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

tw
或來電(02)2705-5066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序 


維:不久前聽到妳一番談話,我問我自己,如何可能在高中的
哲學課裡談論佛洛伊德,又為何要如此做。我本身也有長期
的教學經驗,其中包含了教授精神分析,不過我的教學對象
是精神科醫生或心理治療師。這也就是為什麼安排這次對話
的原因。我這麼說可能會讓人有點意外,因為一般來說,我
們只在同事與同僚的聚會中才會對話,而且,在我們這一門
專業裡,各種研討會、學術會議、辯論跟討論已經夠我們忙
了。大家都以為我們只花時間在傾聽病人,事實上,分析師
彼此之間的話是很多的,而在不開會的空檔,我們還寫了很
多東西!我之前曾想像過一則短短的對話。
德:是說一個善意的中立觀察者參加了一場精神分析研討會的故
事嗎?有點像誤闖精神分析叢林的小白兔?
維:不能說他什麼都不懂,他是個博學多聞的人,只是不知道精
神分析:他之前從未聽說過,也不知道精神分析的存在。我
想他聽到的東西會讓他大吃一驚:分析師們怎麼能找出這麼
多東西來講,而且還這麼規律頻繁?在他聽了好幾天後,謎
團豁然開朗;分析師們最關心的似乎是聽自己講話,以及強
迫他的同僚們聽他講話;而故事中這位局外人心想:「這樣
我就比較能瞭解他們為什麼會聚在一起開會了。」
德:也許因為分析師在他們的日常實務中必須嚴格遵守作為聽者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ecouteur)的角色,以至於太常沈默,而他們在內部彼此的
聚會討論中找到一種補償??
維:我喜歡「聽者」(écouteur)這個字,因為它會讓我想起佛洛
伊德曾提過的,就是在面對病人的時候,分析師應該一如電
話的「聽筒—接收器」(écouteur-récepteur)一樣。
德:嘿,難怪人家說,如果你不是分析師的病人,自己也不是
分析師,要跟分析師交談可真是困難。若非身處這奇怪配對
的一方,或是身為配對社群之一員,我們要如何跟分析師交
談呢?你寓言故事中的那位局外人可能也會問自己同樣的問
題;那勉勉強強算是則寓言吧。在哲學家之間,很多人都不
願意跟分析師交談,理由是分析師們向來不遵守辯論或是討
論的共同準則。不過,我也來說個小故事好了,讓我們也來
想像有一位現代柏拉圖,在他的對話錄中加入了分析師,取
代當中經常出現的醫師;但是,要安排分析師跟誰、或是面
對誰說話呢,又要談些什麼呢?
維:現代柏拉圖讓分析師跟其他人對話?
德:很難想像有個現代柏拉圖吧,但他大概會上演一場分析師
面對其他專家的戲碼,因為他的做法一向如此。他讓各個角
色大談他的現代性,而且往往為了要轉述不在場者與長者的
話,有時會出現十分複雜的結構。過了古典時代,特別是在
十八世紀,這樣的方式吸引了不少的哲學家與智者。甚至連
佛洛伊德自己也用過兩次。 

S. Freud, 1926, La Question de l'analyse profane,(外行人分析的問題)Paris,
Gallimard, 1985; 1932, L'Avenir d'une illusion(幻象的未來), Paris, PUF,
1971.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序 

維:讓我們想像佛洛伊德那則關於合法行使精神分析的虛擬對
話,他會在裡頭依次扮演兩個角色:一是要傳達某事,並力
圖說服他人的專家;二是以他宣告發明的「公正對話者」
(interlocuteur impartial)這角色進行評論,好讓他為自己的
立場爭辯。用自問自答的修辭手法(procede rhetorique),
也就是他一貫的的書寫方式(這裡必須區分在當中真的跟他
人辯論的書信)。但最後要注意的是,這種事情在分析師身
上相當少見,我們不禁自問,分析師們是否知道要如何跟其
他的分析師或是跟別人對話。我再補充一下,這個發生在
對話上、討論上、或是議論上的困難有可能是他們的實作
(pratique)所造成的;有人會把我的這個假設當成一種誹
謗,甚至是一種背叛,但對我而言,在過了一個世紀後的今
天,這才是更認真地去探究什麼是精神分析實作的態度。況
且這跟分析師們談論它的方式有關。妳剛才說,當我們不是
分析師時,很難跟分析師交談,我想妳指的是談論精神分析
很難吧,因為跟交談的對象比起來,談論的東西並沒有簡單
到哪裡去。
德:沒錯,就是這樣。我也來講一則非故事的寓言好了,我們可
以在佛洛伊德與愛因斯坦的通信中看到(只可惜它並沒有像
這樣被出版),佛洛伊德寫說:「您真幸運,因為數理界不
像心理界那樣,每個人都有意見。」我不是要在這裡談佛洛
伊德提出的那些有趣的知識論(épistémologique)問題,而是
要引述愛因斯坦的回信,他相當不客氣地回應:「您又知道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了?您根本不瞭解我;我不是個幸運的人。」這個絕妙的誤
解,愛因斯坦有意也好,無心也罷,在在顯示出這封信有多
難為他了。
維:這交流的確是奇妙的誤解。要知道分析師的思考方式對像
是愛因斯坦這樣的科學家而言,可以是陌生的;只是,分析
師的思考方式真的跟其它類型的科學思考差這麼多嗎?我並
不這麼認為。可是,當我跟科學家、生物學家、物理學家、
或是數學家交流時,我實在很難讓他們聽懂我在說什麼。非
關我能否說出我的經驗或是其他分析師的經驗,我不認為這
種經驗是無法言喻也無法描繪的,原因出在精神分析的敘述
語言(language d'exposition)。舉物理學家為例好了,就算
他們捍衛的理論不同,講的至少是同一種語言(langue),
而這就是我們這些分析師所遭遇到的困難。我可不是單指英
文、法文、德文或是日文這些自然語言,真正的問題是,因
為缺少共通語言(language commun),所以助長了一系列並
非全然私有的部落語言(langues tribales)。在這裡,我先離
開我的故事跟我杜撰的局外人,回到在聖地牙哥舉辦的一場
討論情感(affect)的會議,以下是一位與會者真實的細部觀
察:有一群使用相同,或者幾乎一模一樣之臨床實作的人,
但是使用不同的方言(dialecte),大家都有自己的一套用語
(idiome),至少每個學派、團體,或是傳統都自成一格;正  

引述於下列書籍:Philippe Frank, 1947, Einstein, sa vie et son temps(愛因斯
坦的一生與其時代), Paris, Albin Michel, 1950.
Henry Smith, Towards an International Dialogue: North American reflections
on Santiago Congress, IJP, 1981, 2, 307 sq.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序 

統佛洛伊德學派,克萊茵(Melanie Klein)學派,拉岡學派,
跟自我心理學 (Ego psychology)學派,這裡只指出幾個比較
知名的。與其他領域的專家之間會遇到的情境不太一樣,這
裡面包括了精神醫學這一塊,好比在疾病的分類上,也會遇
上共同語言的問題。
德:這是因為就算精神分析已經是一門科學或是正往成為一門
科學的路上前進,但它並不像物理學那樣可以操做實驗並計
算。現代物理學家的共通語言就是數學語言,這也是為什麼
他們都聽得懂對方在說什麼,假如你問一位物理學家:「什
麼是質量,又或者什麼是能量?」他肯定會用一系列的公式
來回答你。但在數理界,科學家之間也曾有過,現在也一直
有著根本的歧見;他們的分歧不是在於科學與個人意見之
間,但也絕不會導向語言的問題。
可是其他較沒物理學那麼精確的科學,例如生物學,在概
念的定義上也同樣有著不同的意見。佛洛伊德使我感興趣的是
他想要創造一種囊括已定義術語(terme défini)的言語,其意義
不會被簡化或是還原成自然語言的隨意用法,或是發明新詞。
就舉個看起來一直都很當下的例子好了,佛洛伊德在引入情感
(affect)的概念時,並沒有沿用他那年代心理學常見的「感受」
(sentiment)或「情緒」(émotion)這些有著些微差異的法文、
英文或是德文名詞。
維:妳馬上就以老師的身分來談哲學,特別是科學哲學
(philosophie des sciences)。假如我沒聽錯,精神分析讓妳感
興趣的是,佛洛伊德在從事心理學的時候,為什麼使用「情
感」,而不是「情緒」跟「感受」等字眼;而我感興趣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是,在精神分析的操作以及它所呈現的結果中,「情感」指
的是什麼。妳立刻就對精神分析有了外在立場,而這次與妳
的對話讓我真正感興趣的就是這個。我想找出一個介於中間

的 ,但還是用共通的語言來說明精神分析在方法上的差異;
畢竟,我就是基於這一點才想要跟妳對話的。
德:我也是這麼想,不過一個介於中間語言不就是個打壓不同觀
點的語言嗎?佛洛伊德多次寫信給不同的人,當中提到他寧
可差異是對著一致的〈綜合體(synthéses)〉,或是今日我
們所說的〈共識〉。
維:這個問題牽扯得很廣,比起佛洛伊德那年代要實際多了。我
也比較喜歡不一樣的觀點啊,前提是這些觀點有花心思,表
達得宜,站得住腳,可以質疑自己。我為什麼要跟妳對話?
有三個理由。身為業餘的 分析師,妳會說、也聽得懂很多或
某些精神分析的用語;妳不見得是業餘的分析師,只不過在
啟蒙時代,業餘指的是具備一門科學的知識,但不一定是這
學科的實作者。
妳還是法文文學評論家,你也在哲學課程中教授基礎課程,
甚至是哲學精神。最後一點,作為一位哲學家,受到過去的與當
代哲學家的啟蒙,妳很自然地會去思考那些對精神分析的質疑。
德:這是因為精神分析已經在二十世紀哲學寫下一頁,後者本
身也是極其多樣、且不再具有某些年代曾有過的一統性。但
一些重要、彼此也很陌生的哲學思潮以及反對者都曾在某個
時間點上碰上精神分析。法國的情況比較特別,因為精神分
析在某個可說是確切的時間點上找上哲學。喬治•康居翰
(George Canguilhem)就是幕後推手,將佛洛伊德納入哲學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序 

教師資格考的課程,而且根據我們教育機構的法規,中學最
後一年也要念佛洛伊德。但這跟精神分析的教學無關,這比
較像是開啟德國傳統之科學哲學的教學,而且葬送了曾為好
幾世代的哲學家造就輝煌歷史的「法國心理學」。
維:我還記得康居翰一篇頗令人震撼的文章,叫做〈何謂心理
學?〉。妳的意思是佛洛伊德會被列入哲學課程是因為制度
的關係?也就是說,是哲學機構促成我們的對話囉;再者,
「反心理學主義」以及對心理學的批評都曾直接影響過精神
分析在法國的發展。
德:不過我們的對話可能會罩上一層誤解的陰影。我認為佛洛伊
德雖然創造了精神分析,但他不僅僅是精神分析師的父母而
已,照他自己的說法,他還是位「研究者」(chercheur),
儘管以目前科學研究的條件來看有點不合時宜了;他也是心
理學跟生物學的「探險家」(explorateur),是治療方法與闡
釋理論的試驗家。
假使他不曾置身在對公眾提出理論這事業中,又假使他對於
只要發明一個新的心理治療方法就感到滿意的話,別說是在閒暇
之餘繼續觀察鰲蝦的中樞神經系統,他跟他第子的作品也不會在
二十世紀造成騷動。反正,在過去,哲學家不會對精神分析產生
興趣;在今天,它也不會吸引神經生物學家。  

In Cahiers pour l'analyse, publié par le Cercle d'épistémologie de l'É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Paris, éd. Le graphe, 1966.
Gerald M. Edelman, Biologie de la conscience, Paris, Odile Jacob, 1992.
Ouvrage dédié « à la mémoire de deux pionniers intellectuels, Charles Darwin
et Sigmud Freud ».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維:沒錯,曾有過好幾個佛洛伊德:是位醫師,卓越的臨床觀察
者,卻不太喜歡執行醫療;是位學者,有著科學精神的實證
主義者,實用且可以說明之模式的試驗家;也是某一種心理
治療方法的發明者。我們亦可以當他是神經生物學,或是認
知科學(這兩者不盡相同)的先驅者。不過,那個向來被我
們稱作「佛洛伊德主義」的獨創性(originalité)其實就是以
一種治療實作,結合了精神病理學、心理學甚至是生物學的
模式。也就是這結合,還有那些對我們提出的問題,共同造
就了佛洛伊德主義,而這也另外說明了從外部看來,我們的
學科還是有許多討論空間的。此外,在一世紀內,精神分析
的實作變多了,也分家了,還有敘述語言、模式、科學或哲
學的參照,對知識的援引也一樣不斷衍生;無可厚非,我們
在找讓我們外來觀察者霧裡看花的理由。
德:關於精神分析實作的多樣性我知道的不多,但敘述語言的多
樣性並非是個大災難。總之,要是從知識論的觀點來看,如
果多樣化不是往澄清事情的方向走,而是走向晦澀難懂,或
過度簡化的話,這就嚴重了。從外部看來,大部分當代的精
神分析文學都走到了越來越晦澀或越來越平庸的地步。分析
師當中出現越來越多的部落方言(dialectes tribaux),有可能
你那位外來者的質疑與驚訝也是你自己的嗎?
維:是吧,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把它當成是我研究的
主題。要說我嘗試擺平這個叫人難為或偏頗不公的證詞,還
是要為精神分析與日俱增的敘述語言,這個在我們當中並不
少見的現象感到高興?這個從五十幾年前開始就很明顯的
增加,自有它一貫的道理,有些是好的,有些則不然。其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序 

實我真正感興趣的是精神分析當中道理好壞的區別,不管
是為了治療的適應症(indications thérapeutiques),也就是
今日所說的臨床研究,還是為了精神運作(fonctionnement
psychique)所建構的模式;這項工作還包含了另一種類型的
研究,更像是早已存在於其它領域裡、甚至是領域之間的科
學論戰。好比說,有實驗心理學研究關於刻意遺忘(oubli
intentionnel)的認知機制,採取這主張的人將其視為造成潛抑
(refoulement)的一種模式。不過卻有許多的分析師認為在
這主張裡,潛抑的再現被過度簡化了。這極有可能,不過前
提是要認真地被討論過,而不是被輕蔑地駁斥,甚至是不當
一回事。真正的辯論應該是研究這兩個觀察層次之間相似與
差異的關聯。今日,分析師之間,就潛抑這個議題,也遇到
了類似的情形。妳正確無誤地指出有一大部分精神分析文學
「成功」地做到了既晦澀且平庸;我們可以在這項組合中看
出分析師們對科學辯論精神的抗阻,也或者對他們而言,要
清楚地表達實作跟敘述語言的差異本身就是困難的,更何況
是說明這些差異的理由。現今的挑戰就是要讓大家看見精神
分析的重要與富堯。
德:這的確是個挑戰,因為許多精神分析現有的發現都是微不
足道的證據,沒人懷疑其存在與否的「事實」,並且試圖用
精神分析敘述語言以外的方式來敘述這些事實。你舉的那個
例子相當具有代表性。人們不再否認潛抑就是刻意遺忘,試
圖要以不同於精神分析的做法來理解潛抑。但在精神分析這
一方,其研究似乎不再涉及壓抑,它的形式,它的變數與
「宿命」,也不再關注它的解釋。我們有時會這麼說,當精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0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神分析的假設即使沒被驗證過,但若或多或少的與其它假設
相容,分析師們就會對它感到不削。這真是個奇怪的態度,
況且也不是佛洛伊德面對他作品的未來時所抱持的「歡迎指
教」的態度。
維:的確有很多精神分析一世紀前就在談的東西,在今天被當成
平凡之物來看待。當代文化所面臨的問題也就不再是精神分
析是否豐富了我們對不管生病與否之心靈(l'esprit)的認識,
而是它仍否依舊是個豐富的方法,以及我們是否仍可以從它
那裡學到什麼。這就是作為精神分析師的我們所面臨的挑
戰。我相信作為研究工具,我們仍可以從精神分析那裡學到
很多東西,但作為研究對象的話,它本身也有要自我學習的
地方,或最起碼它有在替自己尋個未來。
德:《幻象的未來》(L'avenir d'une illusion)這個表述已經進到
公眾的領域,雖說當今很少人真的讀過內文。但在,過了一
世紀後,肯定是要提出關於精神分析它自己的切身問題:如
果精神分析只是個幻象,在今天,它的未來又是什麼呢?雖
然二十世紀的哲學常嚴厲地批評精神分析,但我相信我們仍
可以從它那裡學習到不少東西。假如你同意的話,我們就先
來談談工具 好了。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目錄 

目 錄

本書緣起

1

1

第一部分 從法則到共同—思考

1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2

  第二次會談 純金、銅、合金應用

63

第二部分 各種概念與模型

113

  第三次會談 今日所見之無意識

114

  第四次會談 「主體」這個難題

178

  第五次會談 科學

234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部分
從法則到共同—思考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關於方法與追隨者
德:我想我的開場白就別像當代某些分析師那樣隆重,還是簡單
平易地開始吧。在1923年,佛洛伊德以審慎的態度(在歷經
好幾場更加革命性的辯論之後,此種態度儼然成了他的一部
分)為精神分析下了個定義:

「精神分析這名詞是:(1)幾乎無法以其他方法觸
及之心理程序(processus psychique)的研究過程;(2)
基於上述研究產生的精神官能症治療方法;(3)藉由此
種方法獲知的一系列心理學概念,這些概念慢慢的匯
聚成一門新的學科」
這個有著編號的定義,邏輯緊密,源自佛洛伊德認為精神分
析所強調的先後次序(l'ordre des compétences)以及他在臨
床領域所描繪的界限:首先,精神分析是一種幾乎無法以其
他方法觸及之心理程序的研究過程,而且佛洛伊德總是堅信
精神分析能夠進入「目前」仍舊無法以其他方式進入的心理
程序;只有實際操作,精神分析才能成為一種藉此研究方法 

S. Freud, 1923, « Psychanalyse »(精神分析學)et « Theorie de la libido »
(原慾理論), Résultat, Idées, Problèmes II, Paris, PUF, 1985.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當作技巧來運用的療法,並且,這治療不單只是應用在精神
官能症。接著,第三點,這種研究方法與治療上的應用會漸
漸地擴展為一門新的學科。在這裡,我們有了一個原作者的
定義,這個定義很有可能會出現在字典、在研究計畫或是培
育課程、以及當今的資料庫裡。或是分析師的實作,或是病
患對它的使用,精神分析存在一個世紀以來,已有了一些變
化。根據你的結論,它在臨床情境所成就的 遠比佛洛伊德
預期的更佳。因此,我的第一個問題很簡單:是不是必須從
精神分析的變革,以及實作、趨勢、流派等等的增加來推斷
說,1923年所敘述的門規(方法-應用-概念)已經形同一
副空殼子?
維:我覺得有趣的是妳一開始就強調了分析師的實作與患者的
使用這兩者的差異。因為如果想要在社會照護的框架內定義
一個專業行為的話,這相當重要。但如果只是考量治療中所
發生的,要處理的將是一種猶如雙人治療的共享經驗,遠過
於服務的提供者與需求者之間的交流。一世紀以來,特別是
從1945年開始,精神分析的進步或者說變化,並不是一次定
江山之技術的進展,而是因著順應治療領域中更為廣泛的應
用而來的。若從佛洛伊德的定義來看,我會說這個定義是錯
的;錯不是錯在它無懈可擊的邏輯上,而是出在事實層面
上。其實精神分析自佛洛伊德以後改變不少,現今,在實作
與治療人員的養成,有時會因著不同的學派而有不同的走
向。因此,我想要在一世紀後的今天提出一個重要的問題: 

Daniel Widlöcher,《精神分析的新版圖》,臺北市:五南,2006年。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如何讓佛洛伊德在一世紀前發明的方法得到出路,以及如何
平息各個學派與團體裡頭的紛爭?也就是說,要怎麼樣來理
解當前精神分析的多樣性?是一場我們得一直抵抗到死的災
難與禍害?還是一種知識解放、辯論、反思與提議的情境?
德:在我看來,一門不會對它的方法、應用與歸納得出的概念
有所爭論的學科在本質上是宗教的,連偽科學的等級都稱不
上。又或,從外界的眼光看來,分析師之間的辯論,較像是
對著一本記載實作模式與理論之全集該有的忠誠度所點燃的
戰火,反倒不像是我們透過它們的歷史就能瞭解的科學辯
論。假如我們更仔細地研究精神分析的歷史,將會看到什
麼?
維:我們是否還得先知道什麼叫做科學辯論?還有,在哪些條件
下,可能會有像科學辯論的東西出現在精神分析中。要這些
嚴肅的問題可以而且必須被提出來,就得圍繞著方法與方法
的應用著手,至少,妳引述佛洛伊德的定義會無意地將我們
帶到那問題上。我之所以說「無意地」,是因為佛洛伊德提
出來的定義是封閉的,將精神官能症之外的領域排除在外。
但在佛洛伊德身上,封閉與開放的兩種態度皆有。他既不容
易妥協,並總是對治療方法的創新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
是,從1895到1939年這段期間,1920年左右有了個重要的改
變,他根據方法到治療的應用持續改寫理論。接著,他的弟
子們更致力於確立實作,不論是在治療方法,還是治療人員
的養成方式上。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開始,精神分析
才如此變化多端。事實上,精神分析的歷史是在1945年後才
開始算起的。直到佛洛伊德逝世,這歷史還只是一個單細胞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體,它的確迅速地在國際間流傳開來,但仍是一個藉由個人
認同與歧見來連繫的社群,尚無學派或取向的真正辯論。首
次正式的討論就是〈英國的〉爭議,讓克萊茵與安娜•佛洛
伊德在兒童精神分析針鋒相對。這事件顯示出精神分析的動
態發展不單只在方法學上,亦取決它在應用範疇這外在現實
所考量的因素,且為數不少:一開始是治療的,但也與專業
人員的養成以及教育有關,身為一門照護的技術,與精神醫
學還有一般醫學的關係,甚至更廣義的,在文化中所扮演的
角色。這些應用範疇的比重與先後次序也有了變化,並且會
因國情而有所不同。今天,精神分析有了歷史,也成為一門
以重拾佛洛伊德說法為目地的「學科」。
德:幸好,要是精神分析沒有歷史的話,那人們就可以用波普
(Karl Popper)式的「偽科學」觀點來批評它,就像批評占
星術、數字占卜、魔術、命理學一樣,幾千年來或多或少熟
捻地利用它們當時的科學語言來重複著同樣的事情。反之,
精神分析的調適與轉變就證明它是一門嚴肅的學科。不過在
許多分析師看來,他們會認為這個歷史是個需要不斷就定位
的謎航之旅,以推崇創始者的姿態,並保證他所有的發明絕
對是新的,是這英雄式的領悟宰治了這門學科的歷史。擺脫
不了某種對於創天造地之父親或母親的偶像崇拜。
維:這在法國更是明顯;打從拉岡鼓吹「回歸佛洛伊德」開始,
我們就活在一個算得上是宗教神話的傳奇裡:比起智者,佛
洛伊德更像是個神秘主義的「揭露者」。
或者,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是位「探險家」;因此每位分析
師都必須重新走一遍這條思考之路,輪到他去挖掘潛意識,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在自己與他人身上挖掘出「另一幅心靈場景」。這種入門方
法是獨創的,在臨床上也造就了不少更具彈性與變化的方
法,但假如我沒說錯的話,這種方法也讓那些「非法國的」
精神分析師們感到不解,美國的分析師尤為甚者,因為他們
似乎都認為這門方法帶有宗教狂熱的性質,並且偏離科學
性,甚至連「偽科學」都稱不上。某些分析師,我也是其中
之一,指責其他分析師將佛洛伊德偶像化了,到最後,也拒
絕採用佛洛伊德當時所追求的研究態度。
德:作為佛洛伊德以及他弟子的讀者這種外界眼光,我們也會有
相同的印像。雖說他顯然把自己看成了偉人與發明者,在他
不斷與其它做法對照的方法學,卻不會讓人有這麼崇高的宗
教印象。他對照(comparaison)中最有趣的部分通常是十
分簡單的,並跳脫了治療的領域。其中有一個特別讓我有想
法:在他米該朗基羅的摩西這篇文章當中,提到專家辨識真
偽的技巧,我引述其中一段:

早在人們談論精神分析之前,我曾聽人說過一位
藝術鑑賞家-伊凡•勒莫利耶夫(Ivan Lermolieff),
他最早的評論文章在1874到1876年間以德語出版,他
進行了一場革命,把歐洲各博物館的許多畫作再審視
一遍,並傳授如何確實地分辨複製品與真品,並將作
品從最初被歸納的風格中解放出來,個別賦予新的藝
術價值。他不在乎作品本身的大線條以及這些作品最
初的創作動機,而是專注在可以代表藝術家個人風
采、但經常被忽略的細節。「…」我認為他的方法十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分接近精神分析的醫療技術。
這個對照相當豐富:除了說患者被當成疾病的蓄意創作者
外,醫療技術也被當成一門既專業又廣泛的知識;藝術專家不
僅要十分瞭解藝術史、作品的社會背景、繪畫技巧以及各個時
代的美學,也得瞭解材料的化學、壽命以及變化等事物。
維:的確是很豐富。至少,從藝術鑑定還是門新的專門知識這方
面來看,精神分析也是如此!我們同樣可以舉出私家偵探的
鑑定報告,記得尼可拉斯梅爾(Nicolas Meyer)寫的《零點
零七的溶液》(La Solution à 7%)那本書嗎?在這本精采的
小說裡,為了處理一場荒誕的冒險,福爾摩斯與佛洛伊德共
同開展一種對他倆而言算得上是通用的方法。不過,也有相
當嚴肅的對照,英國的精神科醫師薛佛(Michael Shepherd)
就很認真地研究英國醫師道爾(Doyle)與維也納醫師佛洛伊
德共通的認知論根源。
德:我們在偵探文學裡頭發現不少分析師與足智多謀的偵探都有
的共通處,就這點來看,精神分析讓小說裡的虛構角色有了
十八般武藝。五零年代的美國電影虧欠精神分析的還不少。
不同於跟偵探小說所作的類比,你跟佛洛伊德一樣強調了醫
學認識論的變革,強調注意細節 的觀察過程,是傳統的症狀
觀察與疾病分類做不到的。
維:沒錯。就技術層面來看,對照描述的是分析師這方的聆聽 

S. Freud, 1914, « Le Moïse de Michel Ange », LInquiétante Étrangeté, Paris,
Gallimard, 1985.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 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與專注模式,儘管不夠充分卻還是行得通;再說,對照所探
討的、或被探討的都是它指涉了專家所具有的專業知識。因
為專家用的總是同一個方法;縱使方法中加入許多新穎的技
術,專家總會在人們需要他的各式情境中使用,以求使命必
達。藝術專家與偵探就是好案例,當然,現代的醫師也不例
外。
相反地,對精神分析的需求變化更多,而精神分析的方法也
依據這需求的本質而有了調整;就這一方面,它並沒有好比
一位專家所具有的那種科學方法。話說回來,我也不相信精
神分析是門科學的方法,假如說精神分析裡頭有一點點科學
的可能性,也不是出自於方法本身的關係。我常拿一些案例
的陳述來做例子;不論是佛洛伊德重要且出名的論文,還是
些比較簡單的臨床片段,都無法證明 什麼,在精神分析的進
展,它們不過是經驗的分享與交換。案例的陳述所具有的教
學價值遠過於證明的價值,它們呈現的是做法。
德:我們再回頭來談談科學性這棘手的問題。我的第二個問題
會比較精確一點,只會針對佛洛伊德所提出的第一個定義來
發問:在稱得上是「精神—分析」的研究方法與治療之間,
兩者的關聯只是應用 上的?同樣地,這個方法就算不處理 病
理學相關的東西也行得通呢?用一個與應用原則相差甚遠的
替代,我想跟你提一提維根斯坦的觀點,對他來說,精神分
析的方法本身就是個治療,而且也建立了治療方法 的典範,
維根斯坦認為這典範啟發了他在哲學上的思想,就像「佛洛
伊德的弟子」受到啟發一樣。兩者的入門子弟至少有個共通
點,就是要在這個奇怪的發言中找到不相容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維:這話可能也沒那麼奇怪吧,就好比說維根斯坦視哲學為病
患,要治癒它的問題就得連同它的許多症狀一起下手。不
過,難道精神分析不也同樣有它的問題嗎?不也需要被照顧
嗎?我在這裡不說「治癒」是因為治癒涉及了作用與否的標
準,我不知道要當個哲學家是不是只有一種方法,但要當個
精神分析師的方法可就多了。
德:維根斯坦並不認為哲學生病了,不像海德格,甚至尼采那
樣,跟過去美好的時代相比較。顯然他並沒有這樣悲觀的調
性,對他來說,這些就是哲學問題 ,而哲學問題就是語言疾
病的症狀;語言的疾病存在於日常生活中,哲學不是唯一被
感染的,但它卻以傳統的手段將這疾病化為一門學科;因此
我們得治療這些問題,但治療問題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要像
我們對待疾病的方式一樣,務使這些疾病徹底消失。套用到
精神分析上的話,這意味著精神分析也受著語言疾病之苦。
維:我很樂意接受這看法,當代的精神分析的確存在著一些語言
上的困擾,在詞彙、邏輯與溝通產生不良影響。
德:那你的意思是精神分析染上了哲學問題!這顯然是讓維根斯
坦大感興趣的立場吧;不過他自己的立場在哲學當中可是相
當原創的超禁慾主義(ultra-ascétique):假如哲學提出的問
題就是疾病的症狀,忽視這些問題或是深入探討這些問題都
不對,而是要予以處理,要是不這麼做的話,哲學就會如同
所有沒被治療的疾病一樣,在傳統 的形式下走上絕路。維根
斯坦還認為哲學「唯一的目的就是終止哲學思考」,這跟精
神分析似乎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對維根斯坦來說,精神分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0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析確實是文化與倫理的危機。這危機並不在於它的理論或方
法;而是來自於佛洛伊德思想的誘惑性 (séduction)、變化

多端 以及批評它的困難度。維根斯坦對精神分析的立場本身
就是變化多端的;他的主張並不像大多數人所想的那樣,去
批評或是去證實精神分析,而是為了倫理這理由,去揭露批
評精神分析的不可能性。
除了「文法」這一點例外。不過維根斯坦自許是哲學追隨
者,而不是心理學也不是心理治療的傳人,卻對精神分析的
做法感到強大的興趣。如此翻轉精神分析的應用領域終究也
是個相當尋常的現象。令人感到有趣的是,他認為精神分析
的做法較偏像美學 而非科學 ;他並不像佛洛伊德一樣將這方
法同贗品專家的方法作比較,而是與藝術家或者是藝術觀賞
者的方法作比較:「就像在美學一樣,精神分析會將兩者兩
相對照以期將它們的某些特點呈現出來。」也是因為這個方
法得以呈現出別的方法所看不到的相似處,維根斯坦才會稱
它做「手法」(maniere)而非方法,也才會說自己在哲學上
是師承自佛洛伊德。另一方面,他抱持異議的地方在於一個
他全然認同其療效的手法、實作,竟會導向一個什麼都可以
的領悟;
再者,他不同意一項可以用自己的語言或是後設語言  

L. Wittgenstein, Leçon et Conversations, Paris, Gallimard, 1971. Sur
Wittgenstein et la psychanalyse: P.-L. Assoun, Freud et Wittgenstein, Paris,
PUF, 1988; Jacques Bouveresse, Wittgenstein lecteur et Freud. Philosophie,
mythologie et pseudo-science, Combas, L'Éclat, 1991; Rey Monk, Le Devoir de
génie, Paris, Odile Jacob, 1993.
L. Wittgenstein, Leçons de Cambridge, Paris, Mauvezin, TER, 1988.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11

(metalaugue)來描繪的實作:一個實作只有「做了才有意
義」,實作是無法被描述的。以你的觀點,就實作與各精神
分析潮流之間的針鋒相對來看,你會如何說明精神分析的方
法,或是手法,它的特性、它的能耐、限制、佛洛伊德以降
不同的版本以及應用的範疇?首先我要問的是,精神分析作
為一個方法的論述存在嗎?

傾聽的方法可非獨角戲
維:妳才能決定精神分析作為一個方法的論述可能與否!不管怎
麼說。精神分析是在觀察催眠與暗示的效果中誕生的。佛洛
伊德認為精神分析比較像是一種會帶來影響的程序 ,而不是
一種可系統化應用的方法 :「用此種方法去聆聽另一個人說
話,你將會發現一種類似我所描述的精神運作模式;將此法
得到的觀察結果加以累積與比較,我們得以建立一個精神運
作的資料群,這是我們以前不得其門而入的。」或者 是以其
他的方法可以取得的,也許我們現在可以這麼說。但假設真
有關於精神分析法的論述,那一定是某種傾聽 的方式,我是
繼安德烈•葛林(Andre Green)後重拾這名詞的人,不過拉
岡早就這麼使用了。我們可以十分肯定地說,精神分析的方
法就是一種傾聽的方式,在法語這名詞還是個雙關語:察覺
言說想要表達的意思,仔細聽並從中領略,進而瞭解言說真
正的涵義。
德:是傾聽還是分析呢?「精神分析」這個詞也包含了分析這個 

這與「語言遊戲」的概念有所關係。在《邏輯哲學論》以後的作品裡,此
概念就佔據了維根斯坦的哲學研究。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2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字眼,佛洛伊德認為分析就是這個方法的特徵;這裡的分析
不是數學或文法的分析,而是取自於化學的分析,將複合體
(complexe)分解成較單純的元素。
維:但是哪些是複雜的,哪些又是單純的元素呢?尤其是用何工
具來界定呢?我們可以將工具 (outil)定義為一種傾聽的方
式,也就是仔細聽患者說話並瞭解其中的涵意。這方法所使用
的工具就是言說(parole),以及在發言的當下,在場有人對
這話的瞭解。這樣一來便有了方法,但這個方法並非獨角戲。
這方法之所以特別,在於人們無法將精神分析從它所應用的
範疇或可被應用的情境中抽離出來,成為一個純粹的方法。
德:這有什麼特別的呢?實驗法與統計法都無法從它們的應用範
疇中被抽離出來了,而且當我們將它們抽離出所適用的情境
之外時,就會牽扯到濫用甚至是偽造等問題。
維:就精神分析而言,它的方法一開始就是種實作,如果它也
涵蓋並指向一種概念、甚至是「理論」(我比較傾向稱它為
模式)的話,會是依照操作一個方法作為累積的原則。但這
個方法並不是這麼樣就被定格了,這也是它跟實驗法不同
之處。在精神分析裡,實作的進展受到精神裝置(appareil
psychique)面對運用這方法的情境所產生之抗阻所滋養。
其實,每個臨床案例都是這方法的一種抗阻形式,我們應當
更理解怎麼使用這方法,要是牽扯到更為嚴重且非典型的精
神官能症案例時,更非這麼做不可。或許這是這學科難以理
解、難以啟齒的特殊性,因為這涉及到「個案」的獨特性。
德:你現在是在替形形色色的精神分析實作說話就對了,這可是
連佛洛伊德都不太有信心的呢。他對技術的衍生與創新可不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13

是那麼容易讓步的,尤其在理論的推理思辯上更是有過之而
無不及;不像人們常說的那樣,他並不是個學說的教義者,
而是位方法的教義者;還有,在他行醫的晚年,對於能否藉
由精神分析來治癒心理疾病,他並沒有抱持樂觀的態度。對
他自己的發明有這般雙重立場,成了繼他之後的佛洛伊德學
派最愛討論的矛盾之一。
維:佛洛伊德主義討論的比後佛洛伊德主義(postfreudisme)
更多;我們現在就是後佛洛伊德主義,而非「回歸佛洛伊
德」,即便到了今天,閱讀佛洛伊德的作品依舊讓人震撼不
已。無庸置疑的,他是位探險家 。遊走在學者與治療者的雙
重角色中,到了晚年,他還說他早就不是個好分析師了,因
為比起照顧病患,理論的問題更加吸引他。他是位十分出色
的臨床觀察者,但是他不喜歡醫學,他的傳記以及許多的文
章都直接證實了這一點。
德:所以說他發明的心理療法已經超越他的地位囉?畢竟,在
知識的歷史中,不少方法剛問世時不見得有什麼過人之處,
但總能靠著自身的能耐殺出一條生路。試想生物學者孟德爾
(Gregor Mendel)的統計法不也在學界被嘲笑了六十年之
久。這個方法到底是什麼呢?說它是更為敏銳的醫學觀察,
能察覺到那些未被發現的細節,這樣就夠了嗎?
維:還不夠,而且我們前面所談的那些比較對照也十分有限。假
使分析師敏感地捕捉到這些細節,它們也非〈細節〉,又或
它們一度被隱瞞了;是這些細節豐富了分析師的自由聯想,
為他的傾聽另闢蹊徑、更能理解他人的心智世界。分析師不
會去尋找人們向他隱藏的東西,他既不是偵探也不是測謊專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4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家!嚴格來說,注意細節也不代表精神分析法。它是藉由一
個雙向的基本法則(régle fondamentale)被啟動的,這法則一
面是對著病患,另一面是對著分析師;對病患要求的是,心
裡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不必擔心邏輯說不說得通,無需顧及
道德問題,也不去想說出來會對分析師產生什麼影響。對分
析師的要求是以均等的注意力(attention égale)聽,最後才
輪到他介入。
德:你提及精神分析運作的先決條件(condition),應該會限制它
作為一個什麼都能詮釋之系統應有的力道。
維:剛剛說的比較是為了區隔精神分析跟它的應用而已,這樣的
應用我會稱之為無所求 (sans demande)的分析。還有,與
其說是〈先決條件〉,〈框架(cadre)〉來得恰當些。精
神分析的演變可以說是緊跟著描述治療情境之敘述術語的改
變而來的。先決條件是種限制,將不符合雙向法則限制的臨
床情境排除在外。佛洛伊德是這麼想的:他不下一次列舉了
不適用精神分析的臨床情境。他從先決條件的角度,同時推
敲了可行性與排它性。不過在一個世紀的實作與使用後,最
實際的結果是,在這個情境下被製造出來的,會改變要觀察
與理解的狀況以及治療的走向。所以說,基本法則以及它在
分析師身上延展出的結果無法被定義成先決條件 ,而是一種
傾聽跟相互反應的框架。「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對病患來
說是兩個法則:其一,要病患將所有浮現在心理的思緒,只
要能被字詞涵蓋,統統收集起來;其二是以詞語來敘述這些
東西。「說」才是最重要的,但有兩個層次。第一層是不經
過事先的篩選,也就是自由聯想法;第二層才是以詞語來敘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15

述。在絕對必要的自發性思考與明確描述一個思考的兩種行
為之間,先是抓住了什麼,一種對剛被製造出來之思考行為
的回溯式認同,我們稱這種後續的建構為洞悉(insight),表
現在言說的行為中。
德:因此,在思想和言說的關係上,精神分析是有話要說了。
這是哲學最古老的問題之一,也是當今各研究領域最實際的
課題。患者被置於自我感知(autoperception)與敘述感受之
物的情境裡,不像平時說出想說的,無需經由這種思緒-言
說;分析師不會規定我們得對他 說出心裡想到的,而是要我
們說,要我們宣告(enonce)。社會的某些事物被基本法則
打破了;神父不也叫人藉由他的引介到神面前,說出要對他
說的。這麼一來,對病患下令〈要自然〉不就是自相矛盾
嗎?
維:哪裡矛盾呢?這基本法則並沒有下令要自然地思考,而是種
對言說的提議。這法則可沒叫你「以這種方式來思考」,而
是叫你「心裡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它定義了一種人際關係
的框架,非個人或社交生活所慣用的,但牽涉到兩個人:當
中一個人會接受所有出現在心理的想法,並同意表白那些其
實可以不必說出口的想法,另一人以獨到的方式聆聽,在事
先定好的時間裡,有時介入,或是保持沉默。就像我們之前
說了又說的,這顛覆了往常的醫病關係,卻是佛洛伊德在實
施暗示時的家常便飯。他在1913年時說精神分析是個很尋常
(ordinaire)又不全然尋常的談話。在今天重述這個定義實 

S. Freud, 1913, «Le début du traitement», La Technique psychanalytique, Paris,
PUF, 1953.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6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在很有趣,假設這也稱得上定義的話。

很尋常又不完全尋常的談話
德:延續剛剛的對照,你認為這個很尋常又不全然尋常的談話算
是蘇格拉底式的會談嗎?這問題跟當今非精神分析取向的治
療一樣有趣,不無道理的,後者是在〈蘇格拉底式〉會談的
框架中操作。
維:我不會說精神分析是一種會談(entretien),我比較喜歡談話
(conversation)這個講法,因為「談話」的拉丁文字跟裡有
cum在裡面,也就是「和」的意思。會談的字根entre是指兩人
之間的,談話裡頭還多了點東西,一個人和 另一人說話。
德:「和」的意思相對於其他人,對分析師還有另一個含意在;
此時此刻,我們兩個在講話,你和我,我和你。我們有個談
話主題,觀點時而相同,時而相異,有時沒有交集,但儘可
能的讓我們的主題一致,不會受到自由聯想過於離奇與個人
色彩的影響。
維:沒錯,我們對話,我們互相交談(dialoquer),我們互相
會談,這算是蘇格拉底的方法嗎?在分析的過程裡,也涉
及互動,這對分析師與被分析者而言都很尋常。我稱之為
「共同-思考」(copensee)。在我們的對話裡,我們並沒
有共同思考,如果我們有談話的話,也是以很尋常的方式
來談。不過還得在這個問題上再下點功夫,從臨床情境來
下手。許多人都討論並重新肯定過「談話」這個詞,雅各
布•阿洛(Jacob Arlow)就是其中之一。很明顯地,談話
(conversation)、交談(dialogue)、會談(entretien)甚至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17

是閑談(causerie)(佛洛伊德在他與公正的對話者中寫到
〈分析中,我們只是閑談〉)都是些再熟悉不過的用語,使
用這些用語並不代表事先 就知道它們之間在意義上的差別。
幾十年來,精神分析裡就已經有一些關於社會學家所謂「談
話過程」(processus conversationnel)的研究,這些研究都讓
人眼睛為之一亮。我們不要在概念這個地方打轉太久,我來
簡單說一個由阿洛所引起的爭論吧,這是摘自艾芙琳•舒瓦
柏(Évelyne Schwaber)所做的治療報告。
德:分析師讓人感興趣而且總是感到新奇的地方就是,當他們談
論著那些在分析時真正碰到的情境。對哲學來說,假設真有
個愛好具體事物的人,「個案」也總是想像的,盡是邏輯假
設。而這就是佛洛伊德指責哲學家在插手心理學時的不是之
處。
維:我要說的案例如下;這不是病患的案例,而是一治療片段。
當時,K先生想要繼續他所沒有的職能培訓課程,這讓他在家
人當中矮了一截。分析師鼓勵他,提議他重拾學業可以同時
幫他克服抱怨已久的性、情感以及社會壓抑。不過在這麼做
了之後,病患很快的又故態復萌,開始酗酒,嗑藥,不修邊
幅,為著每況愈下的低落情緒所苦。所以分析師告訴他這沒
什麼好急的,他可以先保留學籍,直到他想清楚再復學。隔
天,K先生聲稱他過些日子會復學,並加上一句:「再怎麼  

Nadine Proia, « Setting psychanalytique et processus conversationnels », Revue
internationale de psychologie, n°
18, 1995.
J. Arlow, « Stilted listening: Psychoanalysis as discourse », Psychoanalytic
Quarterly, LXIV, 1995.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8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樣,我不會自己找罪受。」好景不常,在做了這個放心的決
定後沒幾個星期,他的焦慮大到讓他的說詞與行為都變得相
當混亂,他開始責怪分析師〈給他矛盾的訊息〉,〈指責她
一下子要他註冊入學,一下子又要他休學,搞到他也不知道
她在想什麼〉。分析師這才發現,在那當下她也被病患的三
心二意搞糊塗了,就像病患在事後回想起分析師之前給他建
議時所感受的那樣。因而,分析師讓他看到是她自己的回答
或提議在他的兩難中扮演了迫害者的角色;她的說法是病患
目前的憂鬱與孤立狀態源自於他把分析師當成是〈對他來說
會有幫助的課程〉。病患同意分析師的說法。
接著承認他從高中開始,每當面對〈那些課業優異,現在賺
大錢的人〉就會感到被孤立,並經歷一股強烈的無力感。慢
慢的,他走出混亂的情緒與偏差的行為,又可以說,也可以
想了。
這臨床片段有趣的地方在於精神分析觀察的切入點。艾芙
琳•舒瓦柏說她的聆聽是從外在的觀察進到了病患的情境
(面對他的學業還有比他優秀的家庭成員時出現的兩難),
得知了她跟病患之間蘊含的主觀關係。她打破了人們常有的
錯覺,以為分析師是病患生活現實事件的收納櫃,所以能夠
為病患勾勒出他的〈內在現實〉,並揪出不當的判斷。這臨
床片段想要說的是,分析師以一種主觀的方式在傾聽患者說
話,參與他的衝突,而不是站在仲裁者的立場來看待病患的
外在情境,他知道不會有一個儼然是評斷的外在觀點,或是
這裡所說的諮商。是這關係中蘊含的意義使得病患覺得自己
被矛盾的訊息給淹沒了,而且被迫做出不可能的選擇。多虧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次會談 以簡易的方式進行

19

分析師在事後認清了自己的角色與其蘊含的意義,才能讓患
者認清是他自己的反應,害怕會像之前在學校一樣,「被知
道什麼對他有益的人所逼迫」。
德:當我們不甚瞭解這情境的複雜度與多重面貌時,這臨床片段
就會出人意表。長久以來,像是某些哲學家的外在眼光,質
疑的是分析師在中立與客觀的表象背後蘊含的主觀性,他總
是躲在背後,看不到,又很沉默。此外,有人認為分析師的
理解會使生活的情境與患者的心理更加惡化,使患者產生新
的焦慮症狀,或是強化原有的焦慮。這就是與佛洛伊德同期
且愛留連維也納咖啡廳的卡爾•克勞斯(Karl Krauss)的經典
明言:「精神分析本身就是它企圖治療的疾病」,這明顯地
是在懷疑精神分析的治療意圖。
維:當然是這樣。今天的精神分析師也會說同樣的話,不是為
了批評精神分析的治療野心,而是為了讓它更適用於這個患

者 。阿洛也曾批評過這個情形。他批評舒瓦柏太過專注在她
和患者的關係以及她自己的主觀反應,她的介入太像指令,
而且矛盾。比較有效的做法是,當患者猶豫要不要註冊時,
她應當嘗試理解當時患者「腦子在想些什麼」,而不是讓病
患反問「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並質疑她的意圖。在這裡的
處境是一個互為主體性的關係(relation intersubjective),捲
入了兩個理解的對決戰,讓病患與分析師之間的自由溝通被
中斷、被凍結;阿洛鼓吹的對話平凡無奇,卻反過來讓溝通
有了前所未有的空間。
德:看起來,這種主觀的互動模式才是尋常對話的要角;打從入
學開始,年輕人會以互動的方式回應另一位同伴的話,並主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0 哲 學 與 精 神 分 析 的 對 談

觀地從一個句子甚至是一個字來詮釋對方的意圖。回想一下
惹內(Jean Genet)寫的、沙特(Jean P. Sartre)也評過的《竊
賊日記》吧,正好能看出互為主體性(intersubjectivité)的
「地獄」辯證法。10
維:圍繞著對話模式,阿洛所探討的核心正是互為主體性。好比
妳剛提的,兩主體間的尋常互動,是否符合我們稱做談話的
要件?阿洛想賦予這個詞一個特定的語意,指出一種特定的
溝通模式,是平凡無奇,卻在一系列話語交流中呈現出它的
特性。為此,他揣想什麼才算是尋常的談話,例如K先生跟
他一位朋友的談話。結果跟精神分析的交流沒什麼根本上的
不同:虛構的L先生對K先生說:「你怎麼了?披頭散髮的,
看起來累到不行,還很不安的樣子,你又開始喝酒抽大麻了
吧。你究竟怎麼了?」K先生回道「沒有啦。我只是抵擋不了
我的性怪癖,也決定不去上職訓課程了。我輕鬆多了,至少
不會自己找罪受。」「不會自己找罪受?你說這話是什麼意
思?」
阿洛認為,在尋常談話裡,如果對話者突然住嘴,我們就會
問他為什麼不說下去。如果他說的內容很奇怪,又或是離題
了,我們會提示他,以求更加瞭解他所要表達的。在精神分
析裡,我們遵循的原則跟那些掌管尋常談話的原則沒什麼兩
樣。阿洛參照的這個談話模式並非漫無目地的談話,比較接
近我所謂的後設溝通 (métacommunication):分析師不會
對會談內容(contenu locutif)的訊息作出反應,而是對訊

10

J.-P. Sartre, Saint Genet, comédien et martyr, Paris, Gallimard, 1952.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哲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妮可.德拉特
(Nicole Delattre), 丹尼爾.維勒謝
(Daniel Wsidlöcher)著; 李郁芬, 黃世
明, 楊明敏等譯. --1版.--臺北市:
五南, 2010.2
 面; 公分.
譯自:La psychanalyse en dialogue
ISBN 978-957-11-5183-0 (平裝)
1.精神分析 2.對話
175.7
97005900

1BVH

哲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
作  者 ─ Nicole Delattre, Daniel Widlöcher
譯  者 ─ 李郁芬 黃世明 楊明敏(312.3)
發 行 人 ─ 楊榮川
總 編 輯 ─ 龐君豪
主  編 ─ 陳念祖
責任編輯 ─ 李敏華
封面設計 ─ 童安安
出 版 者 ─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地  址:106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339號4樓
電  話:(02)2705-5066  傳 真:(02)2706-6100
網  址:http://www.wunan.com.tw
電子郵件:wunan@wunan.com.tw
劃撥帳號:0 1 0 6 8 9 5 3
戶  名: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台中市駐區辦公室/台中市中區中山路6號
電  話:(04)2223-0891  傳 真:(04)2223-3549
高雄市駐區辦公室/高雄市新興區中山一路290號
電  話:(07)2358-702   傳 真:(07)2350-236
法律顧問 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 張澤平律師
出版日期 2 0 1 0 年 2 月 初 版 一 刷
定  價 新 臺 幣 4 4 0 元

※版權所有.欲利用本書內容,必須徵求本公司同意※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