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

數學鴨蛋遇上英文鴨蛋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兩位「鴨蛋俱樂部」同學今天第一次相認。一位是國內最
大雜誌集團執行長,一位是擁有二十年外商資歷的總經理,為何當年大學聯考分別在數
學和英文抱鴨蛋?

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答(以下簡稱王):我十八歲數學考零分,以至於沒考上大學,
這是笨?還是不努力?我後來才發現,我有短期記憶障礙的問題,一組電話號碼要分三
次才抄得起來,英文單字超過五個字母就記不得,就連我最擅長的國文要背誦之乎者也,
也考不好。聯考不能反映一個人真正的能力,譬如邏輯、企圖心是考試考不出來的。

中達電通董事總經理游文人答(以下簡稱游):我父親是受日本教育的醫生,從小希望
我也當醫生,但我一看到血就害怕,叛逆不愛念書,國中玩三年,英文尤其差。

問:有多差?

游:我不知道什麼是「be 動詞」,寫成「逼動詞」,老師都傻眼。

第一次考大學英文零分、數學十三分,連達到繳交志願卡的最低分數都沒有,我父親三
天不和我講話。第二年才考上二專。

問:是怎樣的轉捩點,讓兩位後來能從後段班「破蛋」而出?

游:我二十歲那年夏天,在新竹空軍基地服兵役,小兵常要去除草,我永遠記得基地跑
道四.三公里,是全亞洲最長,我看不到盡頭心裡很慌,不知人生何去何從,開始問自
己,人生最大夢想是什麼?儘管立足點很差,我告訴自己:我想當總經理。

我進微軟的時候還是二專學歷,同事很多都是史丹佛、哈佛的高材生,我有點自卑,有
一次跑去問我老闆,是不是沒有好學歷就不能出人頭地?他回答我:我們大老闆(指微
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大學也沒念完啊,我聽到這句話,全身像被電擊打到一樣,當場
被點醒。

我後來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要圓總經理的夢,也是為了回報父親的期許。我四十二歲考
上博士班時父親高興到不行,還告訴我,他夢到祖先都回來了,光宗耀祖讓他覺得很驕
傲。只是,我拿到博士文憑那刻,有點遺憾……,他已經不在(哽咽、拭淚)。

王:我只是想活下來。天生沒拿到好牌的人,一有機會過來,會格外的珍惜。同樣沒有經
驗,報社當然要用大學畢業的人。我沒有大學文憑,根本連面試都沒有機會。一路上,只
能用「社會文憑」展現你是誰。

十八歲大學聯考的數學鴨蛋,讓我的人生開始充滿危機意識,不想一輩子被困在後段班, 只能每個位子都做到最好。剛到《商業周刊》第一份工作在廣電小組,兼差做剪報工讀生, 一邊剪一邊讀報學習,不讓自己有一絲一毫的偷懶。 我喜歡印度前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的話:「人生是一場牌局,拿到什麼牌, 是命中注定。如何出牌,操之在我。」它反映出我的人生態度,職場的發展,從來都不是 因為你多優秀,而在你「想」多優秀。 問:你們的職場生涯,都是在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開始,從「魯蛇」變「飛龍」的方法 是什麼? 王:我在新書中寫到,有一回去非洲尚比亞,我問當地嚮導,身長超過四公尺的長頸鹿 怎麼睡覺?睡眠時間多久?他回答我,「只睡三分鐘!」而且是站著睡覺,因為長頸鹿只 要敢貪睡,一輩子就不必起來了,成為獅子、老虎的盤中飧。就算趴下來,也是三條腿縮 在肚子下方,另一隻腳隨時準備站起來,因為站起來都還要超過一分鐘,嚴重降低逃生 能力。我突然覺得,好像就是在講我。我認清自己就是那隻長頸鹿,絕對不是有資格一天 睡十幾個小時的獅子。 游:我當時要去外商,朋友說我英文爛爆了、英文文盲,還打賭一定撐不過半年。我第一 份外商工作是在甲骨文,有一次國外老闆來,每個人都要用英文報告,我稿子寫了也背 了,但一上台無法開口解釋,別人報告三十分鐘,我才講五分鐘,老闆就說不必再講了。 自己能力怎麼這麼差?沮喪到不行,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把當時三分之一 薪水,都花在找一對一英文老師,一個禮拜上好幾次。甚至,把國中英文課本重新掃過 一次。那是對自己的承諾,努力讓人生更精彩! 我現在英文程度是多益九百三十分,政大資管博士班畢業資格是六百分。考博士班多痛 苦,考卷只有一題,十頁英文的論文。沒有準備怎麼去做這件事? 我最常和年輕人分享的六個字是「不要臉、不怕死」!只要一有機會,我告訴自己一定要 抓緊,不能有太多身段。前陣子我看到一張圖片,上面寫一句話,「沒有傘的孩子跑得特 別快」,文憑就像一把傘,下大雨時你若沒有傘,只好跑得比雨更快! 我站著念書 方帽子! 問:執行長、寶春師傅,依你們的職場表現,其實不缺一張企管碩士文憑,為什麼後 來分別到台大、新加坡大學再進修戴上方帽子? 世界盃麵包大賽冠軍吳寶春(以下簡稱吳):我的動機是找答案。剛開麵包店的時候, 會計拿財務報表給我看,我完全看不懂,因為我以前只會做麵包,我二十歲時才算真正 認識字,第一本看完的書是許文龍的《觀念》。那本書影響我很深,看完後,我告訴自己 要成為企業家,你看不懂財務報表怎樣當企業家呢?也是去上課之後,才知道財務報表 對一家企業這麼重要,更重要的是,讓我學到如何有脈絡的進行系統性思考。 王:對於系統性思考的收穫,我也有同感。 .

另一方面,老實說,我是虛榮的。人生雖然不缺這張文憑,但還是希望學歷能更完整。 問:很多人都想力爭上游,但怕自己底子不夠,你們念 EMBA 時如何克服底子不好? 吳:其實每次要去新加坡上課之前,我壓力都很大、內心忐忑不安,尤其第一天去報到 時,覺得好不真實喔,我真的是可以念完嗎?我常懷疑學校為何願意收留我,不知道他 們在我身上看到什麼?第一堂課就是財務課,我在台灣先請懂的朋友幫我惡補預習,全 程錄音事後再聽,坐高鐵的空檔也不斷反覆聽。 每三個月要去新加坡上課前,校方都會寄來一堆書。我從小就有過動傾向,拿著書本就 會想睡,如何克服?我讓自己站著看書,逼自己不能睡覺,要做筆記才坐下來,常常一 站就兩、三小時。 問:這麼辛苦,無異於現代版的「懸梁刺股」,你沒有想放棄嗎? 吳:沒有,從來沒有。後來寫論文,從文獻、研究目的、研究動機,總共被老師退三十五 次才通過,但我告訴自己,每被退一次我就往前一步,的確也看到自己持續在進步。 王:我念 EMBA 印象最深刻是修個體經濟學,這要有微積分基礎,但我不會,數學底子 太差,我幾乎是用背的。考試前,窩在沙發上,抱著課本一直讀,不知讀了幾個晚上, 沒敢上床睡,只差沒「懸梁刺股」。後來,期末考拿到九十三分,我比數學好的同學還高 分,好有成就感,感覺到知識的喜悅。 另外,寫論文也很痛苦,深夜在辦公室寫著寫著眼淚就掉下來。那時擔任總編輯,上班 是退同事的稿,下班卻是被老師退論文的稿,還被要求再看一本原文書,我根本不知道 自己能不能熬過去。最後,論文通過的時候,真有一種任督二脈被打通的感覺。這過程讓 我想起達賴喇嘛說的:「只要你知道你想要去哪裡,全世界都會為你讓路。」 問:如果年輕人問,到底文憑有用還是無用,你們會怎麼回答? 吳:我的看法是,知識大過文憑,我們追求文憑目的是什麼?是為了知識還只是文憑, 如果是為了知識而追求文憑,那很棒! 王:我很同意寶春師傅說的。拿文憑的過程應是追求學習,可惜很多人離開學校就停止 學習了。你若問我重來一次,談拒絕聯考,我沒那本事,因為沒有文憑的日子是辛苦的, 要吃很多的苦。 如果你是沒有文憑的人,要怎麼辦?我的收穫是,沒有靠山,我們自己就是山;沒有天 下,我們就自己打天下;逢山過不去,就開路穿去;遇水阻攔,就架橋跨過。這體悟, 比一張叫作「文憑」的紙更珍貴。 .

王:恭喜你,寶春,七月初你將從一位只認識五百個字的麵包師傅,成為碩士。心情如 何? 吳:畢業典禮那天,我會在碩士服裡面,穿上一件麵包師傅衣服。做出更有內涵的麵包, 是我想去念書的初衷。然後,我會把畢業證書向著天空,讓天上的媽媽看到。我的媽媽是 一個愛我,比愛她自己還多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