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9

2006 年第 2 期 史学史研究 No.

2 ,2006
总 122 期 JOURNAL OF HISTORIOGRAPHY Serial No. 122

宋代《日历》
纂修考
王盛恩
( 河南师范大学 社会发展学院 , 河南 新乡  453007)

  [ 摘  要 ] 本文通过对宋修《日历》 之相关问题的考察 ,认为宋修《日历》始于建国之初


而不是开宝年间 ; 宋代《日历》 的史料来源主要是《起居注》《 、时政记》、
诸司供报材料 《、宣
谕圣语》 及人物的墓志 、 行状等 。北宋《日历》之修时断时续 ,事无巨细地汇集史料 、
连续不
断地编纂是南宋纂修《日历》 的一大特点 。
[ 关键词 ] 宋代《日历》 编纂史料来源
[ 中图分类号 ] K092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225332 ( 2006) 0220044209

《日历》编修 ,始于唐代 ,但唐代的《日历》与宋代《日历》不可同日而语 。唐代《日历》之修 ,是因


为“史臣所有修撰皆于私家纪录 ,其本不在馆中 。褒贬之间恐伤独见 ,编纪之际 ,或虑遗文”。故监
修国史韦执谊于永贞元年 ( 805) 请令史官“各撰《日历》,凡至月终 ,即于馆中都会 ,详定是非 ,使置姓

名 ,同共封锁 。除已成实录撰进宣下者 ,其余见修《日历》,并不得私家置本” 。也就是说 ,唐代《日
历》 是作为个体的史官 ,在修史之前对自己所选史料 ,按时间顺序编纂而成的史料汇编 。这些史料
是否准确或有无遗漏 ,要由史官集体讨论 “详定是非”
, 。目的是防止史官将不实之事或个人褒贬之
词修入史书 。所以 ,唐代《日历》
既不具有资料上的全面性和权威性 ,也不具有编纂上的系统性和连
续性 。宋代《日历》
之修则是整个国家修史计划中的重要环节 ,是国家政府有组织地为修撰实录 、国
史而编纂的史料总汇 。它力求及时地 、系统地 、
巨细无遗地征集和保存史料 ,以防止因时过境迁而

事实遗忘或资料遗失 。并从制度上保证了《日历》 编纂的系统性和连续性 ,故被后代史家所推崇 。
明代徐一夔曰 “: 近世之论史者以谓莫切于《日历》。《日历》者 ,史之根柢也 。
”正是宋代重视《日历》

的编修 ,才使“宋氏之史所以为精确也” 。然而 ,时至今日 ,学者们对于宋代《日历》的编纂起修时
间、史料来源 ,以及编纂的一系列问题存在着模糊 、 甚至错误认识 ,故特撰此文 ,以就教于方家 。

[ 收稿日期 ]  2006201211
① 
《唐会要》
卷 63 《国史》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1 年版 。按 : 原文记载为“贞元元年九月 , 监修国史宰臣韦执谊奏 : ……”据
《旧唐书》
卷 14《顺宗纪》
载 ,韦执谊以宰相监修国史是在贞元二十一年 ,亦即永贞元年 (805) , 而非在贞元元年 (785) , 此条
记载时间有误 。贞元二十一年正月顺宗即位后擢韦执谊为宰相 ,八月庚子 ( 四日) ,顺宗下诏内禅 , 同时“改贞元二十一年
为永贞元年”。德宗八月即帝位 ,十月即贬韦执谊为崖州司户 。故韦执谊建议修《日历》的时间应是永贞元年 。宋人潘自
牧《记纂渊海》
卷 29《修日历官》,章如愚《群书考索》
卷 17《国史类》,元富大用《古今事文类聚・
遗集》
卷 5《国史院部遗・
修日
历官》
等不考其实 ,皆以《唐会要》
所记时间为准 。而王应麟在其《玉海》卷 47《唐日历》条下记作 “
: 《会要》: 永贞元年九月
壬申 ( 原注 : 宪宗初立) 监修韦执谊奏 : ……) 。虽然依据的也是《唐会要》, 但将其时间改为永贞元年 , 并注明是“宪宗初
立”
之年 ,而非贞元元年 ,王应麟的说法是准确的 。
② 参见欧阳修 《欧阳修全集・
: 奏议集》
卷 12 《论史馆日历状》
, , 中国书店 1986 年版 。
③ 徐一夔 《始丰稿》
: 卷 6 《与王待制书》
,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

44
                  史学史研究             2006 年第 2 期

一、
宋修《日历》
始于何时
  宋修《日历》
始于何时 《宋史》
, 《
、续资治通鉴长编》以及宋人众多的文集 , 都没有明确的记载 。
故后人谈及宋修《日历》,亦仅是泛泛而言 ,不做清晰表述 。清人《御批历代通鉴辑览》 卷七一 《
、御批
续资治通鉴纲目》卷一皆在宋太祖开宝七年 ( 974) 下明确记作 “
: 宋始修《日历》。
”并做了说明 “
: 史馆
修撰扈蒙 ( 字日用 ,幽州安次人) 请修《日历》,宋主从之 。命宰辅日录时政送史馆 。仍以卢多逊专其
职。
”这是将扈蒙请委宰相及参知政事每月轮次抄录合书史册的时政之事 “送付史馆
, ,以凭修撰《日
历》
”,作为《日历》
纂修之始 。查扈蒙《上太祖乞委宰执抄录言动送付史馆》
疏言 “
: 臣尝读《唐书》,见
文宗每开延英 ,召大臣论事 ,必命起居郎 、
起居舍人执笔于殿阶螭头之侧 ,以纪时政 。故文宗一朝实
录稍为详备 。至后唐明宗亦命端明殿学士及枢密直学士轮修《日历》,旋送史馆 。近世已来 ,此事都
废 。每季虽有《内庭日历》, 枢密院抄录送付史馆 , 所记者不过对见辞谢而已 。帝王言动莫得而
”① 乍一看 ,似乎扈蒙所说的“都废”之事 , 含有“修《日历》
书。 ”之事 。但仔细分析 , 扈蒙所说的是
“端明殿学士及枢密直学士轮修《日历》
”之事 ,而非是“修《日历》
”之事 。换句话说 ,他讲的是谁来修
的问题而不是修没修的问题 。如果从整个语意来看 ,他讲的应是后唐时由“端明殿学士及枢密直学
士”
轮修的 、
记录皇帝上殿议事的“
《日历》
”,即相当于唐代起居注或时政记之类的“
《内廷日历》
”,而
非史馆《日历》。凭此断言“宋始修《日历》
”是在宋太祖开宝七年 ,显然有点武断 。
就笔者所见 ,到目前为止 ,只有蔡崇榜先生提出另一种观点 。认为 “
: 史馆修《日历》
在太祖朝已
经开始 ,不过但凭书库吏抄录报状论次 ,内容甚为苟简 ,所以到开宝七年史馆修撰扈蒙遂请命宰执
抄录言动付史馆 ‘以凭修
, 《日历》 ”② 这里 , 蔡先
’。这是为充实《日历》的内容而开拓史料来源的 。
生运用的是模糊语言 ,其结论仍然给人以模糊不清的概念 。因为太祖朝经历了一十七年 ,使用了建
隆、
乾德 、
开宝三个年号 ,开宝七年亦属于太祖朝 。不过 ,观其所要表达的意思是 ,开宝七年以前 ,史
馆修《日历》
已经开始了 。蔡先生之所以含糊其辞 ,是因为其认为“宋修《日历》始于何时 ,现存文献
没有确切记载 。
”故根据《石林燕语》
卷二及《宋会要辑稿・职官》一八之七九 ( 应在一八之七八) 的相
关记载推出来的 。蔡先生的推断虽不能说没有一定道理 ,但证据尚显薄弱 。叶梦得《石林燕语》卷
二的这段记载为 :
本朝乾德初 ,首以赵韩王 ( 普) 监修国史 ,修撰之外复有编修 、
校勘 、
勘书 、
校勘编修 ,随时创
制不一 。旧但以书库吏抄录报状论次 。其后遂命进奏院及诸司 , 凡诏令等皆关送 。开宝后命
中书 、
枢密皆书时政记以授史官 。
《宋会要辑稿・
职官》 一八之七八记载为 :
太宗端拱二年 989) 五月 ,史馆年 ( 当为“言”
( 字) “
: 当馆旧例 ,差知书库刘襄抄录报状 ,供应
攥《日历》,今缘宣命不得抄录诸州杂报 ,窃虑有误编修 。诏史官仍旧逐一抄录 。

蔡先生认为史馆“旧但以书库吏抄录报状论次”“从时间上看要早于开宝后修时政记
, , 此正是
编纂《日历》
工作 。
”而太宗端拱二年 ( 989) 五月 , 史馆言“当馆旧例”“这距太祖朝仅十余年
, , 既云书
库吏抄录报状系‘当馆旧例’,其事必然沿袭已久 ,这与叶梦得所记太祖朝有此规定在时间上大致相
合。
”故得出以上结论 。我们并不怀疑其结论的正确性 ,但结论的模糊性是不言自明的 。而就结论
的形成而言 ,则带有猜测和臆断的成分 。如把“论次”
断为“修《日历》
”,把端拱二年所说的“旧例”

断为太祖朝的规定等 ,并没有说明是开宝七年之前的规定还是开宝七年之后的规定 ,因开宝七年至
端拱二年已有十五年之久 ,说其为“旧例”
亦未尝不可 。就叶梦得《石林燕语》
的这段文字来说 ,毛病

① 载 ( 宋) 赵汝愚编 《宋朝诸臣奏议》
: 卷 60 《百官门・
, 史官》,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 年版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 15 太祖开宝
七年十月庚申条下记载基本相同 。
② 蔡崇榜 《宋代修史制度研究》
: ,文津出版社 1991 年版 ,第 41 页 。

45
宋代《日历》
纂修考

特多 。宋代首任监修国史是王溥而非赵普 ,枢密院时政记始于太平兴国八年而不是开宝后 。而所


列史馆修撰之外的“编修 、
校勘 、
勘书 、校勘编修”等官 ,从语意中则给人以史官的概念 ,其实这些均
为太宗时出现于史馆的编校图书的官员 ,皆非史官 。而真正参与修史的官名 ,如直史馆 、 史馆检讨
却没有列入 。故仅凭这段文字推断事实 , 实难令人信服 。那为什么还要承认其结论是正确的呢 ?
这是因为 ,笔者在检阅史料时发现 《宋会要辑稿・
, 职官》一八之七八对于修《日历》的时间有如下
记载 :
故事 ,史馆每月撰《日历》,皆判馆与修撰官 、 直官分工撰录 , 藏于本馆 。国初循旧制 , 皆修
撰官 、
直官分季修纂 。其后止修撰官及判馆撰次焉 。
很明显 ,这里的“国初”,指的是宋代开国之初 。 “循旧例”,指的是沿袭开国之前的制度 ,即前面
所说的“故事”。据《五代会要》 卷十八《史馆移置》 载:
周显德元年 954 十月 ,监修宰臣李谷奏 ‘
( ) : ……今后欲望以咨询之事 ,裁制之规 ,别命近臣
旋具抄录 。每当修撰《日历》,即奉封送史臣 。’从之 。因命枢密院直学士 , 起今后于枢密使处 ,
”①
逐月抄录事件 ,送付史馆 。
这里 ,李谷所请“每当修撰《日历》, 即奉封送史臣”与命枢密院直学士“逐月抄录事件 , 送付史
馆”
相对应 ,说明时《日历》 为每月修纂 。而前引《宋会要》所记 “: 故事 , 史馆每月撰《日历》
”之“故
事”,自当指后周无疑 。这就明确交代了宋朝开国之后史馆就是按照“旧例”来修纂《日历》的 。那
么 ,后周是不是真的坚持修纂《日历》, 笔者持肯定态度 。欧阳修说 “ : 予读周《日历》, 见世宗取瀛 、

莫、 定三关 ,兵不血刃 。” 说明后周不仅修《日历》, 而且这些《日历》, 在欧阳修生活的北宋中期尚
存在着 。《玉海》 载“
: 《书目》有周显德《日历》一卷 ,六年夏扈蒙 、
秋董淳 、 ”③《书目》指的
冬贾黄中 。
是南宋陈 等于淳熙五年 ( 1178) 六月修成的《中兴馆阁书目》。此书记载后周《日历》虽然仅存一
卷 ,但至少说明后周最后一年的《日历》 也曾修毕 。或许最后一年的《日历》 是入宋以后修撰 ,但按常
理 ,如前面《日历》未修 ,不会单修最后一年的《日历》。另外 , 成书于太祖开宝七年 ( 974) 的《旧五代
史》 不仅多次记有后周修纂《日历》之事 , 还在许多卒于宋初的人物传记中留有“后事具皇朝《日
历》 ”“
、后事具皇家《日历》 ”的记录 。前者如《周书・贾纬传》载 ,周太祖时给事中 、
判史馆贾纬“以所
撰《日历》 示监修王峻 ,皆媒孽 窦 贞固及苏禹 之短 ,历诋朝士之先达者 。峻恶之 , ……乃于太祖
( )
前言之 ,出为平卢军行军司马”④。后者如《世袭列传》 卷一百三十二夏州李彝兴传载 “ : 皇朝建隆元
年春 ,制加守太尉 ,始改名彝兴 。乾德五年秋 ,卒于镇 ,制赠太师 ,追封‘夏王’。子光 继其位 。其
后事具皇朝《日历》。⑤”《旧五代史》 卷一三二至一三六的《世袭列传》及《僭伪列传》中这种记录出现
多起 。因这些入传人物在宋建国后尚在 ,或卒于建隆 、 或卒于乾德 ,如刘均 、
孟昶 ,亦有如南汉刘 
修《旧五代史》时尚在 , 吴越钱  、
南唐李煜亦仅是名义上归宋 , 而在其传后付以“后事具皇朝《日
历》”“后事具皇家
, 《日历》
”的文字 ,意在说明这些人物入宋后的履历 、
事迹 ,其史料来源于本朝《日
历》。这说明宋朝一开始就沿袭了后周史馆修《日历》 之制 。

二、
宋代《日历》
的史料来源
  关于宋代《日历》
的史料来源 ,宋人朱弁在其《曲洧旧闻》
卷九中写到 “
: 《日历》,则因时政记 、

居注润色而为之者也 。
”王明清《挥 后录》、
章如愚《群书考索》、
马端临《文献通考》等书所记 ,皆与

① 《旧五代史》
卷 114 《周书・
, 世宗纪一》
记作十月戊午 。内容略同 。
② 《新五代史》
卷 73 《四夷附录第二》
, ,中华书局 1974 年版 。
③ 王应麟 《玉海》
: 卷 47 《宋开宝日历》
,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
④ 《旧五代史》
卷 131 《周书・
, 贾纬传》,中华书局 1976 年版 。
⑤ 《旧五代史》
卷 132 《世袭列传》
, 。

46
                  史学史研究             2006 年第 2 期

此略同 ①。然考宋修《日历》的史料来源 , 并非如此 。大体来说主要有四方面的来源 : 一为诸司报


状 ,二为《时政记》 和《起居注》,三为《宣喻圣语》,四为应立传人物的墓志 、 行状 。
宋开国之初 ,循后周史馆修撰《日历》 制度 ,由“修撰官 、
直 ( 史馆) 官分季修纂 。”据扈蒙之言 ,太
祖之时 ,不论是唐代的起居注 、
时政记 ,还是五代的“端明殿学士及枢密直学士轮修《日历》,旋送史
馆”之事“都废”,史馆修纂《日历》主要依靠诸司报状 ( 这是唐代沿袭下来的制度) ,及“所记者不过对
见辞谢而已”的《内廷日历》。其军国大事既无专人负责记录报送 ,史官亦不能亲闻其事 ,故内容简
略自不待言 。正如蔡崇榜先生所言 “为了充实
, 《日历》的内容而开拓史料的来源”,扈蒙于开宝七年
请命宰执抄录君主言动付史馆 “以凭修撰
, 《日历》。
”到太宗朝 ,先有两府 ( 中书门下和枢密院) 修《时
政记》
的制度化 ,后有左右史修《起居注》 的制度化 ,这样《时政记》和《起居注》就成了《日历》修纂的
一个重要史料来源 。章如愚说 “
: 其曰《日历》,合纪注而编次之也 。”即是对《日历》史料来源和编纂
的大致概括 。不过 ,在实际编纂中 ,并不是简单地“合纪注而编次之”就成了《日历》。编纂《日历》所
用的史料 ,除了《起居注》和两府《时政记》外 ,其它诸司报状仍然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真宗朝 《起居
,
注》
和《时政记》 的修撰已经制度化 ,但从现存的文献资料来看 ,仍然有诏令诸司向史馆送报材料的
记载 。如《宋会要辑稿・职官》 一八之七八至七九记载 :
真宗咸平三年 ( 1000) 九月 ,监修国史李沆言 : 学士院一十九司合关报诏书等文字编修 《
( 日
历》,望班朝命申诫攸司 。 ”
从之 。
( 咸平) 四年八月诏进奏院每五日一具隶状 ,实封上史馆 。
( 咸平) 五年十月 ,盐铁使王嗣宗言 “
: 自今三司奏事有可纪者 ,令判使一人撰录送史馆 。
”诏
三司务繁 ,若日有著撰 ,必妨公务 ,可令逐季录送 。
这说明修纂《日历》 的史料来源 ,除《时政记》和《起居注》外 ,还需要各个机构报送材料 。虽然 ,
按规定 ,诸司供报材料需交起居院修《起居注》,但据以上资料可知 ,至少还有一部分不供起居院 ,直
接供报史馆 。另据《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二八二神宗熙宁十年 ( 1077) 五月甲子条载 “
: 吴充言 ‘
: 史院
旧用中书、
枢密院《时政记》 及《起居注》、 诸司文字纂类《日历》。 《时政记》 才送至熙宁六年 《起居注》
,
至熙宁二年 ,恐由此事实遗废 ,乞责近限修进。 ’
从之。 ”
神宗元丰元年 (1078) 二月 ,曾一度诏令所有诸司

供报直送编修日历所 , 到元丰二年 ( 1079) 八月 ,应王存之言 “又诏诸司关报史馆文字归起居院
, 。
岁终者依旧 ,以修起居注”。③ 元丰五年五月官
其关报日限 ,旧五日者为旬终 ,十日者为月终 ,月终 、
制改革之后 ,又“诏诸司供报修注事 ,自今不供起居院 ,直供编修日历所 。其关报日限依 ( 元丰) 二年
王存所请”④。此后诸司关报修《日历》
事件 ,全部关送编修日历所 ,以凭修纂《日历》。此后 ,除了元
丰七年 ,将诸司关报文字并称为“秘书省国史案时政记日历事”⑤ 之外 ,这一规定未见改变 。
北宋灭亡之后 ,新建立的南宋政府居无定所 , 根本顾及不到修史之事 , 直到绍兴元年 ( 1031) 四
月 ,才应秘书省少监程俱之请 “诏修今上皇帝
, 《日历》
”。然此时《时政记》《
、起居注》 未遑编修 ,诸司
供报制度亦没建立 。面对如此局面 ,南宋政府一方面诏省 、
曹、台、院、
寺、监、库务 、
仓场诸司 ,限期
向修《日历》
所供报修《日历》
事件 “如违限及供报草略者
, ,从本所将当行人吏直送大理寺 ,从杖一百

① 王明清《挥 后录》
卷一之 26 条《史官记事所因者有四》
引徐度之言 “
: 《日历》, 则因时政记起居注润色而为之者也 ……非
二者所有 ,不敢有所附益 。 ”( 四部丛刊续编本 。 ) 章如愚《群书考索》 卷 17《正史门・国史类》 曰“: 国朝旧以宰相兼监修国史 。
修撰 、 直馆 、检讨无常员 , 掌修《日历》。以时政记 、 起居注会集修撰为一代之旧典 。 ”( 书目文献出版社 1992 年影印本 , 第
125 页) 潘自牧《记纂渊海》 卷 29《职官部・修日历官》 载“: 本朝旧修《日历》,以时政记 、 起居注会集修撰为一代之典 。 ”( 四库
全书本 ,第 930 册 ,第 658 页 马端临《文献通考》
) 卷 51《职官考五・ 史官》 所载相同 。
② 《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15 ,中华书局 1957 年影印版 。
③ 《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 299 神宗元丰二年八月己未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年版 。
④ 《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 326 神宗元丰五年五月庚戌 。
⑤ 《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16 。

47
宋代《日历》
纂修考

科罪”①。另一方面 ,诏令“诸州搜访建炎元年以后邸报及所被受朝旨文字”, 同时 , 令中外臣僚 , 特


别是曾任宰执人员 、行在职事官等上报所有《日历》合载事件 。“如政事弛张 、
臣僚黜陟 、 刑赏征战 。
凡所见闻 ,或私自记录 ,或亲承圣语 ,及所上章疏 ,并被受诏敕与公案官文书之类 ,并令据实抄录回
报 ,以凭修纂”。② 也就是说 ,这次修纂《日历》, 因史料严重缺乏 , 百官群僚的私自记录也作为史料
来源被广泛征集 。随着南宋政权统治的稳定及起居注 、
时政记等修纂的恢复 《日历》
, 编纂的史料来
源也基本稳定 。对于南宋修纂《日历》 的史料来源 ,陈 《南宋馆阁录》 卷四《修纂下》
记载为 :
凡修《日历》照用文字 : 三省《宣谕圣语》( 原注 : 初名《时政记》。乾道七年改为《宣谕圣语》
)
宰执编次进入 ,或一两月或半年降付日历所 。《中书门下省时政记》《枢密院时政记》
, 《
、宣谕圣
语》
亦如之 。起居注 ,门下 、
中书后省按月送所 ( 原注 : 旧制进入降下 ,自隆兴元年五月起居舍人
胡铨申请 ,自后不进入) ; 阁门排日随所修年月关取 。诸司关报 ,则凡被受指挥皆抄录送所 ,类
贰 。风云气候 ,太史局实封具报 ,至月终又总而申焉 。③
押著庭长 、
这里与北宋相比 ,多了一种《三省宣谕圣语》及《枢密院宣谕圣语》。其实 ,这种宣谕圣语一开始
是作为《时政记》的材料修入《时政记》的 。元丰五年改制后 , 诏“三省同得旨及宣谕 , 仍于当日纪
录”④。上文已明 ,两府长官记录的圣语与三省 、 枢密院诸房接到的圣语一起都要及时送交时政记
房 。到元 四年 1089 ,诏“三省执政官月以时政记及三省同得旨宣谕事轮修”⑤。说明当时记录的
( )
圣语已经单独修纂成册 ,是不是和时政记一起报送修日历机构 , 史料缺载 。但据《宋会要辑稿・职
官》
六之三二载 :
(乾道七年正月) 二十九日 , 中书门下言 :“三省录记圣语 , 旧以‘宣喻圣语’为名进 。迄付
时政记房收掌 ,候修成《中书门下时政记》再进 。 ”诏 : “自今将逐旬所记圣语 , 以‘三省宣喻圣
语’为名 ,与时政记同进 。候降出 ,径付国史日历所 。”
同一诏令 ,《宋会要辑稿・ 运历》一之二八记载如下 :
( 乾道) 七年正月二十九日 ,诏 :“自今将逐旬所记圣语 ,以‘三省宣喻圣语’为名 ,与时政记
同修进 。候降出更不再进 ,发赴国史日历所 。

参照两条史料 ,可以知道 , 乾道七年之前 ,《宣谕圣语》成册后是要先进御 , 降出后还要再进 。
大概是等编修时政记后与时政记同进 。这里没有涉及同进后的归宿 。但《时政记》 进御后是要付修
日历机构的 。既然记录 、
编修“宣喻圣语”
的目的与修时政记的目的一致 ,那么 ,皇帝审阅后送付修
日历机构应该是最合情理的程序安排 。乾道七年 ( 1117) 将《宣喻圣语》
先进御制度改为《宣喻圣语》
与《时政记》
同进 ,皇帝审阅后“更不再进”,直接交付国史日历所 。我们认为 ,这实际上只是减少了
一道进御程序 ,其它都未有变化 。因此 ,北宋编纂《日历》的史料来源 ,亦当有“宣谕圣语”一项 。只
是因为“宣谕圣语”的很多内容已经修入两府《时政记》, 故人们在论及《日历》时 , 往往将其忽略不
计 。就像南宋人黄中 ,在嘉定二年 ( 1202) 三月十三日上言专论《日历》
编纂之根据时 ,只是说 “
: 史院
之编修 ,以《日历》
为根柢 。
《日历》
之纪 ,次以时政记 、 ”⑥ 这里也没有
起居注与诸司之关报为依据 。
涉及《宣谕圣语》,但并不能代表修纂《日历》
不利用宣谕圣语 。
关于应立传人物的墓志、 行状作为修《日历》
的史料来源 《宋会要辑稿・
, 运历》卷一二四载有绍兴
三十二年 (1162) 七月七日国史日历所《修纂太上皇帝并修纂今上皇帝日历合行事件》,其中一条为 :
文臣自宰执至卿监 ,武臣自使相至刺史 ,未曾立传者七百七人 。虽已蒙朝廷行下礼部开具

① 《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19 。
② 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44 ,绍兴元年五月己未 ,中华书局 1988 年版 。
③ 陈  《南宋馆阁录》
: 卷 4《修撰下》,中华书局 1998 年版 ,第 39 页 。
④ 《宋会要辑稿・
职官》
六之 30 。
⑤ 《续资治通鉴长编》
哲宗元 四年四月壬戌 。
⑥ 《宋会要辑稿・
职官》
一八之 107 。

48
                  史学史研究             2006 年第 2 期

姓名 ,遍往所在取索墓志 、 行状 ,至今未见搜访到所 ,其再下礼部催促 。


从这条史料可知 ,宋代官僚士大夫的墓志 、 行状也是修纂《日历》的重要来源 。这种史料的缺
失 ,会直接影响到《日历》 的修纂进度 。所以 , 秘书省修国史日历所会不时的申请朝廷下令催促搜
访 。如孝宗隆兴元年 ( 1163) 七月七日 ,兼权秘书少监刘仪凤等就高宗靖康年间《日历》修纂情况 ,再
次上言搜访 ,其曰 :
国史日历所现修《靖康日历》 将及成书 ,缘当来文字遗逸 ,内有臣僚薨卒及死于兵者凡四十
一人 ,虽粗有事迹 ,即未曾立传 。欲乞下礼部开具所立传姓名 ,下诸路转运司 ,另所属州县 ,多
方求访逐人子孙 、亲属所在 ,抄录墓志 、
行状及应干照修事迹 ,缴申本所 ,以备照用 。或且期间
系罪藉之人 ,见无子孙可以搜访 ,及薨死事在靖康年分 ,而名字淹没不存 ,愿士大夫曾有收得上
件事迹 ,但可参照者 ,欲乞就令搜访施行 。
对于这样的请求 ,皇帝自然是“从之”。①
综上所述 ,诸司报状 《
、时政记》
和《起居注》《
、宣喻圣语》
及合立传人物的墓志 、
行状构成了宋修
《日历》的主要史料来源 。在修纂之时 ,史官如果感到事实不清 ,还可以到诸司检阅录取文字 。如前
面所说的《修纂太上皇帝并修纂今上皇帝日历合行事件》有关于诸司报状“往往将要紧名件漏略不
报”,请求诏令六部及合属机构将有关文件“全文关报”。还有“窃见谏院有诸百官司报受灾指挥按
沓 ,乞许依玉牒所体例移文 ,逐旋关借参修”的请求 “皆从之, ”② 除此以外 , 一些歌功颂德的诗赋

文字 ,也会送付日历所 ,以供采择 。如淳熙六年 ( 1179) 十月八日 “以少傅史浩等三十四人进
, 《明堂
庆成诗》、 太常丞胡南逢等三人进《明堂颂》,送日历所采择”③。
忠州文学程宏繇进《明堂赋》、

三、
宋代《日历》
编纂述略
  宋初 《日历》
, 的编修由史馆修撰 、 直史馆分季修纂 , 宋太宗太平兴国以后 “直馆人多
, , 遂止修

撰官编纂” 。自真宗大中祥符 ( 1008) 开始 《日历》
, 即不能按规定逐季编修 。乾兴元年 ( 1022) ,为修
《真宗实录》“诏史馆见修先朝
, 《日历》,委判馆官已下疾速修撰 。
”九月 ,判馆李维 、
修撰宋绶言 “
: 当
馆修撰官旧四人 ,今只臣二人 。伏缘先朝文字 ,自大中祥符元年已自今未曾撰集 ,卷帙浩大 ,呈限甚
迩 。欲望责馆阁官二员 ,充编修官 。
”“遂诏集贤校理王举正 、 馆阁校勘李淑共编修 。”⑤ 至此以后 ,
《日历》之修由史馆移归编修院 ,其管理机构是日历所 。日历所隶编修院 ,编修院没有自己的属官 ,
故“ 自乾兴至庆历废不修”⑥。庆历年间 ( 1041 —1938 ) , 先后命史馆修撰张方平 、
《日历》 高若讷 、

祁、
李淑等修纂 ,不久即停 。嘉 八年 ( 1056) 欲修《仁宗实录》, 韩琦“请以祠部员外郎 、
直秘阁吕夏
卿、
太子中允 、
秘阁校理韩维兼职” 修撰十余年未修之《日历》。⑦
元丰四年 ( 1081) 废编修院 ,日历所归于史馆 , 次年新官制行 , 废史馆 , 于秘书省置国史案 , 设著
作郎 、著作佐郎掌修《日历》。并于元丰六年规定 “ : 秘书省长 、
贰毋得与著作郎修纂《日历》。 ”⑧ 此
时的国史案才是一个真正的专修《日历》 机构 ,秘书省长 、贰亦不得插手修撰 。神宗崩 ,高太后垂帘
听政 ,实行“元 更化”, 于元 五年 ( 1090) 移国史案于门下省 , 并改名为国史院 , 不再隶属于秘书

① 《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25 。
② 参见《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24 、
25 。
③ 《玉海》
卷 96 《郊祀・
, 淳熙明堂》,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第 945 册 ,第 556 页 。
④ 《宋会要辑稿・
职官》
一八之 78 。案 : 据王禹 《小畜集》
卷 18《上史馆相公书》
及卷 22《请撰大行皇帝实录表》
中曾谈到自己
请求修《日历》和修端拱元年春季《日历》 之事可知 ,太平兴国之后 , 原则上《日历》由史馆修撰纂修 , 但直史馆经监修国史
批准 ,亦可编修日历 。
⑤ 《宋会要辑稿・职官》一八之 79 。
⑥ 苏轼 《苏轼文集》
: 卷 14 《张文定公墓志铭》
, ,中华书局 1989 年版 。
⑦ 《宋会要辑稿・运历》一之 15 。
⑧ 《宋会要辑稿・职官》一八之 6 。

49
宋代《日历》
纂修考

省 。哲宗亲政以后 ,恢复元丰制度 ,于绍圣二年二月 《日历》, 修撰重归秘书省 。据此次置于秘书省


的专修《日历》 机构不再称“国史案”, 而是称“日历所”或“日历案”① , 因为是著作郎 、 佐郎专修《日

历》,故有时也称“著作局” ,直到北宋结束 。
史载 ,仁宗乾兴到庆历初《日历》 为庆历三年 ( 1043) 左右张方平所修 ③。庆历八年 ( 1048) 左右又
命史馆修撰宋祁 、 李淑等修《日历》④ ,持续修至何年不详 。嘉 八年 ( 1056) 之前十余年的《日历》在
嘉 八年才命吕夏卿 、 韩维为检讨官编修 ⑤。英宗在位时间短暂 《日历》 , 未修 。神宗熙宁二年正月
到三年底《日历》为哲宗元 年间由孔武仲 、 司马康所修 , 其后至七年终为范祖禹修纂 ⑥。
黄庭坚 、
绍圣重修《神宗实录》《 、国史》 之时 , 由修国史蔡攸和同修国史林希提议 , 对《熙宁日历》进行重修 。
先后预修官员 ,可考的有周  、 吴伯举 、 李敦义 、
韩敦信 、徐  、 陈良回等 ⑦。
谭稹 、 《哲宗日历》则是
在徽宗建中靖国 ( 1101) 中由秘书省官白时中等和临时差遣的刘焘修纂 。以后基本上进入正常 , 由
秘书省著作郎 、佐郎修撰 。徽宗《崇宁日历》 在政和八年 ( 1118) 闰九月一日由秘书省国史案上进 ,推
恩官员中除提举官蔡攸之外 ,修书官中 ,有著作佐郎李敦义 、 守著作郎盛并 ,行著作郎韩敦信 、 胡国
瑞、倪焘 、
吴次宾 、
汪藻 、
范察 、张志 ,共达九名之多 ⑧ ,可知《崇宁日历》
是连续修成 ,非集中修纂 。
南宋《日历》
由秘书省长 、 贰及著作郎 、佐郎编纂 。从绍兴元年开始诏修 ,到南宋末几乎没有中
断过 。每个皇帝的《日历》 都卷帙浩大 。如《高宗日历》 在绍兴三十二年 ( 1162) 初 ,已修成“自建炎元
年至绍兴十二年《日历》 ”
五百九十卷 ,而绍兴十二年以后所修未成书者尚有八百三十余草卷 ,另外
尚有七百零七人尚未立传 ⑨。如果加上这七百多人 , 总卷数应多于一千四百二十卷之多 ( 后重修
《高宗日历》
后成一千卷) 。不过 ,高宗皇帝在位时间较长 ,有三十六年 ( 1127 —1162) 之久 ,而孝宗皇
, 就成书二千卷 。λυg 可以说 ,事无巨细地汇集史料 、
帝在位二十八年 ( 1162 —1189) 年 《日历》 连续不断
地编纂真正成为南宋纂修《日历》 的一大特点 。现将南宋《日历》 成书情况列表于下 :

书名 起止年代 公元 卷数 修纂官 资料出处 备注

绍兴十三年已修成建炎元年至绍兴十二年
绍兴 元 年 至 绍
高宗《日历》 1131 —1190 1000 李焘等 玉海卷 47 590 卷 。到绍兴三十二年 , 所修十二年以后
熙元年
草稿 830 卷 。1000 卷为重修后的卷数 。

绍兴 三 十 二 年
孝宗《日历》 1162 —1190 2000 曾焕等 玉海卷 47 淳熙六年上 1100 卷 ,绍熙元年总成 2000 卷 。
至绍熙元年
绍熙 五 年 至 庆
光宗《日历》 1194 —1200 300 王容等 玉海卷 47 嘉泰二年 (1202) 重修 。
元六年
嘉泰 元 年 至 嘉 嘉定三年重修 , 至嘉定十四年上改正本 500
宁宗《日历》 1201 —1202 510 曾焕等 馆阁续录卷 4
泰二年 卷。
理宗《日历》 472 册 宋史卷二 ○三

① 据《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18 记载 ,宣和二年 (1120) ,罢省在京修书诸局 “编修秘书省日历所见在官吏并罢
, 。
”秘书省供 :
“本省日历案系是元丰国史案 , ……”
故“诏并依元丰法”。则修日历机构未罢 。
② 《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17 载 “
: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九月十一日 ,承议郎行秘书书 ( 后一个‘书’
当为‘省’
字之误) 著作佐郎
白时中札子奏 : 臣伏睹近降朝者 ,移著作局就实录院先次修纂哲宗朝《日历》, 限一年了毕 , ……” 《宋会要・运历》一之 18
载“: 政和六年七月十三日 ,诏著作局修进神宗皇帝《日历》,今已成书了当 ,可取索 ,合干官吏 ,比附推恩 。 ”
③ 苏轼 《苏轼文集》
: 卷 14 《张文定公墓志铭》
, 。
④ 《宋会要辑稿・ 运历》一之 15 。
⑤ 《宋会要辑稿・ 运历》一之 15 。
⑥ 《宋会要辑稿・ 运历》一之 17 。
⑦ 上列名单是根据《宋会要辑稿・ 运历》 一之 17 、
18 所记重修《熙宁日历》
的受罚 、
受赏官员录出 。
⑧ 《宋会要辑稿・ 运历》一之 18 ,第 2136 页 。
⑨ 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198 ,绍兴三二年闰二月丙戌 ,中华书局 1988 年版 ,第 3336 页 。
υ
λ
g 《玉海》 卷 47 《艺文・
, 孝宗日历》。

50
                  史学史研究             2006 年第 2 期

  据《馆阁续录》 卷四载 ,《宁宗日历》五百一十卷所书内容为绍熙五年七月宁宗登基至嘉泰元年


(1201) 十二月 ( 共 7 年事) ,嘉泰二年十一月十六日由国史日历所上 。宁宗嘉定十四年五月九日国
史日历所上重修《宁宗皇帝日历》 五百卷为前修五百一十卷的改正本 。宁宗在位 30 年 ,现存文献只
有前 7 年的《日历》,另 23 年 ,即嘉泰二年至嘉定十七年 ( 1202 —1224) 没有《日历》。根据当时对《日
历》编修的重视程度看 ,这 23 年不可能没有《日历》。另外 ,嘉定二年 ( 1209) 三月十三日 ,右正言黄
中还上言 : 乞令日历所及时纂集韩 胄当国期间 “妄开兵端”
, ( 即 1207 年开禧北伐 ) 之“始终事节 ,
并所见闻详加铨次 。若时政记 、
起居注或有稽违 ,许申提举日历所催请 ,仍望明谕大臣 ,每岁终必稽
修纂所 ,至考其详略而察其勤惰 ,庶几笔削有程而史职举矣 。 ”宁宗“从之”①。这说明当时《日历》修
纂并没有停罢 。王应麟说 “
: 范正献公 ( 祖禹) 曰 ‘
: 后世人君观史而宰相监修 ,欲其直笔 ,不亦难乎 !’
其论正矣 。然自唐奸臣为《时政记》,而史益诬 ,近世尤甚 。余尝观《宝庆日历》,欺诬之言 ,所谓以一
手掩天下之目 。所恃人心公议不泯耳 。”② 根据王应麟在其《玉海》中对宋修各种史书皆以其修成
之年号冠于书名的特点 , 可知他说的《宝庆日历》应为理宗宝庆 ( 1125 —1127 ) 年间成书的《日历》。
此时理宗刚刚即位 ,所修《日历》
当是宁宗朝的《日历》。而这时史弥远在相位已达二十余年 ,并被史
家称谓独揽大权 、
一手遮天的奸相 ,王应麟所说的“欺诬之言 ,所谓以一手掩天下之目”,指的应是史
弥远控制下修成的《日历》。至于为什么各种文献对这段所修《日历》
缺载 ,就不得其详了 。
综上所述 ,北宋在元丰之前 ,虽有专掌《日历》
之机构 ,但无专修《日历》
之史官 ,其《日历》
修纂时
断时续 。元丰改制以后 ,虽设专官掌修《日历》,然政局变换不定 《日历》
, 修撰亦不及时 ,至徽宗建中
靖国以后 ,特别是南宋时期 ,日历有专官负责修撰 ,日历卷帙日益增多 。

四《
、日历》
的格式和性质
  宋修《日历》,采用的是“以事系日 ,以日系月 , 以月系年”的方法编录 , 与《实录》体例相同 。但
“ 视《实录》,格目尤详”③。其详细格目 , 北宋是如何规定的 , 因史书阙载已难考其详 。南宋
《日历》
《日历》
格目在陈 《南宋馆阁录》 卷四《修纂上》中记载较为详细 ,现将其录出 ,以见其修纂之格式 :
修《日历》
式 ( 旧式少监程俱定 。绍兴三十二年四月少监陈之渊 、著作佐郎张震复上建炎以
后《日历》 格 。至乾道间 ,著作佐郎郑伯熊以新旧格参立 。 )
排甲子 ; 节假 ; 祭祀 ; 忌日 ; 御殿 ( 后殿云御后殿 , 前殿云常朝 , 不坐云不视朝 ) 。宰执进呈
( 无即云三省枢密院奏事) ; 臣僚面对 、 进对奏事 ( 进对则有召见 、
引见 ,本职奏事则有左右史直
前 ,三衙倚杖子 ,面对奏事只云面对) ; 朝见辞 ( 任满回 ,或差出回 ,或赴行在 ,皆云朝见进对 ; 已
有差遣 ,云朝辞进对) ; 引见公事 ( 系堆垛子转员军头司) ; 车驾出入 ; 外国进奉 ; 诏书 ; 赦书 ; 群臣
上表有所请唯录首表及第一批答 ,巨僚章疏并书 ; 妃 、 主、 相、
将初拜及迁改 ,录制书 ; 两府出入
升降黜 ,录麻词 ; 两制有功过升降 ,录制词 ( 虽监当亦书) ; 文武官有功赏及时改官 、官虽卑因事
赏罚者书 ; 转官 ( 文臣宣义郎以上 ; 武臣修武郎以上) ; 差遣 ( 文臣在京职事官 ,在外监司 、
参谋 、
参议官 ,知 、通以上 ; 武臣总管 、
路分州钤辖 、
一路都监 、将副诸军升改 。虽官小 ,任京局并带 
职亦书) ; 诏书奖谕 ; 诸司奏请改更条法关治体者书 ; 臣僚薨卒行状事迹 ( 文臣卿监 ,武臣刺史以
上) ; 没王事不以官品高下悉书 ; 致仕 ( 文臣朝奉郎 ,武臣大夫以上) ; 封赠 ; 录子孙 ; 赐章服 ; 宗室
赐名 ; 讲书 ; 祥异 ; 年终户口 ; 大辟 。
从以上格式可知 《日历》
, 是将所有按要求可以作为将来修史之用的材料 , 按甲子 ( 即逐日 ) 排
列 ,亦即按年 、
月、甲子 ( 日) 排列 ,其体裁基本上属于编年体 ,但与臣僚薨卒 ,附以传记 ,又体现出纪

① 《宋会要辑稿・
职官》
一八之 108 。
② 王应麟 《困学纪闻》
: 卷 15 《考史》
, ,商务印书馆 1959 年版 。
③ 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116 绍兴七年闰十月辛未条载著作郎何抡语 。

51
宋代《日历》
纂修考

传体史书的特点 。因此 ,它是杂取编年纪传之法而成的一种史料长编性质史书 。虽然也被宋人屡


① ②
屡称谓“国之大典” ,或“一代之典” ,但编纂《日历》主要的目的是为以后修史准备材料 。为防止
因时过境迁而事实遗忘或资料遗失 , 将汇集到的材料按要求排列出来 , 以备史官采用 。故被称为
“史之根柢”。此格式虽为南宋修《日历》 的格式 ,但南宋的编纂方法是仿北宋的 ,故可以推知北宋的
编纂方法亦当大致如此 。被后人所称道的“长编法”,皆不提宋修《日历》 的编纂方法 ,似为不妥 。

① 熊克 《中兴小纪》
: 卷 24 ,绍兴 8 年正月岁辛丑范冲言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85 年版 ,第 284 页 。
② 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60 ,绍兴二年十一月壬午 。

The Compilation of RIL I in the Song Dynasty


Wang Shengen

[ Abstract ] The Compilation of RILI in Song Dynasty is the beginning of establishment not during the
KaiBao period on the basis of observation. Its historical material originated mainly from Note of Daily Life ,
Records of Current Politics ,data of every department supplying ,XuanYuShengYu ,epitaph on memorial tablet ,
biography ,etc. The Compilation of RILI in Bei Song Dynasty is disconnected , but in Nan Song Dynasty the
Compilation of RILI is detailed and continual which is the characteristic of this period.
[ Key words ]Song Dynasty RILI  Compilation the Origin of Historical Material

稿  约

一、 本刊欢迎有关历史理论 、
历史教育 、
历史文献学 、
历史编纂学等方面发展史研究的
稿件 。
二、 文稿长短不拘 ,8000 字左右的文章尤所欢迎。 “史林偶拾” 请写简短些 ,集中写一个
问题。本刊对来稿有时须作必要的修改 ,如不愿修改 ,请说明。作者文章文责自负 ,不代表
本刊对问题的看法 ;一定要遵守国家有关法律、 法令的规定 ,坚决反对剽窃、 抄袭的行为。
三、 来稿请用 16 开小稿纸 ,打印稿用 A4 纸 ,注释请用脚注 ,即注于每页之下 。文稿字
迹不清 ,或注释不合要求 ,本刊请人誉写 、 处理 ,费用从作者稿酬中扣除 。
四、本刊从 2000 年第 3 期起 ,实行匿名审稿制 。来稿请附作者情况介绍 , 包括姓名 、
出生年月 、
籍贯 、职称 、 工作单位 、 详细通讯地址和邮政编码 、联系电话等 , 但应另纸书写 ,
正文与注释中不能出现与作者背景有关的材料 。来稿请寄《史学史研究》编辑部 ,不要寄
给个人 。务请作者遵守上述要求 。
五、来稿请附 200 至 300 字的中英文摘要 。引文一定要核对原文 ,做到准确无误 。
六、来稿发表后 ,即寄付稿酬 。请作者自留底稿 ,未被采用的文稿 ,不再退还 。作者寄
来的稿件如半年未被采用 ,也未接到本刊编辑部的函件 ,可自行处理文稿 。从 1997 年起
本刊已加入《中国学术期刊 ( 光盘版) 》
和中国期刊网 ,如作者不同意录入 ,请说明 。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