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4

92

時勢造英雄亦或英雄造時勢?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不過每當大環境有巨大
變 化 時,總 是 有 些 人 趁 機 竄 起,畢 竟 每 次 的 大 變 化 就 代 表 一 次 重 新 洗 牌。在這 過
程中,抓的住機會者往往就能鯉躍龍門,一發不可收拾。
台灣近五十年來政治上發生過幾次大變化,最初是退出聯合國,其次是中美
斷 交,在 這 些 重 大 的 變 故 中,有 些 人 對 時 局 的 未 來 不 表 樂 觀,從 此 就 退 出 政治 舞
台 。 而 有 些 比 較 膽 大 心 細 的 「 豪 賭 客 」, 卻 趁 機 逆 流 而 上 , 最 終 截 取 到 驚 人 的 政
治利益。其實這種例子是所在多有。不單台灣如此。
八○年代,英國鐵娘子柴契爾首相,簽完香港回歸中國的合約後,一出北京
的 人 民 大 會 堂,下 樓 階 時 一 個 失 神 腳 踏 空 差 點 摔 倒。那 個 令 人 驚 訝 的 鏡 頭 在 新 聞
上播出後,讓許多香港人紛紛做出移民外國的決定。
在那之後的十年間,香港激起一片移民浪潮。許多英資財團也紛紛撤資,大
量 賤 賣 在 香 港 的 資 產;英 資 財 團 的 撤 離 給 了 有 心 的 香 港 中 資 一 次 絕 佳 的 機 會。你
丟我檢的結果是李嘉誠的長江集團、包玉剛的會德豐集團……等中資趁機崛起。
事後的證明,八○年代的這場大洗牌,是個絕佳物換星移的機會。勇於趁低
吸 納 的 眼 光,事 後 都 有 驚 人 的 回 報。其 實 股 市 也 是 如 此,每 次 的 股 災 就 是 一次 大
洗牌的時候,屍橫遍野的幕後,卻是潛藏著巨大潛利的良機。
從 馬 尼 拉 飛 到 台 北 的 菲 航 班 機 一 停 妥,坐 在 頭 等 艙 的 鄭 偉 利,立 刻 起 身 搶 站 到 所 有
乘 客 的 前 頭,機 艙 門 一 開,映 入 眼 簾 的 是 距 離 飛 機 扶 梯 不 遠 處,停 靠 著 一 部 黑 色 三 節 加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長 型 的 凱 迪 拉 克 轎 車,在 轎 車 旁 站 著 一 個 瘦 高 的 中 年 男 子,這 是 約 定 好 來 接 他 飛 機 的 老
友胡豐新。
鄭 偉 利 三 步 併 做 兩 步,急 急 忙 忙 地 走 下 扶 梯,那 矮 小 粗 壯 的 身 材,一 陣 風 似 的﹁ 捲 ﹂
到胡豐新的面前;鄭偉利那猛一看像鬥牛犬似的黝黑肥胖圓碩的臉龐,衝著胡豐新問
道 :﹁ 官 邸 有 什 麼 最 新 消 息 嗎 ? ﹂

93
94
﹁ 暫 時 還 沒 什 麼 新 變 化,不 過 老 爺 子 的 氣 稍 微 消 下 去 了,他 交 代 孫 院 長 今 天 下 午 才
開完記者會,會中政府做了一些揭示。﹂胡豐新壓低聲音說。
﹁孫院長說了什麼?﹂
﹁ 上 車 再 說 吧 ! 停 機 坪 風 大,蠻 冷 的 ! ﹂
﹁ 呵 呵,我 這 出 生 在
菲 律 賓 熱 帶 地 方 的 人 不 怕 冷 , 你 這 出 生 在 北 方 的 人 卻 怕 冷 ! ﹂﹁ 我 沒 你 那 麼 胖 , 胖 的 人
脂肪厚,不怕冷!﹂
一 頭 鑽 進 掛 著 國 安 局 機 場 特 別 通 行 證 的 大 房 車 , 胡 豐 新 吩 咐 司 機 道 :﹁ 走 西 側 門 特
殊通道!﹂
車 行 疾 駛 不 到 五 分 鐘,來 到 了 西 側 門,胡 豐 新 拿 著 鄭 偉 利 的 護 照 下 車,不 到 七、八
分 鐘 又 回 來 , 將 護 照 拿 給 鄭 偉 利 說 :﹁ 辦 好 了 ! ﹂, 鄭 偉 利 一 看 , 護 照 內 頁 蓋 著 簇 新 的 入
境 章,印 跡 都 還 未 乾 呢 ! 胡 豐 新 上 車 後,轎 車 一 溜 煙 地 駛 出 西 側 門,隱 沒 在 台 北 的 夜 幕
中。
這 晚 鄭 偉 利 住 在 林 森 北 路 的 華 國 飯 店,華 國 的 股 東 全 都 是 菲 律 賓 華 僑,鄭 偉 利 和 他
們 很 熟,每 次 到 台 灣 一 定 在 這 裡 落 腳。從 松 山 機 場 到 華 國,不 過 十 分 鐘 車 程,兩 人 怕 談
話內容被司機聽見,一路上是默默無語。
住 進 華 國 的 套 房 後 , 兩 人 在 套 房 內 的 小 吧 台 閉 門 密 商 , 鄭 偉 利 一 開 口 就 問 說 :﹁ 老
胡,昨天美國卡特總統宣布與台灣斷交,官邸目前的態度如何?﹂
﹁ 昨 天 事 情 剛 發 生,老 爺 子 確 實 很 震 怒,因 為 美 國 駐 華 大 使 安 克 志 奉 命 告 訴 老 爺 子
的時間是凌晨兩點鐘,距離美國今早正式官方宣布時間,僅僅只有七個小時。
不 過 老 爺 子 現 在 已 經 消 氣 了,他 並 沒 沮 喪 反 而 積 極 部 署,爭 取 美 國 國 會 和 台 灣 交 情
良 好 的 議 員,做 一 些 補 救 措 施。聽 駐 美 大 使 館 傳 來 的 消 息,美 國 將 派 副 國 務 卿 克 里 斯 多
福率領中美關係諮商代表團來台談判。﹂
﹁ 可 是 我 今 早 看 新 聞,昨 天 下 午 已 經 有 幾 千 個 民 眾,聚 積 在 美 國 駐 台 大 使 館 前,丟
玻 璃 瓶 和 雞 蛋 抗 議 ! 這 種 事 如 果 政 府 沒 有 放 任,是 不 可 能 發 生 的 ! 未 來 的 事 態 應 該 不 會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繼 續 擴 大 吧 ! 台 灣 如 果 因 此 而 走 反 美 路 線 , 對 台 灣 的 前 途 是 相 當 不 利 的 啦 ! ﹂鄭 偉 利 疑
慮的問。
﹁ 老 鄭,對 台 灣 的 政 治 你 就 外 行 了,台 灣 永 遠 不 會 放 棄 抱 老 美 的 大 腿。遇 見 斷 交 這
種 大 事,民 眾 有 情 緒 性 的 反 應 在 所 難 免,讓 老 百 姓 發 洩 一 下,也 算 緩 和 情 緒 的 方 法 之 一 !
更 何 況 這 也 能 當 做 未 來 政 治 談 判 的 籌 碼 ! 總 之,在 適 當 的 時 機 政 府 會 制 止 的 ! 台 灣 社 會

95
96
不會動亂的,這點我敢打包票!﹂胡豐新斬釘截鐵地說。
﹁ 老 胡,可 是 這 麼 一 來,原 先 預 計 要 開 放 的 信 託 公 司,不 就 無 限 期 的 往 後 延 期 了 ? ﹂
﹁ 鄭 兄,應 該 不 至 於 那 麼 悲 觀,不 過 有 句 老 話 我 得 提 醒 你:危 機 就 是 轉 機。世 間 事 往 往
在最失望的時刻蘊育著最大的希望,記得你當年玩的那一手女鞋的事情嗎?﹂
胡豐新這一提醒,鄭偉利不禁失笑,十多年前那件往事立刻浮上腦海:
一 九 六 五 年,鄭 偉 利 賺 到 生 平 第 一 桶 金,那 年 鄭 偉 利 一 個 突 發 奇 想,飛 到 義 大 利 購
買 了 四 個 貨 櫃 的 高 級 女 鞋。他 先 將 其 中 的 一 半 運 至 菲 律 賓 馬 尼 拉,海 關 一 對 申 報 單 是 進
口 高 級 女 鞋,屬 於 奢 侈 品,於 是 依 照 關 稅 稅 則 課 以 百 分 之 二 百 五 十 的 關 稅,鄭 偉 利 故 意
逾期不提貨,女鞋於是被海關公開拍賣。
這 批 貨 拍 賣 的 消 息 一 公 告,立 刻 引 起 許 多 有 意 競 標 者 的 興 趣,紛 紛 到 現 場 看 貨。一
看 到 貨 , 全 部 的 人 都 傻 眼 , 因 為 所 有 的 女 鞋 都 是 左 腳 |天 下 哪 有 人 會 傻 到 買 進 兩 貨 櫃 的
左 鞋,於 是 最 終 這 批 鞋 被 鄭 偉 利 以 象 徵 性 的 小 錢 買 回,而 且 這 一 來 就 有 了 正 式 進 口 完 稅
證明。
一 個 月 後,鄭 偉 利 在 義 大 利 的 另 外 兩 個 貨 櫃 又 運 至 菲 律 賓,結 果 大 家 應 該 知 道,這
次 全 部 是 右 鞋,鄭 偉 利 當 然 也 是 最 終 買 家。鄭 偉 利 玩 這 一 手,躲 過 高 額 關 稅,讓 他 賺 得
砵滿盆滿。
老 胡 這 次 舊 事 重 提,鄭 偉 利 不 禁 失 笑 十 餘 年 前 的 這 件 往 事,得 意 神 色 溢 於 言 表;這
事說明腦筋是拿來用的,不是拿來裝漿糊的。
靜 靜 的 想 了 一 會 兒 , 鄭 偉 利 突 然 用 力 的 拍 了 自 己 的 大 腿 一 下 , 說 :﹁ 有 了 , 我 有 主
意 了 ! ﹂, 一 旁 的 胡 豐 新 也 跟 著 笑 起 來 , 這 位 老 哥 , 向 來 是 鬼 點 子 一 堆 , 眼 睛 一 眨 , 鬼
主 意 就 來,說 他 是 智 多 星 向 來 不 為 過。這 也 是 十 多 年 前,自 己 派 駐 菲 律 賓 大 使 館 任 職 武
官認識他以後,一直和他保持聯繫的原因。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鄭 偉 利 繼 續 說:
﹁ 在 這 風 雨 飄 搖 之 際,肯 定 人 心 惶 惶,政 府 當 務 之 急 就 是 穩 住 人 心 。
因 此 如 果 能 做 出 某 些 對 政 府 行 動 有 幫 助 的 事,政 府 絕 對 會 記 住 你 的 情 誼,屆 時 肯 定 會 投
桃報李,這樣就能有所回報!﹂
聽 鄭 偉 利 這 麼 說:
﹁ 難 怪 我 這 些 年 來 一 直 佩 服 你 的 腦 筋,你 雖 不 知 道 今 日 下 午 的 事 ,
卻 能 想 到 這 樣 的 點 子 , 實 在 是 厲 害 ! ﹂﹁ 下 午 發 生 什 麼 事 ? ﹂ 鄭 偉 利 追 問 道 。

97
98
胡 豐 新 接 著 說 :﹁ 今 天 下 午 , 孫 院 長 召 開 中 外 記 者 會 。 透 過 螢 光 幕 和 廣 播 , 大 家 看
到的是一位臨危不亂、誠懇負責,充滿自信,而給人信心的領導人。
面 對 這 麼 重 大 的 挫 折,孫 院 長 選 擇 的 不 是 抱 怨、封 閉 緊 縮,而 是 積 極 面 對,更 加 開
放。雖 然 台 灣 這 時 的 外 匯 存 底 只 有 三 十 億 美 元,原 訂 七 九 年 元 旦 開 始,首 次 開 放 的 台 灣
人民可自由出國觀光,照常開放。同時並鼓勵企業對外投資,掌握原料。
孫院長最終的結語是:你要對人民有信心,他們就會對國家有信心。﹂
胡 豐 新 簡 單 扼 要 的 將 孫 院 長 記 者 會 內 容 說 完 , 鄭 偉 利 就 立 即 豎 起 大 拇 指 道 :﹁ 真 是
鏗 鏘 有 力,誠 哉 斯 言 ! 面 對 困 境 不 是 閉 門 自 怨 自 艾,而 是 開 門 挑 戰,這 樣 的 大 氣 魄 大 胸
襟才是政治家應有的風範!執政當局有這樣的想法,我想到的這齣戲演出就能成功
啦!﹂
﹁ 老 鄭 , 你 想 演 什 麼 戲 ? ﹂ 胡 豐 新 問 道 。﹁ 你 附 耳 過 來 , 我 詳 細 的 告 訴 你 ! ﹂
鄭偉利輕聲地將心中剛剛想到的點子,詳詳細細地講述一遍,只見胡豐新側耳傾
聽 , 還 不 時 的 點 頭 表 示 贊 同 , 聽 完 後 , 胡 豐 新 下 結 論 說 :﹁ 老 鄭 , 按 照 你 的 做 法 , 將 來
信 託 公 司 執 照 一 開 放 , 其 中 肯 定 有 你 一 張 , 恭 喜 恭 喜 ! ﹂﹁ 多 謝 讚 賞 , 將 來 一 定 少 不 了
你的一份,同喜同喜!﹂說完,兩人相對哈哈大笑!
接 下 來,鄭 偉 利 的 表 現 宛 似 孫 悟 空 七 十 二 變 般,確 實 令 人 目 不 暇 接。首 先,他 在 極
短 的 時 間 內,請 攝 影 專 家 拍 攝 並 制 作 了 一 套 宣 傳 片,他 親 自 上 陣 擔 任 主 講 人,片 中 他 以
海外華僑代言人的身份,支持台灣當局,並且宣布將引進一億美元的海外資金投資台
灣。這 套 由 他 督 導 攝 製 的 六 十 秒 短 片,自 費 在 三 家 電 視 台 播 放 後,立 刻 讓 鄭 偉 利 成 為 台
灣百姓談論的焦點。
尤其是當時台灣外匯存底僅有三十億美元,鄭偉利這塊飄浮在空中的億萬美元大
餅,份量自然不輕,他的做法也引起台灣執政當局的注意與嘉許。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鄭 偉 利 一 夕 之 間 爆 紅。他 所 居 住 的 華 國 飯 店,三 天 兩 頭 都 有 記 者 上 門 採 訪;傳 播 媒


體 本 就 喜 歡 這 種 具 有 報 導 性 的 新 聞,加 上 鄭 偉 利 的 口 才 與 反 應 一 流,採 訪 他 有 許 多 題 材
可寫,因此記者趨之若鶩,每天的訪客如同過江之鯽般頻繁。
鄭 偉 利 被 冠 上﹁ 愛 國 僑 領 ﹂的 封 號 , 也 常 常 被 邀 請 與 台 灣 知 名 的 財 經 界 大 老 , 一 同
上 電 視 參 加 座 談 會,這 給 了 他 一 個 直 接 認 識 這 些 台 灣 工 商 鉅 子 的 機 會。鄭 偉 利 向 來 就 是

99
100
個 見 縫 插 針 的 高 手,認 識 這 些 過 去 無 緣 一 識 的 重 量 級 人 物,自 然 是 使 出 渾 身 解 數,刻 意
籠絡與結交。一時間,鄭偉利躋身台灣最上層商業圈內,儼然和這些鉅子平起平坐。
與 美 斷 交 的 事,經 過 短 暫 的 民 族 激 情 後,老 百 姓 最 終 還 是 選 擇 面 對 現 實;即 便 是 美
國 副 國 務 卿 克 里 斯 多 福 來 台,台 灣 當 局 放 任 百 姓 丟 他 雞 蛋、拿 旗 桿 砸 他 的 座 車,但 是 台
美雙方最終還是採取克制的態度,坐下來談判。
一 九 七 九 年 四 月 十 日 , 由 美 國 總 統 卡 特 簽 署 的﹁ 台 灣 關 係 法 ﹂正 式 宣 效 , 台 灣 斷 交
的 事 件 , 就 此 正 式 告 一 段 落 。 但 是 鄭 偉 利 在 台 灣 的 事 業 卻 從 此 揭 開 序 幕 |因 為 這 年 的 六
月,台 灣 金 融 當 局 為 了 獎 勵 他 在 過 去 這 段 時 間 的 表 現,特 別 批 准 給 他 一 張 信 託 公 司 執 照。
眾 所 周 知,金 融 機 構 執 照 從 國 府 遷 台 以 來,一 直 採 取 特 定 限 制 政 策,屬 於 管 制 行 業 ,
拿 到 這 樣 一 張 執 照,就 等 於 是 坐 擁 金 山,合 法 的 吸 收 游 資,這 年,鄭 偉 利 才 五 十 歲。拿
到 正 式 批 准 函 的 那 天 晚 上 , 鄭 偉 利 與 胡 豐 新 私 下 聚 首 , 有 這 麼 一 段 談 話 :﹁ 鄭 兄 , 終 於
如願以償的拿到執照了,接下來你有什麼計劃?﹂
鄭 偉 利 幾 乎 是 不 假 思 索 地 說 :﹁ 現 在 第 一 要 務 就 是 先 籌 集 註 冊 股 本 。 依 照 規 定 , 信
託 公 司 最 低 資 本 要 求 是 台 幣 兩 億 元,我 打 算 開 放 一 部 分 股 權,讓 台 灣 工 商 界 的 重 量 級 人
物 入 股,這 樣 未 來 董 事 會 名 單 一 亮 出 來,絕 對 讓 存 款 戶 有 十 足 的 信 心,存 款 才 會 源 源 不
絕進來!﹂
﹁ 沒 錯,你 的 考 慮 非 常 周 到,再 怎 麼 說 你 是 過 江 龍,所 謂 強 龍 不 壓 地 頭 蛇,你 邀 請
台 灣 的 大 商 家 參 股,可 以 化 解 許 多 不 必 要 的 嫉 妒 心 理。這 招 手 段 確 實 高 明,不 但 迅 速 得
到本地商界的認同,而且對未來公司的放貸業務也大有幫助。﹂
﹁ 不 過,我 這 執 照 也 不 是 輕 易 到 手 的,他 們 要 認 股 投 資,我 得 溢 價 才 行,否 則 我 不
是白白吃虧?﹂節骨眼上,鄭偉利那天生的生意人本色又顯露無遺。
﹁ 老 鄭 , 你 想 溢 價 多 少 ? ﹂ 胡 豐 新 問 。﹁ 我 問 過 幾 個 菲 律 賓 朋 友 , 他 們 投 資 的 華 僑
銀 行,雖 然 沒 有 股 票 上 市,但 是 目 前 私 下 轉 讓 的 價 格 是 每 股 五 十 五 元 左 右。雖 說 華 僑 銀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行 是 老 行 庫 了,經 營 績 效 也 不 錯,但 是 我 這 也 是 有 錢 買 不 到 的 金 融 執 照,因 此 我 認 為 每


股溢價十元,以每股二十元讓別人認股,應該沒什麼問題。﹂鄭偉利坦言自己的想法。
﹁ 應 該 沒 啥 問 題 才 是 ! ﹂胡 豐 新 表 面 雖 也 點 頭 贊 成 這 看 法,但 私 底 下 卻 嘀 咕 道:
﹁這
個 老 鄭 真 是 高 明,認 股 權 溢 價 一 倍 賣 出,他 僅 要 賣 五 成 股 權,全 部 股 本 都 到 位 了,這 下
子 一 毫 錢 不 出,成 為 擁 有 五 成 股 權 的 大 股 東。這 招 空 手 入 白 刃 的 功 夫 實 在 高 招 ! 不 過 他

101
102
怎麼不提過去承諾過我的好處呢?﹂
看 出 胡 豐 新 回 答 得 有 點 言 不 由 衷 , 鄭 偉 利 的 招 子 很 亮 , 立 刻 說 道 :﹁ 老 胡 , 先 前 我
答 應 你 的 一 份,我 會 在 這 次 股 本 到 位 後 登 記 給 你。你 現 在 的 身 份 比 較 敏 感,我 想 就 不 要
登記在你的名下,或許你用你夫人的名字來註冊吧!﹂
鄭 偉 利 這 麼 一 說,胡 豐 新 覺 得 這 人 實 在 上 道,雖 說 彼 此 有 十 幾 二 十 年 的 交 情,但 還
是 用 輸 誠 似 的 口 吻 說 :﹁ 老 鄭 , 今 後 有 什 麼 需 要 我 的 地 方 , 就 是 上 刀 山 下 油 鍋 , 你 說 一
句,我胡某人是在所不辭!﹂
﹁ 呵 呵 呵,今 後 我 們 一 起 發 財,吃 香 喝 辣,我 請 你 吃 麻 辣 鍋,我 可 不 要 你 上 刀 山 下
油鍋!﹂鄭偉利大笑著制止胡豐新。
鄭 偉 利 的 手 段 確 實 高 明,他 找 來 了 台 灣 最 頂 尖 的 幾 位 大 商 家 作 為 主 要 股 東,這 些 人
每 個 在 工 商 界 都 是 跺 腳 能 震 半 邊 天 的 人 物,竟 然 都 被 他 說 服,掛 名 擔 任 信 託 公 司 的 副 董
事 長、常 務 董 事 等 職,而 由 鄭 偉 利 擔 任 董 事 長 一 職。這 情 形,一 下 子 就 將 鄭 偉 利 如 眾 星
拱月般的捧上了天,鄭偉利一時成為在台華僑的領袖。
信 託 公 司 順 利 開 張,鄭 偉 利 也 如 願 當 上 董 事 長,但 這 僅 是 整 個 計 劃 的 第 一 步;掌 握
一 家 金 融 機 構,雖 說 等 於 是 手 握 金 庫 的 鑰 匙,但 鄭 偉 利 認 為 這 僅 是 表 面 虛 好 看 而 已,他
要的不是這個,而是能將金庫裡的鈔票搬到自己口袋中。
要 想 將 金 庫 的 鈔 票 搬 到 自 己 口 袋,第 一 就 得 金 庫 裡 面 有 錢。信 託 公 司 創 立 初 期,雖
說董監事的陣容堅強,但實際吸收存款的業務,卻不如鄭偉利原先的預期,換句話說:
金 庫 中 沒 錢 可 搬,就 是 掌 握 金 庫 的 鑰 匙 也 索 然 無 味。如 何 盡 速 大 量 的 讓 存 款 湧 進,就 成
為鄭偉利需要克服的難題。
就 在 鄭 偉 利 苦 思 而 無 以 為 計 之 際 , 一 個 機 會 闖 了 過 來 |行 政 當 局 決 定 大 力 發 展 資 訊
業,台 灣 產 業 的 前 途,從 以 傳 統 紡 織 業 為 主,轉 型 至 高 新 尖 端 資 訊 業 為 龍 頭。這 項 攸 關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台 灣 國 計 民 生 的 大 事,在 孫 院 長 的 主 導 下,由 前 財 政 部 長 李 國 鼎 先 生 負 責 全 力 推 動,整


個計劃的第一步就是建設新竹科學園區。
新 竹 科 學 園 區 的 建 設 計 劃,軟 硬 體 的 投 資 相 當 龐 大,所 需 資 金 是 以 億 兆 元 為 單 位 來
計,由 於 計 劃 龐 大,需 款 孔 急,財 稅 單 位 加 緊 稽 查 逃 漏 稅 的 工 作,許 多 平 日 獲 利 頗 豐 卻
又 容 易 逃 漏 稅 的 行 業,例 如 私 人 診 所、餐 飲 業 … … 等. 等,都 被 財 稅 單 位 盯 上。這 些 行 業

103
104
負 責 人 的 帳 號、過 去 的 銀 行 往 來 與 繳 稅 的 申 報 紀 錄,都 被 財 稅 單 位 調 閱 出 來,並 且 以 此
為證據,一一約談他們到案說明。如果解釋不清,或者查有實據者,不但得補繳稅款,
而且還有罰款的可能。
財 稅 單 位 這 一 大 動 作,引 起 許 多 有 錢 人 的 恐 慌,各 個 是 人 心 惶 惶,生 怕 被 這 颱 風 掃
到。為 了 怕 被 稽 查,這 些 人 紛 紛 將 鈔 票 從 銀 行 提 出,以 現 金 方 式 擺 在 家 裡。這 種 古 老 而
不實際的做法,既危險又麻煩,不但保管困難而且又有安全的顧慮。
當鄭偉利從商場上得知這現象後,內心一陣竊喜,因為他知道大機會來了!
鄭偉利這人不但腦筋轉得快,而且從小做事就敢衝敢幹。他小時候家境非常清寒,
二 次 大 戰 末 期,美 軍 在 麥 克 阿 瑟 統 率 下,光 復 了 菲 律 賓,鄭 偉 利 就 靠 著 幾 句 現 學 的 英 語 ,
在 美 軍 基 地 旁,向 美 軍 兜 售 水 果,後 來 更 能 以 水 果 和 美 軍 交 換 口 香 糖,賣 給 菲 律 賓 當 地
人。這 一 來 一 回 間,利 潤 相 當 豐 富,一 個 十 二 歲 的 小 孩,竟 然 能 供 養 全 家 六 口 人 的 生 計 。
就 是 這 樣 的 膽 識,鄭 偉 利 在 其 他 董 事 不 知 情 的 情 況 下,私 下 指 示 心 腹 部 屬,以 模 仿
瑞 士 銀 行 只 認 密 碼 存 戶 不 具 名 的 模 式 吸 收 存 款。這 樣 的 做 法 實 際 是 違 反 中 央 銀 行 的 金 檢
條例,屬於重大違規事項,嚴重的話足以吊銷執照。
鄭偉利這種大膽的做法,讓許多驚怕被查帳的有錢人,有了一個宣泄現金的出路。
辦 法 一 推 出,初 期 每 個 月 就 有 二、三 億 的 存 款 進 帳,接 著 在 存 戶 的 口 耳 相 傳 之 下,存 款
速度呈現等加速作用,進展到每月三、五億元,最後更是來到每月足足有八至十億元。
大約一年時間,信託公司的總存款達到一百五十億元。
此 時 的 鄭 偉 利 躊 躇 滿 志、顧 盼 自 若,因 為 此 時 金 庫 裡 面 是 滿 滿 的 現 金,而 非 空 空 盪
盪的無物,這是可以﹁運搬﹂鈔票至自己口袋的時刻了!
鄭 偉 利 藉 著 信 託 公 司 內 部 的 放 款 審 查 會,將 一 大 筆 一 大 筆 的 資 金 貸 款 給 自 己 虛 設 的
人 頭 公 司,這 些 公 司 的 營 運 項 目,有 的 是 建 築 業、有 的 是 貿 易 業,甚 至 還 有 電 子 製 造 業 。
這 些 林 林 總 總 的 空 殼 公 司,數 目 不 下 十 餘 間,少 者 向 信 託 公 司 貸 款 一、二 億 元,多
漲跌停幕後的真相

者 甚 至 貸 款 到 十 億 餘 元。而 這 些 公 司 的 貸 款 有 一 個 共 同 點,他 們 全 部 的 貸 款 都 是 無 擔 保
的信用放款。鄭偉利用這招輕易的將四、五十億的資金,納入自己的私人管控之中。
鄭 偉 利 將 資 金 貸 款 給 自 己 後,主 要 從 事 兩 項 投 資 運 作,一 是 購 地 搞 建 築,一 是 在 股
市 做 地 下 丙 種 金 主。購 地 搞 建 築 是 他 認 為 台 灣 在 睿 智 的 領 導 人 帶 領 下,經 濟 呈 現 蓬 勃 發
展,未 來 中 長 期 的 經 濟 看 好,此 時 趁 著 低 價 買 進 地 皮,是 極 為 划 算 的 投 資。國 泰 蔡 家 之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