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关于宋乾道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几个问题

关于宋乾道本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几个问题
祁庆富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四十卷, 是宋代徐兢所撰的一本出访高丽的见闻录。


宋代奉使高丽的使臣及随员依据自己的见闻, 留下一批记载高丽情况的著述, 有吴 
的《鸡林志》 二十卷, 王云的《鸡林志》 三十卷, 孙穆的《鸡林类事》
三十卷, 以及徐兢的《宣和

奉使高丽图经》四十卷, 还有无名氏《使高丽事纂》二卷。 吴 、王云、孙穆出使均在元丰
崇宁年间, 在徐兢之前。几本以“鸡林” 为名的著作或失传, 或仅存残篇, 只有徐兢书的文字
部分完整地保存下来。因而,《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作为文献的价值更可宝贵。 《图经》以实
地见闻, 全面记述了高丽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山川、人物、礼仪、宗教、物产、习俗等, 是
研究高丽史、宋丽关系史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徐兢还以亲身经历, 详细记载了航海路
线及日程, 以及船队的组织、航舶装备和航海技术、航海路线, 是科技史和海上交通史研究
的重要著作。 《图经》以其翔实的史料价值, 历来为治高丽史、宋史、中韩关系史、中外交通
史的学者们所重视。
《图经》问世已870余年, 其间流传过许多种版本。刻于南宋时的乾道本是《图经》的祖
本, 曾一度失传。因而各种《图经》版本上的讹误长期得不到纠正, 各种著述引用《图经》出
现许多抵牾和谬误。版本的优劣是决定史料价值的前提, 因而对于《图经》版本, 应予以高
度重视。笔者近年在点校《图经》过程中, 接触到大量与《图经》版本相关的资料, 感到有必
要析缕乾道本成书、流传、失传、再现之始末, 并就有关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 以祈方家教
示。

一、关于《图经》的成书
卷三十四《海道g招
徐兢随路允迪、傅墨卿使团使高丽在宣和五年 ( 1123) , 他在《图经》
宝山》
条记载非常明白:
五年癸卯春二月十八日壬寅, 促装治舟。二十四日戊申, 诏赴睿谟殿, 宣示礼物。
三月十一日甲子, 赴同文馆听诫谕。十三日丙寅, 皇帝御崇政殿, 临轩亲遣, 传旨宣谕。
十四日丁卯, 锡宴于永宁寺。是日解舟出汴。夏五月三日乙卯, 舟次四明。先是得旨, 以
二神舟、六客舟兼行。十三日乙丑, 奉礼物于八舟。十四日丙寅, 遣拱卫大夫相州观察
使直睿思殿关弼, 口宣诏旨, 锡宴于明州之厅事。十六日戊辰, 神舟发明州。
韩国史书《高丽史节要》 卷之九仁宗元年 ( 宣和五年) 五月记载:
宋遣礼部侍郎路允迪、中书舍人傅墨卿来。诏曰……

18
中国文化研究1997年秋之卷 ( 总第17期)

徐兢出使年份明明白白, 但后世各种著述却出现多种混乱性错误:
一说出使在宣和六年。宋代陈振孙《直斋书目解题》 称“宣和六年, 路允迪、傅墨卿使高

丽, 兢为之属, 归上此书, 物图其形, 事为之说。” 张世南《游宦纪闻》云:“宣和六年……是

年有请于上, 愿得能书者至国中。于是传旨, 以徐兢为国信所礼物官。” 元代马端临的《文
④ ⑤
献通考》 沿袭了陈振孙的错误。清代官修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钦定天禄琳琅书目

后编》 都说“宣和六年入贡, 遣给事中路允迪报聘。”清代有名的藏书家丁丙在《善本书室

藏书志》中说“宣和六年高丽入贡, ……继遣给事中路允迪报聘, 公为国信所提辖官。” 特
别需要指出的是现代辞书也有同样错误出现,《辞海》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条说:“兢于宣

和六年 ( 1124) 奉使高丽, 就其见闻所及, 著成此书。”《中国历史大辞典g宋史》中“宣和奉
使高丽图经”释曰:“作者于宣和六年 ( 1124) 出使高丽, 据所见闻著成此书。” “徐兢”条说:

“宣和六年 ( 1124 ) 为国信所提辖官, 随使高丽, 撰《高丽图经》四十卷上之。” 造成把《图
经》成书年看作出使年错误的原因有二个: 一是徐兢在《图经g序》中仅言“臣愚猥承人乏,
获联使属之末。”并没有明写出使年份。 《序》末署“宣和六年八月六日” , 是写序的时间, 不
细读《图经 》
全文, 容易产生出使和成书在同一年的错觉。二是《图经》所附《宋故尚书刑部
员外郎徐公行状》 称“宣和六年, 高丽入贡, 请于上, 愿得能书者至国中。继遣给事中路允迪
报聘, 即以公为国信所提辖人船礼物官, 因撰《图经》四十卷。”宣和六年出使之误源出于
此。
还有一种错误, 以为高丽国睿宗薨逝于宣和五年。蒋复璁《宋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序》
说:“宣和五年, 会高丽王王俣之丧, 徽宗令奉议郎徐兢随国信使给事中路允迪出使奠慰,
是年五月兢等经定海放洋。” 这里出使日期无误, 但把徽宗发诏之年搞错了, 也是由于没有
详检文献之故。
《图经》成书于徐兢奉使归来的第二年, 即宣和六年 ( 1124) 。
《图经》
是一部奉使实地见
闻录, 但也参稽了许多前人的著述。徐兢在自序中说:
谨因耳目所及, 博采众说。简汰其与中国者, 而取其异焉。凡三百余条, 厘为四十
卷。物图其形, 事为之说, 名曰《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臣尝观崇宁中王云所撰《鸡林
志》 , 始疏其说, 而未图其形。比者使地, 取以稽考, 为补已多。今臣所著《图经》 , 手披目
览, 而遐陬异域, 举萃于前, 盖仿聚米之遗志也。
徐兢撰《图经》 “博采旧说” , 参考了不少前人文献, 然其耳闻目睹的实录, 却占该书绝
大部分。 “物图其形、事为之说” , 是《图经》区别于其他奉使著作的一个鲜明特点。徐兢多才
多艺, 是当时一位著名书法家, 宋高宗称“至若绍兴以来, 杂书、游丝书, 惟钱塘吴说; 篆法,
βκ
惟信州徐兢。” 宣和末年置书学, 从徐兢为书学博士。βλ 徐兢又是一位画家、张孝伯《行状》
中称“画入神品, 山水人物俱冠绝。”正由于徐兢具有书画方面的特殊技能, 才能做到得心
应手地“物图其形” , 把奉使所见图录下来。
徐兢撰成《图经》 后, 受诏上之御府, 自家藏一副本。徐兢生前是书并未付梓。 《图经》

书后仅二年便遭“靖康之变” , 金人灭北宋, 御府中的《图经》毁于兵火。徐兢家藏副本在靖
康丁未 ( 1127) 春, 借给同里人徐周宾, 因战乱也丢失了。其后十年, 徐兢之兄徐林在江西任
转运副使, 徐兢去探亲时, 听说有位“北医上官生”得到这本书, 赶紧访求,“其无恙者, 特海
βµ
道二卷耳” 。 重新访得的《图经》完整无缺部分, 只有“海道”中二卷。其他部分, 丢失的是

19
关于宋乾道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几个问题

图, 而不是文字。也就是说, 文字部分全部幸存下来。徐蒇在跋语中说:“仲父尝为蒇言:‘世
传予书, 往往图亡而经存。余追画之, 无难也。’ 然不果就。”徐兢在世时,《图经》 已有“经”

图, 但《图经》已手抄辗转流传。文字易抄写、图难以模画, 所以徐兢才说“世传予书, 往往图
亡而经存。” 《图经》成书后不及付梓, 其“图”便佚失, 实乃令人扼腕之损失! 其“经”失而复
得, 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实录, 又是不幸中之大幸!

二、关于乾道本的刊刻
乾道三年, 徐兢的侄子徐蒇将《图经》仅存的文字部分于 江郡斋付梓, 是为乾道本,
也是《图经》
的祖本。
徐兢兄弟三人, 长兄徐林, 字稚山; 次兄徐德正。徐蒇是徐林之子, 字子礼, 号自觉居
βν
士,“工篆隶, 篆宗家学, 隶学逄童子碑。” 初命知饶州, 乾道初, 改知江阴军。βο 徐蒇在乾道
本《图经》跋中说:“姑刻是, 留 江郡斋, 来者尚有考焉。乾道三年夏至日, 左朝奉郎权发遣
江阴军主管学事徐藏书。” 徐蒇正是在江阴郡任职期间刊刻《图经》 , 所据底本为从“北医上
官生”处寻获者。稍后于徐兢的宋人周辉在所撰《清波杂志》 卷七中记《使高丽》 :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路允迪、傅墨卿为使介, 其属徐兢, 仿元丰中王云所撰《鸡林
志》 , 为《高丽图经》
。考稽详备, 物图其形, 事为之说, 盖徐素善丹青也。宣和末, 先人在
历阳, 虽得见其图, 但能抄其文, 略其绘画。乾道间刊于江阴郡斋者, 即家间所传之本。
图亡而经存, 盖兵火后徐氏亦失元本。βπ
周辉是南宋有名的藏书家, 字昭礼, 泰州人, 生于靖康元年十二月初一 ( 1127 年1 月15
日 ) 。其父周邦, 是一位有才气的文人。βθ 上面引文中提及的“先人”即指周邦。这里所说“乾
道间刊于江阴郡斋者, 即家间所传之本。”是不是徐蒇刊刻时使用周家传抄本? 看来不是,
因徐蒇自家已获稿本, 且在跋文中只字不提周氏家藏本。看来此句应理解为乾道刊刻本内
容与周氏家传本是一样的, 只有文字, 没有图。
乾道本刊于何地? 本来毫无疑问。所谓“郡斋” , 是指郡守的府第。 江, 乃今江苏省江
阴县的别称, 古时候长江东流至此, 江面骤宽, 流缓沙停, 故有此称。宋施迈撰《江阴志》俞
巨源序:“大江自京口 ( 今镇江市) 来, 委折而南, 浩漾澎湃, 势益壮越, 数百里聚为 江之
区。”县城北门旧称 江门。对于乾道本刊刻于何地, 现代某些《图经》版本出现明显错误,
βρ βσ
韩国民族文化促进会出版的《国译高丽图经》 、李相玉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注解》 及中
βτ
国朴庆辉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标注》 均将徵江误作云南 江, 并认为是“仁和赵氏小山
堂”刊刻。此误系出于对《知不足斋丛书》本鲍廷博《跋》文断句有错所致。鲍文曰:“乾道三
κ
χ
年, 从子蒇始刻于 江郡斋。仁和赵氏小山堂又有高丽本, 不知刻于何时。” 日本学者今
西龙在《朝鲜学丛书》所收《高丽图经》铅印本中如下标点:“乾道三年从子蒇。始刻于 江
λ
χ
郡斋仁和赵氏小山堂。又有高丽本, 不知刻于何时。” 显而易见, 把乾道本刊刻者误为“仁
和赵氏小山堂”实出于此。“仁和赵氏小山堂”乃清乾隆时赵昱 ( 1689—1747 ) 的藏书室。清
李富孙的《鹤徵后录》记载:
赵昱, 原名殿昴, 字功千, 号谷林, 仁和人。贡生, 乾隆丙辰荐试博学鸿词。家有春
草园。池馆之胜, 甲于一郡。有小山堂藏书数万卷, 山荫祁氏澹生堂所储大半归之。χµ
仁和为今浙江省杭州市, 赵氏小山堂去乾道年间五百余年, 真是风马牛不相及!

20
中国文化研究1997年秋之卷 ( 总第17期)

乾道本是宋代唯一的刻本。乾道本刊行后, 宋、元书目多有著录, 陈振孙《直斋书目解


ν
χ ο
χ π
χ
题》、尤袤《遂初堂书目》 、马端临《文献通考》 均作“
《高丽图经》四十卷” , 唯《宋史g艺文
志》
作“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四十卷” 。明人书目中, 仍多见著录。归有光有《跋高丽图经
θ
χ
后》, 高儒《百川书志》 作“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四十卷” , χρ 陈第《世善堂藏书目》作“高丽图
经四十卷” , χσ 均未言及版本。以上书目所载, 或系乾道刻本, 或据乾道本的抄本。
《图经》由于乾道本才得以流传后世。明末乾道本已成珍本, 十分罕见, 抄本流行, 阙
文、讹误越来越多, 厘正者、校刊者继起。清初, 乾道本已成世上孤本, 康熙年间以后, 直至
民国初年, 这幸存于世的乾道本藏在清皇宫秘阁二百余年, 世人无法得见。

三、关于毛 手校本
清初, 传世的乾道本已成孤本, 十分珍罕, 收藏在常熟钱谦益 ( 1582—1664) 的绛云楼,
τ
χ
即钱谦益撰、陈景云注《绛云楼书目》 所记“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四十卷” 。后绛云楼焚毁,
δκ
幸存的《图经》归于其族曾孙钱曾 ( 字遵王, 1629—1701 ) 的述古堂。 此书后来落到宋 。
( 1634—1713) 手中。宋 系河南商丘人, 字牧仲, 号漫堂, 又号西陂, 官至吏部尚书。诗与王
士祯齐名, 有《西陂类稿》三十九卷。康熙三十一年至四十四年任江苏巡抚。明清时常以副
都御史或佥都御史出任巡抚, 清代各省巡抚例兼右都御史衔, 因而巡抚也称中丞。清人书
目中所提的“宋中丞”即宋 。宋 获此书当在任巡抚期间。其后, 这部乾道本不再流传于
世, 不知通过何种渠道归于大内, 束之秘阁, 隔绝尘世二百余年。乾隆年间纂修四库全书,
并没采用此本。乾隆年间所修《天禄琳琅书目》也不见著录。至嘉庆年间所编《钦定天禄琳
δλ
琅书目后编》卷四《宋版史部》 载“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一函三册”, 此乾道本似在嘉庆时归
宫廷秘藏之庋。
清代藏书家、版本学家直接据乾道本校勘其他版本者, 惟有毛 一人而已。毛 字斧
季, 清常熟人, 为明末清初大藏书家毛晋 ( 1599—1650) 之子。毛晋建有名的藏书楼汲古阁。
承父志, 亦成藏书校书名家, 耽于校雠, 所校之书钤“虞山毛 手校” 、
“西河汲古后人”

δµ
“叔郑后裔” 等朱印。著有《汲古阁珍藏秘本书目》 。
关于毛 手校本, 清代藏书家多有著录。张金吾 ( 1787—1829) 记曰: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四十卷
旧抄本 毛斧季照宋刊本手校
( 宋) 奉议郎充奉使高丽国信所提辖人船礼物赐绯鱼袋臣徐兢撰。后附张孝伯撰兢《行
状》
。末卷《儒学》
“鸡林之人引领叹慕至以”下, 海盐郑休仲本脱一叶, 鲍氏本同。此本
据宋椠校补二百五十三字, 可称完善。每卷俱有“虞山毛 手校” 印记。
自序, 宣和六年。
徐蒇刊板跋, 乾道三年。
毛氏手跋曰:“此本抄手最劣, 且多错简, 久置不观。甲申五月, 从宋中丞借得宋椠
本, 自六月十五日校起, 时方校订《诗词杂俎》 , 鸠工修板, 且多间断, 至七月二十三日
方毕。他日从此录出, 可称善本矣。惜宋本亦缺三页, 无从是正尔。二卷四, 八卷五、六。
δν
虞山毛 识。”
张金吾所记毛 手校本, 今仍藏在北京图书馆善本室。此校本底本是明抄本。即毛 

21
关于宋乾道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几个问题

δο
在所编《汲古阁珍藏秘本书目》 所记者:“高丽图经四本, 绵纸旧抄”
。从此明抄本错字、阙
本和错简看, 系出自郑休仲抄本。毛氏所据乾道本卷二缺一页, 卷八缺二页, 毛氏均在眉批
注明:“宋本缺, 抄补。”毛 校本“裁割补缀, 用力甚勤, 纸之粘接处皆以朱文长印钤缝, 甚
δπ
精好。” 北图所藏毛 校本钤印及眉批历历在目, 可惜“手跋”已不见。毛校本已具付梓前
稿本模样, 连空格均已标出。但为什么没有刊刻, 不得而知。
δθ
清代咸丰年间蒋光煦校刊《斛补偶录》 , 有以宋本校补《知不足斋丛书》本《图经》的
校勘记, 不标校刊者姓名。蒋氏所据宋本或者是另一本完整的宋乾道本, 或者依据毛 手
校本而称“宋本”。清时宋乾道本已成藏书家、校勘家梦寐以求的珍稀, 蒋氏如获睹真品, 其
校记中不会一句也不提, 因而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毛校本在嘉庆道光年间为张金吾爱日精庐收藏。后又进入钱塘何元锡 ( 1766—1829 )
的梦华馆。δρ 之后为瞿镛的铁琴铜剑楼所得, δσ 毛校本首页钤有“铁琴铜剑楼”藏印。书前还
有“松韵斋藏” 印。毛校本是清代依宋乾道本校订的善本, 但没有印行, 诚为一大憾事。

四、关于天禄琳琅丛书本
当世人对乾道本《图经》已感陌生之时, 一部货真价实的宋刻乾道原本奇迹般地重现
光彩。1911 年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 1924 年清逊帝溥仪被逐出故宫。1925 年故宫博物馆成
立后, 开始清理故宫藏书, 在昭仁殿天禄琳琅庋藏中发现一部宋乾道本《图经》 , 每半页九
行, 行十七字 ( 个别处十六字或十八字) 。此书卷题下方有“虞山钱曾遵王藏书”长方印记,
可以判定此本正是清初钱谦益藏本。
乾道本重新发现后, 最先利用此本校他本者为现代藏书家傅增湘 ( 1872—1949) 。傅增
湘字沅叔, 四川江安人。藏书室号以“藏园”著称, 还有“双鉴楼” 、
“ 庵”、
“镜清斋” 、
“抱书
书屋”、“长春室”
等。题号有“藏园老人”、
“藏园居士” 、
“润沅”、
“西峰老农” 、
“书潜氏” 等。著
有《藏园群书题记》 、
《藏园群书经眼录》。1925年, 他任故宫图书馆馆长, 延请陶湘 ( 兰泉) 成
《故宫殿本库目录》《( 故宫殿本收现存目》) 三卷, 1933年由故宫博物院铅印。δτ 傅氏以职事
之便, 最先睹见天禄琳琅秘藏的宋乾道本《图经》 , 他极为重视, 利用宋本校订自藏的《图
经》
。傅氏手校过两种本子, 一种是《知不足斋丛书》 本, 傅氏在卷四十末尾跋云:“戊辰二月
二十四日订正十字, 又补缺文一篇, 凡二百六十字。” 戊辰为民国十七年, 即1928年。一是清
抄本, 傅氏在卷一末尾跋云:“癸酉三月十八日依宋刊本复校。藏园老人 台清水院记。” 癸
酉为民国二十二年, 即1933 年。傅增湘校订认真仔细, 天头加批注, 卷后书跋语。傅氏手校
二本未刊行, 也没发表校记。二书现均藏北京图书馆善本室。
民国二十一年 ( 1932年) , 故宫博物院辑印《天禄琳琅丛书》 第一集, 收故宫所藏世间罕
见珍稀善本十五种, 其中第四种为《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 依原书样式影印仿制, 成一函四
册, 可以说是宋乾道本的复制品, 保存了宋本原貌, 使其他刻本、抄本、印本黯然失色。 《天
禄琳琅丛书影宋本叙目g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说:“庐山真面目, 独赖此本之存! ”
宋乾道本发现后影印成《天禄琳琅丛书》本, 傅增湘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为主持
者。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现藏一部影乾道本《图经》 , 样式、内容与《天禄琳琅丛书》 本一模
一样, 但装订为一函六册, 无书名页, 亦无任何文字说明。首页纸张经过仿旧处理,《序》 第3
页、卷八第1页有两处用红笔勾划出的校语: ( 诗)“此句稍为描修” , ( 则)“太重修轻”
; ( 密)

22
中国文化研究1997年秋之卷 ( 总第17期)

“将此字描在前” ,“经七第三页”
。显然, 是编者校改校样之语。此书“经十二”
末页版心处有
“故宫博物馆图书馆” 紫蓝色椭圆章,“经十一”页四中间空白处有红笔“照印”二字。依此判
断, 这部书是“天禄琳琅丛书”印刷前的校样本。把这部书上红笔字和傅增湘手校本批语字
对照, 可以看出自同一人手笔。由此可知, 傅增湘是《天禄琳琅丛书》本《图经》的主要编印
者。
《天禄琳琅丛书》本印数有限, 世间传本渐成珍品。有鉴于此, 台湾故宫博物院于1973
年重新影印宋乾道本, 一如《天禄琳琅丛书》本, 复增蒋复璁博士《景宋本宣和奉使高丽图
经序》及昌彼得教授《跋宋乾道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 , 蒋序曰:“兢《图经》一书真豹, 有待
此本流传可知。本院有鉴于此, 曩在北平之时即已将之编入《天禄琳琅丛书》 中, 予以景印。
惜岁久年湮, 寻觅不易, 今再检出, 重予景印, 庶广善本之流传。”

五、关于《图经》的点校和校注
影宋乾道本的《天禄琳琅丛书》 本面世以后,《图经》 研究有了最可相信的流通善本, 极
受国内外学界的重视。1977 年韩国财团法人民族文化促进会出版了《国译高丽图经》韩文
译本, 依据的底本即景宋本, 并附景宋本全部书影 ( 缩小) 。1991 年中国吉林文史出版社出
版《长白丛书》第五集, 收入朴庆辉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标注》 , 用简体字排印, 加通用标
点。这两部整理本虽然都使用了景宋善本, 但存在共同的毛病: 疏于校勘, 错误甚多。
《国译高丽图经》 和《标注》最多错误出在断句标点上。试举例如下:
《国译》 本 以译文推断
( )
①正:“真宗皇帝初欲俯从, 议者难之, 遂寝。止从班诏而已。”
 误:“真宗皇帝初欲俯从, 议者难之, 遂寝止。从班诏而已。”( 卷二《王氏》
)
 按:“止”
,“仅仅” 、“只是”之谓也, 非“停止”
、“中止”

②正:“此文王 ( 谓徽也) 遣使告神宗皇帝, 模得相国寺本, 国人得以瞻仰。”
 误:“此文王 ( 谓徽也) 遣使告神宗皇帝, 模得相国寺, 本国人得以瞻仰。”
( 卷十七《王城内外诸寺》
)
 按:“相国寺本”
乃“相国寺壁画版本” , 非“相国寺”
。“国人”
谓高丽人。
③正:“使者入群山门, 有此等巡船十余只……”
 误:“使者入群山, 门有此等巡船十余只……”( 卷三十三《巡船》
)
 按:“群山”
乃港口名,“群山门”
指群山港口之门。
《标注》本
①正:“乃眷高丽, 被遇神考, 益加怀徕”。
 误:“乃眷高丽被遇, 神考益加怀徕” 。( 序)
 按:“神考”
指宋神宗。此句意为高丽受到宋神宗殊遇。
②正:“王莽发其兵以诛匈奴, 不至, 降王为侯。”
 误:“王莽发其兵, 以诛匈奴不至, 降王为侯。”( 卷一《始封》
)
 按:《后汉书g东夷传》
:“王莽初, 发句骊兵以伐匈奴, 其人不欲行, ……更名高句骊
王为下句骊侯。”
③正:“时熙避契丹嫌名, 改熙曰 , 然自神考有作……”

23
关于宋乾道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几个问题

 误:“时熙避契丹嫌名改熙曰显然。自神考有作……”( 卷二《王氏》)
 按: 此处说高丽王王熙改名为王 ,《标注》
不仅断句错, 字误作显。
④正:“殿内绘三清像, 而混元皇帝须发皆绀色, 偶合圣朝图绘真圣貌像之意, 亦可嘉
也。”
 误:“殿内绘三清像, 而混元皇帝须发皆绀色, 偶合圣朝图绘。真圣貌像之意亦可嘉
也。”( 卷十七《福源观》
)
 按: 此处指福源观中所绘老子像和宋朝的老子像相符合。
类似的错误, 还可以举出不少。出现这种错误, 可能与日人今西龙校本断句之误有关系, 更
主要的原因, 是在校勘上用力不勤。这两本以宋乾道本为底本的今人整理本, 错字、误注之
处也很多。可以说, 这两本书都称不上善本。看来, 光有善本做底本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认真研究、精心校勘在《图经》 整理研究中是至关重要的。
宋乾道本是可信的善本, 然而并不是完美无暇, 仔细研读, 会发现存在不少讹误。
( 一) 误字。卷一“魏将母丘俭”的“母”系“毋 ( gu à n ) ”之误。卷十六“重和戊戌岁”误作
“宣和戊戌岁” 。另外因形近而讹的字很多、如“遣 ( 误连) 使” 、
“沓 ( 误 ) 至”
、“日 ( 误曰) 视
事”、
“粒特 ( 误抨) 大”、
“枰 ( 误抨) 棋”
、“言志 ( 误诗) 之” , 等等。
( 二) 漏字。例如卷十七“唯遣都辖提以下三节” , 提下夺“辖” 字。卷三十二“群山岛、紫
燕洲三洲” , 缺“马岛”。等等。
( 三) 前后不一致之字。如卷二记“板桥” , 卷三十四又作“版桥” 。
( 四) 缺页。清初毛 已指出存世的乾道本缺三页, 系由他本补入。补入之文也有明显
错误, 如将宋守约之子宋球误作“朱球” 。
乾道本需要注意的还有讳字问题。除明显标出“太上御名”( 构) 、 “今上御名 ( ) , 还避
“ 贞”( 写作“正” )、
“玄”( 写作“真”
)、“敬”( 写作“钦” )、“祯”( 写作“祺”)、
“ ”( 写作“徵” )、
完”( 缺末笔) , 等等。乾道本中通假字、异体字、篆体字、俗体字、缺笔字、添笔字甚多, 都给
今日读者带来阅读上的障碍。书中“双行小字夹书” , 有的是注文, 有的貌似注文, 却是正
文。总之, 乾道本需要花力气、下功夫标点、校订、校勘、整理, 这是深入研究图经的一项首
要任务。
近年来, 笔者不揣妄陋, 完成《图经》点校本, 已交中华书局等待出版。本文是点校《图
经》之一得。笔者认为, 下一步最重要的工作是进行《图经》校注, 出版一部考核精当、资料
翔实的校注本。本人认为目前进行校注的时机已臻成熟, 并有志于此, 但深感才疏识浅, 势
单力薄, 难以胜任。祈盼在今后的研究中, 能得到海内外同行专家学者的鼎力支持和帮助。
附注:
① ( 元) 脱脱等撰:《宋史g艺文志》, 中华书局, 1977年。②卷八地理类, 丛书集成初编据聚珍版丛书排
印本, 第259页。③卷六, 中华书局点校本, 1981年, 第55页。④卷二百六, 经籍三十二。⑤卷七一, 史部地理
类四, 中华书局, 1965年, 第630—631页。⑥卷四, 宋版史部, 光绪甲申长沙王氏刊本。⑦卷十二, 史部,《清
人书目题跋丛刊》二, 中华书局, 1992年, 第511页。⑧缩印本,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0年, 第1010、391页。⑨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4年, 第362、391 页。βκ 宋高宗撰:《翰墨志》, 丛书集成初编g艺术类, 1936 年。βλ ( 宋)
俞松:《兰亭续考》, 丛书集成初编据知不足斋丛书排印本, 1936 年。βµ 徐蒇:《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跋》 。βν
( 元) 陶宗仪:《书史会要》卷之六, 明刻本。βο ( 明) 张景春辑:《吴中人物志》卷之五宦绩, 扬州古旧书店据
明隆庆刊本油印本。βπ《清波杂志校注》, 中华书局, 1994年, 第323—324页。βθ 同上,《前言》
。βρ《解题》第4

24
中国文化研究1997年秋之卷 ( 总第17期)

页。βσ 李相玉:《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注解》,《汉坡李相玉博士回甲论文集》, 韩国教文社刊, 1970年, 第173


页。βτ《长白丛书》( 五集) , 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1年, 第92页。χ
κ《知不足斋丛书》第十六集, 清乾隆道光间
长塘鲍氏刊本。χ
λ 朝鲜京城近泽书店, 1932年。χ
µ 见吴晗撰:《江浙藏书家史略》, 中华书局, 1981年, 第97
页。χ
ν 卷八, 丛书集成初编排印本, 第259 页。χ
ο 地理类, 丛书集成初编排印本, 第16 页。χ
π 卷二百六, 经籍
三 十二。χ
θ ( 明归有光:《震川先生集》卷五,《四部丛刊》集部。χ
ρ 五地理,《自阝园全书》, 观古堂刊本。χ
σ卷
上, 四译载记, 丛书集成初编排印本, 第26页。χ
τ 卷一地志类, 丛书集成初编据粤雅堂丛书本排印, 第32—
33 页。δκ ( 清) 钱曾:《读书敏求记》卷二, 丛书集成初编据海山仙馆丛书本排印。δλ 光绪甲申长沙王氏刊
本。δµ 丛书集成初编据士礼居丛书本排印, 第8 页。δν ( 清) 张金吾:《爱日精庐藏书志》卷一七地理类,《清
人书目题跋丛刊》四, 中华书局, 1990 年。δο 丛书集成初编据士礼居丛书本排印, 第 8 页。δπ ( 清) 严元照:
《悔庵学文》卷七。δθ《涉闻梓旧》, 丛书集成初编据蒋氏刊本铅印。δρ《悔庵学文》卷七。δσ ( 清) 瞿镛:《铁琴
铜剑楼藏宋元书目》史部,《江刻书目三种》, 光绪中元和江氏灵鹣阁刊苏州振新书社印本。δτ 傅增湘:《藏
园群书题记》附录二《故宫殿本书库目录题辞》,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年, 第1080页。

《中国当代古籍整理研究学者名录》介绍
由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秘书处编辑、曹亦冰主编的《中国当代古籍整理研究
学者名录》, 已于1997年3月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
《中国当代古籍整理研究学者名录》所收学者包括中国大陆各高等院校、专业古籍出版社及
有关科研单位中从事中国古典文献学教科工作、古籍整理研究及中国古代文史哲学科教学、科
研人员中与古籍整理研究有关的具有教授、副教授、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馆员、副研究馆员、
编审、副编审等高级业务职称的1500名学者的小传, 内容包括每位学者的照片、简历、研究方向、
主要科研成果以及正在从事的课题与项目。这些学者是中国当代从事古籍整理研究工作的学者
中之精华。书后附录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与教学、机构及部分古籍出版社一览表。这是一
部了解中国大陆古籍整理研究学者个人和整体队伍状况和学术动态的工具书, 为广大古籍整理
研究学者选择自己的研究方向和课题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该书限量印刷, 自办发行, 请通过邮局或银行直接向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秘
书处订购。联系电话: ( 010) 62751188g
62751189
订购办法:《中国当代古籍整理研究学者名录》共计105万字, 定价72元整。免收邮费。收款后
即寄书。
邮局汇款: 请寄北京大学中文系 卢伟 收, 邮政编码: 100871。
银行汇款户头: 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 账号: 144722—08 开户银行: 工
商行北京市海淀镇分理处。

25