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

語言就是力量 作者蔡里長 2016 年 11 月 14 日

讀書時,書上說「知識就是力量」;當記者以後,我發現「資訊就是力量」;教作文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語言就是力量」。

資訊的力量可以從名嘴的行為中發現,他們在電視機前對著大咖政治人物狂罵,政治人物大多隱忍,因為不知道名嘴還有多

少東西沒有講出來,怕。

語言發出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覷。

有一位里民肢體障礙,一張嘴卻從不輸人,上從總統大選,下至里內的水溝,沒有一件事他不能辯,沒有一件事他辯不贏。因

為不管辯論結果如何,他的最後一句話都是「哼!你懂什麼?」

贏了氣勢,卻輸了友誼,里內流傳一句話:「沒有兩條命,不要跟他辯」。因為嘴巴經常辯贏,他沒有朋友,也沒有情人,孓然

一身。

一度經人介紹,他認識一名女子,那女子飄零一生,無處可去,見這人還有窩,同意交往,這種交往很無奈,完全迫於現實,

女子為了活下去,雖然不喜歡,還是跟這位先生住在一起。

幫他打掃房子,廁所也刷得乾乾淨淨,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是真的想住下來。果然,農曆過年前夕,女子在這男人家裡煮了一

桌的菜,有雞有魚。雞的台語與家相同,她希望這裡是她的家,也給這個孤獨的男人一個家,魚代表年年有餘,希望兩人可以

來日方長。

半年過去了,女子逃開,寧可在外流浪,也不想繼續住下去。我問那里民,

「她不是想住下來嗎?」

「我怎麼知道?只不過罵她幾句,她就跑了!」

經我了解,他並不是那一天罵她而已,而是住進去的每天都罵她幾句。

這就是語言的力量──破壞的力量。

這種語言的破壞力量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裡上演,八點檔電視連續劇及談話性政論節目不斷提供素材,有時候我們受到媒體影

響,不自覺也會跟著講出來,傷害到最親密的人而不自知。

曾經有一位作文老師提醒我,說我講話喜歡用「疑問否定句」,她說,那是一種傷害人的句型。

傷害人的句型?這位作文老師不只教作文,她簡直是在教做人,我反省自己,試試她說的疑問否定句。

「我不是跟你說下午三點集合嗎?」

聽起來不太友善。

「我不是告訴過你寫完功課才能上網嗎?」

老師說得好像有道理。

「你難道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這句也很傷。

不愧是作文老師,發現了疑問否定句這種語言中的有毒物質。有毒,是因為說的人感受不到聽的人其實有一種人格被否定的感

覺。

當然,語言也有正面的力量。

.。老 梗翻新,讓偏鄉的小孩重拾學習的樂趣。 這星期我又出了一題欠揍題:「小狗過了獨木橋就不叫了!」答案是:「過目不忘」(過木不汪),配上本里的流浪名犬「石頭」的 照片,我想小朋友對這個成語的印象應該會很深刻吧! 語言可以毀滅一段關係,也可以讓憤怒的學生重拾學習的樂趣,力量真大。 .我的學生裡有一個女生沈默寡言,有一天她在日記寫出對生活的極端不滿,原來家裡讓她過得很不快樂。那幾個星期,我剛好 玩興起,上課時出了一些搞怪的燈謎題目,例如: 「刀和槍都是藍色的」,請猜一句成語。 答案是刀槍不入(blue),一個男生猜中,這個答案讓全班大笑。 另一題沒有字,只有一隻蜜蜂和一本日曆的照片,答案是:「風和日麗」(蜂和日曆),一個女生猜中的。 這是十幾年前網路上流行的腦筋急轉彎,為了製造歡樂效果,我重新找出來,我想當時這些東西在網路流行時,這些小五的學 童應該還沒出生,對他們而言,算是新梗吧! 那個對生活很不滿的女生,幾天後的日記變得非常歡樂,她把課堂上的笑聲全寫在日記裡,「刀槍 blue」、 「蜂和日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