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论坛 ・

从原始佛教窥探大乘菩萨道思想的萌芽
程 若 凡

提  要 : 大乘菩萨道思想是佛教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 一般学界咸认为大乘菩萨道是在西元前
后才建构起来 , 但有种种迹象显示 , 远在原始佛教时期就可见大乘菩萨道之端倪 。本文欲从形成佛教
的外在条件与内部因素来分析 : 大乘菩萨道思想在原始佛教就已有萌芽的征兆 。
程若凡 ( 释见晨) , 男 , 四川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创新基地 、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 2003 级博士
研究生 。
主题词 : 原始佛教  大乘  菩萨道

  大乘菩萨道思想 , 无论从理论到实践 , 或从
实践到理论 , 都具备了相当完整的体系 , 因此有
必要对其建构过程作深入的了解 。
由于印度可以说是一个不重视历史的国家 ,
几乎完全没有确切的年代性资料 , 因此要完整了
解菩萨道思想的建构过程 , 当然是一件极为困难
且不容易的事 。因为在印度 , 佛教受到当时的政
治及其他宗教制度与思想的影响 , 故要了解菩萨
道思想的建构过程 , 必先分别探索印度当时佛教
的内外条件与因素 。所谓 “外在条件”是指当时
产生于印度之佛教的政治与宗教背景 ; 而 “内部
因素”则为佛教经过时间长河的洗礼所产生的思
想 、派别之演化与发展 。
以下分别从佛教产生的外在条件 ──印度当
时的政治与社会背景 , 及内部因素 ──原始佛教
教团的氛围 , 来说明菩萨道思想之初步建构的远
因 , 以验证菩萨道思想确为源自佛陀一脉相传 。
一 、佛教产生的外在条件

——印度当时的政治与社会背景
  一个宗教或学说的产生 , 必然有其政治与社
会背景 。佛教也是如此 , 它反映着当时的政治与
社会现象 ; 相对来说 , 佛教也正是受到印度当时
的政治与社会及其他宗教思想的影响而创立 。因
此欲探讨佛教的发源背景 , 特别是大乘菩萨道思
想的起源 , 非先把当时佛教所处的政治 、社会与
宗教思想环境予以厘清不能得其要领 。

首先是印度当时的政治 、社会环境 。欲了解
一个地域的政治与社会现象 , 则必先从其地理特
性 、种族 、语言与风俗习惯来说起 。印度 , 位于
亚洲大陆的南端 , 是突出于印度洋的半岛 , 其占
地面积可与整个西欧相匹敌 , 而其北部有喜马拉
雅山脉及兴都库什 ( Hindu Kush ) 山脉 , 因此
将整个印度与亚洲大陆分隔开来 , 所以在这种地
理环境之下 , 形成了印度独立的文化体系 ① 。
自古以来 , 印度即不断地有外来民族的侵
入 , 因此其种族是相当复杂 , 其中占多数的民族
为雅利安人 ( Aryan ) 。据史学家的调查 , 雅利
安人入侵印度约在西元前十五世纪 ② , 在此之
前 , 印度本土已有原住民族孟达人 ( Mundian ) 、
达罗毗荼人 ( Dravidian ) 等 , 尤其达罗毗荼族
的人口众多 , 文化发达 , 在被雅利安人征服后即
沦为奴隶阶级 ③ 。
而印度在许多民族的交融之下 , 彼此又同
化 、通婚 , 形成了复杂的生活习惯与宗教信仰 ,
因此产生了庞杂的语言体系 。印度语言的演变可
追溯至古雅利安人的吠陀语 , 其后进化为梵语 ;
而佛教出现时 , 梵语并不普遍 , 代之而起的是各
地的方言 , 其后为了统一方言而做了某种程度的
改革 。从近代发现的古碑铭文及中国古代对佛经
的音译来推知 , 释迦牟尼佛当时所用的语言 , 可
能是一种混成俗语 , 而此种俗语再经若干变化 ,
即成为巴利语 , 不过可能与今日南传佛教所用的
巴利语不同 , 但应较梵语写成的经律略早 ④ 。

・158 ・  

宗  教  学  研  究  

所以 , 有别于早在西元前三千多年 , 就已存

在的 “印度古文化” , 印度在当时的地理因素 、
种族融合与语言风俗等条件下 , 是渐渐形成以雅
利安人为主导的 “印度新文化”, 又称 “吠陀文
化”。而吠陀文化经历了 : 以《吠陀经》( Vidas)
为主 歌 颂 梵 天 上 帝 的 神 话 时 代 、以 《梵 书 》
(Brahmanas) 为主说明祭祀方式的神学时代 , 到
了以《奥义书》( Upanisads) 为代表的反传统改
革之哲学时代而愈臻成熟 ⑥ 。
从漫长吠陀文化时期的演变 , 当时印度社会
分立为以雅利安人为主之执行祭祀的 “婆罗门
(Bra^ hman ! a ) 阶 级”、掌 理军 政的 贵 族 阶 级
“剎帝利 ( Ks ! at riya ) ”、从事农牧工商的庶民
阶级 “吠舍 ( Ves/ a ) ”及义务侍奉以上三个阶
级的奴隶阶级 “首陀罗 ( S/ u^dra ) ”等四姓之种
姓制度 , 此正是造成印度社会的对立与不平等的
因素 , 释迦牟尼佛也由于看到众生的不平等而萌
生出家修行以寻找人生的真理 , 进而创立佛教 ,
解救众生 。
其次 , 再从印度当时的宗教哲学思想来探讨
佛教的起源 。其实印度社会文化的演变 , 本来就

2006 年第 1 期

地多 , 在佛典当中就有九十六种的记载 , 其中最
有名的便是六师外道 。这些沙门教团 , 或主张世
间常存 , 或质疑伦理道德 , 或否定灵魂 , 或提倡
无神论 , 或善于诡辩 , 因此其宗教实践不是落于
极端的苦行 , 就是崇尚享乐 。所以在当时的印度
既充塞苦行之徒与空谈之辈 , 一般有识之士渐觉
其非 , 而思求一真实解脱之道 λϖg , 其中之一便是
佛教 的 创 始 者 乔 达 摩 . 悉 达 多 ( Siddha ^ rt ha
Go utama ) 。
悉达多是诞生于北印度至尼泊尔一带的释迦
国的王子 , 出家后来到中印度恒河南岸地区的摩
揭陀国一带修行 。而以摩揭陀国为中心的周围约
ω
有十六个国家 λg , 这些新兴的邦国 , 虽亦受到传
统的婆罗门文化影响 , 但其自由改革文化的思潮
却受到 统 治 者 的 保 护 , 其 中 以 建 都 于 王 舍 城
( Ra^ja - gr ! ha) 的摩竭陀国 ( Magadha ) 、建都
于舍卫城 ( S/ ra^vasti^) 的 ( 萨罗国 ( Ko s/ ala ) ,
是当时最强盛的国家 , 都是后来悉达多成佛后弘
化的区域 。
综观佛教在创立之前的印度政治 、社会与宗
教气氛 ──婆罗门不平等的种姓思想 ; 各沙门教

含有宗教的要素 , 特别是在当时以婆罗门至上的
社会环境 , 是专门从事宗教祭祀仪式 , 是不容其
他阶级与之相抗衡 。但是到了释迦牟尼佛在世的
时代 , 原本是第二阶级的剎帝利种姓渐渐借着政
治 、武力的优势而凌驾于婆罗门种姓 , 形成了相

团的激进 、极端 、空谈的思想 ──此等对于人心
世道 , 都是过与不及 。所以释迦牟尼佛立足于宗
教改革家的角色 , 以 “无我”的精神 , 来力抗婆
罗门崇高的 “我”; 以提倡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
“平等”思想 , 来打破社会 “不平等”的种姓制

互牵制的平等地位 , 此现象可以从《奥义书》当
中发现 ⑦ 。
《奥义书》的出现是由于时代的思潮所趋 ,
其内容有强烈的反传统 , 反对以婆罗门至上的
“梵天论”⑧ , 乃主张 “梵我合一”⑨的思想 , 进而

度 ; 以宣扬一切众生皆当成佛的 , 来破除 《吠
陀》的梵天思想 , 此乃是一种慈悲 、利他 、济
世 , 以创造自他双赢之菩萨道精神的体现 , 因此
能在各派的偏见当中走出一条万丈光芒的新气
象 , 从而形成印度另一阶段的宗教思想 ──印度

将人类的行为以善恶果报来呈现 , 即是前生的
业 , 引生现世的果报 ; 再由现世的业招感未来的
果报之轮回思想 , 并从轮回再到解脱 ⑩ 。所以此
“业 、轮回 、解脱”的思想 , 在意义上是值得重
视 , 不仅将古印度的吠陀宗教文化思想带向最高

佛教 。
以下再从佛教内部情形来探索原始佛教大乘
菩萨道思想的萌芽 。
二 、佛教的内部因素
——
—原始佛教教团的氛围

峰 , 对后来出生在此《奥义书》最盛行之时代的
释迦牟尼佛也有相当程度的影响 。
另外 , 在当时佛教成立前后的一 、两百年
间 , 印度除了正统的婆罗门教 , 还兼杂着其他反
《吠陀》的宗教思想 , 并有着特有的主张与教团

  原始佛教时期 , 一般是指从释迦牟尼佛在印
度成佛之后至其入涅  百年 ( 或百二十年 、百三
十年) 间到僧团第一次分裂前的佛教 。此时期 ,
在佛法的教义与戒律上 , 几无根本上的分歧 , 整

组织 。在佛经当中 , 佛陀介绍其他各派之意见
时 , 为了与婆罗门区别起见 , 常以 “沙门 ( s/
raman ! a ) ”来命名 , 而此等沙门教团数量相当

个教团可说是和合无诤 , 故佛教历史学家将此时
期订为 “原始佛教”或 “根本佛教”。
而原始佛教是否有具体的菩萨道思想 , 抑或

 

      从原始佛教窥探大乘菩萨道思想的萌芽

  ・159 ・

是有 “菩萨”的说法 ? 一般来说 , 学界都承认在

敬等 , 一切不以自私自利为主 , 而考虑整体的利

原始佛教有 “菩萨”的存在 , 但此菩萨通常是指
即将成佛的最后身菩萨 , 亦即是指释迦牟尼佛的
前世之身为菩萨 。不过 , “菩萨”在此虽是指佛
的前身 , 但不代表此时期是没有具体的菩萨道思
想 , 因此 , 要探索此时期的菩萨道思想则必须从

益 , 并且从实践利他当中来完成自利 λg。

原始佛教圣典来一探究竟 。
由于 , 原始 佛教 圣典 —
——“经”与 “律”,
是佛灭后第一次结集始定 , 故佛陀时期之 “经”
与 “律”的初型已难考见 。不过从相关文献 , 如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四十四说道 , 有长
ξ

者要求国王准许于夜间点灯读佛经的记载 λg , 可
推论原始佛教时期应有一些可读诵的经典 ; 另
外 , 佛世之僧团必须于每半月布萨 ( 即诵戒 ) ,
因此当时应有专诵律的律师 λψg。由此 , 学界认为
佛陀时代应有一些为读诵而集成的部类 : 法句 、
ζ

义品 、波罗提木叉等 λg , 只是当时未有具体之名
目 , 因此 , 欲探求原始佛教圣典的菩萨道思想不
能不从《阿含》经典来搜罗 。
虽然现在《阿含经》的内容 , 与初次结集时
已有增损 , 但从《阿含经》素朴的记录中 , 尚不
难找出原始佛教的真貌 。因为在原始佛教简单而
朴实的教理中 , 佛陀从不做形而上的玄谈 , 一切
皆以具体的实践为主 , 即是佛陀本身是以声闻比
丘的身分来实践修行 。所以要在原始佛教来探索
大乘菩萨道思想 , 不能只从教理上的文字来下定
论 , 而应该进一步观察这时期佛陀的身教与言教
背后的意涵 。
首先 , 从《阿含》经典来观察佛陀的身教所
体现之意涵 。在原始的《阿含》圣典当中 , 佛陀
虽然未曾向其弟子开示具体的菩萨道 , 但是佛陀
以利他为要务的具体实践 , 已说明了大乘菩萨道
的精神 。特别是在僧团当中 , 佛陀处处表现出关
怀 、帮助 、分享等行动 , 如《摩诃僧祇律》卷二
十八 , 佛陀亲自照顾年老的僧人 :
时世尊到一破房中 , 见有一病比丘卧粪
秽中不能自起 , 佛问比丘 : “气力何似 , 所
患增损 ?”答言 : “世尊 , 患但有增无损 。

……佛语比丘 : “汝莫忧恼 , 我当伴汝 。
”佛
语比丘 : “取衣来 , 我为汝浣 。
”尔时阿难白
佛言 : “置 , 世尊 ! 是病比丘衣我当与浣 。

佛语阿难 : “汝便浣衣 , 我当灌水 。
”阿难即
{
λ
g
浣 , 世尊灌水 , 浣已日曝 。
此外 , 佛陀也曾为盲僧补衣 、僧团实行六和

|

而佛陀在为弟子说法的过程中 , 常举其过去
}

累生累劫修行菩萨道 ——
—《本生谭》的故事 λg ,
来佐证其说法的内容与修行的结果 , 亦即 : 要成
就佛道 , 须修菩萨道 。这些行菩萨道的角色遍及
社会上各各阶层 , 为佛陀过去方便利人而现各类
各种 的 身 分 , 如 : 为 外 道 、为 王 、为 臣 、农 、
工 、商 , 甚至为禽兽 。所以从《本生谭》中 , 不
难窥见佛陀的本怀是以行菩萨道为理想 。
其次 , 从佛陀在当时为弟子开示的言教来
看 。虽然在原始圣典中 , 所提到的菩萨仅两位 ,
一是未成佛前的释迦牟尼佛 ; 另一是将来在此世
界成佛的弥勒菩萨 , 但是在文中却已透露出三世
诸佛的消息 , 如《长阿含经》卷一 :
佛告诸比丘 , 过去九十一劫 , 时世有佛
名毗婆尸如来 , 至真 , 出现于世 。复次 , 比
丘 , 过去三十一劫 , 有佛名尸弃如来 , 至
真 , 出现于世 。复次 , 比丘 , 即彼三十一劫
中 , 有佛名毗舍婆如来 , 至真 , 出现于世 。
复次 , 比丘 , 此贤劫中有佛名拘楼孙 , 又名
拘那含 , 又名迦叶 。我今亦于贤劫中成最正

觉 λg。
释尊在《长阿含经》明示在此之前已有过去
七佛 , 其下又说明这些佛之出世 、出家 、成道 、
度众生 、入涅  的种种历程 ; 而在卷六也说道弥
勒菩萨在未来成佛之事迹 µυg。
从《阿含》圣典露出三世诸佛的曙光中 , 可
再发现其中有许多的大乘菩萨道之名目与思想 ,
如 : 《长阿含经》卷八云 : “有四法 , 谓四摄法 ,
惠施 、爱语 、利人 、等利 。
”µϖg说到菩萨利他应行
四摄法 ; 另《增一阿含经》卷十九亦云 :
菩萨摩诃萨成就几法 , 而行檀波罗蜜 ,
具足六波罗蜜 , 疾成无上正真之道 。佛告弥
勒 : 若菩萨摩诃萨行四法本 , 具足六波罗
g
蜜 , 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 µω

此段经文为弥勒菩萨问佛 , 菩萨摩诃萨如何
行菩萨道具足 “六波罗蜜”一事 。因此 , 所谓大
乘成佛之道 ──即菩萨道 , 在原始佛教 , 已具体
而微 , 呼之欲出矣 !
综上所述 , 欲探讨大乘菩萨道建构的起源 ,
不能只从初期大乘佛教之发展来判断 , 而应上朔
原始佛教以见全貌 。因此 , 从原始佛教的形成可
以发现 , 无论是僧团的运作或是佛陀本身自述其
( 下转第 170 页)

・170 ・  

宗  教  学  研  究  

无穷 ,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了解华严宗的 “十
玄门”。
华严宗这种宗教 , 在方东美的理解中 ,“十
玄门”所表现的十项哲学原理中 , “互遍相资性”
是华严宗对哲学的最大贡献 。它的运思方法和思
想模式 , 不但 “成已”, 而且 “成物”, 这样佛与
众生平等 , 万法也彻底平等 。正是因为它成就了
中国哲学最高的精神价值 , 从更高层次上讲求调
动社会的一切积极因素 , 协调好各方而利益关
系 , 从而形成稳定有序的社会 、和睦相处的人际
环境 , 这可以叫做 “最高的精神民主”。
总之 , 方东美所阐述的华严哲学最大的贡献
在于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提升与启迪 。经他诠释的
华严佛教哲学 , 一部分已经成为他的哲学体系中
的精神 。而这种精神 “可以发展三方面的关系 :
首先是与神明的 ‘内在融通’关系 , 其次是与人
类的 ‘互爱互助’关系 , 第三是与世界的 ‘参赞
化育’关系 。
”[ 7 ] ( P293) 正是从这个意义出发 , 我们
今天面对 21 世纪哲学与文化的战略性思考 , 对
我们今天建设和谐社会仍不能绕过他们 , 而必须

( 上接第 159 页)

过去行菩萨道的故事 , 皆可见大乘菩萨道思想之
( 责任编辑 : 俞  然)
端倪 。
①佐佐木教悟等著 , 释达和译 , 《印度佛教史概
说》, 台湾佛光出版社 , 1996 年 4 月 , 第 1 页 。
② A. K. Warder 著 , 王世安译 , 《世界佛学名著译
丛 32 : 印度佛教史 ( 上 ) ──原始与部派》, 台
湾华宇出版社 , 1988 年 6 月 , 第 23 页 。
③平川彰著 , 释显如与李凤媚译 , 《印度佛教史》,
台湾 : 和裕出版社 , 2003 年 5 月 , 第 14 页 。
④释圣严著 : 《印度佛教史》, 台湾 : 法鼓文化事业
股份有限公司 , 2002 年 11 月 , 第 15~16 页 。
⑤ A. K. Warder 著 , 王世安译 , 《世界佛学名著译
丛 32 : 印度佛教史 ( 上 ) ──原始与部派》, 第
21 页 。
⑥李志夫著 , 《中印佛学之比较研究》, 台湾 : 中华
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 , 1986 年 11 月初版 ,
第 11 页 。
⑦杨惠南著 , 《佛教思想发展史论》, 台北市东大图
书公司 , 1997 年 8 月再版 , 第 3 页 。
⑧释圣严著 : 《印度佛教史》, 第 18 页 。
⑨杨惠南著 , 《佛教思想发展史论》, 第 3 页 。此是
《奥义书》最重要的思想 , 其中 “梵 ( brahman) ”
是指创 生 宇 宙 万 物 的 神 灵 ; 而 “ ( 自 ) 我 ( a^
t man) ”则指每一个生命体中的灵魂 , 所以 “梵”
与 “我”是本质相同的两个存在体 。
⑩佐佐木教悟等著 , 释达和译 , 《印度佛教史概
说》, 第 8~9 页 。

2006 年第 1 期

借鉴和弘扬他们人文情结 。本世纪中国坚持传统
精英文化的人文理想并在各自的文史哲专业上作
出各种贡献的人文学者的反思与批判是极有深度
的 , 他们提出了许多至今仍有意义 、仍值得我们
思考的问题 。
( 责任编辑 :   邑)
[ 1 ] 蒋保国 、周亚洲 . 生命理想与文化类型 —
——方
东美新儒家论著辑要 [ M ] . 北京 : 中国广播电
视出版社 , 1992
[ 2 ] [ 3 ] 方东美 . 华 严宗 哲学 [ M ] 上 册 . 台北 :
黎明文化事业公司 , 1981
[4 ] 方东美 . 原始儒家道家哲学 [ M ] . 台北 : 黎明
文化事业公司 , 1983
[5 ] 方东美 . 华严宗哲学 [ M ] 下册 . 台北 : 黎明
文化事业公司 , 1981
[6 ] 方立天 . 佛教哲学 [ M ] . 北京 : 中国人民大学
出版社 , 1986
[7 ] 方东美 . 中国大乘佛学 [ M ] . 台北 : 台北成均
出版社 , 1981

λ
ϖ
g吕  著 : 《印度佛学史略》, 收录于蓝吉富主编
《现代佛学大系 23》, 台北 : 弥勒出版社 , 1983 年
7 月初版 , 第 8~9 页 。
ω
λ
g
《中阿含经》卷 55 第 202 经《持斋经》有明确记
载 , 《大正藏》册 1 , 页 772b 。
ξ
λ
g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 44 , 《大正藏》册
23 , 页 871b 。
ψ
ζ
λ

g近世学者多以《巴利藏律》及北传汉译之《摩
诃僧只律》为最古 。参考释圣严著 : 《印度佛教
史》, 第 67 页 。
{
λ
g
《摩诃僧祇律》卷 28 , 《大正藏》册 22 , 页 455a
~455b 。
|
λ
g如《杂阿含经》卷 8 记载 : 佛弟子罗睺罗急著成
就阿罗汉果位 , 佛命罗睺罗为其他新出家的比丘
说法 ( 五蕴 、六入及因缘法等 ) 。罗睺罗说完法
后 , 再静坐思惟法义 , 最后自身成就阿罗汉之因
缘 。见《大正藏》册 2 , 页 51a~51c 。
}
λ
g主要记述佛陀于过去世受生为各种不同身形及身
分而行菩萨道的故事 。汉译经典中 , 属于本生类
有 : 《六度集经》、
《譬喻经》、
《贤愚经》、
《杂宝藏
经》、
《菩萨本缘经》等 。

λ
g
《长阿含经》卷 1 , 《大正藏》册 1 , 页 1c 。
υ
µ
g
《长阿含经》卷 6 , 《大正藏》册 1 , 页 41c~42a 。
ϖ
µ
g
《长阿含经》卷 8 , 《大正藏》册 1 , 页 51a 。相关
说法亦见《杂阿含经》卷 26 , 《大正藏》册 2 , 页
184c 。
《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三《增上品》之七 ,
《大正藏》册 1 , 页 641c 。
ω
µ
g
《增一阿含经》卷 19 , 《大正藏》册 2 , 页 645a~
645b 。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