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比较教育研究

No.7. 2014
General No.294

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

2014 年第 7 期
(总第 294 期)

拉丁美洲高等教育三次改革评析

(教育部区域与国别研究培育基地天津外国语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
天津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系,天津 300204)
[摘要]20 世纪以来,拉美高等教育发展经历了三次重大变革。本文详细探讨拉美高教三
次改革发生的国内外大环境,梳理改革为拉美高等教育领域带来的深刻变化,并分析改革的得
失成败。文章认为:进入 21 世纪以后,在全球化和教育国际化的大背景下,拉美高等教育在世
界范围内不占优势,在教育国际化的进程中面临潜在的风险,因此拉美高等教育不仅要解决历
史遗留问题,还要考虑如何成功规避风险。
[关键词]拉丁美洲;
高等教育;改革
中图分类号:
G649.3/.7.731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1003- 7667(2014)07-0097-05

虽然拉美的高等教育可以追溯到 16 世纪 30
年代,但其真正大发展却是从 20 世纪开始的。纵
观 20 世纪整个拉美地区高等教育的宏观发展历
程,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些非常重要的共同点,这

主义思想严重禁锢了教学和学术自由,与时代发
展格格不入。何塞·卡洛斯·马里亚特基(José Car-
los Mariategui)指出:
“ 在一些国家,政治和经济秩
序仍旧掌握在旧贵族手中 (尽管他们正在逐步丧

些共同点尤其表现在对高等教育的三次改革上。[1]

失这些权力),这种政治和经济秩序使拉美大学在
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寡头控制下。”[2]寡头专制导
致大学在精神和科学上的双重贫瘠。
从外部大环境来看,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欧

本文重点论述拉美这三次教育改革的背景、经过、
改革取得的成果以及改革带来的影响和后果,从
宏观上对 20 世纪以来拉美高等教育的发展进行
评析。

拉美第一次高等教育改革是以 1918 年阿根
廷科尔多瓦(Córdoba)学生运动为开端的。科尔多
瓦是阿根廷的重要省份,在西班牙殖民统治期间,
耶稣会在此建立了科尔多瓦大学 (Universidad de

洲出现了一股向外移民的浪潮,阿根廷是欧洲移
民偏爱的国家之一。大量移民与殖民时期的土生
白人后裔构成了阿根廷一个新的中产阶层。在阿
根廷进入国际市场的进程中,这个阶层的社会和
经济地位不断上升,他们反对君主,反对教会势
力,对由保守派垄断的大学教育模式极其不满,从
20 世纪初就呼吁要对大学进行改革,使大学更加

Córdoba)。直到学生运动爆发前夕,
该大学仍然笼
罩在浓厚的殖民主义气氛中,崇尚精英教育,教权

现代化、
民主化,以适应时代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当时的学生活动非常活跃,各大学都成立了

自治与共管
一、
第一次改革:

(项
① 本文系天津市普通高等学校“十二五”本科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研究计划“复合型西班牙语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研究”
目代号:B02)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张

鹏,湖北应城人,天津外国语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天津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系副教授、中央文献

翻译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博士。

— 97 —

2014 General No.294 1918 年 4 月,又成立了“阿根廷大学 学生联合会, 联合会” (Federación Universitaria Argentina,简称 FUA)。①联合会是类似行会性质的学生组织。 1917 年底,科尔多瓦大学学生与校方因寄宿 问题爆发矛盾,冲突不断升级,从而引发了要求学 校改革的风潮。此事惊动了阿根廷第一位民选总 统伊波利托·伊里戈延(Hipólito Yrigoyen),他先后 指派特使何塞·尼古拉斯·马廷索 (José Nicolás Matienzo)和何塞·桑托斯·萨利纳斯(José S. Sali- nas)到大学了解情况,作出了要对大学章程进行 民主化修订的处理决定,并最终从多个方面对大 尽管科尔多瓦学生运动及其后导致的改革主 要集中在学术和大学范围内,但其成因和影响复 杂,故应该在政治、经济、社会大背景下考察这次 改革。路易斯·阿尔贝托·桑切斯 (Luis Alberto Sánchez)认为: “如果有人把此次大学改革仅仅限 定在大学范围内,那么他就犯了一 个 严 重 的 错 学进行了改革。 科尔多瓦学生运动被认为是在世界高等教育 史上意义重大的一次改革运动,运动中达成的一 些核心原则是这次改革的最重大成果。这些原则 包括: (1)大学自治,避免政治动荡与权力更迭影响 [4] 误。” 要想正确评价本次改革,奥古斯托·萨拉萨 尔·庞迪(Augusto Salazar Bondy)认为: “ 首先要考 虑的是,阿根廷经历了长时间激烈的社会动荡;国 际政治经济势力在阿根廷交错碰撞;国内斗争和 变动频仍;资本主义在拉美扩张膨胀;中产阶级数 量上升,并且积极参与到社会变革中;在主要城 到教育机构; (2)师生共管,要改变大学由一小部分人把控 的局面, 全体师生都有权参与学校管理; (3)大众和免费教育,教育要面向大众,政府 市,无产阶级思潮涌动……这一切都注定要发生 深刻的社会变革。”[5]20 世纪初,在大部分拉美国 家,新型民主国家制度逐步巩固,新型国家关系逐 步确立,高等教育第一次改革实际上是要重新定 要承担起办教育的责任; (4)服务地区和社会,大学应充分考虑当地和 社会需要, 服务地方和社会; (5)教学科研自由; (6)师资竞争性选拔; (7)承认学生团体,保证学生直接参与学校各 位社会与大学的关系。大学自治和师生共管是第 一次高等教育改革的最重大成果,是民主精神在 大学的反映。通过第一次改革,学术民主代替了学 术专政,国立大学在国家高等教育体系中确立了 垄断性地位,从而也确立了新型的“国家—大学” 关系。 类活动; (8)学工联盟,学生运动要与工人运动紧密联 系起来; (9)广泛联系社会,要扩大大学在社会的存在 和影响力, 并向公民传播高等教育知识。 虽然科尔多瓦大学的学生运动平息了下来, 但这次改革的烈火却很快蔓延到阿根廷其他 3 所 大学。之后,改革的浪潮扩展到整个拉美,在不同 国家和地区产生了不同反响。人们通常把拉美高 等教育第一次改革分为三个节点: (1)第一个节点: 始于科尔多瓦,并在 20 世纪 20 年代推进到秘鲁、 智利和古巴; (2)第二个节点:在 30 年代扩展到巴 西、巴拉圭和墨西哥; (3)第三个节点:影响到拉美 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学术界普遍认为, 1968 年 法国的“ 五 月 风 暴 ”以 及 1960 年 年 底 伯 克 利 大 学(Universidad de Berkeley)以争取言论自由的学 生和平运动都受到了科尔多瓦改革的影响。[3] 二、 第二次改革: 市场化与差异化 拉美第二次高等教育改革发生在 20 世纪 70 年代至 90 年代。20 世纪上半叶, 拉美大部分国家 政治上趋于稳定,政府开始着手发展教育,各国受 教育人口激增。比如,墨西哥在 1945 年通过了《教 育组织法》之后的 30 年时间里,各级教育机构招 生人数持续上升。1959 ̄1970 年,墨西哥又通过了 《11 年义务教育规划纲要》,把中小学教育都纳入 到义务教育体系中来,就学人口激增,高等教育面 临空前的压力。 到 20 世纪 70 年代,国际环境发生了很大变 ① 当时阿根廷共有 4 所大学,分别是:土库曼大学(Universidad de Tucumán)、科尔多瓦大学(Universidad de Córdoba)、拉普 拉塔大学(Universidad de La Plata)、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Universidad de Buenos Aires)。 — 98 — .2014 年第 7 期 (总第 294 期) 比较教育研究 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 No.7.

No.7. 2014 General No.294 比较教育研究 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 2014 年第 7 期 (总第 294 期) 化,拉美社会面临新的政治经济危机:工业替代模 式的危机、原材料和初级产品价格的下降、持续的 财政危机、石油危机、军事独裁、口蹄疫导致的畜 牧业重创 (尤其影响阿根廷等非常依赖畜牧业的 国家),等等。这一系列的危机使得拉美国家受到 沉重打击,政治经济危机直接导致公共教育的危 机,政府无力支持入学率激增所需的经费,由政府 全力承担教育责任已经不太现实。 为缓解教育危机,尤其是缓解高等教育的入 学危机,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拉美教育领域开 始崇尚“新自由主义”的理念,认为教育也应在市 平和资源配置上不如公立院校, 教育质量堪忧; (2) 场机制的作用下运行。很多人认为, 只有引入自由 市场机制, 才能催生高质量的教育。在 “教育市场” 中,学校是服务部门,提供教育服务;学生是“顾 客”, 享受服务, 两者之间构成 “供需” 关系。学生选 择质量好的学校,市场会惩罚办得差的学校,让它 们在“价格—质量”的作用下优胜劣汰。市场机制 定教育政策,从宏观层面来调节大学,尤其是针对 私立大学的运行,更要建立保证质量的机制。 拉美高等教育第二次改革在某种意义上来说 是失败的,这次失败实际上是一个认识论的失败, 是“新自由主义”、 “ 把教育推向市场”理念在教育 领域的失败。改革催生的复杂的二元模式使得各 对学生、学校、教师都是一剂良药,它不仅给学生 提供自由选择的自由,能促使学校不断完善自身, 提供优质服务,而且还能保证学校的收入与市场 挂钩,提高员工的积极性。 个教育机构在教育质量、价格、经费投入等方面的 差异进一步扩大。 到 20 世纪 90 年代,每一个国家都被置于全 球化的浪潮中。全球教育面对新的挑战,拉美高等 在这种理念的左右下,拉美高等教育领域私 立教育机构发展迅猛, 短期内出现了大量私立院校。 公立院校为了在竞争中处于优势,也扩大了招生 量,并重新改革教学计划、机构设置、专业设置等。 在教育市场化的过程中,国家作为公共教育“引领 者”、 “操控者”的角色大打折扣。正如智利教育发 教育的国际化也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这 势必引发拉美高等教育第三次教育改革。 展与研究中心 (Centro de Investigación y Desarrollo de la Educación de Chile) 副主任塞尔吉奥·马蒂尼 克(Sergio Martinic)所言: “20 世纪 80 年代改革的 主要特点是权力下放,政府把公共资源和公共责 任分散到地方。这是一场 ‘自内而外’ (由政府向地 方)的改革,通过改革,政府把能够私有化的行业 都推向了私有化,把大部分传统上由政府集权控 [6] 制的教育管理和运作都推向了地方。” 教育市场化带来了正面与负面两方面的后 果。其积极方面表现在:随着总体入学率增加,原 来的“边缘人” (如印第安人)、女性、社会中下层学 生也能入学, 部分地实现了教育公平的理想。然而, 相比于积极方面,改革带来的负面影响似乎更大: (1)私立院校膨胀、无序、发展混乱,在总体教学水 由于入学人数连年增加,需要大学提供的教育服 务类型增加,教学安排、机构设置的随意性加大, 老牌国立大学的质量也普遍下降。高等教育似乎 脱离了控制,变得无序混乱、参差不齐,出现了新 的不公平。 通过第二次改革,拉美高等教育中形成了公 立—私立、高质量—低质量、大学—非大学二元对 立的局面。在新自由主义和“开放化”政策引发的 诸多问题面前,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拉美各国意 识到必须改变教育的无序状态,各国政府着手制 三、第三次高等教育改革:大众化与国 际化 20 世纪 90 年代,全球政治、经济、社会、文化 等领域全面发生深刻变化,这些变化对教育领域 产生重大影响,催生重大变化。这主要表现在:一 是新的信息和交流技术改变了原有的教育模式, 教育已经超越了国界,出现了自学、非现场教育等 新的教学实践;二是社会向知识型社会转变,各国 都在推动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和普及化;三是随着 科技进步,知识的产生周期越来越短,需要人们与 时俱进,终身学习;四是教育国际化和教育要素的 国际流动性更为显著;五是可供选择的专业更多 了,学习方式更多了,课程结构更灵活了,方便了 人们的教育选择。 正是缘于以上的变化,拉美各国开始着手进 行第三次高等教育改革。目前第三次改革主要围 绕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1)实现教育大众化和普及 — 99 — .

2014 年第 7 期 (总第 294 期) 比较教育研究 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 (3)把最新的技 化; (2)寻求教育国际化的新模式; 术手段应用于教学; (4)在教学的基础上,大学非 常重视科研,非常重视传播和产生新知识。 与 20 世纪相比,拉美的高等教育出现了如下 一些引人注目的新变化。 1.学生群体的变化 首先是大学生人数激增,接受高等教育的人 口比率不断上升。从 2000 年开始,拉美大学生总 人数就以每年约 80 万的速度不断攀升。2000 年, 拉美大学生人数为 1, 130 万;到 2004 年,大学生 人数突破 1,500 万大关;到 2010 年,这一数据上 升为 2, 200 万。[7]下图反映了近年来拉美大学生人 数的增长状况: 拉美大学生人数增长状况(2000 ̄2010 年)图[8][9] 其次是学生构成发生变化。20 世纪 90 年代以 前,大学生以白人、城市生源为主,学生主要来自 中等或较高收入家庭。现在, 学生来自不同的社会 阶层和地区,以前所谓的“边缘人” ,如印第安学 生、不同种族的学生、残疾学生、女性学生的比例 日益增加。 再次是学生的教育选择多样化。除了接受常 规大学教育,还有短期班、 继续教育、 远程教育等。 2.新的高等教育管理部门的创立 教育市场化改革受挫后,政府管理教育的呼 声再起。政府再次以 “调解员” “监察员” 、 的身份直 接领导和参与到教育中来, 政府的作用有加强的趋 势。许多国家在传统教育部的基础上, 另外成立了 专门负责管理高等教育的机构,来制定和实施高 等教育政策。这些部委是教育部的左膀右臂,同时 管辖大学和非大学性质的高等教育机构的运行, 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哥伦比亚等国的高等教 育部(Viceministerio de Educación Superior)、 委内瑞 拉、多米尼加共和国的高等教育部(Ministerio de Educación Superior)、智利、洪都拉斯等国的高等教 — 100 — No.7. 2014 General No.294 育指导委员会(Dirección de Educación Superior)、巴 拿 马 的 第 三 级 教 育 指 导 委 员 会 (Dirección de Educación Terciaria)等。[10] 为了保障教育质量, 大部分拉美国家建立了各 类评估机构。在第二次改革中建立的教育机构普 遍感受到来自各类质量评估的压力。 除了国家设置的部门,大学之间还联席建立 “校长联合会”。“校长联合会”就大学发展问题首 先达成协议,然后与政府协商谈判,在教育政策制 定过程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智利、尼加拉瓜、玻 利维亚、厄瓜多尔、秘鲁等国的“校长联合会”甚至 还能参与政府的财政分配方案、机构人员选举任 命、 或是其他与高等教育相关的公共政策的制定。 3.教育地理边界的模糊化 对高等教育而言,全球化导致教育资源的国 际流动性,并影响到大学的学术科研结构。能提供 跨国界教育服务的全球性大学、 “超级大学” (Mega- universidad)应运而生。拉美教育国际化大 致可以分为 3 个阶段。在第一阶段,教育国际化的 主要表现形式是师生互派交流;在第二阶段,国内 外机构之间建立各种合作关系,如建立联盟、签署 协约、互联网学习,等等;在第三阶段,教育资源优 势国直接到他国建设教育中心。现在,在智利、厄 瓜多尔、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墨西哥等国,都已有 这样的外国常设机构。 近年来,拉美国家接受跨国界教育的人数持 续增长,每个国家的情况与该国开放程度、信息技 术水平、 高等教育发展状况有关。比如,在巴哈马, 这类学生占到高等教育总注册人数的 12%;智利 为 7.5%;秘鲁不到 1%。从出国流向上看,2003 年 度拉美学生在各大洲的总体分布情 况 是 :美 洲 61%(其中美国 80%,古巴 11%,其他 9%),欧洲 36%(其中西班牙 32%,法国 19%,英国 14%,德 国 13%,其他 22%),大洋洲 2%,亚洲 1%。[11] 教育国际化把国家、地区的教育体制放在了 国际竞争的大环境下,出现了公立院校、私立院 校、国际院校三足鼎立、纷争生源的局面。这种三 方关系可能导致积极的一面:结成联盟,优势互 补;也可能导致消极的一面:全球教育商业化,质 量滑坡。同时,拉美许多学者认为,全球化对高等 教育不发达的拉美地区构成潜在的危机。由于学 .

No.7. 2014 General No.294 比较教育研究 2014 年第 7 期 (总第 294 期) 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 生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教育资源,经济学上 的比较优势理论似乎也适用于高等教育。根据这 一理论,有教育资源优势的国家在国际分工中会 成为高质量的研究生培养中心、知识中心、专家培 养中心,在全球教育资源配置中占据更加有利的 地位;相反, 教育资源劣势的国家可能每况愈下。 Instituto Internacional de la UNESCO Para la Educación Superior en América Latina y el Caribe (IESALC),Edito- rial Metrópolis,C.A.,Venezuela, 2006. [2]Javier Pablo Hermo y Cecilia Pittelli,La Reforma Universi- taria de Córdoba (Argentina) de 1918,Revista Bicente- nario,Universidad de Córdoba,2009,Consultado el 19 de enero de 2013. [3]魣lvaro Acevedo Tarazona,A Cien a ̄nos de la Reforma de 四、 结论 Córdoba,1918 ̄2018,Historia y Espacio, N° 36. 2011 20 世纪以来,拉美高等教育发展历经三次重 [4] [5]Carlos Tünnennann Bernheim, La Reforma Universitaria 大变革,于 20 世纪 20 年代左右打破学术专政的 de Córdoba,Educación Superior y Sociedad, VOL 9 N° 1: 壁垒,确立起现代化的发展理念和发展道路;20世 纪 70 ̄90 年代,受“新自由主义”理念的影响,拉美 103 ̄127,1998. [6]Sergio Martinic,Conflictos Políticos e Interacciones Comu- 高等教育一度陷入混乱无序发展的状态;进入 21 nicativas en las Reformas Educativas en América Latina, 世纪以后,在全球化和教育国际化的大背景下,由 Organización de Estados Iberoamericanos (OEI),Revista 于拉美高等教育在世界范围内不占优势,面临的 Iberoamericana de Educación,N° 27., 2001. 困难和问题很多。拉美高等教育不仅要解决历史 遗留问题,还要考虑在教育国际化的过程中潜在 的风险。如何恰当地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并规避 可能的风险,提高全球竞争力,找到一条适合自己 [7] [9]Claudio Rama Vitale,La educación Superior en América Latina en el Periodo 2000 ̄2010:Ocho ejes Centrales en Discusión, http: //www.autoriawcm.ipn.mx/wps/wcm/connect/ 31f214004b1f89c8844eed7b759ccbee/57_La_educacion_ superior_ en_ America_ Latina.pdf?MOD=AJPERES&Con- 的发展之路,是拉美高等教育在今后相当长一段 tentCache = NONE&CACHEID= 31f214004b1f89c8844eed 时间内要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7b759ccbee). [8] [10] [11]Informe Sobre la Educación Superior en América Latina y el Caribe 2000 ̄2005,La Metamorfosis de la Edu- 参考文献: [1]Claudio Rama Vitale, Yotros Autores, Informe Sobre la Edu- cación Superior en América Latina y el Caribe. 2000 ̄2005. cación Superior,IESALC,UNESCO,Venezuela:Editorial Metrópolis,C.A. Three Higher Education Reforms in Latin America since the 20th Century ZHANG Peng the development of higher education in Latin America has experienced Abstract :Since the 20th century, three major reforms.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context of these reforms,demonstrates their profound impacts in the field of higher education, and analyzes the success and failure of reforms. It con- cludes that Latin America is not playing a dominant role in the context of globalization and is now facing potential risks in the process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Therefore, while resolving these historical issues within Latin America, it is also necessary to consider how to avoid future risks. Key words:Latin America; higher education; reform; risk 本文责编: 晓 洁 — 10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