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恢 走近 名 师

总第
年第 期

也 谈 “教 什 么 ”永 远 比 “怎 么教 ”重 要
— 从 阅读量与语文素养 的关系思考语文教学

朱毓麒

天 水 市麦 积 区教 师进 修 学校 甘肃 天水

读 了 《光 明 日报 》 月 日 曹 代 ,素 质 教 育 、新 课 改 的 理 念 耳 熟 能 教 学方 法 的 多 , 从微 观 上解 决 一 篇 文
文轩先生 《语 文课 的几个辩证 关系 》 详 , 但应试 教育 的锁 链仍坚不 可摧 , 章 教 哪些 内容 的多 ,从 宏 观 上 反 思 语
愈演 愈烈 的高考竞争使 中小学 语文 文 教 材 阅 读 量 不 足 , 写 作 量 不 足 ,从
一 文 ,笔 者 深 受 启 发 。先 生 的点 评 切
中中小 学语 文教 学 的时 弊 , 特别 是 教学深受其害 。 根本上 解决 语 文教学效 率不 高问题
“细读 与 漫 读 ” “技 法 与 大 法 ”更 是 点 新 课 改 已经推 行 了 年 ,但 大 的 少 。“教 什 么 ”永 远 比 “怎 么 教 ”重
中语 文教 学 的命 门 。 笔 者 不 揣 浅 陋 , 多 数 中 小 学 语 文 教 师 仍 旧把 语 文 课 要 。 一首小诗讲一节课 ,一篇几千字
想 对 “技 法 与 大 法 ”做 点 引 申 中小 学 本 作 为 唯 一 的课 程 资 源 ,不 敢 越 雷 池 的 小 说 、散 文 讲 三 四 节课 , 一 个 学 期
语 文 教 学 的 “大 法 ”是 “教 什 么 ” , “技 一 百 二 十 节 课 就 学 这 么二 三 十 篇 课
一步 , 以为讲细 、讲透极 少量 的几篇
法 ”是 “怎 么 教 ” 大 法 是 “战 略方 向 ” , 课 文 ,或 精 心设 计 教法 、学 法 ,就 能 让 文 。有 些 课 文 上 完 后 ,不 少 学 生 读 起
“技 法 ”是 “战 术 方 法 ” ,战 略 方 向决 定 学 生 在语 言素 养 与 能 力 上 “反 三 ” ,试 来 还 结 结 巴 巴 。 课 堂 上 读 书 、背 书 、
战术 方 法 。 正 因 为 如 此 ,王 荣 生 教 授 图 以 少 胜 多 , 这 是 典 型 的本 末 倒 置 。 练笔 的 时 间很 少 ,大 部 分 时 间 被 教 师
早 就 提 出 “教 什 么 ”永 远 比 “怎 么 教 ” 语 言 学 习 不 太 类 似 于 “科 学 化 ”的 数 的烦琐 分析和频繁提问 占去 了 ,正如
重要 的著 名 观点 ,他 认 为 “对 教 学 方 理 化学 习 、可以 “举 一 ” 如例题 “反 “学 生 在 课
苏 霍姆林 斯基 所批 评的
法 的 努力 ,是 为 了更 有 效 地 实 现 教 学 三 ” 做 习题 , “举 少 ”而 “胜 多 ” 。 学 堂上 阅读 得 很 少 ,而 关 于 阅读 的谈 话
内容 。”如果教学 内容不 当 ,再高超的 语 言最 根 本 的规 律 不是 举 一 反 三 ,而 却很多 。”其实 我们 知道 ,任何能力都
教 学 方 法 也 是 枉 然 。或 者说 ,如 果 对 是 举 三反 一 ,是 “举 三 反 一 ”为 主 , “举 是 学 习 主体 “悟 ”后 “练 ”出来 的 ,而 绝
教 学 目标 的 定 位 、选 择 不 恰 当 、不 准 非是 “讲 ”或 “听 ”出来 的 。
一 反 三 ”为 辅 越 是 强 调 “举 一 ”为
确 ,就会影 响到教学效率与质量 。 这 主 ,就 越 强 调分 析 ,不厌 其 深 、细 、透 、 有 人 总 结 现 在学 生 的识 字 量 少 ,
些 观 点 的提 出 和讨 论 ,为 纠 正 把语 文 全 ,强 调 教 师讲 解 的深 度 。越 是 强调 阅读 量 少 , 写 作 量 少 ,练 习 册 多 。学
课 上 成 思 想 品德 课 、历 史课 、音 乐 课 、 “举 三 ”为 主 ,就 越 强 调 阅 读 背诵 的积 生 的课 余 时 间被 大量 的数 理 化 、英 语
美术 课 和综 合 活动课 等偏离 语文特 累 ,可 以 不求 甚 解 ,粗 通 文意 , 甚 至浅 作 业 占据 ,还 要 读 各 种 形 形 色色 的辅
点 的 教 学 行 为 ,发 挥 了很 大 的作 用 。 尝 辄 止 ,蜻 蜓 点 水 , 来 强 调 学 生 学 习 导班 , 或者请 老 师搞家教 辅导 , 所剩
但我 今天想 从更 宏观 的角度 重新思 的 广 度 。 因为 中 小 学 生 学 语 言 ,积 无 几 的 一 点 可 怜 时 问 , 学 `卜只是 否 弃
考 “教 什 么 ”的 问题 , 即从 语 文课 程 资 累永 远重 于理 解 , 理 解不 能 耽误 积 电视 ,很 少 看 书 ,或 者 根 本 不 看 书 。
源 的 角 度 讨 论 “教 教 材 ”还 是 “用 教 累 。现 当 代 语 文教 学 之 所 以 “少 慢 差 缺 少 阅 读 积 累 ,对 语 文 教 学 是 釜
材 ” ,课 本 教 学 与 课 外 阅 读 的关 系 , 阅 费 ” ,就 是 偏执 于 “举 一 反 三 ” , 只教 课 底抽薪 缺 少阅读积 累 ,对学生语 文
读量与语文素养的关系 ,新 《课标 》规 本 ,因而 阅读 量 不 足 ,背 诵 得 太 少 ,写 能 力 的 养 成 是 致 命 一 击 。 中小 学 语
定 的 阅读 量 如何 落 实 等 问 题 , 以期 从 作 量 更 少 ,却 做 了大量 低 效 重 复 的练 文 教 学 这 种 大 面 积 、长 时 间 的损 失 ,
宏观 战略上 明确解 决 中小学语 文教 习 ,导 致 中 小 学 语 文 教 学 先 天 不 足 , 严 重 地 降 低 了广 大 青 少 年 乃 至 整 个
学 高 耗低 效 、老 大 难 问 题 的 方 向 。 营 养 不 良 ,严重 贫血 。 国 民 的 语 文 素 养 。越 来 越 多 的 大 学
一 、语 文 教 学 的 现 实 困 境 许 多语 文 教 育 改 革 家 ,创 立 了不 教 授 痛 感 现 在 的学 生 文 化 积 淀 太 少 ,
我们虽 然 身处教 育大 变革 的时 少 模 式 、流 派 ,但 从 微 观 上 解 决 课 堂 文学 感 受 力在 下 降 , 知识 面越 来 越

中小李毅 师暗训
走近 名 师
2013 年第 期
总第 期

窄 ,无 法 和 教 师产 生共 鸣 。文 化 积淀 线 性要 求 。这 是 一 个 基 本 的 阅读 量 , 一 个 独 特 的发 酵过 程 ,如此 酿 造 的学
太少 , 不但学 不好语文 , 而且妨碍学 所有学校 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增加 ,不 习的美酒才 会是芳醇 的 。既有 熟读
生 的个人 成长 — 文学 素养的缺乏 应 当减少 。 后 的精思 ,又有 “不求甚 解 ”的 “国圈
会造 成 人 生 与 社 会 经 验 的缺 乏 ,人 文 对 中小 学 语 文 教 学来 说 ,阅读 量 吞 枣 ” ,处 理好 快 与慢 的辩 证 法 ,就 可
素养 的缺失 。 至关重 要 ,阅读量的大小在相 当程 度 以避免阅读量不足和贪多求全 、欲速
应该让孩子们成为读 书人 , 而不 上决定 着语文素 养的高低 。“操千 曲 而不达的缺陷 。
是 成 为 习题 人 ,我 们 呼 吁 把 书 本 还 而 后 晓 声 ,观 千剑 而 后 识 器 。”这 其 中 许 多 文 化 名 人 在 回 顾 自己学 习
给学生 ,把语 文课还 给学生 ,让课堂 的两个 “千 ”字都 是强调数 量的 。 毛 语 文的经验 时都会说 得益于 大量 的
成 为学生 培养 阅读 习惯 和阅读能力 泽东说过 “没有 一定 的数 量就没有 课外阅读 。形成 阅读习惯的学生 ,课
的主阵地 。 质 量 。”数 量是 质 量 的前提 和基 础 。 内外 阅读 量大 ,知识面广 ,视野开阔 ,
二 、阅读且的大小决定着语文素 所谓 “一定的数量 ”,就是数量的积 累 思 想 活跃 , 整体 素 质也 高 。 实践证
养 的 高低 要 达到 转 化 为质 量 、转 化 为 能 力 和技 明 ,凡 是 爱 好 课 外 阅 读 的学 生 ,语 文
对汉语 言文字 教学最 有发言权 巧 的转 化点 。 当然 , 我 这里 强调 数 成绩尤其是作文水平往往 比较好 ,考
的是我们 中国人 ,学习与运用祖国的 量 ,并不是不要质量 。但语 文学 习的 试 成绩也往往名列前茅 。
语言文字 ,我们有 自己独特 的传统方 规律决定 了数量是第 一位 的 ,是 主要 更重要 的是 中小学生通 过对 以
法 。 传 统语 文 教 育非 常重 视 积 累 。 矛盾 。“多 读胸 中有 本 , 勤 写笔下 生 经典文学作 品为主的大量 阅读 ,能获
几千 年的传统 语文教 育经验可 以集 花 。”何况量变之 中总包含 着部分 的 得一 种少男 少女对善 与美的把握 和
中在 这 四句 话 上 “熟 读 唐 诗 三百 首 , 质 变 。很 多学 生 中学毕 业 了 ,却 没 有 领 悟 ,培 养 起 对 人类 几 千 年 来 代 代 相
不会写诗 也会 吟 ” “读 书破万 卷 , 下 形成阅读的爱好与习惯 ,没有读过几 传 的 美好 心灵 、美 好情 操 的 特殊感
笔 如 有 神 ” “观 千 剑 而 后 识 器 ,操 千 本 书 ,这 样 很 难 提 升语 文 素 养 ,也 就 受 。阅读 能带 来 心 灵 对 心 灵 的 呼唤 、
曲而 后 晓 声 ” “厚 积薄 发 , 广 见博 很难实 现终身教育 。不管我们 “讲 ” 感情对感情 的激发 、智慧对智慧 的启
识 ” 。 中小 学 阶段 如 果 能养 成 良好 的 了多 少 , “听 ”了 多 少 , “练 ”了 多少 ,这 迪 。母 语 本 身 就 是 一 种 历 史 深 厚 的
阅读 习惯 ,有较 广泛 的阅读积 累 ,背 样 的语 文教学是 失败 的 。 光靠做题 文化 ,乌 申斯基说得好 “在 民族语言
诵丰富 的诗 文精 品 ,那 么成年之后 , 是不 可能提升语 文素养 的 , “题海 战 明亮而透彻的深处 ,不但反映着祖 国
提笔为文 ,就可轻而易举地做到辞义 术 ”只会 败坏学生学 习语 文 的 胃口 , 的 自然 ,而且反映着 民族 精神生 活的
畅 达 ,文 从 字 顺 。那 些 语 文 素 养 好 让 学 生 失 去对 语 文 的兴 趣 ,甚 至讨 厌 全 部 的 历 史 。”因此 , 阅读 经 典 ,就 是
的 ,似 乎并不 是老师讲 出来的 , 而是 语文 。 “用 我们 民族与全人类最美好 的精神
他 们较 多地读 了一些课外 书籍 。读 强调阅读量 ,还要处理好精读 与 食粮来滋养我们的孩子 ,让 他们 的身
得 多 了 ,记 得 多 了 ,语 文 水 平 就 高 出 略读 的关 系 。 广泛 的 阅读 ,需 要 整 体 心 得 到 健 全 地 发 展 ,为 他 们 的终 身 学
别人一大截 了 。 性把握 ,模糊性理解 。 即 “好读书 ,不 习与精神成长打底 ” 《 新语文读本
新 《课 标 》继 承 了我 国传统语文 求 甚解 ” , 有时 “回 圈吞枣 ”式地较 为 编者的话 》 。不读 中外名著 ,学生的
教学 的精华 ,总结 了建 国几十年全 国 粗放地多读几遍 ,反可把握大观 。北 人 文素养无法提高 ,必然导致文化 的
各地语文教 改的先进经验 ,针对上述 京大学钱理 群教授也 曾说 “经典 性 匾乏 、语文 积 累的浮浅 、语文功 底 的
语 文 教 学 的 种 种 弊 端 ,重 提 培 养 语 的 文学 作 品是 常 读 常新 的 ,要 引导 学 薄弱 。
感 , 注重 积累 。“应该 让 学生 多读 多 生不 断地 去读去 体会 。教学 中应该 经典还 是最优 美 、最规范 、最 耐
写 , 日积 月 累 ,在 大 量 的 语 文 实 践 中 是 有所 懂 有 所 不 懂 ,没 有 必要 把 每 句 读 的语 言 ,它 是语 言 的珍 珠 。学 生在
体 会 、把 握 运 用 语 文 的 规 律 。” “提 倡 话 都 解 释 清 楚 。 我 主 张 学 生读 书 比 阅 读 、诵 读 的 过 程 中 ,会 将 这 些 最 规
少 做 题 , 多 读 书 ,好 读 书 ,读 好 书 ,读 如 读 鲁 迅 的经 典 作 品是 要 回 圈 吞 枣 范 、最 优 美 、最 精 练 、最具 民族 特 色 的
整本 的书 。”新 《课标 》还规定 九年 义 地读 。”古人重视读书中的个人经验 、 语言 内化 为 自己的语言 , 内化为 自我
务 教 育 阶段 背 诵 优 秀 诗 文 篇 个 体 体 验 , 其 实 质 就是 个 性 化 阅读 。 生 命 的一 部 分 ,形 成 一 种 高度 自动 化
段 、课 外 阅读 总 量 应 在 万 字 以 教 育 者 应 避免 一 次 性 的 、终 结式 的诊 的语 言 能 力 在 琅 琅 的 书 声 中 , 他 们
上 。课程标准体现了 国家意志 ,规定 释与讲析 ,而是用发展 的眼光预知未 学会 用心感悟语 言 、拥抱语 言 , 去体
了一 个 公 民在 这 个 学 科 要 达 到 的 底 来 ,让知 识 在 每 个 受教 育 者 心 中都有 会 我 们 民族 语 言 特 有 的 节 奏 和神

中小李教师暗训
气 走 近名 师
总第
年第 期

韵 。现 在在儿 童少 年 的心 田撒播 语 便 一头扎进 对课本 的纠缠 中 。 学生 内阅 读 万 字 ,将 课 堂三 分 之二 的


言的珍珠 ,将来就会收获经过他们 内 什么时间读 ,怎么读 ,教师茫然 ,学生 时间给学生 , 用导学 案引导学生 自主
化后规 范纯正 的语 言 、高雅 的谈 吐 、 更是茫然 ,新课改搞 了 多年 ,至今 学习 , 学生们 的语文成 绩遥遥 领先 ,
敏 锐 的语 感 现 在 在 儿 童少 年 的心 田 没 有 落 实 的措 施 。 而且带动 了学生整 体素质 的提升 。
撒 播 智 慧 的种 子 ,将 来就 会 收获 无 尽 要 打 破 课 本 、课 堂 内 外 的界 限 , 这些弥足珍 贵的探索 ,值得全 国
的才华 现在在儿童少年 的心 田撒播 将课 外 阅读 、课 外 练笔 放 在课 内进 中小学语文教师学 习借鉴 ,它们不但
真善美的种子 ,将来就会收获丰富的 行 ,语文课本教学要提高课 堂教学效 有推 广的价值 , 而且 可操 作性强 ,不
情感 、高尚的情操 、光辉的人格 。 率 ,尽量让学 生 自主地读 书 、感悟 和 像 有 些 特 级 教 师 的模 式 、方 法 ,很 难
三 、打 破 课 本 、课 堂 内外 界 限 , 落 积 累 ,不要 过 多地 占用 时 间分析 串 复制 ,很难 大 面积 推 广 。
实 新 《课 标 》阅读 量 讲 要选 择 、重组 教材 , 每一 单 元 精 选 总 之 , 明 确 了 “教 什 么 ”永 远 比
人 们 因受 “课 本 ”“课 堂 ”等传统 一两篇课文精讲或引导学生精读 ,其 “怎 么 教 ”更 重 要 , 明确 了 改变 语 文 教
观念 的约束 和 限制 ,从 不敢 “越 雷池 余略读或课外 自读 每周至少用两节 学 贫 血 、营 养 不 良 的 方 向 是 积 累 感
一 步 ”, 只好在 “课本 ”的范 围内搞研 课有计 划地组织 学生 阅读 中外名 著 悟 、多读 、多写 ,就要 在遵循语文教学
究 ,在 模 式 和 方 法 上 做 实 验 ,走 过 了 或报 刊 时文 ,并 用 读 书 笔 记 或其 他 方 规律的前提下探 索实践 ,并学习借鉴
三 十 多 年 的 漫 漫 改 革路 ,仍 没 有 突 破 式练 笔 。 前 人 和 同 行 成 功 的 经验 ,吸 收在 全 国
性 进展 。 要 突破 僵 化 的思 维 模 式 , 突 这 样 就 用 有 效 的时 间 和 具 体 措 处 于 领 先 地 位 的语 文 教学 改 革 成
破 “课 堂 ”的禁 锢 , 突 破 “课 本 ”的约 施保证 了新 《课标 》读写量的落实 ,也 果 。 这 样 , 在 各 种 模 式 、流 派 面 前 既
束 ,就 要 改 变 拘 泥 于课 本 和课 堂 而 阅 就 把 积 累 、读 书 、感 悟 和 练 笔 的时 间 不 “乱 花 渐 欲 迷 人 眼 ” ,无 所 适 从 也
读 量 不 足 、写作 量 不 足 的 问题 。而 语 还 给 了 学 生 , 同 时 ,通 过 大 量 阅读 名 不 囿于一 隅 ,抱残守 缺 ,只要我心有
文 教 学 效 率 不 高 的主 要 原 因 ,是 学 生 著 ,形 成 学 生 的人 文 素 养 。 主 , “怎么教 ” ,各种模式 、方法皆可为
的 阅读和写 作总量 太少 。 语文教 学 各 地 语 文 教 改 的先 驱 者 有 不 少 我所用 。 △
改 革 的 根 本 出路 在 于积 累背 诵 , 多读 人 更 注 重 “教 什么 ” “练 什 么 ” ,他 们 披
多 写 。离 开积 累 和这 两 个 “多 ”字 ,任 荆 斩 棘 ,在 应 试 教 育 的重 围 中探 索 出

书娜雌介玉
你有 千条妙计 ,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一条成 功之路 。 如 山东潍 坊市韩兴
确 抓妞
语 文 教 学 的 质 量 问题 。 娥 老 师 的小 学 语 文 “课 内 海 量 阅 读 ” 省中、 学捻珠教嘛
语 文 教 学 的 经 验 和 教训 表 明 ,把 实 验 , 采 取 “读 读 背 背 , 背 背 读 读 ”的 特约研 究员一
, 中华饭雄界娜咧乖黔

大 量 的 时 间 和 精 力 投 人 到 详 细 的讲 方 法 ,让学 生 一 个 课 时 学 习二 至 四篇

解 分 析 , 注 重 规 律 、概 念 的 掌 握 及 其
精 确 程 度 , 必 然 削 减 、忽 视 学 生 的 语
文 实 践 ,挤 占 学 生 读 书 、背 书 和 练 笔
课 文 , 两 个 星 期 学 一 册 课 本 ,剩 下 的
课 堂 时 间带 领 学 生 到 处搜 罗读 书 ,不
停 地 阅读 、做 笔 记 ,读 了相 当 于 现 行

摧瀑黔 畔
洲入

的 时 间 。语 文 学 习 必 须 有 大 量 的 阅 教材 倍 以 上 的 内容 。 再 如 吉 林 毓


读 积 累 ,通 过 阅 读 ,积 累 语 言材 料 、文 文 中学 `高 中 的 “名 著 阅读 与 人 文 素
章 样式 、思 想 感 情 和 生 活体 验 。我 们 养 形 成 ”实 验 , 实 验 班 每 学 期 期 中 考
干万不 能仅从教 学方法 上来 改革教 试 前 学完 教材 ,期 中考 试 后集 中 阅读
学 方 法 ,而 是 更 要 从 宏 观 上 关 注 “教 名 著 ,完 成 读 书报 告 。学 生 在两 年 半
什 么 ” “学 什 么 ” 语 文 教 学 不 仅 是 课 时间 阅读 本 名 著 , 平均 阅读量 约
程传递和接受的过程 ,更是课程创新 万字 。 江苏锡 山高 中的 “阅读 实
与 开 发 的过 程 ,而课 外 名 著 阅读 是 语 验 ” ,学 生 在 高一 、高 二 前 学 期 每人
文 课程 的重 要 组 成 部 分 。 阅 读 总量 约 在 万至 万 字 ,学
但 不少学 校将教 育部 推荐 的 中 生 的 语 文 素 养 大 幅 提 高 。北 京 李 希
外 文 学 名 著 尽 数地 为 学生 购 回后 ,放 贵 提 倡 的 “语 文 主题 学 习 ', ,建 立 课 内
置 于读 书室 。教 师 只说 一 句 “多读 ” , 大 量 阅读 的语 文 学 习 体 系 ,一 学 期课

…中小李毅师咯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