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專題報導

音樂與泛音
■ 孫俊彥

一般唱歌時,歌手聲帶所發出來的音就是我們聽到的旋律音。
然而「呼麥」歌手聲帶發出的音高其實沒有改變,基頻是一個持續平穩的低音,
構成旋律的是上方較高的泛音,聽起來像是一個人可以唱出兩個聲音一樣。

悠揚樂音響起,樂聲高低起伏,串連成一段又一段動人的旋律。聲音的高低,從物理的
觀點來看,就是聲波頻率的大小。聲波頻率大的聲音高,反之聲音就低。
聲音的強弱大小塑造了聲音的表情。法國作曲家拉威爾的著名作品〈波麗露舞曲〉,整
首曲子由十分微弱的聲響開始,一路漸強直到結束,是樂曲音量變化簡潔有力的例子。音量
是由聲波的振幅來決定,振幅越大,音量也越強。
各式各樣的樂器、人聲則像是顏色一般為聲音增添了千變萬化的色彩。不必受過什麼音
樂訓練的人,也可以輕易分辨小提琴、長笛、鋼琴或人在唱歌的聲音不同,因為這些聲音的
音色都不相同。從物理來解釋,音色就是泛音的組成。

泛音與音色
一般真實世界裡,物體振動時產生的聲波都不是單純的振動,而是許許多多不同頻率的
簡單振動疊加在一起的結果。只是人耳接受到聲波時,大腦通常是以一個整體來感知這個聲
音,因此並不容易察覺這聲音中不同組成的振動。好比說以積木組成一輛汽車或一座城堡,
遠遠看是汽車或城堡,實際上是由許多不同顏色、形狀、大小的積木所堆疊而成的。
以小提琴、笛子、鋼琴、古箏等各種旋律樂器所發出的聲音來說,它們振動的組成在頻
率上大致呈現簡單數字的比例關係,其中最低音的是「基頻」,它的頻率也就是聲音的音高;
而其他頻率較高的波就是「泛音」,這些泛音的強弱大小決定了整體聲響的音色。
換一種簡單的方式來解釋音色與泛音的關係。請試試用國語一聲的平穩音調,念出注音
符號的「ㄚ、ㄝ、ㄧ、ㄛ、ㄨ、ㄩ」六個音。在音高持平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我們仍聽得出
來這是六個不同的母音,原因就在於它們的音色彼此不同。也就是說,人說話、唱歌時發
出的母音其實就是人聲的音色。

24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4,000

3,500

3,000

2,500

2,000

1,500

1,000

500

ㄚ ㄝ ㄧ ㄛ ㄨ ㄩ
六個母音的聲譜圖,圖中有六組平行的橫線,由左至右分別是「ㄚ、ㄝ、ㄧ、ㄛ、ㄨ、ㄩ」六個母音的聲譜圖。
圖中的線條維持水平,是因為用國語一聲的音調來發音,所以沒有音高的起伏。平行線的每一條線就是該母音聲
波解析出來的一個組成振動,其中最低的線就是基頻,其餘上方所有線條都是泛音。

既然聲音如此抽象,人耳又不容易感知 人聲母音的特性如此,各種不同樂器
聲音的組成細節,那麼透過電腦軟體把聲音 發出的聲音也是相同的道理,樂器的發聲
轉換為「聲譜圖」,就能一一解析聲響振動 體、外形、共鳴體等都會影響樂器的音色。
的組成了。聲譜圖的縱軸是頻率,橫軸是時
間,在圖面上以不同深淺的灰階來表達聲音
泛音與基頻的關係
能量的強度,當顏色越深時,就表示該頻率
振動的組成的能量越強,也就是聲音越大。 在西方音樂的理論裡,人聲與旋律樂

把 6 個母音的聲響轉換成聲譜圖,會 器所發出的聲音稱為「樂音」,它的特色是
發現 6 個母音的泛音線條明暗組成並不相 泛音的頻率是基頻的整數倍,在聲譜圖上
同。比方說「ㄚ」在 700 Hz 左右的泛音線 泛音線條之間的距離都是相等的。
條顏色很深,表示它的音量較強,相對來 那麼基頻與泛音之間是什麼樣的音高關
說,「ㄧ」及「ㄩ」的泛音在這頻率範圍就 係?假設基頻的音高是低音的 do,這時泛音
很微弱。因此每個母音各有它們泛音較強 的音高依次會是中音 do、中音 sol、高音 do
以及較弱的頻率範圍,構成了各個母音獨 等。把包含基頻、泛音在內的音按照順序
特的音色。 寫在樂譜上,就成為所謂的「泛音列」,然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25
專題報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泛音

後把各個音一一編號,基頻是編號 1,編號 純律的優點在於音與音之間和諧,聽起


2 以上的都是泛音。 來十分悅耳。可是純律也有缺點,例如 do
由於泛音頻率正好是基頻的整數倍,因 與 re 之間,以及 re 與 mi 之間,同樣都是樂
此它們的編號並不只是編號而已,還對應著 理上說的「大二度」音程,但純律上這兩組
頻率的比值關係。編號 2 的中音 do 與編號 音的比值卻是不相等的。如果今天有一首曲
1 低 音 do 的 頻 率 比 是 2:1。 編 號 3 的 sol 子是以 re 為主音,那麼它的 mi 會與 do 為
音與編號 2 的 do 音,頻率比 3:2。其他的 主音的 mi 不相同,這會造成鍵盤樂器製作
音高關係也可以在泛音列上找到,如 mi 與 上的困難。當曲子中發生轉調時,使用純律
do 的頻率比是 5:4;sol 與 mi 是 6:5。由
也會很麻煩。西方音樂經過長時間各種律制
於這些音的頻率呈簡單的整數比,一起發
的發明與嘗試,最後以十二平均律為主流,
聲時不會產生「拍音」的惱人聲響,因此
把八度內 12 個半音的距離設定為相等,以
聽起來特別和諧。
適應西方音樂的發展需求。
編號 4 到 6 的 do-mi-sol 這三個音,正
純律雖然不是當前音樂所使用的主流,
好形成了西方樂理上的「大三和弦」。在這
不過泛音存在的現象仍然帶來了多樣的聲
三個音的基礎上,透過它們的頻率比值關
響與音樂表現方式。
係,可以推算出八度內其他音的音高:以
sol 為基準,形成的大三和弦是 sol-si-re,
可算出 si 與 re 的音高;同樣 fa 音上的大三 各種樂音中的泛音
和 弦 fa-la-do, 可 以 用 do 逆 算 出 fa 與 la。 前 面 說 到 人 類 說 話 的 母 音, 是 人 聲
如此計算出八度上各個音的音高關係,稱 的不同音色表現。人說話或唱歌發聲時,
為「純律」。
聲帶振動發出聲音,這個聲音稱為「根源
音」。根源音如同一般自然界的各種振動,
有許許多多的泛音。根源音經過口腔,在
純律的各音音高頻率比值關係
舌頭的位置、嘴唇開閤的大小與形狀等的
do re mi fa sol la si do
影響下,它的不同泛音有些被加強了,有
1 9/8 5/4 4/3 3/2 5/3 15/8 2 些變得很微弱,最後成為實際聽到的母音。

26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泛音存在的現象帶來了多樣的聲響與音樂表現方式。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呼麥唱法以泛音構成歌曲旋律

口腔形狀不同時,增強或抑制泛音的結果 「呼麥」唱法與一般歌唱最大的不同
也不同,因此會發出不同的母音。 是,一般唱歌時歌手聲帶所發出來的音就
世界上有些地方的人發現了這種口腔 是我們聽到的旋律音,也就是說,基頻本
控制的奧妙,進一步發展成獨特的音樂。 身就高低起伏而形成旋律。然而「呼麥」
蒙古、圖瓦一帶的「呼麥」或稱「喉音唱 歌手聲帶發出的音高其實沒有改變,基頻
法」,就是最著名的例子。 是一個持續平穩的低音,構成旋律的是上
呼麥 演唱「呼麥」時,歌手首先要 方較高的泛音。持續的低音支撐著上方的
加重運用喉嚨與胸腔,發出能量十分強烈 泛音旋律,聽起來像是一個人可以唱出兩
的根源音,聲音強度會比一般說話和唱歌 個聲音一樣,因此「呼麥」唱法也稱為「雙
都高很多,然後歌手使用特別的技巧來控 音唱法」。
制嘴唇與舌頭的位置,特別突出某個泛音 「呼麥」唱法的聲源是歌手本身的聲
的音量,並且壓抑其他的泛音與基頻。「呼 帶振動發聲,再透過口腔的作用來產生音
麥」歌手精巧地運用泛音列編號 6、8、9、 樂。同樣地,如果把聲源由聲帶換為彈性
10、12、13, 也 就 是 sol、do、re、mi、sol 物體,就變成運用泛音來演奏的樂器了。
及 la 這幾個音,串連起來就可以形成各種 世界上許多地方可見到的口簧琴,它們的
不同的旋律。 演奏發聲的道理正是如此。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27
專題報導

口簧琴 口簧琴的構造外形各地不一,
1
但基本上都由兩個部分所組成:一是用來
振動發聲的簧片,二是支撐簧片的琴台。 2
簧片的一端固定在琴台上,一端可自由振 1/3
動。台灣、東南亞、日本北海道等地原住 3

民的口簧琴,琴台的尾巴還繫上一條拉繩。
4
演奏時嘴唇微張,把琴台含在唇間,然後
以手指撥動樂器,或扯動琴台尾巴的拉繩, 5
造成簧片振動發聲,再運用唇、舌、臉頰
的變化,演奏者就可以隨心所欲奏出音樂。 6

在歐洲,口簧琴音樂的原理類似「呼麥」
7
唱法,利用特定的泛音來構成旋律。不過口
簧琴音樂並不局限於以旋律來表現,中亞與 0 1/3 1
東南亞的口簧琴音樂就強調整體泛音構成的
聲響音色,繽紛幻化的效果同樣引人入勝。 手指按弦三分之一處抑制了許多泛音
台灣原住民與非洲的弓琴,發聲原理與
口簧琴相同,只是聲源變為弓弦。在巴布亞
紐幾內亞,人們抓來小昆蟲並把蟲身黏在樹
枝上,小蟲欲逃走而振翅發出嗡嗡聲,作用
就如果口簧琴的簧片或弓琴的弦一般,把蟲
靠近微張的嘴巴,同樣產生音樂的效果。
「呼麥」唱法與口簧琴是運用泛音產
生音樂的特殊表現方式,其實一般常見的
樂器也可以發出泛音。以大提琴為例,最
低音的弦原本是低音 do,音高和泛音列的
編號 1 正好相同。如果演奏者用手指頭輕
輕觸碰琴弦長度三分之一的位置,再用弓
拉弦,這時由於手指輕碰琴弦三分之一處,
琴弦沒辦法如原先那樣充分地振動,許多
振動以及泛音受到手指的阻礙而消失,只
留下泛音列上編號 3、6、9……的泛音,發
出的聲音就變成了 sol 音。這種弦樂器上輕 像大提琴這種弦樂器上輕觸琴弦特定位置以發出清
亮音色的方式,稱為弦樂器的泛音演奏。
(圖片來源:
觸琴弦特定位置以發出清亮音色的方式,
種子發)
稱為弦樂器的泛音演奏。

28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古琴是充分運用並發揮泛音特色的弦樂器(圖為古琴名家吳釗)。

中國古琴 中國傳世久遠的古琴,可說 左手指依徽位輕觸琴弦後,右手撥弦,它
是最充分運用並發揮泛音特色的弦樂器了。 的聲音空靈飄逸;散音指空弦,即左手不
古琴的基本構造是一個中空的長形木製琴 碰弦而右手撥弦,發出堅實有力的聲;按
箱,琴面上除了張有 7 條琴弦外,還鑲嵌著 音則是左手按實特定位置後右手撥弦,特
一排 13 個以珍珠母或玉石製成的小圓點, 色是圓潤豐富。由於古琴泛音清逸幽遠的
稱作「徽」,象徵著中國曆法的 12 個月分再 聲響特色,許多古琴樂曲都是以緩慢且韻
加上閏月。13 個徽位並非隨意分布,而是 律自由的泛音演奏樂段開始,樂曲最後又
剛好安排在琴弦二等分、三等分、四等分、 以泛音段終止,把彈者與聽者帶進無盡的
五等分、六等分及八等分的位置上。這使得 哲思境味之中。
徽位不僅做為演奏者左手按弦位置的輔助指 管樂器 管樂器的演奏本身就十分依
示,也剛好對應了琴弦上的泛音位置,可以 賴泛音。早期的號角像是歐洲的郵號、軍
發出泛音列上編號 2、3、4、5、6、8 的音。 號、獵號等,受樂器構造的限制,吹奏者
古琴音樂有三大音色,分別稱為「泛、 只能以控制送氣力度或嘴唇的方式,改變
散、按」,象徵著「天、地、人」。泛音是 樂器管內空氣柱的振動模式,來吹出泛音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29
專題報導

列上的前幾個 do、mi、sol 音。表面上看來


只能吹奏少數音是樂器性能的限制,不過
卻反而變成號角的特色。在西方古典音樂
的著名作品中,蘇佩〈輕騎兵序曲〉的樂
曲開始片段,或羅西尼〈威廉泰爾序曲〉
那 段 著 名 激 昂 尾 聲 的 開 頭, 以 銅 管 吹 出
do、mi、sol 三個音構成的旋律,就是模仿
早期號角的聲響效果。
那麼相鄰泛音之間其他那些泛音吹不
到的音怎麼辦?現代的銅管樂器如小喇叭、
法國號等的解決方案是,在樂器上增添近 早期的號角像是歐洲的郵號、軍號、獵號等,受樂
器構造的限制,吹奏者只能以控制送氣力度或嘴唇
代發明的按鍵氣閥裝置,直接改變樂器的
的方式,改變樂器管內空氣柱的振動模式,來吹出
管長也就是基頻的音高,來吹奏原本泛音 泛音列上的前幾個 do、mi、sol 音。(圖片來源:
無法達到的音。再配合演奏者控制泛音的 種子發)

技巧,就能在寬廣的音域裡奏出符合西方
樂理的每一個音了。至於長笛、直笛等笛 出低音的 do;用一般的力道吹氣,管會發
類樂器,或單簧管、雙簧管這類使用簧片 出高八度的中音 do;再用多一點力吹奏,
發聲的管樂器,它們的道理也是類似的。 吹出的音變成中音的 sol。低音 do、中音 do
排灣族的雙管鼻笛 下面以一個構造 與中音 sol,這三個音就是「說話管」全長
較簡單的樂器來做說明。台灣屏東排灣族原 的編號 1 基頻、編號 2 泛音與編號 3 泛音。
住民著名的雙管鼻笛具有兩個發聲管,分別 有了中音 do 與中音 sol,若要吹奏旋
用一個鼻孔吹氣發聲。其中一個管有三個指 律,希望還能夠吹奏 do 與 sol 中間的 re、
孔,可演奏旋律,排灣族人稱它為「說話管」
; mi、fa 三個音,這時就要用到指孔。比方
另一管沒有指孔,用來演奏持續音,稱為 說放開最底下的指孔,鼻笛管內振動的空
「伴隨管」。在這裡要討論的是「說話管」。 氣柱長度變短了,因此基頻變成了低音的
先把「說話管」的三個指孔全部按住, re,以不同的力度則可以吹奏出低音 re、中
然後只用十分微弱的氣息來吹氣,則會吹 音 re 與中音 la。

排灣族雙管鼻笛指法表
吹氣力度 微弱鼻息 一般力度 稍加用力
指法 ● ● ● ○ ● ● ● ○ ● ●
● 閉孔 ● ● ○ ○ ● ● ○ ○ ● ●
○ 開孔 ● ○ ○ ○ ● ○ ○ ○ ● ○
吹奏音 低音 do 低音 re 低音 mi 低音 fa 中音 do 中音 re 中音 mi 中音 fa 中音 sol 中音 la

30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樂器與音樂的發展相輔相成,樂器因它們的特性而產生相應的音樂內容,
音樂的發展也可能帶動樂器的變革。

透過氣息力度與指孔的配合,排灣族 樂器與音樂的發展相輔相成,樂器因
雙管鼻笛的「說話管」能夠吹奏出 10 個音。 它們的特性而產生相應的音樂內容,音樂
排灣族雙管鼻笛的音樂也用到這 10 個音, 的發展也可能帶動樂器的變革。排灣族的
低音區的 sol 與 la 等就無論如何都吹不出 鼻笛音樂,就以鼻笛來詮釋最為適當,最
來。排灣族的笛樂旋律大多在中音的區域 能傳達出箇中韻味,用長笛、中國笛來吹
發揮,低音區是音樂中途用來轉換音色與 奏反而奇怪。站在音樂文化的角度來看,
氣氛,不是整個音樂進行的主體。 樂器的性能其實是沒有優劣之分的。
雙管鼻笛的樂器構造看起來比西方的
長笛、直笛或中國笛等笛類樂器簡單,能
夠吹出來的音也少,而且不像長笛、中國
笛那樣「準」。可是這種比較其實是不公平
的,排灣族的傳統音樂概念裡沒有西方或
中國那樣複雜的音樂理論,也不像西方那 孫俊彥
樣講究音高的標準與精確,這些本來就不 中國文化大學中國音樂學系
是排灣音樂的重點。

科學發展 2015 年 2 月│ 506 期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