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第二十九卷第十期 楚 雄 师 范 学 院 学 报 Vol. 29 No.

10
2014 年 10 月 JOURNAL OF CHUXIONG NORMAL UNIVERSITY Oct. 2014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 献疑 》 之献疑 ①

———也说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的评价问题

王 鑫
( 江苏师范大学,江苏 徐州 221009)

摘 要: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一文,对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作出了与传统解读大相


径庭的评价,其对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作出批评的各方面,几近涵盖了学界从反面视角批评 《茅屋为秋
风所破歌》 时立足的全部角度。首先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结合 “文学批评论” 的相关理论,对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一文中诸多理据提出质疑,而后从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文本出发,
立足于文本的外部形式和文本所表达的思想感情两个角度,力图多层次、多角度地对 《茅屋为秋风所破
歌》 作出客观评价。
关键词: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价值; 评价
中图分类号: I207. 22 文章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 - 7406 ( 2014) 10 - 0046 - 06

杜贵晨先生撰写了一篇题为 《杜甫 〈茅屋 若始,更不是笔者因郭氏的批评才有的私见,


[1]
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的文章 ( 下文简称为 而是清及清以前读者中早就有过的。 ” 为了证
“杜文”) ,旨在呼吁大家对建国以来, 《茅屋 实自身观点的正确性,杜文 引 用 了 《唐 诗 汇
为秋风所破歌》 ( 下文简称为 “ 《茅》”) 一直 评》 中的三条评语:
“‘风雨不动安如山’ 般地受到举世一致推崇” ( 一) “安得广厦千万间”,发此大愿
这一现象进行 “全面反思”,并对其价值作出 力,便是措大想头。申凫盟此语最妙。他人
[1] [1]
“重新评估”。 最终,杜先生得出了如下结论: 定谓是老杜比稷、契处矣。( 《唐诗援》)
“此诗无论在思想内涵还是艺术形式上,都是 ( 二) 极无聊事,以直写见笔力,如
一篇有严重瑕疵的作品,既不足为杜诗最高成 后大波轩然而起,叠笔作收,如龙掉尾,
就的代 表,也 不 足 称 我 国 古 代 诗 歌 的 优 秀 之 非仅见此老胸怀。若无此意,则诗亦可不
[1] [1]
作,应该从中学语文课本中撤下来。 ” 杜文的 作。( 《唐宋诗醇》)
观点虽然颇具创新之意,但其中的诸多理据却 ( 三) 后段胸襟极阔,然前半太觉村
存有明显有待商榷之处。同时,杜文对 《茅》 仆,如 “南 村 群 童 欺 我 老 无 力,忍 能 对
作出批评的各方面,几近涵盖了学界从反面视 面为盗贼” 四语,及 “娇儿恶卧塌里破”
[1]
角批评 《茅》 一文时所选取的全部角度,这就 语,殊不可学。( 《佣说诗岘》)
为我们更加全面地形成关于对 《茅》 一文的认 阅读以上三处评语,我们发现,一方面, 《唐
识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可能性。 宋诗醇》 中的评语并非对 《茅》 一文的 “直
语相刺或暗含讥议”,而是对杜甫以对 “极无
一 聊事” 的 “直写” 而 “见笔力”、以 “如龙掉
杜文在论述 《茅》 一文的价值时,有这样 尾” 般的叠笔之作展现自己 “轩然” 胸怀之
一段话: “对 《茅屋歌》 价值的质疑不自郭沫 创作手法 的 赞 美; 另 一 方 面, 《唐 诗 援》 和

① 收稿日期: 2014 - 07 - 16
作者简介: 王 鑫 ( 1990—) ,男,江苏徐州人,江苏师范大学语言科学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
方向: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古典文学。
· 46·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王 鑫: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之献疑

《佣说诗岘》 中的评语虽然有对 《茅》 一文的 业。” 其实这里杜甫并非是要一人去建造 “广


“直语 相 刺”,但 也 不 乏 如 “后 段 胸 襟 极 阔” 厦千万间” “大蔽天下寒士”,而是用自己的
的赞美。对比 《唐诗援》 和 《佣说诗岘》 中 生命向天地祈求,希望当唐王朝能早日出现像
的两处评语,可以看出,两者之间既存在互相 尧舜那样的明君来 “大蔽天下寒士”。关于这
排斥的关系,又存有互相补充的关系。说它们 一问题,宇文所安有过更为精辟的论述: “个
互相排斥,是因为 《唐诗援》 中的评语认为发 人叙述变成了祈求,不是如同社会批评歌行中
出 “安得广厦千万间” 这样的 “大愿力” 是 的向朝廷权威祈求,而是向宇宙秩序的更高权
一种 “措大想头” 的 “浮夸” 之举,而 《佣 威祈求。而在向这些看不见的力量祈求时,诗
说诗岘》 中的评语却认为正是这种 “措大想 人采用了帝王礼仪的方式,说明祈请者愿意以
[4]( P236)
头” 的 “浮夸” 之举体现了诗人杜甫 “胸襟 死表明真诚。 ” 我们都知道,在封建社会
极阔”; 说它们互相补充,是因为我们将这两 中,特别是君主专制制度确立以来, “士” 这
种评论放在一起会发现,它们互相矛盾的地方 一群体一直是为维护君主的统治而服务的,这
恰恰就是它们可以互相补充彼此片面之处的地 既是历 代 君 主 养 “士”、纳 “士” 的 最 终 目
方。但杜文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将两处 的,也是历代君主对 “士” 这一群体的终极期
评语孤立对待。这种孤立对待语料对文学作品 待。相应地,作为服务主体的 “士” 对自己的
进行批评的方法实际上是很难得出客观的批评 君主也会抱有一定的期望,而最为强烈的自然
结果的。杜文对前人批评语料的孤立对待,还 是希望自己的君主能够礼贤下士,能够庇佑自
体现在其在论述时只选取了前人 “直语相刺或 己。这种心态也实属人之本能。美国著名人本
暗含讥议” 的批评语料,而对前人的赞美之语 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将人的 “需要” 按由低到
却不曾问津。事实上,对于 《茅》 的赞美,古 高的顺序分为 “生理需要”、 “安全的需要”、
今皆有,柳宗元曾在 《杜甫画像》 中如是说: “爱和归属的需要”、“尊重的需要” 和 “自我
“吾庐独破受冻死,不忍四海赤子寒飕飕。伤 实现的需要” 等 5 个 层 次。纵 观 以 上 5 种 需
[2]( P560)
屯悼屈止一身,嗟时之人我所羞。 ” 今人 要,我们可以发现,在那个 “普天之下,莫非
朱东润在为 《茅》 解题时也曾发出感慨: “末 王土。帅土之兵,莫非王臣” ( 《诗经 · 小
段异境,设 想 大 庇 天 下 寒 士 的 万 间 广 厦 的 出 雅》) 的封建时代,特别是对于以服务君主为
现,把个 人 困 苦 丢 在 一 边。这 是 杜 甫 许 身 稷 己任的 “士” 来讲,他们自身各种需要的实现
契,饥溺为怀的思想的升华,字字从肺腑中流 其实是以帝王的庇佑为大前提的。而到了本来
[3]( P136)
出,故真气博弈,千古常新。 ” 因此,杜 就已经茕茕独立、顾怜自影的 “寒士” 那里,
文只选取对 《茅》 “直语相刺或暗含讥议” 的 这种 “大前提” 对其自身各种需要能否实现所
批评语料而忽视其他批评语料的做法在一定程 具有 的 决 定 性 作 用 也 就 更 加 明 显 了。因 此,
[5]( P10)
度上不免有 “为了论证而论证” 之嫌。 “一生只在儒家界内” 的杜甫是不会产生
自己去 “大庇天下寒士” 这种颇有僭越之嫌的
二 想法的,但 他 却 一 定 会 将 其 寄 托 于 自 己 的 君
对 《茅》 进行了综述性评价之后,杜文又 主。既然杜甫不是要自己去建广厦,那么又何
从 “措大想头,不足为贵”、 “事乖情违,格 来 “无力” 之说呢?
近鄙陋” 以及 “以意为诗,镵刻成 癖” 三 个 再者, “杜甫也无心去办” 的说法,与事
方面对 《茅》 作了全新审视。与综述性评价一 实也存有一定的距离。提到杜甫,我们首先想
样,杜 文 所 持 理 据 同 样 存 有 诸 多 可 斟 酌 的 到的或许是他那 “沉郁顿挫” 的创作风格和极
地方。 具现实色彩的创作手法,但我们更加不能忘怀
( 一) 关于 “措大想头,不足为贵” 的还是他那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所以,每当
此处杜文所持理据主要有三: 提及杜甫,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称其为 “爱国
1. 杜甫本人无力去办,也无心去办 诗人”,而不称其为 “浪漫诗人” 或 “豁达文
首先,诚如杜文所讲, “诗写 ‘我’ 在当 人”。因为 “浪漫” 一词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属
时权可称之为 ‘风灾’ 之下,自住的草堂被卷 于太白的,而 “豁达” 一词则更多地偏爱了东
走 ‘三重茅’,尚且只能 ‘归来倚仗自叹息’, 坡。如果我们系统地阅读杜甫的作品,便又会
那么 他 肯 定 无 力 成 就 ‘广 厦 千 万 间 ’ 的 事 禁不住发出 “后世但作诗人看,是我抚几空嗟
· 47·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咨” ( 《读杜诗》) 的感叹。因为杜甫的 “爱 的未来在哪里,但作为一个儒家的服膺者,他


国” 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其中既有对上层君主 的心又无法离开国家,无法离开君主,更无法
“君王纳凉晚,此味亦时须” ( 《槐叶冷淘》) 离开人民。所以,即使知道希望渺茫,即使处
的牵肠挂肚,也有对下层劳动人民 “不为困穷 境苦不堪言,杜甫还是忍不住以 “吾庐独破受
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 ( 《又呈吴郎》) 的 冻死亦足” 向上天祈求,祈求自己的君主能够
体恤与怜悯; 既有对男儿 “勿为新婚念,努力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此情此意, “滑稽可
[4]( P236)
事戎行” ( 《新婚别》) 的谆谆劝诫,又不乏对 笑又豪壮英勇”, 满是悲壮却未尝苍凉!
征人 “去 时 里 正 与 裹 头,归 来 头 白 还 戍 边 ” 因此,杜甫并没有想陷 “天下寒士” 于不义,
( 《兵车行》) 的深切同情; 既有对奢靡贵族 只不过是想借 “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之句
[4]( P236)
“秀罗衣裳照莫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的冷眼 “说明祈请者愿意以死表明真诚” 罢了。
讽刺,又有对不义之战 “杀人亦有限,立国自 ( 二) 关于 “事乖情违,格近鄙陋”
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 《前出塞》 此处杜文所持理据亦主要有三:
之六) 的无情鞭挞。试问这样一位对国家爱得 1. 苛责 “群童”,有失仁厚
如此深沉、对人民爱得如此真切的伟大诗人, 杜文认为,作者称 “群童” 为 “盗 贼”,
[1]
又怎会 “无心” 呢? “有失诗人忠厚之心”。 杜文的观点合乎 “生
2. 皇帝也许可以办,却一定是不办 活真实”,却不符合 “艺术真实”。 “生活真
在封 建 社 会 中,忠 臣 的 义 务 之 一 便 是 进 实”,是指用真实的人或现象加以衡量和评价
谏,杜甫是勇于向自己的君主进言的真忠臣。 的真实性,它是一种直接的、镜面反射式的真
关于这一点,萧涤非先生曾说: “与其说杜甫 实; 而 “艺术真实”,则是指潜伏在生动、具
是 ‘一饭未尝忘君’,不如说他是 ‘一饭未尝 体、可感的文学形象外观之下 “更为深刻、更
[8]( P41)
忘致君’。什么是 ‘致君’? 那就是 变 坏 皇 帝 为隽永” 的一种真实性,这种真实性往往
[6]( P48)
为好皇帝,干涉皇帝的暴政。 ” 莫砺锋先 受制于 “文艺创作和审美活动中人的审美心理
[8]( P64)
生也曾说: “杜甫的忠君其实有一个特定的内 规律对于客 观 规 律 的 干 预 和 扭 曲” 以及
涵,那就是希望通过贤明的君主来实现仁政, “文学艺术的形式规律对于生活规律的限制和
[7] [8]( P65)
即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 其实杜甫 修正”, 因而是一种间接的、经历了就实
的心中也清楚地知道,当时昏庸无道的肃宗, 为虚和以虚化实双过程的真实。正是 “艺术真
是不怎么可能去建 “广厦千万间” 来 “大庇 实” 的存在,文学疆域中的东西往往与现实生
天下寒士” 的,要 不 他 又 何 以 在 “广 厦 千 万 活中的 东 西 迥 然 有 异 甚 至 大 相 径 庭。杜 甫 在
间” 之前加上一个表示疑问的语气词 “安得” 《茅》 所写的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
呢? 但即便是这样,充斥于杜甫全身心的忠君 面为盗贼” 之 句,表 现 的 正 是 一 种 “艺 术 真
爱民之情,还是支撑着这个 “没落” 的儒家服 实” 而非 “生活真实”。进一步讲,杜甫之所
膺者去践行在他看来一个忠君之人所必须践行 以称 “群童” 为 “盗贼”,并非表达自己的愤
的事情——— “致君”。因此,皇帝有没有可能 恨,而是 突 出 自 己 的 境 遇 已 经 几 近 窘 迫 的 极
去建 “广厦千万间”,有没有 “大庇天下寒士 致。此时的 “盗贼” 已不是生活中真实的行恶
俱欢颜” 的想法,与杜甫着实没有太大关系。 之人,而是作为一种被艺术化了的词汇,为达
3. 于义不合,故不可以办 到一定的创作效果而出现在特定的语境之中。
杜文认为作者 “使 ‘天 下 寒 士’ 把 住 有 2. 不通事理,妄责他人
‘广厦’ 的幸福建立在杜老一人 ‘冻死’ 的幸 首先,杜文认为, “群童” 所捡拾的茅草
福之上, ” 并 由 此 得 出 “吾 庐 独 破 受 冻 死 亦 是 “天实与之”,而非其 “有心攘夺老杜之屋
[1]
足” 一句说明杜甫颇有 “为搏我一人之高名而 茅为己有”。 其次,杜文认为, “飞茅天降”,
陷 ‘天下寒士’ 于不义之嫌” 的论断。 “吾庐 “群童” 当然不知道那 “茅” 是谁家之茅了,
独破受冻死亦足” 一句并非杜甫对当时皇帝或 因此,“群童” 之 “抱茅入竹去”, “实当以为
[1]
上天作出的一个承诺,而是为了表明自己祈求 是捡拾 无 主 之 物,问 心 无 愧。 ” 杜文忽略了
时的诚心。更进一步说,杜甫之所以发出 “吾 “公然” 一词。 “公然” 即在别人面前发出某
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的话语,是因为在那个皇 种动作或存在某种状态。如是,当时 “南村群
帝昏庸、奸佞当道的年代,他实在看不到国家 童” 与 “杜甫” 应该相距很近,因此, “南村
· 48·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王 鑫: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之献疑

群童” 实际上知道自己所捡拾之 “茅” 是杜 青鸟飞去衔红巾” ( 《丽人行》) 是他对奢靡荒


甫的。此外,杜文还认为 “南村群童” 所捡拾 淫的权贵的揭露; “殿前兵马虽骁雄,纵暴略
之 “茅” 是 “挂罥长林梢” 或 “飘转沉塘坳” 与羌浑同” ( 《三绝句》) 是他对鱼肉百姓的军
之 “茅”,对于杜甫来讲,都是 “已无可回收 官的鞭 挞。因 此,黄 生 先 生 在 谈 到 杜 甫 时 曾
[1]
利用” 之 “茅”,并由此证明杜甫的 “苛责 说: “杜公关心民物,忧乐无方,真境相对,
[10]( P127)
‘群童’,有失仁厚”。但假如 “群童” 捡拾之 真情相融,盖有不知其然而然者”; 冯建
“茅” 真如杜文所说是 “已无可回收利用” 之 国先生也对杜甫的 “民本” 思想做过如此评
“茅”,他们又何以要抱呢? 价: “由于杜甫长期生活在人民中间,所以在
3. 厚此薄彼,启人生疑 他的身上还有一种传统士大夫缺乏的品质。他
杜文认为杜甫在文章的前半部分对 “南村 从没有那种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的姿
群童” 一 “茅 ” 不 拔, 在 文 章 最 后 却 为 了 态,能和 黎 民 平 等 地 交 往 并 产 生 亲 密 的 情 感
“天下寒士” 要 “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这 ……杜甫对黎民的爱从来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
显然是厚 “寒士” 而薄 “群童” 的。杜文的 和恩赐,而是设身处地,实心实意,尽己所能
[11]
这种观点实际上是由于只讲求 “生活真实” 而 的帮助。 ”
轻视 “艺术真实” 所致。此外,杜先生同郭沫 ( 三) 关于 “以意为诗,镵刻成僻”
若先生一样,怀疑杜甫带有 “地主 ‘阶级立场 此段论述中,杜文的核心观点是 “ 《茅屋
[1]
和思想感情’”, 所以才会唯厚 “寒士” 而独 歌》 根本的问题在于情、事、意三者的不尽相
薄 “群童”。关于 《茅》 一文中的 “寒士” 的 合甚至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原因是其很可能并
阶级归属问题,杨延治先生曾说: “杜甫诗中 不真正从生活中来,而是为抒发其 ‘高调’ 的
的 ‘寒士’,不仅没有超出传统的 ‘士’ 的范 理念而作。这应该有作家个性上的原因,即杜
围,而且有它十分确定的对象,它具体指的就 甫虽重功名,但更重诗名,功名不利之后尤重
[1]
是包括杜甫在内的这样一些没有博得功名或虽 诗名,为诗太过刻意。 ” 我们在上文的相关论
有功名而无富贵的穷知识分子,这是一个附属 述中已经阐释艺术创作过程中产生的 “艺术真
[9]
于封建地主阶级的阶层。 ” 诚然,杜甫在创作 实” 与 “生活真实” 的区别,即由 于 作 家 创
《茅》 之时,的确是一位 “没有博得功名” 的 作心理机制和文学自身规律性等因素的参与,
“穷知识分子”,因此,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 隐藏于文学作品中的 “艺术真实” 对 “生活
颜” 一 句 中 的 “寒 士 ” 确 指 像 杜 甫 一 样 的 真实” 不是镜面成像式的反射,而是一种间接
“没有博得功名” 的 “穷知识分子”。但我们 的、经历 了 就 实 为 虚 和 以 虚 化 实 双 过 程 的 真
同时应该注意的是, “知识分子” 并不等价于 实。正是在这个意义层面上,列宁指出: “艺
[12]( P66)
“地主阶级”,特别是在科举制高度成熟的唐 术并不要求把它的作品当做现实”, “反
代。所以,杨延治先生也只是说 “这是一个附 映可能是对被反映者的近似正确的复写,可是
[13]( P330)
属于封 建 地 主 阶 级 的 阶 层”,而 这 里 的 “附 如果说它们是等同的,那就谬误了”。
属”,更多的则是指 “穷知识分子” 以 “服务 再者,杜文认为 “杜甫虽重功名,但更重
地主阶级” 为归宿点。 诗名,功 名 不 利 之 后 尤 重 诗 名,为 诗 太 过 刻
再者,虽然杜甫在阶级属性上从属于 “地 意。” 在这 一 点 上,我 们 同 样 是 不 太 赞 同 的。
主阶级”,但他却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阶级属 我们都知道,杜甫出生于一 个 世 代 “奉 儒 守
性而偏爱 “地 主”,更 加 没 有 孤 立 下 层 人 民。 官” 的封建官僚家庭,特殊的家庭环境使得其
由于受到儒家 “民本” 思想的深刻影响,杜甫 一生都游走于 “儒家界内”,这早已在学界达
从来 都 是 心 系 天 下 百 姓 的。 “枣 熟 从 人 打” 成共识。既然从不曾走出 “儒家界内”,杜甫
( 《秋野五首》) 是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深深体 又何以 “虽重功名,但更重诗名” 呢? 因为在
恤,而 “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 ( 《为 众家之中,没有哪一家比儒家更强调 “学而优
农》) 则是他对农村生活的由衷 赞 美。同 时, 则仕” ( 《论语·子张》) 的了。而且,虽然杜
为了维护下层人民的利益,杜甫从不吝啬对同 甫的确是 “功名不利”,但他并非仕途不顺之
属 “地主阶级” 之人恶行的指责: “苟能制侵 后就 “尤重诗名”。无论仕途相对顺畅的时期,
陵,岂在多杀伤! ” ( 《前出塞》 之六) 这是他 还是政治蹩脚的时候,杜甫那颗赤子之心始终
对穷兵黩武的帝王的批判; “杨花雪落覆白苹, 没有离开过他的国家,他的君主,更不曾离开
· 49·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过天下苍生。 受到儒家思想熏陶的杜甫,从没忘记孔子强调
此外,杜文说杜甫 “为诗太过刻意”,这 的 “正名” 之道,更不会有妄图僭越君主的大
与实际也是相去甚远的。首先,我们必须承认 逆不道之举,因此杜甫所期待的是,唐王朝能
杜甫是一位在创作上追求完美的诗人: “为人 早日出现一位像尧舜那样贤明的君主来 “大庇
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 《江上值水 天下 寒 士”。而 至 于 “安 得 …… 死 亦 足 ” 几
如海势聊天短述》) 、 “毫发无遗憾,波澜独老 句,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说 明 杜 甫 “许 身 稷
成” ( 《敬赠郑谏议十韵》) 、 “陶冶性灵存底 契,饥溺为怀的思想”,但更多的却是诗人对
物,新诗改罢自长吟” ( 《解闷十二首》) 无一 当时君主 “不君” 之举的谴责,同时也有诗人
不表现着其惨淡经营和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 对唐王朝命运何去何从表现出来的迷茫。杜甫
但我们同样应该承认的是,惨淡经营、一丝不 之所以用自己的生命向上天祈求,是因为他对
苟的创作态度并不足以证明杜甫 “为诗太过刻 当时的肃宗已经失望,一句 “安 得 广 厦 千 万
意”。同后 来 出 现 的 贾 岛、韩 愈 等 “苦 吟 诗 间” 便将这种 “失望” 表达得淋 漓 尽 致。所
人” 相比,杜甫的那点所谓的 “刻 意” 恐 怕 谓 “安得”,就是 “哪里能得到” 或 “怎样能
连 “小巫” 也算不得吧。仍需一提的是,历代 得到” 的 意 思。但 杜 甫 始 终 是 杜 甫,儒 家 之
文人,但 凡 有 点 成 就 的,大 多 都 是 工 于 创 作 “忠” 从 未 “放 过 ” 他,所 以,纵 使 百 般 困
的,更何况是一代大宗杜甫。 苦,万般失望,杜甫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弃君主
和国家于不顾,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三 ( 《江雪》) 永远不是他的追求,“致君尧舜上,
《茅》 一文可分为四个部分: “八月…… 再使风俗淳” ( 《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 才
塘坳” 为第一部分,主要写 茅 屋 被 吹 破 的 情 是他永恒的夙愿。
形。“南村……昏黑” 为第二部分。第二部分 此外,除了以上几种情感, 《茅》 还表达
紧承第一部分内容,通过对群童抱茅事件的描 了作者对自己坎坷遭遇的哀叹以及对家人儿女
写,从侧面突出诗人当时 处 境 之 艰。 “布 衾 的愧疚。文章的前三个部分写的尽是诗人自安
……由彻” 为第三部分。第一、第二部分是诗 史之乱以来所流的 “辛酸泪”,而一句 “布衾
人对 “茅屋” 被吹破后自己经历的窘境的具体 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则道尽了一位
描述,第三部分则是诗人在第一、第二部分的 丈夫及父亲对妻子、儿女的亏欠与内疚。我们
基础上,由眼前之苦联想到自己自经历过安史 称杜甫为 “诗圣”,但 “诗圣” 也是活生生的
之乱以来所遭受的各种苦楚,是一种概括性的 人,也有普通人所有的七情六欲。杜甫作为我
描述。“安得……亦足” 为第四部分。该部分 国古代文学史上将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发挥到极
诗人由己推人,由自己的遭遇想到天下还有很 致的典型之一,从不吝啬将自己的私情展现给
多像自己一样饱受潦倒之苦的 “寒士”,百感 世人。但在观照自身境遇的同时,杜甫往往能
交集之余,诗人以自己的生命祈求上苍,期盼 够由己推人,将自己的私情与对国家的担忧、
唐王朝能够出现一位明君来 “大庇天下寒士”。 对社会的批判有机地结合。所以, 《茅》 所表
第四部分既基于前面三个部分,又是对前面三 达的思想情感是复杂的,其中既有诗人对当时
个部分 质 的 总 结 和 升 华。由 是 观 之,在 结 构 君主 “不君” 之举的鞭挞,又有唐王朝命运何
上,《茅》 各个部分环环相扣、契合得当,具 去何从的迷茫; 既有对统治阶层,特别是皇帝
有严整的行文格局。此外, 《茅》 通篇皆用口 的失望与怀疑,又有对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
语,形成了简洁质朴、真挚自然的语言风格。 俗淳” 的执着追求; 既有对自身坎坷的顾影自
因此,从外部形式的角度说来, 《茅》 绝不失 怜,又有对 妻 子 儿 女 的 “无 颜 以 对”。因 此,
为一篇浑然天成的杰作。 从文本所表达的思想情感的角度来审视 《茅》,
关于 《茅》 所表达的思想情感,学界大部 它同样不失为一篇情感真挚、沉郁顿挫的不朽
分研究者认为其主要表达的是杜甫甘愿以死来 之作。
“大庇天下寒士” 的伟大情怀,如前文所涉及 由是观之,将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一文
的朱东润先生对它的评价。此种解读,是很值 作为 “杜诗最高成就的代表” 或许不甚恰当,
得斟酌的。如前文所言,杜甫并非是要自己去 但称其为 “我国古代诗歌的优秀之作” 则属实
建 “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自小就 至名归。这样一篇结构整饬、真情涌动的爱国
· 50·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
王 鑫: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献疑》 之献疑

之作也无疑会长存于中学语文课本之中。 参考文献:
[1] 杜贵晨 . 杜甫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四 献疑 [J] . 学术研究,2012,( 6) .
对于文学作品的解读, “仁者见仁,智者 [2] 王安石 . 王文公集 [M] . 上海: 上
见智” 的现象是一种合理性存在。但我们应当 海人民出版社,1974.
具有两种基本眼光: 当我们将某一文学作品视 [3] 朱东润 主 编 . 中 国 历 代 文 学 作 品 选
为一种自我慰藉的精神食粮时,主观性批评自 [M] .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然无可厚非,如果有一千个读者,自然允许一 [4] 宇文所安 . 盛唐诗 [M] . 北京: 生
千个林黛玉的存在; 而当某一文学作品作为一 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
种公共性、知识性的人文性媒介呈现在我们面 [5] 刘 明 华 . 杜 甫 研 究 论 集 [M] . 重
前时,客观批评的参与则更显重要。原因在于 庆: 重庆出版社,2004.
知识性的存在是符合实际客体的存在,是被客 [6] 萧涤菲 . 杜甫研究 [M] . 济南: 齐
体化的 “主观” 而不是被主观化的 “客观”。 鲁书社,1980.
作为杜诗的代表作之一, 《茅》 显然是一种公 [7] 莫砺锋 . 论杜甫的文化意义 [J] .
共性、知识性的人文性媒介,对其所作的批评 杜甫研究学刊,2000,( 3) .
自然要几近文本事实,所以,我们产生了对杜 [8] 姚文放 . 文学理论 [M] . 南京: 江
文献疑的想法。遗憾的是,由于能力有限,拙 苏教育出版社,2010.
作中的诸多观点也难逃 “一孔之见” 之嫌,论 [9] 杨延治 . “寒士” 释疑 [J] . 天津
述的角度也不够全面,如拙作在对 《茅》 进行 师范大学学报,1982,( 5) .
分析时,与语言学、文字学方面相关的知识涉 [10] 黄生 . 杜诗说 [M] . 北京: 中 华
及较少,而任何文本都是由各式语言和文字构 书局,1992.
成和呈现出来的。因此,若想对某一文本形成 [11] 冯建国 . 论杜甫的民本思想 [J] .
几近客观的认识,适当的语言学和文字学的研 清华大学学报,2002,( 3) .
究视角的参与是尤为必要的。所以,在今后的 [12] 列宁 . 哲学笔记 [M] . 北 京: 人
研究过程中,应多从语言学和文字学的角度对 民出版社,1974.
《茅》 作更为深入的解读,以对其形成更为深 [13] 列宁 . 列宁选集 [M] . 北 京: 人
刻的认识。如若批评任何文学作品,都渗透语 民出版社,1972.
言学和文字学的眼光加以审理,不仅有益于文
本批评自身,同时也为语言学和文字学的汇通 ( 责任编辑 王碧瑶)
提供了一种极大的可能性。

Questioning “Questioning Du Fu’s My Thatched Cottage Destroyed in an Autumn Storm”


———On the Issue of Criticism of My Thatched Cottage Destroyed in an Autumn Storm

WANG Xin
( School of Linguistic Sciences,Jiangsu Normal University,Xuzhou,221009,Jiangsu Province)

Abstract: The paper / DuFu Mao wu wei qiu feng suo po ge xian yi / puts forward an interpretation dif-
ferent from conventional ones , at the same time, the perspectives it is from almost include the ones in aca-
demic word criticising / Mao wu wei qiu feng suo po ge / . The author first questions and analyzes justifica-
tions of / Du Fu mao wu wei qiu feng suo po ge xian yi / in the basis of the results of previous studies,then
the author tries to give a correct interpretation of / Mao wu wei qiu feng suo po ge / from multiple perspec-
tives ,basing on the external form of the poetry mentioned above and thoughts and emotions it expresses.
Key words: / Du Fu mao wu wei qiu feng suo po ge xian yi / ; / Mao wu wei qiu feng suo po ge / ; val-
ue; evaluate
· 51·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14 年第 1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