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名 作 欣 赏 古典今读

Masterpieces Review
076—078 /俗趣背后的雅趣
/ 王树林

语亦是源远流长。汉赵岐《三辅决录·逃名》

俗趣背后的雅趣 载兖州刺史蒋诩因王莽专权而辞官隐居,舍中
辟三径。晋陶潜《归去来辞》有“三径就荒,
—— 谈马致远[四块玉]《恬退》二首小令 松菊犹存”语,而自作《五柳先生传》谓“宅
意象中的文化内蕴 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晋书》将其写入
《陶渊明传》。南北朝以降,“三径”“五
王树林
柳”成为历代诗人歌咏隐逸的常用意象而经久
不衰。唐王绩《东皋子集》卷上《游北山赋》

元曲大家马致远早年积极用世,晚年历经 能站在丰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上,从中国 可为典型:“昔者蒋元卿(诩)之三径,陶渊

宦海,大志消磨殆尽,对人世荣辱失去了热 传统文人的心态角度考量,在表面浅淡的背后 明之五柳,……或托闾 闬 ,或历山薮。咸遂性

情,牢骚愤激之音,遂被恬澹的隐逸情怀所代 尚含有更深一层的文化意义,此中真意,只有 而同乐,岂违方而别守!吾无所图,斯焉独

替。【南吕】[四块玉]《恬退》小令四首, 从曲中人文意象的联想中才能获得。 游。属天下之多事,遇山中之可留。聊将度

就是诗人初隐时描写对青山绿水和良田美宅的 竹,劲节虚心,古人常以象人品;松,挺 日,忽已经秋。菊花两岸,松声一丘。不能役

眷爱,表现了归真返璞的隐逸情怀。这组令曲 拔傲寒,古人常以比精神。《礼记》曰:“礼 心而守道,故将委运而乘流。”宋潘兴嗣《题 穷。通过读者接受中的赏景品味,浮想翩翩,

表面看来文辞通俗晓畅,浅易简淡。但仔细品 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 濂溪》诗有“归来治三径,浩歌同五柳”之句 不仅给人自然纯美的陶冶,也给人文化丰美的

赏,意象中确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内蕴,俗趣背 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贯四时不改柯易 (周沉珂编《周元公集》卷七)。元人诗中的 感动。

后充满着回味醇厚的雅趣。现以最后两首为 叶。”《论语》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三径”“五柳”更屡见不鲜。王恽《秋涧 再看下一首:

例,做些具体探讨。先看其三: 也”。三国时魏刘桢有诗咏“亭亭山上松”, 集》卷十八《寒菊》:“三径归来已就荒,更


看风雨过重阳。……萧萧五柳门前路,何处斜 酒旋沽,鱼新买,满眼云山画图开。清风
谓“风霜正惨凄,终岁恒端正。岂不罹霜雪,
川接醉乡。”许有壬《至正集》卷十八《和刘 明月还诗债。本是个懒散人,又无甚经济才,
松柏有本性”。南朝梁范云《咏寒松》诗,赞
翠竹边,青松侧,竹影松声两茅斋。太平 归去来。
松“凌风知劲节,负霜见直心”。江淹《效阮 光远韵二首》其二:“何用门前栽五柳,但存
幸得闲身在。三径修,五柳栽,归去来。
公诗》颂松竹“宁知霜雪后,独见松竹心”。 松竹即吾庄。”《题徐复初竹西佳处亭》:
面对着如画的白云青山,沐浴着满川的清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自身,文人当不能为 “见说主人归不远,好开三径遍扶藜。”黄镇
中间一句“太平幸得闲身在”是小曲的抒 风明月;刚打来美酒,又烹好新买的鲜鱼;自
世所用,往往高蹈远隐,与万物为伍,与天地 成《秋声集》卷一《题辛庸之所藏子昂画渊明
情主题,这一主题前烘以“翠竹”“青松”, 由自在的生活,令人身心旷爽,使诗人诗兴
同化,以屈节媚世为耻。正是这种古人崇尚的 漉酒图并书归去来辞》:“先生归来三径荒,
后托从“三径”“五柳”,以此两类意象,不 大发。
人格精神与松竹的物理属性的吻合,使松竹成 宅边五柳森成行。”以上等等,自唐宋至金
着迹痕而又贴切自然地展示了诗人隐逸生活中 沽酒、买鱼,是野民村夫纯真质朴、自由
为历代高人幽士的钟爱,“落叶逐霜风,幽人 元,以至“三径”“五柳”,成为归隐、幽栖
的自得情趣和傲世情怀。 逍遥的生活,也是古代文人崇尚自然、追求真
爱松竹”(唐元结《石宫四咏》),也成为古 的代名词。马致远这组《恬退》令曲每首皆用
乍一看,翠竹、青松,简陋的茅舍,婆娑 纯的一种雅趣。唐皮日休《陈先辈故居》诗有
代诗人作品极为热衷的咏叹物象。所以,此曲 “归去来”结尾,可见乃沿陶渊明《归去来
的竹影,悦耳的松涛,这与世无争的大自然, “杉桂交阴一里余,逢人浑似洞天居。千株桔
中的“翠竹”“青松”,已不仅仅是诗人隐居 辞》而生发写来。“径”“柳”,若作为自然
使人何等惬意,让人会顺理成章地想到,这些 树唯沽酒,十顷莲塘不买鱼”,这种养鱼沽
处所“两茅斋”的点缀、烘衬,更蕴含着诗人 意象,举目可睹,俯拾即是,常见而不俗,历
景物不正是诗人乐隐安贫、恬淡自适的心情的 酒、自适其乐的生活让人何其艳羡。宋徐积
精神品格的比照、象征意义。 久而弥新;“三径”“五柳”,若作为人文意
抒写吗!表面看这种理解似得其中三昧。但若 《送吕清叔》诗“匆匆一棹向东行,抖擞空囊
“三径”“五柳”,作为隐士居住地的代 象,熟典可诵,妇孺皆通,即景回味,连类无

076 2008.11 2008.11 077


名 作 欣 赏 古典今读
Masterpieces Review
076—078 /俗趣背后的雅趣
/ 王树林

语亦是源远流长。汉赵岐《三辅决录·逃名》

俗趣背后的雅趣 载兖州刺史蒋诩因王莽专权而辞官隐居,舍中
辟三径。晋陶潜《归去来辞》有“三径就荒,
—— 谈马致远[四块玉]《恬退》二首小令 松菊犹存”语,而自作《五柳先生传》谓“宅
意象中的文化内蕴 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晋书》将其写入
《陶渊明传》。南北朝以降,“三径”“五
王树林
柳”成为历代诗人歌咏隐逸的常用意象而经久
不衰。唐王绩《东皋子集》卷上《游北山赋》

元曲大家马致远早年积极用世,晚年历经 能站在丰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上,从中国 可为典型:“昔者蒋元卿(诩)之三径,陶渊

宦海,大志消磨殆尽,对人世荣辱失去了热 传统文人的心态角度考量,在表面浅淡的背后 明之五柳,……或托闾 闬 ,或历山薮。咸遂性

情,牢骚愤激之音,遂被恬澹的隐逸情怀所代 尚含有更深一层的文化意义,此中真意,只有 而同乐,岂违方而别守!吾无所图,斯焉独

替。【南吕】[四块玉]《恬退》小令四首, 从曲中人文意象的联想中才能获得。 游。属天下之多事,遇山中之可留。聊将度

就是诗人初隐时描写对青山绿水和良田美宅的 竹,劲节虚心,古人常以象人品;松,挺 日,忽已经秋。菊花两岸,松声一丘。不能役

眷爱,表现了归真返璞的隐逸情怀。这组令曲 拔傲寒,古人常以比精神。《礼记》曰:“礼 心而守道,故将委运而乘流。”宋潘兴嗣《题 穷。通过读者接受中的赏景品味,浮想翩翩,

表面看来文辞通俗晓畅,浅易简淡。但仔细品 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 濂溪》诗有“归来治三径,浩歌同五柳”之句 不仅给人自然纯美的陶冶,也给人文化丰美的

赏,意象中确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内蕴,俗趣背 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贯四时不改柯易 (周沉珂编《周元公集》卷七)。元人诗中的 感动。

后充满着回味醇厚的雅趣。现以最后两首为 叶。”《论语》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三径”“五柳”更屡见不鲜。王恽《秋涧 再看下一首:

例,做些具体探讨。先看其三: 也”。三国时魏刘桢有诗咏“亭亭山上松”, 集》卷十八《寒菊》:“三径归来已就荒,更


看风雨过重阳。……萧萧五柳门前路,何处斜 酒旋沽,鱼新买,满眼云山画图开。清风
谓“风霜正惨凄,终岁恒端正。岂不罹霜雪,
川接醉乡。”许有壬《至正集》卷十八《和刘 明月还诗债。本是个懒散人,又无甚经济才,
松柏有本性”。南朝梁范云《咏寒松》诗,赞
翠竹边,青松侧,竹影松声两茅斋。太平 归去来。
松“凌风知劲节,负霜见直心”。江淹《效阮 光远韵二首》其二:“何用门前栽五柳,但存
幸得闲身在。三径修,五柳栽,归去来。
公诗》颂松竹“宁知霜雪后,独见松竹心”。 松竹即吾庄。”《题徐复初竹西佳处亭》:
面对着如画的白云青山,沐浴着满川的清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自身,文人当不能为 “见说主人归不远,好开三径遍扶藜。”黄镇
中间一句“太平幸得闲身在”是小曲的抒 风明月;刚打来美酒,又烹好新买的鲜鱼;自
世所用,往往高蹈远隐,与万物为伍,与天地 成《秋声集》卷一《题辛庸之所藏子昂画渊明
情主题,这一主题前烘以“翠竹”“青松”, 由自在的生活,令人身心旷爽,使诗人诗兴
同化,以屈节媚世为耻。正是这种古人崇尚的 漉酒图并书归去来辞》:“先生归来三径荒,
后托从“三径”“五柳”,以此两类意象,不 大发。
人格精神与松竹的物理属性的吻合,使松竹成 宅边五柳森成行。”以上等等,自唐宋至金
着迹痕而又贴切自然地展示了诗人隐逸生活中 沽酒、买鱼,是野民村夫纯真质朴、自由
为历代高人幽士的钟爱,“落叶逐霜风,幽人 元,以至“三径”“五柳”,成为归隐、幽栖
的自得情趣和傲世情怀。 逍遥的生活,也是古代文人崇尚自然、追求真
爱松竹”(唐元结《石宫四咏》),也成为古 的代名词。马致远这组《恬退》令曲每首皆用
乍一看,翠竹、青松,简陋的茅舍,婆娑 纯的一种雅趣。唐皮日休《陈先辈故居》诗有
代诗人作品极为热衷的咏叹物象。所以,此曲 “归去来”结尾,可见乃沿陶渊明《归去来
的竹影,悦耳的松涛,这与世无争的大自然, “杉桂交阴一里余,逢人浑似洞天居。千株桔
中的“翠竹”“青松”,已不仅仅是诗人隐居 辞》而生发写来。“径”“柳”,若作为自然
使人何等惬意,让人会顺理成章地想到,这些 树唯沽酒,十顷莲塘不买鱼”,这种养鱼沽
处所“两茅斋”的点缀、烘衬,更蕴含着诗人 意象,举目可睹,俯拾即是,常见而不俗,历
景物不正是诗人乐隐安贫、恬淡自适的心情的 酒、自适其乐的生活让人何其艳羡。宋徐积
精神品格的比照、象征意义。 久而弥新;“三径”“五柳”,若作为人文意
抒写吗!表面看这种理解似得其中三昧。但若 《送吕清叔》诗“匆匆一棹向东行,抖擞空囊
“三径”“五柳”,作为隐士居住地的代 象,熟典可诵,妇孺皆通,即景回味,连类无

076 2008.11 2008.11 077


名 作 欣 赏 古典今读
Masterpieces Review
079—082 /元杂剧鉴赏二题
/ 陈建华

元杂剧鉴赏二题
无一金。买鱼沽酒向村市,典却蔡家焦尾 月”就渡江来与诗人相会;王维“独坐幽篁
琴”,囊空无钱,典琴而“买鱼沽酒”,也不 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能不说是一种文人的雅致。宋赵鼎臣《寄山阴 (《竹里馆》),弹琴长啸,不可人知,明月
陈建华
隐者》“饥餐一盘饭,闲读两行书。竹里亲沽 相伴足矣。白居易“檐间清风簟,松下明月
酒,江边自买鱼”,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这种 杯。幽意正如此,况乃故人来”(《友人夜
生活的向往。与马致远同代稍后的虞集,其 访》);苏轼“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
《题柯博士画》诗曾断定“幽篁绕屋茅覆檐, 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点绛唇·杭
木叶脱落秋满帘。买鱼沽酒待明月,定是黄州 州》);苏辙“已邀明月出墙东,更遣清风扫
苏子瞻”,苏轼的洒脱,不正是文人的楷模 庭下”(《次韵作春秋对月二篇一以赠王郎一 富贵不淫贫贱乐:《贫富兴衰记》 说,用文学的形式对这一格言进行了精彩的表
吗?此小令开篇三句,境界开阔,不仅写出了 以寄子瞻》);晏几道“赣江西畔从今日,明 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

诗人自适自乐的心情,更折射出中国古代文人 月清风忆使君”(《鹧鸪天》);范云“门前 简介: 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


无名氏作品。末本,四折一楔子。山西蒲城 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
的一种普遍的审美文化心理。 我有佳宾,但明月、清风更此君”(《沁园
书生徐伯株,父亡家贫,虽有满腹诗书,却为进 是豪雄。”诗中的抒情主人公是一个豁达乐观、
清风、明月,也是古人诗境中的常见意 春·庆杨平》)。古人如此,让马致远面对清
京赶考的盘缠犯了愁。伯株叔叔徐员外是大财 自信洒脱、随缘自适的理想形象。此诗后世与亚
象。它是大自然的永恒,“清风明月无兴废, 风明月,如若无诗,怎能不有负债之感呢!如
主。两家经济悬殊,素未往来。但应举事大,伯 圣格言齐名,一起熏陶、滋养着读书人的心灵。
白鹭乌鸦自往来”(宋孔武仲《石城祠》,见 此想来,“清风明月”背后,尚有如此丰厚的 明代学者吴与弼《日录》中有一则自己生活
株只得冒雪前去碰碰运气。徐员外正与其子金锁
《清江三孔集》卷九)。它是无私的,它无条 文化。 饮酒赏雪,盘算着此等大雪将会使多少穷人前来 状况的记录:
件地把自己所有的美献给世人:“清风明月不 作者自称“是个懒散人”,又说自己没什 借债,到时必以三倍利放贷。谈笑之间,伯株前   

用一钱买”(李白《襄阳歌》);“惟江上之 么治国安邦的才干,若联系本组令曲的第一首 来叩门,金锁一见伯株全身褴褛,不由分说关上 晚往临仓借谷,因思旧债未还,新债又重,

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 自言“羞把尘容画麟台”,两相应照,可看出 了大门,徐员外也对伯株不理不睬,任其在门外 此生将何如也?徐又思之,须素位而行,不必计


受冻、悲号。徐婆婆有恻隐之心,劝丈夫开门纳 较。“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然
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 诗人在貌似自暴自弃的消极颓唐中,却饱含着
侄。进门后,伯株斗胆提出借钱,被徐员外一顿 此心极难,不敢不勉。贫贱能乐,则富贵不淫
尽藏也”(苏轼《赤壁赋》)。每当人们“临 怀才不遇的人生悲感和傲世情怀。这大概才是
臭骂,连留宿一晚的要求也一并拒绝。徐婆婆瞒 矣!贫贱富贵,乐与不淫,宜常加警束,古今几
高纵目,逍遥徜徉。唯意所适,明月时至,清 作者高歌“归去来”的真正原因。 人,臻斯境也?
着丈夫放伯株进屋避寒,次日又与他衣物前去赴
风自来。行无所牵,止无所 柅 。耳目肺肠,悉 元散曲崇俗趣,尚浅易,但一入文人之 选。上天知徐员外为富不仁,派火德星君一把火   
为己有。踽踽焉,洋洋焉,不知天壤之间复有 手,其曲中意象所蕴含的丰厚传统文化养分和 烧了他的万贯家财,徐员外一家只好乞讨为生。 从这则记录中我们可以看到吴先生刚健自强
何乐可以代此也”(司马光《独乐园记》)。 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审美情趣,就会自觉或不 伯株一举成名,授蒲州太守。他安排酒宴款待众 的人格,本来旧债未还,新债又添,被生活压得

正是中国文人特有的文化心理对“清风明月” 自觉地一并打入曲中,读者在接受中就会联类 邻。徐氏父子乞讨至此,伯株提及旧事,二人羞 喘不过气,但生存的压力并没有夺走生命的尊


愧不已。徐婆婆跪地请求新官恕罪,伯株看在对 严,他没有抱怨生活的不公,只是以前贤的格言
不同寻常的感悟和解读,才使它与诗人,与诗 比附,畅神驰思,在诗境中体味美妙,在美妙
己有恩的婶婶面上,不计前嫌,收留了徐氏 警句相砥砺,还从苦难的经历中得出一个人贫贱
结下了不解之缘。《南史·谢 譓 传》说谢 譓 感受中得到身心愉乐。如果不解俗趣背后的雅
一家。 时能够保持乐观之心,富贵之时方不至于骄奢淫
“不妄交接,门无杂宾。有时独醉”,自云: 趣,岂不憾哉!
逸的结论。但正如吴先生所言,“贫贱富贵,乐
“入吾室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唯当明月。” 作者系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赏析: 与不淫,宜常加警束,古今几人,臻斯境也?”
王勃“复阁重楼向浦开,秋风明月度江来” (责任编辑:古卫红) 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 纵观历史,能达到这种境界的又能有几个人呢?
E-mail:guweihong007@sina.com 屈,此之谓大丈夫。亚圣宣扬了一种男子汉的理
(《寒夜怀友》),诗人开窗面浦,“秋风明 相反,富而无德、富而张狂、小人得志的暴发户
想人格和精神境界。北宋大儒程颢深服孟子学 心态却相当普遍,许多人一旦富裕便迷失了

078 2008.11 2008.11 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