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百 年 來 的 江 戶 城 東 京 , 像 一 場 場 炫 目 的 華 麗 秀 。 無 論 你 帶 著 一 張 採 購

單 、 還 是 貪 饞 的 胃 , 它 從 不 曾 不 精 彩 過 。
自 從 大 蜘 蛛 爬 上 六 本 木 Hills , 東 京 仍 在 變 : 「 同 潤 會 」 舊 公 寓 變 身 為 表
參 道 Hills 時 髦 新 商 場 , 銀 座 珍 珠 化 身 為 甜 軟 法 式 優 格 布 丁 , 秋 葉 原 咖 啡
館 女 侍 繼 續 變 裝 扮 女 僕 , 躲 在 車 站 旁 廣 場 的 忍 者 村 , 端 出 一 道 道 忍 術 創
意 料 理 … 。
這 座 人 口 3,000 萬 的 百 變 大 都 會 , 像 位 憚 精 竭 慮 的 大 魔 術 師 , 日 日 琢 磨 著
新 把 戲 ; 戲 台 前 全 神 貫 注 的 觀 看 者 , 誰 能 不 著 魔 ?

坐 上 車 , 才 說 完 「 請 往 六 本 木 」 , 計 程 車 大 叔 便 聊 起 新 城 六 本 木 Hills ,
如 何 現 在 的 超 高 大 樓 群 旁 , 還 會 有 新 的 美 術 館 、 商 店 街 、 綠 地 公 園 … ,
「 以 後 可 時 髦 得 不 得 了 。 」
彷 彿 有 誰 向 我 們 撒 了 把 特 殊 空 氣 , 一 瞥 間 , 我 忽 覺 窗 外 經 過 的 東 京 鐵 塔
似 被 拋 遠 的 舊 玩 具 , 試 探 問 他 : 「 你 們 — 已 不 愛 東 京 鐵 塔 了 吧 ? 」 大 叔
還 算 給 面 子 : 「 不 會 呀 , 晚 上 東 京 鐵 塔 亮 起 來 , 還 是 很 漂 亮 呢 。 」
時 髦 亮 麗 的 表 參 道 Hills 內 , 比 利 時 巧 克 力 Del Rey 也 以 鑽 石 造 型 扮 成 珠 寶

大 蜘 蛛 保 護 六 本 木 丘
「 現 在 的 東 京 很 焦 慮 。 」 登 上 六 本 木 Hills 森 大 樓 的 觀 景 台 , 我 想 起 出 發
前 , 一 位 日 本 友 人 曾 提 醒 我 : 「 由 於 中 國 快 速 崛 起 , 這 幾 年 東 京 四 處 忙
著 翻 新 , 就 怕 被 上 海 趕 過 去 。 」 我 卻 覺 得 , 東 京 一 直 活 在 未 來 裡 。 彩 虹
橋 、 東 京 都 廳 、 東 京 鐵 塔 … , 這 城 市 一 座 座 此 起 彼 伏 的 立 體 勳 章 , 如 今
都 矮 了 , 東 京 卻 更 高 了 。 回 頭 想 起 法 國 藝 術 家 路 易 斯 . 布 爾 喬 亞 (
Louise Bourgeois ) 名 為 「 母 親 」 ( Mamam ) 的 大 蜘 蛛 , 正 牢 牢 釘 在 六 本 木
Hills 廣 場 前 庭 , 忍 不 住 想 四 下 張 望 : 「 是 有 敵 人 要 來 了 嗎 ? 」
觀 景 台 隔 室 的 「 森 美 術 館 」 ( Mori Art Museum ) , 正 展 出 日 本 「 笑 展 」 。
笑 從 原 始 的 古 泥 陶 面 具 、 一 變 為 古 畫 中 蒙 娜 麗 莎 般 恬 美 , 落 到 近 代 畫 家
筆 下 , 竟 掰 出 一 幅 「 放 屁 合 戰 繪 卷 」 。 蓬 蓬 臭 屁 的 線 條 , 從 參 賽 者 臀 部
冒 出 , 表 情 認 真 的 評 審 還 掀 開 參 賽 者 衣 服 審 查 , 臭 氣 似 都 從 紙 上 冒 出 。
還 是 搞 笑 有 魔 力 , 我 們 看 得 眼 笑 嘴 笑 , 兩 位 女 孩 還 邊 捂 嘴 笑 罵 : 「 超 不
衛 生 的 。 怎 麼 有 人 畫 放 屁 比 賽 ? 臭 死 啦 。 」

我 們 的 住 處 在 神 保 町 , 離 皇 居 只 隔 幾 條 街 。 這 天 , 我 們 由 大 手 門 進 入 皇
居 東 御 苑 , 立 刻 脫 離 了 車 水 馬 龍 的 塵 囂 。
護 城 河 環 繞 的 皇 居 位 在 東 京 市 中 心 , 十 七 世 紀 以 來 便 是 江 戶 幕 府 的 政 治
中 心 , 明 治 維 新 後 又 成 為 天 皇 宮 城 。 大 皇 宮 佔 地 廣 闊 , 偌 大 林 園 幾 不 見
人 煙 氣 。 氣 氛 如 此 疏 離 , 嫁 入 深 宮 的 太 子 妃 , 也 許 還 不 如 護 城 河 上 的 鴨
群 開 心 。 幾 隻 河 鴨 見 我 在 河 岸 佇 足 , 忽 像 認 親 戚 般 朝 我 游 來 , 但 真 歹 勢
呢 , 我 只 帶 來 「 兩 串 香 蕉 」 。
秋 葉 原 女 僕 上 菜
錯 綜 複 雜 的 東 京 電 車 系 統 , 像 具 精 密 的 大 機 器 , 才 隔 一 個 電 車 站 , 我 們
已 來 到 秋 葉 原 中 央 大 道 。 友 人 惠 子 說 : 「 假 日 時 這 裡 都 是 『 御 宅 族 』 ,
而 且 他 們 還 會 扮 成 動 漫 人 物 哦 。 」 雖 沒 遇 到 假 日 , 御 宅 族 用 品 大 本 營
「 唐 吉 訶 德 激 安 殿 堂 」 五 樓 的 女 僕 咖 啡 館 「 home cafe 」 前 , 竟 很 多 人 排
隊 , 有 人 還 拖 著 行 李 箱 — 這 引 起 了 我 莫 大 遐 想 : 箱 裡 都 裝 著 些 什 麼 呢 ?
盛 行 於 秋 葉 原 的 女 僕 咖 啡 館 , 原 是 「 女 僕 」 角 色 扮 演 的 cosplay 場 所 , 因
電 影 《 電 車 男 》 效 應 形 成 熱 潮 。 但 這 是 不 斷 追 求 新 奇 的 東 京 呢 , 為 何 女
僕 熱 至 今 未 退 ? 是 有 怎 樣 的 傷 口 , 非 驅 使 這 些 宅 男 、 宅 女 從 東 京 某 處 的
「 貴 府 上 」 專 程 前 來 、 就 為 了 披 上 某 個 失 戀 王 子 或 星 球 戰 士 大 敞 , 聽 女
僕 說 聲 : 「 主 人 , 你 回 來 啦 」 、 「 少 爺 , 請 喝 咖 啡 」 才 能 療 癒 ?
由 於 本 店 客 滿 , 我 們 被 分 發 到 車 站 旁 分 店 , 穿 圍 裙 「 女 僕 」 久 美 子 送 來
用 蕃 茄 醬 畫 上 雞 心 的 咖 哩 飯 , 但 大 家 心 思 全 忙 著 和 女 僕 合 照 、 猜 謎 、 玩
團 康 , 還 有 人 穿 女 僕 裝 來 「 應 援 」 女 僕 。 圍 兜 、 短 裙 、 蕾 絲 髮 帶 、 插 在
襟 上 的 小 兔 、 小 熊 筆 , 這 些 裝 扮 多 「 無 害 」 、 多 像 魔 術 師 旁 穿 很 少 的 性
感 助 理 ? 若 不 是 久 美 子 那 句 細 聲 細 氣 的 「 我 們 永 遠 十 七 歲 」 洩 露 商 業
味 , 我 也 想 在 這 「 幼 兒 園 」 裡 多 多 療 癒 呢 。
表 參 道 Hills 救 荷 包
從 原 宿 車 站 踏 上 表 參 道 , 我 忽 有 些 不 適 應 。 以 前 這 街 上 哄 哄 鬧 著 、 衣 不
驚 人 死 不 休 的 茶 髮 辣 妹 , 是 躲 進 哪 位 魔 術 師 帽 子 裡 , 變 成 頂 著 自 然 黑 棕
髮 色 、 穿 著 飄 逸 的 洋 風 女 郎 ? 惠 子 笑 說 , 東 京 女 孩 已 不 愛 濱 崎 步 Hello
Kitty 式 的 華 麗 可 愛 , 現 在 大 家 迷 上 新 歌 姬 倖 田 未 來 那 種 瀟 灑 自 由 的 「 大
膽 派 」 。
啊 , 人 面 變 了 , 街 景 變 了 , 保 留 明 治 時 期 住 宅 樣 式 的 「 同 潤 會 」 青 山 公
寓 , 也 被 建 築 師 安 藤 忠 雄 大 尺 一 揮 、 改 建 成 晶 光 閃 閃 的 新 商 城 「 表 參 道

Hills 」 。 新 建 築 保 留 了 原 始 公 寓 高 度 , 內 部 大 膽 打 破 空 間 , 採 之 字 形 斜
坡 迴 環 上 升 , 好 似 踏 著 斜 丘 逛 山 城 。
但 山 裡 卻 沒 茅 屋 野 舍 , 變 來 的 是 一 間 間 餐 廳 、 精 品 屋 , 連 產 自 比 利 時 的
巧 克 力 , 一 顆 顆 都 切 成 鑽 石 形 狀 。 我 摸 著 骨 瓷 杯 、 水 晶 鍊 、 手 工 皮 包 ,
腦 中 已 陶 醉 描 繪 出 提 著 它 的 圖 景 , 付 帳 前 一 刻 卻 忽 清 醒 : 千 萬 別 被 這 大
樓 絲 竹 流 水 般 、 充 滿 禪 意 的 輕 柔 音 樂 給 迷 失 心 性 。 放 下 那 包 , 我 拯 救 了
自 己 的 扁 荷 包 , 卻 被 腦 中 的 不 斷 後 悔 給 煩 死 啦 。
華 燈 初 上 , 友 人 神 秘 地 說 : 「 帶 妳 們 去 個 好 地 方 。 」 「 有 埋 伏 ! 」 踏 進
「 忍 者 」 ( Ninja ) 餐 廳 高 低 不 平 的 「 修 行 之 道 」 , 天 花 板 忽 掉 下 一 個 人
。 一 位 小 個 子 忍 者 翻 起 身 後 、 便 往 前 引 路 。 脫 下 鞋 坐 進 昏 黃 小 室 , 小 個
子 已 不 見 。 來 的 是 位 點 菜 女 忍 者 「 水 空 」 , 在 這 如 昏 暗 劇 場 般 的 忍 者 村
裡 , 我 們 開 始 品 嘗 「 火 隱 」 、 「 葉 隱 」 等 「 忍 術 」 創 意 料 理 。
彈 爆 海 螺   如 煙 花 一 燦
黑 色 長 陶 盤 上 臥 著 三 顆 肥 美 海 螺 , 螺 旁 引 著 一 條 黑 繩 。 我 正 吞 嚥 口 水
時 , 「 水 空 」 在 繩 頭 一 點 火 、 「 轟 」 地 燃 起 煙 花 一 燦 。 「 彈 爆 」 後 , 黑
繩 似 草 蛇 灰 線 、 無 跡 可 尋 , 幸 好 以 香 料 焗 醃 的 海 螺 肉 沒 遁 逃 。 從 殼 中 挑
出 貝 肉 , 鮮 甜 富 彈 性 , 越 嚼 越 香 , 畢 竟 是 忍 功 考 驗 過 的 螺 肉 呢 , 好 似 還
有 一 股 堅 忍 感 。
上 級 忍 者 「 月 桃 」 來 桌 邊 表 演 吞 火 , 我 正 對 付 一 株 醜 怪 小 矮 樹 「 冰 果 盆
栽 」 。 喀 掉 盆 上 的 枯 木 脆 餅 乾 , 盆 底 土 壤 竟 鬆 滑 甜 口 , 是 黑 芝 麻 巧 克 力
冰 淇 淋 蛋 糕 ! 定 睛 再 看 月 桃 , 他 已 玩 起 撲 克 牌 魔 術 , 「 你 們 不 是 『 忍
者 』 嗎 ? 也 要 玩 魔 術 ? 」 「 月 桃 」 俊 眼 一 溜 , 意 味 深 長 留 下 一 句 : 「 忍
術 就 是 魔 術 — 」 , 便 戴 上 狐 狸 面 具 退 場 。
「 鍋 裡 有 豆 漿 、 蛤 蜊 、 蔥 , 等 下 再 放 進 高 溫 三 百 度 的 燒 燙 石 頭 。 」 準 備
這 道 「 灼 熱 投 石 鍋 」 時 , 水 空 以 剪 刀 將 青 菜 剪 碎 、 將 石 頭 壓 置 葉 上 , 湯
滾 後 , 又 把 菜 葉 再 剪 更 碎 。 有 沒 有 這 麼 大 仇 恨 啊 ? 「 這 是 『 葉 隱 術 』 :
灼 熱 石 頭 躲 在 葉 下 , 好 喝 的 。 」
我 舀 起 貌 似 鹹 豆 漿 的 白 湯 汁 一 嘗 , 燙 熱 、 充 滿 鮮 味 , 混 合 豆 香 和 綿 綿 口
感 , 彷 彿 還 喝 到 匍 匐 鄉 間 暗 路 的 草 葉 汁 、 汗 水 和 灼 熱 心 跳 。 想 起 如 今 盛
行 的 Fusion 創 意 料 理 , 總 會 攙 些 東 洋 味 , 我 以 為 日 式 料 理 的 靈 感 已 被 全
球 主 廚 偷 光 , 東 京 人 卻 以 「 忍 術 」 功 法 入 菜 , 滋 味 層 層 翻 新 , 難 怪 識 貨
的 大 導 演 史 蒂 芬 史 匹 柏 、 前 首 相 小 泉 都 曾 來 品 嘗 呢 。

銀 座 珍 珠 養 貴 氣
人 潮 洶 湧 的 銀 座 四 丁 目 交 差 點 , 我 鑽 進 以 鐘 錶 起 家 的 老 字 號 和 光 百 貨 ,
幾 位 和 裝 婦 人 正 為 金 錶 挑 新 錶 帶 , 探 頭 一 看 , 哇 , 連 錶 帶 都 從 五 萬 日 圓
起 跳 。 正 想 溜 出 這 如 山 崎 豐 子 《 華 麗 一 族 》 小 說 般 富 貴 逼 人 的 世 界 , 忽
聽 到 櫥 窗 裡 似 有 個 小 聲 音 說 : 「 在 東 京 當 名 牌 真 不 容 易 啊 。 」
是 啊 , 自 從 港 區 有 了 六 本 木 Hills 、 原 宿 澀 谷 有 表 參 道 Hills , 競 爭 如 此 激
烈 , 倒 把 東 京 的 舶 來 品 鼻 祖 「 銀 座 」 擠 成 了 舊 商 圈 。 唯 獨 日 本 原 創 的 珍
珠 品 牌 Mikimoto , 除 了 銀 座 通 上 的 總 本 鋪 , 數 條 街 外 又 開 了 由 伊 東 豐 雄 設
計 的 「 Ginza 2 」 , 九 層 樓 的 粉 紅 建 築 裡 , 還 有 間 午 茶 沙 龍 。
這 沙 龍 氣 氛 真 優 雅 , 珍 珠 造 型 的 燈 飾 自 挑 高 天 井 流 瀉 而 下 , 甜 點 大 師 橫
田 信 夫 以 優 格 布 丁 創 作 的 法 式 甜 點 「 Pearl 珍 珠 」 , 直 徑 比 拳 頭 還 大 , 鋪
飾 著 白 木 耳 、 枸 杞 和 百 香 果 粒 , 一 口 口 質 地 滑 細 恬 雅 , 好 像 胃 也 戴 起 一
串 珍 珠 , 貴 氣 起 來 。 只 是 — 這 白 淨 珍 珠 為 何 像 河 童 斗 笠 般 頂 著 片 薄 蓋 ?
啊 懂 了 , 原 來 珍 珠 也 想 學 魔 法 , 正 躲 在 蛋 殼 下 扮 雞 蛋 呢 !
實 用 資 訊
地 理 位 置 : 東 京 位 於 日 本 本 州 島 關 東 平 原 南 方 , 臨 東 京 灣 。
氣 候 : 日 本 位 於 北 溫 帶 , 五 六 月 東 京 平 均 氣 溫 : 15-26 ℃ 。
交 通 : 台 北 至 東 京 有 多 家 航 班 , 票 價 10900 ~ 14500 元 不 等 。
簽 證 : 免 簽 證 。
時 差 : 日 本 快 台 灣 一 小 時 。
貨 幣 : 1 日 圓 ≒ 新 台 幣 0.28 元 。
當 地 交 通 : 東 京 都 心 區 交 通 便 捷 。
住 宿 : 日 本 住 宿 網 站 : 「 旅

窗 口 」 http://www.mytrip.net/ 、 「 � � 上 手 」

http://www.yadojozu .ne.jp/ , 或 航 空 公 司 自 由 行 。
推 薦 美 食 : 忍 者 餐 廳 ( Ninja ) 地 址 : 東 京 都 千 代 田 區 永 田 町 2-14-3 赤

急 廣 場 1F , http://www. ninja.tv 。 「 彈 爆 海 螺 燒 」 1500 日 圓 。
Mikimoto Lounge 地 址 : 東 京 都 中 央 區 銀 座 2-4-12Mikimoto Boutique3F ,
http://www.mikimoto. com/jp/ , 「 Pearl 」 優 格 布 丁 1500 日 圓 。
建 議 行 程 : JR 山 手 線 至 原 宿 站 可 步 行 前 往 表 參 道 ; 六 本 木 Hills 位 於 港 區
; 隔 日 踏 遊 皇 居 、 秋 葉 原 、 銀 座 四 丁 目 , Mikimoto Lounge 可 品 嘗 下 午 茶 。
天 數 : 三 天 二 夜 。
費 用 : 機 票 住 宿 約 20000 ~ 25000 元 。

六 本 木 Hills 的 地 標 「 母 親 」 蜘 蛛 , 是 法 國 藝 術 家 路 易 斯 . 布 爾 喬 亞 的 大
型 公 共 雕 塑 。

新 建 築 改 變 了 表 參 道 的 街 景 , 兩 位 龐 克 系 年 輕 人 反 成 了 少 數 族 群 。
森 美 術 館 的 「 笑 展 」 主 題 衍 申 的 「 裝 置 藝 術 」 , 也 出 現 在 六 本 木 Hills 商
辦 大 樓 周 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