發現對兩岸關係的未來是否有些啟發呢?由於這牽涉 到主觀的價值判斷和客觀的情勢發展,筆者僅做以下較概念化的建 議: 依筆者之見,要解決全球化引起的諸多問題,民族國家不能再單 打獨鬥,而必須建立起跨國政治機制,這是一種促使政治實體合的趨 勢。然而政治實體的結合,又需要共同的認同(如前述歐盟的例子)。 如果筆者在交大所做的調查有代表性,則台灣人與中國大陸人仍享有 共同的民族認同,而且,至少是年輕的新世代,一方面對全球化的趨 勢不表抗拒,一方面希望在全球化之下仍能保有溫和的民族認同。那 麼,為了因應全球化的挑戰,也為了避免一觸即發的戰火,兩岸為何 不在共同的民族認同基礎上,朝向一種「跨國國家」式的統一邁進呢? 這種跨國國家式的統一,應冠以何種外表的形容詞,並不重要。重要 的是,兩岸應坐下來,談判實質層面的「主權分享」 ,共同締造出新 型態的統一又不失自主的架構。 參考文獻 33 .表述顯示,大部份的學生對全球化未表現出強烈抗拒的心 態,但亦不相信或不希望全球化會消滅民族特色與民族認 同。由於不瞭解地方化與全球化同時發生的現象(所謂的 「 全 球 地 方 化 」( 參 閱 Robertson 1998.

191-205。 黃宣範,《語言、社會與族群意識》,台北:文鶴。 張茂桂,1993,<省籍問題與民族主義>,收在張茂桂等:《族群關 係與國家認同》,台北:業強,pp.;台大社會系、台灣社會學會主辦) 。 孫治本,1999, 《全球地方化、跨國社會空間與民族國家-普世主義、 地方主義與民族主義之兼容與矛盾》 , 「間別千年:臨界空間與社會 國際學術研討會」(1999.1.gov.11.gov.html) 行政院陸委會,2000,《民眾對自我認同的看法》 (www.;東海大學社會系主辦)。 陳樹鴻,1988,<台灣意識-台灣民主運動的基石>,收在施敏輝 (編):《台灣意識論戰選集》,台北:前衛,pp. 27-51。 吳叡人,1999,<祖國的辯證:廖文奎(1905-1952)台灣民族主義 思想初探>,《思與言》(37-3):47-100。 孫治本,2000c,<德國:統一的衝突之國>,《當代》一五八期。 孫治本,2000b, 《 「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國家、民族認同」調查》。 孫治本,2000a, 《全球化與民主政治、社會福利的前途-德國政界與 知識界之相關討論》 , 「全球化下的社會學想像:國家、經濟與社會 學術研討會」 (2000.-12.tw/mlpolicy/pos/p8905c_1. 233-278。 戴國輝/葉芸芸,1992,《愛憎2,28》,台北:遠流。 瞿海源(編) , 《台灣地區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劃-第三期第四次調查 計劃執行報告》,台北:中研院。 34 .htm) 李喬,1988,《台灣人的醜陋面》,台北:前衛。 李遠哲,2000,<跨越斷層-掌握台灣未來關鍵的五年>, 《聯合報》 三月六日,14 版。 吳乃德,1993,<省籍意識、政治支持和國家認同>,收在張茂桂等: 《族群關係與國家認同》,台北:業強,pp.mac.一、中文部份 一、中文部份 行政院陸委會,1999, 《民眾對「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看法》 (www.mac.tw/mlpolicy/pos/881217.12.15.-16.

Ulrich. Weltrisikogesellschaft. Glokalisierung: Homogenität und Heterogenität in Raum und Zeit. Claus. Europas Identität und die Kraft des Christentums:Gedanken zum Jahr 2000 nach Christus. Jan Nederveen. Robertson. 1998. Gerhard. 192-220. Roland. Frankfurt/M. 1997. 1999,《全球化危機》(孫治本譯),台北:商務。 二、德文部份 Albrow. 1998. Frankfurt/M. in Ulrich Beck (ed. Martin.): Kinder der Freiheit. in Werner Weidenfeld & Karl-Rudolf Korte: Handwörterbuch zur deutschen Einheit.. pp.): Perspektiven der Weltgesellschaft. Auf Reisen jenseits der Heimat.Beck. Einstellungen zur deutschen Einheit. Bonn:Europa Union Verlag. Weltöffentlichkeit und globale Subpolitik. Beck.. Herdegen. 2000.. 272-283。 Kühnhardt. Der Melange-Effekt. 87-124. pp. Bonn. Ulrich. Soziale Landschaften in einer globalen Stadt. Pieterse. Frankfurt/M. Bonn:Zentrum für Europäische Integrationsforschung der Uni. ZEI Discussion Paper C60. pp.): Perspektiven der Weltgesellschaft. in Ulrich Beck (ed. 288-314.. 1996. 附錄一、 「『交大學生的全球視野與認同』問卷調查」之問卷題目 35 . Ludger. 1998. Europa zwischen Zweckverband und Superstaat- Die Entwicklung der politikwissenschaftlichen Integrationstheorie im Prozeß der europäischen Integration. pp. Giering. in Ulrich Beck (ed. Frankfurt/M. 1992. Wien.

您是否同意「台灣人與中國人分屬兩個不同的民族」? ( )非常同意 ( )同意 ( )不同意 ( )非常不同意 ( )不知道 6. 您是否同意「即使在全球化時代,國家與民族認同依然十分重要」? ( )非常同意 ( )同意 ( )不同意 ( )非常不同意 ( )不知道 4.「全球化與認同」問卷測驗 * 以下均為單選題,請在您認為正確的答案前打勾 1. 請自行評估您的全球視野(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國際觀」)的程度: ( )非常強 ( )強 ( )普通 ( )弱 ( )非常弱 ( )不知道 2. 您是否同意「台灣與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 ( )非常同意 ( )同意 ( )不同意 ( )非常不同意 ( )不知道 3. 在您使用網路的時間中,瀏覽國外網站的時間約佔百分之幾? ( )0 ( )1%-10% ( )11%-20% ( )21%-30% ( ( )41%-50% ( )超過 50% ( )我從不上網 )31%-40% 5. 您是否同意「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國家與國家間、民族與民族間的差異會越 來越小」? ( )非常同意 ( )同意 ( )不同意 ( )非常不同意 ( )不知道 您的年齡是 您的性別是( 歲; )女性 您就讀的學院是( 您現在是 ( 年級的學生 )男性 )人文社會學院 ( )理學院 ( )電機資訊學院 36 . 您對下列何者的認同感最強? ( )交大 ( )台灣 ( )您所來自的縣市 ( )網路裡的虛擬世界 ( )人類全體 ( )中國 7.

( )工學院 ( )管理學院 附錄二、 128 名受測交大學生的年級分佈 人數 百分比(%) 大二 36 28.4 電機資訊學院 64 50.7 管理學院 21 16.1 大三 67 52.0 工學院 15 11.4 大四 25 19.5 理學院 21 16.5 總計 128 100 附錄三、 128 名受測交大學生的學院分佈 人數 百分比(%) 人文社會學院 7 5.4 總計 128 100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