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7

2006 年第 2 期 浙  江  社  会  科  学 2006 年 3 月

No. 2, 2006 ZHEJ IANG  SOC IAL  SC IENCES M ar. , 2006

宋代明州的人口规模及其影响
□ 陆敏珍

  内容提要  宁波的行政建置始于唐中期 ,时称明州 。至宋代 ,该地区的人口获得了较大的


发展 ,人口的增加促进了土地开垦手段的多样化和土地面积的增加 ,使得地区经济获得了较大
的发展 ,并最终使明州从一个相对落后的边缘地区发展成为独立的亚经济区域 。但由于人口
增长速度明显快于土地垦殖的速度 ,至南宋时期 , 该地区出现了土狭人稠的局面 , 从而引起当
地土地和粮食相对价格变化 。
关键词  明州  人口  宋代
作者陆敏珍 , 女 , 1971 年 出 生 , 浙 江 大 学 人 文 学 院 博 士 后 研 究 人 员 , 讲 师 。 (杭 州  
310028 )

  人口是区域开发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的问题 , 相同的现象 , 两项资料同出于《宝庆四明志 》, 是


区域经济的兴衰和行政辖区的兴废 , 均是区域人 否属于传抄中的错误不得而知 , 但其中一个数据

口数量变迁的产物 。唐中期以前 , 宁绍平原的东 必然有误 , 孰对孰错 , 学者之间看法各不相同 。
部 (即今宁波所在地 ) 仍然是落后的边缘地带 , 唐 笔者认为 : 从太平兴国到天禧年间不超过 40 年的
中期以后 ,随着北方人口的南迁以及区域人口的 时间内 ,明州户数比原来增加了 419 倍 ,人口年均
自然繁衍 ,当地的人口数量有了较大的增长 。开 增长率为 4016 ‰,显然是不可能的 。太平兴国到
元二十六年 ( 738 ) ,这一带开始独立建置 , 时称明 天禧之间 ,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尚未开始 ,从明州历
州 ,至宋代下辖鄞 、
慈溪 、
奉化 、
象山 、
翁山 、
定海六 年人口记载看 ,也没有如此高的年均增加率 ,即便
县 ,南宋时一度更名为庆元府 。人口增加使得地 是在两宋之际北方人口大规模迁入后 , 人口的增
区经济获得了较大的发展 , 并最终使明州从一个 长速度也远低于该数字 。因此 , 以当地的人口增
落后的边缘地区发展成为相对独立的亚经济区 长趋势推测 ,可能是天禧的户口数有误 。再者 ,元
域 。本文就宋代明州人口的发展概况略陈管见 , 丰初年 ( 1078 ) 至政和六年 ( 1116 ) 约 40 年间 , 人
以供治史者参考 。 口的年均增长率约 117 ‰, 假定此后 50 年间 , 年
均增长率一致的情况下 , 乾道四年的 户数 应为
一、
人口发展概况 134576 户 ,与所记载的户数相差约 1495 户 。考
现存有关唐宋时期明州的户口数据 , 保存得 虑到战争因素致使户口损失 , 并由此导致年均增
较为系统的主要是宋人所编纂的方志 , 现将各时 长率降低 ,但移民大量迁入 , 据吴松弟估计 , 两宋

期人口数据辑录如表 1。从史料看 , 现存明州的 之际明州移民数量可能在一万乃至数万 , 移民
户口数据有诸多缺陷 ,除了户均口数偏低 、
户口记 不仅弥补了这些损失 ,而且可能还会有所增长 ,由
载资料缺乏等宋代人口资料中的常见问题外 , 如 此推断 ,乾道的户数相对合理 。
表 1 所示 , 出现了天禧户数与乾道四年户口数据 尽管有缺陷 ,但从较长的时间尺度中 ,仍然可

169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陆敏珍 : 宋代明州的人口规模及其影响

  表 1  唐宋时期宁波地区人口数据表 820 ) ,户数骤减 , 仅是天宝户数的 9167% 。从全


县 户均 年均增长率 国范围看 ,《元和郡县志 》 中所载的元和年间的各
时间 户数 口数
数 口数 ( ‰) 地户数均较低 , 浙江境内的几个州郡如杭州 、 湖
唐开元年间 州、越 州 、温 州 元 和 户 数 分 别 是 天 宝 户 数 的
A 4 42200
(713 - 741)
5914% 、5913% 、2219% 、1918% , 而 明 州 尤 低 。

天宝元年
B 5 42207 207032 419 天宝时明州领有四县 , 广德二年 ( 764 ) 象山县并
( 742 ) A →D
元和年间 1174 入明州 ,因此元和的户数应是五县之和 ,比天宝时
C 4 4083
( 806 - 820 ) 多出一县的户口 。虽然期间经过安史之乱 , 户口
宋太宗朝 有可能下降 ,但数量不会太大 ,更何况安史之乱及
D 5 27681
(976 - 997)
伴随的社会动乱中 ,浙江不是主要战场 ,社会秩序
天禧中 D →E
E 5 136072 330989 214 相对安定 ,况且还有一部分避乱的北方人南迁 ,因
( 1017 - 1021 ) 4016
元丰初年 E →F
此元和户数与天宝户数相差如此悬殊 ,令人费解 ,
F 6 115208 很有可能与唐代户籍不完整以及人口隐漏严重有
( 1078 ) - 218
崇宁元年 关系 。
G 6 116140 220017 118
(1102) F→H 宋代 ,明州的户数进入稳定的增长阶段 。如
政和六年 117 果忽略天禧的户口数 ,从北宋初期到末期 ,各时期
H 6 123692 265545 211
(1118)
人口均呈上涨趋势 。靖康之乱 ,金兵南下 ,战场移
乾道四年 H→ I
I 6 136072 330989 214 至江南一带 ,苏州 、
湖州以及浙东的明州 、 越州均
( 1168 ) 119

宝庆年间 I→J 遭屠城 。时人称“明州无噍类 ” , 金兵还在当地
J 6 140349
( 1225 - 1227 ) 511 搜山 ,“由是遍州之境 , 深山穷谷 、平时人迹不到

  资料来源 : A《太平寰宇记 》 卷九八《江南东道 》; B《新唐书 》 处 ,皆为虏人搜剔杀掠 , 不可胜数 ”。 受战争的破
卷四一《地理志五 》; C《元和郡县志 》 卷二七《江南道 》; D、E、F、
坏 ,明州人口剧减 。建炎四年 ( 1130 ) , 金军退回
H、《
I 宝庆四明志 》 卷五《户口 》; G《宋史 》 卷八七《地理志四 》; J
《宝庆四明志 》 卷十三 ———二一《户口 》 。 长江以北 ,南方一带局势稍安 ,北方人口开始大量
说明 : 在计算年增长率时 , 如无确切年代 , 则取中间年度 ; 开 南迁 ,当时平江 、
常、 润、 湖、
杭、明、 越等七府州 ,
元以二十六年 ( 738) 计 ,因该年明州置郡 ; 太宗朝则以《太平寰宇 ⑥
“号为士大夫渊薮 , 天下贤俊多避地于此 ” 。南
记》的成书年代太平兴国 ( 976 - 983) 的中间年度计 。
迁的人口 ,填补了金人入侵及盗乱所导致的人口
以看出唐宋时期明州人口发展的趋势及其特点 。 损失 。从政和六年 ( 1116 ) 到乾道四年 ( 1168 ) , 明
开元二十六年 ( 738 ) ,明州单独建郡后 ,人口发展 州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 119 ‰, 虽然战乱造成
呈增长趋势 , 尽管增幅不大 。元 和年 间 ( 806 ~ 人口损失 ,但大量的人口迁入 ,在人口增长率上仍
唐宋时期明州户数增长曲线图

170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浙江社会科学 2006 年第 2 期  

有一定的反映 。乾道以后 , 明州的人口增长速度 弟则依据每平方公里的户均数来计算人口密度 ,


加快 ,年平均增长率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阶段 。 其中 ,太平兴国五年 ( 980 ) 、 元丰元年 ( 1078 ) 、

以上主要以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这一数据的变 宁元年 ( 1102 ) 、
宝庆元年 ( 1225 ) 明州的人口密度
化来说明地方户口的发展状况 ,另外 ,也可以人口 分别是 : 518、24、2412、2912,其数据在北宋中后期

密度作为参考数说明该地区自北宋以来人口的增 也一度超过越州 。
长趋势 。 总之 ,无论以何种方法计算 ,宋代明州的人口
人口密度是指单位面积土地上平均居住的人 呈增长的趋势 ,南宋时人口增长速度最快 。
口数 ,是反映人口变化的一个重要指标 ,其计算公
二、
南宋时明州人口数量推算
式是总人口数对土地面积数之比 。为说明一个地
区人口数量的变化 , 也可通过不同时段的人口密 在宋代城市或地区的户口数量推算过程中 ,
度的比较 ,反映该地区人口分布稠密程度的变化 。 主要需要解决两个问题 :
为具有可比性 , 人口密度应是对同一块土地面积 第一 ,未列入主客户统计范围的人口 。
上人口数量的计算 。明州正式建立独立的行政单 史籍中所载的宋代人口一般以主 、 客户计 ,这
位时 , 领有鄮 、 慈溪 、
奉化 、 翁山四县 。广德二年 些在册人口是宋代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 。此外 ,
( 764 ) ,象山县从台州划归明州 ⑦ 。后梁开平三年 还有未统计在内的人口 ,包括军人及其家属 、 僧侣
ϖ
λ
g
( 909 ) ,改鄮县为鄞县 , 并将其东部的望海镇升为 道士 、 妓女 、 官员 、某些少数民族等 。这些人员
望海县 ,次年改为定海县 。熙宁六年 ( 1073 ) , 将 在地方上所占的数量 、 比重不一 。南宋时明州不

一度划归鄞县的翁山重新置 ,并更名为昌国县 。 在户籍的人员以军人及其家属 、 僧侣道士为主 。
此后 ,除了州名有所更易外 ,明州的行政区域设置 宋代明州的驻军主要是制置司水军 、 禁军 、 厢
大体如旧 。虽然建置后的三百年间 , 明州辖县的 军 。制置司水军设于绍兴二年 1132 , 驻扎在定 ( )
数量 、 各县的辖地有所变更 , 但总体上说 , 自广德 海 ,水军的人数各时期有所变化 。绍兴三十一年
二年象山县归属明州后 , 这些变化基本上在同一 ( 1161 ) , 计 有 2000 人 ; 隆 兴 元 年 ( 1163 ) , 增 加
个地域发生 , 明州土地的总面积并无变化 。因为 2000 人以平海寇之乱 ; 之后 , 确定水军人数定额
析县或合并的原因 , 各县的人口统计数可能有变 为 3000 人 ; 乾道七年 ( 1171 ) , 又增至 4000 人 ; 宝
化 ,但作为一州的户口总数并没受影响 。因此 ,计 庆年间 ( 1225 ~ 1227 ) , 定海水军的人数是 3909
算当地的人口密度以确定人口增长的趋势具有可 人 。禁军设于嘉祐四年 ( 1059 ) ,共两指挥 ,各 400
操作性 。 人 ,后又增设三指挥 , 额 400 人 。大观元年后 , 禁
日本学者斯波义信曾对 980 年至 1390 年长 军五指挥 ,定员 2330 人 。宝庆年间 , 各指挥所隶
江下游地区的人口密度作过计算 。关于明州的人 人数均未满额 ,当时实际人数合计为 1490 人 。明
口数据是他根据史籍中的户数记载 , 假定一户为 州厢军共设九指挥 ,除两指挥无额以外 ,其余的七
5 口估算出大致人口总数 , 同时推定土地面积为 个指挥 ,军士额员在 200 到 480 之间 ,总额为 2377
2
7117km ,这一数据是将北宋末州府的领域“投影 人 。宝庆年间 ,尚有八指挥 ,实有的军士人数合计
于现代资料得出的 ” 。两者之比 , 推算出明州自 为 1188 人 。但《宝庆四明志 》 卷七《叙兵 》 中载有
980 年 、1080 年 、1102 年 、1199 年到 1399 年的人 厢军总数额为 1299 人 , 与各指挥人数之和不符 ,
口密度分别为 20、81、82、96、147。从这一组数据 今取 1299。除上述军队外 ,明州还有一定量的乡
看 ,宁波自北宋到元明的人口明显呈增长趋势 ,北 兵 ,因乡兵是按户籍抽调的壮丁 , 隶属于民籍 , 此

宋中后期人口密度的数值一度超过绍兴 。这里 处不计 。
的人口总数是以户均 5 人的假定数 , 加上史籍中 宋代军人的家庭人口也不在户籍统计之列 ,
所载的人口数据中未包括不在籍的僧道 、 军人等 因此统计军人的数量还需包括其家属在内 。关于
人数 ,因此其人口密度的数据不一定正确 ,但用来 军人的家庭人口 , 吴松弟曾提出平均每一军人家
ω
λ
g
作为反映人口增长的趋势仍具有一定的说服力 。 口以 2 口计 ,在后来的著作中 ,他认为军人五口
ξ
λ
之家中大约有现役军人 116 人 , 意即计算时可
g
考虑到宋代人口记载中口数的不确定 , 吴松

171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陆敏珍 : 宋代明州的人口规模及其影响

以 414 作为基数统计军人与其家庭的数量 。南宋 6 人 。因已将天童寺 、


育王寺两处人数单独计算 ,
军队中的家属人数并不少 , 时人在论及当时军人 为谨慎起见 ,取其它每寺观以 6 人计 , 据此推算 ,
家庭时 ,也常以五口计 , 如张九成 ( 1092 ~1159 ) 南宋时 ,天童寺 、 育王寺约 1800 余人 。因童行不
言 :“屯兵江口 , 无虑数万人 。就以二万人论之 , 载入僧籍 , 所以要去掉这部分人数 , 如以 2419%
ψ
λ
g
人必有家 , 家止五人 , 人日二升 , 日计二千斛 。” 作为参照数 ,共有 432 人 ,两寺僧人约 1368 人 ,加
胡宏 ( 1106 ~1162 ) 同样说道 :“今海内大乱 …… 上其它寺观的人数 , 明州的僧人道士约在 3200 ~
而被甲者无虑数十万家 ,家以五口为率 ,乃有数百 3500 之间 。
ζ
λ
g
万端坐待哺于农民者矣 。” 因此 , 军人家庭户均 第二 ,除不在册人员外 ,户口比例也是推算宋
五口较为可取 。 代地区人口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宋代户口统计中
再看僧道人数 。唐代以来 , 佛教得到了很大 户多口少的现象 ,学者们已作了大量的探索 ,口数
的发展 。明州一些寺院 ,如天童寺 、 阿育王寺等多 资料难以直接征用已是共识 , 如何推测当时合理
次得到朝廷的赐额 ,成为全国佛教圣地 。到宋代 , 的家庭人口数量是估计其总人口的关键 。
明州寺院的数量增加速度更快 。如鄞县北宋时有 基于宋代户口统计中户均口数过低的情况 ,
{
λ
寺院 70 余所 , 比唐代增加了大约 215 倍左右 。
g
学者在讨论宋代户口数量时 , 一般采用按户数估
南宋时 ,寺观的数量较前又有了增加 , 据《芦浦笔 算的办法 。绝大部分学者在研究宋代人口时通常
记》 载 :“四明僧庐 ,在六邑总大小二百七十六所 , 取每户 5 口这一比率 ,也有学者采用 4 口计算 ,但
|
λ
g
只鄞一县 ,城内二十六所 , 城外八十 。” 而据《宝 实际上取 4 或 5, 计算结果差别很大 。后来又有
庆四明志 》 统计 ,明州共有寺观 310 所 ,分别为 : 鄞 人将南北宋口户比加以分别 , 北宋定为 411, 南宋
ψ
µ
g
县城内 26,城外 94,奉化 75, 慈溪 42, 定海 32, 昌 定为 4 。这种判定也有其合理性 ,但适于计算全
}
λ
g
国 24,象山 17。 寺院宫观的众多 , 意味着当地存 国人口 ,用于计算某个特定地区人口则未必合适 。
在可观的僧尼道士数量 , 而宋代的僧尼道士一般 近年来学者多注意到了宋代人口在地域分布
是列入僧籍而不计在民籍之内 , 因此在估算宋代 上的差异 ,如周宝珠提出 : 宋代的农村户数 , 一般
明州人口数量时 ,这部分人员也不能忽略 。 均按 5 口计算 ,虽不是确数 ,但大体属实 。城市如
僧道人数因寺观大小不一 , 差别很大 。宋宁 果按 5 口计算 , 则过少了 。因此他在计算开封人
ζ
µ
g
宗时 ,鄞县天童寺 ,“日饭僧千人 ”, 育王寺“亦不 口时 ,每家按 7 口计 。吴松弟认为宋代北方的

λ
g
下七八百人 。” 寺中还有为数众多的童行 , 但童 户均人口大于南方 , 因此如果将南方户均口数估
行未获度牒 ,尚隶于民籍 ,因此不可计入 。如此大 计为 512,北方户均口数估计为 6, 或许比较接近
{
µ
g
规模的寺院在明州这一小区域内应属于较为特殊 实际 。而 程民 生的 估计 是北 方 户 均 人 口 约 9
|
µ
g
的行列 ,因此计算时将之单独列出 。除了拥有上 人 ,南方地区户均约为 6 人 。
千人的寺院外 , 一些偏远地区的寺院人数也不在 史籍关于明州户均口数的记载较少 , 现有的
少数 , 如 昌 国 县 宝 陀 山 下 有 一 寺 , 有 僧 五 六 十 资料中错误颇多 。如 , 南宋时定海县清泉乡“以
υ
µ
g
人 。也有一些寺院人数不多 , 如证果寺 ,“仅有 户计者凡千二百六十一 , 以口计者四万三千九百
ϖ
µ
g }
µ
g
僧行三四辈 ” 。至于其它寺观的僧道人数 , 史籍 六十四 ” ,户均数 34 人 , 高得令人难以置信 。另
中没有确切的记载 , 因此估算这些宗教人士的数 外 ,《宝庆四明志 》 中记载了绍定二年 ( 1229 ) 明州
量 ,可选方法之一是参考其它佛道发展相类似地 知州的一份奏疏 , 其中提到慈溪县共有 : 主客户
区的统计结果 ,作大概的估计 。 20000,计 156300 口 , 定海县主户 17471, 计 49951
据《淳 熙 三 山 志 》 记 载 , 淳 熙 年 间 ( 1174 ~ 口 ,客户 1648,计 6541 口 , 慈溪县户均 7 人强 , 定
1189 ) , 载入帐籍的僧人共 11530 人 , 童行 2915 海县户均 219 人 。学者对于这条史料的解释较为
人 ,道士 170 人 ,其中童行占总人数的 2419% ; 当 一致 ,认为 : 一府两个县的户均人口相差一倍多 ,
ω
µ
g
时共有寺观 1540 所 , 如忽略童行数目 , 每所寺 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 当是由于两县户口统计方式
观约有僧道 7 人 。嘉泰年间 ( 1201 ~1204 ) , 台州 不同所造成的 ,定海的人口数不是全部口数 。如 ,
ξ
µ
g
共有大小寺观 379 所 ,僧道 2376 人 ,每所寺观约 宫崎市定指出 , 绍定元年慈溪县的“口数 ”, 是全

172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浙江社会科学 2006 年第 2 期  

µ
g
部人口包括妇女的总数 ; 苏基朗 (苏启龙 ) 也认 的住持契和 , 以“衣钵资置五十亩 ”, 后积至 367
}
ν
g
为这一观点完全正确 , 之所以造成这种差异是因 亩 。但即便加上寺观占有的土地 , 明州各县人
为慈溪县采用了与其它县不同的统计方法 , 该县 均亩数增长并不多 , 以鄞县为例 , 共有 114 所寺

ν
g
的口数中包括了妇女的人数 , 虽然难以解释为什 院 ,占 田 29451 亩 , 约 占 鄞 县 总 耕 地 面 积 的
么妇女会突然被包括在慈溪的口数之中 , 但是这 318% 。如果将寺观田产与官民田相加 ,主客户与
υ
ν
g
个口数与整个州总的情况相吻合 ,是可信的 。 僧侣的人均占田也不超过 4 亩 。
这条史料以及学者对该条史料的研究虽然为 表 2  南宋宝庆年间明州各县人地比例表
我们估算明州的户均人口数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 地点 户数 田亩数 户均亩数
证 ,但若以每县 7 口计 , 估计数量偏高 。考虑到 鄞县 41617 746029 1719
ϖ
ν
g
“庆元多大家 ” , 因此以 6 口计 , 应该不致于偏
慈溪 20000 469158 2314
高 。据此 ,宝庆年间 , 明州约有在籍人数 8412 万
定海 19119 356750 1816
人 ,不在籍人员 316 ~317 万 ,共计 87 万余人 。
象山 13380 131920 (民田 ) /
三、
“土狭人稠 ”
现象及其影响
昌国 13541 159000 1117
唐宋以来 ,为了维持宁波平原上新增人口的   资料来源 :《宝庆四明志 》
十三 、
十六 、
十九 、
二十 、
二一
生活 ,人们不断地寻找新的耕地 。奉化县 , 百姓
ω
ν
g
“日 以 开 辟 为 事 ”, “不 以 为 劳 ” 。开 庆 时 可耕地 不足 也可 从其 它 记 载 中 获 得 佐 证 。
ξ
ν
g
( 1259 ) ,鄞县西乡“十分田有九分辟 ” 。尽管如 如 ,明州大户人家的占田数不多 。鄞县为明州大
此 ,与人口增加相比 ,土地增加的数量和速度均较 县 ,但该县“所谓大户者 , 其田多不过百亩 , 少者
υ
ο
g
慢 。据戴栩记载 : 自政和六年 ( 1116 ) 以来 , 定海 至不满百亩 ” 。传统社会 , 土地是财富的象征 ,
县户数“几增半之 ”, 口数“更逾昔数之半 ”, 但是 大户拥有土地数量不多 , 当地人均耕地不足应是
ψ
ν
g
“垦田所加才三十之二焉 。” 由于人口增长速度 原因之一 。此外 , 也可由没官田数看当时个人占
要远远大于耕地增长速度 , 人均耕地面积越来越 田数量 。没官田是犯罪人全部田产 ,南宋时 ,明州
少 ,“土狭人稠 ” 的局面很快就出现了 。 所没官田或用于筹措水利 ,或作为养士田庄 ,如有
从表 2 看 ,南宋时 ,明州各县的户均亩数除慈 刘泳没官田 29 亩 , 以其田租收入 , 专充鄞县它山
ϖ
ο
g
溪县稍高外 , 鄞县 、 定海 、
昌国均未超过 20, 象山 堰雇夫淘沙之用 。再如 , 宝祐五年 ( 1257 ) 至开
由于只有民田数 ,无法获知其户均亩数 ,但估计也 庆元年 ( 1259 ) ,有五笔“没官田 ”
被知州拨为养士
不会超过 20。以每户 6 口计 , 人均耕地在 3 亩左 庄田 。这五笔田产除了其中一笔因包含未开垦田
右 。而以传统社会的生产方式 ,“一岁一人之食 , 亩 ,数目较大外 ,其它几笔田亩数加起来的总数不
ζ
ν
g ω
ο
g
约得四亩 ” ,即大约需要 4 亩才能维持一个劳动 超过 70 亩 。
人口的最低生活水平 。这一数据为清代乾隆年间 土狭人稠现象对当地的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
洪亮吉所估测 ,若以南宋的生产力水平 ,估计所需 响:
田亩数可能还要多 。 首先 ,由于人口增多 , 人均耕地逐渐减少 , 人
当然 ,表 2 田亩数统计时没有将山地计算在 们不得不转向次等地的开发和利用 ,“田尽而地 ,
内 。但如计算山地 , 以鄞县为例 , 按《宝 庆四 明 地尽而山 ,虽土浅水寒 ,山岚蔽日 ,而人力所至 ,不
ξ
ο
g
志》 卷十三载 ,鄞县共有山地 149005 亩 ,鄞县户均 无少获 ” 。奉化县“土狭人稠 ”,“凡山巅小湄 ,有
官民田 、 山地约 21 亩 ,比例增长并不多 ,而且山地 可耕者 ,累石堑土 ……不以为劳 , 仰可俯畜 , 仅仅
ψ
ο
g
质量无法同平原土地相比 。 无余 ” 。人口对土地的压力促进了人们去改善
另外 ,明州寺观众多 ,寺观通过朝廷的赐田和 农业生产的环境 , 从而促进了地方农业生产技术
自身购买所 得也 占有 大量 土地 。如 , 绍 兴元 年 的发展 。
( 1131 ) ,朝廷许可明州阿育王山广利禅寺“买田 其次 ,人均耕地过少 ,使得人们不得不在务农
{
ν
g |
ν
g
澹 (赡 )其徒 ” ,后田产“多至数万亩 ” 。广福院 之外 ,寻找其他的生活出路 。定海县鲒埼镇 ,“倚

173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陆敏珍 : 宋代明州的人口规模及其影响

山濒海 ,居民环镇者数千家 , 无田可耕 ” 。由于无 计算 ,粮价又增加了许多 。而在荒年 , 米价更高 ,


|
π
g
田可耕 , 人们只得另谋生路 ,“居廛者则懋迁有 “市区斗为钱数百 ” 。
ζ
ο
g
无 ,株守店肆 ; 习海者则冲冒波涛 ,蝇营网罟 ” 。
四、
结  语
第三 ,人多地少 ,造成了地价上涨和粮食严重
不足 。王 安 石 于 庆 历 七 年 ( 1047 ) 至 皇 祐 二 年 自唐宋以来 ,明州地区的人口不断增加 ,中唐
( 1050 )间在鄞县任县令 , 他称当时鄞县田价 ,“百 以后 ,北方历经变乱 , 北方人口大量南迁 , 宋室南
{
ο
g
亩之值为钱百千 , 其尤良田乃直二百千而已 ” , 渡后 ,大量的人口进入明州地区 ; 此外 , 从北宋中
约为每亩 1 至 2 贯 。而号称“苏湖熟 ,天下足 ” 的 期到南宋这一时期正是南方经济发展的兴盛时
|
ο
g
苏州 ,一贯文可以典得一亩田 。南宋淳熙年间 期 ,人口自然增衍也较快 。人口的增加促进了土
( 1174 ~ 1189 ) 定海县田价除清泉乡外 , 五乡之 地开垦手段的多样化和土地面积的增加 , 但是土
田 ,每亩 20 至 30 贯 ,而清泉乡 ,虽然田土贫瘠 ,但 地垦殖的速度明显慢于人口增长的速度 , 从而引
“佳者两千 , 次一千 ”, 维持在北宋的水平 。嘉定 起当地土地和粮食相对价格改变 。为了能够在少
间 ( 1208 ~ 1224 ) 鄞 县 田 价 : 每 亩 常 熟 价 值 32 量土地上生产出较多的农产品以满足日益增多的
}
ο
g
贯 。当然 ,还需考虑到物价上涨而导致的价格 人口需要 ,人们不得不利用天时 、
地利来提高农田
变动 ,但南 、 北宋之间地价相差二三十倍 , 不可能 耕作的集约化程度 , 通过增加劳动投入 , 精耕细
全部源于铜钱购买力的下降 。 作 ,多加肥料 、
改进施肥技术等来提高土地利用
由于耕地的增加与人口的增加不相一致 , 粮 率 ,通过复种制以提高产量 。人口对土地的压力
食短缺问题也显露出来 。因为粮食不能自给 , 明 导致了制度的变迁和技术的革新 , 最终引起了地
州粮食供应往往需要依靠外地 ,“岁得上熟 , 仅可 方经济格局的变化 。

οg
供州民数月之食 , 全藉浙右客艘之米济焉 ” , 而
υ
πg
在荒年 ,“州郡至取米于广以救荒 ” 。除了广州 注释 :
外 ,浙西等与明州水陆相通的“丰稔去处 ”, 也是 ①宋 g认为天禧户数有误 (《宋代明州州治鄞县城乡
政府 差 人 收 购 粮 食 的 主 要 地 区 。淳 熙 八 年 之发展 》, 载《宋 史研究 集 》
第 20 辑 , 国 立 编 译 馆 , 1990
( 1181 )朱熹曾“雇备人船 ”,前往潮 、 广、 浙西等丰 年 ) ; 吴松弟则认为乾道户数有误 (《中国人口史 》
第三卷
ϖ
π
g
熟州军收籴 ” 。宝祐六年 ( 1258 ) ,奉化县常平籴 《辽宋金 元 时 期 》, 复 旦 大 学 出 版 社 2000 年 版 , 第 467
ω
π
g 页 。)
米 ,“往在平江府收籴 ” 。此外 ,“印榜遣人散于
ξ
πg ②吴松弟 :《北方移民与南宋社会变迁 》,台湾文津出
浙西 、 福建 、 广东沿海去处招徕客贩 ” , 以增加米
版社 1993 年版 ,第 137 页 。
的供应量 ,也是解决粮食不足的方法之一 。
③天宝年间各州户数见欧阳修 :《新唐书 》
卷四一《地
人多地少 、 粮食不足也可直接从当时的米价 理志五 》,中华书局 1975 年版 ,第 1059 ~1063 页 。
变化中反映出来 。朱熹在浙东救荒时 , 曾要求拨 ④汪藻 :《浮溪集 》
卷一《奏论诸将无功状 》,四部丛刊
给明州 100 万贯购置义仓米 , 但以当时明州中色 初编本 。
米价计 ,只能“籴得二十四五万石 ”,“而盘运水脚 ⑤罗  :《宝庆四明志 》
卷十一《车驾巡幸 》,中华书局
ψ
π
g
糜费又在其外 ” 。可见当时中等成色的和籴价 1990 年版 。
约为每石 4 贯 , 但淳熙年间 ( 1174 ~ 1189 ) , 两浙 ⑥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二十建炎三年二

的和籴均价约为每石 115 ~116 贯 。淳祐四年


ζ
π
g 月庚午条 ,台湾文海出版社宋史资料萃编本 。
⑦⑧张津 :《乾道四明图经 》
卷六《象山县 》
、卷一《总
( 1244 ) ,知州赵纶拨钱 52 万 300 贯 ,籴米 19500,
叙 》,中华书局 1990 年版 。
此处未指明是在何地籴粮 ,但与六十年前相比 ,和
⑨斯波义信 :《宋代江南经济史研究 》, 方键译 , 江苏
籴价约为每石 27 贯十七界会子 ,以当时十七界会
人民出版社 2001 年版 ,第 149 ~155 页 。
子每贯折铜钱约 100 文计 , 则粮价约为每石 217 ϖλ
λ
⑩g ξ
gµ{
g《中国人口史 》
第三卷《辽宋金元时期 》, 第
贯 ,约增加了 1 倍 。开庆年间 ( 1259 ) , 定海淘湖 475、93 ~97、95、162 页 。
田地租的折钱价为每石米“五十贯文十七界 ”, 海 ω
λ
g吴松弟 :《中国移民史 》
第 4 卷 , 福建人民出版社
{
π
g
塘田的地租折钱是每石 48 贯文 ,如折合成铜钱 1997 年版 ,第 280 页注 4。

174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浙江社会科学 2006 年第 2 期  
ψ
λ
g张九成 :《横浦集 》
卷二《状元策 》,影印文渊阁四库 《增拨养士田产 》
、卷四《奉化县鲒埼库 》
、《广惠院 》, 中华
全书本 。 书局 1990 年版 。
ζ
λ
g胡宏 :《五峰集 》
卷二《上光尧皇帝书 》,影印文渊阁 ζ
ν
g洪亮吉 :《洪北江诗文集 ・施阁文甲集 》
卷一《意言
四库全书本 。 ・生计 》,四部丛刊初编本 。
{
λ
gν∼
g《宝庆四明志 》
卷十三《寺院 》
。 {
ν
g陆游 :《渭南文集 》
卷十九《明州育王买田记 》,四部
|
λ
gλ∼
g刘昌诗 :《芦浦笔记 》
卷六《四明寺 》,上海古籍出 丛刊初编本 。
版社 1992 年版 。 |
ν
g李心传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 》
甲集卷十六《僧寺常
}
λ
g《宝庆四明志 》
卷十一 、
十三 、
十五 、
十七 、
十九 、
二 住田 》,中华书局 2000 年版 。
十、
二一《叙祠 》
。 }
ν
g陈著 :《本堂集 》
卷四八《广福院记 》,影印文渊阁四
υ
µ
g张邦基 :《墨庄漫录 》
卷五 ,四部丛刊三编本 。 库全书本 。
ϖ
µ
g洪迈 :《夷坚支丁 》
卷六《证果寺习业 》, 中华书局 υ
g{
ο ο
g王安石 :《临川先生文集 》
卷七六《上运使孙司谏
1981 年版 。 书 》,四部丛刊初编本 。
ω
µ
g梁克家 :《淳熙三山志 》
卷十《版籍类一 》
、卷三三 ϖ
ο
g魏岘 :《四明它山水利备览 》
卷上 , 丛书集成初编
《寺观类一 》,中华书局 1990 年版 。 本。
ξ
µ
g陈耆卿 :《嘉定赤城志 》
卷十五《版籍门三 》,中华书 ξ
ο
g陈梦雷 :《古今图书集成 》
卷五《农部 》, 中华华局
局 1990 年版 。 1934 年版 。
ψ
µ
g赵文林 、
谢淑君 :《中国人口史 》, 人民出版社 1988 ζ
ο
g吴潜 :《许国公奏议 》
卷三《奏禁私置团场以培植本
年版 ,第 245 页 。 根消弭盗贼 》,清抄本 。
ζ
µ
g周宝珠 :《宋代东京研究 》, 河南大学出版社 1992 |
ο
g李焘 :《续资治通鉴长编 》
卷二六七熙宁八年八月
年版 ,第 323 页 。 戊午条 ,中华书局点校本 1995,第 6556 ~6557 页 。
|
µ
g程民生 :《宋代家庭人口数量初探 》,载《浙江学刊 》 }
ο
g《宝庆四明志 》
卷十二《水 》

2000 年第 2 期 。 ∼
ο
g冯福京 :《大德昌国州图志 》
卷四《叙物产 》,中华书
}
µ
gνψ
g戴栩 :《浣川集 》
卷四《乞将清泉两管均济摘济札 局 1990 年版 。
子》
、卷五《定海七乡图记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 υ
π
gπ|
g《宝庆四明志 》
卷四《叙产 》


µ
g宫崎市定 :《宋代的户口统计 》, 载《史林 》21 - 1, ϖ
π
gπξ
gπψ
g朱熹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
卷十七《奏明州
1936 年 。 乞给降官会及本司乞再给官会度牒状 》
、卷二十《乞禁止
υ
ν
g苏启龙 :《宋代的户口统计制度 ———对有关制度的 遏籴状 》
、卷十七《奏  荒画一事件状 》,四部丛刊初编本 。
综合分析 》,载《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1985 年第 1 期 。 ζ
π
g蔡勘 :《定斋集 》
卷四《乞平籴劄子 》,影印文渊阁四
ϖ
ν
g《宝庆四明志 》
卷六《牙契 》
。 库全书本 。
ω
ν
gοψ
g《宝庆四明志 》
卷十四《风俗 》

ξ
ν
gοωω
gπ {

g吴潜 :《开庆四明续志 》
卷十《吟稿下 》
、卷一 责任编辑  尹  之

(上接第 194 页 ) ϖ
µ
g这是鲁迅在《〈表 〉
译者的话 》
中引用日本作家稹本楠郎的
ψ
λ
g夏丏尊 :《儿女 》,《缘缘堂随笔集 》, 浙江文艺出版社 1983 话对儿童文学的建设性意见 。
年版 ,第 30 页 。 ω
µ
g茅盾 :《“连环图画小说 ”》,《茅盾全集 》
第十九卷 , 人民文
ζ
λ
g《 <大众文艺 >第二次座谈会 》,载 1930 年 5 月 1 日《大众 学出版社 1991 年版 ,第 340 页 。
文艺 》
第 2 卷第 4 期 。 ξ
µ
g《中国儿童时报 》
发刊词 ,转引自《现代儿童报纸史料 》, 少
{
λ
g陈鹤琴 :《“鸟言兽语的读物 ”
应当打破吗 ? 》, 载 1931 年 5 年儿童出版社 1986 年版 ,第 2 页 。
月出刊的《儿童教育 》
第 3 卷第 8 期 。 ψ
µ
g见 1962 年陈望道给叶永烈的关于“科学小品 ”
一词的答复
|
λ
g陈鹤琴 :《钻进儿童圈子里去才能写出好的作品 》, 载 1948 信 ,转引自张之伟著《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稿 》, 华东师范大学出
年 4 月 5 日上海《大公报 》
。 版社 1993 年版 ,第 262 页 。
}
λ
g金近 :《儿童文学作品里面切忌命运论的思想 》,同上 。 ζ
µ
g见《少年读物 》
发刊辞 , 转引自张香还论文《花动一山春

λ
g鲁兵 :《儿童文学需要建立批评 》,同上 。 色 ———陆蠡主编的 <少年读物 > 》,《儿童文学研究 》, 少年儿童
υ
µ
g鲁迅 :《 <表 >译者的话 》,《鲁迅全集 》
第十卷 , 人民文学 出版社 1982 年版 ,第 11 辑第 152 页 。
出版社 1981 年版 ,第 394 页 。 责任编辑  尹  之

175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