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ologists

)

: Cover: Ed Kashi/Corbis; page 7: Ed Kashi/Corbis; page 8: Hugh Burden/Getty; page 12: NTV Moscow
© 2004 CCHR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CCHR CCHR

Item #18905-14-Taiwanese

戒毒重建的騙局
精神病學的藥物詐欺

目錄
前言 :
有什麼希望存在呢? ..... 2
第一章 :
傾銷「不治之症」........ 5
第二章 :
有害的診斷騙局 ......... 9
第三章 :
治癒的真正希望 ........ 15
建議事項 .............. 16
國際公民人權調查團 .... 18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

11/22/2004 9:36:16 AM

前言
有什 麼 希 望 存 在 呢 ?

果有一種普遍的、被證明有效的方法
用來治癒藥物成癮,這是件好事嗎?
而這有可能嗎?

家 人、 政 府 官 員、 媒 體 或 是 其 他 任 何 地 方, 對
於治癒這個字,甚至是治癒的觀念,都完全的
缺 乏。 取 代 治 癒 這 個 詞 的 反 而 是 疾 病、 生 病、
首先,讓我們清楚地定義什麼是 慢 性 病、 管 理、 維 持、 減 輕 和 復 發。 儘 管 以 不
「治癒」
。治癒的意思正是:對那個人而言,完全 同方式來陳述,但一個被創造出來的毫不存疑
並且永遠不會再有任何無法抵抗的身體或心理慾 的共識,就是藥物成癮是無法治癒的,而且一個
望、需求、或是衝動,而去服用藥物;就社會而言, 吸毒者必須去了解,他得靠毒癮而活,或因毒癮
那個毒癮者的戒毒重建,就要產生一個相當誠實、 而死。
有品格、有生產力及成
所有的希望會就此
功的一員。
幻滅嗎?
如果二十五年前問
這第一個問題,就算是
不荒謬,也似乎是相當
奇怪的。一般人的回答將
會是:
「當然那會是件好
事!」,以及「你在開玩
笑嗎?」

「去多方了解目前的戒毒重建是
非常重要的事。我們對於治癒藥物
成癮的希望並沒有喪失;它只是被
蜂擁而來的不正確資訊及錯誤的
解決方案所掩埋了。毒癮不是疾病。
真正的解決方法的確存在。」

在考慮那個問題之
前, 先 去 了 解 目 前 的
戒毒重建是非常重要
的事。我們對於治癒藥
物成癮的希望並沒有喪
失;它只是被蜂擁而來
的不正確資訊及錯誤的
解決方案所掩埋了。

但是今天,回答將
—珍伊斯特蓋
首先,看看精神科
會是相當不同的。一個
醫師如何長期宣傳那些
毒癮者也許會回答說:
危險的藥物是「無害的」

「聽好!不要和我談治
療,我已試過現有的每一個程式而且都失敗了。
 在 1960 年代,精神科醫師讓 LSD 不僅被接受,
它們沒有一個是有效的」,或是「你沒辦法治療遺 而且讓好幾萬大學生認為是一個「冒險」,他們宣
傳,我爸是一個酒鬼」。一個外行人或許會說:
「有 導的錯誤觀念是透過「休閒的」、改變心智的藥物
人已經治好它啦,不就是用美沙酮嗎?」,或者是 來改善生活。
「有人發現它是一個無法治癒的大腦疾病,你知道
 在 1967 年,美國精神科醫師們聚集在一起
那就像是糖尿病,它是無法被治癒的」,或是「科
討論藥物在 2000 年的角色。具有影響力的紐約精
學研究發現這是無法被幫助的;它和大腦中的化
神科醫師克來恩 (Nathan Kline),他當時擔任美
學失衡有關」。
國國家精神衛生院和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委員會委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吸毒者、他們的 員,他說:「在原理上,我不認為藥物是比閱讀、

前 言
有 什 麼 希 望 存 在 呢 ?
2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2

11/22/2004 9:36:18 AM

音樂、藝術、瑜珈或是其他 20 種東西來得更異常
-如果你以更廣的觀點來看。
」1

 在 1973 年, 加 州 大 學 精 神 科 醫 師 魏 斯 特
(Louis J. West) 寫道:「的確,在一些臨床科學家
之間也許很快會有激烈的爭論,他們爭論的問題
是,對任何人而言-無論是內科醫師或病患,堅
持不用毒品的心態,是否會是一個陳腐的態度。」2
 在 1980 年 代, 加 州 的 精 神 科 醫 師 西 格
(Ronald K. Siegel) 做了一個極為無理的斷定,
他說被下藥是人類的一個基本「需求」,就像性、
飢餓、和口渴這些天性一樣,是「第四種渴望」3
 在 1980 年,《 精 神 病 學 綜 合 教 科 書
(Comprehensive Textbook of Psychiatry)》的
一篇報告聲稱,「每星期不要服用超過二或三次的
古柯鹼,並不會引起嚴重的問題。根據美國藥物
執行管理局 (DEA) 在康乃迪克州辦公室負責人的
陳述,

有極大的可能性,可以預測他們將會全面失敗。
藥物成癮並不是一種疾病。真正的解答的確
存在。

錯誤的相信古柯鹼並不會癮,促成了 1980 年
代的使用量大增。5

清除掉精神科醫師對於藥物和成癮的錯誤資
訊,不僅是一個重獲希望的主要部分,也是邁向
真正戒毒重建的第一步。

 在 2003 年,加州灣大學醫學中心的童與青少
年精神病學部主任葛洛布 (Charles Grob) 相信,搖
頭丸 (Ecstasy,非法迷幻藥 ) 對於治療酒精中毒及
藥物濫用是有潛力的「好藥」。6
對 抗 毒 品 戰 爭 的 失 敗, 主 要 是 由 於 未 能 一
直阻止其中最危險的一類販毒者:精神科醫師。
悲哀的諷刺是他也建立了自己的地位,使他能去
控制戒毒重建的領域,即使對於資助他數十億美
金的政府及州議會,展示不出任何結果。政府、
團體、家庭和個人如果持續接受他們的錯誤資訊,
以及戒毒重建的技術,那麼他們得自行承擔風險。

國際公民人權調查團總裁

珍 伊斯特蓋 (Jan Eastgate)
敬上

前 言
有什麼 希望 存 在 呢?
3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3

11/22/2004 9:36:18 AM

重要事實

1
2
3
4

精神科藥品美沙酮 (Methadone)
的 目 標, 絕 非 為 了 治 療,
只是讓毒癮者維持「身體機能
的運作」。

儘管事實上非法的海洛因擁有
眾多吸食者,但是美沙酮卻殺
死了更多人。

其他「治療性」藥品,例如丁
基原啡因 (Buprenorphine) 會
抑制呼吸系統運作。 7

哈佛醫學院的葛藍姆林
(Joseph Glenmullen) 說,影
響精神的處方藥品,只是產生
「麻木感,與之前成癮的行為
一樣」,並且無法讓人成功的
克服其成癮性。8

美沙酮本身是麻醉劑,
不能永久地停止對毒品的渴望。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4

11/22/2004 9:36:20 AM

第一章
傾銷「不治之症」

細回顧今天戒毒重建的情形,顯示
出這是一個幾乎已被精神病學全面
壟 斷 的 領 域。 在 一 篇 發 表 於 1998
年美國《國家司法期刊 (National
Journal of Justice) 》的文章裡,心理學
教授,也是當時美國「國立藥物濫用研究所」
(NIDA) 的所長,萊許納 (Alan I. Leshner)
提到:
「藥癮很少是一種急症。對大多數人而
言,它是一種慢性復發的疾病。
」當今在戒毒
領域的其中一位「權威人士」
,正在教導的觀
念是:對大多數人而
言,成癮是人絕對無
法克服的一種「疾病」

正治療,則完全沒被包含在內。
藥 物 濫 用 變 得 很 猖 獗, 實 在 不 足 為 奇。
在 2001 年,預估全世界約有 5% 的 15 歲以上
人口正在濫用毒品藥物。

美沙酮計劃-一場巧妙的騙局
精神病學最大的藥物治療計劃,就是為海
洛因成癮者所施行的美沙酮維持療法。那麼這
計劃多有效呢?

「稱它 [ 美沙酮 ] 是一種醫療,

根 據 現 有 的 文 獻,
該計劃牽涉到使用一
種「藥物」叫美沙酮,
以便重新平衡大腦中
的 化 學 物 質, 阻 斷 海
洛因的作用,並減低慾
望。但是,在評估該計
劃時,有一些鮮為人知
的因素需要被檢查。

在同一篇文章中,
混淆了它使人上癮的事實;
萊許納也以下列的
其實,美沙酮至少和海洛因
話,來定義在戒毒這
個 領 域 的 正 面 貢 獻:
一樣會使人上癮。"」
「…一種好的治療結
— 英國國家藥物諮詢服務專線的
果,也是最合理的結
美沙酮的目標,絕非
Miriam Stoppard 醫師
果,就是毒品使用量
為了治療。根據其中一
的明顯降低,和長期
位早期的研究者對於美
不使用毒品,只是偶
沙酮的調查,
「其目標
爾 有 舊 癮 發 作。
」根
。9
據他的理論,只要成癮者濫用毒品的頻率較 絕非斷絕藥癮,只是讓身體機能運作」
低,那些進行戒毒工作的人就很盡責了。
事實上,美沙酮是一種成癮性藥物,強度相
萊許納最具啟發性的言論,精確地告訴我 當於海洛因。將它稱之為治療用藥,使它的身分
們藥物成癮治療與精神科戒毒是如何密切配 曖昧不清。10 更糟的是,要戒斷美沙酮比海洛因
合的。他說:
「…治療成功的合理標準,並不 更困難,症狀甚至可持續六週以上。早在 1971
是在於治癒病症,而是在於控制病症,就像治 年,人們知道服用美沙酮的母親所產下的嬰兒,
療其他慢性疾病的情形一樣。
」藥物成癮的真 受到戒斷症狀所苦,包括痙攣抽搐。11

第 一 章
傾銷 「 不 治 之 症 」
5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5

11/22/2004 9:36:20 AM

美沙酮本身是一種麻醉劑,無法永遠阻絕對其他
麻醉品的渴望,也無法除去成癮者吸毒的根本動機。
就 如 一 位 服 用 海 洛 因 及 美 沙 酮 17 年 的 成
癮 者 所 證 實:
「 我 不 鼓 勵 使 用 美 沙 酮, 只 因 為
事 實 上, 我 相 信 [ 它 ] 延 長 了 我 持 續 成 癮 的
時 間。 長 期 服 用 美 沙 酮 讓 我 成 為 毒 癮 的 牢 囚,
我 離 不 開 醫 院 … 如 果 你 服 用 美 沙 酮, 你 毫 無
『生活』可言;你就相當於這個藥的奴隸,你每
天的生活都離不開它。…我無法出門旅行渡假,
也沒有這種想法,因為我已經是它的俘虜。…」
經 歷 了 美 沙 酮 的 戒 斷 症 狀 之 後, 這 個 人 說 他
「有生以來第一次開始過生活」
,而且為遠離毒
12
品的生活大聲疾呼。
有關美沙酮的文獻報告,對於其威脅生命的
危險加以警告,包括心跳停止、抑制呼吸及循環
系統、還有休克。
「會產生使用過量及死亡。
」13
英 國 在 1982 年 到 1992 年 間, 由 於 美 沙 酮
造 成 的 死 亡 人 數 從 16 人 增 加 到 131 人, 超 過
710%。14 在 澳 洲 的 新 南 威 爾 斯, 從 1990 年 到
1995 年間,與美沙酮有關的死亡案件有 242 件
之多。15
在 2002 年 9 月,柯魯卡 (Patricia Cluka)
的 38 歲 先 生 在 吸 食 海 洛 因 三 週 之 後, 自 己 同
意被送到心理衛生家庭協談中心接受美沙酮
治療。由於對美沙酮的反應劇烈,一週之後他
要 求 減 輕 劑 量, 但 當 時 並 沒 有 醫 師 有 空 調 整
劑 量。 兩 天 之 後 他 死 了。 法 醫 鑒 定 其 死 因 為
「急性美沙酮中毒」

除 了 美 沙 酮 之 外, 還 有 丁 基 原 啡 因
(buprenorphine), 是 一 種 也 被 用 來 治 療 海 洛
因成癮的麻醉藥物。16 丁基原啡因像嗎啡一樣,
會抑制呼吸系統運作,而且當用在已經依賴藥
物的人們身上時,會造成戒斷作用的出現。17
哈佛醫學院的葛藍姆林 (Joseph Glenmullen)
說,影響精神的處方藥品,只是產生「麻木感,
與之前成癮的行為一樣」
,並且無法讓人成功的
克服其成癮性。18
有 趣 的 是, 回 顧 萊 許 納 博 士 所 說 的, 美 沙
酮 維 持 療 法 達 成 了「 毒 品 使 用 量 的 明 顯 降 低、
長期不使用毒品。…」實際上,所有美沙酮療
事實上,所有的美沙酮計畫
達成的是減少海洛因使用,
而達成的方式是增加
美沙酮的使用量。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6

11/22/2004 9:36:22 AM

戒毒重建的失敗
「如同在鐵達尼號上換座位」

管精神科醫師慶祝這此一成功的模範,但真相
卻是,他們的美沙酮療法,對於每個毒癮者和
社會來說,只不過是徹底的失敗。以下是幾位
經歷過美沙酮療法的毒癮者,他們的陳述:

法 都 降 低 了 海 洛 因 的 使 用 量, 這 結 果 是 由 於
增加美沙酮的用量。美沙酮,這種成癮性極高
的合法藥物-被委婉的稱為治療用藥-已經
代 替 了 成 癮 性 極 高 的 非 法 毒 品。 這 只 是 名 義
上 的 成 就, 對 成 癮 者 或 社 會 卻 沒 有 實 質 上 的
貢獻。
同樣的欺騙手法也反映在美國物質濫用暨心理
衛 生 管 理 局 (SAMHSA)1998 年 的 報 告 中, 裡 面
指出物質濫用治療計劃成效不錯。只抽問不到
全美國 1% 的吸毒者,但是報告聲稱受訪族群裡
有 21%的人減少使用非法毒品,而有 14% 減少
使用海洛因。
在比利時,美沙酮做為處方使用,從 1990 年
到 1994 年 增 加 了 十 倍 之 多。19 在 荷 蘭,50%
以 上 的 美 沙 酮, 透 過 社 區 內 私 人 診 所 的
「美沙酮巴士」發出去,供應 100 名以上的病患
使用此藥。這種輕易取得毒品的方式,加上該國

毒品政策的寬鬆,使荷蘭成為「毒販集散地」
一位法國麻醉藥品的官員將荷蘭描述為
「歐洲的毒品超市」

在 1987 年, 美 國 國 立 藥 物 濫 用 研 究 所
(NIDA) 發 起 一 項「 使 用 科 學 威 力, 阻 止 海 洛
因在國家青少年之間蔓延」的運動。然而到了
1995 年,美國的海洛因吸食人口高達 50 萬人
之多。花費了數十億元在據稱的毒品濫用研究
及精神科治療後,在公元 2000 年時,海洛因
成癮者達到 81 萬人。
雖 然 毒 癮 可 能 無 法 抵 抗, 但 重 要 的 是 要
了解精神病學的診斷及藥物是沒有用的。他們
的藥物和方法只是在化學上掩蓋問題及症狀;
他們不能、也從來沒有解決過毒癮。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7

「美沙酮維持療法是在療養院的折磨。它沒有針對毒癮
造成的情緒及精神上的病症來處理。自己尋找美沙酮療法的
海洛因成癮者,卻毫無受益,祇不過是在鐵達尼號上換座位
而已。」

— Sam -以前是海洛因成癮者
「美沙酮可能是你能給人們最糟的東西了,因為你正表示
得到快感是很好的。」

— Scott -以前是海洛因成癮者,參與美沙酮療法兩年
「 我 已 持 續 被 美 沙 酮 療 法 欺 騙 6 年 了。 我 想 要 過 以 往
的生活,所以我開始減少劑量,跳過數天,並且儘可能地
少用。現在我是第 10 天沒有吃了,我太老了以致於這麼久
才感到這麼糟。我可以用「一劑藥」維持 5 到 7 天,最後感到
很好。但這是什麼?想到用美沙酮來戒絕海洛因的人,一定
是個邪惡的、殘酷的人…我已聽聞這會持續 6 個月,到那時
我一定精神錯亂。」-南西,正在脫離美沙酮

— Nanci, 正在脫離美沙酮
「我經歷過澳大利亞的各種 [ 以精神科為基礎的 ] 戒毒
方法,以努力脫離藥物並重回我的生活;美沙酮、12 步計畫、
諮 詢 - 只 要 是 你 說 得 出 來 的, 我 都 做 過。 這 些 方 法 裡,
有某些我做了超過二次。結果一次又一次復發。」

— G.C. 以前是海洛因成癮者
「我過去用美沙酮 5 年,而它比海洛因更難戒。你不能
隔一天不去用美沙酮的診所,否則你馬上病得很重。它完全
是個陷阱。」

— J.J. 以前是海洛因成癮者

11/22/2004 9:36:24 AM

重要事實

1
2
3

4

重新把毒癮定義為心理失調,
讓精神病學與心理學所使用的
治療有了好的藉口。

精神病學的《精神失調診斷法
及 統 計 手 冊 第 IV 版 》(DSM)
列出物質濫用與中毒是失調,
所以保險公司和政府可以給付。

加拿大心理學家 Tana Dineen
說:「 毒 癮 的 治 療 對 於 心 理
治療界來說是個金庫,因為在
大部分成功的案例中,他們
堅稱『這種疾病』應該要由健保
來負擔。」

其他相關的精神科騙局,包括
了毒癮為腦部疾病、以及腦內
存在著「化學失衡」的概念。
這只有理論,卻被引述為事實。

《精神失調診斷法及統計手冊 (DSM)》
和 《國際疾病分類》(ICD-10)

之精神障礙類,標示出藥物成癮是一種
「心理失調」,提供了精神科醫師治療的
理由,但未曾治癒,還依賴藥物。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8

11/22/2004 9:36:25 AM

第二章
有 害 的 診 斷 騙 局

沙 酮 (Methadone) 療 法 是 一 種 欺 一 生 被 診 斷 為 酒 精 濫 用 或 酒 精 依 賴 」
,還有
瞞與失敗。重新定義毒癮為一種可 「24.1% 的 人 口, 也 就 是 4820 萬 的 美 國 人,
以治療的「疾病」
,這是某種欺騙。 都 有 某 種 心 理 失 調。
」媒體引述這類大膽的
根據著名的精神病學名譽教授湯瑪 聲稱作為事實。然而,在精神科醫師的書-
「沒有絲毫證 《讓我們瘋狂 (Making Us Crazy) 》裡,卡辛 (Herb
士薩茲 (Thomas Szasz) 的說法,
據顯示」毒癮是一種腦部疾病。薩茲先生說, Kutchins) 和科克 (Stuart A. Kirk) 醫師說:
把非法藥品的使用或濫用定義為「疾病」
,就 「這樣的統計數字,是從那些按照 DSM 對心理
把其治療「置於『精神科醫師』的範圍內了」
。 失調不充分的定義所做的研究而來。…藉由
精神科醫師接著描述這種「未治療的」疾病 膨脹『心理失調』的人口比例,DSM 被用來直
是如何發展下去 -「逐漸的惡化而最後一直到 接影響全國衛生政策與優先處理事項。
」這些
精神病院去」
,並且開
數 字 也 被 用 來「 形 成
出他們的「治療法」

心 理 衛 生 政 策, 以 及
「不論其強迫與否,會
聯邦和各州稅收的分
「幾乎沒有證據」
使 用 額 外 的『 治 療 』
配額」
。21
說明成癮是一種大腦疾病。
用 藥( 以 海 洛 因 治 療
DSM-IV 的其中一位
「精神科醫師堅持我們對於心理疾病的
嗎 啡; 以 美 沙 酮 治 療
發展者福斯特
(Michael
了解就和大腦疾病是一樣…
海洛因…)

」20

的話被
First),

使得他們有可能用想像的技術
「DSM 提 供
引 述 如 下: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
做診斷,並且用藥物做治療。



好、
很簡潔的
的《精 神 失 調 診 斷 法
但這不是真的。」

法,


感覺可以
及 統 計 手 冊 第 IV 版 》
— 精神病學名譽教授湯瑪士
控制心理失調」
,但是
(DSM) 和 歐 洲 的《國 際
薩茲,Pharmocracy 一書的作者
他後來承認這是一個
疾 病 分 類 》(ICD) 之
「錯覺」

精 神 障 礙 類, 精 神 失
調提供了所有包括
一切的列表,把一切都集中在一起,從酒精、
安非他命、大麻、古柯鹼、迷幻藥、吸入劑、
尼 古 丁、 鎮 靜 劑 和 低 張 溶 液、 到 咖 啡 因。
DSM-IV 列 出「物質依賴 」、「 物 質 濫 用 」、 和
「物質中毒」
,以涵蓋各式各樣有關這些物質
的失調。甚至也有「物質導致的焦慮失調」

在 2001 年,加拿大
心理學家,也是《製造受害者 (Manufacturing
Victims) 》一書的作者 Tana Dineen 說:「毒癮
的 治 療 對 於 心 理 治 療 界 來 說 是 個 金 庫, 因 為 在
大 部 分 成 功 的 案 例 中, 他 們 堅 稱『 這 種 疾 病 』
應該要由健保來負擔。
」22

至於萊許納在他 2001 年的書-《Pharmocracy 》
這 個 總 括 性 的 分 類, 產 生 了 精 神 科 的 裡聲稱,毒癮是一種「腦部疾病」,薩茲博士說:
一 些 離 譜 不 實 的 宣 稱:
「24% 的 美 國 人 終 其 「精神科醫師主張,他們所了解的心理異常是屬

第 二 章
有害 的 診 斷 騙 局
9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9

11/22/2004 9:36:25 AM

生物精神病學
專 家 怎 麼 說
「『生物精神病學』還沒能夠證實任何有關精
神病的狀況或診斷,是一種異常或疾病,或
像是『神經方面的』、『生物方面的』、『化學
失衡的』或『遺傳的』疾病。」-兒童神經
科醫師」

— 兒童神經科醫師 Fred Baughman, Jr.

「精神病學和心理學的成癮治療「可以視為
一種不論失敗的企業。事實上它的失敗帶來
了更多商機。它們的技術,以逐漸復原為基
礎,來推測會復發。累犯行為已被當成一種
論點來使用,目的是要獲得更多資金…」

— 醫學博士 Tana Dineen,
  《製造受害者》一書 的作者

於腦部疾病,並且是基於神經科學最近的發現,
這使得診斷技術和治療用藥能夠被發明出來。
但這並不是真的。」
小兒神經科醫師包曼 (Fred Baughman Jr.) 說:
「生物精神病學」還沒能夠證實任何有關精神
病的狀況或診斷,是一種異常或疾病,或像是
「神經方面的」

「生物方面的」

「化學失衡的」
或「遺傳的」疾病。23
在 1998 年,已故的一位美國精神病學協
會的 30 年會員,羅倫莫雪 (Loren Mosher)
醫學博士寫道,沒有證據可以證實精神疾病
「是腦部疾病的原因」

《怪罪腦部 (Blaming
Brain) 》一書的作者,華倫斯丁 (Elliot S.
Valenstein) 博士坦率的說:
「這些理論被
抓得很緊,不只是因為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取
代它們,而且還因為他們對於推廣藥物治療
很有幫助。

因此,明顯的結論就是,由於精神科醫
師的戒毒重建失敗了,他們便重新把毒癮定
義為一種「可以處理的腦部疾病」
,使得毒
癮很容易就「不能治癒」
,而要求大量額外
的經費,以便做「研究」並維持他們對毒癮
的治療。

更多著名的失敗
「這些理論被緊抓著不放,除了因為沒有東
西可以取代它們之外,也因為它們有助於推
廣藥物治療。」

-華倫斯丁 (Elliot S. Valenstein) 博士,
《怪罪大腦》的作者

「沒有證據證實『大腦疾病的原因』。」
— 羅倫 莫雪 (Loren Mosher) 醫師,1998 年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0

從 1950 年代起,精神病學已經獨占了戒
毒領域的研究與治療。它無可計數的失敗治
療法,包括了腦前葉切開術、胰島素休克、
心理分析及 LSD。
最近的一個例子則是超快速安眠解毒
(Ultra Rapid Opiate Detoxification),
這種療法使用麻醉劑讓毒癮者失去意識約五
個小時,據相信戒斷會在這期間發生。接受
這種療法的一個病患被叫醒之後,她的嘴巴
和喉部不但充滿了臉部微血管破裂後所流出
的血,而且有強烈的痙攣、反胃及抽搐。24
1997 年到 1999 年間,在俄羅斯的聖彼得堡,
進行了 100 次針對年輕毒癮者的精神外科手術。25
一位患者亞歷山大 路西肯(Alexander Lusikian)說:

11/22/2004 9:36:28 AM

「他們在沒有麻醉之下在我的頭上鑽洞,他們一
直鑽洞並燒灼被曝露出來的腦部…到處都是血。
…在手術後三到四天內,我的頭部痛到像用球棒
打在我的頭上,當疼痛稍為減弱之後,我覺得又
想吸毒了。」在兩個月之內,亞歷山大已經又開始
吸毒了。26

份調查當中,87% 的公司回報從治療計畫一開
始,員工曠職的情況只有一點或根本沒有改善,
而 90% 的公司在生產額方面只有一點或根本沒
有增加。28.

「減少傷害」

在 2001 年,俄羅斯的毒癮者也被綁在床上 的計畫造成了傷害
並被毆打,而在戒斷期間只被給予麵包和水。
儘 管 它 失 敗 了, 精 神 病 學 努 力 在
在列寧格勒的區域戒毒中心,酒精與海洛因 「 減 少 傷 害 」 計 劃 上 提 出 另 一 種 辯 解;
成癮者被給予具有強
他 們 提 出 的 觀
烈迷幻效果的麻醉品
念 是「 毒 品 濫
- K 他 命, 並 且 同 時
用 是 人 的 權 利,
「有許多方式可以把科學搞砸,
進行「談話治療」(Talk
而唯一通情理的回
therapy)。27
而編造大量關於臨床心理學
應,就是讓成癮者更
奇 怪 的 很, 俄 羅
斯、瑞士和美國也對於
物質濫用,把 LSD 當作
「解決方案」進行試驗。
在 1992 年,澳大利
亞的精神科醫師們呼
籲, 讓 酒 品 專 賣 店
能 合 法 出 售 海 洛
因、 古 柯 鹼 和 大 麻。
八 年 之 後, 澳 大
利 亞 設 立 合 法 的
「海洛因注射室」
,也
就 是 眾 所 週 知 的「 注
射 館 」(shooting
galleries)。

『知識』的垃圾科學,
卻也成為各種搞砸方式的典範…。
— 醫學博士 Margaret Hagen

安 全。
」這已導致了
惡名昭彰的計劃出現,
像是澳大利亞的「注
射館」
、瑞士和德國的
「針筒公園」和荷蘭的
「針筒交換計劃」
。29

任何精神科治療
最 不 可 能 完 成 的 事,
就是戒毒重建。
在 2001 年, 有 一
項針對許多美國公司的
調查,以了解「物質濫
用」治療計劃對於它們
員工的效用。根據調查
結 果, 極 大 部 分 的 人
從這些計劃中幾乎看
不 到 效 果。 同 時 在 這

在 1990 年代晚期,許
多俄羅斯的青少年藥
物成癮者,為了努力
處理他們的毒癮,而
接受野蠻和失敗的大
腦外科手術。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1

11/22/2004 9:36:29 AM

社 會 應 該 試 著 去 減 小 藥
物對成癮者所造成的傷害
( 如 疾 病、 用 藥 過 量 ), 以
及成癮者對社會所造成的傷
害 ( 如 犯 罪、 健 康 照 護 的 支
出 )。…但因為減少傷害的計畫
對 於 成 癮 者 毫 無 要 求, 它 把 成
癮 者 託 付 給 他 們 自 己 的 毒 癮,
目標只是容許他們相當『安全
的』破壞自己-並且由納稅人
支付。」 31
雖然國立藥物濫用研究所
聲 稱 成 癮 是 一 種「 慢 性 的、 會
復 發 的 大 腦 疾 病 」, 薩 托 醫 師
稱這是「悲觀的」。她坦白的說:
「當這個治療體系不能做好工
作 時, 你 只 是 因 此 退 縮 而 已。」
她堅持成癮本質上是和行為有
關的一種問題,是成癮者可以
自行控制的。
T a n a
D i n e e n 醫
學 博 士 說:「 無 論 結 果
是 什 麼 」, 似 乎 毒 癮 治 療
在心理學和精神病學的手
裡,「 可 以 視 為 一 種 不 論 失 敗
的 企 業。 事 實 上 它 的 失 敗 帶
來 了 更 多 商 機。 它 們 的 技 術,
以 逐 漸 復 原 為 基 礎, 來 推
測 會 復 發。 累 犯 行 為 已 被
當 成 一 種 論 點 來 使 用, 目
的 是 要 獲 得 更 多 資 金, 反
而不是做為他們治療無效
的證據。」 32

在 1990 年代中期,美國巴爾的摩市宣布,
減少傷 害 的 計 畫 將 會 比 執 行 司 法 更 有 效。
減 少 傷 害 的 計 畫、 和 精 神
這 個 結 果 是 悲 慘 性 的。 巴 爾 的 摩 的 用 藥 過 病 學 或 心 理 學 的 戒 毒 重 建 計
量 致 死 率, 遽 增 至 紐 約 市 的 五 倍。 那 裡 的 劃 , 忽 略 了 真 正 的 受 害 者 -
殺人率高達六倍以上。 30
由 於 用 藥 過 量 而 失 去 了 孩 子 的 母 親、
根 據 精 神 科 醫 師 莎 莉 薩 托 (Sally 由 於 附 近 的 吸 毒 份 子 而 不 敢 在 夜 間 外
S a t e l ) 表 示:「 減 少 傷 害 的 計 畫 所 持 出 的 家 庭 、 還 有 害 怕 藥 物 暴 力 行 為 而
的 立 場 是, 藥 物 濫 用 無 法 避 免, 所 以 活 著 的 其 他 人 。

第 二 章
有 害 的 診 斷 騙 局
12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2

11/22/2004 9:36:30 AM

致命的缺陷
精神病學的缺乏科學
我們瘋狂 (Making Us Crazy) 的作者, 標記曾被發現…可以解釋強迫性的酒精和藥物濫

Herb Kutchins 教授和 Stuart A. Kirk 用、貪食、賭博或任何所謂的心理疾病或失調。」36
教授,警告人們「可能從一本精神科診
倫 敦 帝 國 學 院 社 區 精 神 病 學 教 授,
斷手冊中得到虛假的安慰,其鼓勵人 彼得泰勒 (Peter Tyler) 醫師在 2003 年說:
們去相信他們生活和社會中的艱困、殘酷和痛苦, 「 我 總 是 戲 稱 DSM 代 表 低 能 的 診 斷 Diagnosis
可以藉由一個精神病的標籤來解釋,然後用一顆 of Simple Minds); 它提供美國 [ 精神科醫師 ]
藥丸來根除。」
所謂『操作上的標準』,來診斷病症時使用。基本上,

2004 年 7 月,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的心理學高
階講師 John Read 這
樣寫到:「越來越多的
問題已被重新定義為
『失調』或『疾病』,它
們被假設是基因的體
質和生化失衡所造成。
生活的情況被貶低成
生物時鐘炸彈被啟動
而 已 …。 煩 惱 過 多 是
『焦慮失調』,過度的賭
博、喝酒藥或進食也是
疾 病 …。 把 行 為 列 成
表,把聽來像是醫學的
標籤,套在陷入問題的
人們身上,然後用那些
行為去證明他們有疾
病,這在科學上毫無意
義。這並沒有告訴我們
原因或解決方法。但是,
它創造了安慰的感覺,
認為某種醫學正在進
行著。33

如果你達到某些標準,你就會有這病症。這導致

醫學博士 Margaret
Hagen 指 出:「 有 許 多
方式可以把科學搞砸,
而編造大量關於臨床心理學『知識』的垃圾科學, 精神測定的點選表格出現。你如果必須這樣做的
話,你就是一個很爛的臨床醫師。醫師應該仔細
卻也成為各種搞砸方式的典範…。」34
37
Kutchins 和 Kirk 教授也說:「的確有許多關 看看他們的病人。」
於精神失調診斷法及統計手冊 (DSM) 的幻覺存在,
並強烈的需要它的發展者去相信,他們的科學完
美和福祉的夢想已經成真,也就是其診斷標準已
經讓使用它的心理健康臨床醫師們,支持其效力、
可靠性及準確性。」35

《Out of Its Mind, Psychiatry in Crisis,
A Call For Reform( 要求改革精神病學失控的
危機 ) 》的作者,J. Allan Hobson 及 Jonathan
A. Leonard 提到:「…DSM-IV 的權威地位及其詳
述的特質,可能會宣傳死記診斷結果及強制給藥,
並讓人接受這觀念。」38

心理學家 Bruce Levine 博士,也是和
《Commonsense Rebellion ( 反抗常識 ) 》的作者,
在戒毒重建領域裡精神病學捏造出的診斷
他說:「要記得,沒有生物化學、神經學或是遺傳 騙局,是避免治癒和永久成癮。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3

11/22/2004 9:36:32 AM

重要事實

1
2

3
4

精神科醫師是失敗的醫療執
業者,他們為了合法販賣他們
自己的危險藥物而背叛自己
要幫助病人的誓言。
儘管每年有數十億元的稅金
被用來打擊藥物濫用,精神
科醫師及他們所屬的機構及
協會,卻將他們的精力及資
源投注在推廣有極度破壞性、
成癮性及改變心靈的藥物上,
將它們當成「解決之道」。但
是它們從來都沒能呈現效果。
有效的戒毒重建方法確實存
在,但卻是在精神科的範圍之
上。這類計畫應該受到評量,
了解它們是如何改善和增強
個人、其責任感、其精神上的
健康,以及對社會的助益。
在 1986 年,法國司法部長夏
蘭頓 (M.Chalandon),說他震
驚於「某些精神科醫師將藥物
成癮者的治療當成獨佔事業
的態度,並且在該領域中執行
某種智慧型的恐怖主義。」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4

11/22/2004 9:36:32 AM

第三章
治 癒 的 希 望

神 科 醫 師 是 失 敗 的 醫 療 執 業 者,
他們為了合法推動影響精神的藥
物而背叛自己要幫助病人的誓言。
儘管每年有數十億元的稅金被用
來打擊藥物濫用,精神科醫師及他們所屬的
機構及協會,卻將他們的精力及資源投注在
推廣有極度破壞性、成癮性及改變心靈的藥
物上,
將它們當成「解
決之道」

便 維 持 他 們 的 習 慣。 不 用 藥 物 的 戒 毒 計 畫,
其成功是顯著的:78% 的畢業生在完成其養
生療法後維持多年不吸毒,而沒有後續的犯
罪活動。 39
看看一個完成這相同計畫的人,他的證詞:
「當時我 27 歲,我已使用各式各樣的藥物達
15 年,而且對於是否有任何方法可以幫助我,
我 基 本 上 都 很 冷 漠。
這是我在一年中的第
三 次 戒 毒 …。 不 論 我
幸好並非所有的
多努力…我都找不到
戒毒計畫都是以精神
幸好並非所有的戒毒計畫都是以
科醫師虛構的慢性腦
精神科醫師虛構的慢性腦部疾病為基礎, 它 有 任 何 問 題。 這 是
一個不用讓我承認我
部 疾 病 為 基 礎, 或 是
或是認為成癮是無法治癒的。
無能及生病了的程式,
認為成癮是無法治
「這是一個不用讓我承認我無能及
或是要我在九十天中
癒 的。 就 如 同 這 個
生病了的程式…
(
為了我的餘生 ) 解脫
領域的一個專家所
或是要我為我的『躁鬱症』
我過去糟糕的九十次
言:
「雖然一些人可
去服『藥』的計畫…。
的 程 式, 或 是 要 我 為
能會感覺到酒精和藥
我 的『 躁 鬱 症 』 去 服
這個程式不僅告訴我如何遠離藥物,
物上癮主要是醫療問
『藥』的計畫…。這個
題, 但 仔 細 檢 查 後 並
它正如它所承諾的,給我全新的生命。

程式不僅告訴我如何
不支持這個觀點」

— 以前的毒癮者
遠 離 藥 物, 它 正 如 它
有 鑑 於 此, 不 用 藥 物
所 承 諾 的, 給 我 全 新
的替代方案是被推薦
的生命。
」 40
的。 在 西 班 牙, 一 個
獨立的社會學團體
心 理 治 療 技 術、
Tecnicos Asociados
治療法及戒毒重建的方
de Investigacion y Marketing( 調查與行銷 法應該受到評量,了解它們是如何改善和增
技術協會 ),進行這類計畫的研究,這在很 強個人、其責任感、其精神上的健康,以及
多國家都找得到,包括澳大利亞、歐洲、南 對社會的助益。有效的治療法應該在平靜的
非和美國。在開始重建計畫以前,超過 62% 環境中進行,並且含有包容、平安、安全及
的對象曾犯下強盜案並且 73% 一直在賣藥以 尊重人權的特質。

第 三 章
治 癒 的 希 望
15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5

11/22/2004 9:36:33 AM

建議事項
建 議 事 項

1

戒毒重建計畫,應該是經過證明、可有效產生結果的計畫,它們接受社會的受刑人
及成癮者之後所交回給社區的,應該是遠離毒品和有生產力的人。不要接受提供另
一種藥物的計畫,像是美沙酮療法,這就好比換湯不換藥。

2

撤除精神科醫師及心理學家成為警方、監獄、罪犯輔導和戒毒與假釋服務的顧問或
是諮詢師。不要允許他們給予關於藥物上癮、犯罪行為及青少年犯罪的意見或治療。

3

對於任何違法的精神科醫師以及他們的醫院、協會及教學設施,尋求法律建議以了
解如何進行民事訴訟,來要求補償及懲罰性的賠償金。

4
5

確保納稅人的錢只用在被證實可行的反毒教育和戒毒治療方法,而不是依賴精神科的
藥物與治療法。

不論是否有藥物的問題,任何人不應該被強迫接受電擊治療、精神外科、強制的精
神科治療,或強迫給予改變心智的藥物。政府應該宣佈這類虐待為非法行為。

戒 毒 重 建 的 騙 局
建 議 事 項
16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6

11/22/2004 9:36:33 AM

任務聲明
公民人權調查團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調查並揭露精神科違反人權的情況。
它與志同道合的團體及個人一同並肩努力,
一起分擔共同的目標,以掃蕩心理健康的領域。我們會持續下去,
直到精神科虐待和強迫的方式停止下來,
並且把人權和尊嚴都還給所有的人為止。
包爾 (Dennis D. Dauer)
加州橘郡分區高級副檢察長

向政府提出心理健康改革的法案,這提昇了
大眾對心理健康議題的覺察力,並鼓勵讓其
他人活躍起來,努力創造一個更好、更公平
「我發現你們所有職員都非常正面、熱切的、
和有效能的體系。」
有智慧的、並且對於大多數人所不知道的焦
點議題有充份的資訊…。我很感謝你們和你
們的工作人員,對於解決社會中的一個被忽 伊克曼 (Beverly Eakman)
略且隱密的問題-『實驗精神病學』,有著
不斷的精力及無私的奉獻。」

暢銷書作家,美國國家教育協會
(U.S. National Education Consortium) 執行長

「CCHR 最重要的貢獻,一直是為了讓國際團
體和醫學團體警覺到,使用精神科藥物已經
Robert Butcher
真的超過了倫理上可接受的程度。現在這變
西澳大利亞訴訟律師及事務律師,2004 年
成了一個重大議題,而且許多的立法人員、
「我從 1980 年就已經和 CCHR 合作,而我知
與國內及國際團體正在主動負起責任來處
道他們是一個致力奉獻的組織,為那些有心 理,也了解到這個情況不能被接受,並且他
理疾病的人們得到更好的法律權。CCHR 曾
們正非常慎重地看待 CCHR。」

欲取得更多資訊,請洽:
CCHR International
6616 Sunset Blvd.
Los Angeles, CA, USA 90028
Telephone: (323) 467-4242 • (800) 869-2247 • Fax: (323) 467-3720
www.cchr.org • e-mail: humanrights@cchr.org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7

11/22/2004 9:36:33 AM

公民人權調查團

民人權調查團 (CCHR) 是山達基教
會在 1969 年創立,以調查和揭露
精神科違反人權的情況,並且掃蕩
心理治療的領域。今天,它已經在
31 個國家有 130 以上的分會。它的顧問也稱為
委 員 (Commissioners), 其 中 包 括 醫 師、 律
師、 教 育 家、 藝 術 家、 企 業 專 才、 以 及 公
民和人權代表們。

CCHR 的 工 作, 特 別 和 聯 合 國 世 界 人
權 宣 言 中 的 以 下 幾 個 條 文 相 吻 合, 這 些 是
精神科醫師每天都在違反的:
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
安全。
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
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

雖 然 調 查 團 並 不 提 供 醫 療 或 法 律 建 議,
但 是 它 和 醫 師 及 醫 學 界 密 切 合 作,
並 給 予 他 們 支 持。CCHR 的 一 個 主 要 焦 點,
是精神病學不實的使用那些缺乏任何科學
或 醫 學 價 值 的 主 觀「 診 斷 」, 以 獲 得 幾 百
億 的 財 務 利 益, 而 這 些 錢 大 多 數 是 來 自 於
納 稅 人 或 保 險 業 者。 基 於 那 些 不 實 的 診
斷, 精 神 科 醫 師 可 以 合 理 的 解 釋 並 且 給 予
傷 害 生 命 的 治 療 法, 包 括 改 變 心 智 的 藥
物, 因 而 掩 蓋 了 一 個 人 真 正 問 題, 也 阻 止
了他們恢復正常。

第 七 條: 法 律 之 前 人 人 平 等, 並 有 權
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
由 於 精 神 病 學 家 的 錯 誤 診 斷、 編 造 病
名 標 籤、 寬 鬆 的 逮 捕 和 拘 禁 法 令、 去 除 人
格 的「 治 療 」, 有 成 千 上 萬 的 人, 他 們 天
生該有的人權遭到傷害和否定。
藉著在立法機關的聽證會和自己舉行
的 公 眾 聽 證 會 當 中, 證 實 精 神 科 的 虐 待,
CCHR 已 激 起 並 促 成 了 數 百 件 的 改 革 工
作,而且也和媒體、執法單位和各地的官員
共同合作。

國 際
公 民 人 權 調 查 團
18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8

11/22/2004 9:36:35 AM

CCHR 各國分部
CCHR Australia ( 澳大利亞 )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Australia
P.O. Box 562
Broadway, New South Wales
2007 Australia
Phone: 612-9211-4787
Fax: 612-9211-5543
E-mail: cchr@iprimus.com.au

CCHR Austria (奧地利)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Austria
(Bürgerkommission für
Menschenrechte Österreich)
Postfach 130
A-1072 Wien, Austria
Phone: 43-1-877-02-23
E-mail: info@cchr.at

CCHR Belgium (比利時)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Postbus 55
2800 Mechelen 2,
Belgium
Phone: 324-777-12494

CCHR Canada ( 加拿大 )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Toronto
27 Carlton St., Suite 304
Toronto, Ontario
M5B 1L2 Canada
Phone: 1-416-971-8555
E-mail: officemanager@on.aibn.com

CCHR Czech Republic
( 捷克共和國 )
Obcanská komise za
lidská práva
Václavské námestí 17
110 00 Praha 1, Czech Republic
Phone/Fax: 420-224-009-156
E-mail: lidskaprava@cchr.cz

CCHR Denmark (丹麥)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Denmark
(Medborgernes Menneskerettighe
dskommission—MMK)
Faksingevej 9A
2700 Brønshøj, Denmark
Phone: 45 39 62 9039
E-mail: m.m.k.@inet.uni2.dk

CCHR Finland (芬蘭)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Finland
Post Box 145
00511 Helsinki, Finland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19

CCHR France (法國)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France
(Commission des Citoyens pour les
Droits de l’Homme —CCDH)
BP 76
75561 Paris Cedex 12 , France
Phone: 33 1 40 01 0970
Fax: 33 1 40 01 0520
E-mail: ccdh@wanadoo.fr

CCHR Germany (德國)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Germany—
National Office
(Kommission für Verstöße der
Psychiatrie gegen Menschenrechte
e.V.—KVPM)
Amalienstraße 49a
80799 München, Germany
Phone: 49 89 273 0354
Fax: 49 89 28 98 6704
E-mail: kvpm@gmx.de

CCHR Greece (希臘)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65, Panepistimiou Str.
105 64 Athens, Greece

CCHR Holland ( 荷蘭 )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Holland
Postbus 36000
1020 MA, Amsterdam
Holland
Phone/Fax: 3120-4942510
E-mail: info@ncrm.nl

CCHR Hungary
(匈牙利)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Hungary
Pf. 182
1461 Budapest, Hungary
Phone: 36 1 342 6355
Fax: 36 1 344 4724
E-mail: cchrhun@ahol.org

CCHR Israel (以色列)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Israel
P.O. Box 37020
61369 Tel Aviv, Israel
Phone: 972 3 5660699
Fax: 972 3 5663750
E-mail: cchr_isr@netvision.net.il

CCHR Italy (義大利)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Italy
(Comitato dei Cittadini per i
Diritti Umani — CCDU)
Viale Monza 1
20125 Milano, Italy
E-mail: ccdu_italia@hotmail.com

CCHR Japan (日本)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Japan
2-11-7-7F Kitaotsuka
Toshima-ku Tokyo
170-0004, Japan
Phone/Fax: 81 3 3576 1741

CCHR
Lausanne,Switzerland
( 瑞士洛桑 )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Lausanne
(Commission des Citoyens pour
les droits de l’Homme— CCDH)
Case postale 5773
1002 Lausanne, Switzerland
Phone: 41 21 646 6226
E-mail: cchrlau@dplanet.ch

CCHR Mexico (墨西哥)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Mexico
(Comisión de Ciudadanos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CCDH)
Tuxpan 68, Colonia Roma
CP 06700, México DF
E-mail: protegelasaludmental@yaho
o.com

CCHR Monterrey, Mexico
(墨西哥蒙特里)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Monterrey, Mexico
(Comisión de Ciudadanos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 —CCDH)
Avda. Madero 1955 Poniente Esq.
Venustiano Carranza
Edif. Santos, Oficina 735
Monterrey, NL México
Phone: 51 81 83480329
Fax: 51 81 86758689
E-mail: ccdh@axtel.net

CCHR Nepal (尼泊爾)

P.O. Box 1679
Baneshwor Kathmandu, Nepal
E-mail: nepalcchr@yahoo.com

CCHR New Zealand (紐西蘭)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New Zealand
P.O. Box 5257
Wellesley Street
Auckland 1, New Zealand
Phone/Fax: 649 580 0060
E-mail: cchr@xtra.co.nz

CCHR Norway (挪威)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Norway
(Medborgernes
menneskerettighets-kommisjon,
MMK)
Postboks 8902 Youngstorget
0028 Oslo, Norway
E-mail: mmknorge@online.no

CCHR Russia (俄羅斯)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Russia
P.O. Box 35 , 117588 Moscow,
Russia , Phone: 7095 518 1100

CCHR South Africa (南非)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South Africa
P.O. Box 710
Johannesburg 2000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Phone: 27 11 622 2908

CCHR Spain (西班牙)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Spain
(Comisión de Ciudadanos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CCDH)
Apdo. de Correos 18054
28080 Madrid, Spain

CCHR Sweden (瑞典)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Sweden
(Kommittén för Mänskliga
Rättigheter— KMR) Box 2 ,
124 21 Stockholm, Sweden
Phone/Fax: 46 8 83 8518
E-mail: info.kmr@telia.com

CCHR Taiwan ( 台灣 )
台灣台中郵政 36-127 號信箱
Taichung P.O. Box 36-127
Taiwan, R.O.C.
台北郵局 117-752 號信箱
E-mail: cchrtaiwan@yahoo.com.tw

CCHR Ticino, Switzerland (瑞士)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Ticino
(Comitato dei cittadini per
i diritti dell’uomo)
Casella postale 613
6512 Giubiasco, Switzerland
E-mail: ccdu@ticino.com

CCHR United Kingdom (英國)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United Kingdom
P.O. Box 188
East Grinstead, West Sussex
RH19 4RB, United Kingdom
Phone: 44 1342 31 3926
Fax: 44 1342 32 5559
E-mail: humanrights@cchruk.org

CCHR Zurich, Switzerland
( 瑞士蘇黎世 )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Switzerland
Sektion Zürich
Postfach 1207
8026 Zürich, Switzerland
Phone: 41 1 242 7790
E-mail: info@cchr.ch

11/22/2004 9:36:35 AM

參考資料
參考資料
1. Richard Hughs and Robert Brewin, The Tranquilizing
of America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Inc., New York,
1979), p. 291.
2. Louis J. West, “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 Its
Effects on a Male Asiatic Elephant,” Science, Vol. 138,
No. 3545, 7 Dec. 1962, pp. 1100–1102.

20. Thomas Szasz, Ceremonial Chemistry (Learning
Publications, Inc., Florida, 1985) pp. 54, 55.

3. Lee Dembard, review of “Intoxication, Life in Pursuit
of Artificial Paradise by Ronald K. Siegel,” Los Angeles
Times, 23 July 1989.

21. Herb Kutchins and Stuart A. Kirk, Making Us
Crazy: The Psychiatric Bible and the Creation of Mental
Disorders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1997), p. 242.

4. Rise in Senseless Violence,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1991, p. 20, citing: L. Grinspoon
and J.B. Bakalar, “Drug Dependence Non-Narcotic
Agents,” Comprehensive Textbook of Psychiatry,
Third edition, (Williams and Wilkins, Baltimore,
Maryland, 1980); Frank H. Gawin and Hebert Kleber,”
Evolving Conceptulizations of Cocaine Dependence,”
Yale Journal of Biology and Medicine, Vol. 61, No. 2,
Mar.–Apr. 1988, pp. 123–136.

22. Tana Dineen, Ph.D., Manufacturing Victims
(Robert Davies Multimedia Publishing, Montreal, 2001),
p. 214.

5. Rise in Senseless Violence,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1991, p. 20, citing: Paul Bass, “Companies
Act to Aid Cocaine Addicts,” The New York Times, 10
Nov. 1985.

23. Fred A. Baughman, Internet address: http://www.
adhdfraud.com.
24. Terry Martinez, “UROD Hell—Beware,” Methadone
Today, Vol IV, No XI, Nov. 1999.
25. “Cutting Out Addiction,” The Observer,
World Press Review, Jun. 1999.
26. Eugenia Rubtsova, “They Drilled My Head Without
Any Anesthetic,” Novie Izvestia, 19 Jun. 2002.

6. Mark Ehrman, “The Heretical Dr. X; The Persistent
Voice of Harbor-UCLA Psychiatrist Charles Grob Is
Rising Against the Chorus That Has Made Ecstasy One
of the Most Demonized Drugs in America. Have Its
Potential Benefits Been Lost in the Din?,” Los Angeles
Times, 2 Mar. 2003.

27. Sandra Blakeslee, “Scientist Test Hallucinogens for
Mental Ills,” The New York Times, 13 Mar. 2001.

7. 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1991 (Medical
Economics Co., New Jersey, 1991), p. 1567.

30. Thomas A. Constantine, “Begging for a Crime
Wave,” New York Post, 5 June 2001.

8. Joseph Glenmullen, M.D., Prozac Backlash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2000), p. 310.

31. Ibid.

9. Dr. Miriam Stoppard, National Drugs Helpline (United
Kingdom), Internet address: http://www.methadone.html.
10. Ibid.
11. Dorothy Nelkin, Methadone Maintenance, A
Technological Fix (Cornell University, New York,
1973), p. 40.
12 “Methadone Addiction (And You Thought He Was
Your Friend …,” Recovery Zone, Narcotics Anonymous
website, accessed 23 June 2004.
13. Ibid.
14. Lucy Johnson, “Lethal Medicine: Why Methadone
Is Killing More People Than Heroin,” Issue, 15–21 Apr.
1996.
15. “Methadone-Related Deaths in NSW, Australia, 1990
–1995,” Deaths-Australia, 1990–1995.
16. “Magic Bullets for Addiction?,” Science, Vol. 245, 29
Sep. 1989, p. 1443; Ibid., PDR 1991, p. 1358.
17. Ibid., PDR 1991, p. 1567.
18. Op. cit., Joseph Glenmullen, M.D., Prozac Backlash,
p. 310.

#14 Drug Rehab twn 041022.indd 20

19. Marc Reisinger, M.D., “Methadone as Normal
Medicine,” Presented at the European Methadone
Association Forum, AMTA Methadone Conference,
Phoenix, Arizona, 31 Oct. 1995.

28. Op. cit., Tana Dineen, Ph.D.
29. Sally Satel, “Opiates For the Mass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8 June, 1998.

32. Op. cit., Tana Dineen, Ph.D., p. 215.
33. John Read, “Feeling Sad? It Doesn’t Mean You’re
Sick,” New Zealand Herald, 23 June 2004.
34. Margaret Hagen, Ph.D., Whores of the Court,
The Fraud of Psychiatric Testimony and the Rape
of American Justice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Inc., New York, 1997), p. 20.
35. Op. cit. Kutchins & Kirk, pp. 260, 263.
36. Bruce D. Levine, Ph.D., Commonsense Rebellion:
Debunking Psychiatry, Confronting Society (Continuum,
New York, 2001), p. 277.
37. Anjana Ahuja, “It’s Time to Stop Taking the
Tablets — You’re Not Ill, You’re Just Alive,” The
Times (London), 19 Feb. 2003.
38. J. Allan Hobson and Jonathan A. Leonard, Out of Its
Mind, Psychiatry in Crisis, A Call for Reform, (Perseus
Publishing,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2001), p. 125.
39. Narconon International, Internet address: http://www.
narconon.com/narconon_results.htm.
40. Ibid.

11/22/2004 9:36:36 AM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ologists)

: Cover: Ed Kashi/Corbis; page 7: Ed Kashi/Corbis; page 8: Hugh Burden/Getty; page 12: NTV Moscow
© 2004 CCHR

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CCHR CCHR

Item #18905-14-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