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2003 年第 6 期 浙 江 社 会 科 学 2003 年 11 月

No. 6 ,2003 Z HEJ IA NG SO C IAL SC IE NC ES Nov. ,2003

从宋人胡则的神化看民间地方神祗的确立
□ 陆敏珍

内容提要 随着唐宋之际社会政治 、
经济 、
文化等方面的变革 ,民间信仰较之前代也有了显著的变化 。
自南
宋开始 ,民间信仰中的神祗基本上实有其人 ,这些人如何完成向神的转变是一个颇引人注目的问题 。
本文试图
通过对宋人胡则由人而神转化的个案分析 , 探讨信仰活动中民间社会究竟如何运作以及国家与民众相互影
响、
相互利用的特殊关系 。
关键词 胡则 胡公大帝 地方神  宋代
作者陆敏珍 ,女 ,1971 年出生 ,浙江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 ,杭州师范学院讲师 。( 杭州 310012)


胡则 ( 963 - 1039 年) ,字子正 ,婺州永康县胡库人 ,是 又徙广西路转运使 。
天禧年间 ( 1017 - 1021) , 复任江淮制
北宋的地方官 ,死后被乡人奉为地方神祗 , 并被后世尊为 置发运使 ,累迁太常少卿 。
乾兴初 ( 1022) , 降知信州 , 徙福
“胡公大帝”,历代香火不绝 , 其灵迹影响波及东南很大一 州。
天圣四年 ( 1026) , 以右谏议大夫知杭州 。
后为谏议大
个区域 ,并形成了特定的信仰文化圈 。
时至今日 ,浙西一带 夫、
知永兴军 , 徙河北都转运使 , 以给事中权三司使 。

胡公庙的数量仍然十分众多 ,尤其是永康方岩山上的胡公 道二年 ( 1033) , 由陈州徙知杭州 , 再迁兵部侍郎致仕 。

祠 ,不仅是闻名的旅游区 ,而且关于“胡公大帝”的祭祀活 则从进士起家 , 到以兵部侍郎致仕 “
, 践更中外 , 凡四十
动十分盛行 。
本文试图通过对胡则由人而神转化的个案分 七年”② , 对这四十几年仕宦经历 , 有人将之概括为“逮事
析 ,分析人神交互中起决定的因素 , 来探讨信仰活动中民 三朝 ,十握州符 ,六持使节” ③。
“三朝”指胡则仕途先后经
间社会究竟如何运作以及国家与民众相互影响 、
相互利用 历了太宗 、
真宗 、
仁宗三朝 “
; 十握州符”指他先后出知浔
的特殊关系 ,从而理解国家对社会基层的控制 , 以及地方 州、
睦州 、
温州 、
信州 、
福州 、
杭州 、
池州 、
陈州 、
永兴军等州
势力在基层的影响 。
近年来学术界对中国传统社会中的民 府 ,其中杭州为前后两知 “
; 六持使节”
指他曾出任江淮 、

间信仰问题研究甚热 ,本文希望为目前的讨论提供一个参 西、
广西 、
陕西 、
河北等使节 。
此外 ,他还担任过权三司使 、
考事例 。 吏部流内铨等中朝官职 。
宝元二年 ( 1039) , 胡则卒于杭州
私第 ,次年葬于杭州钱塘县南山履泰乡龙井源 。
一“
、奏免衢 、
婺身丁钱”
胡则在地方上任官时颇有政绩 。
如提举江南路银铜场
现存关于胡则的生平资料 《宋史
, 》本传及范仲淹 铸钱监时 ,曾对矿坑 、
铸钱监进行整治 ,改善了工人的工作
( 989 - 1052) 撰写的《墓志铭》中有详细的介绍 , 另外还见 环境 ; 按察池州永丰监时 ,查得贪吏所藏匿的铜数万斤 ,从
于一些笔记 、
地方志和庙记 。
由于胡则由人而神的转变 ,宋 一定程度上挽回了国家的损失 。
据称当时“吏惧当死”, 胡
以后关于其事迹的记载往往附会伪托神奇怪异之说 ,因此 则以铜尚在之故 ,不忍“重其货 ,而轻数人之生”④ ,对铜货
厘清胡则的生平事迹 ,尤其需要注意区分历史与传说 。 按羡余处理 ,贪吏得以免死 。
任广南西路转运使时 ,曾出资
历史上的胡则是宋代普通的地方官 , 他于端拱二年 三百万钱救助遭遇风暴的外商 ,当时有人以“夷本亡信 ,又
( 989) 登进士第 , 释褐初任许田县尉 , 后调宪州录事参军 , 海舶乘风 ,无所不至”
相劝告 ,认为让夷商归钱的可能性不
不久因为有才气而为上司所赏识 , 改秘书省著作佐郎 、
签 大 ,但胡则力非众议 ,认为“远人之来 ,不恤其穷 ,岂国家之
书贝州观察判官事 。
后以太常博士提举两浙榷茶 , 就知睦 意耶 ?”⑤后来外商再至 , 所偿还的钱财十倍于其所贷之
州 ,徙温州 。
一年后提举江南路银铜场 、
铸钱监 ,改江 、
淮制 数 ,胡则也因而得到朝廷的嘉奖 。
知福州时 ,胡则又几上奏
置发运使 ,累迁尚书户部员外郎 。
大中祥符七年 ( 1014) ,擢 章 ,要求朝廷减低向百姓出售的官庄田值 。
为三司度支副使 ,但不久即出为京西转运使 、
迁礼部郎中 , 在胡则的所有政绩中 ,最为后世信徒津津乐道的是他

141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陆敏珍 : 从宋人胡则的神化看民间地方神祗的确立
ζ
曾为衢 、
婺两州百姓奏免身丁钱 。
此事《宋史》本传及范仲 才气”“喜交结
, 尚风仪”,但无“廉名”λg,时人对他的评价

{
淹《墓志铭》均未有记载 ,但后代的方志 、
庙记认为胡则是 甚低 , 称其“奸邪贪滥闻天下”λg。
这样一个普通的地方官
因此事惠及乡民 ,百姓感恩才为之立庙祭祀 。
对于此事的 距离百姓心中“有求必应”的神的形象相差太远 。
那么 ,胡
真伪 ,元人黄 建议“博雅君子考质”⑥。
那么胡则究竟有没 则是如何由人而被改造成神 ?在由人而神的过程中 ,国家
有奏免衢 、
婺身丁钱呢 ? 与民众又是如何相互影响 ,相互利用 ?
首先 ,从身丁钱除放的实际操作过程看 , 胡则有奏免
二 、人 、
神的界线
衢、
婺身丁钱的可能 。
宋代的身丁钱从前代沿袭而来 ,它不
是全国统一的赋税 ,主要在南方地区征收 “两浙
, 、
福建 、
荆 追溯胡则由人而神的过程并非易事 。
一方面 ,这一过

湖、
广南诸州循伪制输丁身钱 ,岁凡四十五万四百贯” ; 同 程本身较为隐秘 ,历史上没有关于一个下界的人如何成为
时 ,身丁钱征收的范围时有变化 ,各地征收的税则 、
品类 、 上界的神的确切记载 。
有的人一死即成神 ,有的人死后几
数额也不一致 。
宋平定诸国后 ,逐步除放了身丁钱的征收 。 百年才成神 ,还有的人活着就已成神 ,要在人 、
神之间划一
大中祥符四年 ( 1011) ,曾诏除包括两浙路在内的东南六路 界碑 ,证明人越过这一界碑即成神显然不太可能 。
另一方
的身丁钱 ,但实际上 ,自祥符除免诏后 ,仍有不少地区存在 面 ,历史上关于第一座胡公庙建立的记载出入甚多 。
以身丁为征收对象的赋税 ,一般仍称身丁钱或身丁米等 , 一般而言 ,一座专门奉祀某人的祠庙的出现 ,说明其
情况比较复杂 。
例如有的地区丁钱原折征米 , 地方官府以 神格化已达到相当的程度 。
胡公庙是何时出现 、
因何建立
蠲钱不蠲米为借口 ,故“诏除丁钱 ,而米输如故”⑧; 又如不 的 ,从宋人的记载上看 ,有两种意见 : 一种以为胡公庙在胡
少地区历来征收的身丁盐钱等 ,并未被包括在祥符除免诏 则生前就已出现 。
现存最早的胡公祠记是作于隆兴元年
的范围之内 。
身丁盐钱是官支民盐而民输官钱的一种赋税 ( 1163) 、
胡则四世从孙胡廷直的《赫灵祠记》, 该文认为因
征敛项目 ,据李心传所记 “
: 江东诸郡丁口盐钱者 ……以泰 胡则奏免衢 、
婺身丁钱 ,百姓感恩戴德 “即弦诵之所
, ,庙而
|
州及静海军 ( 今通州 ) 盐货计口 l 散 , 收钱入官 。
其后失淮 食之 ,殁有灵焉”λg。
宁宗时 ,施宿称 : 因胡则“尝奏免衢 、

南而盐不可得 。 ” ⑨可知江东诸郡的身
既又令折绵绢输之 。 身丁钱 ,民被其赐 ,庙祀于衢 、
婺之间”,他没有说明具体的
丁盐钱 ,大中祥符年未予蠲除 , 因此身丁钱的除放存在地 时间 ,但若以奏免身丁钱为起点 ,祠庙似在胡则生前就立 ;
}
区的差异 。 ⑩
两浙虽在大中祥符蠲免范围内 ,但据《长编》卷 同时他指出“庙初未有封爵”λg, 据此 , 胡公庙建立的年代
一百十一明道元年 ( 1032) 三月己亥条载 “两浙转运使言
, 应早于其封爵的年代 。
另一种意见认为胡公庙出现于宣和
大中祥符五年 ( 当作四年) 已放诸路丁身钱 , 而婺 、
秀二州 年间 ( 1119 - 1125) ,距胡则殁时已八十余年 。
潜说友认为 :
尚输钱如故”。
是日 “诏悉除之
, 。
”可见大中祥符蠲免诏令 , 因有神人相助 ,方腊起义军得以剿灭 ,朝廷推断此神人为

至少在婺 、
秀二州未能实行 。
按《长编》天圣九年 ( 1031) ,胡 胡则 ,因此“褒嘉为建庙”λg。
吴自牧也持此说 ,认为胡公庙
υ
则由陈州还京 ,为工部侍郎 、
集贤殿学士 、
权三司使 。
明道 的建立当在剿灭“方寇”后 ,朝廷建庙赐额并封爵 µg。
据此 ,
元年 ( 1032) 三月 ,在两浙转运使的建议下 ,朝廷下诏除婺 、 胡公庙最早当出现于宣和年间 。
秀身丁钱 ,这一次诏令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可能也遇到了 虽然上述两种意见有所出入 ,但并不矛盾 ,仅仅存在
大中祥符四年诏令的难题 ,执行情况并不理想 。
明道元年 着概念上的差异 。
前者指出胡则有恩于民 ,百姓因之立庙 ,
八月 ,江淮大旱 ,在这种情况下 ,胡则有可能为乡人出面奏 这种祠庙实为生祠 ; 后者认为宣和年间胡则阴助朝廷“剿
请免除当地身丁钱 ,在形势的逼迫下 , 身丁钱最终得以除 匪”,朝廷褒嘉建庙 ,这种祠庙才是神祠 。
生祠与神祠的区
放。
因此从时间上看 ,胡则上奏请求蠲免衢 、
婺二州身丁钱 别并不在于建庙是朝廷准许还是百姓私立 ,而是在于祈福
不是不可能 。 内容上的差别 。
生祠的设立往往是因为祠主有恩德于世 ,
另外 ,从南宋人的记载看 , 胡则奏免身丁钱当确有其 百姓奉祀的目的是希望祠主长寿多福 ,以此对祠主报恩 ,
事。
隆兴元年 ( 1163) , 胡则四世从孙胡廷直说 “
: ( 胡则 ) 奏 其纪念意义大大超过宗教意义 。
朝廷和地方政府对民间擅
ϖ
λ
g
免衢婺民身丁钱 , 到于今受其赐” 。
淳熙七年 ( 1180) , 赵 自设立的胡公生祠作何态度 , 由于记载的阙如已无法得
善括也称 “
: 两浙税丁之重 , 至有生子不举 , 长不裹头者 。 知。
但宋代受民爱戴的官员生前有人为之请立庙的事例并
ω
λ
g
丁谓为相 , 苏 、
湖获免 ; 胡则在朝 , 衢 、
婺遂蠲”。 胡廷直 、 不少 。
如韩琦 ( 1008 - 1075) 任定州地方官时 , 当地百姓曾
ϖ
µ
g
赵善括距胡则生活的年代相去不远 , 所载应当较为可靠 。 要求为其立庙 “时虽不许
, , 迨公薨 , 定州竞为公庙” , 后
明代 , 应廷育 、
郑柏等人的著作中 , 均肯定了胡则奏免身 来 ,朝廷下诏将定州的韩魏公庙列入祀典 。
因此 ,假如胡则
ξ
丁钱一事 λg。
此外 《正德永康县志》
, 载有胡则《奏免衢婺丁 生前百姓就为之立庙一说成立 ,其时所立祠庙也是一种生
ψ
λ
g
钱》
一诗 ,莫知真伪 。 祠 ,胡则去世后 ,生祠才向神祠转变 。
这种国家祀典之外的
纵观胡则的一生 , 在宋初的政治中并未有卓越的表 祠宇 “各为一方祈祷
, ,例多以所在之民重古人角立杰出 ,
ω
现 ,但因为长期在地方上做官 ,较能从现实出发 ,在国家既 有雄材奇节 , 伸后世恩德之怀”µg。
与生祠不同 , 百姓在神
定方针下 ,作些改善以符合人民的要求 ; 胡则为人“果敢有 祠中的祈祷往往从个人的利益出发 ,希望祠主显现灵验 ,

142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浙江社会科学 2003 年第 6 期 ・历史研究 ・
以向祠主缴福 ,祠主已被视作具有能够控制自然与人生进 此时 “首恶夜梦神人饮马于岩之池
, ,是池盗实怙之以济朝
ψ
程的超人力量 ,已完成了由人而神的转化 。
胡廷直认为胡 夕 ,平明往视 ,已涸矣 ,其徒骇乱”νg,不久 ,宋兵即荡平“贼
则死后祠庙开始有灵迹出现 ,可知原先的生祠正逐渐向神 寇”,这一神人据百姓推测当为胡则 ,由此胡则受到朝廷赐
祠的性质靠近 ,胡则神格化程度加深 , 他不仅被当作宗教 封《
。咸淳临安志》及《梦粱录》对这一灵迹则作另一说法 ,
崇拜对象受人祭祀 ,宗教意义也逐渐完整 。
实际上 “褒嘉
, 称“永康方岩山 ,贼梦紫袍金带神人现赤帜于空中 ,随就剿
为建庙”,并不排除此前已有未列入祀典的胡则祠庙的存 灭”。
总之 ,方腊起义时 ,有神人“阴助王师殄巨寇”的说法
在。
宣和年间永康地方人士之所以确认“阴助王师”的神祗 颇为流行 。
如 , 嵊县显应庙在宣和方腊起义时也有灵异 ,
即为胡则 ,也证明了这点 。
所以 “褒嘉为建庙”
, 的具体内容 “一夕 ,四山旗帜 、
车盖隐隐出入云间 ,见者咸疑神游 ,而庙
是赐予庙额 ,将胡则祠庙列入祀典 。
因此第一种记载侧重 不存矣 ,视之 ,果煨烬 ,未几 ,又有复见 ,如前日之异 ,若反
ζ
的是胡则祠庙始建的情况 ,第二种记载侧重的则是将原有 遂自相攻杀”νg。
旆而来 , 贼徒忽惊曰 : 天兵至矣 。 再如 , 上
祠庙列入祀典的事实 。 虞县遗德庙 “当睦寇猖狂
, ,引兵压境 ,至若素旗出于庙中 ,
{
宣和年间 ,胡则祠庙得到朝廷的赐封 , 这一事实证明 贼众骇愕 , 谓官军已至 , 因遂退走”νg。
这几种流传的神祗
胡则已完成了从人到神的转变 。
政府的介入又加快了民间 灵验的传说 ,结果均以“贼众”溃退为结果 ,尤其是后两者
对胡则崇奉的扩大和升级 。
主要表现在 : 的说法几乎如出一辙 ,显而易见 ,在造神运动中存在着某
第一 , 朝廷封赐的不断升级 。
皇帝对神祗赐额封爵 , 种同一性 。
确立神的威力 ,预示着神权已被纳入皇权的控制之下 。
宋 自从胡公有神迹显现后 ,其灵验的传说就不断得到丰
代的赐封制度已逐步完善 ,对于有灵迹的诸神祠“无爵号 富。
隆兴元年 ( 1163) ,胡则已是“若水若旱 ,若疫若疠 ,有求
|
者赐 以 额 , 已 赐 额 者加 封 爵 。
初封侯 ,再封公 ,次封王 无 不 应 , 有 祷 无 不 答 ”νg的 万 能 神 。淳   年 间 ( 1241 -
ξ
……其封号者 ,初二字 ,再加四字”µg,南宋时 ,允许将封号 1252) ,永康阴雨不绝 ,求于胡公神 ,雨止 ,胡公再度加封 。
ψ
µ
g
再增加两字 , 故最多可有八字封号 。
但在具体的操作过 后永康久不雨 ,两浙转运使章大醇“既率其僚乞灵天目矣 ,
}
程中 , 存在着一些例外 。
徽宗宣和四年 ( 1122) , 胡则被封 复心祷于公不移 , 时刻大霪”νg。
到了元代 , 胡公神的灵验
ζ
µ
g
为佑顺侯 ,但这次封赐相当草率 ,廉访使王导“仓卒不审 , 已达颠峰 “其光灵
, ,无远弗被”“能出云为风雨
, ,农人咸以
{
µ ∼
止用方岩神奏而逸其名氏” ,胡则成了方岩山的山神 , 同g
望岁者望于公”νg。
明代 ,永康方岩山的景观多被附会胡公
样是神 ,于其自身也并无不妥 ,但永康县民 ,尤其是当地大 神灵验的故事 ,并以此为底本给景观命名 ,著名的如“千人
υ
姓胡氏家族 ,甚感不满 “阖邑之士
, , 状于有司 ……力请正 坑”οg。
方岩山有涧 “
, 两石并起百余丈 , 中仅一线”, 据称
|
µ
g
名” 。
绍兴三十二年 ( 1162) ,朝廷予以正名 ,赐庙额“赫灵” “宋徽宗时睦州贼方腊寇永康 ,乡民皆避于此 ( 方岩) ,贼顾
}
µ
g

淳 间 ( 1241 - 1252) , 胡则由侯进封爵号为公 , 称“显 绝涧缘大藤将至 , 赤蛇啮藤中断 , 贼皆堕死”οϖg, 此涧因而
应”,不久加封为“正惠”。
爵号在进封的同时 , 封号的字数 被命名为“千人坑”。
这一传说与神人汲干池水相互配套 ,
也不断升级 “佑顺之号
, ,既累加以嘉应福泽灵显 , 极于八 后代的方志对此多有墨笔 。
清代对胡则的灵异故事又不断

µ
g
字。
” 宝 初年 ( 1253) ,朝廷又下令在杭州南山龙井源胡 创新 : 一说胡则本名“厕”“其母以如厕得则
, ,故名”,后胡
υ
则的墓旁建庙 ,称“显应庙”νg。
南宋末年 ,还有人以为胡则 则得功名 , 宋太宗亲为改名为“则”; 又说胡则出生前夜 ,
ϖ
ν
g
曾封“显灵侯” ,可能是讹误 。
胡则祠庙接受朝廷的封赐 , “母梦吴越王钱 飞一骑叩门”,胡则被认作钱 王的化身
ω
ο
g
就目前的资料看仅限于宋代 ,元 、
明、清都没有给予封爵的 。
正如谢和耐所指出 “
: 支持一种宗教的最好论据就是其
记载 ,后人将胡则称“帝”可能是民间的誉词 , 这一称号沿 神效 。
此外 ,如果这种宗教表现得有好处和容易实施 ,那末
ξ
用至今 。
称“帝”
的年代已较难考证 ,现存胡公墓联中 ,清人 ”οg胡则的神效使其在民众中
它就能赢得所有人的赞成 。
应宝时撰有“寿馨香兮八百载 ,进公侯而称帝”之句 , 因此 迅速得到传播 。
至迟在清代 ,已有人将胡则称为“大帝”。 其三 ,各地分庙的建立 。
随着胡公神迹的不断涌现 ,各
其二 ,灵异故事的创新 。
宋代对于神的赐封极为优渥 , 地奉祀胡则的祠庙纷纷建立 ,胡则崇拜的地域迅速扩展 。
但赐爵封号需要神祗显现一定的神迹 , 即需有灵验的传 绍兴年间 ( 1131 - 1162) ,除了方岩山的祠庙外 “邻境别祠
,
ψ ζ
说。
这种灵迹的显现是因为神祗“并不向人类‘说话’。
它 又甚多”οg; 宁宗时 “庙祀于衢
, 婺之间 ,无虑数十”οg; 理宗

{
ο
g
是透过地上的统治方式 、
自然与习俗的稳固秩序 —
——也是 时 “婺有七邑
, , 在在建祠” 。
元时 , 胡公之别庙 “布满于
,
| }
宇宙秩序的一部分 —
——以及发生于人身上的事故 ,来启示 郡境 ,不啻数十百区”οg。
明代“多有侍郎行祠”οg,清代的祠
ω
ν
g
人类的”。 因此灵迹是人 、
神交流的方式 。
但灵迹需经由 宇就更多 “浙东千里
, ,几无一邑一乡无公庙”,除了金华地
ο
g ∼
朝廷的检验 ,程序相当复杂 “州县事状保明申转运使
, ,本 区 “暨绍台温处诸郡公庙以千百计”
, 。
民国时胡公的信
司委邻州官躬亲询究 ,再委别州不干碍官核实讫 , 具事实 仰也十分普遍 ,1949 年后有所衰落 ,近年来又开始热闹起
ξ
ν
g
保奏” 。
胡则作为神 ,第一次受朝廷的敕封是在宣和年间 , 来 ,据永康旅游局所提供的调查资料 ,现有的胡公庙仅金
当时“盗起清溪 ,保险方岩 ,弄兵逾月 , 王师不能下”, 就在 华一地就有五十七处 。
除浙江外 ,福建 、
江苏 、
安徽 、
台湾等

143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陆敏珍 : 从宋人胡则的神化看民间地方神祗的确立
地均有胡公信徒 。 “与死为等 , 必协力同心 , 以拒官吏”“州县惮之
, , 率不敢
{
胡则为官近五十年 ,没有彪炳青史的奇功伟业 , 死后 按”πg。
方腊以摩尼教为旗号 , 势力发展很快 , 仅三个月就
却得以庙食一方 ,历代香火绵延不绝 , 形成了以浙西为中 攻占了睦 、
歙、杭、
婺、衢、
处等州 ,永康方岩陈十四也揭竿
心 ,遍及赣东 、
闽北 、
台湾等地的胡公信仰圈 。
在神迹创造 响应 。
鉴于摩尼教在民间的影响 ,政府在镇压起义时运用
及传播过程中 ,胡则作为神的行为和活动体现了不同社会 了遍布于各郡 、
县、乡的神祗的力量 ,宣扬天命所归 、
神人
阶层的要求 : 一方面他是助朝廷灭寇的地方安全保护神 , 相助的神话 ,似乎人间官军与“寇匪”交战之际 ,正派的神
可以制造出诸如“千人坑”之类的惨剧 ,这一点符合地方官 祗也在与邪教作斗争 ,所有的故事均以正派神祗的胜利而
府和乡绅的利益 ; 另一方面他又是呼风唤雨 、
农民生产生 结束 ,以此嘲笑邪教神的无能 。
对于与邪教斗争的神祗 ,地
活的保护神 ,反映了普通百姓的意愿 。
生前胡则事绩平平 , 方上要奏报朝廷 ,政府要进行奖励 。
因在方腊起义中显灵
没能得到朝廷的赐号 ,死后八十余年 , 朝廷却数度冠以佳 庇护官军而报至朝廷请求嘉奖的祠庙不在少数 , 如前引
号 ,为了使其神格更为光彩 , 有人还将他平民的出身幻化 上虞遗德庙 、
嵊县显应庙等 ; 一些地区未受侵扰 , 也将此
为钱 王投胎转世 。
由于“寇首”的一个梦 , 胡则的神光迅 归功于地方上的神 “本乡土豪率众防守
, , 梦神人遣阴兵
|
速为人所识见 、
传播和流行 。
然而选择胡则作为“寇首”梦 为助”πg。
地方官选取胡则作为剿灭方岩山“寇匪”的功臣 ,
中的神人不是纯粹出于偶然 ,其中有必然的因素 。 不但因为胡则是当地人 ,为当地人所熟悉 ,更因他曾有惠
于当地 ,为百姓所颂扬 。
政府承认胡则为神 ,既让百姓有亲
三、
成神的原因
和力 ,又能使神极易得到祭祀和流传 《
。礼记 ・祭法》“
: 夫
胡则能成为大众顶礼膜拜的神 , 并最终为官府所承 圣之制祭祀也 ,法施于民则祀之 ,以死勤事则祀之 ,以劳定
认 ,有主观的 、
也有客观的原因 。 国则祀之 ,能御大灾则祀之 ,能捍大患则祀之 。

“五者有一
}
主观上 ,胡则奏免了当地的身丁钱 , 而为当地人所尊 ”πg胡则虽然不曾为国捐躯 , 但被认为
于此 , 则载之祀典 。
崇。
宋初的身丁税制源于吴越 ,弊病百出 ,百姓长期为此所 有驱寇定国的神验 ,因此得到了朝廷的嘉奖 。
另外 ,在向朝
υ
π
g
困 “民有子或弃不养
, ,或卖为僮奴 ,或为释老” ,奏免身丁 廷的求封过程中 ,有人以方岩山神奏请 ,朝廷并无审议 ,匆
钱显然是件深得人心的事情 。
北宋崇宁间 ( 1102 - 1106) , 忙加封 , 其目的极为明显 , 无非是宣称天命所归 、
神人相
朝廷试图在衢 、
婺复征身丁钱 ,遣使者至郡 , 郡人倪展“持 助 ,借以消除战乱所引起的人心浮动的局面 ,稳定一方的
则像拜使者于马前 ,历诉其非便 ,使者上其事 ,复获免”πϖg。 政治 。
显然 ,胡则奏免身丁钱一事已深入人心 , 他不仅生前能为 第二 ,地方势力和家族的努力 。
由于政府的提倡 ,宋代
郡人造福 ,死后也能惠及乡梓 。 事神祀鬼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风气 “上至州县
, ,下至闾

除了有功于本郡外 ,胡则在当地还具有榜样作用 , 首 巷村落 , 无不各有神祠”πg, 但若得不到朝廷的赐封 , 这些
先 ,胡则是宋代婺州的第一个进士 “宋婺士登进士者自则
, 祠祀或并于淫祠一类 ,或只能耽于家庙的祭享 。
从北宋末
ω
始”πg。其次 ,胡则任官至兵部侍郎 , 是永康建县以来官位 年始 ,向神祗赐封逐渐普遍化 ,某一地方势力为巩固自己
最高的人物 ,准备入仕的读书人无不以他作为榜样 。
胡则 的地位 ,往往希望自己所信奉的神祗能得到官府的赐封 ,
成神后 ,士人多托庇于他祈求功名 。
元代 ,在杭州求学准备 而地方官也需要这些有势力的地方力量的支持 ,也可能会
υ
考取功名的士人 “每岁暮春
, ,必相率之南山展谒乡先达 、 促成他们的请求 θg。
由于资料的缺乏 , 很难查证宣和年间
ξ
故兵部侍郎胡公墓 ,仍即其庙食之所致祭焉”。πg明清的方 胡则受朝廷赐封时得到了什么地方力量的支持 ,但从对其
志记载中 ,胡则不仅有自己独立的神庙 , 他还被纳入诸如 家族的分析及稍后所修的祠 、
堂、庙看 ,胡则能成神并受朝
乡贤祠 、
忠义祠之类的纪念性的祠庙中 。 廷的承认与家族 、
地方势力的确有密切的关联 。
胡氏是当
客观上 ,选择胡则成为地方守护神是政府 、
家族与地 地的大姓 ,胡则于端拱二年登进士第后 ,据说其弟胡赈 ,也
方势力及当地佛寺合力的结果 。 于咸平三年 ( 1000) 进士及第 θϖg; 胡则的长子胡楷于大中祥
ω
第一 ,政府的取舍 。
自北宋末期始 ,朝廷对于祠庙的加 符七年 ( 1014) 登服勤词学科 θg, 后知睦州 , 再进都官员外
封行为逐渐增加 “凡祠庙赐额
, 、
封号 ,多在熙宁 、
元  、
崇 郎 ; 次子胡湘 、
胡桂 、
胡淮袭恩荫入仕 ; 孙子胡穆任过雍州
ψ
π ξ
宁、 g
宣和之时” ; 正是在北宋政府掀起的对祠庙赐封的高 信州通判 θg。
推官 ; 四世从孙胡廷直曾任建安县丞 、 虽然官
潮中 ,胡则被朝廷承认归入神列 。
宣和二年 ( 1120) ,为反抗 位都不高 ,但胡氏家族也称得上是世宦之家 ,在当地具有
花石纲的剥削 ,方腊借助摩尼教的旗号在睦州青溪起义 。 相当的名望 《
。万历金华府志》称 : 宣和年间方腊起义时 ,
摩尼教也称明教 、
吃菜事魔 , 宋时在闽浙一带已有相当广 “大姓唐氏 、
胡氏起义兵 ,捍御乡井”,永康的胡则后裔极有
泛的传布 “
。今来明教行者 ,各于所居乡村 ,建立屋宇 ,号为 可能也是义军的反对者 。
有神人涸干池水的神话源出于何
ζ
斋堂 ,如温州共有四十余处”πg,摩尼教教徒“但拜日月 ,以 人之口 ,已难以定夺 ,但在鉴定此神人即胡则的过程中 ,家
为真佛”,在民间的发展极为隐蔽 ,一旦被人告发 “株连既
, 族的努力是可以想见的 ; 或者说散布灵验故事与最终确定
广 , 又当籍没 , 全家流放”, 但高压政策并不奏效 , 教徒们 该神为胡则皆为其后人所为 ,他们希望家庙中所供奉的祖

144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浙江社会科学 2003 年第 6 期 ・历史研究 ・

145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浙江社会科学 2003 年第 6 期 ・思想文化研究 ・
之。
但这次写了 ,他要借题发挥 ,让司马昭明里受崇而实则 朝心惊肉跳 ,让历史掷地有声 。
阮籍和嵇康辞世的最后一
获讥 “
: 籍沉醉忘作 ,临诣府 ,使取之 ,见籍方据案酣眠 。
使者 幕 ,各自还是把“蔑”字和“傲”字表现得淋漓尽致 ,给后世
|
µ
g
以告 ,籍便书案 ,使写之 ,无所改窜 。
” 阮籍一如既往地以醉 留下不灭的政治象征 。
态应付此事 ,首先作了一个草草写成 ,未当回事的姿态 。
细 注释 :
读文章 ,则更有意思 。
在铺排了一串明里过分颂扬实则暗含 ①②高华平 《玄学趣味》
: ,湖北教育出版社 1997 年版 。
讥讽的套话后 ,笔锋一转 ,劝司马昭接受九锡之后 ,应该效 ϖ 罗宗强 《
µ
③⑦g : 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 浙江人民出版社
法自然高蹈之节 ,以符合功成不居的原则 ,青史留名 “
: 大魏 1991 年版 。

之德 ,光于唐 、
虞 ,明公盛勋 ,超于桓 、
文。然后临沧洲而谢支 ④拙作 《魏晋玄学新论》
: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0 年版 。

伯 ,登箕山以揖许由 ,岂不盛乎 !至公至平 ,谁与为邻 ,何必 ϖ 阮籍 《达庄论》


λ
⑤g : 。
⑥嵇康 《家诫》
: 。
勤勤小让也哉 ?”
这样高绝的文字 ,与其说是惧祸 、
是投降 ,
ψµ
λ
⑧g ζ
gµ|
gµ}
g
《晋书 ・阮籍传》。
莫如视之为一如既往地宣传玄学思想 。
它从一个意想不到
⑨孔繁 《魏晋玄谈》
: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5 年版 。
的角度让世人认识了历史的复杂性和戏剧性 。
⑩王晓毅 《中国文化的清流》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2 年
最能说明嵇阮异常姿态本质意义的 ,是其产生的现实
版。
影响及其最终命运 。
虽然阮籍终日酣醉 ,嵇康隐于山林 ,他 ω
λ
g阮籍 《咏怀》
: 五十四 。
们却始终被士人当作学界旗帜 , 名士领袖 。
统治当局也对 ξ
λ
gλ|
gµω
g嵇康 《与山巨源绝交书》
: 。
之密切关注 ,高度提防 。
阮嵇所表现出的“蔑世”和“傲世” ζ
λ
g阮籍 《大人先生传》
: 。
姿态 ,使统治者如芒刺在背 , 有时候感到比之公开站出来 {
λ
g嵇康 《太师箴》
: 。
对抗更难受和棘手 “
。钟会数以时事问之 ,欲因其可否而致 }
λ
g嵇康 《答难养生论》
: 。
}
”µg嵇阮存在的本身就构成巨大的威
之罪 ,皆以酣醉获免 。 ∼
λ
g嵇康 《难自然好学论》
: 。
胁 ,所以 ,统治当局多次欲除之而后快 。
何曾数度建议将阮 υ
µ
g钱钟书 《管锥篇》
: 第三册 。
籍“流之海外”。
钟会则屡屡进言加害于嵇康 “
: 康上不臣天 ξ
µ
g《三国志 ・王粲传》注引《魏氏春秋》。

子 , 下不事王侯 , 轻时傲世 , 不为物用 , 无益于今 , 有败于 ψ


µ
g《世说新语 ・简傲》。
{
µ
g《世说新语笺疏》。
俗。
昔太公诛华士 ,孔子戮少正卯 , 以其负才乱群惑众也 。

µ
g ∼
µ
g《世说新语 ・雅量篇》注引 。
今不诛康 ,无以清洁王道 。
” 司马昭杀嵇康时 ,竟激起了三
千太学生为之请命 。
嵇康就是死 ,也是傲世的死 ,死得让当 责任编辑 尹 之

( 上接第 145 页)《梦粱录》卷十四《仕贤祠》。 ψ


π
g《宋史》卷一百五《礼志八》。
ω
ν
g马克斯 ・韦伯《儒教与道教》, 洪天富译 , 江苏人民出版社 ζ
π
g《宋会要辑稿》刑法 2 之 78 。
1997 年版 ,第 35~36 页 。 {
π
g庄绰 《鸡肋编》
: 卷上 ,中华书局点校本 。
ξ
ν
g陆心源《吴兴金石记》卷十二《仁济庙加封敕牒碑》、
阮元 |
π
g《吴兴金石记》卷九《孚惠庙敕牒碑》。
《两浙金石志》卷十二《宋敕赐忠显庙牒碑》,石刻史料新编本 。 }
π
g高登 《高东溪集》
: 卷下《东馆庙记》,影印四库全书本 。
ζ
ν
gοζ
g
《嘉泰会稽志》卷六《祠庙》。 ∼
π
g陈淳 《北溪字义》
: 卷下《论淫祀》,影印四库全书本 。
{
ν
g张  《宝庆会稽续志》
: ,宋元地方志丛书本 。 υ
θ
gθ|
g参见韩森《变迁之神 : 南宋时期的民间信仰》,包伟民译 ,
}
ν
g吴邃 《
: 重修龙井祠堂记》, 引自丁午辑《龙井显应胡公墓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9 年版 ,第 92 、
55~56 页 。
录》。 ϖ
θ
g沈藻等修《康熙永康县志》卷十一 ,康熙三十七年刊本 。
υ
ο
g关于千人坑的记载 , 较早的有《正德永康县志》和薛应  ω
θ
g《墓志铭》《
。正德永康县志》卷五《举人》“
: 天禧五年辛酉科
《嘉靖浙江通志》,明嘉靖四十年刊本 。 胡楷”《
。胡氏宗谱》云 “
: 大中祥符七年胡楷登服勤词学科”。
转引
ϖ
ο
g黄绾 《游永康山水记》
: 《雍正浙江通志》
, 卷二百六十二 。 自胡宗懋《胡正惠公年谱》,武林掌故丛编本 。
ω
ο
g《永康诗录》,引自《龙井显应胡公墓录》。 ξ
θ
g《正德永康县志》卷五 。
ξ
ο
g谢和耐 《
: 中国和基督教》, 耿 译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1 ψ
θ
g《北溪字义》卷下 。
年版 ,第 150 页 。 ζ
θ
g吴邃 《方岩读书堂记》
: ,见《胡正惠公年谱》。
{
ο
g赵立夫 《龙井原新祠祝文》
: ,引自《龙井显应胡公墓录》。 }
θ
g洪迈《夷坚乙志》卷八《秀州司录厅》,中华书局点校本 。
}
ο
g《嘉靖浙江通志》卷十九《祠祀》。 ∼
θ
g《夷坚支癸》卷十《古塔主》,中华书局点校本 。

ο
g应宝时 《重建胡公庙记》
: ,引自《龙井显应胡公墓录》。 υ
ρ
g《宋会要辑稿》礼 20 之 29 。
υ
π
g《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六大中祥符四年六月丙寅条 。 ϖ
ρ
g鲁应龙 《括异志》
: 《说郛》
, 第 118 册 。
ϖ
π
g宋濂 《浦阳人物记》
: 卷下《倪朴》,影印四库全书本 。 ω
ρ
g《正德永康县志》卷二《坛庙》。
ω
π
g王懋德等修《万历金华府志》( 万历六年) 卷十五《人物》,明 ξ
ρ
g李汝为等修《道光永康县志》卷一《地理山川》,民国二十一
万历六年刊本 。 年重印本 。
ξ
π
g《金华黄先生文集》卷七上《南山题名记》。 责任编辑 尹 之

133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