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5

⽂章⼀

中国⼤学靠⾼考、美国⼤学靠出⾝ 由王骁撰写、2017年11⽉6⽇22:08。
https://www.guancha.cn/america/2017_06_11_412778.shtml

⼀年⼀度的⾼考结束了,对于很多⼈来说,这是改变⼀⽣的时刻。

当然,⼤学不全然是决定⾃⼰⼈⽣的地⽅。这只是⼀个阶段。随着经济发展,教育
普及,⼤学⼏乎已经成了“义务教育”。不存在上没上过⼤学,只存在上过什么⼤
学⽽已。

⼀个⼈进⼊⼤学应该努⼒学习,充分体验⼤学可以给他提供的机遇和经验。在他离
开⼤学后,他应该可以⽤他在⼤学中学习到的知识去实现⼀些成绩。如果⼀个⼈在
⼤学的4年是他⼈⽣中最棒的4年,那么⼤学其实辜负了这个学⽣。

⼀种声⾳经常能被听到:对中国的应试教育体制进⾏控诉。其中⼀个最⼤的靶⼦就
是⾼考。

的确,⾼考让⼈压⼒很⼤。⼤到全社会都要为这件事情让步。

武警会执勤,警察会封路,⼤妈们甚⾄会停下舞步。

⼀考定终⽣让⼈在⾼⼆⾼三经历了炼狱般的考验,不眠不休,让⾃⼰的⼤脑记忆⼒
达到⾃⼰⼀⽣的巅峰状态。然后要将这些存货在三天内倾泻在考场中。当然,这种
社会活动竞争激烈。特别是对于那些倾尽全⼒却在考场中失误的⼈来说,简直就是
灾难。

但从宏观来看。⾼考只存在⽅法上的问题,不存在原则上的问题。
⾼考可以说是中国发明的最公平的制度之⼀。

分数是⼀个不问出⾝,相貌,年龄的东西。是多少就是多少。⽽中国的公⽴学校皆
以这个作为录取的标准。

当然,它在具体操作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对特定⼈群的加分制度,⽐如
对特定地区有录取优待或者录取歧视,⽐如⼀年只能考⼀次等等情况。但是说到底,
只要能考出⼀个⾼分,就有去清华北⼤上学的机会。

在中国,你可以⽤⼀个好成绩换来清华北⼤的录取通知书。但是在美国,分数并不
是决定性的。

说⼀句俗话。

美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制度设计服务精英阶层。

美国的⼤学教育资源⾮常丰富。两百多年的建国时间,⼀百多年的世界第⼀⼤经济
体,透过滴灌也可以让升⽃⼩民获得体⾯的⽣活。
但是当把眼光放在社会的第⼀梯队时,就会发现中美两国存在的巨⼤的差异。
⽂章⼆

⾼考:改变⼈⽣的考试 由黄安伟撰写、2012年7⽉4⽇。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20704/c04gaokao/

北京――⼏天来,全中国⼏百万的⾼中毕业⽣疯狂地拨打热线电话,或是⼀
家⼈聚集在电脑⾯前刷屏,紧张刺激的程度和等待彩票号码揭晓不相上下。

他们等待的是⾼考分数。⾼考⼜被称为⼤学⼊学考试, 通常认为它是中国⼈
⼀⽣中最重要的考试。考试时间在六⽉初,持续两到三天,由⾼三学⽣参加。现在,
按照各考区的安排,考卷评分、分数汇总、结果公布都已完成。最后的步骤是⼤学
录取。这个过程不太透明,会从六⽉底持续到七⽉。

“6⽉23号结果出来的时候,正好是我18岁的⽣⽇,”杨涛源说。他和⽗母居
住在西南地区的云南省会昆明。“那天全家⼈聚在⼀起。打热线电话查到我分数的
时候,每个⼈都在。”

在这个教育备受重视的国家,⼈们相信,学⽣在⾼中结束阶段参加的这⼏天
考试将决定他们的⼈⽣道路。⾼考分数不仅决定了年轻⼈能否上⼤学,还决定了⼊
哪家⼤学。很多中国⼈说,学校的选择对将来的职业前景⾄关重要。

但是,针对⾼考的价值产⽣的争论最近也更加激烈了。批评⼈⼠说,考试提
倡的死记硬背的学习⽅式有害于中国的教育,⽽且限制了创新。它导致学⽣产⽣极
⼤的⼼理压⼒,尤其是在⾼中的最后⼀年。尽管考试的初衷是让中国所有的年轻⼈
公平竞争,但在很多层⾯上,⾼考制度却更有利于来⾃⼤城市和富裕家庭的学⽣。
上个⽉,⼀段12分钟的视频⽚段在⽹上⾛红。视频⾥湖南省著名脱⼝秀主持
⼈钟⼭怒骂⾼考,成为抨击⾼考和中国教育制度的焦点。⽹上还流传了⼀组照⽚,
显⽰湖北省的考⽣在教室⾥⼀边温书⼀边打点滴补充氨基酸。

最让公众震惊的,⼤概是陕西省西安考⽣刘庆的故事。为了不影响她的考前
情绪,她的家⼈和⽼师将她⽗亲去世的消息隐瞒了两个⽉之久。据中国新闻媒体的
报道,直到考试结束刘庆才得知真相。

钟⼭的长篇⼤论广为流传,临近尾声的时候他说:“我们中国⼈真的是世界
上最聪明的⼈,难道就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定要让我们的年轻⼈,让我们的民族
的未来,在这种恐惧、绝望和残忍的状态下成长吗?”

标准化考试在世界范围内很常见。在美国、英国和法国这样的国家⾥,学⽣
和家长也⾼声抱怨说,⼤学的录取委员会太看重这些考试。不过,这些国家的⼤学
录取过程还是⽐亚洲国家的情况灵活得多。中国、韩国和⽇本对⼊学考试的重视,
激起了广泛的恐惧和沮丧情绪,这使得越来越多精英家庭的⽗母为⼦⼥寻求其他道
路,⽐如送⼩孩去外国读书。

⾼考的辩护者则说,这种源于古代科举制度的考试使得相对贫困和农村出⾝
的学⽣能够竞争进⼊顶级学府的机会,是唯才是举的关键组成部分。然⽽,⾼考的
录取机会对这些学⽣却很不公平。录取名额是按照户⼝所在地分配的,由于北京和
上海的⼤学通常被认为是全国最好的,这样的指标制度意味着,这些城市的学⽣上
当地⼤学就容易得多。北京⼤学是声望最⾼的⼤学之⼀,他们不公布本校的录取率。
但是钟⼭的电视节⽬上说,安徽每7826名考⽣中才有⼀个⼈能上北京⼤学,⽽北京
的每190名考⽣当中,就有⼀个⼈可以上北京⼤学,⽐例是 0.5%。(哈佛⼤学今年
的录取率为5.9%)
即便是⾼考制度的⽀持者也承认,它给⼈带来了严重焦虑。⼤学毕业多年后,
仍然有不少⼈会做关于复习和参加⾼考的恶梦。中国的许多学校将⾼中的最后⼀年
专门⽤来准备⾼考。昆明的杨涛源说,他⾼三的时候每天学习13个⼩时,⽽且⽗母
还在学校附近租了房,以免他浪费时间在上下学的路上。
“临近考试的时候,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乎就是学习,” 在通过⽹上聊天
接受采访时,贵州省遵义市的⾼中毕业⽣赵翔这样说道。

他说,⾼考之前学⽣的⽣活充满痛苦,“有时是家⼈的压⼒,有时是⽼师的
期望,有时是⾃⼰的压⼒。⾼考前那段时间我常常⼼情很糟,真的很困惑。”

国家新闻机构新华社的报道说,今年参加⾼考的学⽣有915万,其中⼤约75%
将被中国⼤陆的⼤学录取。考⽣得到分数之后,向教育官员上交志愿表,按照选择
的顺序列出⼤学名单。然后,⼤学的录取⼯作⼈员查询学⽣的分数,决定是否录取
他们当年9⽉⼊学。

许多学校确实会留下⼀些录取名额给有特长的学⽣,给未参加⾼考或者分数
⽐较低的学⽣留下了灵活空间。这种录取参考的因素和美国差不多,可以是⾳乐才
能、外语技能和体育特长。有时少数民族也能成为⼀个优势。

当然,党内⾼官、政府领导和商界巨头的⼦⼥有⾃⼰的录取渠道。这种现象
在西⽅也存在,只不过也许程度有别。

中国学⽣申请⼤陆之外学校的趋势也与⽇俱增。很多中国家长,包括那些党
内领导⼈,不仅认为外国⼤学的⽂凭⽐中国⼤学更值钱,⽽且想让他们的⼦⼥回避
参加⾼考带来的压⼒。⼀份教育部去年的报告说,2008年到2011年,主要城市⾥,
⾼中⽣寻求海外⾼等教育的数量每年增长20%。

每年都有⾼考作弊的丑闻成为全国的谈资。⼀个普遍的作弊⼿法是雇佣长得
相似的⼈拿着他们的证件替考。后来,很多省份都在考试中⼼安装了指纹扫描仪来
应对。2008 年,三名江苏省的⼥孩作弊被抓,她们将迷你摄像头藏在胸罩⾥,想
把试卷的图像传给考场外的⼈,然后再把答案传回来。今年的⼤丑闻涉及到湖北省
黄冈的学⽣。过去⼗年,黄冈因为出了⼤批⾼分考⽣⽽出名。上个⽉的考试中,抓
到了⼏⼗名学⽣使⽤⼩型字幕显⽰设备。这套1.5万元⼈民币的作弊器材外形与橡
⽪擦类似,帮助学⽣接收电⼦信息,获得考试答案。

北京⼤学法学教授张千帆研究过教育制度,他说,主要的问题是⼤学教育资
源供应不⾜。尽管中国的⼤学建设激增,但今年的录取名额只有700万,还是⽐⾼
考考⽣数少了200万。张教授说:“很多⼈激烈地抨击⾼考,但我认为⼀定程度上
他们没抓到最关键的点:优质院校教育资源的供应不能满⾜公众的需求。”

预计这个⽉,收到⾼考分数并已提交⼤学志愿的学⽣就能知道录取结果。周
六,昆明考⽣杨涛源通过电话说,他填报了上海理⼯⼤学作为⾃⼰的第⼀志愿。他
考了517分,⽽满分是750。不过他说,如果考得更好的话,可能会填报位于天津的
中国民航⼤学。

“我考了全班第⼀,所以对结果很⾼兴,”他说。“我的⽗母和⼤部分的朋友
也很⾼兴。不过分数还是不够⾼,不能去到我⼀直想读的学校。”
⽂章三

外媒称中国⾼考是“世界最难⼊学考试” 由国际先驱导报撰写、2017年6⽉10⽇。
http://www.sohu.com/a/147561730_118742

参考消息⽹6⽉9⽇报道外媒称,近1000万名中国学⽣7⽇早上7点钟起床,但很多⼈
早饭没有胃⼝,⼀些⼈喝⾖浆,但不像通常那样吃咸鸭蛋。因为根据中国的迷信说
法,鸭蛋会让考⽣在教育⼯作者认为是世界上最难的⼊学考试——⾼考中得零分。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站6⽉7⽇报道,为期两天或三天的考试⾃7⽇早晨9点开
始,家长提前1个⼩时把孩⼦送往考场,来⾃不同学校的学⽣坐在⼀个考场⾥挥汗
解答3年时间⾥在⽼师和⽗母监督下每天花⼗⼏个⼩时进⾏准备的考题。

报道称,⾼考分数将决定考⽣之后上中国的哪所⼤学,对中国年轻学⽣和把希望寄
托在他们⾝上的⽗母来说,⼤学的质量或许将决定他们之后的命运。能进⼊清华⼤
学等名牌⼤学学习的学⽣,未来将有很⼤⼏率在私营企业或国有企业中找到薪资相
对较⾼的⼯作,⽽⾼考分数只能上中等⼤学的⼈,⼤多或许只能获得中等⽔平的薪
资待遇。

报道称,今年是中国⽂⾰后恢复⾼考40周年。恢复⾼考第⼀年的录取率为5%,2014
年的录取率为74%。

另据西班⽛《国家报》⽹站6⽉7⽇报道,⾼考制度在中国被称为选拔⼈才最公平的
⽅式,但这种考试制度也并⾮完全平等,考⽣之间的差距有时从⼀出⽣就已经注定。
西班⽛《国家报》记者采访了考⽣⼩陈(⾳)和⼩杨(⾳)及其家庭。
男⽣⼩陈和⼥⽣⼩杨已经为⾼考夜以继⽇地准备了数⽉时间,他们为⾃⼰制定的⽬
标分别是考上清华⼤学的机械⼯程专业和医学专业。被问到每天学习多久时,他们
给出了相同的答案: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学习。两⼈都是头脑聪颖、勤奋刻苦的好
学⽣。

报道称,包括⼩陈和⼩杨在内,今年将有940万考⽣参加⾼考。除了考⽣积极备战
外,考⽣家庭也如临⼤敌,中国家长普遍认为只有⾼考考出好成绩才能保证孩⼦有
个好前途,很多考⽣都是家中的独⽣⼦⼥,因此更受重视。有⼈说,⾼考是中国不
问出⾝、只看成绩的选拔考试,因此越是普通家庭的孩⼦越要珍惜这次机会,具有
真才实学的考⽣能够通过⾼考脱颖⽽出。

报道称,在中国,⼀所⾼中能够获得多少教育经费在⼀定程度上取决于学⽣的⾼考
成绩。成绩突出的学校能够获得更多经费,也就能够聘请到更优秀的教师,并且有
更多资⾦改善教学硬件⽔平,这个恶性循环导致农村地区的教育⽔平与城市地区的
差距越来越⼤。专家指出,⾼考本⾝是⼀个公平的制度,但问题在于中国社会的社
会经济差距越来越⼤,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改变⾼考,⽽是建⽴合理的教育经费分配
制度。

核⼼提⽰:除了考⽣积极备战外,考⽣家庭也如临⼤敌,中国家长普遍认为只有⾼
考考出好成绩才能保证孩⼦有个好前途,很多考⽣都是家中的独⽣⼦⼥,因此更受
重视。有⼈说,⾼考是中国不问出⾝、只看成绩的选拔考试,因此越是普通家庭的
孩⼦越要珍惜这次机会,具有真才实学的考⽣能够通过⾼考脱颖⽽出。
8⽇在北京⼀个⾼考考点外,家长给⾛出考场的考⽣拍照。(法新社)

参考消息⽹6⽉9⽇报道美媒称,⾼考每年有三天时间,中国⾼中的毕业⽣要参加考
试,决定他们能否进⼊⼤学学习。简单地说,他们今后的⽣活将取决于他们的考试
结果。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站6⽉7⽇报道,学⽣为了准备考试要进⾏⼏个⽉时间的学
习。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糟糕的分数意味着学⽣可能无法被全国数千所⼤学中的任
何⼀所录取。

报道称,美国前教育部长、保守领导⼈⽀持教育组织主席⽐尔·贝内特说:“⾼考
带来的压⼒是巨⼤的,结果是影响终⽣的。我们可不可以从中国学点什么来帮助我
们提⾼教育⽔平呢?绝对可以。”

⾼考有多么重要?成千上万的⼈围在运送学⽣的⼤巴旁,为他们祝福。为了创造更
好的条件,警⽅实施了“禁⽌鸣笛”的交通法。在中国很受欢迎的广场舞也被暂停。
电视机声⾳太吵的居民也会受到当局的警告。
湖南省的蒋艳萍(⾳)在接受采访时说:“考⽣们⼗年寒窗不容易,我们这些广场
舞⼤妈帮不上别的什么忙,停跳⼏天广场舞,还孩⼦们⼀个安静的学习环境,也算
是我们这些⼤妈们对践⾏社会主义核⼼价值观的理解与⽀持吧!”

报道称,亚洲⼈社区⾼度重视教育,这并不是秘密。在美国,1900万名⾃认为是亚
裔的毕业⽣中,有93%的学⽣按时毕业,⽽普通⼈群的毕业率为83%。

在同样有着⾼考传统的台湾地区长⼤的纽约⼈佩吉·许说:“考试的压⼒⾮常⼤。
如果你病了,或者考试做得不好,你就完蛋了。⾼考强调记忆。但是,它不⿎励孩
⼦去解决问题或⾃我思考。美国也有SAT和ACT考试,但这只是学校关注的⼀个因
素。你可能有领导素质,或参加过很多课外活动。”

相⽐中国对教育的虔诚态度,在美国,许多⾼中如此危险,以⾄于学⽣每天要通过
⾦属探测器才能进校。美国⼤学校园的情况更糟糕,学⽣似乎认为他们的⽗母不是
让他们来受教育,⽽是来抗议特朗普总统的。如果有保守派被邀请来演讲,他们就
会发动暴乱,向试图保护他们的警察投掷⽯块。

贝内特说:“左派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根本不是教育。对他们⽽⾔,他们关⼼的是公
民⾃由和公民权利,关⼼的是在学校⾥‘伸张正义’。”

报道称,这可不是赢家的⽅式。

参考消息⽹6⽉9⽇报道西媒称,6⽉7⽇⾼考在全中国展开。⾼考制度在中国被称为
最公平选拔⾼等⼈才的⽅式。

西班⽛《国家报》6⽉7⽇以《中国⾼考四⼗年》为题报道,该报记者采访了⾼考⽣
⼩陈(⾳)和⼩杨(⾳)及其家庭。男⽣⼩陈和⼥⽣⼩杨已经为⾼考夜以继⽇地准
备了数⽉时间。他们为⾃⼰制定的⽬标分别是考上清华⼤学的机械⼯程专业和医学
专业。

当被问到每天学习多久时,他们给出了相同的答案: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学习。两
⼈都是头脑聪颖、勤奋刻苦的好学⽣,但⼩陈还⽐⼩杨有⼀个优势:他出⽣在⾸都
北京。

报道称,包括⼩陈和⼩杨在内,今年将有940万考⽣参加⾼考。除了考⽣积极备战,
考⽣家庭也如临⼤敌,中国家长普遍认为只有⾼考考出好成绩才能保证孩⼦有个好
前途。很多考⽣都是家中的独⽣⼦⼥,因此更受重视。有⼈说,⾼考是中国少有的
不问出⾝、只看成绩的选拔考试,因此越是普通家庭的孩⼦越要珍惜这次机会。具
有真才实学的考⽣能够通过⾼考脱颖⽽出。

⼩陈对⾃⼰的实⼒很有信⼼。他在清华⼤学的附属中学读书,这⾥硬件设施过硬,
每个教室中只有30多名学⽣,每天都能得到包括外国教师在内的⾼⽔平教师的指点。
每年这所知名中学都有数百名毕业⽣考⼊全国重点院校,特别是清华⼤学和北京⼤
学。⼩陈在距离⾼考还有⼏周的时候表⽰,虽然⾃⼰并没有⼗分把握,但是如果当
天发挥正常,成绩应该令⼈满意。

⼩杨的学校位于河南驻马店,在学校的⼤厅⾥挂着⼀张7年前考⼊北京⼤学的学⽣
照⽚。这个学⽣是这所学校历史上唯⼀⼀个考⼊北⼤的学⽣。每个班级⾄少挤进了
50个学⽣。学校不久前才建⽴了⼀所图书馆。⼩杨的⽗母在接受采访时表⽰,⽼师
说她是该校近年来少有的好学⽣,但却不能保证她最终能够如愿考⼊清华⼤学。

报道称,在中国,⼀所学校能够获得多少教育经费在⼀定程度上取决于学⽣的⾼考
成绩。成绩突出的学校能够获得更多经费,也就能够聘请到更优秀的教师,并且有
更多资⾦改善教学硬件⽔平。这导致农村地区的教育⽔平与城市地区越来越⼤。因
为考⽣的录取分数线与⽣源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专家指出,⾼考本⾝是⼀个公
平的制度,现在所需的并不是改变⾼考,⽽是建⽴合理的教育经费分配制度。

对于⼩杨来说,不只是学校的教育⽔平不利于她的发展,⾼校的招⽣名额分配⽅法
也不利于她实现“清华梦”。中国的⼤专院校会根据不同省份或⾃治区调整招⽣名
额,因此考⽣要与本省或⾃治区的同学展开激烈竞争,才能抢得⾼校分配的名额。
当局称,这种分配制度能够保障⽋发达地区的学⽣⾄少能有机会进⼊⽔平⾼的⾼校。

⼩陈在第⼀次和第⼆次模拟考试当中分别取得了671分和705分,⽽⼩杨的成绩则是
665分和693分。如果在⾼考中能够保持这个⽔平,他们⼀定能够考上很好的⼤学,
但距离清华⼤学可能还有些距离。

6⽉7⽇,家长在河南林州⼀中南校考点外等候考⽣。
⽂章四

普通⾼等学校招⽣全国统⼀考试 由百科撰写、2019年。
www.baike.baidu.com/item/普通⾼等学校招⽣全国统⼀考试.2567351?fromtitle=⾼考&fromid=219910

普通⾼等学校招⽣全国统⼀考试(The National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简称“⾼考”,是中华⼈民共和国(不包括⾹港特别⾏政区、澳门
特别⾏政区和台湾省)合格的⾼中毕业⽣或具有同等学历的考⽣参加的选拔性考试。

普通⾼等学校根据考⽣成绩,按已确定的招⽣计划,德、智、体全⾯衡量,
择优录取。⾼考由教育部统⼀组织调度,教育部考试中⼼或实⾏⾃主命题的 [1]  省
级教育考试院命制试题。考试⽇期为每年6⽉7⽇、8⽇,根据《教育部关于做好2018
年普通⾼校招⽣⼯作的通知》,各省(区、市)考试科⽬名称与全国统考科⽬名称
相同的必须与全国统考时间安排⼀致。

⾼考并⾮中国公民获得⽂凭学历的惟⼀途径,还有成⼈⾼等学校招⽣全国统
⼀考试、⾼等教育⾃学考试、 电⼤和远程学历教育等途径,所取得学历都是国家
认可的学历。上海、浙江⼆省市2014年开始第⼀批⾼考综合改⾰试点,北京、天津、
⼭东、海南四省市2017年开始第⼆批⾼考综合改⾰试点。

2015年1⽉1⽇年起,⾼考逐步取消体育特长⽣、奥赛等6项加分项⽬; 2017年
10⽉19⽇,⼗九⼤代表、教育部部长陈宝⽣表⽰,到2020年,中国将全⾯建⽴起新
的⾼考制度;2018年3⽉21⽇,全⾯取消体育特长⽣、中学⽣学科奥林匹克竞赛、
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考加分项⽬;
2018年3⽉27⽇,⼭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东夏季⾼考将⾃2020年起取消⽂
理分科,⾼中⽣可⾃主选择3门等级考试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