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ologists

)

: page 4: Peter Turnley/Corbis; page 9: NewsPix (NZ); Reuters News Media Inc./Corbis; AP Wide World Photos;
page 10: Roger Ressmeyer/Corbis; page 12: Gabe Palmer/Corbis; Lester Lefkowitz/Corbis; page 15: Tom & Dee Ann McCarthy/Corbis.
© 2004 CCHR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CCHR CCHR

Item #18905-15-Taiwanese

�����
精神病學用來獲取利益的「疾病」

目錄
前言:
迫切需求的幫助 ........ 2
第一章:
傷害脆弱的人 ........... 5
第二章:
診斷上的欺騙與出賣 .... 11
第三章:
達到真正的心理健康 .... 17
建議事項 ............. 21
國際公民人權調查團 ... 24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

11/23/2004 5:04:09 AM

前言
迫切 需 求 的 幫 助

活有時真是一種挑戰。它的確會變得
非常難受。當一個家庭面對一個嚴
重精神障礙與不理性成員時,企圖
解除這個危機就變得非常迫切了。

出質疑。納許已經有24年沒有吃精神科藥物,
也已經從他精神障礙的狀況自然復原了。
這不是建議任何服用精神治療處方藥的
人,他們應該立刻停止服用。因為它們有危險
的副作用,所以在沒有合格的非精神科醫師的
建議和協助下,沒有一個人可以停止服用這些
精神科藥物。

當此事發生時我們該向誰求助呢?
根據精神科醫師的看法,你應該向他們請教。
因為他們是心理健康專家。但那是詭計,
因為許多抱著希望向他們找尋答案的人,被發
現陷入窘境中。
Megan Shields醫
師是一個執業超過
25年的家醫科醫師,
也是一個公民人權調
查團的顧問委員。她
警告說:「精神科醫
師對於心靈全然無
知,治療個體時只當
成頭部(大腦)的一
個器官,而且對於精
神、標準醫療以及治
癒感興趣的程度,就
如同劊子手對於拯救
生命興趣一樣的低。」

無論如何,我們要強調對於嚴重的精神
障礙還有其他解決方
法,可以避開精神病
學 的 理論 與 治療 時 的
「精神科醫師對於心靈全然無知,
嚴重危險和缺點。

治療個體時只當成頭部(大腦)的
一個器官,而且對於精神、標準醫療
以及治癒感興趣的程度,就如同劊子
手對於拯救生命興趣一樣的低。」
—Megan Shields醫師,家醫科醫師,
國際公民人權調查團顧問委員

在理論上,任何
一個精神科醫師和
心理學家聲稱「嚴重
的精神疾病」和一般
的心臟狀況、腿上的
壞疽、或一般感冒是
沒有不同的,他是在
耍詭計。

美國敘拉庫斯的
紐約州立大學精神
病學名譽教授Thomas Szasz博士提到,「假如
我們要視精神疾病就像身體疾病一樣,
我 們 應 該 要 有 生 物 化 學 或 病 理 學
證據。」而且假如一個「病」要有「科學
意義,它必須多少能被觸及、測量、或以
科學方法測到,如同透過血液測試或一張腦電
波圖(腦部電波活動記錄)。假如它不能被如此

在影片美麗心境界(A Beautiful Mind)中,
諾貝爾獎得主納許(John Nash)被描述為依賴精
神科最新突破的藥物,來預防「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的復發。然而這是好萊塢
的小說。對影片中描述納許得到諾貝爾獎時
描述他吃「最新的藥物」,納許自己對此事提

前 言
迫 切 需 求 的 幫 助
2

#15 Myth Twn 041021.indd 2

11/23/2004 5:04:09 AM

測量到–這個案是有『精神疾病』那麼『疾病』
這個詞充其量只是比喻,最差的說法是虛構。
因此把這些當成是『疾病』來『治療』就等於
是一種不科學的事業。」1
在 醫療執業 時,有充分的證明證實,真正
有實際病理的身體疾病會嚴重的影響到個人的
心理狀態和行為。精神病學完全忽視了科學證
明的價值,寧可把所有的問題歸咎為疾病,並
且假設它們是由從未被證明存在的腦內「化學
失衡」所引起的。把所有的醫療侷限在殘忍的
治療方式,那些方式除了永久地破壞了大腦和
個人外沒有其他作用。
精神病學對心靈、大腦、以及嚴重引起精
神障礙的原因一無所知,卻仍然去使用電擊讓
大腦失去知覺、用精神外科撕裂它、用危險藥
物讓它變遲鈍。他們完全對自己正在做的事一
無所知,偏好簡單的權宜之計,「向配電盤丟
一顆手榴彈以便搞定它」。這聽起來和看起來
蠻不錯的,以破壞整體的過程而言做得很好,
但每年花了納稅人數十億美元。

找出這些方式並支持它們,因為它們可以修復
和建造。他們也有效。避免精神病學,因為它
只會撕裂與破壞,而且它總是無效。

藉由破壞一部分大腦,人可以變得容易被
馴服,但是活力變少。原來的精神障礙仍舊存
在,只是被壓制住了。這是精神醫學治療精神
障礙個體的方式。

國際公民人權調查團總裁

這篇刊物的資訊對於正經歷嚴重的生活困
境,或是知道誰正經歷生活困境而且正在尋找
答案的人而言是一則警訊。

珍 伊斯特蓋(Jan Eastgate)
敬上

精神科的治療方式是有許多替代方式的。

前 言
迫切 需 求 的 幫 助
3

#15 Myth Twn 041021.indd 3

11/23/2004 5:04:10 AM

重要事實

1
2
3
4
5

「精神分裂症」沒有生理性的
異常,因此也不是一種疾病。

早期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的
病人,後來被發現曾被一種
導致腦部發炎的病毒感染,
而導致怪異行為。
被用來治療精神分裂症的神經
安定[神經控制]藥物,造成
身體神經系統的損害而且導致
永久性的損傷甚至是死亡。
治療研究顯示,與經濟繁榮的
國家相比,貧窮國家(那裏精
神安定劑使用在較少的病
人身上)有更高的成功率。
研究顯示,服用精神科藥物及
其戒斷的副作用,有文獻證明
是產生極度的暴力。

#15 Myth Twn 041021.indd 4

11/23/2004 5:04:12 AM

第一章
傷害脆 弱 的 人

多數的人認為精神科的主要功能,
是用來治療有嚴重的、甚至有生命
威脅的心理狀況的病人。最明顯
的是,第一次被德國的精神科醫師
埃默克萊普林(Emil Kraepelin)在十九世紀晚期
稱為早發性痴呆(dementia praecox)的狀況,
在1908年被瑞士的精神科醫尤金布魯勒(Eugen
Bleuler)貼上「精神分裂症」的標籤。

精神病學從未回顧克萊普林有關精神分裂症
的材料,也無法了解此症衹是一個未診斷出來以
及沒有治療的生理問題,「精神分裂症這個概念
對醫療合法性的專業訴求實在不可或缺…。疾病
的生理症狀悄悄地被拋開,剩下的當成最重要而
可以分辨的特徵,就是這些心理症狀:幻覺、妄
想以及怪異思考」,惠塔克這麼說。

精神科醫師依然聲稱「精神分裂症」是一種
精神科醫師富勒托雷(E. Fuller Torrey)的報 心理疾病,儘管在經過一個世紀的研究以後,
完全缺乏任何腦部生理
告提到,克萊普林「藉
異常存在的客觀証據。
由命名及歸類非理性行
「診斷某人是精神分裂症,在表面上可能
為,而放上最後醫療的
像是科學的,特別是當生物精神病學持續
封印。非理性行為現在
地斷言它是一種有關遺傳的腦部疾病時。 藥物控制
能在醫療團體內抬頭,
但是當你往後退一步,從遠處觀察這些研
是因為它有名字…。
神經安定劑(神經
究員真正在做的,你對他們辯解他們的工 控制藥物),也就是為
他的分類系統持續影響
精神醫學迄今,不是因
人所知的抗精神病藥
作會感到驚訝…。這不是科學。」
為它已証明有價值…而
物,是首度由法國人發
― Ty C.寇伯博士,著有
是因為它拿到了非理性
展出來開給所謂精神分
《怪罪我們的基因》,2001年
行為進入醫學的同意
裂的人,「在手術時麻
票。」2
痺神經系統」。精神科醫師對於精神安定劑導致
類帕金森氏症狀以及嗜睡性腦炎症狀在非常早期
時就已了解,這正是克萊普林已經誤認並稱為早
發性痴呆的問題。4

可是,《Mad in America(瘋狂美國)》的作者,
科學作家羅勃 惠塔克,提到克萊普林診斷為早發
性痴呆的病人實際上是罹患了一種病毒, 嗜睡性
腦炎病毒 [頭部發炎 導 致 嗜 睡 ] 在 當 時 並 不
被醫師們所知道。「這些病人走路怪異而且
罹患臉部抽搐、肌肉抽筋,而且有突發性的昏
睡。他們的瞳孔對光反應遲鈍,他們也會流口水,
吞嚥困難,慢性便祕以及無法完成隨意的身體
動作。」 3

藥物傷害了錐體外系統(EPS),即密集而複雜
的神經纖維網路,用來調節動作的控制,導致肌
肉僵硬、抽搐及各種不同的不隨意動作。5
藥物引發的副作用,是遲發性運動不能
(tardive dyskinesia — tardive意味著「慢的」
而dyskinesia意味著「肌肉的不正常運動」)是一

第 一 章
傷 害 脆 弱 的 人
5

#15 Myth Twn 041021.indd 5

11/23/2004 5:04:12 AM

新藥知識是被特別制定的:「這個看法的形成,
當然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使神經安定劑改變
角色成為安全的、 抗精神分裂症 的藥物,而給予
精神病人。」8
然而,獨立的研究結果是令人憂心的,在一
個超過8年的研究裡,世界衛生組織發現在三個
經濟不佳的國家的病人―「印度、奈吉利亞及哥
倫比亞,比起美國及其他4個已開發國家的病人有
更戲劇性的好轉。的確,五年後,在這些貧窮國
家64%的病人皆沒有症狀且功能良好。」相對地,
在經濟繁榮的國家衹有18%的病人反應不錯。9

為利益而行
銷傷害:
1950年代至
1970年代:
有關精神科藥物
負面名聲的文章,
遭到載於醫學期
刊的文章與廣告
所反擊,誇張抗
精神科藥物的好

西方精神科醫師的反應是去爭辯,貧窮國家
的人們一點都不會有精神分裂症。然而,一份
後續的追踪研究使用同樣的診斷標準達到同樣
的結論。10反之在貧窮的國家衹有16%的病人持續
使用神經安定劑,在經濟繁榮的國家,這個數字
是61%。神經安定劑被清楚地暗示在西方國家的結
果明顯較差,西方國家的經驗也顯示出跟用藥病
人比起來,不用藥的病人其再發率是較低的。11

種嘴唇、舌頭、下巴、腳趾及身體其他部分隨意
動作力量的永久傷害,而且以神經安定劑治療的
病人內,在一年有5%已出現此副作用。6

直到1985年,美國精神病學協學會才發行一
份警告函給它的會員,接著衹有在幾宗受到高度
關注的訴訟中「發現精神科醫師以及他們的機構
疏忽,而未能警告病人藥物相關的危險性,有一
宗超過300萬美元(240萬歐元)的賠償金。」

研究人員和精神科醫師也知道神經安定劑惡
性症候群(neuroleptic malignant syndrome)的
危險性,一種潛在的致命毒性反應,病人因此突
然發高燒且變得意識不清、躁動及極度的僵硬。
估計有100,000名美國人因它而死。7

避而不談的理由與醫療執業毫無關係。
一開始,冬眠靈(chlorpromazine)[一種神經安
定劑]在1954年的投資是350000美元(285598
歐元),在1970年時,它產生的收益是個年1億
1600萬美元(9560萬歐元)。

為了反擊負面的名聲,文章經常刊載於醫學
期刊,誇大新藥的優點而模糊它們的危險性,
惠塔克說在1950年代,醫師及一般大眾所知道的

處而公然地忽視
他們許多的危險。

「在1800年代,埃默.克萊普林(左)藉由命名及歸類非理性行為,而放
上最後的醫療封印…。他的分類系統持續影響精神醫學迄今…因為它拿
到了非理性行為進入醫學的同意票。」
-精神科醫師富勒托雷(E. Fuller Torrey)的觀察

第 一 章
傷 害 脆 弱 的 人
6

#15 Myth Twn 041021.indd 6

11/23/2004 5:04:13 AM

惠塔克提到,提高民眾認識神經安定劑
「經常導致不可逆的腦部傷害,會威脅到整體的油水
無法來撈」。為了因應此情況,新一代「非典型的」
[不是一般的,對EPS系統有較少的副作用]治療
精神分裂症的藥物在1990年代被推薦,保証較少的
副作用。

治療「精神分裂症」:
國家間的比較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個研究論文已顯示,在改善精神分裂症方
面,使用較少抗精神病藥物貧窮國家好得多,與主要依靠藥物
的富裕國家的改善結果成反比。

然而,新一代非典型藥物實際上甚至有更多的嚴
重效應:失明、致命性的血栓、心律不整(不規則)
、中暑、乳房腫脹及溢乳、陽萎及性功能障礙、血
液疾病、疼痛性的皮疹、抽搐、生產缺陷以及極度
的內在焦慮以及坐立不安。

64%
61%

一種非典型藥物在1960年代已經被測試出而且
被發現會造成抽搐、呆僵、明顯地流口水、便秘、
尿失禁、體重增加、呼吸停止、心臟病發以及罕見
的突然死亡,當在1970年介紹到歐洲時,這個藥物
被收回,因為它造成顆粒性白血球缺乏,一種致命
性的白血球減少,在高達2%的病患中出現。12
在2003年5月20日, 紐約時報 報導出非典型藥
物可能導致糖尿病「在某些案例中導致死亡」。約
瑟夫 迪里奧-甘斯(Joseph Deveaugh - Geiss),
杜克大學的精神病學顧問教授說到糖尿病的關聯
「看起來很像我們25年前看到的[遲發性運動
不能]。」13

18%

百分之61
的治療使
用藥品

$12,000

在2000年時,抗精神病藥物在美國每年的總銷
售額是40億美元(32億歐元)

$8,000

今天,精神病學緊緊抓住抗精神病藥物作為
「精神分裂症」的治療,而不管它們已被証實的危
險,也不管研究顯示的,當病人停止服用非典型藥
物時,他們就會改善。16

治療改善率

16%

百分之61
的治療使
用藥品

在美國和三
個富裕國家

在2003年5月,一項非典型藥物使用在17個榮民
醫院的研究,發現一種抗精神病藥物在每個病人身
上,比早期的藥物花費超過3000到9000美元(2448到
7343歐元),對於症狀、減少類帕金森氏症的副作
用或者在整體生活品質的改善上沒有助益。14

在2003年之前,銷售已經達到81億美元(66億
歐元)。15

「精神分裂症」
的改善率在在較
貧窮國家是高得
多的,在那裡使
用較少的藥物做
治療。

$14,000

治療改善率

在貧窮國家

抗精神病藥
物銷售金額
(以美金百萬元計)

$122億

$10,000

$6,000

$4,000

$2,000

1990

1995

2000

2003

1999年的「精神分裂症」藥物市場,利潤價值50億美元
(40億歐元),並在2002年已到達122億美元(97.6億歐元)。
下圖上方表示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
日本和西班牙合併換算成美元。

#15 Myth Twn 041021.indd 7

11/23/2004 5:04:14 AM

製造傷害
藥 物 引 起 的 暴 力
「大眾幾乎毫不懷疑有惡夢的瘋狂者,他沒有預警
及沒有明顯理由的殺人,不總是被一種內在的邪惡
所驅使,反而是被一種受歡迎的藥物所造成。」17
-羅勃 惠塔克,《瘋狂美國:爛科學、爛藥物以及精神病患持
續遭受的虐待》一書的作者,2002年

神科醫師歸咎暴力犯罪在於病人無法持續他或
她的藥物,儘管他們知道服用精神科藥物及其
戒斷的副作用,有文獻證明是產生極度的暴力。

 在2001年6月20日,一位德州的母親兼家庭主婦
Andrea Yates,把他五個小孩塞在浴缸裡並溺斃,從
6個月大到7歲,過去幾年,37歲的Yates太太,經過住
院、開給精神科藥物以及嘗試自殺的掙扎。在2002年
3月12日,陪審團駁回她精神失常的辯護並且發現她可
處死刑的謀殺罪行。

總統刺客:1981年3月30日,
受看管的John Hinckley Jr.出現在
維吉尼亞州Quantico,企圖暗殺
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
一位精神科醫師之後把Hinckley
攻擊總統和其他人的行為,
歸因於一種精神科藥物
所引起的暴力狂亂。

對於法律專家與媒
體,這個故事被告知並且
此案被終結。至於精神病
學,他們的藉口是可以被
預知的:Yates太太患了
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那
是「療效不佳的」,或者
她「拒絕適當及有品質的
心理健康照護」。

由於不滿意結果,
德州的公民人權調查團取得Yates太太的獨立醫療
評估的醫療紀錄。科學顧問Edward G. Ezrailson
醫學博士研究它們並報告雞尾酒式的藥物開立給
Yates太太造成不自覺的中毒、抗憂鬱劑的過量
以及其他藥物的突然高劑量「惡化她的行為」,
他說,「這導致了謀殺」。18
 羅勃 惠塔克(Robert Whitake)的大量研究,
發現了抗精神病藥物暫時減輕精神病,但經過長時間
後,病人在生物上更趨向於它。第二個矛盾的效應是
一種曝露更強效的神經安定劑之下的副作用,叫做
靜坐不能( akathisia )【a.沒有; kathisia ,坐;
無法保持靜止】。這種副作用與攻擊、暴力行為是相
關的。19

#15 Myth Twn 041021.indd 8

11/23/2004 5:04:15 AM

有病人從一種SSRI藥物戒斷所經歷的躁動及易怒,
能夠造成「攻擊及自殺的衝動」。24

一份1990年的研究,找出一個精神科病房的
所有打鬥中,有50%與靜坐不能有關。病人描述有
「攻擊身邊任何人的極度衝動」。20


在 《 刺 胳 針 (Lancet)》這份英國
醫學期刊裡,M i k i B l o c h 醫師報告在停
止了一種抗憂鬱劑後,患者變得想自殺以
及想殺人,有一個男士有傷害「他自己
小孩」的想法。25

 1998年英國的一份報告發現,5﹪的專一性血
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SRI)類的抗憂鬱劑服用患者,
經歷「一般可辨認的」副作用,包括了躁動、焦慮以
及神經緊張,大約5﹪的人報告出來的副作用包括攻
擊、幻覺、不舒服以及自
我人格消失。21

 在2001年5月
25日,澳洲新南威爾
在1995年,九個澳洲的精神科醫師
 在1995年,9個澳
斯最高法院的Barry
洲的精神科醫師報告病患
報告,病患服用SSRI這類抗憂鬱劑時
O´keefe法官譴責一
服用SSRI這類抗憂鬱劑時
會有使用暴力來自殘或者變得
種抗憂鬱劑,因為它
會有使用暴力來自殘或者
把一位溫和、守法的男
心不在焉的情況,「我不想死,
變得心不在焉,「我不想
士David Hawkins,
我衹想把我的肉撕成碎片」,
死,我衹想把我的肉撕成
轉變為一位暴力兇手
一個病人這樣告訴精神科醫師。
碎片」,一個病人這樣告
(殺害他妻子的)。要是
訴精神科醫師。22
Hawkins先生還未服用這
種抗憂鬱劑,Hawkins太
戒斷效應
太就不會被殺,這是極有可能的…。
 1996年,在紐西蘭的國家優良醫學中心,發行
一份「急性藥物戒斷」的一份報告,說到對精神起作
用的藥物,其戒斷反應能夠造成(1)反彈效應,它惡
化先前一個「疾病」的症狀,以及(2)與狀況無關而
病患之前從未經歷過的新症狀。23

 在2001年6月,懷俄明州的一組陪審團判定
800萬美元(650萬歐元)給Donald Schell的親屬,
他在服用了一種抗憂鬱劑後,發生了持槍射擊及亂闖
情形,陪審團判定這種藥物要為引發這場狂亂的殺人
案負80﹪的責任。26

 John Zajecka醫師在臨床精神醫學期刊報告,

與暴力有關的治療:
1) David Hawkins:74歲,
之前無暴力經歷,在服用抗抑鬱
劑後殺了妻子。法官裁定藥物有
部分負責。
2) 2001年,Andrea Yates在浴
缸裝滿水並淹死她5個小孩,醫
學專家認為是某些精神科藥物劑
量過度,導致此次謀殺。
3) Kip Kinkel,14歲,1988年
在奧勒崗州的高中開槍後,殺害
2人和殺傷22人,他那時也正在
服用精神科藥物。
David Hawkins

Andrea Yates

Kip Kinkel

第 一 章
傷 害 脆 弱 的 人
9

#15 Myth Twn 041021.indd 9

11/23/2004 5:04:17 AM

重要事實

1
2
3
4

精神病學的《精神失調診斷及
統計手冊-IV(DSM)》目前包含
374個失調,它的主觀性造成任
何人被貼上「精神疾病」的標籤
並且用藥。
精神科醫師一直不能在什麼是
精神分裂症上達成共識,只能
如此稱呼它。

「精神分裂症」、「雙極性」、
和所有的精神科標籤只有一種
目的:使精神病學在保險給付、
政府資金和從藥物的銷售利潤
獲得數百萬元。
今天,精神病學疾病模式的基石
是一種源於大腦化學失衡而成
為心理疾病的基礎概念。當藉由
大量的市場行銷普及化時,
它只是精神病學一廂情願的
想法。由於所有的精神病學的疾
病模式,它已經完全地被
研究人員所不信任。

幾乎一世紀以來,精神病學家己使用
「精神分裂症」的術語來描述各種的
「無理性」行為是「心理疾病」- 而沒有
科學上的證據來支持。精神科醫師己長期
爭論是什麼構成了精神分裂症(見1973年版
精神病學請款聖經,上面的《診斷及統計
手冊》),但仍使用這個有利可圖的標籤。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0

11/23/2004 5:04:18 AM

第二章
診斷上的 欺 騙 與 出 賣

為一種心理治療的代用品,美
國精神病學協會(APA)建立了
《精神失調診斷及統計手冊IV(DSM)》,內容列出374條假想
的心理失調或疾病。它的診斷標準是
如此的含糊、主觀和廣義,而今天
沒有一個活著的人,可能在使用這個
標準時能不被貼上精神疾病的標籤。
當然,那為精神科醫師大大地促進了更多 精
神疾患者的生意。
同時,精神科醫師
不只承認,是什麼造
成這些假想的疾病原
因並不知道,他們沒
有科學上曾經存在的
有效證明作為個別的
生理疾病。

「當病人被告知他們有『生理疾病』而可能
感到放心,他們可能在自己的康復上採用一
種被動的角色,變成完全地依賴一種生理的
治療來補救他們的狀況。」27

精神科醫師無法定義
精神分裂症

有關「精神分裂症」,精神科醫師公開
地陳述於DSM-II,「即使它已嚐試過,美國
精神病學協會的委
員們不能在這種失
調是什麼上達成共
「用心理失調這個術語,
識,只能同意如此
稱呼它。」28
來描述DSM-IV裡分類的狀況,

可被認為是最糟糕不過的了。」

艾倫 法蘭西斯
(Allen J. Frances),
-Allen J. Frances,
杜克大學醫學中心
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精神病學教授
精神病學教授和
湯瑪士 薩茲(Thomas
和DSM-IV特別小組主席
DSM-IV特別小組主
Szasz)教授說:「DSM的
席承認:「用心理
主要功能和目標是給宣
失調這個術語,
稱的特定行為提供可信
D
S
M
I
V

分 類 的 狀 況 ,



度,或更正確地說,不當行為是心理失調,以及像
這樣的失調就是醫療疾病。因此,病態性的賭博 可 被 認 為 是 最 糟 糕 不 過 的 了 。 」
與心肌梗塞(在心臟動脈的血栓)處於相同的 D S M - I V 本 身 陳 述 了 這 個 術 語 「 心 理 失 調 」
持續地出現在書裡,「因為我們沒有找到一個
地位。」
合適的代用語。」
病人在當被告知他們的情緒問題是基
於基因或生物學的原因時被出賣。艾略特
薩茲教授進一步提到:「精神分裂症如此
華倫斯丁(Elliot Valenstein,)博士說, 被模糊地定義,事實上這個術語,常常可用

第 二 章
診斷上 的 欺 騙 與 出 賣
11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1

11/23/2004 5:04:18 AM

沒有X光,抽血檢
驗或大腦掃瞄,
可以查出所謂心
理疾病的存在。
而且精神病狀況
是由「腦中的生
化失衡狀態」
所引起,是未經
任何科學認證的
假設所支持。

在演講者不認可的
所有行為上。」

也沒有任何基因「確實
被確認」與BPD有關。29

除了精神分裂
症,有許多其他的
狀況或行為已經被
精神科醫師定義成
疾病,且藉此在保
險給付、政府資金
和從藥物的銷售利
潤獲得數百萬元。

 克雷格 鈕恩斯
(Craig Newnes),
在英國什羅浦郡的一
位社區與心理健康服
務中心的心理治療主
任,敘述了三位精神
科醫師的故事,他們
告訴一位祖母她的孫
「雙極性失調」
子有一種由於「大腦
生化失衡」造成的雙
「精神病學製造
極性失調。但是她沉
了未經證明的宣稱,
著堅定地問他們有什
即憂鬱、雙極性疾
麼關於他大腦有問題
病、焦慮、酒癮和
的證據。他們說他的
許多其他症狀,實
心情與行為表示了一
際上原本是生物性
種嚴重問題的徵兆。
以及可能是基因上的
她問他們如何知道這
起源…這種信念在科
是由大腦化學作用所
學上進展是蹣跚的,
造成。她的孫子迅速
更別說是無知與可能
「首先,對任何精神失調而言,
地被轉送到一個提供
的妄想。」精神科醫
沒有生物學的病因已被證明
「談話治療」而非
師大衛 凱薩(David
…所以別接受這種我們能夠做出一個
藥物治療的單位。
Kaiser)說。
『正確診斷』的不實想法。
「想像在腫瘤學裡的
 雙極性失調被
同樣情況:你被告知
…你不應相信你的問題僅僅是由於一種
認為是以憂鬱和躁狂
你看起來像有癌症,
『化學失衡』引起。」
的交替病程為特徵
沒有提供檢驗,然後
-艾得華德蘭門(Edward Drummond)醫學博士,
―因此,是「兩種
告訴你將接受兩種治
著有《精神科藥物的完整指南》,2000年
極端」或是「雙極
療,隨之而來的是放
性」。在2002年1月,
射治療和一個療程
《電子醫學期刊eMedicine Journal 》報導: 的藥物治療使你掉髮。這想法是荒唐的…。
「雙極性失調(BPD)的病因學與病理生理學 下次你被告知一個精神狀況是由於一種大腦生
(機能的改變)還沒被決定,且沒有客觀的生 化失衡,要詢問你是否能查看檢驗結果」,
物學上的記號存在,確定與疾病狀態一致。」 鈕恩斯說。

第 二 章
診 斷 上 的 欺 騙 與 出 賣
12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2

11/23/2004 5:04:20 AM

「精神分裂症如此被模糊地定義,
事實上這個術語,常常可用在
演講者不認可的所有行為上。」
-湯瑪士 薩茲博士,精神病學名譽教授,2002年

薩茲教授指出:「舉例來說,如果精神
分裂症結果有一個生化原因而且可治癒,
精神分裂症將不再是疾病的一種,而一個人
將不會為此而被強制收容。事實上,它接著
將由神經科醫師治療,而精神科醫師接著將
不再處理它,這和他們處理膠質母細胞瘤
(惡性瘤)、帕金森氏症和其他大腦疾病所
做的事是一樣的。」

憂鬱症
持續這種詐欺醫療類推法,精神科醫師經常
宣稱今天憂鬱症也是一種「疾病,就像心臟病
或氣喘。」

DSM 說要診斷為憂鬱症,有九種標準當中必
須符合五項,包括像是深沉的悲傷、冷漠無助、
疲倦、騷動不安、睡眠障礙和食慾改變等標準。
連精神科醫師都擔心像這樣的會試著「使一個疾
病看起來像是生活當中正常的起伏狀況。」30
哈佛醫學院醫師喬瑟夫葛藍姆林(Joseph
Glenmullen)說,「…憂鬱症的徵候是主觀的情
緒狀態,這使診斷極端地含糊。」31
葛藍姆林醫師說,用來篩檢憂鬱症者的膚
淺對照評估表,是「被設計來符合藥物的效
用,強調憂鬱症的生理症狀對大多數抗憂鬱
藥物治療有反應…。雖然指一個數字給病人
的憂鬱症可能看起來是科學的,但是當一個
人檢視所問的問題和使用的評估表,它們卻
完全是基於病人的報告或評估者的印象,所
做的主觀檢測。」32

「[影響精神
的]藥物對活人
腦部的化學影
響,沒有任何人
了解,除了最模
糊不清的觀念
而已。」-哈
佛醫學院葛藍
姆林(Joseph
Glenmullen)
醫師

北威爾斯的心理醫學部主任及精神科醫師
大衛希利(David Healy)報告,「在社區的診
所當中,有越來越多令人擔憂的事,不只是
神經科學發展做沒有揭露出有關精神疾病任
何的本質,事實上反而把人的注意力從臨床
研究引開…。」33

第 二 章
診斷上 的 欺 騙 與 出 賣
13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3

11/23/2004 5:04:21 AM

偽科學
怪 罪 大 腦
「越來越多的問題已經被重新定義
為『失調』或『疾病』,一般相信
是由基因因素和生化失衡所造成。
生活的事件被歸類為只是一個潛在
生物性定時炸彈的引信而已。感到
非常悲傷已變成『憂鬱性失調』。
擔心太多是『焦慮性失調』…製成
行為的列表,應用醫療誇大其詞的
標籤到他們從事的人身上,接著用
那些行為的存在去證明他們有疾病,
在科學上是毫無意義的。」34
-約翰里得,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的
心理學資深講師,2004年

天,精神病學疾病模式
的基石是一種源於大
腦、化學失衡而成為心
理疾病的基礎概念。35
當藉由大量的市場行銷普及化時,
它只是精神病學一廂情願的想法。
由於所有的精神病學的疾病模式,
它已經完全地被研究人員所不信
任。
 華倫斯丁博士明
白指出:「沒有檢驗可
以評估一個活人大腦的
化學狀態。」 36而且,
沒有「生化的、解剖的
或功能上的徵象已被找
到來可靠地鑑別精神病
患的大腦。」37

假造的大腦理論
在流行雜誌上的無數圖解,呈現精神
科的研究已仔細分析、標示和分析大腦,
同時用最新的理論困擾大眾,大腦哪裡出
錯。可是所缺少的是,就和所有的精神
科理論一樣,是科學上的有效性。就像
Elliot Valenstein醫生解釋的,
「沒有可供的測試,可以評估活
人大腦的化學狀態。」

 寇伯特醫生說:
「我們知道精神疾病

Elliot Valenstein

第 二 章
診 斷 上 的 欺 騙 與 出 賣
14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4

11/23/2004 5:04:24 AM

SPECT(單一光子放
射斷層掃描)得到的
大腦影像作為一種診
斷工具,他們說使用
SPECT來鑑定一個病
人的情緒、行為和精
神問題是違反職業
道德的―而且有潛
在的危險。2,500美
元(2,039歐元)的評
估提供了無用的或不
正確的資訊,他們表
示。」40

的化學失衡典型從未
在科學上被證明。我
們也知道所有合理的
證據要點,反而使精
神科藥物的行動模式
失效。而且我們也知
道,在藥物功效上的
研究是不可信的,因
為藥物測試只是基於
症狀減輕作評量,
而非痊癒。」38

 2002年,湯瑪士
薩 茲 教 授 說 明 :
「精神病學製造了未經證明的宣稱,
「如同大多數的身體
 水星報引述的
即憂鬱、雙極性疾病、焦慮、
疾病一樣,沒有血液
文章是由精神科醫師道
酒癮和許多其他症狀,實際上
或其他的生化檢驗來
格拉斯馬爾所寫的,
原本是生物性以及可能是基因
確定一種精神疾病的
他說,「對於這些為
上的起源…這種信念在科學的
出現或消失。假如像
了精神科診斷,而使
這樣的一個檢查被發
進展是蹣跚的,更別說是
用腦部掃描的這些主
展出來(因而對此已
張是沒有科學基礎
無知與可能的妄想。」
被認為是一種精神科
的。至少病人應該被
-精神科醫師大衛 凱薩(David Kaiser)
的疾病),然後這狀
告知SPECT是高度引起
況將不再是一種精神
爭論的東西。」41
疾病,取而代之地被
 「根據一個掃描的一種正確診斷簡直
分類成一種身體疾病的徵狀。」
是不可能。」從德州大學西南醫學中心核子醫
 在新罕布夏州樸次茅斯市的海岸心理健
學部來的麥可 德佛斯(Michael D. Devous)醫
康中心醫學部副主任,艾得華德蘭門(Edward
師承認。42
Drummond)醫學博士,在他2000年發表的書-
 儘管對於精神的狀況不缺生化方面的解
《 精神科藥物的完整指南 》裡提到:「首先,
釋,喬瑟夫葛藍姆林強調:「沒有任何一種曾
對任何精神失調而言,沒有生物學的病因已被
證明…所以別接受這種我們能夠做出一個『正 經被證明。相反的,在每個例子裡像這樣的失
確診斷』的不實想法。…你不應相信你的問題 衡原本被認為已被找到,但後來卻被證明是錯
誤的。」43
僅僅是由於一種『化學失衡』引起。」39
 2004年5月,美國的水星報(The Mercury
News )發表一篇文章,警告大腦掃瞄也無法測
定「心理疾病」。「許多醫生警告有關使用

 根據華倫斯丁所言,「這理論被緊握,
不但是因為沒有其他的東西可取代它們,
而且也因為在宣傳藥物治療上它們是有用的。」44

第 二 章
診斷上 的 欺 騙 與 出 賣
15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5

11/23/2004 5:04:24 AM

重要事實

1
2
3
4
5

心理健康應該是有效心理治
療的結果。

雖然醫療的存在是為了解
決身體疾病,但是並精神
科治療的存在是為了解決
心理失調。
這是個穩定的醫學事實:
未被診斷的身體疾病或傷害
可以引發情緒的困擾。
一些研究顯示了那些被診斷
有「精神疾病」的人,其實
是因為罹患了某種身體方面
的疾病。
真正要解決許多心理的困
擾,則要由一位合格的、非
精神科的醫師做一個詳細的
身體檢查來開始。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6

11/23/2004 5:04:25 AM

第三章
達到真正 的 心 理 健 康

許(John Nash)解釋得很清楚,
是他的意志力促成了他的復原。
當事實的真相-他有能力不藉由
藥物而從他的「惡魔」中復甦-是
那麼的激勵人心,為何還要在他生命的故事裡
創造一個虛構的好萊塢結尾呢?

現在,從個人到政府,有太多的人都認
為這是心理治療的本質。然而嚴酷的事實
是:對於身體治療和心理治療之間的類推是
不可行的;當我們去比較身體治療的結果,
與現今在精神科影響下心理治療的結果就可
得知。簡單來說,有治療身體疾病的醫療技
精神科醫師鼓吹精神健康與身體健康有相 術,但沒有治療心理疾病的技術。
今天,在精神科
同的重要性。持續著
的管理下,再也沒有
這樣的類推,就好像
心理 治療 了。邏輯上
生理健康將是有效身
「在心理健康體系裡工作的心
來說這意味著,精神
體治療的結果,所以
病學在心理 健康 上毫
心理健康必須也是有
理健康專業人士,有一種專業
無建樹。
效的精神治療的結

及法定的義務去辨認出他們病患
的生理疾病…生理疾病可能導致
一個病患的心理失調,(或者)可
能惡化他的心理失調…。」

知道這件事是很


的:有許多慈
細思考下列精神
悲的、有效的醫療
健康創造的準則:
計畫存在,可以治
1. 有效的心理治療
療人們嚴重的心理問
技術和治療方式,
-加州心理健康部醫療評
題,而且與精神科治
能改善、強化個人,
估區域手冊,1991年
療無關。義大利莫雪
以至於整個社會,藉由
(Loren Mosher)醫師的
修復每個人的力量、能
梭提利亞之家專案,
力、自信、穩定度、責




任和精神的健康。
奇(Giorgio Antonucci)醫師的計畫
2. 受過高度訓練、有品格的醫師,人們信賴 (在本刊的後面會提到),相較於精神科非人
他 是 因 為 他 主 要 承 諾 病 患 及 其 家 屬 們 的 道的、長期的給藥,他們得到了相當大的成功。
健康,並且他們能真正履行他們的承諾。
這些替代計畫,收費也低得多。它們和一些其他
3. 心理治療要在平靜的氣氛裡,尤其是具 類似且還有在運作的計畫,給受到嚴重困擾的人
有包容、安全且尊重人們需要及權利的條件 們證明了,真正解答與希望是存在的。
這是個穩定的醫學事實:未被診斷的身體
下提供。
果。

第 三 章
達到真 正 的 心 理 健 康
17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7

11/23/2004 5:04:25 AM

疾病或傷害可以引發情緒的困擾。 William
Crook醫師,在他《Detecting Your Hidden
Allergies
(偵測你隱藏的過敏)》一書中說
到:那些被易怒、沮喪、過動、疲勞和焦慮
等問題所困擾的人們,需要立即去做完整的
身體健康檢查,以及各種食物的過敏測試,
關於那些項目——的確會造成一個人有如上
述的精神變化。
 一份研究指出,經由診所及社工人
員的轉介,接受精神科治療的人裡頭,有
83%有未被診斷的身體疾病;另一份研究指
出,被診斷為患有精神病的人,有42%後來
被發現他們已經患有身體的疾病。更進一
步的研究顯示,被精神科醫師診斷需要做
精神治療的人,有48%具有未被診斷的身體
疾病。45
 有些疾病非常類似精神分裂症,這使
得病人和醫生都受到愚弄。A . A . R e i d 醫師列
出21種這樣的身體狀況,從現在越來越普遍的
「由安非他命所引起的暫時性精神病」開始列
起。Reid醫師解釋說,由毒品所引起的精神
病,患者會充滿被害妄想與幻覺。而且通常
跟一個急性或是妄想性精神分裂症是無法分
辨的。46
 「J太太」在她開始聽得見她頭內部
的聲音之後,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她的狀
況惡化到她不再說話,而且無法獨自洗澡、
吃飯、上廁所。經由完整的身體健康檢查指
出,她無法適當的代謝腦部作為能量來源的
葡萄糖。在接受治療之後,她的病戲劇性地
有了轉機。她完全痊癒了,而且再也沒有之
前那種精神狀態殘存的跡象。
 五十一歲的Anne Gates,是五個孩子
的媽,在她經歷了一再發生的,情感上的掙

在影片 "美麗心境界(A Beautiful Mind)"中,關於諾
貝爾獎得主納許(John Nash),從「精神分裂症」中恢復
的主要原因被忽略了-就是他拒絕繼續吃精神科藥物。
納許(以上是1994年和他妻子在諾貝爾頒獎典禮上)已經
有24年沒有吃精神科藥物,也已經從他精神障礙的狀況
自然復原了。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8

11/23/2004 5:04:27 AM

扎之後,因為雙極性
失調的病而被開了抗
憂鬱劑。她有自殺的
念頭。然而對於她逐
漸延遲的月經週期,
居然從未做過醫療方
面的探討。在做過了
完整的身體健康檢查
確定,她真的罹患更
年期的困擾,需要用
雌性賀爾蒙來治療。 47
血糖過低、過敏、對咖
啡因敏感、甲狀腺
的毛病、維他命B的
缺乏和體內過量的
銅離子也可以導致
「雙極性失調」的出
現。48
 多曼(Thomas
Dorman)醫師說:
「…請記住,大多數
的人都患有器質性的
疾病。臨床醫生們第
一個要記住的是:情
緒上的壓力,與慢性
疾病或是痛苦的狀況
有關,可以改變病人
的性格。」49

說 他 們 罹 患 了 過
量多巴胺或血清素的
作用,而這些藥可以
使他們大腦內的化
學物質回到平衡。
那整篇流利誇張的
說辭只是醫療騙局
的一種形式,而且
其他類型的病患
(像是有癌症或是心
血管疾病的人)根本
無法想像會受到這種
方式的欺騙。」

「…請記住,
大多數的人都患有器質性的疾病。
臨床醫生們第一個要記住的是:
情緒上的壓力,
與慢性疾病或是痛苦的狀況有關,
可以改變病人的性格。」
-多曼(Thomas Dorman)醫師,
英國及加拿大皇家內科醫學會會員

真正要解決許多
心理的困擾,則要由
一位合格的、非精神
科的醫師做一個詳細
的身體檢查來開始,
而不是憑著一份徵狀
的清單。
心理健康的治療,
應該看它們能改善、
增強個人,還有他們
的責任感和精神健康
的程度;而不是依靠
藥效強且會成癮的
藥物。

心 理 治 療
在 平 靜 的 氣
裡 , 尤 其 是
有包容、安全且尊重人權的條件
提供。

《 瘋狂美國(M a d
in America )》一書
的 作 者 羅 勃 惠
塔克,在一份心理健康改革的願望表
裡提到:「雖然是在願望表的開頭,
有 個 誠 實 的 單 純 請 求 。 停 止 告 訴
那 些 被 診 斷 為 精 神 分 裂 症 的 人 ,




一個有效且人道的心理健康體系,是公民
人權調查團(CCHR)努力朝向的目標。

第 三 章
達到真 正 的 心 理 健 康
19

#15 Myth Twn 041021.indd 19

11/23/2004 5:04:27 AM

真正的幫助
有效的治療
羅蘭莫雪( Loren Mosher)醫師

故的羅蘭莫雪( Loren Mosher)醫師是聖

地牙哥的加州大學醫學院臨床精神醫學
教授。且一度為美國國家精神衛生院精
神分裂症研究中心主任。 50 他寫到:
「我在1971年成立了梭提利亞之家…被診斷有
精神分裂症的年輕
人在那裡,過著不
服用藥物的生活;
有非專家、受過訓練
的職員去傾聽、去了
解病人們,並且提供
支持、安全,以及對
於病人們經歷的認
同。這個想法是:精
神分裂症的患者通常
可以藉由給予他們有
意義的關係上的幫助
而解決疾病;而非藥
物…。」
這項梭提利亞方
案,和他們「慣常」
的精神病院的藥物介
入療法之間加以比
較。對象是剛被診斷
為患有精神分裂症的
病人。

喬治歐安東努奇(Giorgio Antonucci)醫師
義大利的喬治歐 安東努奇(Giorgio Antonucci)
醫師相信人生以及溝通的價值,而非強制的監禁
和不人道的身體治療,甚至可以治癒最嚴重的精
神障礙。

在義大利Imola的歐色凡剎(Osservanza)精
神療養院裡,安東努奇
醫師治療數十位所謂精
神分裂症病患的婦女,
這些人大部分都長期的
被綁在床上,或是穿約
束衣。所有「慣用的」
精神科治療方式都被
捨棄了。安東努奇醫
師將這些婦女們從那
些限制中解放出來,
然後每天花很多很多的
時間在跟她們談話,
而且「穿越她們的譫
妄和極度的痛苦」。
他傾聽許多數年以來
的絕望以及監禁折磨
「有趣地是,在梭提利亞之家接受
的故事。

治療的病患,在沒有使用精神安定劑的
藥物治療下,或是,在被認定會得
到最糟結果的情況下,實際上卻獲得了
最佳的成效—相較於到醫院和接
受藥物治療的對象。」

他確定病人們是
以同情和尊重來照
顧,而且不用藥物。
事實上,在他的引導
下,精神病房從院中
「這項實驗比預
最暴戾的一角轉變成最
期的更有成效。住院
-莫雪(Loren Mosher)醫師
詳和的地方。在幾個月
治療2年後,梭提利亞
昔日美國國家精神衛生院精神
分裂症患研究所主任,2002年
之後,他的「危險的」
治療的對象者以明顯
病患已經自由安靜地在
較好的職業水平在工
收容所的花園裡散步。
作,有相當多的病患已
最後她們穩定下來了並出了醫院,並且之後許
經可以獨自生活,或是與同儕生活,而且較少再
住院率。有趣地是,在梭提利亞之家接受治療的 多人在她們人生中第一次被教導如何工作以及
病患,在沒有使用精神安定劑的藥物治療下... 照顧她們自己。
或是,在被認定會得到最糟結果的情況下,實際
上卻獲得了最佳的成效—相較於到醫院和接受藥
物治療的對象。」莫雪醫師說。

#15 Myth Twn 041021.indd 20

安東努奇醫師卓越的成效,收費也是低得多。
這樣的計畫給受到嚴重困擾的人們永久證明了,
真正解答與希望是存在的。

11/23/2004 5:04:28 AM

建議事項
建議 事 項

1
2
3
4
5

人們在絕望的環境下,必須提供他適當且有效的醫療照顧。非精神科的醫
療、照顧、充足的營養、一個健康及安全的環境,以及能提昇自信的活動,
會比精神科殘忍的藥物治療達成的更多。

心理健康療養院必須被建立,以取代強迫性的精神病院。這些療養院必須要
有醫療診斷儀器,由非精神科的醫生用來徹底檢查和測驗,找出可能表現出
心理障礙的所有根本的生理問題。政府和私人的基金應該要用在這方面,而
不是濫用在已被證明行不通的精神病院和計畫。
面對精神科的攻擊、欺騙、販賣非法藥物,或是其他的虐待事件時,向警方
申請控告,並寄給公民人權調查團一份控告的副本。一旦申提出刑事控告,
也應該要向國家的管理機關提出控訴,像是醫療或心理師的協會。這些主管
機關可以調查並且撤銷或是吊扣精神科醫師或是心理師的執照。你也應該尋
求法律的建議,去提出賠償損害的民事訴訟。

為病人和其保險公司建立權利,當心理健康治療沒達到原本保證的效果或改
善時,或是造成了個人經過證實的傷害,他們可以得到退費。因此可以確保
將責任帶入了個人開業醫師和精神科設施,而不是政府或是其主管機關。

精神病學邪惡的影響已普遍對社會造成大破壞,特別是在監獄、醫院和教育
系統。公民團體和主管的政府官員應該一起努力,去揭露和廢除精神病學對
社會的暗中控制。

精 神 分 裂 症
建 議 事 項
21

#15 Myth Twn 041021.indd 21

11/23/2004 5:04:28 AM

公民人權調查團

民人權調查團(CCHR)是山達
基教會在1969年創立,以調
查和揭露精神科違反人權的
情況,並且掃蕩心理治療的
領域。今天,它已經在31個
國家有130以上的分會。它的顧問也稱為
委員(Commissioners),其中包括醫師、律
師、教育家、藝術家、企業專才、以及公
民和人權代表們。

CCHR的工作,特別和聯合國世界人
權宣言中的以下幾個條文相吻合,這些是
精神科醫師每天都在違反的:
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
和人身安全。
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
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
刑罰。
第七條: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
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

雖然調查團並不提供醫療或法律建
議,但是它和醫師及醫學界密切合作,並
給予他們支持。CCHR的一個主要焦點,
是精神病學不實的使用那些缺乏任何科學
或醫學價值的主觀「診斷」,以獲得幾百
億的財務利益,而這些錢大多數是來自於
納稅人或保險業者。基於那些不實的診
斷,精神科醫師可以合理的解釋並且給予
傷害生命的治療法,包括改變心智的藥
物,因而掩蓋了一個人真正問題,也阻止
了他們恢復正常。

由於精神病學家的錯誤診斷、編造病
名標籤、寬鬆的逮捕和拘禁法令、去除人
格的「治療」,有成千上萬的人,他們天
生該有的人權遭到傷害和否定。
藉著在立法機關的聽證會和自己舉行
的公眾聽證會當中,證實精神科的虐待,
CCHR已激起並促成了數百件的改革工
作,而且也和媒體、執法單位和各地的官員
共同合作。

國 際
公 民 人 權 調 查 團
22

#15 Myth Twn 041021.indd 22

11/23/2004 5:04:31 AM

任務聲明
公民人權調查團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調查並揭露精神科違反人權的情況。
它與志同道合的團體及個人一同並肩努力,
一起分擔共同的目標,以掃蕩心理健康的領域。我們會持續下去,
直到精神科虐待和強迫的方式停止下來,
並且把人權和尊嚴都還給所有的人為止。
義大利的喬治歐安東努奇醫師:
「在國際上,公民人權調查團是唯一有
效地對抗且終止精神科惡行的團體。」
神經科醫師
Fred Baughman, Jr
「我認為現在有許多團體在擔心精神科
在社區以及在學校所造成的影響;但沒
有其他團體像是公民人權調查團這樣,
能如此有效地去揭露這些欺騙性的診斷
以及用藥。對於共同關切這些事,且努
力試著要補救這些病態的人們來說,他
們確實是個效率很高的團體,並且是必
要的盟友。」

茱莉安惠塔克醫師
加州惠塔克健康機構的主管,
《健康與治療》一書的作者:
「公民人權調查團是唯一的非營利組
織,把焦點放在精神科醫師和
精神病學界的惡行上。關於用藥過量、
貼標籤、誤診、缺乏科學的協議,
所有這些無人瞭解的事都在進行著,
但公民人權調查團已經聚焦於此,
引起民眾及政府的注意,
並且已經帶頭在阻止精神病學
界的巨大效應上取得進展。」

欲取得更多訊息,請洽:
CCHR International
6616 Sunset Blvd.
Los Angeles, CA, USA 90028
Telephone: (323) 467-4242 • (800) 869-2247 • Fax: (323) 467-3720
www.cchr.org • e-mail: humanrights@cchr.org

#15 Myth Twn 041021.indd 23

11/23/2004 5:04:31 AM

參考資料
參 考 資 料
1. Richard E. Vatz, Lee S. Weinberg, and Thomas S. Szasz,
“Why Does Television Grovel at the Altar of Psychiatry?,” The
Washington Post, 15 Sept. 1985, pp. D1–2.
2. E. Fuller Torrey, M.D., Death of Psychiatry (Chilton
Publications, Pennsylvania, 1974), pp. 10–11.
3. Robert Whitaker, Mad in America: Bad Science, Bad Medicine,
and the Enduring Mistreatment of the Mentally Ill (Perseus
Publishing, New York, 2002), p. 166.
4. Ibid., p. 203.

27. Elliot S. Valenstein, Ph.D., Blaming the Brain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1998), p. 225.
28.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II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Washington, D.C., 1968), p. ix.
29. Stephen Soreff, M.D. and Lynne Alison McInnes, M.D.,
“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 eMedicine Journal, Vol. 3, No. 1,
7 Jan. 2002.

5. Ibid., pp. 253–254; Ty C. Colbert, Rape of the Soul,
How the Chemical Imbalance Model of Modern Psychiatry
has Failed its Patients (Kevco Publishing, California, 2001),
p. 106.

30. Herb Kutchins and Stuart A. Kirk, Making Us Crazy (Simon
& Schuster, Inc., New York, 1997), p. 36.

6. George Crane, “Tardive Dyskinesia in Patients Treated with
Major Neuroleptics: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Vol. 124, Supplement, 1968, pp. 40–47.

33. David Healy, The Anti-Depressant Er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 174.

7. Op. cit., Robert Whitaker, p. 208.
8. Ibid., p. 150.
9. L. Jeff, “The International Pilot Study of Schizophrenia:
Five-Year Follow-Up Findings,” Psychological Medicine,
Vol. 22, 1992, pp. 131-145; Assen Jablensky, “Schizophrenia:
Manifestations, Incidence and Course in Different Cultures, 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en-Country Study,” Psychological
Medicine, Supplement, 1992, pp. 1–95.
10. Op. cit., Robert Whitaker, p. 229.
11. Ibid., p. 182.
12. Ibid., p. 258.
13. Erica Goode, “Leading Drugs for Psychosis Come Under
New Scrutiny,” The New York Times, 20 May 2003.
14. Ibid.
15. “IMS HEALTH Reports 14.9 Percent Dollar Growth in U.S.
Prescription Sales to $145 Billion in 2000,” IMSHealth.com, 31
May 2001; “IMS Reports 11.5 Percent Dollar Growth in ‘03 U.S.
Prescription Sales,” IMSHealth.com, 17 Feb. 2004.
16. Op. cit., Erica Goode.
17. Op. cit., Robert Whitaker, p. 189.
18. Edward G. Ezrailson, Ph.D., Report on Review of Andrea
Yates’ Medical Records, 29 Mar. 2002.
19. Op. cit., Robert Whitaker, pp. 182, 186.
20. Ibid., p. 188.
21. Charles Medawar, “Antidepressants Hooked on the Happy Drug,”
What Doctors Don’t Tell You, Vol. 8., No. 11, Mar. 1998, p. 3.
22. David Grounds, et. al., “Antidepressants and Side Effects,”
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sychiatry, Vol. 29,
No. 1, 1995.
23. “Acute Drug Withdrawal,” PreMec Medicines
Information Bulletin, Aug. 1996, modified 6 Jan. 1997,
Internet
URL:
http://www.premec.org.nz/profile.htm,
accessed: 18 Mar. 1999.
24. Joseph Glenmullen, M.D., Prozac Backlash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2000), p. 78.
25. Ibid., p. 78.

#15 Myth Twn 041021.indd 24

26. Jim Rosack, “SSRIs Called on Carpet Over Violence
Claims,” Psychiatric News, Vol. 36, No. 19, 5 Oct. 2001, pp. 6.

31. Op. cit., Joseph Glenmullen, p. 205.
32. Ibid., p. 206.

34. John Read, “Feeling Sad? It Doesn’t Mean You’re Sick,”
New Zealand Herald, 23 June 2004.
35. Op. cit., Joseph Glenmullen, p. 195.
36. Op. cit., Elliot S. Valenstein, p. 4.
37. Ibid., p. 125.
38. Op. cit., Ty C. Colbert. p. 97.
39. Edward Drummond, M.D., The Complete Guide to Psychiatric
Drugs (John Wiley & Sons, Inc., New York, 2000), pp. 15–16.
40. Lisa M. Krieger, “Some Question Value of Brain Scan;
Untested Tool Belongs in Lab Only, Experts Say,” The Mercury
News, 4 May 2004.
41. Ibid.
42. Ibid.
43. Op. cit., Joseph Glenmullen, p. 196.
44. Op. cit., Elliot S. Valenstein, p. 4.
45. David E. Sternberg, M.D., “Testing for Physical Illness in
Psychiatric Patients,”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Vol. 47,
No. 1, Jan. 1986, p. 5; Richard C. Hall, M.D., et al., “Physical
Illness Presenting as Psychiatric Disease,”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Vol. 35, Nov. 1978, pp. 1315–1320; Ivan Fras, M.D.,
et al., “Comparison of Psychiatric Symptoms in Carcinoma
of the Pancreas with Those in Some Other Intra-abdominal
Neoplasm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Vol. 123, No. 12,
June 1967, pp. 1553–1562.
46. Patrick Holford and Hyla Cass, M.D., Natural Highs
(Penguin Putnam Inc., New York, 2002), pp. 125–126.
47. Leslie Goldman, “Finding Clues to Unmask Depression,”
Chicago Tribune, 22 Aug. 2001.
48. “Alternatives for Bipolar Disorder,” Safe Harbor, Alternative
On-Line. Internet address:http://www.alternativementalhealth.com,
2003.
49. Thomas Dorman, “Toxic Psychiatry,” Internet address:
http://www.dormanpub.com.
50. Loren Mosher, “Soteria and Other Alternatives to Acute
Psychiatric Hospitalization: A Personal and Professional
Review,”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Vol. 187,
1999, pp. 142–149.

11/23/2004 5:04:32 AM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ologists)

: page 4: Peter Turnley/Corbis; page 9: NewsPix (NZ); Reuters News Media Inc./Corbis; AP Wide World Photos;
page 10: Roger Ressmeyer/Corbis; page 12: Gabe Palmer/Corbis; Lester Lefkowitz/Corbis; page 15: Tom & Dee Ann McCarthy/Corbis.
© 2004 CCHR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CCHR CCHR

Item #18905-15-Taiwanese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