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周邦彦【渡江云】《晴岚低楚甸》

体裁:一首歌咏山水风光兼抒发离情的长调。

中心思想

《渡江云·晴岚低楚甸》是北宋婉约派的代表词人周邦彦的作品。其中”渡江云“是词牌名,
“晴岚低楚甸”则是词的第一句。这首词一共分为了上下两阙,上阙主要写的是杨柳逐渐抽芽的
初春时节,下阙写的是水槽已经慢慢长长的深秋时节,作者通过描写春天和秋天截然不同的两种
精致,表达了在旅途中对春色的喜爱以及对命运困苦的悲愤之情。

渡江云 · 周邦彦

晴岚低楚甸,暧回雁翼,阵势起平沙。
上阕写的是初春到来时的生机勃勃
骤惊春在眼,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 的景象,抒发了对春天无限的人外
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 之情。

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
下阙主要写的是通过描写眼前的景
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 事,抒发了作者对命运不济的忧愁
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 和悲愤之情。

沉恨处,时时自剔灯花。
艺术特色:

一、格律精严、讲求四声

诗歌格律:三犯渡江云正体

正体,双调一百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一叶韵、四平韵。

晴岚低楚甸,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

中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中仄仄平平。

骤惊春在眼,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

平平仄仄,仄中中、中仄平平。

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

平仄中、中平平仄,中仄仄平平。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

平平。平平中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中仄。

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

平仄中、平平中仄,中仄平平。

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中、平仄平平。

沉恨处,时时自剔灯花。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二、韵律谐畅

晴岚低楚甸(an),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a)。

骤惊春在眼(an),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a)。

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a)。
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a)。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ia)。

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a)。

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ia)。

沉恨处,时时自剔灯花(a)。

三、 词的句式

上阕第八句、第九句均为“上三下四”句式。

下阕首句为二字句,如同京剧中的叫板。第二、第三句对仗。第四句首字领格。第五句为“上三
下四”句式,多以“上三”引领后面两个四言对仗句〔亦可不对仗〕。第八句为“上三下四”句
式,第九句为“上三下六”句式。

晴岚低楚甸,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

骤惊春在眼,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

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 上三下四
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

叫板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

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 对仗

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

沉恨处,时时自剔灯花。 上三下六

写作手法

一、用词端庄典雅、婉转含蓄、蕴藏内涵

周邦彦在《渡江云》中,用“惊春”、“暖回”隐喻政治形势的突然转变,用“雁翼”、“阵势
起平沙”、“争作妍华”隐喻新党之人积极干进,用“藏鸦”、“风翻旗尾,潮溅乌纱”隐喻政
局突变中隐藏着一些危机,并用“时时自剔灯花”隐喻“他经过朝廷党争的打击,有了一种觉
悟”和对前途的忧畏。

二、长调借鉴铺叙技巧

词的上片,写景体物精细宛转,色泽鲜明,境界清新;下片叙事言情,疏宕宛转,细密圆美,情
真意切 。写景如绘工笔,丝丝入微,曲折回环、变化工巧。写景时也不忘繁荣景象的铺陈、不忘
粉饰太平;写情也只写浅淡的离情,与邦国大事似无牵涉。

整首词生动传神的表现了词人在羁旅行役中由对春色由哀的喜爱到对命运艰难的孤愤之情 。

三、以代称手法融化旧诗、融化诗句

“长安日下”一词是暗用前人句典,唐·王勃《滕王阁序》中有“望长安于日下,指吴会于云间”
之句。唐王朝的都城在长安;古人将权力至高无上的君王比作中天之日,所以“日下”也指君王
所居之处京都。不过此处“指长安日下”句,则是指向北宋王朝的都城──汴京,使用的是代称手
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