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台積電怎麼贏? 作者:陳良榕 2016-10-25 天下雜誌 609 期

第一戰:2009 年張忠謀回任執行長,就帶領台積電創造 28 奈米製程傳奇,搶佔八成
市場,完勝格羅方德。 第二戰:發動 16 奈米製程「四連擊」,通吃 iPhone 7 訂單,
令三星倉皇敗走。 第三戰:將以 7 奈米製程打造全新的「高效能運算」平台,力戰終
極大敵英特爾。 張忠謀重新掌舵七年,台積電股價增加 237%,市值增加 3.3 兆台幣,
佔台股總市值比重近兩成。當台灣科技業愁雲罩頂,他是怎麼打遍天下無敵手?

九月二十八日,颱風災後,停班停課的一天。
走進台積電總部大樓,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典雅原木色澤的辦公室。 《天下雜誌》採訪
團隊,先向張忠謀道喜——台積電的市值,剛在上星期超過 IBM。
他有點錯愕,跟旁邊的企業訊息處資深處長孫又文確認後,又恢復平常的沉穩自信,
微笑地說,「這應該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那你們應該每一年都來恭喜我的!」而且,他
又補了一句,「更何況,IBM 也不是我們 benchmark(基準參照)的對象。」
台積電效法、時時想超越的對象,當然是英特爾。
這目標也不遠了。根據十月十四日,台積電在美國發行的 ADR(美國存託憑證)收盤
價計算,台積電市值達一六一一億美元,英特爾為一六七七億美元,僅相差四%。
能否在技術、規模全面跨越這個半導體業的不動天王,將是台積電打敗格羅方德、三
星之後,最關鍵的一場戰役。
二○○九年六月,金融風暴餘波盪漾之際,本來退居第二線的張忠謀,決定回任執
行長(後來二○一三年又交給兩位共同執行長)。至今七年間,台積電股價增加二三
七%,市值增加三.三兆台幣。(根據十月二十一日收盤價)。更已有逼近五兆台幣
的超高市值,而且佔台股的比重,達到史無前例的一八%。這已與三星電子在韓國股
市的影響力相當。 股價的飆高,來自短期與長期的重大利多。
首先,剛上市的蘋果 iPhone 7 當中,台積電靠著獨家 InFo 封裝技術,擊敗三星,通
吃處理器訂單。因此台積電今年第三季營收大爆發,較前一季大增一七.四%,獲利
也創下單季九六七億元的歷史新高,好到超過台積電自己最樂觀的預期。
更重要的是,台積電可望主導科技業下一個破壞式創新。

未來之戰: 7 奈米高效能運算,進攻最後的對手英特爾
英特爾長期壟斷雲端資料中心、伺服器晶片市場,市佔率超過九成。Google、阿里雲等
伺服器大戶遂聯合高通、超微(AMD)等 IC 設計公司,推動安謀(ARM)架構的「英特
爾替代方案」。
它們的希望所寄,是台積電的七奈米製程。該製程預計二○一八年首季量產,距離前
一代僅一年。時間之早,令業界大為振奮。因為,這代表投入伺服器戰局的 IC 設計業
者,將得以享用與英特爾同等級、甚至性能更好的製程,這可是史上頭一遭。
不久前宣布進軍伺服器市場,世界第一大 IC 設計公司高通總裁戴瑞克接受《天下》採
訪時說,「過去,英特爾對台積電有較大的技術領先,我們認為這些差距正在縮小,
而且還會持續縮小。」
為此,台積電在今年五月的技術論壇,發表一個主要為伺服器市場打造的全新技術
平台——高效能運算(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 十月十三日第三季法說會
上,台積電共同執行長劉德音甚至宣稱,高效能運算將在幾年後接下智慧型手機的

棒子,成為台積電未來成長主力。 他看好伺服器晶片市場到二○二○年,將會有一五○億美元的年產值。 當里昂證券分析師侯明孝發問,高效能運算平台的利潤,能否趕上用於智慧型手機 的「行動平台」? 劉德音坦然回答,他當然希望高效能運算可以超過行動平台,「你 看看英特爾的毛利率就知道了。」(編按:英特爾毛利率高達六四%,台積電為五○ %)。 近年,其他科技業的「台灣之光」——宏達電、聯發科跟宏碁,各因不同理由走下雲端、 進入盤整。台積電這艘巨無霸戰艦,竟然還可以持續催油門,又進一步爬升到其他台 灣企業只能仰望的地步。 過去七年間,張忠謀到底施了什麼魔法?是《天下》本次最主要問題。 談及七年間的策略,張忠謀拿出三張圖表,這是看懂台積電近年變化的三個關鍵數 字。而其中張忠謀真正看重的是第三個數字,「這個很少人知道,」他指著圖表。 「我有準備的!」 「這個……我是跟希拉蕊一樣,『我有準備的!』」前一天剛看過美國總統大選的第一 場辯論,張忠謀俏皮地引用辯論中一句名言,引起現場一陣哄堂大笑。 他拿出三張圖表——台積電過去十年的研發投入、資本支出、產品平均單價(ASP)的 變化趨勢。 這是看懂台積電近年變化的三個關鍵數字。 張忠謀回掌執行長的○九年,台積電的研發投入是二一六億台幣,今年是七一一億 台幣(二十二億美元)。七年增加了二二九%。 ○九年的資本支出是二十七億美元,今年是九十五億美元,七年增加了二五二%。 「大舉擴廠、增加研發投入,正巧趕上智慧型手機爆發的大浪,造就今日榮景……」, 這的確是在不少分析師、媒體之間流傳的「台積神話」。 但張忠謀真正看重的是第三個數字──每年生產十二吋晶圓的平均單價。 「這個很少人知道,」他指著圖表。 張忠謀最看重的數字:產品平均單價 這是個典型的「V 字反轉」,反轉點在張忠謀回任一年半後的二○一一年。 這個數字,是衡量台積電競爭力興衰的重要指標,因為它象徵公司的「議價能力」。 如果台積電高單價的先進製程搶下更高市佔,又或者提供更符合客戶需求的產品、服 務,讓客戶願意掏出更多錢,都會拉高 ASP。 一位外資分析師也觀察到,台積電在二十八奈米之後,訂價變「硬」,不但新品漲價 幅度較過去高,舊品跌價速度也變慢。 但這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我不跟你講,」張忠謀賣了一個關子。 但他給了提示,「這東西需要一個很大的 staff(指幕僚團隊)來做。」 一位前台積電主管指出,這個團隊的主導者就是企業規劃組織副總經理孫中平,「她 是真正的大內總管。」 個子嬌小、大嗓門的孫中平,是已故抗日名將孫立人長女,擁有康乃爾大學材料工程 .

博士,曾在 IBM 工作多年。最為外界所知的事蹟,就是幾年前成功為父親平反當年意 圖兵變的指控。 根據台積電網站資料,她率領的幕僚團隊,負責產品定價,以及產能、資本支出等相 關規劃。 台積電業務出去談生意,客戶殺價,得帶回給孫中平麾下的「定價」部門評估。有時得 等上兩個星期,「他們覺得可以,才能降價,」一位台積電客戶主管說。 這個菁英團隊,堪稱台積電最神祕的組織。業界很少人見過孫中平,連包括聯發科、 高通等大客戶想約孫中平認識,都碰釘子。 如遇關鍵大單,孫中平團隊會以數值模型模擬漲價、降價對於市佔率的影響。提出不 同的情境分析,由共同執行長劉德音、魏哲家,甚至張忠謀做最後決定。 當然,定價有諸多錯綜複雜因素交互影響,到最後,往往還是看掌舵者的選擇—— 你是要利潤,還是市佔? 張忠謀顯然選擇的是前者。這可從台積電近年最大的挫折——高通抽單一役看出。 高通曾是台積電最大客戶,根據摩根大通證券,二○一四年還佔到台積營收的二○ %。但台積電成功搶下蘋果全數 A10 處理器訂單後,產能即將唱空城計的三星,轉而 祭出優惠價格,希望以較低價吸引高通轉單。 前年上任的高通執行長莫倫科夫(Steve Mollenkopf),悍然要求台積電也給一個 大折扣。張忠謀親自出馬談判,但莫倫科夫毫不退讓。 最後由劉德音談了一個折衷方案,帶回台灣。但張忠謀最後還是否決了。 結果是,高通最新產品,包括目前最先進的十四奈米製程,以及接下來的十奈米製 程產品,全數移到三星生產。 摩根大通預期,明年高通在台積電的營收佔比,會降到四%。 大客戶琵琶別抱,台積電的業績、股價還能創新高。除了蘋果訂單護身外,更重要的, 是台積電有一隻超級金雞母——二十八奈米製程撐著。 今年五月的技術論壇,台積電公布一個驚人的數據。已經上市六年的二十八奈米製程, 市佔率竟然還有八○%,甚至遠高於台積電整體市佔的五五%。 二十八奈米,堪稱台積電三十年來,戰績最輝煌的一役。 張忠謀重任執行長的第一件重大決策,就是大筆一揮,將一○年的資本支出,上調 一倍,增加到五十九億美元。張忠謀雖看好智慧型手機的未來需求,卻無法說服反對 的獨立董事們。當時他只能攤牌,告訴他們,「要考慮我是公司負責人,你要跟隨 我,」這個看似力排眾議的獨斷決定,最終讓台積電在 28 奈米大戰成功痛擊格羅方 德。 回鍋第一戰: 28 奈米傳奇,痛擊格羅方德 張忠謀投身半導體業一甲子,累積的智慧與經驗,都在此役發揮得淋漓盡致。 張忠 謀重任執行長的第一件重大決策,就是大筆一揮,將一○年的資本支出,上調一倍, 增加到五十九億美元。 在金融海嘯讓大家餘悸猶存的當下,有兩位獨立董事反對, 其中一位,還是身經百戰的前德儀董事長延吉布斯。張忠謀雖看好智慧型手機的未來 需求,卻無法說服他們。他只能攤牌,告訴他們,「要考慮我是公司負責人,你要跟 隨我,」張忠謀在兩年前的《天下》採訪時說。 一位當時反對的董事,幾年後告訴張忠 .

謀,他很高興那時的反對沒有成功。 事實證明,張忠謀力排眾議,蓋出連自家業務 都擔心賣不出去的龐大產能,到頭來根本還不夠用。 今年第二季,歐珀(Oppo)等 大陸手機廠牌熱銷。一位客戶表示,台積電中科廠規劃月產能十萬片十二吋晶圓,資 深廠長廖永豪帶領團隊硬是擠出十五萬片產能,結果竟然還是供不應求。「二十八奈 米之後的世代,雖然十六奈米也很好,但是都比不上二十八奈米這麼成功,」張忠謀 緩緩說道。 七年前,阿布達比主權基金收購超微的製造事業跟特許半導體,成立格 羅方德(GlobalFoundries),企圖搶佔市場。 口袋深不見底的石油強權,結合美國 先進技術,一度讓外界對台積電的前途憂心忡忡。 結果,戰鼓才剛咚咚響起,就勝 負已分。 二十八奈米製程有一個關鍵的技術選擇——先閘極(Gate-first)與後閘 極(Gate-last)。格羅方德跟三星都選擇先閘極,台積電則用後閘極,受到不少質 疑。 接下來,台積電一舉成功量產,三星與格羅方德的生產良率卻始終無法提升。質 疑聲浪迅速轉為讚嘆。 致勝關鍵:選對技術、及時量產 世界第二大 IC 設計公司博通,時任財務長的布蘭特(Eric Brandt),在二○一一 年法說會的發言,成為最好的註腳。他擔心台積電把對手甩得太遠,結果在二十八奈 米製程,「很可能我們只有一個(代工)選擇。」 為此,張忠謀論功行賞,在二○一 一年由他親自頒發台積電內部最高榮譽——「TSMC Medal of Honor」。負責二十八奈 米的研發資深副總經理羅唯仁獲頒最大獎,一人獨拿八百萬元,獎勵他「勇於承擔, 做出重要技術決策」。 第二次「TSMC Medal of Honor」大獎,則在兩年之後,落到負 責量產二十八奈米的十五廠資深廠長廖永豪,也獨拿八百萬。 這兩個大獎,也說明 二十八奈米一役大勝的兩個主因:選對技術、及時量產。 根據國家傑出經理獎的得獎 介紹,廖永豪負責的中科廠,總投資金額超過三千億台幣,從動土到全產能,提前 在三年內完成,及時趕上 4G 手機的換機潮。 「我講這個,只是表示我們對二十八奈 米的成功的重視。因為我們一三年以後,就沒再給過這個獎,」張忠謀說。 然而,為 什麼這個先發優勢可以延續六年那麼久? 「那個是,我應該拿一個 Medal of Honor,」大帥抽著菸斗,半開玩笑地說。 他確認二十八奈米將會大成功之後,每個 月對高階主管耳提面命,要他們不要鬆懈,「乘勝追擊。」 結果就是著名的二十八奈 米「四連擊」。台積電針對智慧型手機晶片設計的主流製程,一連推出四個版本,幾乎 年年改版,讓對手窮於追趕。 去年推出的「28HPC+」,不但較前一代速度提高、省電三 ○%,台積電還靠著精熟的製程技術,將晶片尺度再微縮四%。「他的團隊在二十八 奈米一戰,建立了很高的障礙,對手要一路追到 HPC+非常困難,」一位大客戶主管說。 三星與叛將之戰: 16 奈米的四連擊 台積電二十八奈米世代的空前成功,卻埋下一個後患。 押錯寶的三星眼看追趕無望, 決定將所有研發資源挹注在二○一五年量產的十四奈米,並由前台積電研發大將梁 孟松領軍。三星向蘋果承諾,產出的晶片,技術規格要比台積電好、量產時間比台積 電早半年,也真的一一做到。 部份韓國、台灣分析師甚至因此宣稱,三星已通吃蘋果 A9 處理器訂單,一度引發台積電股價大跌。 但大家都忽略了,台積電用在二十八奈 米的「四連擊」模式,也會在十六奈米(與三星的十四奈米同級)出現。 台積電第一 .

代的十六奈米製程,性能的確不如三星。但第二代、也就是用於 iPhone 6s 處理器的 16FFP,已與三星不分軒輊;第三代的 16FFC,就通吃 iPhone 7 處理器訂單。 而預計 在下個月推出的第四代,台積電客戶表示,因為成果超乎預期,台積電內部考慮改 稱為十二或十三奈米 FinFET。 至於三星,之後僅推出一次改版——14FPC,但評價不 高。 不管人力、物力甚至技術能力都不輸給台積電的三星電子,為何不能如法炮製台積電 的「四連擊」模式? 「三星以前根本沒做過這種事,整個決策模式,研發團隊跟不 上,」一位三星、台積電的共同客戶主管說。「三星沒有台積電這麼大規模、那麼多客 戶,他出好幾代給誰用?」前分析師陸行之說,他認為,背後還是台積電「經濟規模」 (scale)的優勢主導。 要玩規模消耗戰,張忠謀可擅長了。 「現在還是很多人要搶 我們的二十八奈米生意,」張忠謀說,「他們過來的話,我會防守。」 他又舉出「史達 林格勒戰役」,這是二次世界大戰死傷最慘重的一役,也是戰局轉捩點,德軍從此一 蹶不振。 七年前的法說會,張忠謀也提過「史達林格勒」,他將格羅方德比喻為攻方 的德軍,自己是勝券在握的俄軍總帥史達林,並呼籲他的老友、當時的格羅方德董事 長魯毅智(Hector Ruiz),「在死傷慘重前,趕快退休吧!」 不少分析師,都對張 忠謀這段殺氣騰騰的開戰宣言,記憶猶新。 消耗戰,大玩規模優勢 他真的說到做到。一五年底,格羅方德跟聯電逐漸在低階版的二十八奈米多晶矽 (PolySiON)製程有所斬獲,侵蝕台積電市佔。 台積電猝然祭出殺價攻勢,以成本 較低的優勢,搶回不少生意。台積電的二十八奈米市佔也回升到現在的八成水準。 格 羅方德的災情最慘重,二十八奈米訂單全被奪走。業界指出,今年一月,格羅方德產 能利用率低到三成以下,甚至將美國紐約廠的閒置機台,一台台膠封起來。 阿布達 比主權基金甚至一度考慮不再支持格羅方德。 直到第二季,意外湧出一批智慧型手 機急單。這陣及時雨,才救了奄奄一息的格羅方德。 在分析師、客戶的眼裡,三星、格 羅方德都已被台積電拉開距離。在晶圓代工領域,「未來十年看不到對手,」一位大客 戶評論。 台積電的前方一片晴空萬里。走出新竹科學園區力行路的台積電總部,環視 四周,多數的台灣科技公司的頂上,卻是一片愁雲慘霧。 過去,業界常問「為何三星 /諾基亞/阿里巴巴能,台灣不能」?現在,也許該問的是,「為何台積電能,其他 台灣科技業者不能?」「是根種得深,」前台積電資深副總經理、宏碁執行長陳俊聖說, 他以小時候的農家經驗解釋,「根種得深,樹才長得高。」 他在英特爾工作多年,曾 是英特爾最高決策十人小組的一員,深度參與這家矽谷傳奇企業的內部運作。 他深 深體會到,世界一流企業與二流企業的差別,是能否建立一個系統,把整個公司的 能量聚集起來,傳給企業負責人做決策。「這是一種核心能力(competency),能不 能進入贏家圈的關鍵。台積電已經把這個『內化了』,」他說。 從採訪過程中,這種「系 統性思惟」痕跡無所不在。 張忠謀對於採訪問題的認真準備、對用字精確的斤斤計較, 及聆聽美國大選辯論,就能歸納出一門行銷課的敏銳。 這些,才是台積電打遍天下 無敵手的真正祕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