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5

 

【2008秋季論壇】偏遠 vs .教育

一個都不能落後:課後輔導搶救孩子
 
講者:周淑禎(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林宏彥(輔大資訊中心主任/遠距課輔團隊)
呂慈涵(輔大宗輔室老師/遠距課輔團隊)
主持:黃秉德(政大NPO-EMBA召集人)
時間:2008.11.02(日)14:00~17:00
地點:政大逸仙樓一樓演講廳
 
 
引言/黃秉德 
 
各位夥伴們大家午安,今天外面風光明媚,而我們聚集在這裡一起討論偏鄉課輔,相當
有意義。今天主題為「課後輔導搶救孩子」,檢視台灣是否有一些典範、一些成果,對
偏鄉教育產生一些幫助。

非常榮幸邀請到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簡稱「博幼基金會」)執行長周淑禎,博幼基金
會在李家同董事長的領導下,有許多豐碩成果;另一個團隊則是輔仁大學遠距課輔團隊
的林宏彥主任及呂慈涵老師,結合大學生志工資源,運用遠距科技來幫助孩子。
 
【第一階段:博幼基金會】 
 
周淑禎 

博幼基金會宗旨:

․秉持「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的理念,服務對象鎖
定「窮孩子」。
․深信「窮孩子的唯一希望來自教育」
,服務主軸定為「課業輔
導」。
‧致力「讓知識帶幸福回家」的願景,達到「提升窮孩子未來
競爭力」的目標。

博幼基金會的LOGO,從中可以發現,「博幼」的英文「BOYO」,而且基金會一直強調
的是「讓知識帶幸福回家」。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 


 

弱勢家庭逐年增加 政府民間齊努力

從外部環境來看,根據《遠見雜誌》2008年9月號專題報導,
「十年來弱勢家庭惡化情形
」(如表1),各類弱勢家庭增加比率皆超過百分之百,惡化情況嚴重。
 
表1 台灣十年來弱勢家庭惡化情形
  1998年 2007年 增加比率
低收入戶(戶)    54,951 90,675 165.01%

單親家庭(戶)    452,628 630,555 139.31%

隔代家庭(戶)    62,786 80,518 128.24%

身心障礙者(人)    571,000 1,020,728 178.76%

65歲以上老年人(人)    1,820,073 2,341,752 128.66%

原住民(人)    396,094 484,174 122.24%

外籍配偶(人)    未統計 404,142

失業(人)    257,000 419,000 163.04%


 
而針對這樣的情況,政府單位也積極投入資源企圖改善。政府自85學年度就有針對弱勢
學童相關的助學計畫(表2),顯示弱勢家庭的問題受到政府單位極度重視。
 
除政府單位的投入,民間機構也投入許多資源,其中有八大民間機構皆投入課輔工作。
同時,與政府單位所投入的資源相比,民間機構所投入的比例相對較高,一年將近20
億元,幫助的學童人數也較多。
 
表2 政府照顧學童課業計畫

計畫名稱  教育優先區  兒童課後照顧  攜手計劃  夜光天使 

啟動時間    85年度 92年度 95年度 97年度試辦


計劃目標    對文化不利地區 促進兒童健康成 補救教學,縮短 為免學童晚間6
與相對弱勢群體 長、支持婦女婚 低成就學生的學 點之後在外流連
,讓弱勢學生有 育、父母安心就 習落差。以國、 ,危及安全與身
均等教育機會 業 術兩科為主;今 心發展的間課輔
年國中增加自然
與社會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2 


 

實施對象    文化不利地區學 全體國小學生。 弱勢家庭且學習 弱勢國小學生


生、相對弱勢族 有需要者都可申 低成就的國中、
群 請,弱勢學生不 小學生
收費
開辦校數    95年2383校 96年約1,100校 96年2303校 97年度上學期,
96年498校 96年約1,330校 97年預計2945校 九縣市共90個據
97年約754校 點試辦
受惠人數    NA* 95上約8萬人、95 96年12.2萬人次( 約1350人
下約8.6萬人;96 約 6 萬 人 )97 年
上約9.6萬人、96 20.6萬人次(約10
下約10.5萬人 萬人)
 
服務窮孩子,貧窮零循環

董事長李家同認為「貧窮不要循環」
,並認為「窮孩子唯一希望來自教育」。窮人的下一
代最好不要繼續落入貧窮,因此董事長帶領我們思考:在義務教育上能幫孩子什麼?

同時,董事長根據他的理念,在2001年向政府提出幾項建議:
1. 針對無力繳交學雜費和營養午餐費部分,政府發行食物券給低收入戶家庭。
2. 買不起參考書,上不了補習班,父母多無力亦無時間協助學習方面,教育部則應出
版便宜參考書供這些孩子使用。
3. 在學業成就低落,無法繼續升學或無力升讀私立高中職學校部分,教育部應可聘請
大學生幫助窮小孩唸書。
4. 在可能被黑道吸收,從事不法,如販賣盜版光碟方面,政府更必須注意黑道引誘窮
孩子的問題。

根據以上理念,博幼基金會成立的宗旨就是「服務窮孩子」,同時將主軸放在課後輔導
上,盼望能夠提升窮孩子未來競爭力。即使孩子無法在學業上有高度成就,順利進入公
立學校升學,也盼望能夠有一技之長,在職場上發揮一己之力。

目前博幼基金會直接服務的地區以李家同董事長曾經任教的大學所在區域為主。2003
年,在南投埔里鎮、信義鄉開始集中式及部落式的課輔,當地為暨南大學所在地,透過
當地大學生的投入開始課輔工作。然而,不論是哪一種,我們一直思考如何讓課輔變得
更有效率。

2006年,將這兩種模式帶到新竹縣竹東鎮、尖石鄉、五峰鄉,由清華大學學生服務;2007
年靜宜大學加入,服務台中縣沙鹿鎮的孩子。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3 


 

經驗模式傳承 擴大服務範圍

儘管博幼基金會一直在課輔工作中努力,不禁開始思考:如果我們的直接服務模式是成
功的,能否把經驗模式分享給別人?畢竟台灣每個地方都有弱勢家庭,我們的能力有限
無法服務所有鄉鎮。但如果把經驗分享給別人,而這些人或許能讓地方更美好。

因此,博幼基金會開始進行「經驗傳承」 。2005年,聯電開始投入資源,贊助新竹教育
大學及台南大學,在新竹市及台南市開始課輔工作;2006年TVBS慈善關懷基金會盼望
能夠關注部落,但因為部落所在地並無大學,無法招募到大學生,因此仍然由博幼基金
會負責執行;2007年,經驗傳承給永齡基金會,其在2007年4月22日的記者會上宣誓,
將在兩年內撥七億元贊助以下地區大學進行在地課輔:基隆市-海洋大學;台北縣-輔
仁大學、台北縣教師會;雲林縣-雲林科技大學;嘉義縣-中正大學;屏東縣-屏東教
育大學;台東縣-台東教育大學;花蓮縣-花蓮教育大學(已併入東華)、東華大學。

企管概念入組織 標準作業 策略運作

很多人願意複製我們的模式,但別人為什麼願意承襲我們的模式來進行課輔?我認為主
要有兩點:第一,我們有SOP,標準作業流程。第二,我們是有策略的,有策略地讓企
業投入資源,也有策略地在進行課輔工作。

標準作業流程方面,在學童部分,如何產生連絡通報網絡、找到需要幫助的孩童,都有
表格及聯絡管道,尤其,這樣的資訊一定需要從學校先建立;再者師資部分,除在部落
訓練當地媽媽成為師資之外,也培養大學生擔任師資。基於短時間課輔無法產生明顯效
果,尤其山上的孩子時常換老師,父母又因外出工作不常在身邊,所以每年暑假在徵求
大學生擔任課輔老師時,要求必須在部落待上六星期,而針對大學生志工目前已訂定一
套的篩選標準及培訓流程。

此外,如何找到真正需要的孩子呢?必須了解孩子在學校的表現,以及老師對孩子的期
待值。先檢測孩子的程度,以及孩子的家庭背景(如貧窮指數等),後者主要由社工負
責。原則上集中式課輔,會依據指數篩選,但部落的孩子是全部都收。為什麼全收呢?
以基測來說,台北市平均兩百分,但信義鄉、尖石鄉部落平均卻只有五、六十分,如此
的差距讓我們決定盡全力幫助這些孩子。

在教學服務部分,每一次上課有些義務及流程需要完成,包含簽到表等;另外,有一整
套檢討流程,包含每一次段考完和老師討論孩子學習狀況以及孩子的學習態度,固定每
學期整理一份學習報告給學校。同時,也鼓勵家長參加座談會。部落的家長很少參加學
校的座談會,但基金會的座談會家長出席率卻有五到六成,重點是:如何讓家長知道孩
子仍舊是他們的孩子,而我們也同樣關心他的孩子。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4 


 

策略一:因材施教

博幼基金會強調「因材施教」,因為因材施教,學生才會有成就感。目前來說,服務的
孩子台灣有一千七百個,其中九成三的孩子固定出席,這對企業來說無非是一個指標,
讓企業有興趣投入資源。

此外,博幼基金會主要針對英文數學開班,以教育部九年一貫的課綱為基礎,為孩子做
檢測及程度分班,徹底實施因材施教。課輔班的孩子平均落差兩年,換言之就讀五年級
的孩子,實際上程度可能只有三年級,落差的情況會隨著地區愈偏遠差愈多。面對這樣
的狀況,博幼基金會編了很多的練習本,利用淺顯易懂的方式進行,這些研發教材必須
感謝新竹縣國民教育輔導團,以及彰師大數學系老師、靜宜大學老師等,大家幫忙審訂
,成為大家普遍使用的教材,降低爭議。

策略二:品質控管

此外,博幼基金會每個月固定進行檢測,以確定孩子是否真的有進步。符合企業界所謂
的「INPUT」及「OUTPUT」概念,這對企業來說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對博幼基金會來
說,前測、後測、分析,也是一種品質管控的方式。

在課輔運作架構方面,以孩子為中心點,所有與孩子有關、能夠幫助孩子的資源都必須
進入運作。因此,建立自助互助的在地支持網絡,尤其,希望建立孩子的人格,因此在
引入大學生擔任師資時,是相信大學生能給的是一種「學習典範」,帶給孩子改變;此
外,由於弱勢家庭的功能不足,因此也呼籲家長多參與,進行親子教育,所以我們有家
長簽到簿,希望家長每個禮拜至少簽到一次,當他來簽名時,就會與課輔老師有連結,
這樣的做法是要讓家長知道他有一個孩子在我們這裡,讓他開始覺察這個狀態;再來,
會結合在地團體,或者直接跟部落裡的國小借場地進行課輔,藉此凝聚當地力量。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5 


 

此外,有一套完整作業流程,從拜訪、轉介、訪視、評估、如何教學、檢討、量化評估
報告,到最後的執行報告,都有標準化的作業規範。
 

 
 
集中又分散 因地制宜

博幼基金會的課輔有兩種模式:集中及分散式課輔。

在集中式課輔部分,通常實施在經濟發展較好、住家集中、交通方便的地區;輔導對象
以弱勢家庭、學業成就低落的孩子為主。之所以會採用集中式課輔,一方面是因為當地
為大學學區,課輔師資來源充足,且空間足夠讓孩子集中一起上課。然而,後來也發現
一些問題,以新竹縣竹東鎮、尖石鄉、五峰鄉來說,當地有清華大學學區,儘管能夠招
募許多大學志工老師,但當他們面對到長途的車程時,許多人就會退卻。

在部落方面,如南投縣信義鄉、新竹縣尖石及五峰鄉實施分散式課輔,將當地定義為偏
遠地區,也就是整個社區都很「POOR」,為普遍落後的區域。在這樣的地區,只要有
意願參與課輔便不特別篩選,只是我們需要社區的支持,培訓在地師資。事實上,在這
些部落地區,由於當地平均最高學歷只到高一,因此培訓師資相當困難。因此,我們試
著引進遠距教學,解決部分的教學困難。

建立「學校-家庭-部落」三角關係

進行課輔同時,盼望能夠建立學校-家庭-部落的三角關係,以同村協力的凝聚力建立
永續經營;同時,為確保資源不被亂用造成流失,也實施保證金制度。曾經在某個部落
宣傳時有六十多人報名,後來一聽到要交五佰元保證金,立刻銳減成一半。雖然人數減
少,但我們認為這反而是讓真正想上、真正需要的人來使用資源。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6 


 

再來,分享一下信義鄉部落的方案。一開始,實施面對面教學,後來發現有些孩子學習
成效不錯,反而是課輔老師無法給予他需要的內容,因此針對這樣的孩子,實施遠距教
學。然而,遠距教學較容易有注意力不集中等問題,因此在實施遠距教學之前,博幼基
金會也會特別評估孩子的狀況。基本上通常是一對一,或者一對二,針對英語學習能力
較強的孩子做教學。

另外,我們也發現閱讀需要從小培養,因此在信義鄉成立十個閱讀角落,培養孩子閱讀
能力。每個閱讀角落都有管理員陪伴,每天開放兩個小時,讓孩子登記想讀的書,並且
確認他真的看得懂,進而統計孩子的閱讀記錄、數量等,最後成為量化的評估資訊。以
上學期來說,平均每個月能閱讀四本書的孩子已有四成九,整學期閱讀量則是35.8本。
每年暑假都推不同的閱讀計畫,如琵琶行、福爾摩斯等,像目前尖石鄉已經有孩子可以
背出整首琵琶行,顯示孩子對於文字的認識已經有顯著的進步。

同時,也進行人文教育部分,例如兩性關係、金融理財訓練等,讓孩子能有足夠的常識
去面對未來的人生,不要再度落入卡債等問題中。

克服課輔魔咒

不過,課輔工作有魔咒存在:師資問題。首先是人力資源的缺乏。部落分散各地,當地
人很少是高等教育畢業,我們又不可能每次都花好幾個小時送大學生志工進入部落。再
者,當地流動率非常高,當地人若有較好的能力,通常會選擇到外地工作,導致部落中
沒有勝任的人才;此外,培訓當地師資之後,也發現教學品質有待提升,因此目前進行
課輔老師的個別化教學輔導。而在所有學科當中,英語師資則是最缺乏的。

每一位課輔老師,都期待是永續的資源,為了鼓勵在地永續,我們也提供老師底薪及獎
金補助,屬於半志工的機制,也算是符合績效管理了。

目前博幼基金會輔導人數1686人,2003年剛成立時,針對埔里國中國一生做追蹤,發現
沒有接受課輔的孩子,學業成就落在丁等的比例有59.6%,比例非常高。看到這個數據
,決定開始向下扎根,開始收小六、小五的孩子,希望能夠及早幫助孩子,在接受固定
課輔之後,孩子學業成就大多可以恢復到甲、乙等。

全國基測部分,93學年度剛開始實施時,平均分數只約有120分,但到96學年度,已進
步到155分,同時,約有七成五的孩子可以進入公立學校就讀,這讓我們非常高興。因
為這些孩子接受課輔之後基測分數提升,也會逐漸帶動部落的改變,而博幼基金會的角
色,便是希望能夠讓他們回到常態結構,不再是一個偏遠落後的弱勢地區。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7 


 

企業信任的「產銷人發財」

從產銷人發財來切入博幼基金會,「產」的部分,逐年發展教學策略,有社工訪視,建
立部落網絡,尤其重視出席率、檢測指標,進行教材研發,讓企業以量化方式了解我們
的成效。

行銷部分,董事長相信「只要做好天主應該會供應所有一切」,因此沒有花太多時間規
劃行銷部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有對內的質化記錄,出書記錄孩子與大專生課輔老師
的點滴。博幼基金會很特別,沒有出版刊物,認為自己有一天會變成歷史名詞,然而,
故事會留下來,所以我們出書,傳達我們的理念。

博幼基金會開始課輔工作之後,進行對外募款,以提企畫書的方式尋求企業專案贊助。
在這之中,也發現這幾年的成果下來,有許多人對我們的模式是有想法的。

人力管理部分,建立一系列制度,較特別的是我們的異動頻率,一般來說,社福機構平
均異動率是兩年,我們則是兩年半到三年。發展部分則是發展自己特別的策略模式,也
進行經驗傳承,包含自行拓殖。財務部分,前兩年都是董事會出錢自己做,第三年開始
有專案募款,讓更多人一起參與博幼的工作。

【第二階段:輔大遠距課輔團隊】

林宏彥

輔大遠距課輔計劃全名為「教育部97-98偏鄉中小學網路課業輔導計畫」
,遠距教學計畫
是透過視訊裝備,讓相隔兩地的孩子與老師透過裝備、掛上耳機,利用網路科技即時溝
通上課。每隔一段時間,我們會帶著課輔老師和孩子們進行「相見歡」活動,也會邀請
孩子們到輔大「遊學」。

每個星期兩天,在輔大的電腦教室裡,我們有一群課輔志工老師聚集在一起幫遠在桃園
縣復興鄉山上及台東縣成功鎮海邊的孩子們上課。

計畫源自於行政院國家資訊政策93年縮減數位落差四年計畫,因此,95年時教育部率先
提出偏鄉中小學課業輔導,由暨南大學開先例招募課輔教師輔導偏鄉孩童。96年則擴大
規模由暨大、輔大及文藻分別負責北中南,在各自的區域進行工作,輔大是跟桃園縣復
興鄉高坡、羅浮兩所小學合作,暨大與國姓鄉及仁愛鄉合作,文藻則是與美濃鎮的國小
合作,這是第二期的成果。然而,第二期並未加入東部地區,剛好有台東的學校覺得有
需求,與我們聯絡之後,也將台東忠孝國小列入服務範圍。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8 


 

第三期,則是從今年九月開始至98年共14個月,將台灣分成北中南東四區,也就是加入
東部的東華大學輔導中心,其中北部包含金門、馬祖。

北區部分,台北教育大學參加我們的夥伴計劃,負責鶯歌及金門地區的學校,景文科技
大學則是負責石碇,中華大學則有尖石鄉,輔大則是負責復興鄉及馬祖,還有成功鎮。
在與偏鄉學校討論之後,決定上國語與數學,因為課輔目標還是在提升基測分數,在這
個前提之下,加強國文的效益最大,除了幫助文字認識,更能幫忙數學應用題的理解。

目前初估,北區負責的學校當中,服務的孩童約有一百六十幾位,一年的課輔時數達一
萬五千小時以上。此外,也實施一對多的英語教學,但仍在評估當中,因為害怕學童注
意力不集中等問題,所以不敢大幅實施。

遠距多對多教學

剛才在影片當中所看到的「多對多」說法,指的是兩方皆在集體的狀態下進行,實質上
是一對一教學,但因為把大家都集合在電腦教室一起上課,因此稱為「多對多」。要進
行這樣的教學,基本的裝備是網路,以及網路攝影機以及耳機,讓雙方可以即時溝通。

事實上,使用的教學平台與傳統的即時通訊軟體(如SKYPE)不一樣,老師或者學生
的一筆一畫對方可以馬上看到,讓雙方溝通更透明。

專業分工 專業器材 專業品質

遠距教學計畫若要運作得好,需要花更多精力,因此有專業的分工團隊,一位小朋友有
一位數學老師及一位國文老師,因此老師數量相當多。執行到目前為止已有三個學期,
到上學期為止共有78位學童參加計畫,有148老師,授課時數約有8600小時。這樣的數
量跟博幼基金會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由於遠距教學一對一成本非常高,給老師
的時薪是150元,十位小朋友就需要1500元,因此量在短期之內無法快速成長。

在學習歷程管理方面,我們認為要有適當的教學平台,目前使用的是JoinNet。此外,
建立遠距課輔日誌,每位老師都需要寫日誌,尚有教學督導系統。而多對多遠距課輔模
式,集中上課的狀態之下,上課的效果會較一對一在家教學明顯許多。

課輔日誌的目的在於控管教學品質,課輔老師在上課之前必須登入,作為時數鐘點費的
記錄,而老師在登出之前必須填寫上課紀錄,我們也會有輔導老師進行回饋,當然這是
互相的,因為輔導老師認真回應,課輔老師們也會很認真的填寫紀錄。而在遠端學習的
學生端,也有老師在場控管,遠端老師也會即時回報觀察狀況,相互回應,為管控教學
品質的關鍵。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9 


 

而在輔導效果方面,針對學習態度、動機、效果、方式等部分都有相關分析。而其中我
們也有些深切體會:遠距的教學對中小學來說,無論在人力、設備或者經費都是一大負
擔。

然而,長期實施下來,由於學生真的有逐漸在進步,儘管經費是負擔,仍然沒有一個學
校要退出;同時,針對其他想要參與的夥伴,我們也有向外界推薦的模式,也就是所謂
的「多對多模式」,其實實際上是一對一,但是集中在教室一起上課,方便管控品質。

而整個團隊在教學端這裡,必須要有資訊專業,曾經看過有團隊做不起來,或者進行得
很辛苦,就是因為資訊問題,這方面建議可與電算中心合作;此外,教學端也需要有教
育輔導,有輔導老師同時進行,這樣的深度、程度是遠遠超過一班的服務學習的。當然
,學習端也需要師長、校長與家長的配合才能有更好的效果。

我們團隊除了教學,也進行遠距教學方法、教材的彙整、研發與創新;此外,對於這群
大學課輔教師來說,這更是一種培育與生命教育,致力於發展多元教育政策與機會均等
的新思維,會深入這些志工們心中。

經過這樣的工作,教育與有效學習不再是偏鄉孩子遙不可及的夢想。然而,如何經由生
命教育啟發大學生關懷弱勢族群或團體,進而促成這批大學生穩定持續執行課輔任務,
將會是成功關鍵。

而今年,輔大的經驗獲得教育部肯定,開始擴大實施,每區要求至少一百位學童,
全台下階段預計會有五百位學童,一千位遠距課輔老師。

呂慈涵

前面講者從管理與績效方面探討課後輔導這個議題,接下來我將從社會學與教育思維的
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也就是「偏鄉何在?」到底偏遠是從哪裡來的呢?

首先,思考幾個問題:
第一, 念完書的弱勢者真的能跳出原有的弱勢嗎?
第二, 一路加分過後的弱勢族群為什麼不返鄉回饋?

課輔要到什麼時候?「偏鄉何在?心之所偏也!」

最近幾個月,有一則公益廣告,宣導大家認養弱勢孩子,但我聽來卻覺得相當不舒服,
心想,如果我是這些孩子,為什麼我要被認養而不是滿足我的權利?所以我也開始思考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0 


 

:課後輔導要到什麼時候?

前一陣子,在替課輔老師上課的時候,其中一位老師說:「我多麼希望有一天我會失業
。」我的助理曾經對我不開心,因為我花太多時間與教育部纏鬥,但我認為,這群孩子
是教育政策下的產物,唯有與教育部纏鬥,才能真正解決這些問題。在此,我必須說,
「偏鄉何在?心之所偏也!」

課後輔導透過輔大遠距團隊進入偏鄉,我們利用課輔搶救這些孩子,總是在說著我們給
了孩子什麼,但我們卻忘了思考孩子給了我們什麼?我們總是忘了偏鄉孩子以勇敢的生
命挑戰我們的心胸與視野。

這群大學生課輔老師在這個計畫學到什麼?偏鄉的孩子在這個計劃中學到什麼?還有
,大學不但是提供教育的機構,在批判角度上,大學又給了社會什麼?

在這邊,我想以比較柔性的方式與大家分享我自己的經驗:「山丘上的小襪襪」。

每一次我去高坡國小,停好車之後我都會去他們的曬衣場看那些小襪襪,因為那裡的孩
子從國小一年級就必須住在學校。有一次有個一年級的孩子告訴我,他因為前晚尿床被
罰站,我聽了心中充滿不捨,因為一個一年級的孩子尿床其實很正常,就連我的孩子也
是如此啊。

〈山丘上的小襪襪〉
被夕陽染紅山頭,一排排斜掛的小襪襪,
述說著一個個襪子小主人的成長故事。
山裡的孩子上學,多半得住在學校宿舍裡。
學校,在山的這頭;家,在山的那頭。
下課後,坐在石階上小一的學童,
望著山那頭的「家」,想著山裡的「家人」。
是一種孤寂與無助吧!
孤寂,但孩子沒有足夠的語言來表達;
無助,卻也沒有別的選擇。

晚餐後,孩子們拿起衣籃,笨手笨腳的洗著一天的衣物,
一件件的掛在被夕陽染紅的山頭。
夜裡,高掛的月娘像母親般的輕撫著一件件繡有孩子學號的制服。
清晨,早起爬上山頭的第一道陽光,
像父親般把最堅毅的生命力注入在山丘上一雙雙的小襪襪裡。
孩子,要夜夜安心好眠,要日日長大。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1 


 

一年後,山丘上斜掛的小襪襪變大了。
該是,小主人長大了,一天一天的長大了。

這是我看到的山上孩子們,他們教會我們更多,我想說:孩子,謝謝你教我懂得堅強,
謝謝你讓我知道生命有無限可能。

事實上,偏鄉之遠並不在於距離,而是心的迷失。我們可以這樣思考:有經濟能力的人
不是應該更能去偏鄉嗎?那為什麼我們的資源無法進入偏鄉?

若由教育思維來看,整個台灣的教育思維是以「漢族的教育思維」為主導。傳統漢族的
「科舉制度」重視考試地位,重視權貴,欠缺對人生意義與價值的直接連結,這樣的狀
態讓我們剛談到的為什麼原住民老師不返鄉回饋,似乎有了解答。台灣的教育提供的是
齊頭式的教育機會,但卻忽略個別性的教育權,以及過程中的機會均等。

我們永遠相信「只有窮孩子沒有笨孩子」。但回到剛剛的小襪襪,當這些孩子能夠回家
時,面對的又是什麼?是家徒四壁、是剩菜剩飯,這些讓孩子忘了自己是個寶貝,但他
真正想忘的,卻是為什麼他和別人不一樣。

我想我們應該思考:到底是誰在主導社會資源的分配?分配的基礎又該是什麼?我相信
,弱者是來自不合理的強者,若是資源權力重新分配的基礎是在於「心」的話,許多問
題都可以迎刃而解的。

【第三階段:對話與交流】

Q:大家好,我想請教周執行長,在偏遠鄉鎮,社工、社福資源很難真正進入且合作,
所以想請您談談社工這個部分是如何執行的。

周淑禎:首先回答我們如何在偏遠地區還有社工專業資源。其實不瞞大家說,其實第一
年在埔里所招募的社工,待沒多久就離開了。後來,我們選擇訓練部落願意出來教的,
譬如與教會合作,尋找熱心的、願意出來教的人,不管他的學歷是國中、是國小,只要
他們願意出來教學,我們就提供教學輔導。

之前我們曾經拍過兩部影片,片中有提到我們如何檢討教學效率等。針對願意當課輔老
師的父母,一步步檢測他們的程度;現在更向下扎根,利用一對一的方式,請老師們教
給輔導員看,看哪裡教對、哪裡教錯,藉以培養適當的課輔老師。透過這樣的方式,讓
這些熱心的人們先成為部落中的聯絡者,再來會詢問他們是否願意成為全職工作人員,
甚至進而成為社工助理或社工員。到目前為止,在地工作人員平均來說有四到六位,尤
其這些人都是原住民。基本上社工資源,很難直接引入現成的資源,培養當地人力資源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2 


 

或許會是比較好的方式。

Q:大家好,我是政大社工所的吳同學,想請教周執行長剛提到的,偏鄉地區的家長對
學校座談會興趣缺缺,但卻願意參與民間基金會的活動,到底學校出了什麼問題?

周淑禎:我們一直希望部落成為當地的中心,甚至帶動學校發展。之前曾與部落的幼稚
園老師談過,他曾在台北市任教,問及部落和台北孩子的差異時,他回答:「孩子程度
差了兩年。」在部落,許多媽媽可能在懷孕時喝酒,或者孩子零到三歲時缺乏語言刺激
,進入幼稚園時程度就比都市孩子差了兩年,學習緩慢了兩年。

其實部落的老師也充滿無奈,例如教育部規定,五年級的學生就是需要學習五年級的課
程,但是當孩子程度不夠時,他該如何提升孩子學習的動力與程度便成為一個關鍵。不
過,令人欣慰的是,現在許多部落師長已經開始重視這個問題。博幼基金會都會定期將
成果報告書提供給學校,讓學校體制有機會調整。

林宏彥:偏鄉的老師有兩種:極度有熱忱跟極度不願意待在當地的。曾遇到一位很認真
的老師,為了讓班上的孩子能夠繼續上課輔,不辭辛苦每天接送孩子,就為了要讓孩子
可以多一些學習的時間。當然,也有些老師受不了部落的環境。基本上,部落先天缺乏
資源,但若運氣好碰到好老師就有機會改善,運氣不好,就需要我們一起幫助。

呂慈涵:洪蘭老師曾說:「我不能阻止老師下山,但我可以讓老師留在山上。」輔大遠
距教學團隊強調和部落老師間的互相鼓勵,因為我們認為自己都是過客,所以更希望可
以鼓勵當地的老師。每年我們會利用國慶日、和平紀念日,把輔大志工老師召集起來,
並邀請當地學校的師長,一起討論孩子的學習過程及偏鄉實際狀況。我們的計畫是在大
學裡執行的,當中沒有專業社工,但憑著熱忱,課輔志工未來會成為影響社會的人。

當然,並不是偏鄉的老師比較差,而是當你需要三年都待在山上,離開熟悉的家人朋友
時,你是否還會選擇上山呢?針對這個問題,也有偏鄉的校長開始努力,他們為了不收
過客老師,每一位老師都與他簽約三年。

就長遠來看,我們的教育政策需要建立一個「偏鄉教育師資典範」,除了物質上的支持
,更是一種精神是的支柱,藉此鼓勵偏鄉的老師們繼續努力。

Q:我是EMBA資管組學生,今天題目是「課輔搶救孩子」,應如何知道課輔是真的有
效率、有效果呢?或者如何對老師、對學生,如何讓他們不停進步?

周淑禎:李家同教授認為,如果孩子的父母不負責任那我們也沒辦法,只能為孩子多做
一點。因此,他對博幼基金會有些嚴格規定,例如:基金會很少讓孩子在媒體曝光,帶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3 


 

給孩子的是可以永續發展的資源;嚴格要求課輔老師不能給孩子物資,以示平等。但為
了補充孩子的營養,我們主動向味全公司勸募,讓孩子每天都有牛奶喝。

博幼基金會第一年服務的孩子今年考大學,其中有幾位考上國立大學。中秋節聚會時,
和我談論到婚姻、子女,我想,儘管他們的生命還是有一些壓力和阻礙,但至少,他們
是走在正路上的。

對於願意幫忙的大學生,一開始還害怕要求待在部落六個星期太嚴苛,但這幾年志工數
量穩定成長,我想就是他們在過程當中有成長吧!這些過程點滴也由他們自己寫,出了
幾本書:《不能讓孩子落入永遠的貧窮》
、《讓知識帶希望回家》
、《孩子,一個都不放棄
》,記錄著他們的生命成長。

林宏彥:評估效果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看成績進步與否,但每次考試的內容不一樣,若拿
來比較似乎也不適合,所以我們常用「對照」的方式,比對有參加課輔與沒參加課輔的
孩子之間,成績是否有差異。但這之中也有個問題,偏鄉地區由於人數少,量化的評估
也有些困難,因此,會加入孩子學習態度的評估,質化與量化同時記錄,力求完整。

呂慈涵:關於效果,許多人都質疑過,畢竟大學生志工老師並不是專業的老師,但是,
大學生面對孩子卻少了一份權威。即使我們的教育政策當中,有許多的教育優先區,讓
偏鄉老師下課之後晚上繼續教學,我認為這對老師來說太辛苦了,是好是壞我不批評,
我只認為,政策找誰來執行是重點。

Q:呂老師提到,教育可能是一種霸權,所以當我們進入校園協助孩子,必須思考給予
他們的是什麼,避免成為霸權。當孩子學業成就低時,可能是學習能力、可能是學習意
願、甚至可能是家庭問題,當孩子來到課輔班時,該如何得知並滿足他們的需求呢?此
外,在課輔的同時,該如何評估孩子狀況,且讓孩子產生學習意願?

周淑禎:還是回到剛剛的原點,必須找出孩子的程度落在哪裡,然後教他會的東西。換
言之,找出他最初的東西,因材施教。這對孩子來說,會產生成就感,自然而然他就會
主動提出要接受進階檢測,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樂趣。

至於如何評估孩子的功課,當孩子程度只有三年級,但需要完成五年級程度的作業時,
我們會跟孩子商量請他早一點過來,排大學生老師在旁指導。也就是說,每一位小朋友
都需要帶連絡簿過來,讓我們確認他的完成度。

呂慈涵:首先,因為稱為「課業輔導」,首要事項就是要幫助他完成功課,還有了解今
天學校教的哪裡不會。就是去抓到孩子的學習程度,包含他的學習態度、習慣等。至於
課後輔導為什麼會有效,可以從「建立關係」的角度來看。有一個身心障礙的孩子,心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4 


 

靈上受過很大的創傷,但他總是很努力地保護弟弟妹妹,經常走在他們身邊,還會主動
來幫我們的忙。這個孩子升上國中之後,卻產生適應不良,我們反而成為老師和孩子的
橋梁,讓老師了解他的狀況,繼續接受遠距課輔,希望能牽繫住孩子。透過課輔,我們
接觸孩子生命的故事,成本高,但是收穫無價。

【結語】

黃秉德

首先,我認為應該給這兩個團隊熱烈的掌聲。我們也期待有更多的團隊可以一起投入類
似的工作。不過,我認為他們不但是自己做,更是帶著別人一起做,此外,也善用現代
科技與知識,讓善意有機會產生更強的滲透力與影響,這是非常重要的轉變,讓社會的
資源可以做有效的轉換。

剛剛有提到希望讓我們服務的對象能回到部落去服務,但我認為,除非我們能讓偏遠地
區生機勃勃,才能期待回流。所以我認為,不要去訂立這樣的目標,那應該是一個個人
的選擇,我們只要能夠幫助各地區的人,然後讓這些人自行選擇是否回鄉服務,這樣對
我們來說,才不會變成一個沉重的負擔。

在一個公平的基準底下,我們都希望偏遠地區的人也能和我們一樣獲得充分的關心,需
求被滿足,至於是不是會回流,或許就讓它成為個人的選擇吧。謝謝!

Npo-emba forum 20081102 [http://npo-emba.org]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