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0

第二,神聖的彌撒

(聖經經文請參附錄一)

相傳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遇難後,公元 1 世紀中葉,他的門徒們受耶穌復活的啟 示,在耶路撒冷附近建立了基督教,並在 135 年從猶太教中分離出來,成為獨立

的宗教。早期基督教被視為邪教,所以它以秘密傳教的方式發展,公元313年,

君士坦丁大帝頒布了《 米蘭赦令 》,原本遭迫害的基督教成為合法宗教。 392 年, 又一躍為羅馬帝國的國教。1054年,基督教分裂為:公教(羅馬天主 教),正教(君士坦丁堡,東正教)1517 年公教內又發生了宗教改革運動,產生

了脫離羅馬公教的教派: 新教 ,又稱「抗議宗」。無論是

了脫離羅馬公教的教派: 新教,又稱「抗議宗」。無論是

了脫離羅馬公教的教派: 新教 ,又稱「抗議宗」。無論是

公教、東正教、還是新

 
了脫離羅馬公教的教派: 新教 ,又稱「抗議宗」。無論是 公教、東正教、還是新 教 ,它們都是基督教的一種,都信仰 耶和華 。儘管歷史變遷無數,基督教始終
 

教

,它們都是基督教的一種,都信仰耶和華。儘管歷史變遷無數,基督教始終

 
教 ,它們都是基督教的一種,都信仰 耶和華 。儘管歷史變遷無數,基督教始終

作為西方國家主要宗教,成為支撐人們生活的精神支柱。當我們進入基督教後便 會發現, 在基督教中,「 彌撒 」是教儀中的重要形式,承載著教化人的作用, 它延續舊時猶太教的一些傳統,並逐漸發展開來。

Commented [SH1]:

Roman Catholic Church: 羅馬公教。其中Catholic為具 有大公性,或普世性的意思。

Greek Orthodox Church:希臘正教。以小亞細亞及俄 羅斯為主。

(一)聖餐禮儀:作為獻祭贖罪的彌撒

Protestant:新教。

彌撒(Missa,拉丁語的音譯),是基督教的

。根據〈新約〉記載,耶穌預

知自己會被捕至死,在與門徒共進

時,講述聖道,並把自己作為祭品,

祭獻給天主,為世人贖罪。他以

代替自己的聖體和聖血,與門徒分食。

耶穌死後,他的門徒常在一起重溫耶穌的教誨並舉行聖餐儀式,分食聖體和聖

血。這種祭祀,作為紀念

的儀式而保留下來。大約在 世紀左右教會中

的彌撒儀式得到確立, 世紀逐漸發展成一套比較完整的禮拜儀式。在彌撒中, 首

先是,聖徒聆聽聖道

,重溫耶穌基督的教誨;其次是,

,重演最

後晚餐廳的情景,親身參與耶穌自我奉獻的大禮,感受與耶穌同在,而獲得救贖。

彌撒分

。一般禮拜天用常規彌撒,而重大節目如聖誕節、復活節

1

等則用特定彌撒。

彌撒曲則是禮拜祭祀的過程中演唱的歌曲,用 詠唱。彌撒曲在發展中形成了不 同的形式。開始時只有一些聖詠歌曲,隨後有僧侶音樂家參與寫作,彌撒曲形式就 出現了變化,有了較大型套曲的彌撒曲。當有作曲家參與到彌撒音樂創作

2

後,「

」孕育而生。從中世紀開始,彌撒曲的寫作就從未間斷過,並成

為音樂家們表達自己的宗教信仰、對生命及死亡體念的一種特殊的音樂形式。

(二)歷程演化:早期儀式的彌撒

早期的彌撒就是聚餐

,在〈馬太福音〉中,描述了這樣的情景,耶

穌和他門徒們在最後晚餐之後"唱了詩,就出來往橄欖山去。"(馬太福音 26 30 節)這可以說是彌撒最初的起源形式。最後的晚餐發生在逾越節前夕,所以 他們唱的詩是猶太節日的讚美詩,也是猶太人的聚餐儀式,這種聚餐儀式大多伴 隨著宗教歌曲,早期的基督教延續了這一傳統。

  • 4 世紀,聖餐禮儀還未全部規範,只是單純的分領「 」,而在「 」之前有

經文誦讀、教誨和禱告,另外,詠唱的

則常常出現在聖經誦讀之間。奧古

斯丁(Augustine) 對讚美詩在那時的運用有這樣的評說我們聽到耶穌使徒的聲

音,我們聽到讚美詩,我們也聽到

,所有神的聲音集合在一起。由此得知,

當時,彌撒中佔有重要地位的音樂(詠唱的讚美詩)已經被作為獨立的一部分參與

了彌撒。

5

世紀初,聖餐儀式有了進一步的規範,逐漸發展為「

」。彌撒儀式從神

父的 開始,而後是

誦讀,在講授

之後,神父開始宣講

,接著未受

洗的信徒開始祈禱並退去,隨之,已受洗信徒的 儀式開始,並帶入到

」。神父與會眾交換了一系列問候之後開始聖餐禱告。在聖餐禱告結束

後,跟著便是「

」、聖體(聖餅)分切儀式和誦讀主禱詞,最後,伴隨著

讚美詩,神父為眾徒分獻預表耶穌聖體的無酵餅。這是儀式的重要部分,基督教

的彌撒是一種

的獻祭,神父以酒代血,把麵餅當作為基督的聖體分食,重

演最後晚餐情景,感受耶穌為信徒帶來的永生與救贖。

3

(三)規範確定: 中世紀的彌撒

6 世紀左右的教會中,作為彌撒儀式的稱謂得到確立。8 世紀早期,彌撒禮儀

有所改變。儀式的開始首先是

( Pater Noster) 誦讀,然後是「

」,最

後是聖體

。這時所唱的是天主羔羊頌(

),這是教皇賽爾烏斯

( Seigius )一世引入的。聖體的分發有一個程序,先發給神職人員,再發給普通

4

信徒,先分給男人再分給女人,男女是分開坐的。在分發聖餐時,唱詩班唱著讚

美詩,並不斷輪唱直到聖餐儀式結束,神父示意唱詩班停止演唱,並以吟唱

榮耀歸於天父(

)”結尾。

儀式結束後神父開始誦讀領聖體後經(

),然後宣布會眾散去(

)。此時,羅馬天主教的祭祀彌撒已經基本確定了彌撒的形式和核

心曲目,全部彌撒音樂分為「

」和「

」兩種。

1. 常規彌撒

常規彌撒指儀式歌詞固定不變,其中包括垂憐經(慈悲經

 

)、榮耀經(

)

信經(

) 、聖哉經(

 

)和羔羊經(

 

)

垂憐經:

希臘文短禱,意為

 

,表達希望天主寬容仁慈,憐憫子民。這

個祈禱在聖經中最早的根據是〈歷代誌上〉第 16 章第 34 應當稱頌耶和華, 因他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歷代誌上 16 34 節)垂憐經由三句歌詞 組成上主,求你垂憐” ( Kyrie eleison )基督,求你垂憐” (Christe eleison),再 重複,上主求你垂憐

榮耀經:

主要表達

的稱頌。它的起源悠久,來自路加福音中描寫耶穌降世時

天使唱的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 2 14 節)。後來它擴充變成一種 ,出現在東正教的晨禱中,此後慢慢 進入到羅馬天主教彌撒中,到了 11 世紀時,除了懺悔場合,已經能在大部分的 彌撒中找到它的身影。

5

信經:

是拉丁文的譯文,意為

,表達相信基督教的真理規範和耶穌在福音書上

的一切教導。它最早記錄在希臘的「

」上(

)6 世紀早期在很多

東正教聖餐禮儀中能找到其樣子,而後查理曼大帝將其引入法蘭克的羅馬彌撒, 到 11 世紀,受到德國的禮拜儀式的影響後,才正式出現在羅馬自己的彌撒之中。

6

聖哉經:

 

的榮耀頌讚。這種頌讚是模仿

,《聖經》〈以賽亞書〉

六章 3 節,描寫天使撒拉弗的彼此呼喊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他的榮 光充滿全地。在整個彌撒中它的地位相當重要。

羔羊經:

頌揚「

」,寓指

。羔羊經原來是連禱文,用重複來的形式貫穿

整個聖體分切儀式,在此還有應答作為對應,通常是求「 」 (Miserere nobis ),在 11 世紀,它被限制為 3 次重複,應答也變成吟唱求你賜予我們平安(Dona nobis pacem)

2. 專用彌撒

專用彌撒是指彌撒中的可變部分,它的歌詞並不固定,會根據教會年曆的不同時

節而有不一樣的歌詞。它由進台經(

)、升階經(

)、哈利路亞(

)

奉獻經(

)和聖餐經(

)組成。

進台經:

由應答唱、讚美詩組成,可以是聖詠,也可以是講述,它是彌撒的序曲,為彌撒的

主祭和神職人員入場時所專用。

升階經:

在講經台的台階上所唱的聖詠,它通常在誦讀使徒書信之後,"哈利路亞"之前演

唱,在悔罪節,則放在連唱詠(

)之前。形式通常是聖詠或讚美詩。

哈利路亞:

源自希伯來語,意為:讚美耶和華。這是充滿歡樂和感恩的頌詞,通常出大量的

7

花唱組成。

奉獻經:

對耶穌奉獻聖體的讚頌。象徵聖體的無酵餅和葡萄酒被放到聖餐檯的過程中,所

唱或念的就是奉獻經。

8

聖餐經: 顧名思義,是教徒領聖餐時所唱的聖詠。在 9 世紀時,連唱詠(Tract) 被作為哈 利路亞的擴充被加進來(在節日唱歡快的哈利路亞,在悔罪節則替換成連唱詠)。 在基督教早期,這些部分是由 詠唱,而現在則由 詠唱。音樂旋律有

些直接採用傳統的

聖詠,有些則用與葛利普聖詠旋律相似的音樂。

「專用彌撒」儀式常常被認為缺乏穩定的聖詠來源。但是其實,專用聖詠的創作是 存在的,在 8 世紀左右,專用彌撒的常備曲目基本確立,這些曲目共兩本包括六 百餘首聖詠,以羅馬教皇葛利果一世命名。常備曲目的確立統一了 教會的聖詠 和彌撒儀式歌曲 世紀時,彌撒已發展成比較完善的儀式形式,並相對穩定下來。

聖餐經: 顧名思義,是教徒領聖餐時所唱的聖詠。在 9 世紀時,連唱詠 (Tract) 被作為哈 利路亞的擴充被加進來 ( 在節日唱歡快的哈利路亞,在悔罪節則替換成連唱詠 ) 。 在基督教早期,這些部分是由 詠唱,而現在則由 詠唱。音樂旋律有 些直接採用傳統的 聖詠,有些則用與葛利普聖詠旋律相似的音樂。

3. 安魂彌撒

9

除了常規和專用彌撒之外,還有一種特殊彌撒:「安魂彌撒」(

),這是一

種為追思死者而作的彌撒,除了用作葬禮儀式,也是天主教

禮儀的一部

10

分。「安魂」詞源、自進台經( )的首句「主啊,請賜予他們永恆的安息, 讓永恆的光輝照耀他們。( Requiem æ ternam dona eis, Domine, et lux perpetua luceat eis. )」不過,安魂彌撒與一般彌撒不同,由於它性質的特殊性,所以省去 瞭如哈利路亞( ) 等愉快的經文,並增加了末日經( ) 等預示死亡的 經文。 「安魂彌撒」通常由以下幾個部分組成:進台經、祈憐經、繼敘詠(主要 詠唱〈末日經〉)、聖哉經(之後詠唱〈啟福頌〉 )、羔羊經、領主詠(主要詠唱〈永 生之光〉 )

彌撒曲最初用節奏自由的

(泛指歐洲中世紀自由節拍的單聲曲調,包括葛

利果聖詠、

聖詠、法國天主教聖詠、

聖詠等各種歐洲古代宗教歌

曲及與此類似的世俗歌曲),用拉丁文,記譜沿用中世紀使用的四線紐姆譜。9

世紀在彌撒曲的基礎上添加了附加段( ) 擴展出繼敘詠(

),並孕育出

西方較早的戲劇形式:儀式劇( )。這時早期的奧干農( )興起,彌 撒中的複音音樂相繼產生,12 世紀左右花腔奧干農(melismatic organum )和狄斯 康特( )的出現,使彌撒中的複音音樂形式得到了進一步發展。

13 世紀,產生了兩種新的多聲部樂曲體裁:複音合唱(

 

) 和經文歌(

」,

)。這時的一些手稿中可以找到彌撒中兩聲部的「哈利路亞」和「 也正是從這時開始,複音寫作傳播到了彌撒的其他部分。從 11 世紀教會音樂家

就開始了在專用的彌撒聖詠(定旋律)上寫複音彌撒曲, 世紀中葉以後,這一

習慣轉到了「

」,但只譜寫個別樂曲,直到 世紀中葉,才開始出現「

複音常規彌撒曲。

(四)套曲形式: 新藝術與文藝復興時期的彌撒

新藝術期在彌撒音樂方面最突出的、必須要提到的人物是法國詩人、神職人員及

作曲家馬肖( Guillaume de

,1300 1377),他在 1360 年代創作了一首

11

,這是為法國國王加冕而作的一首四聲部合唱彌撒曲,這首彌撒曲的

重要貢獻在於:將常規彌撒(祈憐經、榮耀經、信經、聖哉經、羔羊經)的五個段

落作為一個整體來創作的套曲形式。這在音樂史上是首例,意義重大。它是一首

具有禮拜功能基礎上的大型彌撒曲套曲形式。

12

馬肖在他的這部彌撒曲中,運用了當時少見的四聲部織體形式,並在各樂章之間

有明顯的對比,但為了以達到整體統一的目的,他用了一個「

」在各個

段落出現,使每個部分具有相同的音樂因素。作品中的「榮耀經」和「信經」用

的是康都曲的風格,而〈垂憐經〉、〈聖哉經〉和〈羔羊經〉用的是「等節奏風

格」。其中有許多感人的音樂段落,最突出的例子出自〈信經〉,在「聖靈在童

貞女瑪利亞身上懷胎,死後三天復活」的段落,音樂速度突然放慢,造成了強大

的情緒轉換。這種處理成為日後許多著名作曲家處理這段經文的傳統,我們在巴

赫、貝多芬甚至史特拉汶斯基的作品中都能看到這種處理方式。

進入文藝復興時期後的 1450 年左右,複音常規彌撒成為歐洲最重要的音樂形式。

這時出現了兩種最常用的彌撒,一是「

(Cantus firmus )方式,

二是「 」(Parody)。定旋律彌撒曲:它的定旋律幾乎都來自素歌,這是

15 世紀後期至 16 世紀彌撒曲作品的典型手法,其中最有名的一條彌撒定旋律是

杜飛的《

(L, Homme Arme) 一曲,當時幾乎所有的音樂家都曾用此曲

作為彌撒曲的定旋律。而模仿的彌撒曲:這種方式是在 手中興起的, 16

紀中葉左右,音樂家們不再只用定旋律來處理音樂,而是更大規模地運用「

」 方式,即模仿手法。模仿手法千變萬化,有的是在原先聲部的對位線條上加入另 一個模仿的聲部,而使原有的主題更鮮明;有的則擴大原有的樂曲結構,重新組 織、整合其中的音樂素材。後來,這種模仿複音逐漸取代了原有的定旋律技法, 成為 16 世紀彌撒曲創作的主體風格。

這個時期,從布根第樂派開始到威尼斯樂派的結束,我們看到從杜飛(Dufay, 1400-1474) 、奧凱根(Johannes Ockeghem, 1410-1497 )到後來的奧布雷赫特(Jacob Obrecht1452-1505)和若斯坎(Josquin des Prez, 1450-1521),以及帕勒斯替那 (palestrina, 1525-1594) 、魏拉爾(A.Willaert, 1485-1562 )等音樂家身上,彌撒 曲的創作融入了大量的複調作曲技法,逐步向前發展,出現了許多佳作。在杜飛 的保存完整的 7 首彌撒中,最具代表的彌撒是《武裝之人》和《報佳音》(Ecce ancilla

13

Domini )。奧凱根的 14 首彌撒中,5 首是以三聲部香頌的音調為基礎創作的。15 世紀後期,主要是以奧布雷赫特和若斯坎的彌撒作品為代表,奧布雷赫特有 27 首彌撒,他的彌撒結構複雜,聲部數量也從最初的三聲部〈垂憐經〉到後來有七 聲部的〈羔羊經〉。若斯坎的彌撒,可以說是這個時期彌撒創作的一個總結,他的 彌撒中有運用了很多複音香頌的固定旋律,很好地繼承了奧凱根的傳統,並在

14

題材上有創新,他的彌撒曲大多以一個「

」為定旋律,展示了 16 世紀

通用的寫作方法。

若斯坎去世後,彌撒曲的套曲體裁形式基本形成

的形式。後來,這種形式

手上,發展到了高度的完美性和穩定性。帕勒斯替那的彌撒風格

多樣,他有 105 首彌撒曲,中有《馬爾切洛斯教皇彌撒曲》和《短彌撒曲》等 廣為人知的作品。他的彌撒曲一般為四聲部或五聲部的,幾乎都採用無伴奏合唱 形式,追求莊嚴肅穆的宗教氣氛,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宗教音樂的最理想的禮儀 音樂。他把法國「法蘭德斯樂派」的複音音樂發展到頂峰,同時也奠定了「 」 代表人的牢固地位。

隨後,魏拉爾首創

形式的彌撒,建立了「

」,這個樂派以聖馬可大

教堂為中心,教堂空間龐大,有對應的兩架管風琴,兩側各有一支合唱隊,常以 八至十二或更多聲部的形式隨兩架管風琴齊鳴,形成了氣勢宏偉、交相呼應的雙 重合唱的彌撒。這種形式又在後來的 G. 加布里埃利(G. Gabrieli,約 1557-1612 )

手上獲得重要發展,他在彌撒曲中加入器樂伴奏,加強器樂與合唱之間的音色對

比,為彌撒的發展開拓了更廣闊的天地。重要的是,世俗的樂器不被允許進入神

聖教堂的歷史在此時畫上了句號,並成為文藝復興時期複音彌撒發展的一個範

例。

(五) 混和風格: 巴洛克彌撒

巴洛克時期,彌撒的發展呈現二元化趨勢。一方面,定旋律、模仿等

的創作

仍在繼續;另一方面,彌撒漸漸融入了巴洛克時期的

數字低音的加入:維亞達納( Lodovico Grossi

, 1560-1627 )是第一個使

用數字低音技術寫作教堂協奏曲的作曲家,他推廣了數字低音的使用,同時,也

15

為彌撒注入了新的風格:以單聲部加持續低音,這成為巴洛克彌撒曲的特色之一。

文藝復興時期威尼斯樂派的複合唱形式的誕生影響了巴洛克彌撒的發展。義大利

作曲家貝內佛利( Orazio

, 1605-1672)他的著名作品是一首 53 個聲部的

彌撒曲,它由兩個八聲部的合唱團、六組不同的樂器,再加上數字低音的編制構

成,這首彌撒是巴洛克複音合唱的巔峰之作。

16

在拿坡里,義大利歌劇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此時,作曲家將在歌劇中成熟的

創作手法搬到了彌撤曲的創作中。這時的彌撒又稱「歌詠彌撒」 (

),

要特點是:彌撒的經文如清唱劇一樣被拆分成許多小段落;管弦樂編制加入彌撒伴 奏中;歌唱有了更多的形式,如二重唱,小合唱與大合唱相互交替唱等形式, 宣 敘調與詠唱調也加入其中;在曲式上,漸漸形成了特有的形式,如垂憐經,通常 用三段體寫作,羔羊經大多取自垂憐經的音樂主題,使整個彌撒成為一個統一的 整體。

18 世紀最偉大的彌撒曲是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 的《b 小調彌 撒曲》,這是音樂史上最偉大的鉅作之一,這首彌撒包括傳統的垂憐經、榮耀經、 信經、聖哉經、羔羊經五個部分,共 27 首分曲。這部作品以深刻的神學思考為 背景,滲透了 和 思想。在長達兩個小時的這部彌撒裡,巴赫 用了獨唱、合唱、重唱以及管弦樂所能達到的各種可能性,和聲運用自由,技法 運用自如,音樂具有拿坡里風格特點。這首作品,不但為宗教禮儀音樂的發展開 拓了道路,而且又成為音樂會上的彌撒音樂極品。

(六)主音音樂經典: 古典時期的彌撒

到古典主義之後,彌撒的宗教性逐漸減弱,更多的是為音樂會演奏而作。拿坡里時 期的「歌詠彌撒」雖然為彌撒帶來了新的發展,但是因為隨意拆解經文的做法讓作 品內部凌亂不一,維也納樂派的作曲家為了將彌撒各個部分協調統一便將

」的概念帶入了彌撒中。所以,這一時期的彌撒,旋 律往往凌駕於歌詞之上,並把器樂音樂的形式如協奏曲、奏鳴曲等都被運用於其 中。古典時期最重要的彌撒曲作曲家是海頓( Franz Joseph Haydn,1732-1809 )、莫 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1791)和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17

海頓共創作了大約 12 首彌撒曲,這些彌撒曲式繁多,有「歌詠彌撒」,也有「交 響曲式彌撒」,有短彌撒,也有規模中等的彌撒。最著名的彌撒是《納爾遜彌撒由》 (1798 ),又名「危難時刻彌撒曲」,這是海頓對拿破崙戰爭動盪而感所作的彌撒。 這部彌撒樂隊編制較小,只有小號、定音鼓、弦樂和管風琴,但這並不影

18

響整部彌撒的情緒表達,〈降福經〉加入了戲劇性的小號花腔,代表著戰爭的勝利,

管風琴也為這首彌撒增色不少。

莫扎特一生共創作了 18 首彌撒曲,大多在薩爾茨堡時期完成,只有三首在維也 納晚期完成。他的早期的彌撒作品很接近「歌詠彌撒」,有歌劇風格的傾向,除此 之外他也會用交響樂的手段來寫作彌撒,比如會用奏鳴曲式寫〈垂憐經〉和〈榮耀 經〉,用迴旋曲式創作〈信經〉等。莫扎特較著名的彌撒作品有《c 小調彌撒曲》、 《加冕彌撒曲》和《安魂彌撒曲》。其中《c 小調彌撒曲》堪與巴赫的《b 小調彌 撒曲》媲美,《安魂彌撒曲》是莫扎特未完成的遺作,樂曲中瀰漫著深沉嚴肅的氣 氛,表現出他深沉的宗教情思。

貝多芬一生只創作過兩首彌撒。《c 大調彌撒曲》和《莊嚴彌撒曲》。其中《莊 嚴彌撒曲》是同時期作品中的佼佼者,作品中有宣敘調有賦格,配器是他的晚期風 格,雖然並非為宗教禮儀之作,但曲中表達出了強烈的宗教觀,體現了貝多芬對人 生思考,對世界觀的再認識,表達了濃烈的宗教情緒,貝多芬將它視為自己畢生的 傑作。

(七)內涵昇華: 浪漫主義時期的彌撒曲

到浪漫主義時期,在「

」的創作風格影響下,彌撒

曲失去了原有宗教儀式的意義。這時期的彌撒,結構已沒有以往的嚴謹,經文被

自由的刪減、重複和縮寫,雖然在曲式、和聲、配器、作曲技巧等方面都達到了

很高的境界,但卻缺失了

應具備的神聖性,更適合在

中演出。許多

音樂家不再繼續為教會服務,因此,彌撒曲的創作也不如以往興盛。但是,這不

能阻擋這一體裁所固有的魅力,還是有不少音樂家繼續借用彌撒曲這一形式,表

達他們個人的

,也出現了不少佳作。19 世紀初在彌撒曲,有

突出貢獻的作曲家主要有凱魯比尼( Luigi Cherubini,1760-1842) 、舒伯特( Franz

19

Seraphieus Peter Schubert,1797-1828) 、白遼士( Hector Berlioz, 1803-1869) 、布拉 姆斯( Johannes Brahms, 1833-1897) 、安東·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 1824-1896)

凱魯比尼是義大利作曲家,19 世紀優秀的宗教音樂作曲家之一。他一生共寫了 七套彌撒,兩部安魂彌撒。為紀念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而寫的《c 小調安魂曲》是 其代表作,曾獲得貝多芬和白遼士的盛讚,全由沒有獨唱部分都是合唱,這是為

20

了避免曲中有任何輕浮的裝飾。1811 年所寫的《d 小調彌撒》有維也納的古典風 格,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貝多芬的彌撒創作。

奧地利作曲家舒伯特的六部彌撒曲中,最著名的就是《降 E 大調彌撒曲》,這 首作品是舒伯特寫於 1828 年他離世那年,可以說是他為自己所寫的「告別彌 撒」,是他為了表達自己信仰,感恩、上帝的情感而作。在〈榮耀經〉中,他用 合唱,表達了自己病痛中仍願意歸向上帝的心願,在〈信經〉中,他又藉用耶穌被 釘十字架的段落,和上帝述說了自己的信仰告白。

法國作曲家白遼士的《安魂彌撒曲》,是一首為紀念法國「七月革命」犧牲者而

創作的彌撒曲,又名《紀念亡靈大彌撒》。白遼士不算是個傳統意義上的教徒,

所以在他的彌撒中,基督教

是其次,而自己的

等因素是

他主要關注的對象。全曲由十個樂章構成,運用了一個大型的合唱團和一個四管

的交響樂團編制,給人營造的不僅僅是神性的力量,更多的像是人類在苦難中的

哭泣與呼喊。

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也是表達作曲家個人信仰的一部佳作, 布 拉姆斯是一個虔誠的新教徒,這首安魂曲的唱詞是他從 翻譯的德文聖經中摘取關 於信仰、永生和死亡的經文,自己編綴而成,再加上他歷時 11 年的創作,成就 了這部最偉大的聲樂作品,《德意志安魂曲》共有七個樂章,把合唱、獨唱與管弦 樂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不僅唱詞上擺脫了傳統拉丁文的束縛,同時更好地詮釋了 路德新教的教義精神。(參附錄二)

奧地利作曲家布魯克納,寫過三首藝術價值極高的彌撒曲,分別是《d 小調彌撒 曲》( 1864)、《e 小調彌撒曲》(1866)及《f 小調彌撒曲》(1868)。他是一位虔誠 的天主教徒和優秀的管風琴師。他的彌撒曲繼承 彌撒的傳統,在和聲、配

器方面又深受

的影響,在他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濃厚的宗教氣息,他的彌

21

撒音樂是 19 世紀末難得的保持傳統風格的彌撒曲。

總之,在浪漫主義時期,彌撒無論在曲式結構、內涵精神,還是在演出形式等方面

都突破了古典時期的規則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

(八)多元化傾向: 二十世紀的彌撒曲

22

到了 20 世紀,音樂的發展五彩繽紛,從

,從

從新古典主義到新民族樂派,從無調性音樂到和聲的瓦解,這一時期的音樂已逐

漸失去了所謂的

的傳統因素。教會音樂在這種大環境下,不可避免

地受到了影響。作為教會音樂中最古老體裁的彌撒曲,20 世紀它並沒有淡出人 們的視野,雖然巳經很難尋找到它古時的風韻,但還是可以看到它的足跡。除了

在教堂的儀式中我們可以聽到傳統彌撒曲儀式之外,這時音樂家創作的彌撒作

品,很難把它歸入到宗教儀式音樂的範疇,它僅作為一種

,承載

著作曲家的情感表達和宗教理想。

20 世紀的彌撒音樂形式各異,人聲編制也趨向多元化,彌撒中加入各國民謠旋 律,成為一種風尚。歌詞可以是拉丁文,也可以是德、奧、英文等所翻譯的經文。 雖然涉足彌撒曲創作的音樂家不多,這並不代表這一體裁的敗落,創作數量雖然

少,也仍不乏優秀的作品。如史特拉汶斯基(Igor

,1882-1971) 的混聲合唱

與管弦樂五重奏《彌撒曲》(1945-1948)和《安魂讚美詩》(1966)是這個時期的代

表作品之一,它似乎讓人們想起了中世紀的教會音樂的古韻。法國作曲家普朗克

(Francis

, 1899-1963) 的無伴奏合唱《g 小調彌撒曲》(1937 ),這是一

部除〈信經〉以外的四聲部套曲形式的合唱經典作品。匈牙利作曲家高大宜 ( ,1882-1967 )的《短彌撒曲》( 1945 ),作品以合唱、管風琴與樂團 形式構成,包括七個樂章:《導引》以《慈悲經》、《榮耀經》、《信經》、《聖 哉經》、《降福經》和《羔羊經》,在音樂中我們可以聽到從中世紀的葛利果聖 詠到文藝復興時期的帕勒斯替那的音樂風格,聽到從巴洛克的巴赫到浪漫主義時 期的宗教音樂中的因素,同時還能 感受到匈牙利民間音樂語彙與 20 世紀音樂的 交融,這是一首被譽為是他的教堂音樂的巔峰之作。英國作曲家布瑞頓 ( Benjamin ,1913-1976 )所寫的《戰爭安魂曲》,在形式和內容上不乏 特點,這部作品採用拉丁文演唱常規彌撒曲的傳統方式,但其中卻穿插了反戰詩 人歐文(Wilfred Owen) 所寫的 9 首詩詞,由兩位男聲用英文演唱,作品集獨唱、

23

管風琴、室內樂章奏團、兩個混聲合唱團、一個童聲合唱團和一個管弦樂團的龐

大組合,作品營造出一種氣勢恢宏的效果,其內容不僅僅是作為為亡靈祈禱,更

多 的 是 用 來 警 示 世 人 , 告 誡 戰 爭 的 殘 酷 。 英 國 作 曲 家 戴 維 · 範 肖

(David

,1942-2010 )的《非洲聖哉經》也是一部很有特點的作品,

它融合了古典、搖滾、爵士、流行音樂等多種 20 世紀特有的音樂風格。雖然在 彌撒的經文部分是採用拉丁文創作,但是它已經完全失去彌撒原本的意義了,作

24

曲家採集了非洲原住民的歌謠和熱帶雨林特有的神秘聲音,將其加入這部所謂的 宗教音樂中,其意義已經不僅僅是紀念上帝,更多的是表達一種人文關懷:音樂無 國界,信仰無國界。此外,還有如埃里克·薩替( Erik Satie )的《窮人的彌撒曲》 (1895)、亞納切克的《葛利果彌撒曲》 (1926)以及英國作曲家沃爾頓、美國作曲 家伯恩斯坦創作的彌撒曲等等,這些都是 20 世紀彌撒音樂的傑作。

20 世紀的彌撒曲由於受到各種 很大的不間,它在不斷尋找

創作方式的影響,與早期彌撒由有

的同時,更多的是融入了當下新

音樂的因素,當然也被寄予了新的精神內涵。

(九) 結語

縱觀彌撒曲的發展,從早期的聖餐儀式與彌撒的確立,到套曲彌撒和音樂會彌撒 的產生,許多神職人員與音樂家在這片聖地默默地奉獻詠頌。他們在「 」與 「

」這兩大基督教主題中沉思,編織出一首首寬慰人類心靈的彌撒曲。彌

撒曲成就了人們與上帝溝通的紐帶,在這裡教徒們感受到身負「 」的世人的乞

憐,看到了耶穌為世人受難「

」的情節,他為世人的救贖與奉獻,實現了人們

對來世的渴求:

。隨著時代的變遷,神職人員和音樂家用聖潔的彌撒曲,記

載了祭祀基督的發展歷程,譜寫了其音樂風格的輝煌篇章,最終還給人帶來感恩、

與信仰、命運和死亡,現世與來世、戰爭與和平等觀念的思考。

25

附錄(一)

一、

馬太福音 2617-30

除酵節的第一天,門徒來問耶穌說:你吃踰越節的筵席,要我們在那裡給你預備? 耶 穌說:你們進城去,到某人那裡,對他說:夫子說:我的時候快到了,我與門徒要 在你家裡守踰越節。門徒遵著耶穌所吩咐的就去預備了踰越節的筵席。到了晚上, 耶穌和十二個門徒坐席。正吃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 人要賣我了。他們就甚憂愁,一個一個的問他說:主,是我麼?耶穌回答說:同我 蘸手在盤子裡的,就是他要賣我。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 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賣耶穌的猶大問他說:拉比, 是我麼?耶穌說: 你說的是。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 吃,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 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 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但我告訴你們, 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 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國裡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他們唱了詩,就出來往橄欖山去

二、

歷代志上 16: 7-36(大衛頌讚耶和華之歌)

那日,大衛初次藉亞薩和他的弟兄以詩歌稱頌耶和華,說:你們要稱謝耶和華, 求 告他的名,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要向他唱詩、歌頌,談論他一切奇妙的作為。 要以他的聖名誇耀;尋求耶和華的人,心中應當歡喜。要尋求耶和華與他的能力, 時常尋求他的面。他僕人以色列的後裔,他所揀選雅各的子孫哪,你們要記念他奇 妙的作為和他的奇事,並他口中的判語。他是耶和華─我們的 神,全地都有他的判斷。 你們要記念他的約,直到永遠;他所吩咐的話,直到千代,就是與亞伯拉罕所立的 約,向以撒所起的誓。他又將這約向雅各定為律例,向以色列定為永遠的約,說:我 必將迦南地賜給你,作你產業的分。當時你們人丁有限, 數目稀少,並且在那地為寄

26

居的;他們從這邦游到那邦,從這國行到那國。耶和華不容甚麼人欺負他們,為他 們的緣故責備君王,說:不可難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惡待我的先知!全地都要向 耶和華歌唱!天天傳揚他的救恩,在列邦中述說他的榮耀,在萬民中述說他的奇事。 因耶和華為大,當受極大的讚美;他在萬 神之上,當受敬畏。外邦的 神都屬虛無, 惟獨耶和華創造諸天。有尊榮和威嚴在

27

他面前,有能力和喜樂在他聖所。民中的萬族啊,你們要將榮耀能力歸給耶和華, 都 歸給耶和華!要將耶和華的名所當得的榮耀歸給他,拿供物來奉到他面前;當以聖潔的 妝飾(的或作為)敬拜耶和華。全地要在他面前戰抖,世界也堅定不得動搖。願天歡喜, 願地快樂;願人在列邦中說:耶和華作王了!願海和其中所充滿的澎湃;願田和其 中所有的都歡樂。那時,林中的樹木都要在耶和華面前歡呼, 因為他來要審判全地。 應當稱謝耶和華;因他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要說: 拯救我們的 神啊,求你救 我們,聚集我們,使我們脫離外邦,我們好稱讚你的聖名,以讚美你為誇勝。耶和 華─以色列的 神,從亙古直到永遠,是應當稱頌的!眾民都說:阿們!並且讚美耶 和華。

三、

路加福音 2:8-21

在伯利恆之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有主的使者站在他們旁 邊,主的榮光四面照著他們;牧羊的人就甚懼怕。那天使對他們說:不要懼怕! 我 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 就是主 基督。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忽然, 有一大隊天 兵同那天使讚美神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眾天 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牧羊的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所成的事,就是主 所指示我們的。他們急忙去了,就尋見馬利亞和約瑟,又有那嬰孩臥在馬槽裡;既 然看見,就把天使論這孩子的話傳開了。凡聽見的,就詫異牧羊之人對他們所說的 話。馬利亞卻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裡,反復思想。牧羊的人回去了,因所聽見所看見 的一切事,正如天使向他們所說的,就歸榮耀與神, 讚美他。滿了八天,就給孩子行 割禮,與他起名叫耶穌;這就是沒有成胎以前, 天使所起的名

四、

以賽亞書 6: 1-7

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其

28

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

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他的榮光充滿全地!因呼喊者的

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充滿了煙雲。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

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

29

華。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

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

30

附錄(二)

《德意志安魂曲》第四,〈祢的居所何等可愛!〉

《聖經》〈詩篇 84: 1, 2, 4

Wie lieblich sind deine Wohnungen, Herr Zebaoth!

萬軍之耶和華啊,你的居所何等可愛!

Meine Seele verlanget und sehnet sichnach den Vorhöfen des Herrn; mein Leib und Seele freuen sich in dem lebendigen Gott.

我羨慕渴想耶和華的院宇;我的心腸,我的肉體向永生神呼籲。

Wohl denen, die in deinem Hause wohnen, die loben dich immerdar.

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為有福!他們仍要讚美你。

31

普朗克的無伴奏合唱《g 小調彌撒曲》(1937 )

普朗克的無伴奏合唱《 g 小調彌撒曲》 (1937 年 ) 32

32

33

33

34

34

35

35

36

36

高大宜的《短彌撒曲》( 1945 )

高大宜的《短彌撒曲》 ( 1945 ) 37

37

38

38

39

39

布瑞頓:戰爭安魂曲

I. Requiem aeternam〈永遠的安息〉

合唱

Requiem aeternam dona eis Domine,

主啊,求你賜給他們永遠的安息,

Et lux perpetua luceat eis.

並以永恆的光輝照耀他們。

布瑞頓以男高音唱出歐文(Wilfred Owen, 1893-1918)的詩行:

有什麼鐘聲為這些死如牛隻的人們敲響?

只有槍枝怪獸的憤怒

只有結巴而嘎嘎作響的來福槍

可以霹哩啪啦地道出急促的禱詞(節錄)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