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液晶电视中,漂亮的女记者手持话筒,采访着广大市民,你幸福吗?你的幸福么?

萧风嘴角上翘,幸福?平淡中的自己,应该是幸福的吧!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租个别
墅做房东,养着一群大美女!

无论在外面如何忙碌,如何拼命,回到别墅后,他的心情都会平静下来,荡漾起淡淡的
幸福!无论是单纯可爱的林琳,性感张扬的火舞,还是总想把他抓进监狱,整天冷眼对他的
韩爽,都会让他产生‘家’的感觉。

萧风想到韩爽,忽然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上午火舞上学,林琳上班,而韩爽却请假在
别墅休息。

虽然韩爽没有说为什么请假,但萧风也能猜测得到!昨晚她与火舞大战,自始至终都被
火舞揪着胸部,恐怕今天那一对酥胸已经肿的胀大一圈了吧!

萧风邪笑着,按灭手里的香烟,站起来向着楼上走去。先回房间拿了红花油,怀着忐忑
以及激动的心情,敲开隔壁韩爽的门。

“什么事?”门打开,韩爽站在里面,依旧冷着一张脸。

萧风堆积出笑容,扬了扬手中的红花油:“那个,我来给你送这玩意。”说完,目光偷
偷扫过韩爽的胸前,暗道果然比平时大了不少。

韩爽看着萧风手里的红花油,不由得一愣:“我要这个干嘛?”

“咳咳,那个……你昨晚没被火舞伤到哪吗?如果受伤疼痛或者有淤肿之类,很管用
的。”萧风不敢直接说‘你胸不是被火舞捏肿了吗’,只能尽量委婉的说道。

韩爽冷俏的脸闪过一丝红润,想骂萧风几句吧,又不知道该骂什么,毕竟人家好心好意
来给自己送红花油的。

“谢谢。”韩爽伸出白皙的手,接过红花油就要关门。

“那个,我可以进去坐坐吗?我们聊聊。”其实萧风真心想说,需要我为你擦红花油吗?
不过他怕说出来,会被韩爽一枪打爆小 ii。

韩爽看了眼萧风:“进来吧。”说完,转身走进房间,把红花油随手放在桌上。

萧风刚坐下,床上的手机闪烁着光芒,刺耳的铃声响起。

韩爽弯腰拿手机的瞬间,萧风的目光透过她的领口看了进去,忍不住吸了口气,火舞这
小屁孩下手还真够狠的!罩罩外裸露的地方,一片红紫色。

“是,我马上回去。”韩爽挂断电话后,冷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

看到韩爽的‘胸部’状况后,萧风忽然对这个雷厉风行的女警产生一丝怜意。“韩爽,
发生什么事情了?”

“局里有大案发生,我要赶回去。”韩爽急促的答道,从墙上拿起包包,塞进手机就要
走。

“哦,那你赶紧去吧。”萧风听到韩爽这么说,赶忙站起来,离开她的房间。

韩爽点点头,拎着包包锁上门,快步下楼,离开了别墅。

萧风回到房间,点上香烟,缓缓走到窗边,向着外面看去。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一处,
眉头皱起,喃喃自语:“这个傻女人。”

韩爽站在路边,妙目中透露出焦急的光芒,不断向左右看着。她的红色马六在警局,现
在要回去,只能打车。奈何,大中午的,出租车很少,等了几分钟,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忽然,一道黑色车影停在她的身边,车窗划下:“韩爽,上车!”

“你去哪?”韩爽看着萧风的笑脸,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哦,我临时决定去警局有点事情,走吧,捎你过去!”萧风说完,发现韩爽还傻
站在太阳底下,忍不住又道:“放心吧,我不会像你上次一样,把你扔在半路上的!走吧,
局里不是有大案嘛!”

韩爽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萧风笑了笑,脚下踩着油门,直奔公安局而去。十几分钟后,奔驰停在公安局门口:
“ok,到了,下车吧。”

“你呢?不是进去有事吗?”

萧风耸耸肩:“呵呵,不了,我忽然想起,我没什么大事,不进去也行。”

韩爽深深看了眼萧风,点点头:“那我下车了。”说完,拉开车门,双手扶着车窗位置:
“谢谢你,萧风。”

萧风嘴角微翘,这个嫉恶如仇的警花,貌似是第一次真心对自己说谢谢吧!“呵呵,再
见。”按上车窗,踩着油门离开。

爽看着远去的奔驰车,眼角忽然有些湿润,也许这个男人,没有那么坏!谢谢你,萧风!

韩爽深呼吸一口气,调节好心态后,转身向着公安局快步走去。

“小胡,什么案子?”韩爽路过重案办公区时,发现一个打扮浓艳的正在哭诉着什么,
随口问了一句。

“哦,韩姐,她来报案,说前几天她老公被人在别墅中被杀死了。”小胡抬头见是韩爽,
忙答道。

韩爽眉头微皱:“前几天?前几天怎么才来报案。”

“她说她害怕凶手报复!那个凶手杀了她老公后,把她给了。”小胡给浓艳女人递过一
盒纸巾,又看着韩爽:“韩姐,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

“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我先进去了。”韩爽说完,向着里面走去。

小胡打开本,准备正式记笔录,“哎,你老公叫什么来着?”挠挠头,小胡不好意思的
问道。

“他叫野狼。”浓艳女人哭诉着,“警官,你可得为我做主啊,一定要抓住凶手!”

小胡记下后,满脸严肃看看女人:“放心吧,我们住凶手的!你还记得那个凶手的样貌
吗?”

“记得记得!”浓艳女人忙点点头。

“好,你跟我来,我们找专家绘出凶手的样貌,那就可以短时间抓住他了。”小胡兴奋
的站起来。

浓艳女人也是兴奋的忘了哭,赶紧站起来,跟着小胡去找绘图专家。“奇怪了,那个凶
手为什么留下这个活口呢?”小胡一边带路,一边疑惑的嘀咕道。

奔驰车中,萧风听着音乐,轻轻哼唱着。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去桃花胡同问问老家伙,
渡边三郎的藏身之地找到了没有!老家伙说三天之内找到,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渡边三郎,我想你想得都睡不好觉了。”萧风嘴角泛起一丝狞笑,打着方向直奔桃花
胡同。

“渡边君,宫本君和小藤君已经到了,可否让他们现在进来见您。”村上树弯腰恭敬的
问道。

渡边三郎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神情有些萎靡狼狈。当他听到村上树的话时,睁开眼睛,
脸上泛起活力:“他们来了?马上让他们进来。不,你先扶我起来,我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的
狼狈样子。

村上树忙扶起渡边三郎:“渡边君,他俩率领一百二十个死士前来听你吩咐。”

“好,哈哈,有了他们,萧风必死无疑!”渡边三郎兴奋的叫着,从兜里掏出一颗药丸
吞了下去。

“渡边君,您吃的是?”村上树见他吃药,不由得一惊。

边三郎笑了笑:“不要紧张,只是瞬丸的半成品,会让人恢复力气和精神,副作用也比
瞬丸笑了很多。好了,你去把宫本和小藤叫进来吧。”

“是。”村上树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渡边三郎吃下药物,精神果然好了很多,站在镜子前整理了一番衣服,与往日相差不多。

门打开,村上树带着两个高矮不一的青年走了进来:“渡边君,宫本君、小藤君来了。”

“渡边君。”两个青年上前一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渡边三郎,恭敬的问候道。

渡边三郎站起来,满脸欣赏的看着两人:“宫本,小藤,呵呵,你们终于来了。”

“渡边君,我们来了,听候你的吩咐。”宫本重重点头。

“好,很好!哈哈,你们今晚的任务很简单!今晚凌晨时分,我要你们去凤凰苑别墅区,
杀掉萧风以及他的所有房客!用他们的鲜血和人头,来祭祀我们死去的兄弟和胎死腹中的实
验!”渡边三郎狰狞的笑着。

宫本和小藤满脸严肃的点头:“是,必杀萧风!”

“阿风,你来了。我刚准备打电话找你过来!”老宅中,荆老看着萧风笑道。

萧风精神一震:“找到渡边三郎了?”

荆老点点头:“找到了!”

“哈哈,老家伙你果然能干!快说说,他藏在哪个老鼠窝呢?麻痹的,今晚老子就要把
他从老鼠窝中揪出来,省得他老是惦记着老子!”萧风兴奋的叫道。

荆老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萧风:“这是他的地址!抓紧时间搞定他,我们就去
北京!”

萧风听到‘北京’两个字,忽然苦笑一声:“老家伙,我好像又惹祸了。”随后,把老
王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荆老。

荆老听完,脸上阴晴不定:“你是说诸葛鑫?”

“嗯。”萧风笑得更加苦涩:“我们两人既是博弈之人,又是棋子!至少现在,我落在
了下风!这两年,我一直都在 poker,反而给了这小子成长的空间!”

荆老满脸无奈的笑容:“你和诸葛鑫,都是疯狂的人呐!但愿,你们的博弈,不会圈入
太多的人!”
“我是被动接招,我毫无办法啊!”萧风耸耸肩,捏着手里的纸条:“老家伙,我先走
了,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今晚领人去抓日本大老鼠,哈哈。”

九泉市东郊,被誉为‘十大豪宅’的‘郝家庄园’,就坐落在这里。

郝家庄园占地极广,整体呈中式风格,里面别墅林立,湖泊假山,甚至还有一小片原始
森林。

郝家庄园最中心的广场上,此时站着一百个黑衣人,腰部鼓囔囔的,明显揣着家伙。

郝家少主郝天来站在众多黑衣人的对面,眼睛眯着,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些黑衣人,是郝家三大底牌之一的‘黑影小队’,存在百年之久!郝家有如今的地位
和荣耀,这支黑影小队,可以说功不可没!

现在,郝家少主郝天来,今晚将动用这支黑影小队,来斩除自己的敌人!郝家的威严不
容冒犯,自己的面子不容诋毁!

“今天,我召集大家前来,是想交给你们一个任务!”郝天来踱着步,沉声说道。

“少主,请说,黑影小队必会完成任务!”站在最前方的黑影小队现任队长,大声说道。

“黑影,今晚我要让你们去杀一个人!”郝天来露出一丝笑容,拍了拍这个身材瘦小的
现任队长。

黑影小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现任队长都一律改名黑影,意思是与黑影小队荣耀与共,
生命相息!

黑影点点头:“少主请说。”

“你们的目标名叫萧风,据说战斗力超强!今晚黑影小队全体出动,必须要干掉这个萧
风!”郝天来收敛笑容,认真严肃的说道。

黑影心中一震,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黑影小队的力量了!现在少主竟然为了一个人,出动
整个黑影小队,是不是杀鸡用了牛刀?!不过,他不会把这些话问出来,他只会完全听从命
令:“是,少主,保证完成任务!”

“好,大家解散,黑影你跟我来,我告诉你地址和他的照片。”郝天来笑着点点头,转
身离去。黑影则是犹如一道黑色影子般,跟随在郝天来的身后。

“萧风,黑影小队为你整体出动,你应该感到荣幸了!”郝天来想到酒吧中萧风对他举
杯,心底就会升起一丝寒意,这个人绝不能留!

“风,有事吗?”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无名,眼睛盯着萧风,缓缓问道。他那双死气沉
沉的眼睛,只有在见到萧风或者杀人的时候,才会焕发出生机和活气儿。

萧风揉了揉发烫的耳朵,点点头:“嗯,今晚我需要你们!”随即,把事情先告诉了无
名。

无名听完发出沙哑的笑声:“今晚要结束了吗?好,杀了他们,我也要回小岛了。外面
的阳光,实在让我难受。”

萧风心里一叹,无名就仿佛一只生活在地下阴暗处的猛兽,只有在自己召唤的时候,才
会暴露在阳光下,帮自己干掉敌人!久而久之,无名对阳光产生了反感,只喜欢存在于黑暗
中。

“无名,阳光下的世界很精彩,我希望你能走出黑暗,沐浴一下阳光。”萧风满脸关心
的看着无名,认真地说道。
无名笑了笑:“黑暗下有我喜欢的血腥味,我已经习惯了!风,我去召集他们!哦,你
所谓的天门尖刀,也需要他们吗?”

无名提到‘天门尖刀’时,语气尽是嘲弄和轻蔑。确实,以他的实力,天门尖刀在他眼
里,就犹如一只强壮一点的蚂蚁而已!不过,强壮和不强壮又有什么区别,是蚂蚁就能一根
手指碾死!

萧风看着无名离开的背影,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长久这么下去可不行,无名会产生
心魔的!看来,自己得想想办法了!

唉,真他妈操劳命,自己身体毛病没解决,还有父母也没找到,现在又考虑无名的事情!
想到这里,萧风轻轻抚摸一下脖子上的水滴玉坠,眼睛中绽放出异彩。

煞风十人组和天门尖刀云集学校会议室,萧风简短的介绍一番今晚的行动!其实,他的
发言可以浓缩成一句话,那就是“今晚凌晨,我带你们去杀日本人!”

萧风在离开学校的时候,忽然有些想笑,无巧不成书,呵呵,明天就是二十七号了!如
果不是自己毁了地下基地,抢走药物,恐怕明天渡边三郎就要进行实验了吧!好吧,那就在
今晚凌晨,结束这一切吧!渡边三郎,你本不该来中国的!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萧风想到今晚就能结束一切,再也不用睡觉都担心被渡边三郎惦记,心情忽然变得极好!

拉开奔驰车门,萧风的目光扫过操场旗杆上飘扬的两面特殊旗帜,轻轻笑了起来。

萧风知道,这两面旗其实就是野村浩二和王助理的人皮,现在被无名挂在旗杆上风干着。
这种人皮旗,在全世界估计也独树一帜吧!

萧风坐进奔驰车,想了想,掏出手机,拨打了陈斌的电话。

“喂,斌子,下午有时间没有,我们去孙全家看看?”萧风开门见山的说道。

“疯子,明天吧,我今天有几台手术,推不开。”陈斌声音有些疲惫。“我刚从手术台
上下来。”

萧风想了想,也不差这一天了。“嗯,也行,那就明天吧!好了,你多注意休息,别太
累了。”

“嗯。”陈斌应了一声,忽然压低声音:“你报复了吗?”

萧风笑了笑:“呵呵,我萧风向来记仇,一般有仇当天就报!你多注意一下地方新闻吧,
好了,先挂了。”说完,挂断电话。

开车回到别墅后,萧风一头扎进床上,呼呼的睡了过去。今晚恐怕有一场恶战。他必须
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

在得知今晚就会消除一块心病后,萧风睡的格外的香。一觉睡到傍晚,最后还是被林琳
叫起来的。

萧风睁开眼,林琳白里透红的嫩脸映入眼帘,看得他忍不住食指大动,猛地把她拉进了
怀里,嘴唇狠狠印了上去:“小丫头,什么时候下班的。”

“我早就回来了,已经做好晚饭了!看你睡的这么香,就没有吵你。起来吧,韩爽姐和
舞儿都快回来了,洗手下来吃饭。”林琳如同温柔的小妻子般,轻声说道。

萧风又在林琳脸上啄了一口:“好的,辛苦老婆大人了。”说完,抓起床头的手机,看
了眼,才五点半。

刚准备放下手机,刺耳的铃声就传了出来。
萧风看都没看,接听了电话:“哈喽,我是萧风,请问你找哪位?”心情大好的他,百
年难得一见的用上了礼貌用语。

“……”手机那边似乎被萧风吓着了,几秒钟没有声音。就在萧风有些不耐烦的时候,
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流氓,你犯什么神精?又不是春天,你荡漾什么?!”

萧风额头闪过黑线。“额,丁丁大小姐,你怎么说话呢?你才发春呢,妹的!说,什么
事情,哥现在很忙。”他可不是很忙嘛,手都伸进林琳的上衣里面去了。

林琳身体一僵,随即再次放松,丁丁又怎么样,自己又不和她争夺什么地位,只要风哥
心中有自己就好了。

“哼,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本大小姐下个周要回去了!”丁丁兴奋的叫道。

“哦。”萧风答应一句,随即猛地意识到不对:“什么?你说你下周回来?”

林琳听到这话,身体再次僵硬,脸色闪过一丝惶恐,丁丁下周就要回来了,自己怎么办?
搬出去吗?

被丁丁突如其来的消息炸得有些头晕的萧风,丝毫没有发现林琳的异常,甚至抚摸着林
琳后背的手,都停顿在了那里。

“对啊,哈哈,开心吧?”

萧风心里暗骂,老子开心个毛啊!“不,不是,你不是要学习三个月吗?怎么下月就回
来了?““我只是回去有点事情,就在别墅呆两天!不对,听你声音好像不欢迎我回去呀,
说,你是不是在别墅包养了女人?”丁丁忍不住怒道。

“啊,没有啊,呵呵,我哪能包养女人呢!好,你回来吧,等你回来那天,我请你出去
吃大餐,怎么样?”萧风忙陪着笑脸说道。

萧风说的倒也是实话,他确实没花钱包养女人,进别墅住的女人,还都给他交房租呢。

丁丁这才转怒为喜:“哈哈,这才对嘛!等我确定哪天后,我再给你打电话。好了,我
还有事,先挂了,拜拜。”

萧风举着手机,听着里面传出的嘟嘟声,有些欲哭无泪,老天爷,你玩我呢吧?!这个
时候,丁丁怎么会忽然回来呢?

要是她看到别墅中的三个女人,不,四个,还有一个张雪,不知道她会不会发疯,会不
会躲进厨房下老鼠药,然后第二天地方台就报道,凤凰苑某别墅,出现整天投毒杀人案件云
云。

甚至,最好的情况下,别墅也会沦为女人的战场,把无辜的自己也给卷了进去啊!凭火
舞的脾气和韩爽动不动拔枪的秉性,完了完了,想到这里,萧风已经要哭了。

“她要回来了吗?”林琳强忍着夺眶的泪水,轻声问道。

萧风这才想起林琳还在旁边,不由得暗骂自己,忙抬起她的头,看着她眼睛中的泪水,
嘴巴轻轻吻上去,吸干了她眼中的泪:“小丫头,是的,她要回来!放心吧,等她回来后,
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同时,在心里暗道,为了到时候能给你惊喜,只能再欺骗你几天了,对不起了,林琳!

“不,风哥,你想要干什么?我不需要你的交代,你不会是想和她分手吧?不,不行,
那样我会很内疚的。”林琳听萧风要给她交代,顾不上再哭,一下子急了。

萧风看着这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傻丫头,忍不住狠狠把她搂入怀中。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几辆子弹头车,呼啸在九泉的马路上,直奔渡边三郎藏身之地。

萧风坐在第一辆子弹头中,摆弄着一副银色的网状手套,嘴角泛起一丝弧度。这副手套
有个好听而血腥的名字,叫做‘血雨雷光’。它的上一任主人,是萧风的兄弟奔雷手!

奔雷手临死之前,把这副‘血雨雷光’留给了萧风,没有随他埋入土里!奔雷手告诉萧
风,最好的缅怀不是心去思念,而是让有价值的东西继续发挥价值!

萧风懂奔雷手的话,所以他答应了奔雷手,会用这副‘血雨雷光’手套,亲手扭断渡边
三郎的脖子。如果不是他,奔雷手也不会死亡!

这两年来,萧风一直没有忘记这个仇恨,多次找渡边三郎报仇。奈何,一次又一次让他
从手里逃脱掉,甚至最后他干脆人间蒸发,让萧风找不到他。

今晚,萧风决定要用这副‘血雨雷光’,扭断渡边三郎的脖子,为自己的兄弟报仇!这
一次,萧风不会再让渡边三郎跑掉,绝不会!

“风,你在想他?”一直犹如雕像般的无名,忽然睁开眼睛,看着萧风手里的‘血雨雷
光’。

萧风笑了笑:“嗯,今晚我就可以为奔雷手报仇了!了却一件心事,那心就多一份轻松!
无名,记得不要和我抢哦,渡边三郎是我的!”

“嘎嘎,放心吧。”无名也笑了,虽然笑声在这个夜晚有些渗人。

当萧风与无名在商量由他干掉渡边三郎时,渡边三郎那边,也展开了今晚的行动。

“宫本,小藤,记住了,今晚一定要杀了萧风,炸掉那栋别墅!”渡边三郎认真的说道。

宫本身材不高,但极其敦实:“放心吧,渡边君,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又有些担心:
“渡边君,你这里只留四十个死士,可以吗?”

渡边拍了拍宫本的肩膀:“哈哈,放心吧,萧风不会找到这里的!在你们没来之前,我
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去吧,只要你们杀死萧风,那就是大功一件!”

宫本听渡边三郎这么说,才点点头:“是,一定不让渡边君失望。”说完,与小藤率领
八十名死士,坐进面包车中,向着凤凰苑急驰而去。

渡边三郎见宫本等人离去,得意的笑了,笑得有些疯狂。“萧风,今晚你必死无疑!八
十名死士,两名高手,你插翅难逃!”

与渡边三郎有着相同心思的,还有郝家少主郝天来!看着乘车离开的黑影小队成员,他
的嘴角泛起一丝狞笑:“萧风,你今晚必须要死,要不然我会睡不着觉的!”

萧风哪里想到,在他惦记着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惦记着他!只是,不知道今晚这场混
乱的暗杀,又会是谁取得最后的胜利!萧风一对二,似乎没有一点取胜的希望!

“前面就是了。”开车的妖刀缓缓踩下刹车,转头看着无名和萧风说道。

“下车,加速步行,凌晨发动攻击!”萧风看了眼时间,迅速下了命令,同时拉开车门,
跳下了车。

无线频道耳机中,传来各个小组组长的回声,后面的十几辆子弹头纷纷停下,在煞风十
人组的带领下,天门尖刀拎着枪也从车上跳下,聚拢在了一起。

萧风,无名,妖刀,他们三人为一组,组长萧风。虽然他们这一组人数最少,但不可否
认的是,也是实力最强的一组!
天门尖刀成员个个兴奋异常,以前混在黑道,哪里经历过这种刺激的场面?平时最多砍
砍人,看看场子而已!

可是自从变成尖刀后,两次任务,让他们的鲜血燃烧,战役沸腾!尤其是今晚,所有尖
刀全部出鞘,萧风命令所指的方向,就是他们要毁灭的目标!

天门尖刀经过两次任务,从一开始一百名,到现在仅剩下六十名左右!不过,剩下的这
六十名,都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放在黑道上,那就属于利器!

萧风把‘血雨雷光’戴在双手上,挥手下了命令!几乎是瞬间,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