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上海賣涼糕的女孩,給台灣人的警示

商周.com, 2017.02.06

年節期間和親友閒聊,發現大家談的都是年輕人的出路問題。

這時,我才得知幾個朋友的小孩,大約都在二十幾歲左右,準備過完年就換工作。只是,這些年輕朋友幾乎都想

放棄服務業和業務工作,轉考公務人員。

「就算公教退休年金被調降,我還是覺得公務員的生活最有保障。在這個亂世,還是穩定最好。最近我看到路上有

年輕人開跑車,也不會像以前那麼羨慕了,一心只想有個穩定太平的日子就好,別無他求。」其中一位年輕人這麼

說,他身旁的幾個同年紀朋友也跟著點點頭,滿臉無奈。

我苦笑了一下對他們說,隨著人工智慧的快速崛起和少子化,社會對公教人員的需求量也會下滑,光看流浪教

師滿街都是,就知道這條路長期來說,並不是完全沒有風險。

他們聽了都說機器人取代人力的時代還早呢,不用想那麼遠。更何況,本來他們可以啃老,但父母的退休年金也

被砍到見骨,啃老這條路也行不通,當然是去捧鐵飯碗比較實在。

我想到前陣子和上海的朋友聊天,大陸網上瘋狂轉傳一句話:你所謂的穩定,不過是在浪費生命。

朋友說,這句話確實像一把利刃,狠狠地扎入他的心底和尊嚴。他說,在大陸競爭特別激烈,一旦你認為自己穩

定了,不再求上進和自我能力提升,很快就會被其他有心人從背後捅一刀。這種不安感,台灣的年輕人是不

會有的。老實說,他這話也說得不是沒道理,我也只能苦笑以對。

我曾說過,穩定是老年人或退休族才需要的輪椅。年輕人有體力有衝勁,有本錢可以跌倒和失敗,才二十幾歲,

個個就搶著坐輪椅自廢雙腿,老了以後要靠什麼過日子呢?

對那些凡事只求穩定的年輕人來說,「所謂的穩定,不過是在浪費生命」這句話應該只是句狂妄之語。

或許,要求台灣這種綿羊型的年輕人,要像大陸狼性青年那樣,對這句話要有刻骨銘心的感觸,實在是不人道的

事。

說來令人感慨,當我們的年輕人站在平穩的船上,準備找救生圈和逃生艇的時候,對岸的他們,卻己在惡海

中拼搏求生好幾年了。那些沒被惡海滅頂的大陸年輕人,反而早練就了超越常人的驚人意志和一身好本領。

幾年前,我到上海去辦點事,那邊的朋友告訴我,那些在上海賺了錢買了房的年輕人,愈來愈多都是外地來的,

甚至是鄉下來的窮苦人家。相反的,上海本地人只能守著老一輩留下來的資產,眼巴巴地看著外地年輕人攻城掠

地。

他說,某天他走在路上,有個操著外地口音的年輕人,塞了張傳單在他手裡,向他推銷保險。他看都不看就把傳 單丟還給他。沒想到那位外地年輕人對他大吼大叫,罵了幾分鐘後跪在地上哭了起來,說他己經幾個月都沒業績 了,昨天開始就沒錢吃飯,問我朋友就不能行行好嗎?拉他一把替他做個業績? 我朋友怔了一下,腳步頓了幾秒,冷眼罵了一句神經病,轉頭離去,絲毫不想同情對方。 他說,這種事他看多了,這不算什麼。 他有個遠房表姐來上海借住他家找工作,找了幾個月找不到,只好買個小攤車在街角賣涼糕,賣了半個月不停被 檢舉吃紅單,還有客人吃了涼糕不付錢,或是誣賴她涼糕不衛生。 就這樣,她整個月下來不但沒賺,還賠了不少錢。他們全家勸她回鄉下,她說回去也是死路一條。後來,她好幾 個晚上跪在廁所裡狂哭。 某個晚上,她哭完自言自語說,她沒有崩潰的資格,沒有怨天尤人的權利。接著,走出廁所,擦乾眼淚,開始 又煮米準備材料,明早又推車出去賣涼糕。 沒想到,在她又苦撐了十幾天後,竟然有附近商家要跟她下訂涼糕,擺在麵包店或茶鋪裡當小點賣。由於訂單穩 定,她也就不用日曬雨淋地推車到處叫賣,成天窩在朋友家廚房做涼糕,定時出貨。 如此幾個月下來,她竟然賺了不少錢。她包了紅包給朋友母親,當做借住和使用廚房的謝禮,沒幾日就搬出去租 了個小房間,沒日沒夜地做涼糕,而且愈做愈順,沒幾年就買了間老廠房,請了員工,生意就這樣漸漸做大。 年節期間,我在家看了韓劇「浪漫醫生金師傅」,片中金師傅對姜東柱說,「光是埋怨這個世界,也改變不了這 世界的。不要埋怨別人,你只能靠自己的實力,來改變自己。如果你自己不改變,任何事就都不會改變的。」 川普上任後,國際局勢一團亂,加上台灣政府接二連三的重症手術式的政策改革,新的一年開始,每個人不論老 少,在生活和財務上,都不可避免要承受許多劇烈震盪的衝擊,儘管不會傷筋斷骨,多少也會帶來生理和心理失 調。 過去只要遇到經濟不穩劇烈震盪或不景氣,大家慣性的想法就是去考公務員或開計程車。但時代真的不一樣了, 就像金師傅說的,大家也要開始自我改變,來面對這個亂世,不能再用舊思維和想法,來自欺欺人了。 你想想,如果人工智慧比人力更快更精準,且成本又低,債台高築的政府為何要花更多的錢去聘用公務員? 如果自駕車愈來愈普及,不會碎碎唸,不會有情緒,也不會性侵乘客,計程車司機要靠什麼吃飯? 當然更不用說那些勞力密集,且工作內容重覆枯燥的作業員了。 我承認台灣的年輕人,在這幾年實在吃了不少苦,承受了不少壓力和挫敗,而且活在低薪和沒有未來的不確定性 , 實在是個不人道的煎熬和折磨。 .

但這些苦和那個鄉下來的賣涼糕女孩相比,等於是坐在遊艇上的好命人,對那個泡在惡海中快滅頂的難民,抱怨 自己日子難過一樣,令人心酸且啼笑皆非。 人,永遠是挫敗感和無力感的尺度,也是困境和危機的詮釋者。當你心中有八千里路的格局,你就不會在意, 那個絆倒你的幾公分小石子。當你不想前進半步,你必然只會怨天尤人,連自己鞋子的重量,都會變成你寸 步難行的阻礙。 最近,我那個上海的朋友透過通訊軟體對我說,他表姐生意愈做愈好,連他也想轉行去跟她賣涼糕,因為,他認 為未來涼糕生意應該很有競爭力,至少不會被市場淘汰,可保他們幾十年穩定日子。 我回他,他的眼光太淺了,未來不是他表姐的涼糕生意讓他們日子有保障,因為涼糕技術門檻不高,一旦有大資 本家要介入或是自動化生產搶生意,他們一樣要打回原形。 真正能讓他們一家在未來安穩度日的,是他表姐的 那個打死不退的毅力和態度,那個「沒有崩潰的資格,沒有怨天尤人權利」的求生意志。 他看了我的回話,許久才回應說,他懂了。 新的一年已經開始,新的挑戰也正準備排山倒海般地,向我們穩定的日子湧來。對岸 的年輕人懂了,台灣的年輕人們,是否聽懂我在說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