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0

3

从吐鲁番文书看唐代西州县以下行政建制
刘再聪

内容提要 : 贞观十四年 , 侯君集率兵平定高昌国后 , 唐朝政府在该地设置西州 , 属于正州 。据传世文


献记载 , 唐朝在西州推行与内地一样的州县制度 。但是 , 县以下的行政建制阙载 。本文根据出土文书
证明 , 唐朝实行于内地的县以下的乡里制度也推行于西州地区 。但是 , 由于地理条件的差异 , 西州地
区乡里制度与内地不尽相同 , 西州地区没有发现 “村 ”的建制 。但这并不表明是乡里制度的变通 , 而
是唐朝执行该制度严格的象征 。
关键词 : 吐鲁番出土文书  乡里制  西州
中图分类号 : D693162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2 —4743 ( 2006 ) 03 —0041 —09  

问题的提出

贞观十四年 , 侯君集率兵平定高昌后 , 巩固统治便为当务之急 。太宗斥驳群臣 “依旧为


国 ” 之议 , 力主设西昌州进而改设西州 , ② 西州性质也由羁縻州一跃而变为正州 , ③ 《文馆词

林 》收贞观年间 《慰抚高昌文武诏 》云 : “今即于彼置立州县管领 , 尔等宜各竭其诚节 , 禀受朝


风 。”《巡抚高昌诏 》云 : “高昌之地 , 虽居塞表 , 编户之氓 , 咸出中国 , 自因隔绝 , 多历年所 。
朕往岁出师 , 应时克定 , 所以置立州县 , 同之诸夏 。”④ 可知 , 西州的各种制度必须与内地无异 。
可是 , 材料仅仅提及州县一级的行政机构与内地相同 , 那么 , 县以下的建制又如何呢 ?

一 、西州乡里村坊制度之执行与 “村 ”之阙载

唐朝建立之后 , 在县以下大力推行乡里村坊制度 。《通典 》引唐令云 :

3 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 “历史上塔里木盆地南缘绿洲的土地开发与沙漠化研究 ”阶段性成果 。


① 〔唐 〕吴兢编著 : 《贞观政要 》卷 9 《安边 》, 上海古籍出版社 , 1978 年 , 第 279 页 。
② 〔宋 〕王溥撰 : 《唐会要 》卷 95 《高昌 》, 中华书局 , 1990 年 , 第 1702 页 。
③ 胡戟 、李孝聪 、荣新江 : 《吐鲁番 》云 : “ (西昌州 ) 应属于羁縻州性质 ”, 三秦出版社 , 1987 年 , 第 54 页 。
④ 〔唐 〕许敬宗编 , 罗国威整理 : 《文馆词林校证 》, 中华书局 , 2001 年 , 第 248、 249 页 。
・41・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域研究 》 2006 年第 3 期

诸户以百户为里 , 五里为乡 , 四家为邻 , 五家为保 。每里置正一人 (若山谷阻险 ,


地远人稀之处 , 听随便量置 ) , 掌按比户口 , 课植农桑 , 检察非违 , 催驱赋役 。在邑居
者为坊 , 别置正一人 , 掌坊门管钥 , 督察奸非 , 并免其课役 。在田野者为村 , 村别置村
正一人 , 其村满百家增置一人 , 掌同坊正 。其村居如 [不 ] 满十家 , 隶入大村 , 不得
别置村正 。 ……诸里正 , 县司选勋官六品以下白丁清平强干者充 。其次 , 为坊正 。若当
里无人 , 听于比邻里简用 。其村正取白丁充 , 无人处 , 里正等并通取十八以上中男 、残
疾等充 。①
由于西州被定性为正州 , 所以 , 律令所规定之乡里村坊制度也将大行于西州 。② 《元和郡县
图志 》记唐西州在开元时有 “乡二十四 ”, ③ 分属高昌 、天山 、交河 、柳中 、蒲昌五县 。吐鲁番
出土文书中记载西州乡之数目多达二十几个 , 分属于五县 , 而且大多数归属明确 。④ 里的设置及
里正活动 , 在出土文书中也有诸多反映 , 这里无需举例 。为了便于说明问题 , 仅仅将可以认定的
乡里名称列表如下 :

  说明 : 本表依据张广达 《唐灭高昌国后的西州形势 》相关内容改制 。王素 、李方 《吐   


鲁番出土文书人名地名索引 》对高昌县所属里的划分与此表略有不同 , 读者可参考 。
由于资料有限 , 表中的乡里没有考虑时间因素 。根据 《太平寰宇记 》卷 56 西州条记
载 , 推测蒲昌县的乡有两个 。

① 〔唐 〕杜祐撰 , 王文锦等点校 : 《通典 》卷 3 《食货三 》乡党条 , 中华书局 , 1996 年 , 第 63 ~64 页 。仁井田


陞定为开元二十五年 , 见 《唐令拾遗 》卷 9 《户令 》, 京都大学出版会 , 1983 年 , 第 215 页 。
② 有关律令内容的详细辨析请参见拙稿 《唐朝 “村 ”制度研究 》, 厦门大学博士论文 , 2003 年 , 第 30 ~59 页 。
③ 〔唐 〕李吉甫撰 , 贺次君点校 : 《元和郡县图志 》卷 40 《陇右道下 》, 中华书局 , 1983 年 , 第 1030 页 。
④ 张广达 : 《唐灭高昌国后的西州形势 》, 收入 《西域史地丛稿初编 》, 上海古籍出版社 , 1995 年 ; 李方 、王
素 : 《吐鲁番出土文书人名地名索引 》附录 《唐西州高昌县乡里表 》备注 , 文物出版社 , 1996 年 , 第 483
页。
・42・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吐鲁番文书看唐代西州县以下行政建制

  关于坊的记载比较少 , 也比较零散 , 所以我们对有关坊正及坊名的记载略举几例 :


《唐贞观十七年 ( 643 年 ) 何射门陀案卷为来丰患病致死事 》①:
14        亲 , 若为肯好供给
15       不觅医治 , 仍显是
16       看并问坊正 , 来丰
        (中略 )         
21   节义坊正麴伯恭 十八   恭
22   恭辩 : 被问来丰身患 为检校不申文牒致
23   理而死者 。谨审 , 其来 四月内 , 因患至此 , 奉前
24   赵隽处分 。令于坊 置 , 即于何射门陀
        (后略 )     
《武周州公廨白直课钱文书 》② 记 : “未有申处 县已差坊正 ”
。有关坊正的文书还

有 《唐永徽元年 ( 650 年 ) 坊正张延太残牒 》 、《唐麟德二年 ( 665 年 ) 坊正傅某牒为追送畦海
员身到事 》④ 等 。《唐西州高昌县诸坊杂物牒 》⑤ 则记载有若干坊名 : “安乐坊 、崇教坊 、大顺
坊 、 □□坊 、永和坊 、 □ 坊 ……”《唐景龙三年 ( 709 年 ) 十二月至景龙四年 ( 710 年 ) 正月
西州高昌县处分田亩案卷 》⑥ 中也出现安乐坊的名称 , 同时记载 : “严住君 。右奉判坊追住君过
对者 。依追到 , 今将随送 , 谨以状言 , □□状如前谨牒 。”
综合以上文书 , 可以看到 : 唐代西州有以 “崇教 ”
、“安乐 ”等追求教化 、反映民意的坊名 。
坊正出现的最早时间是贞观十七年 , 距离收复高昌仅仅三年时间 。坊正直接受县司的支遣 , 执行
接待 、追逃 、征赋等各种任务 , 符合唐令的规定 , 坊具有基层行政组织的职能 。可见 , 唐朝在西
州推行与内地一样的乡里制度 。可是 , 在肯定西州推行乡里制的同时 , 我们也注意到 , 出土文书
中没有出现 “村 ”的记载 。⑦ 没有村的出现 , 是否就意味着没有在田野居住者 。难道西州数万百
姓全部居住在州县城郭之内 , 抑或是村坊制度在西州地区有所变通 ? 通过探讨得知 : 西州百姓虽
然没有全部住在州县城郭之内 , 但绝大多数住在城内是实 。因为西州多城 , 西州的城除过州县之
郭邑外 , 还有众多乡城和里城 。

二 、西州 “城 ”之考察

西州多城是历史遗留 , 多城现象与地理条件有关 。该地区的城很早就出现在文献记载中 ,

① 国家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武汉大学历史系编 :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6 册 , 文


物出版社 , 1981 ~1991 年 , 第 6 册 , 第 4 ~5 页 。
②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205 页 。
③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5 册 , 第 34 页 。
④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6 册 , 第 459 页 。
⑤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380 页 。
⑥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510 页 。
⑦ 据本人检索 , 最早明确提出 “西州有坊而无村 ”论者为卢向前 , 见氏之 《唐代西州土地关系述论 》, 上海古
籍出版社 , 2001 年 , 第 72 页 。
・43・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域研究 》 2006 年第 3 期

《史记 》
、《汉书 》称西域为城郭之国 。据研究 , 在高昌国时期 , 文献及文书所记载的城几近 30
座 , 而且绝大多可以肯定是县城 。① 唐朝讨平高昌国后也据城设交河等 5 县 。 5 县之下 , 又置 24
乡 。可以肯定的说 , 24 乡也均据城而设 。可以得到出土文书证明的乡城有 : 高宁城 、武城城 、
安乐城 、南平城等 。四地作为乡 , 无须赘述 , 下面仅仅举出有关城的记载 。
高宁城  大谷文书 2389 号 《西州高昌县给田文书 》② 记有高宁城 , 高宁城的名称同时还见
于大谷文书 2865 号 《西州高昌县退田文书 》③、《唐马寺尼诉令狐虔感积欠地子辞稿 》④、《唐大
历四年 ( 769 年 ) 后马寺请常住田改租别人状 》⑤ 等文书 。高宁城在高昌城东二十里 , 隶属于柳
中县 。城内有百姓居住 , 也有寺院建筑 。
武城城  《唐神功二年 ( 698 年 )  羔墓志 》⑥ 记有武城城 , 武城城的名称同时还见于 《唐
显庆五年 ( 660 年 ) 残辞 》⑦、大谷文书 1231 号 《西州高昌给田文书 》⑧ 等文书 。武城城在高昌
城西十里左右 , 属于高昌县 。
安乐城  《唐景龙二年 ( 708 年 ) 西州交河县安乐城宋悉感举钱契 》⑨ 记有安乐城 , 安乐城
υ
λg
的名称同时还见于 《唐开元三年 ( 715 年 ) 交河县安乐城万寿果母姜辞 》 、《唐开元二年 ( 714
年 ) 帐后西州柳中县康安住等户籍 》 (四 ) λϖg 等文书 。安乐城属于柳中县 。
ω
λg ξ
λg
南平城  《唐匡遮 □奴莫贺吐辩辞 》 记有南平城 , 南平城名称同时还见于 《唐残状稿 》 。
《新唐书 ・地理志四 》记西州西南有南平 、安昌两城 , 南平城属于天山县 。
上述各地 , 既名乡 , 又称城 , 当为西州众城中之一部分 。又 , 位于高昌城北二十里的新兴
城 , 也有学者认为是乡城 。λψ
g
另安昌城 、酒泉城等也有百姓居住及田地 , 具体性质暂时无材料证
明 。至于乡城规模大小 , 今已难详考 。亲自考察过新疆的黄文弼论述高昌众城规模时说 : “盖当
ζ
λg
时有城者 , 虽有城之名 , 而实无城 , 不过为一街市者 , 故皆以镇名之 。” 若是 , 可知其规模之
小 。虽然如此 , 作为乡的规模已是绰绰有余 。高昌国时期的县治之所 , 如  林 、横截等城则降级
为里名 。虽然降为里 , 但城的存在是可以肯定的 。据此可以推测 , 西州所有的乡 、里均依城而
设 。百姓就居住在州县城 、乡城及里城里面 。《唐开元二十一年 ( 733 年 ) 西州蒲昌县定户等案

① 郑炳林 : 《高昌王国行政地理区划初探 》, 载 《西北史地 》 1985 年第 2 期 。


② 小田义久 : 《大谷文书集成 》壹 , 京都株式会社法藏馆 , 1984 年 , 第 94 页 。
③ 《大谷文书集成 》壹 , 第 120 页 。
④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10 册 , 第 294 页 。
⑤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10 册 , 第 295 页 。
⑥ 侯灿 : 《麴氏高昌王国郡县城考述 》, 载 《中国史研究 》 1986 年 1 期引文 。
⑦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6 册 , 第 105 页 。
⑧ 《大谷文书集成 》壹 , 第 31 页 。
⑨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504 页 。
υ
λ
g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8 册 , 第 73 页 。
ϖ
λ
g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8 册 , 第 285 页 。
ω
λ
g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107 页 。
ξ
λ
g 柳洪亮 : 《新出吐鲁番文书及其研究 》, 新疆人民出版社 , 1997 年 , 第 88 页 。
ψ
λ
g 〔日 〕小笠原宣秀 、西村元佑 : 《唐代徭役制度考 》, 载 《西域文化研究会 》第三 , 1959 年 。收入姜镇庆 、
那向芹译 : 《敦煌学译文集 》, 甘肃人民出版社 , 1985 年 , 第 949 页 。
ζ
λ
g 黄文弼 : 《高昌疆域郡城考 》, 《国学季刊 》第 3 卷第 1 号 , 1932 年 3 月 。又见黄文弼 : 《西北史地论丛 》, 上
海人民出版社 , 1981 年 , 第 153 页 。
・44・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吐鲁番文书看唐代西州县以下行政建制

卷 》云 : “但蒲昌小县 , 百姓不多 , 明府对乡城父老等定户 , 并无屈滞 ; 人无怨词 , 皆得均


平 。”① 所言即为乡城 。

三 、西州 “城主 ”为执掌城门者

西州的城设有城主 。《唐某人与十郎书牍 》称 : “当城置城主四 、城局两人 。坊正 、里正 、


横催等在城有卌余人 , 十羊九牧 。”② 前引文记武城城也有城主 。至于城主的性质 , 学者们认识
不同 。王永兴谈到沙州寿昌城主的问题时 , 认为 : “唐朝的官制里没有城主这一官职 。城主是西
域有些国家的制度 。”敦煌出现城主是其影响 , 其意义与高昌国的城长 、城令 、城主相同 。③ 20
年后 , 日人西村元佑在研究同一批文书时认为 , 城主即为乡长或者乡官 。④ 近又有论者认为 , 城
主由家庭富裕者充当 , 以百姓的身份兼任 。⑤ 沙州 、西州均为边地正州 , 位置相近 , 情况相同 ,
城主的性质也一样 。这里在前人的基础上进一步讨论如下 :
首先 , 城主并非仅仅见于西域 , 南朝陈即有 。史记开皇三年四月 “己丑 , 陈郢州城主张子
讥遣使请降 , 上以和好 , 不纳 ”⑥。唐律中也有城主之说 。《唐律 ・卫禁律 》“越州镇戍城垣条 ”⑦
规定 :
若擅开闭者 , 各加越罪二等 。即城主无故开闭者与越罪同 。未得开闭者 , 各减已开
闭一等 。”疏议曰 : “擅 , 谓非时而开闭者 。州及镇 、戍 、武库门而有非时擅开闭者 ,
加越罪二等 , 处徒二年 。县城以下 , 擅开闭者 , 并加越罪二等 。 ‘城主无故开闭者 ’,
谓州 、县 、镇 、戍等长官主执钥者 , 不依法式开闭 , 与越罪同 。其坊正 、市令非时开闭
坊 、市门者 , 亦同城主之法 。
知 , 唐朝有城主称谓 , 其身份之一是主管州 、县 、镇 、戍等城门开闭者 。从非时开闭 , 被量以与
坊正 、市令同等惩罚的规定看 , 城主的地位不高 。因有 “县城以下 ”之说 , 故城主的责任有大
小之分 。从 “长官主执钥者 ”的记载看 , 州 、县 、镇 、戍的城主似乎不单设 , 有时由长官们兼
任 。从名称看 , 虽然与坊正 、市令同执一役 , 但有城主与令 、长之别 , 其原因在于城与坊的区
别 , 有城者即称城主 。《唐律 ・擅兴律 》“主将守城弃去 ”条疏议曰 : “主将者 , 谓主领人兵 , 亲
为主将者 。或镇将 、戍主 , 或留守边城 , 州县城主之类 。”⑧ 也表明城主的任务为主守城池 。所

①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9 册 , 第 98 页 。
② 《吐鲁番文出土书 》第 9 册 , 第 140 页 。
③ 王永兴 : 《敦煌唐代差科簿考释 》, 载 《历史研究 》 1957 年第 12 期 。又见沙知 、孔祥星编 : 《敦煌吐鲁番文
书研究 》, 甘肃人民出版社 , 1984 年 , 第 301 页 。
④ 〔日 〕西村元佑 : 《通过唐代敦煌差科簿看唐代均田制时代的徭役制度 — ——以大谷探险队携来的敦煌和吐鲁
番古文书为参考史料 》, 《中国经济史研究 — ——均田篇 》, 同朋社 , 1977 年 , 汉译文见 《敦煌学译文集 》, 甘
肃人民出版社 , 1985 年 , 第 1074 ~1076 页 。
⑤ 沙知 : 《唐敦煌县寿昌城主小议 — ——兼说城主 》, 《敦煌学 》第 18 辑 , 1992 年 。周绍良 : 《说城主兼论寿昌是
镇是县 》, 陕西师范大学古籍所编 : 《古典文献研究集林 》第三集 《庆祝黄永年先生七十寿辰论文集 》, 1995
年 。参见荣新江 : 《八世纪下半叶至九世纪初的于阗 》 ( 《唐研究 》第三卷 , 350 页 ) 介绍 。
⑥ 〔宋 〕郑樵 : 《通志 》卷 18 《隋纪十八 》, 台北新兴书局 , 1965 年 , 第 346 页 。
⑦ 〔唐 〕长孙无忌撰 , 刘俊文笺解 : 《唐律疏议笺解 》卷 8, 中华书局 , 1996 年 , 第 634 页 。
⑧ 《唐律疏议笺解 》卷 10, 第 1192 页 。
・45・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域研究 》 2006 年第 3 期

以 , 从律文规定看来 , 城主也为唐制所设 , 城主的身份应是执掌城门开闭者 。至于有其他方面的


权力 , 则当是身份性待遇 。
西州乡城有城主 , 乡城属于 “县以下者 ”
。乡城城主身份与乡老有别 , 《武周天授二年 ( 691
年 ) 安昌合城老人等牒为勘问主簿职田虚实事 》① 记 :
1  行旅之徒 , 亦应具悉 , 当城渠长 , 必
2  是细谙知地 。勋官灼然可委 。问合
3  城老人 、城主 、渠长 、知田人等 , 主簿
4  去年实种几亩麦 , 建进所注虚
5  实 , 连署通状者 。
城主与老人并列 , 且排在老人之后 , 应该不是乡老 、耆旧 , 前引文书表明一城有四个城主 。城主
自己也佃种土地 , 《武周西州高昌县顺义乡人严法药辞为请追勘桑田事 》② 记 :
1  义乡人严法药辞
2  卌五步 (东渠西渠南荒北渠佃人李康师 )
3  给得上件人桑田四
4  复经附籍迄 。其地见
5  城主积岁佃地亩
6  陈 。请追李康师勘
城主李康师自己佃种的田地已经 “附籍 ”, 但却尚未转交 。虽然有仗势营私之嫌 , 但地位之低下
也由此可见一斑 。根据文书记载 , 城主人选的确定由县府依照程式进行铨拟 。《唐西州某县事
目 》记 : “□□□为州县录事 、仓督 、城主准式铨拟讫申事廿五日付 。”③ 表明唐朝对城主的任用
有制度性规定 。
可见 , 西州地区的城主是唐朝制度的产物 , 主要职责是掌城门开闭 。

四 、西州无 “村 ”现象之思考

检索文献及出土文书 , 目前没有发现有关西州 “村 ”的记载 。西州地区是没有村组织呢 ,


还是由于阙载仅仅没有被发现 ? 目前还无法给予肯定回答 。不过 , 如果将西州与其毗邻的沙州等
地进行类比推理 , 在目前的研究阶段 , 可以认为前一种情形存在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
首先 , 沙州一带与西州地区一样 , 百姓居城现象比较普遍 。在敦煌 , 百姓往往有城内舍与城
外舍 , 但城外舍位于田野 , 为经营农事之临时住所 , 百姓主要寄住城内 。在出土的宅舍博换 、买
卖契约中 , 甚至有在某乡 (或者两乡 ) 的百姓之间买卖位于沙州城内某坊宅舍的事实 。④ 大谷文
书 2835 号 《周长安三年 ( 703 年 ) 三月括逃使牒并敦煌县牒 》记 , 甘 、肃 、瓜 、凉 “等州 , 以

①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8 册 , 第 157 页 。
②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276 页 。
③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7 册 , 第 341 页 。
④ 唐耕耦 、陆宏基编 : 《敦煌社会经济文献真迹释录 》第二辑 , 书目文献出版社 , 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
心 , 1982 ~1990 年 , 第 1 ~22 页 。以下简称 《真迹释录 》

・46・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吐鲁番文书看唐代西州县以下行政建制

田水稍宽 , 百姓多悉居城 , 庄野少人执作 ”①。可以认为唐代的敦煌地区也有许多乡城和里城 ,


这些情况与西州相类似 。
当然 , 多城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没有村 。敦煌出土各类文书达好几万个卷号之多 , 社会经济文
书涉及面极为广泛 , 乡 、里 、坊等基层组织名称的记载甚为丰富 , 但关于村的记载极为稀少 , 与
乡 、里 、坊相比 , 显得极不协调 。这种事实显示 : 沙州的村组织也比较少 (其中文书性质 —
——
以佛经为主等因素暂不考虑 ) 。翻阅敦煌出土材料 , 可将有关记载归类如下 : 首先 , 有相关村组
——百尺村 。② 伯 2657、 2803、 3018、 3559 残卷缀成的天宝十载 《敦煌
织的记载 : 有具体村名 —
县差科簿 》中有村正长的设置记载 。具体村名及村正长的记载各仅仅检索到一例 。其次 , 有关
于村内社会生活的相关记载 : 如 “今对枝亲村邻 , 针量分割 ”③、“侯阴兼行巷村邻押抄示名为 □
、④ “仗於结角 , 村内开老人之心 ”⑤ “大中 □年 □月 □日儒风坊西巷村邻等 ”⑥ 等 。最后 ,

有官府下发的征发各种赋役的公文 : 大谷文书 2836 号 《周长安三年 ( 703 年 ) 三月敦煌县录事
董文彻牒 》末尾县判官 “泽 ”的批语为 :
17  准牒下乡 , 及榜示村
18  坊 , 使家家知委 , 每季
19  点检 , 有不如法者 , 随犯科
20  决 。谘 , 泽  白
大谷文书 2838 号 《周长安三年 ( 703 年 ) 前后敦煌县牒 》⑦ 记 :
1  乡耕耘最少 , 此由社官 、村
2  正不存务农 , 即欲加决 。正属
3  农非 , 各决贰拾 。       (后略 )
综观上述记载 , 应该确信 , 在沙州有 “村 ”的建制 。分析沙州的村制情况 , 可以发现 , 若
从文书内容的角度出发 , 只要有 “村 ”的建制 , 在文书中 , 至少在官府针对村乡事务下发的公
文中有所反映 。以此为基点 , 可以分析西州的情况 。
与敦煌文书相比 , 吐鲁番出土文书虽然在数量上明显要少得多 , 完整性也次 , 但吐鲁番出土
各种材料中也不乏关于乡 、里 、坊名称的记载 , 在系统梳理县 、乡 、里基层行政体系方面 , 文书
所记足资核证 。所以 , 假若有村的存在 , 出土的各类文书中也不能不留一点痕迹 。尽笔者之力 ,
尚未检索到有关西州 “村 ”组织的任何记载 , 有关 “村 ”事务的描述也不见 。至于官府相关公
文可引 《唐开元二十二年 ( 734 年 ) 西州高昌县申西州都督府牒为差人夫修堤堰事 》⑧、《唐开廿

① 池田温 : 《中国古代籍帐研究 》录文 ,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报告 , 1979 年 , 第 342 页 。《大谷文书集成 》


壹 , 第 105 页 。
② 伯 3234 背 《甲辰年 ( 944 年 ) 二月沙州净土寺东库惠安惠戒手下便物历 》, 《真迹释录 》第二辑 , 第 214 页 。
③ 斯 6537V3 《分书 (样式 ) 》, 《真迹释录 》第二辑 , 第 181 页 。
④ 伯 2161 《残契 》, 《真迹释录 》第二辑 , 第 21 页 。
⑤ 斯 5693 《瓜沙两郡大事记并序残卷 》, 《真迹释录 》第一辑 , 第 79 页 。
⑥ 斯 2041 《唐大中某年儒风坊西巷村邻等社约 》, 《真迹释录 》第一辑 , 第 270 页 。
⑦ 池田温 : 《中国古代籍帐研究 》录文 , 第 344 页 。两件文书又分别见 《大谷文书集成 》壹 , 第 107 页 、 109
页。
⑧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9 册 , 第 107 页 。
・47・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域研究 》 2006 年第 3 期

二年 ( 734 年 ) 西州都督府致游奕首领骨逻拂斯关文为计会定人行水浇溉事 》① 两例进行探讨 。


第 1 件文书中记有 “夷胡户 ”, 其的范围很广 , 应当包括寄住在西州领内的伊兰系胡人及游
牧部落民 。② “夷胡户 ”与突厥部落有关 , ③ 为游奕突厥骨逻拂斯部落 , ④ 属于西州城傍 。⑤ 第 2
件文书提到 “西面武 ”当为西面武城乡 , 表明 “夷胡户 ”的活动范围在高昌县西面一带 。
虽然他们与当地百姓一起参加了堤堰的修塞 , 但在征发夫役时却需要州府的同意 , 即意味着他们
有着较大的自治性特权 。⑥ “夷胡户 ”的存在及游牧于城周围地区 , 与西州的编户民众形成对比 ,
恰好说明编户居民居住在城内的事实 。
日本宁乐美术馆藏吐鲁番文书 《唐西州都督府牒蒲昌县为寇贼在近 、镇戍烽堠督察严警事 》
记 : “寇贼在近 , 今又 百姓 , 并散在田野庄坞 ……”⑦ 文书虽然残缺 , 然基本可知 , 西州地
区 , 在野外有群牧 、庄坞等 , 但不存在 “村 ”组织 。因此 , 西州地区 “村 ”组织的阙载 , 似乎
不应该理解为文书阙载而致 , 应是该地没有村组织之反映 。所以 , 目前应得出如下结论 : 西州在
县以下实行乡里村坊制度 , 乡下面有里 , 乡有乡城 , 里有里城 , 坊在州县城郭内 , 而 “庄坞 ”
尚未规化为村组织 。或许后世材料能够支持我们的判断 , 金宣宗时 , 西州由回纥人统治 , “其国
人皆邑居 , 无村落 。”⑧ 当然 , 未见到村的记载 , 并不意味着唐在西州制度的特殊 , 只能说明由
于自然条件的限制 , 很少有人居住于城外 。

几点余论

西州在唐朝势力到来之前 , 属于高昌国时期 。高昌国有自己的王及各级地方行政机构 。唐朝


新创 “村 ”制 , 乡里村坊共同入令 , 浑为一系 。乡以里而成 , 村与坊相应 。而令为王朝之刑书 ,
国政之所依 , 既行于王土 , 应当无违 。西州地区既然已属正州 , 当也不例外 。实施事实已得到出
土文书的证明 。不过经过上述讨论 , 还有几点值得注意 :
文书中西州乡城设里的记载 , 证明唐代在非州县郭邑的 “城 ”内设置里 。这一事实有助于
我们对唐令中将坊的设置限定在 “两京及州县之郭内 ”规定的理解 。而里与村除了表现户数与
地域的意义区别外 , 两者似乎在分布区域上也有一定的区别 , 村只能分布在真正的城外 , 而里则
不尽然 。谈到这里 , 我们似乎感觉到了日本学者宫川尚志说法的合理性 。宫川尚志认为 : 南朝的

① 《吐鲁番出土文书 》第 9 册 , 第 104 页 。
② 荒川正晴 : 《唐代吐鲁番高昌城周边水利开发与非汉人居民 》, 收入 《近世 、近代及中国周边地域诸民族的
移动与地域开发 》, 武汉大学出版社 , 1997 年 , 第 57 页 。
③ 孙晓林 : 《唐西州高昌县的水渠及其使用管理 》, 收入 《敦煌吐鲁番文书初探 》, 武汉大学出版社 , 1983 年 。
④ 李锦绣 : 《唐代财政史稿 》第三分册 , 北京大学出版社 , 1995 年 , 第 1088 页 。
⑤ 李锦绣 : 《唐代制度略论稿 》,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 1998 年 , 第 268 页 。
⑥ 李方 : 《唐西州的突厥游奕部落 》, 收入 《西北民族论丛 》第二辑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03 年 。
⑦ 转引自陈国灿 : 《辽宁省档案馆藏吐鲁番文书考释 》, 收入 《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 》第十八辑 , 第 89 页 。
⑧ 〔金 〕刘祁撰 , 崔文印点校 : 《归潜志 》卷 13 《北使记 》, 中华书局 , 1983 年 , 第 168 页 。
・48・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从吐鲁番文书看唐代西州县以下行政建制

“村 ”是对人口新聚居地的称呼 , 主要分布在比较偏远的地区 。① 当然 , 这种现象可以理解为村


早期分布特点的遗存在唐代村坊制下的反映 , 但理解为唐朝制度的推行之认真似乎更为合理 。
“自古为天下者 , 务广德而不务广地 。”② 唐朝国土广袤 , 州按税役分轻重 , 县以户口分上
下 、乡因地土有宽狭 。乡里村坊制度之执行必因地域之差异而有程度上的不同 。唐代西州在县以
下的体制中 , 尚有不少游奕部落 , 即少数民族的部族 。游奕部落是居住在城外的部族 , 在隶属关
系上同样属于高昌县和西州都督府的管辖 。但游牧部族与编户之间必然存在着生活方式和经济结
构的不同 , “夷胡户 ”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与编户民也不同 , 他们有着较大的自治性特权 。

(作者单位 : 西北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所 )
责任编辑 : 陈  霞
责任校对 : 灵  均

① 〔日 〕宫川尚志 : 《六朝时代的村 》, 见氏之 《六朝史研究 ・政治社会篇 》, 学术振兴会 , 1956 年 。中文译本


见刘俊文主编 : 《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 》第四卷 , 中华书局 , 1992 年 。
② 《新唐书 》卷 37 《地理志一 》, 第 960 页 。
・49・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CONTENTS

Adm in is tra tive S ys tem be low Co un ty in Xizho u P re fe c tu re


in the Ta ng D yna s ty R e ve a le d in Tu rp a n Do cum e n ts L iu Za ico ng ( 41 )
Ab s tra c t: B ased on unearthed documents, the paper show s that the adm inistrative system below
county p racticed in inland China in the Tang Dynasty was also imp lemented in Xizhou Prefecture. B ut,
due to the different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the adm inistrative system of Xizhou was dissim ilar to that
of inland area; for examp le, there wasn’t a village level in the adm inistrative system of Xizhou. A ll of
these do not indicate the change in adm inistrative system , but show the strict im p lem entation of this sys2
tem in the Tang Dynasty.
Ke y wo rd s: Turpan document; adm inistrative system in district and township; Xizhou

R e se a rch o n the P ap e r B u ria l O b je c ts from the Anc ie n t Tom b s in Tu rp a n Lu Xixing ( 50 )


Ab s tra c t: A lot of paper burial objects including paper shoes, hats and coffins have been found in
the tom bs from Sixteen States to the Tang Dynasty in A stana, Turpan. They have been the earliest paper
burial objects so far. The paper burial objects from A stana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ose of the Central
Plains, show ing consistency w ith the latter. M eanwhile, some regional features are discernable, for exam 2
p le, the burial objects are mostly the substitutes for real objects.
Ke y wo rd s: paper burial object; paper money; paper artifact; A stana; Turpan

Co lla tio n o f Tu rp a n Ve rs io n o f W en X uan ( The S e le c te d W o rks )


P re se rve d in Ge rm a ny S hu Xiho ng; Fu Xia nzha n ( 56 )

O rig in o f the Abuda li P eop le in Xin jia ng E li Gup u r ( 64 )

Ab s tra c t: According to the relevant domestic and overseas docum ents and the legend of the Abudali

peop le, the paper makes a study on the origin of the Abudali tribe in the south of the Tianshan Mountains

and points out that the ancestors of the Abudali peop le were the Islam volunteers from Central and W est2

ern A sia in late 10 th century and early 11 th century.

Ke y wo rd s: the Abudali peop le; Yeda peop le; origin

Ha lluc ino ge n ic Age n ts a nd S ham a n’s Exp e rie nce o f


Comm un ica ting w ith Go d Guo S huyun ( 71 )
Ab s tra c t: In sacrificial rituals, sham an som etim es takes hallucinogenic agents to get the experience
of meeting god and combining w ith god. The use of hallucinogenic agents and their effect are both of indi2
vidual and social characteristics. In term s of the discovery of hallucinogenic agents, their use and effect
in shaman rituals, the paper discusses the catalysis that the use of hallucinogenic agents have to the sha2
man’s experience of communicating w ith god.
Ke y wo rd s: sham an; hallucinogenic agents; soul and body parted; possessed; experience
・119・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