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3

內 觀 禪 修 訓 練 法 要

序 文
修行離不開止與觀,內觀禪修訓練法內容屬於止觀雙運的修法介紹,因修行者
有各自不同的根性,有些人可以直接修內觀的培養正念、正知,但是有些散亂心重
的初學者,就必須先修止禪,完成具足初禪之後,再進一步的培養正念、正知之觀
禪;如果一位散亂心重的初學者,直接就從培養止觀中的正念、正知下手,就不容
易獲得﹁樂法﹂
,沒有﹁樂法﹂就難有﹁精進心﹂
,沒有﹁精進心﹂就難有﹁不放逸﹂,
因此就容易生起退道心。反過來說,如只有修止禪沒有修習正念、正知的觀禪是無
法獲得解脫智慧的。
修止禪所指的就是奢摩他定,又稱安止定、寂止禪,是純粹修定,沒有觀慧︵內
明︶
。世尊在世未成就佛道前,曾修習過四禪八定,完成之後,他發現僅修止不能獲

~1~

得解脫,於是於某夜晚,思惟觀察十二緣起和中道法而獲得解脫。思惟觀察就是觀
禪,所指的就是毗婆舍那禪觀,又被稱之為內觀智慧禪,或四念處,它是止觀平衡
雙運的修法。止觀的修法也有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的次第,但與止禪的初禪、
二禪、三禪、四禪是有些不同的。
佛陀是從止觀中獲得解脫,被修行者稱之為佛陀︵無師自覺自證者︶
,後來佛陀
教導弟子雖然也教止禪的四禪修法,但目的是借止禪來修觀禪,由止觀雙運培養正
念、正知而獲得解脫。
佛陀所教導的正念、正知止觀禪的修法,就是依四念處為住的修法,透過四念
處的止觀禪修法,就能獲得身、受、心、法的如實知,因而厭患、離欲、滅盡,完

二○○三年十二月寫於大悲殿

成究竟心解脫、慧解脫,自知自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
有。

合十

願人人都能獲得解脫煩惱

大願

93.8.20

目 次
壹、為什麼要作如實正觀訓練一
一、修行信任的原則三
二、正觀五陰無常、苦、空、非我五
三、德行是培養內觀的基礎一五
四、培養內觀,淨化心靈一七
五、修習八正道的次第二九

貳、內觀︵正觀︶與緣起的關係三五
~2~

一、依內觀培養正念四 
二、破除我見斷除煩惱四四

參、正觀︵內觀︶的重要性五一
一、培養正觀體驗真理五六
二、以四念處為住六一
三、什麼是內觀六七
四、世間禪與出世間禪六九
五、內觀是體驗四聖諦的方法七二
六、四念處是佛陀教導的智慧禪七六
七、息苦之道八一
93.8.20

肆、自然苦與緣起苦八七
一、了解我的真面目九五
二、內觀的利益九九
三、八正道與戒定慧一 九

伍、如何培養內觀一一九
一、正念與專注一三四
二、正念、正知、正定一三九

陸、培養正念的方法一四五
~3~

一、行走的內觀一四七
二、站立的內觀一五六
三、坐姿的內觀一五七
四、臥躺的內觀一八二
五、用餐的內觀一八四

壹、為什麼要作如實正觀訓練
修行如果沒有培養如實正觀就不能稱為修行,因為沒有培養內觀就不可能把握
當下在正念中。也就是說,雖然自稱在修行,但若是沒有當下保持正念的培養內觀
訓練,那就已經失去正確的修行方法了。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修行的目的就是要
修改錯誤的觀念及錯誤的行為,也就是要完成無我,達到徹底地斷除煩惱。錯誤的
觀念或是正確的觀念,雖然有些是從外面聽聞學習而來的,但要改變還是要經由自
己本身的智慧與意志,何況佛法的真理必須要透過本身親自思考及體驗,才能分別
出是或非。如果只有向外追求而不經過自己思考與體驗,那就永遠無法確定是或非

93.8.20

了。

˘㥮࣒Җ‫ܫ‬Ї۞ࣧ‫݋‬
佛陀在︽葛拉瑪經︾中有詳細的向葛拉瑪人們說明修行信任的原則。佛陀說:
﹁葛
拉瑪們!你們應當疑惑,你們應當懷疑。然,有疑惑的地方,懷疑會生起。葛拉瑪
們!你們
不要因為他人的傳說,就信以為真。
不要因為奉行傳統,就信以為真。
不要因為是正在流傳的消息,就信以為真。
不要因為是宗教經典書本,就信以為真。
不因為根據邏輯,就信以為真。

~4~

不因為根據哲理,就信以為真。
不因為符合常識,就信以為真。
不因為符合自己的預測、見解、觀念,就信以為真。
不因為演說者的威信,就信以為真。
不因為他是導師、大師,就信以為真。﹂
以上十條是佛陀對葛拉瑪人所說的﹁修行信任的原則﹂。
佛陀一再說明,要經由自己對真理的親身體驗才是最實在的憑據,不應該單憑
傳說或奉行傳統;流傳的宗教經典書本;根據邏輯、根據哲理;符合常識、符合自
己的預測、見解、觀念、演說者的威信;他是導師、大師們所說,沒有經過親身體
驗就信以為真,這種信仰是得不到真理的利益的。對任何人所說的法應該要細察,
經過親身經驗如此才知道是真實或是 虛偽的,也才能獲得真理的利益。

˟㥮ϒ៍̣ౚ൑૱㥮ࡴ㥮۩㥮‫ܧ‬ԧ
我們對佛法不只是理論上的了解,還要透過內觀來親身體驗佛法。因為一個人
長期以來的陷於錯誤習性、觀念、行為之中而不自知,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內觀覺

93.8.20

察智慧,是很難改變惡習的。我們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斷除煩惱痛苦;煩惱痛苦是出
自於對身心的真相不明白,因此產生愛染與執著。如果要明白身心的真相,並不是
用一般知見就能洞見了解的,只有透過內觀,培養出能觀察的智慧,如實正觀身心
才能洞見身心的真相是無常、苦、無我。
既然知道身心是無常、苦、無我,就會對身心的愛染與執著產生出厭離。而且
一個人一旦有如實正觀的智慧生起,不只是能觀察身心是無常、苦、無我而已,還
能清楚地如實正觀身心是五陰和合而成的,而且有生起就有消滅,如果一個人愛染
五陰貪著享樂︵味︶
,就會生起煩惱痛苦︵患︶引生禍患,所以一定要能對五陰如實
知,達到明、斷、離欲、心解脫才能超越生老病死的怖畏。如果對五陰愛喜,那就
是愛喜苦,如此就不得解脫。
︽雜阿含經︾第一經云:
﹁當觀色無常,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離者,喜貪盡;

~5~

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如是觀受、想、行、識無常,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
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如是,比丘!心解脫者,若欲自證,則能自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
已作,自知不受後有。如觀無常,苦、空、非我亦復如是。﹂
﹁色無常﹂
,就是眼所見之形色,耳所聞之聲,鼻所嗅之香,舌所觸之味。身體
觸受細滑等,都是不斷地在隨緣而生滅,沒有永遠常住不變的,因此稱之為﹁色無
常﹂
,也就是身體是變化無常之意思。簡單說,
﹁色﹂就是各種物質界的代名詞。受、
想、行、識無常。﹁受﹂就是領納根觸塵所生的感覺。﹁想﹂就是對此等色,觸受外
境所產生的印象以及推理、判斷、思考。
﹁行﹂可分為身行及心行,身行是由心行推
動出來的,而心行是各種心思的運作,因此﹁行﹂可包括身心一切行為。
﹁識﹂在 五
陰中可以說是比較難了解的。識可分為單純知覺作用與意識的認識作用兩部份。不
過,雖然﹁識﹂是覺知作用之意,並非是認識主體,但是作為認識的主體也未必有
錯。如果將﹁識﹂分為客觀的單純知覺反應,就是沒有加上想像等作用。若將﹁識﹂
釋為﹁意識﹂者,那麼就從單純作用轉變為主觀主體作用了。也就是說﹁識﹂本來
就是﹁覺知﹂的單純作用,若將﹁識﹂釋為﹁意識﹂者,那就變成﹁知道﹂

﹁識別﹂、

93.8.20

﹁認識﹂的認識主體。因此將單純客 觀變成認識的主體作用了。
其實要看﹁識﹂的單純作用或是將﹁識﹂釋為﹁意識﹂作用主體而言,因此二
種解釋可以說是以﹁識﹂或﹁意識﹂二種差別而已。如果以﹁識﹂來解釋者,意思
就是指﹁覺知﹂的知覺作用。如果將﹁識﹂以﹁意識﹂來解釋者,就變成﹁知道﹂、
﹁識別﹂、
﹁認識﹂的認識主體了。
在︽雜阿含經︾中,
﹁心﹂

﹁識﹂

﹁意﹂似乎被作為相同的意思而使用。無論將
﹁識﹂的作用釋為主觀認識主體或單純認識作用,在作用上都可以,但是不可不知
﹁識﹂本字的實質意思,如果要徹底地了解﹁識﹂的作用,必須要透過正觀的智慧
力量,才能正確地了解﹁識﹂的作用,如果沒有如實正觀的智慧,而只是用一般知
見而想了解﹁識﹂的作用,往往就會 變 成 落 入 常 或 斷 二 邊 的 邪 見 。
五陰中的﹁識﹂可以分為單純或主觀,就看如何的使用﹁識﹂而言。如果針對
色、受、想、行來說,識也可分為﹁意識﹂作用或單純﹁識﹂的作用,例如依四識
住來說就是﹁意識﹂作用。︽雜阿含經︾六四經:﹁攀緣四識住,何等為四?謂色識

行陰:就是意志、心思、衝動

~6~

住、色攀緣、色愛染、增進廣大生長;於受、想、行、識住,攀緣、愛染、增進廣
大生長。……﹂如果是五陰的﹁識陰﹂作用,就是一種未經過想像、思考、推理、
判斷之前的單純反應覺察。譬如我們在暗室中,忽然有光的出現,但在未生起光的

色陰:色就是指我們的身體,它是由地、水、火、

概念之前剎那的覺察作用就是﹁識﹂。也就是根對塵時沒有加上想像、思考、推理、
判斷之前的單純反應。
五陰的簡單解釋就是指,

想陰:就是想像、思考、推理、判斷。

受陰:受就是身心器官與外界接觸生起的感覺,可分為苦受、樂受、不苦

風四大結合而成的,包括眼、耳、鼻、舌、身,有時色也被擴大來涵蓋外界的一切
物質。
不樂受。

力,也就是我們行為的決意。因為沒有意志的 推動力,就沒有一切的作為。
識陰:就是一種未經過想像、思考、推理、判斷之前的知覺。
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這是佛教中有關解脫的一種
說明。我生已盡:即是煩惱業縛已盡可證阿羅漢,已從過去的煩惱、生死的束縛中
解脫出來,成為真正自在的人。梵行已立:即是已經脫離了愛欲而過著清淨的生活,
只有正行、正精進而沒有邪見。所作已作:即是已經完成一切義務職守。不受後有:

93.8.20

即是現在已經得到現法涅槃了,將來不再受束縛,不再於生死輪迴中流轉,可以說
不再墮落生死界中,因為沒有生何來死呢?沒 有煩惱何必還要斷除煩惱呢?
經文中﹁如觀無常,苦、空、非我亦復如是﹂

﹁苦﹂
:乃透過如實正觀,觀察五
陰是無常變易法,因此無法主宰,不知者想主宰,生起主宰欲、生起貪欲,但人有
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會、愛別離、五陰熾盛等無法主宰的苦。一個人如
果有如實正觀的能力,洞見五陰是隨因緣而生滅者,就不會因主宰欲不能滿足而生
苦。﹁空﹂:有關佛教所說的空並非是無或現象界的空,而是五陰等一切都是因緣生
滅無常法,是有限性、不完美性、逼迫性、危險性和變易性,是無常、苦、變易法,
故不實在。雖然是不實在但亦不是虛無,即是因緣生滅法簡稱為空。
﹁無我﹂並非是
不存在或沒有,而是沒有永恆的實體我存在,這個我是非常住,唯一自在、獨存的。
有些人聽到無我就以為人生命中若是無我,就真是太沒有意思了。但事實上,
人生正是因為沒有固定不變的實體│﹁無我﹂
,才能顯出人人有機會,人生充滿著活
潑的生趣,大家對這點不可不知道,不要認為無我人生就沒有希望了,這是錯誤的

~7~

觀念。
其實也因為無我,因此﹁我﹂不斷的在改變,我的觀念也如此。也就是說,無
我就是沒有真實的真正涵義。正因此明白地說明著人生有無限的可能性,例如:一
個人出生在貧窮的家庭,但因為是﹁無我﹂
,所以不是永遠都要過著貧窮的生活,只
要肯努力去賺錢,學會理財,那麼就可從貧窮的人轉變為有錢的人。如果出生在有
錢富裕的家庭之中,但不知好好的善加運用及守護,有可能從富裕轉變為貧窮的人;
一個人出生,天資也許不是很高,但只要肯努力向上學習,在學業上的成就往往就
會超過其他天資比他更好的人。這就是因為生命無常、無我,所以人人才能有機會,
只要肯努力就會有努力的收獲。
如果說是有一恒常或有固定不變的我存在,那人生就沒有希望了,如果說這個
我是常或不變的,那麼打拼就變成沒有希望了,如此的人生會有活潑嗎?因為是無
常,因此不只是生命無我而已,甚至連社會一切的生活及制度等,都一樣是無常

不斷的變化,不是常住不變或一切空無的斷滅,因此社會改革者、

不斷的在改變,否則社會人權、政治、法律、制度改革者,就沒有打拼的機會了。
也因為是無常

社會工作者、世界人權工作者,在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去努力他的政治革新,制度
93.8.20

革新、法律、人權革新,甚至人類道德思想的革新,努力的付出改造世界、社會,
只要有努力就會獲得革新的效果。
因為是無常、無我的,所以人人平等,人人都會有希望的,如果是常、有我那
就落入宿命論了,如果是常、我的宿命論說,那麼吾人雖然有心想要打拼或努力那
就難有成就之日,因為是常、是有不變的我,任你如何打拼或革新,也是一無所獲
的。也因為是無常、無我,因此只要有一絲的 希望,努力就會有所成就的可能。

ˬ㥮ᇇҖߏૈዳ̰៍۞ૄᖂ
修行培養內觀應當要有德行,最基本的德行就是持戒、布施、憶念天德,或憶
念佛、法、僧、布施、持戒、天人福報。但是布施物必須以正當的方法取得,布施
者必須身口意清淨,必須對業報的因果法則充分的相信,除了這些應具備的善行之
外,應當要徹底地了解佛法,不只是了解佛法而已,更需進一步依照佛法的修行次
第,透過親身體驗來體驗佛法、自證佛法,完成四雙八士的工作成就阿羅漢,完成
阿羅漢之後,並不是一人獨自享受涅槃高尚的生活,必須學其所學,以超凡的智慧
~8~

為社會人群服務,教導佛法與指導修行,使因緣具足者能人人超越生老病死憂悲惱
苦的輪迴。如此實行者才可說是活在佛陀的正法中,也可將佛法留傳下來,使世世
代代的人都可學習佛法。
如果不學習佛法、修行佛法,人生只求食、衣、住、行,欲樂的空度一生,今
生終了,下世還要為前生當中的一切行為負責,承受未來的果報,因此就會不斷地
在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的輪迴中遭受痛苦。其實人生不只是求生存或滿足自己的五欲
而已,必須還要追求究竟解脫煩惱之道,否則 就很難和其他低級動物區分了。
雖然全世界每一個人都希望能過著今世幸福、未來安樂或當今自證究竟涅槃的
寂靜高尚生活,但很少人真正地達到究竟的涅槃,清涼自在安樂的生活,為何會如
此呢?因為所追求真正幸福的目標錯誤了,因此就感招煩惱的果,而無法得到究竟
的幸福與安樂。因為有如是之﹁因﹂,加上有適當的助緣來成就如是﹁果﹂,一個人
只有培養內觀智慧如實正觀身心,洞徹身心實相無常、苦、無我,體驗四聖諦,行
八正道的正因,才能有究竟涅槃樂的正果。

93.8.20

α㥮ૈዳ̰៍ஐ̼͕ី
二千五百年前,在印度的北部,有一位悉達多.喬達摩太子,為探究人類的苦,
追求究竟的真理來解決苦。經過六年的修行,在親自嘗試了當時印度所流行的修行
方法之後,發現根本不能徹底地達到究竟的解脫煩惱痛苦。後來透過內正思惟及觀
察身心,他發現了緣起法則的真理,並且自體驗到從煩惱的痛苦中解脫出來的涅槃
自在生活。悉達多.喬達摩太子,在親自達到解脫煩惱,遠離憂悲苦惱的最高目標
之後,成為一位自覺者,人們尊稱他為﹁佛陀﹂
,佛陀也就是自覺者、或覺者、自己
覺悟的人。
悉達多.喬達摩太子成為自覺者之後,他奉獻自己,終其一生的將他所發現的
真理,教導於他人,希望他人也能走上解脫之道,因此有數不盡的人從煩惱中解脫
出來成為阿羅漢。他四處弘法,總共有四十五年時間,所教導的真理及修行的方法
雖然很多,但修行方法不離三十七道品,而三十七道品的重點則離不開內觀訓練。
悉達多.喬達摩太子也是從內觀中發現緣起真理而成為佛陀的,因此任何人想要達

~9~

到真正究竟的解脫煩惱痛苦輪迴,或希望能在一般的生活中不失控者,那當然就不
可離開培養內觀訓練。也就是說,想要成為真正解脫者或在一般的生活中不失控者,
那就不可沒有培養內觀訓練,保持當下在正念、正知中。
曾經有一次,佛陀和他的比丘弟子們在一處森林時,佛陀就問弟子們說:
﹁樹 林
的樹葉多還是地上的樹葉多呢?﹂大家回答說:
﹁樹林的樹葉比地上的樹葉多。﹂佛
陀就從地上的落葉中抓了一把落葉說:
﹁地 上 的 落 葉 多 , 還 是 我 手 上 的 樹 葉 多 呢 ? ﹂
弟子們回答說:
﹁地上的落葉比佛陀手上所抓的樹葉多。﹂佛陀就向大眾開示說:
﹁還
沒有說的法,就像樹林的樹葉那麼多;但實際上要修的法,就像我手上所抓的這把
而已。﹂佛陀所指的手上樹葉是哪些法呢?就是三十七道品。在三十七道品中培養
正念是首務之要。三十七道品就是: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
覺支、八正道。四念處是培養正念之下手處,居三十七道品之首,也就是說,培養
正念的所緣就是身、受、心、法四念處。無論是想要真正究竟的淨化心靈解脫諸煩
惱痛苦,或是在未解脫之前的生活中,欲使不失控者,當然都要培養內觀訓練,也
就是說,人人都要培養內觀訓練,並非是特定 人物才需要培養內觀訓練而已。
我們會有煩惱,就是沒有內觀智慧如實正觀五陰,因此對五陰產生錯解,所以
93.8.20

才會生起煩惱痛苦的。小孩子讀書不專心,就是因為沒有培養內觀,因此心就無法
專心。有些人為什麼會失控,自殺、殺人或是作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行為出來,這
都是沒有培養內觀,所以心被感受牽著走而失控。
現今為何有很多焦慮不安的人呢?是因為社會生活壓力大,加上自己沒有培養
內觀所以才會焦慮不安。又為什麼精神病者越來越多呢?這都是所謂文明社會的後
遺症,如果人人都培養內觀,雖然未具足究竟解脫者,至少也減少造惡業,減少煩
惱痛苦,並且建立了成就究竟解脫的正因,那麼社會就會變得文明又祥和快樂,因
此培養內觀並非是特定人物的工作,而是所有人都應該要做的工作,因為培養內觀
可以自利又利人。
培養內觀的修行是不分宗教,不分種族及地位,任何人培養內觀對自己及對國
家、社會、家庭都有正面的利益,絕對沒有負面的害處,只有正面的好處。內觀訓
練不費時,又不需要特定的地點或環境,更不需要金錢,在任何工作上都可以訓練,
行住坐臥也都可以培養內觀訓練,因此可以說,培養內觀的訓練只有好處絕對沒有
~ 10 ~

壞處。也可以這樣說,離開了內觀訓練就無法達到徹底地滅苦,過著高尚的生活。
只要用心培養內觀訓練,無論修培養內觀者,有沒有達到究竟的解脫者,至少今生
都可體驗到當自己主人的滋味。如果能達到究竟解脫煩惱的痛苦,就能過著自由自
在沒有煩惱痛苦的高尚生活,這種沒有煩惱痛苦的高尚生活品質,應該是全世界上
人人都想要追求的目的,但是為什麼做不到呢?因為眾生存在的不正確觀念和習
性,並不是用一般理論或知見能釐清楚及改善習性的。
要將大多數人所認為他們的觀念是對的,這種長期錯誤的觀念改變,以及將錯
誤的習性滅除,不是那麼簡單。因為要使他們從錯誤的觀念中改變過來,並不是一
般知見或理論,必須要具足有內觀的智慧,能洞見身心生命的真實相是因緣生滅,
無常、苦、無我,並非有個永恆不變的自我及我所;一切身心及所有現象界,都並
非是永恆不變的,它是時時都是不斷地在生滅中。當一個人這種如實正觀智慧生起,
了解因緣生滅法則之後,就不會再錯認有一個自我和主宰者,屆時在進一步的體驗
六根觸六塵生六識,若生起愛染,就會引生種種煩惱的禍患,具足此種智慧的人就
知道要遠離這種引生煩惱痛苦禍患之因,因此就會將過去錯誤的觀念滅除,錯誤的
行為止息,從此就不會再陷入於煩惱痛苦之中,如此才能徹底地改變過去錯誤的觀
念,改善自己錯誤的行為,也改變了自己的生活,徹底地從過去的煩惱痛苦中解脫

93.8.20

出來,過著自由自在中道的生活。從此以後無論在生活中,遭受到任何的事情,內
心都是非常的平衡,沒有衝動或貪瞋癡的現象,只有如實面對,因為已經清楚的自
體證到緣起法則,如實地瞭解因緣的關係,已經沒有任何的主宰欲了,這就是涅槃。
任何人想要達到自證緣起、自證涅槃這種境界,唯有依照佛陀所教導的內觀訓練方
法如實力行,才能完成究竟解脫煩惱痛苦。
內觀訓練是不分宗教或種族、地位,佛陀對於建立教派或以個人為中心的個人
崇拜,是沒有興趣的,因為建立教派或以個人為中心的崇拜,是對解脫煩惱痛苦無
關。佛陀只想教導人們從痛苦煩惱中解脫出來,並不想將眾生變成盲目的信徒。我
們最好的表達崇敬教導真理的人,就是自己努力去體悟真理,這樣才是最好的崇敬
教導真理的人。
有人也許能背誦很多經文,但是不知經文的內容意義,知道了經文的內容如果
不去實踐,這種只會說而不會做的人,就好像銀行的出納員,他每天必須數很多金
錢,但是自己無法享受到金錢的利益。有的人雖然只有記少數的重要經文,但他能
~ 11 ~

夠過著如實保持當下內觀培養正念的生活,從起點到達終點,他都能生活在正念當
中,精勤不放逸地步步前進,那麼這種人將會得到真理的體驗,當然也會享受到真
理的利益。如果只會背誦經文,而不會去實踐經文中的正法,那是不可能會得到佛
法的利益到達解脫苦。因為只有對正法的實際力行實踐,才能從痛苦之中解脫出來。
如果只是為了背誦經文而空背誦經文,是對解脫煩惱痛苦毫無幫助的。只有持
續不斷的認真培養內觀保持正念,開發能觀察的智慧,透過能觀察的智慧觀察自己
的身心,體驗身心是無常、苦、無我,就是已經親自體驗到緣起法則了。再更進一
步滅除對身心的愛染及執著,徹底地斷除愛染與執著就得到心解脫,心解脫者的生
活他就會變得清淨、祥和與快樂。
人人只要能依佛陀所教導的正確內觀方法,以及正確地以解脫苦為目的,認真
的不斷修行,印證到佛法真理的利益是可以立刻體驗到的。最重要的是,要體驗佛
陀真理的教導是必須實修,只有對佛陀崇敬,對佛陀所教導的法充滿信心,是不能
夠幫助我們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必須要依實際行動來培養內觀,才能如實知見的體
驗自證緣起法。等到具備自證緣起法的開悟才能進一步自證涅槃。因此唯有實修佛
陀所教導的正法才能獲得自證緣起,自證涅槃;如果只有寄託或信仰是無法對解脫
93.8.20

煩惱痛苦有幫助的。
我們這個被稱之為寶島的台灣,在食、衣、住、行的物質生活方面,大多數都
應該沒有欠缺,主要欠缺的是內心的寧靜、安詳、慈悲與安樂,這些都是屬心靈上
的問題,而不是用任何物質能代替的。假使我們自己內在的心靈沒有從錯誤的觀念
中解脫出來,我們的心就無法得到安詳,過著自在、慈悲的和平生活,反而每天都
會過著緊張、焦慮、恐怖不安的生活。這種緊張、焦慮、恐怖不安的煩惱痛苦與感
受會直接的影響到自己的情緒,因而 將會帶給家庭、社會不安。
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本身一個小小的錯誤觀念及行為只是影響自己而已,其實直
接或間接的將會影響到整個家庭或社會。因為人與人之間在生活上都是相依相緣
的,一個人的錯誤觀念及情緒的發作,都會直接或間接的互相影響、牽連,行善、
作惡也是一樣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到別人,只因為人類是過著群居的生活,在生活中
都有互相密切的關係,只是直接或間接影響輕重而已。所以一個人只要曾經嚐受到
這種恐怖不安、焦慮、煩惱、憂悲痛苦生活的人,應該都可以體會到這種情形就好
~ 12 ~

像活在人間地獄一樣。六道輪迴是在人間而不是死後,人間沒有六道輪迴,死後哪
來六道輪迴呢?佛陀說:﹁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
人生歲月雖然將近百年,但是除了睡覺之外,如加上我們無知的孩兒時期及老
年、病痛等,其實真正認真學習,為社會努力做事或服務的時間是短暫的。而在這
短短的歲月當中,又處處充滿了緊張、恐怖、焦慮不安、煩惱痛苦,除此之外還要
為了現實生活而互相競爭、互相毀謗等等,一個人如冷靜仔細思量就可發現這種人
生實在太沒有價值意義了。理性者應當都有改變生活的志願吧!這些緊張、恐怖、
焦慮不安、煩惱痛苦又出自於何處呢?這是有心想要徹底解脫煩惱痛苦的人,必須
冷靜思考找出苦因,如果不找出苦因那就沒有辦法滅苦。要找出苦因必須要有內觀
的智慧,觀察體驗十二因緣法則,就可發現苦因就是無明所引起的渴愛,因此生起
種種的煩惱痛苦。既然知道煩惱痛苦的起源就是無明、渴愛,那就自然生起滅苦的
志願,依八正道修行滅苦。

̣㥮࣒ˣϒ྽۞Ѩௐ
八正道的修行分戒、定、慧;正見、正思惟是屬慧學,正語、正業、正命是屬
戒學;正精進、正念、正定是屬定學。也就是說,要修行之前必須要有足夠的正見

93.8.20

及正思惟能力,才不會盲修瞎練,正見、正思惟具足了,就要力行從身口意次第漸
次滅除惡習的行為。
有些人對修行次第不清楚,就說修行就是修心,當然沒有錯,修行不離心,但
在實際修行上來說必須要有次第。
︽阿含經︾中佛陀對弟子開示,修行必須要有法次
法向,而不是單一的一門深入就可得解脫的,要修行八正道也要有次第,先親近善
知識,聽聞正法、內正思惟,建立正知正見,具足正見、正思的智慧力才不會盲目,
然後從身口意三業次第而修,才能達到徹底地解脫煩惱的目的。修身業就是修不故
殺、不偷盜、不邪淫或不淫,不飲酒亂性,這都是修身業的部份,這些修身業的部
份最粗糙也是修行的第一關,第一關修不好那要叫他修第二關的口業那更難。因為
第一關的身業較粗糙,容易提防使之不犯,口業就比身業難防了,沒有內觀能力的
人是很難改變習性的。
如何修口業呢?修口業就是修斷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身口修清淨了,進
一步就是修意業,意業最難修,因此就要費時比較久,例如洗衣服,最難洗的部份
~ 13 ~

洗最久,修身口意就像我們在穿衣或脫衣一樣的,穿衣是內衣先穿,脫衣是外衣先
脫,不可能說穿衣外衣先穿,然後才穿內衣的,脫衣不可能先脫內衣,然後才脫外
衣的。修身口意三業也是先修身業,然後修口業,最後修意業,我們的煩惱痛苦都
是由身口意三業所造作出來的,意先造業然後推動身業及口業,修要先修身業次口
業後意業,先後有次第否則就難有究竟的成就。
雖然煩惱痛苦不安的種類很多,但不出於自然苦和緣起苦二種。緣起苦乃是六
根觸受六塵落入我及我所的觀念,不合自己的意思時,就會生起不高興而苦就生起,
這是屬於緣起苦。自然苦的部份是屬於身體方面,例如老、病、死的身體自然苦。
要滅除緣起苦必須要具足有內觀的智慧,自然苦是必然的,只是能減輕痛苦,老病
死是免不了的,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內觀智慧越強自然苦就會越減輕。內觀訓練是
止息身心痛苦的良藥;以內觀智慧洞見一切煩惱的根源,因而從煩惱之中解脫出來。
內觀是開展內心智慧及發展慈悲喜捨不二門,能使我們以詳和、平靜的心態去面對
生活上的種種事情。內觀能解除生活上的壓力 及焦慮、緊張、不安煩惱痛苦等。
唯一能夠直接體驗真理的方法,就是培養訓練內觀,觀察自己的身受心法。沒
有培養內觀之前,我們已經長期的養成向外看的習慣性了,因此從來都對自己沒有
93.8.20

關心過,總是關心外在的人事物,卻很少往內觀察自己的身受心法,因此對自己的
身心是一無所知。我們不了解自己的身心結構,不了解自己的行為,因此生活在無
明之中不斷的造作惡業,造成長期的傷害自己,使自己痛苦,連自己都不知道,從
此至彼不斷地在煩惱痛苦的生死中不停輪迴。這是因為沒有培養內觀的智慧,因此
無法洞見對實相的直接體悟,所以就 不能從無明的黑暗中解脫出來。
我們必須培養內觀開發出能觀察的智慧,徹底洞見身心本質是無常生滅法,才
能了解身心存在的本質,進而破除過去無明的生活,徹底見到製造痛苦的種種偏見,
內心焦慮不安、痛苦煩惱的種種緊張壓力,都是出自於對身心本質不了解,因此造
成無明顛倒的生活。
透過內觀培養出向內觀察的智慧生起來,就能照見身心存在的本質之後,就可
體會到煩惱痛苦是可消除的,也漸漸的學會如何的消除煩惱痛苦,因此我們的心就
會變得越來越清淨、安詳與快樂。最後到達究竟的解脫煩惱痛苦,這就是為什麼要

~ 14 ~

內觀訓練的目的。

貳、內觀與緣起的關係
人類是群居的動物,誰也無法逃避群眾而獨居。例如一個人不可能同時具備做
衣服、建築、種菜等等之專長,各人所學的專長,相互交換付出,才能確實享受生
活所需,並非是一個人就能自給自足,而在複雜的人群中,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
我們如何去面對、解決,這是刻不容緩的事情。如果沒能及時解決,會給自己帶來
煩惱與痛苦,而這些煩惱與痛苦,大多數的人都是藉著、逃避、壓抑或轉移目標等
來加以消極對治。
例如:強制壓抑情緒,深深地吸一口氣,喝杯冷水消消火氣,逃避現實,或是
藉念佛或持咒等等來轉移目標,其實這種強壓控制並不是究竟解決之道。這些方法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已將問題解決了,其實 助長負面的習性,何況過份的壓抑或逃
避,情緒囤積到忍無可忍的地步,終有一天會爆炸。好比吹氣球,將氣球吹到極限,
不會爆炸嗎?其實遇到任何事情是不能逃避的,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只有如實面對,
了解苦因,才能對症下藥,達到究竟滅苦之道。

93.8.20

我們都知道,任何事情的發生,必定是有因有緣才會有果的,沒有無因自生的
道理。如果沒有培養內觀開啟能觀察的智慧,是無法發現到煩惱的緣起所在,因為
煩惱痛苦等的緣起,並非以世間一般散亂心的知識見解,就能發現身心所產生煩惱
痛苦等的因緣性。如果無法看到自己苦惱的起因,當然就無法徹底地解決煩惱痛苦。
比喻說:一位身體有病的人,要找醫生治療,醫生在治病之前,必須先要詳細地找
出這位病人的病因,然後對症下藥,才能藥到病除。假如說,醫生無法找出病因就
亂開藥方,因為沒有對症下藥,病人的病不但 不會藥到病除,還有可能藥到命除。
同樣的道理,沒有透過內觀訓練過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有能觀察的智慧,心
甚至會處於散亂狀態中,就沒有辦法發現到生起苦的根源。既然不知苦之因,那要
如何滅苦呢?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唯有透過培養內觀,保持正念,從正念中產生正
知的智慧,才能體驗到苦之因就是無明、渴愛。也就是說,憂悲惱苦都是出自於無
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
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如果知道苦之因,就是無明所引生的渴愛,那麼就知

~ 15 ~

道苦是可滅除的,只要依八正道修行就能徹底滅除無明。
無明滅,錯誤的行為就滅,錯誤的行為滅除了,在意識中就不可能存留錯誤的
觀念,沒有錯誤的觀念,就不可能影響身心正常的發展;身心正常發展,那麼眼、
耳、鼻、舌、身、意就不會被污染,六根既然沒有被污染,那麼六根觸六塵中就不
會落入我執,沒有我執,觸緣受就不會落入愛、取、有,沒有愛、取、有的愛染,
就不會生起憂悲惱苦。無論是無明緣行流轉生死憂悲惱苦,或是無明滅斷除生死憂
悲惱苦滅,這都必須要有足夠的內觀智慧,而不是只有用一般世俗的知識見解,就
能了解無明緣行及無明滅則行滅的道理。
要真正了解無明及滅除無明,必須要有如實正觀的智慧。要生起如實正觀的智
慧,必須要戒、定、慧具足;戒定慧具足需要修八正道,也就是說修八正道就能具
足修戒定慧。無論是修三十七道品或是修八正道,都必須修內觀培養正念,正念就
是四念處,四念處就是念住身受心法。修行若 是離開正念就等於是離開了修行。

˘㥮ֶ̰៍ૈዳϒ‫ه‬
正念的培養是依靠內觀,因此修行是離不開內觀培養正念的。有內觀培養正念
的因,加上努力精進的助緣,感招的果就是能觀察的智慧,能觀察的智慧就是因,

93.8.20

如實正觀體驗身心就是緣,照見身心是因緣生滅法是果。照見身心是因緣生滅法是
因,學離欲對身心愛染就是緣,滅盡愛染得到心解脫就是果,凡事必定都有他的因
和適當的助緣,有因緣相依相緣才能成果,如是的因遇到適當的助緣就會成就如是
果,這是必然的因緣果法則。如果沒有因,那麼助緣就不能產生作用了,如果因緣
沒有具足,當然就成不了果的。凡事 都必須具備因緣才能成果。
平常沒有培養內觀的人,他的心是散亂的,當然就沒有足夠的觀察智慧,體驗
因緣果的自然法則,要使散亂的心集中,必須訓練內觀,才能培養出正定。正定和
一般的定不同,不要誤解一般的精神集中就是正定。正定是具足有如實正觀的能力,
而不是一般的專注或無想無念。也就是說,正定能完成苦集滅道,完成涅槃的道智
及果智。一般沒有培養過內觀的人,都會誤解正定就是一般精神集中的專注,或誤
解以為正定是完全沒有想或沒有意念,這是對正定有誤解。其實有生命就有意念,
這是自然的現象,如果勉強叫他沒有意念,這種主宰欲會使內心有壓力,長期的壓
力,就會使心焦慮不安生起多種負面作用,而且就在這當中培養出貪,有貪就跟隨

~ 16 ~

瞋,貪、瞋是建立在癡,貪瞋癡三毒都是相依相緣的。修行並不是要壓住什麼?或
是要控制什麼?也不是要得到什麼?更不是要看到光等等,而是在自然的生活中培
養能觀察的智慧,這才是真正佛陀教導的正觀法,這種正觀法門自從佛陀入滅後,
正觀法的修行次第就慢慢地被誤解了。
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有心想學習佛法,修行佛法的人,不要盲目,人云亦云,
必須加以親身考證及體驗才能分辨出是與非,否則雖然有心想修行,但是掌握不到
正確的方法,那就太可憐又可惜了。佛陀在八正道中就有詳細的說明,培養正定並
非是無想無念,而是在清醒的生活中保持正定,目標就是要體證苦集滅道,目的就
是趣向涅槃。
培養正定的目的,當然並不是叫我們將一切意念全部滅除,而是滅除邪見及貪、
瞋、癡,因而證涅槃。其實意念不需要你去息滅它,意念是因緣生滅法,當然本來
是有生就有滅。每一個意念的生起,不需要你去滅除它,它自然地就不斷生生滅滅,
當一念生起、不久就消滅,後面又有一個意念銜接,一念生起消滅,後面一念銜接
上去,就是這樣不斷地生生滅滅不息,就是這麼的一直連續性地生起又消滅,如此
地剎那生、剎那滅,不斷地輪迴輾轉。我們對這些意念的生起不需要去滅除它,它
就自然地隨著因緣生因緣滅。既然每一個意念當中,本來就是不停的生滅,我們不

93.8.20

必要去滅除它,最重要的就是要去認清它,不 要隨著意念走,這才是修行的重點。
如果你想逃避意念或壓住意念,那你如何去了解意念的本質就是因緣生滅法
呢?用壓住、逃避或轉移目標,這種方法都並非是如實正觀法,因此就不可能是究
竟的解決之道,只有透過培養內觀訓練出能觀察的智慧,如實正觀照見身心、體驗
身心是因緣生滅法,這才是如實正觀究竟之道。

˟㥮৔ੵԧ֍ᕝੵ໭೗
如果沒有透過內觀訓練,培養出能觀察的智慧,當然就無法了解意念的真面目,
因此就想加以控制、壓住、逃避或轉移目標是不可能的。意念生起只要不加上我在
裡面,就不會產生我的觀念、我的意思、我在 想,因此就不會引生煩惱痛苦。
如果意念生起加上了我在想、我的意思,有了自我在裡面就會引生煩惱痛苦,
其實意念本身並沒有煩惱痛苦,意念的本質是中性的。只有透過內觀智慧,照見身
心是因緣生滅法,意念也是因緣生滅法,那就不會去控制意念或轉移目標來壓住意

~ 17 ~

念。其實意念當中本來是沒有煩惱痛苦,為何要怕意念呢?其實在意念中給它加上
自我,才引生煩惱痛苦出來。
身心是由色受想行識五種要素組合而成的,也就是因為如此,所以無論是色受
想行識其中的哪一種,本身都是因緣生滅法,所以沒有一個獨立的我在煩惱痛苦,
煩惱痛苦是出自於加入自我,因此才產生煩惱痛苦的。也可以這樣的說,煩惱痛苦
的根源就是自我。
學佛主要就是要破除﹁自我見﹂才能到達無我的高尚生活,佛陀因此而說﹁無
我﹂
。一位沒有培養如實正觀的人,是無法照見身心的實相,所以誤解有一個永恆不
變的我及我所,難免就會被自我的意念牽得團團轉,不斷的為了﹁自我﹂而找尋滿
足自我,因而就無止盡的向外追求。也就是說,我們會無止盡的向外追求,就是要
滿足這個自我。沒有培養如實正觀身心者,他就會錯誤的認為由五種要素組合的身
心,是有一個永恆不變存在的自我,或是有一個﹁我﹂的主宰者,因此就為了這個
我,想讓這個我能達到慾望的滿足,也希望這個我能永遠幸福快樂,所以才從這一
生中不停的向外追求,一直到老病死還無法罷休,一世接一世相續不停地在生死煩
惱痛苦中輪迴。
93.8.20

自古至今又有哪一位追求物質者,能真正在物質上達到究竟的滿足、幸福與快
樂呢?人類盲目不停地在追求物質感受,在這個追求的過程中不知造了多少的惡
業,也遭遇了多少的憂悲惱苦,但還是沒有辦法反省領悟,冷靜下來思考煩惱痛苦
的原因,以及消滅煩惱痛苦的方法,並進一步實踐方法斷除煩惱痛苦,因此才不斷
地在憂悲惱苦的大苦中輪迴不停。
要徹底斷除煩惱痛苦,並非只是崇敬或信仰,真實的世界與童話故事的世界是
不同的,只有如實真正地回到從培養正觀開始,才能達到過著幸福與快樂的生活,
人人都無法逃避老病死,因為生命是不完美的、不圓滿的、不如自己的意願,這些
苦是事實的,只有用童話故事或崇敬、信仰是無法解決如實的苦,只有回到如實正
觀去了解煩惱痛苦的集因,然後依八正道才是徹底解決煩惱痛苦的方法,也就是說
依八正道如實去力行實踐,就可解決長期以來的煩惱痛苦。
佛陀親自的體悟到,我們的痛苦並不是偶然形成的,當然也不是別人或主宰者
賜給我們的,一切痛苦都有它的因緣性。這種痛苦的起因並不是自己不能控制的,
~ 18 ~

只要觀念正確、行為正確就能控制痛苦的起因,因此痛苦的起因是可以由自己來操
縱的,有正確的因加上適當的助緣,就能成就正果。那麼正確的因是什麼?正確的
因就是培養如實正觀,沒有如實正觀的智慧是 不能照見身心是因緣生滅法。
可以這樣說,一切行為就是因,遭遇到的就是果;也就是說,有正確的行為就
能遭遇到正確的果。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每一件事,都是由自己的行為所造成的結
果。因此,只要我們有正確的觀念,又能掌握自己做正確的行為,就可主宰自己的
命運。命運不是註定的,也不是天意或是別人所賜,而是由自己的行為感招來的。
行為被稱之為業,業就是行為的簡稱,人人都擁有自己的行為,人人必須繼承自己
的行為所造成的果,這是每一個人都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因此每一個人都
可以由自己來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就 是緣起的自然法則,也就是真理。
自己的行為就是自己的歸依處,行為卑劣或高尚,他的生命也一樣卑劣或高尚。
高尚與卑劣並非是身心或環境,而是自己的身心行為。無論是卑劣或高尚,都有自
己行為的因與果,這些行為從此到彼相依相續,並非是今世而已,是必須延續到未
來,一直到達究竟解脫才停止。
93.8.20

參、正觀的重要性
無論是現在或未來,任何物質絕對無法滿足人們內心的慾望;也就是說,內心
的慾望並不是只有依靠物質就能滿足的。想要止息慾望或使慾望滿足,只有透過正
觀使智慧生起,達到照見身心以及慾望的真相,徹底了解到一切都是因緣生滅法,
也就是徹底如實正觀,照見身心是由五種要素所形成的因緣組合體,本來就沒有一
個永恆不變的我及我的主宰者。當一個人如實正觀的智慧生起,就能破除過去無明
錯誤的我見觀念,自我欲也就會慢慢的止息。如實正觀身心是因緣生滅法,當然就
會體驗到身心是無常,因此也就體會到﹁無我﹂
,只有如實發揮﹁無我﹂的智慧才能
滿足自我欲,如果還執著與愛染有一個﹁我﹂的錯誤觀念,那麼就不能滿足這個我
的慾望了。
生命中是不能欠缺物質的,例如食物是延續生命的主要根源,其他的物質是使
我們在生活上得到方便,但應該如何才能發揮對物質的適當運用,心又不會去愛染
與執著物質呢?一個人要能客觀、中道地運用物質,不會愛染與執著物質及適當地
~ 19 ~

運用物質,當然要具備有內觀的智慧,才能辦得到的。要借用物質使生活穩定無慮,
安心的培養內觀,開啟正觀的智慧,才能在生活上遭遇到不如意的事情發生時,內
心不會產生焦慮不安或衝動,因而失控造成害自己又害到別人成千古恨,引生憂悲
惱苦。
有足夠內觀智慧的人,他的人生難免也都會遭遇到種種波折,但他的心是理性
平和的,不會被環境影響而引生憂悲惱苦。真正的幸福是內心的安心、寧靜、自在,
並不是物質的享受。物質只是生命中生活上的一部份而已,透過糧食的物質資養生
命,有生命就有精神的感﹁受﹂
,就有﹁想﹂像、
﹁行﹂為、以及﹁識﹂的知覺作用。
煩惱痛苦生死輪迴是從身心生起的,也必須從身心上去了解煩惱痛苦的真相,才能
徹底地滅除煩惱痛苦,過著當今慈悲、詳和、寧靜、自在的高尚生活,自利與慈悲
喜捨利他,這才是真正的幸福與安樂。
如果只偏重於物質而卻忽略心靈上的淨化,也就不可能會得到真正的幸福與快
樂。當然只偏向於心靈的淨化,而缺乏物質,同樣也會影響到我們心靈淨化的修行
進展。有關身心本身雖然各自獨立,但是相依相緣都會互相影響的,因此身體若缺
乏生活上的基本所需,也會影響到心,所以適中地運用物質生活,培養正觀的智慧,
93.8.20

不要縱樂,也不要修苦行,應該處於中道。
佛陀教導弟子們不可走向兩種極端,兩種極端者就是縱樂與苦行,要保持中道,
不縱樂也不修苦行來折磨身體,這才是中道的生活,只有中道的修行才能自證緣起、
自證涅槃。人人雖然都有想要追求永遠快樂,也希望永遠都能幸福,如果只追求物
質要達到永遠幸福快樂是不可能的事,只有力行中道培養內觀產生正觀的智慧,照
見身心的真實相,斷除愛染與執著後,才能達到真正的幸福與快樂。所以真正的幸
福與快樂,並不是只建立在物質上能完成的,而是取決於內心的狀態,也就是從內
心中解脫無明愛染,才能達到真正的解脫煩惱 痛苦,才能擁有真正的幸福。
這種培養內心解脫的工作,以人類數目的比例來看實在太少了。難怪很多人深
感奇怪,為何宗教種類這麼多,社會依然動盪不安呢?不管你信的是什麼宗教,如
果沒有培養內觀的智慧,就無法正觀身心的實相,因而對自己起心動念不清楚,所
以自己就沒辦法掌握自己的行為,遇到任何的 感受很難不失控,做自己的主人。

~ 20 ~

˘㥮ૈዳ̰៍វរৌந
佛陀所教導的只是真理而已,這種真理不分宗教、種族、人人有份,真理並不
特別屬於哪一種宗教,哪一種特定人物的,任何人只要自證緣起就會體驗到真理。
也就是說,任何人透過培養內觀就可體驗到真理,就可享受真理的利益,因此真理
不分宗教、不分種族,無論你是什麼宗教的人士或沒有任何宗教的人士,只要培養
內觀訓練,達到完成能觀的智慧現前,就可體驗到真理,獲得真理的利益。那麼真
理是什麼呢?就是苦集滅道四聖諦,簡稱為緣起生滅法。
雖然物質可以使人類生活品質改善,但是物質是不能使人類心靈平靜止息苦,
當然也不可能止息老病死以及憂悲苦惱的痛苦。只有透過內觀的訓練,培養、開發
出正觀的智慧,才能徹底的淨化內心,達到心解脫。如果還沒有達到究竟的心解脫,
至少也會減少失控,減輕衝突,使生活平靜,減少世界、社會、家庭的紛爭,減少
造惡業,減少煩惱痛苦。
寶島台灣現今知道內觀訓練重要性的人很少,正確地依︽阿含經︾教導方法教
導內觀訓練的禪修中心也很少,這可能是因為正確教導內觀訓練的人少,因此培養
內觀的人也就隨著少了,加上台灣的宗教大部份是走信仰或寄託於現世或寄託於來
世,這種長期傳統的觀念已經變成習慣性了,因此想改革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改變

93.8.20

的。然而其實促成內觀禪修中心很難長期維持下去,當然有其種種的原因存在,其
中最主要的是為了適應環境,所以就不得不順從,而且大部份都有這種順從的心態,
所以這種長期傳統信仰寄望於未來的習性觀念,想要去改變是不容易的,雖然發現
傳統有很多修行方法,對人們根本是有害而無正面的利益,雖然有心想要去改革他,
但必須要依靠大眾布施生活的僧團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壓力,因此就有些人為了生
活不得不順從傳統。
傳統並不是不好,例如教導因果論,教人斷惡行善、念佛安心這都是對人們有
利而無害,但修行不可只限某層面,應該不斷地進道上昇才是理性,何況佛法的修
行是必須依法次法的次第而修,並非只有單一法門就可成就的。除了以上種種環境,
還有的就是長期以來養成我見的習慣了,很少有理性的依法不依人,加上各各本身
的生活條件不錯,雖然人人都會有遭遇到種種的煩惱痛苦,但還是很快就忘了,真
正有心想追求究竟解脫煩惱痛苦的人太少,因 此想培養內觀禪修者就很少了。
甚至有些人誤以為內觀禪修的訓練是專業特定人物的工作,這種觀念是不正確
~ 21 ~

的,專業特定禪修人物也是為了要先充實自己,然後還是要為大眾服務教導內觀。
何況真理必須透過自己的實踐,才能獲得真理的利益的。體驗真理實踐的方法就是
培養訓練內觀,只有培養訓練內觀才能到達如實正觀身心,體驗到身心是因緣生滅
法,完成自證緣起的工作,再進一步斷離對身心的愛染,滅盡愛染之後就能親自體
驗涅槃。這種涅槃的生活是自體驗者最清楚,不需要別人對他說涅槃的心境是什麼?
如果自己不是一位體驗到涅槃的自證者,你對他說涅槃是如何的寂靜、自在、安詳、
慈悲喜捨等等,當然是多餘的,只有 自證涅槃者才能冷暖自知。
因為涅槃不是理論,而是心解脫煩惱後的心境,一個人要到達涅槃的境地,才
能懷抱最究竟的和平與慈悲。台灣佛教從表面上來看,修行風氣處處可見,因此也
帶動了全世界的華人活躍在世界舞台上,這種景象雖然可喜可賀,但是美中不足的
是外相昌隆興盛,實質上依︽阿含經︾中的三十七道品如實修行者少,依︽阿含經︾
佛陀親口所說的教法弘揚也少,反而是自創門戶、教法及宗派,甚至自稱新佛或比
佛陀還高等等談玄說妙,如此之類就像萬花筒一樣地多彩多姿,難怪使有心想修行
的初學者來說,可以用眼花瞭亂來形 容,因而造成不知如何才是正確的。
各宗各派以及每一個人,都說自己修的法,自己所傳的法才是正法,自己所說
93.8.20

的才對,別人說的都不是,這種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因此真正修行的風氣並沒有
彰顯出來,也使有心真正要修行的人,不知到底誰說的才是正確,也有大部份的人
雖然走上修行的道路,但是修上十年、二十年,自己修到哪裡?目標是什麼?目的
是什麼?都不知道,盲目地聽到人說就信,因此越修我見越重,煩惱痛苦越來越多。

˟㥮ͽα‫ه‬఍ࠎҝ
有些人雖然從外表看來很精進,但是他所精進的方法並非是﹁正精進﹂
,只因為
他沒有從培養內觀入門,所以非因計因,非果計果的斷章取義,開口所講的都是果
地法語,或邪因邪果,自己又不知道的自誤又誤別人。現今學佛者如果能如實依︽阿
含經︾為依歸,以自己為依歸,改變空談理論及無記的現象,依照佛陀親口所說︽阿
含經︾內所記載的三十七道品來修行,那麼人 人必定在正法中都可獲得利益。
︽雜阿含經︾二六三經中有詳細說明,不精進修習三十七道品隨順成就,而只
用心刻意強求,終是不能得漏盡解脫。佛陀說,他是因為具足正知見,所以得諸漏

~ 22 ~

盡,而不是平白無故地沒有知見而得漏盡的。佛陀是因為勤修三十七道品,猶如母
雞孵卵,溫度控制得當,不刻意強求,時日一到,自然而然,破殼而出。善於修行
的人也是如此,雖然他不刻意強求要得到漏盡解脫,只要殷勤精進地修三十七道品,
時日一到即可自然而然的達到心得解脫。這就好像一位技術高明的工匠一樣,手拿
斧柄,每天不停的拿著斧柄做工。時間久了就漸漸地,斧柄在不知不覺中就變小並
且有手紋出現。修習三十七道品也是要如此,不必刻意去知道今天是否會漏盡,或
是明天會漏盡,但總是知道一定會有漏盡的一天。又譬如是漂泊在大海上的船舶,
經過炎熱六月的夏天,長期在風飄日晒中,繩索慢慢會壞。精勤的修行者也是如此,
隨順成就,一切結縛、使、煩惱、纏會斷除,漸漸就會得到解脫。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他善於修習的緣故。修習什麼呢?就是修三十七道品。
從以上︽雜阿含經︾二六三經中的說明,就很清楚地知道要得到心解脫,必須
不要有主宰欲,而要用平常心,精勤不斷地修三十七道品,就會到達漏盡,心得解
脫。
修三十七道品必須先修四念處,修四念處就是內觀培養正念,保持當下念住身
受心法。八正道中的正念也是一樣,培養當下念住身受心法,這樣依照佛陀所教導
的內觀培養正念,才能到達自證緣起,自證涅槃,才有能力倡導正法律如實正觀的

93.8.20

風氣,對真理的體驗很快就會有實質的立竿見影效果。只要人人培養內觀,朝這條
正道而行,就可體驗到內心詳和寧靜,在生活中對整個社會而言是有正面的影響,
社會的亂象就很快地有所改觀,進一步達到人人和平相處。因為自己內心平靜,就
會帶動使社會和平,如果內心衝動就容易失控起衝突,那麼社會就沒有祥和可言了。
佛法的真理若是沒有去力行,只有空談理論是無法得到利益的。也就是說,如
果沒有實際地培養內觀,開啟能觀察的智慧完成如實正觀的經驗,而只拿別人的經
驗做口頭禪,空談玄說,這不但無法改善我見的錯誤觀念,也沒辦法改變錯誤的習
性與行為,當然生活品質就無法提昇。想改變自己的錯誤觀念與錯誤的行為及習性,
必須要先培養內觀的能力來開啟內觀智慧,透過內觀的智慧如實正觀身心實相,就
能將過去錯誤的我見觀念止息。有正確的觀念就不會再有錯誤的行為,有內觀的智
慧就可時時檢查自己的行為及習性是否正確,若有所不當就立刻回到當下的正念
中,這樣就會徹底地改掉錯誤的行為及不好的習性。如果沒有內觀智慧的人,因為
無法觀察到自己的起心動念,所以就 沒有辦法改善行為及不好的習性。

~ 23 ~

所謂﹁修行﹂就是要修改錯誤的觀念與錯誤的行為,使身、口、意都符合正見
的生活,只有如此才不會製造煩惱的因,當然也就沒有煩惱的果了。如果連自己當
下在做什麼都不知道,那又如何修正錯誤的觀念及行為呢?也就是說,既然自己不
能覺察到自己當下在做什麼?那又如何能改善自己錯誤的觀念與行為呢?要改善自
己的行為與觀念第一要務,必須具備有足夠的內觀力量,能時時覺察到自己的起心
動念,才有能力掌握自己的觀念及行為,否則 是無法改正自己的錯誤觀念與行為。
一個培養過內觀的行者,必須時時刻刻地保持清醒在當下的正念中,不斷地殷
勤正精進、正念,內觀智慧就會愈來愈增強,正念愈明顯,可以達到自己每一個身
口、意的行為都觀察的很清楚,達到這種內觀的智慧,才有能力改善自己的行為。
甚至透過內觀的智慧可以清楚地覺察到,每一個動作都是不斷的生滅,身心是由色、
受、想、行、識五種要素組合而成的,根本沒有所謂的永恆不變的﹁自我﹂存在,
只要開啟無我智,就能完成破除對身心的愛染,得到心解脫。
要完成無我智,必須先具足有內觀力量,親身體驗到一切事物與心念都是生滅
無常,而不是從聽聞而來的無常與無我知識,就誤解自己已經具足無我智了。理論
上所了解無我,這只是一般文字上的﹁無我﹂知識而已,這種知識並非透過正觀所
93.8.20

自體驗無常、無我的實相。沒有徹底了解無我,就沒有辦法破我見及我慢,我見、
我慢不斷除,就不可能徹底滅除煩惱止息生死輪迴。

ˬ㥮̦ᆃߏ̰៍
既然內觀那麼重要,什麼是內觀呢?內觀在巴利文中,是﹁洞見﹂的意思。內
觀與專注不同,內觀並非是一般的專注,也不是一般無想無念的定。內觀就是往自
己的身受心法四種念處去觀察的方法,從內觀培養中能開啟觀察的智慧,透過觀察
的智慧能照見身心的實相以及一切煩惱痛苦的根源。也就是說,內觀就是保持當下
培養正念,這是一種覺醒的動態專注,並非是一般的靜態專注。動態專注就是保持
清醒的覺察身心每一個動作,從這種動態專注中才能培養出能觀察的智慧。一般專
注是使精神集中,修定是屬靜態專注,目的是 使內心平靜到達無想無念的定境。
培養內觀的目的就是開啟能觀察的智慧,所以說,內觀並非一般的專注或是靜
態專注。一般的專注是使精神集中,靜態的專注是培養定,內觀的培養是定慧並持。

~ 24 ~

培養內觀不需要常在靜態環境中,而是時時刻刻地在行住坐臥當中都可培養內觀,
培養內觀就是保持在當下的正念中。用簡單來說,也就是在生活當中,隨時都要保
持覺醒身心的舉動,透過這種動態專注培養正念,就會開啟能觀察的智慧,洞見到
身心的實相是因緣生滅法,因此體驗無常、苦、無我。
可以這樣的說,內觀是一種開展智慧的過程,透過智慧照見身心實相,去除過
去錯誤的觀念,以智慧來斷除無明愛染,從過去的煩惱中解脫出來,對一切眾生充
滿慈悲喜捨的教導正法,使人們都能獲得佛法的利益。用簡單來說,內觀就是培養
正念,正念就是念住身受心法,依四種念處作為培養正念的所緣。培養身受心法四
種念處,是獲得透視照見身心真相的智慧,而不是一般專注或是靜態專注的修一般
定。

α㥮͵มᒪᄃ΍͵มᒪ
內觀培養正念就是要正確、清楚、覺醒地觀照自己身體的每一個動作,或是感
受、想像等意念的生起和消滅。也就是說,要時時保持覺醒清楚地注意觀照身心變
化,才能獲得透視身心真相的智慧。如果是修一般的專注或是靜態專注的定,那麼
就不是修內觀培養正念的智慧禪了。修偏定是屬世間禪,因為偏向於修深定,反而
會影響培養內觀智慧的開啟。修定的定相就是靜態的專注所緣,而內觀所緣是依動

93.8.20

態的專注地培養覺察身心,是依每一個動作和意念生起消滅為所緣,這是屬於一種
動態專注地培養內觀智慧,所以內觀和一般專 注或靜態專注修定是不同的。
世間禪定和出世間智慧禪是不同的;世間禪定是追求無想無念的定境,這種主
宰欲是貪的現象,因此完成的定境就會依定境的愛染程度分為欲界定、色界定或無
色界定。欲界、色界、無色界都是凡夫眾生,要超越三界必須斷三結才是初果的聖
者。出世間禪是斷主宰欲,在自然的情況中培養正念,培養正念的所緣就是身受心
法四念處。
修四念處在︽雜阿含經︾六 七經中被稱為一乘道。經文: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有一乘道,淨諸眾生 ,令越憂悲,滅惱苦,得如實法,
所謂四念處。何等為四?身身觀念處 ,受、心、法法觀念處。﹂
四念處是如實法也就是一乘道,因為這是必須要由自己如實地修習,也就是自
依、法依的靠自己力量修習的方法。既然四念處是一乘道,那當然就只有一條路,

~ 25 ~

沒有其它的分路,因此才能稱為一乘道。也就是說。四念處是惟一可培養如實正觀,
完成八正道的修習法。也可以這樣說,內觀四念處的一乘道,只有在佛陀的教法中
才可見到這種的智慧禪法,沒有其他的宗教指出這條智慧禪法,因此只有在佛陀的
教法中,才可以找到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聖人,這條四念處的內觀禪法,
才是佛陀所說的內觀禪法,其他的禪 法都不是佛陀自覺自證後所說的。
無論是過去諸佛或是當今的阿羅漢,以及未來諸佛,都是要依止這條內觀四念
處才能超越輪迴的苦海。過去及現在的禪修方法雖然很多,但是只有四念處的內觀
法才是佛陀所教導的智慧禪法。四念處的內觀智慧禪法是一乘道,因為他是一條直
接通往涅槃的道路,也是唯一通往涅槃的道路,離開了這條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法,
就不可能會完成四雙八士的工作。

̣㥮̰៍ߏវរαཐᏒ۞͞‫ڱ‬
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雖然分為身受心法四種所緣,其實可以說只是一種禪法
而已,為什麼呢?因為四念處主要就是培養正念,修四念處只是分粗細的培養正念
而已,所以說四念處雖然是分為身受心法,但主要還是培養正念。現在大多數自稱
修行者或真正的一位修行者,都知道修行就是﹁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斷除三
93.8.20

途苦﹂
。其實戒定慧是修持正法的一個概略統括,修行者所需要特別重視的是在四聖
諦的綱領下,依四念處來修行自證體驗緣起法 ,這就是已經在修戒定慧三學了。
修行學習培養內觀的正念,其實就是已經在學習戒定慧三學。戒定慧三學彼此
之間的關係,則是互相互緣、互相支持、相互增長,不應該將它分開來修。
﹁戒﹂是
使身、口、意三業清淨,
﹁定﹂就是一心專注,
﹁慧﹂就是體驗苦集滅道。訓練內觀,
培養正念就具備戒定慧在內,例如訓練內觀、培養正念必須要依身受心法為所緣,
此時身口意不可能還會造作惡業,如果身口意造作惡業就已經偏離正念身受心法。
因此培養正念就已經具備持戒的條件了,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在培養正念中發
現意念生起惡不善,只要發現到惡不善的意念生起,惡不善的意念就立刻消滅,哪
還會有機會使身口造作惡行呢?因此培養正念就具備持戒的條件了。培養正念必須
要保持精神集中在所緣的目標上,這種專注就是已經具備修定的條件了。內觀是開
發體驗苦集滅道的方法。佛教所說的慧學就是趣向體驗苦集滅道,這才是佛陀所說
的慧學。不管你修的是什麼法門,如果不是為了要體驗苦集滅道,那麼無論自稱修

~ 26 ~

到如何程度,都是屬於修世間法而已。培養正念的目標就是體驗苦集滅道,因此培
養正念就具備修慧學的條件了,所以說,培養內觀正念身受心法也就同時在修戒定
慧三學了。
如果離開了培養內觀,正念身受心法,只偏向於依戒條持戒就容易疏忽修定慧,
只有修專注的定那麼就是修世間定而已;又具足修戒、定、布施雖然能招感人天福
報,但還是無法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何況人天福報終會享盡,如果不會以福培
福者,那麼福報總有一天會享盡,貧窮就有你的份。內觀培養正念就具備戒定慧在
內,如果只有修精神集中或是修靜態專注的﹁定﹂和修內觀培養正念,這兩種雖然
都屬於內在的修養方法,在表面上看起來好像都是一樣,但是在實質的修行上以及
目的都全然不同,修行者不可不知。修習靜態專注只能生定,並不能生出觀察智慧,
修習培養內觀身受心法的學習正念,則是觀察身心每一個動作的生滅,因此是屬於
動態專注,如此才能開啟觀察的智慧,如實正觀照見身心是無常、苦、無我,自證
緣起生滅法,體驗苦集滅道。
一般的定和內觀是全然不同,一位修行者如果沒有注意,就會誤為一般的定和
內觀是一樣的,那麼他在修行上當然就會將修世間禪定,誤為是內觀智慧禪。修世
間禪定是無法體驗苦集滅道四聖諦,只有培養內觀保持當下的訓練正念,才能開啟

93.8.20

能觀的智慧正觀身心,體驗苦集滅道四聖諦。當然也不可斷言認為只修定就不會引
發內觀的智慧,因為若有適當的助緣,法法都有可能相依相引,差別是本具有禪定
力者,可直接修內觀,但對一個散亂心重未具足禪定力者,則必須修定然後再修內
觀四念處。

̱㥮α‫ه‬఍ߏҢ‫ିܟ‬ጱ۞ംᇊᒪ
前面說過︽雜阿含經︾六 七經有明白的說明,內觀四念處是一乘道,既然是
一乘道那當然就沒有其他的分路。對一位初學者來說,本身若是沒有先對修行的方
法清楚,當然全部就依著教導老師的方法而行,那麼指導老師若是偏愛一般的禪定
者,當然所教導的就是一般禪定,如果教導老師是修內觀四念處者,當然就教導四
念處的內觀法。對一位初學者來說,都不懂得要從何處修起,所以也就全部依靠老
師的指導了。老師若指導一般世間禪定,初學者當然也不知道,因為禪修是一種內
在修養的工作,並不是像外在身體可以用眼睛看到的。

~ 27 ~

所以要當一位禪修的指導老師,對法義上及實修上都要具備足夠的正見,還要
自己具足實修的經驗。對教導初學者來說,指導老師至少要具備已證初果的聖者,
否則是容易自誤又誤別人,所以指導禪修的老師應該具備的條件是嚴格的,並不是
拿些別人所說的法要,加上自己的觀 念套在一起就可以教導別人禪修。
有些修行者他的觀念認為自己定力不夠,先修定然後才修內觀智慧禪,其實四
念處禪修法本身是止觀雙運的禪修法,不可諱言的一個禪修者,如先具有初禪的止
禪定力,再修四念處內觀法是比較容易得力,然而這也並非是絕對的,有些人根器
不錯,直接修習四念處內觀,也可很快收到效果的。但不可否認的,有些人也需要
經過定的訓練,自己發現定並非是究竟之道後,才願意接受四念處的修法而修四念
處,可是時間是不停留,不會等著你的,也有可能一生中修定修不成,那也就白白
浪費寶貴生命。
佛陀所教導的內觀四念處並沒有分奢摩他或毘婆舍那,只有培養內觀身受心
法。它是後來才被分為奢摩他或毘婆舍那禪,從此四念處就被分為兩條路了。自從
分為兩條路之後,對修行方法還沒清楚的初學者來說,是很難釐清到底哪一條的修
法才是正確四念處禪修法,加上一般都認為自己的定力不足,因此就將一般定的修
法誤為四念處禪修法,因此就變成真正修內觀四念處智慧禪修者反而少數。有的雖

93.8.20

然也說修四念處的智慧禪,實質上並非是修四念處的智慧禪修,而是修一般的定境
而已,這種人自己也不清楚,反正聽人家說,這樣修就是修四念處的智慧禪,因此
可以說,修行者本身所依止的指導老師是很重要的。
例如有些指導禪修的老師,他本身所修的就是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因此他所
教導的當然也就是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有些指導禪修的老師,他本身所修的就是
祖師禪,因此他教導的禪修當然就是祖師禪了。有的指導禪修的老師,他本身所修
的就是一般世間禪定,當然他所教導的也就是一般世間禪定,世間禪定就是修一般
的專注。也有些指導禪修的老師,他先教導一般禪定,然後才教導內觀四念處的智
慧禪。
禪修的方法與種類很多,要看修行者的修禪目的是如何,指導禪修的老師本身
對禪修的次第方法,以及法義,正見的了解及實修的經驗如何?沒有理性的禪修者,
就要靠自己的福運去碰運氣了。如果有理性者,他當然是先釐清禪修的方法及目的,
然後找一位有正見及有足夠禪修經驗的老師指導禪修,這樣就不需要依靠碰運氣
~ 28 ~

了。禪修的種類雖然很多,但並不能說那一種禪修是對,那一種禪修是錯,而是要
根據修行者各人的根性、需要與目的而定。如果說修行者的目的就是解脫煩惱痛苦
的輪迴,那當然就不需要選擇哪種禪修了,也只有一條解脫道的智慧禪而已,這條
解脫道的智慧禪就是內觀四念處,除了這條內觀四念處的智慧之外,就沒有另一條
路可以達到究竟解脫,完成四雙八士。除此之外,也只有這條內觀四念處才是最直
接的解脫道路,才能獲得究竟解脫煩惱痛苦,而且也才是佛陀所教導的內觀智慧禪。
只有修四念處培養對身受心法保持當下正念,這種培養內觀智慧的人,才是真正修
解脫道的人。

˛㥮िࡴ̝྽
凡夫眾生從出生開始,因為環境、文化的關係一直必須向外接受種種不同的資
訊,在所接受到的資訊中有善法也有惡法,但從來沒有接受到往自己內在觀察體驗
身心的資訊,因為這種內觀培養正念的智慧訓練,被誤解為宗教特定人物修行的工
作,因而很少有人想去學習。這種認為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修法,是屬於宗教人物
修行的和一般非宗教者無關,由於大部份的人觀念是這樣,因此就疏忽於這種內在
訓練的工作。其實佛陀並沒有教導教派、哲學或是宗教信仰的體系。佛陀所教導的
93.8.20

法稱之為法則,也就是因緣自然法,簡稱為﹁法﹂

佛陀對教條或空談無記毫無興趣,佛陀所說的法則都是可以力行的,實際透過
力行可獲得真正究竟的利益。佛陀曾經說過,他所教導的法則,就是苦和苦的止息。
佛陀四十五年的弘揚真理正法律,從來不談論任何與離苦無關的話題。這種自然法
則的真理體驗,並非是特定人物或宗教人士修行的內容,而是任何想知道世間苦惱
的本質,以及想要解脫苦惱的人,或希望在生活中不失控的人,都能培養內觀修四
念處,這種內觀修四念處的工作是不分種族或宗教的。
自然法則的真理是不分宗教或種族,只要人人自依、法依的力行實踐,就能從
佛陀所發現到的真理獲得利益。佛陀強調自己所教導的自然法則,不是他自己創造
發明的,也不是經由神蹟顯現的。佛陀所教導的只是自然法則的真理,這種自然法
則的真理,是經由自己努力修三十七道品獲得的,
︽雜阿含經︾二六三經有很清楚的
說明。在佛陀之前也有許多人發現過這種真理,在佛陀之後也會有許多人發現這種
自然法則的真理。佛陀聲明說,這種真理不是他個人所有的,人人只要修三十七道
~ 29 ~

品就可自證到這種緣起的真理。
我們的煩惱是出自於錯誤的觀念,有錯誤的觀念就會造作錯誤的行為,產生主
宰欲、自體愛、境界愛,引起貪、瞋、掉悔、昏沈、疑種種的煩惱痛苦輪迴。要徹
底地解決煩惱痛苦輪迴,必須先修改錯誤的觀念和錯誤的習性行為,這就是所謂的
行善。簡單來說,修行就是將錯誤的觀念、錯誤的行為、壞的習性改善,生活在中
道之中。錯誤的觀念就是對身、心的真相不了解,誤認為身心中有一個不變的自我,
以為存在一個我及我所有,卻是不了解身心的本質就是由色、受、想、行、識五種
要素所組合的,既然是由因緣組合而成的,終歸因緣分散而滅,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一個人若是對這種緣起法則的真理不了解,難免就會對身心產生錯誤的觀念。這些
錯誤觀念的產生是來自不正確的傳授、文化、經驗,因為沒透過培養內觀的智慧,
而只用自我知見、意念進行對身心判斷、思考,所以無法照見身心的本質。如果想
徹底了解身心本質者,千萬不可別人說就跟著說,只有空記別人所說的理論,追隨
著別人的主觀言論而盲從信仰,這是一種非理性的行為。
我們對任何人所教導的方法,應該要經過理性的思考、力行體驗,才不會盲目
地隨順他人言論而起舞。社會一般大眾多數都有這種情形,容易聽到宣導不求證實
93.8.20

就追隨附合,連自己也不知道是或非、真或是假。例如:街道抗爭、政治選舉等等,
有些人是盲從附合,為了抗爭而抗爭,為了選舉而不分是非或好壞,只要有人抗爭
就跟著抗爭。對身心所引起的錯誤觀念與行為,應該要以理性的態度去探討,不要
盲從地跟著別人說就信以為是真。一定要觀察、分析、探討經過實際的經驗,這樣
才能分辨出真或假,這不是用一般知見或自我主觀能體驗到身心的本質。話說錯了
可以懺悔重新再講一次,時間過去了寶貴生命也隨著減少,人的老病死無法重來一
次,即使是重新輪迴再來也是面目全非,也不再是原來的我了,因為所有的觀念和
環境都不斷的在變異。只要能掌握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修,才不會盲目追隨別人的
主觀意思。內觀就是以身受心法為所緣的培養正念,如果向外追求就已經遠離內觀
了。

肆、自然苦與緣起苦
~ 30 ~

人生的痛苦種類雖然很多,但總歸只有二種:一種是肉體上的自然苦。一種就
是精神上的苦,簡稱為心苦,亦稱之為緣起苦。
﹁自然苦﹂是屬於肉體上的痛苦,這
種身體上的痛苦無論你修到何種的境界,都還會有肉體上的痛苦存在,只是身體的
痛苦,心不會被影響,如果修四念處當然就會忍苦。例如︽雜阿含經︾五四 經所
說:尊者阿那律於病苦中修四念處,故能自安忍。有些人錯誤的觀念認為解脫者身
體是不會病也不會痛的,事實上除非是人死了才不會再有病痛,否則有生命就有病
痛這是自然的法則。反過來看,認為證悟者就沒有病痛的錯誤觀念是誤解四大皆空
的意涵,認為空一切就都沒有了,其實佛教所說的空並非是絕然的無,空是建立在
因緣生滅法上,並非是空無。
﹁緣起苦﹂是屬精神的苦,簡稱為﹁心苦﹂
,它是由眼、耳、鼻、舌、身、意對
外境的色、聲、香、味、觸、法生起﹁識﹂
,產生感受時落入我的感受,因此就生起
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苦受會生起瞋,樂受的愛染就會生起貪,樂受消失了苦
就生起來,這就是因緣所生起的﹁心苦﹂,稱之為﹁緣起苦﹂,這些緣起苦是由自我
主觀意識所產生出來的。
﹁自然苦﹂只要有生命存在都無法避免的,如果想減輕自然
的痛苦就要修四念處,否則唯有如實接受。
﹁心﹂的苦是從煩惱而來,煩惱是出自以
﹁自我﹂主觀的想。
93.8.20

一位沒有透過內觀培養四念處的人,因為他還沒有開發洞見身心的本質是生滅
法的內觀智慧,就會認為有一個永恆不變的自我與我所的錯誤觀念,因此從﹁自我﹂
中生起我見及產生貪、瞋、掉悔、昏沈、疑,再從我慢中生起我所,引生種種的苦
惱而輪迴不停。﹁苦﹂就是身的苦;﹁惱﹂就是心的苦。苦惱就涵蓋身體的自然苦以
及心煩惱的緣起苦二種。
人與人之間的鬥爭都是因為這個﹁自我﹂及﹁我所有﹂
。若是想使社會和平就必
須先征服自己,要征服自己就必須認清這個身心的本質。人人都能征服自己使自己
生活在和平、安樂寂靜之中,這個世界就能和平,人人安居樂業了。不想征服自己
卻是一心向外想征服別人,希望別人能跟自己的想法一樣,人人都能夠符合他的要
求,其實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為人並不是物質而已,你想將它放在那裡就可隨
心所欲的放在那裡。人是動物之類的高級動物,人人都有自我主觀的思想、推理、
判斷、意志種種的心理活動,所以不可能大家理念都是相同的,假使說有些人的理
念都是相同的,但也不可能是永遠相同或一切理念都是相同的,如果有些相同的理

~ 31 ~

念但也只是暫時性而已。
每一個人都希望擁有完美與幸福的人生,這種理念大致上應該都是會相同,但
是對完美與幸福的理想目標就各自不同了。例如:有些人是希望擁有富裕的物質生
活 這樣就認為是完美幸福的人生了。但是有些人的觀念就不同,他則希望擁有富裕
的物質還有完美的感情。有些人他的幸福人生目標,就是追求完美的感情,這就是
他完美幸福的人生。可惜物質與感情的慾望永遠是填不飽的,因此一生中打拼也就
不可能會得到真正完美幸福的人生。有些人他的觀念並非是追求富裕的物質生活,
也不是追求填不飽的感情,而是追求內心的寂靜安樂。其實人要有追求幸福快樂的
志願,人生才會不斷的打拼,但可惜所追求的目標只偏重於物質或感情,想從物質
與感情中獲得幸福快樂,因此一生都不斷的向外追求,殊不知物質與感情的慾望是
永遠填不飽的,反而會增長慾望而生起貪、瞋、癡。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想要得
到幸福與快樂,所以才會不斷地從早到晚不停地向外追求,主要目的是想從物質或
感情中獲得幸福快樂,甚至在每一個 動作中也能得到輕鬆快樂。
例如:我們不論處於何種姿態都會一直不斷的移動或變換姿勢,這都是希望獲
得輕鬆快樂。又譬如:我坐在這裡太久了腳就會麻,想得到不麻便想要換腳,站久
了腳會酸就想要換姿勢,躺久了身體不舒服就想翻身,或是想起來走一走、坐一坐,

93.8.20

這樣不斷地變換姿勢、移動姿勢,這些動作的目的就是希望離開痛苦,或是從變換
姿勢中能夠找到一種永遠輕鬆快樂的姿勢,但這是不可能的。一般都認為換姿勢就
能免除痛苦,有了這種觀念所以就常想要換姿勢;但卻是不了解每一個動作或姿勢,
是不可能保持永久輕鬆快樂的,因為痛苦與快樂都是不斷的在生滅變化中,沒有一
種姿勢能保持永遠輕鬆快樂的。因為痛苦與快樂都是剎那生、剎那滅,因此無法永
遠存在。既然沒有永遠存在的快樂,也就沒有永遠存在的痛苦。無論你變換任何的
姿勢,都只是暫時獲得到輕鬆快樂而 已,不久後痛苦又會隨之生起來。
我們的心念有生滅,肉體有生、老、病、死,這都是因緣生滅自然法則,沒有
內觀智慧體證因緣法者,就認為身心是永恆不變,痛苦或快樂也是永恆不變的。其
實人類的身心每分每秒的痛苦、快樂等一切都是在不斷的生滅變化,只是用肉眼無
法看到而已。一般還未開啟如實正觀智慧者,是還未自證體驗甚深緣起法則,當然
也就不能了解身心以及痛苦與快樂是不斷生滅的。這種因緣生滅法則的真理,各位
都可以自己體驗到的,並不是玄談或理論而已。例如:生、老、病、死這都是因緣

~ 32 ~

生滅法則自然現象,甚至每個姿勢變換也都是無法保持永恆不變的快樂輕鬆,這種
緣起緣滅法的真理沒有內觀智慧者,是無法照見清楚的,因此就會不斷地想藉變換
姿勢來滅除痛苦,但是因為它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才會產生出種種的煩惱痛苦出
來。
如果有內觀智慧者,就可以自體驗到這種因緣生滅法則的真理。大部份的人都
以為只要物質豐富就可得到快樂,所以一輩子也就不斷地向外追求物質,其實不管
物質有多富裕,只有在生活上比較方便而已。不可能從物質中得到真正的幸福快樂,
除非是物質與心靈的寂靜能夠均衡發展,否則只有想從物質與感情或常常改變姿勢
中得到滿足慾望,這是無法滿足慾望也填不飽慾望的。因為貪多,慾望也會隨著越
多,煩惱也隨著貪而多,所以只有物質與感情是不可能會滿足慾望的,當然更不可
能免除煩惱痛苦的。其實煩惱痛苦的產生主要是對於身心有錯誤的認知,因此無法
照見身心本質,所以就誤解身心是﹁常﹂
,是永恆的﹁我﹂及﹁我的﹂觀念。所以為
了滿足這個我的慾望,就產生種種的憂悲惱苦,煩惱痛苦是出自於這個我以及我的
觀念,要滅除煩惱痛苦,對這個﹁我﹂一定要徹底瞭解他,否則就不可能止息煩惱
痛苦。
93.8.20

˘㥮˞ྋԧ۞ৌࢬϫ
要徹底地了解﹁我﹂當然只有一條路,這條路就是培養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
透過培養內觀四念處開啟內觀的智慧,就能照見這個﹁我﹂的實相,這樣才能真正
地了解這個﹁我﹂的本來面目。如此就會徹底解脫對這個我的錯誤觀念及錯誤的行
為,完成達到心解脫,斷除憂悲惱苦。煩惱痛苦的本質,就是錯認為有一個﹁我﹂
的存在。因為有這樣的假設,使人人將這個﹁我﹂擺在生活上的首位,但任何有經
歷過煩惱痛苦折磨過的人,沒有一個人知道自我的觀念是錯誤的,反而全力於追求
希望滿足自我慾望的實現,認為這樣就會得到幸福快樂。事實上我們長期被限制在
狹義的自我監牢中,不但與自由寂靜隔絕,也與真正的幸福快樂脫節。只要人人從
自我的妄想中覺悟出來,才能獲得脫離自我束縛,走向光明自在、安樂、慈悲喜捨
的生活中。內觀四念處就是獲得這種照見﹁自我﹂本質的方法,未曾照見﹁自我﹂
本質的人,必定會落入自我主觀的監牢中,而感招憂悲惱苦。
透過內觀四念處方法,一旦照見﹁自我﹂的本質之後,過去的錯誤觀念自然就
~ 33 ~

消失了。要解脫煩惱痛苦的首要工作,就是先透過培養內觀四念處的方法,體驗自
我的本質是因緣生滅法,進而自證甚深緣起,再進一步自證涅槃。人生價值觀各自
理念不同,但依佛陀所說,只要能活著一天了解緣起緣滅的實相,勝過享受物質生
活而無知的一百年。
佛陀的人生價值觀就是要對無常法的覺知,還要自證甚深的緣起法則。因為只
有這條自證緣起才能進一步獲得涅槃之道,才能獲得究竟解脫煩惱痛苦。有關無常、
無我的緣起法則真理不能只有從知識上去了解而已,必須每個人都能如實從自己身
上去體驗無常、無我。直到自證緣起、自證無我,才能具足無常智和無我智,然後
朝向解脫正見的道路精進,這樣才是真正的了解無常、無我。
我們的煩惱痛苦是出自於﹁我見﹂
,因此要破除﹁我見﹂才有機會止息苦,否則
就像隔靴抓癢一樣,無法徹底止息煩惱根源。破除的方法唯有透過培養內觀四念處
這條方法,如實照見到身心是由色、受、想、行、識五種要素所和合而成之體,自
證到身心是因緣生滅無常法則,徹底體證到沒有一個不變的自我及我的主宰者,才
能有足夠的智慧破除我見的執著。從古至今想要滅除憂悲惱苦的修行方法雖然有很
多,但要徹底滅除煩惱痛苦,也只有培養內觀四念處這條路才能究竟息滅煩惱痛苦,
93.8.20

因此佛陀才稱四念處為一乘道。離開內觀四念處就找不到一條能究竟解脫煩惱痛苦
之道。也就是說,禪修種類雖然很多,只有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才是佛陀所教導
的智慧禪。培養內觀四念處的智慧禪,重點就是在行住坐臥當中訓練正念,透過正
念開發能觀察的智慧,才能自體證緣起法則的真理。也可以說只有修內觀才能獲得
正法的利益,到達究竟的解脫。

˟㥮̰៍۞Ӏৈ
內觀的利益可分為五種:第一、培養內觀能開啟如實正觀的智慧,照見身心是
無常、 苦、無我,自體驗三法印,體證苦集滅道四聖諦,進一步完成道智及果智,
到達完成究竟的解脫。第二、若是培養內觀但是還未能到達究竟解脫者,至少在日
常生活中可以減少失控或達到不會失控。第三、過著柔順和平的生活。第四、對身
體健康有幫助。第五、減少造惡業。修行培養內觀智慧禪者,至少可獲得以上這五
種利益。

~ 34 ~

第一、佛法的利益必須要力行實踐才能獲得利益。那麼佛陀說法四十五年,所
說過的法那麼多,實踐力行要從何處下手呢?答案就是三十七道品。在三十七道品
中主要就是培養內觀的正念,正念在三十七道品中佔有八處的作用,例如身念處、
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五根中的念根、五力中的念力、七覺支中的念覺支、八
正道中的正念。
三十七道品就是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
簡單來說,力行實踐內觀的重點就是如實培養訓練正念,依漸進的方法按部就班完
成開啟對真理的直觀,就能獲得佛法的利益。可以這樣說,任何人若是想要獲得自
證緣起法則的真理、自證涅槃、完成究竟解脫就必須從培養內觀訓練正念開始,因
此內觀的最大利益就是能獲得自證緣起法則的真理並獲得自證涅槃達到究竟的解
脫。持戒和修定都不是佛陀獨特的教導方法,因為持戒和修定在佛陀開悟之前就已
經有了,佛陀認為道德修養是做人的準則,更何況是一位修行者呢?因此佛陀強調
修行者對道德修養是必要的,專注力的訓練雖然並非可以發展到智慧的開啟,但要
開啟智慧卻需要藉由專注的注意力。在培養內觀的過程中雖然需要有精神專注力,
但並非是修一般無想無念的深定,其實無想無念的深定反而會影響培養內觀的智
慧。道德的修養︵持戒︶和精神的專注︵定︶
,兩種的本身雖然都具備有一定的價值,
93.8.20

但在佛法中持戒,培養專注的修定, 都是為了開啟內觀智慧的助道緣。
佛法的修行特性就是開啟內觀智慧,只有開啟內觀智慧,才能獲得體驗苦集滅
道。苦集滅道的自證體驗就是佛教的特性。體驗苦集滅道四聖諦的智慧,就是佛法
戒定慧三學中的慧學。培養內觀訓練正念,並沒有要求無想無念,即使是意念不斷
的生起,也不要排除它,或想壓住它,使意念不生,如此只要培養維持每一個當下
保持正念清楚,這樣就是在培養內觀智慧了。
第二、修內觀智慧禪和一般禪定的方法是不同的。一位要修內觀者對這種基本
知識不可不知,否則有可能你所修的並非是內觀智慧禪,盲目地誤解是修內觀智慧
禪。雖然修內觀的目的就是自證緣起法則,完成自證涅槃獲得究竟解脫的利益。但
若是各種因緣的關係,因而未能到達自證緣起的自然法則,進一步的完成自證涅槃,
至少能在日常生活中獲得減少失控,或﹁獲得沒失控的利益﹂
,這就是培養內觀四 念
處智慧禪的第二種利益。

~ 35 ~

每一個人若能保持不失控,遭遇到任何的事情都能夠保持冷靜的處理,若能如
此,人與人之間就會減少衝突或到達沒有衝突,當然人與人之間相對的就會相親和
樂互相愛敬。如果沒有內觀基礎的人,遭遇到不如意的事情都會衝動行事,事情發
生後都會反悔早知道就不應該如此衝動,可是這個早知道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事情
已經發生了。
如果有內觀基礎的人,雖然他會失控,但卻不會使情緒落入無理性的反應︵情
緒失控︶。失控的原因出自在哪裡呢?答案就是,出自於我見的習性太重無法掌控,
因此自我情緒反應就強,習性又深重。如果說是好的情緒反應,我們一定要增長;
壞的情緒反應除了能降服以外,甚至還要徹底地將它消除,否則人生就會產生很多
痛苦煩惱。甚至今生所做的一切有意的善、惡行為︵業︶
,未來還要繼續承擔自己的
行為。可以這樣說,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的行為所造成的結果。
自己的行為是自己的歸依處。行為卑劣或高尚,他的生命也一樣卑劣或高尚。也就
是說,眾生擁有有意的行為,就必須承擔行為的果報,一切都是依行為而產生果,
有意行為如影隨形。情緒會失控大約有幾種原因,但主要是頭腦不清楚。一般都是
激動的情緒反應,促成頭腦不清楚所以才會失控,而產生了錯誤的行為或起衝突,
甚至動手動腳的吵架等等,這些都是情緒失控所造成的。
93.8.20

社會上會發生一些對自己、家庭,甚至整個社會、國家產生負面問題的行為,
例如自殺、相殺、互罵、吵架等等的種種行為,都是出自於失控。怎麼會失控呢?
就是沒有內觀的基礎,因此情緒被自我感受拉著走,引起習性反應不能自主。習性
反應是經過長期的自我養成的,如果要徹底解決自我失控的情緒反應,必須要具備
有內觀的基本能力,否則是很難解決失控的現象。若有內觀基礎的人要控制自己的
情緒是不難的,只要培養內觀基礎至 少 可 以 控 制 粗 糙 的 情 緒 反 應 。
這種控制自我情緒反應,不是依靠祈求、信仰、誦經、持咒就可解決的。必須
要依靠自己,依靠正確的方法培養內觀,開啟內觀的覺察智慧力,就可以掌控自己
的情緒反應,不會隨著感受的情緒而失控。如果失控了有可能會一失足而造成千古
恨,想要彌補已經來不及了,因此大家不可不重視失控。
第三、柔順平和的生活。一位有培養過內觀的人,他的情緒是穩定柔順平和的,
因此他的生活也就柔順平和。無論遭遇到任何的波折,他都能保持心平氣和的冷靜

~ 36 ~

面對事情,很客觀的處理事情,他不 會 遭 遇 到 不 如 意 就 情 緒 失 控 。
第四、對身體的健康有幫助。內心保持柔順平和生活的人,他的情緒是穩定,
不會常常緊張、焦慮不安,因此對身體的健康是有正面的幫助。淨化自己的心病就
會直接減少身體的病痛,心情對身體的影響是直接的,心理疾病重的人,身體健康
就會直接遭受到負面的影響。心理疾病就是貪欲、瞋恨、嫉妒、自私、我見、我慢
以及等等的自我情緒反應。這些心病發作時,他會使心地變得不明淨而陰暗無光,
引起對內心的負面情緒,負面的情緒發作就直接影響身體,當時的氣色就會很難看
了。從外表看起來就好像精神不安,內心不快樂、身體不健康一樣。因此一個曾經
培養內觀的人,對身體的健康是有幫助的,因為身心的關係是密切存在的。當心理
柔順平和的生活時,會直接正面地影響全身的器官,使身體變得光澤健康。尤其是
慢性病者培養內觀智慧禪,對身體的 健 康 是 有 決 定 性 正 面 的 利 益 。
第五、減少造惡業。一個正常的人是不會想去造惡業的,造作惡業的人是心理
觀念有病,因此才會為了滿足自己而去損害他人。一個正常無心理病的人,他的心
是善良的,因此不可能會去造作惡業。培養內觀四念處保持當下正念,可以使行者
獲得究竟的涅槃。涅槃的人可以說一切心病盡消除了,所以能自證:我生已盡,梵
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不可能會造作惡業。如果還沒有到達涅槃者,
93.8.20

至少他也已經知道業力因果的關係了,所以不可能會再造作惡業。因為他知道我們
的痛苦並不是無因自生偶然形成的,是有因有緣才有煩惱痛苦的果,也就是說痛苦
的背後也有產生痛苦的原因,這種因果的法則被稱為業。
一位了解﹁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因果法則的人,不可能會去造作惡業。
有些人雖然也相信因果關係,但是沒有培養內觀,因此無法掌握自己情緒有時還會
造作惡業,然而只要培養內觀,對於粗糙的身、口、意行為就能掌控到的。我們造
善、惡業都是先出自於心想,然後決意而推動身或口的行為出來。雖然初學習培養
內觀者,還未能到達起心動念都能一清二楚, 但至少身、口的粗糙行為都能掌控。
大家一定要知道,造業是﹁心﹂先,然後﹁口﹂和﹁身﹂
,從細到粗。但要修改
習性就必須先從粗到細,例如先從身、口、意了。不要只有用口頭禪說修行先修心,
這種只是觀念用詞而已,真正的要修改習性就必須先從身、口、意的次第改革。例
如穿衣要先穿內衣,然後往外一件一件穿。要脫衣就不同了,要先脫外衣然後往內
一件一件脫。修行必須先修身和口,進一步修最難的意念。要從粗到細的一步一步

不邪淫。修口業如何修呢?必須去

~ 37 ~

漸進修改錯誤的行為,不可能說要改 掉惡習性就馬上能改掉惡習性。

不偷盜。

從理論來說修心就是修身、口就沒有錯,但實修上是要從身、口、意次第而修,
不殺生。

兩舌:兩舌就是搬弄

綺語:綺語就是雜穢語,不正的淫意言詞。不要說些無意義

惡口:惡口就是說話尖酸刻薄,令聽者痛苦不堪,而且對人毫無益處的語

妄語:妄語就是說謊話。說話要實,也不可隱瞞事實。

修身如何修呢?就是修

是非。
言,都是屬於惡口。

的語言,浪費自己以及他人的寶貴時間。修意業者,就是去除貪、瞋、癡、慢、疑、
掉悔、昏沈、我慢。

ˬ㥮ˣϒ྽ᄃԦ‫ؠ‬ᇊ
有關修內觀利益如果再進一步說明,就是能獲得世間八正道的利益和出世間八
正道的利益。八正道就是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這八條正道就是中道。八正道涵蓋世間善道和出世間解脫道。世間善道和出世間解
脫道的差別,就在於是否趣向體驗苦集滅道四聖諦。如果口說修八正道但目標並不
是體驗苦集滅道,目的並非是為了去 除煩惱痛苦,那就是修世間八正道。
如果你修八正道的目標就是要體驗苦集滅道,目的就是為了止息煩惱痛苦,這

93.8.20

就是修出世間的八正道了。我們修行的目標就是為了要體驗苦集滅道,目的就是為
了去除煩惱痛苦。如果要止息煩惱痛 苦,必須先止息煩惱痛苦的起因。
佛陀發現煩惱痛苦的起因就是無明的愛染,也發現了一條可以根除痛苦的實修
之道,這條實修之道就是八正道。佛陀為什麼能成為佛陀,也就是修這條八正道而
成佛陀的。八正道的修法是分為戒、定、慧三學。
﹁戒﹂就是道德的培養,戒除所有
的不良言語和行為;﹁定﹂就是培養精神專注集中;﹁慧﹂是體驗苦集滅道。修行八
正道必須先了解八正道,然後按照戒定慧的次第而修。如果沒有先了解八正道那麼
就無從修起,所以八正道才以正見、正思惟的慧學為首。
智慧可分為三種:聞慧、思慧以及透 過修證自體驗到的修證慧。
第一、聞慧。聞慧就字面上來說,就是聽來的智慧,但包括從別人那裡學來的
智慧都可包涵在內,例如看書學來的或聽演講學來的這都是屬於﹁聞慧﹂。﹁聞慧﹂
雖然是接受到別人所教導的智慧,變成了自己的智慧,但這種的聞慧還是屬於有無

~ 38 ~

明成份在內,因為別人所教導的是正確或不正確自己也不清楚,因此還是有存在著
疑惑的成份。
第二、思慧。
﹁思慧﹂是經過內正思惟,知性上的理解。它就是在聽聞和閱讀來
的聞慧之後,再進一步的經過思考是否合理、是否能實踐、是否能止息煩惱痛苦,
經過思惟、考慮後感覺到是有道理後,才信受奉行,但是﹁思慧﹂還是屬於理論上
的知識了解,還沒有經過培養內觀如實正觀照見實相,只是將聽來的智慧加以知性
的判斷而已,因此難免就會加入自我見解及推理、判斷的成份在內,所以並非是如
實正觀的智慧。
第三、修證慧。修證慧才是如實正觀的智慧。這是從聞慧、思慧所了解的道理
中,經過如實培養內觀智慧,親身如實正觀自證體驗到的經驗。這種修證慧就是第
一手的資訊,會令人從內心中產生深刻的印象,又徹底地了解身心真相,因此不可
能再有懷疑,所以就有能力改變以前錯誤的觀念,進一步改變過去錯誤的行為。如
果說以世俗的眼光或推理、判斷就能體會到的物質現象,那就不需要透過培養內觀
來開啟修證慧,就可足以確定相信了。
例如:水、火、刀、槍是無情的,具有危險性,只要聽人說或自己經過推理、
判斷就會了解,那當然就不需要堅持一定要自己跳進水裡看看,或跳到火堆中才肯

93.8.20

接受水、火無情是危險性的道理,當然不需要拿刀殺自己看看,也不需要拿槍打自
己看看,才會相信刀、槍會傷人的,才肯接受事實,那這種人就太愚癡了。如果是
身體的部份,聽聞就知道會老、病、死,這不需要等到自己老、病、死後才相信的。
但是心理方面那就不同了,不是用一般眼光或推理、判斷就可了解的,何況是緣起
的自然法則呢?那當然就必須透過內觀的智慧,才能自體驗到甚深緣起法則,不可
能只有用一般知見就能了解身心是因緣法。更何況要改變我慢的習性反應,並非是
一般知見的道理就能去除,只有修證慧才能徹底地根除我慢習性反應,我慢習性不
根除,輪迴生死就有份。
聞慧、思慧是引導走向修證慧的助道因緣,不可將聞慧、思慧誤為實相慧而毫
無懷疑的接受,否則是會成為修證慧的障礙,大大的影響培養內觀智慧因而錯失機
會。修證慧必須由自己實際經驗才能自證到的,也只有透過親身自證才能獲得佛法
的利益,到達究竟的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雖然要透過內觀自證才能到達解脫,
但要培養內觀修八正道,必須先要具備聞慧和思慧來了解八正道的道理,進一步力

~ 39 ~

行修八正道完成修證慧,否則就盲目的不知如何入門,所以正見的了解是特別重要。
也就是說要具足正見的智慧才是真正的究竟智慧,但要具足正見智慧,就必須透過
實質的修行培養內觀,才能具足如實正觀智慧的修證智慧,然而修八正道之前聞慧、
思慧是需要的,因為我們都是佛陀的聲聞弟子,並非是無師自證的佛陀,何況佛陀
也是修八正道才成佛的。
八正道就是苦集滅道四聖諦中的道諦,道諦就是可以到達究竟滅苦的八正道。
那麼什麼是正見呢?如果從字面說,正見:就是正確的知見,也就是正確的見解,
具足正確的人生觀。正思惟:就是具足正見的聞慧和思慧後,時時提醒自己要保持
在正見的生活中,完成修證慧的工作,能夠生活在梵行已立的正見中。簡單說,就
是思惟力行斷除貪欲、瞋心,沒有害人之心。正語:就是說話必須純真而且還要有
益的話,簡單說就是正當的語言,徹底斷除妄語、兩舌、惡口、綺語︵經過裝飾不
實的話︶
。正業:就是離去殺生、偷盜、邪淫三惡行。正命:就是用正當的手段去謀
求衣、食、臥具、醫藥。什麼是正當的手段呢?就是不要為了生活所需而犯五戒。
正方便︵正精進︶
:就是有精勤不放逸的念茲在茲,保持在當下的正念中,持之有恆
不退志之心努力精進。正念:就是保持在四念處當下的所緣上。正定:就是保持精
神集中在當下的正念上,使心不會被外境所染。

93.8.20

在具足八正道的聞慧、思慧後,還要力行實踐八正道,完成八正道的生活,然
而不是只有聞、思的了解八正道就夠了,八正道是力行之道,而不是理論之道。只
要人人在生活的行為上,都能按照八條正道去力行,體驗苦集滅道自證緣起法則,
趣向斷除諸結就可證四雙八士完成最高的聖位。有時按照八條正道去做,雖然未成
就聖者,至少也不會再落入邪見之中。我們會招受煩惱痛苦的原因,根據緣起法則
來看,就是無明邪見,也由於有種種錯誤的邪見,就會造成錯誤身、口、意的行為,
因此感招生起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出來。修內觀四念處就是修八正道中
的正念,修正念就是修八正道,因此修內觀就能完成八正道,獲得八正道的利益。
完成八正道體證苦集滅道,就能破除邪見,邪見破除了就是修證慧的生起;也就是
說修證慧生起了,就能破除邪見。

伍、如何培養內觀
~ 40 ~

既然內觀那麼重要,如何培養訓練內觀呢?要介紹訓練內觀之前,什麼是內觀
應該再提示一次。內觀:就是如實正觀,也可稱之為如實照見緣起緣滅的自然法則。
那麼如何訓練內觀呢?訓練內觀就是培養向內觀察自己身體、感受、心念以及覺知
諸法的方法,培養能觀察的智慧、照見一切煩惱的根源,進一步從煩惱痛苦中解脫
出來。培養內觀是﹁因﹂
,訓練保持當下的正念是﹁緣﹂
,完成能觀察的智慧就是﹁果﹂

能觀察的智慧是﹁因﹂
,照見身心實相是﹁緣﹂
,離欲、滅盡貪瞋癡、證涅槃就是﹁果﹂

簡單說,培養內觀的方法是要照見身心實相,目的是使內心達到徹底解脫煩惱痛苦,
然後慈悲喜捨的關懷眾生,教導因緣具足的人都能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內觀不
是看,也不是想,而是直接的感覺,進一步從感受中體驗到苦受、樂受、不苦不樂
受。
我們不論是修行也好,或是在世間上從事任何的事業也是一樣,一定先要了解
工作的方法及目的。修行培養內觀也是一樣,一定要先了解如何訓練內觀的方法,
目的是什麼?要禪修之前,要先釐清楚培養內觀的方法與目的,才不會盲修瞎鍊的
浪費寶貴的時間與生命。甚至錯誤的走入邪見自己還不知道,因此了解訓練內觀的
方法與目的就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觀念正確、方法正確、目的正確,只要不放逸地
精進必定會獲得正確地解脫煩惱的果。如果觀念不正確、方法不正確、目的不正確,
93.8.20

雖然很精進但是所獲得的成果當然就不可能會解脫的,甚至反而增長邪見、我見、
我慢等等。
要體驗緣起法則的真理,必須要有足夠的內觀智慧,否則是無法自體證甚深的
緣起法則真理,因為體驗真理並不是以一般知識理論或是散亂的心就能體證到的。
只有透過培養內觀訓練這條不二法門,沒有其它的路可成就四雙八士。如果只是聽
聞別人所說的法以及別人的自證經驗,那都是屬於別人的東西。對自己修證慧的成
長及解脫自己的憂悲惱苦是沒關係的。別人歸別人,自己歸自己,各自因緣本自不
同,何況是自證緣起的真理以及自證涅槃。別人教導的方法及理論,自己必須加以
思考、經驗才能釐清是或非,何況理論歸理論和實證是不同的。也就是說,透過聞
慧、思慧的知見是不足的,一定要自己如實親自實踐,自體證這才是自己最貼切且
有力的經驗,而不能只空記名相。空記名相還是會存在著懷疑,因為它還帶著無明
的色彩,當然就不可能會解脫煩惱的痛苦。
佛法是用來實踐的,而不是用來做理論的研究,無論如何的研究也無法體驗到
~ 41 ~

真理的實相。例如醫生所開的藥單是指示藥方,要按照藥方抓藥給病人服用,病人
的病才會好起來,而不是空念藥單內的藥名,病人的病就會好的;只有按照藥方的
藥而服用,病人的病才會痊癒。
佛陀體證緣起真理,自證涅槃之後,他唯一能夠給我們的就是教法的引導,然
後由自己親身去力行親證真理。因此佛陀在教導中,一直都要弟子自依、法依的對
真理的直接體驗,沒有任何人或他物可以依靠的,只有依靠自己,依靠正法的實踐,
才能獲得正法的利益,而從煩惱痛苦中解放出來,然後再傳授與其他的人,使人人
也都能獲得解脫。
一位經過如實培養力行內觀的人,他所親自經驗到的真理,並不需要再藉任何
資訊或別人的印證。也就是說培養內觀自證緣起開法眼,自證涅槃完成解脫煩惱痛
苦者,他不必找別人印證自己是否開悟、自己是否證到幾果,當然自己肯定的比別
人對自己更清楚。一位修行者若還需要別人印證他是否開悟或證果,那麼這位行者
當然就還沒有開悟,沒有開悟何來證果呢?
培養內觀者,必須要在行、住、坐、臥生活中不間斷地訓練正念,在身受心法
中選擇一個適當的觀照對象,然後持續不斷地觀照它,培養內觀持續不斷是非常重

93.8.20

要的工作。思考、想像、推理、判斷並不能讓心得到安逸,只有持續不間斷才能獲
得安逸。如果妄想生起時,不要試圖想去控制妄想。妄念生起時,也不要想去控制
妄念,只有清楚地觀照它就行了。當你能清楚地發現妄想或妄念生起時,妄想、妄
念就自然會停下來。如果縱容妄想或妄念而沒有清楚地去觀照它,那就會影響內觀
的開啟。
培養內觀禪修時,不要有任何的企圖心,例如想獲得無想、無念的安祥平靜,
或是看到光等等,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保持當下的培養正念。如果你的身心
中有出現什麼問題時,只有單純客觀的去觀照它就夠了,不要試圖控制它或排斥它,
當然若有喜、樂、輕安現象出現也一樣,單純的觀照它就可以,不要有任何的企圖
心或愛染。禪修時,在禪修中那一個所緣實行起來簡單又自然,就以那個做為禪修
觀照的所緣,不要要求以複雜難觀照的作為所緣,但是也不要因為培養內觀而禪修,
而是必須要對禪修產生興趣,而且在培養訓練中能夠產生許多的滿足感,當然不要
有任何的壓力,否則就會產生厭煩,或感受到一點成就的滋味也沒有,如果有此種

~ 42 ~

情形,那必定你有混雜不正確的心態在其中了。因為若有不正確的方法或不正確觀
念的心態參雜在其中,禪修就會覺得疲倦不堪了。因此一位禪修者必須在修行中具
備有正確的心態,才會對禪修產生興 趣,也才會有信心的生起精進力。
內觀禪修正確的修行心態就是不要有自我的主宰欲,目標就是培養正念、正知,
目的就是解脫煩惱痛苦。有自我的主宰欲就會想試圖得到什麼,或見到什麼。也就
是說,若有自我的主宰欲就會操縱身心欲令如是或不欲令如是,例如將呼吸拉長或
想見到光,或希望這樣,不希望那樣等。有了主宰欲就會有全神貫注想得到什麼的
企圖心,企圖讓什麼消失,企圖想見到光等等。這種企圖之心就有涵蓋貪的成份在
裡面。企圖使妄想、妄念等消失就是瞋,如果不保持正念盲目無知就是癡。不要期
望得到什麼,也不要全神貫注,保持自然清醒的將精神集中在正念中,無論身心所
展現的是什麼,選擇適當的所緣清清楚楚地覺察它,不要加入自我主觀,用單純地
直觀所緣生滅變化就可以了。觀照所選擇的對象必須實行起來簡單、自然又清楚,
不要選擇太複雜,難觀察的所緣作為觀察的對象,否則身心就會變得疲憊不堪,導
致修行沒有進步,反而對內觀禪修產生厭倦。
為什麼不要有全神貫注的企圖心呢?因為有全神貫注的企圖心,心中就會想希
望得到什麼,或是排斥什麼,因此就會使身心產生壓力,長久使用就會使身心產生

93.8.20

疲倦,如此的話對修行不但不能產生興趣反而易產生厭倦,這樣的修行就不會有所
精進。那麼為什麼會使用全神貫注的方法呢?因為想要得到什麼,或是想排斥什麼,
想消除什麼,如果你在修行過程中,身心感受到有壓力或身心變得疲憊或是變成昏
沈、散亂心的話,那麼就是你的修行觀念或修行方法出了問題,必須要冷靜檢查自
己的修行方法,或是修行的觀念是否正確。若有正確的修行觀念與正確的修行方法
二者配合起來,身心兩方面都會感覺沒有壓力而輕輕鬆鬆的。因為正確地修內觀智
慧禪,本來就是單純的培養正念的觀察身受心法,不管從身心中出現的是好或是不
好的,都要如實面對不要排斥,只要悠然自在的觀察就行了。
例如這個身體當下是什麼動作?或者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心在想什麼?
或是心在觀察什麼?或是心念跑到哪裡去了呢?或保持在當下呢?對當下的所緣觀
察是清楚還是不清楚呢?如果能這樣 的 禪 修 就 是 正 確 的 修 內 觀 禪 。
修內觀智慧禪並不是試圖想要得到什麼,而是保持如實覺知當下身心所發生的
事,只要不間斷地保持清楚在當下正念中,不必思考、推理,只要如實保持在正念
~ 43 ~

中觀察。在培養觀察時身心要放鬆,不要繃得緊緊的。如果身心緊繃,修行是無法
獲得利益,最終所得到的就是厭倦。修行必須要用平常心,悠然安寧自然地保持在
覺察的所緣上,如同平時不在禪修的心一樣來修行。不要想要修行就將身心緊繃起
來,這都是對修行的觀念及方法還理不清楚所產生出來的副作用。如果修行的觀念
正確,方法正確那就不會使身心緊繃。內觀禪修不是依靠推理、思考、判斷,而是
要停止推理、思考、判斷的如實觀察身與心。因為只有理論性的推理、思考、判斷
的概念,是無法得到內觀智慧。內觀智慧是從如實正觀的覺照中生起的,而不是從
思考、推理、判斷中能得內觀智慧。思考、推理、判斷可得思慧,但不能獲得修證
慧。只有修證慧才能親自體驗到無常、苦、無我的特性,既然體驗到無常當然就可
體驗到一切都是無法由自我所能控制或主宰的,因為一切都是因緣生與因緣滅的自
然現象而已。
培養內觀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不間斷的在當下正念中,覺察身心的展轉變化狀
態,照見到身心每個都是因緣生滅法,每個舉動都只是由色、受、想、行、識五種
要素所組合起來的,在身心中根本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我及我所。在培養內觀智慧
禪中,如果需要思惟,也應當要清清楚楚知道現在正在思惟,思惟若是離開了與離
苦惱無關,或是與修行無關就要回到身受心法的正念中,因為無益的思惟、推理、

93.8.20

判斷是對內觀禪修有害無益的。又雖然思惟是與離惱苦或修行有關,在證果前的修
行,因為還未得四不壞淨,思惟是需要的,但已達到證果的修行者是不必要刻意的
去思惟,而是要在隨順覺、隨順觀的現觀、正觀中修行。
只要保持在當下正念中這就是最大的精進,無論是在哪裡或是在做些什麼,都
應該保持正念這樣就是培養內觀的正確修行了。思考、推理或妄心是培養正念的一
大障礙,行者應該要多加注意。如果妄念生起來了,也不要排斥它只要觀察意念就
可以,不必要去評判或排斥,也不要有失望或罪惡感,只要觀照著意念妄想就會自
然消失,不須要試圖把它滅除,或有排斥妄念的心態,只有清清楚楚地觀察認清意
念就可以了。簡單說,保持在當下的正念中就是最正確的內觀修法。最重要的就是
無論在什麼情況中都要保持正念,持 續不間斷的保持在當下的正念中。
最難保持正念的時候最需要培養正念,依我的經驗在談話中最容易失去正念,
但要記得這個時候最需要保持正念。

~ 44 ~

生活中每天不可欠缺的就是行、住、坐、臥,這四種生活姿勢就是培養內觀的
對象。也就是說我們在生活中每天所需要的生活姿勢,就是行、住、坐、臥四種威
儀,因此這四種生活的姿勢,也是我們修內觀保持正念最主要的所緣對象了。如果
你的修行方法偏離了現實的生活,那就要冷靜反省你修行的方法是否正確,因為修
行並不是逃避現實的生活。無論身心的任何動作、任何姿勢都可以作為培養內觀的
所緣對象,不需要限制於特定的姿勢和動作。如果是一位初學者那還可以,因為他
的內觀智慧薄弱,但是認為一定要何種姿勢或動作才能培養內觀,那麼對培養內觀
智慧的生起就有限了。
其實若是一位身體健康者,他的生活每天都離不開行、住、坐、臥四種姿勢。
因此培養內觀禪者,只要在行、住、坐、臥的生活姿勢中,選擇其中一個自己在當
下最容易觀察清楚的對象作為所緣就可以了,不需要選擇太難、太複雜的觀察對象
作為保持正念的所緣,簡單的說選擇簡單又清楚的對象就是最好的所緣。如果內觀
智慧不夠強,而勉強選擇在太難、太複雜的對象中培養觀察,這不只是會使身心繃
得緊緊的,還會在所緣上含糊不清楚地應付過去,如此的修法這是修不了行的,最
終所獲得的就是變得疲憊不堪或是昏 昏沈沈,對禪修就會產生厭倦。
為什麼會想選擇很困難或太複雜的目標作為所緣呢?前面已經有說過,是因為

93.8.20

有企圖心想要得到什麼?或是想控制什麼?主宰什麼?其實這都是帶著貪、瞋、癡
的習性在修行。這種帶有貪、瞋、癡成份的修行,如不加以改善的話,越修我見、
我慢會越重,貪、瞋、癡會越強,煩惱會越多。甚至長期修下去就會使身心勞損,
最後失去正念,嚴重者會產生掉悔,不知者就誤為入魔了。培養內觀訓練正念,要
用無牽無掛,沒有任何企圖的心,只有用悠然自在的心,使身心兩方面都輕輕鬆鬆
的,保持在所緣的目標上訓練正念, 才是最恰當的修行內觀智慧禪。

˘㥮ϒ‫ه‬ᄃ૞‫ڦ‬
修內觀最重要就是培養正念,那麼正念是什麼呢?必須先要了解清楚。正念就
是沒有自我色彩的觀察,單純不加推理、判斷、思考等自我主觀的覺知當下就是正
念的特性。正念沒有任何的主宰欲,只是如實面對的覺知作用,是一種不逃避、不
排斥、不貪愛、不疑、不癡,如實直覺的觀照。正念對思考、判斷、推理、貪、瞋、
癡、煩惱痛苦一切都是一視同仁,沒有任何的分別他是好或是不好。也可以這樣說,
正念是一種不帶任何色彩或概念的覺知作用。培養內觀的目的就是訓練正念,使正
~ 45 ~

念覺知當下,對當下發生的事情都是如實觀察 ,不斷地使正念永遠的保持在當下。
如果你能訓練使正念永遠保持在當下,你將會發現正念的好處。正念能處處幫
助使你發現從未發現到的人生真理,你就會發現正念處處幫助我們開展修證慧。正
念雖然能幫助我們增長修證智慧,但這是一種中性而沒有自我的覺知,它跟自我或
我無關,正念只是客觀的如實觀察,沒有我或我的觀念成份在內,只有單純的覺察
所緣目標而已。可以這樣說,正念雖然能覺知當下,能對當下所發生的事如實觀察,
但正念的特性只是永遠存在於單純的正念。也就是說,正念雖然會使你明白現象,
但只是單純的知道現象,沒有任何主宰欲及我或我的。例如腳痛,通常都是認為我
的腳在痛,而正念只是感覺,但沒有 加入我或我腳在痛的觀念在內。
正念的功能是客觀覺知當下的變化,他雖然能觀察生滅的過程,但沒有任何的
批判、攀緣或逃避,因為正念是一種沒有自我主觀的覺知。用簡單來說,正念的特
性就是觀察每個現象當下生滅變化的本質。正念雖然不間斷地在觀察身心,不論是
身體上的變化或是心的變化,但正念就好像一位單純看戲的人一樣。一位認真長期
培養內觀禪修的行者,他都會養成隨時隨地都保持在正念中,同時也知道當下是否
處於如實知,如果發現自己沒有如實知地保持在當下時,馬上又會回到了如實知的
93.8.20

當下了。唯有正念才會導向於體驗三法印,體證苦集滅道。所以說正念是培養內觀
的核心,也是自證緣起,自證涅槃的關鍵。培養正念是急不得的,只有持續不斷的
訓練才是培養正念的最好方法。
正念和專注的功能是不同的,千萬不要誤解專注就是正念。在禪修中正念和專
注要能平衡配合運作,如果偏向於其中一個較強而疏忽了其中另外一個,禪修就會
失去平衡,智慧禪修也不能夠有所成就。專注可以用勉強訓練的方式使一個人有所
成就,正念的成就需要靠持續不斷的訓練,而不能和訓練專注一樣用勉強就會有所
成就。也可以這樣說,內觀禪修就是同步的培養正念和專注,使它們平衡增長發揮
作用,在禪修中專注和正念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但兩者之間的互依是很密切而需
要的。
那麼什麼叫做專注呢?心一境性就是專注。練習專注就是精神集中繫心在一個
固定所緣,他是用精神集中的力量,強迫使心持續的固定在一個所緣上面,因此訓
練專注必須要依靠著勉強的用力,迫使精神集中持續在一個固定的所緣上,也可以
~ 46 ~

這樣說,專注是一種勉強用力的行為。但是偏向運用強烈的全神貫注禪修,長期就
會使身心疲憊不堪,使身心勞損,嚴重者失去了正念會產生掉悔,不知者就誤以為
是入魔。如果只有修專注也可使精神集中,也可以暫時的減少妄想和妄念,如果運
用適當也可以得到喜和輕安的感覺出現,但是修專注只有輕或重而已,難免都會帶
著勉強的成份在內。
那麼培養正念就不同了,它是自然沒有任何壓力的展現覺知的功能,覺察當下
身心的變化,因此只有正念才會帶領我們開展能觀察的智慧,完成照見身心實相是
因緣生滅法,到達自證甚深緣起。但要保持正念也要依靠專注的力量,才能使正念
持續不斷的在當下的所緣目標上。也就是說專注能使精神集中,而正念則是能覺察
當下變化,調伏世間貪憂。如果只有訓練專注那就不可能完成觀察智,無法與法念
處相應,沒有專注的力量,正念就不可能保持在當下的所緣目標上。雖然專注能幫
助正念使保持在目標上,但經由專注培養正念,目的在於發展正知,開展出觀察的
智慧。因為只有具足正念、正知的功能,才能覺察到是否有離開目標所緣,這個心
現在跑到哪裡去了?還是保持在當下的正念中,
﹁覺知的心﹂和﹁觀照的心﹂是確確
實實的覺知呢?或是含糊膚淺的覺知呢?這些工作都要正念、正知來負責,這才是
智慧禪的重點。

93.8.20

˟㥮ϒ‫ه‬㥮ϒۢ㥮ϒ‫ؠ‬
例如︽雜阿含經︾六二二經:
﹁云何名比丘正智︵正知︶?若比丘去來威儀常隨
正智,迴顧視瞻,屈伸俯仰,執持衣 ,行住坐臥,眠覺語默,皆隨正智住,是正
智。﹂
﹁云何正念?若比丘內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
是受、心、法法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是名比丘正念。是
故汝等勤攝其心,正智正念,今菴羅女來,是故誡汝。﹂
從這段經文中,就清楚的了解正智的功能,是要在行住坐臥一切威儀中都要保
持﹁覺知的心﹂
、保持﹁觀照的心﹂
。只要正念和正知配合完整,就會調伏世間貪憂。
專注雖然沒有具備開啟觀察智慧的功能,但在修行培養內觀,保持時時專注是正念
的好幫手,因此在培養內觀訓練正念的智慧禪修,正念和專注必須平衡的發展,這
樣智慧禪修才會有所成就。如果其中一個搭檔若是較弱或是遺失,那麼長期修下去
就會出現問題,例如掉悔、狂妄自大或是偏定等。

~ 47 ~

培養專注的一般定力並不是不好,是要看你如何的使用專注的定力。可以這樣
說,專注的定力如同一種工具,他可以使用在正面的作用,也可以使用在負面的作
用,是要看使用者的觀念如何?例如一把手術刀可以殺人也可以救人,要看操刀的
人如何使用這把手術刀。專注的定也一樣,正當的使用會協助你培養正念,順利的
通往解脫之道,到達究竟的解脫;但是專注也可以運用來幫助﹁我執﹂或協助做惡
不善行為,正、負是要看使用者,而不是專注的本身。何況專注本身是沒有覺察的
作用,因此無法照見身心實相,也不可能體驗三法印及體證苦集滅道,更不可能會
促進完成道智及果智,自證涅槃。雖然一般專注不能透視照見身心實相作用,但一
般專注則能提供正念的能量,使注意力持續不斷的保持在所緣目標上。那麼正念就
不同了,正念則能幫助找出注意的所緣目標,並且覺察是否分心散亂或離開所緣目
標,並且可以覺察到所緣目標的變化過程。
正念和專注是一組好搭檔能完成﹁正定﹂,﹁正定﹂能協助修行者從煩惱痛苦中
解脫出來,到達涅槃寂靜的生活。訓練專注可以用力做勉強的方法,促使精神集中
完成專注的﹁定﹂
。但是培養正念就不同了,因為正念沒有我及自我的主宰觀念在內,
也就是說,正念只有正念而沒有自我主宰欲的成份,因此培養正念是不可能勉強訓
練,當然也不能強求的。一般專注或培養定力的專注是可以用勉強的方法。也就是
93.8.20

說,訓練專注是可以用全神貫注的方法,用力勉強的訓練專注使心集中繫緣在目標
上,但是這種用力全神貫注勉強的方法,如果在密集的禪修中不斷的使用這種方法,
長期就會使身心勞損,生起掉悔之心,不知者就誤為是入魔了,是故使用全神貫注
修專注定者不可不慎。但是修正念就完全不同了,培養正念就不能使用全神貫注的
方法強求,也不能勉強用力,逼迫的方法培養正念,只有保持在自然客觀的狀態中
培養正念。培養正念的修法不會有任何身心勞損,或是掉悔產生失去正念而入魔,
因為培養正念沒有自我的主宰欲。正念是一種不偏袒的覺知,只是如實地覺知而已。
正念不會有愛染的心態出現,也不會避開或逃避壞的心意念,當然也不會攀緣喜、
樂,也不逃避苦或不愉快,因此培養正念不會有負面的情形發生,只有正面的協助
開啟內觀智慧。

陸、培養正念的方法
~ 48 ~

如何才是培養正念最好的方法呢?就是不要有任何的主宰欲,身心方面都保持
輕輕鬆鬆的心情,在行住坐臥中培養正念。最重要的就是要持續不斷地培養,最難
保持正念的時候也最需要訓練正念的時候,但不能用全神貫注勉強的方法訓練正
念,否則就會回到原點,不會有成就。訓練專注不會開啟內觀智慧,只有培養正念
才能開啟內觀智慧。但是專注能幫助正念保持在所緣目標上,使正念持續不斷地在
觀察的目標上。正念的任務只是接納當下所緣變化的情況,因此要使正念成長,只
有耐心的不間斷培養正念。
內觀培養正念完成如實正觀身心實相的修行,是離不開行住坐臥四種威儀的修
法。若是你的修行方法離開了行住坐臥就會脫離現實生活,這種脫離現實生活的修
法是逃避的心態,偏離現實就不可能會面對如實培養正念,因此就很難徹底的解脫
煩惱痛苦。一位正常人的生活動作雖然很多,但不離行住坐臥四種,修內觀智慧禪
在這四種威儀中都可以修。以下就將行、住、坐、臥培養內觀正念的方法一一的分
別介紹。

˘㥮Җ֕۞̰៍
先介紹行走的內觀培養正念方法。
﹁行走﹂可分二種修法:一種是刻意放慢或分
解動作的修法,一種是自然走路的修法。但是在這兩種的修法中又分為二種修法,

93.8.20

一種是屬於﹁一心專注﹂走路培養一般﹁定﹂的修法。另一種是直接培養正念完成
﹁正定﹂的修法。
一心專注行走的修法,就是從走路中培養一般的定力。一般定力的修法就是,
注意走路時腳底觸地或固定單一所緣,藉由走路中找一個固定所緣專注就可生起一
般的定力。也就是說,藉由走路學習專注,再由專注產生定力,專注是因,生起定
力就是專注的果。這是從單一固定所 緣所修出來的成果,一般稱之為止。
另一種是從走路中培養正念。培養正念的走路修法是從走路的姿勢中,觀察姿
勢的生滅變化過程。譬如覺知觀察腳跟提起、離地、移出、踏下去的過程,對於走
路的每一個姿勢過程中,都要覺察清楚,走路抬起、移動、踏下的動作過程,這種
被稱之為止觀的修法。初學者將走路放慢或將走路分節動作,這樣比較容易做觀察。
因為初學者內觀智慧不足,五蓋強而有力,正念常常會迷失,這因為是正念還不夠
穩定,因此將行走放慢或將走路的過 程分節動作,這樣比較容易做觀察。

~ 49 ~

另一種是自然走路的內觀訓練修行法,這種修法是觀察走路時保持按照平常一
樣的走路,不要刻意走慢或是將走路的姿勢分節動作,只要和平常走路一樣自然的
走路,一心專注保持在當下,正念清楚地覺察到每一個姿勢的動作變化,例如對於
腳的抬起、移動、踏下的姿勢、動作都要清楚。只要保持正念清楚走路的變化過程,
不要做任何的推理、暗示、思考、判斷。若有暗示、推理、判斷、思考生起,也要
清楚當下在思考、推理、判斷、暗示,其實若發現到正念離開時,當下已經又回到
正念了。如果還繼續的推理下去,就要加強正念不要被推理、判斷、思考取代了。
也就是說,當下做什麼都要保持清楚,起心動念也要清楚。走路只有保持正念,覺
知走路姿勢的變化過程,不要用自我的概念加入在觀察走路當中,只有專注與正念
保持在當下走路的每一個動作、姿勢變化,這才是走路的內觀訓練培養正念最好方
法。一位初學培養走路內觀訓練的人,因為散亂心強,五蓋常生起,正念又未穩定,
因此會覺得走路的目標範圍很廣,很難覺察清楚。
若是如此,可將走路分成二部份覺察就可以,亦即走路分成覺察左腳的移動過
程和右腳的移動過程就可以了,這樣的覺知觀察比較明顯又能清楚。不要給自己有
任何的壓力,放輕鬆自然的持續保持專注和正念平衡發展,這就是完成正定的最好
修行方法。初學者覺察的目標所緣不要太複雜,目標所緣單純能覺察清楚就可以了。
93.8.20

如果所緣目標太複雜對初學者來說,反而是一種壓力或含糊不清的應付帶過,這樣
反而會影響培養內觀智慧的開啟。行走的內觀訓練就是觀察兩腳走路姿勢的動作變
化過程,例如抬腳跟就要清楚地觀察抬腳跟姿勢過程的動作,提起、移動、踏下也
都同樣要一一的清楚姿勢變化的過程。不是只有知道現在在走路就可以了,這種不
觀察走路姿勢變化的過程,就已經偏離了培養 正念,只有訓練一般的專注而已。
走路的內觀訓練是要在動中培養正念,因此無論是在左腳或右腳,都要清楚覺
知動作變化的過程,而不是只有清楚知道現在是在走路,或固定的專注在單一的所
緣目標而已,如果是這種沒有清楚覺知走路的移動姿勢的過程,那就不是培養正念
的方法了。如果是一位散亂心很強的人,也可使用方便法協助一段時間,到達能不
需要用方便法時,方便法就要放棄。那麼什麼是方便法呢?就是在訓練走路中加上
默念:例如腳跟要抬起前,先默念腳跟抬起,然後腳跟才抬起,要移動時先默念移
動腳才移動;要踏下時先默念踏下,然後才踏下,要轉彎之前先默念要轉彎,然後
身體才轉彎。

~ 50 ~

其實無論走路的每一個動作,必須都先要有想,然後才生起走路的意志推動力,
才會走路的,因此一切行為都要有這些程度。但對一位初學者來說,是無法照見這
種五陰相依的過程,因此就無法發現先要有想,然後意志力的推動才會有行為。又
對一位初學者來說,要走路之前默念,可幫助初學者保持在正念中,但重點就是先
默念後動作,否則就變成空默念了。心中先默念然後才行動的目的,最主要就是提
醒自己要保持在當下的正念中。也就是說初學者正念不足,因此透過默念的方便法,
時時提醒自己這個當下是在做什麼?而不是為了默念而默念,是為了使正念保持在
於當下而默念。
在行走的內觀訓練中除了行走以外,無論是要轉彎、要停、伸手、彎腰種種的
身體動作,都要保持覺知姿勢變化的過程,並且要覺察的清清楚楚。覺知伸手姿勢
的變化過程,覺知轉彎姿勢、動作的變化過程,也就是對身體每一個動作過程細節
最好都要清楚,而且必須要如實地按照行動姿 勢的先後順序、次第加以觀察。
起初訓練培養內觀正念時,一定無法按照行動的先後順序、次第觀察清楚,正
念也無法保持很久,但是不要灰心這是正常現象,只要有恆心不間斷的訓練培養,
終有一天就會有所成就的。訓練培養行走的正念修法,千萬不要以昏沈的狀態或散
93.8.20

亂的心境,在所緣的目標上含糊不清 的應付過,這種修行是徒勞無益的。
行走練習內觀培養正念重點,是在於走路或身體每一個動作的姿勢過程中,都
要覺察到清清楚楚,不可大概或籠統的帶過。在練習培養走路內觀正念時,若失去
了所緣目標的覺察,妄想、妄念就會趁機生起,這是因為當時對所緣目標的正念薄
弱或失去所緣目標,因此妄想、妄念或五蓋就會有機會生起。如果發現妄想、妄念
或五蓋生起,就是當下已經回復正念,也回到所緣的目標了,因此妄想、妄念或五
蓋立刻就會消失。如果妄想、妄念或五蓋其中的一種生起發現到時,只有保持正念
的覺察,不要去追查到底從何處而來,只要保持正念清楚生起的過程變化就可以。
也可以這樣的說,只要保持正念無論妄想、妄念或五蓋生起,都保持正念就可以。
因為培養正念的修行,是不怕妄想、妄念或五蓋的生起,無論是好的或不好的念頭
生起,也都不要排斥或愛染,只有保持正念的觀察它,這就好像看著舞台上演戲的
演員一樣,觀察只是看著演員,而不會去控制 演員的行動或演員的演戲行為。
修習行禪要如實一步一步的訓練,心境就會越來越清楚,情緒也越穩定。只要
~ 51 ~

有長遠心與毅力,隨時隨地隨順覺的精進正念,若能培養出一分的正念、正知就能
破一分的無明,終有一天就會完成滅一切苦惱。
初學內觀禪者,應該先修﹁行禪﹂
。一個人可純粹透過行禪而證得阿羅漢的果位。
在行禪時,行走的過程姿勢變化是主要的觀照目標,其次要觀照的目標就是念頭、
感受、妄想、酸痛、六塵境等。行禪的好處就是所緣目標粗糙,變化明顯,因此容
易培養正念,增強內觀智慧。從經行中培養正念,可獲得分辨出每一步伐的移動過
程是身︵色法︶的現象,而觀照的是心,稱之為﹁心法﹂
。可從經行中培養感覺到行
走中是身、心配合,也清楚的體會到身、心是兩個不同的作用。身、心是相依的,
只有一前一後的展現,兩者之間互動微妙又密切,身︵色法︶是我們所注意的目標,
心︵心法︶是能觀察的知覺,從行禪培養正念中,就可獲得身心分別的智慧。進一
步就可經驗到,每一個行走只有身心︵五陰︶的互依互緣所產生出來的作用而已,
沒有一個我在內,在每一個動作中都是剎那生剎那滅,體會到無常,並進一步地經
驗到身、心及六塵境生起貪染的禍患。透過內觀的智慧清楚知道身心是無常,隨順
觀身心生滅變化,面對六塵境而心不隨境轉。也因為體驗到無常因此不貪染身心,
因此就會得到心解脫。
93.8.20

˟㥮৭ϲ۞̰៍
住︵站立︶的內觀訓練方法,站立時觀照﹁站﹂的姿勢,或是腳底與地面接觸
感受。這種站立觀照對容易昏沈的人來說,是有很好的對治效果作用,但長時間的
站立是不被鼓勵的。站立時雙腳要稍微的分開站立,身體才會平衡。站立時除了感
受腳底與地面的接觸,也可以修習出入息念,或是在身心上有明顯的感覺處等都可
拿來作為培養正念的所緣。

ˬ㥮ӱ‫៍̰۞ݻ‬
坐姿的內觀訓練,坐姿有很多種,七支坐法是最普遍,所謂七支坐法,就是指
打坐時身體中的七個要點:
雙足跏趺︵雙盤足坐︶
。如果不能雙盤就用單盤。或把左足放在右足上面,這
種坐姿被稱之為如意坐。或把右足放在左足上面,這種坐姿被稱之為金剛坐。還有
散盤式的自然坐姿,這就是左右足不相疊,只有一前一後的平放,還有把兩腿交叉

~ 52 ~

靠住的自然坐姿,日本式的坐姿也可以,坐在椅子上也可以,只要平穩正直的坐姿
都可以,不一定要勉強如何坐姿。但依我個人對坐姿的經驗,無論是左足放在右足
上面,或是右足放在左足的上面都可以,但不要拉到大腿上面,只有放在小腿上相
疊就可以了,這種坐姿依我來說是最適合又不失威儀,也能達到平穩坐姿的效果,
對初學者來說雙腿又比較不會酸麻。
脊椎自然正直,但是不要太勉強過份用力。
左右兩手疊放在小腹下面的腿部上面,兩手心向上,兩手大拇指輕輕相扣,
這種稱為﹁結手印﹂或﹁三昧印﹂︵就是定印的意思︶。除了這種手勢外,其他的手
勢都可以,只要自然平穩就可以,不一定要用什麼手勢。
左右兩肩稍微張開,使兩肩平整自然放鬆為止。
頭部要正,後腦稍微向後收放。前顎內收,但不要低頭,稍微自然感覺壓住
頸部就可以了。
雙目微張,似閉似開的三分眼,初學者如果感覺這樣不自然,全閉也可以,
時間成熟自然就會三分眼,不要勉強要使用三分眼否則就會不自然,或無法放鬆影
響自然。若以三分眼的目光隨意大約在坐前七、八尺處左右,依各人身體高低而所

93.8.20

調整距離,目的就是使頭部不要太低也不要抬太高為主。
舌頭輕舐上顎,猶如還未生長牙齒的嬰兒酣睡時的狀態。
以上所介紹的就是七支坐法。
那麼坐禪只是一種放鬆的技巧嗎?若是一般的坐禪有可能目標只是一種為了放
鬆為目的而已,因為一般坐禪的方法都強調一心專注,全神貫注讓心念專注於一樣
東西上,或是專心的觀想。無論全神貫注的觀想或是心專注於一個東西上,只要認
真徹底地做,如此都有可能達到一種深定安祥的放鬆,這種並不是一般意識狀態所
能經驗到的境界。這種深定安祥放鬆的寧靜會導致生起喜、樂,這就是一般坐禪者
的目標。
當你精勤努力達到那個目標之後,若沒有將坐禪的觀念轉變,有可能你的一生
中,就一直的都只有在出定和入定的重覆經驗中度過。但修內觀禪就不是這樣了,
訓練內觀禪的目標就是培養正念。專注只是協助正念方便工具,卻不是目標。坐禪

~ 53 ~

就是在靜態中訓練內觀培養正念,專注就是培養正念的工具。從培養正念中可獲得
內觀的智慧,這才是內觀坐禪的目標。其實坐禪並不是一般深奧難解的神秘修行方
法,而是一種從靜態中培養正念的修行方法,這才是佛陀所教導的內觀四念處禪修。
一般人誤以為坐禪會入魔,或是坐禪是宗教特定人物的工作,其實這些觀念都
不正確。如實修內觀四念處的坐禪方法,是不可能會入魔的,何況離開了身心就沒
有能運作的魔。世間上的事情沒有一件沒有危險,走路也危險、坐車也危險、睡覺
也危險,可以說處處都是危險,因為一切都是無常生滅法,因此處處都是有危險性。
只有訓練內觀禪培養正念一點也不危險,反而會得到安全。因為有內觀智慧就沒有
貪、瞋、掉悔、昏沈、疑,因此就可避免危險。危險是藏在黑暗處,否則就不算危
險了。
內觀智慧的功能就是驅逐黑暗,當內觀智慧現前,它就燃亮覺察力,照明身心
生命的實相,完全突破黑暗使內心覺醒明淨,時時保持隨順覺,因此就能使無明消
散,我們就不會有錯誤的觀念以及行為的危險了。當你走進一間漆黑的房間裡,或
是沒有指標的森林中,你可能會充滿危險及疑慮,我會不會被蛇或動物咬傷?會不
會被東西絆倒?是否有看不見想不到的危險呢?當內觀智慧未現前,一切觀念及行
為中都充滿了危險及疑慮。處理危險及疑慮的方法就是培養內觀智慧,內觀智慧生

93.8.20

起,就可照見一切因果的關係,以及身心的實相,因此就不會有盲目無明的行為、
招感煩惱痛苦果報的危險,因為行為是因,遭遇就是果。如果你看不清楚自己行為
的前因後果,那麼你就可能有犯大錯的危險。
坐禪只是一種在靜態中訓練內觀培養正念的方法之一,因此坐禪並沒有深奧難
解或有任何神秘的色彩。如果將坐禪神化了,那就脫離真正坐禪的意義。正確坐禪
之目的主要是啟發內觀的智慧,具足這種正確的觀念者,就不會視坐禪為神秘或深
奧難解了。正確的坐禪方法是培養正念的修行,對一切當下所發生的都了了分明,
不管是什麼都如實地接受不要迴避,但也不要追尋。
內觀禪是一種簡單又能啟發內觀智慧的修行方法,內觀智慧能直接體驗到生命
中的一切現象,不產生任何的偏愛或排斥,也不會有任何的自我成份在內,什麼出
現就以什麼作為所緣的觀察對象,不會排斥任何認為自己不喜歡的事,也不會愛染
自己認為是喜歡的,因為正念沒有自我的成份在內。如果不正確的坐禪修法,會使
坐禪者遠離不了貪、瞋、掉悔、昏沈、疑,反而我見、我慢越來會越重,甚至將生
~ 54 ~

命帶進一種逃避的生活中,無法讓你 從 生 命 煩 惱 痛 苦 中 解 脫 出 來 。
如果坐禪方法正確,就會讓坐禪者深入生命及生命的所有層面內,讓你從過去
的無明錯誤觀念中轉變過來,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而如實面對生命的真實,遇
到問題不逃避只有如實面對冷靜的處理。當你徹底了解生命真相,以及前因後果的
關係,智慧現前後,你自然就會產生對於一切萬物生起慈悲心。慈悲心不是口號而
是行動,更不是沒有智慧的行為自認為是慈悲。所謂慈悲,就是自動地約束自己不
要有傷害自己或別人的思想、語言或行動。具足內觀智慧者他的思想、語言或行為,
都是合乎正見的。
坐禪時觀察的主要目標就是呼吸,覺知呼吸的出入,吸氣時注意吸入的氣息感
覺。呼氣時注意呼出的氣息感覺。不必急於要觀察細微的呼吸感覺,只要保持覺知
呼的長短或粗細,吸的長短或粗細清楚就可以。呼吸有時很明顯、有時模糊、有時
剛強、有時柔弱、有時深長、有時短 促、有時粗糙、有時細柔。
無論呼吸的情況是如何?都不要去管它,只有清楚地覺知它的變化,不去控制
它、不要想使它如何?通常在呼與吸的交換時之間會有停頓的空檔,尤其是呼氣之
後停頓的時間會比較長。在暫停的片刻時應該要保持在清醒正念中,否則就很容易

93.8.20

失去所緣而生起散亂或昏沈。如果呼吸空檔或呼吸細微不易覺察到時,可將所緣移
到接觸點上。接觸點例如:眼皮合閉處、口內舌頭頂上顎的觸點,兩唇接合處、兩
手接觸處。屁股與坐墊的接觸處,雙腳重疊的接觸處等等都可以,在呼吸之間,呼
或吸的交接時會有一段停頓的空間,就要利用這個空間去覺察身體的接觸點感覺,
以免掉舉或昏沈自己沒有發現到,等到發現時不知浪費多長的時間了。覺察接觸點
也可交替輪流所緣作為覺察,以免偏定而失去保持正念的訓練。若是呼吸很微弱難
覺察時,可以將所緣放在接觸點上或坐姿,但不要一直都只是選擇在一個固定的所
緣上,要輪流的交換所緣,才不會產生感覺無聊或墮入昏沈。
坐禪時外在的聲音是難免會有的,如果聲音並沒有強到足以令你要將注意力從
呼吸上面移開,那就不要管它,也不需要刻意去聽,還是將注意力停留在感受的所
緣或呼吸上,讓外面的聲音自然生滅。若是外界的聲音很大,已經影響到你注意呼
吸,那時就將你的注意力從呼吸上轉移到聽。不要刻意去分辨這些聲音的來源,例
如水聲、鳥聲、人講話的聲音等等,都不要刻意去分辨這是什麼聲音,只有保持注

~ 55 ~

意聲音,以聲音做為培養正念的所緣。也不要去追逐聲音的來源,因為追逐聲音的
來源擴散性很快,不容易覺察,因此反而會擾亂正念,只要保持清醒的感覺聲音的
變化過程,也就是只有清醒的注意聽、聽。當聽聲音時,不要去分別聲音好不好聽
的概念,也不要因為﹁聽﹂而引起任何推理、判斷的概念,只是單純地注意聽的過
程、聽的本身。
若是生起聯想,要將注意移轉到﹁聯想、聯想﹂
,聯想消失了就回到注意聲音,
聲音消失了就回來覺察呼吸。假如聲音很大又持久,那就覺察聲音及它的變化。假
如聲音微弱而影響不到學習出入息念或其它的所緣,那就要回到出入息念或當下的
所緣中學習。
在坐禪中難免都會有念頭出現,當念頭生起不要排斥或討厭它,只要發現就將
注意力放在﹁正在想﹂
,以它作為所緣,讓念頭自然生滅。當念頭生起時,要清楚的
知道心裡正在想什麼?但不要介入思想的內容,也不要隨著念頭引發一連串的聯
想,更不要去分析念頭的內容以及念頭為什麼會產生,是從哪裡生起的,不要去追
根究底,當念頭生起時,單純地提醒自己﹁正在想、正在想﹂
。也就是覺知念頭,不
給予評論念頭的內容,也不隨著念頭,念頭只 有念頭不要加入我的念頭進去。
93.8.20

念頭是五陰中的想陰,是屬於一種心理狀態,是因緣生滅法,必須要理解念頭,
否則就會誤以為念頭裡面有一個我,這是我的念頭,或是念頭是我的。念頭生起,
觀察它的目的並不是要讓念頭消失,念頭本來就是因緣生滅法,因此念頭自己會自
然消失。如果有想要讓念頭消失的想法,那就是想要控制因緣生滅的自然法則,也
就是以為有一個﹁自我﹂可以控制的心,或是想要排斥念頭,因此想強迫念頭消失,
想排斥就是因為誤認為有一個﹁自我﹂
,因此我不喜歡這個念頭而想排斥念頭。有排
斥的心念就是﹁瞋﹂,有想要的心念就是﹁貪﹂,這種自認為有一個自我的觀念就是
﹁癡﹂。
有生命本來就自然會有念頭,念頭自然生自然滅不需要你去滅除它。如果用自
我想要滅除念頭或貪愛,使其沒有念頭,無論如何的努力內觀智慧是無法開啟的,
反而會加深﹁自我﹂錯誤的觀念,以為有一個自我可以控制一切,因而失去了體會
心理狀態與肉體兩種因緣本來就是分開的,以及照見身心是因緣相依無常、無我的
機會。念頭消失了,就回到出入息念學中;念頭又昇起了,所緣又回到注意念頭上。

~ 56 ~

如果念頭沒有昇起,呼吸也很微細難覺察,那麼就要以坐姿或接觸作為所緣的
對象。不要使心空空沒有任何所緣,也不要自己製造所緣的目標。如果使心空空那
對培養內觀智慧是沒有幫助的,無論你坐上一整天也等於在休息而已,內觀智慧是
不可能會產生的。除了念頭出現還有可能會浮現種種影像出來,影像出來不要排斥
或貪愛,加強所緣的注意力與正念,影像就會自然消失。影像的出現有二種情況,
一種是有生起微細的影像憶念,影像才會生起來。因為這種憶念是很微細的,沒有
達到內觀很明覺的人是無法知道,因此就會誤以為是沒有憶念影像,影像自己會跑
出來。
世間上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因有緣才會有果,絕對不可能是無因無緣而自己會成
果的道理。例如要走路或正在走路時,要轉彎等等,都必須要有想和推動的意志,
但是一般沒有內觀智慧生起的人,是無法發現的,並非沒有想和行走的意志自己會
走,或自己會自動轉彎或停止等等。其實走有走的因緣,說話有說話的因緣,無論
是站立、轉彎、抬頭種種都有它的因緣。在每個因緣中都具備有五陰相依相緣,不
是沒有因緣就自動會看到影像。影像是出自於過去潛留在意識中的印象,遇到適當
的助緣就浮現出來。適當的助緣就是憶念,憶念就是回憶過去。除此之外,另有一
種是憶念,這種憶念是從粗糙的憶念中獲得似相。例如以前曾見過阿彌陀佛的畫像

93.8.20

或雕像,將其相形深刻的記憶在腦海中,有足夠念力之人,其取相、似相就會出現。
這種取相、似相的出現是粗糙的憶念作意。也就是說透過心的運作憶念相境,似相
就會出現在眼前,要到達這種隨心念 取相、似相的人,心的念力要很強。
若以身體的覺受作為所緣的修法,當身體某部份有覺受,反應就特別強,例如:
腳、手酸麻、刺痛、冷、熱、推動等等。有明顯感覺出現就如實的覺知感受,覺知
感受的任何變化過程,例如覺知感受是轉強或轉弱?是消失或縮小或擴大?感受對
心境的影響變化是如何呢?都要一一地覺知感受變化,過程要清楚。要客觀地覺知
觀察感受的種種變化過程及情形,無論是任何感受不要逃避,也不需要貪愛,只有
如實客觀地觀照它們就好了。
如果感受擴大引起心不安,若當時有排斥起瞋的情緒生起時,也要注意觀察當
時瞋的心態是如何?並且要注意它的變化過程。如果內心已經起﹁瞋﹂的情緒,就
以﹁瞋心﹂做為覺察觀照的所緣,﹁瞋心﹂消失後才回到觀察﹁痛﹂,及痛的現象變
化過程。如果痛到無法忍耐下去,那就在有正念的觀察下,用慢慢的動作更換坐姿。
~ 57 ~

痛的觀察目的並不是希望痛能消失,而是以痛為所緣來培養正念,以及洞察痛的本
質是無常、苦、無我。如果痛消失之後,就要回到主要所緣目標的出入息念中學習。
無論是酸麻、刺痛等等或情緒反應的覺察,目標都不是希望酸麻、刺痛消失,而是
以當下現象為所緣來幫助培養正念,從所緣的目標上體驗到無常、苦、無我的本質。
如果說痛的感受生起,觀察痛的目標是希望痛消失,這種心態就是起了貪念,
貪著舒適的姿勢,那就會失望而使心不安,因為痛是無常生滅法,現在消失了,有
可能不久又再生起。其他酸麻、刺痛等等也一樣都是無常生滅法,因此沒有永遠存
在也不可能永遠不生起。只要生起的因緣具足就會生起,消滅的因緣具足他就會消
失,並不是有一個我在主宰或是有能力主宰生起或消滅。內觀正念者必須去除排斥
或厭惡所生起的瞋心,喜歡或愛染生起的貪心,保持在中道的如實正念中。保持在
中道的修行是很重要的,只要能保持中道的修行,就不會有喜歡或不喜歡、執取或
厭惡的情緒心態發生了。如果能保持在如實正念、正知的當下中,那就能夠過著中
道的生活了。改變姿勢只是為了要治苦而已,因此苦產生的時候,就會想要改變姿
勢來治苦。
也就是說,是因為苦而迫使變換坐的姿勢,而不是為了舒適而改變姿勢。要改
93.8.20

變姿勢,必須保持清楚以防止煩惱介入,所以要變換姿勢的時候,必須保持清醒的
覺察力,才可覺察到改變姿勢過程中是否有落入邪見。修行目的就是要息滅貪、瞋、
癡,因此在每一個動作中都必須防止有貪、瞋、癡介入,才是正確的修行方法。例
如坐久的時候,會感到有痛的出現,產生不喜歡這個姿勢就是﹁瞋心﹂的生起,希
望能保持那種舒服的坐姿因而起﹁貪念﹂,貪念生起就想變換一個舒服的姿勢就是
癡,因為是沒有一個姿勢是能保持永遠舒適的,因為是無常生滅法,沒有一個我或
我能主宰使姿勢永遠舒適。改變姿勢是因為苦逼迫的時候,才改變姿勢,而不是為
了舒適而改變姿勢。如果是為了自我的舒適而 改變姿勢,那就落入邪見中了。
一位中道的修行者,他不會為了享受舒適而改變姿勢;他也不會勉強忍受痛苦,
他是為了治苦而改變姿勢,因此他也就保持在正見清醒中改變姿勢。一位正見的修
行者,無論他遇到任何的舒適或痛苦,都不會生起瞋心或貪染,若有瞋心生起或貪
愛就馬上被發現到,又回到正見的生活中。如果過著貪、瞋生活的人,就是一位癡
者的行為。那是一種表面上在修行,那內心中還不斷的活在貪、瞋、癡的生活中,

~ 58 ~

這種修行永遠都無法獲得內觀智慧的。沒有內觀智慧就無法如實正觀五陰,體驗五
陰是因緣生滅法則,是味、患、應該離味就不會生起禍患。只要我們如實知五陰變
化,細心注意觀察五陰,如實體驗五陰的真相,不要在體驗中夾帶任何好惡色彩或
貪著的成份在內,只有如實知味是味、患是患、離是離,就是在修行內觀智慧禪了。
佛法並沒有教導我們將好看的當作不好看的,好聽的當成不好聽的,好吃的當
作不好吃的,佛法是要我們如實地去觀察它,去看、去聽、去嗅、去嚐、去觸、去
想,只有如實去體驗了解它,我們才能真正如 實知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
也會在五陰的六根觸受六塵中體會到所生起的愛染是禍患,以及對身心的貪愛
也是禍患。也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貪愛,為什麼會瞋心,為什麼會癡想及癡的行為,
為什麼會煩惱,為什麼會輪迴,這就是佛陀所說的如實知﹁味是味﹂
,由如實知﹁味
是味﹂,才能進一步知﹁患是患﹂。
如果你沒有培養出內觀的智慧如實觀察五陰,如實知此五陰,味是味,患是患,
離是離,那就不能到達解脫苦惱。例如女孩愛美而去整容,即是味是味;整容後的
女孩雖然維持一段美麗的時間,然而隨著無常,女孩的美貌逐漸的衰老,使她體會
到無常,此是﹁患是患﹂
;並不能因時光的過 逝,美容而永遠保持她的美貌,於是從
93.8.20

此不再生起美容之意念。就是﹁離是離﹂
。我們培養內觀的目的,是要達到﹁隨順覺、
如實知﹂此五受陰,味是味,患是患,離是離。
有關﹁味、患、離﹂的問題。在︽雜 阿含經︾五八經中是這樣說的:
比丘白佛:
﹁善哉所說!歡喜隨喜,更有所問。云何色味?云何色患?云何色離?
云何受、想、行、識味?云何識患?云何識離?﹂
佛告比丘:
﹁緣色生喜樂,是名色味;若色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色患;若於
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色離。若緣受、想、行、識生喜樂;是名識味;
受、想、行、識,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識患;於受、想、行、識,調伏欲貪、
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識離。﹂
五八經中的這一段就是在說明味、患、離。白話解譯就是:
佛陀的弟子問佛陀說:味、患、離是什麼呢?佛陀回答說:對五陰貪愛,這就
是味。五陰無常、變易,令人時時處在苦惱之中,這就是患。如果能調伏對五陰的
~ 59 ~

貪愛,並進一步的斷除對五陰的貪愛,超越對五陰的愛染,這就是離。味、患、離
分開說,﹁味﹂:對五陰貪著愛染。﹁患﹂:對五陰愛染就有禍患。﹁離﹂:從貪愛中解
脫出來。修行並非要盲目地厭離五陰,而應該要厭離對五陰愛染。
﹁厭﹂並不是討厭
或排斥,﹁厭﹂是指對五陰會生起的禍患不要迷糊的追求。
佛陀對弟子說法共有四十多年,內容主要是如何調伏欲貪、斷欲貪,因為若是
對身心欲不斷、貪不斷、愛不斷、念不斷、渴不斷者,當身心有所變異,則生憂悲
惱苦。要解除五陰變異所衍生出來的憂悲惱苦,主要條件就是調伏欲貪。為什麼會
有欲貪的發生呢?就是執著身心為﹁我﹂及﹁我所有﹂
,例如我要我的身體永遠健康、
永遠不老這都是屬於對身體的貪,就是五陰中的色貪。我要我的感受舒服,我要這
種的感受、不要那種的感受,這是屬受的貪。我要我的思惟不散亂,我喜歡想什麼
就想什麼,我這樣想是對的,這是屬於想的貪。我要我的決策正確、判斷正確、行
為取捨正確,我要做我喜歡做的事,我要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一切我不喜歡的人
都要離開我,我做這種事很高興,那種事我不喜歡做,這些都是屬於行的貪。我要
我的意識清醒,我要時時知道我在做什麼?這是屬於識貪。
其實一切欲貪都是從色、受、想、行、識五陰衍生的,因此若不知五陰是無常、
93.8.20

無我,而對五陰生起欲貪就會衍生苦的禍患了,而一個不知一切禍患都是從欲貪五
陰而衍生的人,他就不會想要厭離五陰欲貪,可以這樣說,在任何的行為中只要有
加入自我就有欲貪。
坐禪內觀修行就是要如實正觀五陰無常,覺察五陰生滅變異,自證緣起法則,
息滅欲貪體驗無我,面對六根對六塵境心不會隨著感受轉,眼對色,只有心在看。
耳對聲,只有心在聽。鼻對香,了知香是色法。舌對味,了知味是色法。身對觸,
了知色身在觸。意對法,了知心在想。觀察的是心法,被觀察的就是色法,沒有我
及我所。
︽雜阿含經︾第一經中說:
﹁當觀色無常,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
厭離;厭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如是觀受、想、行、識無常,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
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 60 ~

佛法在修行上最終目的就是心得到解脫煩惱痛苦,自證涅槃。
在行、住、坐、臥中培養內觀,不要刻意地創造苦來作為觀察所緣,因此在坐
禪時也不要忍耐到疼痛完全消失,因為這種刻意創造都會產生煩惱,是誤解以為有
我可以創造一切,以為我可以控制疼痛的邪見。事實上身心皆是無法控制的,因為
他是無我,因此就無法控制。如果將身體關起來或綁住就以為身體被控制了,其實
無論是如何的對待身體,身體都是不斷在生滅中,這種因緣生滅法則是沒有任何方
法能控制的,因為是無常生滅法、是無我,因此身心皆是無法控制的。不要為了要
見到苦而刻意創造苦,這種並非是見到真實的苦,因為這種苦是人為的因素所造成
的,而真實的苦是自證體驗到緣起法則、體驗到無常故苦。想坐久是為了要製造苦
或希望能得到什麼,例如深定、見光、無想、無念使心平靜等等,因為他們認為這
樣是能夠引發智慧,但這種修法不但 不能引發智慧反而會增加煩惱。
修內觀禪者,不要想從修行中得到任何層次的定,或想得到快樂及開悟等等,
修內觀禪只要按照四念處正確的修法如實修行,因緣具足就會到達心解脫。心解脫
煩惱並不是從想或期待而來的,而是如實地從行、住、坐、臥中培養正念,開啟內
觀智慧,體驗緣起斷除貪欲才能達到心解脫。
93.8.20

α㥮‫ۻ‬዁۞̰៍
在躺下時,應當要保持正念觀照躺下的動作。躺下的過程必須要放慢進行,身
體接觸到床慢慢躺下的動作,頭接觸到枕頭時,都要注意動作變化過程,或是接觸
的感覺,身體手腳安放的動作,必須都要細心地注意姿勢變化過程。若是躺下床,
手腳安放好了,沒有其他特別明顯可注意的所緣,就必須回到觀察呼吸的出入。還
沒有睡前不要放棄所緣,若放去所緣沒有繼續培養正念時,妄想、妄念就會生起來
了。當醒來的時候,頭腦要清醒注意觀察呼吸或感受,身體或手腳移動時,就要觀
察身體或手腳的移動過程。在每一個動作中都必須注意的觀察及姿勢變化過程。下
床走的時候要注意走,要開浴室門時要注意觀 察伸手,抓門把,轉、推的動作。
大小便時注意觀察大小便。要刷牙時注意伸手拿牙膏及牙刷的動作過程,以及
刷牙推拉的過程。洗臉時也要注意洗臉的過程,在注意覺察每一個動作時,不要套
上我的動作上去,每一個動作只是身和心的動作,是為了要治苦而已,沒有一個我

~ 61 ~

及我的觀念。
說話時要清楚地觀照說話,依我的經驗說話時最難觀察,也最難保持正念,因
此必須特別注意說話。說話不要加上我在說話的觀念,說話的只是色法及心法而已
沒有一個我。吃東西的過程也要培養正念,例如我們在用餐時,身心的過程動作很
多變化。對吃飯的整個過程必須要了了分明,保持正念,否則看到食物就會生起強
烈的貪念或排斥。

̣㥮ϡᐠ۞̰៍
用餐時,第一個感受就是眼對食物的觸受,通常人都以為我的眼睛在看,以為
眼睛有一個我在看。其實眼睛只是一種肉體的器官,有眼睛及神經成為視覺的功能,
眼對色塵生起眼識的感受。沒有眼睛也就不會有眼識,有眼睛沒有色塵也不會生起
眼識。必須要眼睛對色塵才會生起眼識,因此眼睛裡面沒有一個我在看,只有心在
看,不知根、塵、識的人就會錯誤的以為有一個我在看,我的眼睛看到了,因而引
起﹁我見﹂
。生起了我見就會以為有一個﹁我﹂在觀看,有一個永恆的我存在,因此
看順眼就感覺快樂,從中引起執著和慾望,看不順眼就排斥起瞋心。眼睛觸到食物
時要注意心在看,不要落入我在看。
接下來就注意要取食物的念頭,並且注意觀察心念的感受,想要、想要生起了,

93.8.20

決定的意志推動手伸出去取食物,在這些過程中都要清楚地觀察每個動作。張開嘴
把食物送入口裡,合上嘴,咀嚼的時候要注意咀嚼,感受到嘴部牙齒上下的動作,
舌頭不停的推動嘴中的食物。味道出現時感覺味道,不要套上一個我就不會有貪和
排斥的念頭出現。每一次吞食物的感覺,以及吞到肚子內飢餓慢慢解除的感覺,都
要注意觀察。在吃飯的過程中只有身和心的動作,沒有一個我在吃飯。也可以說,
吃飯的過程只是一連串﹁作意﹂
、﹁動作﹂
、﹁品嚐﹂
、﹁咀嚼﹂
、﹁感覺﹂的動作而已。
對一個一個初學者而言,訓練內觀培養正念的原則,就是不要同時檢查身心兩
種所緣,例如經行時,不要一邊觀察在觀察的心,一邊觀察腳的移動等等,不要以
為如果能用更多所緣,就能夠更快地開啟內觀智慧,由於這種想要引發智慧的貪念,
反而會增長煩惱及使身心有壓力,對開啟內觀智慧沒有幫助反而會更加煩惱。也不
要規定限制走的時間或坐的時間,變換姿勢要在影響正念時才換。不要有我在修行
的觀念或暗示,只有如實地保持正念就可以。也不要用特別的姿勢修行,只要以行、
住、坐、臥四種姿勢為所緣就足夠了,不要再自創新法。

~ 62 ~

佛陀所教導的三十七道品,就足夠使修行者證悟緣起,自證涅槃完成四雙八士
了,大家努力吧!
祈願人人都能依正法而行,獲得正法的利益,完成自覺涅槃。

助印名單
五○○○元:陳英彬
三○○○元:蔡育汶、黃佳馨
二○○○元:吳素珠、陳明芳、陳俞瑋、劉照英、徐榮傑
一五○○元:許素香、劉進富、孫瑞應
一二○○元:籃森川、蔡春芬、陳恭榮
一○○○元:張慧琪、洪政雄、劉家如、郭聰聞、
︵劉光庭、劉梅初︶
、歐陽逸、
林傳曉、林哲聖全家、林育生、郭桂良、陳惠美、廖梅 、郭桂
良、蔡芳州、柯武忠、羅秀霞、黃蘭婷、湯碧修、蔡春芬、黃家

93.8.20

樑、張添星、蕭忠池、陳漢琨、洪忠
蔡明輝、陳美智、黃楊秋雪
九○○元:鄭夙真
八○○元:黃毓榕

華、楊秀美、沈洪美英、

五○○元:陳賴阿麵、沈秀雲、陳崑山、林育生、陳志弘、呂舜卿、洪淑君、
王月娥、無名氏、黃玉龍、
︵翁月霞、陳枝梅︶

︵張文瑞、李慧英︶、
︵梁維志、梁雅茵︶
四○○元:林秋岳、王新豪
三○○元:黃宸偉、洪明發、黃煒媛
y
d
d
e
R
a
l
e
e
m
a
v
P
、何珀玲、李經志

~ 63 ~

二○○元:曹淵博、何燈妹、李秀寶、
一○○元:吳承義、陳馮松妹全家

93.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