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7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國 史 館 出版
出版
2009年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3 月
2009年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3
或來電(02)2705-5066

( 1 5 )

民國7634月間,我以佛教雜誌編輯的身分來到這被

違建戶包圍的東和禪寺採訪。當時人聲鼎沸、小吃攤雜沓的場

景依稀歷歷在目。這是一群從大陸各省顛沛來臺的軍眷,分住

在原名「曹洞宗兩大本山臺北別院」的主體建築裡,而現在叫

做「東和禪寺」的閩南式廟宇,其實只是別院的一部分,稱作

「觀音禪堂」。很難想像要進到曾經是臺北市佛教支會所在的

東和禪寺,必須穿梭在滿是違章的狹小通道上。現在已經被臺

北市政府列為古蹟的鐘樓,當時還分「樓上」、「樓下」,每

一「戶」皆有門牌。在別院的大殿地下室,我還看見有許多骨

灰,而在暗無天日的角落,都還分別有木板隔間的住戶,那種

場景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

回去寫完報導,刊登在《菩提長青》雜誌後,與東和禪

寺的因緣就此展開,而源靈法師也是在這個時候回寺擔任住

持。不知為什麼,我突然對東和禪寺的歷史感到興趣,一方面

透過東和禪寺的日文文獻,配合圖片,連續追蹤報導兩期,也

為了臺北市政府要拆除「曹洞宗兩大本山臺北別院」主體建

築,遷移違建戶,與志同道合的文史學會合作,編輯了「曹洞

宗兩大本山臺北別院」的宣傳資料,希望爭取最後保留的機

會。雖然最後一事無成,別院還是被拆除(古鐘樓保留),成了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 1 6 )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今天的「臺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但是,蒐集、撰寫佛教寺

院的歷史卻成為我這20年來的工作重心。

源靈法師把我對東和禪寺一些「負面」的報導,轉化成

逆增上緣,成就了今日東和禪寺的復興。如果沒有法師這般寬

闊的胸襟,當年的那篇報導只能成為歷史資料的片言,未必有

它的意義。

源靈法師訪談的過程中,我看到對當代臺灣佛教的三點

意義:

一、以閩南佛教為主的臺灣佛教,自清代以降即有所謂的「香

花和尚」,由於他們的師承不明,大部分沒受戒,並以經

懺自活,半僧半俗,有妻室兒女。日據時代,因為日僧可

以帶妻肉食,所以某個程度「香花和尚」的傳承被延續下

來;戰後臺灣佛教雖然受到來自大陸佛教的改造,但是卻

仍在夾縫中存活下來。

二、在經懺與唱念中,臺灣傳承鼓山系統,與中國各省有別;

且燄口法會的程序與手印結法大有不同,有各自的傳統,

但近年有彼此相互借鏡融合的傾向。

三、在「人間佛教」高舉的當代臺灣佛教社會中,經懺唱念某

個程度被「污名化」,可是在另一個佛教或傾向佛教的社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 1 7 )

群中,用經懺來從事超薦、拔度,甚至是消災、延壽,其

實還是相當普遍的,他們應該被「人間佛教」所接受,或

是繼續被邊緣化呢?仍有待長期的觀察。

在長達78個月的口述訪談中,國史館的卓遵宏與侯坤

宏兩位先生充分發揮了多年的專業,讓我這位從新聞出身的單

純採訪訓練者受益匪淺,並稍對口述訪談有初步的認識,也因

為他們的不棄,才能合力圓滿完成這項工作。國史館的卓、侯

二位學界前輩,為彌補當代臺灣佛教的史料不足,透過口述訪

談建構,其過程艱鉅不足為外人道。隨著國史館當代佛門人物

的口述不斷的出土,也許更多的事實將證明:臺灣佛教的解釋

權不會只操在少數人的手中,而且隨著未載於史冊的口述回憶

成書付梓,早先某些佛門人物擬建構自我高度的「自傳」,將

會不斷地受到挑戰、衝擊與淡化。我想,若干年後,當國史館

的當代佛門人物口述達到一定冊數後,新臺灣佛教史的解釋與

發展將應會進入嶄新的階段。

  2006105日於淡水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CONTENT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目 次 

CONTENT

   

⋯⋯⋯⋯⋯⋯⋯⋯⋯⋯⋯⋯⋯⋯⋯⋯⋯⋯⋯⋯⋯⋯⋯⋯ (15)

第一章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一、我的出身與家族⋯⋯⋯⋯⋯⋯⋯⋯⋯⋯⋯⋯⋯⋯ 3 二、日本永明寺當小沙彌⋯⋯⋯⋯⋯⋯⋯⋯⋯⋯⋯⋯ 5 三、當日本兵四個月⋯⋯⋯⋯⋯⋯⋯⋯⋯⋯⋯⋯⋯⋯ 10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一、心源和尚⋯⋯⋯⋯⋯⋯⋯⋯⋯⋯⋯⋯⋯⋯⋯⋯⋯ 17 二、臺北市佛教支會與浴佛節⋯⋯⋯⋯⋯⋯⋯⋯⋯⋯ 21 三、師父的喪事⋯⋯⋯⋯⋯⋯⋯⋯⋯⋯⋯⋯⋯⋯⋯⋯ 28 四、「曹洞宗臺北別院」與東和禪寺⋯⋯⋯⋯⋯⋯⋯ 31

第三章 

東和禪寺與中和禪寺的產權問題

一、東和禪寺的土地問題⋯⋯⋯⋯⋯⋯⋯⋯⋯⋯⋯⋯ 41 二、偽造文書⋯⋯⋯⋯⋯⋯⋯⋯⋯⋯⋯⋯⋯⋯⋯⋯⋯ 44 三、師父的餘蔭⋯⋯⋯⋯⋯⋯⋯⋯⋯⋯⋯⋯⋯⋯⋯⋯ 50 四、資料保存⋯⋯⋯⋯⋯⋯⋯⋯⋯⋯⋯⋯⋯⋯⋯⋯⋯ 51 五、問題解決⋯⋯⋯⋯⋯⋯⋯⋯⋯⋯⋯⋯⋯⋯⋯⋯⋯ 52 六、北投中和禪寺的納骨塔事件⋯⋯⋯⋯⋯⋯⋯⋯⋯ 56

第四章 

《臺灣佛教》月刊的人事與泰北中學

一、《臺灣佛教》月刊的主編與發行人⋯⋯⋯⋯⋯⋯ 63 二、泰北中學⋯⋯⋯⋯⋯⋯⋯⋯⋯⋯⋯⋯⋯⋯⋯⋯⋯ 68

第五章 

離寺二十年

一、關渡宮十年⋯⋯⋯⋯⋯⋯⋯⋯⋯⋯⋯⋯⋯⋯⋯⋯ 73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二、三重先嗇宮十年⋯⋯⋯⋯⋯⋯⋯⋯⋯⋯⋯⋯⋯⋯ 77

第六章 重興東和禪寺

一、成為真正的和尚⋯⋯⋯⋯⋯⋯⋯⋯⋯⋯⋯⋯⋯⋯ 83 二、石門「曹洞宗臺北別院」⋯⋯⋯⋯⋯⋯⋯⋯⋯⋯ 86 三、東和禪寺的法會⋯⋯⋯⋯⋯⋯⋯⋯⋯⋯⋯⋯⋯⋯ 88 四、東和禪寺的董事會⋯⋯⋯⋯⋯⋯⋯⋯⋯⋯⋯⋯⋯ 91

五、拆除與重建⋯⋯⋯⋯⋯⋯⋯⋯⋯⋯⋯⋯⋯⋯⋯⋯ 93 六、我的徒弟⋯⋯⋯⋯⋯⋯⋯⋯⋯⋯⋯⋯⋯⋯⋯⋯⋯ 95

第七章 

東和禪寺的未來計畫與教育事業

一、全然放下⋯⋯⋯⋯⋯⋯⋯⋯⋯⋯⋯⋯⋯⋯⋯⋯⋯ 107 二、未來計畫⋯⋯⋯⋯⋯⋯⋯⋯⋯⋯⋯⋯⋯⋯⋯⋯⋯ 108 三、宗教講習⋯⋯⋯⋯⋯⋯⋯⋯⋯⋯⋯⋯⋯⋯⋯⋯⋯ 113 四、寄宿生⋯⋯⋯⋯⋯⋯⋯⋯⋯⋯⋯⋯⋯⋯⋯⋯⋯⋯ 115

第八章 

臺灣的經懺佛事

一、經懺與經懺和尚⋯⋯⋯⋯⋯⋯⋯⋯⋯⋯⋯⋯⋯⋯ 121 二、作旬⋯⋯⋯⋯⋯⋯⋯⋯⋯⋯⋯⋯⋯⋯⋯⋯⋯⋯⋯ 126 三、唱念與手印⋯⋯⋯⋯⋯⋯⋯⋯⋯⋯⋯⋯⋯⋯⋯⋯ 128 四、活功德⋯⋯⋯⋯⋯⋯⋯⋯⋯⋯⋯⋯⋯⋯⋯⋯⋯⋯ 129 五、燄口同道⋯⋯⋯⋯⋯⋯⋯⋯⋯⋯⋯⋯⋯⋯⋯⋯⋯ 135 六、本省佛事與外省佛事⋯⋯⋯⋯⋯⋯⋯⋯⋯⋯⋯⋯ 139

第九章 

風俗與禁忌

一、戰後初期的臺灣佛教⋯⋯⋯⋯⋯⋯⋯⋯⋯⋯⋯⋯ 147 二、助念與托缽⋯⋯⋯⋯⋯⋯⋯⋯⋯⋯⋯⋯⋯⋯⋯⋯ 148 三、供養與布施⋯⋯⋯⋯⋯⋯⋯⋯⋯⋯⋯⋯⋯⋯⋯⋯ 150 四、風俗與禁忌⋯⋯⋯⋯⋯⋯⋯⋯⋯⋯⋯⋯⋯⋯⋯⋯ 151

第十章 

日本佛教與大陸見聞

一、日本佛教與宗派制度⋯⋯⋯⋯⋯⋯⋯⋯⋯⋯⋯⋯ 157 二、永平寺道元禪師大遠忌⋯⋯⋯⋯⋯⋯⋯⋯⋯⋯⋯ 160 三、日本不動寺森下住職⋯⋯⋯⋯⋯⋯⋯⋯⋯⋯⋯⋯ 165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四、中日宗派分際⋯⋯⋯⋯⋯⋯⋯⋯⋯⋯⋯⋯⋯⋯ 172

五、北海道紀遊⋯⋯⋯⋯⋯⋯⋯⋯⋯⋯⋯⋯⋯⋯⋯ 173

CONTENT

六、大陸見聞⋯⋯⋯⋯⋯⋯⋯⋯⋯⋯⋯⋯⋯⋯⋯⋯ 175

第十一章 

師友雜憶

一、比丘⋯⋯⋯⋯⋯⋯⋯⋯⋯⋯⋯⋯⋯⋯⋯⋯⋯⋯ 183

二、比丘尼⋯⋯⋯⋯⋯⋯⋯⋯⋯⋯⋯⋯⋯⋯⋯⋯⋯ 200

三、優婆塞⋯⋯⋯⋯⋯⋯⋯⋯⋯⋯⋯⋯⋯⋯⋯⋯⋯ 206

四、優婆夷⋯⋯⋯⋯⋯⋯⋯⋯⋯⋯⋯⋯⋯⋯⋯⋯⋯ 213

第十二章 

傳承與修持

一、曹洞宗法脈⋯⋯⋯⋯⋯⋯⋯⋯⋯⋯⋯⋯⋯⋯⋯ 217

二、前三三後三三⋯⋯⋯⋯⋯⋯⋯⋯⋯⋯⋯⋯⋯⋯ 218

三、感應⋯⋯⋯⋯⋯⋯⋯⋯⋯⋯⋯⋯⋯⋯⋯⋯⋯⋯ 222

四、迎佛指舍利⋯⋯⋯⋯⋯⋯⋯⋯⋯⋯⋯⋯⋯⋯⋯ 224

第十三章 

教界風雲

一、詐騙⋯⋯⋯⋯⋯⋯⋯⋯⋯⋯⋯⋯⋯⋯⋯⋯⋯⋯ 231

二、現代僧人⋯⋯⋯⋯⋯⋯⋯⋯⋯⋯⋯⋯⋯⋯⋯⋯ 231

三、中華佛寺協會⋯⋯⋯⋯⋯⋯⋯⋯⋯⋯⋯⋯⋯⋯ 232

四、政治人物⋯⋯⋯⋯⋯⋯⋯⋯⋯⋯⋯⋯⋯⋯⋯⋯ 234

後  記 源靈法師口述訪問後記

附  錄 

一、東和禪寺大事紀要⋯⋯⋯⋯⋯⋯⋯⋯⋯⋯⋯⋯ 241

二、東和禪寺為該寺產權問題致函臺灣土地銀行公產 代管部函⋯⋯⋯⋯⋯⋯⋯⋯⋯⋯⋯⋯⋯⋯⋯⋯ 248

三、東和禪寺為該寺東門段土地將被登記為公有向臺 北市地政事務所提出異議申請書⋯⋯⋯⋯⋯⋯ 250

四、中國佛教會臺灣省臺北市支會呈請中國佛教會轉 呈國防部飭令部隊遷讓東和寺大殿⋯⋯⋯⋯⋯ 252

五、財團法人臺北市東和禪寺捐贈暨組織章程⋯⋯ 254

六、私立泰北高級中學校史(與東和禪寺淵源說明) 258

七、闞正宗撰:〈時也?命也?運也?─東和禪寺 寫真〉⋯⋯⋯⋯⋯⋯⋯⋯⋯⋯⋯⋯⋯⋯⋯⋯⋯ 260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家世與

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一、我的出身與家族

我俗名叫陳進財,民國 1 7 1 9 2 8 )年 2 4 日生, 3 5

歲時改名陳源靈,是臺北縣永和溪州人。今年( 20067 歲,父親名叫陳海金,母親是陳孫蜂。政治名人陳金讓 是我的堂弟。家父有五個兄弟,他排行老三,陳金讓的 父親排行老四。我從小與陳金讓同住一屋簷下長大,當 時還未分家,都是一起吃飯。家母是心源和尚的女兒, 所以釋心源是我的師父,也是我的外公,孫姓家族是務 農,算是當地的大家族,孫姓祖厝目前都還在。

9

我是家中的獨子,我們母子的感情,正如我兒女跟 我說的:「阿嬤說她 身體不好,可是看到 你就好了。」我母親 往生前 7 年間都臥病 在床,只有吃飯才起 床,這期間我都一直 照顧她。家母 3 2 歲就 喪夫,全力扶養我一 人,所以凡事都會對 我說,而我什麼事也

會對她說,兩人是無

我說,而我什麼事也 會對她說,兩人是無 照片25 源靈法師法像  第一章  

照片25 源靈法師法像

第一章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話不談。我 5 5 歲時母親過世,之前我們一直相依為命。 我的兒媳婦常說:「阿嬤身體不好,趕快叫爸爸回來, 阿嬤看到爸爸回來就好了。」母親非常疼我,家母雖過 世 2 0 多年,我還是常常想念她。我出家其實我母親不知 道,只以為我要去日本念書,可是知道我在日本是當和 尚,她也沒反對。我母親臨終前,東和禪寺還是孫姓子 孫在管理,但已經衰微了,她說:「沒有看到我孩子回 到東和禪寺當住持,我死也難瞑目。」這也是我重整東 和禪寺的動機之一,是為了要完成母親的遺願。而我欣 慰的是,終能圓滿達成先母的心意了。

我小時候生活很艱苦,凡是遇到年節,祖母就四處

去借錢,自己作紅龜粿,上面圖案蓋的比較好的就拿去

送人家,弄壞的就自己吃。我小時候對祖母這種行為很

不以為然,自己沒有錢就不必請客,何必借錢來送禮?

讓自己平日必須縮衣節食。因此,在我的觀念裡,如果

要到我家吃飯,同我隨便一起吃,隨時都歡迎,但是若

要求吃特定的東西,我就不請客了。我祖母有 5 個男孩,

3 個女孩,凡有年節祭典,就向左鄰右舍借錢,因此,我

從小就發願,絕不學我祖母。

我原是出身日本式和尚,以趕經懺起家,早期我也

是人家所稱「假和尚」的一份子。首先我有妻兒,並且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不拘葷素,有人要作經懺佛事就去應付,平時與妻兒同 住。我 1 8 歲那年的 8 月,從日本回來不久就被徵召服兵 役,入伍前曾跟我師父合照過一張照片,那時他留有頭 髮、長鬚,因為他發了一個願:祈求世界和平。如果世 界沒有和平,他不剃髮除鬚。隔年日本戰敗後退伍,回 到東和禪寺幫忙, 2 1 歲自由戀愛後結婚。

第一章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二、日本永明寺當小沙彌

二、日本永明寺當小沙彌

照片26 東和禪寺第三代住持正通源靈(陳進財)時十五歲。西元

一九四三年(民國三十二年)攝於日本島根縣鹿足郡津和野

町覺皇山永明寺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1 4 歲拜心源老和尚為師,之後他讓我以小沙彌的 身分到日本島根縣永明寺覺皇學園就讀。心源老和尚是 家母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外公。心源老和尚為了栽培么 兒孫正修及孫子孫元得,就將他們送到永明寺當沙彌, 我是晚他們一年才到日本,也就是我 1 3 歲的時候( 1 9 4 1 )這兩位師兄到了日本。那時候我心裡想:「他們到日

本,我也要去日本!」但是我並不知道他們到日本是去

做什麼,只聽老和尚說是要送他們去日本念書,沒聽說

是要去當和尚,而他們二位是否知道是要去當和尚,我

並不知道。那時候我還叫我師父為「師公」,我就對他

說:「師公啊!拜託你也

讓我到日本念書!」他

說:「如果你喜歡去就讓

你去!」我就是因為這

你去!」我就是因為這 照片27 心源法師於1942年攜徒孫元

照片27 心源法師於1942年攜徒孫元

得(右)孫正修(左)至日

本島根縣永明寺求學

個因緣到日本去的。

到了那邊才知道:

「糟糕!是要去當和

尚!」我從沒想過要

當和尚。可是,到了

日本,想回來也不可

能了。為什麼回不來

呢?首先,我是坐船去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章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照片28 2002年日本小沙彌時代的同參來訪,攝於臺北萬華龍山

寺,左起龍山寺董事長黃欽山、日僧吉川文英、龍山寺住持

慧印法師、源靈法師

的,身上沒有錢再坐回來。而我們師兄弟三人所有的生

活費,都是由臺灣這邊直接匯給永明寺的住持,所有的

食、衣、住、行由他們負責,自己不用張羅,所以想回

來也不可能。我雖想回來,但卻一直不敢開口,即使開

口,也沒人會理我。我們三人就一直待到太平洋戰爭如 火如荼的 1 9 4 4 年,放暑假才回臺灣。等到要再回日本, 由於戰況激烈,家人怕船隻受攻擊,就不讓我們再去。我

1 4 歲去到日本, 1 6 歲回來,前後在日本待了約三年。

我在永明寺時並沒有吃素,因為日本出家人不吃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素,但是每天三餐一定吃たくはん(黃蘿蔔鹹菜),但並

不是什麼好的たくはん,裡面常常有蟲子,而且是空心

的。每年採收蘿蔔後,就馬上醃漬,要吃就從舊的先

吃。寺裡有醃漬十桶たくはん,拿出來的往往是空心

的,非常難吃,一週要吃六天,喝的是味噌湯,每到週

六晚才能吃到魚或是肉,一週才能吃一次。

日本人用たくはん作糕餅等食品,那種たくはん是

好的たくはん,不是像我們配飯吃的たくはん。同樣在

臺灣,たくはん有貴的跟便宜的,有好壞之分。當時食

物的好壞不見得與戰爭期間物資缺乏有關,因為曹洞宗

本山永平寺也是如此,凡是修行道場就不會改變,修行

期間要學習吃苦。

我們在日本就讀的永明寺覺皇學園,當時的園長是

水上興基,而住持另有其人,名叫島田弘舟。這個覺皇

學園其實就是相當於現在的臺灣佛學院,不過日本的佛

學院與臺灣的佛學院並不相同。日本的佛學院是什麼工

作都要做,一週的課程中只有一、兩科是佛學課,其他

時間都在工作。早上禪坐半小時,接下來上早課誦經,

之後住持或老師若有空才會來教一、二小時的功課,否

則就要出坡。砍柴的砍柴,煮飯的煮飯,早上撞鐘,晚

上擊鼓,學習儀軌等,這些都是做和尚應該要做的事。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第一章

我在日本打坐,常常因為打瞌睡,被打香板,老禪師告

訴我們打坐要如何如何,我全都忘記了。像撞鐘、擊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鼓、敲木魚都是小沙彌要做的事,但是由於按先來後到

分配職事,久了不做就忘記。雖然我在日本三年,但怎

麼做現在都忘了;就像我二十年以前,很會打鼓,但當

我做了住持之後,久不操作已經生疏了。像大鐘鼓有分

曹洞、臨濟,我特別送我的徒孫去日本學半年,因為我

自己已經忘記怎麼敲了,怕教出來有誤。臺灣雖也有人

會教鐘鼓,但我主要的目的是讓寺眾知道,我們的傳承

是日本曹洞宗,不過鐘鼓的敲法臺灣跟日本是不同的。

南投日月潭有座玄奘寺,早上敲鐘與敲鼓之間要有 一定的間隔,譬如要間隔 2 分鐘或 3 分鐘。聽說有一次蔣 介石總統在涵碧樓,一下子鐘鼓全敲完,負責敲鐘鼓的 人被叫去罰跪。蔣介石總統早年曾與浙江的雪竇寺有接 觸,鐘鼓一敲錯,他馬上就知道。所以稍有研究的人, 佛寺一敲鐘鼓,他就知道是屬於何種宗派,像日本曹洞 宗永平寺的規矩還是敲一下鐘要拜一拜。早上是先敲鐘 再擊鼓,所謂「起板」,先「叩!叩!叩!」三下,就 是要把人叫醒,接著三下是提醒盥洗,第三次就是通知 住眾出來作早課。擊板間雜敲鐘,鐘敲完接著擊鼓。晚 上則是先擊鼓後敲鐘,打法早、晚是一樣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0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我在日據時代讀過公學校,所以日語可以講也可以

聽,但是文章寫不出來。不過由於佛教理論很深奧,剛

到學園的時候由水上興基上《俱舍論》,我看不懂也聽

不懂,只要不打瞌睡就好了,打瞌睡會挨揍。一個禮拜

只上兩小時的課,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工作。上課的時候

要穿日式海青(らくす),必須服裝整齊坐在講堂聽老和

尚講課。當時還有一位後來成為曹洞宗臺北別院第六代

院長的島田弘舟,也曾教授課程,但是內容是什麼我忘

了。講課通常一週一次,如果忙時也有好幾個禮拜才講

一次的。水上興基是戒師,島田弘舟是學者,兩人同住

在永明寺,其中水上興基一年僅三個月在永明寺,其餘

的時候就是弘法、傳戒,其他的時間都是由島田弘舟負

責。他們後來成為曹洞宗臺北別院的院長,通常一任是

三年,若連任時間就長些,臺北別院院長卸任後,就各

自回到自己住持的寺院。

三、當日本兵四個月

在北投還有一座寺院叫中和禪寺,我和孫正修、孫 元得三人於 1 9 4 4 年的 8 月從日本回到臺灣後,師父讓我們 全都待在那裡,由師父親自教導我們佛法。我師父出身 農家,常常講佛法講到一半就要我們到菜園去種菜。我 們前後在中和禪寺待了近一年的時間。不久被日本人徵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1

召到高雄楠梓服兵役,訓練 4 個月完畢,還未分發,臺灣 就光復了,我就回到東和禪寺。後來孫元得因為不想當 和尚,就去念泰北中學,畢業後就到社會上工作。孫正 2005)初往生,而孫元得約在 2 5

在中和禪寺,我最早是跟師兄王正順學習念經。當

時念的經是日文經典,光復後改念閩南音。日本時代的

早、晚課有規定的經典,如《金剛經》、《普門品》,

其中《普門品》是念《普門品偈》,光復後日文經典就

不能念了,我只好又重新跟臺灣的和尚學。

第一章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在我剛回臺還未被徵召到楠梓去的時候,在北投

中和禪寺,美軍的轟炸機是從淡水河口進來,飛過觀音

山到市區轟炸。那時還很好奇,就會跑出來看,畢竟中

和禪寺一帶不是什麼要塞,飛機是要轟炸像總督府這類

的機構,但是常被師父罵:「要死啦!」現在回想起

來,師父當時是愛護我們。那時候總督府被炸得一蹋糊

塗,不過這也是事後才看到的,那時我已經住在東和禪

寺了。總督府的中心高塔及左側建築,有一大片崩塌,

轟炸時師父不准我們出來看,怕受波及。說也奇怪,東

和禪寺這裡也沒有設防空洞,雖然規定大家是要躲防空

洞,但我們都只是在寺裡而已,還好我們從來沒有被炸

過。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2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1 6 歲那年從日本回來不久,就被徵召去服兵役, 是「志願兵」,非去不可,地點在高雄楠梓,軍種是海 軍陸戰隊,而我當時的戶籍是設在北投中和禪寺。前後 訓練不到 4 個月,臺灣就光復了。由於我是從北投中和禪 寺被徵調去服日本兵役,所以那時候有些同是從北投被 徵調的人就知道我是和尚,光復後去當國民兵,就幾乎 沒人知道我是和尚,人家不問,我也不會說。那時在寺 裡素食,離開寺廟就不一定吃素了,所以在部隊有什麼 就吃什麼。

當兵 4 個月期間,我們在楠梓的基地並沒有受到轟 炸,只是時常聽到空襲警報響起,可能高雄其他地方有 受轟炸也說不定。一旦警報響起,我們這些受訓的軍 人就會一起躲到防空洞裡。服日本「志願兵」的,全部 都是臺灣人,不過軍官是日本人。服役期間好像有幾塊 錢的月俸,不多就是了。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我們 就被下令退伍,全部解散。當時日本軍人最後的處境如 何,我就不知道了。退伍時並沒有給予我們任何的遣散 費,日本軍官是否有拿到錢,我也不清楚,那時內心很 高興,終於可以回家了。服役時的伙食,對我這個和尚 出身的人而言,相對是比較好的。在日本當和尚時吃的 是空心的たくはん(黃蘿蔔鹹菜),配味噌湯,當時味噌湯 裡有切絲的白蘿蔔,味噌湯跟切絲的白蘿蔔到現在我還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非常懷念,可惜如今已經沒有人這樣做了,我也曾交待 寺裡做做看,他們口頭說好,可惜一直沒做出來。想起 我母親在世的時候,她煮的菜常被我唸:「媽!妳怎麼 每天都煮這個?」有時候每天都煮同一道菜,像地瓜葉 是很少人在吃的,都是給豬吃的,到現在才被認為是很 富營養的菜。當時覺得受訓非常辛苦,因為我當和尚, 平常並沒有吃太多苦。 2 2 2 3 歲時我也曾在戰後服過 1 8 天的國民兵,雖然日本軍隊的訓練方式和臺灣的訓練方 式及整個過程都差不多,但我覺得日本式的比較嚴格。

1

第一章

 

家世與赴日出家當小沙彌

光復後我所服的國民兵,教官是軍方人士,班長、 排長是區公所兵役課的人,前後 1 8 天的訓練,場所是在 臺北松山國小。不過和當 4 個月的日本「志願兵」比起 來,這 1 8 天的國民兵倍感「辛苦」,因為那時候已經結 婚生子了,畢竟 1 8 歲服役時是青少年,且尚未結婚。

光復後服國民兵役所吃的伙食又比當日本兵時吃的 要好一些, 1 8 天都住在松山國小的教室,而當日本兵時 住的是軍營。無論是日本兵或是國民兵也都有操槍、打 靶等訓練。 1 8 天國民兵服役結束後,就再也沒有被徵召 受訓過了。像我那時候,若想出國,必須去請領一張國 民兵退伍證明才能出國。直到 4 5 歲時,出國才不必要有 兵役證明。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照片29 1945年即將服日本兵役的源靈居士與心源和尚、母親陳孫蜂

(左二)合影

(左二)合影

照片30 2007年11月25日與徒孫一同遊覽貴州苗族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心源和尚

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7

一、心源和尚

心源和尚俗名孫保成, 1 8 8 0 年生,臺北縣永和人, 心源和尚有二子一女,長男很早就過世,次男叫孫清 賦,是我二舅,公學校畢業。心源和尚出家後,孫清賦 一直在老家務農,直到心源和尚生病後,他才來東和禪 寺同住照顧。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心源和尚在 2 7 歲時「發瘋」,大家都稱他「瘋保 成」,有一天從中和路過蔗園,順手摘了一根甘蔗,路

照片31 心源和尚法像

照片31 心源和尚法像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8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上有人肚子疼,他削一片甘蔗讓他含著,那人肚子就不 痛了。他的姑姑住在艋舺,是當地保安佛堂的信徒,而 保安佛堂屬於龍華齋堂,堂主叫蘇德養,姑姑就勸孫保 成說:「你四處流浪不好,不妨到保安佛堂來修行!」 於是孫保成 2 8 歲時來到保安佛堂,加入齋教龍華派為 齋教徒,法號叫「普才」。幾年之後,他不想當「齋 友」,想出家當和尚,最後拜當時曹洞宗臺北別院第一 代院長大石堅童為師,法名心源 融。因為他師父是日 本人,所以心源和尚也略通日語,但發音不太準確,孫 萬枝的兒子就常常笑他,所以每當要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方面溝通時,都是由孫萬枝的太太出面。艋舺的保安佛 堂我曾跟修慧師去過,告訴他們我師父是從這裡出身 的,那次正好堂主也在。

日語不太通的心源和尚會拜日本人為師,我聽說是 當時大石堅童常到艋舺龍山寺講經,偶爾也會到保安佛 堂,那時大石堅童也有意收 1 2 位臺灣人為徒弟,以 便在臺灣人之間弘傳日本佛教。當大石堅童見到我師父 時,就想收其為徒,曾當面對他說:「如果你想出家, 可以拜我為師!」所以孫心源才沒有拜臺灣和尚,而拜 大石堅童為師。而大石堅童也給予心源和尚很多「利 益」,像是臺灣寺院、齋堂欲加入日本曹洞宗派,都要 心源和尚作介紹人,只要我師父出面,加入教派之事都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1 9

沒有問題,所以我師父成了臺灣人與日本曹洞宗之間的

橋樑。

心源和尚在 2 7 歲出家前已經育有二子一女,他們那 個時代沒有舉行結婚典禮,是童養媳被「送作堆」。關 於 2 7 歲時「發瘋」,據他自己說,此事很微妙,說「發 瘋」,可是好像每件事都知道,但是大家又說他「發 瘋」。像削甘蔗治好肚子疼,有點像濟公瘋瘋癲癲,微 妙就在此。他自己也覺得奇怪,有人求治病,他削一片 甘蔗,就可以把病治好,有人給錢他就收,但不主動跟 人索費。當時一些醫生、收驚的生意受影響,心裡很不 是滋味,下藥想害他,心源和尚也知道有人想害他,但 是他用竹筷將所有的東西攪拌,口念「阿彌陀佛」,吃 下去,也就沒事。有人就認為他「道行」很高,無法加 害。後來師父大石堅童覺得這樣不好,希望他出家拜師 修行。我師父出家後,就不曾再替人治病了。不過,若 有人請他消災,他還是會處理。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當募款建曹洞宗臺北別院時,大石堅童要他負責

向臺灣人募款,大石堅童則負責向日本人募款。別院主

體是日本式的,附屬的觀音禪堂(後來的東和禪寺)則是

閩南式的,分別用來向日本人及臺灣人弘傳佛法。也因

為大石堅童的一席話,我師父才會蓋這座閩南式的寺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0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照片32 曹洞宗臺北別院第一任院長

大石堅童禪師法像

大石堅童禪師法像 照片33 1999年12月13日,前曹洞宗

照片33 1999年12月13日,前曹洞宗

臺北別院第三代院長伊藤俊

道禪師的弟子松村俊昭禪師

(北海道正覺院)來寺訪問

院,也因為建築型式的

不同,否則可能會在戰

後被認為是「日產」而

遭沒收,所以現在東和

禪寺能留下來,也要感

謝大石堅童。這座閩南

式的禪堂蓋好後,師父

就常住那裡,大石堅童

就住在曹洞宗臺北別院

裡,除非有臺灣人欲見

院主,才會帶他前去,

平時就住在禪堂中。若

大石堅童有事想找我師

父,則會派人過來。大

石堅童每年的新曆元旦

一定會到觀音禪堂誦一

次經,後來就成為觀音

禪堂的例行公事。歷代

曹洞宗臺北別院的院長

也循例前來誦經,直到

臺灣光復為止。不過我

從沒見過大石堅童,都

是聽我師父講的,但是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1

6 年前我特別到日本仙臺大石堅童所住持的寺院祭拜祖

師,當時他的兒子聽說是來自臺灣東和禪寺到他們寺院 參觀的團體,特別出來和我們見面,那時他已經 9 3 歲 了。

二、臺北市佛教支會與浴佛節

心源和尚沒念過書,所有署名發表在《臺灣佛教》 的文章都是他弟弟孫萬枝寫的。孫萬枝有兩個法名,一 個是「正心」,一個是「無礙」,所以早期見到這兩個 名字的文章,就是出自孫萬枝之手,其中「正心」是法 名,「無礙」是筆名。孫萬枝一直住在東和寺中,約在

2 0 年前往生了。由於心源和尚沒念過書,他出家後才學 著識字讀經,他可能看得懂,但要寫文章沒辦法。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心源和尚光復後籌組臺北市佛教支會,當選理事長

自民國3912月起至593月圓寂止)。當初大陸來臺的法師,

由於人生地不熟,想要開疆闢土,一直都十分尊敬他, 所以心源和尚當臺北市佛教支會的理事長直到過世,他 的聲望在臺北市是第一,像白聖法師、悟明法師、南亭 法師、印順法師還都算是後輩。他任臺北市佛教支會理 事長時,東和禪寺登記「常住」有 3 0 人,其實那是規定 寺廟的團體會員至少必須有一定人數之故。當時臺北縣 市未分家,臺北市佛教支會是管轄臺北縣、市及陽明山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2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管理局三處。

光復後的臺北市佛教支會每年佛誕日都是聯合臺北 縣、市及陽明山管理局三處各寺在臺北市新公園共同舉 辦,這個傳統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日本統治臺灣時, 每年國曆 4 8 日的佛誕日,他們稱為「花祭」(はなま つり),一整天的活動有浴佛、演講、戲劇等等。光復

後最初幾年停止,後來有人建議心源和尚繼續舉辦,所

以才又由臺北市佛教支會發起,心源和尚圓寂後又停辦

多年。佛誕節的活動雖說是我師父在舉辦,其實幕後工

作都是我在做。師父過世後佛教會的人要我繼續籌辦,

但我沒答應,所以才停辦數年;後來因賢頓和尚又來拜

託,我才又去幫忙,但也只有一次。整個佛誕節法會的

組織有法務組、總務組、會計組、招待組、設備組等

等,不是一個人可以應付得來的,而會場的布置則是我

在負責。

佛誕節的前三天就要煮「浴佛水」,非常辛苦,還 要四處宣傳,並且弘法組 1 0 天前就要到各寺廟演講。當 時迎佛有兩支隊伍,一支從龍山寺出發,另一支從龍雲 寺出發。

東和禪寺實際的負責人孫萬枝有一年要去動胃部手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3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照片34 心源老和尚(前一)主持1955年4月8日臺北市佛教支會浴

佛節,後立者左起覺淨、章嘉活佛、智性等大和尚

術,手術前兩天叫一位沙彌光智師通知我隔天要開寺務 會議,說有事情要交待我。當時我住在廈門街,那位小 沙彌想承繼我的位子,竟然跟我說:「明天要開會,你 如果還想繼續留在東和禪寺就來,不想留就不要來!」 我當年 3 9 歲,火氣正旺,想說不留就不留,所以我就沒 有去參加會議。過兩天我再到東和禪寺,孫萬枝非常生 氣說:「叫你來開會你不來,給我滾出去!」我想說: 「走就走,哪天你求我回來我也不回來!」我就這樣離 開東和禪寺。當初若要我去開會,就說要我去開會就好 了,小沙彌光智師故意傳錯話也罷,但如果說萬枝叔過 兩天要動手術,我也會到,可是卻沒提他要開刀動手術 的事。有關此事所有的證人像賢頓、盛雲師都過世了, 只剩當初的小沙彌光智師還在,現住在新店廣明寺。離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4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開東和禪寺後,我才到關渡宮去。

我離開東和禪寺後,浴佛節就停辦了。因為過去都

是我負責籌辦工作,我師父往生後直到賢頓和尚當選臺

北市佛教會理事長,他找我幫忙一屆,之後再由他人接

手。後來臺北市佛教支會雖然繼續在辦,但已不在新公

園,而改在三軍俱樂部,規模也小多了。

當年的浴佛節都會邀請一些政府官員來參加,不過

請帖上如果有章嘉活佛的署名,來的官員會比較多,只

署名我師父,來的人就少些,連市長也未必會到。浴佛

照片35 1961年4月8日浴佛節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白聖大師在臺北新

公園浴佛節會場致詞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5

節的一切開銷都是我去跟臺北市佛教支會的寺廟會員收 取費用,有錢的寺廟多出,小寺廟則少出。一般信徒多 少也會捐獻,就拿東和禪寺來說,佛教支會會發 1 0 2 0 本的油香簿,讓寺廟跟信徒募款。募款又分職業跟客串 (發心):客串者募款得的所有款項都必須全部交給佛教 會,但職業者要抽兩成。像某法師有一次出去化緣,胸 前掛著一只箱子,信徒捐紙鈔時他放自己的口袋,零錢 銅板才留下來。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臺北市佛教支會的籌組,最先是我師父出面召集所 熟識的寺院參與,成立後不必再去邀請寺院加入,自然 他們就會加入,但是若沒有 3 0 名以上的信徒名冊也不能 成立。加入臺北市佛教支會當然會有某些方便,譬如從 國外帶東西回國,海關若不放行,只要出具臺北市佛教 支會的證明就沒問題。光復後,東和禪寺成為臺北市佛 教支會所在地的原因,是因為心源和尚是本地人,年歲 也高,而像白聖法師當時在臺的知名度還不夠,所以當 年佛教會才會設在東和禪寺,由心源和尚任理事長,這 就像中國佛教會必定設於善導寺,第一任理事長是章嘉 活佛,章嘉過世後理事長由 5 位常務理事代理一樣。臺北 市佛教支會成立之初,主要還是大陸僧侶初來,人生地 不熟,所以才會將會址設在東和禪寺,並推舉我師父擔 任理事長。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當時臺北市佛教會還有所謂的「聯合布教」,不過

我都沒有參加,因為我還年輕,也不會演講,一般都是

由各寺住持演講比較多。如要到某寺演講,時間事先要

定好,該寺就會準備桌椅,而去聽講的也都是佛教支會

的會員。以前臺北地區的「聯合布教」時間往往都是一

個月。

臺北市佛教支會址遷出東和禪寺,是在我師父往生

後。經與白聖法師交涉後,就在善導寺旁創立中國佛教

會及臺北市佛教支會的辦公室,而臺北市佛教支會繼任

的理事長分別為賢頓、妙廣、泰安、淨良等法師。

照片36 臺北市佛教支會第9屆2次會員代表大會心源和尚及白聖法

師與優良團體合影於東和禪寺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7

東和禪寺在光復後是由心源和尚任住持兼管理人, 不過,以臺灣當時的情況是管理人比住持權力還大,一 般也是由管理人聘任住持,像現在的寺院制度分兩種, 一種是住持聘請董事長,一種是董事長聘住持。心源 和尚過世後將管理人交給孫萬枝,住持則請賢頓和尚擔 任,這是按每座寺院的性質不同而有不同的管理方式。 賢頓和尚在東和禪寺的住持只是掛名,有法會來主持一 下,並不介入寺務。雖然東和禪寺名義上的管理人是心 源和尚的兒子孫清賦,前後共 2 6 年,但他並沒有出家, 寺權由孫萬枝的太太掌握。到了民國 6 2 年孫睿哲就將管 理人制度改為財團法人制,孫萬枝的太太希望在 5 位董事 中,必須有賢頓和尚、財生師、孫正修、吳慶春,並且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照片37 當年浴佛節新公園盛景

照片37 當年浴佛節新公園盛景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8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要讓她兒子任董事長,當時李添春有意任董事,但孫萬 枝的太太不同意,怕將來東和禪寺會被奪走。不過,他 們也怕東和禪寺被我「拿」走,只是後來東和禪寺人都 走光了。我是在 4 0 歲時離開東和禪寺,而東和禪寺一直 頹廢中,以至於在臺北談到東和禪寺是沒人知道,我不 跳出來也不行,所以他們又找我回來。

民國 7 6 7 月才要我回來重整,同年 1 0 月我去受三壇 大戒。

三、師父的喪事

我師父往生時,他的兩位徒弟,一位是財生師,一 位是參本師。其中財生師未出家,擔任北投中和禪寺的 住持,來替他念「腳尾經」,所謂「腳尾經」就是《佛 說阿彌陀經》,但現在則改為念佛。孫萬枝請他們二位 料理喪事,我那時還在關渡宮服務,我母親打電話給我 說:「你師父已經過世,你也應該要回去,沒人替他念 經,場面很冷清!」我雖然被趕出去,但是他還是我師 父,於是我就回去東和禪寺,並領著關渡宮 1 7 1 8 位的 比丘尼一道去。當時東和禪寺有一位信徒對我師父非常 忠心,他說:「阿財師,師父往生,你應該早一點回來 發落。」我說:「都是萬叔公拿主意,哪輪得到我?不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2 9

然你去問萬叔公吧!」他就去問:「萬叔公!阿財師回

來了,我們是不是請他幫忙?不要讓他再走了!」當時

孫萬枝躺在床上,正煩惱不知如何處理此事,雖然他是

東和禪寺的第二把交椅,但過去與佛教界交涉都是我出

面,孫萬枝連忙起床說:「你跟他說,師父不是我一人

的,他也有份,他要不要辦都是他的心,不是我能決定

的,我要他辦,他不辦我也沒辦法。」那位信徒就跑來

對我說:「阿財師,喪事一切由你辦!」我就要他回話

說:「好!我來辦!」孫萬枝回說:「一切費用都找我

拿!」我就這樣回來處理我師父的喪事,但一結束我又

離開東和禪寺。師父往生一年後,孫萬枝也往生了,他

的喪事也是我辦的。想想,如果不是我師父及孫萬枝在

寺裡交付我許多工作,訓練我,我又如何能在關渡宮、

五谷王廟任顧問呢?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照片38 1947年元旦心源和尚晉山為臺北別院住持合影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0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前一陣子臺北發生所謂的「腳尾飯事件」,人往

生時所拜的飯叫「腳尾飯」,而祭拜牌位的飯叫「拜

飯」,拜過的飯不應該再拿來重複拜,或賣給他人使

用。一般祭拜過的水果或食品比較容易壞,也容易變

味。在寺廟自己拜過的東西就自己留下來吃,有時候也

會分裝成一袋袋,讓來參加法會的信徒帶回去吃。不

過,像是拜佛的供物一般比較不會變質,可多存放幾

天。

天。 照片39 1925年心源和尚與母親、弟孫萬枝合影

照片39 1925年心源和尚與母親、弟孫萬枝合影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1

四、「曹洞宗臺北別院」與東和禪寺

東和禪寺的土地在日據時代很大,最早叫「曹洞 宗臺北別院」,總面積四甲,現在臨東和禪寺的仁愛路 土地也是屬於曹洞宗臺北別院所有,從前叫上海路,現 在林森南路與仁愛路交叉這一片地也是屬曹洞宗臺北別 院,都被政府徵收為道路用地。剩下的包括青少年育樂 中心,還有一甲地,其中東和禪寺占 7 0 0 坪(其中幼稚園占 200),泰北中學 3 0 0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臺灣光復後,我師父將「曹洞宗臺北別院」改名

照片40 1930年心源和尚與日人觀音講會會員合影於臺北別院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2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照片41 1938年元旦觀音禪堂舉行龍華戒會

為「東和禪寺」。當想要取回土地時,經辦人員說:

「你是東和禪寺,而土地是『曹洞宗臺北別院』的,名

稱不符。」所以一直無法取回。不過主要的原因是我師

父不肯送「紅包」,這是我師父說的。當時承辦人員告

訴他,從現在仁愛路那一頭到泰北中學這一頭,可以蓋

二十棟大樓,希望土地發還後蓋大樓分他十棟,我師父

不同意,結果承辦人員就把師父申請的公文一直擱置

著。

其次,承辦人員希望我師父能給他 4 0 萬,他就願意 幫忙變更。光復當時 4 0 萬是不得了的數目,我師父說: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3

「我連 4 , 0 0 0 元都沒有,哪來 4 0 萬?」像當時的善導寺

淨土宗臺北別院)、十普寺(淨土真宗了覺寺)、臨濟寺(

濟護國禪寺)都順利發還土地,唯獨東和禪寺無法取回土 地,其主要原因是我師父不肯花錢送紅包,所以一直以 「名稱不符」被駁回。所幸師父的師父「曹洞宗臺北別 院」第一代院長大石堅童與日本信徒募款建別院主體建 築,而我師父與臺灣人募建「觀音禪堂」(今東和禪寺), 而「曹洞宗臺北別院」就被以日產接收了。像觀音禪堂 是「曹洞宗臺北別院觀音禪堂」,泰北中學是「曹洞宗 臺北別院泰北中學」,都是屬於「曹洞宗臺北別院」的 一部分。「曹洞宗臺北別院」那塊土地有 2 , 0 0 0 坪,建 成現在的青少年育樂中心,唯一保留下來的是別院的鐘 樓。關於鐘樓以古蹟被保留下來,要感謝的是文史專家 林衡道先生。他向相關單位表示:「鐘樓是古蹟,一定 要保留!」由於他的堅持,所以鐘樓才得以保留下來。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曹洞宗臺北別院」的鐘樓與圓山臨濟寺的鐘樓

結構是鐘樓兼山門,顯示它們屬於小廟。古代山門住有

和尚,才會知道是否有人來。日本一般大寺山門跟鐘樓

是分開的,鼓則置於大殿中;中國南方式的鐘鼓樓則分

立於大殿前的左右兩側,像臺北龍山寺就是如此。中國

南方跟北方的鐘鼓樓形式又不同,而日本則是仿中國北

方,中國北方是鐘樓兼山門,嚴格一點的鐘樓下的山門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4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還會住人。

南方跟北方的寺院建築形式也不同,南方寺院有 燕尾並有龍柱,北方則沒有龍柱。不過臺灣很多寺廟是 南北交融,一半南方形貌,一半北方形貌,像臺北龍山 寺、保安宮都是純南方式建築,原日據時代的善導寺, 未拆除前就是屬北方形式,圓山臨濟寺也是屬北方形式 的寺院。「曹洞宗臺北別院」的鐘樓在日據時代還是每 天敲鐘的,但在美軍轟炸時就停止至今。日據時代每天 早晚 6 點各敲一次,附近的人都以鐘聲為標準時間,現在 沒人敲鐘,我們寺裡也不願意,因為那是每天要做的工 作,不能想敲就敲,不想敲就不敲,要負很大的責任, 不過主要原因是鐘樓現在是屬國有,任何的事宜,包括 修復都要經過國家相關主管單位來處理。

從前「曹洞宗臺北別院」還住著大批違建戶時, 鐘並未遭受破壞,因為其材質是銅的。 1 8 1 9 年前有 一次差一點被人盜走,想偷走的人在拆卸時被寺裡的人 看到,叫我去處理,我問他要幹什麼?他說:「我顧鐘 3 0 4 0 年,這鐘是我的,我要拿去賣!」我說:「你 最好不要動,所有的東西都放下,我叫警察來處理!」 他說:「怎麼那麼麻煩?我只是要拿我的東西!」我 說:「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叫警察來看是你的還是我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5

的。」由於警察局就在旁邊,警察來了,說:「不管是 誰的,鐘是屬於寺廟的,讓我問一問相關單位。」市政 府的回答是鐘屬於國家所有,若有人想拿走,將以盜賣 公物究辦。此口鐘就是這樣留下來的。聽說他想賣 2 0 0 萬。這口鐘重量超過 5 0 0 公斤,要數人才搬得動,也是佛 祖保祐,才能夠留下來。

每個宗教都有許多不可思議的感應,若有人說宗教 信仰是迷信,我也想不透,像曹洞宗別院日據時代共有 7 位院長,我只有我師公大石堅童的照片,其他 6 位都 沒有。我回到東和禪寺的第一個工作是把每一代院長的 法相找齊,但是無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首先到日本去 找島田弘舟及水上興基等人的照片,因為我曾在水上興 基的佛學院念過書,所以他們二位的照片算是很快就拿 到;但剩下的三位高田良三等,因時代相隔遙遠,就算 日本曹洞宗派下參訪團也一問三不知。可是微妙就在這 裡,有一位前院長的徒弟來東和禪寺參訪,看到知客室 寫有「曹洞宗臺北別院」一至七代的院長名號,他說: 「這是我師父!」後來這三位的照片就是這麼 1 0 餘年間 陸陸續續得到的。他們都是因為知道他的師父曾經在臺 灣「曹洞宗臺北別院」當過院長,親自跑來看一看,因 緣成熟,我就要他們把其師父的照片寄給我。這些歷代 院長的照片不找齊,我的心一直不安,所以想盡辦法,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源靈法師訪談錄

只要年紀大一點的日僧來寺,我就會問他,但卻沒有一

個知道。然而所有的都是他們的徒弟來寺參訪無意間得

到的,所以才能順利完成,否則也是沒辦法的,這不是

很不可思議嗎?雖然照片都找齊了,但其中有二位的徒

弟我還未見過,一位在北海道,一位在九州。我一直想

到第四代院長伊藤俊道的常住北海道去看看,而九州這

位的徒弟來過臺灣,我曾招待過他,他並且將他師父的

照片寄給我了,伊藤俊道的徒弟也來過臺灣,他的兒子

則住持另一座寺院,將伊藤俊道照片寄來的是他的徒弟

而非他兒子,但我還未見過他兒子。

原「曹洞宗臺北別院」的土地與建築物被大陸各省

軍眷所占用,總共有一百多戶,僅留人員出路的小路,

當時政府要求他們拆遷,每戶都分配到一間國宅,如有

人被安置在善導寺前的國宅。國宅面積的分配是按當時

所占用的面積大小為準,所以每戶都有分配到,若是不

想要房子的人,則以現金折抵。東和禪寺當時就被批評

說:「為什麼不出錢遣散他們!」以東和禪寺的財力,

那時候根本拿不出幾千萬的費用,所以該土地最後被政

府接收,原因就是如此。加上「敵產」的因素,與前述

的名稱問題,所以演變至此。

原「曹洞宗臺北別院」的本堂及附屬殿宇拆除後,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3 7

有一些文物就收放在東和禪寺。現在東和禪寺被列為三 級古蹟,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登記為市定古蹟後, 我師父及我的子孫都無法主張寺院所有權,東和禪寺不 會消失,可以永久保存了,這是我最高興的事;壞處是 寺院要整修任何一塊磚,都必須經市府同意,無法任意 更新,像當年大龍峒保安宮要整修,市府要資助 2 , 0 0 0 萬,但整修必須按照政府的規定,保安宮不接受資助, 要按自己的方式整修。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第二章   心源和尚與曹洞宗臺北別院

照片42 2007年3月20日慶祝建寺百年慶、啟建轉大般若法會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源靈法師訪談錄 /侯坤宏採訪. --一版.--臺北縣新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源靈法師訪談錄 /侯坤宏採訪. --一版.--臺北縣新 店市:國史館出版; 臺北市:五南發行,

2009.03

 面; 公分. 含索引

ISBN978-986-01-7244-7(精裝)

1.釋源靈 2.訪談 3.佛教傳記

229.63

97025186

1.釋源靈 2.訪談 3.佛教傳記 229.63 97025186 1BZB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

1BZB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229.63 97025186 1BZB 臺灣經懺佛事縱橫談 ── 源靈法師訪談錄 採  訪 ─侯坤宏

源靈法師訪談錄

採  訪 ─侯坤宏 出  版 ─國史館 地  址 ─臺北縣新店市北宜路二段406號 發  行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發 行 人 ─楊榮川 總 編 輯 ─龐君豪 主  編 ─盧宜穗 責任編輯 ─陳姿穎

地  址:106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339號4樓

電  話:(02)2705-5066  傳 真:(02)2706-6100

網  址: http://www.wunan.com.tw 電子郵件: wunan wunan.com.tw 劃撥帳號:0 1 0 6 8 9 5 3 戶  名: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台中市駐區辦公室/台中市中區中山路6號

電  話:(04)2223-0891  傳 真:(04)2223-3549

高雄市駐區辦公室/高雄市新興區中山一路290號

電  話:(07)2358-702  傳 真:(07)2350-236

法律顧問 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 張澤平律師

出版日期 2 0 0 9 年 3 月 一 版 一 刷 定  價 新 臺 幣 3 5 0 元

本試閱檔為五南所有。如欲購買此書,請至五南網站 www.wunan.com.tw

或來電(02)2705-5066

※版權所有.欲利用本書內容,必須徵求本公司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