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第 29 卷第 4 期 凯里学院学报 Vol. 29 No. 4

2011 年 8 月 Journal of Kaili University Aug. 2011

沈从文小说的情欲叙事

阙小亚
(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科系,贵州 铜仁 554300)

摘 要:沈从文是一个关注民族生命力的作家,他在小说中描述了两种情欲形态,形成了自己独
特的情欲叙述方式。情欲是人性的一种,沈从文的情欲叙事不仅反映了当时社会存在的两种情
欲形态,更重要的是体现出作者的人文精神,强烈的生命意识以及建构人性的“希腊小庙”的文
学理想。
关键词:沈从文; 情欲; 叙事
论文编码:Doi: 10. 3969 / j. issn. 1673 - 9329. 2011. 04. 40

新时期以来,沈从文的文学作品受到学界的广泛重 一个人性的“希腊小庙”,极尽称颂美好的人性,美好的
视及研究,形成了一股“沈从文热”。九十年代之后,这 人事。从作者所创作的湘西世界系列小说来看,这种美
股热有所降温,但沈从文的大家地位已经确定。在此之 丽无处不在,《边城》、《阿黑小史》等皆是此类作品。
前,沈从文由于被一些人称为“桃红色作家”等,指责沈 这个系列小说中有相当一部分作品写的是纯情的少
从文在其作品有着情欲的描写,作品下流,因而受到不公 男少女的爱恋。如《边城》、《阿 黑 小 史》、《龙 朱》、《三
正待遇。时下,学界已经认识到了作家情欲描写的价值, 三》等。《阿黑小史》这篇小说里,作家极尽了他描写、叙
这些认识主要侧重于其情欲美及探讨其来源。相关的论 述情欲的技巧与语言。整部作品在恬静秀美的山村环境
文有萧笛《我要写我自己的心和梦的历史———论沈从文 中铺展延伸,阿黑与五明的情欲关系也在生机勃勃的自
小说的弗洛伊德色调》、黄献文《沈从文小说的情欲美》 然中产生,人的一切活动皆合于自然,不悖于山水与人
等。本文从两种情欲的表现形态、叙事学的角度两个方 事。除了《阿黑小史》、《边城》等,另外的一些传说作品
面来分析沈从文在小说中描述的情欲内容。 也充满了这种少年维特式恋情的纯美,如《龙朱》、《媚金
一、沈从文小说中情欲叙事的具体呈现 ·豹子·与那羊》等。
“食,色,性也。”情欲是人的本性,是人性的一种表 还有一部分作品写率性而为的本能欲望。率性而为
现。合理的情欲体现人性,被压抑不健康的情欲则是人 的单纯情欲指人的本能受到感召与启示。可以从两方面
性的扭曲。沈从文的笔墨描述了两种不同的情欲形态, 理解: 一是顺乎自然的,受自然呼唤而发生的情欲关系。
并且相对应的呈现在他营造的两个世界中。透过这两种 如《雨后》、《夫妇》、《采厥》等。男女之间发生的情欲关
情欲形态,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作家的爱憎。正如《从文小 系都在自然中发生,受到自然和天气的感召。一是人的
说习作选·代序》所说: “请你试从我的作品里找出两个 性意识的自然复活及顺应这种变化而发生的情欲关系。
短篇对照看看,从《柏子》同《八骏图》看看,就可明白对 作品的主人公由于某一时被储存的性意识、人的权利意
于道德的态度、城市与乡村的好恶、知识分子与抹布阶级 识的突然复活而产生情欲的渴望与冲动,如《旅店》中的
的爱憎,一个乡下人之所以为乡下人,如何鲜明具体地反 苗族寡妇黑猫。
[1]
映在作品里” 。 第二,是都市世界情欲的丑陋。他的那些“描写都市
第一,是湘西世界的情欲美。沈从文自身认为是“乡 人生的小说,实际上对于沈从文并没有完全独立的意义,
下人”。“乡下人”视角也正是他的整个文学世界的叙事 它总是作为他整个乡村叙述体的一个陪衬物或一个补充
[2]
视角,这种自我定位也促使他更亲近湘西,并因时间、地 而存在的” 。的确,沈从文对于他笔下的湘西充满了
理的长远,在长久的离开之后,在都市面前窘迫的生活状 激赏,并荡漾着一种理想主义者的沉醉。与此对立的都
况,他的“发育的想象”浮起对美好人性的一种向往。对 市世界系列小说则充满了情欲肮脏,人性堕落,道德卑
故乡的怀念,文学理想的追求,使得他在创作中企求建造 下,生命力萎缩。这些都通过丑陋情欲的被揭示而表现

收稿日期: 2011 - 04 - 12
作者简介: 阙小亚( 1969 - ) ,女,贵州铜仁人,铜仁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科系教师,研究方向为应用写作。
· 134·
[4]
出来的。它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教” 。沈从文在棘手的男女情欲叙事上体现了自己的
一是违反人伦道德的情欲。沈从文一部分反映都市 这种审美追求。省略是指与故事时间相比较,叙事时间
生活的小说是以违反人伦道德的情欲作为立足点的,它 为零。它在文本中只能依据上下文逻辑上的关系来推
是一面 镜 子,折 射 出 人 物 肮 脏 的 灵 魂。如《绅 士 的 太 断。在沈从文涉及到情欲的作品中,无论是湘西系列小
太》、《某夫妇》、《或人的家庭》等。《绅士的太太》是表 说还是都市小说,读者都看不到纯粹的性爱描写。作家
现违反人伦道德情欲的典范之作。这里的几个人物乱了 避开细节描写,将过程省略,不出现赤裸裸的“床上戏”。
伦理,且只有兽行,没有爱情,是不道德的。一是被压抑、 这就是沈从文在叙事时间上所做的处理,即省略。《雨
变态的欲望。这一类表现被压抑的欲望的扭曲的形态, 后》就暗含了这样的省略,“一个年青女人,得到男子的
人物在诱惑面前表现出灵魂的丑陋,代表是《八骏图》。 好处,不是言语或文字可以解说的,所以她不作声。仰望
《八骏图》集中代表了沈从文都市世界小说的最高成就, 天。望的是四狗的大鼻子同一口白牙齿,然而这是放肆
也集中批判了被压抑而扭曲的欲望。这些欲望不自然、 之后的事了”[5]95 。
不合理、不合乎人性。 最后,隐喻与暗示的叙事手法。隐喻,就其本质而
二、沈从文小说中独特的情欲叙述方式 言,
是诗性的,因此,一部叙事作品可以通过隐喻来丰富、
沈从文的情欲叙述不在于情欲本身,他的审美追求 扩大、深化文本的诗意内涵。在沈从文的作品中,隐喻的
在于以情欲表现人性及人的生命力,男女性爱仅是表述 使用并不占用绝对,但在情欲叙事上却常用,而且起着重
自己认识的载体。在这一点上,与西方的劳伦斯,美国的 要的作用。它使得情欲叙事的技巧免于单调,补充了省
阿瑟米勒遥相呼应。但沈从文笔下的诸多性爱、情欲的 略手法的不足,丰富、完善了情欲叙事,使其在文章中呈
作品,并没有撕开来写,而是含蓄蕴藉的。他的情欲叙事 现多姿多彩的情欲世界,而又没有失去应有的含蓄蕴藉。
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隐喻经常借助自然景物的描写,例如《绅士的太太》写三
首先,乡下人的叙述者身份、公开的叙述声音。沈从 姨太同少爷的“奸情”时,写到了那边偏院辛夷树开得花
文自称为“乡下人”,一再地说: “我实在是个乡下人。说 朵动人,写到了在月光里把影子通通映在地上,非常有情
乡下人我毫无骄傲,也不在自贬,乡下人照例有根深蒂固 趣。读者读到这样的句子时,必然想见到他们的欢乐。
永远是乡巴佬的性情,爱憎和哀乐自有它独特的式样,与 《采厥》中写道:
[3]
城市人截然不同! ” 这种乡下人的自我称谓,渗入到他 这时阿黑真须乎用眼睛看,也能估计得出碗中的菜
的认知世界的视角中。因此,他以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 的分量了,阿黑闭了眼,嘤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乡下人,注视着中国社会的流变与恒定。作家从湘西走 她躺在草地上像生了一场大病[6] 。
来,必然印有乡村人的思想,并形成自己的处世原则与爱 写法是省略的手法,却杂以隐喻在其中,形象可感而
憎态度。这影响着作家的叙事方式。在都市生活面前, 美丽。沈从文小说有大量诸如此类的隐喻,且是纵聚式
沈从文是一个旁观者,“旁观者清”,故他能够看透都市 隐喻,即隐喻的两方只有一方出现在文本中,它代替了另
人生活,尤其是其情欲生活所存在的弊病。作家在其作 一方[7] 。如《十四夜间》里的“她凡事做了主,把子高置
[5]148
品中,以乡下人的叙述身份呈现,透过叙述者在文中组织 到一个温柔梦里去,让月儿西沉了” 。
的语言,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作家的态度。这体 暗示同样使文本获得一种美的升华。《丈夫》中写
现在文本的叙述声音中。而且,我们能够在文本中听到 丈夫第一次来看城里作妓女的妻子,妻子“有意在把衣服
清晰的叙述声音。沈从文用两幅笔墨写他的两个世界, 解换时,露出极风情的红绫胸褡”。于是年轻的丈夫忽然
所以,在沈从文的作品中就有两种不同的叙述声音。一 觉得多日来潜睡在身上的某种力量苏醒了,“有股说不出
是对那些从生命深处爆发出来的情欲,叙事声音是赞赏 的什么东西在血管里窜着”。此处性心理就写得巧而有
的。《柏子》里,当写到柏子在夜晚带着自己一个月的收 度,
轻轻一点,既完成表义的需要,又耐人寻味,毫无多余
入去寻找自己相好的妓女时,叙述者赞叹的声音无法压 露骨的渲染,可谓恰到好处。正是这种力量的复苏导致
抑了: 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若说这生活还有使他们在 他们重新回到家乡。
另一时回味反省的机会,仍然是快乐的罢。这些人的心, 三、情欲叙事的目的及意义
可说永远是健康的,在平常生活中,缺少眼泪却并不缺少 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世界情欲美”与“都市世界情欲
欢乐的承受。一是对都市世界违反人伦,被压抑的情欲, 的丑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情欲世界,这不仅很鲜明地表
叙述声音充满了讽刺与嘲笑。《有学问的人》写天福与 现了作者的爱憎,更在这爱憎的背后,体现了作家的人文
妻子的朋友想有所“行动”,却缩手缩脚。作家极力写了 精神,强烈的生命意识以及建构人性的希腊小庙的文学
天福的心理与行动的矛盾,凸显了天福畏畏缩缩的形象, 理想。从作者的这种理想、思想所延伸出来的便是作者
在文章的末尾,妻子回来后,天福又作出了绅士的样子, 的文学企图了。
叙事者的声音在纸页上隆起: 虚伪,无能,怯弱。 其一,表现了对人性美的追求。人性是沈从文创作
其次,叙事时间的省略手法。“‘似真’和‘逼真’都 的起点,也是终点,他一向主张“一部伟大的作品,总能表
不是艺术品最高的成就……作品尤其重要处,便是那些 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人的性欲望、性追求是人性本真
空白处不著笔墨处,因比例上具有无言之美,产生无言之 的体现。因此,在他的笔下,情欲的描写显得自然,有合
· 135·
理的存在,并构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四、结语
其二,对蛮强生命力的叹赏。沈从文叹赏蛮强生命 沈从文小说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朵奇葩,而他
力,他在作品中对沅水流域的湘西人的极强的生命力表 作品里的情欲叙事更是一道精彩的风景。在那个冲破封
达着由衷的喜爱。《柏子》中妓女口中“你真是一个牛” 建的大破坏时代,沈从文是胆大也是革新的一类人,以文
的柏子,《龙朱》里“强壮如狮子”、“为女人用的身体”的 学的形式来扫荡封建时代理学禁欲主义的罪恶,飞扬着
龙朱等。作家无不展示着欣赏的态度。对都市人生命力 个性解放。作家的作品,主要是湘西系列小说,更多的是
的萎缩则无不讥讽,轻蔑。《或人的太太》的“怯汉子”的 健康的、合理的情欲,表现出来的是作家对人性的关怀与
丈夫,他是懦弱的,而作家没有同情,只有讽刺。正是由 颂扬。同时,作为反映都市世界的人性缺失、生命力萎缩
于这种对于蛮强生命力的激赏,所以,沈从文才会叹息 的都市情欲叙事是作为湘西世界的对照而产生意义,也
道,“浦市地方屠夫也这么瘦小,是谁的责任?” 是未来理想国人的反面,这反衬出作家的人文精神、道德
其三,对民族未来的希冀。沈从文是“京派”核心作 意识和一种更为广泛的爱国情操。
家之一,他的作品自然体现京派文学的特色,即“继承了
参考文献:
‘文学研究会’为人生的倾向,忠实于现实”,“将文学的
‘希腊小庙’建于政治与商业功利之外,却不缺少一分诚 [1]沈从文. 从文小说习作选[M]. 上海: 上海良友图书印
朴、正直和对历史文化的是非观念,从而深入地介入到中 刷公司,
1936.
[8]
国的人生中去” 。 [2]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 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 修订本
沈从文及他的“京派”同道们尽管游离于现实之外, [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8: 217.
但也并非不关注中国的未来命运。这种关注,是从人种 [3]沈从文. 沈从文文集: 第 11 卷[M]. 广州: 花城出版社,
的角度去思虑的,而情欲是人种的根本。沈从文正是从 1982: 43.
情欲看到了都市人的萎缩的生命力,并毫不留情面的给 [4]沈从文. 沈从文文集: 第 12 卷[M]. 广州: 花城出版社,
予揭示,批判。作为对照面的充满人性美、情欲美、自然 1982: 126.
和谐的《边城》,是中国未来可能方向的坐标。所以《边 [5]沈从文. 沈从文文集: 第 2 卷[M]. 广州: 花城出版社,
城》出版时,作家在题记中郑重宣布,他的书是给“极关 1982.

心全个民族在空间与时间下所有的好处与坏处”的人看 [6]沈从文. 沈从文文集: 第 8 卷[M]. 广州: 花城出版社,


1982: 193.
的,理想读者是“具有理性,而这点理性便基于对中国现
[7]罗 钢. 叙事学导论[M]. 昆明: 云南出版社,
2000: 19.
社会变动有所关心,认识这个民族的过去伟大处与目前
[8]凌 宇,颜 雄,罗成琰. 中国现代文学史[M]. 长沙:
堕落处,和在那里很寂寞的从事与民族复兴大业的人,这
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9: 319.
作品或者只能给他们一点怀古的幽情,或者只能给他们
[9]沈从文. 沈从文文集: 第 6 卷[M]. 广州: 花城出版社,
一次苦笑,或者又将给他们一个噩梦,但同时说不定,也
[9] 1982: 70.
许尚能给他们一种勇气同信心” 。所以,从这点来看,
[10]苏雪林. 苏雪林文集: 第 3 卷[M]. 合肥: 安徽文艺出版
诚如苏雪林所言: “他的文学理想是借文字的力量,把野
社,
1996: 351.
蛮人的血液注射到老迈龙钟、颓废腐败的中华民族身体
中去,使他先兴奋起来,年轻起来,好在世纪舞台上与别
[10]
[责任编辑:杨明良]
国民族争生存权利” 。《边城》里的傩送、天保、翠翠的
形象就是与别国民族争生存权利的先遣卒。

The Narrative of Lust in Shen Cong-wen’s Novel


QUE Xiao-ya
(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 Department of Tongren Polytechnic,Tongren,Guizhou,
554300,China)

Abstract: hen Cong-wen is a writer who concerns about the vitality of the Chinese,and has his own u-
nique narrative way to describe lust which is embodied in his novels. Lust is one of human natures,
and Shen’s narrative about lust is not only a reflection of the society of his time,and more important-
ly,is a reflection of the author's humanity,strong consciousness of life and his ideal to build humane,
the-Greek-temple literature.
Key words: Shen Cong-wen; lust; narrative

·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