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8/9/2014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 iQuest 格思

小 中 大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2014-08-07

我自認為是以色列國的支持者,支持以色列在其歷史處境中的重建。但令我感到不安的,不只是因
為在加沙地區正發生的事,也是因為報導者和評論者都不願意把以色列重建的歷史帶入當前的討論
中。我從不認為,即便是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相對不穩定的現況,可以使其合法地不信守我所理解
的,先知們屢屢強調的,妥拉(Torah)有關仁義和公義的訓誨。

事實上,只有極少數有聲望的以色列人和猶太人願意承認,以色列自1967年在西岸頑強實施的定居
政策是不合法且不公義的,我為此深受困擾。我接受以色列建構安全護牆的合法性,但強佔土地以
設置護牆,破壞橄欖園,或侵犯阿拉伯土地擁有者的傳統權利,竟然沒有或少有聽聞以利亞式的抗
議,我為此深感不安。

我不能為哈馬斯炮轟以色列辯護,也無法為以色列的加沙政策(有如一個略大於擴大版的監獄)辯
護。我們必須在歷史處境中理解當前的災難,既然以色列在中東的合法性是依據聯合國的決議,因
此一個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或許是,由一個有適當代表性的聯合國專家組,審議自1948年和1967年
以來,以色列領土擴展的是是非非(包括對當地原居住者的影響),並建議以、巴如何和平共處,
使雙方將來都達致共贏。

http://iquest.hk/?p=11091 1/6
8/9/2014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 iQuest 格思

I count myself as a supporter of the state of Israel, of its resettlement in its historic setting. But I
have been distressed not only at the news of what is happening in Gaza, but also at the
unwillingness of reporters and commentators to bring into the discussion the history of Israel’s re-
establishment. I never thought that even the relative precariousness of Israel’s position in the
Middle East justified the degree to which the Israeli state has been manifestly unfaithful to what I
regard as its own Torah teaching on righteousness and justice, as reinforced by the prophets.

The fact that so few voices of eminent Israelites and Jews have been willing to admit the illegality
and injustice of Israel’s West Bank settlement policy, pursued so relentlessly since 1967, I have
found deeply disturbing. I acknowledge the legitimacy of Israel’s concerns in building the security
barrier, but am distressed that no Elijah-like protest is to be heard or given publicity against the
land-grab of the positioning of the barrier or at the abuse of traditional rights of Arab landowners
and olive groves.

Nor can I defend the Hamas policy of firing rockets into Israel, but neither can I defend Israel’s
policy of treating Gaza as little more than an extended prison camp. We must surely set the
current catastrophe within its historical context. Since Israel owes the legitimacy of its status in the
Middle East to a UN resolution, would it not be an obvious step forward for a properly
representative UN panel to review the rights and wrongs of Israel’s expansion since 1948 and 1967,
including the impact on the previous inhabitants of the region, and to recommend how Israel and
Palestine might co-exist both peacefully and to the mutual benefit of each other in the future.

Professor James D G Dunn

圖片說明:

http://iquest.hk/?p=11091 2/6
8/9/2014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 iQuest 格思

8月5日,流離失所的巴勒斯坦人離開位於加沙北部Beit Lahia鎮的一所聯合國學校,返回自己的家鄉。

出處:

http://tim eli.info/item /2 1 7 2 1 7 7 /The_Guardian_World_News/Gaza_catastrophe_m ust_be_set_in_historical_

context____guardianletters___World_news___The_Guardian

TAG: iQuest James D G Dunn 不公義 以色列 加沙 聯合國 鄧恩 « 上篇 下篇 »

Facebook 新浪微博 Twitter 微信 LinkedIn Google+ 電子郵件 更多

Joyce 20140807
請各位愛主的弟兄姐妹,在閱讀不同的文章和消息前,請先禱告,求天父給你們有
回复 智慧地分析對與錯!
(並謹記我們一切的天父的真理都是要按着聖經的 )

10 Myths and Facts about the Gaza War


關鍵事實,你需要知道保衛以色列。(用google翻譯中文)
有人說,真理是戰爭的第一個受害者。這裡有一些謊言已經傳開,以色列在最近幾
週 – 而這些污衊背後的真相。只有澄清事實,我們可以期待一個現實的解決了緊張
局勢。
(1)以色列開始這場戰爭中,使用三種以色列青少年為藉口殺人。
在2014年上半年-戰鬥爆發前-哈馬斯推出近200火箭彈在以色列平民。當以色列的
三個十幾歲被殘忍地綁架,以色列去尋找他們在約旦河西岸; 他們後來 被發現遇
害。從哈馬斯責任轉移注意力,恐怖集團在以色列的長度和寬度推出了數百種火箭
彈,送80%的以色列人口的賽車進入防空洞。
以色列回應剷除加沙的火箭站點 – 在這個過程中偶然發現,據報導,哈馬斯計劃用
來階段大規模綁架和猶太人的屠殺,單日的恐怖隧道組成的龐大網絡。
(2)戰鬥以色列是哈馬斯能夠建立其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
如果哈馬斯是認真建設一個更美好的生活的人,就不會猛烈地抓住了加沙地帶的控
制權在2006年和抑制所有未來的選舉。相反,哈馬斯囚禁和殺害政治對手而不受懲
罰。吸煙哈馬斯“道德警察”懲罰女性,穿著“非伊斯蘭”的衣服,如牛仔褲和T恤衫。
女性的名譽殺人輕輕處罰,以區區6個月監禁。
這需要數百萬美元,噸水泥和一年的勞動從加沙建立一個隧道進入以色列。在過去
的兩週內,以色列已經發現了30個這樣的隧道 – 代表數百萬美元的哈馬斯可以用在
加沙的人口,而是用在以色列的戰鬥。
如果哈馬斯真的想獲得更好的生活加沙人,就不會支持恐怖和專制的唾棄貿易和發

http://iquest.hk/?p=11091 3/6
8/9/2014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 iQuest 格思

展。2005年,當以色列拆除在加沙,哈馬斯以色列所有的居民和士兵和其他掠奪者
銷毀3000大棚由美國猶太人捐贈,以幫助建立他們的羽翼未豐的國家-離開哈馬斯
腐敗和恐怖的遺憾象徵。
(3)哈馬斯正試圖減少巴勒斯坦人傷亡。
相反,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員傷亡,哈馬斯似乎在討好他們。他們已經推出了成千上
萬的導彈,從位置附近,或在學校,清真寺,醫院,住宅樓在以色列達到了驚人的
11000自2005年以來遠建防空洞,以保護自己的人民,以色列已經完成,哈馬斯故
意使用全體平民作為人肉盾牌。
哈馬斯將加沙最大的醫療設施,希法醫院,為軍事指揮中心 – 明知以色列更高的道
德使以色列消防安全的避風港。
(4)巴勒斯坦平民死亡的發生率是高得驚人。
哈馬斯聲稱,那些在目前的衝突中喪生加沙地帶75%是平民,以色列源中發現的絕
大多數-三分之二- 18和60歲之間的男性,儘管人口只佔20%,加沙地帶的人口。
在7月24日一個簡短的人道主義停火,哈馬斯執行25人未經審判,指控他們是間
諜,為以色列他們。這些25後來加入的人被以色列殺害的訊號,並被譽為“烈士”。
在巴勒斯坦人權開齋節的Bassem監測組的話,巴勒斯坦死傷都少不了“哈馬斯的利
益。”
(5)以色列的行動違反國際法。
人權觀察指責“違反戰爭法”和以色列在聯合國開設了一個調查涉嫌戰爭罪行的以色
列 – 雖然不是哈馬斯,刻意針對以色列平民作為一個持續的政策。
在攻擊平民提出合法的軍事目標,國際法地方上誰已經嵌入自己的戰機的任何平民
死亡承擔全部責任。(敵對行為在國際武裝衝突法,劍橋大學出版社,2004年)
夾在從內民用領域應對火箭彈的困境,以色列軍隊已經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動,限
制人員傷亡,致電附近或目標人的手機,警告即將發生爆炸他們,下降阿拉伯語傳
單警告平民,以及在“敲門”,即以色列觸發一個小圓,警告人們在罷工之前離開的
地方。
大驚失色,這可能減少平民傷亡,但是,哈馬斯的加沙人被迫充當人體盾牌。為嵌
入在私人住宅的許多火箭發射紐約時報急劇描述一個這樣的警告,誰很快封家屬的
收件人-包括兒童-進入目標建築,形成了人體盾牌。
(6)以色列的行動是“不相稱的。”
巴西召回大使,以抗議以色列“不成比例”的回應哈馬斯的火箭彈和恐怖隧道。但比
例是不是在死亡人數中任何一方來衡量:以色列,它已經投資了防空洞的公民,在
反火箭彈,以保護自己的城市,並且不將其火箭發射器在民用領域,保護了人民;
在以色列南部連操場都被’導彈校對“數百萬美元鋼筋的。以色列應該被指責為切實
保護其公民?
在二戰中,67000的英國平民和12000美國平民喪生,相比誰輸了一百多萬平民的
納粹。這些死亡的明確責任落在納粹誰發動戰爭。最近,在費盧杰的伊拉克2004年
城市戰,美國殺死了800名平民和摧毀了9000家。難道我們聽到的“不相稱”的呼
聲?
http://iquest.hk/?p=11091 4/6
8/9/2014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 iQuest 格思

正如軍事分析家理查德上校坎普的結論是:“我不認為一直處於戰爭史上的時候,任
軍作出了更多的努力,以減少平民傷亡和無辜的人死亡,比以色列國防軍正在做今
天在加沙“
(7)哈馬斯是一個人道組織。
哈馬斯自稱為“人道主義組織”,但它是什麼,但。由於加沙人民忍受高失業率和經
濟增長有限,哈馬斯領導層撇去了利潤,商業交易收取毀滅性的稅收和搶斷國際援
助顧左右而言他。伊斯梅爾Haniyah,哈馬斯的領導人,據稱擁有眾多的家庭在整
個加沙地帶,並在2010年支付400萬美元的海濱的家在黎巴嫩。他的副手,哈立德·
馬沙爾,控制美元的2.6十億基金,卡塔爾和埃及等國政府捐贈給哈馬斯。
如果哈馬斯是真正的戰鬥對普通巴勒斯坦人的權利,同時也將舉行選舉,保障人
權,並停止追求的政治對手。但它選擇傳播恐怖。
(8)哈馬斯只想安居樂業。
加沙的領導人鼓勵暴力,讓伊斯蘭聖戰組織運行的“恐怖夏令營”為孩子年僅6,在那
裡孩子們學習的仇恨和實踐綁架的以色列士兵。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呼籲哈馬斯對
以色列平民的“違反濫射國際法。“
在哈馬斯憲章以色列的毀滅和世界各地猶太人的死亡稱:“猶太复國主義的計劃是無
限的”,並有誰能懷疑,“我們對猶太人的鬥爭是非常大的……直到敵人被打敗。”如
果有機會的話,哈馬斯將造成對以色列和猶太人的大規模傷亡?鑑於這種現實的威
脅,以色列別無選擇,只能嘗試哈馬斯的非軍事化並破壞其隧道。
諷刺的是,在2013年哈馬斯領導人伊斯梅爾·哈尼亞放言,哈馬斯已經獲得了新的火
箭彈是可以打到特拉維夫-在非常時期,自己的孫女正在接受治療的施奈德兒童醫院
附近的特拉維夫!
(9)所有加沙傷亡,以色列的錯。
許多哈馬斯發射到以色列的火箭都沒有達到,在加沙地帶,而不是擊中目標; 通常
情況下,以色列指責這些安打,他們得到的平民傷亡。其中備受矚目的案例是聯合
國辦學轟炸7月24日與16傷亡。以色列斷然否認轟炸學校的時候有人在場,並已生
產高空作業的畫面證明了它的情況。
四天後,加沙公園被轟炸,殺害了九名兒童和成人。以色列軍方解釋說,這起事件
是通過加沙恐怖分子的火箭不及,撞上希法醫院和海灘(莎提)陣營。
此外,至少有160名兒童被炸死在構建哈馬斯廣泛的恐怖隧道網絡。
(10),以色列必須停止佔領加沙,拒絕人道主義援助,以及犯滅絕種族罪。
以色列不佔領加沙,已經單方面解除 – 收回每一個士兵和平民 – 在2005年儘管數
以千計的恐怖分子火箭彈和導彈襲擊從加沙地帶發出了多年,以色列繼續 – 即使在
本次危機 – 以卡車噸醫療物資,食品,人道主義物資和燃料。
儘管在戰爭中,以色列一直在凱雷姆沙洛姆路口開來源源不斷的人道主義援助進入
加沙,並允許在埃雷茲過境點加沙北部的人道主義援助。以色列軍方亦提供全面的
醫院在埃雷茲檢查站,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治療。這兩個過境點受到攻擊的,每天從
哈馬斯的力量源源不斷。
雖然許多加沙人確實從供應短缺的問題,跡象表明,哈馬斯故意加重了危機對以色
http://iquest.hk/?p=11091 5/6
8/9/2014 鄧恩(James Dunn)教授論加沙 | iQuest 格思

列的宣傳利器 – 同時創造一個繁榮的黑市那漫天哈馬斯歹徒的口袋。
獲取Aish.com的免費電郵更新和得到啟發。
很快就會有電話出貨量的噸水泥進入加沙為“重建”。過去具體的出貨已經構建恐怖
隧道。將在國際援助機構再次上當?
如果以色列犯下種族滅絕罪,這是做一個可怕的工作。為什麼不採取行動,以色列
更糟糕?哪裡有奴隸勞動營和夜間屠殺?這是很難有1000名巴勒斯坦人,大多是戰
鬥,在戰鬥中喪生調和“種族滅絕以色列人”的想法。三分之二的歐洲猶太人的滅絕
被納粹?這就是種族滅絕。80萬圖西族人(7滿分10分)在盧旺達殺?這就是種族
滅絕。
以色列在加沙面臨著艱難的選擇,並已採取行動,在每一個步驟,以盡量減少人員
傷亡,保護她的公民,並幫助建立了所有的人更好的生活 – 猶太人和阿拉伯人 – 在
該地區。
http://www.aish.com/jw/me/10-Myths-and-Facts-about-the-Gaza-
War.html#.U-NKcNW4Jxs.facebook

http://iquest.hk/?p=11091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