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0

侵权责任法所保护的利益范围系列讲座(二)

张民安 邓梦桦记录整理

在上一次讲座中,我们主要介绍了五种《侵权责任法》和《民法总则》以外的保护利益,
包括契约性债权、人身自由权、人格尊严权、无罪推定受尊重权和机会利益。在本次讲座中,
我将介绍第六、七、八、九种《侵权责任法》和《民法总则》以外的保护利益,即安宁权、
环境权、住所权和迁徙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权。
六、安宁权
(一)隐私权领域中精神性的安宁权
《侵权责任法》会保护一个人所享有的安宁权。如果一个人侵犯别人的安宁权,那么你
必须对别人承担侵权责任,除非你有拒绝承担侵权责任的正当理由。安宁权这个概念,中国
的民法学者是从最近才开始慢慢建构,最近有些教授才开始写文章,要求承认安宁权是一个
人格权,但是这些教授没有搞清楚安宁权的含义。就是你在中国想要构建一个受《侵权责任
法》所保护的安宁权,你要搞清楚安宁权的现状。什么叫安宁权的现状?我们在隐私侵权责
任领域,我们承认了隐私权当中有安宁权的内容。什么叫隐私权领域有安宁权的内容啊?就
是你家里,你结了婚,你过着夫妻生活,过着养儿育女的生活,这种私人生活当然属于隐私
权的范畴。如果有人偷偷地潜入到你的家里,或者在你的窗外偷偷地窥探你家庭的生活,或
者这些人虽然没有到家里窥探你的生活,但是他拿着那种现代科技,他拿着长距离的摄像头,
直接对着你家里,那么你家里的一切生活内容都会被他看着了。那么你可以想象一下,有谁
会愿意自己的家庭生活、私人生活被人侵扰啊、被人打扰的啊?那这样说大家就理解了,隐
私权领域有一种安宁权就叫做侵扰他人安宁的隐私侵权。就是人家享有在私人领域安安静静
地生活,免受你的侵扰,免受你的打扰的权利。如果你侵入人家的私人生活,打扰人家的私
人生活,尤其是你现在用各种科技手段去窥视他人的私人生活,他的安宁权就会被侵害。那
当然这个时候你应该承担起侵权责任。隐私权里已经有一种安宁性的隐私权,我们可以称之
为安宁性的隐私权。那你现在想在中国建立安宁权,你怎样协调隐私权当中安宁性的隐私权
呢?隐私权领域,安宁性的隐私权我前面有提到,它主观内容就是你这个人想保有私人生活,
想安安静静地生活,你不想别人打扰你的生活、侵扰你的生活,但是人家来打扰你生活、侵
扰你的生活。你结了婚,过着新婚的生活,你准备到威尼斯度假。你在那里订了一个很高档
的酒店,你们在享受着男欢女爱的生活。这个时候有人就跟着你,他潜到你那个酒店去,在
酒店里面安装摄像头。所以现在人家说不要去轻易开房。你一开房人家就可能在酒店里装上
摄像头,直播你们在房间里的亲密生活。那么这个就是侵扰隐私权的行为,你这种窥探、偷
拍人家在酒店里面的亲密的性生活的行为,是侵扰人家隐私的。那你这个隐私权和你这个安
宁权怎么去协调?这是第一个问题。
(二)物权领域的生活安宁权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物权领域也承认安宁权。什么叫物权领域也有安宁权?我们叫物权
领域的生活安宁权,什么叫物权领域的生活安宁权?就是大家知道,过去在第二次工业革命
之前,西方社会是个农业社会,是个手工业社会,巴黎的大街就像改革开放之前的北京市一
样,人烟稀少,一家一户地都是那种矮房子,没有工厂、没有企业、没有烟尘、没有气味,
过着农村的那种生活,过着手工业的生活,所以农业社会、手工业社会有一种,你晚上种完
田干完农活,回到家就睡觉,你的窗户不用关,门不用关,因为没有气味,没有气味污染、
没有光污染,没有臭气熏天的地方。但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把这一切改变了,第二次工业革命
之后,你的周围开始冒起大量的工厂,冒起了大量的企业。这些楼房建的越来越高,工厂排

1
放的烟尘越来越多,排的污水是越来越多。你的邻居就是一个大工厂,它每天排放着巨大的
烟尘。那你关不关不关窗户?你不关窗户,它的废气就飘过来了,你每天闻着那种石化公司
的气味,。你的邻居现在是个大型的企业,它的楼房就像美国的世贸大厦,是个近两百层的
大楼,你的周围现在全部被大厦给围着,你现在这个三层的楼现在是暗无天日,没有通风的,
没有采光的,美图闻着工厂排放的气味。那这个时候你在你的家里怎么生活?那我们把这个
叫做物权法上的不动产侵权。就是在物权法上,一个不动产的相邻人,他每天排放着难闻的
气味,排出来那种臭气熏天的水,他整天这个玻璃反光,他的楼房把你的房子围得水泄不通,
那你说你在家里怎么生活?你家里每天开不了窗户,即便你不开窗户,你在家里还是闻着难
闻的气味。你家里每时每刻窗户关得紧紧的,那些灰尘都进来了,所以你的家里每天二十四
小时要打扫五次。那你想想你要怎么生活,那我们把这个安宁生活也叫安宁权。但是这个安
宁权跟我前面讲的那个不一样,前面那个安宁权是精神性的,是精神性的安宁权,属于隐私
权的范畴。后面讲的这个是物权里面,物质性的安宁权。就是你的住所,因为你跟别人相邻,
所以在你的住所上的这些日常的生活已经受到侵扰,气味污染你、灰尘污染你、噪音污染你、
光污染你,你根本没办法生活。因为你没办法生活,你的安宁被打扰了。
(三)在中国如何建构侵权法上的安宁权
我们的民法上已经有两种安宁权的内容,你现在再想在侵权法上建构一种安宁权,那你
这种安宁权怎么建构,那侵权法上怎么去建立一个统一的安宁权呢?这个是我们必须考量
的。一种考量就是让安宁权跟隐私权交叉,即我们既承认独立的安宁权,也承认隐私权当中
有安宁权。这是一种做法,两种权利交叉。如果你侵犯了我精神性的安宁权,我要么可以告
你侵犯我的隐私权,我要么可以告你侵犯我独立的安宁权,要求你给我承担责任。
另一种做法就是把物权法上的那个我刚才讲到的不动产相邻当中的安宁权,和隐私权当
中的精神性的隐私权,把它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独立的安宁权。就是把隐私权那块拿掉,
把物权法当中那一部分拿掉,虽然这两个的性质不一样,一个是精神性的,隐私权属于精神
性的。那个不动产相邻的安宁权属于物质性的,它是物权。如果是在工业革命之前,你生活
的环境是个大农村,是个手工业社会,你就能够安安静静地过着很好的生活,但是现在不行。
那么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的安宁权,那这是一种统一的做法。
(四)公共场所的安宁权
安宁权除了包含这两种传统的基本权利,一个是精神性的,一个是物质性的之外,在中
国来讲,现在建立安宁权还有第三个使用领域。什么领域呢?就是公共场所的安宁权,你在
公共场所里有没有安宁权?你到了公共场所,如果有人跟踪你、有人偷拍你、有人盯着你,
你会不会感觉到恐惧?会不会感觉不方便?你内心的安宁是不是会受到侵扰?现在中国公
共场所的摄像头你知道有多少个?连我们的教室都有公共摄像头,我们中山大学现在全世界
名气很大,为什么我们中山大学在全世界名气很大啊?现在有个排名,说中大有多少个学科
进入世界多少强,但那个算个什么呢。我们中大名气大的,一个是我们的公共摄像头,教室
有公共摄像头。早些年学校解释说公共摄像头不是监控老师的,平常不开启,只有在考试的
时候才开启,监控学生考试,这是当年的一个解释。后来的解释是,这些摄像头有一段时间
是监控学生的,是对着学生的,现在的摄像头是对着我们教授的,中大课堂的摄像头是对着
中大教授的,明白没有?所以我这个教授在课堂上讲的任何话,都被清清楚楚地拍下来。那
么他想听你讲什么,他就可以随时拿出来他自己来听。所以像这样的摄像头,现在在中国很
多很多。我当年想研究公共场所的隐私权,我想了解一下中国究竟有多少部公共摄像头,我
在网上是找不到数据的。有人说到 2020 年,中国的公共摄像头高达 2 亿部,中国总共 13 亿
人口,有 2 亿部公共摄像头,所以一个公共摄像头它会记录、监控 6 个人,那你说这个有没
有侵犯别人的内心安宁?这个据说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因为西方社会研究公共摄像头,
它很少研究中国的,因为中国的东西它不清楚,因为政府不公布的。至少我当年我写公共场

2
所的隐私权的时候,我经常在中大散步的时候,在中山大学每隔 20 步,每隔 20 米,就有一
个摄像头对着我。那你看这个东西很恐怖的嘛。据说世界上公共摄像头最多的,除了中国之
外,就是英国。英国现在从大街小巷,从乡村到大都市,全部覆盖了公共摄像头。它的公共
摄像头高达四百万部,一个人他从伦敦早晨出门上班,到晚上下班回来,他在公共摄像头里
面拍摄,平均出现了 20-30 次。那你想想你还有什么隐私可言。所以现在有一种理论叫“隐
私不保的年代” ,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奥威尔当年写的《一九八四》的那个名著的景象,公共
摄像头大街小巷都是。现在我们中山大学又有一个地方名气很大,什么名气很大?一个是教
室安装摄像头,还有一个是教室内挂上七不准,那这个名气更大。第三个名气大的是中大启
用了脸部识别技术,就是进出中山大学的校门一定要刷脸。脸部识别技术在美国的一个公司
在 1986 年美国开发出来的,当年美国的政府在一个小镇上启用脸部识别技术,最后这个小
镇上的民众全部反抗,最后政府就把它拿掉了。最近英国有个地方准备启用脸部识别技术,
但是英国的民众上街,为什么?因为脸部识别技术,按照英美法的理论,它会侵害你的隐私
权。所以,英美法认为,公共摄像头也罢,脸部识别技术也罢,它侵害的是你公共场所的隐
私权,所以他们很反对。那我们中山大学可能在全国是最早启用脸部识别技术的。当然我跟
大家讲,中大这个脸部识别技术是技术很落后的,是第一代产品,是中国有些人在国外把国
外的第一代的脸部识别技术拿回来,所以他的识别技术很差。现在真正快的脸部识别技术是
非常非常快的,准确率很高。我们这个第一代,你像我就很难识别了,因为我启用的是早些
年的相片,如果我现在用现在的相片就识别得很快,但是我用的是早些年的相片,所以识别
得很慢,因为它的技术还有网络很慢,中国的网络是全世界最慢的,很多防火墙的审查,所
以这种情况下,脸部识别技术在中大启用,它有没有侵害你在公共场所的安宁呢?所以中国
民法上面临一个问题,你在公共场所究竟是享有隐私权还是安宁权呢?如果有人在公共摄像
头里面拍摄你在公共场所的所作所为,有一段时期,中国有个网站二十四小时直播,把你在
商店的、饭店的,把你直播在网上去,那现在这些人在网上直播你,未经过你同意,侵害到
了你的什么权利了?
现在公共摄像头技术最发达的是在英国,它的公共摄像头发达到什么程度呢?你可以观
察一下,所以你要不学你就不明白,中国的公共摄像头现在它的技术也很落后,据说现在中
国的公共摄像头最发达的是在天安门,天安门的公共摄像头是最先进的。现在你们将来会做
检察官,会做法官,这个你要在火车站,到处都是摄像头。如果你是歹徒在火车站砍人,摄
像头把你拍下来,现在检控的检察院就拿你在公共摄像头里的画面起诉你,说这不就是你吗。
现在那些摄像头拍摄的画面都很不清晰,所以很难作为证据在法庭上使用,这是个很好的现
象,至少保护了你的隐私,或者至少能保护你的安宁权。因为虽然我们现在的摄像头很多但
是技术落后,我的意思就是说,一个人你在公共场所从事任何活动,你能不能说人家用摄像
头去拍你,那他侵害了你的隐私权呀?美国是这样,美国说私人场所有隐私权,公共场所也
有隐私权,这是美国的侵权法是这样讲的。但是他这个理论很难拿到中国来用,因为中国承
认隐私权也承认肖像权。你说公共场所你有肖像权还可以理解,为什么?公共摄像头拍摄你
在北京路的所作所为,它的视频里当然有你的肖像,所以你不能说公共摄像头是侵害了你的
肖像权,至少在中国来讲这不可行。但是你也很难说人家在公共场所拍摄你的视频就是侵犯
你的肖像权,因为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侵犯肖像权必须有一个要件,什么要件?必须
是为了营利。你为了营利的目的,你拍摄人家的肖像,你使用人家的肖像,而现在那些大街
小巷的安置摄像头的人他不是为了营利,明白没有?在中大,在课堂上,你架着一个摄像头
对着我们学生,对着我们老师,他显然不是为了赚钱,他是监控你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
你又不能说他侵犯了你的肖像权,因为它不符合《民法通则》侵犯肖像权的构成要件,侵犯
肖像权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一定要是为了营利,那我现在大街小巷的监控设备,我偷
拍你,我显然不是为了营利。那这种情况下,公共场所,人家使用摄像头公开的也罢,隐藏

3
的摄像头也罢,他拍摄你在公共场所的所作所为,他究竟侵犯了你什么权利?
我想来想去,它应该侵犯了你的安宁权。为什么它侵犯了你的安宁权?当你在北京路逛
街的时候,比如说我们班上两个闺蜜,到了大三,她心想我这大三的课就修满了,除了张教
授的侵权责任法其他课也不上了,现在也不能去找工作,也不能去实习,那我就逛北京大街
去吧。逛北京大街的时候,如果老有人在你后面跟踪你,那你会感觉到安乐吗?你会感觉到
安宁吗?当你知道老有人跟踪你、偷拍你的时候,你内心的安宁就被打扰了,你就感觉恐惧,
觉得害怕,觉得惶惶不可终日。
那这个我想来想去,你在中国建立安宁权,两种办法,我前面讲,一种就是把私人场所
的安宁权纳入到这个安宁权,再把物权领域的安宁权纳入到我刚才讲的安宁权当中,建立一
个统一的安宁权。第二种做法就是隐私场所当中私人的安宁权仍然维持,物权领域的不动产
相邻的安宁权也继续维持,那只在公共场所建立安宁权,只在公共领域建立安宁权。那这个
它就能跟传统的民法协调,就是公共场所你是有安宁权的,就是你身处公共场所,你能够随
心所欲地实施你自己想实施的行为,你想看你自己想看的书,你想跟你想散步的人一起散步,
那任何人不能去干预你在公共场所的所作所为,你不能用摄像头拍人家,你不能用脸部识别
技术去识别人家。当然,公共场所有很多很多技术啦,GPS 定位,还有,你要开车,人家把
蜂鸣器放在你车底下,车盘地下,跟着你。所以总之我的意思就是说在中国来讲,要建立安
宁权,两种办法。最好的办法是第二种办法,就是在公共场所建立安宁权,防止一个人在公
共场所的所作所为被别人所打扰,被别人所跟踪,被别人所偷拍。如果别人在公共场所盯着
你、跟踪你、偷拍你,那么他侵犯了你的安宁权,就应当对你承担侵权责任。当然你说这个
监控里面是不是每一次都会侵犯你的安宁权呢?未必。什么意思?雇主会经常监控雇员的,
像中大这个东西可以理解,我们属于中大的雇员,而中大是雇主。我们上课的时候就是在履
行雇员的职业行为。所以通常雇主会监控雇员的行为。两个目的,第一,保证他勤勉地工作,
你要不监控他,那雇员整天没事干,他一上班就打电话,跟朋友打、跟父母打、跟姐妹打、
跟老婆孩子打,那这个时候我监控你,你的电话在干什么呀,你打电话究竟是为私人事务还
是公共事务呀?第二个就是保证雇员,他能够遵守雇主的规章制度,所以现在雇佣场合经常
会有监控。一般的公司,你到它的单位去工作,它会给你发一个手机,发一个电脑,这个手
机也罢,电脑也罢,算是公司的,其实他发个手机、电脑给你就是为了监控你,当然也有是
为了保密,你在我们公司工作你肯定掌控我们公司很多信息,那你通过我们的电脑,通过我
们的手机对外进行来往的时候,我们确保公司的秘密不会泄露出去。当然中大这些教室监控
不是为了这些,是为了政治方面的,中国现在这些言论收得非常紧。除了中山大学之外其他
很多大学都有监控,当然它是为了政治目的,是为了言论自由的打压,所以这是政治问题咱
们就不讲了。这是我们讲的《侵权责任法》的第三种,立法者没有规定,但是《侵权责任法》
应该保护的,是安宁权,我们把它限定在公共场所的安宁,就是你在公共场所你内心的安宁、
你内心的平静不能被打扰,如果在公共场所你内心的安宁你内心的平静被人家行为人实施的
各种各样的非法行为所打扰、所侵害,你有权向法院起诉,要求法官责令行为人对你承担侵
权责任,那这是安宁权的问题。
七、环境权
下面一个我们叫做环境权,这个东西很重要。当然什么叫做环境权,现在还不太确定。
你在地球上生活,你要呼吸空气,你要饮用水源,你要吃这些地球上产出的食品。现在你在
地球上生活,如果你呼吸的空气是毒气,你饮用的水源是毒水,你吃的从地球上产出的这些
食物是不安全的,那这种情况下,你的权利就遭受了侵害,那这个叫什么权?我查了一下,
法国有个教授,他把这个叫做生活质量权,但是他也叫它环境安全权。我们说生活质量权这
个概念不好,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讲生活质量不仅仅是讲在干净的空气当中生活,在干净
的水源当中生活,要在安全卫生当中的环境中生活。我们说我想住个大一点的房子是生活质

4
量,我想开个好一点的车也是生活质量,所以你让他称之为生活质量权是不好的,法国的那
个教授称它为生活质量权。另一个概念是环境健康权,有的人把它称之为环境健康权,就是
人如果生活在安全、卫生、干净的环境之中,你的健康就不会受损,但是如果你生活在空气
很浑浊、水源被污染、食品被污染、土壤被污染的环境当中,那自然你的健康就受损啦,,
所以法国有人把这个叫做环境健康权,那这种称谓好不好?这种称谓也不好。我觉得最好的
就是叫生态环境安全权。那大家知道全国人大的民法典草案侵权责任编,大家可以看一下,
它直接用了环境侵权。其实这个就是我刚才讲的那个理论。
全国人大的《侵权责任法》把过去的环境侵权,现在改成了生态环境侵权,好现在来看
民法典草案侵权责任编的第七章——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这个是侵害什么呀,这个损害侵害
了权利人的什么权利?那我前面讲了,你这个损害赔偿责任是建立在权利人的某种权利的侵
害基础之上,你这个权利是什么权利呢?这个权利就叫生态环境安全权。就是你享有生态环
境的安全权,你享有生活在空气很干净的环境当中,你享有生活在水源没有污染的环境当中,
你享有生活在土壤、空气没有被污染的环境当中的权利。现在你这个权利被侵害了,你呼吸
的空气被污染了,你引用的水源被污染了,你生活的土地被污染了,那你就遭受了生态环境
的损害,所以这次我们全国人大把过去的环境损害改成了生态环境损害。这些条款写得很差,
那你们可以看我在网上提交的意见,我把这个提交给了全国人大。当年中国法学院在北京的
一个地方开会,请了几个专家去提意见,中南政法大学的麻昌华教授,麻教授一上来就说了
这样改不行,你过去的环境侵权很好啊,环境损害赔偿很好啊,你现在改成了生态环境损害,
这个不行的,你们说这个行不行啊?生态环境和环境之间是个什么关系?这个概念是一个新
概念,这个概念是从法国来的,我们来看看法国的民法典是怎么规定的,法国民法典的第三
卷,卷名叫人民取得所有权的不同方式,它的第一编继承,第二编赠与,第三编是债的渊源,
就是在这一编当中规定的,它的债的渊源又分为三分编,第一分编是合同,第二分编是侵权,
第三分编就是生态损害赔偿。我们的几个条款跟人家这几个差不多,但是写得很差,现在改
得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把我的意见提交给他了。就是你的生态环境被污染,生态环
境污染不仅仅是赔钱,你这个工厂排放污染物,把我这个村庄、农田给毁了,把我周围那个
山山水水全污染了,你只是赔我几个钱是没有用的,为什么呀?因为我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
地方,这个土地是我祖祖辈辈赖于生存的根基,你把我这些地方全污染了,你给我赔点钱,
让我搬到什么地方去?所以生态环境被污染了之后,首先承担的责任不是金钱赔偿,而是进
行生态环境的修复,大家记住这个概念,生态环境的修复,就是你把我的生态环境污染了,
你必须采取措施,把这个生态环境给恢复,恢复到你的侵权行为发生之前的状态。污染发生
之前,我们这个地方的河流的水是干干净净的,里面都有中华鱼。你想想有中华鱼的地方,
水源多么干净啊,现在你这个工程来了,你排放污水,把我们这河流全部污染,现在里面什
么鱼都没有了,是一条臭河了。现在不是赔钱的问题,你必须采取措施把我这个河流恢复到
没有侵权行为之前的状态,这个状态我可以放养各种各样的鱼,尤其是中华鱼,那这个叫做
生态环境的修复。你承担的侵权责任首先不是赔钱,而是进行生态环境的修复,通过你各种
各样的修复措施,把这个水变清,山变绿,空气变得干干净净,达到过去的标准。那万一你
不修复怎么办,你不修复,我有权委托第三人来修复,第三人修复的费用由你去赔偿,那如
果你的污染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第三人也无法修复,怎么办?那只能采取搬迁措施,你必
须给我找到合适的,跟我当年环境差不多的地方,把我们村里的人全部搬到那个地方去。那
如果现在这些污染的人不这么干怎么办呢?法国法就敢规定,任何人都可以提起公益诉讼。
所以,生态环境侵权领域实行公益诉讼,就是国家的任何机构,包括法国检察院都可以提起
公诉,法国的环境协会可以提起公诉。这是法国在 2016 年 8 月 8 号颁布的法律,首次规定
生态损害的赔偿,生态损害侵害的是人家的生态环境的安全权,所以我们的《侵权责任法》
草案上借鉴的是法国的 2016 年 8 月 8 号的法律的规定。

5
现在虽然我们的立法者没有在人格权法里面做规定,也没有在其他领域规定,但实际上
他在《侵权责任法》的草案当中就规定了。因为他规定的生态环境损害,这个损害就是针对
人家享有的生态环境安全权,就是你侵犯了人家享有的生态环境安全权,导致人家享有的生
态环境的损害。 《侵权责任法》草案也是这么规定的,当然他要做一些修改,首先,你侵害
人家的生态环境安全权,你不是来赔钱,不是拿钱来解决问题的。你必须进行修复,你不修
复就会有第三人进行修复,第三人修复的费用你必须加以支付,如果你作为行为人你侵犯了
人家的生态环境安全权,导致人家的生态环境污染了,除了你自己能够向法院起诉,要求行
为人加以修复,或者加以赔偿之外,公益、检察机关也可以提起公益诉讼。
现在可以看到检察机关它的地位很尴尬,2006 年我在茂名检察院做挂职的时候,我挂
的是副检,管的是民行。当年他们说民行这个地方在检察院的地位太低,什么叫地位太低?
那检查官说张检,那些检察官天天有好酒喝有好烟抽,我们民行的检察官什么事都没得干,
下班就回家,跟我这个教授是一样的,没吃没喝没娱乐。那我说怎么办呢,那就是把民行做
大,什么叫把民行做大?就是我说按照法院的庭来设置民行,法院有民事一庭,我就设民行
一室,我来监控你。所以我当年就提出来必须把民行做大,他们就提出来说没有编制。那现
在检察院开始把民行做大,那什么叫检察院开始把民行做大?现在检察院的反贪渎职拿走
了,拿到监察委去了,所以现在监察委权力多大。那检查院现在没什么权力,那检查院现在
没什么权力就开始扩张民行这一块,所以省检民行的那些人基本都到地方去做官,那当年我
在省检做专家执行委员跟他们打交道多,所以那些民行处的领导都到地方做检察长去了,要
把民行给抓起来。于是他们就找我继续做顾问,我说我现在什么顾问都不做了,我说我很多
年不再做任何顾问了,我现在在中大呆着基本上什么事都不干了,除了上课,做做研究,什
么其他那些顾问都不干了,我说检查院还专门有一个领导从省检下来,非要找我的学生说一
定要请你的张教授给我做顾问,我的民行要做大嘛,我说你做大现在也跟咱们没关系了,所
以现在民行做大就是要把检察院的公益诉讼做大,公益诉讼要做大,其中一个就是环境侵权
的领域,检察机关能够强力介入,因为现在中国的环境污染太严重了。北京每到秋天,基本
是见不到太阳的,北京有一个同学,当年在北京某一个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到了国家部委,当
上了部长。去北京之后,没事干,就想把当年那帮同班同学召集在一起成立一个什么组织,
同学会什么的。他一召集才发现,三分之二的人都得癌症死掉了,那你想想北京的污染严重
到什么程度,别说北京,中国现在很多城市的污染,已经基本上没办法生活了。西安,污染
全国很严重了,山西的太原。广州的污染也很严重,只是说要比北京、西安、太原的要轻一
点。所以中国的污染已经到了必须真的要加以遏制的程度,所以检察机关必须把生态环境侵
权作为公益诉讼来做大。所以这是我们规定的这个生态环境的安全权,现在法国人把生态环
境的安全权上升到了宪法的高度,他叫做环境宪章,他的环境宪章跟法国人的 1789 的《人
权宣言》和 1958 年的法国宪法是并列的,法国人把环境侵权提高到了什么程度啊,已经提
到了非常非常高的高度,把它当作宪章、宪法来加以规定。
我们来看看法国的环境宪章,法国的宪法在 2004 年颁布了环境宪章,那它的序写得很
好,咱们不看了。咱们看看第一条它怎么规定的:任何人都有权生活在健康、受尊重的环境
当中,任何人都有权生活在平衡的环境当中,也即是说每一个人都有权生活在健康受到尊敬
的环境当中,我前面讲了那这个环境宪章就把环境权视为健康权的组成部分。但是你只把它
看作健康权显然把生态环境安全权的意义放小了。生态环境被破坏,土壤被污染,它除了让
你的健康受损之外,它不仅仅损害你的健康,它还会让你死人的,前面讲了北京的空气污染,
当年的三分之二的同学在几十年之内全部得癌症死了。所以中国癌症的高发率占了全球一半
以上,全球的癌症死亡率,中国占了一半。为什么占了一半?就是因为中国的环境污染太严
重了,中国的环境污染已经达到了不仅仅是危害你的健康的程度,而且还危害了你的生存、
你的生命的程度。所以把生态环境安全权当作健康权,显然把环境安全的权利降格了。法国

6
人的第一条,每一个人都有权生活在健康受到尊敬的环境当中,那其他咱们就不去读了。那
这就是法国的环境宪章,它名气很大。基于环境安全权的重要性,所以法国人在 2016 年,
在《侵权责任法》上就直接规定了生态环境的损害的赔偿,那它这个做法,我前面讲了,被
我们的立法者产生了效应,我们的立法者在侵权责任编当中放弃了环境损害赔偿这个概念,
改为生态环境损害的赔偿,而且它不仅仅是损害赔偿,首要的是环境修复。那生态环境究竟
是个什么东西?我特地去查了一下,在 1982 年之前这两者你是你我是我,生态是生态,环
境是环境,生态和环境没有联系在一起。生态就是讲生物、生命所生存的状态,叫生态,你
有生命,动物有生命,植物有生命,你生活的状态。环境就是讲有空气水源土壤等等加上生
物所组成的一个东西。1982 年开始有学者把生态和环境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概念,叫生
态环境,所以我们的立法者顺应这个潮流在侵权责任编中使用了生态环境损害这个概念,但
是这个概念我前面讲了可能除了我张教授对它有点感悟之外,其他比如那个麻教授上来就
批,生态和环境是个什么关系嘛。我们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用的是环境,过去我
们《侵权责任法》用的是环境侵权,你现在用的是生态环境侵害,他就开始大批,所以我们
前面讲生态环境这个概念是一个新名词,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国际上流行的一个概
念。
生态环境有它的功能,如果你破坏了生态环境的功能,使生态环境的功能失调,没办法
发挥它的作用,那你就构成侵权。生态环境有它的构成要素,你实施侵权行为导致它的构成
要素受损,你必须承担侵权责任,这个侵权责任首先不是像传统的那样赔钱,我把你的农田
污染了,那你这农田一年也就生产稻谷 200 斤,也就是 100 元,那我赔你 50 年也就是五万
块,你给我五万块我怎么生活啊,所以生态环境受破坏不是按传统的侵权法来赔钱,我前面
也讲到了,首先是采取修复措施来修复,因为生态环境关乎到你的生存,而不仅仅是健康。
所以这是生态环境安全权,它在《侵权责任法》上是一个新的权利,是对传统的侵权责任的
一个突破。这就是我们讲到的生态环境安全权。
八、住所权
下面一个就是住所权。一个人的住所,受不受《侵权责任法》的保护呢?通常我们讲说
住所,彷佛是《物权法》上的概念。你买那个房子,你在这个房子里面生活,生儿育女,你
过着家庭生活,当然你对你这个房屋享有所有权。那如果人家未经你的同意,擅自进入到你
的房屋内,他侵犯了你的房屋的所有权,这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住所权,正常状态下按照我
们传统的民法,它是物权。
那如果是你租的房子呢,不是你买的,如果是你买的,我在这里娶了媳妇,生了孩子,
过着家庭生活,这个房子我享有所有权。你侵犯我的房屋所有权当然要承担责任。如果我租
一个房子,我有承租权,房子所有权归别人,那你能不能侵害我的承租权呢?承租权是个债
权,如果你侵犯我这个承租权,那你当然要对我承担责任呀。那承租权也罢,所有权也罢,
在性质上是个财产权。它按照物权来解决,按照侵害债权来解决。我们今天讲到的住所权,
我们在性质上把它当作是人格权,它是一个精神性的权利,什么叫精神性的权利啊?这个住
所,你的住所不管是自己买的还是自己租的也罢,你下了班回到这个地方,你想怎么过你的
生活就过你的生活。那这种情况下,你在这个家里的生活在《侵权责任法》上是应该受到保
护的。它是作为精神性的生活来保护,那如果有人未经你同意,他擅自闯到你家里去,他是
侵犯你的隐私权呢?还是侵犯你的住所权呢?那这种时候可能构成侵权责任的竞合,两种责
任的竞合。因为住所是秘密的场所,那你对你的住所、生活有隐私权,另一个方面,住所本
身又作为一个单独的权利,它为什么作为一个单独的权利?它不是为了防止你侵犯它里面的
生活,它是防止你不能进入,未经他允许,不管是他买的房子还是租的房子,你没有正当理
由,你不能进去。如果你没有正当理由,你擅自进人家家里去,不管是他自己所有的,还是
租的,只要是人家的家,你没有正当理由,你就要走开,不能擅自进入。你没有正当理由进

7
入人家家里去搜查、窥探,那这个时候你侵犯了人家的住所权,你构成非法侵入,那这个非
法侵入在《侵权责任法》上怎么承担侵权责任?怎么赔?你说我闯入到你家里去看一看就走
了,举个例子,现在人家老说大学教授恶心,为什么恶心?那个大学教授考试完了,他迟迟
不改卷,等着第二个学期开学再改卷,那个同学问他:“老师我考了多少分啊?”他就说这
个女的分数很低,那同学一想那怎么办,我的分数这么低,那我怎么毕业,那就开始求老师
高抬贵手,那老师就开始潜规则给她。那这个潜规则,老师就说那就到家里来谈。那现在这
个学生都是这么跟老师产生不正当关系的,那最后,有学生非要到老师家里去,老师就说了
绝对不能来,这个学生就闯到老师家里去了。那老师就告她,那老师就告她侵害了我的住所
权,你要承担责任。那你说我闯到你们家里你们有什么损失?我是把你家的砖打了一块?还
是把你家踩塌了一块?都没有,那怎么赔?所以这是侵权法上的难题。人们都讲侵权损害赔
偿一定要有损害,但是这个侵权行为有没有损害啊,你侵害人家住所权,你擅自闯到人家家
里去,人家的住所权受损,但是人家没有损害啊,那要不要赔?那怎么赔?那这是侵权法上,
英美法上要解决的问题,英美法上说,你实施非法侵入行为,侵犯人家的住所权,即便人家
没有损失,你仍然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为什么?因为你承担的赔偿责任,你赔点钱,第一,
能证明人家的权利存在的;第二,证明你的非法侵入是非法的。两个作用,如果不赔,那你
不是白侵入了?如果不赔,那任何人都未经对方同意就闯到人家家里去。所以,美国侵权法
上说,没有损害也依然要赔。那你象征性地赔一点点钱,100 块,1000 块,也行。你赔他钱,
表示你的行为是违法的;第三,表示你的行为侵害了人家的场所权,住所权。所以这个是侵
权法上是这么解释的,侵害到了人家的某些权利,你没给人家引起损失,但是你仍然要赔钱。
这就是住所权的内容。
九、迁徙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权
我们都学过宪法,那大家一谈到迁徙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权好像就一定是宪法上
的权利,那是不是这样?不是的。这三种权利在宪法上是公权利,在民法上,它是民事权利,
是人格权的范畴。所以当今法律上有一种现象,就是基本权利、公权力跟民事权利,尤其是
人格权,开始交叉,什么叫交叉?就是人格权的基本权利化。宪法规定了基本权利, 《人权
公约》规定的基本权利,人权和基本自由。它人格权化就是宪法上的基本权利,人权法上的
基本权利和人权它人格权化了,这是一种现象。
另一种现象就是民法上的人格权宪法化,基本权利化,这就导致当今民法上不再太区别
基本权利、人权、人格权,大家把人格权等同于基本权利,等同于人权。这是当今公法领域
和民法领域的一个融合。那为什么我今天要强调迁徙自由权、结社自由权和和平集会自由权
是受《侵权责任法》保护的民事权利呢?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制定民法典,规定人格权编,大
家都在贪的问题是人格权编和侵权编之间的关系。你看看中国的民法教授就人格权编要不要
独立设编,那是打了 20 多年的仗。王利明教授过去是反对人格权独立设编,他后来改成了
强烈主张人格权独立设编。这个梁慧星教授过去是不反对人格权独立设编,现在强烈反对人
格权独立设编。他们都在解读一个文件,就是乌克兰在 2004 年的《乌克兰民法典》的第二
编当中,它规定了人格权, 《乌克兰民法典》的第二编人格权编就把迁徙自由权、结社自由
权和和平集会权视为是三种人格权,那这是《乌克兰民法典》2004 年的明确规定。
两派教授都在解读这个民法典,梁教授说你现在立法者把人格权独立设编是学习《乌克
兰民法典》,他说我们为什么要学习《乌克兰民法典》 ,我们制定民法典要学习先进的发达国
家的民法典,我们学习法国的、德国的、瑞士的,你为什么要去学乌克兰这贫穷落后动荡不
安的国家的民法典?
那王利明教授反驳到,我们的民法典独立设编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乌克兰民法典》的影
响,双方就开始解读乌克兰的民法典:
王利明教授说乌克兰的民法典把迁徙自由权、结社自由权和和平集会权当作人格权是绝

8
对不行的,它不是一个人格权,它是公法上的权利,宪法上的权利,不受《侵权责任法》的
保护,它在性质上就不是人格权,这是政治性的权利。这是王利明教授的解读。
梁教授解读,说我们绝对不能学《乌克兰民法典》,《乌克兰民法典》第二编把这三种权
利规定在人格权当中,它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乌克兰发生了颜色革命,这个在中国来讲就是
政治问题啦,现在中国政府就怕颜色革命。香港搞了雨伞运动,香港政府、我们政府高度紧
张。那梁教授说了,乌克兰脱离前苏联之后,一直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为什么?为什么会
颜色革命?就是因为《乌克兰民法典》第二编把迁徙自由权、结社自由权和和平集会权规定
在人格权,所以人太自由了,所以政治动荡不安,经济萧条的后果,就产生了颜色革命的后
果。那这就是王利明教授和梁慧星教授就人格权要不要独立设编,两人展开的论战,以及对
这三种权利的解读。
这种解读有没有合理性呢?这种解读很差。梁教授的解读是有问题的,在一个越自由的
社会,这个社会越稳定。越不自由的社会这个社会就越不稳定。所以自由跟稳定是成正比的,
民法跟稳定是成正比的。明白没有?
在一个民法稳定的国家,这个社会就稳定。一个社会的不稳定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国家的
民法规定了人格权,规定了迁徙自由权、结社自由权和和平集会权。这是梁教授的解读,这
完全搞错了。民法的目的是维护稳定的,民法不是破坏一个国家的社会稳定。所以民法赋予
你迁徙自由权、结社自由权和和平集会权,这个是人格权,你享有了人格权,你这个社会才
稳定,你不享有这个权利,你这个社会才不稳定。这是梁教授的解读,它有问题。
那王利明教授的解读更有问题,他说那些是宪法性的权利,不是人格权,那我前面讲了,
这样的解读完全就是没有常识,既没有公法的常识,也没有民法的常识,在历史上,在十九
世纪人格权出现的时候,那些民法教授就承认你有迁徙自由权,你有和平集会权,有结社自
由权。这是一种自然权利,是任何立法者不能通过法律来限制的权利,所以有些地方政府驱
逐“低端人口”,那侵犯公民的迁徙自由权,那这是违宪的。那如果北京的一个公司,那北
京现在都是高端人口,学历都很高的,本科生到北京都是低端人口,北京的高端人口都是博
士、博士后。我们公司现在在北京是个大公司,公司现在要把低端人口给赶走,那我们公司
就说凡本公司招聘的本科生必须在三个月内打辞职报告走人,以你是低端人口为由强行把你
赶离北京,那这是侵犯了你的什么权利?在民法上这个公司侵犯了你的迁徙自由权。
同样地,这个公司,我们公司有三个人是潮汕人,这三个潮汕人下了班之后经常在一起
集会,然后他又把其他公司的潮汕人召集在一起成立了一个潮汕同乡会,我这个老板是湖北
人,我最怕我们公司的人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我首先要对这三个拉帮结派的潮汕人开刀。
你在我们公司拉帮结伙,搞什么潮汕同乡会,所以我强行让这三个人解散这个潮汕同乡会,
那这三个人向法院起诉,说我侵犯了他的什么权利啊,结社自由权。那这不是民事权利吗?
所以你作为民事主体,你有结社自由的。那我们中山大学有很多同性恋者,他们组织一个团
体,女同性恋者组织一个团体叫锵锵妇联,我们这是女同性恋者都是独身主义,都找同性的
人来一起组建生活,组建家庭,将来养老。那我们建立锵锵妇联,你中山大学不让我们设立。
那你侵犯我们什么权利?你侵犯了我们的结社自由权。所以结社自由权也罢,迁徙自由权也
罢,和平集会自由权也罢,它们既算是基本权利,宪法性的人权,也算是我们民法上的民事
权利,如果民事主体侵害了这些权利,你必须承担侵权责任,所以这是王立新也罢,王利明
也罢,他们解读《乌克兰民法典》第二编人格权编的时候,他们要反驳梁教授,这三个根本
不是人格权。所以我们立法者就在人格权编上就没有规定这三种权利。我们的立法者也没有
在侵权责任编中规定这三种权利,而规定了一种人身自由权。其实人身自由权也算是迁徙自
由权。人身自由权在民法领域就是迁徙自由权,所以迁徙自由权是宪法上的概念,民法上就
是人身自由权,我们立法者在侵权责任编的草案当中用了一个条款规定了,那这个他太把人
身自由权不当一回事儿了,人身自由权在民法上的地位很重要,所以这是这三种权利。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