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20052

26卷第 1

江西教育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 )

Journal of Jiangxi Institute of Education ( Social Sciences)

Feb. 2005 Vol. 26 No. 1

评先秦哲学中的命运观

赵 明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 ,浙江杭州

311231)

赵 明 (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 , 浙江杭州 311231) 摘 要 :

摘 要 :  如何对待命运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人生智慧问题 ,命运观是中国传统人生哲学中的重要思想。大约从孔 子开始 ,命或天命问题就与人生哲学结合在一起了。在先秦哲学中 ,形成了以儒家的知命观、道家的安命观、墨家 的非命观为代表的三种典型的命运观。先秦哲人对待命运态度基本上是理性的 ,强调人应在命运面前保持一种积 极进取的态度 ,这是中国传统人生哲学的主流。 关键词 :  先秦哲学 ;命运观 ;知命 ;安命 ;非命

 先秦哲学 ; 命运观 ; 知命 ; 安命 ; 非命 中图分类号 :   B22     文献标识码 :
 先秦哲学 ; 命运观 ; 知命 ; 安命 ; 非命 中图分类号 :   B22     文献标识码 :
 先秦哲学 ; 命运观 ; 知命 ; 安命 ; 非命 中图分类号 :   B22     文献标识码 :
 先秦哲学 ; 命运观 ; 知命 ; 安命 ; 非命 中图分类号 :   B22     文献标识码 :

中图分类号 :  B22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5 - 3638 (2005) 01 - 0026 - 04

文章编号 :   1005 - 3638 (2005) 01 - 0026 - 04 Appra ising the O

Appra ising the O utlook on Destiny of Philosophy before the

Q in Dyna sty

ZHAO M ing

( Tourism College of Zhejiang, Hangzhou 311231, China)

Abstract:  The problem of how to treat destiny is actually a problem of wisdom of life and the outlook on destiny is an im2

portant thought of the traditional philosophy of life in China. Destiny or the Decree of Heaven combined with the philosophy

of life had taken shapes since the time of the Confucius. In the philosophy before the Q in Dynasty, the three kinds of typical

outlooks on destiny rep resented by the viewpoint of understanding the Decree of Heaven of the Confucianists, the viewpoint

of subm itting to the Decree of Heaven of the Taoist School, and the viewpoint of denying the Decree of Heaven of theMohist

School. The philosophers before the Q in Dynastymostly treated destiny rationally. They stressed on the positively enterpris2

ing attitude when facing their fates, and it is the mainstream of the traditional philosophy of life in China.

Key W ords:  philosophy before the Q in Dynasty; outlooks on destiny; understanding the Decree of Heaven, subm itting to

the Decree of Heaven; denying the Decree of Heaven

  命运问题是古今中外哲学都曾经考虑过的问 题 ,它是一个关于人在世界之中如何处理必然性和 偶然性问题的一种系统看法 ,因此 ,如何对待命运问 题实际上是一个人生智慧问题。命运观是中国传统 人生哲学中的重要思想。在先秦哲学中 ,命运问题

最早是与政治问题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 ,周王朝提 , [ 1 ] ( P387《僖公五年》)

辅” [ 2 ] (765·) 的观点 ,这是小邦周战胜大殷之 后总结出的历史教训。而个人意义上的命运观可能 在春秋才出现 ,大约是从孔子开始 ,把命或天命问题 与人生哲学结合在一起。在先秦 ,形成了以儒家的 知命观、道家的安命观、墨家的非命观为代表的三种 典型的命运观。

一、儒家的知命观

儒家的创始人孔子虽然很少谈论天对人的作用 与影响 ,但却明确地说天命或者是命。孔子并没有 对天命或命的概念加以界定 ,他所说的命大约用的 是当时社会的流行义 ,是一种不可把握的外在力量。 孔子是相信有天命的 , 认为“死生有命 , 富贵在

天”。 (·) 他自称“五十而知天命”,又说 ,“不 知命 ,无以为君子”。 (·) 孔子认为 ,真正的君 子应该是知命的 ,否则就不是君子 :“君子有三畏 , 畏天命 ,畏大人 ,畏圣人之言。” (·) 他在人生

收稿日期 : 2004 - 12 - 29

作者简介 :赵 明 (1965 - ) ,,浙江台州人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高级讲师 ,从事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研究。

(1965 - ) , 男 , 浙江台州人 ,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高级讲师 , 从事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研究。

1

赵 明 :评先秦哲学中的命运观

·27·

的失望之际说道 :“道之将行也与 ? 命也 ;道之将废 也与 ? 命也 ;公伯寮其如命何 ! (·) 孔子并不 认为自己的努力不符合道的要求 ,而只是一种不可 知的力量在阻挠着他实现自己的理想 ,所以他认为 公伯寮不知道天命的道理。郑家栋认为 :“对天命 的敬畏是源于天人之间的距离和把天命视为超越 的、高高在上的主宰者所引发的神圣感。” [ 3 ] ( P232) 他 很好地解释了天命在孔子思想中何以具有如此的权 威和地位 ,非常恰当地反映了孔子的思想。 孔子的孙子子思子则从另一个角度探讨了天命 与人性的关系 , 认为“天命之谓性 , 率性之谓 道”, (·) 这是有关性与命关系的最经典的论 说。郭店竹简《性自命出》 [ 4 ] 一文则探讨了性、命、 天三者之间的关系 ,认为“有天有命 ;性自命出 ,命 自天降。” [ 5 ] ( P179) 天到底是什么 ,命又是什么 ? 天是 如何降命的 ,命又是如何出性的 ? 我们可以从郭店 竹简中找出一些答案。譬如《穷达以时》篇说 :“有 天有人 ,天人有分。察天人之分 ,而知所行矣。有 人 ,无其世 ,虽贤弗行矣。苟有其世 ,何难之有哉 ? ……遇不遇 ,天也。” [ 5 ] ( P145) 这里这个“天人之分 ”, 绝非荀子那个“天人之分”,这是需要首先辨明的 ; 因为这个天 ,不是荀子那个“不为尧存 ,不为桀亡” 的自然之天 ,而是如文中所说的那样 ,是或有或无的 “世”,不可强求的“遇”,穷达以之的“时”。世、遇、 时是什么 ? 是运气 ,是人们所无从预知也不能控制 而不得不受其支配的超人力量 ,因而当时被尊之曰 天 ,一种特定意义的天。这种意义的天 ,用我们现在 的概念来说 ,其实就是社会环境、社会条件、社会机 遇 ,或者简称之曰社会力。这个社会力 ,有时会比自 然力厉害得多 ,也诡诈得多。从人这方面看来 ,它是 藏身冥冥之中、对之莫可奈何、多半只得臣服之的绝 对命令 ,所以也叫做天命。所谓“命自天降”,“有天 有命”,就是这个意思。人是不能离开社会而存在 的 ,于是人就必须遵从社会的力量和命令而生活 ,不 知不识 ,顺帝之则 ,在社会中完成自己 ,造就出所以 异于禽兽的那点灵魂 ,形成为人的本质 ,是为人性。 所谓“性自命出”,就是这样“出”来的。 与子思子一系的孟子也讲命 ,并对命作了明确 的界定 ,他说 :“莫之为而为者 ,天也 ; 莫之致而至 者 ,命也。” (·) 孟子虽然承认有命 ,但不完全 屈从于命 ,他主张修身以俟命。孟子说 :“存其心 , 养其性 ,所以事天也。夭寿不贰 ,修身以俟之 ,所以 立命也。” (·) 他又把命区分为正命与非正 命 :“莫非命也 ,顺受其正。故知命者 ,不立乎岩墙

, 顺受其正。故知命者 , 不立乎岩墙 之下。尽其道而死者 , 正命也 ; 桎梏死者 ,
, 顺受其正。故知命者 , 不立乎岩墙 之下。尽其道而死者 , 正命也 ; 桎梏死者 ,

之下。尽其道而死者 ,正命也 ; 桎梏死者 ,非正命 也。” (·) 孟子认为 ,命实际不是人生的一种 不可控制、不可把握的外在力量 ;如孟子说 :“口之 于味也 ,目之于色也 ,耳之于声也 ,鼻之于臭也 ,四肢 之于安佚也 ,性也 ,有命焉 ,君子不谓性也。仁之于 父子也 ,义之于君臣也 ,礼之于宾主也 ,智之于贤者 也 , 圣之于天道也 , 命也 , 有性焉 , 君子不谓命 也。” (·) 这即是说 ,人的自然欲求是自然地 存于人性之中 ,但能否实现这些欲望则有一个偶然 与必然的力量在起作用 ,使人不可能都如愿地实现 自己的愿望。人能否贤圣 ,这是有先天的因素和后 天的机遇问题 ,即使有命在其中起作用 ,但君子不把 它们看作是命 ,而认为这些都是根于人性的 ,可以通 过自己的主观努力去改变这种命运。由此可见 ,孟 子把人的道德主体性、人的主观能动性放很重要的 地位 ,诚如台湾学者傅佩荣所说 :“孟子一生致力于 揭示人的特殊品性 ,怎么可能受阻于盲目的命运观 念呢 ?” 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是以高度的主观能动性来 应对不可测知的“命”,同时以坦然面对的心态来接 受自主选择的任何结果 ,因而他们对待命运的态度 是积极而健全的。 [ 7 ]

是积极而健全的。 [ 7 ] [ 6 ] ( P145) 二、道家的安命观
是积极而健全的。 [ 7 ] [ 6 ] ( P145) 二、道家的安命观

[ 6 ] ( P145)

二、道家的安命观

道家的开创者老子并不讲命 ,而庄子比较讲命。 庄子所讲之命乃是外在的一种必然性 ,在这种必然 性面前人应该顺从 ,这才正确的人生态度 ,他认为 “安命”是有德之人才能做得到的。他说 :“知其不 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德之至也。” (·) “知不 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 唯有德者能之 ”。 (·) “不可奈何”即主观努力所不能改变。张岱年先生 说 :“到无可奈何的时候 ,只当安之若命。‘安之若 命 ’的‘若 ’字最有意义 , 不过假定为命而 已。” [ 8 ] ( P102) “安之若命”难免有委心任运、不求进取 之嫌。但任何时代都有不逢时之人 ,人的一生难免 身处逆境 ,在无可奈何的时候 ,安之若命 ,把不如意 的事情化解为自然之事 ,实际的困境虽然没有解脱 , 但精神上的苦闷和折磨却被部分地化解了。故庄子 在必然的命运之前表现出一种达观的态度 ,他说 :

“死生存亡 ,穷达贫富 ,贤与不肖毁誉 ,饥渴寒暑 ,是 事之变 ,命之行也 ,日夜相代乎前 ,而知不能规乎其 始者 ,故不足以滑和 ,不可入于灵府。” (·) 既 然是不可以把握的外在力量 ,就不应该太在意于这

( 《 庄 子 · 德 充 符 》 ) 既 然是不可以把握的外在力量 , 就不应该太在意于这
( 《 庄 子 · 德 充 符 》 ) 既 然是不可以把握的外在力量 , 就不应该太在意于这
( 《 庄 子 · 德 充 符 》 ) 既 然是不可以把握的外在力量 , 就不应该太在意于这

·28·

江西教育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 )

2005

种外在的力量 ,而应该以达观的态度 ,淡然处之。庄 子甚至借孔子之口说 ,人生有两戒 :一是命。一是 义 :“天下有大戒二 ,其一命也 ,其一义也。子之爱

,命也 ,不可解于心 ;臣之事君 ,义也 ,无适而非君

;无所逃於天地之间 ,是之谓大戒。” (·)

世俗层面 ,人无法摆脱自然的血缘亲情的关系 ;在社 会生活领域 ,个人也无法摆脱社会性的政治关系。

这两种力量对于个人而言是无可逃避的外在力量 ,

所以说是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庄子说 :“莫知其所 终 ,若之何以无命也 , 莫行其所始 , 若之何其命

是这样的结束 ,有否有一种外在的力量在起作用 ,是 无法知道的。实际上 ,庄子是从不可知的角度肯定 了命的存在。 庄子虽然承认有命 ,但却不惧命 ,而是在知命的 前提下安命。庄子说 :“知穷之有命 ,知通之有时 , 临大难而不惧 ,圣人之勇也。” (·) 又说 ,“达命 之情者 ,不务知之所无奈何”, (·) “达大命者

随”。 (·) 在《大宗师》篇中 ,庄子以寓言形式 解释了人在必然性面前的态度 :子舆与子桑两人是 朋友 ,有一次久雨十日 ,子舆知道子桑在家陷入了生 活的困境 ,便携带着一些粮食去看望子桑 ,来到子桑 的门口 ,看见子桑在鼓瑟 ,感叹命运之捉弄 ,不时骂

,子舆则劝解道 :“父母岂吾贫哉 ? 天无私覆 ,地 无私载 ,天地岂私贫我哉 ? 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 ! 然而至此极者 ,命也夫 ! ” 庄子的这种安命不是否定“命”这种必然性所 带给人生的种种困境 ,而是表现为对这种必然性的 顺从。顺从涵盖超越之义。因此 ,庄子的安命论表 现出独特的超越方式 ,即对生命困境的双重超越 :既 是对来自于自然和社会的外在客观性力量的超越 , 又是对来自于个体生命自我的内在主观性力量的超 越。前者表现为“法天” (·) 后者表现为“贵 真”。 (·) 简言之 , 庄子认为人不可抗拒“命”, 但人可以从精神上超越“命”。这是庄子对“命”的 超越的主要指向。 [ 9 ] “法天”即顺应自然 ,与“安命” 一样 ,表现出对必然性的超越。而“贵真”是指向生 命自我的本性的 ,因而属于内在的超越。这两者是

一致 的。庄 子 又 说 : “真 者 , 所 以 受 之 于

天。” (·) 可见 ,“真

之“性”。而“性”规定着事物的功能和范围 ,使其只 能这样而不能那样。因此 , “性”与“命”相通。于

,庄子认为 ,在理想状态下 ,在应然领域里 ,“真” 即“性”即“天”也即“命”,“贵真”即“尊性”即“法 天”也即“安命”。“天”即自然 ,进而即自然而然、本 来如此 ,它表明自然界和社会的一切变化都是“天

(《庄子·齐物论》) 的结

籁”, (《庄子·齐物论》) 皆为“咸其自取 ”

,没有任何其他原因使其如此。自然界如此 ,人事 也是如此。庄子曰 :“死生 ,命也 ;其有夜旦之常 ,天 也。” (·) 人有生必有死 ,这是“命”,是必然 性。而这种生死变化就象自然界的昼夜更替一样 , 是天然如此、自然而然的变化。生死如此 ,其它问题

, 其它问题 ? ” ( 《 庄 子 · 寓 言 》 )

?(·) 这即是说 ,事物为什么是这样的开始

》 ) 这即是说 , 事物为什么是这样的开始 莫不如此 , 均是必然的、命定的 ,

莫不如此 ,均是必然的、命定的 ,同时又是自然的、无 目的的。而“天”(自然 ) 意味着对主宰者的否定 , 因而具有超越性意义。安于固然之理也即顺应自然 之道 ,亦是事物的真性之本。庄子说 :“且夫得者 , 时也 ,失者 ,顺也 ;安时而处顺 ,哀乐不能入也。此古 之所谓悬解也。” (·) 有生必有死 ,这是固然 之理、本然之性 ,不可违抗。人只能对之采取不执即 安命的态度 ,做到“安时而处顺”。人若能这样 ,即 可超越“哀乐”之情 ,获得“悬解”效果 ,从必然性的 束缚中解脱出来 ,得到精神上的最终解放 ,体验到心 灵上的绝对自由。可以说 ,庄子安命的主张 ,本质上 是一种在理智、理性的基础上 ,通过精神修养实现对 死亡恐惧的克服、世事纷扰的超脱、哀乐之情的消 融 ,从而形成一种安宁恬静、“逍遥无待”的心灵世 界 ……“归精神乎无始 , 而甘冥乎无何有之

乡”。 当然 ,按照唯物论的观点来看 , 庄子这一套“安 命”哲学显然并不能实质性地改善人的生命存在状 况 , 也并不改变任何人的命运 , 在整体上看是消极 的。但是它对于某些遭遇不幸事件打击、身处无可 奈何境地的个人来说 , 也不失为对凄惨人生的一种 慰藉 , 对悲惨命运的一种安抚 ,它可以使人不至于 陷溺于悲观绝望的心境 , 因而至少可以说具有心理 医疗的作用。而如果精神在这种慰藉与安抚中得到 了某种程度的解脱与超越 ,则这种消极的命运观就 可以转化为积极的人生态度。

可以转化为积极的人生态度。 ( 《庄子·列御寇》 )

(《庄子·列御寇》)

”是源于自然的。其即源

三、墨家的非命观

于自然 ,则当与自然同性 ,则当为天然而有、不加雕 琢之意。而正如蹄践霜雪、毛御风寒、吃草饮水、翘 足而奔是“马之真性”, (·) 水不杂则清是“水

之性” (·) 一样 ,人的生理本然 (“真”)就是人

墨家是中下层民众的代言人 ,中下层民众在当 时具有一定的力量 , 他们不安于在旧秩序中的地

, 迫切要求改变现状 , 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

, 他们不安于在旧秩序中的地 位 , 迫切要求改变现状 , 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

1

赵 明 :评先秦哲学中的命运观

·29·

变自身的社会地位。墨家的命运观中表现出一种积 极向上的激情 ,强烈地反对命定论 ,他们认为命定论 使人相信命运而不强力从事 ,因而使赏罚失去作用 , 人伦遭受破坏 ,社会出现混乱。墨子强调人要发挥 主观能动性 , 倡导自强精神 , 通过不懈努力来改变 自己的命运。他说 :“官无常贵 , 而民无终贱 , 有能 则举之 , 无能则下之。”“虽在农与公肆之人 , 有能 则举之 , 高予之爵 , 重予之禄 , 任之以事 , 断予之 令”。“不肖者抑而废之 , 贫而贱之以为徒 役”。 (·) 墨子相信通过自身的努力 , 积极进 取 , 而不是依靠上天的恩赐 , 平民也可以改变自己 命运。为此 , 他身体力行地去宣传自己的学说 , 为 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而不懈努力 , 四处奔走。墨子 提出“非命”的目的是倡导一种积极有为的人生哲 学 , 希望人们从“天命”的压迫下解放出来 , 让人们 发现并运用自身的力量 , 自主自立 , 掌握自己的命 运。在《非命》上中下三篇中 ,墨子主要反对懒惰思 想 ,主张人应该积极有为。他说 :“今也王公大人所

以蚤朝晏退 ,听狱治政 ,终朝均分而不敢怠倦者 ,何 也 ? :彼以强为治 ,不强必乱 ;强必宁 ,不强必危 , 故不敢怠倦。今也卿大夫之所以竭股肱之力 ,殚其 思虑之知 ,内治官府 ,外敛关市山林泽梁之利 ,以实 官府 ,而不敢怠倦者 ,何也 ? :彼以为强必贵 ,不强

必贱 ;强必荣 ,不强必辱 ,故不敢怠倦。今也农夫之 所以蚤出而暮入 ,强乎耕稼树艺 ,多聚菽粟 ,而不敢 怠倦者 ,何也 ? :彼以为强必富 ,不强必穷 ;强必 饱 ,不强必饥 ,故不敢怠倦。” (·) 最后墨子得 出结论 :“今天下之士君子 ,中实将欲求兴天下之 利 ,除天下之害 ,当若‘有命 ’者之言 ,不可不强非 也。曰 ; 命者 , 暴王所作 , 穷人之术 , 非仁者之言

也。” 但是 ,墨子的非命观点并不是直接针对孔子而 言的 ,在现存的《墨子》著作中 ,并没有直接批评孔 子的言论 ,他主要是针对民间的命定论者和孔子的 弟子中的部分命定论者。墨子说 :“执有命者以杂 于民间者众。” (·) 这些“执有命者 ”的观点 是 :“命富则富 ,命贫则贫 ,命众则众 ,命寡则寡 ,命 治则治 ,命乱则乱 ,命寿则寿 ,命夭则夭 ,虽强劲 (

)何益哉 ?(·) 墨子批评了“有强执‘有 命’以说议者”的观点 :“有强执‘有命 ’以说议曰 :

孟》篇 ,墨子对既坚持有命 ,又主张必学的矛盾观点 进行了批评 :“公孟子曰 :‘贫富寿夭 ,()然在 天 ,不可 益’,又曰 :‘君子必学。’子墨子曰 :‘教人 , (将头发包裹起来 )而去亓

()冠也 ! ’” (《墨子·公孟》)

可以说 ,墨子的非命论是继孔子之后又一次把 人的主体性的另一面以系统的理论形式表达了出 来。在墨子的观念里 ,决定人最终命运的已是人自 身 :贤愚依靠个人的努力 ,祸福由于自召 ,人们只要 努力从事 ,最终就能获得富足、安宁和幸福。这里显 示的人的主体性 ,有别于孔子那种向内求善的价值 主体性 ,而是向外求知并付诸力作的行动主体性。 墨子的这种理念 ,充分反映了墨家及其所代表的阶 层积极向上、乐观进取的人生态度。 总之 ,先秦哲人对待命运态度基本上是理性的 , 他们在承认命运的同时 ,多持一种达观的态度 ,强调 人在命运面前保持一种积极进取的态度 ,这是中国 传统人生哲学的主流。在今天 ,这可以使我们以一

种宁静达观的气度 , 面对现实、面对人生、面对生活 中的不顺利 ,以一种自觉的思想、修养来提高我们的 人生境界。

中的不顺利 , 以一种自觉的思想、修养来提高我们的 人生境界。
中的不顺利 , 以一种自觉的思想、修养来提高我们的 人生境界。

参考文献 :

[

1 ]陈戍国点校. 四书五经 ·诗经 [M ]. 长沙 : 岳麓书社 ,

1991.

[

2 ]陈戍国点校. 四书五经 ·左传 [M ]. 长沙 : 岳麓书社 ,

1991.

[

3 ]郑家栋. 神性论 ,儒教的观点 [A ]. 何光沪 ,许志伟主编. 对话 :儒释道与基督教 [M ].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

, 1998.

[

4 ]李学勤. 荆门郭店楚简中的子思子 [ J ]. 文物天地 , 1998, (2). 先秦儒家著作的重大发现 [A ]. 中国哲学第 20

[M ].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 , 1999.

[

5 ]湖北省荆门市博物馆. 郭店楚墓竹简 [M ]. 北京 :文物出

版社 , 1998.

[

6 ]傅佩荣. 儒道天论发微 [M ]. 台北 :台湾学生书局 , 1985.

[

7 ]陈代波. 儒家命运观是消极宿命论吗 [ J ]. 上海交通大学

(哲学社会科学版 ) , 2004, (2).

[

8 ]张岱年. 中国哲学大纲 [M ].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 1982.

[

9 ]李明珠. 论庄子对“命”的超越 [ J ]. 安徽教育学院学报 ,

[ J ]. 安徽教育学院学报 , ( 《墨子·非命下》 ) ‘寿夭贫富 ,安危治乱
[ J ]. 安徽教育学院学报 , ( 《墨子·非命下》 ) ‘寿夭贫富 ,安危治乱

(《墨子·非命下》)

‘寿夭贫富 ,安危治乱 ,固有天命 ,不可损益。穷达、 赏罚 ,幸否有极。人之知力
‘寿夭贫富 ,安危治乱 ,固有天命 ,不可损益。穷达、
赏罚 ,幸否有极。人之知力 ,不能为焉。’……而儒
者以为道教 ,是贼天下之人者也。” (《墨子·非儒》) 在《公
2000, (1).
责任编辑 :  邓 刚 责任校对 :  谢闰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