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清代儒家

康熙自幼就对儒家学说充满浓厚兴趣,认为“殊觉
义理无穷,乐此不倦”(《康熙起居注》第 1 册第
80 页)。

康熙十六年十二月,他在御制《日讲四书解义序》
中,明确宣布清廷要将治统与道统合一,以儒家学
说为治国之本。康熙帝的这一态度为清朝内部持续
数十年的文化纷争(也是治国方略的纷争)画上了
一个圆满的句号信奉儒家思想的康熙因受祖母的影
响,对佛家思想亦有所研究。每当天下发生灾祸,
康熙常常视为对当政者的警示。比如康熙十八年发
生地震,康熙下诏说:“朕躬不德,政治未协,致
兹地震示警”。因此要求臣下自省,廉洁。

康熙二十六年,天下大旱。康熙下诏说,这都是由
于自己缺少凉德“不能上格天心”而造成的。在政
治上,康熙进一步加强了皇权。他表示“天下大权
当统于一”(《清圣祖实录》卷 275,康熙五十六
年十一月辛未),“天下大小事务,皆朕一身亲理,

无可旁贷。若将要务分任于人,则断不可行” (《清圣祖实录》卷 284,康熙五十八年四月辛 亥)。为此,他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采取强有力 的措施,限制满洲贵族的权力,如剥夺各旗王公干 预旗务的权力,破除“军功勋旧诸王”统兵征伐的 传统,削弱议政王大臣会议的政治影响等。另一方 面,康熙将用人之权、奖惩之权亲自控制,不许大 臣干预;并设立密奏制度,以广泛体察下情。这种 统治方式为被雍正、乾隆二帝继承和发展,并为清 朝其他皇帝沿用。康熙帝在加强皇权的同时,也着 手完善清朝官僚政治制度。 清代中國的儒家化達到頂點。清朝把儒學轉變成政 治意識形態,把詮釋儒學最後真義視作帝王特權, 通過文字獄消磨儒生精力。清初,劉宗周弟子黃宗 羲編撰《明儒學案》,顧炎武專長於制度史、音韻 學與古籍研究,被尊為樸學巨擘;王夫之對形而上 學、史學與經籍有詳細著述,當時不為士大夫所知, 卻是儒學史上最有創意的思想家清朝屢興文字獄, 使儒家在經學考証中求逃避。顧炎武的古籍整理, .

在 18 世紀也激發起儒者投身樸學,專致於考據語義 與版本。其中戴震是最具哲學思想的考據學家,撰 有《孟子字義疏証》抨擊宋學,並參與編纂《四庫 全書》 晚清以來,中國變局前所未有,儒家的中心地位動 搖,儒家秩序開始解體。為了救亡圖存,甲午戰爭 以後,儒家開始發現西方思想與制度,是中國求富 強必須借鑑的。今文派的公羊改制說和古文派的融 通中西學說,都通過西方的觀念和價值,重新闡明 儒學的現代意義,擴大儒學系統。今文經學家康有 為、古文經學家章太炎、劉師培,都批評儒家政教 禮俗的流弊,希望發揮儒家的原始精神,提出抑制 君權而保障民權,興辦學會(如康有為的強學會), 並重視個人自主,自由平等,希望擴大民間社會及 個人的功能,使之從政府的壓制中解放出來。1905 年,清朝廢除科舉,割斷儒學與利益分配的聯繫, 儒家失去制度上的支持,只能以文化傳統的餘緒, 綿延下去。 .

清代儒家--新经学 从明末清初到鸦片战争,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从兴盛走向衰落的时期, 这时官方儒学--朱子学除了反复咀嚼宋人的残羹剩饭,再也拿不出任何新鲜货色。相 反,民间的儒学倒还具有相当的活力。清初的知识分子总结明朝亡国的历史教训,认 为理学空疏无用,是导致国破家亡的重要原因。他们摒弃理学,提倡经世致用之学, 以为这才是真儒学。经学家顾炎武(公元 1613—1682 年)提出“经学即理学”的口号, 说理学讲明心见性,实际是禅学。它们不研究六经之文,不讨论当代之务,不从事修 己治人的实学,也就是说在经学之外搞理学,所以走上迷途。其实本没有离开经学的 理学,因而真正的学问只有一种,那就是经学。不过顾炎武的经学既与董仲舒式的微 言大义之学不同,也与繁琐的考据之学不同,而是经世致用的实学。他的《日知录》、 .

《天下郡国利病书》都是阐发、体现他的实学思想的力作,后一本书就是经过多年的 实地调查而写成的,记述各地山川形胜、经济状况、风土人情等等,为反清复明、治 理天下做准备。   与顾炎武齐名的大思想家黄宗羲(公元 1610—1695 年),受王学自做主宰思想的影 响,发展了儒学中的民主性精华,写成伟大的政治哲学著作《明夷待访录》。他批评 了以往的君主观,尖锐指出君主是“天下之大害”,在创业时牺牲无数人的性命,守 成时搜刮天下人的血汗,以满足一己的私欲。他认为,上古时代人民是天下之主而君 是客,三代以后则倒了过来,君是主而人民是客。三代以上之法是“天下之法”,后 世之法则是君主“一家之法”。他要求废除“一家之法”,恢复“天下之法”;变君 主民客为民主君客,使人民重新成为君的服务对象。这些思想是近代民主意识的萌芽。 为改变君主专制,他提出把学校变为议政机关,天子的政策法令要经学校议论通过方 可实施。他的学校已经具有资产阶级议会的某些功能,在当时能提出这种设想,的确 难能可贵。黄宗羲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熟悉明史,有专著数部,以布衣身份从事 《明史》的修撰,其中不少重大疑难问题是由他定下来的。他的《明儒学案》、《宋 元学案》,保存了大量珍贵的宋、元、明哲学史资料,以学案体裁系统反映了宋、元、 明各个学派的面貌和演变。他用史学之实,反对了理学的空疏。   与顾黄同时的大哲学家王夫之(公元 1619—1692 年),继承并发展了张载的学说, 他认为,理不在气外,道不在器外,真正的实体是气或器,理或道是气或器的运动规 律。否定了程朱的高高在上的天理。在他看来,道随器的变化而变化,不是一成不变 的。同样,人性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日生而日成,在学习和实践的活动中形成、变 化。他还对宋明儒者“存天理,去人欲”的口号提出批评,认为理离不开欲,理是调 节欲求的准则,去了欲怎么会有理呢!王夫之思想深刻,知识丰富,达到了儒家理学 的新高峰。   这时提倡经世致用的还有哲学家颜元(公元 1635—1704 年),他认为理学家们要人 读书、静坐、内省,而不鼓励人们去做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实事,一面害了读书人,使 他们成为弱人病人无用人,同时也误了国家,使它无人治理,无人保卫,走向灭亡。 他提倡“实文,实行,实体,实用,卒为天下造实绩”(《存学编·上陆标亭书》),用 实实在在的践履,代替道学关于理气心性的空谈。 .

  由于清政府用高压手段禁止人们探讨现实问题,鼓励读书人脱离实际搞考据。因 此,顾、黄开创的以经世致用为目的的新经学和史学研究,乾、嘉以后逐渐转变成为 考据之学。   考据就是从文字、音韵、训诂、名物制度、天文历算、地理史实等各方面的研究 入手,对古代典籍进行诠释。清代对古文献的整理和诠释成绩卓著,远胜前人,其中 一些成果在思想史上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如胡渭的《易图明辨》论证朱熹等人奉为神 明的《太极图》,原本是道教的《太极先天之图》。阎若璩的《古文尚书疏证》证明 道学的一本经典《古文尚书》,是晋人王肃编造的伪书。戴震的《孟子字义疏证》通 过对天理、人欲等字和词的解释,批评宋明儒把理欲对立起来的观点,认为他们的理 是尊贵者压迫卑贱者的工具,是残忍的杀人凶器。他说,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 人,而以理杀人更为残酷。   但是,人毕竟生活在社会生活之中,清代深刻的社会矛盾和经济危机强烈地吸引 读书人的注意。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许多人抛弃考据,转而研究今文经学,尤其是公 羊学。鸦片战争前后,公羊学者龚自珍(公元 1792—1841 年)、魏源(公元 1794—1857 年)提出改革朝政和学习外国技艺以制服它们的响亮口号,在当时的政界和知识界产生 深刻的影响。这是儒学在封建社会结束时的最后闪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