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我希望留给后人两点精神遗产:第一, 当遇到灾难时不要退缩,要勇于面对,并且带

领人民去克服,这需要坚定、勇气和信心;第二,一个政府,除了对人民的负责、服务、
献身和廉洁以外,不应该有任何特权。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权力都要为了人民。
——温家宝

信访投诉材料之事项 1
抓紧追回至今未退还的
被偷盗、贪污的李书出版费

张大卫

温家宝总理最近引用《沉思录》里的一句话:

“请看看那些所谓的伟大的人物,他们现在都到哪里去?都烟消云散了。有
的成为故事,有的甚至连半个故事都算不上。”

科学史所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的恶人,如果有点故事,也只能是銭迷心窍、惟
利是图,任人唯亲、排除异己这样的令人不齿、遭人唾弃的故事。总理的沉思教我
学会沉思,现在正在写的正是我昨天、今天和明天沉思的结果。

陈美东任所长、吴昭任所党委书记期间,我曾在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
翻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李书办”)工作,当时因工作认真,严格按规
章制度办事确实得罪了某些人,特别是,妨碍了以李书办主任何绍庚(以下称“前
主任”,以与胡维佳现主任区分)为首的一些悪人贪图公款,不劳而获非分之念。
在他们企图非法挪用中国科学院特拨李书出版费之前,就曾觊觎李书翻译出版委员
办公室的办公经费,曾抽取其中部分挪作他用。我本着维护李书汉译工作不致因经
费欠缺而难以顺利进行,提出应当专款专用。为此,他们就曾想尽办法除掉我。当
他们将李书出版费20万元投资私企,私分红利的密谋败露后认为是我捅到科学院
的,对我的打击更是变本加厉。实际上,他们低估了群众的觉悟,将此案后向上级
反映的不止一人,自我得知此案到现在,我就坚定站在要求将此案追查到底的人之
中。他们不会不知道陈毅元帅的警告“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然而利欲熏心促成
了何绍庚及其同伙铤而走险。
-2-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二十万元寄出之后,心怀鬼胎的他们惶惶不可终日,为
掩人耳目,“更深地陷入瞒和骗的大泽中”(鲁迅语),一位所领导竟恬不知耻地
在会上向全所职工表白,美其曰此举的收益将作为福利分给每一位职工,而实际上
他们一小撮私分了该私企定期汇来的回扣。他们的失败是当然的,但匪夷所思的是
他们集体犯了党纪国法却只拿该小集团中金秋鹏一人顶罪,多人分得赃款,却逐
月扣发他一人的部分工资,由他独自一人偿还未退还的李书出版费,这不公正。此
人故去以后,偿还未归还的十五万元随之停顿。涉案人之一曾放话,泉州那家私企
还了五万之后因经营不善,资不抵债,钱都压在设备上,该私企没有将十五万无汇
至刘某人私人存折,所以不存在私分,没有人贪污。这是真话还是谎言需要实地调
查,不能由你涉案人说了算。即使是实情,也不能成为放弃追缴的理由,想如此金
蝉脱壳怕是痴心妄想。公家的钱,人民的钱,就那麽好拿吗?这样行吗?不行!!!
时候到了,是该他们省思并受到制裁的时候了,是该全部追回李书出版费二十万元
的时候了,是惩治侵权、越权行为的的时候了!

在此,谨希望科学史所现任领导牢记温总理关于

“一个政府,除了对人民的负责、服务、献身和廉洁以外,不应该有任何特
权。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权力都要为了人民”

的教导,以国家利益为重,以构建和谐社会大局为重,严格按照党的知识分子政策
秉公办理此系列信访事项,剥掉这些人依仗曾窃取的地位而拥有的特权,还无辜者
青白,对于孰是孰非给出明确结论。

自1989年获知李书出版费被非法挪用、被私分, 我倍感痛心。如果继续纵容监
守自盗的李书办前主任何绍庚等违法乱纪者,不啻是对潜在违法乱纪者的鼓励,只
有加以纠正,方能起到警示和震慑作用。

而“共同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何绍庚在某些势力的包庇下却一直逍遥法外,
时间过了近二十年, 至少有15万元人民币没有归还,严重影响了院重大课题进展,
延误了李书翻译出版工作。此事再“大事化小”,恐怕也不能小到眼看国家财产受
到损失而无动于衷,毫不作为;欠债还钱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怎末拿出去起码应
该怎末还回来吧,何况这是国家的钱,也是广大纳税人的钱。

廖克同志在担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以下简称“科学史所”)所长
期间做过处理,虽然力度不足、措施不当、特别是认定主犯有误1,但坚持追缴的
1
廖克的处理的正确之处是坚持追缴被盗公款,不当之处是仅处理涉案人员之一金秋鹏,每月从其工资扣发一部分作为还款至
金秋鹏去世,从此两届所领导仿佛忘记了此事,直至今日。涉案团伙不止一人,理应按罪行大小分摊还款数额,要求所有涉
案人员还款,况且真正首犯是监守自盗的何绍庚,而不是金秋鹏。
-3-
决心和作为的大方向是正确的。遗憾的是,后两任任所领导班子竟再度迷失廖克前
所长坚持的方向,放任恶人鲸吞国家钱财而不顾,不知意欲何为?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
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
还的,是挪用公款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
期徒刑。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2

李书出版费被盗案至少是“挪用公款给其他个人使用的案件”——至于是否构
成贪污罪要视行为人“主观上想不想归还,客观上是否已归还”在内的认罪态度和
还款情况而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除追缴李书办前主任何绍庚等共犯
非法占有的国家钱财,还应当追究挪用公款罪的刑事责任。何绍庚不仅监守自盗,
滥用职权,而且欺上瞒下,明显越权,按“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译审委员会
组织条例”第六条规定, 他仅有一千元以内批准权,却大胆妄为,盗走李书出版经
费高达二十万元。

温家宝总理最近说,“企业家身上要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温总理的话增强了我
对我所反腐倡廉工作的信心。我个人认为,总理的话具有更深刻更普适的意义,应
当引起各行各业的人们——包括科学史所各级领导和全体人员——的警醒和自律。
保卫国家财产,制裁侵占国家财产的硕鼠,令它们归还非法占有——不管这钱财藏
匿在何处,是每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义不容辞的义务和不可剥夺的权力。

在此,本人谨呼吁中国科学院党政领导和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
委员会全体委员站在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的立场,坚决打击混迹于自然科学史研
究所的鸡鸣狗盗之徒,以告慰为中国科学院重大课题之一 ——“李约瑟《中国科
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工作竭尽全力、死而后已的卢嘉锡院长、席泽宗院士、
刘祖慰教授等已归道山的委员们的在天之灵。

关于此案的处理,本人于 2009 年 3 月 6 日再次以信访向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党


委书记和纪检委员坦诚建言。我作为九三学社成员在共产党组织面前能够做到知无
不言、言无不尽,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乃是因为我衷心拥护共产党的改革开放路
2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挪用公款给私有公司、私有企业使用的,属于
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构成挪用公款罪”;“挪用公款给他人使
用,…… 明知使用人用于营利活动或者非法活动的,应当认定为挪用人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或者非法活动”;“挪用公款
归个人使用,
‘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
,或者‘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以挪用公款一万元至三万元为‘数额较
大’的起点,以挪用公款十五万元至二十万元为‘数额巨大’的起点。”。“挪用公款‘情节严重’,是指挪用公款数额巨大”;
“挪用公款给他人使用,使用人与挪用人共谋,指使或者参与策划取得挪用款的,以挪用公款罪的共犯定罪处罚”。
-4-
线和统战政策。事实上,对比改革前后,我本人就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同时,这
也是出于对科学史所党委和纪检部门的信任。

我坚信在中国科学院党委领导下和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
除何绍庚等非法之徒外的绝大多数正直的委员们的敦促下,此案必将得到公正的处
理结果,被非法偷盗的中国科学院特拨李书出版经费二十万元一定会如数追缴回
来。

面对科学史所的这帮黑悪势力,万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现任所领


导或因糊涂或因懦弱,不敢冒犯这些硕鼠,反而采取姑息养奸之政策,我虽能理解,
但不得不冒死进言:如若任其逍遥法外而无所作为,与帮凶无异,发生在科学史所
这个空前的重大案件长期得不到彻底处理,是科学史所及其历任领导的严重失职和
永不可磨灭的奇耻大辱,是中国科学院的规章制度和国家法律法规所不容的。

我在 2009 年 2 月 4 日给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老书记吴昭写信,提
出应彻底查处二十年前发生在科学史所的一个空前大案。吴昭同志回应说:

“说的有理,事情过去快 20 年了,没能在美东在世时解决,已失去一次机会,
抓紧吧!”

我相信,吴昭老书记的呼吁代表了科学史所广大共产党员和群众的心声。


2008年11月 3日初稿
2009年 4月11日修改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