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清华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 年第 1 期 JOU RNAL O F T S IN GHU A U N IV ER S IT Y N o. 1 2003


第 18 卷 (Ph ilo sop hy and Socia l Sciences) V o l. 18

从宋绍兴本看《唐文粹》
的文本系统

郭勉愈
( 北京师范大学 中文系,  北京 100875)

  摘 要: 南宋绍兴九年临安府刻本《文粹》是现存《唐文粹》的最早刻本。文章从公私书目对此本的著录、书名问
题、绍兴本的面貌等几个方面对绍兴本进行了考察, 并推测了绍兴本与北宋宝元本的关系, 重点将绍兴本与历代重
要版本作了对勘, 说明从明徐 刻本开始, 已逐渐偏离宋本面貌, 至清代许增刻本, 据它书校改的情况更为严重。从
而突出绍兴本在文献方面的重要价值。
关键词: 唐文粹;  绍兴本;  徐 刻本;  许增本
中图分类号: I207. 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 0062 ( 2003) 01- 0051- 08

  《唐文粹》 是北宋初年姚铉编纂的一部唐代文学 作《百宋一廛赋》 , 并亲自为此赋作注。 赋中有“唐粹


的总集, 也是古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断代文学总集。 则一朝”句 , 句下注云: “文粹一百卷, 半叶 15 行,
[3]

《唐文粹》编成于大中祥符四年 ( 1011 ) , 此后一直以 每行 26 字不等。 末题云临安府今重行开雕《唐文


抄本形式流传, 至北宋宝元二年 ( 1039) 初次刊刻。北 粹》 一部, 计 20 册, 已委官校正讫。绍兴九年正月日。
宋宝元本今已不存, 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刻本为南 其名衔文繁不录。”[ 4 ] 即《求古居宋本书目》所著录之
宋绍兴九年 ( 1139) 临安府刻本, 现藏国家图书馆。元 本。叶德辉《 园读书志》 说: “黄丕烈《百宋一廛赋》
明清各朝,《唐文粹》被不断刊刻, 在翻刻的过程中, 注有南宋临安府刻本, 云: 每半叶 15 行, 每行 26 字
文字歧异渐多, 面貌渐渐发生改变。宋绍兴本由于刊 不等, 兵燹后不知犹在人间否? ”[ 5《藏园补订 亭知
]

刻年代较早, 离初刻不远, 最为接近《唐文粹》 的本来 见传本书目》云: “黄目有绍兴九年刊本, 何义门以


面目, 在版本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校明本, 朱墨烂然。 胡克家亦有之, 欲刊而未果。”[ 6 ]
说的也是这个本子。
一、公私书目的著录 王 文 进《文 禄 堂 访 书 记》著 录: “文 粹 一 百
卷。”[ 7 ] 下有解题云: “宋姚铉编, 宋绍兴官刻本, 半
最早著录《唐文粹》的是晁公武的《郡斋读书 叶 15 行, 行 25 字至 28 字, 白口, 版心下记刊工姓
志》
。衢本著录为“文粹一百卷” , 袁本著录为“唐文粹 名, 首自序, 宝 元年。 施昌言后序。 ……宋讳避至
一百卷” 。 关于两本书名不同的问题, 下文论及。公
[1]
构字。”[ 8 ]
武编纂《郡斋读书志》 的时间大致在 1151 年左右, 绍 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称此书为“杭本之至
兴本的刊刻时间是 1139 年, 所以,《郡斋读书志》著 精者” 。[ 9 ] 解题云: “ 《文粹》一百卷, 宋绍兴九年临安
录的可能是宝元本, 也可能是绍兴本。 府刊本。半叶 15 行, 行 24 至 27 字不等。白口, 左右
《郡斋读书志》以后的官私书目, 对绍兴本作详 双栏。 版心鱼尾下记粹几, 下记叶数, 最下记刊工姓
细著录的有黄丕烈《求古居宋本书目》 、王文进《文禄 名 ( 略) 。 前有序, 半叶 13 行, 行 22 至 24 字, 后有宝
堂访书记》 以及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 。 元二年吴兴施昌言后序, 半叶 13 行, 行 18、19 字不
黄氏《求古居宋本书目》著录: “唐文粹一百卷, 等。 卷末有绍兴九年临安府开雕并衔名。 录如下:
四十二册。”[ 2 ] 黄丕烈曾请顾广圻为其所藏宋元善本 ‘临安府今重行开雕唐文粹壹部, 计贰拾册, 已委官

收稿日期: 2002- 09- 12


作者简介: 郭勉愈 ( 1974-   ) , 女,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52 清华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校正讫。 绍兴九年正月日。 ( 衔名略) ’ 。”[ 10 ] 如宋人王得臣《麈史》云: “姚铉集唐人所为古赋、乐


还有一些书目虽没有著录绍兴本, 但在著录《唐 章、歌、诗、赞、颂、碑、铭、文、论、箴、表、传、录、书、
文粹》 的其他版本时, 涉及绍兴本的相关线索。 序, 凡百卷, 名《文粹》 。”[ 16《文献通考・经籍考》
]

瞿镛《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元本《唐文粹》条 记载为“ 《文粹》 一百卷。” [ 17 ]

云: “吴中孙古云① 家藏宋刻残本, 校之 ( 元本) 悉 上文已经提到,《郡斋读书志》衢本著录为《文


同。”[ 11 ] 此宋刻残本即绍兴本。孙古云藏本在当时非 粹》 , 而袁本却著录为《唐文粹》 。据《天禄琳琅书目》 ,
常有名, 曾被多位藏书家借作校勘之用。 顾广圻《唐 宝元本书名为《文粹》 ; 国家图书馆所藏绍兴本书名
文粹跋》 云: “借孙古云家残本校, 阙者 16 至 19 之 亦为《文粹》 。不论袁本所录为何本,“唐” 字均非书名
上, 又 59 至 62, 又 73 至 97。 宋椠虽仅泰半, 然亦可 原有。孙猛《郡斋读书志校正》 衢本条下说: “袁本作
见其大概矣。”[ 12 ] 据此则孙氏藏本仅存 67 卷, 顾氏 《唐文粹》 一百卷。 按据姚铉序, 此书盖本名《文粹》 ,
用此本校嘉靖三年徐 刻本, 所校之本现藏国家图 后人改题《唐贤文粹》 , 亦称《唐文粹》 , 今存宋元本题
书馆。瞿目元本《唐文粹》 一条还说: “近闻鄱阳胡氏 多曰《文粹》 。 衢本标题当是公武原题, 袁本‘唐’ 字,
得一本秘不示人, 不知又何本也。”[ 13 ] 鄱阳胡氏即胡 疑系赵希弁所加。” 那么, 赵希弁在书名前加“唐”
[ 18 ]

克家。②《藏园补订 亭知见传本书目》 云: “黄目有 字的依据是什么呢? 许增⑤ 在《唐文粹》 的《缀言》 中


绍兴九年刊本, 胡克家亦有之, 欲刊而未果。” 可见胡 说: “绍兴九年, 临安府重刻本……标题始加‘唐’
氏藏本为绍兴本。 顾广圻《唐文粹跋》 也提到了胡氏 字, 是为南宋重刻之本。”[ 19 ] 据许增此言, 赵希弁在
所藏之本: “果泉中丞得宋刻完全一部, 未及重刊, 书名前增加“唐” 字似乎和绍兴本有关。 绍兴本后附
今其家矜不示人, 将求善价, 然正恐未必有过而问者 录的“监校衔名” , 有“今重行开雕《唐文粹》一部, 计
耳。”[ 14 ] 二十册, 已委官校正讫” 之语, 称此书为《唐文粹》 。许
杨绍和《楹书隅录初编五卷续编四卷》著录《校 增之说或由此而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云:
宋本唐文粹一百卷》 , 为藏书家陆贻典③ 所校之明嘉 “( 元本 ) 书名无‘唐’字, 而宋本后一条则称《唐文
靖三年徐 刻本。书后附有陆氏的跋文: “从毛黼季 粹》 , 未知李 绂 所 藏 宋 仁 宗 十 七 年 刊 本 有‘唐’字
借宋刻文粹二十册, 每册卷数不一, 其板心数目自一 否? ”[ 20 ]宋仁宗十七年刊本即宝元本,“宋本后一条
起, 尽一册为度。 纸理莹洁, 字画完善, 宋版似稀有。 则称《唐文粹》 ”, 即指绍兴本后附录之“监校衔名” 。
校之新本, 或有脱误处当非写刻之缪, 意古本如是, 绍兴本前后题不一的情况说明, 在绍兴本刊刻以前,
尤未没其实也。”[ 15 ] 毛 , 字黼季, 明虞山 ( 今江苏常 此书已是两名并行。
熟) 人, 毛晋之子, 陆贻典之婿。陆氏所校之本现藏于 从目前所存各本的情况来看, 书名中正式出现
国家图书馆, 从其校勘文字来看, 毛黼季藏本应为绍 “唐” 字是从明嘉靖三年徐 刻本开始的。 但历代书
兴本。 目对徐本以前的版本也多著录为《唐文粹》 , 如《求古
著名藏书家何焯、何煌兄弟也曾经用绍兴本校 居宋本书目》 、
《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等, 这一方面
刊徐 ④ 刻本。何煌校本现藏国家图书馆。何氏所 是受了《郡斋读书志》的影响; 另一方面也说明人们
据之绍兴本为残本, 不知是否孙古云藏本。 更 习惯于称此书为《唐文粹》 。 赵希弁在书名前加
“唐” 字, 也是顺从于这种习惯而非忠实于书的本名。
二、书 名 问 题 人们在书名前增加“唐”字, 是为了突出其选文
的时代性。 叶德辉《 园读书志》说: “宋、元本大题
此书本名《文粹》 。姚铉在《文粹序》中说: “大中 作《文粹》 , 不作《唐文粹》 。 盖铉书本续《文选》 , 非选
祥符纪号之四 , 皇帝祀汾阴后土之月, 吴兴姚铉集 唐文。 不然, 北宋初人选前朝人文, 安有不标朝代之
《文粹》 成。《文粹》谓何? 纂唐贤文章之英粹者也。” 理。 至《文鉴》 、
《文类》 , 以本朝人选本朝人诗文,《文
又说: “得古赋、乐章、歌诗……凡为一百卷, 命之曰 鉴》本名《皇朝文鉴》 ,《文类》 本名《国朝文类》 , 上亦
《文粹》。”另外, 较早的一些文献都称此书为《文粹》 。 无‘宋’ 、‘元’字样, 此与姚氏之不称‘唐’者又自有

①孙古云即孙均, 清仁和人, 字诒孙、古云, 室名“云绘园” 、


“百一山房”

②胡克家 ( 1757—1816) , 清嘉庆间鄱阳人, 字果泉。
③陆贻典, 明常熟 ( 今江苏常熟) 人, 原名贻芬, 字敕先。 室名“山径老屋” 、
“松影堂”、“元要斋”等。
④徐 字文明, 明嘉靖间苏州人, 太学生, 嗜古博藏, 室名“万竹山房” 。
⑤许增 ( 1824—1903) , 字迈孙, 号益斋, 清仁和 ( 今浙江杭州) 人。 曾官道员。 喜勘定书籍, 收藏甚富。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宋绍兴本看《唐文粹》的文本系统 53

别。后 人 不 知, 一 律 冠 以 朝 代, 殊 失 作 者 命 名 之 宝元本前有姚铉《文粹序》 , 后有施昌言《文粹后


意。”[ 21 ] 这段话解释了姚铉命名的本意, 也批评了后 序》 。绍兴本亦同。今将绍兴本《后序》 全文抄录于下,
人随意更改书名的行为。 括号内为《天禄琳琅书目》 文字不同之处:
故姚右史纂唐贤之文百卷, 用意精博, 世尤
三、国家图书馆藏绍兴本 重之。然卷帙繁浩人欲传录, 未易为力。临安进
士孟琪, 代袭儒素, 家富文史, 爰事摹印, 以广流
国家图书馆现藏一部绍兴本《文粹》, 100 卷, 42 布。 观其校之, 是写之工, 镂之善, 勤亦至矣 ( 观
册, 白口左右双边。即《求古居宋本书目》
、《藏园群书 其校之精, 写之工, 镂之善, 勤亦至矣。) 。 噫, 古
经眼录》 所著录之本。 据绍兴本书后附录之“监校衔 之藏书者, 必芟竹铲木, 殚精竭毫, 盛其蕴, 宏其
名” , 此书原为 20 册,《求古居宋本书目》著录为 42 载, 乃能有之。今是书也, 积之不盈几, 秘之不满
册, 可能是后人拆装。 笥, 无烦简札而坐获至宝, 士君子有志于学, 其
前两册为目录, 正文分装于 40 册中, 每册卷数 将舍诸? 若夫述作之旨, 悉于前序, 此不复云。宝
不一。目录首行书《文粹》 卷第几, 次行类名、标次、文 元二年嘉平月殿中侍御使施昌言叙。
体名及本卷的篇数。再次一行为小类、篇名、作者, 小 施昌言《宋史》 有传。 绍兴本《后序》 显系直接继
类名用双行小字顶行书写, 与篇名不分两行。 承宝元本而来。后世各本如《四部丛刊》 影印元刻本、
姚铉《文粹序》位于第 3 册之首, 半叶 13 行, 行 明初刻本、徐 刻本、晋府养德书院刻本、许增刻本
22 至 24 字不等,“我宋”
、“皇帝”等字提行。 正文半 等, 多承袭宝元本这一前姚后施的格局, 其《后序》 的
叶 15 行, 行 24 至 30 字不等, 版心鱼尾下记“粹几” 、 文字均与绍兴本相同。
叶数及刊工姓名。 每卷之前为本卷目录。 每卷前后 绍兴本书名与宝元本相同, 又有施氏《后序》 ,应
均题“ 《文粹》 卷第几” 。正文中阙叶为顾广圻所抄补。 该说两书之间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林志 为《四部
后有施昌言《文粹后序》 , 半叶 13 行, 行 18 字。“殿 丛刊》续编影印明嘉靖三年徐 刻本所撰《后记》中
中”二字提行。 最后为“临安府开雕及监校衔名” ,首 称 绍 兴 本 为“黄 氏 士 礼 居 所 藏 宋 绍 兴 翻 雕 北 宋
行书: “临安府今重行开雕唐文粹壹部, 计贰十册, 本”[ 23 ] , 认为两书有直接的渊源关系。
已委官校正讫。 绍兴九年正月日” , 以下为监校官衔
名, 计有: 右文林郎临安府观察推官林常等九人。 五、绍兴本与元、明本的对勘
书内有多处朱笔圈点以及少量校正文字。藏印除
王文进、傅增湘所记之外, 尚有“木斋经眼”( 白方) 、 《唐文粹》
在不断翻刻的过程中, 文字发生歧异,
“何竹 ”( 满汉合壁) 、 “陈氏道复”( 白方) 、
“陈淳之 渐渐偏离了宋刻原貌。 下面通过绍兴本与以下几种
印”( 白方) 、
“袁与之印”( 细白) 。可知此书曾递藏文征 重要的版本的对勘来说明这个问题:
明、钱谦益、季振宜、徐乾学、李盛铎等人。 据傅增湘 ,《四部丛刊》初编影印乌程蒋氏③ 密
1. 《文粹》

《藏园群书题记》 , 此本还曾经归属徐坊、张子厚。 韵楼藏元翻宋小字本, 16 册。
2. 《文粹》
, 明初刻本, 28 册。按, 此本国家图书
四、绍兴本与宝元本之关系 馆著录为明初刻本, 瞿镛《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 、叶
德辉《 园读书志》 著录为元本。
宝元② 本的刊刻者为临安进士孟琪。 孟琪《宋 3. 《文粹》
, 明初刻递修本, 32 册。按, 国家图书
史》无载。 宝元本今已不存。 馆著录此书为明初刻递修本, 张元济《涵芬楼烬余书
对宝元本著录较详的是《天禄琳琅书目》 。 此目 录》 著录为元本。
将宝元本书名著录为《唐文粹》 , 解题云: “此乃临安 4. 《重校正唐文粹》 , 明 嘉 靖 三 年 徐   刻 本,
孟 琪 所 刊 为《文 粹》一 书, 初 刻 本 宋 仁 宗 宝 元 二 16 册。
年。”[ 22 ] 此可知宝元本的书名实际上是《文粹》
, 与绍 5. 《唐文粹》 , 明嘉靖八年晋府养德书院刻本,
兴本相同。 12 册。

① 徐坊, 山东临清人。 字士言, 号梧生, 室名“归朴草堂” 。 张子厚无考。


② 宝元是宋仁宗赵祯的年号, 宝元二年为 1039 年。
③ 蒋汝藻 ( 1877—1954) , 南浔 ( 今浙江吴兴) 人, 字元采, 别署乐庵。 室名“乐庵”
、“密韵楼”
、“传书堂”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54 清华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下面以韩愈的几首诗为例, 将校勘结果列表 1 如下 ( 括号内数字为作品在《唐文粹》


中的卷次) :
表 1
作者、篇题及卷数 宋绍兴本 四部丛刊影印元本 明初刻本 明初刻递修本 明徐 本 晋府刊本
韩愈《琴操十首・将
将安归乎 乎 乎 乎 尤 尤
归操》( 10) ・
韩愈《琴操十首・龟
嗟归予辅 归予 归予 归予 予归 归予
山操》( 10) ・・
韩愈《琴操十首・拘 窃 兮其
・・・ 窃  疑 窃  疑 窃  疑 目窈窈凝 目窈 凝
幽操》( 10) 疑其盲

韩愈《琴操十首・履
母宁不悲 母 母 母 儿 儿
霜操》( 10) ・
韩愈《琴操十首・别 且可绕树 且可绕树
且可相随飞 且可相随飞 且可相随飞 且可相随飞
鹄操》( 10) ・・・・・ 相随飞 相随飞
韩愈《元和圣德诗一 擒不蓝缕 蓝缕 蓝缕 蓝缕 滥数 滥数
・・
首并序》( 11) 富存贫窭 富存贫窭 富存贫窭 富存贫窭 有富无窭 有富无窭
・・・・

  除表 1 所列之外, 绍兴本第 11 卷韩愈《水悠悠 徐 刻本是《唐文粹》诸本中较为精善的本子, 叶


寄侄老成也》 , 四部丛刊本影印元本、明初本、明初刻 德辉《 园读书志》云: “明时刻本以嘉靖甲申徐 刻
递修本同于绍兴本, 而明徐 刻本、晋府刊本作《河 本 为 最 善, 每 叶 28 行, 每 行 25 字, 即 据 北 宋 本 重
雕。” 如果徐 本完全依据北宋本重雕, 那么, 它与
[ 24 ]
之水二章寄侄老成》 。
从表 1 可以看出, 后世版本在文字上与绍兴本 绍兴本之间的歧异如何解释呢? 事实上, 如果将徐 
不尽相同。其中,《四部丛刊》 本、明初刻本、明初刻递 本与作家别集对勘就可以发现, 徐 本与绍兴本不同
修本文字与绍兴本一致, 应该是直接以绍兴本为底 之处是因为它依据别集作了改动。 仍以表 1 中韩愈
本刊刻的。 从明徐 刻本开始, 与绍兴本产生了歧 《琴操十首》为例, 将绍兴本、徐 本与韩愈别集对比
异。 晋府刻本与徐 本比较接近。 如表 2 ( 括号内数字为作品在《唐文粹》
中的卷次) :

表 2
作者、篇题及卷数 宋绍兴本 明徐 本 韩 集 [25 ]
韩愈《琴操十首・将归操》( 10) 将安归乎 尤 尤 ( 魏怀中本)

韩愈《琴操十首・龟山操》( 10 ) 嗟归予辅 予归 予归 ( 祝充本、廖莹中本、王伯大本)
・・
韩愈《琴操十首・拘幽操》( 10 ) 窃 兮其疑其盲 目窈窈凝 目窈窈凝 ( 方世举本)
・・・ ・
韩愈《琴操十首・履霜操》( 10 ) 母宁不悲 儿 儿 ( 朱熹《韩集考异》)

韩愈《琴操十首・别鹄操》( 10) 且可相随飞 且可绕树相随飞 且可绕树相随飞 ( 廖莹中本、王伯大本)
・・・・・
  注: 《龟山操》魏怀中本作“归予”;《拘幽操》方崧卿《韩集举正》作“窃掩掩”
;《履霜操》 方世举本作“母” 。

  从表 2 可以发现, 徐 本并非如叶氏所说以北 缀言》


中说, 此本以“钱塘夏氏所藏绍兴本、杭州丁氏
宋本为底本, 而是参照别集对《唐文粹》
做了校改。在 八千卷楼藏北宋刻残本”为底本。[ 26 ] 傅增湘《藏园群
《唐文粹》的版本系统中, 从徐 本起, 开始依据《唐 书题记・校本唐文粹跋》云: “许氏竭五年之力, 更
文粹》
文本系统以外的材料对《唐文粹》
进行改动。以 得潭仲修、张小云驻君为之助, 罗致宋、元、明刊本至
后各本, 或依照徐 本, 或在徐 本的基础上作进一 十许帙, 宜乎精审可传。”[ 27 ] 对许增本的评价非常
步的校改, 与宋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高。但事实上, 这一集大成的本子对《唐文粹》 文本系
统的偏离却最为严重。 它一方面承袭了徐 本的改
六、绍兴本与清许增本的比较 动, 另一方面在更大的范围内作了校改。
首先看许增本与徐 本的关系。 以《唐文粹》 第
清光绪十六年杭州许增榆园刻本《文粹》
是最晚 10、11 两卷的诗歌为例, 将几个版本进行比较, 列表
的一个版本, 校勘做得非常细致。 许增在《唐文粹・ 3 如下 ( 括号内数字为作品在《唐文粹》中的卷次)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宋绍兴本看《唐文粹》的文本系统 55

  从表 3 可知, 许增本承续了徐 本对《唐文粹》 的诗歌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见表 4 ( 括号内数字为


的改动。 在此基础上, 许增本又根据其他材料对《唐 作品在《唐文粹》
中的卷次) 如下:
文粹》作进一步的增补和修改。 以《唐文粹》 第 11 卷
表 3
作者、篇题及卷数 宋绍兴本 明徐 本 许增本
韩愈《琴操十首・将归操》( 10 ) 将安归乎 尤 尤

韩愈《琴操十首・龟山操》( 10 ) 嗟归予辅 予归 予归
・・
窃 兮其
韩愈《琴操十首・拘幽操》( 10 ) ・・・ 目窈窈凝 目窈窈凝
疑其盲

韩愈《琴操十首・履霜操》( 10 ) 母宁不悲 儿 儿

韩愈《琴操十首・雉朝飞》( 10) 且可相随飞 且可绕树相随飞 且可绕树相随飞
・・・・・
将飘一以高
皮日休《九讽系述・舍慕 ( 11 ) 》 ・ ・ 飘 为 飘 为
逝兮
萧颖士《菊荣一篇五章并序》( 11) 章于以报 卒章于以报 卒章于以报
・・・・
擒不蓝缕 滥数 滥数
韩愈《元和圣德诗一首并序》( 11) ・・
富存贫窭 有富无窭 有富无窭
・・・・
齐桓公之德 齐桓公率诸侯城缘陵以居 齐桓公率诸侯城缘陵以居之而卫
卢肇《汉堤诗一首并序》( 11 ) ・・・・・ 之而卫国忘亡君子是以称 国忘亡君子是以称桓公之德今公
今公之为是
・・・・・ 桓公之德今公为是 为是

表 4
四部丛刊
作者、篇题及卷数 宋绍兴本 明初刻本 明初刻递修本 明徐 本 晋府刊本 许增本
影印元本
真命世王佐 真命世王 真命世王 真命世王 真命世王 真命世王 大矣哉真命世
・・・・・
皮 日 休《悼 贾 并 之才也。 佐之才也。 佐之才也。 佐之才也。 佐之才也。 佐之才也。 王佐之才也。
・・・
序》( 11) 则新书之文 则新书之 则新书之 则新书之 则新书之 则新书之 如适胡越则新
・・・・・
灭胡越。 文灭胡越。 文灭胡越。 文灭胡越。 文灭胡越。 文灭胡越。 书之文灭胡越。
・・・
白居易《七德舞》 魏征梦见 天 ・ 天子 天子 天子 天子 天子 子夜
( 11) 子泣

王昌龄《箜篌引》 夜闻 南岸羌
・ 南 南 南 南 南 两
( 11) 戎讴
王昌龄《放歌行》
微诚献谋猷 献谋猷 献谋猷 献谋猷 献谋猷 献谋猷 将献谋
( 11) ・・・
白居易《浩歌行》 朱颜日 夜不
・ 夜 夜 夜 夜 夜 渐
( 11) 如故
韦楚老《祖龙行》 黑云 兵 气射
・・・ 兵气射天 兵气射天 兵气射天 兵气射天 兵气射天 障天天欲
( 11) 天裂

张 藉《永 嘉 行 》 九州诸侯自
旷 旷 旷 旷 旷 顾
( 11) 旷土

陈 羽《湘 妃 怨 》 二妃 怨处湘
・ 怨 怨 怨 怨 怨 哭
( 11) 江深

  另外, 白居易《七德舞》( 12 ) , 各本题下均无注, 要还有《文苑英华》。


许增本题下有注云: “美拨乱陈王业也” 。韩愈《琴操 《文苑英华》
北宋年间是否刊刻不得而知。 南宋
十 首》( 10 ) , 各本题下均无注, 许增本每首题下均 宁宗庆元年间, 周必大上书请求校勘《文苑英华》 ,参
有注。 加校订的主要是周氏的门生胡柯、彭叔夏, 校勘成果
从表 4 可以看出, 许增本的部分文字与绍兴本 采用随文注出的形式散见于正文各处。其后, 彭叔夏
及其他各本都不同, 这说明许增本更多的依据了它 将散在本文中的注, 择要录出,“以类而分, 各举数
本校改《唐文粹》
。其据以改正的材料除别集以外, 主 端”[ 28 ] , 写成《文苑英华辨证》
10 卷。此书被清代著名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56 清华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校勘家顾千里称为“校雠之楷模” [ 29 ]
, 可见其严谨与 一月己巳朔二十六日甲午’ ,《唐书》
、《通鉴》
并作‘十
精审。 一月壬寅’ ,《通鉴目录》 : ‘是年十一月丁丑朔壬寅
《文苑英华辨证》中有 32 条校勘记对《唐文粹》 即 二十六日’ , 当从《目录》。”上例所列《文粹》的校
及《文苑英华》 的文字进行了辨误。 彭氏使用的参校 文, 与今存绍兴本相同。 经比较, 许增本以前诸本的
本主要是作家别集和《唐文粹》 。《文苑英华》 的这次 文字皆与绍兴本相同。从许增本所加按语来看, 其对
刊刻在宋宁宗嘉泰元年 ( 1201 ) ,《唐文粹》的重刻在 《文苑英华辨证》的参照是十分明显的。
绍兴九年 ( 1139) , 因此, 彭氏所使用的《唐文粹》 可能 许增本不仅参考《文苑英华辨证》的结论, 也直
是宝元本, 也可能是绍兴本。 许增本在校勘时参照 接根据《文苑英华》正文改动《唐文粹》
。如魏征《明堂
《文苑英华辨证》的结论, 这一点从下例可以看出。崔 议》[ 31 ] , 许增本比绍兴本多出两百多字, 并有按语如
融《唐高宗则天皇后哀册文》[ 30 ] ,《文苑英华》
作: “神 下: “自‘议曰’至‘究今’三十七字从《文苑英华》补
龙元年岁次乙巳十二月己巳朔二十六日甲午。” 彭氏 入” 、
“自‘何者’至‘罔知’一百一字从《文苑英华》补
《文苑英华辨证》云: “ 《文粹》作‘十一月二日’ ,《会 入”
、“自‘自五’至‘自中’九十五字从《文苑英华》补
要》作‘十二月二十六日’ ,《大诏令》作‘十一月己巳 入”
。 独孤及《祭蠹文》[ 32 ] , 绍兴本首句为“天地不
朔二十六日甲午’ , 二《唐书》 、
《通鉴》并作‘十一月壬 仁”
, 许本中此句前多出一段, 下有按语云“自年月至
寅’。 按《通鉴目录》 , 是年十一月丁丑朔壬寅即二十 之神三十六字从《文苑英华》补入” 。此皆为《文苑英
六日, 则诸本误矣。”①绍兴本作“维神龙元年岁次乙 华辨证》 为出校之处。
巳 十一月朔二日云云” , 与《文苑英华辨证》所载之 以上例子均附有按语, 但在更多的情况下, 许增
《文粹》文字相同, 许增本文字同绍兴本, 下有按语 本对此不做说明。如表 5 的例子 ( 括号内数字为作品
云: “
《会要》作‘十二月二十六日’ ,《大诏令》作‘十 在《唐文粹》中的卷次) :

表 5

《文苑英华》 《文苑英华辨证》
作者、篇题 《文苑英华》正文 绍兴本 许增本
校文 《
( 文粹》作某) 的结论
白 居 易《贺 雨 诗》
已责宽三农 责己 责己 己责 当以《文苑》为正
( 17 下) ・・

杨炯《浑天赋》( 4) 日应于天, 候 候 日 当以《文苑》为正



景短而多暑, 长 长 短
杨炯《浑天赋》( 4 ) ・ 当以《文苑》为正
景长而多寒 短 短 长

杨炯《浑天赋》( 4 ) 大夫之象 大臣 大臣 大夫 当以《文苑》为正
・・

杨炯《浑天赋》( 4 ) 星芒伏鳖 流 流 芒 当以《文苑》为正


杨炯《浑天赋》( 4) 太平太蒙 象 象 蒙 当以《文苑》为正


李庾《东都赋》( 2 ) 至天后朝 高祖至于后朝 高祖至于后朝 至天后朝 当以《文苑》为正


・・・・
事有可疑或两存
李庾《西都赋》( 2) 配前秦与后赵 王 王 秦
・ 者

孙樵《书田将军边 大入成都门其三 大入成都门其三


・・ 大入成都门 大入成都门 当以《文苑》为正
事》( 100) 门 门

杜  《 故 绛 行 》
君不见搋祁宫 祁搋 祁搋 搋祁 当以《文苑》为正
( 15) ・・

①见《文苑英华》附录, 本文所使用的《文苑英华》为中华书局 1966 年版。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宋绍兴本看《唐文粹》的文本系统 57

续表 5
《文苑英华》 《文苑英华辨证》
作者、篇题 《文苑英华》正文 绍兴本 许增本
校文 《
( 文粹》作某) 的结论
(注 文) 许 里 克 以
方百里 方百里 百万
皮日休《秦缪公谥 汾阳之田百万,
・・ 当以《文苑》为正
缪论》( 36) 丕郑负蔡之田七
・ 方七十里 方七十里 七十万
十万
・・
皮日休《秦缪公谥 ( 注文) 佞之不佞 侯之不侯 侯之不侯 佞之不佞 当以《文苑》为正
缪论》( 36) ・・・・

  从表 5 可以看出,《文苑英华》
的校文即“
《文粹》 现代出版社, 1987. 784.
作某”于今存绍兴本的文字一致, 两者皆与《文苑英 [ 2 ] 黄丕烈. 求古居宋本书目 [M ]. 观古堂书目丛刻本.

华》不同。 许增本文字则跟《文苑英华》 相同, 与绍兴 [ 3 ] [ 4 ] 顾广圻. 思适斋集: 卷 1 [M ]. 10, 10.


[ 5 ] [ 21 ] [ 24 ] 叶德辉. 园读书志 [M ]. 上海: 澹园刊本.
本不同。在以上例子中, 对于《文苑英华》 和《文粹》文
19, 19, 19.
字之间的差异,《文苑英华辨证》认为均以《文苑》为
[ 6 ] [ 14 ] 莫友芝. 藏园补订 亭知见传本书目 [M ]. 傅增
正 或两存之。《文苑英华辨证》结论的对错姑且不
湘订补. 北京: 中华书局, 1993. 21, 22.
论①, 许增本对此不加分析, 直接以《文苑英华》改动 [ 7 ] [ 8 ] 王文进. 文禄堂访书记 [M ]. 北京: 文禄堂铅印本,
《唐文粹》 , 使《唐文粹》的文本变得更加混乱。 1942. 29, 29.
许 增的《缀言》对该本的校勘是这样说明的: [ 9 ] [ 10 ] 傅增湘. 藏园群书经眼录 [M ]. 北京: 中华书局,
“是集有与《文苑英华》 、
《通典》、新旧《唐书》
、《全唐 1983. 1503, 1503.
文》、
《全唐诗》 、以及各家行世别集互异者, 悉从《文 [ 11 ] [ 13 ] 瞿镛. 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 [M ]. 瞿氏家塾刊
粹》原本。”[ 33 ] 但从上述校勘结果可知, 事实并非如 本. 1857. 9.

此。 而谭献在《新校本文粹序》 中对校勘宗旨的表述 [ 12 ] 顾广圻. 思适斋集 18 卷: 卷 15 [M ]. 1849. 17.


[ 15 ] 杨绍和. 楹书隅录初编五卷续编: 卷 5 [M ]. 海源阁梓
似乎更接近实际情况: “既非影宋本之毫发不失, 亦
印本. 53.
非谓姚氏原文当如此不如彼也, 但欲为唐贤文千数
[ 16 ] 王得臣. 麈史 [M ].
百篇读定一善本。”[ 34 ] 在这一校勘思想的指导下, 许
[ 17 ] 马端临. 文献通考 [M ]. 华东师大古籍所标校. 上海:
增本从作品本身或读者阅读的角度而言或许更为完 华东师大出版社, 1985. 1762.
善, 但同时也丧失了《唐文粹》 独特的面貌。 [ 18 ] 晁公武. 孙猛校证 [M ]. 郡斋读书志校证. 上海: 上海
《唐文粹》
作为文学史上第一部唐代文学总集, 古籍出版社, 1990. 1058.
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唐文粹》 所收的诗文, 多数并 [ 19 ] [ 26 ] 许增. 唐文粹・缀言 [M ]. 杭州: 榆园刻本.
不见于《文苑英华》
, 因此, 它对后人收集和整理唐代 1890.
文学作品具有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唐文粹》 在与 [ 20 ] 胡玉缙, 王欣夫.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证 [M ]. 上海:

存世唐人别集互校时, 也具有重要的校勘作用。但这 上海书店, 1998. 1579.


[ 22 ] 于敏中. 天禄琳琅书目 [M ]. 北京: 中华书局, 1995.
部重要的文学总集在后人不断翻刻的过程中早已偏
226.
离了宋版面貌。后人不知, 往往以后世版本作为参校
[ 23 ] 林志 . 四部丛刊 [M ]. 续编影印明嘉靖三年徐 刻
本②, 这必然影响其校勘结果。 上述考察结果说明,
本附.
绍兴本作为目前存世的惟一宋本, 最为接近初刻面 [ 25 ] 韩愈. 韩昌黎诗系年集释 [M ].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
貌, 在版本和文献方面就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社, 1984. 1143 1170.
[ 27 ] 傅增湘. 藏园群书题记 [M ].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参考文献: 1989. 933.
[1 ] 许逸民, 常振国. 历代书目丛刊: 第 1 辑 [M ]. 北京: [ 28 ] 彭 叔 夏. 文 苑 英 华 [M ]. 北 京: 中 华 书 局, 1966.

①《文苑英华辨证》的错误和疏漏, 可以参看《四库全书总目》卷 186《〈文苑英华辨证〉提要》


; 顾广圻《思适斋集》, 卷 15; 前中央
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 第 12 本; 岑仲勉《〈文苑英华辨证〉校白氏诗文附按》

②如詹 《李白全集校注汇释集评》( 北京: 百花文艺出版社, 1999 年版) 、朱金城《白居易集笺校》(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
年版) 所用均为《四部丛刊》影印明嘉靖三年徐 刻本。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58 清华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5256. [ 30 ] [ 31 ] [ 32 ] [ 33 ] [ 34 ] 姚铉. 唐文粹 [M ]. 杭州: 榆园


[ 29 ] 顾广圻. 思适斋书跋: 卷 4 [M ]. 刻本. 1890.

The Ana lysis on TANG W en - cu i Version from Shaox ing Ed ition


GU O M ian 2yu
(D ep a rtm en t of C h inese L ang uag e and L itera tu re , B eij ing N orm a l U n iv ersity , B eij ing 100875, C h ina )

Abstract: T he L in’anfu sh ire b lock 2p rin ted ed it ion TAN G W en 2cu i of the n in th yea r of Shaox ing,
N an song D yna sty is the ea rliest ex tan t ed it ion of TAN G W en 2cu i. T h is thesis review s the reco rd s of the
Shaox ing ed it ion of the p a st dyna st ies and in t roduces the co llect ion of the Shaox ing ed it ion in the N a t iona l
L ib ra ry of Ch ina and p resum es the rela t ion sh ip betw een the Shaox ing ed it ion and the in it ia l ed it ion —
B aoyuan ed it ion. T he au tho r com p a res the Shaox ing ed it ion w ith the o ther im po rtan t b lock 2p rin ted ed i2
t ion s . B a sed on the com p a rison s, the au tho r expound s tha t the after ed it ion s had dep a rtu red from the o 2
rig ina l Shaox ing ed it ion since the XU Yu’s ed it ion.
Key W ords: TAN G W en 2cu i; Shaox ing ed it ion; XU Yu’s ed it ion; XU Zeng’s ed it ion

学 术 信 息
由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组织编写、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1 年起陆续出版的《清华科
技与社会丛书》, 已经出版 5 本, 包括: 1. 吴彤著《自组织方法论研究》是国家社科基金成果, 通过概
括和总结各个自组织科学理论, 创造性地提出和阐释了自组织方法论整体框架, 是国内系统论述“自
组织科学方法论” 的第一部学术著作。 2. 王蒲生著《轿车交通批判》系统地分析了由轿车、交通和车
辆服务设施等组成的轿车交通所表现出的各种弊端, 提出“公共交通+ 自行车+ 限制私人轿车” 应该
是我们在城市交通模式上的最好选择。 3. 雷毅著《深层生态学思想研究》系统地剖析了深层生态学
这个西方环境哲学流派的产生、理论结构、思想渊源、对生态实践的影响, 通过对深层生态学的合理
性和缺陷的客观评价, 指出它预示着从人类中心主义机械论范式向生态中心主义整体论范式的转
变。4. 曾国屏、李正风等著《赛博空间的哲学探索》是国家社科基金成果, 从交互主体性分析了“虚拟
实践” , 从技术与主体的相互建构考察了赛博文化功能, 从信息权利角度剖析了赛博空间中的伦理、
伦理构架, 对需求与生产关系的历史演变分析进而提出未来的自助经济及自助生产模式。5. 王巍著
《相对主义》尝试从根本上说明相对主义的不成立: 典范不是硬核式的, 而是其要素间具有家族相似
性; 语言之间不可通约并不意味着沟通的彻底崩溃; 理性未必是层状结构, 而可以是网状模型, 所以
价值观层面的争议也可以理性地讨论。这 5 本书都通过评审, 获得了“北京市社会科学理论著作出版
基金资助”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