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3

《乐府∙孤儿行》

《古诗十九首∙西北有高楼》
 乐府是自秦代以来设立的配置乐曲、训练
乐工和采集民歌的专门官署,汉乐府指由
汉时乐府机关所采制的诗歌。这些诗,原
本在汉族民间流传,经由乐府保存下来,
汉人叫做“歌诗”,魏晋时始称“乐府”
或“汉乐府”。后世文人仿此形式所作的
诗,亦称“乐府诗”。
 “乐府”是汉武帝时设立的一个官
署。它的职责是采集汉族民间歌谣
或文人的诗来配乐,以备朝廷祭祀
或宴会时演奏之用。它搜集整理的
诗歌,后世就叫“乐府诗”,或简
称“乐府”。它是继《诗经》《楚
辞》而起的一种新诗体。
 汉乐府是继《诗经》之后,古代民歌的又一
次大汇集,它开创了诗歌现实主义的新风。
汉乐府民歌中女性题材作品占重要位置,它
用通俗的语言构造贴近生活的作品,由杂言
渐趋向五言,采用叙事写法,刻画人物细致
入微,创造人物性格鲜明,故事情节较为完
整,而且能突出思想内涵着重描绘典型细节,
开拓叙事诗发展成熟的新阶段,是中国诗史
五言诗体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汉乐府在文
学史上有极高的地位,与诗经、楚辞可鼎足
而立。
 两汉乐府诗的作者来自不同阶层,诗
人的笔触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因此,社会成员之间的贫富悬殊、苦
乐不均在诗中得到充分的反映。相和
歌辞中的《东门行》、《妇病行》、
《孤儿行》表现的都是平民百姓的疾
苦,是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呻吟呼号。
 两汉乐府诗在表现平民百姓疾苦时,兼
顾到表现对象物质生活的饥寒交迫和精
神、情感世界的严重创伤。尤其可贵的
是,作者对于这些在死亡线上 挣扎的贫
民百姓寄予深切的同情,是以恻隐之心
申诉下层贫民的不幸遭遇。
《孤儿行》叙一个孤儿受兄嫂奴役,苦得活
不下去。所写虽然是一个家庭问题,同时也
反映了当时奴婢的生活。这首诗的产地是九
江之北、齐鲁之西,该是河南境内。
孤儿生,孤子遇生,命独当苦。
孤儿啊,出生了。这个孤儿出生的际遇注
定命运中当受无尽的孤苦。

父母在时,乘坚车,驾驷马。
父母在的时候,乘坐坚实的好车,驾驭多
匹宝马。

父母已去,兄嫂令我行贾。
父母离世之后,哥嫂让我出门远行做买卖。
南到九江,东到齐与鲁。
南到九江,东到齐鲁。

腊月来归,不敢自言苦。
年根腊月才回来,我不敢说句“苦”。

头多虮虱jǐ shī ,面目多尘土。


头发脏乱,多虮虱,脸上满尘土。
大兄言办饭,大嫂言视马。
大哥指派我去做饭。大嫂指派我去看马。

上高堂,行取殿下堂。
一会跑上高堂,一会奔往下殿。

孤儿泪下如雨。
我这个孤儿啊,泪如雨。
使我朝行汲,暮得水来归。
早上让我去打水,晚上又背水归来。

手为错(què),足下无菲。
手儿冻裂无人问,脚上无鞋谁人知悲。

怆怆履霜,中多蒺藜jí lí。
悲戚戚踩着寒霜大地,脚中肉里扎着蒺藜。
拔断蒺藜jí lí肠肉中,怆欲悲。
拔断了蒺藜还有一半长肉中,伤心悲苦。

泪下渫渫(xiè),清涕累累。
伤心悲苦泪水涟涟,冻得我鼻涕流不尽。

冬无复襦,夏无单衣。
冬天穿单衣可是夏天单衣也没有啊。
居生不乐,不如早去,下从地下黄泉。
这样长久的活着没有一丝欢乐,不如早点离开
这个世界,下到地下的黄泉之间。

春气动,草萌芽。
春天的气息又萌发,草儿也萌芽。

三月蚕桑,六月收瓜。
三月养蚕又抽桑,六月收瓜。
将是瓜车,来到还家。
推着这个瓜车将要回家。

瓜车反覆。助我者少,啖dàn瓜者多。
瓜车翻了啊,帮我的人少,趁机吃瓜的人多。

愿还我蒂,兄与嫂严。
希望你们将瓜蒂还给我,因为我的哥嫂严厉。
独且急归,当兴校计。乱曰:里中一何譊譊
(nάo)
独自一人急急回家,哥哥嫂嫂会为此计较争吵,
村中怎么这么吵闹,

愿欲寄尺书,
希望寄上一封书信,

将与地下父母,兄嫂难与久居。
带给地下的父母爹娘,兄嫂难以和我长久生活。
 此篇通过孤儿对自己悲苦命运和内心
哀痛的诉述,真实有力地描绘了了社
会的人情冷漠与人们道德观念的扭曲,
揭露了社会关怀与信任基础解体前的
黑暗与冷血,是一首具有强烈的人道
主义感染力的优秀诗作。
 全诗分为三部分:
一、首三句孤儿慨叹自己偶然生在世上,偏偏数他
命苦。“遇”是“偶”的假借,“遇生”意思谓偶
然而生。以慨叹之语带起全篇,一开始就引人进入
充满悲剧气氛的情境之中。
二、“父母在时”至“当兴校计”,历叙孤儿年年
月月、无休无止地遭受兄嫂种种虐待,是诗的主体
部分。
三、“乱”词以孤儿不堪兄嫂折磨的绝望心绪作结,
既贯连第二部分的叙事,又与第一部分慨叹之词遥
为呼应。
 其中第二部分又可分为这样三段:
 第一段从“父母在时”至“孤儿泪下如雨”。孤儿
的生活以父母去世为界线分成截然不同的两个时期。
“乘坚车,驾驷马”,未必完全是实际情形的写照,
更可能是孤儿在留恋昔日安乐生活时产生的一种心
理映象,但也说明了他当年在家中娇子的地位。
 父母死后,他即刻沦为兄嫂不化钱雇用的奴婢仆役。
“南到九江,东到齐与鲁”,是诉说他行贾路途遥
远。“头多虮虱,面目多尘土”,正写出他一路上
餐风宿露的艰辛。可是寒冬腊月回到家中,他却“
不敢自言苦”,兄嫂的冷酷和孤儿的畏惧,由此可
见。
 回家后,孤儿得不到片刻休息,兄嫂又将一
大堆繁重的家务推到他身上,刚在“高堂”
置办好饭菜,又赶紧奔向“殿下堂”去照管
马匹。“行”意思是复,“取”通趋,意谓
急走。用“行取”二字将“办饭”和“视马
”二件活连在一起,于不间断中更显出促迫
和匆忙,如见孤儿气喘吁吁(xū)不堪劳累之
状。孤儿生活从“乘坚车,驾驷马”沦为“
行贾”、“视马”,今昔对照异常鲜明,这
比单单状说诸般苦事,更能激起心灵的震荡。
 第二段从“使我朝行汲”至“下从地下黄
泉”。孤儿冒寒到远处取水,朝出暮归。
他双手为之龟裂,脚上连双草鞋都未穿,
踩着寒霜,心中哀切。更有甚者,覆盖在
寒霜下的荆棘无情地扎进他的腿,拔去后,
其刺却折断在胫肉中,剧痛难忍,这使孤
儿更加悲哀,泪涕涟涟。
 兄嫂只把他当作供使唤的工具,从未关心
过他的寒暖,他冬天没有短夹袄御寒,夏
天没有单衣遮体。诗中“足下无菲”、“
冬无复襦,夏无单衣”,三个“无”字概
括了孤儿一年四季衣着褴褛不完的苦状。
他的生活毫无乐趣,因此产生了轻生的念
头。如果说第一段“泪下如雨”尚表现为
一种哀感,第二段“下从地下黄泉”则已
经转为厌生,这表明孤儿的心绪更消沉。
 第三段从“春气动”至“当兴校计”。
从寒冻中苏醒过来的大自然出现一派
欣欣向荣的景象。然而孤儿的生活却
依然是那祥困苦,三月里他要采桑养
蚕,六月里又要收菜摘瓜。诗歌接着
叙述收瓜一事,笔笔生哀。
 孤儿受兄嫂驱迫去收瓜是一悲;年幼体弱,
不堪其劳,致使瓜车翻倒,此又一悲;路
人不予相助,反而趁机白吃其瓜,此更是
一悲。孤儿本当斥责路人不义之行,然身
单力薄,不足与之抗衡,只好转而苦苦哀
乞于人;然而,值此社会崩溃之际,谁还
跟你讲仁义道德、仁义亲爱,不仅不帮忙
反而乘乱抢瓜,社会的冷漠与人情的淡薄
可见一斑。作者如此周详委折,描写入微,
极状孤儿悲苦,严厉抨击了社会与人性的
黑暗面,是汉乐府成功运用细节叙述故事、
刻画人物突出的一例。
 这一段与最后的“乱”词叙事连贯,并反映出孤儿
心理的进一步变化。孤儿哀乞路人还他瓜蒂,好让
他带回家去点数,冀望因此而减轻兄嫂对自己的处
罚。“独且急归”,是说孤儿要赶快回家去,以便
在兄嫂风闻覆瓜之事前向他们说明事由。然而当他
走近居地,已听见兄嫂“譊譊”怒骂声——他们已
经得知此事,不会再听孤儿的解释,等待他的凶毒
的后果可想而知。孤儿在投诉无门的境况下,再一
次想到已故的父母,想到轻生,这与前面“父母已
去”和“下从地下黄泉”相互回应,同时也表现出
孤儿覆瓜之后,其心理由侥幸到绝望的急剧转变。
 全诗采用第一人称讲述的方式,完整地反映
出孤儿命运的线型流程。作品艺术上的这种
构思与主人公孤儿的身份正相适宜,因为孤
儿的痛苦不仅表现在他平时干活的繁重劳累,
还反映在他无人可与诉说,无人愿与交谈的
孤独处境;他的痛苦也不单是来自一时一地
突发的事端,在长年累月供人驱使和遇到的
大量琐碎细事中都无不伴有他哀痛的泪水。
故作者选择自述方式,通过许多生活琐事来
反映孤儿痛苦的一生,更具有真实感。
 此诗还有一个特点,讲述者话题中心比较分
散。一会儿写不堪兄嫂使唤,一会儿写他自
己体貌瘦羸龌龊,衣饰不完,一会儿写郁结
心头的悲怆怨怒,这三部分内容依次出现构
成一个周期,整首诗主要就由它们回复迭现
的变化而组成。孤儿话题中心的分散,一方
面反映了他因痛苦而变得烦乱无绪的心境,
另一方面,这种讲述方式正是智力尚弱的未
成年人谈话的特点,与他的年龄恰好相合。
 作品语言浅俗质朴,句式长短不整,押韵较
为自由,具有明显的口语型诗歌的特征。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馀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那西北方有一座高楼矗立眼前,堂皇高耸恰似与
浮云齐高。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高楼镂著花纹的木条,交错成绮文的窗格,四周
是高翘的阁檐,阶梯有层叠三重。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楼上飘下了弦歌之声,这声音是多么的让人悲伤
啊!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谁能弹此曲,莫非是那悲夫为齐君战死,悲恸而
"抗声长哭"竟使杞之都城为之倾颓的女子。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商声清切而悲伤,随风飘发多凄凉!这悲弦奏到
"中曲",便渐渐舒徐迟荡回旋。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馀哀。
那琴韵和"叹"息声中,抚琴堕泪的佳人慷慨哀
痛的声息不已。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不叹惜铮铮琴声倾诉声里的痛苦,更悲痛
的是对那知音人儿的深情呼唤。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愿我们化作心心相印的鸿鹄,从此结伴高
飞,去遨游那无限广阔的蓝天白云里!
 东汉末年,是统治阶级内部矛盾表现
得最尖锐的时期,同时也是政治上最
混乱,最黑暗的时期。一批官僚和平
日敢于议论朝政的大知识分子,接连
地受到杀戮和禁锢。
 东汉王朝崩溃的前夕,政治上的腐化和
堕落已达到顶点。在这种情况下,一般
士人更是没有出路。同时这又是黄巾大
起义的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候。都市情
况混乱的另一面,则是农村的凋残破落。
黄巾起义,又称黄巾之乱 ,黄巾之祸,是东汉
晚期的农民战争,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
次宗教形式组织的民变之一,开始于汉灵帝光和
七年(公元184年),当时朝廷腐败、宦官外戚
争斗不止、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疲弱,又因
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而赋税不减,走投无路的贫
苦农民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纷纷揭竿而起,
他们头扎黄巾,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
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向官僚地主发动了
猛烈攻击,并对东汉朝廷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
击,为平息叛乱,各地拥兵自重,虽最终起义以
失败而告终,但军阀割据、东汉名存实亡的局面
也不可挽回,最终导致三国局面的形成。
 家园的残破,时代的扰攘,安定生活
的不可能实现,正当职业的无法取得,
使这批脱离生产的知识分子们陷于有
家归不得的境地。因此在诗中处处充
满失意沉沦的情感。
 《西北有高楼》写了一个始终没有出
现的、寂寞孤独的女子。这首诗在艺
术上更富于曲折变化,而且带有一种
象征比喻的意味。诗人的内心痛苦,
正借助于这痛苦中的奇幻之思,表现
得分外悱恻和震颤人心。
 “西北有高楼”把人引向一种脱离世俗的
高寒境界。“上与浮云齐”的意思是,那
西北的高楼和天上的浮云一样高!一开口
就把人的目光引向半天的高处。

 “交疏结绮窗”是说刻镂着花纹的窗格,
丝绸制做窗帏系在窗前。这句给人一种精
致、美丽的印象,而这里边实际上也就包
含了对人物形象品格的暗示。
 “阿阁三重阶”是指极其高大雄伟、富丽堂皇的
楼阁。“阿”是极其高大的意思。秦始皇曾经盖
过一个很高大气派的宫殿就叫作“阿房宫”。这
时,楼中女子还没有出现,她所居住的环境已经
渲染出一种背景和气氛了。

 “上有弦歌声”表示那悦耳的声音是从“上与浮
云齐”的高楼上飘洒下来的。

 “音响一何悲”说明楼下的听者已经受到弦歌声
的感染,和楼上的歌者产生了共鸣,在心境上打
成了一片。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这里用了“杞
梁妻”这个典故,“杞梁”即杞梁殖,传说他为
齐君战死后,他的妻子大声痛哭自己既没有父亲,
又没有丈夫,没有儿子可靠,因此,竟然使杞国
的都城为她倾倒。因为古代女子没有独立生活的
能力,总是在家靠父亲,出嫁靠丈夫,丈夫死靠
儿子。如果既没有父亲,又没有丈夫、儿子,那
生活就处于无依无靠,极端的孤独寂寞之中了。
诗人所听到的高楼琴曲,认为这个人一定是有像
杞梁的妻子那种悲痛,才弹出如此悲哀的曲子来。
这两句顿使高楼听曲的虚境,蒙上了一片凄凉的
氛围。
 “清商随风发”是说,那种远远地传过来的
凄清的曲调声音,随着风的变化时远时近,
时大时小,更增加了心中的凄清和悲哀。古
诗中的“清商”是泛指那种给人一种凄清哀
伤之感的曲子。因为五音中的“商”在四时
里边代表秋天,秋天有一种肃杀之气,葱茏
的草木遇到这种肃杀之气就都摧败凋零了。
 “中曲正徘徊”是说,那一段凄清悲哀的
曲调声,在风中低回婉转徘徊。这一段曲
子的徘徊,同时也就是人的内心的徘徊。

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是说楼中那
个女子,她每弹一个音符的声音都传达了
那么多的哀叹。这里所谓“余哀”是说,
在音乐的声音结束之后,仿佛还留下说不
尽的悲哀,使人继续感动。
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歌者如此投入
地歌唱当然很辛苦,不但有歌唱的劳苦,而
且有感情的悲苦。但作者说“我所感到悲伤
的不是她的辛苦,而是真正能够听懂她的歌、
体会她的感情的人实在太少了。”

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远走高飞,离
开这个龌龊的、勾心斗角的尘世,这是千古
以来很多读书人共同的向往,或者说是人类
一种共同的心态。
 这首诗里一共写了两个人物:一个歌者和
一个听者。但是,真的有这个歌者吗?其
实这个歌者完全是由听者自己想像出来的,
她的孤独寂寞也完全是听者自己想像出来
的。事实上,是由于听者自己感到孤独寂
寞,所以才想像高楼之上的弦歌者也是一
个和他自己一样孤独寂寞的女子。其实他
是把自己一分为二了。
 这首诗完全是作者的假想。楼上那个女子
只是诗人的想像,而所有那些建筑的美好、
声音的美好、中曲的徘徊,都是诗人自己
的描写,写的是他自己内心之中的境界。
可是,作者却把这种内心中最难传达的感
情,通过一个假想的歌者和一个假想的听
者传达出来了,表达了诗人一种四顾无侣
的无边寂寞气氛和感受,写得令人十分感
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