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从马尔堡会谈看马丁·路德的圣餐观

摘要:在宗教改革时期,基督的体和血真实地临在于主餐中是一个极具争议的
话题。改教家马丁·路德虽然反对罗马教会所主张的变质说,但仍坚持基督真实
临在说,就此观点,与他公开论战有卡尔斯塔特、厄科兰帕迪乌斯、慈运理,
甚至包括布塞也都支持慈运理的观点。从 1524 年起,路德就借着多次的布道以
及写作来阐述自己的主张,其理论基础有两个大的方面:《圣经》中基督和使徒
保罗的教导——圣餐设定之言,以及他的基督论——基督的神人二性在他圣子
的位格上完美的结合。多年的论争,令路德的圣餐教义更趋成熟,以致到马尔
堡会谈时,路德显得毫无妥协。
关键词:马丁·路德、圣餐论、设定之言、真实临在、马尔堡会谈
1529 年 10 月 1 日至 4 日,德国与瑞士的几位宗教改革领袖——维滕堡的
路德和梅兰希顿、斯特拉斯堡的布塞、巴塞尔的厄科兰帕迪乌斯和苏黎世的慈
运理——受黑森的菲利普伯爵之邀齐聚马尔堡,举行了一场“宗教对话”,以解
决路德与慈运理的神学争端。菲利普伯爵此举的目的意在组织一个大的政治联
盟,即联合信奉信义宗的诸侯以及德国南部和瑞士强大的城邦,组成新教政治
联盟。菲利普认为,这个计划若是能够实现,一个从波罗的海到亚得里亚海的
“缓冲地带”将会保护新教领土,抵挡日益迫近的来自反宗教改革方面的危
险。1因为他看到查理五世在成功抵御土耳其人后,与他的对手法国的法兰西斯
一世达成协议欲对新教采取行动。面对这样的危险,分裂的新教在政治上是极
其不利的,由是之故,神学上的一致、宗派间的和谐,为新教的君主们至关重
要。菲利普伯爵知道,只有路德与慈运理之间的一个高层会谈才能打破僵局,
为政治联盟建立神学上的基础。2菲利普伯爵希望马尔堡会谈成为新教统一的象
征,然而,路德与慈运理就圣餐论上的激烈争吵——路德坚信基督真实地临在
于饼和酒之中,因为在福音中基督说了“这是我的身体”,所以圣餐中的饼和酒
就是基督的体和血赐给信徒们吃与喝;而慈运理强调“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
体是无益的”,相信圣餐礼只是纪念基督的受难牺牲,饼和酒只是单纯的记号,
基督只是象征性或灵性地存在于圣餐中——双方都恪守自己的观点,因而无法
达成共识,最后既没有建立信仰联盟,也没有建立军事联盟。3激烈争论的背后
是路德与慈运理各自秉持的基督论与诠释圣经的方法,本文试就从路德对于圣

1
(美)蒂莫西·乔治著: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王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年,第 129 页。
2
同上。
3
同上,第 130 页。
餐设定之言的理解与道成肉身的理解这两个方面来简单梳理路德的圣餐观。
一、 设定之言
在圣餐论上,为路德而言,最重要的是主在最后晚餐中的的确确说了:“你
们拿去吃,这是我的身体。”(太 26:26)“这是我的身体”(Hoc est corpus
meum)这句圣餐设定之言是路德在争论中不断引证的明确经文,也是路德在马
尔堡会谈中与慈运理交锋时运用的最有力武器,他曾称这句话是落在他对手头
上的“雷电般的经文”4。“这是我的身体”对路德来说,明显地意味着基督以
一种外在的行为,真真实实地将自己的身体赐予在圣餐中分享饼酒的信徒。在
第二天会谈开始之前,路德就已用粉笔写下它(Hoc est corpus meum),再用
一块缎子盖住。辩论开始,当慈运理提出:“相信、传讲和维护这样一个重要的
教义,又不能或不愿意引用一句经文来证明它,这是多么令人羞耻的事。”路德
此时掀开缎子,念出:“这是我的身体!”“这就是经上的话……既然我主耶稣基
督的话就在这里,“这是我的身体”,我实在无法视而不见,我必须承认和相信
基督的身体就在这里。”5路德也承认在这个教义上自己也曾受到诱惑,但“在
我经受这一圣礼的有关考验中,这段经文也一直是对我的心进行赐予生命的治
疗。即使我们只有这段经文而无其它,也足以增强良知,并足以征服所有的对
手。”6除了以上主亲自所说的话以外,路德还坚持引证保罗在《哥林多前书》
10 章 16 节所说的话“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
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吗?”路德认为这句更是对他立场的真正肯定。
路德完全拒绝他的对手对这段经文做比喻性解释的作法,他引证《哥林多前
书》11 章 27 节的话来反驳说:“如果主的体不临在吃中或饼中,人怎么会因吃
而犯下反对主的体和罪呢?”7
至于这事怎样或如何成就,路德不问怎样也不问为什么,只愿服从主的
话。在其 1528 年发表的《关于基督晚餐的告解》中路德说:“首先当我们与上
帝的言行发生关系时,理性及一切人类的智慧都必须甘受降服……它们必须允
许本身成为盲从的,被引领、受指点、受教诲和教导的……这里我们只需闭上
眼在黑暗中行走,并且只需坚守上帝之言并追随它。因为鉴于我们面对的是这
句上帝之言‘这是我的身体’,它是不同寻常的、明确的、普通的、肯定的话,

4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 《马丁·路德的神学》
,段琦、孙善玲译,译林出版社,1998 年,第 389
页。
5
(美)蒂莫西·乔治著: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王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年,第 130 页。
6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 《马丁·路德的神学》
,段琦、孙善玲译,译林出版社,1998 年,第 389
页。
7
同上,第 390 页。
不管是在《圣经》中,还是在任何语言中都肯定不是比喻,因此我们必须很有
信心地信奉此言,并让我们的理性成为瞎眼的,并被降服。”8“正如无人否认
玛利亚因上帝一言而受孕的事实,也无人晓得这事如何成就,在这圣礼中也是
如此。因为当基督说:‘这就是我的身体’时,他的身体就透过他的话语和圣灵
的能力而临在(饼酒之中)。若是没有(基督)的话语,它不过是饼而已,但当
基督的话语加于它们,那么就实现了话语所言说的。”9对于上帝的应许、对于
基督的教诲绝对的信赖和顺服,是路德圣餐教义立场的坚实基础。
二、 道成肉身的延续
早在马尔堡会谈之前,慈运理的朋友约翰·厄科兰帕迪乌斯就曾讽刺路德
的追随者为喝上帝之血的人及烘烤的上帝之崇拜者。路德的反击则是不承认他
们为基督徒,而是化身的魔鬼,是一群嘴上说“基督为我们而死”心里却无动
于衷之辈。10对于他们,路德曾明确宣布:“与其让我与狂热派一起喝那纯粹的
酒,倒不如宁可与教皇一起喝那纯真的血。”11这句话充分表达了路德的圣餐思
想:在主的晚餐中,被祝圣的饼和酒结合了基督的体和血供给信众吃喝,基督
神妙地临在于饼和酒“之中、之上和之下”12。在早期与罗马教会的争论中,路
德圣餐教义明显体现出强调领受者的信心;然而,在与慈运理等人的争论中,
明显地,路德的注意力全在圣餐信仰的客体——基督圣体临在饼和酒中。所强
调的则是吃与喝,吃喝的是基督的体血神秘地临在于其中的饼和酒。
在马尔堡会谈中,针对路德所坚持的“这是我的身体”,慈运理所强调的是
“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为他而言,说基督的体血就在饼酒之中
是不合理性的。基督的神性而非人性才是拯救的关键,基督的身体是为人而
死,不是为人所吃,所以吃喝基督,就是相信他为人牺牲而死。13因此在圣餐
中,纪念的、想起的、在信徒心重现的是基督十字上的死亡,而非假想大嚼基
督的身体。然而,为路德而言,慈运理的表述破坏了道成肉身的信仰,他坚信
基督真实地临在于圣餐的饼酒之中恰恰是道成肉身的另一种表达,是基督以超
自然的方式紧密地接近世界上所有的人。路德的反驳是:“对此而言,我也要说

8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 《马丁·路德的神学》 ,段琦、孙善玲译,译林出版社,1998 年,第 394
页。
9
Owen F. Cummings: Eucharistic Doctors: A Theological History, Paulist Press, New York,
2005, P. 162.
10
B. A. Gerrish: Discerning the Body: Sign and Reality in Luther’s Controversy with the
Swiss, The Journal of Religion, Vol. 68, No.3 (Jul., 1988), P.378.
11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 《马丁·路德的神学》 ,段琦、孙善玲译,译林出版社,1998 年,第 383
页。
12
(美)蒂莫西·乔治著: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王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年,第 131 页。
13
林荣洪著: 《基督教神学发展史(三)改教运动前后》 ,译林出版社,2013 年,第 181 页。
上帝自天而降进入(童贞女)的子宫中,原本滋养、护理并涵盖整个世界的
他,现今却被童贞女滋养着、裹挟着,是不合乎理性的。”14面对慈运理的肉身
无益说,路德反问:“当它在肉身上被怀胎、出生、躺在马槽中,被人抱起、坐
在晚餐桌边、挂在十字架上等等时,为什么不也是无用的呢?所有这一切都是
他内向的、外在的样子和用处,这些与内向上吃他时是同样的真实。他在母腹
中是否比他在饼中和人嘴中要好些?如果他的肉身在这里无益,那么它在那里
也无益;如果它在那里有帮助,那么它在这里也必定有帮助。……在所有这些
情况中,灵性上的吃是无用的,只有身体上的使用和运作才有用。”15在马尔
堡,当厄科兰帕迪乌斯催促路德不要一心只想着基督的人性,而要所心思提高
到基督的神性上时,路德暴跳如雷:“我只知道那个成为人的神,我也不需要别
的神!”16对路德来说,童贞女生下了基督,既是灵性上的,也是肉身上的。正
如以弗所公会议宣布玛利亚为“上帝之母”时所表达的,基督的神人二性完美
地结合在他圣子的位格上。因此基督的神性在哪里,哪里也就有基督的人性。
即使升天后,基督坐在圣父的右边,神人二性完美结合的基督仍然是处处都
在,并非如慈运理所坚持的基督荣耀的身体永远留在上帝的右边。正如《协同
书》所述:“耶稣基督是真正、本质、自然、完全的人和上帝,在同一位格之
内,不能分离或隔绝。”“上帝之右手无所不在。”17
三、 小结
根据阿尔托依兹的说法,路德的圣餐教义在其发展过程中,分为两个阶
段:第一阶段、反对罗马教会——为维护圣餐作为上帝恩赐的真正含意以反对
罗马教会的弥撒献祭的教义而斗争;第二阶段、反对狂热派和瑞士派——强调
基督的体和血以肉身的方式临在于饼和酒之中,反对象征说理论对它的抛弃。18
似乎也可以这么说,路德在与对手的论辩过程中,他的圣餐教义渐趋成熟。从
他的圣餐教义的发展与坚持中,体现了这位宗教改革家对《圣经》的教导、对
基督道成肉身信仰的笃定。不是好辩,而是笃定的信仰。对路德来说,上帝的
恩典正是透过祂的话语施予,这话语将我们引领到救恩的源泉;上帝对我们所
言说的话语正是罪过得赦免的应许的话语。这话语,道成肉身曾经在地上的施

14
Owen F. Cummings: Eucharistic Doctors: A Theological History, Paulist Press, New York,
2005, P. 162.
15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 《马丁·路德的神学》 ,段琦、孙善玲译,译林出版社,1998 年,第 397-
398 页。
16
(美)蒂莫西·乔治著: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王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年,第 134 页。
17
《协同书:路德教会信仰与教义之总集》 ,逯耘译,译林出版社,第 30 页。
18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 《马丁·路德的神学》 ,段琦、孙善玲译,译林出版社,1998 年,第 382
页。
予救援,现今在天上仍然为祂的信徒祈祷,更以神妙的方式与信徒紧密相连。
基督无须在饼上穿个洞为使自己能钻进去,就好像他无须在信徒心中穿洞而进
入他们的生命一样,一切都凭着他的话语和圣灵的能力。
又体现出路德生命的另一面,正如慈运理所做的评价:“上帝的好武士,那
种人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已经消失了一千年了。”19这位“上帝的好武士”用坚毅
的精神、激烈的言词捍卫心中的“真理”,但是又恰恰是这种坚毅的精神和激烈
的言词,使得他不能设身处地地考虑争论的另一方内心最深处的动机。马尔堡
会谈,不过是路德与厄科兰帕迪乌斯、慈运理等数年交锋的一个场景,虽然最
后路德也称是次会谈为“友好的会谈”,但与慈运理在圣餐论上未能达成共识带
来的后果,造成政治与信仰分裂的后果,两派彼此更加坚实地确立自己的立
场,也由此形成两大新教宗派之间的隔阂。

参考文献:
(美)蒂莫西·乔治著:《改教家的神学思想》,王丽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
出版社,2009 年。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马丁·路德的神学》,段琦、孙善玲译,南京:
译林出版社,1998 年。
《协同书:路德教会信仰与教义之总集》,逯耘译,南京:译林出版社。
林荣洪著:《基督教神学发展史(三)改教运动前后》,南京:译林出版社,
2013 年。
B. A. Gerrish: Discerning the Body: Sign and Reality in Luther’s
Controversy with the Swiss, The Journal of Religion, Vol. 68, No.3
(Jul., 1988),
http://www.jstor.org/stable/pdf/1202911.pdf?refreqid=excelsior:156c98
403d3ab175df142179b8cb3ddc
Owen F. Cummings: Eucharistic Doctors: A Theological History, Paulist
Press, New York, 2005,
https://books.google.com.hk/books?id=pkVCYrN8tL4C&pg=PA164&lpg=PA164&
dq=If+I+believe+in+Jesus+Christ,+who+died+for+me,+what+need+is+there+
for+me+to+believe+in+a+baked+God%3F&source=bl&ots=V63297RwvF&sig=gmPI

19
(美)蒂莫西·乔治著: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王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年,第 128 页。
kef0zLfakS9I0B3fWn64vzI&hl=zh-CN&sa=X&redir_esc=y#v=onepage&q&f=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