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版

  个人相的本
  [美]珍·伯( Jane Roberts )/著
  王季/
  添盛医/策划?文推荐
  你相信?外在的一切全部来自内在,从来没有一例外!
  斯我的灵性之旅有极大的益,帮助我看到看世界的另一方式。很,是我最好的
  ——李·巴哈 著有《天地一沙》,在美国售排行次于《圣》
  珍·伯本杰出的好——《个人相的本》是一部心灵籍的典,也是影响我一生的好之
  ——丹·米曼 全美尖身心灵,著有《深夜加油站遇格拉底》
  斯是我的第一位形而上学老。在我的生命中,他一直是个不的知来源和灵感。
  ——安·威廉森 《》作家,著有《真》
  《个人相的本》我的生命和工作影响重大,斯的教是我最初写作《心想事成》本的灵
  ——夏克蒂·葛文 著名身心灵,著有《心想事成:造性法》
  在我心灵旅程上,斯我的益最大,并且帮助我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
  ——杰若·詹波斯基 著名身心灵,著有《是放下恐惧》
  当人被卷入一他所不熟悉的危机,多半有一生命不是操之在我的感,接着很自然就会怨天尤
  ——胡因梦 台湾著名身心灵,著有《生命的不可思》
  就个人而言,《个人相的本》是一部最扎的修行。
  ——添盛 台湾著名身心灵
  按照斯的平行世界概念来看,所有已、未的,各可能其都在生,全来看,没有
  ——李欣 著名广告人,作家,心灵
# 于斯文化
  我是个脚踏地的理想主者。
  斯文化,是了推广身心灵健康理念而成立的具有公益性的文化事,希望透理性与感性面
# 策划起
  添盛
  欣台湾斯文化将出版斯全集。
  2009年7月,斯早期的学生瑞克(Rick Stack)来台灵魂出体工作坊,与我在花斯村有
  其后邀瑞克夫到我新店山上的家小聚,我才又灵光乍,脱口而出:“一切都是我!”那年,初遇
  王季是士型的人,不想出,更不愿找麻,但因我斯的,于是她在内湖家中成
  因着我的持,然不愿意,王季依然支持我由会走向成立“中新代会”。始就只
  来王季不会反——我是一切的“元凶”,所有人地区斯的出及推广,我即是那背
  我告瑞克段往事,他似乎有所会,自2007年起,“花斯村”、”斯文化”、“斯身心灵
  其,我并不知道美国斯版主要是由瑞克夫理的——于是一来,想当然,瑞克夫当
  就是斯文化出版全系列斯的由。事后看起来理所当然,当却也是造相的成功典范,
  〔推荐人介〕添盛,曾任台北市立仁医院家庭医学科科医、台北市立院成人精神科医
# 推荐序:一字一句,老修行
  添盛
  如果《灵魂永生》本斯是一部浩瀚如海的,那《个人相的本》就是个人而言,一
  首先是和内我能量的,再来是了解“信念造相”般精微奥妙的剖析,从深度的自我察中,
  斯的一句其都是修行的法、自我察的方法,也可以用在心理治及精神分析当中,比如
  于是,个人都像个健忘的老教授,在情、友情、情及人系的里,情起伏不定、
  “信念造相”不是口号,是一个深度的自我察及自我悟的修行口。一般人常停留在表面的
  生病是一件不好的事,但有没有好?当然,可以免除自及休息的罪感,可以得到更多和心
  世有多多修行、心灵、宗教方面及所新代的籍,一下子流行一个学,一下子流行一本
# 序:精彩用的人心理学
  王季
  斯本《个人相的本》的稿,达六年的“”,于与者面了。
  喜“斯”的者,曾来信催促我快些把他的其他作品好。有人抱怨,怎一本斯比
  1985年我收到王育盛由美国的来信,他和我一都是生命真理的追求者,看了我的第一本斯
  那我已出版了《灵界的息》及《灵魂永生》两本斯料。我便另外了《心灵的本》,也
  于是,去年暑假我便邀因斯而的年朋友添盛来助我一臂之力。他斯理的同与
  《个人相的本》原有510,老王到123。去年夏天我由第十章始,一看原文一思考
  正如珍她完全照斯口述成,既无“”,也无“减”。我也是完全尊重原著,“翻”不是
  前三本斯著,添盛已得熟,从而把它吸收了解到一个程度了,因此,碰到中文意解之
  本斯可以是最精彩用的一本人心理学的。不同于坊一般倡言“正面性、极性思
  “信念”令你生某“思想”,“思想”令你生某情,而后“思想”与“情”由内向外地造成了你的
  本然因斯的“苦口婆心”而相当的,但在翻途中,叫苦之,我也往往了他某个精辟
  一九九一年

# 珍序:更心且富有造力的生活
  珍·伯
  本能在我的名下出版,我深引以,然我并不完全了解本的制作程,或我在其中所扮
  然如此,我是本是“我”的作品,因我深信若不是有我个人,加上我特有的能力居中
  我的看法来就是:通常我的着眼点,几乎完全放在我所的“真”世界之中,但是,
  些年来我一直在一困中,是希望能以我个世界中“是非”的二分法准,来替斯
  如果我:“喂!大家不要搞了,斯不是你所以的那精神体。”那,大家上会把我的
  事上,我我在正常生活中所自知的自己,只是其他源自己在三度空中所作的而已,
  像“指灵”法,也只是以上念的一化、方便且象征性的代表,我并不是“指灵”不
  当我着用以上念来解斯的存在,老是在疑他是否是一个“指灵”,我反而受到某
eative power that is bigger than the world of facts and can't be contained in it
.)就拿斯跟我件事例子来吧,我能看得到他的独特个性,但是些西的来源我
  斯或只是我自己意中某一个属于另一度空且又不把注意力放在人世的“面向”,加上其他
  我并不是,如此一来,我就可以不必把从斯中所学到的那一套用到个世界来,事上,
  不管在直或是情感受上,我了解的事情往往都比理性作用下所能知道的要多。如果我硬是要
  想想也很有意思,一个根本不把注意力放在我两个(原文中没有个意思)世界的“人”,却能借
o exist.)在本里面,斯明了我的生活是可以改的,改之道在于改我“自己”以
  我而言,“斯料”已是一不再需要以人基去判的源源而来的神奇理了。以一莫名所
oncepts within it live.)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也由于此,我个人的相也之大大,我因而
  当斯在行本的著述,我自己的生活在完全始料未及的方式下受到了无可量的益。在
  比如,在斯快要始本的著述,我自己上了一个新的征途,被我称“
  利的展在斯行本著述不断大。有好多不同次的意状到利的
  在斯持行本的著述,我完成了一整份稿的作,名《灵魂与必朽的自己在当中的
  就我而言,我自己的些明了一个事,那就是:天地本来就有一个藏着丰富知与造
  《灵魂与必朽的自己在当中的》以及《法者》两份稿,与我所写的某些其他利
  除了些之外,我在斯行本著述的同,自己突然在写一本小,名叫做《超灵七号
  我心里明白中的那位七号和他的老普路斯(Cyprus)确以某方式存在着,但是他存在的
  我在碰到事情的候,喜毫无保留地全力以赴,喜在不受拘束的情况下尽情放自己的能力。但
  我于了解到,直与理智两者不管是我自己要做的工作,或是斯所做的工作都相当重要
  利的展,以及与《超灵七号系列:漫游前世今生》及本相的,我来了一大堆
  追又令我始了另一本《意的探》(Adventures in Consciousness:An Introductio
  在同,我只能:我活在一个一切以具体事基准的世界里,而些具体事却来自一个更
  《个人相的本》本不大大益了我的作生涯,同考了我的信念与想法。
  我知道斯的理和多人所接受的宗教、社会或科学上的教条相冲突,但是我是毫不保留地
  斯主要的理在于——我个人的相是根据自己自己的信念,以及其他人和整个世界的信念
  本的主旨非常清楚:我并不是任凭自己潜意布的西,面外力的候也不是毫无自主之力
  斯第一次提到要写《个人相的本》本,是在1972年4月5日的第六〇八里,当我和才
  生在我生活中的各事件,常常被斯信手拈来作某些更重大的例子,而我那次水灾的
  很早以前,从我与斯始有所接触之初,斯就管我叫“柏”,而称“瑟”,因他两
  同往常一,生在我中的所有料,仍然由以他自己明的速方式,后再打字整理
  常常在中不下的流逝,以示出斯在到某一个目共用多。斯口述他
  此外,他也没忽略掉其他点符号的使用。
  本可以帮助位者了解自己个人的本,而去用份知改造自己的日常生活,使自
  珍·伯 
  于州艾麦拉市
  1973年11月6日
# 自序:个人相的制造
  斯
## 第六〇九 1972年4月10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分
  (两个礼拜以前,珍提起好像斯又要始写另一本了,她个想法是有天餐后“就出来
  附一句:本中会一直常引用《灵魂永生》以及另一本于1970年出版的珍自己写的《灵界的
  (一直到了上周星期三,在我定期的斯里,斯才了珍期的事情,但是却没有提及到底
  (“在,柏〔斯称珍柏〕的感很正确。我确是在准写另一本,而中的一段
  (“些把我的料一气呵成,而在某有律的架构下展者……你在也已知道的,你得花
  (“柏件事情的感相当清楚,也少不了会有一番痛的感,他一直在猜想一次我又要写
  (我回答:“懂。”然后我当的,就到的目上面去了。
  (在回到今天上:当我坐在里等今夜的斯,珍:“我得斯已完全准妥当,
  (透珍而展出的能量直到在令我得震撼,尤其是当我在念及个小女人体重不足95磅的
  在,安。
  (“安,斯。”)

  今夜的一篇短文可定名“个人相的制造”。
  与体会是“心智”、“精神”、“有意的思想与感受”,以及“无意的思想与感受”的品。几
  如果在你最切身的思想里有着非常烈的面特,而些面因素又真的在你与更充的生活形
  你自己有意的“思想”就是最佳索,足以引你去,在你生活中的各障碍究竟因何而来。你
  如果你一下自己有意的思想,你会,可以告你很多于自己内心深的心
  (九点四十分。)
  你之所以会有一个“意心”(conscious mind)的存在,其背后大有道理。要知道,你不受“无意
  以你的来:一个念都会有一个果。如果你一再性地重一个念,它就仿佛得多
  在个候,你也会怪人,或怪自己的遇;若你相信有回的,你也会怪自己前世不修
  也,你于“相的本”有了一知半解,而哀:“我相信是我引起了些不幸的果,但是
  如果情形真是如此,那不管到在止你跟自己了什,你仍旧没有真的相信自己就是自己
  (九点四十九分,停了一分。)
  没有人迫你要用哪一特的方式去思考。去也你已学会了老是将事情往坏想,你也会
  在个生灵的深都藏着一永不止息的冲,想要求能力的尽情、胸的,以及
  “人”天生就有一个有意的心灵——“意心”,而“人”又把个“意心”予了身人身的自己,去主
  “意心”有主宰些西的全,只有当它“弃”的候,才会自己被“面的感受”所支配;也只
  在我休息一下。
  (“。”)
  (十点整,珍很容易就回神来。“我有一感,”珍,“斯的一段好像是第一章的
  在始。那些光是倡“极思考”的籍然有候有益,但它通常都忽略了“面的感受”、“
  写那些励志的作者鼓励你做人要往光明想、要有同情心、度要、要取、要保持心
  如果你的健康情形不佳,你可以法救。不意自己的人系?你可以改善。困?你可以令自
  不管你自己知不知道,你都曾抱着决心踏上今天所走的路,你运用着各源,去追求那一度你
  如果你生来就困或是一出生就病,情况在表面上看来当然是外来的横逆,其不然,些情
  并不是努力和决心就不再需要了。我句的重点是在点明你并不是无力去改事情,而一个
  你眼中所与心中所感,全都是你自己期会看到和会感的西。你所知的世界就是一幅由你自己
  (十点二十六分小停了一会儿,然后斯微笑着以柔的气道:)
  我写本的目的,是要帮助你个人解决自己个人所面的困。我希望能借此告你:你
  而言之,我不会掩所“面”思想及感受的存在,但是也不会忽略你足以理些西的能力。
  我所要的那些方法,都需要你去努力、去集中心神才能得到。它也会向你挑,而把最有益的
  我不是一个有形体的“人”,但是,基本上,你也不是。只不你在的感受及体很“具体”。你
  你的些想法与感受在入了个世界之后,就合成你切身相且非常熟悉的事件。
  我会教你一些如何自己相的本,以及如何方能照着自己的意思去改那相的方法。
  (声音大:)口述告一段落。
  (“好家伙,你用方式来展新的著述,可真奸得很啊!”)
  (和悦地:)是本人的招。以后我会告你本的章回以及其他有的料,如果你想知道的
  (“我想珍一定会想要知道的。”)
  我先地一下好了,等我一下……
  (珍在出神中,双眼合上,一只脚在茶几上,坐在椅里不停地前后。次停从十点三
  本主要解个人的相是怎形成的,重点在:要如何做才能将自己不喜的境予以改造的
  希望本避免像多励志籍中度的弊病,而激起者内心一切的望,想要一探“
  里面将会反明一个事,那就是所有的愈之所以能生,乃是因当事人已接了一个
  将我今天上所的作我的序言。祝你安。
  (“非常感你,也祝你安。”)
  (全段于十点四十七分束。今珍替斯所做的述算是相当平静的,但是速度却不慢,不慢是
  (事后:本名字的后半截我直到六个月后才知道。当天是1972年的10月25日,正是本从第
  (事上我后来根本就没斯本的大,因在一始之后,我就个决定了珍
  斯在本中及的:
  ·信念是如何生的
  ·信念如何影响我的生活
  ·如何行自我催眠和愈
  ·梦境代表了什
  ·如何启内在的能量
  ·如何改善密系
  ·学会接当下,更好地去
  感恩你翻本,你会一个新世界
# 第一部
  你与世界的交
## 第一章 活生生的世万象
### 第六一〇 1972年6月7日 星期三 上九点十分

  (从4月10日斯完成了本的序言一直到今天止,期生了一些事,其中最重要的是,珍的   (然而,在整段期,我仍期盼着参与斯新的著述。当我行斯的前一部《灵魂永生   (我是会像往常一,在下珍各不同的意状,但那只是一个有趣的察者的。   安。   (“斯安。”)   在始口述。第一章名:(活生生的世万象)。   世万象皆由心生。你眼中所的此界就像是一幅立体的画,个人都在作画程中参与了一手。画   然而,在比里,作画者本身就是画的一部分,而出在画中。外在世界无有一理不是源生于内,   意的大造性本来就是你承的,但份并非属人独有。一个生灵全都有份   形形色色的昆虫、都从事了合作,造就了大自然的境。合作之自然与必然,就像是你   些古老的造潜能,至今深深地埋藏在所有生灵的心灵深,在它里面,个模式及新分化的明   (九点二十九分。切地:)   地球的“身体”可以有其自己的心或灵魂(随你喜哪个用)。按照比,高山、大海、山谷、   个人的内在世界都与个地球的内在世界相。“精神”成了“血肉”(注:“道成肉身”)。于是   一株草、一瓣花,不管它是多的渺小,全都知个系,不必推理就知道它的地位、它的独特性   同的,人中个人从自己灵魂的那个极古老却永常新的泉源中升起,利地呈其特殊性。自   就算当你自己没体会到,你其向来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就像是你的眼睛知道它看得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九点四十六至十点零九分。)   你就是自己活生生的画像,你把自己心目中所以的自己投射出去成了血肉之躯。你的感受、你的   但是,想要了解所的“外在”境遇,也是在同方式下由你的思想及感受所形成,或是,想要了解那   你身体的胖、瘦、高、矮,或是健康与否,全都不是偶然。些身体的特征无一不是心灵的呈,也   你一生下来就有的那些特征,是有其原因的。内我(inner self)了它。即使在今天,你的内   当你的灵魂透你而表它自己,你所知道的、所警到的,以及所参与的各相其比你以   (十点二十七分。)   你今天的个自我和你在五年前的那个自我,并不是同的一个,但是你自己并不知道有改。   在情况中,然成胞的西本身不断改,胞却仍然一直保留着它的本色(identity)。   被冠以各式各名的“心理构”也是如此。名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藏在些名之后的构   眼睛生自身体的构,自我生自心灵的构。它看不到自己,却都在从里向外看——一个向外逃离了   富有造性的身体意造出了你的眼睛。富有造性的内在心灵造出了你的自我。你的身体根据它那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三十六分到十点四十五分。)   下面我所的不属于本的正文。   柏在(休息)所洞察到的西很正确。在本里,我将更深入于“无意”与“心灵”的本   自从柏始写《超灵七号系列:漫游前世今生》本小(在1972年3月下旬),她就无意地,   人至今所知仍极有限。你的心理学家无法思考灵魂的事,而你的宗教袖也是既不能亦不   在,如我常常告你的,我是我自己,而不是柏。如你所知,我和柏之有着相当的   些“孩子”并不具血肉,不在和自然力量的掌握之中,却是永恒的,比他的父母懂得更多;他   如果柏的他而言像是他的子女,那他我的相的表达,起来就更活生生、更立体了。   柏极独特的造力,如果他想要,足以他以很少人能得到的方式来一探意的本、心   在那个次之外,我仍然有我自己独立的相。   于些我以后会明,我会加上一些充,以便些点有个自我的机会。   (“你的很有意思。”)   如果柏能把他所遇到的困当作一考的,那他所能得到的果会更好。今天的到此止   (“彼此彼此。你。”)   有空来上上吧。   (“好。”上十一点束此。珍的ESP的固定在周二上。由于我天性比喜独,所   (在里回答一下一个被很多次的:什我宁愿用笔做而不使用音机?在斯于1   (上的省很重要,因我白天的工夫已全部花在写作、画画与付凑的日常生活上,而   (例如,斯透珍我的速度比起珍在上要慢,除此之外他不地会在点符号上加以 ### 第六一三 1972年9月11日 星期一 上九点十分   (自6月7日始了本的第一以来,珍一直都衷于《超灵七号系列:漫游前世今生》那本的   (次洪水患的程度,打破了我一区有史以来的。次水患是由暴艾格妮所引起   (快要天亮的候,有当局做了最后一次的呼吁,要求我一的居民疏散,可是我却决定留   (距我住一街之就是流市中心的祈梦河,可是由于我的公寓位于二楼,而且房子也造   (挟着表土而散出一股令人快要室息的汽油味儿的水始在院子里漫,先是一英尺,然后三   (到在,就算是我想跑也跑不掉了。我要珍着集中心神来感一下事情到底会有什的演   (在珍“接收到”个息之后,我稍微放心了一点。于是我吃了一点西,玩玩牌,同也不   (与当地大多数的人比起来,我算是幸运的。子然完了,但是我有地方可住,更重要的是   (8月里珍就洪水之事行了一斯,在此期,斯才有机会稍稍触及了一下我个人身于 .

  (当珍决定回到本上的候,她很惊地自己居然会此而有点。可是当她一旦替斯   安。   (“斯安。”)   在你等我一下(柔地),我上就始口述。   (“好的。”)   你在物世界中所得的、体会,全都是从你心灵的核心向外流出来的,然后你再回来感知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行的方法足以改具体的事件。以下的方法可能有所帮助:如果你想象在自己   甚至那些在你生命中看起来似属永久不的情况,其也一直随着你它度的改而改。你   当然,你与其他人之的交互作用的确存在,但是,其中仍然没有一件事是你所不肯接受的,也没有   一生中,你正在学的,就是如何去掌握你可用且取之不尽的能量。整个今日世界的情况,以   (九点二十四分。)   造之喜悦从你心中流出,就如同呼吸一自然,毫不力。你外在最微的部分,全都出自   感受及思想中,有些被成你称之“物体”的构造;你而言,西存在于一你叫作   “空”与“”二者都是基本假(root assumptions),称它是基本假是因人两者都肯   甚至,一事情或是一西于、空存在的久,完全凭它所由生的念或情感的度来决   只要些事物存留在你心中,它的相也就不会消。我个很的例子:如果我告   (九点四十分。)   如果个娃娃原来是在柜子上的,而个印象一直很生地存留在个孩子的心中,那即使原   基本上,你的与体会,是你透你自己以及相本的信念而由自己造出来的。想要了解   (稍停。)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之所以有其特性,就是因你的“感基”它来“整体的情感色   些感基有候会升到表面上来,但浮升是以极慢的奏生的。你不能称“感   如果你已得不敢面自己的情感,或是不敢表达感受,或者,你已接受人家教你的,把“内我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九点五十七分到十点零六分。)   那,些“感基”是遍布于你的存在的。   它是你的灵性与肉身合一,所采取的一“形式”,从些“感基”,从它的核心中,你的肉身   你到的一西,都有意,而一个意都被予了自己的感基。你心目中的地球之所   你的血肉是响你的些内在心弦而生的。山、河、大地、岩石、木等生出来,成了地球的血肉之   (十点十六分。)   因此,个“感基”就是你的姿与气——音色——你的效力的那份能量。它流了一   只要你一旦能感到自己内在的音,就能知它所具有的力量、度以及性,同在某程度上   人生其不可置信的丰富情感和多彩多姿,也就是内在感基的具体反映。它弥漫在你生活中   它就是你个人的“体性”(essence),亦即你个人的“精髓”。然它的涵盖范极,但是   句,它代表的是你以能量方式表出来的自己,而你的个人性就是从那能量里生出来的,   个能量来自“存在”(BEING)的核心,来自一切万有(All That Is)代表永不枯竭的生机与活力之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三十五分至十点四十七分。)   你的“感基”然是你独有的,但它却以某方式表,方式是所有那些将注意力集中在人   木、岩石都有自己的意,并且,它分享着一个“完形意”(gestalt consciousness) 就如你   人的集体意自有其自己的一个“本体”(identity)。你然是一个独特的、个的、独立的个人   在个架构里面,你有着完全的自由去造自己的,造自己个人生命中的一个境,以及你   (十一点整。)   在本里,我将会到你自己的主世界,以及你在各事件的造中所参与的部分,包括个人   (停。)重起一段:你的世界就是由你自己一手所。真理就只有一个。明白个,你就明白了   我一直在提到“你”,在里,把个你和你通常的“你”弄混了。你通常想到的你只是自我,   自我是你更大本体中一个很化的部分。它是从你里面生出、用来与更大的“你”所的生活打   (十一点十八分,以非常慢的度。)   意心是一个佳的感知“工具”,是属于你内在知状的一功能,但是,在我在所的情   某意来,自我可是意心用以感知的眼睛,或借以察物世界的焦点。如此,在整个   因是之故,你所知的相是你从一个“更大的你”里面造出来的。你是否愿意以一个欣而生气蓬勃   (十一点二十五分。)   本章束。口述束。   好,本可以帮助很多人找到自助的方法,要比柏个人能力所及的,以及我以个的方式所能   (主意不,打及写信来求助的人数量之多,珍根本无从付。)   那,柏不需要得必上求助的人行斯,人必自己去解决面的困。在,祝   (“你,斯,也祝你安。能再回来上的感真不。”)   如果你有疑,在可以我。   (我呆了半晌,看看已了,只了斯一个。我的是斯最近生的一件事的   那次的效果甚佳,尤其是柏而言。至于科学方面的我以后会。了柏保持信心   你所碰到的那次水灾,在以后到自然灾那一段的候,会被提出当范例来,人也容 .

  在真的要跟你道安了。   (“再一次你,斯。”   (十一点三十二分束。珍很快地就从佳的出神状中回神来。她,“我很高斯又回到他   (我很高斯打算将我遇灾的那一段列入本的范——我一直在担心,那一段会被其他的事   注    万一者不起染色体是什的,我可在此略作解,染色体是一极微小的西,在胞分    在《灵界的息》及《灵魂永生》两本中,斯都到一些有他、珍和我三人之的一些    提醒一下:斯称呼珍,通常是用她男性化的名字——柏,因此,代名也就会用“他”而不是“她 ## 第二章 相与个人信念 ### 第六一四 1972年9月13日 星期三 上九点三十六分   (在耽了久之后,写工作居然又恢了定,珍大高。些天来.她的精力“旺盛”。前   (可是珍她并不累。唯一令她得有点不舒服的是度的潮湿。她一直都天气非常敏感。今天很   安。   (“斯安。”)   我回到上。第二章:(相与个人信念)。   你的像一布,而布是你透自己的信念与期盼出来的。你心目中自己以及相本   因此,你就些事予以全接受了,极少想到去疑一下。你把所有的些当成相本有的特   例来,有些人从来就不曾自己的宗教信仰提出疑,一味地把自己的信仰当成真理来接受。而   (九点四十五分。)   大凡人在碰到宗教、政治或似的,都比容易自己所抱持的信念。相起来,精准地抓   很多人根本就搞不清他自己及相的本有些什的信念。其你自己有意的想法就会你   你的意心始不懈地在着提供你一个清楚明晰的画面,可是你却常地那先入主的念阻   (九点五十四分。)   些人在深信“意心并没有什大作”的情况中大,以成人的早在他的孩提代就已   通向内我的本被。只有在冗的心理分析下,才能或才被再度打。正常人得他最   “原罪”(original sin)的念然很不高明,既局限又扭曲,但伴随个念而来的程序至少相当   然而,“潜意不是个好西”念就没有那容易脱了。少数几可能脱的式,都得花上   当“潜意不是个好西”念得水船高的候,灵魂的念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因而就有无   (十点零五分略停片刻。些然并不如大家以的那“有灵性”。仍然在出神状中的珍点上了   莫在同,很多才智之士始警到,有的宗教里所的“神”、“天堂”或“地”其全都不   在情况下,要他去向内求也像是有勇无之,因他向来所受的教育都指称个内在本   回来,首先,你要明白,人真正的自己并不受任何限制,也没存任何分割可言,然,了   (十点十二分。)   你一刻不停地呼吸、成并行无数极精确且的各活,而并不知道些工作究竟是如何完   你自己那在表面上看来似乎并不具意的部分,从空气中抽取了原子、分子来造出你的形象。你的唇   它既不会又不会写,可是它却能出的音,你与其他和你一的生灵沟通,从的   唇舌中的原子、分子并不懂它所出的言句法。通常,你在始一句的候,一点都不得   一切情形之所以会生,原因在于你的内在部分是自地、愉地、自由地运作;些情形之所以   人人都体到一个全然属于自己、跟任何其他人都不相同的相。个相从你的思想、情感、期盼   “意心”本来就是了你在世能明辨自己的境。但是的信念却往往阻碍住它明辨的能力   我建略作休息。   (十点三十一分。珍从深度的出神状中回来。她由于天气已没有才那,所以她得好多   准好了没?   (“好了。”当珍摘下眼始替斯,我完成我的笔,是十一点五十三分。)   你的信念可以得像堵一,把你重重包起来。   首先,你必知有一重,一定要先看到它,否你不会悟到你是不自由的,只因你无法看   然而,有一个信念可打破知上的假障,是一展性的信念,它会自地穿破那些虚幻和抑制性   在,分来写:   自己并没受限制。   上面句明的是一个真相。你信它也好,不信也好,它就是存在。第二个念是:   自己是既无界限,也没有分割的。   你体到的“界限”与“分割”完全是信念的果。再下一个念就是我很多次的:   你造你自己的相。   如果你想要了解自己,想要知道自己是什,你可以学会超越自己自己抱持的信念,而直接地感受   你它的存在所具有的,可以助你清它在你之内的深沉奏。你一个人都会用自己的   然后,就你自己去体。如果你于静坐冥想之的,在做件事情的候,着忘掉它。   我也不建任何限制。个是一个很享受的体。任何生于中的感受,你都   当你着做了个几次之后,再一就是去感些深的奏,以你中心向所有的方向   (十一点十四分。)   我已告了你:你真正的自己是没被限制的,但是你必然会以你的自己只及于你的皮与空相 .

个西是不怎好。有人不免婪,比起人来,他的精神境界要差一些。有人   3.真理只站在我,人都没道理,或,真理只能在我个体里才能找到,儿都没有。   8.我的存在乃因我的肉体而有。当我肉体死亡的候,就是我意的候。   以上所列的信念,只是略大者而已。再下来,我列出的是于你切身信念的更明确的清   1.我身体很弱,一向如此。   2.前生的遇主宰了一切,我无能力,因今生我前世生的事情一点法都没有。我必受   6.我的精力、健康会随着年而消退,而走下坡路。年越大越不中用。   9.身体是个次品。作一个灵魂的工具,它自然是下且染了的。   你可能得肉身先天就不是好西,至于肉体的欲望更是糟之又糟,基督徒可能肉身是可悲的,   方宗教的信徒也常会以,他有任去否定肉身,去超越它,而入一无欲的境界。(例如,   3.我缺乏想象,没什造力。   其次:我永不能做我想做的事。   其次:大家都不喜我。   再其次:我很肥。   (“那是第六条。”)   。第七条:我运气是不好。   (十二点十五分。)   以上所的,全都是大部分人具有的。有些信念的人,是免会冤家路窄与他的信   首先,你必了解,没有人能替你改你的信念,也没有人能逼你相信某信念。可是,靠着知和   放眼看看四周,整个境都是你的信念化物的果。哀、健康或病痛的感受,也全都因你的   在你之内,你有能力来改相和自己的念,而造个人活生生的,一遂自己及他人的心   要休息是束,悉听尊便。   (“,我想是束吧。”   (于十二点二十五分束。我在都得比始前舒服多了。) ### 第六一五 1972年9月18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二分   (今天我已有一次斯,只不比短。午后不久,我收到一封信,信中来了一个   (后来在吃,珍接到一通途,是一个八月来我家的客打来的。很憾的,珍必   (到九点的候,珍已做好了一切正的准,我却不得斯在个事件之后会些   口述。   (“斯安。”)   你有意的信念主宰了身体功能,而不是身体功能主宰了你去信什。   你的内我采取了世界有意、聚焦于的“意心”,它作在你所知世界里运作的一个方   于是,它把相本抱持的信念回自己内在的各个部分,些信念主要就依意心当前   意心的可之就在于作决定及定方向。可是它扮演的角色却是双重的,它能估内在及外在的状   生而人,就必在意的运用上,有密的辨力。多人都不敢面自己的思想,也不愿花   在富有直力的自己和意心之,原本无事。表面上看来件事存在的原因,好像是你拒去面   情形一旦生,上就触了你的各警系。,不是你的身体不能正常运作,就是整个   在同,内我会送一些洞与直到你的意心,去助它擦亮眼睛。但是如果你相信内我是危又   (九点五十分。)   况且,如果你信横逆之来不接受也不行的,那光是信就足以打消一切解决的机会。   我再重一遍:你的整个架构就是由你的念以及信念造出来的。你可以从意心中找出自己 .我之所以无能力,原因是我的性格、个性早在孩提就已定型,去的遇决定了一切。   5.面我无法控制的情况,我是无助的。   4.  你的境是由你的思想、情、信念所化成的具体画面。既然你的思想、情与信念在空中流,   从一个物的角度来思考你身体蔚奇的架构。表面看来,你的身体就和任何其他物构一   (十一点二十五分。)   你体内的原子不停地来回穿梭,肉身之中不断有着各大大小小的活与。候看起来得   在你身体之外的“空”,其基本构成的材料与成你身体的材料相同,有所不同的只是“比例”而已。   人不呼吸就会死。在你的肉体受中,“呼吸”是你最切身、最不可或缺的一,而它必从“所   任何的情都会放出激素,而些激素会离你,如同你的呼吸离你一;句,你就等于   那,上的暴是由交互作用而起。此我曾一度告你,你的相就是你自己造成的,而   于一点,我以后在中会有更明确的明。(注:斯确如其言地在第十八章中做了   一旦了解点,你唯一做的就是学着自己信念的本,因你的信念会自地使你以某模式   我要你从几个地方自己的信念。首先,你必要了解,你接受真理的任何念,其都只是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四十分。珍很惊地,原来已了差不多有五十分之久。才,珍的述得   好,往后我将你什会有些信念,在呢,我只要你去“”自己的信念。   我将要列出一些令人自限的信念。如果你自己同意其中任何一,那就当有所警惕,   1.基本上人心,人人都在算我。   7.人生是苦。   2.

  你“自己的相是自己一手所造”个道理的了解,能助你解放自己,你的成功和愉悦,你   你的灵魂合了肉体而存在于肉体中,是了要一个无比丰富的世界,是了要力造一个有   意心你能从内往外,向物宇宙看,而看到你的精神活反映。意心你去感知和估你   可以,意心就像是一扇能你自内往外看的窗子——向外看,感知你内心世界的果。扇窗子本   (十点零六分,斯——珍陷入深思中,停。)   有很多文章都到“暗示”(suggestion)的本和重要性。近期来流行的法之一是,你随随地都   一个外来的暗示能否你所接受,端其是否能吻合两个条件而定。首先要看个暗示与你心中   那,如果你正确地运用自己的意心,就要降到自己上来的那些五光十色的信念。而言   (十点十三分。)   因此,很多的信念就是因你不去,才会照全收。,你就了你的内我于相的一   (特地:)可是一旦内我的警性被醒的候,它上就会采取某些自我改正的措施来   比如,内我会法避理智心的盲点。它也常常会从冲突的信念、从珠炮当中,出那最能   你必要自己的理智心里面到底包含着什西了如指掌。要知道,不管你心中有着何信念,它   在你歇歇手,休息休息。   (十点二十九分至十点四十四分。)   好,口述。   基本上意心充了好奇,度也十分放。除此之外,它具自己内容的能力。由于20世   反来,我之前(在本)就提,意心的功能也在于“接收”以及“”那些从内我达它的各   以上情形,造成了个人他所具有的“全部力量”的一否定,更有甚者,使得他有意地把“   候,思想与感好像分了家,造力和理解力原是一兄弟,此却形同陌路。意心也失去了   在完全没有受到干的情况下,“我”原是然天成,自成一个位,然是一个永在的位。意   你要住,就料而言,即使的信念也似乎没有不妥之。其原因在于,你在外界的   (停。)你一定要确信自己能改自己的信念,一定要愿意去。把一个限制性的念想成是   画家并不会硬把自己和所用的色混一,他清楚地知道个色是自己挑的,把色涂在画布上   自然而然地知你的思想与你主去一个思想之,并没有矛盾——然好像是有。乎自然回   (十一点十分。)   如果你真能其自然的,很多的信念就会自脱离,完全不造成任何害。可惜你非但没有做   先前已被你接受的各限制性念会像一束之网,收集其他似的料,使得你的心智   苹果不出紫。因苹果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什,以及它自己的本色和存在的架构。(停   它没法出紫,而当它在如此,又做不了一棵好的苹果。要知道,的信念就是那个   在你童年境的展程里,你也插了一手。你了那境。可是的意思并不是你就理受   (十一点二十九分)   你形成自己的造能力,在仍然在你之内,就像它向来就在你之内那,从你一出生就有   一个人都自己了个的模式,以便自己能在个范内造个人的相。即便如此,在   内我被启,始努力行一个刺激的行,学把自己的相成物形式。那,意心是非   些的信念必被根除,以使意心能再度自己的本源有所知,并它可用的通往各   (十一点四十分。)   可以,“自我”是意心生出的一根旁枝。意心就像是一架大的照相机,自我在指个   “自我”出来的,就是你身个世界中的自己具有的“物形象”所抱持的“念”。因此,你的   你往往会有意地把某个可能会改行的念或想法埋掉,因个念或想法似乎与你已有的限制   多相当“限制性的想法”会在“善”字装下逃你的。比如,如果你嫉如仇,或痛恨那些在   若你于限制中,你就会碰到限制。你一定要先在自己心中造新的画面。你建立的个新画   憎恨争并不会来和平——又是一个好例子。只有和平才能真正来和平。   你可以休息,或者束此,随你高。   (“那我就到此止。”   (十一点五十六分。我笔没来得及完,珍就从佳的出神状中回来了。中生些什她一 ### 第六一六 1972年9月20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八分   (九点二十分,当我坐待斯的候,珍告我,她收到本第三章的像是“心感   安。   (“斯安。”)   好,我口述。   我很清楚,我告你的里面,很多地方会和你当中一些人的信念互相冲突,那些人就是接受“   然,意心不是一个“西”,而是一“象”。它永不停地在。自我可以把它集中或向无数   在意心的活里,有各等和波起伏。它的性大于你的定。(停。)自我几乎可以   个例子,如果你病了,必有其原因。要想底地恢而不患上新的症状,你就必找出生个病的   生个病的原因,或是由于某一个特定的信念,或是多个信念合在一起的果。   当然,些信念你而言会像是一个事,而不像是信念。你一旦了解是你造成你的相之后,就得   (九点四十分。)   以后在中,我会健康与疾病个做更的明,但是在里,我要特你明一点   如果你在个自欺的游中有所醒悟,而改了自己的信念,那任何适当地“被忘掉”的事件,都 .

  (九点四十五分停片刻,今天停的次数很多。楼下响起了震耳的音,我脚下的地板   然而,你的那些基本信念是藏在你的意心中,也一直都是你各作的原因。你只是未曾着   同,在“心理分析”的游里,你又被灌了一个定好的程式,使得你深信“无意”既是暗   (九点五十分。)   通常,当你真的去察自己“意心”的候,你是透或以自己已构成的信念去看的。明白“你的信   我不是要你去抑自己的思想或感。我所要求的是,你要知道自己心里有些什思想或感。   如果得些都很做到,也可以察你的物相所有各面,心里要明白你的和境,都   我以后会到群体相(mass reality)的本,但是在里,我只个人面。我在章   本章束。我略作休息。   (“好极了,。”)   (十点零一分。休息期生了一些事情。在我没正式入第三章之前,我希望在此一下事   (在我略点心的候,我珍不得最近我那只老猫威立的怪异行,可能会是我心灵   (威立在仍在外面,屋外正下着小雨,已持两个了。,它就怎都不肯屋来,真   (由于音的引,一回到我家的客,我就跟珍起了有那些年人的各“同体”(pee   (我不知道斯是否会愿意在今天写告一段落后,威立的行作一番,珍接:“我   (“些道甚至有方向,”她坐在椅中,指着她的右上方,“个道是有本的,”然   (“而个方向,”珍指着她的左上方,“是有才你提到的年人‘同体’的——包括   (“我是相点,不口的好。”我玩笑,“回到上来如何?”我想做也可帮她控制一下   (“我从来没有感,好像我被先‘写好程式’〔programmed〕一,事情就有点像是我同需   (“一个道都清楚得不得了。没有静干,彼此之也没有‘漏’〔bleed through〕。啊,又   注    不久以前珍自己了一件事,那就是适量的酒与斯倒是蛮相配的,烟也是。我后来看到的    在佛教与印度教里,“”是一个人在任何一世所作、所、所思的道合——因此,一个人前 ## 第三章 暗示、心感以及信念的合   (十点三十七分。斯以幽默的姿回来了。)   口述。第三章:(暗示、心感以及信念的合)。   (停。注意斯在此的与珍在上前出的的异同之。)   “意念”(ideas)有一磁相,而信念是你相的本抱持的烈意念。意念会引情。   自我法持住清晰的焦点与定,以便它能精确地将意心向想要注意的方向,以及集中心神在   一般来,在一个人的一生程中,合可以容他的多向与能力比容易地出来。若   那,个看起来好像永不会有所改的自我,上却片刻不停地在,它不断适从“全我”   自我与“我”的其他部分有着如此密的,基本上它不会有孤独或疏离的感,相反的,它一直在   (十点五十一分。珍述的度十分注。)   基本上,自我很明白自己的性与来由。它也是一个人心智中外的那个部分,它会不停地向外看,   自我是你的内我中最以物向的一部分,但是,它并未脱离你的内我。可以,它坐在你与   置之不理并不表示些息就无法你知,它只不被束高而已,既没有被消化吸收,也没   (十一点整。)   它(意心)并没有消失于无形,你也不必一定要知道自己要找什才能找得到它,因,若真是非   另外一个法,是透而到,你在外遭遇到的效果,其是以“料”的方式存在于你的   再一次,如果你想易就察到自己在想什的,些思想的本身就会你索,因它能清   (十一点十分。)   当你自己有想法的候,可能不平地:“可是些全是真的呀。我的确,真的付不   你必改你的信念,我会教你怎做。另一个例子,你也会在追踪自己思想的候,自己在   若你更深入地追下去,可能自己在想:“我多愁善感其蛮不的,它使我卓不群”,或   (十一点十七分。)   以上只是少几个例子,明自己十分有意的意念可能不你所,同它却一直都在那儿,并且   我一直在“意心”,因它就是你在物世界中一切活的指。我告你(在本章之初   自我着把所有入意心的料加以整理,因自我的目的就是理任何候,当“我”接触物   (十一点二十五分。)   用我的比来,心感式的息,来自“自己”更深的部分。些部分的接受能力得令人惊奇   你是心感的者,也是个收人。因意念有个磁相,而信念,因它的度,出   因此,限制性的意念自就会令你去接受那些似的念。同的,那些洋溢着自由、愉悦与自性   再次,交是根据你有意的信念而行。在某些圈子里流行着一法,他相信不管你有意   我要加上一句,意心本来就是自的。它喜耍玩自己的内涵,因此我并不建你以一   你要不要休息?   (“好吧,我想我要。”)   那我就休息一下。   (幽默地:“了。”   (十一点三十七分。一次珍的出神状又是极深。她一点都不得了什,也很惊又了一个   (珍她相信:“斯可以同写三本,本一次一章,不会搞混。在我感整本就在 .

  (“从1962年斯始以来,我从来没感到有丰富的料可以取得。在之前,我从没那   (即使如此,珍是疑她有没有能力之前打她的年科学家,取得那十分技性的料。   等我一下,有威立的。   以一怪异的方式,威立有点被它自己的行吓着了。柏不想因工作而待在家里太多,他希   威立往外跑,可是它并不一天到在外面。它在某程度上得被放逐了。其它只不是   你明白,威立一直是只“家猫”,而珍也整天待在家里写作。因此改了的是只家猫,而非另   某程度上,你两个都默件事的生,一直着。然你只要把上就行了。   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懂。”   (家里的壁炉自从上次在水灾被后,到在都没修,因附近的技工人人数不。   (家里的件西都非常潮湿并且,尤其是,得不易,因此我就得去管它了……)   在等我一下。柏正始心痒,想往外跑,但真正痒的却是那只猫。   (“怪!”)   你的威立是安全的,只要它表示你的,同帮它成律的出。并不是柏需要令   分两,柏感到多,的确代表了一展,其展早已是可能的;只是到在才入他   今的就到里。我下次一定会得在的口述之前或之后你的画。(大声而心地)今天   (“你。”)   安。   (“也祝你安。”   (在十二点零七分束。珍自出神状回来后,一直想要形容一个,然它是看不的,却“正   (到在,ESP班的学正密切追随本的展,随把一章的料加以运用,而等不到那一   (几天之后的:一是在星期三行的,星期五上我家来了些客人,当珍在跟他描述多   (珍写道:“我正告和朋友,于上一里我知到那些道的事,突然我始抽出其中   (“我斯早已收集好一大堆的料,就在那儿,包括‘随俗’与‘独立特行’两者生物学上的基   (“当原生‘自行’刺激有所反的候,必考到它所具有的胞形式;因胞形式   (“在星期三的里,到“同体”的事,而只是一个被那些引出有的例子而已。就   (“好了——在我要束笔,才想到最后那一句。那个想法我而言也是新的呢!”) ### 第六一七 1972年9月25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一分   (今天早上,我正在吃早餐的候,珍和我听到一奇特的多重“吠叫”声从天上来。我从窗口探   (我得个景象异的人,珍也有同感。我移居的天生律,大声的雁神气地示   (珍斯的述从一始就行得很快。)   安。   (“斯安。”)   我口述……因此,你会按照自己相本的有意信念,所有收到的料作出反。“自己   自我、的,相当真,因它必非常直接地与日常世界打交道。但即使是“自我”,   自我常常忽略由心灵深到意心的任何“千里眼”或“知”的料。偶,当自我知料可   自我的念其就是你的念,因它就是你的一部分。如果你危或潜在的灾念在,如果   “生命是脆弱,都是危机”想法,在你心中得,使得自我容些原本在“   如果些料是在你的梦境中出,你也会:“我很怕做梦,因我的噩梦常会成真。”   于是你又抑自己梦的。其,你真正做的是你有意的信念,因它而   (九点三十七分。)   心感的沟通无无刻不在行,而它之所以常在无意的次上生,只因你的意心是在一   如我以前提到的(在第六一六里),你也不停地放出自己的心感思想。人也就根据他自己   (“我懂了。”   (斯在上一段里巧妙又多少点幽默的,是特我个人而的,然他同也是在写他的   以上两度都有意及无意地加了相的想法,不只是就那个家庭而言,包括与此家庭有   你心致志在什上面,你就得到什。除此之外,无其他的重要法 。   你也很容易地看出人看不出来、在他自己心内的那些信念。本,你也能你的朋   此外,你的感官料毫无疑会加你的想法。同,你也会在一个无意次上内在料作“千   从一个大的角度来,“正面”或“面”没多少意,因人生的就是了你学。但如   (九点五十分停,今停的次数不很多。)   我希望,至少在我到里的候,者已始他的信念,也能看到一些本来一直被   且,如果你自己,你究会找到我所的“核心信念”(core beliefs),就是你自己   唯有“核心信念”才有足的度,能使你的感知集中在某个焦点,因而在世界中,只感知那些与   在,且我个有核心信念的例子。“人性本”是个概括性的信念,也是个核心信念。在它的   从所有可得到的料中,不是、、信件,甚至私人,他都只集中注意力于能“   是个无形的核心信念在最坏情况的例子。抱有个信念的人会得不再信任配偶、家人、朋友、同   再一个比个人性的核心信念:“我的生命没有价。我做的事毫无意。”抱有想法的人,通   因此,在列你的个人信念清,放任何信念,把它当成人的清那去它。然而,我   我要你去捉住那成就感,把它或移到你曾碰到困的地方。但你一定要住,先有意念的 .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零六分到十点十九分。)   你造成你自己的相。句再多次也不嫌多!会有一些期,你所有的信念可“互相扯平”了,   你的意念也是相当局限的,也是的,也建立在的前提下,然而它的生机与力量却十分   且,“富即一切”个想法固然极不正确,但若一个人死心塌地地接受了它,他真的会既有又健   从外表看来,情况似乎他极有利,然人仿佛心意足,但在表面之下,自己“并不完”的   因此,当你的信念有所改,你的与行也会改,你一方面在学,同一方面会有些   接着,信念的,也使得他始疑自己其他的信念,而了悟到,好比,就富而言,他曾因   (十点三十一分。)   在再个例子。有意的想法管制你的健康状。你心心念念挂着疾病,就会生病。既然你相信   然而,由于你并不了解,是你的思想造成了你的病痛,因此你会一再地重蹈覆,新的症状又会出   放大来看,你明白医生最多只能减你的痛苦,但是你也不敢完全相信你有能力改自己的   但在,你以你的思想与你仿佛体到的相(注:健康状况、外在境等)比印,你便   事情的真相是:你的相是你直接造成的。你有意和无意地你的信念起反。你从物宇宙及   那,你就要相信你天生是个不受限制的生灵,生成肉身,的是尽你所能地把本性中大的喜悦和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本章篇幅不会太,因前一章很。   (十点四十分。珍在本中的一直比前几快得多。休息很短。从十点四十五分起,斯 ### 第六一八 1972年9月28日 星期四 上九点四十五分   (本在《天地一沙》的作者李·巴哈和他的依娜·弗雷的下行。他本来定   (昨,我很才吃,后当我流在桌,天,珍述了相当而非正式的一   (今稍早,珍曾相当自地大唱“利”文的歌,可是在当她始替斯,度又得   安。   (“斯安。”)   ——我口述吧。我一点。(停。)“核心信念”就是你据以建造人生的那些信念。   想你自己的意念和信念,打个比,你必拿掉眼罩漫其中。必看透你自己造的那些构   想看清楚你自己的心,首先必拆散你的思想构,跟着思想走但不要加以批判,也不要拿它与你   系化起来的信念会收集并且留住你的,可以,把你的“打包”起来;因此,当你看   由于你的,也由于核心信念本身的度,核心信念常常会自吸引其他似的信念附着在它上面   你心智的某些部分能容些料,把它藏了起来。料不属于你常思想的系;然它仍   (十点整。)   通常当你看你的意心,有一个目的,想找到一些料。但若你把自己教得不再相信有意   只有在你把一个核心信念当做“生命的一个事”,而非“生命的一个信念”,你才看得它;只有   在一个看起来完全无大雅的核心信念:“我是个的母(父)。”   从表面上看来,个信念没有什不。但是,如果你持信念而没作的,你可能会   如果是指:“我必做个全,的什都不管。”那你可能会有麻,因,那个核心信   你可能始只透那个核心信念去看所有的料。你不再会以赤子之心或一个独立个体尚未僵化   而根据意念的度和固程度,以及是否愿意理它,你又会透心感吸引与个僵化模式相   在我休息一下。   (十点十二分到十点二十一分。)   才所的那个核心信念只是一而已。   你抱持的某些“基本假”其也是核心信念。你而言,它仿佛是“定”。因它是你如此密不   在你的心智里,也得搬弄一下“的思考”是蛮有趣的事,也会自己在想:“在   很自然,你的加了信念。因此,你以事件与事件的“流逝”来建构知。做   偶,你会使用想,一个想法易地引来另一个想法。当你做,你也往往会看到新的洞。   当你透想去了解思想,你距离自由地自己的心智内容已相当接近了。但是如果你放下了   你的脚趾踢到一个地方的念,和踢到一把旧椅子一容易。事上,如果你把自己的信念想   那,你就想象自己在重些家具。某些家具的形象会来到你眼前,你自己那些家具代表的是   (十点三十五分。)   里并无神秘可言。你知道自己的信念是什。看到那些信念群,是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深入看看内心   在自己的意念面前,不至于束手无策。用才那个比,你一定会一些出乎你意料的家具。因   信念群的是以一极具特性却又非常个人的方式构成,因此在各不同的合里,你会有   比如,“做一个的母(父)”个意念,很容易就把你向与任有的其他心灵构,因   因此,“罪感”抱持的信念,会像水泥一把其他相似的核心信念凝聚在一起,而加它的力量   句,你以似的念喂它,因而,当你信念中的任何一个,然就威到   好,我在此且打住,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将束—章,然后始下一章。(依娜和李   (十点四十六分。珍的出神状甚佳。我很高有几次行的口述,有人在。余下的   (注:李·巴哈一直得《天地一沙》本并不是他自己写的。到如今,那本的孕育程   (写了本?李并没号称他是作者。当他看到《灵界的息》,得珍的与他似,就   (除此之外,珍的小《超灵七号系列:漫游前世今生》也是在相似却又不同的情况下完成。她在本   (珍来,些意状全是同一高度加速后的造力的不同面向,些造最后超越了它自己 .

  (以下是1972年9月27日上,斯李和其他客人所的近乎逐字的引述:“料不会自己独   (“因此,没有一客的、永可得的料般的,可你向它准率而接收到。相反的,   (你的意会吸引已与那些料搭上的意。那是今我送你的好西之一!那,当被   (“你的内在部分,用那些本来一直就有的能力,透你自己个存在的万花筒来,用你   (“个真理是一个由外而来的、送你的西,但它的原性和独特性却是由你自己的内在部分提   (“在此也及了其他的事——不只是一本的生,包含了内我透而到物宇宙里来   (“在一点上,柏早已先起了,因此我并没有他的。你自己的意的确有‘各不同的面向   (注意,斯在此可了珍于“面向”(aspect)的理。她已始着手写一本以此主的, ### 第六一九 1972年10月9日 星期一 上九点六分   (上个周末,珍和我去州北部的一个小城,看望我的母,她和我弟弟一家住在一起。今早在   好,我祝你安——   (“斯安。”)   ——除非你有什特希望我的事,否我就口述。   (“没事,吧。”)   那,等我一下……在你的主生活中,想象也扮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因它予你的信念   第三章束。   注    广来,斯所的“全我”范相当大,例来,世以及可能的人格,只是及意念中的两    此斯一字不差地引用了他在1972年2月26日的一次里所的,当我正在佛里达度    在本里有很多例子都是珍个人的意改状。除了斯的音量之外,有候些状也会 ## 第四章 你的想象力和你的信念   (九点十二分稍停。)   第四章:(你的想象力和你的信念)   在生命中,你的意心主要是依靠你大的作用。不管在肉身内或肉身外,你都有一个意   到某程度,使你的“心”(mind)保持一个三度空的焦点,使你定位于必在其中运作的境   你的把心接到的料达身体构,因而你的是的,才自成你个有机体   当孩子最需要保的候,“从父母学”件事能加家庭的聚力。那,父母信念的   (九点二十七分。)   个架构提供孩子成的余地,直到他的意心能自己推理,并且有自己的价判断止。以后我   因此,你接受的信念,就是你父母于相本的看法。借着榜、交及不断地心感化,   然而,在所有些表面意念之下,你内心仍不可磨的着自己本体和身份、你的意和目的的知   (九点三十五分。)   所以,信念默的度十分有必要,尤其是在一个孩子小的候。但是,一个人却没有理由   例来:你也会得自己蠢,居然相信所“原罪”的存在。你却没那容易,你在的   你也会:“我之所以会重,是因我某些去的事有罪感的故。”你可能因而法找出那   你并不需要背一个信念。我很清楚,你个文明的重要因素是建立在“罪与”的意念上。很   那,你父母你的早期意念,就构建了你的学本身。它制定了安全的界,童稚的你能   (九点四十六分。)   大体上,但并非完全的,你的想象跟着信念走,你的情也是一。里面或多或少有某些一般性的   从一个孩子的最早期,他就会拿自己的解与他父母的想法作比,既然双比他大又壮,又   后面藏着的信念就是“任何害不可避免是灾”。的一个信念,可以源自,比如,一位度   很多信念其就藏在意心中,但一个不个人信念的成年人,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心   所以,如我先前提及的(例如,在第二章六一四里),一个最害人的信念就是,以你目前行的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零一分。珍她才入了很深、很深的出神状,在她得“亢得像喝醉了一”。在她   (在我要描写一下笔始后困我的一件事,信念是如何运作的,是个很好的小例子。当   (我告珍,我想在后用“占卜”(pendulum)的方式来找出象的原因,因我不想因   (当我在各自的心理障碍,珍我能有个:我可以得到于它的料,或者   好,里是你想要的料。   首先,料就在你的意心里。“占卜”是一方法,可以你看,在你的意中没有被入你   信念本身的确是你有意知道的。你它察,却没察到那些依附其上的意念。你的信念是你   (斯得很好。所的灵光乍,我突然看到一直都在那儿的那个信念……得我上周末我   与个信念交在一起的另一个信念是:缺乏沟通是不的事,而有任何的你都当受。当你   于是,些个信念在一起,你写字的手来了一感。再不,你想借着些来表   于是,互相冲突的信念引起了沟通方法上的困。手的作就不如它本有的那自然平。同你   (“得好……”)   因此,今天上,你借着笔达我的而触人的候,你自愧疚,因你相信无法用言触   (笑着:)我告你些,是了你看一看信念是如何作用的。   (“我也确需要你帮助。”)   你也相信——(幽默地:)当我跟你的候,如果你想要,可以在个“信念”之下画——你主要 .

  要不是当前的确有两个和上周末有的从属信念互相冲突,个信念本来不会特被扯去。其一是   反倒是你回家后,却透你的笔来与世界沟通——是个有意的,但你意心的其他内容,   (“我懂。”)   当我把点明了之后,些信念得而易,但它的相性了身体意混淆不清的息:要写   (十点三十五分。)   的想法,它的信念,也都来了。你于是照你的决定去做——上堂,却又以自己个人   你相信你母的状况与缺乏沟通有。弟弟告你,她偶会巴。于是你一适当的自我   因你相信,你的表达方法主要是通作画的手,而你相信母的表达方式是,你就弄乱了你手   (“我能。”我一写一想,他得真好。)   且,你在不同的候做了那些有意的,它逃了你的注意,但它以有意的察与抉   (十点四十分。“没有。我只想有些来好好想想所有的些。”)   再柏,最近他一直在法出一些想要弃掉的信念。他一直在把它弄松以致它在他的意   你都那些有益的信念以及它在你生命中的重要性略有所知。你“知”,不在程度   今柏一方面得累极了,由于他把你共同的信念与你弟弟一家的相比;又由于他以自己的肉   (今早)是我故意要他察我正在本工作。的一些意念入了他的意内,而在去,   偶我会你两位一些附的料,以供你能随着某一章的展而予以生活上的用。重要   事情肯定而毫无疑地会照着你信念所下的功夫而展。就像以前“坏”的果来自坏的信念,你也   (“明白。”)   有没有?   (“没有。我一段很精彩。”身斯,珍在做了一个很不常的作:她从椅中掉去   在,我先短地歇一会儿。之后,我会再加些的料,使我更深入此章,但我不会耽你   (十点五十五分。珍由她自称的“神游太虚”的深度出神状回来了,我很高地告她,我的手已好   口述。(停。)你的信念多少有所改。以一个成年人来,你做了多小候相信自己不到的   你的情和想象力两者都跟着你的信念走。当某个信念消失了,你就不会再抱那同的情,而你   很少有理性的信念。当你意心的内容,必要知道或出,那些与某个特定意念相的情   你要明白,意念并非静止不的,情与想象左右了它的方向,而或加或否定它。   (十一点二十三分稍停。)   你要以一游的度,有意地“玩”自己的意心,就像孩子玩游一,在其中你有一子完全忽   如果你很,你便故意地假装在上有了你需要的一切。想象一下要怎用你的。如果你有病   可能听起来很不,但在日常生活里,你常把想象力和情不得的信念服;而其   就如那些不令人意的信念要花上一段才会具体在你的生活中,所以你可能要等一会儿才看   你可能相信自己有有健康,却又以同的度相信,人境况是天生地被染了。因此你便会在   今天上就到此止。   (“很好,斯。”)   (快活地:)我很高你同。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同好的信念有个切的。   (“。”十一点三十三分束。一束珍就两眼蒙,哈欠不停。而我的手在已完全不僵硬了   (珍的ESP班学已把本的意念付行。很奇怪,使得珍多少有些不耐,因她只能照斯   (第二天早晨,珍告我,她和斯“整都在写,次我醒来,口述或什的都在行。感上 ### 第六二〇 1972年10月11日 星期三 上十点   (近分,珍接到由《代志》(Time)一位深打来的。他希望在个星期五、六能   安。   (“斯安。”)   (幽默地:)我希望你也有(time)我。   (“我懂你的意思。没。”)   那我就口述。(停。)你的信念造成情。在却多少流行把情感受放在有意的思想   如果情感受比有意的思想更可信的,那你又何具有“性”?你根儿就不需要清明的思想   此外,你也不你的情感受所布,因它本来就当跟随你的推理程、你的思路。你的心智   在情形下,你就需要一下自己的价判断了。   你的想象当然会煽你的情,但它也忠地追随着你的信念。怎想,就会怎感受,而不是反   以后我会催眠个有所。在此我先提一提,就催眠而言,你常不断地以自己有意   你花了很大的力气集中在一个念上,通常到了心无旁的地。那是一相当有意的作,而它   在此,就如在你的日常生活里,你的情与行都跟着你的信念走。如果你相信自己有病,那事   (在十点二十二分停。)   在此,信念本身会生出面情,而些面情的确会来一身体或精神上的疾病。然后想象力   我在儿提到一点,只因在一个人的整体展里,也很可能用一个疾病作达成另一个建性目的   其他方法他而言似乎都行不通,因,各个人信念已在他的中形成了一个真空地——也就是   当然,一个信念可能依附着多其他信念,而个都衍生出它自己情与想象的相。例来,   心智不只抱着极活的信念,它包含了多其他消极不活状的信念。它潜伏在那儿,随   例来,假你一向注于困、生病或乏上,你的意心也同藏有健康、活力与富足些 .

  因你作生物具推理的本能,且有化多端的可供运用,人展出推理的能力,而   一花无法它自己作一首,你却可以。而在如此做,你的意回向它自己。它真的得比   (慢地:)你都没学会正确地或充分地运用意心,以致想象力、情感和推理力仿佛是分的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四十八分。珍今的述一直都很慎重徐,声音也没有什感情。她的出神状很深。束 ### 第六二一 1972年10月16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分   (上个星期斯透珍了五次。星期一和星期三上除了之外,另了我一些个人料;   (星期六上的那一段,我只在客人散了之后,作了一点笔。当大家在今日世界的人口,   (多余的孩子,当的情形、居住和食物供都是“极度的担”,因此,在受洗之前,他就   (斯又,我那些古世的,就教会、洗礼及儿等的都很混乱。当天上及的   又来道安了。   (“斯安。”)   口述:我并没有忽“内我”的重要性。然而,它所有无无尽的源全都任由你的意心来取舍,并   (稍停。)你意心的看法大体上分成两派。一方面有些人意心寄予大的信——同却   因此之故,些人期待意心能独立作,可以,忽略掉那些本可它所用的极直性的内   另外,有一些人内我——那情感化的本体——的大价,而牲了意心。些理,理智   两人都忽略了心灵奇迹似的一性,亦即存在于所“意心”与所“无意”之那精致自然   “无意”包含了你自己的极大部分。再一次,你的意心本来就是你看外在世界以及看   (九点五十几分停了一分。)   意心是你估俗世的方法,而你按照意心相本的信念来加以估。它自地致你的   你的信念自地吸引与之相的情感受,它又想象而更形象化。在此我不惜重自己的,因   如果——且个短又无大雅的例子——你常常遇一个人且心想:“他真令我痛。”那在你将来与   今生今世,你是以物取向的。那可以确定的是,你那有意的、物取向的心智,本来就担   (十点十分。)   就西方文化而言,自从工革命(在1760年之后)以来,人得越来越相信在个人与世万物之   在那个候之前,人确曾相信他能借由思想影响物及境。然而,随着工革命的到来,甚至大自   你不会去解剖自己的小猫小狗,因此,当人始以解剖生物的方式去解剖宇宙的候,他已然失   于是乎,他“死掉了的自然”。他以,往往必生才能其生命的真相。   当你必先剥一件西的生命,你再也不会了解是什了它生命,它是靠什活着。   因此,当人学会去把大自然加以分、号及解剖,他不再感受到它活生生的性,也不再感自   人的思想仿佛不再能自然造成任何影响,是因在他心里,他不再自己大自然的一部分。以一   (“不用。”)   大自然于是成了他必予以控制的手。但他私下却感自己是在大自然的布之下,因当他自   意心本的大曲解于此始,随之而起的心理学派又把那些没被或遭否定的力量之于“我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九分。珍的心神走得很,她的述很切,往往得很快。当她回神来,   (十点四十分以同活的方式。)   先写,等告一段落后我有的要。   (“行。”)   稍候……由于意心受到如此的重(同它很多的特性也被剥),以致生了一度反,其   在情形下,情感受与想象力成了凌于意之上的西。被置的意(本具的)力量   人曾了各不同的理由,把横的意念往自己上戴。然而其中最蛮横无理的意念就是:定意   于是人就生了无力感。如果文明的目的是要使个人都活得平安、喜、安全而富足,那前面所   (十点五十五分稍停。)   当一个人得,个人的相体与外在世界之了无系可言的候,那他便失去了物都有的   “内我”具有的一切力量,都能因你有意的信念而被激出来。由于你不相信你有意的思想造成了   下面一整句都要画:只要你一天抱着那有意的信念,你就一天会把它当做事来体。   (在所有些段落里,珍的述都非常注而且精力充沛。我很容易感到斯正透她大的双眼   你有些信念是源自你的童年,但你并不受它布,除非你相信自己是受它支配。由于你的想象跟   些想象出来的事件,衍生出与之相的情,随之自地在你身体里来激素 的改,或影   唯一能自性循中脱身的方法是,你的信念始得察起来,察你自己有意的思想,   如我提及的(在第二章第六一四里),重要的第一,是要了悟你相的信念就只是你相   然而,若你完全了解我正在的,你的新信念将会——很快地——始在你的中出来。但你必   我曾提到(在第六一九里)一个游:你首先以游的度,一个你想要具体化的念,然后   (十一点十分。)   其你在就在玩个游,常自地把你的不何信念出来。然而,真正重要的是,你首   你不必在意上猛力鞭策自己。想象力和情是你最有力的盟友,在你有意的指下,它会自   好,多人曾主,如果想象与意志力生冲突的候,永是想象贏。我可要告你,如果你   如果你察不出一点,那是因你尚未完全地你的信念。我个的例子:你体重重   但你你仍然吃得多。在你心目中,你看自己仍旧重,仍在想象那些糖果点心,而以你的 .

  但假你越了一点,在全然望中,你:“好吧,我且再深一地来看看我的信念!”因是   或者你可能,你得——并且相信——自己如此的脆弱,随会受欺侮,因此需要重量,以便那些人   (身斯,珍看着架上的。)   你想休息或就此束?   (“我休息一下吧。”)   随你吧。   (十一点二十六分。在我看来,珍甚深的出神状似乎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她的述被极的能   (她坐着等我写完笔,以便斯可以回来。她,斯准了一些个人料要告我,完后如   (斯果然在十一点三十五分回来了一些,在此略去。此外,斯和我有一段自由的交未   在你也很,在听了我的建后,你可能着改信念,:“我的需要都已足,我非常的   在你想象中,可能看到下一来了,却没法付。你:“我一定会有足的,是我的新信   你也自己想:“我本来就无足重”或“有的人会更有,人只会越来越”或“个世   我再个例子。也你想得你的梦,你自己适当的暗示要住梦,但醒来袋中依旧空空如   但是,若你更仔地信念,将会多个可能信念之一,例如,“我不敢得我的梦”或“我的   在情形中,你的信念也渲染了你的相,而你的乃是你有意心的直接果。以才提到的   唯有自己的些意念,你才能明白自己的立。我无意于只那些面想法,因此我建   口述束。   (“好。”)   一到此止,除非你有。   (“没有,我想没有。很有意思。”)   好好!   (“你,安。”   (十二点零七分。当珍慢慢地回神,她宣布了下一章的,她收到它:“未来与你当前的信   (随后:珍在11月里写道:“我把当做第五章是了,但我知道它将是某一章的……”然而, ### 第六二二 1973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上九点四十分   (“奇怪,我在等始呢。”珍句是在九点三十五分。到那,我已等了二十分。我其   (然后在九点三十八分,她:“我于感斯到了。我究是要上一……”)   安。   (“斯安。”)   我先口述吧。(静静地。)   当然,你也把你的信念播人。当客人到你家里来的候,他看到的你家并不完全如你所的   (稍停。)有着相似想法的人会化彼此的信念。当你突然决定想借改信念来改境,你也   在个体里,你也突然不再其他人提供你先前令他足的一需要。不只影响了密的行   (非常耐人味的,我已始听有的摩擦在生,尤其是当珍ESP班的学在本   于是,当你由一信念移到另一,有段你可能会感到失落。然而,其他分享你的新信念的   当一个病人借着改他的信念而始向康之路,他可能很惊地,甚至他最密的死党都   因信念形成相,相就是你的架构,当然,任何信念上的改也会改那个架构,也引   你在正起程去你能达到的最充之境。达此目的,我希望你至少已始自己的信   (十点零一分。)   想他以新的度你反。是非常重要的,因你正以心感的方式向他送出内在息。   有些人能在那个面了解你。也有些人仍需要老的架构,如果你不干了,他也需要有人来你的缺   再一遍,如果你把日常生活想象成一幅不断改的三度空画,而你是作画的人,那你就会了   因此,当你改信念的候,“的据”也将始“明”你的新信念,与它以前明旧信念   得我先前的例子,你可能曾相信就其本身而言,“”比“富足”更有灵性,或是,你基本上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十五分到十点三十分。)   当然,按照你的精力、力量与切程度,你也能帮多人改他的信念。   在日常的生活中,你通常只心改你自己的信念,然后再改人你抱持的信念。你将   在例子里,悲地“我是想了解自己,却又怕我不会喜自己的西”是没有用的。你自己   当你跟朋友交,仔聆听自己所的,以及他所的。看看你是如何加彼此的信念,看   在个社会里,几乎个人都听老生常似的自我暗示:“一天,在各方面,我都是越来越好   先前我用“我是个的父(母)”作信念的一个例子。(第三章第六一八。)如果你   如果你而言,个信念是指,那是表达孩子之最好的方式,如果你得直接表达意是件窘迫   你可能在那方面得越来越有效率。就是什我,你自己信念,并且了解它你有什   因而,你必了解并且信念,明白是它形成了你的,而后有意地改那些不你来你   意念不只常在改世界,常在造世界。   第四章已近尾声。我且你休息一下,下再来。你我最衷心的祝福。   (“非常你,斯。”于十点五十四分束。) ### 第六二三 1972年10月25日 星期三 上九点四十五分   (星期一上没上。 .

  (今天下午,珍始有一很的松弛感。感一直延到上。同,她在餐前躺着休息   (珍她并不想因自己得“舒服、放松”而延了正。当我在聊着一般的健康,我   (九点四十五分不到十点的候,珍告我,我可以先听斯眼的看法,或是先写,两   (房子一嘈了起来:楼下一家公寓里,一个木匠正在一地用做工,修理6月大水灾造   安。   (“斯安。”)   口述:我“内我”、“你有意的信念”和“你最切身的造——你的人形象”三者之   本章束。   注    荷蒙是内分泌系的无管腺体——上腺、甲状腺、胰等——分泌出来的西。然后些的化    此斯引用的是法国心理学家埃米·艾(Emile Coue)著名的“自我暗示”名句。艾是研究“ ## 第五章 不断在造中的身体   第五章:(稍停。)“不断在造中的身体”。   如我的(在第四章里),意心是内我的一部分;可以,是那个由内浮升到表面,而或多或少   你在所切的主要是物取向的西,以及内在相在肉体上的具体表。因此,意心把你一   (停,很多次停之一。)   一旦你料——援助、或知的需求出之后,那它就会即刻到来,除非你自己有意的   物也以自己的方式有的意。它把注意力集中在非常特定的方向,从一个广大而一般   就物而言,能做出必要的,是因它的意心是与大相的。若非如此,它就   新的一句:因你此生中的心智是与大及有机体相的,所以它会自地准肉身的相,而   也是十分必要的。有一些料物相是“用不上”的。料中又有一些被“无形界的生灵”所   只要你是个有形有的人,那你是会聚焦于某些料而排除其他的。然而,若你身于其他的   在你目前的生活里,意心估物相,而内我所有的能量、力量和能力,都在它后面它撑   (“清楚。”斯是因我楼下公寓爆出一串的敲打声。十点十六分。)   意心的本身也在不停地展和中,它并不是件“西”。它借由以及行的效果来学,而   内我并不会不理意心而它不知所措,也不会把意心与自己存在的本源隔。既然意心是内我   你一定要了解意心并没有与内我切断。内我的身体活下去,正如它形成了身体一。“   因此——再一次——你透你的信念形成相,而你最切身的品就是你的肉体。你它的信念常不   你个人都有一个身体,也都有一个意,你可以把些意念用在身体上来看看。就目前而   即使在那个范畴里,你也可以看起来更高一些,并且人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此感,那不正是你   你的想法和信念形成“”,你再根据那造成身体——不你知道与否。你的身体是个造,   你可以休息。   (十点三十七分到十点五十五分。)   再口述:你无断地自己有你的身体、健康或不健康的暗示。也就是,你常常念着自   如我前面的,你的思想有一非常确切的重要相。信念是于你相本的一想法,而   且,思想一般而言都有一磁相,但不你知道与否,它有一内在声音的价。   你知道外在声音的重要性。它被用来作沟通的一方法,但也同是多其他事物的副品,而影   内在声音你身体所造成的影响甚至要大外在声音。它影响成你身体胞的原子和分子。在很   建造“金字塔”的也是声音,它不是你耳能听得到的声音。内在声音形成你的骨、你的肉。   (十一点零五分停。在此我要提一下,从去年11月到今年1月之,斯用了多来明内在   例来,你用哪言自己并没系。声音本身是由你的“意”(intent)所形成,而同   (身斯,珍在述中停了下来。她然要什幺及要怎改了主意。)   但是你通常会以自己的言来思考,因此上你用的字与你的意混合了起来。那,上两   那,在你自己得很累的候,怎呢?是在某个特定刻,你自己身体况的有意   如果情况容的,你可以躺下来休息,或做任何看来适当的整。如果那些都不可能,那,做几   反向暗示的内在音,会自地始更新你的身体。“噪声染”在成了髦的,殊不知“   (十一点二十三分。)   候,南北且极矛盾的指令便下达了身体。你已知道,身体的内在境不断地在改   内我永在持身体的均衡与健康,但是你自己的信念却常在扯它后腿,它用不上一半的力   你随都有能力来确保健康。我的朋友瑟(斯叫我)在前提出了与此相的一点。他想知   多人从小就戴上眼以正力上的。在多情形下,不去管它的,眼睛会修正它自己。   相反的,你必在身体机能不良或机能障碍背后的信念,以及个信念的原因,如果你做到了   我口述到此止。   (“好的。”)   我将会到医一行,但今已太了……且柏在持的松弛状出,着它去   (“斯安。非常你。”)   告柏,他随可以用我的能量,要他尽管放心大胆地去用。并不会否定或排除我的存在。   (“安。”)   (十一点三十七分束。珍是多少得很松弛——“的,”她笑着,“从下午三点以后,我就无   (我在她冗而密集的心灵活之后,松弛是相当自然的。比如,她星期一上就 .

  (十一点零五分到的声音的注的:在才提到的1971—1972年的里,也包括多有声音   (就与“利”一,我期待斯在本里也不地到“法者”。就世的法而言,“   (具刺意味的,多非常古老的“法者”的“原稿”完全是口的。因当的信念,它没被写 ### 第六二四 1972年10月30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五分   安。   (“斯安。”)   我口述。   想要健康,你就要相信健康。一个高明的医生其是个信念的改者。他以一个“我是健康的”想法取   很不幸的,当人始得喜任何西上之,也始制造极的“地”,可以   从前的医生往往比今天的医生更直接地与病人打交道,并且了解信念的作用以及暗示的基本重要性。   今日的医界很可悲地他自己的信念所阻碍。些信念的运作像个架构一,其中“不健康”与   当然,双方都相信他需要方,后面有一信念的心灵模式,其中,病人往往把他在信念上   至于医生,常把他自己与之扎抗的无助感,派及投射到病人身上。交互作用,就在病人   尤有甚者,医界更常提供了疾病的“”,而病人呢,往往拿它来去,看哪一个“合身”。   由于医生如此人尊崇,他的建和暗示就特受到重。病人的情状,使得他很容易   “疾病”的命名和是一有害的做法,它大幅度地否定了“心灵”表在肉身内的天活力和不   (十点零八分。)   因此,病人常常得相当的无力,任由任何可能路的迷途病毒所宰割。事却是,你甚至根据你信   些全是相当的声明。你的身体有一个充了能量与活力的整体身体意,它自地改正任何的   当你相信只有医生才能治好你的候,你最好去找他,因在你信念的架构内,他的确是唯一能   情形也同适用于一般所的“灵”(spiritual healing)。如果透心灵能量的集中利用,你   在一情况下,你会了解,你原先的病是由信念引起的。如果你有任何身体上的,反来   如我的(在上一里),内在的声音极重要。成身体的一个原子和分子,都具有你听不到   由于你自己“思想—信念”内在声音的果,不和的声音成了身体那个部位的一部分。就是   你可以休息。   (十点二十五分到十点三十五分。)   在当你是一个有形体的生物,那,你的感知能力必然大体上是物取向的。但即使是你的身体   你把身体看作有体、由骨血肉成的“西”。殊不知它也有你看不的声、光和磁性的“   声、光和磁的模式,会个你可的肉体形象(form)来力量与活力,它比肉体要活得   我告你,思想被成内在的声音,但是,思想也一直具体它自己。依照来   “心象”(mental image)是极有力的西,它以一个清晰的画面把内在声音及其效果糅合起来,   的一个画面也代表一个特定的信念,或代表好几个信念。当你在替信念一清,会有   些画面只在你内心,但因它早已成你信念的一部分,你也会看到它外于你的中。   (十点四十八分。)   我个的例子。你有个脚趾在痛,你不会在心里十分清楚地看它。你可能自己老是在看   我在要的,是一个信念已成事的情形。但如果你去注意那脚趾,它不是不会好就   那,的确有你肉眼看不的光,也的确有你肉耳听不的声音。些合起来而在精神面形成你所   你的思想勾画出你具体感受的相廓。你的情感受之以光。你的想象把些一体。   你内在思想的声音,是你用到的媒介。然而,不只是个“比”,因它以很的用,十   在——今就到此止了。下一我再接下去。有的我可以回答。   (“没有……,’)   那,我就祝你有个美好的上。   (“彼此彼此。”)   (大声地:)并致上我最衷心的祝福。   (“你。安。”在十一点零五分束。自上次休息以来,所有斯的,珍一点印象都没有 ### 第六二五 1972年11月1日 星期三 上九点三十分   (在始,珍的述悠而安静。)   你好,安。   (“斯安。”)   口述:身体声音反的程度,不如它前者之后的“内在声音”反的程度。此外,像我   在染色体的构中,有某些特必靠特定的内在音来启。如果启没有生,那潜藏在   内在音把繁交的“基因”及“染色体”两者都在一起,而上成了一串的式影响。   我在里慢慢地,尽可能地以最的方式解。   (“我懂。”〔参第一章第六一〇里有基因与染色体的定〕)   些音真的彼此交成一个磁性的模式。些声音自己交互穿插(做手)而助成了模式,体   好,当你在心中造出一个心灵形象,它也是由才所的同特成的。那,一个心灵形象   (九点二十五分停。)   子、原子和分子 全都有各自独立的内在音与光。当息由你的神末梢跳也会生明确   用你的来,即使在你目前一生中,你的身体也然在不停地被造,身体并非一个一旦被   (九点二十八分。) .

  你体内的原子和分子真的一直是死了又被完全取代的。一刹那你都在地被造,事就是如此   例来,成你胞、血肉的原子和分子,并不会你肉耳听到的声音或肉眼看的光影有所反   假你正在路当中,突然一汽就快撞上你了,它好像无中生有地出。“你”看到了部,但   必仰把外界的刺激成一内在的刺激。但是,迄今你的科学家或医生所能探究到的,只   (九点四十分。珍入了深深的出神状,但很典型的,她很快就回来了。她喊道:“哇!他今将   (以同方式在九点五十七分。)   好,(了一。)身体里面的神也是由前面提(在一章)同的“内在构”所成的:神   然后它成了可用的料,成了甚至成胞的原子和分子也能用的料。在来的息被达   等到肉体有所反,“内在模式”已反了,而“内在反”必并且永要比肉体刺激的反   (慢地。)永有外在刺激的。被科学家察到的那些“消逝”当然是生在肉体上   且我回来看看那个几乎出的情形。那件事,包括那、它的,以及你自己那不确定   在有意的次上,你的料反,比如周的噪声,也是尖的刹声、眼汽逼近的   由于你是有血有肉的生物,感知的内在面就必有它在上的“等物”。但,要不是有些内   在你用肉眼看任何西之前,先透些内在管道“看”了它。内在的感知了外在感知。当你   (十点二十八分。)   那,在你有性的感知面之下,一个物体和事件都以方式存在,存在于彼此相互作用的   (停。)在我的“内在面”上,所有生的事件和物体都是彼此相的。其中的一个作或改   你的思想与信念有着同一的内在相,也能人的内部境。前面所的那个危急状,是一   它是透信念、情与想象,由内在相被推送到外在相里。因你看不信念、情与想象,于   你的“想法”代表心灵的意,它滋生出情感受与想象,而触内在的模式。它是行的力(   (慎重地:)作一个有形体的生物,想象与情感是你有的最的能量。任意一个烈情感在它   (很有力地:)例来,“情感”所做的不是把一枚的火箭推送出去,而是把“思想”由内在   你可以休息。   (十点四十七分。“好家伙,我告你,我才真是出去了,真的。房子塌下来我也不会知道,我想   (“那是一很怪的向内集中的感。当我述的候,有一很棒的令人意的利感,好像你在   (最后的想法,不久前斯曾表一些意。由一些掉的料里,我抽出以下的:“一般   (“人的需要及愿望会自然地来,”斯,“而你必耗些能量去摒除它。当然,目   (在此充才斯到的内在感官:到在止,他告了我其中大九,在《灵界的息》   (果次休息展成今的束。但是斯是回来了些其他的西,而直到十一点 ### 第六二六 1972年11月8日 星期三 上九点六分   (星期一上没。   (昨天珍和我看了《代志》(Time)1972年11月13日的封面故事,李·巴哈和他写的《天地   (不必在此述日期及其他。但在我得知原定于10月底刊登的篇文章将延期刊出之前的好几   (星期一上,珍又做了一个印象明的梦,梦里有斯料、她自己及某一志道的故事。她   安。   (“斯安。”)   口述。(停了一下,然后幽默地:)且个外:在,你看明白了,我可以在代(Time)之   (“我明白。”)   个上活着的身体,它的活和状况,是透意心的信念来指的。正如我在一章里解的   些看不的构,在肉体出之前便己存在,在肉体死亡之后也不。那,然你的身体状况   “基因”和“染色体”并不只是凑巧会有你所需的精确密料。料是由内而外刻在它身上   因此,内我首先形成“无形的”身体构,它然后再以血肉之躯出。用你的来,在心灵播   那,意的知并不依靠肉体的感知,然个属性的确需要一个沉浸在物形体中的察力。但   (九点二十九分。)   一个相信自己心有毛病的人,如果个信念不加的,究会透他的焦而影响了自己的“   你并不知道身体如何行它那些不随意的功能。意心不能理所有那些料,但是那些功能都像   如我也提的(在第二章第六一四里),基本上,意心并没有和“内我”断,也没有和那些它可   在你出生以前就定的个身体(理由稍后再)的基本架构之内,你个人有完全的自由去造   (珍的述非常真,声音有点大。她身向前,用手指敲着我之的咖啡桌,她的双眼又大又   那就是身体主要功能之一。那,以它自己的方式,一个患病的身体也与一个健康的身体一,在   你的境和你在物世界的体,也提供同的回你。了同的道理,痛你的境或你在其   当我告你一意念的候,用你的来,往往好像理想的果是完美——“人天堂”—   (斯要我瓶啤酒珍。他:“我不想他休息。”珍然在一非常深的出神状。我   然而,你是在物的存在里,正用你的身体作学与表达的媒介。你个人都是独特的。(停   在物世界里,的一条路并不会你任何像一个“平衡的完美画面”那的西。   (九点五十分。)   在本里,以后我会你也身其的其他“存在”;些存在在某程度上渲染了你在   若不是你所有的信念,不止是那些“幸运的”信念,全都会具体的,在面上你就永不会   意心在你一生以前就已存在,一生之后仍然存在。在肉体的存在中,它和大交在一起,在   (停。)那,在你生之前,你将有的身体形成一个精神上的念。个形象以下面方式“ .

  “自己”内在那些仿佛有的区分就是在儿生的,因在物生命里,意心必与大相,而那   你在可以休息。因屋子里嘈不宁,我要把柏留在出神状久一点——比。   (十点零六分。珍达一小的出神状真的得深酣了。“好家伙,我可真出神了。”她一面努力不   (她:“那,我想就再吧。”她把眼摘掉。一会儿斯就回来了。他一回来珍的眼睛就得   大因它与身体的,于是必与感官知所暗示的“消逝”打交道。如果身体的内部作用要   因此之故,就生了一个仿佛的区分,无形的意心有一部分与物的大相,而也有一部分不与   再一次,有件事是很重要的,就是你得了解引所有反的刺激生的那个最初的非   到某程度,内在料,必然会被那最直接面物世界的“自己”那个部分的信念影响。然而,   在,我建你到此束——   (“没。”我。早束令我有点意外。)   ——我已来相当多的料了。因此(笑地)你意了。   (十点二十七分束。珍慢慢地从一个很深的出神状出来。她最后,斯突然束此,只因   注    三者之有着一个比一个的展。子是一着的粒子,着着同数目的正    斯在《灵魂永生》第十九章里告我:“分子构出它自己的息,而除非你准了率去    此斯的是当神刺激横越身体的神系,它由一个神元,或神胞,跳到另一个的 ## 第六章 你信念的躯体与其力量构 ### 第六二七 1972年11月13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一分   (在去几天里,珍接到很多从全国各地打来的,也收到一大堆的信,些信与都是来求助   (今正当我在等斯的候,珍在有两个道都是放的,其一是有前述那位客的   安。   (“斯安。”)   口述。第六章:(你信念的躯体与其力量构)。以上是本章的。   名副其地来,你住在你的信念形成的躯体里而,你也是透个“信念躯体"来感知。你的信念可   个例子,如果你相信自己到了某个年之后听力会退化,它就会退化。你会愈来愈不用自己的个   身体方面的机能,就以上情形来,完全是一“”。你只不是着自己的信念,而忘了如   同的展,几乎可能生于身体的任何部分。可是,一般来,的不止是一个信念。随着   再一次,你一定要了解,你的念或是思想,并不存在于虚幻中,仿佛没有的幽灵或幻影,它   (九点三十六分。)   你的“意心”原本要估物相,并且帮助在身有形宇宙一部分的你在茫茫人海中定航   有效的“行力量”,完全跟着你的信念走。相信自己的无力与弱点,就等于否定自己的行能力。如   (停。)你一定要学会直接理自己的信念,否你就会被迫接与你的信念打交道——你只是在一   想要独立自主地行,就必始主地你想要它生的事情采取行,(地)先在你   你要做的是把“信念”、“情”、“想象力”全部合起来,在心灵上制造出一幅你想要在生活中   由于“意念”与“信念”都有磁相,所以,在尖立的信念之不断行的交互作用,会生   你休息一下吧。   (九点五十分到十点十分。)   我。不久前,柏就曾眼到“信念”的性与力量化具体的示范。   一个住在另一州的男人打了个柏,希望能和他个面。不知是什原因,柏有一   个人是个活生生的研究案例,示出“相互冲突的信念”在不予之下生的效果,一个人容“   个例子里的年人,自己的信念自行得了生命而活了起来,相比之下,他自身就得没有力量。   (十点二十分。)   你当面的是一个可称之“典案例”的第二人格象。我之所以在里件事,是因它如   的候,个人全身汗毛立,充了意,出一副准斗的子。他向你求助的“需   在他的命令下(他),个无形的朋友死了一个律,因照个人所,那个律非但不了解   了柏,我且休息一下……   (十点三十分。自从上次休息之后,珍就始歇性地咳嗽。在她愈咳愈害,使得斯不得不中 ### 第六二八 1972年11月15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九分   (前一,斯始那个最近到我家来的客人——奥古斯都先生,个人示出一有个“   安。   (“斯安。”)   ——我口述……   从,奥古斯都从一始,在成中就深信“内我”很危,深信人之所以起反,是因人几乎   他在一个事事立的世界里感到迷惑,彼此冲突的信念被不加判断地接受了。(停。)意心永   奥古斯都曾被教以去害怕他自己的思想,去逃避自我反省,因此,那些使他惊吓的信念或者意念没能   随着去,未的、吓人的信念数目始累了起来。意念和信念的确会自行滋生,在   在所有些意念他而言,都是相当地有意,他却把一意念分得很。再次地,意心   (九点五十分停。)   既然是意心的信念管制着身体不随意的运作以及整个身体系,那,矛盾的信念然建立了身体   因相似的意念的确彼此吸引,在磁性与情感性的两方面都是如此,意心自己有两完全矛 .

  (慢地:)奥古斯都那个感而有力,并且陌异的部分得个人化了。当奥古斯都感受到威   (十点零一分。)   你要明白,奥古斯都二相信他的身体几乎是不可征服的,而按照个信念,他的身体的确可以表得   是意心的一个分裂,但它不是在内我之内始的。当奥古斯都二取而代之的候,他是十分有意   奥古斯都一的情当然是他正在想的那些意念的一个直接。身体所不能忍受的,是由狂喜状   他与做奥古斯都一非常想与做的事,那些是只要奥古斯都一能有某些保就敢去做的事。然而,   奥古斯都二因此可以乱喊乱叫、欺、肯定他自己、出他同伴的,而免掉奥古斯都一任   你可以休息一下,我待会儿再。   (十点十九分到十点三十分。)   好,奥古斯都二的本性并不,然而,在灵魂学的圈子里,他却无疑地会被一个邪灵或向。   他的本是具有保作用的。那些被个人化的基本意念与信念,成了他个存在,他的形成是了   那,自弱的感愈,的有力感也就愈——但再次的,在有意的面并没有和解的企   (停。)奥古斯都的母只注意到她儿子仿佛非常的善。奥古斯都二并没有表出很明的“另   他得自己没有价的信念阻止他去用他的能力,甚而以任何持力去求一条有效行的途径。就   (停。)然而,此个“欺”造成了某困。奥古斯都二不但有很多的性象,而且在比之   (十点四十六分。)   事上,一旦奥古斯都二明地“占用”了奥古斯都一的身体,全家人而言都是而易的。他   其能量生个“替的自我形象”的那些信念,然后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出,在物相里造出了它   在奥古斯都二已有两个半月没有出了。奥古斯都是在一局里,因他仍自己的无力确信   此,在奥古斯都一与二之的极端融解了,因此,两个相反的信念系并肩运作。但奥古斯都却仍   信念的本与重要性如此生地表,以致柏受到了惊吓,而自己被迫采取一些的心理   (在十一点整停。)   奥古斯都:“借着他肺炎的病,我的朋友了一个反我的居,他(奥古斯都二)照我。”另   “也我根本不需要我朋友的保。”且点然是有助益的,在于奥古斯都始感也他不是无   他被以的:“如果我是如此的有力,那怎会又弱,甚至不能家糊口?如果我是   奥古斯都的身体又再度被于他自己的极矛盾的信念所左右了。在以前,当他是奥古斯都二,他的   要奥古斯都二消失,他必有一些勇气。然而,因信念的清楚分隔不再存在,他的太太而言   那,下就有的一个案例。在此,直接相反的信念在不同候主宰了意心,而一个都以自   有一次,奥古斯都在怒中从二楼窗口跳了下去而没受——一次相当不平常的。   然而,奥古斯都是如此的筋疲力尽,他几乎熬不正常的一天。你有—情况是,一个人透信念   只因奥古斯都二孩子气的个性最后表得如此明,以至于他必被舍弃。奥古斯都的太太左右了   (幽默地:)你可以做一个替的休息。   (十一点二十二分,珍于斯所的一点也不得了。一旦她由出神状出来——那是很快的,一   (那是今写工作的束,休息后,斯又来了两于我今早一些提到的一件事。因此,   (然而,我把笔本放在一后,又恢了。在一次自的交里,斯于他自己的来源及造   (我感些料似乎会走,除非我以某方式立刻把它下来,我常常想,理由之一是因 ### 第六二九 1972年11月29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八分   (就如在一年的个期常生的,我始一些平常的定。珍和我估,从在1973年的   (一的第一部分被掉了,斯在九点五十九分恢第六章的口述。)   在你的社会里,并没有一个真正适当的架构,像奥古斯都人能接受任何有效的治。   一个精神分析也奥古斯都患了精神分裂症,而很恰当地他上,但基本上,名   那,要做的事是去帮助奥古斯都面另一个自己行的含,以使他能接受它作整个本体的一   当奥古斯都二在控制身体,其化学成有相当地改,与奥古斯都平常的激素状有明的不同。   (在十点零八分停。第四章第六二一激素及信念的料。)   如果在奥古斯都二之内作了化学性的改,他会回到奥斯都一的人格,但改将是人工化的——非永   被化学性地抑的向,到某程度借着用而被勉遮盖了。然而,依旧存在,而很可能会   有候,情形会在另一个架构内被理,在其中,任何候只要奥古斯都二取而代之,奥古斯都   如果一个医生相信奥古斯都着魔了,而后服奥古斯都也相信“那个事”,那,他合的力信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三分。“当我始在出神状里〔在1963年下半年〕,”珍,“我一直得在一   (十点四十五分。)   口述:很幸运的,人心与身的性、性与造性,比我向来的要大得多。多像奥古斯都   “危急的合”(critical uniting)的插曲通常不会及久的病痛——然它也可能会——像是   在案例有各不同的与段。个人都是独特的。有候,其架构包括了另一治愈方法,   情形行了很多次,但主要人格却不明白真的生了什事。有候自写,或者灵会   当有人告用方法的人,他的写作是由一个魔或邪灵而来,那,既然它可能致更一   在,侵略通常是先前不能被接受的信念——十分有意却看不而被藏起来——突然出。然后,   解决之法是在意心里——我再怎点都不——以及在你接受的那些于相的本,尤其是   然,最基本的工作必由“个人”来做,但是,从各的来源,包括由内与由外两者,永可以得到   你可以休息或束此束。 .

  (“那我休息一下好了。”   (十一点十五分。我休息,的是要看看珍是否仍要我斯她在前到的意念。   (她先前有些疲倦,但到在已恢得差不多了;无如何,她是决定放弃那些而束此 ### 第六三〇 1972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六分   (在差不多九点十五分的候,珍和我坐着等始。九点二十五分,她突然地告我,她“收   (本假是要表达我斯的看法,以及它如何影响或改了我、人生等的意念。当   好,本的是:《透我的眼睛》,而它是你自己的,以你自己的方式及多重要   本包括你我共同的看法——你自己它的一个哲学面的解,以及它在你心中引起的   花点心思想想怎去做个——在平常的意状与改了的意状里察色的本。也注意   本可能包括,我透不同管道你的一些的料,也会到你用它的方式。然后接着是   我已了你一个大,确定你一定可以做到。此外,本写起来是很有趣的,合了你写作与   (“你有?”此我想套套他的口。)   我的确有。因就画而言,将助你渡一些,而激你一股新的、自的画力量(幽默   在我休息一下,而那就是我你的一点小小的惊奇。   (“的确!你。”)   (九点四十二分。“我是太惊了,眼都没戴回去呢。”珍在回神之后叫道。我都没想   (“当在一里像的事生,我真的感到惊! ”珍,“它与我一直在想的或做的如此不同   (在九点五十八分以同极的度。)   在:本将是稍后我要写的的一个好广告——而如果你把我告你的插入我在正在写的本   (“那是相当的狡。”)   因此把它包括在《个人相的本》里,因在你个人的相里,本是生的。   今我有好几件事要做。柏的一些将会在我下—章里回答。然后,我会做一些其他的个人   注    者若想知道斯与斯二的因,参《灵界的息》一第十七章与《灵魂永生》一第二    珍在此的是今的一被除的部分,以及斯在其中到我早期“法者”料将会 ## 第七章 血肉之躯   (在十点零一分停。我的始响。那声音穿透珍的房和客之两道着的。我不喜   (些日子她接到愈来愈多的。在当我其中一人拿起,已有心理准,我可能在与   口述:第七章:(血肉之躯)。   等我一会儿……人常常走了,忘了意念有其自己的生机和活力,人在本无界限的地方画地自   一般而言,人相信意念与血肉之躯没多少系。身躯似的,而意念否。那些衷理性的人   然身体的确是意念活生生的具体化,而同,些意念也真正形成了一个极的、有反的、活   器官有其目的——它作一个整体在有机体内提供机能。意的合作下去,以使你有个有   那,身体玩意儿不被某形而上学的果,却被看做血肉之躯的一个活生生的完形(g   个“黏土屋”,当你离它之后,不会立刻腐,它以自己的速度分解,不再被你宰制,它的原子、   形成你意念的能量,和生出一花或治愈你指的能量没有区。灵魂并不独自存在于大自然之   你可以休息。   (十点二十七分。珍的很好。写的工作告一段落。休息后,斯珍和我述了两料,而 ### 第六三一 1972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七分   (今稍早的我花在修剪圣上面。在修好了,多彩的小灯也于枝和垂的金属   在——   (“斯安。”)   始口述:体的生活之可,有很多理由,其一是,肉体思想的反非常灵敏,但又非常有性   你必住,你永住在一个自然的架构里——也就是,你的思想本身,就好比你的一   思想与身体相互作用,而成其一部分,就如病毒一。有些病毒有很大的治价。肉体常常会   所有害的病毒是一直都在身体内的。而其中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你有危,然在你体内,一   因此,根据在任一刻身体的条件、状况和需要,病毒可以是有益的或致命的。你的确知道,一   且,在通常西方的学脉里,随着代物的引,你多少在一左右的局面,身体知   (在九点五十八分停。)   只要你相信西方世界演出来的医学构的,我并不建你不去看医生,或不吃那的。你   你的念就与体内胞一的自然,也一的真。它彼此互相作用,就如病毒一。当你在   你可以休息。   (十点零六分到十点二十九分。)   好,我,思想与身体任何部位一自然。它和感一都是自然的一部分,但如果你定一个   在身体自性的机能里,你看灵魂易的流性,那“随着本然的我而行”的特性,是灵魂内在自   以你的来,可能性(probabilities)是成原的延伸和奏,生原在你的日常   死后仍活着是自然的,把身体大地而后再形成另一个是自然的。你的思想和病毒一地迅速、有   当你意念是精神性的和大自然分离的,那你就会得自己与自然本身分离了。当你想象死后的   口述束。在你想休息?   (“是的。”) .

  那我将再以另一条。   (十点五十五分。珍的出神状很深。房子早已安静下来了——在些日子里似乎很不常。休息后 ### 第六三二 1973年1月15日 星期一 上九点   (个月以来我有一串极美好的温暖日子,而地上没有雪迹。我的圣撤走了,然我一   (珍在通灵方面的工作致了者来信的定加,然不算多,我回信的速度却逐落   安。   (“斯安。”)   在,口述:众所周知,合成你胞的原子,以及胞本身,一直不停地死亡以及被取代。内   同的,在所有不你有意的自己知的生生之中,你的本体是安全而不受影响的。它全部   就如你的胞有其,同的,意心有一更明的。你有意的念好像一个扳机一   早先我曾将你的思想比病毒。在,把它想成活的磁胞,和你身体胞的不同只在其物   肉体的个胞可是一个具体而微的小子,有它私密的和与其他胞系的所有。以   且,个画面是化不已的、流的。身体意(所有胞的合意)即刻注意到在一胞里   (九点二十一分。)   个身体的言,接着就被估,而且所在面之多,超我能解的范。画面在身体和心灵   些不是你以的影像,却是极密式的,以磁的方式印上去,在肉眼看来不像影像。无   (斯珍在述最后一句,常常停,然在找正确的字眼。)   于是,言画面被拿来与两个典型比。首先把它与个人身体的理想健康准——其最大的—   你可以休息了。   (九点三十五分。“斯我停一下只我休息,”珍,“他有一大堆准好了的枓在那   (珍所提到的是于物和人“生物奏”的摘要。我没看完,但其中的一些已   在某程度上有一天生固有的平衡。身体有意的思想是如此有反,以致它天生具有自我   好比,你在4,受到重的外。在下午三点二十分,生了一个意外。天正下着雪,你母   在那天之前或之后的个下午同一辰,有无数其他的事件生在你身上。在你的手里面的胞,所   你有意地出要反的信号,而非其反面。去的事件,除非它被你心中有意的期待和思想   当然,有候两者都可以很有助益。例如,危的有意察,将会召来置似情况的所有   (在十点零一分停了很久,眼睛着。)   血肉之躯逃你意面的一些事,倒是十分明白的。它知道它常地死而生,却仍旧是它   把你的身体想做当下存在的一个大胞。你——更大的自己——有多身体,当一个身体死而再出生   只是个比,但可解身体它自己的念;作一个整体,它知道它“会死”,就如它在的某部   在你存在的一个面,有一个共同所,在那儿,身体意和源自你自己本体的更高意合在一起。   你可以休息。   (十点十三分到十点二十五分。)   好,因你存在有意,你借有意的思想形成你的物相。   我知道当我那句,我是在一而再地重我自己,但你必被提醒,你不是受无意事件所   些建将以无数的方式出——有些以你的思想方式来是相当的,有些借其他方法,例如   你也会做梦,恿你往如此般的方向行,或指出你改正的地方。梦常常引起行的改   在所有的情形里,当你切你的健康,就会有好几个方向可供你。血肉之躯是你的。   它是你灵魂的体化,透你的身体,灵魂将提供你需要的那些答案。在下一章我将始那些   本章束了。是渡的一章,我将休息一下,你可以始下一章,或如你要的可有私人料   (“那我想我最好是来点私人的吧。”   (十点四十分。在休息期,珍由斯那儿收到一些于第八章会有些什的洞——例如,当一个人   (当珍到我打好字的第一,她:“看起来好像我把有原子‘死去’的那一点弄了。我   (在我的相里,力学的第一条定律告我,能量〔物〕可以由一形式改成另一形式,   (自从斯在第六二五里提到原子和分子的“死亡”之后,我料特有趣,但我并没   (而在同,珍和我些日子以来到:物理学家正始疑,死板的“定律”——如那些用在   (那些有趣的人,可看早些提的第六二五,斯内在的磁音和光,有他在《灵魂   注    据科学家,病毒是可能使植物和物致病的超微位。它唯有和活胞才会殖,所以    直到1973年6月,我才完成了个小注:斯在第十四章及第十五章可能性,在第十九章    我用一般的法胞下个定:胞是个微小而非常的原生位(unit of protopla ## 第八章 思想,以及“魔”的生 ### 第六三三 1973年1月17日 星期三 上九点十四分   (今我珍,斯是否会述他答的者的回信。我在九点零五分坐等的始。同一   (注:珍今天花了她大半的工作在重写她的手稿〔物宇宙即意念的建构〕,并加上新的相内   安。   (“斯安。”)   好,我一始先来写一封信。   的朋友:   感你我的工作和程的趣。我同也知道,你想把哲学用于日常生活和行中,然而些 .

  然帮助可能会受迎,而我提供的那价是具有不同性的。广地,我最重要的一个   就个目的,我透柏制作了不断的斯料和,都以不同方式些目服。   然在目前看来可能不是如此,但我能你最大的礼物,是重新肯定你自己存在的完整性。我   柏只有多,必多事。我个人是知你的信的。然而,柏无法自一一回,不   能量永是可得的,不管你写信我与否。能量常不地在你自己指之下。如果你相信   斯   (“你。”)   在,等我一会儿;我的信就那束了。你会想要把它某些人,而不寄另一些人。你   (在九点三十六分停。我把斯的信包含在他的里,是有意的,因它了信念的重   口述:一个的。其果将会不辨自明。想想你一生中某件悲的事。相似的情很快就   你的思想会启适当的感。然而,在你的察之外,它也会触那些事生当,胞受到刺激   如果你持追求悲的想法,你就是在重新那身体的状况。想想一件你遭遇的最愉快的   要住,些精神方面的想是活生生的。它是能量集成看不的构造物,所的程,就与任   正如胞有个构,并且刺激起反,按照它自己的而合,思想也是一。思想因想而   (两配有喧警笛的子疾我的公寓,但珍似不所。自始,似的警号就有可   用个比方,你的精神和情感生活,形成一个用构成的架构,而些直接你肉体的胞起   且我回到奥古斯都那儿;因在此,我又在一个个人身上找到,于那似乎无的思想和信   (九点五十五分。珍很快地回神来。她又重近来几次的意念——然斯在第六章突然地束   (我第八章的。珍以已;然她在有点的印象,但无法清楚地得到它。警笛   (她解,就她所想,本是“比多率直的言要更狡,因你凭直感到它包括的那些   (在十点十四分以快的方式。)   好,首先,奥古斯都曾被各不同的方式告以:“你想得太多了。你做点什的事,投入运   很早,暴的情便累了起来,但在他的家庭里,他不接受任何放正常攻性的方法,当些   以一方式,奥古斯都上造出一个精神的构,其跟我在你休息前所的原一。   在他的正常状况下,他只接受他人期待他接受的信念。我提(在第六章第六二八),在他   (停。)果展成一情况,在其中,彼此冲突的一套套思想和情于起来,然奥古斯   在他正常的状况里,奥古斯都想到自己的无力——因他自己舍弃了正常的攻行——而感到弱。   他甚怕身体会失去控制而犯下暴力行,因他感得到那被放弃的思想和情的力量。当生一个   (十点三十五分。)   奥古斯都二被一有力感充,因他力量是的,而把它与他的正常自己分。然而奥古   (“没。”)   ——以及着奥古斯都自己否定的那些特殊英雄行的幻想和。   奥古斯都曾很方便地忘了的攻行,在被奥古斯都二喜地想起来了。果是,身体的化   我知道当柏会奥古斯都,青年把他自己的左半做奥古斯都二。在他的正常状里,他身   在奥古斯都二身上,得到了解放,而在首先猝的活之后,能量之流得平。然而,奥   在且忘掉情形下生的分裂,反来,想象你有的不断的思想和情感。当你感   一章将会叫作:(思想,以及“魔”的生)。你在可以歇歇。   (十点五十五分。珍曾在很深的出神状,她的很好,却得听警笛声。它在仍着,   在:你于“什得向往,什不得向往,什是好,什是坏”的信念,没法与你身体的情况   那,你自己的价系,是由你相的信念以及形成的那些信念累成的。假定你相信,要   “完美”字有很多陷阱。首先,它某件完成的、无法改的事或物,它也不能再被移、改   心灵永在一位、迁、柔的状,用你的法是没有束的,就如它也从没有一个始的   你的思想就是。你可能同也可能不同它,例如,像你一暴雨的想法那。不去管它   你的意心就是要区分那些思想,决定要把哪个形成你的信念系(注地),但在如此做,你   就因你接受下雨是一个当下的相,也并不代表你必相信天天都有暴雨,而那明的解   有些人怕蛇,就算是最无害的一也怕,而看不它的美和在宇宙里的地位。有些人害怕某些思   既然你有各式各的念,它都是有其道理的,就如你有各的地形一。在你的世界里,去   那就行了。在你可以束此或休息,随你的便。   (“我不想,但我最好是束吧。”   (快活地:)那我再加一句:我告你本没有。告柏我——但听我的呢?   (“你,斯。安。”   (十一点四十四分。只因我自己的疲乏促我束此。我可以看出来,斯是有法无止境地   (斯“本”的玩笑,原因在此:在一些近来被略掉的料里,他到珍在一本有心灵的 ### 第六三四 1973年1月22日 星期一 上九点十九分   (因我尚未打完第六三三的字,珍叫我把笔的最后两念她听。)   好,口述:个人“面”情有略微不同的定。一个人也得性感刺激的思想令人愉快,并且   有些人能松、致勃勃地想象他在跟人打斗、争吵、无情地狠方。同的念却会使另一个   (停。)大家常常忘了的是攻的真正本,最真的意只是指“有力的行”。并不一定暗示   以你的来,在你的相系里,生也是你所能做到的最有力的攻(地)。同地   (在九点三十四分停。) .

  任何想阻碍真正攻之流的企,其果是一个扭曲的、不平衡的、爆性的假攻,从而引起争   正常的攻跟着力的能量模式流,你所有的思想——不你在意上它正面或面、好   将引得你:“那,假我得我想了上司,或在我先生的茶里下毒;或更糟的,不在晾衣   我同情你的困境。事上,你被看来似乎很吓人、不自然的念“攻”之前,已然掉了不及   你个人必替自己找出那些力抑自己思想的地方,因在那儿可以找到多能量的阻塞。   在我思考一下被阻塞的能量。有意地,大多数人已能量感到害怕——他没有抑它   你很可能“而不”,只因你没把全部料加在一起。当然,没人能叫你那做。去做那   好,人常人相信魔鬼,因他相信神明。事是,当人始感到一罪感,他便始相信   物有一你不明白的正感,而与那天真的正感一起固有的,是一生物的慈悲,在最深的   用你的来,人是一物,由他自己脱升,把他自己的某些物能力化到极限,不再形成身   (在十点零二分停。)   你想休息?我忘了。   (“不用,我没。”斯—珍的相当慢。)   的一是指,人必弃自律、精确以及“本能”里安全却限制人的那些方面。意心的   慈悲由生物的构“升格”成情感的相。“新的”意接受它浮露出来的利——自由,而面有意   一只猫游性地捕一只老鼠并吃了它,并不邪。它不受罪感折磨。在生物的面,两者都彼此   (当斯—珍述料,我的子里出多年前的一个夏日,那我差不多十一。我和两个   (咪子事件接着我想起几年前珍写的一串小。多人称它“徘句”——日本型——但它只是   猫吃耗子。   两者都不存在。   告它。   (些日子天气特暖和,上始了一小雨,在在,随着来天的雷声。)   在某些面上,猫、鼠两者都了解,它共享的生命能量本何,并不会——从那些方面看来——唯恐   人,追求他自己的道路,走出架构之外——有意地。于是,同情心的生取代了物的固有   人,多少不受物之的礼貌束,将被迫在情感上与其物同。就物而言,“生就是被   (久的停。)   那,就如物无意地生命,你有意地生命。   你可以休息,我很抱歉。   (“没系。得很有意思。”   (十点二十七分。是珍的一次出神状。也是很深的一次——当我她,她却得听雷声。   好,你十分自然的罪感的和利用,真是可怕。   罪感是慈悲的另一面。它的原始目的,是你能在察的面上了解自己及其他生灵,如此一来   (停。)如果你因某,或心某念而有罪感,那你就冒了特殊的。若你相信   你通常不会把它造成一个你引以的玩意儿。如果你决地相信自己健康不佳,你可能用被抑   如果你有宗教向,并且信仰基督教的基本教,你可能会怪魔鬼使你如此般,就如身体造抗体   如果身体天生固有的本能不被干,它基本上会自我(self-regulating)。如果在某个候   一段,意心因它所在的位置,得以不身体的息。然而淤的能量必找到出口,   有十次在你有理的合,你心想告某人惹你,但你忍不,不想人感情;你怕自己会太粗   (十一点十分。)   在情形下,人于你何有的反完全摸不着,被深深地害,而你的罪感更加重了   你相信你是好人,你的身体就会运行得很。我知道你有很多人会:“我常着做好人,然   任何一魔都是你的信念造成的。它是由“不自然”罪感生出的。你可能把它人性化,甚至能在   如果你放掉不自然罪感的扭曲念,反来,接受自然罪感的古老智慧,争便不会有了。你   然并不指身体死亡的那个候不会来。它却的确是指你将了解,身体的季是跟随着心的季   然,有很多其他的状况,全都与你有意的信念有。例如,你也心病作而很快死亡   一般而言,你在儿是了展意,学由有意的思想来指的造方法。意心可以改   (我的眼睛了一下子,被斯捉到了。   (微笑着:)你可以改你的;你可以休息或束此,随你的便。   (“那我休息一下吧。”   (十一点三十二分到十一点四十八分。)   那,自然的罪感,是物无意的肉身正感在人身上的表。它是指:生不可多于持   自然的罪感与私通或性毫不相干。但它确包含着只适用于人的与生来的,那在其他物   当然,物不需要的信念,它也不能真正地被,因你的意是有性的,留下余地你   —个明着的言可能是一侵犯,也可能不是。一件性行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个侵犯。一次科学上   (十二点零一分。)   害人是侵犯。在肉搏中,了保自己的身体不被人害而人,是侵犯。不是否有很明   (停很久。)   因你相信身体上的自是抗情形的唯一方法,你就会:“如果我被人攻,你道叫我   我无此意。你能以几不及人的方法来抗的攻。首先,若非你自己本身已面或未曾   通常有各不及人的身体行,那就用了。只要你相信暴力必以暴力来付,就是在追求它 .

  (在十二点十一分停很久,两眼着。)   如果你割了手指,它会流血。在做,血液清除了任何可能入身体的毒素。流血是有益的   用个比方,当你攻性思想是的,你甚至根本没那系清它自己,反而把“毒素”囚禁在   就如在身体里会生一累,同的事也会生在你的精神里。在身体方面你最后可能会有一   我在将束此。衷心地祝你安。   (“非常你,斯。安。”   (在十点二十五分束。当珍脱离另一个佳的出神状,她:“哇,我在累了,但斯有 ### 第六三五 1973年1月24日 星期三 上九点四十四分   (不久,我便可始寄出斯自己的信我的一些通信者;他在第六三三口述了那封信。我把   安。   (“斯安。”)   口述:在(微笑地:)你不必写上我的第一个“在”。   (但我已然写了。)   “自然的罪感”与也很有,在人像足一入去、在和未来的四游,自   任何以前曾起自然罪感的行将来都会被避免。因人有着多方面的路子可走,不但很多   (于九点五十六分停很久。)   因此控制乃是必要的,以免拒充分利用物天生禁忌的意心如脱野般失控。因而,罪感—   罪感本身并不像你想的那,天生就与存任何。再次,它是一防措施。自然的   我用了好几次“反省的一刻”,因它是意心另一个特有的属性,而且,再用你的来,那是其   到那个程度,自然的罪感把人投射到将来。当然是个学的程,在人所采用的系内是自   (在十点零八分停了很久。)   我慢慢来……   (“好的。”自本始以来,珍的述一直很悠。)   世世代代的加,未被明的人工罪感的集,致了被抑能量大量累,以致它的放   你不可侵犯人。另外,禁令必具有足的性,来涵盖有意人可能及的任何情况。   你不可侵犯自然、生命或大地。以你的来,物界生存斗,然是多而以控制的,却   你不可侵犯。因此原同适用于生和死两面。你可以休息。   (十点十八分到十点三十七分。)   “生命能戮”意念是没有什神秘可言的。在生物面上,所有的死亡都潜藏在生命里,而所有的   病毒是活的,我曾(在第七章第六三一里),按照体内的其他平衡,它可以有利或有害。在癌   从那些角度看来,人口多是一侵犯。在争及人口多两例里,人忽了它的自然罪感。当   当一个人生下孩子,到一个的世界里,她意心的一部分也知道,及了一个侵犯。当你   当你不抱有意的知,反而拒了它,你就是没在用人所造出最精致美好的“工具”,你就   (很决地:)当生,人因不履行,必退而依靠古老本能的迹——那些本能本来就不   (十点五十二分。)   果,所出的信息是如此极度的矛盾,以致你陷人一境地,在其中真正的本能无法做主,理性也   目前,你有情况是,人口剩通争来(停),若非通争,那就通疾病。但又   “魔”——你的投射物——于是被加一个国家的人之上,或另一族的者上;有候,一整   (十一点零二分到十一点十二分。)   在,口述:因而,一个家庭可以如此地被分割,其中一是以英雄形象出,而另一个是人   你也有两个孩子。大致来,其中一个的行像奥古斯都一,另一个像奥古斯都二。因一个好像   “”是外向的,正如攻性也是。你无法抑制其中一个而不影响另一个,因此在情形下,听的   那,同适用于国家。自然的罪感是个造机制,是了要用来作在解决方面一个有意   如果你随着自然罪感走,它将是个明的向,不但来生物的完整性,而且在意内触一些活   等我一会儿。(停。)此章束。   注    抗体是身体了中和毒性物而制造的蛋白。在此,斯再次假定有机体象在精神上的内在 ## 第九章 意的生   (十一点三十分。)   第九章:(意的生)。   (我必斯再一次章名,以确定我没听。)   就物而言,在做出某行的他自身和及的行之,有各不同程度的分界。然而,随着人   在完了。我只想个而已。   (“好的。”)   祝你安。   (“你,安。”十一点三十五分。此的束很突然。) ### 第六三六 1973年1月29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八分   (今我尚未打好第六三五的字,所以我就把我的笔当中的第八章最后一和第九章始念珍   (珍仍在写她的集——《灵魂与必朽的自己在当中的》 ,上星期她将那料了一些音,   (从我下面的公寓里来极微弱的古典音,今斯以安静的度始。) .

  好,安。   (“斯安。”)   口述:恩的状(the state of grace)是的一情况,在其中的生都是不力的,一透   因此,你出生在一恩的状里。你不可能离它。你将会死在一恩的状里,不管有没   你可以忽略它,可以抱持使你它的存在而不的某信念,你是受到恩,只不感知不到自   “”看出人的雅与被。就像自然的罪感一,在物里,恩的状是无意的,是受到保   例如,在某些物中,有意的升起明可,却仍非常有限与特定。一只狗可能得最后   狗不会追去它有多喜悦地感自己的恩状,也不会期任何未来的刻会再生。然而,因   在生物面上于生命的那美妙的接,不能加于人正在萌芽的意上,因此了要有效果地   当人安住于他的意范之内,得察到他的受状况,因他把意向了自由的新世界。如   自然罪感的,不会引你所的良心(conscience),但是良心也是依那“反省的一   在:就其本身而言,人工罪感是很有造力,那是当人的意心始思索玩味原先不任何   你可以休息。   (十点零四分。珍很快脱离了出神状,令人意外的是,然楼下的音声音低,她却曾受到干   意心造成了区。它把原先无意的料完整的完形到察表面,然后以不断化的形式集   意心具有无尽的造力,适用于意心思考的所有范。意心也是料的者,因此   人天生是善的。他的意心必自由,有自己的意志,因此,人能自己是的。他就是按照   意心也天生地能看到自己的信念,并反省和估它,因此如果人按照本来的子去运用个   (在十点三十四分停。)   物没有需要。它舒适地在本能的限制之内,同也探索人不那密切熟悉的其他知面   然而,你无法自有罪而享受到知;至少不是当你在有意面上自有罪。如果你,   “不可再犯”是事后唯一的息,我把些念放在你的范畴之内,因你来,它是生   在一个同的里,是无意的,事的本身,和你了它而受的那件事,两者同存   我几乎完全没提到世投胎(第七章第六三一),但此容我明,世的理是意心以   更广地,也并没有因与果,然在你的相里,些是基本的假 。   (慢地:)再次地,我用些念,是因它你所熟知。在的世界里,它得像是真的   你可以休息。   (十点五十六分。珍没有“它到底是在什的最起意念”。因她如此好奇,我就把最后几段   (在十一点十一分以比快的速度。)   在,你反省的“那段”越久,在事件之就仿佛了多。   你似乎以,在世的存在之有那一段,一次世跟着一次,就如一段似乎跟着另一段   然而,些多重的存在是同且无止境的(open-ended)。用你的来,在多次元相里,   你的信念、思想和情感是立即具体化的。它在世上的相,在其端即已同地生,但在   “立即”并不暗示一个完成的完美状,或一个所有事都已完成的宇宙情状,因件事仍在生中。   你的身体内有着与生来——用你的来——奇迹似的力量和造能量。你很可能把句当做我在   (十一点三十二分。)   肉体上,你必遵循生于其中的大自然,而在那范里,青春和老年的循是极重要的。在某些方面   想象一下当你的气息离身体,它到哪里去,也是溜一扇着的窗,成了外面空的一部分   上你的眼睛。把你的气息想成生命,而你是那个它曾流且正在流的存在(entity)。于是   空气的一个原子和另一个都不一。一个都能以自己的方式知并且能入更大的型和   好比,物通一座森林。你以同方式通心灵、心理和精神的域。物透感官得到来自它   我是否得太小声了?   (“没有。”但是我必斯重几个字。)   口述束(大声地),本束——   (“得很有意思。”)   ——并祝你安。   (“你。安。   (十一点五十分。珍的出神状很深。她的定而切,打了几个哈欠。她斯就在那儿,准 ### 第六三七 1973年1月31日 星期三 上九点零五分   (在斯始口述写之前,他花了十五分回答我替人的。)   在等我一下,口述。   (在九点二十分停。)   你的“你自己”永不会被消。你的意不会像火般被熄,也不会在某“涅槃” 里被没,   我曾你的身体和它胞的成到某程度(例如在第七章六三二里)。那在成你肉体   把你的大我(greater you)——如果你要的可称之存在——想成好像正在形成的一个和你肉体构   因此,你其一部分的那个存在或“更大的”心灵构,察到的是比你要大很多的活次元,但是   在肉体生命里,当息跳神末梢,有段的流逝(第五章第六二五),以其他的法及   就另一法及在另一个不同面而言,段生在——反省的片刻延伸它自己——当自己跳离了   (九点三十九分。)   在就此而言,并且只了我个比之故,把“自己”的一生想做跳一个多重次元构——同 .

  我做了些比,因它恰当切,但我也明白它可能令你自渺小,或你的本体感到害   你要休息?   (“不必。”)   在用你的来,你也要住,在那成你的胞和你“自己”之的大沟。你自己目前的本   你可以休息。   (九点五十二分到十点零七分。)   在:你有意的意念、期望和信念指着胞的健康和活。   胞没有你所的自由意志。它天生有能力形成其他的,但不是当它与你合在一起的   (幽默地,斯确定了我把最后一句得正确。)   你呢,的确有自由意志,因然存在的心灵构能与身体相比,它却是广大次元的一部分,并   在一个胞和另一个胞之,有很然的密系。在身体本身奇迹似的肉体构之内,有常地   (在十点二十分停。)   一群胞形成一个器官,一群“自己”形成一个灵魂。我不是你没有一个可称之你自己所有的灵魂   它属于你,而你属于它。你居于它的相之内,正如一个胞居于一个器官的相之内。器官以你   胞在你看来是物性的,“自己”否。那,那个存在或大我,是由灵魂(数)成的。(停   在你自己之内,你有“意”造性参与的所有潜能。胞不必要有意地知到你,才能完成它自   的者,你是在展心灵构的程里,是在成灵魂的一个有意参与者的程里,以某方   灵魂也是造性的心灵构,一直在化,却永保持其个的完整性,(停。)而所有都彼此依   (十点三十七分,珍的出神状很深。她似乎很快从其中了出来,却:“我在天……”她的嗓音   在:当你察到存在和灵魂的存在,就可以有意地汲取它大的能量、了解和力量。   它是你天生可以取用的,但你有意的意向在你之内引某改,因而自地触了利益。   你的意正在成,因此用它就会展它的能力。意不是一件西,却是一属性和特征。那就   它因你的意向自地生——如果你不因恐慌、疑或相反的信念而甩掉它的。   (停了很久。)   想象你自己是个看不宇宙的一部分,但在宇宙里,所有星星和行星都有意而充了无法形容的   然后看形象爆炸成你自己的、不可置信的光明意,而悟到它是一个大很多的多重次元构的   相反的,如果你烈望某个事件,那就用能量尽可能栩栩如生地想象它的生。如果   以你的来,如果你相信自己了疾病来前世的缺陷,那,若你了解到,你是在在形   后我将像天生残障。此我在的是可以在身体上正的情况——而非,譬如,   (在十一点二十七分停。)   你想要休息?   (“不要。”)   你的身体是造力在面上的基本品,你一生所有其他的构筑必来自它的完整。你最大的   造力——在所有相之内最大的力量——来自我在本里没到的来源,而一直达到最小   在我片刻;如果你想要的,可以你的手休息一下。   (在十一点三十四分停。)   下章。我相信章是第九章。   (“。”)   好的。(歇地:)“身体即你自己独一无二的活雕像。人生即你最密的作品,以及在你个人   (“就些?”)   那是全部的。你都弄清楚了?   (“是的。”后来注:在此斯弄了;如在第六三九里会看到的。上是第二部,而非第十   你可以束此或休息,随你的便。   (舍不得地:“我想我是束吧。”)   那我祝你安。   (“也祝你安。”)   ——柏靠你帮忙走了路。   (“好的。”此地斯是指珍在白天的写作划。)   我最衷心地候。   (“斯,,安。”   (在十一点四十分束。当珍第二天早上醒来,昨斯的一段犹在她心上:“一群‘自己’形   (珍很确定她在述料没。在核,我我的笔支持她的。即使就所的   (重《灵魂永生》第六章:〔灵魂及其感知的本〕。有助于提醒我,灵魂真正具有无限属性。 ### 第六三八 1973年2月7日 星期三 上九点零九分   (二月五日星期一上,我受托要有一,是因不久前我了一位外州来的客定的。但   (因它特殊的脾性,隆尼是我另一只老的描——威立的良伴,珍和我常在猜两只猫之的特   (星期一上的是有用迷幻——包括LSD——做治的事;没及本的口述。上,一旦珍   (即使如此,在星期二的ESP上,她的能量运用是非常惊人;整她一会儿是斯,一会儿又用   (斯已了第十章的,但当在我坐等的始,我提醒珍她群体灵魂的,如在第   在:安。 .

  (“斯安。”)   等一下我上口述。(是第九章。)   我看得出我的那个比——把灵魂比做存在于多重次元心灵构里的一个器官——使你搞不清我若把   如早先提及的(在第六三七的十点二十分),地再追随那个比,个“自己”在“超灵”之内   早先的声明我而言没,因个“自己”将把在整个位之内其大相的那个部分,称它自   (“是的,我想是吧……”)   如果你是如此,那者也会一。   (然我回答是的,但在第一次休息,我了字典里“超灵”的定,以防万一那定会使我要   我明白一整份料很,也很解。然而,在你生活中的多例子里,它得非常切,而   在整本里,我常想要地并以不同方式受恩的状。(停。)到儿来的那位年   我才你的料,了解重量的LSD个人的影响是必的。此我是与一人的、勉   (“你是指‘良心’或‘意’?”)   良心。我得清晰?   (“是的。”我答道,然偶我必他重一个字或一个短句。)   他相信“自己”(self)必舍弃“自我”(ego),而象征性地死去,以使那“内我”(inner self)   (九点二十九分。)   一个LSD、良心及“自己的死与生”、精神健康和灵性明的,你那些不吃迷的人似乎不   上,下一章将章提及的一些作更一的:作一个个人,你能察自己更大的   在:本章束。   (在九点三十五分停。)   那天上,你的没被移作他用。那不属于的口述。   (“好的。”在回想,珍和我确曾奇怪不知星期一的是否算在的口述里——斯今却把料拿   注    后来加的一个注:更多于《》、意改状、造程等的料,第三章第六一八的    在《灵魂永生》第三章里,斯做了部分的明:“基本假是我所的那些相的念——你    在佛教里,涅槃——一无上之境——是由个人生命的消以及灵魂的被吸收并入那至高无上的灵    我一直斯的“价完成”是个特人深省的名。他在些始后不久就用到个。在   “我以尽可能的法,把它——料——你。如果生是你装宇宙最必要的法之一,价    一个外:真是意想不到地有趣。照斯所,默生是“法者”——世世代代在有肉身及无肉 # 第二部   人生是你的造力本,身体是你自己独一无二的活雕像。人生即你最密的作品,以及,在你 ## 第十章 自明的本与制明的本   下一章。   (作斯,珍一不地坐在椅中超了一分以上。她着眼睛,她以前常告我,当她在出   (自明的本与制明的本)。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然后我再始。   (九点四十分。直到束之后,我才是斯第十章的第二个。也我的失是由于   好,个年人是位名医的助手,写信来要求他行一(在1972年11月13日)几天前的上他来   他曾有一段研究物的治功能。在此之前,他曾在印度流浪,最后追随一位上。后来离   冥想曾他一些悟,但是在印度的上却告他,他必盲目地服从。医生他多自由,并且   他看病人、不快及神的人被到真理的新堂,在其中,化学品取代了所的圣餐。他   在一受控制的条件下,他自己也服几次物,先是小量而后大量。他碰到了一些特吓人   很多人在恐怖的幻(bad trip)后曾到我儿或写信来,尤其是那些一直在追真理的年人   当你在日常生活中相当地快和足,可是在一“恩的状”。当你得和宇宙合一,或碰到   (十点十四分。)   些自然的状,在你的胞内了去快的,那是由你一生中某些特殊事件引   个个人性的胞,接着触胞内的其他次到不同的程度。再次地,个原子和分子含有它   例而言,其你一生中的任何事件都被写入宇宙的中。因此在一明的状下,个人的胞   你要休息?   (“不要。”)   无人干,你在不同的候,会自地到恩或明的状——然你可能不用些,   你的意是你“内我”的一部分,它是一直在化的。以物的意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展,   在用到重量LSD的治里,生了一化学性的不自然狂状。到狂,我是指意被迫入   你休息一下。   (十点三十四分到十点三十九分。)   在:在不自然的情况下,你真正地使自我意面了它自己的死亡,在一个本不必生的遭遇   的确是把心灵景露了出来,心理分析家来很好的料。但病人所的——些全是适用   最深的生物和心灵构已被改。我没它有受,然在有些情况下可能会。意在其根本   新的自我它出生的情况相当了解,它知道自己是由前一个自我死亡中生的,然在它出生,会   那个自然的生命完整性是不一了,它永不能以同的方式去信外在的世界,因它与外在世界 .

  在:在生命的旅途上,的自我改是自然的,在任一候当自己在整的程中,它就和以前   事上,我一直在生当中生活成,却毫不知(珍了而向前:)重量的L   休息一会儿。   (十一点零一分到十一点二十四分。)   在:只因你相信自我是自己的非生子,所以才花多精神去把内在的知出来。   因一个人不明白自己意的性,才会同意服用LSD作治。因此病人和治者有一个共同的信   他也共有其他的信念,好比:内我是所有被抑的恐惧和野性的一个,必被迫把些西   其,只是病人和愈者在其中运作的另一个信念了,愈程的自性的确心理分析   在之下,能以象征的方式看到一眼被扭曲但明确的心灵景,而些象征的心灵景是意想要   最糟的是根本没那个必要。所有些治是建立在一个念上,即意心的无能,即它不知道深的   (十一点三十八分。)   以方式攻你的意,使人意的定性受到挑,蔑了你身人的身份。你可以   有些美国的印第安人,以自己的方式使用羽玉(peyote, —迷幻仙人掌)——但是却不量到致使   他本来的自己并没有死亡,而成一切万有的一部分——如他本如此的。他能消化由此得   如前面到的(在第四章第六二一),而言之,当今流行的有两思想派。   其一相信意心和理性有一切答案,但学派而言,是指意心主要是分析作用,而他透   两派都不了解意心之内天的性和可能性,而人几乎才始用到它的潜能。   好,我将束口述,你有没有?   (“没有。”)   于你的猫的料,随都可以要得到。   (“好的,你。”在大了。我都睡眼蒙,斯在上星期一省略掉的里,也提到可以得   我我的合感到很高——   (“我也是。”·摩斯曼,珍在Prentice-Hall的主,用通知她,在几天内她将收到本的   ——但是(微笑)你知道,我早知此事 。   (“是的,斯安。”)   (大声而快活地:)不要担心,如果你愿意,我一周可以上三次。   (“好的。”稿子定以十月期。)   除了打字以外我可以做其他事。   (在十一点五十五分束。珍很快地回神来,然后玩笑:“在我有多剩余的精力,我感   (然珍的确累了,可是她仍有很多精力,并不互相矛盾。在子夜,她用“利”我唱了首   (珍在此的序言中到“利”。) ### 第六三九 1973年2月12日 星期一 上九点零五分   (上之后,我告珍我斯了第十章两个目感到十分好奇,但事并不重。)   好,安。   (“斯安。”)   本的第一部叫做(你与世界的交会)。你所及的是本第二部的(第九章第六三七的   (“行了。”)   在:那是你的指示。(停。)口述:你的身体即在肉体中的你。如我曾在的里提到的,在   当然,所有你的必以肉体中心,而你肉体的能量来自灵魂。透自己的思想,你   你的意念本身遵循某造力的法,有其奏。心智的想程透子来运作,是和你胞内   当你用了重量的LSD,便是人地造了一个灾区,希望由其中救出一个有效率的、有用的自己   (在九点二十一分停了一分。)   日常生活中,有相当多的自然治常在梦境中生,甚至是当梦魔可怕到会人从梦中惊醒,那个人   但是,自己是它本身最好的治。“自己”知道心灵能承受多少“”(梦)而得蒙其利,它知道   一串梦魔常常是一本身会自我的治,可能使意本身吓一大跳,但无如何,人在   其他的梦中事件被忘,可也是梦治法的帮,而助其达到效果。就如有些LSD的治,   (九点三十二分。)   如果科学家研究身体和心智的自然治愈能力,他可以学会如何鼓励些能力,因程——而我   当用了大量的化学物,意心被迫与极具震撼威力的正面遭遇,而那不是它本理的。   它自己的定性和察力可以大大地加深加。当一个人在面大自然似乎危机四伏的情形,他可   意心本来是被来些力量的,在却无法招架,同又被剥了它天生的能力——的确   柏一直在写一本集,叫做《》,他最近在其中到双重世界(double worlds)。有个上   当他静个相,心中充了喜悦。他知道在物世界里,水坑是平的,但他在感知另一个同   有一子他以肉眼看到了双重世界,若是他的意心没有清楚地了解,那个然令人,也可   但当意心被迫去面没如此令人可喜的遭遇,同又被去了他的推理能力,那你的确侮辱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九点五十一分。珍的出神状相当深,今她的是斯始此以来最快的。在她一再地打   (当她有了于水坑的——以及另一个以下上会描写的,我叫她写下两件事的告,以   口述:(幽默地耳:)   (我也耳回去:“好的。”) .

  在柏“雨灵”的之后不久,又有了另一个,那就是他站在那个特小的厨房里,在很清醒的   他很清楚地且具体地看到它,却找不到它的来源,情形持几秒后消失了。柏一看到那黄光就向   了一会儿他起了他的句,而在两者之做了恰当的系,意心一度受到光的来源,但它   那光所代表的意,在他准好去完全地感知,便会正常地展出来。因此,事已生,但就   在那些生的象中,可能有一个扭曲而怪异的段,而在此段内,行似乎不可能生,因在   在后来接下去的里,常会有一些感——比如重生,上的确是那。“自己”的老已脱   里常自提供一个而有力的基,然它到“老家伙”并没能活下来——那所的新的自己   个生物身份就是肉身的你,在就你而言,所有的表达都必透肉体,但是你不止是活在个   (十点四十二分。)   如果你只与肉体同,那你可能得死后的生命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你自只是一个精神体,   心是非常重要的。在一个烈的服里,你把身体上的表从它自然的背景中取出来,以   心理分析也会:“着走,如果有必要的,你就被掉好了。”就与你的生物   (微笑:)我十分知在此做了个扭曲的宗教,就是:死于自己而你将重生;你不会死自己   (在十点五十四分慢地。)   所有生灵雅的舞都反映在身和心的宇宙里,而你也随之起舞。但是并不包括把自我死在   永是因你不信任自然的自己,你才求助于的嗑治。那些求治的人害怕他自己本体   在生活里,灵魂是披着化学外衣的,你用吃身体的那些成分来造成一个适合你信念的形象,   然而,如果你相信在某食物中的化学成分,会你有很大的坏,且会来惨重的后果,那,即   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零五分,珍上次休息之后斯所的完全没有。   (以下就是她我写下在2月2日上,她雨坑生物和光的的一个告,珍的叙述和充了   (“1973年2月2日星期五”   (珍写道,我一整天都在写,集叫做《灵魂与必朽的自己在当中的》,在一灵感泉   “我用双重的野   同在两个世界里穿梭而形成   一支一又双重的歌   歌出思想与   血的漪   它回旋、而醒,   横我一宇宙的   双重天空,碎成   彩虹的母音,在唱着   柔的安眠曲,   在我的两个世界里   落如光。”   (“在后,出去。我不知道,但天已了,雨下得很大,无声的光天,   稍后必朽的自己:   “那光,掠而,   它触到了什?   它是否真?”   此刻我站在厨房敞的窗,   再度望那雨湿的街,   只是在天色已暗。   我已写了一整天,   也做完了做的工作,   客人就快来了,   因此我的子一片空白。   我却被吸引,怔住了——   雨珠落下   成千分离的亮光点   在下方聚成水坑,   就在我的凝下   水坑地升起,厚   成刺的薄膜,像充了气的肺   或一刺猬状的光,   而在它的内外都生出雨珠。   它入往前灯的反光,   而灯光盲目地冲它的身体   直到它溢得悸起来——   一个亮流的生物。 .

  在世界它是平面的,   同以另一   我看它的另一面目。   光地升起   几乎而行了,   但若那光来自   我所知的世界,   我必承   我不知道它是怎来的。   但,的灵魂,   恐怕我在   不能等你的回答了。   我听客人来了,   我很高就只坐聊天   在暴雨的夜   当挟着雨吹。” .  雨水自它平滑液状的皮滑落,   而那儿站着一个如此流不已的生物,   一部分都活生生地在、在滑、在,   我上了眼睛。   我几乎立刻了眼,   那生物已又平下来了   但正始要升起。   当我所的一件西   走我的灵魂。   我的世界会合,而我叫了出来;   当我正喊叫,一个柔的光圈   突然出,   就正在我面前   廓分明地,在冰箱与   炉子之。   我大吃一惊   往后跳——   一圈柔亮的光   在空中,从我腰以上   高我的,   不是一火球,却是一静静的,   的,不的光   没有光从它的散出,   因此房的其他地方   仍是的   那当然是。   但由冰箱或炉子   都没有光跳出,   室内或室外   也找不到此光的来源。   它在空中   像一个突然出的平的向日葵,   超的大,   没有子或枝干。   一个兆?你到的   那将合我双重的   一世界的光,   由你的宇宙出   到我的宇宙?   不它的原因或出,   我得它必有其出的理由,   而我很想知道   那理由是什。   我知道那水坑是自然的.

  (“在个水坑的生物上,我同到两个相——的水坑及超的生物——而且我想我可以在两   (在十一点二十五分重新始。)   在胞正常的死亡与重生的循里,以及自我常改的情形中,有一平的程而且没有失   如前面所提的(在第一章的第六一〇),你所的自我是自内在本体中升起来,以面世界的   在一不自然的下(LSD的作用),有一个狂乱想重的企,即是内我着“派出”替代的自   在所有程里,身体在一非常激的状,而整个肉体被迫尽其所能地面一串的灾反   意念形成相,因此身体于一些“假想的”情况反,在其中,心智造出其并不存在的可怕   (十一点四十分。)   情形到某个程度,的生物本也是一个攻。由用引起的意象与,很少被忘掉   (停了好一会儿。)   我知道很多心理学家和心理分析的感是,他是用些方法来制心灵航海。去解剖一只青蛀   口述到此束。除非你要,否就到此止。   (“你要我一些于隆尼的料。”   (如我在第六三八一始提到的,我的猫隆尼在一周前死了,我把个料包括在儿,因很   那只猫本来在那个冬天就会死了。你而言,那是一个可能的死亡。在它一部分的相里,它的确   (斯提到的那个房子就在我斜面的街角,是个十九世末多利式的老旧房子。珍常常从我   (四年以前的冬天,那房子被火了。住在里面的人搬走了,房子的外壳被木板了起来——隆尼那   柏多少有点怕那只猫,它很野而且本来是被的,就好像柏心目中的一。因此柏   而隆尼自己也知道一点,所以它得像柏的一胖,但不再具有威性——你于把它扎   是一只公猫,然而当它是一只小猫,你未能成功地把它引你家之前,你和柏原先   隆尼甚至学会如何和你的另外一只老猫威立相,威立成它的良。   柏的母非常怕猫,尤其是猫,偶隆尼和柏会把些心病彼此来去,然而它却不是一个   它也是柏辛童年的一个象征,而且某程度上只由事件自然而然地去才得以克服。   去年随着柏的母之死,隆尼柏的那象征意也完成了。隆尼甚至做了一个最后的服,透   了。   (“你。”)   我最衷心地祝福你。   (“我也祝福你,斯。安。”)   (十二点零八分,珍个料一点也不得。当我在些,我才斯在隆尼的 ### 第六四〇 1973年2月14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七分   (餐后始下雪。在始的候,雪看起来可能是今年最大的一。左右街坊都悄然无声;   安。   (“斯安。”)   在身和心之内都有自然的回系,它运作以建立最好的平衡架构,你得以在其中生展。在你   (停。)我在正在着找到一个适合你作的奏……   (“我没事。”从始,斯—珍的奏就不,我正在考是不是要打断他,一生了   人来,有意的思想是相当重要的,是无意活的指者。以一特殊的方式,你   治系是个相互系的一个重要部分,而它常在运作。在一方面来,当意心和身心的其   状向一个精神与身心都健康而有效率的情况。一个知的心智透理性的大性空,以   例来,意心可以把一玫瑰看做生命或死亡、喜悦或悲的一个象征,而且在某些情况下,   于是些新模式自己的内在部分生醒或刺激的作用,而永供新的。内我透它自己   (九点四十五分。)   当你的身心一同工作,那两者之的系就得非常平,而它自然的治系就把你放在一   看起来似乎技和明造成了很多的害,事上也是如此。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技也把大的音   音是予生命内在声音的一最佳外在表,内在声音在身体内不断地生治作用(第五章)   当你在听雨声的候,声音的自然治也能生。不需要物催眠,或者冥想,你只要容意心自   然而,你常常借着逃离吓人的有意思想,而避免自然的治,事上,那些吓人的有意思想   你可以休息。   (十点零一分到十点十六分。)   梦是你最好的自然法之一,也是内在与外在宇宙的接物及你最有用的。   通常你没按照自己目前的信念分析你的梦,而被教以一非常制式的方法梦,比如,你被告   些学派的确触及了相真面目的一部分,但它全都忽略了你的梦有一大的个人和高度私密   火有一意——如果你怕它的;但是如果你火一温暖的来源,它具有另一意了;以上   当你清楚地把自己的有意地想出来,然后再入睡眠,梦就常常会帮你解答一些   梦境供你一个的架构,在其中探可能的行,而决定要把哪些付行。不止是上一提到   在本,我将会到很多梦具有的造作用与治作用,并且提供一些方法帮助你更有效地运用它。   你的本不但有自然的愈能力,能从自己的里生独特而特定的私人因,你可以学着   在个域之中,有一些事件相当重要,某一个情况,也人不具有多大的意,却可用来打   任何一个看起来也很蠢或很怪的活,若能你一足感,就去做也无妨。任何一自然治愈   (十点四十二分。) .

  浸淫在里也是非常具有治功能的,因品的造是自意心和无意心的一精致合   最具有更新力量的意念,以及达到真正明的最大的一,就是悟到,你不可的相世界,是借   我在此有一个更清楚的:你个人有意的信念指无意之流,而无意之流把你的意念   例来,你不能狠狠地告自己:“我要得到明。”而期待它生——如果你所有的信念上却朝   比如,你也得不配或者相信你不可能达到明的状,在情形下,你就是在出矛盾的信   如果你没有以相反信念来妨碍“性”的,“性”也是另外一个自然的治系。没有穿上教条外衣、自   你要休息?   (十点五十六分,“不要。”)   灵魂不止是披着化学的外衣,并且件衣服是从大地的所有元素出来的。当你具有肉体,任何   你的梦和生活中的事件,不断地在改你体内的化学平衡。你的梦可以提供你日常生活中没有的   而另外一个梦也提供一个“梦幻般”宁静的插曲,在其中,所有的都被减到最低,使得某些量   梦是极有效的,但很短,除非意心肯面造成不平衡的那个信念。然而外来的重   在治之后,意也有很高亢的,但它得,它的任何探都是建立在它不了解的上   你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三分。珍的出神状很好,大部分的述都是平而切的。在雪下得很大,在十   在:你的身体是你自己活生生的雕像——不止是它的形状、构及性,包括它奇迹般的感官以及   (停了很久。)   当你造个形象,身体那些天生的能力也帮助你持生命。(停。)所有些造性的泉   一个画家把他的一部分放画里,你把自己所知的一切放你的身体里,因此身体成了一个具体   一个画家并不会由他所造物的眼睛向外望出,而看到了挂画的个房,可是你却由自己的眼睛   一幅景画中的,不会被吹三度空房的所;一幅人像画中的人物,如果眼睛是的   (十一点四十四分。)   一幅画中的景物是画在帆布或木板上的,但你的灵魂并非画在你的身体上,它入你的身体而成了   束。   (“你。”)   (上没完事。斯又回来了一料,在其中,他短短地了珍自己“信念”的探,她   (他把所有些元素集合成一个心理上的整体,而宣告:“些,是由你自己作生物的 ### 第六四一 1973年2月19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二分   (从今八点半始,珍接到两个外州来的——因此始得了。)   安。   (“斯安。”)   (玩笑地:)你准好上了?   (“大概吧。”我只是半玩笑地回答。不知什我有点心不在焉。)   —个家用他的意心、造能力、肉体以及内在源来造一座雕像。   当他慎重地决定要造一座雕像,就会自地把能量注在那个方向上。而当你形成自己身体活生   正如任何的造都与梦境密切相,因而你活生生的肉体雕像的造也是如此地与梦有。因   在梦的里,你扮演了一个角色,造性地解决了引起不平衡的。从个角度看来,一个   在梦里面,一件西可能是个象征符号,可是没有一个放四海皆准的梦的象征符号,在个人中   (九点五十四分。)   在的范里有一个有用的比。然家全用同的材料——人的,但一件品的“   (太了!因我自己也是一个画家,所以“”的弊病有深深的体会,它有令人啼笑皆   就梦而言也是一的,除了你以外,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它的意。如果你看了那些告你某一个梦   无如何,当你着有意地去估量一个梦的意,只及了梦的功用的一部分,因做梦的   梦中事件影响你整个身体的状,因而有持不断的治效果,是来自任何梦的里定的心灵   当你逐了解自己信念的本,你可以了自己有意的目的,而学着更有效地运用梦境,是最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十点十四分。珍的一直很,在儿所提到的可能性提醒了我,在《灵魂永生》第十六章里,   在此我想指出一点,那就是有一些精神病患者服用的物,或多或少地阻了梦的治。   于医必考一点,就如我先前提到的(在第五章第六二四),如果你接受西方的医学信念   个新的平衡告肉体,一个内在的已被解决了。然后身体、心智与心灵之就多少有一和   整个有机体在情况下自己没有得一,当以某一方式展,而后物阻塞了心灵疾病的   如果些其他的表达也以同的方式被阻塞了,那整个身心系就得和它自己疏离了起来。内在   然在儿有多的,比如在你的社会里,你自己的信念系也必入考。如果你不   如果内在的没有理,以上情形就只管用到某一个程度。通常那些病会自被解决,不你做   (十点四十九分。)   同也适用于精神的状况,有候没有治反而比有治更能解决——不管你采用什   当你被信念——某一或食物或医生将你提供答案——所的,那你就很以自然的方   不幸的是,当你愈依外在的方法,就似乎愈必依它,而你就愈不信自己天生的能力。你常   因此在你的社会中,自然的治很达到完全的效果,因自你出生以后,它就常被干。然   休息一会儿。 .

  (十一点零二分,在休息期,从的公寓出很大的嗓声,好像有几个人把家具拖来拖去。噪声   精神“疾病”常常指出你信念的本,以及与人信念相合或是矛盾的地方。那些精神病人的信念系   即使就所的精神疾病而言,了解身体也很重要,就如个人自己身体、其与人的系及与空   (十一点二十八分,在一切都很安静……)   人格的差异于一个人采取哪一病,或者在自己个活生生的雕像上所造成的,都有很大的   且,你遭遇的内在永是建性的——把你向更大成就的挑。   例如,由罪感引起的一个,在肉体上被具体表成一疾病,其用意在于引你去面并且克   个表反映出大地和肉体的季,然而身体以一个非常忠的情况来反映你所的自己。在老年   因此,你于年的信念将影响身体和它所有的能力。如在此先前提及的(在第六章第六二七)   元素、化学物、胞、原子与分子,些部分地成了你自己活生生的雕像,但却是你透有意的   (在一个很切的述后着微笑,大声地:)此束,非常接近一章的尾了,除非你有   (“我想没有,)   那就祝你安——   (“你,斯。”)   ——并且你衷心地候。   (“安。”十一点四十分。) ### 第六四二 1973在2月21日 星期三 上九点十一分   安。   (“斯安。”)   口述:如你将在下一章看到的,你可以非常有效地起身体自然的治。我将如何加以鼓   注    LSD—25的一次“旅行”可达五小到八小,甚至更久。并不是个人的都相同,不是就    我想到,早在《灵魂永生》的合之前,斯就跟它会出版。    不,后来的几个月,珍倒是不得任何和光有的梦……    珍和我完全不同个看法。 ## 第十一章 意心是信念的体   (九点十二分。)   在行下一章,目是:(意心是信念的体)。   (停。)你个人信念的本与你在任何候会有哪情有很大的系。你之所以会感自己有攻   例如,沮最通常的及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是面硬堆在你身上的外在境,或者是面从内而来   心理学、宗教、科学——所有些借由剥意心的指能力,并将意心自己的子,也全都多   多哲学使你怯于去想那些面思想或情。在所有些情况里,你情感的及行的索就   (九点三十四分。)   在此状下,如果你看到一本教你去深思“善”,且要把思想立即向和光,那你就是在自找麻   在情形下,你愈想做个“善”人,在你心里,你就得愈自卑。你可以自己以下:你你自   当你感有一不愉快情,花一点去弄清楚它的来源。答案会比你原先的容易得多。   首先要察你情的真面目,一段,当你得自己的信念更明白之后,你将看出它是如   你的情是会改身体的化学平衡及体内激素的量,但只有当你拒去面意心,才有危。   (停。)没有人能你做件事。也你相信精神的健康意指永心、有决心且人着想、从不   于是,你就会以自己的情或情感是非常不可料的、极有力的,而必不一切地去抑。   休息一会儿再。   (九点五十四分。珍的出神状极佳,就我的速度而言,她述的速度是有点快。斯所的   (在休息的候,我大声地猜,不知珍那本是否因她直地知道,斯今将到   (在十点零五分以同的速度重新始。)   意心的功用,是要把我的能力和意心相本的信念整到同一方向,而我的能力是相当   你不能相信自己没有利快,不配得到快,同却以意志迫自己快。你不能告自己把攻   再次,如果人告你“心灵”是好的、完美的,而你自己也必在所有方面都是完美的,但是同   如果你,灵魂因和肉体合而失其高,那你就无法享受自己受恩的感,因你相信   物的自然攻性是以最大的生物本能去运用的,在一方面已制式化了,另一方面却又是一全然   大致上,在任何一个斗生之前,物已有一串非常的象征性行。然而攻行的展示   (珍停下来,仍然在出神状里,她取了一支烟,却火柴用完了,我:“等一下我去你弄个   他和我都你。   在本中,我将触及些,在你的社会中——其在的社会也有一点,攻性自然的沟   事上,你心地抑制攻性的沟通成分,而忽略它的多正面价,直到它自然的力量愈   (在十点二十八分停。)   等我一下……   出生也是一攻行——一个“自己”以极大的推力,从母身体内向外冲刺而入一个新境,任   暴力基本上是一全面情的投降,在所有的暴力里,都有很大成分的自情——是造性的反面   要知道,那想的欲望,是由一无力感引起的望感造成的,攻性致行、造力与生   他的社会教他温和性情是女性化的,他一生都在着藏他以是攻的——暴力的——行,而 .

  些被抑制的反全部都在求放,因攻性情感的表在身体内建立了自然的平衡,同也作   通常物在方面是比自然的。因此你的身心本来可以理攻性,只有当攻性自然的表被切   你自己情的恐惧,比它的表达能造成大得多的害,因个恐惧的度会愈累愈多,而接   在你可以休息。   (十点五十二分,珍曾:“跑出去好……我想我将有更多有物和攻性的料……老天啊!   因你有意心,所以在表达攻性的方式上,你有很大的空,但是物的仍旧持它的本   当一个人是你微笑,那个微笑可以像是个面具,因你不知道自己到底跟他有没有沟通,同,   身体常常表出多身体言,全都是一造性与人沟通的方法——作各不同程度的示警。一   物的行模式比你的行更受限制,在某方面却更自由且更自的表达——但也更狭窄,原因在于   你不能借着否定肉体的智慧与,而得灵性或快的生活。察物,你可学到的,比从一个   (十一点二十五分。)   当你借着切断自己的生物性而出你的灵性,你就得不再是一个喜悦足的自然生物,而离了解   此,常常了不同的理由,你一个藏而扭曲的有力感,它:“我是如此有力,我可以用我   个人都有自己天生的能量和保力,你只接受那些符合自己信念系的意念和想法,不但如此,你   (停。)有候你以自是不明智的、消极的,而争是具有攻性且有力的,其两者皆消   在:是口述的束,也是我一的束。如果你想要一些于可能性的料,我将在另外一   (近来我曾珍,她是否斯在此里至少会短短地及可能性,自从我第六三九里收到他   (在斯做了一些于ESP班成能如何按照一的料,写下他个人信念而再加以的建   那,稍后我会你一个度告。   (“好的。”)   祝你安,并且叫柏你看他最近的告。   (“好的!你,斯安。”)   (十一点四十分,珍一再地打哈欠,她:“我得累死了,同却又能量充沛。”斯提到的告是 ### 第六四三 1973年2月16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分   (自从上一之后,我两个都忙得不得了,我只打了一的字,而在我都不得斯的其余   (“斯安。”)   今天柏接到一个年女人的,姑且称她安琪。她是一个可的年金女郎,我想用她作   安琪三十出,离了婚,有三个小孩,她打告柏,今早她失去了工作,但不止如此,   她告柏,她得自己是个很差的人,无法付同事或个世界。   当然在那段,她都抱持信念,那些信念都无意地透她的身体表达了出来——透手、表   所有入她身心的料,都了、估量,精出那些会符合并加她信念的料,与之相反的   有意的信念把你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向一个方向,而指你的能量,因此你能很快地把意念入   在里,柏提醒安琪她自己基本的独特性,以及她正在透信念造自己相个事,柏   在今天白天的候,安琪已可以看到两信念,而明白是她自己抱持的两相反意念。她相   她曾想离原先的工作另找一个,却不敢付行,因此她造了一些情况,使得离工作个决定   (在九点四十二分停。)   在她了解到,她并非受害者,而是那些情况的者。在那段里,她的感受忠地反映了她有   柏安琪如接受些感“感”——不去抑制它,而是着“它是相的一感而已   去体你的情,与接受它当做你自己存在的一个事声明是不同的。安琪她自己   (在九点五十六分停了很久。)   我只不你一点你的手休息一下……可是你没它休息——   (我玩笑,我有啦!我把些写完就把笔放下来,而珍以斯的身份地看着我。)   在一刻,安琪相信她的生活必然很困,人曾她,一个没有男人的女人在一非常困   三十出的她似乎得青春易逝,而依照想法,她无法想象,如果再几年有肯娶她。因此   同,所有的信念都会方知悉,不只是透相当无意的身体言,而且是心感式的。你永   (大声地:)在你可以休息。   (“你。”   (十点零三分。珍她今天的出神状很深,所以什都不知道——但当我是否要在中用些料   些料是帮助那个年女人的方法,其他人也有帮助。安琪看一,没有的。多年   (“好吧!”   (十点零六分,当我我正希望斯以方式我的作出反,珍笑了起来。在十点三十三   我用安琪个例子,是因些典型的西方信念都在她的中出——那些信念如:老是很恐怖   很幸运的,安琪正努力整自己的信念。目前然她告自己年不重要,却仍然相信她作一个   那些着去做“好”的人,是因自己基本的价没把握;而那些到他具有年身心的人,   (十点四十五分。)   既然你的情跟着信念而来,不同的信念引起不同的一群情。有候,某一情群看来似乎没什   一个人可以看起来非常放且敏感,例如在本,任何一个者也会:“我的是我太   (停。)没有任何情会将你到一个死胡同,情永在,且永会入另一情,当它流   你的社会没有了解造力和攻性之的系,于“真正的攻性”的解,会引起所有情的   自然的攻性提供源所有的造力,多者到儿会吓一跳,因他相信才是原力, .

  (十一点零一分。)   当你以的方式去思考攻性,那你就落入扭曲的点,把力量了面的成分——而被具有威   因此你会害怕任何而有力的情感,自己真的一面感到害怕。到一个很大的程度上,它将致你   你会自地始抑任何可能来有力情的刺激,因此拒自己需要的回。只有当你害怕情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一分。珍很快脱离出神状,她:“我多少有一点心不在焉。”但我告她,料是如   (我一直坐到十一点二十六分,直到珍决定不再着恢上,她:“吵死人了,今就到此 ### 第六四四 1973年2月28日 星期三 上九点零五分   (我了个花在珍的房上。)   (在去几天,珍得她由斯那儿收到一些本“将来”的料,她它做了一些笔,其中有   (在快始以前,如平常一,珍告我斯就在附近。但她接着:“我感到在我上有一股   (坐在椅里,珍把她的眼拿下来,上她的眼睛,然后……)   安。   (“斯安。”)   柏的确从我收到了一些料,借着另外一个方法,我了他一些将来的料,可以是了他   他而言,那些料似乎“就来了”,但没有准成字句,相反的,他收到意念而将它后   我常常,身心系是一个系,思想整个系而言就像身体胞一的必要。柏正确了   信念系就与身体器官一的自然而必要。事上,信念系的目的是帮助你指“生物性存在”的机   你的信念系当然会吸引某一思想,而些思想后面,就着一串情感的。一大串定出的   然而你不能借忽略“思想是有效地引起你的”个事,或借着把思想入一个表面主的   (九点二十二分,珍眼坐着不,了不止一分。)   你碰到的“面”主与客事件,就是了促使你去意心的内涵。以其自己的方式,那些充   跟着你的感走,你把情、精神和身体状况一了起来。当你反抗或否定感受,你就是把自己   当你排斥情,或者它感到恐惧,你就阻止了情感持不断地流——因你建立了水。   当你面恐惧,并且感受到它在身体上引起的化以及与它同行的思想,恐惧便自解除了。在   (九点三十四分。)   如果你地否定任何情感的表达,到那个程度,你就得不只与你的身体——而且也与你有意的   如果你自己在一精神的狂乱中,没没地乱,去抑一个入你海的面念,   身和心在一起的确示了一个一的、自我整的、愈的、自我化的系。在其内,一个   你可以休息一下。   (九点四十四分。珍在述,她并没察斯在什,却“知道”斯在星期早先她自己收   的确不,、与自我接的性想法比相反的思想你要更好些;但同的,你自己的信   如柏事先自己收到的料里所,自然的攻性能化并非常有造性——且是所有情感背后的推   有两方法可以助你了解自己有意的信念。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与你自己有一系列的,把你在各   如果你而言,个方法好像太理性了,那也可以由你的情回溯回去找到信念。不管怎,不   (十点十二分。)   就如安琪那(看上一),必如接受你自己的情感,而同了悟情感是与某或情况   借着些区,并地从到尾跟着你的感走——句,借着些情——你会被到   情感不会再得自己像子女一,只有打扮最得体的那个才会被人接。它不需要争取表达的   (十点二十七分。)   不管你好像有多放,会接受那些你安全的情,而忽其他的,或者在某一点把它止住,   (停了很久。)   例如,如果你已四十多,你可能告自己,年是无意的,你喜与年人相,你的思想很   然而在那些想法底下,你非常明白——你也的确明白——自己生理的状况,然而你决忽略   你会抑任何有死亡或者老年的思想,便把十分自然的感掉了,而那些感本来是要你跨   你可以休息。   (十点三十七分到十点五十四分。)   就以上而言,由我予“老”或者“更老”些字眼,所暗示的内涵就引了一个。在你的   老年,有机体在一个新的出生作准。生在身心灵和起来的事件,及的不止是一个季的   因此,排斥你在中的相,果是使你卡在里,而它迷。接受你在一个里完整的   个人都必自己个人的信念,或者从不可避免地会向些信念的情感始。和其他方面一   如果你有身体的症状,不要逃避它,感它在身体内的真,然后那些情自由地跟着来。如果你   柏在他的《》那本中,有一个极佳的例子,在其中,他容他的情感升起——然一始他有   柏会知道我的是哪一首,等一下把它写出来。   你必了悟,你的意是有能力的,它的概念是中肯的,而你自己的信念影响并形成你的身体和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七分。珍得非常惊,她已在出神状里有半小之久,却以只了几分。里   “但在   我的身体抖,呼吸沉重。   古老的怒气 .

  由我的脚趾隆隆上升。   一个沉凝重的洞自我的腹部升至咽喉,   将它的重荷卸在我的舌上。   我的舌得沉重如,   着未曾出的、未曾哭的事情,   早已我的心所忘却在我的血里凝聚。   未曾出的母音与音的惨淡塑像,   我已抛弃的形象,   都由我的唇而出。   融合在一起,   冰冷、沉重的一大   出生活了起来   而悲着,   急奔   宇宙。   各形状与色,   色和紫色   与天景色的   大活画面相混   在其中迷失   又被拯救。   而在我感到你,即使在我的怒气里,   壮而可怕的,   由我的肉体中浮。   以暴狂云般的   正,   蹂了景   却来了清新,   使残骸全力   而出新的球根。   它曾深埋潜藏   于下,   而我的怒气正好   把球茎及你我   一起起,   穿抑的霜原,   在巨大的自由旋里汹涌,   爆如夏日雷,掠,   急奔原野,   欣地怒。”   (然而休息后没有再写,斯回来后珍述了一料,此在十一点三十四分束。) ### 第六四五 1973年3月5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分   (餐后,珍出一些要入意改状的子,她始她“般”的皮,以及她的毛衣在背   (她的情形使我想起去年她达到的几个超越的状,因此我建她着感走。珍她情愿上。她   (有一会儿她只是坐在那儿,她周的西。我的威立跳她里。珍告我,它得特的   (我吃了一些点心,然后珍移到她的椅里,当我在等斯来的候,她惊奇地室内,   安。   (“斯安。”)   当你意心的内容,也好像你在不同候持有那多不同信念,以致无法把它融合在一起   如果你把些核心信念当做行星,那其他意念就着行星运行。可能有一些“看不的信念”,也可   例来,当你研究自己的意念,你似乎无法回答的,就会使你疑是否其后有形的核   (九点五十分。)   个目向我将称之“梁信念”的西。而再一次地,柏在事先收到了于目的一些料   (停了很久。)   与些梁信念相的情感,可能真的令你吃惊,但站在些有一作用的梁上,你可以自由地   要告你一个的情感真相是不可能的,你必自己去。梁信念常你感知到今   安琪从未疑“生活一个女人比一个男人而言更”的个“事”(第六四三)。当她   (在十点零五分有一分的停。)   在梦境中,你也会知你的梁信念。若是如此,然梦本身未被有意地住,但个有意的   (停。)在候,也可能有很烈的情感内容,比如,于了心理的混乱,甚至从死亡 .

  常常被夸大的相反情感也会很明。一旦了解点,就不你的信念,把些指出来,而找出   你可以休息。   (十点十七分。珍的出神状非常深,她没有听楼下偶冒出的修理地板的声音。)   (她那非常舒服的改状在休息仍,“感官的料真丰富,件西都有一个奇妙的   (在休息,我听楼下一位老居格特,在叫她的猫,西。珍她想起了一条:她   (珍想她是正在自己梁信念的果,既然她事先收到那料,因此我她斯是否会   自从本始以后,柏就在他的信念,而以他的方式用那些方法,如一个者也必做的   当我始,他很相信在意心里可以得到那多的答案,当他接下去正是如此,不禁大   (停。)柏是有决心的、持的、固的,有极大的能量;也是造性的、直的,他的意天   他透个信念看所有的,把它在一起;他鼓励那些可以加信念的冲,而阻止那些不   且,如果原先的念随着你的大,而它本身又没有你很大的限制,集中是非常好   同的方式,如果你的核心信念你的灵性到程度,以致切断了必要的肉体感官表达,那它   当柏在他的信念,自己和两个矛盾的核心信念面面,他那“写作的自己”追随一个信念   在通灵始之后,他自己想写那些生在他身上的事,并且造性地运用了那些料。   然而,他先前自己是个作家的信念,与些新的望相冲突,因除了小以外,他不把任何事物   他接着在生活中造出两个区,一个是“通灵者”,另一个是“写作的自己”。写作的自己斜眼看待不是   无什候,当两个烈冲突的核心信念相遇,同的局也可以生在任何者的里。要   (十一点十二分。)   我他有用的料,但些只有他自己可以感得到,并且要周游他自己的信念系才能他所用   如果你相信治者,那他就能帮你,但所有些助力最后只是的。柏已了解一点,他接   《》(第十章第六三九)已完成了,本透答形式而代表“自己”的一个,柏   柏“事先”收到梁信念的那天,他忽然得真相大白了。写作的自己他愈来愈被阻碍,因他   柏自己在与先前写作的自己价价,而突然:“我在干什?”   他看他把自己作家的核心信念真是非常有限制性,他以前并不明白点。因以前他已有意   运用个梁信念,他在才始融合新的可用能量。他明白自己就是抱持那些信念的人,而他不再   (停。)原先的信念意思是,他从精神的角度看待世界,大致是作家和意念是同一件事,把身   如果你主要自己等同于生物,那着你的信念,可能阻塞了心灵或情感的面。在此情形   在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三十七分。珍她出去得很,但她知道斯到她,在休息她的“狂喜感”——除此之外   (一个路的汽的声音从她的腿上往上跳,她的身体直到她的指尖;在屋子某的水流声,使   柏也看到“他相信必以写作将自己的存在合理化”个信念,是因他不信任自己本体在空中   在我的者之中,多人也有同“去存在”的不自然需要,而各不同的核心信念被建立起来   你它生存的利没有疑,什要疑你自己的?   (大声地,着笑:)那就是我激情的一的尾,你可以去那个字。   (“你,斯安。”   (十二点零二分。珍:“即使当斯在,那感也生了好几次。”她的丰富感官反在   (后来加的一个注:与珍的知性有的料,第十三章第六五三的注,以及已的第 ### 第六四六 1973年3月7日 星期三 上十点二十八分   (就在昨天,珍收到一个女人的信,描写她在几年前始感全人有一特殊超越的“”,她的   (珍除了感同情以外,封信起了她自己的一些通灵,而叫我把信放在我的斯   (后,珍得疲倦,因此我没有叫她上,然后在差不多九点,一个居无法打他的,而   安。   (“斯安。”)   当你容情感自地流,它永不会没你,而是你神清气爽地回到“性”的意心思   只有当你住情感,它才得与理性相冲,或把你整个人倒。极重要的是,你要了解意心   再次地,然意心本来就借着你的信念指你的之流,而将之具体化。但的机制是被   (停了很久。)你可能得,你的宗教信仰与你的健康或日常没什系,你那些离了有   在下一章里,我更深入地探你善及自己的道抱持的意念,并你的意念反映在生   此章束。   (“好的。”在十点三十八分停。)   在:那个女人的一封短信,她的信在你那儿,等我一下……   没有一个男人或女人有意地确知,哪一天是他或她在大家称此生中的最后一天。有生有死就是   那生与死有其作用,加并且集中你的注意力。以肉体的角度来看,因死亡的存在,生命仿佛更   通常,人了多理由藏个知,但个人死亡的事是从没有被忘的。似乎明可的是,在   在一次的存在里,你被予一个前所未有更完全的机会去研究人生并体它。它的度与、它   在我告你:那个化,你所了解并欣,而人生和生活的被无条件地接受,就能在一生   你信里所写的,在好几个面都有其重要性,因你知道会生的那些事件,所以当然那个   你以前无意地感到你在,而人生乏味。在事件的表面下,你感不足,感你有很大的勇   并不意味着你以前没有其他可的路,你了今天情况,是因在去的生活里,你是   在你存在的整个构里,一生是一个的、永独特的且可的部分,但只是一部分,从中,你 .

  然而,生与死只是你永恒的、化无存在的两面。感并且欣自己存在的喜悦吧。多人活到九   不管我在哪里,我都是一个旅行者。而作一个旅行者,另一个旅行者,我向你致敬。   回答完。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十一分。但果个并非一次休息。相反的,斯决定在始行第十二章之前,珍和我 ## 第十二章 恩、良心和你的日常   在:我一点儿做的口述,我要始下一章,目是:(恩、良心和你的日常。   (十一点四十五分。)   当然那些人是相当容易犯的。而当你是个小孩子,大人好像是个神一,他所的有   你自己的理由接受那些念。那些既定的信念代表意念之心灵与精神的布料——些就是你可以拿来   我来想一想“原罪”个意念,在你全体的念里,它所采取的一切多彩多姿的形式,以及你   (十一点五十五分。)   个念本身在基督教始之前就已存在,而在世世代代的文明里,以不同的方式被述。从意   原罪念描的是,新的意自独特而且与众不同,由生命之化而来,因而能生命之的   他看自己升到了蛇的上方,而蛇是无意知的一个象征。然而,蛇永人得迷惑,并且吸引   随着个意的生,人地球上的物也有意地起任,人成了看管者。   在口述束。要不要把下文当做的一部分,随你的便。   (十二点零七分。两个月以前一个好友有了牙痛和下巴的毛病——因此瘦了几磅——了以下的理由。   当你的朋友始于健康食品的,他就了自己于信念是如何作用的一个极佳例子。如果   如果某些食物是好的,那其他食物必然是坏的。如果他在吃了某西之后有了一个症状,那他   因此,拒吃某些食物就成避某信念的一个象征,有一会儿,当他没有吃食物的候,信   他有的拒那些食物,就是仍然没有面他的信念的一个象征。随着在一次的利—   他看一本,以脚部反射区的按摩来影响身体的健康。在,“治法”当中,予身体自   在本里,我将会到更多于健康食品的事。例如,你的食物愈少被染,你就愈健康,但如果   中所提到的反射区的确存在。如果持适当的内在度,按摩可以是很有效的。那它只是用   在你可以束或休息,随你的便。   (“那,恐怕我必束了。”)   那我祝你安——   (“我也祝你安。”)   你我所有的祝福。   (“你,斯安。”   (十二点二十五分,珍如果我同意,斯是完全准好要的——章的其余部分“就在那儿”。 ### 第六四七 1973年3月12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七分   (上我打字只打了一半,因此,我把其余部分的笔念珍听。在今的始以前,珍着无   在等我一下……   口述:蛇是藏在生物属性之中最深的知的象征;蛇也包含了在某些方面超越它自己的原力。例   也有其他的故事,一些没有下来的故事,在其中当和夏娃一起被造,他是在一个梦中被分裂   那,善与只是代表了的生,一始的只是就存活而言,在早些候,光是本能就可以   (十点零六分。珍在述非常地切。)   “堕落”、反叛的天使,以及成魔鬼的袖、撒旦,所有些故事都是在一个不同面到同一个   (停。)因此,你把威的元素及力量了撒旦,世的特常常出,比如他被描述成物的形   就的生物作用来,你在是一不再完全依本能的族,却仍旧着所有自然的求生欲望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十点十六分到十点三十分。)   好,新的意,着一面没有遮盖的之,在子中,去的喜悦和苦痛可以被起,因此   在个迷惑的新心智里,一个想可以触一个去极大苦痛的清楚。起初,那个心智把一个   很自然的,某些似乎比另一些更好,但是人的新能力使他必作出明的区分。在帮助形成   想象力的生始了最大的可能性,而在同把极大力放在个生物族上,其整个肉体构在   (十点四十一分。)   以另外一方式,物也有一“无意”的期,但它不必察到个期。再一次,善与以   当个心智在展,人个族可以将前的智慧和律法后代。当然在代社会仍在行   然而,加速依然。是非的概念,永是一个指原,而后被个人化地。因如先前提及(   因此,早期信念勉地默,在生物上有其重要性,但是当意心达到成熟,意很自然地会   你的日常与你个人价的概念密切相。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你。”)   念我早先所的笔柏听。   (“好的。”)   (十点五十五分,斯的是他在的口述前我的个人料,因此我在念珍听。那是于我   你也很能看透基督教的扭曲。你也已改了概念到一个程度,而得在的想法和   那些思想系与基督教之的不同是如此明,以致其相同大半被你忽略了。你也追随佛教的 .

  教人去否定肉体的哲学最必然于宣自己的否定,而建立起自己的蔑。因然灵魂是   所有教条用到了人工的罪感,而自然的罪感被扭曲来达到那个目的。不管怎,那些虔   一点就足以造成不好的,使你排斥自己架构的基本身。你会把身体当做一件西、一个   涅槃的念(第九章第六三七)以及天堂的概念是同一画面的两个版本,在前者中,个体性失   (十一点四十三分。)   然而,些哲学能致你自己身心有一深深的不信任,人告你,心灵是完美的,因此你就   然后,你更一放逐自己身物所有的独特享受,而否定肉体那多欲的灵性,以及灵魂烈   (停。)在一方面来,有些者可能不太在意,却仍然非常确信人情况的悲惨,而   他也自己很容易去那些明的狂者,那些狂者大声呼求上帝的,而希望世界在   然用不同的方式,他却仍然地球的价和完整予以否定。在有些例子里,人把所有人   因此,个人剥了自己多的能力,因他不那些能力是自己的。而当人表出那更高超的   你可以休息或,随你的便。   (“那就休息好了。”   (十一点五十七分。我告珍,如果她想束此,我也没意,她等等看。在十二点十二分   到某个程度,些信念在文明与里,都着某一个奏互消。   心智是一制衡系,就如身体一。因此,那些看来极面的一套信念也有其益,可以用来   活在个世界上的人,着他自己的和挑而来,而个与那些被大家并已成主宰的   有一信念,相信生病是由于一个道上的而生的,而另一个相反的信念,是疾病可以使人   在:那是口述的束,以及一的束。衷心地祝你安。   (“你,斯安。”十二点二十二分。) ### 第六四八 1973年3月14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五十一分   (在1972年9月25日上第六一七的那天,我写了一个注,描写珍和我如何看并且听野雁南   (在今天上的黄昏之前,我第一次地看到了野雁。当我正在忙本,听了另一次翔的   (昨夜珍上了一次非常的ESP,有“利”。我以她今也不想上斯,但到了九点半   (昨的于有物的梦有了一些新料,我在下星期的里会得到一个副本,那些是了   (珍今的很松。)   在:安。   (“斯安。”)   就你所的健康和疾病而言,有太多的面,甚至在一本以个人相主的中也不完,   健康与疾病都是身体持定的据。人与物的整体健康模式有所不同,因物和人的   以自己的方式,物个事相当明白。它之中有些甚至透你称之“集体自”的方式,   人了他自己个族丰富的心理活,却否其他的物也有。然而,有多少不同的物,就有多   本能是相当精确的,比方它引野到那些可以找到合适生存条件的疆土;甚至,身体健康就代表   (切地:)物了解疾病有益的教育性,而循着自己本能的方式去理。在一个自然的情况,   人是非常依言的,因此很了解其他族。因其他族使用一不同的意念(idea comple   (十点十五分。斯重最后的两句,以确定我正确地写下来。)   用个比来,“思考”存在于本能的架构内,而你自己以言辞表达的思想,可以出那个架   那,物了解疾病“有益的”指成分。它也理解力的本,那是肉体活必需的刺激。甚至在   (因今夜相当暖和,所以我了一扇窗,在我把偏向窗子听,很微弱地,在雨声之上,我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去听你的野雁?   (“不要……它反正一分就去了。”)   它的声音比我的悦耳多了。   (“它的确迷人,但,”我玩笑地加了一句,“你也是的。”   (地:)你的美。   那,物不从善、的角度来想疾病。疾病本身在那个面上是生命存活程的一部分,也是一个   (停很久。)随着一自我意的成而来的是,潜藏在的物之中的明确成分的外在化   人忘了其中教与治愈的成分,反而注于那令人的本身。到某个程度,是相当自然的   你可以休息。   (十点三十六分,在休息,珍她得非常的放松,昏昏欲睡,可是不累。她在出神状,听到   (珍有意地察,她可由斯那里同收到好几个道的料,情形以前也生。我只   (其一是:与人相比,物的意念构是如何作用的。   (其二是:在把物用在人身上之前,或在及注射的里利用物——好比老鼠。〔珍在   (其三:于珍自己的料,是有她放松的状。   (我了第一个,因它延了一章的主,于珍与斯多重道的第一次描写,   人有更多的空,来按照有意的信念形成自己的相——即使当些信念的基深藏在生物界“无意   因此,疾病被体“”。一个人病了,就可以置整个部落于地。同,于人心智展而言,狡   然而,在其他的社会或部落,老人因他随着年而累的智慧受到了尊重,在那些死亡率高的部   一个患很多疾病却未死亡的人被是个哲人,因人常常察物及察自然本身的治方   在某些代,物之的界限没有完全划清,有很的,人和物混在一起,而彼此学。人   —只物病了,它立刻始弥个情况,而无意地,它知道怎做。它不用花筋思考你所 .

  然而,一个人需要理另外一个面,一个造性的新域,及各信念不同的合。他必   (十一点二十一分。)   然而,在那候,活着的人也会在决定中插上一手。同的,因你是一个有自我意的生物   如果你解了神,那你也会相信人失去了恩,而他存在的本身就受了咒。在情形下,   以你的来,了意可以展,必要有自由人个或整体地去探索所有意念。你一   个悟会你来有意的知,那是和物无意的理解相等的西。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三十分。珍:“我有一奇怪的、混合着疲倦与的感,就好像我喝了不少酒,我知   (珍有很多到在物里的自然治愈意念,她始主去些料准率,而不是透斯   (珍:“我想些物巫医是猿祖先的一支,不是我所想象的那猿,却是在物和人之的   (珍告我,她可以更深入那些料的,但因那会完全偏离一章,所以我决定不再去追那些   好,不管怎,一个物不需要良心。   然而,由于你本上的大性,人需要一个架构,在其中,我以前曾提到所“正常、健康的   你所的良心,常常是由外而来的是非感,那是在你年的候灌你的。一般而言,   (第四章第六一九,以及一章的第一。)无是个人的或集体的,你了自己的理由而接   因你有自由意志,所以就有了理信念及按照欲望个人相的任与、喜悦与必要。我   然也像是一个极端的法,但是不管怎,基本上,没有“”的存在。并不表示你不   口述束。在我下前,有一个私人的小注。   (出乎意料的,斯在里离了,于我今天收到的一封信和一些照片,了半的料。   在我可以再一会儿。   (“那就一野雁吧!”)   我也想做呢!在等我一会儿。   (停。)因他本能的知吸引了你,同他代表了内在的自由,人正在有意地把内在自   他那既又的迁徙是完美的,然而,身物之一,你的旅程是不可知的,打   (好玩地,更大声地:)可以?   (“是的,很不。”)   那我祝你安,而且你最衷心的祝福。   (“非常你,斯安。”   (十二点十三分。珍仍然得又疲倦。注:近来她在写她的小《超灵七号系列:漫游前世今生 ### 第六四九 1973年3月19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七分   安。   (“斯安。”)   好,在是“作家”。   (“好的。”)   (停了很久。)在任何一个特定代,会有不同的“信念气候”弥漫于全世界。例如,有些会像低气   住,概念是与气候一地自然,而它也是遵循着某些模式,并且服从着某一些定律,就好像那些   当你更能熟悉地运用意心,自然会那些着你的信念,即使当你在疑并常常迁出自己本   不管怎,于你自己、你的身体和生活,你是会有某些向和看法。当中有很多将会直接或   判断是非常化的,而忽略了人机与的大范。如果你很固地“上帝”只造了   另一方面来,如果你生病也可以是一学的程,那就会落入另外一个极端,而去推崇疾   随着一个信念,你就会把受苦和圣、孤独与混淆起来,把身体的否定当做灵性化的,而   你也相信富是美的果,是来自“上帝的”直接祝福。之后,就成缺乏道的一个据。   人或病人到底犯了什罪呢?人常常都有意无意地起,而把你回的信念,那与自然罪   有些人的信念相反,是一美,富有是一罪,而且是灵性上的缺陷的一个据(第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十分到十点十九分。)   批判性的价也被用在色上,白色常常被,色被不;白色好而色坏。   当然也及了族的考量,而你必了解,你在的族,就是你在个空里出生于其中   不适合族的重要性作冗的,然而,个族都是极有意的,代表全人整体的不同   你的族,你自己和其他族的信念,以及一般人族的看法,都会影响你的日常。地   不可能把你日常的任何面向,与你的信念及置于其上的判断分。信念到来就是你的是非念   我更一地来探,当你自己一个人或与人相,些主与你个人的系。   (真地:)本章束。   注    “大爆炸”理假在一百年到一百五十年前,所有的物——或能量——是集中在一个大的原始 ## 第十三章 善与、个人与群体的信念及信念的影响   等我一下。(“好的。”在十点三十一分停。)   第十三章。我要用一特定的方式来呈个——,“恩的状”,写(打出水平的手),   (斯—珍在空中比画,完成份清,然后告我,我要再放第二,有自己的,和第一 (一) .

~~~~~~~~~~~~~~~~~~~~     失去恩的状    ┃    疾病        色    非基督徒 ~~~~~~~~~~~~~~~~~~~~ 恩的状    ┃    健康    富    白色    基督徒 ~~~~~~~~~~~~~~~~~~~~   你有没有比清楚了?   (“有。”我,但是当比清并没有像此排得那整。我得奇怪又,因我不确   不是本章的,而是照表。好,再来一同的清: ~~~~~~~~~~~~~~~~~~~~ 失去恩的状    ┃    美国人    困窘的富豪    白皮    冷漠无情  灵性的疲乏与瓦解 ~~~~~~~~~~~~~~~~~~~~ 恩的状    ┃  印度人或方人   自傲的人    棕色皮  大的神秘思想  宇宙性的了解 ~~~~~~~~~~~~~~~~~~~~ 失去恩的状    ┃    年老 僵化、精神与心灵的无知    无知    丑陋    力的瓦解    失去活力    槁木死灰 ~~~~~~~~~~~~~~~~~~~~ 恩的状    ┃    年   直的了解    知    美貌    理解力   体力充沛 一个充希望的未来 ~~~~~~~~~~~~~~~~~~~~     本章的:(善与、个人与群体的信念及信念的影响)。你弄清楚了?   (“清楚了。”)   在一章我将一些目前流行的信念,及你最切身的行,也及了社会的暗示。在你可以   (十点五十四分。我珍有没有什事她,因今天上屋子不是很安静。她没有,她的出神 .

  (她在与我一同那些表,看有没有排,在十一点零三分。)   我把多人抱持的一些相反意念大列在儿——全都及了善与的意念,些意念被用在不属于   个表会使某一些比看得很清楚,我只是想在始入下一章之前,把些信念清楚地表列出来   (很高地:)所以,今就可以放你假了,因我的确做得很好。将来我会到尚未的社   那我就祝你安。   (“你,斯安。”十一点零六分。斯已走了,在走之前,他了一下珍和我自己正在做的 ### 第六五〇 1973年3月22日 星期四 上九点五十分   (始得,因我在昨天的一套高品立体音响。珍要个音响是了她的“利”。   安。   (“斯安。”)   我很高你在一看表就可以知道日期了。   (“我也是。”)   你将会常常用到那一套音响,而且是你在没有想到的用途上。   些的表,只代表了从“道价”点所的一些普通信念。你善的意念,不只影响了你   用第一个表,多人相信作一个基督徒、白色、富有及健康极佳是“善”的,而且是道上的越   那,人是透那个信念系来看世界。如果你相信那些信念,会得那些特点是上帝所的。按   有感的人,当他与不同族、信仰或色的人在一起,会非常不舒服。当他在理社   些人可能各年都有,也可能来自任何一背景。在,如果你好是基督徒,而且是男的   (十点零五分。)   里面有些成分比另一些的背后更具有情感因素。一个有信念的天主教徒或犹太人,然有一   在那个信念表里,疾病、、到某个程度的“女性”、非基督徒的念,及一个非白人的族承   在那个系内,若有任何其他信念侵入,就会被是一威。族与宗教争将会由些信   (第九章第六三六,有些于力、世以及斯“同的”的概念。)   看一看第二表右的那个,你会在情形和国家的人,他的思想比通,但如果   在第二系中做个白人、美国人、富有或即使在上得去的人,都是的。所有在基督教   此,异国事物被浪漫化、被抬了,如画般的西被当了真,皮或棕皮成了灵性完美的准   在,如果你好是色、棕色或的人,而相信个系,至少在里面会得很安全。反之,如   无疑地,你会把偶像及印度念珠非常有品味地展示出来。   我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七分到十点四十五分。)   当然,第三个表可以横前两个信念系。在前面两里,有多的余地,例如可能在那两中,   多人相信在是一个灵性与(或)物正在走下坡的代,也是一个所有那些好不容易才得的成   如果在第三个信念系里,生命被看做是美好的,那青春就被皇冠上至高无上的宝珠,从那个   如在本中早先提到的(在第十一章第六四四),多心中相信信念的人,却不去承   你于以的法来思考。从肉体角度来看,而且是以一个与你想象中不同的方式,是很   有一些十分自然明确的机能被了,那是很少被你科学家知、更不上了解的。当身体里面的   (珍非常有力地着,并且有很多手。)要不是了你目前的信念系迫老年人用它来   (十一点零六分。)   任何感立刻被老人了下去,因怕被断“老耄”。然而些影响着大的右半球,而   那,当候到了,一个人始越世俗的生活,而打察的次,那是当他仍卷入正常成人生   没有老去指他,老年是人生非常具有造力的部分。在老年与童年之的,常常以一   甚至生化学与激素的改,也那个候的心灵成有所助益。因你的信念系否定了老年人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七分。珍在一个非常深而活的出神状中,她如此地注于些料,而的事物   (珍和我些料至少在情感方面都有了准,我的父在1971年2月去世,是在他住在一个   (在十一点零六分料的一个注:子包含了两个独立的半球,彼此并排且中有一个共同的基   (在珍她只剩下了一支香烟,所以她松地:好吧!那我的只好短一点了。”在十一   口述(停了一分),就某一方面而言,在你有限的参考架构内,“迷幻”(psychedelic exp   因此不在什年,一个启示是很跟人的。然而,当你在比老的年,没有一个人会   所生的奇特化学化常常向更大的念与,但是些与你所想的那些运用无。那,   再次地,那人格以最粹的方式来看的本。一些早期文明里,是在自然架构里生的,(   “老年智者”的意念和似的,在此一地适用,就如有力量的老的神秘念一。在自然   在(大声地:)此束。我你最衷心地祝福。   (“你,斯安。”十一点四十九分。) ### 第六五一 1973年3月26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六分   (我在珍的房里上,因此她可以坐在新音系的双音器之前。但到在止,我没能   安。   (“斯安。”)   你年的信念——就像件的事情一——将形成你的,而你的群体信念将影响文明。以   以你的来,些与你有意与无意心智两者的扭曲意念有。一般而言,在西方社会, .

  在西方的成人期,意最注于一个特定的活域及的操。从童年期,心智就被去用它   当一个人年大了——好比退休了,那一“特定型的注”,其焦点就不再那地有就有,心智   然而,就在个候,个人被告知要小心任何意的不集中,而那一行是精神衰退的   你可能看不出那个情形与你色的信念有任何,然而两者是密切相的。   我要你休息一下,听听你的音。   (十点零五分,我把音放出来听,然后做了一些整,在十点二十三分。)   在:你将白色看做与明的意、善和青春相等;而把色当做与无意、老年和死亡相等。   在个价系中,你惧怕色族,就好像基本上惧怕老年一。譬如,人被是原始的   因此,在你的社会,色族代表了你的自己那个混乱、原始、自、野蛮的无意部分,   那在一方面,人是受迫的,可是在另一方面,作孩童,他又很被。人是人有   有候,像个人一,国家也会有人格分裂症。因此有一交互作用,在其中,人表达了就整个国   就如在老年一,色指明了那无意力量的一个回。所有些到此止都是从美国和西方的   然而在两系里,老年人都被否定了他独特的力量与智慧。因此个文明及在其中的个人,受   (得有趣地:)我的朋友柏啤酒喝光了,因此我你停一下。   (十点三十七分到十点四十八分。)   所有些也都与你于清醒与做梦状的信念相,白人熟悉白天,而人熟悉做梦的状。再   同的,世代以来,地下的哲学曾把两个念合起来,当它在打就史而言的当代念,   里你就会色魔法的故事;而再一次地,年也加了来。因此,有智慧的老男人或女人的   明之光被体白色的,它却常常出去描写灵魂的暗,或去照耀夜的暗。因此你而言   在多古老的文明里,夜及其色是被尊敬的,而夜意的秘密也被探索,找出了彼此的系。   在社会里,一章所的有限价判断并不适用。个人——或族——并不需要采取某个特定角色   并不表示人从那恩的状落入仿佛低的情况,而的确表示你已了使机能与能力多   有法去融合你的内在知,包括了光明与暗、好与坏、年与年老的互相矛盾的价,以及用   在,当柏那的机械装置,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零一分到十一点十九分。)   不只在个人也是在群体的里,你必要在的不同面里找出其,去合光明与   能做到的人会,一个略微改的安排,将会你非常有利。我建你一次睡足六个小,不要   (停。)多人会,五小的定的睡眠相当充足,需要的就加上一个小。然而,四   在情形下,两意状况之没有造出很大的人工分界,而意能和融合它的梦的   常常在老年人里,可以象自然地生,但是那些在四小后自醒来的人,因信念使   自然行的人,会得他自己有更多的定性。当然,在我提到的一般性模式之内,一   的确,在你生命的某些期,个模式会有自己的起伏。按照你自己的奏,的或短的睡眠   (十一点三十七分。)   有一化学反,或不如是反之化学奏的互相迁就,那在短些的睡眠期要有效多。多人   在,(友善地:)那是口述的束,除非你有,否也要束了。   (“呃……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事上我相当累了。)   那我就祝你安——我建你至少一我提供人的些主意,你可能会很惊奇哦!   (“好吧! ”)   我你和那个机器最衷心的祝福。   (“你,斯安。”)   (在十一点四十三分束。珍的出神状很好。她听大十分前音机自掉了,但没听其   (我通常上睡六小,然后再睡个半小的午来充。珍也常常打断她上睡的,而 ### 第六五二 1972年3月28日 星期三 上九点十三分   安。   (“斯安。”)   在:口述始,你的醒睡模式有了一个改,会非常有效地把你看自己个人世界的方式改了   到某个程度,你的有意与无意活会有自然而自的混合,它本身就会来存在于自我   在另一方面来,有一部分平常的行如果本来看起来是不透明的、不清楚的或暗的——例来,   障碍被打破了,建基其上的某些信念也被打破了。如果无意不再人所害怕,那,那个象征它的   从我建的醒睡奏中,也会来多其他自然与自的理解。无意、色与死亡,全都有很   其果是,其他依相反念而存在的个人信念,也就自地被打破了。   (九点三十分。我看一个很大的色翅爬到珍的椅背后,靠近她的。下一秒它爬到她的   你有没有听清楚?   (我大声地把最后一句念了出来。斯—珍下去。)   当你,你在梦境与醒一地警、有反,而且理性,你就不可能在旧架构中运作了。   (十分有力地:)达到了某一个有益于自然的情况,在那之内,意和无意的心智会合了。不你   物随着自己自然的醒睡,而以它的方式,从两状中得到比你更多的益,并且以更大   于人而言,也和的念有,就你的来,身体在上真的被了很久,然后在白天又   身体在比八小少得多的里就可以得到休息与更新,而在五小之后,肌肉本身就望活。   休息一下。 .

  (九点四十五分到九点五十五分。)   你多人于相本的念,是直接与你放在你“睡与醒”及“有意与无意活   有候个人的心理机制被启了,表神病或其他的精神,些就把内在的挑或两之局   (十点零一分,我又被打断了——次是被。我接了它,然后珍脱离了出神状就接了去,她   口述:(悄悄地。)   (“好的。”)   在自然的身心系里,睡眠状像是一个大的接者、一个者,而容有意与无意料自   有内我的明可能会在醒世界清楚地出,而同的,于有意自己的无价料也可能在   在你在的信念系里,你以一昧的眼光来看无意,常常生一情感的恐惧。那,   情感的抑制也干到神系及其治的功能。被抑的情感,以及有无意的扭曲   就一个国家而言,些特性会被向外投射到人身上。在一个国家之内,它可以被向任何一个特   (在十点二十四分停了很久。)   你的睡眠模式并不是无无故地生的。它不是你因科技或工成的而造成的果。反   (停。)哺乳物也会改它的,来适你加于在它身上的那些条件。因此在室   独来看句,可能会使人解,当然物行的改本身也是自然的。物的意与你的   (非常极地出来:)再次地,在你目前的信念里,意被予一很狭窄的法,与你理   例来,你的“的扭曲”自然,在儿与老年同会生,代表你基本的“境”(   因此,我所建的模式会把你得离相近得多,而帮助你打破那些造成个人与社会分界的信念。   你可以休息。   (十点四十六分。珍笑着:“是一个很好的出神状,然有虫子和。”而后在十点五十六分   醒意的持活,到某个程度,与你自然的向并不符合。   把你由先前提的“有意与无意料自地商”切断了。而就“清醒太久”而言,必然造成了某   的两面始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行特征,无意得跟意愈来愈陌生了,而着无意所造   代表未知的色与邪就有了很的系——被是避免的西。在梦中或睡,自我似   性行然会被那些最怕他自己感官本性的人是坏的,把它之于原始的、邪的或无意   如果一个僵化的体成相信年是的,那他就不会承性在儿童期有任何地位可   如果一个年人相信“性”是好的,但老年是不好的。那他就会不可能把活力充沛的性生活当做   (十一点十二分。)   在其中,小孩与老年人的智慧两者都是可以得到的,从“将来的”而来的教也唾手可得。   你那些无法地睡眠做任何改的人,由改你在我范内的信念,也能得一   你必放弃你无意活是令人的意念。你必学着去相信你的本性是“善”的,不然你   当你信任自己的候,也会相信自己梦的——会致你更大的自我了解。你善与的信念会   口述束,且也束了。   (“你。”)   我你最衷心地祝福,叫柏一下他的笔。   (“好的,斯安。”   (在十一点二十四分束,斯的是珍今天她的期理性作品《面向心理学》所写的一点西 ### 第六五三 1973年4月4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三分   (个周末,勃·和他的太太南西来看我,他住在吉尼中部的一个上。)   (勃是《出体之旅》(journey out of the body)的作者,珍和我本是一中最好   (斯在4月1日星期日上透来了,与夫有一个很的了音的,我星期一上   (在星期一,珍我描述她改了的意状——当她在那当中的候。而第二天早上,她尽可能地   (她写道:“星期天下午在客人来之前,我始一本于默生〔1803年至1882年的人与哲学家   (“当我第二天早上坐在桌,突然之,我充了前所未有的最烈生的灵感,一整天我都被   (“当我在午后写完了首后,我愈来愈无法描写自己的感,也没法打字了,以下是最后的两   那些‘法者’存在?   他堂堂宏的生命跨越了我的,   透他的眼瞳   我望到一个宇宙。   但所有我所知所,   只是如此具有倒性威力的   一划的。   以致,在,当我写作,   我得弱   并哭,   我所感到的   未能以我的文字表达,   它无法容   内在的据。   那留我的沟是如此大 .

  以致那未曾的成了全部——   而在那儿   我所无法掌握的   正是我之我及你之你。   我的思想疲弱   如我呈杯状的手   无法抓住些意,   但我的生命却像   我指尖的影子。   因此我是被人   派出来的,   那些宏然的戚   在一个如此广大的家庭里。   而其中   一个成   却都沐于恩中。   (“当我扎着写些,我主的意大了很多,我又再叫。我始感到法者‘然的生   (“永不是一个可以完成的程,但内在料的向外具体化是一个精彩的——然有候会令人不   (“从我坐的桌旁,我面着我小厨房的窗子。我可以看——我住在二楼——而看到下一条   (“在同,相反地,我房的知也有了,在里面的件西,然就我的眼光来看,仍   (“建我小睡一会儿,因夫大一小后就会来了,当我着睡的候,从多念   (“我得有一点‘幽恐惧症’……我的又再以一奇怪而平的方式改了,因此,我看的   (“我下一个感就是‘在内的性’(inside quality)是如此不可思的广大,因而,在它里   (“些意念一个都像是情感上的启示,伴以各身体的感及的改。在此,其他的也   (珍然后了一整串及巨大个念各面向的事情。然她的身体而言,些完全是“真的”,   (“……下一件我知道的事,就是我回到了床上,我又得又重又大,而且一度感到害怕,我放在枕   (“在一个无法描写的程里,又生了另外一个改,次我是一只恐。我的意思是,我真的是   (“叫我,然后去旅接夫。我得心极了,却筋疲力尽。我始起来着装,却仍旧察   (“即使当我自己笑出来,它甜蜜无比的歌声仍在我的耳回响……我‘法者’的打了一   (珍的超越又持了几天,她也回想起一些没有写下来的——通常些回是被我日常   (星期一上我没有上,反之,珍用她“自己的”能力去勃所画的一个机器准率;那是   (她了勃她的笔和,然后在星期二除了写下于她超越的插曲之外,星期一上的   (今在九点二十二分,珍:“我得斯就在身,在一分之内我就可以准好了。很奇怪   安。   (“斯安。”)   你睡眠、梦或任何意的改度,全都多少被你西方社会里有善与的信念所渲染。些   想法本身来了一个全面性的度,而休息不表同,并且梦也没什好感。白日梦与其至   你持一个可以展示的物品,就此而言,梦或白日梦不被是建性的或有生力的。   年人被鼓励攻性地去面人生,但是指争性的。它也暗示并且只提倡一个外在方式的个人意   人被去,意的任何改或似乎“消极的”活多少是危的。例如一个家,只有当   作家只有当他的得了名或利,才被容忍。人很少被容忍,因,通常他的天分是得不到名利   做梦的人,不管他的年、或家庭背何,是被最糟糕的,因他似乎甚至没有一技   但是无如何,个个人的内在部分不会被那些信念影响。的确,那些意念会反映在他的日常   休息一下。因是本章的束。   (“好的。”) ## 第十四章 哪一个你?那一个世界?   (九点四十三分,珍不知道第十四章些什西。她:“我只是在等……”在九点五十一分,她:   口述,第十四章:(哪一个你?哪一个世界?)。   (在出神状她的双眼着,坐着不大一分。)   目:(你日常相是特定可能事件的表)那就是全部的目。   可以称心智的副本。借由,灵魂与智力的功能可以和身体相,透的特性,非   其他的可能事件也同可能会成你的。你自己的那些信念,会形成你的自我形象,而后   因你心理与心灵的构,所以在你存在的丰富构造之内,真的是有无尽的化,你可称之“可   身体的构造追随着你的信念,因此,所有身体的感官料将忠地反映出那些指其活的信念   你目前所的那个“自己”,只代表了你存在的可能状之一,它露出并入了的,然后指   甚至切身的身体也会改。你可能会“你就是你”,但哪一个你才是你?从最个人的角度看来:   (在十点二十七分停。)   你感知的整个私人形成了你的世界。但你居住的是哪一个世界?如果你改了自己的信念,因而   你常常会掉入“失效”状里,可以,事上是把你的意拉了回来,而以一不充分的方式   在情形下,你的信念通常失掉了它的利,你身体的指示也不太清楚,而世界看起来好像模 .

  你可以休息。   (十点三十七分到十点五十五分。)   以你的来,可能的事件被入,是借由身体的神系而透意志或有意信念的某   除了你熟悉的那个之外,些信念然有另外一个相。信念吸引并且把某些事件入存在,但另   (在十一点零四分停了很久。)   我一点……   以表面的法,你有的“我”的感,是常露出的“可能身份”(probable identities)的果,   以某方式而言,“将来的事件”在就已存在,但它太快了。它跳神末梢太快了,而你尚   神脉冲有比医生或生物学家所假不同的相。当你在在想,“去”仍在生,那个“   以一方式,胞持自己的,然你不感知它,并且身体能察到所将来的事情,然   多状况,比任何正常的有意疑,可以你“非肉身相的本”一个更直接的体。哪   休息一下。   (十一点二十分。珍当她在出神状,她不知道述得慢——当我她,她却似乎起些   (在两个神胞或神元之的接称突触。〔第九章第六三七。〕些日子里,珍从科学   它代表了你的“不在面上的”。我的朋友柏(短地,大声地),在第一本《超   因此,去的确有其自己的去、在与未来。从某个去事件,你只会将它的一个特定未来具体化   例来,你可以深究胞的,却只能用回溯所得事情的被承序。但是从在的你来   在,我可以一——   (“便。”)   ——或者束也可以,如果你愿意的。但如想,就休息一下好了……有一些可以的一   (十一点五十五分。珍困惑地:“我不是才休息?”我把个情形解她听,些不一   等我一会儿。肉体构本身包含了你会称之“意化必需的先决条件”——甚至在某个限度内也包   感官料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有某些机制与途径,能使你有相当的可能性去看声音,或听   (停。)以某方式,的隔可以被。就如一个“去的”嗅味或景象,可以突然地以在   如果你的肉体构没有天生的机制容它做,或如果在某情况下,神胞突触之的正常   如果你察到一个将来的插曲,就会被迫以一个有意之人的身份去它反。无如何,不   然而,以你的来,那件事也根本不会生。因它或生自一个可能的去,那一度是你的   你的信念是形成目前的枢。   在,口述束。此外我有几句要……   (十二点二十分。斯在珍和我述了两料,而在十二点三十七分束。   (可能性有趣的人,可以看《灵魂永生》第十五、十六、十七章。) ### 第六五四 1973年4月9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五分   安,并且口述始。   (“斯安。”)   以你的来,当你把可能的事件想成潜在的将来事件,它似乎比合理。   然你会想,但事仍旧是在你个人的先前之内,有“仍然能生”的可能去事件。一件   情形极少大模地在你感知的方式下生。   在的一个新信念,可以在神面上引起“去”的改。你必了解,基本上,是同的。   我尽所能地来解。例子里,达到了一个在某存在的深生物性构;在那一点,可能   (在十点零一分停。)   健康的一个突然的或烈的信念,的确能“逆”(reverse)你的病,但以非常的方式来,   学不只是由活胞活胞——你的生物学家已了一点——而且也是透目前的肉体相   用差不多同的方式,你一个特定能力的烈信念会从在回溯到去。而在那儿(比手)引起   也是在国外做的一些有那些果的理由,在其中生了加速的学,当在催眠状下或其他情   (停。)那个存在于去的生物构因此被影响了。以前没有的被入了有机体,那是一程   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分,珍:“斯得很慢,所以我能把料弄。但生物学家不会接受的……相当麻   (在十点三十五分以同的方式。)   然你有意的信念决定了目前的,然在你的感里,肉体只在目前一刻存在;但在   并不是想要去稀“推理心”的功能或自然能力。因推理的力量容你以一个高度明确的方式去把   你的意并非你有的一个西,你的个人性也并非一个有限制的西。如果你:“在所有些里   在你的里,桌子就是桌子——然物理学家相当明白,物体的外表在某些方面来只是一个海   然而,在另外一个面,事件的固性仿佛也崩了。哪一个你?哪一个世界?于疾病的一个突然   因此,在你意心目前的中心点,它不止指深神事件的在,而且也指它将来的与   (在十点五十九分停了很久。)   我一点……   胞的能在任何一点被改。目前的信念能把新的——心理与身体上的——嵌入去。将来   当然,言能影响可能性,而加一个信念的目前路。医生常常疑不告症病   然而,没有一个人会死,只因医生告他,他将会死。没有一个人是如此地被另一个人的信念所布   你由目前的焦点御你的,在那个焦点里,一方面你的信念直接与身体及物世界相会,而在另 .

  在日常的里,着似乎是次要的能力——那些你是潜在的——集中精神一会儿。如果用你   (然有很多的停,却非常有力地:)   你的欲望或信念真的会回溯到里,教会神新的把。在那个去的明确重将生在你的   (在十一点二十一分,一分的停。)   因此,学到的行不只改了在的与将来的,也改了去的行。作理性的意,你的力量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三十分。“老天,”珍,在她离了一个极佳的出神状之后,她:“我有一个感,我   在:就身体而言,当成肉体的原子、分子、胞与器官的完形意达到某度峰,你   (停。)你所知的那个“奇怪的”取向的自己,在那脉里有其自己的相。但在的法上   然而,成身体完形意的心灵构,并不依身体。因此,你体到的你,只是个更大本体的一   在睡眠的某些段,你会使神的构停止作用,而感知到一个多次元的,然后再尽可   例来,多次象征形象被用来作“内在上的模式”,在上,它常常与胞的内在   以同的方式,你的无意也从一个相之本来未分化的迷宮和活化(field of activation)替   你在是根植在你的物性里,被恩使你可以由身体去感知独特的生活。因此,当我提及可   在你肉体存在的光里,灵与肉是交的。   口述束。   (十二点零五分。但一没有完全束:斯了我和珍一于我工作的料,因此十 ### 第六五五 1973年4月11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六分   (今天珍写了两首——其中一首有几之——她可以放在将来想出的一本集《法者的》里   安。   (“安,斯。”)   你的神活构成有意的,你的物性整体的奏,自你到休息的段和烈集中精神的   日与夜构成了一个你的得以在其内生的架构,提供意心所需的刺激与松弛,而容事件适   通常要理当天的事情就已人大了,更要理下星期的事。所以在事件的序里,可能   (在九点五十分停了很久。)   一次死亡只是灵魂的一夜。你身其中一部分的那个更广大的“存在”(entity),追随着你的展就   (在九点五十五分有一分的停。)   我一点……   一个形相(form)基本上是非的。你看到的形相只是那一个能在你相系之内有效活或   你自己的形相是在那个更广大的形相之内,是短的,却没有失落,没有受限制,也没有被定。   (在十点零三分慢地:)   一部分都极重要。无如何,在最小的和最大的,蜘蛛网与蜘蛛,人、存在和星星之都有常   你可以休息。   (十点零五分到十点十八分。)   哪一个你?哪一个世界?   所有些似乎与你日常的个人没多大系,然而其是密切相的。因以个人与群体合作的方   一个大运家的表演,人天本有却很少用到的能力提出了明;而大家的作品,   你会有一个人,他在自己之内表了人所知的那些大能力。按照其独特的气——家、   那智慧与愚蠢将会被看成一件事的两面。在一个人的身上,宗教和科学都不会被教条所阻碍。   在你目前的里,有你“可能自己”的痕迹,就如即使在一个个人里,都有那些少数几个人所示   下一个短的一章将要提供一些方法,那会你利用到一些更大的,把那些到目前止仍然是“   那,在一个有意的基上,你可以借着把可能性的丰富料拉来,而学会使你生活的域加深   休息一下。 ## 第十五章 如何把你自己从限制中放出来   (十点四十一分到十点四十七分。)   我将始下一章,或者你可以早点束,随你的便。   (我:“那就吧!我没什。”然我有一点累。)   第十五章:(如何把你自己从限制中放出来)。   等我一会儿。   (停)既然你有意的信念决定那些你个人的无意作用,你的第一就是去大那些信   本里所的念已多多少少在教你那做了。在你自己主的相之内,有全部那些“没   写下或列所有你已知的身与心的能力——不它有没有被展,和所有那些朝向特定活的向—   些代表了各可能的特性,而从它之中,你了展成特定主要趣的那部分。因此,由   (十点五十九分。)   如果你追随那些方向里的任何一个,它都能丰富你所知的存在,又而打了在你没到的其他可   不你感到自己有什才能,只有当你决定去展它的候,它才会被展。下决心的个行   (停。)之路没有被定下来。没有一条路不能通到其他的路。在任何候,你都可以得到可   如果你很的,你是由多不及困的可能相里了那一个——而那个不及困的可能性   (十一点十四分。)   因此,在你的心里想那些可能的能力或事件生了。当你做,欲望的度会把它入你的 .

  你必了悟,你的确是一个“可能的你”。你的是信念的果,而你的神构使得某一个焦点成   在是口述的束,今到此止。(微笑,大声地:)我你最衷心地祝福并道安。   (“安,斯。非常你。”   (于是在十一点二十二分,此突然束。) ### 第六五六 1973年4月16日 星期一 上八点十四分   安。   (“斯安。”)   (着笑:)口述:你必要了解的是,在一次的生命里,一个事件都“一度是”可能的,那在   在个人和集体的方式下都是运作的。假今天你家被了,然而在昨天,个窃只是无数的可   你也相信人性本,或者没有一个人能免于受到人的攻,或人主要是被婪所使。那   (九点二十五分。)   你两个人的信念都在生活中得到了合理化,反而更加了那些信念。小的恐惧吸引了小   所有你在的汲取自可能的相。在你的一生里,任何事件的生,必透你的物性和你天   有一个定而平之流,在其中透神的构,有意的活来了事件,而建立熟悉的反模式   以一法,个信念可以被看做而有力的台,它只把准率的那些信号由可能的范里拉   那,任何你有的能力都可以被“更清楚地来”,被大,而由“可能的”成了的。但在一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九点四十四分到十点零一分。)   —个画家在他的一生中,完成了一大堆作品,然而一幅画只是各“无尽可能的画”中的一个具体   (停很久。)在你及任何事件的“”里,也和以上的情形相同,那就是:你造你自己的人生   在任何候,你都可以改人生的画面,只要你了悟到,它是你由无数个可能画像里造出来的你的   以你的来,你也想要的能力、力量等,已是潜在的,并可你所用。假你不健康而   (十点十九分。)   借由个集中精神在“你要的是什”上,就可以做得到上面所的。但不要感在你想要的和你在   一个情形都与另一个同的真或不真。哪一个你?哪一个世界?在你你物性的一部分   如此提及的(例如在第四章),露出的会打身体的机制,将去与在会合在某和的   去与在的合,使你易于有相似的将来事件。因你把自己准好来接受未来的那情况。   以最切的法,你的去与将来是被你在的反所修改的。改是在身体内生,在神系内   你目前的信念主宰着事件的。个人刻刻在形成造性与。   休息一下。   (十点三十五分到十点五十九分。)   好,你必了解,“在”是你的肉身和物与心灵相会的一点。因此,在你当前的一生里,“在”是   做个:眼睛得大大地坐着,向周看看,而了悟一刻代表你的“威力之点”,从那儿你可以影   你眼的在同它切身的,是在其他“在”的行果。因此,不要被去或将来所   如果你在学会把握住有力的感,就能以你的不什方式,最有效地用来改生活情   如果你了解了我所的原,外在的情况永可以被改。疾病可以被消除,甚至那些似乎是不治之   然而,在一个情形中,威力之点是当下的,而从那一刻你哪一个你及哪一个世界。一个国家的   (在十一点十五分停。)   在多“土著”文化里,一个人完全不以他的年来被考,而年多大是不重要的。事上,一个人   去假装忽略你的年,或因你害怕你的年而装做年并不是答案。(第十一章第六四四。)   然基本上并不像你“所知的”那存在,你的神系却迫使你把人生看做一串的片刻。作   例来,你不了解自己和物之的沟通,它以自己的方式你的信念并之反 。那,   如果你是二十的,你可以汲取你想象自己在三十有的智慧。   如果你是六十,你可以用到在你想象中目前已没有但以前有的体力,些同也会性地与生   哪一个你?哪一个世界?如果你是寂寞的,那是因在你承的在一点,你相信自己的寂   生素、好的食物、医的照料可以使身体恢活力,但除非你改了自己的信念,否身体   就是口述的束。我一点,我有几句要你……   (十一点三十七分。斯相当突然地始我一料。那是于我画与年的一些狭隘度,   (珍:“自从上一次休息之后我什都不得。”当在行的候,她的和度愈来愈有力。   我就叫你去常去的酒吧(上星期),可是没人听我的。   (珍非常喜“威力之点”句,得非常人省思。在后她了好几遍,希望斯以此作章 ### 第六五七 1973年4月18日 星期三 上九点零五分   (在近来的夜,珍察到她由斯那儿收到料,而且向我口述。她:“我醒来得很困惑,它   安。   (“斯安。”)   口述:我要你把我将你的句独立成行,用大的字体使其突出,并且画。   (“好的。”)   当下就是威力之点   来,上面句是在此里最重要的句子之一,而且是在你所了解的架构之内有效。如先   那,所有你身体、精神与心灵的能力是集中在“当下”的焦点里,并不在去或先前信念的 .

  言之,我是在告你,目前的信念就像整个人格所下的一个指令。按照你目前相的念,你   当然,将来——可能的将来——也会以同的方式被改。回去找那些目前的根源,只会使你成   你是透目前的不而在架构你早先的生活,因而加了你的。   那就好像你正在看一本史,它只人的失、残酷与,而忽略所有人的成就。   做法能致你以方式去用自己的史,因此它你一个于“你是”及“你是什”的非常扭   (在九点二十分停。)   那些于做法的人——常“去”以“在”出了什毛病的人——常常失了的重点   在某些方面,情形可能相当的不同。很大范的生活也没有被某度所触及,而其他的却有。一   相反的,如果他旅游自己的,而着去找另外一明,那在那同的去,会他跟人   当你想改信念,心里要着个新念去看你的去。如果你患了病,住你没病的候,   在几乎所有于目前缺陷的案例里,在那个特定区域有一个重要的:个人不管因什理由,   (在九点四十分停。珍整段述是尽其所能地有力,而没有用到很大的音量。)   我曾常,信念致相,没有症状会就消失,除非“理由”被确定了——但理由比你目前   你被教以你是在先前事件的掌握之下,因此,你找个人困根源的意念是去去,只是去找   例如,那些可以被用来达到任何的,就如学可以被利用一。当你在去的   在借着夸“我的毛病在哪里?”个而把它投射到将来,只会引你造更多的限制,并且加   哪一个你?哪一个世界?些在你所了解的“在”,借着“你行的力量是在而非去”的   你需要休息?   (“不要。”在九点五十六分停,然后切地:)   那,我的朋友,要去掉些的限制,你必从在重你的去。不管近况如何,你要把   你而言,其他事件真的成不可的。既然基本上,去、将来是同存在的,那你同也正危   一个人可以从一个心理学家跑向另一个,从一自我治跑向另一,而永同的:“到底   一个人早会在某些个人域停止聚焦于什是的,而始向特定的“缺陷”聚焦并放大。然后着   如果做,面的注会逐透到其他先前未被染的范。   休息一下——好好住一。   (“好的。”)   (十点零五分。珍的出神状非常深,我告她,除了相信料的确是棒透了之外,我无可。   因此,你不是在去信念的掌握里。在另一方面来,你愈快始新信念采取行愈好,否,你   然听起来很蠢,但你出去一点,或者以不什适合你的方式,表出仿佛你的确有比   你性地因信念的果而以某度来表。在如果你有意地改某些,那也就把那个   就正面而言,你必在自己之内找“你要的是什”的据。心里住个,再去你的去   (十点三十分。)   用你所有的精力与注意力,然后忘掉它。不要去看它有没有效,只要确定在那段,你的意   就健康而言,它及了你一天一次的——不管以什方式——做出好像你没病的子,但“那个在的   然而,只有当你停止从去找“毛病何在”,停止加你的面,效果才会生。些同   那些相信世念的人,可能犯下利用或怪罪“前世”生命的,而把它按照你目前的信念   (十点四十五分。)   就是了个理由,“前世料”才常被用来加目前个人的社会情况——因就像在一生的去   如果料是由另外一个人你,好比一个通灵者,那那个人也会有那些你在很合理   如果一个人相信他受到欺,而被困于一个俗世的境遇中,不被,那他会从自己或人那儿收   我是一般性的法,因个人都有其自己的方式去加信念。如果你自己病了,极可能前世   事最好的明是:你在形成你的相——借着肉体和灵魂的交会,而以你的法,当下是你的   你要不要休息?   (“好的。”   (十点五十五分。珍的出神状极佳,述定而气有加,她心地:“乖乖!整个西   (她又:“!我起斯昨在ESP班上了一些像的料……”我也忘了,在差不多半夜一   (在十一点零七分斯回来了。)   你个世的自己都有一个肉体,就像你一。个都有其“威力点”或“的片刻”,在其中   我会那些事情有趣的人在另一本里再加以解,存在于你及“世的自己”之所有“当   (停。)些自己是你在物性里的不同副本,正在体身体的相;但同,你的身体本身把“   以相当真的个人和族的法,去仍在生中。而你按照信念,从在造它。一个被切掉的   甚至在胞的面上,也有大得多的自由。   口述束。   (十一点二十一分。在斯的确珍和我一如何把一料加以利用的方法。我划在星期   (一个注——我自己的灵感是:在斯所的世威力点、胞及交会点(coordination point) ### 第六五八 1973年4月23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三分   (昨天珍始以“利”写一首相当的,她称之《色兄弟之歌》(The Song of the Silve   (今天下午当珍回到首,她那升高的感又以一相当加的形式回来了。最后她在三点三十   (“同,我正在‘激活’些意念。它不再只是字句了,天啊……”她点了下来,得愈来愈松弛了   (附地,昨珍在睡眠中又忙着斯的,口述我上没有达到的料。) .

  在:安。   (“斯安。”)   口述:任何一次好的催眠演出,将清楚地示“威力之点”是当下,以及信念主你的。   在催眠里并没有魔。你一个人都常在用它(第四章第六二〇)。只有当了它特定的   然而,在好的程中出的扭曲,以及施者的解,使得个象似乎表了一个不同的面貌   催眠以形式清楚地示出,你的信念在正常生活里影响行的方式。各方法只是把你所有的   (在九点五十四分久的停。)   那,你的信念就好像是一个催眠,只要了你特定的指令,你的“自”就会与它符合。可以   把“在”想做有多源的之池,以你的法来,被来自去与将来的支流所注入。有无数   你已重新构筑了它,因此,我你重新构你的去,不是要你做一些“你不曾做的事”。再次明   (十点十二分。)   排除多余的料以及焦点窄,是两个最重要的成分。松弛有帮助只因身体的息也被平下来,   多信念原先都在一个情况下被接受,并没有任何正式的引,却是在适当的境下生的。一   (停。)另一方面,当在休克及手期,意心看起来睡着了或的候,信念也可以被   你可以休息。   (十点二十分到十点二十九分。)   在你我建的方法之前,了解以下几点是极重要的。   首先,无意并非一海,无区地接受料而不你有意自己的考。所有信念或暗示首先由   因此,没有面的信念会不你的意志而加在你身上,也没有一件非你有意接受的信念能加害于   (停。)正式的催眠只不一直在生的事来一个加速了的版本。它是“在信念否定去   (在十点四十二分停。)   我将你一些的方法,那可以容你改自己的信念及。在中稍后我也将你看,你   我首先来催眠——十分自然的催眠——的本,以及你在用它的方式,然后你会看在当下   此章束。我将会是很短的一章。   (“是的。”)   注    第十章第六三九到我的猫,隆尼,它的生与死。斯也提到与隆尼有的可能性。 ## 第十六章 自然的催眠:出神状是出神状是出神状   等我一下。   (在十点四十六分停。)   第……   (“十六。”我,当斯—珍犹疑的候。)   (微笑而逐更大声地更低沉地:)十六章,目:(自然的催眠:出神状是出神状是出神状   相背后的是什?生活是一个幻相?是否有某明确而的相,而你自己只是其一   你的相是幻相的果,如果,你的意思是指,它只是你的感官示出来的画面,那的确是如   (十一点零四分。)   再次地,如果你患了病,也会:“我并不想生病。”如果你很,“我并不想”;或如果你不被   你也由父母那儿接受到一些意念,它的影响也包着你,或你也可能已改了生命里   你有些人只是精神怠惰,而不去有意地自己收到的料。多人于“否定”由人那儿来的   一个人在自己生活里都会找到性的思想模式。那个模式是被因之而来的行所支持——制的行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四分到十一点二十九分。)   多人催眠有很大的力量,然而,不什候,当有另外一个人你全神注地注意,可   不什候,当你自己全神注,你就同是催眠和象。你一直都在自己“催眠后”(pos   事上,些都只是遵循着心智的自然作用,而希望你去掉把催眠当做“魔法”的念。   那,一天最多用五分到十分自然的催眠,作接受想要的新信念的方法。在那段内,尽   那个重——口念或心想——是很重要的,因它启了生物性的模式,并且反映了那个模式。不要用力   (十一点四十分。)   然而,在那个期,切你是把在当做威力点而去看入新的信念,并且切些一定会被具体化。   你也需要一下,你的息找到适当的字眼。但你起需要三天才能通它的果而知道有没   必内在管道一个新的模式,而你新的模式也会有一个感,那可以作你自己的个人指。不   是此的束。   (“好的!”)   附上我你最衷心的祝福。   (“,也祝福你。安。”在十一点五十分束。) ### 第六五九 1973年4月25日 星期三 上九点十八分   安。   (“斯安!”)   自然的催眠是无意有意信念的默。在精神注的期,所有的妄念都被摒弃了,然后想要的   我来一个的例子,用在童年你常被灌的一个正面信念。一个人被称得很漂亮、身 .

  个个人价的信念把人个人价的信念也拉到它的身,因其他人我那个幸运朋友看   与他概念不合的料或刺激是一个次要的,他知道的确存在,然他个人并不适用,但他了   也在一些区域他明白自己并不好,却因相信自己基本的价,所以他可以接受些自己欠缺的部   好,来,就容貌而言,一一来比的,他也和那些相信自己不迷人的人差不多而已。因   那,你的信念就像催眠性的焦点,由你全都沉湎于其中的正常内在“自”而常地加它。   (九点三十八分。)   内在“自”就像一个催眠的重。然而,在个例子里,你是自己的催眠。很少人只有一个   休息一下。   (九点四十三分到九点五十分。)   无意接受由意心来的那些命令。   在一个人的里,有一些他得意的域。然而,当你自己有不意的地方,就自一   你也望健康,但暗中相信你的健康不佳;你也望心灵上的了解,却自己在心灵上是没有   在正式的催眠里,你与催眠有一个:有一会儿,你愿意接受他相的意念,而非你自己   (在十点零三分久地停。)   你能表演你原本会自己不可能做到的那身体技——所有些都因你自愿把某些信念放   有意注的度使得阻碍减少了,息直接地达到无意,而后被付行。然而,个催   用你的来,信念最初是由父母那儿收到的——如先前提的,个与哺乳的有(第四   (十点十分。)   甚至在原始社会里,巫医和其他自然的治者,已然了解威力之点是在当下,便利用自然的催眠来作   然后,个催眠、巫或治,立即把他象需要的信念嵌入。   在个范内,将会包括那些及了治者自己概念的附概念。在你的社会里,催眠常常会   如果个文化的念包括巫毒(Voodoo)或巫,那,人就会在那个范里去看整个治的情况   然而,在正式催眠范之外,以上所的也同适用。以最大的了解和同情,我西方医学本身以   (停。)在的西方医生——我承他是以最大的困窘来告病人死期将至,而使病人得自己的   在你个代,医学人士再度着极大的越感来看原始文化,而苛地批判那些他被巫医   因此,在多的例子里,代医生是已忘了他的技而能力不足的巫医——是不再相信治愈力量   你被告知去找什症状——你就与一个小村子里的土著一地受到咒,只是你失掉的是乳房、尾及   没有一个比在医学界里,更直接地面你信念受全面的冲。他成他如此衷心同的信念   你可以休息。   (“你。”)   (幽默地:)我下一本将会在AMA的推荐上。   (“我打一定会!”此地斯的是美国医会。   (十点三十四分,珍的出神状极佳。有斯在十点十分以后的,我希望者参考些:   言之,医生也是他自己信念系的受害者。   他常用面暗示来包自己。当疾病被一个侵入者,而毫无理由地加在健全的自己身上   (停。)幸运的是,你有“整脊”(chiropractic)、健康食品甚至江湖郎中等的“地下”信念   再次明,整脊治者也是一催眠。不幸地,他却在医学方面得尊敬,因此他工   一个医生而言,些会像是全然的旁左道,因疾病将永被看作身体里的一件客的西,   在其他方面,一个自己很的人,无如何努力去,或者人家了他,他都会把失或   (十一点零二分。)   些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你代表了什意?你又如何能利用自然的催眠去改善?   在那些不意的地方,你得自己无能力,或者你的意志麻木,或那个情形仍在——然你以   好,在那些不意的方面,你必了解:那里也没有疑。你完全地被服自己是有病的,或的,   那,其果一也松不力地跟着来了,以里的方式而言,自然的催眠在一个情形和另外一   那,你怎呢?首先,你必了悟自己即催眠,在此就与你生命中其他正面的域一,   在某一段里,我愿把我在个区域的信念置,而有心地接受我要的信念。我愿假装我是在   在你做以上的,不要想到将来,而只要想到在就好。如果你重,当你在做个,就   如果你老地去做,那在一个月之内,你将新的情况会在你的中。你的神构将自   (停。)原力必来自于你,而你必些,才会知道有没有用。在如果你健康不佳   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二十六分。珍的出神状非常好,快而明确。在休息期,她却始有点睡意了,因此 ### 第六六〇 1973年5月2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七分   (星期一上没有上,珍和我花了几天去旅行。   (在上完星期三的之后,第二天早上珍:“真的,我想我整的睡眠中一直在做的工作,只是   (我提醒她,有两个目我希望斯会,如他在一段日子以前曾答的:一是在个地区1972年   (昨,珍在ESP班上非常的活,特是当她在以“利”和唱歌的候。近来在歌里面出   (在斯,个最近的“利”展,将助她前言里提到的法者的非常古老“手稿”—   安。   (“斯安。”)   口述:在所的制与迫行(compulsive action)之有一个确定的。 .

  此“催眠后暗示”与常的日“制”都在作用。个例来,假如有一个女人,她得自己被迫   是个自然催眠能你身体系来反面影响的佳例子。以一法,重的行密切及了在   (在九点四十二分停。)   那就是什在与健康和疾病打交道,信念系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一个系都用些“行”——手   例如,在干草的情况里即是如此。就此而言,在大多数其他的不适(diseases)里,也是一。   自然的催眠与有意的信念了无意适当的指示,它很地影响身体机制,采用与些信念和   在两情形里,如果个治是有效的,那你可能会放弃你的症状——如果你和催眠暗地里都相   但在个之后有更多的:如果你不相信自己身一个人的价,那,你就会得到其他的   借着了悟到你的威力之点在当下(如前所提及的)所有些都是可以避免的。当然,你不只是在个人   你在一个你确定会降到自己身上的疾病先付款。你在在一个患病的未来作所有的准。你押   多人只在保了一个之后,才始生病——那些人而言,个行本身象征性地代表疾病的   (十点零二分。在斯些的候,珍的述一直是最而快的,并且伴随了多的手。)   比个甚至更糟的是那些建——着最好的目的——于和疾病防有的特殊健康区域。此地我特   其一是防癌的文宣以及上“公共服”的宣,在其中了癌症的七个危信号,再次,不幸   那些已在一个方式下被制的人,程可能会引起本来不会生的癌症。   并不表示那些人不会因的病而病倒,但它的确表示,方法把疾病的信念模式化,并它的   我要的第二个健康是于老年人的。退休的意念通常落入了同的模式,因藏在它之内   尤其是在你的社会里,一个人的整个心力都用在追求金上,信念会来最屈辱的情况,特   (十点十五分。珍笑了起来:“我有一个感,我做得真不。”的确——但她几乎立刻脱离了出神状   一般而言,那些提倡健康食品或自然食品的人,也接受一些与你的医所持的大致相同的信念。   他相信疾病是外在状况造成的果。很,他的口号就是:“你吃什,你就是什。”些   食物于是被附上了道价的判断,有的被看做是好的,有的被看做是坏的。症状出了,并且十分   你身体、健康与疾病怎想,将决定你的食物如何被利用,以及体内的化学作用如何理食物——譬   就身体上而言它是真的。但同地,一般而言你的身体需要某分。但在那个模式之内,仍有很大   健康的信心,可以帮助你利用一个“乏”的食达到可惊的程度。如果你确信特定的食物会你   再次明,我不是:“不要小孩生素。”因在你的架构里,已成了“必的”。你将   如果你自萎靡,而恰好到于生素的广告或本,而被它所影响,那你的确会受益至少有那   (十点五十三分。)   有香烟与迷的公益宣告也是一。吸烟会致癌的暗示比吸烟生的效果要危多了,而能使   有海洛因、大麻与LSD那些用意很好的公益宣告,也是能人的,因它把嗑的人能有的   所有些都及了自然的催眠。   我回到那个有胃男人的例子,他暗中相信某些食物会他的胃以某特定的子反。然而   那,成了一个相反的暗示,却全是同的催眠程的一部分,建立在他原本那个病的信念   那,似乎唯一合理的法就是不去吃那此会来胃的食物。然而,次做的候,个人   他完全相信,如果他吃了禁食的食物之后就会生病,而事上也是如此。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放弃那   威力之点是在当下。你必底地了解一点,然后才能把握人生,而始在所有生活区域里你的   你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三分到十一点二十五分。)   在些情形里,不要把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你最不意的那个范,是非常重要的。只会成   任何候,当你着自己脱一个局,要确定你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上面。个切断   (停,然后又快速述。)我再来一个非常的例子。你的体重重是身体上的事,它   于是,以最奇怪的方式,你的食只加了那个情况——既然你食是因如此深信你重的情况。   你将以同方式利用你的食物——并且吃得太多,直到改了你的信念止。的体重加并不   (十一点三十九分。)   因此,你必心甘情愿地置那个信念。用在章所的,你必有意地努力去嵌入一个不同的   当然,如果你体重不足,也一的适用。你可以有一子吃一大堆西而只加了几磅,或你的   吃多少的食物都不会,直到你改了信念。   用如才那些重的人的同方法。在一个案例里,身体的制是透自然的催眠而建立的   此也及了价的意念以及先前提及的威力之点。在任何区域,只借着你一天中所有的有意念   等我一会儿。   (在十一点四十七分停了很久。)   下一章。 ## 第十七章 自然的催眠与愈   (在十一点四十九分又一个久的停。珍的性地突然慢下来。不可解地,她在花了六   (自然的催眠、愈以及身体症状入其他活面的移)。那就是目。   (十一点五十五分。在她的始加快。)有些人病了几年,却突然好了,然后投入某大的   我将束此,我只想把目以及方向你。   (十一点五十七分。“好的!”)   我柏有一个小小的却重要的私人建……   (个占了半左右,而一在十二点零三分束。珍于她述第十七章所花的感到非 .

  (于在一前的注,有上星期珍斯的夜作:当她在一后去睡,同的效   (“等我到了桌,所有那些微之点以及修平滑的文句都已不了,只剩下几个意念。然   (只留了珍一左右片段的笔及两个可能的。然她并不知道斯会不会在他的里用到   (“然而个人最必了悟:你不能在一个域放弃力量而没有……在最后到某个程度威内在核   (以及:“有一章到‘有效的个人相’——于一个人一生的个人目的,以及由你的身体所的天生   (以及:“如人所,信心和信念可能移山——但也能引起自然灾害。”   (珍和我在后第二天的早餐,上面的料,引得我念斯在十一点二十五分的西她   (“1973年5月3曰,星期四下午在桌旁,有斯的:   (“食的确可以作你在做主并且抓住那个原力的外在号;作号,食因此就   (“同的情况也适用于体重不足的状况。在个案例里,常地注意磅秤成了另一个面刺激,   (“最好的方法就是:停止所有努力,立即始如章指示的,去改你的信念。   (“那些减肥体的治法会成功——至少的——的理由,是在于自己价的信念被了。不幸 ### 第六六一 1973年5月7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分   (明天是珍的生日……)   安。   (“斯安!”)   口述:我并没暗指所有社会工作者都是被个人所策。在另一方面而言,真的,多   在情形下,局被投射到自己之外,而后被看做一个可以被操的外在情况。的确及了“   (九点四十五分。响了,珍作斯向做手。)   没系,你可以去接。   (可是只响了一下。我等了一会儿,然后一。)   既然根源没被了解,在社会构里的任何外在操都不会很有效,那,个人就会在个里看   如果你注于个人的疾病,同的反也会生,而后任何的都不重要,因你注意力的   一个突然的皈依,可能使一个人完全脱身体上的病症——任何一皈依。在那个一般性名之下,我   (停。)在些区域里,不管的性或原因何,它多少被“魔般地”移到另外一个活面   (九点五十五分。)   此地,我在皈依与真正神秘的了解——它也可能在一刹那来到——之作一个区分。然而,神秘   (停。)情——如它常常被体到的——允一个人有一段从另外一个人身上得到自我价感,   (十点零一分。)   当我把柏留在出神状,你可以休息或者他拿一点啤酒来。随你的便。   (我:“我去拿啤酒。”因珍行得不,而我想下去。身斯,珍安静地等着我,直到我   再次重,你造成你自己的相。当你看个世界、社会体、政治体、你的朋友,你的个人   你会将一个向外投射,来使你自己自由。如果你做,那那个待解决的将仿佛永   (停。)蒂宁是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中年女性,她有几个已大的孩子,而且情况也不,   她曾找一个又一个的通灵者,也“自写”。她很少看到丈夫,因她的丈夫整天忙着自己   (十点十三分。)   柏正确地感出在个女人生命里有情、刺激与原力的需要。很明,蒂宁成天坐在她可   是及了心灵与生物本两者最重的一放弃;比一个陷入可怕情况的物更感到自己是掉在   且,另外一个人具有的并不是蒂宁自己没有的力量。(停。)蒂宁衷心地相信善与;因此,   在听到于自通信的事之后,柏解,些只是下意被抑的成分找必的出口了。他   她感某式或食物会掉个邪的催眠暗示。然而,你多人吃生素不也是确信能把你   你疾病的真性信不疑,疾病也不像蒂宁相信“邪就是要来威她”那毒地来“追”你。   (十点二十九分。)   如果你相信次站在罅隙里,你就会得的,你就是在用自然的催眠。如果你自己必被   那,你能把你的局或能力向外投射而入其他的活途径。但你不能解决你的困或正确利用你   你可以休息。   好,蒂宁小心地将在其中生些的域。当她的小孩大了,她感到孤,不再被需要   在她的生活然困,却很刺激。她是一个女英雄,与善和的宇宙力量斗,她是重要,以   柏也提她去找心理。直到她准好把已有的信念去和那些可以容她完成自己能力的信念   然而,蒂宁的身体非常健康,而且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人。她没有一会危及她健康或美貌的   (十点五十九分。在注意斯如何始展珍在上一之后在睡眠状所收到的一些料。参看   个人都有一个我称之“力量的心灵土”的西。代表了一个不可侵犯的域,在那儿,一个人   那,然蒂宁了半天的望,然而她却好冲突的所了,将避免任何一她美貌的或   在些情形里,如果一位精神分析或朋友他冲突的区域,他就可能会有一些惊惶的感。   当蒂宁被否定那个她曾来支持自己的架构,她就必面曾投射到那儿的。但所有的内在困   (十一点零九分。)   不去面困——它是挑——的,可以成一“”。在某个地的无力感可以被移到其   些都与你生物的构密切相,那个生物构的本意就是要遵循意心相的。   等我一会儿……   (从十一点十四分始,珍坐着一也不,也不,子超了一分。) .

  如我以前的,你的思想即相,思想直接影响你的身体。你仿佛是非常文明的,因你把生   (上一章第六五九,它也包含了料的其他参考。)   (非常切地:)生孩子的女人也被放在同的境里(指医院)。你也很人道,然   与健康有的刺激在里被有效地阻塞了。病人被聚在一起,而被否定了他正常的和自然的   在医院的孤立已是很不幸了,如果再加上想要帮助他却常没有了解病情就了他的情形,就   (十一点二十三分。)   上,病人等于是被了,被迫去注于他的病情。所有些更是加其他抹人性的   会使病人自无力,被那些常常没有或精力来表示切,或以他能了解的法来解病情的   更有甚者,病人也得不到阳光、空气与土地的自然要素,而“熟悉感”的定力也被收回了。在你那   (十一点三十二分。)   以你的法,疾病常代表了一些没有被面的,而些局包含了想要把你向更大成就的   你是境的一部分。你形成境,然而借着与物世界的交会,使那个形成你及境的能量,在你   老巫医在自然的境下工作,而利用其大的愈能力,以造的方式来运用大自然与象征的特   (停。)然而,在你的医院里,把病人从他的自然境里“提”了出来,而常常否定了他物   因他直地出“自由的需要”,感到缺乏与土地的神秘的一体感,而个感是他被否定去   于广大土地上的小医院,在那儿除了那床不起的病人外,其余的人都有自由,将超你   你要休息?   (“我想我要。”   (十一点四十四分。此次中断就是了要我休息。在述,珍已了悟到斯是在一些她“自   (我念了一些料她听。我有多,但决定不要干的行。在十一点五十五分。)   在多的物体里,生病的物把自己孤立起来休息一段。在那段内,它也可以自由地去   如果,它被它的兄弟所,并不是一残忍的,却是个生物已不能没有痛苦地活下去的一   在你的社会里,的自然死亡是非常困的,因你的力构使得事几乎无法提倡。然   然而,此地的医学界常常小心地去用个技上的,来迫“自己”留在他的肉身之内——当灵魂与   某些的品的确会有帮助,但是在你的医院里所的那些,只会把意“麻醉”得失去它自己的   在是我的束。告柏在他的班上用本,如他一直在做的。我你最衷心地祝福   (“非常你,斯安。”十二点零七分。) ### 第六六二 1973年5月9日 星期三 上九点四十分   安。   (“斯安。”)   在口述:大半的罪犯不管是在里或外,都会有一无力感,并且会因之而生一怨恨,   他感孤立又孤、不被,而且充了怒。在多的情形里——然并非所有的——怒   就罪犯的例子与他的信念系而言,攻性有一个正面价,它成了他求生存的一个条件。   你可以去接,我无所。   (我接了,同珍脱离了出神状。那是一个住在市的女性朋友打珍的,也及了的   (是一个好机会去描写最近珍所的“精神恍惚事件”,或者是意状的。:5月11   (一等我走出了,珍就始到温暖的夜是超乎想象的美。我走向我的。小雨初停   (第二天早上,珍写道:“我突然被一刹那的喜悦捕捉住了,夜的色彩几乎震了我——它是如   (欲知珍其他的意状况,看第十一章第六四五,以及十三章第六五三。) ### 第六六三 1973年5月14日 星期一 上九点零九分   安。   (“斯安。”)   (停。)我把柏的鬈到后面去……   (身斯,珍把她的弄到耳后面。回当她低下的候,就会掉到前面来。)   因此,你把罪犯孤立在一个境里,在其中拒他任何的。的整个架构——着它的   他被否定了任何正常的家庭生活;整个精神集中在手的上,所有其他的刺激也被有意地减到最   守确信被禁的人是地球上的糟粕,必不一切地被制。两方面都接受人的攻性与暴力是   然而,受刑人与官都定在窗之后的人大半会一再地回来。被的人把他个人的向外投射   得在本里早先提到的奥古斯都的例子(第六章以及第八章第六三三),奥古斯都感无力   (九点二十四分。)   在,那是以相当独特方式的一个的“移”。行以及行控制的需要,有意的人而言   你到某个程度上会害怕去行,于是会善与无力多少同,把力量邪。你不想去面   作一个社会,你也把它投射在罪犯身上。作一个国家,投射在的国家身上。作一个人   (九点三十三分。再次地,斯始将5月3日清晨珍写的在睡眠状收到的料加以充,在此   基本上,力量并不暗示越于人之上。例如,有的力量,以及去的力量。两者都暗示了大的   感起了人工的罪感。(做手:)那些最公主死刑的人,感到他自己才真的被   那,那些被决的罪犯或人犯,是他社会里一个成的“”而死,而一个魔性的移生   (停。)“”是被自然攻性的所有成分推,是充了力量的;却因你在善与之作出了   探与他的罪犯是戴着同面具的不同版本。跟随着意念,果形成了隔离,在其中,无力的病   (在九点四十六分停了很久。) .

  罪犯代表了个人自己害怕与没有面的攻性。就个人而言,些恐惧被藏了起来,而公然表达它   在所有些例子里,很少人在其下的基本作一个了解。而社会的隔离可以只累了力,因   不知不地,病人常常把他以健康方式来行的力量送了医生,而医生也接受了委任——既然   自然的攻性只是去行的力量。   你可以休息。   (十点到十点二十一分。)   你自己些的度,会你自己了解很多,而影响到你自己个人的相。   如果你把力量与年相等,那,你将孤立老人,而把自己排斥的无力感移到他身上,而他   有多从属的信念与些信相。它可以全都以一方式作用,以致你否定自己去用你的   例如,如果你接受“知是坏的”想法,那,随着此信念的果,所有你去学的努力将会徒   于是,你必把智慧投射到人身上,而在自身排斥了它,或者在个人价上得面一个局。   (在十点三十六分停了很久。)   久以来,和尚、神父及宗教已得与其余人隔离来。他曾交替地被尊崇与被害怕、被   巫毒士以及愈者,巫医及神父都被人尊崇,但因所及的力与知,而也被人以某恐怖眼   (停。)有些人在他自己的生活之内造出了人工的区分,在其中某个地区行是安全的,但在   (十点四十六分。)   那,你的信念在你如何理个人行力量的方式上,是极重要的。   你私人精力的使用,会把你与自己的力量之源入一密切的系。愈及了能量大自然而富有   但身体有自己的完整性,而疾病常常只是一个不平衡的自然信号、一个身体的息,而你去听   当重新整永是从外面来做的候,身体天生的一性就于境,而它与心智的密切系也   个人的信心愈来愈被移到一个外在力量上。通常表示,没有必要的内在自我疑所需的   (十点五十九分。)   此,我主要的是西方文化。在一些其他文明里,尤其在你的去,巫医在被所有人接受的   再次,威力之点是当下,当你非的自己与肉体的相相会,光是那个事的就能重   你可以休息,或束此,随你的便。   (“那休息好了!”)   (十一点零五分到十一点十九分。)   以你的法,身一个族,你是在一化的状。个的一部分包括了外在事件的自   然而整个程,在梦境里,你永与从中出的相保持系。如你的了解,能   你愈得及了的有机体,就把愈多的能量向外投射,而得愈被“外在的”展所迷。在其   (停。)会把你回到自己,以及你自己能力的一个。你在无意造的西,有天你   (十一点三十五分。)   你的社会构里,由最大的大都会到最小的,从最富裕的地区到最困的民窟,从修道院到   如果你正确地用威力之点(如在第十五章第六五七里所描述的),将感到借由你与肉身的交会   (十一点四十四分。)   例如,如果你恨你的父母,没有法用威力之点来告自己你是他的,而先前的将会帮助你   你不能用威力之点来控制人,因你自己的信念会自套住你。无如何,你必察自己的力量   当你了解自然催眠的本之后,将不再感需要去生新的面情感,而你的“抑”担子将减了。   威力之点的是要使你熟悉自己的能量以及指它的能力。自然催眠的(在上一章到),容   一个人必由你自己的相之点来做。没有其他的法。如果你得充了怒,那,不要   在几乎所有的例子里,你的情代表了本身的一无力感,你把力量授一个情况或个人,而   (更大声地:)此束。   (“好的——”)   (衷心地:) 那祝你安——在你的威力之点也在我的威力之点里。   (“你,斯安。”)   (十一点五十九分。珍在整个中的出神状都很深,她的述有力、定而且有条不紊。)   (她告我,斯很快就要到我的信念境的影响,而解人的精神气候是如何地外在“ ### 第六六四 1973年5月21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分   (上星期三没有上,以便珍可以休息。斯把今的第一部分用在珍的料上,然后当休息   口述始:在个人与他的社会之有一个常的取和予;任何特定文明的区分与特性将是在其内的   外在世界是内在个人世界的制品。成就、争、与公共施全是“在事件之后”——它是个存于   作物,你是自然的一部分。思想、情感与信念,成的、被客感知的象。譬如,就如   巫医可能跳一个求雨之舞,因他了解存在于自然所有部分之内的天生系。你被教以去相信信心   (十点二十五分,珍在5月3日曾在她的笔里触及个枓,它被附在第六六〇里;而同的,   天然灾害,像地震或水灾,并非因自然的某些元素与它的其他部分,而永存不。你的情感与   一争是当情感和信念在一个面上相互作用来的自然事件。一自然灾害代表在一个和争不   此章束。 ## 第十八章 内在与外在的暴,造性的“破坏”   (在十点三十二分停。)   一章(十八章):(内在与外在的暴,造性的“破坏”)。 .

  (“那些全是在里?”)   第一句:你的相独立存在于你肉体取向的意之外。但当你是一个物,必你的神构   (十点四十四分。)   你身体和意的奏遵循着你行星的模式。然而,行星本身是由原子与分子成的,一个原子   以你的法,当个形成生的候,在内外的相之有常的。情感、感官知、“我是   广地,些事件是同生的,然而,了要使它易于了解,我是以你所的来的。   你的情感就和木一,都自然的是坏境的一部分。情感天气有很大的影响,例来,在   休息一下。   (十点五十五分。早在第一章的第六一三里,斯就在作的一个声明:“你所有的感受全都有   “信念”是“具有自我意的心智”的形成物,就好像在另外一个面,建筑物也是如此。   信念指、生、集中并且情感。那,在个范里,情感就被拿来和山、湖与河相比。概念   (慢地:)情感仍然依着你的神构,以及神构物世界的冲。一只物会感,   (十一点二十分。)   正如你的身体是在一常的与化学的交互作用状中,大气也是—。在另外一个面上,大   流你血管的血之流,与流大地的之流之,少有不同——除了你而言,仿佛一个在内而另一个   在任何一个当地范里,天气忠地反映了个人的情感,而整体天气模式遵循着情感更深的内在   (十一点二十八分。)   那些住在地震的人,被吸引到的一个地点,是因他外在境,与他自己十分私密的精   在那,你可以找到那些精力旺盛的、不定且“分的”急躁的、而有极造和明能力的人。然   情感的非特是不定的,而影响到地球构深磁性的健全。然地,也有地震生在   (在十一点三十八分停。)   你不需要一个有自我意的心智才能“感受”,而在去,地震以同的方式代表了物的情感模式—   以你来,意是与物合的,它的任何是借着相互作用而具体化。例如,在暴雨与   (十一点四十五分。)   从大涌出意念就与一的自然。当中大地,它改了大地,而借由你的思想大气的   (在十一点五十四分停了很久。)   然而,在所有些里面永有化,就像以性的方式去体,任何一个事件必然会“打掉”另   我告你,一个不适(disease)可以有一个造性的基(第四章第六二〇),因此,一个   在你可以休息或束此,随你的便。   (“那休息好了。”   (十二点零一分。休息,我在猜,由一个化的全球研究——好比,一直往回延伸到有的   好,在有意的面之外,只是身物,我将要来的暴、洪水、旋与地震等,都有相   身体本身感受到多的暗示和信号——气的改、地磁定向平衡的不同,有皮能察到的微   然而,有多与个人特定反有的其他因素也在作用,此有些其他的心理条件也参加了来。在   (停。)多例子里,有些人在事先生了一个境况近乎有意的了解。在其他的情形中,身体   些都不是“意外”。按照一个人他自己、他的相及他在其内扮演的角色信念,无意的料因而   (十二点二十三分。)   那些想要利用一个事件的无意感的人,将会利用那感——救他自己而不去入。而   无在心灵、精神或身体上,他是如此地成事件的一部分,就如在洪水里一个城市的水。   他也不会有意地去接受,但如果他知道如何自己,即会,自己的信念正表   因此,一个灾可以有意或无意地被利用——按照个人的个情形。   (友善地:)此束。   (“你。”)   你最衷心地祝福;而我将会到你遭遇到的那次洪水。   (“好,斯安。”   (十二点三十六分。今珍的出神状和述都很深而且定,“斯只是了我而停下来。”她   (于斯“你的洪水”的参考,珍上一末尾的。) ### 第六六五 1973年5月23日 星期三 上九点四十一分   安。   (“斯安。”)   在口述:再次地,没有意外,没有一个人没准好去死而在任何状况下死去。个自然灾害及其   你的将决定自己死亡的方式,以及死亡的。我在的,是在此生你所知道的信念,而把   了解一点,要比你得分切的如迷似的“去的理由”重要得多了,因在一个面的探里   在医院里慢慢地死去,或是去体一疾病,上面所的那些人将是不可想象的。有些是和个   (九点五十四分。)   天然灾害有的那个被出的力量,即是逃人律的大自然之大能量,它特性也提   个人的反遵循着个内在的知,然人害怕大自然“脱”的力量,而着来保自己,同却又   (停。)与任何自然力量之全部能量的一个大遭遇,会使人去面他自其中出的不可思的“   多人而言,一个自然灾害提供他自己的物性与个行星相的第一次个人。在   (十点零九分。) .

  在一个相当不同的面上,暴乱也可以达到同的目的。在那儿,不了什理由,能量的放使
  知可以使得他——常常的确如此——去抓住自己的力量,而以一个力的造方式去用它。一个
  (在十点十九分停。)
  就如族可以在多面上得解决——借由乱或天然灾害,或两者的合,按照在心理面上
  然地,多暴是十分有意地被煽起来的。然而,无疑地,上千甚至数百万的人,不会有意
  (十点二十七分。)
  那,“地球的疾病”有多理由,就与身体疾病是一的。到某个程度上,争也可以,如
  休息一下。
  (十点三十一分。珍由一个极佳的出神状很快地回来,她的述是以一活的来行的。今
  好,天灾的生,来自情感面的因素要多于来自信念面的因素,然如此,信念仍扮演了一个重
  一群人的“整体情的子”或者“情感—次”,由他身体和境的,引起了外在的物理条件
  就如你有意的信念决定了你身体的状况,而且就如你的身体是在一个无意面上(然随着你的
  (十一点零九分。)
  那,按照你个人的信念,你就它以那方式表出来的子理的局(天灾)。心里着
  (停。)如在本里先前提及的,柏和瑟两个人都卷入一个大洪水的情况中(1972年6月)
  就本地来,有一些大家共同的信念:艾麦拉区域在上是条的,被是州的一个
  都市更新划拆掉了人的房子,掉了老的、已建立好的里位,而常常及了社会的分隔
  富人与小康的人感受到威的原因,是由于他持代化与,改了以前的社会状况,因而
  (十一点二十九分。)
  有一些族的情况,也有一些于将生而并未生的暴乱暗示。一个做了一段非常能干
  就文化而言,个区没有它自己的身份感。然它一直努力去找某特色的展,但是,它看政府
  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四十分到十一点四十七分。)
  多少到某个程度,些同的存在于直接卷入那个特定洪水里的所有(岸的)地区。
  就本地而言,你然是一个条的区域,却没有在那可以吸收大批邦基金的危机状况里,而
  (停。)若非生了洪水,也可能生灾性的社会乱。然而,因及独特与特殊的“感基
  再次明,些都及了被洪水影响的其他地区。正如某些土人跳求雨之舞,而有意地把雨来,
  因此,他透无意的意及生物性方式运作的情感状的自放——因此,多余的激素与化学反
  不久以前,本地的宗教了一个大模的做了划,而追随那个深孚众望的宗教体之人,
  然而,些划建立于其上的信念,与民众的群体信念并不相合,因此失了。那个划是建立
  (十二点零二分。)
  在那个面上,多宗教体的人都个洪水是上帝的旨意,或者人是因他的“逾越”而受到
  它也使得一些人了不少,至少否定了他社会地位的安适及,而把他到与其他不同
  像的危机,提供了相一个清楚的“注目”,在其中,曾藏的西突然得太明了。在
  (十二点十一分。)
  城中心区看它的内在——那是一直知道却藏的——被具体化了。城中心区是在一个近乎坏
  有些老人背了年的面信念,而他在求生的刺激之下,了自己大的活力及更一的
  你要休息?
  (十二点十七分,“不要。”然而,珍的一直很快。停。)
  一个地区所藏的“病”,是个人易可的。人从各地来帮忙,“袍之”于了社会
  水的力量使得个人自然的依性有了个切身的,而使他那个定了久的价始疑
  休息一下。
  (十二点二十六分到十二点四十分。)
  因此,那个洪水具体化了一区的内在,同放出了陷在无望感里的能量。
  个地区成了注意力的一个心灵与的焦点,从而吸引了其他的能量。一个及的人都有他自
  多去的信念在当下一刻都自被打破了。久已被埋葬的始与行能力,在无数的个人里被
  然而,目前要的就是柏与瑟在洪水里的,因他的参与将多其他人都有用。
  在(笑而大声地:)此束。我你最衷心地祝福,并祝安。
  (“斯,你。我将期待那个料。”在十二点四十八分束。
  (在我的笔打出料以前,珍和我不以及艾麦拉与祈梦郡的明确名字、日期与事
  (然而,我,情感的状况与我郡里天气之的系做一个透的研究,将是非常有趣的。
### 第六六六 1973年5月28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一分
  安。
  (“斯安。”)
  (微笑地:)在你想知道,在洪水你什留下来?
  (“是的,非常想。”)
  ——而些你都不有任何神秘可言,其理由及全都十分有意地可你所得。在口述
  无如何,多人都得惊奇,在洪水期两个人竟然留在儿。一些人而言,似乎十
  在柏接触到通灵工作之前,他写了一篇短篇小——《荒野》(Bundu)描写了核子的生 。
  些都与去有意的决定有,以及洪水来已不再存在的去情况反。然而,反的模式很

  (在九点四十三分停。)
  那个致他留下来的信念,在那方面来,并无改。此与大自然的一一投入感非常的。那
  个更加深了他与自然密的系感,而鼓励他着自然走的向,在它的范之内求生,
  他知道在他住的房子里,有一个三楼可以用。因此划把我的稿子、柏的稿件及瑟的画
  (九点五十一分。)
  在那短短的里,他清楚而地在象征性的焦点里看生命的情况;因他是孤立的,而差
  直升机无法降落,他自己孤地与斯料、他的画和柏的其他手稿在一起。他曾用一
  好,因他的知与性情,他就始玩牌——去分散有意的注意力——并且喝酒来减少。然
  危机在五点就会去,然新界并不知道点。一旦他得到了个,就得更松了,而
  (十点整。)
  除了察的象之外,他没有的事可做,仍然看着水的上,心里却知道他是安全的。
  那些体有很大信心的人,他主要是和人一起做事。那些人立刻离了家,去找与人相伴的
  句,洪水的“水”成了代表的“水”,也是代表象世界迁的“水”。
  不所有个人的困,他仍然站了自己的立,而最后如柏言的,水退下了。他也被迫面
  休息一下。
  (十点十七分。“我也在得到一大堆其他的西,但并不属于本的内容,因此,斯就没有了
  (她:“我不知道我是怎得到它的,我猜是在两者之吧!但那也没有明什。”上,到底
  在洪水退了之后,有一小段有急切的台广播:所好了,叫大家一定要去打破。
  再次地,柏“准率”改了他的意状,而被告以不要去打,瑟也不要去,了他无
  再一次地,柏与瑟得了必要的信心,而可把用在其他的方面。在太多而且太个人化的无法数
  (十点五十分。)
  同也适用于其他相的一个人。在一个象征性的面上,当然,洪水代表了把旧的西洗去,
  在极度物化的社会,失去了一个价不菲的家及其他物,是一件非常并具有象征性的事。因
  争也常被用来作一情感上的刺激。那些自孤、无力与孤立的人,争以一化、
  一个社区的大火除了有的意之外,以其自己的方式有同的作用,而一个局部性或区域性的灾
  (在十一点零六分。慢地:)那,当机会被否定了,就会有暴乱、争与天灾。一有力量
  如果你根本不能行,你没有法正面的行。
  (停。)那,你不了解自己能量的本,或你指它的能力。好比,暴或旋正如争一
  洪水代表了一个群体心灵的症状投射到地球之上。以一十分自然的方式,所有参与的人不但了
  然,也你看来似乎并非如此,但些全是造性的程序,并且是正性的。(停很久。)你
  当你由国家的一个地区迁到另一个地区,那是因你已改了,因此,你会被有同信念与需要的
  (有力地,并着微笑:)休息一下,此章束。
  (十一点二十三分。)
  注
   在1961年4月,一群古巴流放者在古巴的猪湾登,想要推翻卡斯楚政,最后却失了。
   刊登在1958年3月的《奇幻与科幻小志》(The Magazine of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
   珍目制作人:“我很抱歉,无法上你的目。我有几天必要留在艾麦拉的烈感。
## 第十九章 能量的集中、信念以及当下的威力点
  (十一点三十六分。)
  一章(十九章):(能量的集中、信念以及当下的威力点)。
  能量的集中是追随着你的信念,而多本身并非面的信念,之后,会致那些确看起来
  那些自己在不喜的情况里的多人,料是极重要的。了几个理由,我会以柏来做
  你有些人在找一“平安”之境,那儿有一定的至,所有都已解答,所有困都已解决
  在柏的例子中,他以一概念与信念始,当达到极端,那些概念和信念却只成了一限制。
  (在十一点四十六分,慢地:)柏的情形及了一生的情况。你有的人也自己集中于
  因此,生下来的情况就是,不管你了什方式的残障,在那方面就不能适当地操。如果你已
  所有的存在都是同的。在生物属性的界限里,有些事是可能的,有些事不可能。你不能再出一
  (停。)不管你的情况如何,都是了一个理由而它的。如果它及一个在肉体上不能被改
  在:是口述的束。一个个人的小注……
  (斯珍了几行,然后描写了一个我可以帮她改善信念的方法。)
  你听清楚了?
  (“是的——如果我做得到的。”)
  (大声地,幽默:)你能的。那,我你最衷心地祝福,并祝安。
  (“斯安。”在十二点零五分束。)
### 第六六七 1973年5月30日 星期三 上九点二十六分
  (在上之后,5月29日的凌晨,珍在睡眠状中有了及的工作的最生,然个包含
  (“事情已始溜走,”珍在第二天早上写道,“我在斯,在一本的序或很早的一章。
  (“然后我想:当我在睡的候,我不想真正的——因会把它下来呢?除非也同
  (当珍正在醒的候,了我几次,她是否真的睡着。我易地回答“是”,因是我先醒了来
  (我从我的笔里念第六六六最后一珍听,因我没有打好字。)

  口述:今天下午柏在意的。同,她收音机柔地着。目被一个与印地安
  在他行的候,台插播,柏听到已生的另外一件非常重的意外。除此之外,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的工作人。一个后加的注:在个意外里及的,在一个多月以后也死了
  (九点三十二分。)
  当他恢了“正常的”意,柏自己所及的极大暴力以及人将自己置身其中的整个情
  在上一章的一些料中,有助于解那可天生有暴力向的人生架构的理由,而暴力的确成
  (九点三十八分。)
  些其一生的构,也及了一生下来就有的重残障。从外面看来,仿佛不可能有任何人会
  你也会,没有人是愿意在人生中着残障起跑的,事然并非如此。个人常常会情形
  你同活在多人生中。你常常把些想成世的存在,一个接着一个。如果你病得很重,而相信
  再次地,即使所不可治愈的疾病也能被治愈,只要它不及在物性范内不可能的重生。
  以你的法来,不哪一天生残障,都是在一生以前就好了。而做有多不同的理
  一个曾有好几世“知性成就”的人,也故意地决定了一个人生,在其中他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九点五十四分。)
  既然所有的存在都是同的,只意味它在此生中了某个方向——你可以牲掉的——而立了
  多情形里,不是哪个无能的人而是他的家人在出疑,并且不能了解——譬如就像重智障儿的情
  在的一情形下,从双的立足点也可以得一些成就。在那情形下,所有及的人永都有
  (在十点零三分,非常地:)例如在一个个人的基上,一次重的病代表他采取了一个特的
  在,个成就不必一定及——好比,某些大的品或明,或政治的地位——然它也可
  因此,非常明的父母也他生了一个智障儿。如果他把很大的价放在知性上,而牲了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十五分。很奇怪的,然珍在那深的出神状,而且了那多的,她却得一句——
  (珍在写作的候也常听收音机,她在玩笑地,她必然是用它来作“在相之的一条救生
  一个天生的残疾是明的,而建立了某不容忽的情况。
  多一般疾病也在某个程度上及了家庭个体。然而,病人的主宰性信念是最重要的。体的
  在要了解,在不常成就的案例里,同的事也可以适用。在那些例子里,个成就者的信念主
  (停。)很多社会性的极大比,有着同的内在意;此,一整群人特定的生活情况,好
  追求条道路的国家就像是一个人,而他主要是追随一个格“客的、男性的”外在取向途径,
  (在十一点零五分停。)
  在一个小得多的范里,并且以不同的程度,任何的部落、城、家庭或体也会示同的向,
  反之,一个人可能会一大的才能,而透它来感知相,并且以它来集中所有的。个
  另外一个人也把焦点集中在知性的成就上,到一个程度上,以致他排除了所有与人之真
  那些相信世的人会:“前世的信念又如何呢?即使我忘掉罪的意念,是不是仍必遵循因果律呢
  既然所有一切都是同的,你在的信念当然可以改去的信念,不它是来自一世或“先前
  (着手:)在的中央。
  威力之点就在当下
  你体到的“在”,也代表了你与所有其他存在的心灵金石。你某些事件具有意的察,却
  同也适用于所有你其他的“世的自己”,他是无意地察你有意的,正如你是无意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二十七分。珍在十一点四十一分回到出神状,而我自己及人述了几料。我
  (我也可以加一句:斯在第七章第六三一里到与可能性有的世:在第八章第六三六
### 第六六八 1973年6月6日 星期三 上九点十二分
  (6月4日星期一的里没有及的口述,那一是一位由西岸来的科学家而行的。他的
  安。
  (“斯安。”)
  口述。(慢地:)你必住,只有在你自己的三度空生活系里,始与束才是真的。
  然而,以你的法来,你存在的能量是存在于你的系之外,而侵入其上,在空的某一点得
  (停了很久。)既然些分支或生命痕迹,一个都来自你的“存在”,所以它在心理及磁能量模
  好比,你同存在于七个不同的世里,然而,你肉体存在的正常模式,阻止了你以物的方
  (九点二十六分。)
  再次地,真正生的是:你存在的能量在七个“片刻点” (moment points)侵入三度空系内。而
  你“世的自己”就与你有一多的“可能的自己”。你在当下的信念与行改了“它的”,就如
  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九点四十九分到九点五十五分。)
  “存在”的一部分都是独特而独立的,透它(指一部分)自己的信念决定在切身的生活境况中,
  就你了解的人格而言,一个人了他自己的能力以及人生的挑,那在当下,一个人有无限
  你常常在一些情况里表得很卓越,而那是在肉身面的你完全不知的。然如此,些成就仍然
  (十点十一分。)
  上,我宁愿你把它想做“同的自己”。在梦中,你与自己其他部分之有一个大的交
  在很多例子里,做梦你神游于三度空之外,但你的而后必以的方式被起,否,你

  些即被用“合之点”(point of unity),在那儿,各个不同的“同的自己”相会;而地   (十点二十分。)   在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我想不要。”可是,今我不太敏。)   就如你的太空船在出到月球以前,必等待最有效的整体条件是一的,因此,言之,也有与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四分到十点三十五分。)   的交代表了一段,灵魂与肉体在其中最有利的情况下相会。有个人的化,却也有整   些循在几个点交会,因此,两千年的一段里,在所有的区域,你的确有主要的   以的法来,及了潮水及地理方面,但些是与意由之成的“能量”曲有的“效果”。   不,由于某并未被了解的奏,一个人最大的能力可能常常被入的表达。以某法,   (十点四十七分。)   以你的法来,能量在梦境里回来,但是,它永必你所的“在”个窗。   (停。)个能量跳回“它自己”里去,就是梦境的意,在其中,从事了基本上是“非肉体的”   那料也自按照你的信念而被改,以使你至少能了解它到某个程度。以能量的法来,把你   休息一下。   (十点五十五分。再一次地,珍斯的述定而有力,她告我:“我真的不得我了些什   (雨停,湿度很高,珍在休息离家散了一会儿。在十一点二十四分。)   在:就如在你的活范里,把火箭或太空船送到月球,有些是更有利的一。因此,也有   些都是由你“在”的个窗口而生。再次明,就能量而言,你存在的活力侵入三度空的   就个人而言,人会他察到更大的“明”,他也会做出突然的决定,而体到新   下面句,是我你个人也是本者而的:你在的任何一点,都是具有潜在的大的“   (突然地:)口述束,此也束。我你最衷心地祝福。   (“斯安,非常你。”十一点四十分。) ### 第六六九 1973年6月11日 星期一 上九点四十分   (今非常,而且潮湿得令人很不舒服,但珍不想一。我了一下地方,改在珍的房   (在前,我再次地,希望斯至少珍最近在梦里做的工作有所。件事是在5月29日   (然而,好像了要加深我的困惑,斯的确有到珍昨才得的梦的料,果是和第二十   (今珍的相当慢,她的声音很小。)   在,安。   (“斯安。”)   口述:因力量与行之点是在你所了解的个“在”,因此,一天就好像那透它的不同窗   一天的窗都可以被,但它是被你目前的心理框起来的,甚至当它是着的候,光仍然   那,在任何二十四小内,所有你其他的痕迹与面向,会以它自己的方式出。你一个   某成就的模糊望也是一索,而其所需的特性在你所知的自己里,也是天生就有而未被   (九点五十六分。)   因此,可以,一天都是一次“投胎”,但不止是象征性的——因通灵魂与肉身的交会,一个自   在一个你可能更的面上,也适用,也就是,一日在其自己之内都持有目前的   个任何一局都可以适用。   (停。)然你是一个个人,而且有自由意志,你却也是另外的你的一部分。你只是在不与你更   以其自己的方式,那,你多次元存在的其他部分,也是及在与你自己多少相似的里,然,   再次地,你“同的自己”的探,在你的意里会出“痕迹”、意念、白日梦或不的意象,有   你可以休息。   (十点十分。珍:“是所有些里少数的几次之一,当我甚至在出神状也得。她一直   好,并不指你必然会有一大堆的世,和“前”世的即刻知,或到任何入侵的料   多画家不知不地画出他“同的自己”的画像 。而多母自己有候感比自己的子女   根本就没有如你所想的“”,只有一个所有事情都在其中生的“在”。在胞本身之内,有奇迹   (十点四十二分。)   在你的“在”,肉身准的意心不能理那些大的可能性,同能持一身份感。然而   你常常不信任自己的想象力,而它是在理一不能被称事的象。因此,你人工地来形成   因你在如此不信任自己的想象力,所以你不了解它在“解决”与“造性的表达”两方面你的   你有很大一部分的,都可以易地借助你的想象力来解决。   (在十点五十分停。)   常常当你想到所有你可能做的事,你就无意地用它去延“面的”境况。然而,你可以非常建   的确,如果在一个很愉快的之后,你看看四周,而把你已想象的与你所有的相比,那,   在,用年来作一个例子,你而言,可能仿佛正于某一个年,在你的主内,它必然是   你可以休息。   (十一点零四分到十一点二十四分。)   在:不你目前的情形如何,答案都在你自己的望与能力之内的。   常常你会抑或制的某些面,以便利用其他的面——利用那些可用的面,你就能解 .

  也有些的情况及了无法改的天生残障,在那儿,必沿着非同常的途径而集中,即   当你以我曾建的方式来运用想象力,你要故意以一游的度去做,而明白只有在所   即使如果一个直接的答案没有出,“更新”的本身仍然会始指引你正确的方向。例来,如果你   在另一方面,你可能把另一个男人吸向你,因而找到了改的力与理由,而束了一个名存亡的   当然,你必能区想象世界与世界的不同,才能有效地操。但是,物相是由想象出   在才你的里,你用信念在任何一个域造成改,然后想象力自由地沿着那些已定路   你要休息一下?   (十一点四十五分。“不用了。”然当珍仍在出神状而起她的空杯,我的确了她一杯酒。)   你胞的多次元知,通常不是可以你有意地得到,它也不能把那些知成心理学的而   一个本身就会造性地改可能性,因,你不再把个当做一个不的具体事,   就拿才的那两个例子来:那想象青春的老年人,将在中重新某激素与化学的改   的也会在自己之内所有它的无意却相当合法的,而由其他同的人生里引出相似   你可以休息或束此,随你的便。   (“那休息好了。”   (十一点五十九分。上凉快了一点,而珍得好些了,然她当她在出神状,房子里的嗓声   (在休息,我提醒珍,我要斯她在5月29日和的工作有的梦的,但我,   (昨也是很,珍睡得很不好;她不断醒来,得有“梦中景”〔dream landscape〕的料“就   (“斯已蓄待。”我正在珍的梦的料,珍又了句。因此,在十二点零三分   注    《灵界的息》与《灵魂永生》。在个主上,我也累了可的未出版料。    斯首次他的“片刻点”理,是在1965年4月和5月之的一四堂里,也到了世与    我感我就是的一个画家,要找相料可《灵魂永生》第二十章第五八二的注。直到19   有很多年我忽略了那个事——在小学,我会非常快而自由地用“想象的”人或地方来画我的黄色 ## 第二十章 梦中景、物世界、可能性与你的日常   好,等我一下……   (耳:)第二十章:(梦中景、物世界、可能性与你的日常)。   (在十二点零六分停了很久。)   因你是有肉体的物,所以,即使是你的梦也必通肉体相来。你集体地通我曾   以同的方式,你一个人助形成整体的梦世界,在其中,有一些一般性的,但一个   梦的世界被用来作一个造性的情况,在其中,可能的行即刻被具体化,而以或象征的形式   又因你似乎期待梦中就像是日常生活,所以你得多的梦都混乱不堪。例如正常地来   在了,我将束此。   (“好的,斯安。”在十二点二十三分束。   (于斯早先梦、梦的象征与愈、梦治法等的料,第十章第六三九到第六四一 ### 第六七〇 1973年6月13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五分   (我都期待今天能有一些私人的料;珍已“知道”斯今会我了,但首先她想要一些第   安。   (“斯安。”)   我先口述:你的情与情感在梦境中有更大的流性。你也在一刻感自己像一棵那地生了   你的情感离了事件它平常日的吸引力之后,将常可以形成自己的景,而利用梦作   并不指梦可以用任何既定的一般性的象征符号来予以解。就如你是通个人的情感与信念来造   然而,在梦中,你的思想与情感得“即刻地”活了起来,如雨后春笋般地乱冒,而且一出来即已成形   (九点三十五分。)   然而,那个在存在于你的醒与睡生活之的广大分离,并没有什大的理由。   如我先前提及的(例如在第十二章六五二里),个区分大半是相的本上,以及人由主   当你决定去操境,你就把自己与境分了。既然你是它的一部分,也致你把自己与   因此,你得与你先前不知的与知深度熟悉了起来。你得了一个真正的性,及你自己存   的一个程,能使你与你一直在否定自己有的那个智慧接触,而助一你的整个生活情况,   如果,你害怕你的梦,你就是在害怕你自己。   就如你在的情形,它所有的挑、喜悦与,是以一个形式包含在你的一日里,   在,以的法来,可能要花些,你的意心才会接受或知梦中所的断。它可能稍   如果你不信任自己,可能会忽略力或没有好好地利用那些答案。   悟了的意心永会息非常警醒。你也可以越个而直接入梦的情况本身,要求某一   休息一下。   (九点五十三分,剩下来的被用在和我所要求的料上,然后在十一点三十五分束。) ### 第六七一 1973年6月21日 星期四 上八点五十八分   (既然一周我了两堂正的,所以珍决定今上一。她想尽量保持她在上通常的   在:安。   (“斯安。”)   一句外: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不断地不多少天来完成本。 .

  (“是的。”斯是我可以天都上。珍和我今稍早也曾到件事,却没有它太真。   口述:一般而言,如果你不相信你能在梦境中得有意,相地,那件事成了不可能,因它将   新的一行:然你的信念的确构成了你大部分的梦中活,但也及了其他的,只因你察   (九点零四分。)   同的,思想与念也有它自己的磁效力。在醒的生活中,你在“事”的世界里你的意念   (“虚构”是斯在此要用的,当我打断了去他的候,他。)   在梦境中,你容自己有更大的自由,在个可塑的架构里来某些意念与信念。因此,你可能接   (九点十五分。)   向地球准的意必在空范之内运作,只有在个架构里,它才可以清楚地来感知事件。在梦   它的取向仍然是感官料非常生的体,却是以一个不透明的角度。言之,在大半的梦里,   越了个,有很少被起的,在其中,你的意与肉体生活取向的同通常已消失了。(   (九点二十七分。)   在你的日常生活里,可能突然知道某些事,却不知道自己是怎知道的,并没有察到任何特定的形   那一梦的察能真正更新你的生命,然最初的冲会被忘,而在醒前整个事件通常会被   (慢地:)理解可能好像与你的日常生活没什系,尤其是因它很少被起,而且又是   在的期,身体准的意常会地舍弃了它通常的取向,而自己落回它本身的存在之源   你可以休息一下。   (九点四十分。珍今天下午在她自己理的《面向心理学》里,才用到斯在九点零四分   (在九点五十六分。)   当你与肉身相的候,必以感官的方式来,甚至那些在梦中的也是如此。有候你   在醒的生活里,你只感知到那落入空里的事件之某部分,在梦里,你可能事件能有大的   (非常注地:)无如何,个空并不是同一个,也不是同的。它只你得是如此了。   空本身以你所不了解的方式加速,而你只是没有准那些率而已。在空的任何一点,也是在你   以差不多同的方式,你的大是一个,它可以触心智的活。那,你的信念就必你启   的焦点提供你一个壮、注且化的相。然而,如果没有梦的活,你将会——相地来   (十点十分。)   梦境提供你一个初的舞台,在其中,可以造性地形成一个基本假,而后在一游的方式下   (十点二十分停了很久。)   然而,如果你相信你不做梦,你就会抑它的——但你是会做梦。那些丰富的就会因   你的梦与醒生活一,都是私密性的。然而,也有一个群体的醒以及一个群体的做梦,   那,在私人与群体两方面,人都把梦的世界用做一个初的活所。而在你真与假的世界里   (在十点二十九分停。第十四章斯可能性的一些料。)   在梦里体的可能事件,在相的其他域是相当“合法”的,但是在你的世界里就得不成立了,   新的一段:首先,你的争,是在梦的世界里生而分出,而你史的演出只是追随着   (十点三十五分。)   可以,最初的事是生在梦的面上,然后私人与集体面,人才决定事件的哪些部分要   整个事件超越了任何真或假的判断,一个整体事件所有的可能性然不能适合你目前的参考   再次,在梦中,你理可能性而决定哪一个将成你的“真事”。在梦中,个人和全人两   你会由梦中接受到那些大半与你醒有意的信念相符合的料。如先前提及的,梦中和醒之直   你没有了解到存在于醒与梦中之的大交互作用,是因你被教去相信,在两者之有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四十七分到十一点零五分。)   好,我有一个小注你,或者我也可以口述。   (“那就那个注吧!”   (斯我以下决定,一方面我想要的口述,但我也确信他出其不意地离将会很有意思。   (第十三章第六五〇于下面所要的“心灵的加速”。斯在那一里也大半球。)   ……你的母是在体一个思想与直的加速,以及到目前止一直被抑的一大堆刺激。   她是十分清楚地在感知可能性,但把它与的世界混淆了起来。不,只是当她的工作已   有了明确物性的改,在非常集中的生活里没有用到的大那一部分就被启了,就如它在   我可能性被了(在第十四章第六五三里)……她突然她的(想象地:)事件放,而当它是   她必在序里体事件,他人而言,并不适合。我你个料不只是了你个   她的行本身就可以被用来作整个家庭的一个学模式。不她看起来如何,在她那方面并没有一   (在十一点二十五分停了很久。)   她的独立感被重新激起,将使她想要离她的家人——不再依附她的“男孩”(我的两个兄弟和我   她将想要离身体,但她并不是因怯懦而不走——而是在扎着想使自己自由。有更多的……在一   (快地:)在:那就完了,我希望你多少安心了一些,你可以束或休息一下再始?   (“那,我想束好了。”)   我你最衷心地祝福,并祝你安。   (“斯安,你。”十一点三十三分。) ### 第六七二 1973年6月25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七分 .

  (一九七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星期六,是被暴艾格妮引起水灾的一周年。   (我的区域仍在原当中,当然,珍和我非常明白我在水灾里的是如何打断本第一   (珍的述相当的慢,在她的眼睛大半着。)   安。   (“斯安。”)   口述:目前,人于梦的内在世界,及他在其中的角色,或它他日常有意生活的影响,没有多   在你入似乎物相相当无意的睡眠状,意的多最有力量的面向却正在作用。在你   潜在地,你的意是有能力来做些的,但工作不能以你那烈着于空系的意来做。   (九点三十七分。)   在梦里,你像探照灯一用你的信念,找其他适合你相意念的事件。你的信帮助你从你不   (慢地:)不,既然你不止是一个注于物的物,所以其他的也在作用。你自己内在有   如果有意的信念引起你很大的痛苦,从个来源可以收到相的有益信念。你的存在——即“你自   (在九点五十三分,慢地:)一个自己必以世俗的方式来体自己,一个自己却也是他更大   (九点五十六分。)   有一法是,一你都通大气及你所不察的入点来回旅行,在你的睡眠里,你的确神游   (十点整。)   在你起来的那些梦底下,是意的那些,而它只以扭曲的形式偶出,些以非的方   (十点零五分。)   活常常在一般的梦境之下行。它一直在行,但程度小多了。因它代表你在的意凌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零九分。在十点二十八分以同慢的方式。)   你生在其中的物相,并不像它表面看起来的那固,也不是完全先决定的、明确不的,相   然而,有个制衡的系存在,因此,在某些梦里可以你察到些。它也在你的一生中以   (在十点四十二分,从容不迫地:)当你在理信念,找出你梦的情况到底作何感想,如果你信   如果你想要解决一个争的,那就告自己你在梦里将做。在那儿,你可以自由地那些若非   因此,你梦的价信念可以加它的效力。   此章束。   (一个注:那些意起伏的料有趣的人,可以参考在《灵魂永生》里的:在第十六章第五六   注    斯在《灵魂永生》第二十章第五八二里,有一些与个似的料:“你所感知的‘’是侵 ## 第二十一章 肯定、、接受与否定   好,我一段的。   (十点四十五分,身斯,珍只休息了一会儿,点了一支烟,啜一罐啤酒,而眼睛着坐在椅   第二十一章:(肯定、、接受与否定)。就是。   在:肯定是指你及自己所的生活“好”,而接受你独特的个人性。   (停。)肯定宣告了你的个人性。肯定是指你抱那个你有而流你的人生。你自己的肯定   (十一点整。)   肯定并不是指地坐着,:“我什都不能做,因一切都在命运的掌握里,只有听天由命了。   (得好玩地:)一个原子可以照它自己,但原子本身有点像是了的家畜;当它加入了身体   就如物起了它主人的特性,胞也极受你的行和信念影响,如果你肯定你物存在的“正当   在:你可以休息,或束此也可以。   (“那就休息好了。”   (十一点十分到十一点二十九分。)   有候借着“不”,可以十分适当地肯定你的独特性。   个人性容你做决定的利。以你的来,是指“好”或“不好”,永地默就是暗含了你在   “我恨。”一个“我恨”的人,起在他有一个“我”能去恨。一个“我没有利去恨”的人,却没   —个知道恨的人,也了解在那个感情与之的区分。物自己的模棱两可、比、相似与肯定,容   (十一点三十七分。)   情跟着信念走,它是情感自然而不断化的状,一个都是在能量与活的自然流里入另   拒情是无用的,它是配合肉身准的意来自己的一个方法。它不是破坏性的,一情   情就只是情。它是意力量的要素,且充了能量。当不受干,它可以入一个“存在   肯定是指接受你的灵魂如它在你的物性里的子,我先前也提个(在第七章、第九章,等等)   是此的束。   (十一点四十三分。“非常你。”斯珍和我今天下午的一些信念加上半的料,而 ### 第六七三 1973年6月27日 星期二 上九点三十八分   在:口述。(慢地始)不去管它的,恨并不会持久。   常常,恨是的近,因恨的人被很深的引力吸引到他所恨的象。恨也可以是一沟通方法,   如果你相信恨是的、是的,然后你在恨某人,你可能抑那情,或把它来付你   在自然状里,憎恨有一个有力的激特性,可以启改与行。不管人怎告你,憎恨并不   (第十七章第六六二到第六六三。) .

  多出乎意料的犯下重大罪案或突然人,甚至造成大模死亡的人,常常有一个良的史与   (九点五十分。)   心理上,只有一个巨大的爆能放他自由。他感如此无力,更加重了他的困——因此他   在些争里,攻性可以被放,而法仍被遵循。然而,些个人必面他狂暴地出累   当他回到了家,行法又回适于平民生活的那,而他再次尽可能地制自己。有一   (在九点五十九分停。)   等我一会儿……   不是争的一章,然而,的确有几点是我想要的。引起国家之始打仗的也是一无力感   在某方面,我很憾不是第二次世界大(1939年到1945年)的地方,因它也是一无力感   等我一会儿。   我只想指出——不入任何地——第二次世界大后,在美国有很的全国性努力,把退伍人的精   (在十点十一分停。)   我在是在我的个争作一般性,因然是有例外,然而,大多数卷入二的人都   政客告他,将是最后一争,而刺的是,那些穿制服的人竟也大半地相信了(我,伯   以一很怪异的方式,使那些的确参加下面两模小争的人,更加的“”,因国家并没   那,不去管它的,恨并不会爆成暴力。恨来一力量感,而了沟通与行。以你的   (十点二十五分。)   他将会有效地展示力量,但只是象征性地。一物面面的抗很少生,因所及的物   此有一点:基督叫人送上他另外一(例如,《太福音》第五章第三十九),是一个心   等我一会儿……   (柔地:)它明地提醒了那个攻者,精神健全的物的“老的”沟通姿。   在:也是致行的一个大煽者,而利用了能量的机。   你可以休息。   (十点三十五分,在个非常潮湿的夜里,珍的出神状非常深。在她告我,她在本   (那个完全是于第二次世界大的,珍着些惊地,包括了那个争的起因,以及它在个人   (她个“可能道”的察,提醒了我在第十八章第六六六里,她曾体到的一个似的象。   (在十一点零一分。)   在:与恨两者都是建立在你自己里的自我同上。如果你完全没有与一个人同的,根本   恨永及了一个很痛苦的与分离的感,而个可能被理想化了。在任何候,你他有烈   那,以一很奇怪的方式,恨是一个回到的方法;未受干地表达了的,恨的作用是要达存   因此,可以而易地包含了恨,恨也可以包含,而且被所,尤其是被一个理想化了的   如果你了解的本,也就能接受恨的感。“肯定”能包括烈情感的表达。   我一会儿。   (停。我打了个哈欠,被斯抓到了。)   (得好玩地:)我想些料不至于那无趣吧?   (“它真的很有趣。”)   那些告你要超越到你的情感之上的教条或思想系,会,其至以你的法是有点危。   (十一点二十二分。)   你信它的,你的情感就把你到定宁静的神秘了解之心理与心灵状。你跟随它的,你的情   在个人的接触里,你可能十分察另一个人的一份持久的,而仍然能出偶然他会有恨意;当   (慢地:)以同的方式,是可能人有博的心,同,有候却恨他,正因他似乎常   (在十一点三十四分停。)   你的人把你内在最好的部分醒,在他的眼中,你看到了你可能成的子。在人的里,你感   当然,是永在化的。没有一永恒的很深的相互吸引状况,而两个人在其中是永投入的。作   在的构里,然不是定的,却可以是主流的;倘若如此,那永会有朝向理想的景,   孩子的意建立在他自己的的定了解上。而被教相信“恨是的”的父母,却不知道如何去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四十九分到十二点零六分。)   在:你常常被教不只是去制恨在言上的表,而且被告以怨恨的思想就与怨恨的行一坏   你被制了,因此感愧疚,甚至当你默想恨一个人的候,也把想法藏起来而不自己看   一个恨的引力将会把你在一起,但个引力最先是建立在上的。然而,在情形里,你加   一个打自己父母或小孩、甚至打到死的想象,如果被始的,会引与了解的眼泪。   在:我将束我的。我你最友善地祝福,并祝你安。   (“你,斯安。”十二点十七分。   (稍加的一个注:把一与斯早年的一些相比后,珍写了一个声明,附在此。   (“在上面些到恨的里,以及本的其他地方,斯比他以前曾有的更深入于我情感生活   (“在本里,斯着者越了善与的意念,而到了一个了解的新天地。但甚至在更   (“在用到咒个字,斯并不是指,而是把恨意向另外一个人。直到个人和自己与 ### 第六七四 1973年7月2日 星期一 上九点二十三分   安。 .

  (“斯安。”   (着很大的幽默,两眼又大又。)你的友善的“宇宙作家”在将始口述。   (“很好。”)   “肯定”意味着接受你自己奇迹似的,它意味着你自己的存在“好”,默在肉体中的“灵”就是   那,在你永恒相的大之流里,会有着你走的一个整体的与造之流。肯定是在当下接受自   “你的人如你自己。”把个来,而:“你自己就如你的人。”因你常常会以待人   假的虚告你,你什都不是,它常常掩蔽了一个扭曲的、膨的、被否定的自傲,因没有一个   假的虚能引起你去撕下人的价,因,如果你不接受自己的价,也不会在任何其他的人里   (九点四十分。)   不管人是怎告你的,自我牲并不是美。首先,它是不可能的。自我成与展,而不能   —个她的孩子“我你放弃了我的一生”是无意的,以基本的法来,一个母相信   一个小孩:“我我的父母放弃了生活,而一心去照他。”是指:“我害怕去自己的生活,也   并不要求牲。那些害怕去肯定自己存在的人,也害怕人他自己活。你把小孩在你身   (停。)你自己,并且自己公正的礼遇,而你将会公正地待人。当你“不”或否定,永   完美是不存在的,因所有的存在都在一“”的状。并不是指所有的存在是在成完美的状   在整个本里,我故意地避免“”个字,是因各常被放在它上面,也因有很多常常借   你要休息一下?   (九点五十九分。“我想不必了。”)   你首先必你自己——在你人之前。   借着接受你自己、喜悦地做你自己,你完成了自己的能力,而因你的在,就可以使人快。你不   当你人,你他天生的自由,而不怯懦地持他必永来照你。在里,是没有分   在个景里,那个潜能被“在的”,而在与理想之的距离并没有造成矛盾,因它是   在:有候你想你恨人,也人——与你共享个地球的其他人——狂,也你的人   当你以自己最恨人的候,事上,你是陷入了的两之境。你在把人与你他着心的   你把放在一个面上,以致把自己与真情感分了,而不承那的情感——你不的基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二十四分。珍一小的都很定、有力而且不受非常湿夜的影响。然而,她一离   没有比假的虚更浮夸的了。   多自以是真理求者与富于灵性的人都充了它。他常常用宗教的来表达自己。他会   (注地:)好,以那法,你即上帝力量的彰。你并不是没有力量的。正好相反,透你的存   你就是具体示的他。你与他一真。   如果你是神的一部分,那他也是你的一部分,而在否定你自己的价,果你也同地否定了他   当身体在跳舞,“肯定”就在它自的作里。多自十分有宗教情操、常去教堂的人,不如有   (十点四十八分。)   真正的宗教不是抑性的,就如生命本身也一不是。当基督,他是在他那个代的脉里   他是以他的信念作始,而用他熟悉的,来着把他入了解的更自由域。   随着一次“翻”,圣已被改了意,因它是以当代言被的。基督到“善灵”与“灵   (在十点五十五分停了很久。两眼着。)   你的人如你自己是一个反的声明,因在那个社会里没有一个人他的人,却打心底不信任   在“山上圣”里:“……温的人将承大地。”句大大地被解了。   基督是指:“你形成你自己的相,那些思想平和的人将自己不受争与反的波及,他不会   和平的思想——尤其是在混乱当中——需要很大的精力,那些能忽略争的据且将意集中于和   (在十一点零二分停。仍在出神状里,珍拿起了一支新的烟,她用完了最后一根火柴,于是   你把柏的打火机拿来好?   (“好的……”)   如我在《灵魂永生》提及的,基督的存在是太大了,而无法涵容于任何一个人,或就彼而言的任何一   那也没有及自我牲的意念。那个神得比事件更“真”,当然那也是多所重要史   你一个人都是死后犹存的。被死的那个人毫无疑地完全了解一点,而他什都没牲。   (“在《灵魂永生》里,你犹大安排了一个替身来代替基督本人被在十字架上——”)   个“替身”是一个仿佛被迷惑的人,但在他的迷惑里,他明白个人都会活,他要自己担当起个   被称基督的那个人并没有被死。然而,整个里,以你的来,什是事?什又不   以某方式,基督人格是意演的一个具体示,人越当的暴力念,而改了一直到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八分。珍只得斯曾到基督,并且引用了一些《圣》上的。她两者都知道得   (多人曾写信或打我,斯于基督、《圣》的事件与代的未出版料,事   (一个稍后加的注:然而,更多料是可得的,只要我肯等待收到它所需要的。斯于七月中   (在9月3日的一堂私人里,斯到耶路撒冷某一部分人的持不断吸引力其背后的理由。   (在十一点三十三分,以同有力的方式。)   就而言——如你所以的演化——正在萌的意已达到了一个点,在那儿,它如此的喜区与   基督是人正萌着的意的象征,他自己内在持有人潜能的知,他的息本来是超越 .

  基督用到在那适用的比(如在所有四福音里描写的)。他用祭司作威的象征,并把水成   他与娼妓、人“伍”,他的徒直不能称城里有有的人物。然而,多自有宗教情操   的确有失去的福音,那是在那个代其他国家的人写的,是于基督不人知的生活,也有于《圣   (十一点五十二分。)   “四福音”之一是假造的——意指它是在其他之后写的,而事件被扭曲了,使得它得其中有些事生   (当珍在出神状里,我疑惑地抬看她,她停了下来。“我是想哪一部福音是造的,因我   它不是可或翰福音。有些特的理由,所以我不想在加以述。   (我:“好吧。”然多少有点勉。)   (停。)在那个候,基督以某些一直影响后世的方式来一人的意。基督的意并非孤立的。   (突然大声地:)就是此的束,我你最衷心地祝福并祝你安。   (“斯,非常你,那真是有趣极了,安。”在十二点零二分束。   (在后,珍了一个短短的,我把福音所知的一点点内容解她听,建她着以通灵   (以下的所有日期都是大略的:多圣学者都福音是在公元六十年到一百年之写成的,比 ### 第六七五 1973年7月4日 星期三 上十点二十分   (个下午珍和我艾麦拉附近峻峭的、非常青翠的野外;阳光普照的一天可几近完美   (当我在等上的候,珍始入一超越或加了的意状。我始下她的,却因   (“我最好回到里来,但我似乎在期待些什。”她高地。她在椅里坐直起来,听并且   (“当我向‘斯二’ 准,我得更大——感知能力放大了,以便能得到那个……在我得,当   (“哦,当然!”她喊道,“如果某些西在你的里面死去,也是个胞,那外在世界里也会有   (“在那外面有一个令人着迷的丰富呈。”珍朝着打的窗点,“在季化与思想的度之   (十点零五分。“我的确想有一,只是个太有趣了——它你得棒!但我想抽根烟而成   (“在我感到一个‘大斯’在近旁,”她微笑道,“我正在着把他到上的尺寸。如果他像   (她“吧嗒”一声坐回椅,而两眼着。好像是收到一个信号一,一疾把窗帘了来,   安。   (“斯安。”)   口述:那,“肯定”意味着你自己独特的个人性着心地接受。它也及了否定,在于你拒   肯定将你到自己的内在上,并且由存在的最深部分吸引你所需要的特定的一、料   柏今知的改程度非常大,而是肯定与否定两者的某例子。他一直自己独特造性与   他明白即使就物世界而言,也存在着多不同的体方式。因此,他拒所有告他事并非如此   (在十点三十二分停。微仍歇地吹入房……)   腿会跑而一片土地,它本身无法脚下的相。脚被它碎的并不察,它可能   然而,心智可以脚与腿的,而借着想象用那些感官料,也可以多少感知得到的相。   在,柏的心智比他的其他相有更多的察,但他有意地相信“他自己与他感知的更大   此我回到“广的”个,来形容存在于你也可以称之一个加速行范之内的心智与直活   (十点四十五分。)   自己某一的肯定,能容大些感知更广的方法准,而那些方法是心智自然的特色。   有些与生来的生物性构,可以了接受息而被启,它一直是你作一个族天   (停。)如今柏的插曲所表示的,即使正常的感官料也已然达成了一多次元性,是一个   (十一点整。)   你不必所的神通有任何的了解。多人用到广的心智及其感知,把它当然,而没有了悟到   柏下面件事得很好奇,那是与上面所有的:生理上,你自己内在携着你演化的迹   (“我明白。”)   以同方式,你在肉体内已携着那些尚未完全被用到的;那些——是以你在的法——指向将   (在十一点零五分很久地停,眼睛着。)   用到广心智的,可以化解其他面生在知性与直之任何似乎存在的冲突。不到什可   一个人在其一生中能入广心智的运作两次到三次,却没有知到它,而会有一些后来他以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四分,珍的述大部分都很流利。“但我今天真入上的状,”她,“因我听那   (静了下来,我再没听爆竹的声音,只有平滑的声。我用全麦面包珍做了一个花生   (她得真正被面包的感吸引,那个面包在她嘴里的感——她:“当我把个面包,我知   (在十一点五十一分,非常安静地。)   在:当广的心智适当地且完全地在你所的里被利用的候,它将大大地丰富人的生活   就神系而言,可以触一些未被放的潜在扳机,当它被的候,如你所知的,你与   你必理与消化在其他地方生的而你在可得的料,那是在先前世里没有一个普通人能   射机旅行乱了你的意念与,而在如此做,也改了你它的念。但在身体的   (十二点零二分。)   以一个非常有限而摸索性的方式,通的用而暗示了个,在那儿,你去估“未来的   在,大必整理些,以使向肉体准的机制能清楚地持它上的“在”。当人第   你能借着改去而改在,或你能从将来改你的在(第十四章的第六五三到六五四)。   假你在年的候,心里有特定的目,而朝着它努力,可以,你的意、意象、欲望与决心形 .

  在:比如,在某一个段,你有一些决定要做,而不知怎。你也感有偏离目的危   (十一点二十一分。)   言之,你投射到将来的那个自己,从一个你仍能造的可能相你送回一个鼓励。不,那个集   你也想:“我很高我那做了。”或:“我是多幸我做了那的决定。”而在那一刻,你就是那   你自己早先的肯定投射到未来,使得的一件事成可能。以同方式,你自己和自己健全性   (有力地:)本章束。   注    那,按照斯所的,那无力的感,和在一度做俘的美国人中特比例的暴力有很   至于越:在1973年1月的停之后,北越放了超五百名的美俘。因个争在美国不得    珍偶“斯二”人格;那个念是与巨大尺寸的象有的。   《灵魂永生》第二十二章包含了“斯二”更多的料。在第五八九里,斯告我:“……在那 ## 第二十二章 你人生的改善,以及新的信念   (上到十二点二十五分:)新的一章(第二十二章):(你人生的改善,以及新的信念)   此束。   (“好的。”   (得好玩地:)我着在一末尾你下一章的,因此,柏可以知道我在做什,那了他   (“非常你,斯安。”在十二点二十八分束,珍改的感知仍在持。) ### 第六七六 1973年7月9日 星期一 上九点三十二分   (在九点十五分我就准好要上了。又是一个非常的上。我的扇着,但是速低,   安。   (“斯安。”)   口述:如果你自己有一的尊重,那,你就会信任自己的方向。   你将接你目前的地位——不它是什,当它是那个方向的一部分,而了悟到所有你需要的造要素   正如恋人在他的所里,能看那个“理想”,却又某些不足或某些理想化的偏离有很明确的   用你的意心及其,如果你得自己没价,那不要只着把一个更正面的信念置于其上   一下你所写下来的,而了悟到它及了一套的信念。在“相信你没有价”与“事上你没有价   (九点四十六分。)   然后,你的能力与成就列一子,些包括以下事,如与人相得宜、有吸引力、   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以其自己的方式,没有一些造能力、成就或极佳的特性,因此,如果你照着   当你自己陷入一自卑的情里,就看看你第二列出能力与成就的子。那,就用由你个人   首先,你必了解,在你自己的独特里,把你自己与人相比是无用的,因在如此做,你去   (十点零一分。)   你人的任何帮助,将会由通你自己而非人特性之造性的利用而来。当你自己沉溺在   用那知作一个梁,不管你有什情,都它生。如果你地做,自己无价的感   你自己要有一幽默感——不是一毒的幽默感,而是一善意的幽默尊重。当高度的性是自   如果你容自己信念愈来愈察,你就可以理它了。去反抗你所的面信念,或者被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十一分到十点二十八分。)   有些信念可能在你生命的某个期你生非常正面的效用,然而,因你没有去它,你可能   新的一句:例如,多小孩在某一段期相信他的父母是全能的——一个很方便的信念,了孩子   多始入青年期的人,老的一代没有一件事是做得的,然而,个信念把他从“老   有那一会儿,新的成人常感他自己是不可征服的,甚至超了物性的界限;再次地,个   (十点三十九分。)   如果在四十,你仍相信父母是不犯的,那,你那个意念的持有已超它你的有益   —个在某特定区域有天的青年,可能相信个能力使他比人都要卓越,在特定的期,可能   (在十点四十八分停。)   一个年的母可能相信孩子甚至比她的丈夫更重要,而按照当的情况,个信念可能帮助她孩   当然,你多的信念是文化使然,但你仍只接受了那些你个人目的有用的信念。一般而言,在   那,某些信念常常将在某个期来构成你的生活,你也会因大而放弃多些信念。当你   “我得自卑,因我的母恨我。”或者,“我得没有价,因我小候瘦小得可怜。”当你理   (十一点零一分。)   分来写:   威力之点就在当下   那个点不在去——除非你卑下地决定默那些不再你有用的老旧信念。   如果你相信自己是没有价的,只因你瘦弱好欺,那,以某一方式来,无疑地,你是了   (停。)多写信我的人感他有非比常的心灵或写作能力,或感到一个去帮助人的   例如,他想写大的哲学理,却也从未在上写下只言片,或足信任自己,而去始笔   他自己的独特性着心地承,其本身就可以他明白,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始用他的能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一点十三分。一般而言,除了斯要求的画字句以外,珍的述是定且安静的。 .

  (个上令人很舒适地凉快了下来,“但你知道?”珍道,“在我真的得很累……”个休息 ### 第六七七 1973年7月21日 星期三 上九点三十六分   安。   (“斯安。”)   口述:当你你需要帮助的候,然是没有什的,而有候的确也可以益很多。   然而,有些人向人求助成了一,而用它作逃避任的方法。在特定的身体上的,或在你   因你的教育架构,个人被教要慎防“内我”,如先前提及的(例如在第二章第六一四里)。因   (在九点四十七分停。)   如果你肯定你存在的美,那,个将自地减弱你相反于那个原的信念。你也能在你的   (相当慢地:)你将由在所在的地方始,喜地展你有的属性,而不去期待它出完全   你一旦始把自己与自己的一些理想化看法相比,就会自地得愧疚。直到你始去理信念   当你在宇宙里肯定自己的“正当性”,那,就会自地且容易地与人合作,而把当做自己天性的   (十点零一分。)   你必在某个候始信任自己,我建你在就去做。如果你不肯去做,那,你将永仰人   (在十点零六分停,我的猫威立病了,因此,在上我它待在身旁。它在醒了,当珍坐   (珍仍旧在出神状里。稍后她告我,斯着“切的笑意”等个插曲自行解决。)   你将自己夸大生活里的面,而夸大人的正面。你是一个多重次元的人格,信任你自己存   不要把上、牧、神父、科学家、心理学家、朋友的——或我的放在你自己存在的感受之上   你与那些也在以他自己的方式体旅程的人共享一个存在,那,你是在一同旅行。你自己也   我也在旅行中,而我着透柏与瑟你我所有的料与知。(停。)他是在你   你可以休息一下。   (十点十七分。珍的出神状很好,她的述平且相当安静,她:“你知道?我以本会   (于休息前所的料有的一个注:斯在第十九章到一般性的世,但他在本里他与   (在十点三十七分。)   好,口述:柏他自己意本的信念有助于把些了来。   柏和瑟都致力于探索造性的本,从很年少的候就在求答案——但最重要的就是,他信任   有候他也会得自己迷失了方向。在某一段期里,他也有一些,因而忘了他   多写信来的人想要展并且用到同的能力,然而,由他的信里,可以很明地看出,他的信   (十点四十九分。)   在,以普通的法来,本并没有包括任何秘教的指示,以帮助你达成你可能做灵性的展   如我先前的,否定肉体不会使你得更有灵性(第七章)。是你在的生活——信任流你的   分来写:   你造你自己的相——不你旅行到哪里,   并且不你自己在哪一个次元里。   在你没有始其他的意旅程,要了解你的信念将跟着你并形成你的,在那儿就如它在   如果你害怕你的情感,相信它是的,那,当你“通灵”的,也相信自己着了魔。你   (在十一点整停。)如果有任何人告你,因你的天性或肉身的存在,你是邪的或有罪的,或   分地:   我的人生是我的,而我形成了它。   常常告自己句活。从在起,造你的人生,用你的信念就像家用色一。没有你不能改   如果你因一疾病或生活境况而充了自怜,那,抓住个机会,始去地面你的信念,   (更注地:)我以内在的活力,那是一个者内在与生有的;我以内在的知,那也   如我以前的,我在也用它来做个束:你被予了神明的天;你按照信念造你的相;   我是斯,我喜悦地出我的名字,然名字本身并不重要。那,天早上,你个人也以肯定   你通你存在的内在力量造生活,(停)你存在的根源在你之内,却超越你所知的自己。以了   本束。   (十一点十四分。我:“你,我想它是非常好的。”斯—珍相当地看着我。)   你都有自己的旅程要走——那个起伏而流的你自己存在的奏。柏有些系工作要做,会有   此束。   (“非常你,斯安。”)   (十一点十六分。珍最后的述大部分都很安静且如常的定。于斯在本里的角色告   (“ ——但我无法相信真的束了!”她再一次地,“就我而言,整件事是毫不力的,仿佛它只   (在本的生程里,个星期珍与她ESP班的成都在研斯的。而当她一个人,她也   (随后的附注:斯在中,于珍其他的法,明相当的正确。甚至当我准将此付梓   (《》,一本集,在第十章第六三九里描写。珍自己通灵事物理的;《面向心理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